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四书通旨 元 朱公迁

四书通旨 元 朱公迁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八
  四書通旨目録     四書類
  卷一
  天        天地
  命        性
  仁        義
  禮        智
  信        仁義禮智
  仁義      仁知
  禮義      知仁禮
  知仁勇
  卷二
  德       道德
  中       中和
  中庸      敬【附恭 附戒懼慎獨】
  一        誠
  心       身
  志【附志氣】    意
  思       情【附性情】
  恥       樂
  好惡      剛
  勇       道
  孝弟【又見人倫】 忠恕
  恕       忠信
  聖
  卷三
  氣       氣質
  才【類附才】    鬼神【德附】
  禮樂      樂
  禮制      權
  人       人品
  道統      堯舜禹湯文武周公
  孔子       孔門弟子
  子思       孟子
  古今人物     大人
  君子       士
  善人       狂狷
  鄉原       君子小人
  卷四
  教        學
  知        行
  師道       諸經
  義利【附利】     祭祀
  喪祭【附葬】     文質
  文        言行
  言辭       過
  節操       名聞
  異端
  卷五
  人倫       父子【又見孝弟類】
  君臣       君位
  君道【又見治道王道】 臣道【附賓師】
  朋友       名分
  世俗       知人
  用人       交際
  義命       富貴貧賤
  困窮患難     辭受取予
  卷六
  出處去就     治道【又見君道王道臣】等謹按四書通旨六卷元朱公遷撰公遷即作詩傳疏義者是編之例取四書之文條分縷析以類相從凡為九十八門每門之中又以語意相近者聨綴列之而一一辨别異同各以右明某義云云標立言之宗旨盖昔程子嘗以此法教學者而公遷推廣其意以成是書其間門目既多間涉冗碎故朱彛尊經義考謂讀者微嫌其緐又如樊遲請學稼不過局於末業乃列之於異端門與許行同譏上士一位中士一位下士一位本周室班爵之制乃列之於士門與處士一例亦頗傷踳駁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孔門弟子子思孟子諸門以人隸事體近類書尤為無所發明然於天人性命之微道德學問之要多能剖其疑似詳其次序使讀者因此證彼渙然冰釋於學者不為無助要非融會貫通不能言之成理如是也所引諸家之說獨稱饒魯為饒子其淵源盖有自矣明正統中何英作詩傳疏義序稱永樂乙酉因閲四書通旨而語及疏義則是書行世在疏義之前顧明以來說四書者罕見徵引近通志堂經解始刋行之盖久微而復出也句下間别異同如喜怒哀樂一條謂右以體言而註亦曰以性言允執其中一條謂右以用言而註亦曰以事理言如是者不一疑刋是書者參校諸本所附非公遷之舊其出自誰手則不可考矣乾隆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臣】 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四書通旨卷一     元 朱公遷 撰天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中庸二十六章】上天之載無聲無臭【中庸卒章】 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陽貨】
  右以理言在天之天也
  愚謂於穆不已與無聲無臭是指其本體言聖人之德與之相配者如此四時行百物生是即其功化言聖人之教與之相似者如此穆之一字即是天何言即是無聲無臭形容天道之妙皆有為而發也 又案在天之天天人相對質諸鬼神而無疑知天也其所知者亦在天之天也
  浩浩其天【中庸三十二章】
  右以理言在人之天也【天人相合】
  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憲問】 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盡心上】 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中庸二十章】
  右以理言事物所以然之故也亦曰在人之天【天人相貫】愚謂此與命以理言者相貫乃衆理之緫原萬殊之一本即造化而在造化即人心而在人心即事物而在事物在聖人則與之渾然而為一在君子則知天屬乎知致知求以明乎此也事天屬乎行力行求以合乎此也
  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八佾】 樂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國【梁惠王下】 順天者存逆天者亡【離婁下】
  右以理言事物所當然之則也
  莫之為而為者天也 非人之所能為也天也【並萬章上】富貴在天【顔淵】若夫成功則天也【梁惠王下】 吾之不遇魯侯天也【梁惠王下】
  右以分定言
  愚謂此亦在天之天雖以理言而實兼乎氣者也故與命以氣言者相貫餘凡所謂不怨天與此類同
  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篤焉故栽者培之傾者覆之【中庸十七章】 舜有天下也孰與之曰天與之 天與賢則與賢天與子則與子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並萬章上】
  右以主宰言
  愚謂凡自天意而言者皆以主宰言孔子重言天厭之及天生德天未喪斯文孟子言天位天職天祿天未欲平治天下及引詩書所言天作孽畏天威皆是此類此與命以福祚言者相貫
  惟天為大惟堯則之【泰伯】 高明配天【中庸二十六章】 溥博如天【中庸三十一章】 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故曰配天【同上】右兼形體與理言
  愚案所指之天以形體言而聖人與之相凖相配相似者以理言蓋理之天未嘗離乎形體之天也餘有專以形體言者易辨此不錄
  天地
  建諸天地而不悖【中庸二十九章】
  右以理言
  天地之道可一言而盡也其為物不貳則其生物不測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無窮也日月星辰繫焉萬物覆焉今夫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廣厚載華嶽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洩萬物載焉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廣大草木生之禽獸居之寶藏興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測黿鼍蛟龍魚鱉生焉貨財殖焉【中庸二十六章】 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為大也【中庸三十章】
  右以功化言
  愚案二章皆因論聖人而以天地之道明之但前章因至誠無息而言故以流行不息者為體發育之盛多者為用後章因小德大德而言故以發育流行之各有條理者為用發育流行之渾浩無窮者為體也 又案自天地之道言之則其道為至極故曰此天地之所以為大也自道之全體言之則雖天地亦有不能盡故曰天地之大人猶有所憾也 餘有專以形體言者易辨此不錄
  命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中庸二十六章】 五十而知天命【為政】右以理言指其命之在天者而言也
  顧諟天之明命【大學傳首章】 畏天命【季氏】
  右以理言自其命之於人者而言也
  愚謂顧之則無間斷聖人之事也畏之則無怠慢君子之事也
  天命之謂性【中庸首章】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子罕】
  右以理言通貫天人而言也
  愚謂中庸正言理而氣在其中語則約舉其槩也
  莫之致而至者命也【萬章上】 孟子曰莫非命也順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巖牆之下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盡心上】 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盡心下】 君子居易以俟命【中庸十四章】 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堯曰】
  右以氣言兼言氣之長短厚薄不齊者
  死生有命【顔淵】 不幸短命死矣 亡之命矣夫【並雍也】右以氣言專言氣之長短不齊者
  愚謂顔淵蚤死是得氣之短者伯牛惡疾是又於氣之短者之中得其乖戾不和者皆於莫之致而言命若桓魋作亂而果得死則死於桎梏而非正命矣子夏亦引夫子之說而以命言固非聖言之本旨也
  得之不得曰有命【萬章上】求之有道得之有命【盡心上】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憲問】 賜不受命【先進】
  右以氣言專言氣之厚薄不齊者
  愚案賜不受命則專自貧富而言餘三條則通自窮通得喪而言大同小異也
  仁之於父子也義之於君臣也禮之於賓主也智之於賢者也聖人之於天道也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謂命也【盡心下】
  右以氣言兼言氣之清濁厚薄不齊者
  口之於味也目之於色也耳之於聲也鼻之於臭也四肢之於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謂性也【盡心下】 殀夀不貳脩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盡心上】
  右兼理氣言
  愚謂貧賤而知有分則是氣富貴而知有品節則是理此性也有命之說不狥私以滅理是命於理者我能立之不縱欲以傷生是命於氣者我能立之此修身立命之說二章皆以理御氣皆以理制欲也 又案知命以知言俟命以行言立命兼知行言行法以德行言居易以事理言殀夀不貳即是知命修身俟之即是俟命合知命俟命即是立命知命俟命則命在天立命則命在我
  故大德者必受命【中庸十七章】 天命靡常【離婁上】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大學傳二章】 武王末受命【中庸十八章】 峻命不易 惟命不于常【並大學傳十章】
  右以福祚言
  愚謂此與天以主宰言者相資天心之所嚮即天命之所在也若永言配命則又略兼天理而言之故配命二字與求福對 餘有軀命辭命命令之命不具
  性
  夫子之言性與天道【公冶】 君子所性雖大行不加焉雖窮居不損焉分定故也君子所性仁義禮智根於心其生色也睟然見於面盎於背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盡心上】 成已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中庸二十五章】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盡心上】 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中庸二十七章】 仁之於父子也義之於君臣也禮之於賓主也智之於賢者也聖人之於天道也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謂命也【盡心下】右言性自理而言【非專論性】正言人心之理而事物之理在其中也
  愚案子貢舉夫子所言之大凡則汎以人心之理言之也孟子以性之全體言故謂仁義禮智根於心子思即誠之體用言故以仁知皆為性之德謂之德性者本其得於天而言也謂之性之德者自其藴諸我而言也尊之則為存心之事知之養之則為知行兼盡之事知其有性而不謂之命則為以理御氣之事
  天下之言性也則故而已矣故者以利為本所惡於智者為其鑿也如智者若禹之行水也則無惡於智矣禹之行水也行其所無事也如智者亦行其所無事則智亦大矣天之高也星辰之遠也苟求其故千歲之日至可坐而致也【離婁下】
  右言性自理而言【非專論性】通言事物之理而人心之理在其中也
  形色天性也惟聖人然後可以踐形【盡心上】
  右言性自理而言【非專論性】專主吾身之理言之也
  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是謂拂人之性【大學傳十章】右言性自理【非專論性】自其所而言之也
  愚謂此本是情而謂之性者情近乎私故以性言之亦以見情之根乎性而非二物也
  口之於味也目之於色也耳之於聲也鼻之於臭也四肢之於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謂性也【盡心下】 動心忍性【告子下】
  右言性自氣禀食色而言非專論性
  愚謂不謂性兼為富貴貧賤者言之動心忍性專為困窮患難者言之
  以上皆非特地論性而推其語意脈絡則所謂性者各有所指也
  孟子道性善【滕文公上】 告子曰生之謂性孟子曰生之謂性也猶白之謂白與曰然白羽之白也猶白雪之白白雪之白猶白玉之白與曰然然則犬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猶人之性與 性猶杞柳也義猶桮棬也以人性為仁義猶以柳為桮棬孟子曰子能順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將戕賊柳而後以為桮棬也如將戕賊柳而以為桮棬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必子之言夫 性猶湍水也決諸東方則東流決諸西方則西流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孟子曰水信無分於東西無分於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猶水之就下也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躍之可使過顙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豈水之性哉其勢則然也人之可使為不善其性亦猶是也 性無善無不善也或曰性可以為善可以為不善是故文武興則民好善幽厲興則民好暴或曰有性善有性不善是故以堯為君而有象以瞽瞍為父而有舜以紂為兄之子且以為君而有微子啟王子比干今曰性善然則彼皆非與孟子曰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或相倍蓰而無筭者不能盡其才者也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夷也故好是懿德【並告子上】右孟子論性專以理言告子之徒論性專以氣言【專論性】
  愚謂此皆特地論性者然於告子生之謂性則折之性猶杞柳則責之皆引而未發之辭也湍水之說則略加辨明發其端矣猶未盡其藴也及公都子連引三說以質其疑然後究言之而向之所以語告子者其旨益明蓋告子不求諸心故孟子之言略公都子篤信孟子故孟子之言詳也食色一章亦皆折之之語但其意則專辨義外之非故與此四章不同
  性相近也習相遠也【陽貨】
  右兼氣質言
  天命之謂性【中庸一章】 惟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中庸二十二章】右兼人物言
  愚謂對相近之性而言則天命之性為天地之性對性善之性而言則天命之性以理言而氣在其中蓋率性謂道是理之同也修道謂教以氣之同也至誠盡性章以己之性對人物之性而言之則性之本雖同而氣禀則有不可得而同者矣
  自誠明謂之性【中庸二十一章】 堯舜性之也【盡心上】 堯舜性者也【盡心下】
  右以天理自然而言
  愚謂此性字非指性而言乃所以性其性也但性之性者是性其性誠明謂性是性其誠指其人而言曰性者自其率性而言曰性之
  仁
  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盡心下】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中庸二十章】
  右以天理言仁者人身之天理也
  愚謂子思以生理言孟子以所以為人之理言子思欲人推之而有序孟子欲人體之而不違生理即天地生物之心所以為人之理即器中之道物中之則也 又案脩道以仁以仁之全體言仁者人也以仁之名義言親親為大以仁之事實言
  仁人心也【告子上】
  右以德性言仁者本心之全德也【北溪陳氏謂此以理言雙峰饒氏謂此以性言】
  餘如巧言令色鮮矣仁是儆戒學者之辭我欲仁斯仁至矣是勉進學者之辭而所謂仁者皆以德性言也 又如尊爵安宅之語亦是就德性而形容之若論其章旨則矢人豈不仁一章是汎以仁道言不得謂之專以德性言也
  若聖與仁則吾豈敢【述而】 囘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雍也】 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並公冶】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
  則吾不知也【憲問】
  右以成德言仁者心德之全也【陳氏謂此以心言饒氏謂此以德言又謂此以盡性言】
  愚承先君子之教曰仁之一字以成德言者不易言蓋無所不體而自然不息者聖人也能全體之而不免有息者亞聖者也體之未必能全而息之之時又多者仲弓子路以下是也若原憲之克伐怨欲不行而遽以為仁則非惟未加不息之功而實不知全體之妙矣斯義也雙峰饒子發其端云又案指仁之全體而言則為自然之德性自人
  能全體不息之而言則為體道之成德此皆專言之仁皆可謂之以德言也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雍也】
  右以其愛之所存而言
  朱子曰克己復禮是心之德立人達人是愛之理愚謂此自仁者之心主乎愛之理而形容之非指愛之見於外者故集註以為狀仁之體意與子貢無加諸人者同皆是以己及人之仁但夫子是順言其所欲子貢是反言其所不欲
  惻隱之心仁之端也【公孫丑上】 惻隱之心仁也【告子上】右指其愛之所而言【亦曰以用言】
  餘如肫肫其仁亦是此類是則偏言之仁也若孟子言人皆有所不忍達之於其所忍仁也此又因其所主乎擴充之功而言也
  親親仁也【盡心上又告子下】 仁之實事親是也【離婁上】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中庸二十章】 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學而】樊遲問仁子曰愛人【顔淵】 君子之於物也愛之而弗
  仁於民也仁之而弗親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盡心上】右以其愛之所及而言【亦曰以用言亦曰以道言亦曰以事實言】愚謂愛親是愛之所由立愛人愛物是愛之所由施皆偏言之仁也 彭氏【名圭字孟圭】曰親親仁也與仁之實是指良心之著見而言之其餘則自推行仁道而言之
  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述而】 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微子】 三子者不同道其趨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告子下】
  右以事言
  愚案孔子許三仁夷齊是就其處事處許之以仁孟子許三子是就其存心處許之以仁孔子是因其處事而知其心之仁孟子是因論出處而引三子之事以明仁人之心也然夷齊三子迹無可疑三仁之事則似反乎仁而實得乎仁故集註之說各不同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子罕】 為人君止於仁【大學傳三章】 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觀過斯知仁矣 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君子去仁惡乎成名【並里仁上】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衛靈公】 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憲問】 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八佾】 不仁而得國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未之有也【盡心下】
  右兼人心事理言【亦曰汎以仁道言】
  愚案子罕言仁是汎舉其大㮣若殺身成仁則就死生患難而言之安仁利仁君子去仁則就富貴貧賤而言之此皆即其處事言而存心在其中其餘六條則自存心言而處事在其中皆專言之仁也
  剛毅木訥近仁【子路】
  右以質言
  顔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顔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顔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並淵】顔 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雍也】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子路】 問仁子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雍也】 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寛信敏惠恭則不侮寛則得衆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陽貨】 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斯謂之仁矣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顔淵】
  右以學言【亦曰以用功言】各因其人而言之也愚謂告顔冉者使之全其心之德告子貢者使之充其愛之理於樊遲子張則兼人心事理而言之於司馬牛則即其德之一端而言之蓋資質有不同所以教之亦不同而皆徹上徹下之道也 又案顔冉之所聞者為仁之道其餘四子之所聞者求仁之方若子貢問為仁夫子告以事賢友仁則又為為仁之資與此不同蓋此類欲人反求諸己彼則從其求輔於人也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泰伯】依於仁【述而】 君子無終食之閒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里仁】 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盡心上】 力行近乎仁【中庸二十章】 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子張】
  右以學言【亦曰以用功言】汎為學者而言之也愚案依於仁與造次顛沛必於仁是欲其不息之也仁為己任死而後已是旣欲其全體之又欲其不息之也力行強恕則由此而可體夫天理之公博學篤志切問近思則自可不失其本心之德所以至之者雖不同及其至焉則一也
  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子路】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泰伯】 一家仁一國興仁【大學傳九章】 民焉有不仁者乎【盡心上】
  右以民俗言
  愚謂此皆在上位者化民成俗之事而功效有遲速氣象有小大不同菽粟如水火則富之之功其餘則皆教之之功也里仁為美亦以民俗言而其意則專言在下位者擇鄉之事故與此類不同
  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衆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雍也】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滕文公上】
  右以功用言【亦曰以事功言】極其大者而言之也愚謂博施濟衆者聖人之所病為天下得人者聖人之所能故曰堯舜之仁不徧愛人急親賢也
  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並憲問】
  右以功用言【亦曰以事功言】因其所至而許之也愚謂子路疑管仲之未仁正在不死夫子許其仁則可以無死之意在其中子貢疑管仲非仁者雖輕在不死而重在又相之畢竟兩有疑焉故夫子稱其功以明相桓之有益不責其死以明不死之無害是兩釋子貢之疑而重許管仲之仁也但管仲之仁未嘗有本領工夫故與聖門之仁不同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顔淵】 仁不可為衆也夫國君好仁天下無敵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走壙也【並離婁下】 一家仁一國興仁【大學傳九章】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大學傳十章】
  右以效驗言
  餘如夫子告仲弓以邦家無怨告子張以恭則不侮以下五者及孟子言仁者無敵仁人無敵於天下皆是此類
  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里仁】 此謂惟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大學傳十章】 仁者必有勇【憲問】 仁者其言也訒【顔淵】仁者以財身【大學傳十章】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衛靈公】 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雍也】
  右以仁者言
  餘如夫子言而親仁又言友士之仁皆是指仁人而言又案宰我專指愛為仁故其蔽也愚夫子指成德而言則仁之中未嘗無知也 又案專言仁者則成德之人也若以仁者對知者勇者則又有不同以一人之身而兼有其德則姑就其一體而以仁者目之也以其人質有所似德有所成而稱之為仁人則因其所有而得仁者之名也餘見仁知及仁知勇類
  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述而】 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衛靈公】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里仁】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國之所以廢興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廟士庶人不仁不保四體今惡死亡而樂不仁是猶惡醉而強酒 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樂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國敗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後人毁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並離婁上】右勉人為仁之辭通乎上下為不知為仁者而言也愚謂仁遠乎哉以德言其餘汎以仁道言
  當仁不讓於師【衛靈公】 仁之勝不仁也猶水勝火今之為仁者猶以一杯水救一車薪之火也不熄則謂之水不勝火此又與於不仁之甚者也亦終必亡而已矣五穀者種之美者也苟為不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並告子上】
  右勉人為仁之辭【汎以仁道言】通乎上下為為仁不至者而言也
  仁則榮不仁則辱今惡辱而居不仁是猶惡濕而居下也如惡之莫如貴德而尊士賢者在位能者在職國家閒暇及是時明其政刑雖大國必畏之矣詩云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戶今此下民或敢侮予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道乎能治其國家誰敢侮之今國家閒暇及是時般樂怠敖是自求禍也禍福無不自已求之者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 矢人豈不仁於函人哉矢人惟恐不傷人函人惟恐傷人巫匠亦然故術不可不慎也孔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智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禦而不仁是不智也不仁不智無禮無義人役也人役而恥為役由弓人而恥為弓矢人而恥為矢也如恥之莫如為仁仁者如射射者正已而後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並公孫丑上】
  右勉人為仁之辭【汎以仁道言】專為治民者而言也餘如齊桓晉文之事可得聞乎章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章桀紂之失天下章規矩方圓之至也章與此類同 以上凡十章有激勸之辭有儆戒之辭有歎息之辭語意雖不同皆勉人之為仁也
  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並公冶】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憲問】 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公冶】 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並子張】 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愠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公冶】
  右不許人以仁之辭
  愚案不知其仁仁則吾不知以成德言也未知焉得仁以一事言也難與為仁以資質言也【此剛毅木訥之反】然而未仁兼德行言也非爾所及主乎愛之理而言也
  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陽貨】不仁哉梁惠王也仁者以其所愛及其所不愛不仁者以其所不愛及其所愛公孫丑曰何謂也梁惠王以土地之故糜爛其民而戰之大敗將復之恐不能勝故驅其所愛子弟以殉之是之謂以其所不愛及其所愛也【盡心下】
  右斥其不仁之辭
  愚案予之不仁是因其所而知其所存惠王不仁是因其所行而知其所藴二章皆以事言也義
  羞惡之心義之端也【公孫丑上】 羞惡之心義也【告子上】右指其所者而言之
  餘如人皆有所不為達之於其所為義也此又指其所主乎學力而言也
  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里仁】 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衛靈公】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離婁下】 君子
  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陽貨】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公孫丑上】 見義不為無勇也【為政】
  右主乎事理而言之
  愚謂此或汎以處事言或則專自言行而言 餘凡以人路名之者及訓事理之宜者皆是此類
  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義外也非内也孟子曰何以謂仁内義外也曰彼長而我長之非有長於我也猶彼白而我白之從其白於外也故謂之外也曰異於白馬之白也無以異於白人之白也不識長馬之長也無以異於長人之長與且謂長者義乎長之者義乎曰吾弟則愛之秦人之弟則不愛也是以我為悦者也故謂之内長楚人之長亦長吾之長是以長為悦者也故謂之外也曰耆秦人之炙無以異於耆吾炙夫物則亦有然者也然則耆炙亦有外與 何以謂義内也曰行吾敬故謂之内也鄉人長於伯兄一歲則誰敬曰敬兄酌則誰先曰先酌鄉人所敬在此所長在彼果在外非由内也公都子不能答以告孟子孟子曰敬叔父乎敬弟乎彼將曰敬叔父曰弟為尸則誰敬彼將曰敬弟子曰惡在其敬叔父也彼將曰在位故也子亦曰在位故也庸敬在兄斯須之敬在鄉人季子聞之曰敬叔父則敬敬弟則敬果在外非由内也公都子曰冬日則飲湯夏日則飲水然則飲食亦在外也【並告子上】
  右即事理之中主乎行敬而言之
  愚謂以仁義禮智並言之則敬屬禮以仁義自然對而言之則愛屬仁而行吾敬者屬乎義也儀文之見屬乎禮敬所當敬屬乎義餘凡從兄敬長尊賢皆此類也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凡可以辟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一簞食一豆羮得之則生弗得則死嘑爾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萬鍾則不辨禮義而受之萬鍾於我何加焉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識窮乏者得我與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宫室之美為之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妻妾之奉為之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所識窮乏者得我而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謂失其本心【告子上】
  右即事理之中主乎羞惡之心而言之
  愚案此章之兩節前以死生之大節言後以口體之小節言
  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敬【子路】
  右以效驗而言之
  禮
  辭讓之心禮之端也【公孫丑上】 恭敬之心禮也【告子上】右指其所者言之
  愚謂恭敬切於心辭讓切於事合而言之辭讓又在恭敬之中矣
  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學而】
  右主乎事理專以禮之用而言之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寜儉喪與其易也寜戚【八佾】
  右主乎事理專以禮之本而言之
  餘如子夏以禮後乎對夫子繪事後素之說亦是此意但此則質重於文彼則質先於文此為稍不同耳
  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中庸二十七章】 動容周旋中禮者盛德之至也【盡心下】 顔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顔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顔淵曰囬雖不敏請事斯語矣【顔淵】右主乎事理即其全體而言之
  愚謂三千三百所以為禮之全體也動容周旋中禮者聖人之所以盡其全體也視聽言動皆以禮則於全體也幾矣餘有自為學用功而言曰約之以禮自為學成功而言曰立於禮為未知學禮者而言曰不學禮無以立其言雖不同而皆即禮之全體以教人也 又如敦厚崇禮自為學而言約我以禮自施教而言凡不能悉舉者以類推可也
  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泰伯】 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也【離婁上】 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中庸二十章】 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並八佾】 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衆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衆吾從下【子罕】 禮與食孰重曰禮重色與禮孰重曰禮重曰以禮食則飢而死不以禮食則得食必以禮乎親迎則不得妻不親迎則得妻必親迎乎屋廬子不能對明日之鄒以告孟子孟子曰於答是也何有不揣其本而齊其末方寸之木可使高於岑樓金重於羽者豈謂一鉤金與一輿羽之謂哉取食之重者與禮之輕者而比之奚翅食重取色之重者與禮之輕者而比之奚翅色重往應之曰紾兄之臂而奪之食則得食不紾則不得食則將紾之乎踰東家牆而摟其處子則得妻不摟則不得妻則將摟之乎【告子下】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
  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述而】 男女授受不親禮與孟子曰禮也曰嫂溺則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親禮也【離婁上】
  右主乎事理即其一事而言之
  愚謂此則因論一事而及於禮即一事之中而有天理之節文是即所謂禮也 又案此有持身自約之禮事親事長之禮有宗廟朝廷之禮有飲食男女之禮禮無不同隨事而著此其言之所以異也其餘可以類推
  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里仁】上好禮則民易使也【憲問】 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子路】右以效驗而言之
  愚案言禮讓則重在讓字言好禮則重在好字能好禮則有禮讓矣
  智
  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公孫丑上】 是非之心智也【告子上】右指其所而言
  惟天下至聖為能聰明睿知足以有臨也【中庸三十一章】 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中庸三十二章】
  右以質言
  愚謂睿知聖知以質言仁義禮智以性言睿知聖知是生知之質若知者過之則是氣質之偏又如臧武仲之知亦由資禀而得之知雖可稱而未必天理之純全也
  天下之言性也則故而已矣故者以利為本所惡於智者為其鑿也如智者若禹之行水也則無惡於智矣禹之行水也行其所無事也如智者亦行其所無事則智亦大矣天之高也星辰之遠也苟求其故千歲之日至可坐而致也【離婁下】
  右以事理言
  好學近乎知【中庸二十章】
  右以用功言
  餘如好知不好學亦是勉子路以用功之辭而其語意與此相反對蓋凡好學則近乎知好知而不好學則昧於理而失其所以為知以此見學之為可貴也
  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離婁上】 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雍也】 問知子曰知人【顔淵】
  右主乎一事而以用功言
  舜其大知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隱惡而揚善執其兩端用其中於民其斯以為舜乎【中庸六章】 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中庸七章】 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里仁】
  右以事言
  餘如孔孟所論臧文仲甯武子百里奚之事皆此類
  信
  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顔淵】
  右以德言【亦曰固有之信】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為政】
  右兼人心事理言【亦曰以實之信】
  餘如敬事而信言而有信及止於信之類皆是
  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子張】
  右以心言【亦曰交孚之信】
  餘如民信之矣朋友有信之類皆是
  愚謂指其秉夷之德而言為固有之信即其言動之間而言為以實之信自其彼此相與而言為交孚之信三者之義本自相隨但其語意各有所主耳
  謹而信【學而】
  右以學言
  愚案此與有諸己之謂信相對但此以用功言信之見於言者以實之謂也彼以成功言信之存於中者無自欺之謂也 餘有約信之信易辨今不具
  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子路】 信則人任焉【堯曰】
  右以效驗言
  仁義禮智
  君子所性仁義禮智根於心【盡心上】
  右以性言
  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公孫丑上】 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告子上】
  右兼性情言
  愚謂前章因不忍人心而言重在四端字後章因論性善而言重在仁義禮智四字
  寛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強剛毅足以有執也齊莊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中庸三十一章】
  右以德言
  愚謂孟子惻隱以下是衆人之所同中庸寛裕温柔以下乃聖人之所獨
  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也樂之實樂斯二者樂則生矣生則惡可已也惡可已則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離婁上】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中庸二十章】
  右以事理言
  李氏【曅】曰人性之目仁義禮智不可紊也然孟子之言有不同者主乎事親從兄而言曰仁義曰智禮而且以樂終言之即其命於氣者而言曰仁義禮智而别以聖人天道對言之兼德行而言曰仁義曰忠信而必以樂善不倦總言之此皆非指性之目而言其序其目各有所當也【曅字日華】
  準軒吳先生曰吾聞之饒子仁義禮智性之德也然考之聖賢之說仁智多就心言義禮多就事言雖合内外之道而實各有所主也是故人品之中有仁者智者而無曰禮者義者焉斯亦可以為見矣【先生名中行字直卿饒之樂平人】
  仁義
  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離婁下】 亦有仁義而已矣【梁惠王上】右兼體用言【亦曰汎以仁義之道言】
  愚謂仁之與義其體根於心其用見諸事二者皆合内外之道也凡以仁義相貫言之而不分體用者皆此類
  仁人心也義人路也【告子上】 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離婁上】 居惡在仁是也路惡在義是也【盡心上】右分體用言
  愚謂仁存諸心義形諸事是仁為體而義為用也然指仁義而名之則以人心人路言就仁義而形容之則以安宅正路言
  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盡心上】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中庸二十章】 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梁惠王上】 殺一無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義也【盡心上】
  右以事實言【又見仁義禮智類】
  人皆有所不忍達之於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為達之於其所為義也人能充無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穿踰之心而義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受爾汝之實無所往而不為義也士未可以言而言是以言餂之也可以言而不言是以不言餂之也是皆穿窬之類也【盡心下】
  右充其良心主乎學力而言
  愚案仁人心也章末專言仁人皆有所不忍章末專言義蓋仁體統大不違仁則義在其中義頭緒多不為非義而後仁可得而存體用本相須而用功則有不同也
  仁知
  學不厭知也教不倦仁也【公孫丑上】 成已仁也成物知也【中庸二十章】
  右以德言
  呂氏曰不厭不倦以入德而言也成已成物以成德而言也朱子曰子貢之言主於知子思之言主於行
  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静知者樂仁者夀【雍也】右以質言
  愚案先儒以曾子之徒為仁者子貢之徒為知者蓋所禀有不同故德之所成亦不同也
  智者無不知也當務之為急仁者無不愛也急親賢之為務堯舜之知而不徧物急先務也堯舜之仁不徧愛人急親賢也不能三年之喪而緦小功之察放飯流歠而問無齒決是之謂不知務【盡心上】 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是故湯事葛文王事昆夷惟知者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吳【梁惠王下】 仁者安仁知者利仁【里仁】
  右以事言
  愚案急先務親賢是治天下之道事大事小是交鄰國之道安仁利仁是處富貴貧賤之道此各因一事而言者也
  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雍也】 問仁子曰愛人問知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鄉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衆舉臯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衆舉伊尹不仁者遠矣【顔淵】
  右主乎事理而以用功言
  愚聞之先君子曰聖賢之稱仁者知者蓋有不同自一人之心兼仁知而言則為全體之聖各就其一體指其仁知而言則為成德之人若學者之為學則當兼致其力以變化氣質之偏以擴充全體之極也
  愚謂自其資禀各有所偏而言則仁者自仁知者自知自其成德之淺深而言則仁足以兼乎知知不足以兼乎仁也
  禮義
  非禮之禮非義之義大人弗為【離婁上】
  右汎以事理言
  夫義路也禮門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門也【萬章下】孔子進以禮退以義【萬章上】 萬鍾則不辨禮義而受
  之【告子上】 無禮義則上下亂【盡心下】
  右主乎一事而言
  愚謂禮主辭讓義主斷制故出處去就以禮義言禮有節文義有分限故居上臨下辭受取予以禮義言
  知仁禮【附仁禮】
  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衛靈公】
  右兼修己治人而言
  君子以仁存心以禮存心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有人於此其待我以横逆則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仁也必無禮也此物奚宜至哉【離婁下】 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離婁上】
  右專以反身修省而言
  愚謂一章自為學者言一章自為政者言
  又案知及仁守仁以德言專言之仁也仁者愛人愛人不親反其仁仁以愛言偏言之仁也
  知仁勇
  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也【中庸二十章】
  右自本然之德言之
  愚謂達德之目亦因入德而言故以知為首
  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中庸二十章】 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子罕】
  右自入德之序言之
  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憲問】
  右自成德之序言之
  愚案論語兩章雖有入德成德之殊而皆自一人之身合此三者言之非各指其人之謂也中庸三知三行章句以為知仁勇之事以分言者正自一人之身合而言之聖人全此知仁勇其次當兼知仁勇也以等言者各因氣質分高下而言之勇者用力然後及乎仁仁者用力乃能及乎知也然則入德之序知居仁之先成德之序仁居知之首氣質之等知在仁之上此其所以縱横錯綜而不同與


  四書通旨卷一
<經部,四書類,四書通旨>
  欽定四庫全書
  四書通旨卷二     元 朱公遷 撰德
  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告子上】 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也【中庸二十章】 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中庸二十五章】在明明德【大學】 尊德性【中庸二十七章】
  右得於天者
  愚謂明德德性懿德皆舉德之全體而言也若知仁勇之為達德仁知之為性之德則即以其德而言也
  據於德【述而】 主忠信徙義崇德也 先事後得非崇德與【並顔淵】
  右行道有得於心者以進德功夫言之
  愚謂據於德是汎為學者言之其告子張樊遲者是各因其人而言之 又案大學之明明德中庸之尊德性亦是進德之功夫但明德兼知行言據德崇德尊德性則專以行言也
  德潤身【大學傳六章】 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衆星共之 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耻且格【並為政】 周於利者凶年不能殺周於德者邪世不能亂【盡心下】
  右行道有得於心者以成德效驗言之
  餘如有德有言亦是德之見於外者蓋亦效驗之一端也
  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子張】
  右行道有得於心者指其節目而言之
  愚案大德小德語孟中庸凡三見之子夏以大略細行分大小子思以本根脈絡分大小孟子以成德淺深分大小此其言之所以不同也
  鄉原德之賊也 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並陽貨】
  右行道有得於心者以其反對而言之
  胡氏曰似德而亂德則曰德之賊可以進德而不進則曰德之棄愚謂德之棄此德字是即人心之德而言之德之賊此德字是指有德之人而言之此類最難所以其語勢相同而義略不同也如尊德樂義斯可囂囂是即人心之德而言尊德樂道不如是不足與有為是指有德之人而言推而觀之可見
  德不孤必有鄰【里仁】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子罕】 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離婁上】
  右行道有得於心者指有德之人而言之
  案陳氏謂行道有得於心者皆是因人用功處論如孝弟忠信之類是也愚謂行道有得於心不能有加於明德懿德德性之外正以復其明全其懿盡其性而已是得於天者其本然之統體行道有得於心者乃其修之復之之條目也 已上得於天者與行道有得於心者其不同如此若知德者鮮不恒其德之類則又汎言義理之得於己者其所包者又甚廣也
  克明峻德【大學傳一章】 嘉樂君子憲憲令德 故大德者必受命【並中庸十七章】 克明德【大學傳一章】 文王之德之純【中庸二十六章】 天生德於予【述而】 小德川流大德敦化【中庸三十章】動容周旋中禮者盛德之至也【盡心下】 苟不固聰明
  聖知達天德者【中庸三十二章】 不顯惟德百辟其刑之 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並中庸末章】 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中庸二十七章】
  右德之極其盛者舉其統體而言之
  愚謂此所謂德者仁義禮智無不全百行萬善無不備也自其不貳不息而言曰純德自其允合天命而言曰天德舉天下無以加之曰大德至德峻德盛德極天下之美而言曰令德原夫天之所予獨異於人曰天生德推聖學極功而言曰克明德分體用而言曰小德大德因其篤恭氣象幽深玄遠而言曰不顯惟德所言雖不同而皆為聖人之德也
  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
  已矣【並泰伯】
  右德之極其盛者即其一事而言之
  愚謂文王是盡臣道泰伯是兼盡臣子之道故皆以至德稱之 餘有訓恩惠者易辨此不録道德
  志於道據於德【述而】
  右自為學之道言之
  愚案此與中庸至德至道次第不同此為學者之事彼為聖人之舉志道而後據德則道猶在彼而我志之至德能凝至道則道為我有而我凝之
  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子張】
  右以為學之敝言之
  中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中庸一章】
  右以體言【亦曰以性言】
  允執其中【堯曰】 執其兩端用其中於民【中庸六章】 湯執中【離婁下】 君子而時中【中庸二章】
  右以用言【亦曰以事理言】
  愚謂舜之用中是用言之道其餘則皆處事之道若孟子中道而立亦以事理言是又教人之道也
  中也養不中【離婁下】
  右以德言
  餘如中立而不倚則兼德行言不得中行而與之則兼才德言中行本於性質中立主於事理
  子莫執中執中為近之執中無權猶執一也【盡心上】右以為我兼愛兩間言
  愚謂子莫執中與聖人之中不同聖人隨事即理而有自然之中子莫則膠於一定以為中所以然者以其無權故也若有權以稱之斯得事理自然之中矣
  中和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中庸一章】
  右以性情言
  和而不流強哉矯中立而不倚強哉矯【中庸十章】
  右以德行言
  中庸
  中庸之為德也【雍也】 中庸其至矣乎【中庸三章】 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中庸二章】 天下國家可均也爵禄可辭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中庸九章】 素隱行怪後世有述焉吾弗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塗而廢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遯世不見知而不悔惟聖者能之【中庸十一章】
  右以德行言而事理之中在其中
  趙氏曰有之為德也四字則不必言能而能在其中無之為德也四字則有能與不能之分故下句著一能字饒子曰中庸為德以德言中庸至矣以道言今案如饒子之說則中庸至矣一章當與下一類相從但比章句之旨小異觀者擇焉可也敎不立故民鮮能學不至故中庸不可能備知仁勇之德無過不及之敝故惟聖者能彼小人反之則能之而不欲也
  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中庸七章】 囘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中庸八章】 極高明而道中庸【中庸二十七章】
  右以事理言而德行之中在其中
  愚案擇之屬乎知守之屬乎行拳拳服膺亦屬乎行惟道中庸為致知之事若可疑者然行之而著習矣而察蓋於行事之中又加致知之功也敬【附恭 附戒懼慎獨】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大學傳三章】 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衛靈公】 不顯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篤恭而天下平【中庸三十三章】 子路問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憲問】
  右舉其統體而言【亦曰專言之者】
  愚謂緝熙敬止是聖學之極功恭己篤恭是致治之極功修己以敬則徹上徹下之道也 又案恭己以正南面修己以安百姓篤恭而天下平皆以敬之功用言恭己篤恭是臨民氣象恭而安是一身氣象恭敬之心是本心著見者餘則因其著見而充積之者
  為人臣止於敬【大學傳三章】 居處恭執事敬【子路】 其行已也恭其事上也敬【公冶】 責難於君謂之恭陳善閉邪謂之敬【離婁上】
  右主乎一事而言【亦曰偏言之者】
  餘如行篤敬事思敬祭思敬及敬事而信之類皆是 愚案恭敬二字專言敬則恭在其中專言恭則敬在其中分主内外而對言之則恭在外而敬在内皆主乎事而並言之則敬為謹畏而恭為卑下也
  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中庸一章】
  右持敬之功以静存而言之
  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中庸一章】 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大學傳六章】
  右持敬之功以動察而言之
  朱子曰大學誠意章兩言慎獨先言慎獨欲其自謙也後言慎獨防其自欺也愚謂中庸言君子慎其獨大學言君子必慎其獨語勢有輕重不同蓋所謂君子者其等第不能無不同也
  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顔淵】 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顔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泰伯】
  右持敬之功貫乎動静而言之
  愚案孔子之言存養之意多曾子之言省察之意多二章皆即其氣象之中而見其功夫之所在若論語之正其衣冠尊其瞻視中庸之齊明盛服非禮不動則又專以功夫言而氣象因可見也彭氏【圭】曰論語言正其衣冠尊其瞻視中庸言齊明盛服非禮不動皆敬也而有不同蓋中庸是徹内外言專言之敬也論語專主容貌言偏言之敬五美中之一也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中庸末章】
  右持敬之功該動静貫始終兼入德成德功夫效驗而言之
  愚案中庸首末兩章不同先言存養是體道之功先言省察是入德之序一則由體以及用一則斂費而歸隱也大學誠意專欲審夫實與不實之幾故以省察為主焉然涵養用敬已在致知之前矣一
  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衛靈公】右以一理言
  愚謂吾道一以貫之是以一理而應萬事予一以貫之是以一理而該萬理此知行不同之旨也
  執中無權猶執一也【盡心上】
  右以執一不變言
  誠
  誠之不可揜如此夫【中庸十六章】
  右以理言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中庸二十二章】 至誠之道可以前知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見乎蓍龜動乎四體禍福將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誠如神【中庸二十四章】 故至誠無息不息則久久則徵徵則悠遠悠遠則博厚博厚則高明博厚所以載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無疆如此者不見而章不動而變無為而成天地之道可一言而盡也其為物不貳則其生物不測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無窮也日月星辰繫焉萬物覆焉今夫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廣厚載華嶽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洩萬物載焉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廣大草木生之禽獸居之寶藏興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測黿鼉蛟龍魚龞生焉貨財殖焉詩云維天之命於穆不已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於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蓋曰文王之所以為文也純亦不已【中庸二十六章】 唯天下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淵淵其淵浩浩其天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中庸三十二章】右以心言【亦曰以德言】聖人之事也
  愚案至誠前知言至誠之能事至誠贊化及至誠經綸言至誠之功用至誠無息言其德徵則悠遠以下指其驗於天下之氣象功效而言也又無息則與天地相配贊化則與天地相參知化則與天地相合無息則與天地合其德前知則與鬼神合其吉凶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后厭然揜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已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富潤屋德潤身心廣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大學傳六章】 其次致曲曲能有誠誠則形形則著著則明明則動動則變變則化唯天下至誠為能化【中庸二十三章】 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故君子誠之為貴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故時措之宜也【中庸二十五章】右以心言學以至於聖人之事也
  愚謂誠意即致曲之功即誠之為貴之意此入德之事也自謙即曲能有誠之謂即成已仁也之云此成德之事也心廣則自然體胖成已則自然成物誠形著明則自然有動變化之理此成德之效驗又不期然而然也但至誠能化是聖人事心廣體胖與時措之宜是通為聖人與大賢以上事其效驗不同又如此云
  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中庸二十一章】 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言前定則不跲事前定則不困行前定則不疚道前定則不窮在下位不獲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獲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獲乎上矣信乎朋友有道不順乎親不信乎朋友矣順乎親有道反諸身不誠不順乎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中庸二十章】 居下位而不獲於上民不可得而治也獲於上有道不信於友弗獲於上矣信於友有道事親弗悅弗信於友矣悅親有道反身不誠不悅於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其身矣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離婁上】右以心言兼言聖人學者之事也
  餘如反身而誠與強恕而行相對亦入德成德之不同也但誠明謂性誠者天道則專為聖人事反身而誠則通為聖人與大賢以上事在下位不獲乎上說從人事上來萬物皆備於我說從天理上來誠之者知行兼備者也明誠謂敎先知後行而知為本也思誠強恕則致知以後行之事也 又案平居之日講求踐履以實其實是曰誠之行事之際加之慎獨以審實與不實之幾是曰思誠
  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中庸二十五章】
  右兼理與心而言
  愚案此章之旨本以心言而此三誠字則兼理與心而言
  此謂誠於中形於外【大學傳六章】
  右以人欲之私言
  心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内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公孫丑上】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告子上】 人能充無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穿踰之心而義不可勝用也【盡心下】
  右以道心言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大學傳七章】
  右以人心言 已上皆專以用言
  愚聞之伯兄克履曰大學經言正心是兼體用言傳言所以正心之道是專以用言蓋制於外所以養其内也
  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爾殊也其所以䧟溺其心者然也今夫麰麥播種而耰之其地同樹之時又同浡然而生至於日至之時皆熟矣雖有不同則地有肥磽雨露之養人事之不齊也故凡同類者舉相似也何獨至於人而疑之聖人與我同類者故龍子曰不知足而為屨我知其不為蕢也屨之相似天下之足同也口之於味有同耆也易牙先得我口之所耆者也如使口之於味也其性與人殊若犬馬之與我不同類也則天下何耆皆從易牙之於味也至於味天下期於易牙是天下之口相似也惟耳亦然至於聲天下期於師曠是天下之耳相似也惟目亦然至於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無目者也故曰口之於味也有同耆焉耳之於聲也有同聽焉目之於色也有同美焉至於心獨無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謂理也義也聖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義之悅我心猶芻豢之悅我口【告子上】
  右因論性善而以理義之心言之 已下皆兼體用言
  牛山之木嘗美矣以其郊於大國也斧斤伐之可以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潤非無萌蘖之生焉牛羊又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人見其濯濯也以為未嘗有材焉此豈山之性也哉雖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旦旦而伐之可以為美乎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氣其好惡與人相近也者幾希則其旦晝之所為有梏亡之矣梏之反覆則其夜氣不足以存夜氣不足以存則其違禽獸不遠矣人見其禽獸也而以為未嘗有才焉者是豈人之情也哉故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孔子曰操則存舍則亡出入無時莫知其鄉惟心之謂與 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並告子上】
  右因論為學功夫而以理義之心言之
  愚案一章言理義之心人所固有而衆人梏之學者當有以養之也一章言理義之心人所當存而衆人放之學者當有以求之也操存是存養求放心是省察 餘如存心養心之類與此類同亦以為學功夫言若孔子不踰矩則是志學之極功孟子不動心是知言養氣之成功孟子之言盡性是由知性而有其功大學言心正身修心廣體胖是格物致知誠意而致其功是雖深淺之不同皆即其功效而言者也 又不動心是成德之事動心忍性是進德之事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離婁下】 鈞是人也或從其大體或從其小體何也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奪也此為大人而已矣【告子上】
  右因論大人而以理義之心言之
  愚案一章功夫在思字一章功效在不失字思則得之得之即不失之謂也
  養心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盡心下】 飢者甘食渴者甘飲是未得飲食之正也飢渴害之也豈惟口腹有飢渴之害人心亦皆有害人能無以飢渴之害為心害則不及人不為憂矣【盡心上】
  右因論理欲而以理義之心言之
  愚案一章言理欲相為勝負其要在寡欲二字一章言天理有人欲之害其要在無以為害四字
  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奕者乎為之猶賢乎已【陽貨】 今有無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害事也如有能信之者則不遠秦楚之路為指之不若人也指不若人則知惡之心不若人則不知惡此之謂不知類也【告子上】 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為間不用則茅塞之矣今茅塞子之心矣【盡心下】
  右因儆戒學者而以理義之心言之
  餘如失其本心人心有害放其良心放心不求皆是此類蓋惰者不能自強慾者不能自克此其所以為衆人也
  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雍也】
  右因稱許其仁而專以知覺之心言之
  勉齋黄氏曰心不違仁專以知覺言仁人心也合性與知覺言愚嘗以此推之凡以心與義理為一者合性與知覺言也以心與義理為二者專指知覺而言也仁義禮智根於心是合性與知覺言以仁存心以禮存心是專指知覺而言心不在焉專指知覺言心正而後身修合性與知覺言孟子之不動心合性與知覺而言也告子先我不動心專指知覺而言也推此類可見 嘗有部使者案事於番問準軒吳先生論聖言心凡幾處亦有異同如何先生應言曰簡在帝心天之心也從心所欲不踰矩聖人之心也其心三月不違仁亞聖大賢之心也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衆人之心也使者愕然歎服
  身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大學經一章】
  右對心意而言之
  愚案修身先正其心是反而推之身與心對心正而後身修是順而達之心與身對内外不同分而言之者也
  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大學經一章】 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大學傳八章】 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齊明盛服非禮不動所以修身也【並中庸二十章】 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中庸二十章又離婁上】 守孰為大守身為大【離婁上】 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養之者至於身而不知所以養之者豈愛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告子上】右包内外而言之
  愚案此以身言而心在其中然主乎理義而言曰養身主乎德行而言曰守身主乎天理之實而言曰誠身主乎事理之正而言曰修身正心者修身之先務事親者修身之大節持敬者修身之要法體道者修身之實事又心以其所主宰者言敬以其所持養者言道以其所踐履者言之所親愛五者以其所應接者言
  人之於身也兼所愛兼所愛則兼所養也無尺寸之膚不愛焉則無尺寸之膚不養也所以考其善不善者豈有他哉於己取之而已矣體有貴賤有小大無以小害大無以賤害貴養其小者為小人養其大者為大人今有場師舍其梧檟養其樲棘則為賤場師焉養其一指而失其肩背而不知也則為狼疾人也飲食之人則人賤之矣為其養小以失大也飲食之人無有失也則口腹豈適為尺寸之膚哉【告子上】
  志【附志氣】
  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子罕】 王子墊問曰士何事孟子曰尚志曰何謂尚志曰仁義而已矣殺一無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義也居惡在仁是也路惡在義是也居仁由義大人之事備矣【盡心上】
  右專主乎志而言之
  愚謂孔子汎為學者言人不可以不尚志也孟子專為王子言為士者但當尚志也
  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夫志至焉氣次焉故曰持其志無暴其氣【公孫丑上】
  右兼主志氣而言之
  苟志於仁矣無惡也【里仁】 士志於道而耻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里仁】
  右專主一事而言之
  愚謂己上志字與志於學志於道父在觀其志隱居求志專心致志等為一類語勢皆重當以趨向期必言如以意逆志大畏民志又當為一類語勢稍輕但當以意之所在言
  顔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顔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公冶】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
  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爾何如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赤爾何如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點爾何如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三子者出曾晳後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唯求則非邦也與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則非邦也與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先進】
  右即其所志而言之【又見孔門弟子】
  愚案此皆聖賢自言其志如此若伊尹之志是後賢追論其志如彼伊尹顔淵有隱顯不同而尹之志則顔所能為由求赤視顔氣象差小而所言皆其能事
  意
  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大學經一章】
  右統以心之所發而言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
  右專以私心之發而言
  思
  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告子上】 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其有不合者仰而思之夜以繼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離婁下】 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季氏】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子罕】 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中庸二十章】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為政】
  右以理言正言之也
  餘如思誠近思思無邪之類皆是
  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衛靈公】右以理言有為而言之也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公冶】 君子思不出其位【憲問】
  右以事言
  餘如不曰如之何如之何一章亦主乎臨事之思而言也但再斯可矣是思不可過吾末如之何是思不可不熟一則因文子三思而言一則為世之率意妄行者而言二章皆所以示戒也
  情【附性情】
  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公孫丑上】 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告子上】右專指其發於理者言之
  愚謂此與乃若其情豈人之情為一類即所謂道心者也
  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大學傳七章】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庸一章】右兼指其發於氣者言之
  愚案指人心之體用而言之曰性情即性情之德而形容之曰中和
  耻
  人不可以無耻無耻之耻無耻矣 耻之於人大矣【並盡心下】
  右自其固有之心而言
  愚謂無耻之耻則無耻所以勸也不耻不若人則不若人所以戒也二章正相表裏
  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公冶】 憲問耻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耻也【憲問】 邦有道貧且賤焉耻也邦無道富且貴焉耻也【泰伯】
  右即其可耻之事而言
  已上皆以道心言如耻惡衣惡食之耻則又人心之私也故衣敝緼袍而不耻乃所以為賢非所以為病也
  樂
  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述而】 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雍也】
  右自其固有之樂而言
  愚謂孔子渾然天理而無所不樂顔子克己之私而自有可樂所謂貧而樂者以此也 又案貧而樂理之足以勝夫私也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樂之者仁之可以廣其愛也富貴貧賤雖不同君子之樂無往而不在也
  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反身而誠樂莫大焉【並盡心上】 樂之實樂斯二者樂則生矣生則烏可已也【離婁上】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學而】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樂之【盡心上】
  右即其可樂之事而言
  愚謂君子之樂不同有天倫之樂有及人之樂有盡己之性而自謙以為樂是皆本乎道心之正也又案孟子告時君以與民同樂者凡三章此又
  樂之出於人心者也見君道類
  好惡
  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里仁】 此謂惟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大學傳十章】 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並陽貨】 惡似而非者惡莠恐其亂苗也惡佞恐其亂義也惡利口恐其亂信也惡鄭聲恐其亂樂也惡紫恐其亂朱也惡鄉原恐其亂德也【盡心下】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大學傳十章】
  右主乎正理而言之
  愚謂聖賢之好惡大抵好君子而惡小人此其所以為正也大學治國平天下章每反覆於好惡公私之間蓋以天下之治亂决於好惡之當否君子於此可不謹哉
  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泰伯】 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大學傳十章】
  右即其私意而言之
  愚謂惡不仁之人本得好惡之正然疾之已甚則是惡之無節而流於不正矣又案不能去之而疾之已甚則致亂之由也力能去之則逬諸四夷不與同中國是除亂之本也此論語大學之言所以並行而不相悖與
  剛【附強】
  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慾焉得剛【公冶】 故君子和而不流強哉矯中立而不倚強哉矯國有道不變塞焉強哉矯國無道至死不變強哉矯【中庸十章】
  右主乎理義而言之
  餘如至大至剛發強剛毅雖柔必強皆是此類但吾未見剛與強哉矯以德行言發強剛毅以德性言至大至剛以浩氣體段言雖柔必強以學問功效言又如夫子言好剛不好學是亦以德言之但不好學則有其蔽此正理義血氣之幾也
  剛毅木訥近仁【子路】
  右主乎氣質而言之
  南方之強與北方之強與【中庸十章】
  右兼氣稟習俗而言之
  愚謂南方之強近乎理義北方之強純是血氣勇
  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也【中庸二十章】 昔者曾子謂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嘗聞大勇於夫子矣自反而不縮雖褐寛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公孫丑上】右理義之勇
  餘如仁者有勇勇者不懼知耻近乎勇見義不為無勇皆是此類而夫子之言何憂何懼曾子之言任重道遠孟子之言不動心文武之一怒而安天下皆理義之勇也
  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盗【陽貨】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公冶】 王請無好小勇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梁惠王下】 北宫黝之養勇也不膚撓不目逃思以一毫挫於人若撻之於市朝不受於褐寛博亦不受於萬乘之君視刺萬乘之君若刺褐夫無嚴諸侯惡聲至必反之孟施舍之所養勇也曰視不勝猶勝也量敵而後進慮勝而後會是畏三軍者也舍豈能為必勝哉能無懼而已矣【公孫丑上】
  右血氣之勇
  餘如好勇疾貧勇者不必有仁及勇而無禮者不孫以為勇者皆是此類而告子先我不動心亦血氣之勇也 又案夫子之言勇而無禮則亂又言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是又可見理義血氣之幾在此非學以明之禮以節之則理義之勇亦流而為血氣之勇也若卞莊子之勇而文之以禮樂則血氣又可使為理義之歸矣
  道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中庸一章】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謂與【中庸二十七章】
  右舉其全體而兼功夫效驗言之
  愚案率性謂道是兼人物言故推原其本大哉聖人之道是就聖人而言故贊美其大體道之極則位育之功無不臻其妙道無不體則身之所處無不適其宜 又案戒懼慎獨是動静兼致其功而於道之體用無不盡也尊德性道問學是明誠兼致其功而於道之大小無不凝也
  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觀於海者難為水遊於聖人之門者難為言觀水有術必觀其瀾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於道也不成章不達【盡心上】
  右舉其本體而以用功之道言之
  愚案此章不成章不達是進道必以其序中庸行遠自邇登高自卑及孟子身不行道不行於妻子皆是行道必以其序進道不以序則必躐等而陵節行道不以序或至倒行而逆施斯所以貴乎有序也
  道則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不可及也何不使彼為可幾及而日孳孳也孟子曰大匠不為拙工改廢繩墨羿不為拙射變其彀率君子引而不發躍如也中道而立能者從之【盡心上】
  右即其定體而以施敎之道言之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衛靈公】
  右自其本體無為而言之
  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執柯以伐柯睨而視之猶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違道不遠施諸已而不願亦勿施於人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德之行庸言之謹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餘不敢盡言顧行行顧言君子胡不慥慥爾【中庸十三章】 道在爾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離婁上】
  右自其易知易能而言之
  愚謂中庸所言是率性之道故始責於人而終責於己孟子所言是修道之教故始言其理終言其效
  君子之道費而隱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猶有所憾故君子語大天下莫能載焉語小天下莫能破焉詩云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中庸十二章】
  右自其發見昭著而言之
  愚案中庸首章道不可離以下專以道之在己者言此章費而隱以下兼以道之在萬物者言費而隱即是率性之道率性之道是費天命之性是隱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子罕】
  右自其流行無間而言之
  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右兼舉體用而言之
  愚案夫子之道忠恕而已是明其所以為體用也堯舜之道孝弟而已是即其一事以教人也堯舜之道不外乎孝弟夫子之道則因忠恕而可見也
  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憲問】 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顔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泰伯】 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中庸十三章】右舉其節目而言之
  愚謂此皆自體道之中舉其節目而言之仁知勇是成德之大目子臣弟友是盡倫之大目動容貌以下是修身出治之大目若子產有君子之道四則是於萬殊之中有此四者而已未可與體道君子同日語也
  朝聞道夕死可矣【里仁】 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雍也】 道其不行矣夫【中庸五章】
  右通為衆人而言之
  愚謂朝聞夕死主乎知何莫由斯主乎行若道其不行之歎則所言者雖在乎行而所言之意則重在乎知也
  士志於道而耻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里仁】 行之而不著焉習矣而不察焉終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衆也【盡心上】
  右專為學者而言之
  愚謂士志於道章重在行行之不著章重在知未足與議是役於外之過終身不知是蔽於内之過二章皆為學者之戒也又人皆可為堯舜一章正為學者言之豈人所不能哉貴乎行也豈難知哉貴乎知也此兼知行而言者也
  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過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賢者過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中庸四章】
  右專自過不及者而言之【已上皆專以當行之路言之】已上皆聖賢論道如此若五者天下之達道是以人倫為達道和者天下之達道是以情之正者為達道此又各有所主而言非正論道之所以為道也然就二達道言之則五者達道又不離和者達道之中苟能致和則經綸大經即此而在矣 又如孔子之言性與天道孟子言聖人之於天道天道乃天理自然之本體此正道之來歷根源與率性之道相貫然一自造化而言一自人事而言固不可以不辨也
  道不同不相為謀【衛靈公】 道二仁與不仁而已矣【離婁上】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中庸末章】右通以所由之路言之
  愚謂君子小人是非邪正皆以道言蓋趨向不同而各有所由之路也韓子言道與德為虚位意謂道之為道可以通乎善惡而言之其說頗與聖賢之意相合 餘如訓由訓行訓言者易辨此不具孝弟【又見人倫類】
  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也樂之實樂斯二者樂則生矣生則惡可已也惡可已則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離婁上】 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也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之天下也【盡心上】
  右以天性言
  愚謂自良心所而言則仁義之道莫先乎事親從兄也自人心所同而言則仁義之道正在於親親敬長也又案一章言仁義之實為道之根本而智禮樂在其中故悉言之使人於斯二者知所勉也一章言親親敬長之心出於同然而即所以為仁義之道故極言之使人信之而不疑也
  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學而】
  右以德行言
  愚謂自推行仁道而言則孝弟皆是愛親故為為仁之本自良心之發見而言則仁主乎愛義主乎敬故為仁義之實況有子止言仁仁足以兼乎義也吾友汪國用曰有子言務本是用功即孟子智禮之實也其言本立是成功即孟子樂之實也但孟子專主事親從兄而言有子則言孝弟可以推之於仁民愛物其意有不同耳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啓予足啓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氷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泰伯】 順乎親有道反諸身不誠不順乎親矣【中庸二十章】 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守孰為大守身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聞之矣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未之聞也【離婁上】
  右以事親之大節言之
  愚謂保其身者即所以事其親此孝之大者也誠身守身而後能事其親此欲盡其孝者之先務也誠身守身兼德行言啓手足專以親之遺體言
  父在觀其志父没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學而】 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並里仁】 養生者不足以當大事惟送死可以當大事【離婁下】
  右以事親之一節言之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别乎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並為政】 徐行後長者謂之弟疾行先長者謂之不弟夫徐行者豈人所不能哉所不為也堯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告子下】右各因其人而言之
  天下大悅而將歸已視天下悅而歸已猶草芥也惟舜為然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為子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底豫瞽瞍㡳豫而天下化瞽瞍㡳豫而天下之為父子者定此之謂大孝【離婁上】 大孝終身慕父母五十而慕者子於大舜見之矣 孝子之至莫大乎尊親尊親之至莫大乎以天下養為天子父尊之至也以天下養養之至也詩曰永言孝思孝思維則此之謂也【並萬章上】 舜其至孝矣五十而慕【告子下】 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 踐其位行其禮奏其樂敬其所尊愛其所親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並中庸十九章】
  右據其事實而贊美之已下皆述聖賢之孝
  饒子曰舜之孝是充極一家者也武周之孝是放乎四海者也愚謂大孝至孝達孝不同以其不可名言謂之大孝無以復加謂之至孝天下稱之無異辭謂之達孝然至孝二字武周猶得而有之大孝二字獨以稱大舜也然則謂之大孝則至孝達孝有不必言者其輕重之等豈不可以槩見乎
  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廟饗之子孫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夀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篤焉故栽者培之傾者覆之詩曰嘉樂君子憲憲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中庸十七章】右即其效驗而贊美之
  愚謂得其位禄名夀是驗諸天瞽瞍底豫而天下化是驗諸人
  曾子養曾晳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晳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餘曰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謂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離婁上】 曾晳嗜羊棗而曾子不忍食羊棗公孫丑問曰膾炙與羊棗孰美孟子曰膾炙哉公孫丑曰然則曾子何為食膾炙而不食羊棗曰膾炙所同也羊棗所獨也諱名不諱姓姓所同也名所獨也【盡心下】
  右據其事實而追論之
  愚聞之先君子曰曾子之孝見於論孟者凡三章養曾晳見其順親志啓手足見其重遺體養志是生能致其養不食羊棗是没能盡其思
  孝哉閔子騫人不閒於其父母昆弟之言【先進】
  右即其孚於人者而稱之
  愚謂見稱於天下為武周之孝見稱於衆人為子騫之孝見稱於宗族為士之次者之孝德行有大小故其孚於人者有廣狹也
  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子張】
  右因其一節而稱之
  忠恕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右聖人忠恕
  愚聞之從兄文炳曰一貫忠恕體用而已矣曾子於此著明之而於大學尤推廣之修身以上所以體此忠也一之所以為體也齊家以下所以行此恕也貫之所以為用也此一貫忠恕為聖賢相傳之心法也
  忠恕違道不遠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中庸十三章】右學者忠恕
  恕
  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衛靈公】 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盡心上】
  右愛人之恕
  餘如孔子告子貢以能近取譬告仲弓以不欲勿施皆是此類此所謂恕以及人為主蓋曰如愛己之心以愛人也大學之絜矩亦當以愛人之恕言之
  君子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大學傳九章】
  右治人之恕
  愚案此所謂恕是治人以自治為主蓋曰如責己之心以責人也若中庸以人治人是治人以盡人道為主蓋以當人之道責其人也又如所求乎子臣弟友一節亦有諸己求諸人之意然大學則如責己之心以責人中庸則反以責人之心而責己此其所以不同者然推其旨意則皆恕之事也忠信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述而】 仁義忠信樂善不倦此天爵也【告子上】 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大學傳十章】
  右舉其全體而言
  餘如孔子之言主忠信孟子之言孝弟忠信皆是此類但主忠信以學言文行忠信以教言仁義忠信孝弟忠信及忠信得之皆兼德行言
  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學而】
  右主乎一事而言
  餘如夫子以言忠信告子張亦是此類但夫子是專主於言而言之曾子是分主言行而言之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公冶】
  聖
  惟天下至聖為能聰明睿知足以有臨也寛裕温柔足以有容也發強剛毅足以有執也齊莊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淵泉而時出之溥博如天淵泉如淵見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悦是以聲名洋溢乎中國施及蠻貊舟車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載日月所照霜露所隊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故曰配天【中庸三十一章】 昔者子貢問於孔子曰夫子聖矣乎孔子曰聖則吾不能我學不厭而教不倦也子貢曰學不厭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旣聖矣【公孫丑上】 大而化之之謂聖【盡心下】
  右以全體至極言【亦曰專言之者】
  饒子曰生知安行是性之之聖大而化之是反之之聖愚謂凡言資質德性與衆人異者此說性之之聖也自學力推之以至其極者此說反之之聖也孔子以性之之聖而加反之之功斯所以為聖之至與
  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則進亂則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進亂亦進伊尹也可以仕則仕可以止則止可以久則久可以速則速孔子也皆古聖人也吾未能有行焉乃所願則學孔子也【公孫丑上】 伯夷聖之清者也伊尹聖之任者也柳下惠聖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孔子之謂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金聲也者始條理也玉振之也者終條理也始條理者智之事也終條理者聖之事也智譬則巧也聖譬則力也由射於百步之外也其至爾力也其中非爾力也【萬章下】
  右以德行造極言
  愚案孔子之聖以全體言三子之聖以一節言又案孟子之贊孔子自其知行兼備而言故合智聖而為聖子貢之贊孔子自其體用兼備而言故合智仁而為聖
  聖人百世之師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聞柳下惠之風者薄夫敦鄙夫寛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者莫不興起也非聖人而能若是乎而况於親炙之者乎【盡心下】
  右以一偏造極言【亦曰偏言之者】
  餘如大學彦聖之聖亦以德之一端言猶智仁聖義忠和之為六德也
  四書通旨卷二
<經部,四書類,四書通旨>
  欽定四庫全書
  四書通旨卷三     元 朱公遷 撰氣
  敢問何謂浩然之氣曰難言也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行有不慊於心則餒矣我故曰告子未嘗知義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無若宋人然宋人有閔其苗之不長而揠之者芒芒然歸謂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長矣其子趨而往視之苗則槁矣天下之不助苗長者寡矣以為無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長者揠苗者也非徒無益而又害之【公孫丑上】
  右理義之氣
  餘如平旦夜氣亦理義之氣也但夜旦之氣甚微浩然之氣盛大至大至剛乃浩然之氣之體段配義與道乃浩然之氣之功用若平旦夜氣只是指其清明虛静之境界氣象而言蓋浩然之氣盛大故足以配道義夜氣虛静故足以存良心旦氣清明故足以驗夫仁義之心也斯義也友人劉晉昭相與辨之
  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鬬及其老也血氣旣衰戒之在得【季氏】孟施舍之守氣又不如曾子之守約也【公孫丑上】
  右血氣之氣
  又如告子言不得於心勿求於氣告子之勿求者只是血氣之氣孟子引來反覆說到浩然之氣乃是理義之氣
  氣質
  剛毅木訥近仁【子路】
  右以質之美者言之
  餘如善人有恒者皆是也然此亦是質之偏者但於偏之中得其美者焉視偏於惡者為不同也若論其至極則惟聦明睿知生知安行者足以當之
  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泰伯】右以質之惡者言之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先進】
  右自其質之所偏而言之
  餘如狂簡狷者皆是也
  惟上知與下愚不移【陽貨】 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過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賢者過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中庸四章】
  右專以氣質不同而言之
  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陽貨】
  右以氣質兼乎習俗而言之
  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季氏】 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 雖愚必明雖柔必強【並中庸二十章】
  右因氣質不同主乎學力而言也
  愚案言困而不學民斯為下者使學者知所戒言必明必強知之成功而一者使學者知所勉才【附才德】
  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泰伯】右兼氣質言
  愚謂此與才難之才及才養不才敎育英材成德達財因材篤焉為一類由其氣質有不同是以才亦有不同也 又案凡以才德相對則所謂才者皆兼氣質言之才之美與驥不稱其力皆是才之美者才為輕而德為重也其為人也小有才是才之劣者有才無德所以取禍也此皆聖賢垂教之意也
  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 或相倍蓰而無筭者不能盡其才者也 非天之降才爾殊也 人見其禽獸也而以為未嘗有才焉者此豈人之情也哉【並告子上】
  右專以理言
  鬼神【附神】
  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詩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顯誠之不可揜如此夫【中庸十六章】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先進】 敬鬼神而遠之【雍也】質諸鬼神而無疑知天也【中庸二十九章】 非其鬼而祭之
  諂也【為政】 子不語怪力亂神【述而】
  右自造化而言
  愚謂自造化而言是專言之也主乎祭祀而言是偏言之也於二氣良能之中我祭其氣之與我相接者則理之正也鬼神為德質諸鬼神怪力亂神皆汎以造化之鬼神言齊明盛服以下及敬鬼神事鬼神非其鬼而祭之皆特舉其祭祀之鬼神言也又祭祀之可格者是鬼神之靈質之而無疑者是鬼神之理夫子之不語者是鬼神之妙
  故至誠如神【中庸二十四章】
  右自人心而言
  愚案至誠如神是鬼神之神若所存者神聖不可測之謂神則是神妙之神聖不可測是專言其德行所存者神是兼言其德業
  禮樂
  文之以禮樂【憲問】 立於禮成於樂【泰伯】
  右因論為學兼本與文而言之
  愚謂文之一字是用功處立字成字是成功處
  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陽貨】 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八佾】
  右因論其文反推其本而言之
  愚案一為強僭者言故以仁為禮樂之本一為文勝之敝而言故以敬與和為禮樂之本
  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先進】
  右因論其文矯其偏勝而言之
  愚案夫子一言從先進一言吾從周蓋先進禮樂即成周郁郁之文也
  樂
  樂之實樂斯二者樂則生矣生則惡可已也惡可已則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離婁上】
  右自人心主乎一事而言之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八佾】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述而】
  右自樂之中兼聲容情實而言之
  愚案盡美言其文盡善言其本集註於聞韶之下言有以極其情文之備情則其盡善者文則其盡美者也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以成【八佾】 師摰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泰伯】 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子罕】
  右自樂之中專主聲音而言之
  愚案前一章言正樂之道後二章見聖人正樂之功
  今王鼔樂於此百姓聞王鐘鼓之聲管籥之音舉疾首蹙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鼔樂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疾首蹙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無他不與民同樂也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鐘鼓之聲管籥之音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鼓樂也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他與民同樂也【梁惠王下】
  右因人君好樂專主人和而言之
  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並八佾】右因人臣僭樂專以等殺而言之
  禮制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為政】
  右自其因革可推者而言之
  夏禮吾能言之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八佾】 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烖及其身者也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雖有其位苟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苟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子曰吾說夏禮杞不足徵也吾學殷禮有宋存焉吾學周禮今用之吾從周【中庸二十八章】 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過矣乎上焉者雖善無徵無徵不信不信民弗從下焉者雖善不尊不尊不信不信民弗從故君子之道本諸身徵諸庶民考諸三王而不謬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質諸鬼神而無疑知天也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知人也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遠之則有望近之則不厭詩曰在彼無惡在此無射庶幾夙夜以永終譽君子未有不如此而蚤有譽於天下者也【中庸二十九章】
  右自其損益不常者而言之
  愚案中庸二章前章為在下位者言之故重在位後章為在上位者言之故重在德有德有位斯可用損益之權矣 又案論語言宋不足徵中庸言有宋存焉先儒之意以謂自二代之禮言之則杞宋皆不足徵自杞宋二國言之則杞比於宋尤不足徵是也愚竊謂以二代之禮言之則杞宋皆可歎已對時王之禮言之則夫子殷人也不忍言宋之不足徵也故夏禮曰說殷禮周禮皆曰學而幸其有宋存焉然雖有僅存而非當世之法也故又曰吾學周禮今用之吾從周親親而尊尊有哀傷不滿之意焉 又如孟子以貢助徹告滕文公以班爵禄荅北宫錡亦皆制度之損益不常者可言其略而不可言其詳也然北宫錡但欲聞其制而已故特誦其所聞如此文公則欲見諸施行故即其所聞而復以意推廣之蓋其荅北宫錡者即夫子文獻不足之歎也其所以告文公君臣者即夫子告顔淵以為邦之道也聖賢所言之意有相類者若此
  顔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衛靈公】
  右自其可以通乎萬世者而言之
  權
  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子罕】
  右汎以稱物之權言之
  愚案此章所言之權義兼小大大而處人倫之變小而適事變之宜皆在其中矣若孟子言執中無權又言權然後知輕重則各因一事而言之只是於常道之中用權以適其宜而已此則直謂之義可也 餘如君子時中時措之宜皆與權字異名而同義
  嫂溺援之以手者權也【離婁上】
  右專以處變之權言之
  愚謂此於常道不可行之時然後用權以通之如湯武之放伐伊尹之放廢周公之誅管叔大舜之不告而娶是皆權之大者異乎經而不離乎經也不可常者也淳于髠欲論出處乃以嫂溺援手而為喻是豈切當之論乎
  廢中權【微子】
  右即其一事而稱之
  人
  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雍也】
  右以理言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公孫丑上】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離婁下】
  右以心言
  愚謂人之所同然者此心也人與物之所以不同者亦此心也知其無不同則當擴之以滿其本然之量知其有不同則當存之以全其所受之正此皆示人以用功之要也 又前章兼性情言後章專以性言
  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别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滕文公上】
  右以道言
  愚謂指其異於禽獸者明君子當全天命之性以自别於禽獸也憂其近於禽獸者見聖人必明修道之教以别人於禽獸也言人之生也直則欲人因其生理而順之言無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則非人則欲人因其本心而擴充之皆恐人之不能盡人道也
  人品
  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季氏】
  右兼德行事業而言
  有事君人者事是君則為容悅者也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為悦者也有天民者達可行於天下而後行之者也有大人者正已而物正者也【盡心上】
  右兼心志德業而言
  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矣【述而】 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季氏】 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中庸二十章】 樂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謂善何謂信曰可欲之謂善有諸已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樂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盡心下】右兼資質學力而言
  道統
  由堯舜至於湯五百有餘歲若禹臯陶則見而知之若湯則聞而知之由湯至於文王五百有餘歲若伊尹萊朱則見而知之若文王則聞而知之由文王至於孔子五百有餘歲若太公望散宜生則見而知之若孔子則聞而知之由孔子而來至於今百有餘歲去聖人之世若此其未遠也近聖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無有乎爾則亦無有乎爾【盡心下】 仲尼祖述堯舜憲章文武【中庸三十章】 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子張】 子畏於匡曰文王旣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子何【子罕】 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小人之澤五世而斬予未得為孔子徒也予私淑諸人也【離婁下】
  右道學相傳之統
  愚謂聖賢或正言以叙道統之所得或因言而見道統之所在或直以為任或謙不敢當語不無少異也其在孔門則克已復禮之功吾道一貫之旨乃其正言者若喟然之歎三省之學如愚之氣象皆因言而可見者也 又竊論之孔子之道有自來矣然子思則兼堯舜文武言子貢則專以文武言孟子又專以文王言孔子亦自言文王旣沒文不在兹乎蓋道一而已前而堯舜之道亦文王之道也下而武王之道亦文王之道也近舉文王而堯舜之道在其中上舉文王而武王之道在其中不必疑其言之異也 又見堯舜禹湯文武周公類
  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賚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謹權量審法度修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絶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所重民食喪祭寛則得衆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堯曰】
  右治道相傳之統
  餘如孔子告顔子以四代禮樂告子張以尊美屏惡之類及子貢稱夫子之得邦家者中庸哀公問政章大學治國平天下章孟子所論王道諸章皆可以見治統之相傳者如此蓋設施之當其可者即聖人授受之中也
  堯舜禹湯文武周公
  堯舜性之也湯武身之也【盡心上】 克舜性者也湯武反之也【盡心下】
  右以德性言
  愚案身之兼用功而言反之舉成功而言惟其能身之所以能反之也 又見性類
  舜之居深山之中與木石居與鹿豕遊其所以異於深山之野人者幾希及其聞一善言見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禦也【盡心上】 禹聞善言則拜大舜有大焉善與人同舍已從人樂取於人以為善自耕稼陶漁以至為帝無非取於人者取諸人以為善是與人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公孫丑上】
  右以德行言【亦曰聖人樂善之誠】
  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惟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泰伯】右兼德業言
  愚案主乎君道而言者凡四章此章及舜大知無為而治禹無間然皆以贊其為君之道若堯舜猶病及文王視民如傷則所以形容其愛人之心
  舜生於諸馮遷於負夏卒於鳴條東夷之人也文王生於岐周卒於畢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餘里世之相後也千有餘歲得志行乎中國若合符節先聖後聖其揆一也【離婁下】
  右以道統言
  愚案論語末篇之首章孟子末篇之末章皆是此意但彼則主乎道統而言故歷述其相傳之緒此則主乎聖人而言故舉其相去之最遠者以為例見其無不同也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大學傳三章】
  右以學業言
  餘如堯舜之執中舜之好問察言明物察倫由仁義行樂取諸人若决江河而莫禦禹拜善言惡旨酒湯執中湯武身之反之文王望道而未之見周公仰而思之夜以繼日凡若此類固皆以聖人德行事實而言其實可見聖人學業之盛也
  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驅猛獸而百姓寜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滕文公下】
  右以事功言
  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廟饗之子孫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夀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篤焉故栽者培之傾者覆之詩曰嘉樂君子憲憲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中庸十七章】右以德行效驗言
  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已正南面而已矣【衛靈公】
  右以臨民氣象言
  舜其大知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隱惡而揚善執其兩端用其中於民其斯以為舜乎【中庸六章】 舜之飯糗茹草也若將終身焉及其為天子也被袗衣鼔琴二女果若固有之【盡心下】 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泰伯】 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泰伯】禹惡旨酒而好善言湯執中立賢無方文王視民如
  傷望道而未之見武王不泄邇不忘遠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其有不合者仰而思之夜以繼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離婁下】
  右兼德行事實而言
  餘如孟子論舜所以事親者所以處人倫之變者亦即其事實言之而德行因可見也見孝弟及人倫類
  孔子
  子絶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
  右以心言
  顔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旣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子罕】 叔孫武叔毁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絶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子張】右以道言
  愚案顔子贊其道之妙言其不易學者如此子貢贊其道之高言其不可毁者如此
  學不厭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旣聖矣【公孫丑上】右以德言
  江漢以濯之秋陽以暴之皜皜乎不可尚已【滕文公上】 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宫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子張】
  右兼道德言
  仲尼不為已甚者【離婁下】
  右以德行言
  愚案孟子言仲尼不為已甚孔子自言君子依乎中庸二說互相也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子張】
  右以功用言
  以子觀於夫子賢於堯舜遠矣【公孫丑上】 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懼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滕文公下】
  右以事功言
  愚謂繼往聖開來學則其功賢於堯舜撥亂世而反諸正則其功著於春秋宰我舉其統體言孟子即其一事言
  見其禮而知其政聞其樂而知其德由百世之後等百世之王莫之能違也自生民以來未有夫子也【公孫丑上】右以禮樂言
  豈惟民哉麒麟之於走獸鳳凰之於飛鳥泰山之於丘垤河海之於行潦類也聖人之於民亦類也出於其類拔乎其萃自生民以來未有盛於孔子也【公孫丑上】
  右兼資質德行言
  仲尼祖述堯舜憲章文武上律天時下襲水土辟如天地之無不持載無不覆幬辟如四時之錯行如日月之代明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為大也【中庸三十章】 孔子之謂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金聲也者始條理也玉振之也者終條理也始條理者智之事也終條理者聖之事也智譬則巧也聖譬則力也由射於百步之外也其至爾力也其中非爾力也【萬章下】
  右兼德行學業言
  子之所慎齊戰疾 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並述而】右兼德行事實言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述而】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子罕】 子不語怪力亂神【述而】
  右以言辭言
  子温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述而】 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温聽其言也厲【子張】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述而】 寢不尸居不容【鄉黨】 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温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學而】
  右氣象見於容貌之間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公冶】 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八佾】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述而】
  右氣象見於言辭之間
  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子於是日哭則不歌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並述而】 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子罕】 孔子於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廷便便言唯謹爾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誾如也 食不語寢不言雖疏食菜羮瓜祭必齊如也席不正不坐鄉人飲酒杖者出斯出矣鄉人儺朝服而立於阼階 見齊衰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有盛饌必變色而作迅雷風烈必變 升車必正立執綏車中不内顧不疾言不親指【並鄉黨】 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衛靈公】
  右氣象見於應物之際
  愚案此有哀矜閔恤之仁有節文委曲之禮所謂充積極其盛見當其可也
  君在踧踖如也與與如也 君召使擯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與立左右手衣前後襜如也趨進翼如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顔色怡怡如也没階趨翼如也復其位踧踖如也 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縮縮如有循享禮有容色私覿愉愉如也 君賜食必正席先嘗之君賜腥必熟而薦之君賜生必畜之侍食於君君祭先飯疾君視之東首加朝服拖紳【並鄉黨】
  右氣象見於事君之際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
  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並述而】 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並子罕】 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憲問】右自謙之辭
  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為政】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公冶】 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德之不脩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並述而】
  右謙已誨人之辭
  孔門弟子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先進】
  右以質言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曰然則師愈與子曰過猶不及【先進】
  右兼才學言
  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雍也】子夏子游子張皆有聖人之一體冉牛閔子顔淵則具體而微【公孫丑上】
  右以德行言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公冶】
  右兼才德言
  囘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先進】右兼學問心志言 已上皆評論之辭
  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公冶】 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於從政乎何有曰賜也可使從政也與曰賜也達於從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雍也】
  右以才言
  吾與囘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囘也不愚【為政】 語之而不惰者其囘也與【子罕】 囘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無所不說【先進】 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泰伯】 囘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中庸八章】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惟恐有聞【公冶】 由之瑟奚為於丘之門門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先進】 子路人告之以有過則喜【公孫丑上】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公冶】 南容三復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先進】
  右以學言
  餘如夫子許商賜可與言詩亦是此類
  女與囘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囘囘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公冶】 從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也德行顔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先進】宰我子貢善為說辭冉牛閔子顔淵善言德行【公孫丑上】右兼才學言
  犂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雍也】 孝哉閔子騫人不閒於其父母昆弟之言【先進】 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顔淵】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並公冶】
  右以德行言
  餘如雍也可使南面又以德量言與此類大同小異
  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雍也】
  右以操履言
  賢哉囘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囘也不改其樂賢哉囘也【雍也】 衣敝緼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子罕】
  右兼德行心志言 已上皆稱之之辭
  餘如閔子騫之言必有中南宫适之君子尚德哉若人亦皆夫子稱之之辭也 已上稱許之辭凡二十四章其為夫子之言者十有六但由之瑟一章是先儆之而又稱贊之衣敝緼袍一章是先稱之而又儆教之此聖人之善教也
  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 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並子張】
  右以德行言 已上皆貶之之辭
  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顔囘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雍也】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顔囘者好學
  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先進】 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子罕】
  右以學言 已上皆傷歎之辭
  餘如顔淵之死伯牛之疾夫子皆有傷歎之辭然於顔淵則歸之於天於伯牛則歸之於命莫之為而為莫之致而致蓋亦末如之何也已 又有聖人責之之辭見於論語者凡十章如子路使門人為臣求也為季氏聚歛冉有季路欲佐季氏伐顓臾此是因其行事之失而責之宰我之問喪樊遲之問稼圃則因其請問之失而責之宰我言使民戰栗子路言有是哉子之迂則因其言辭之失而責之至於子貢方人而疎於自治冉求之畫宰予之晝寢而甘於自棄亦皆有責之之辭蓋聖人欲人有過則改之責之之深者所以為愛之之至也
  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先進】
  右以氣象言
  餘如不違如愚是顔子之氣象堂堂乎張也是子張之氣象與此類同皆氣象見於容貌之間者也又案顔淵季路侍一章見二子之氣象見於言
  辭之間者如此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侍坐一章見四子氣象見於言辭之間者如此然浴沂詠歸有高明廣大之氣象朋友共敝有勇知方有敦厚質實之氣象顔淵之氣象則近於孔子之自然冉有公西華之氣象則亞於子路之篤實者也子思
  昔者魯繆公無人乎子思之側則不能安子思【公孫丑下】子思居於衛有齊宼或曰宼至盍去諸子思曰如伋去君誰與守【離婁下】
  右聖賢去就之義
  繆公之於子思也亟問亟餽鼎肉子思不悦於卒也摽使者出諸大門之外北面稽首再拜而不受曰今而後知君之犬馬畜伋蓋自是臺無餽也 繆公亟見於子思曰古千乘之國以友士何如子思不悦曰古之人有言曰事之云乎豈曰友之云乎【並萬章】
  右聖賢交際之道
  愚謂於衛見子思盡人臣之道於魯見子思居賓師之道大扺子思為人方正而嚴毅上可以見曾子之傳下可以見孟子之所傳
  孟子
  予未得為孔子徒也予私淑諸人也【離婁下】
  右以道統自任
  愚案無有乎爾之云亦是此類雖為自謙之辭實則自任之意也
  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公孫丑上】
  右以聖學自任
  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以承三聖者豈好辨哉予不得已也【滕文公下】
  右以闢異端自任
  夫子當路於齊管仲晏子之功可復許乎孟子曰子誠齊人也知管仲晏子而已矣或問乎曾西曰吾子與子路孰賢曾西蹵然曰吾先子之所畏也曰然則吾子與管仲孰賢曾西艴然不悦曰爾何曾比予於管仲管仲得君如彼其專也行乎國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爾何曾比予於是曰管仲以其君霸晏子以其君顯管仲晏子猶不足為與曰以齊王由反手也【公孫丑上】右以行王道自任
  愚案所謂四十不動心者亦是此意但此則知時識勢見孟子之智彼則勝重任大見孟子之勇又案孟子每多自任之辭如教亦多術及引而不是以教人之道自任我非堯舜之道不敢陳於王前是以格君之道自任當今之世舍我其誰是以平治天下之道自任至論孔門弟子則曰姑舍是述道統則不及曾子子思論夷惠伊尹則曰願學孔子皆可見其以聖人之道自任處
  古今人物
  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公冶】 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八佾】右以量言
  愚謂一為清者之量一為霸者之量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憲問】右以學言
  愚謂使者以願學之心稱伯玉可謂知賢者矣若公明賈以時然後言以下三者稱文子則是以德行之美贊之不幾過其實乎故夫子一信一疑之
  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述而】 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微子】 三子者不同道其趨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告子下】 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衛靈公】 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公冶】 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子張】
  右以德行言
  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憲問】 盆成括仕於齊孟子曰死矣盆成括盆成括見殺門人問曰夫子何以知其將見殺曰其為人也小有才未聞君子之大道也則足以殺其軀而已矣【盡心下】
  右以才德言
  愚謂孟公綽優於德而短於才盆成括有其才而無其德也
  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袵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並憲問】 管仲得君如彼其專也行乎國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公孫丑上】
  右以事功言
  愚謂孔子志在尊王室故稱管仲之功孟子志在行王道故卑管仲之功 又子路子貢不知管仲有及人之功故孔子稱之公孫丑又但知有管晏而不知王道之大故孟子貶之
  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盡心上】
  右以操守言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已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並公冶】 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雍也】 子謂衛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子路】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憲問】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公冶】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衛靈公】 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憲問】 子產聽鄭國之政以其乘輿濟人於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為政歲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民未病涉也君子平其政行辟人可也焉得人人而濟之故為政者每人而悦之日亦不足矣【離婁下】 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棁何如其知也 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愠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並公冶】 陳仲子豈不誠廉士哉居於陵三日不食耳無聞目無見也井上有李螬食實者過半矣匍匐往將食之三咽然後耳有聞目有見孟子曰於齊國之士吾必以仲子為巨擘焉雖然仲子惡能廉充仲子之操則蚓而後可者也夫蚓上食槁壤下飲黄泉仲子所居之室伯夷之所築與抑亦盜跖之所築與所食之粟伯夷之所樹與抑亦盜跖之所樹與是未可知也曰是何傷哉彼身織屨妻辟纑以易之也曰仲子齊之世家也兄戴蓋禄萬鍾以兄之禄為不義之禄而不食也以兄之室為不義之室而不居也辟兄離母處於於陵他日歸則有饋其兄生䳘者已頻顣曰惡用是鶃鶃者為哉他日其母殺是䳘也與之食之其兄自外至曰是鶃鶃之肉也出而哇之以母則不食以妻則食之以兄之室則弗居以於陵則居之是尚為能充其類也乎若仲子者蚓而後充其操者也【滕文公下】仲子不義與之齊國而弗受人皆信之是舍簞食豆羮之義也人莫大焉亡親戚君臣上下以其小者信其大者奚可哉【盡心上】
  右以事言
  浩生不害問曰樂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謂善何謂信曰可欲之謂善有諸已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樂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盡心下】
  右以人品言
  逸民伯夷叔齊虞仲夷逸朱張柳下惠少連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與謂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謂虞仲夷逸隱居放言身中清廢中權【微子】
  右兼德行志節言
  愚謂泰伯仲雍俱是以天下讓而夫子稱之有輕重不同蓋泰伯乃太王長子確然當有國者而見幾明决用意忠厚當其挾仲雍俱逃之時仲雍未必能及此只從其兄所為耳况仲不去太王亦豈舍季歷乎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没齒無怨言【憲問】
  右兼人品事實言
  愚案聖賢論人有不同者同一子產也舉其重而言曰惠人數其事而稱之曰養民也惠即其乘輿濟人之事而言之曰惠而不知為政同一伯夷也孔子以統體言而曰賢孟子以一偏言而曰聖同一夷惠也以一事言之曰聖人百世之師以一德名之曰聖之清聖之和以一偏之敝言之曰伯夷隘柳下惠不恭
  大人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 非禮之禮非義之義大人弗為【並離婁下】 惟大人為能格君心之非【離婁上】 有大人者正已而物正者也【盡心上】
  右以德言為聖人之稱
  愚案格君心之非正已而物正專主為人臣者而言其餘則通乎上下而言
  鈞是人也或為大人或為小人何也孟子曰從其大體為大人從其小體為小人曰鈞是人也或從其大體或從其小體何也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奪也此為大人而已矣【告子上】
  右以德言為聖人君子通稱
  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堂高數仞榱題數尺我得志弗為也食前方丈侍妾數百人我得志弗為也般樂飲酒驅騁田獵後車千乘我得志弗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盡心下】右以勢位言
  畏大人【季氏】 居仁由義大人之事備矣【盡心上】
  右兼德位言
  君子
  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已者過則勿憚改 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並學而】 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雍也】 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聦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季氏】 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中庸二十七章】
  右以德言為學者之稱【亦曰以學言】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學而】 君子不器【為政】 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里仁】 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已知也 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君子矜而不爭羣而不黨 君子貞而不諒【並衛靈公】右以德言為成德之稱正言之也
  子路問君子子曰脩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已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已以安百姓脩已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憲問】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為政】 君子不憂不懼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矣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憂何懼【顔淵】
  右以德言徹上徹下之道因其人而言之也
  夫君子所過者化所存者神上下與天地同流豈曰小補之哉 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 廣土衆民君子欲之所樂不存焉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樂之所性不存焉君子所性雖大行不加焉雖窮居不損焉分定故也君子所性仁義禮智根於心其生色也睟然見於面盎於背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並盡心上】 君子依乎中庸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唯聖者能之【中庸十一章】 君子篤恭而天下平【中庸末章】右以德言為聖人之稱
  愚案四書所言君子甚多其等第不一今略取其的然有所指者以為例餘不能悉舉者可以類推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泰伯】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堯曰】 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大學傳十章】
  右以位言
  愚謂以位言者必有其德而後稱其位故聖賢凡以君子為為人上者之稱必言所以為人上者之道微意可見也
  侍於君子有三愆【季氏】
  右兼德位言
  士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泰伯】 王子墊問曰士何事孟子曰尚志曰何謂尚志曰仁義而已矣殺一無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義也居惡在仁是也路惡在義是也居仁由義大人之事備矣【盡心上】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衛靈公】 待文王而後興者凡民也若夫豪傑之士雖無文王猶興【盡心上】 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子張】 古之賢王好善而忘勢古之賢士何獨不然樂其道而忌人之勢故王公不致敬盡禮則不得亟見之見且猶不得亟而况得而臣之乎 故士窮不失義達不離道窮不失義故士得已焉達不離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澤加於民不得志脩身見於世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並盡心上】 士志於道而耻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里仁】 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憲問】
  右以人品言正言之也
  愚案任重道遠以學力言居仁由義以趨向言雖無文王猶興以才智言殺身成仁忘人之勢以操守言見危致命以下兼有學有守言窮不失義達不離道則兼有守有為而言若士而懷居及耻惡衣惡食亦以志趣而言之此則為士者之戒也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已有耻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並子路】
  右以人品言因其人而言之也
  愚案夫子之告子貢者是兼才能德行而言所謂因其材而篤之也其告子路者是專主人倫而言所謂因其失而救之也
  上士一位中士一位下士一位 上士倍中士中士倍下士【並萬章下】
  右以爵禄言
  餘如無罪而殺士亦是專指在位者言之與此類同
  善人【附有恒者】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迹亦不入於室【先進】 浩生不害問曰樂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謂善何謂信曰可欲之謂善有諸已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樂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盡心下】 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矣【述而】 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子路】
  右自其資質而言
  愚謂自賦質而言善人生質雖美然必學而後可以入道也自進德而言善人有恒者皆有入道之資此其所以為可取也 又案人而無恒一章言凡人皆不可以無恒亡而為有一節言欲學聖人者尤不可以無恒
  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也 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並子路】
  右自其設施而言
  愚謂論其人則皆以資質言也論其事則此以設施言也
  狂狷
  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枉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子路】 萬章問曰孔子在陳曰盍歸乎來吾黨之士狂簡進取不忘其初孔子在陳何思魯之狂士孟子曰孔子不得中道而與之必也狂獧乎狂者進取獧者有所不為也孔子豈不欲中道哉不可必得故思其次也敢問何如斯可謂狂矣曰如琴張曾晳牧皮者孔子之所謂狂矣何以謂之狂也曰其志嘐嘐然曰古之人古之人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狂者又不可得欲得不屑不潔之士而與之是獧也是又其次也【盡心下】
  右自其志節而言之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公冶】
  右指其所習而言之
  鄉原
  鄉原德之賊也【陽貨】
  右正其罪而言之
  過我門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鄉原乎鄉原德之賊也曰何如斯可謂之鄉原矣曰何以是嘐嘐也言不顧行行不顧言則曰古之人古之人行何為踽踽涼涼生斯世也為斯世也善斯可矣閹然媚於世也者是鄉原也萬章曰一鄉皆稱原人焉無所往而不為原人孔子以為德之賊何哉曰非之無舉也刺之無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汙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衆皆悦之自以為是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故曰德之賊也孔子曰惡似而非者惡莠恐其亂苗也惡佞恐其亂義也惡利口恐其亂信也惡鄭聲恐其亂樂也惡紫恐其亂朱也惡鄉原恐其亂德也君子反經而已矣經正則庶民興庶民興斯無邪慝矣【盡心下】
  右極其情狀而言之
  君子小人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為政】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並子路】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里仁】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述而】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顔淵】 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子路】 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並憲問】 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里仁】 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
  知也【並衛靈公】 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季氏】 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衛靈公】 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中庸二章】 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中庸十四章】 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中庸末章】
  右以德言
  饒子曰所謂小人有數樣硜硜小人以其器量之淺狹也樊須小人以其所務者小也無為小人儒以其所業雖正而用心則私也至以小人與君子對言者則指其心術渾然不好底為小人宜與君子每每相反也愚謂以君子小人對言之正以明其德行心術之不同均可謂之以德言者蓋德有凶有吉也
  女為君子儒毋為小人儒【雍也】
  右以學言
  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顔淵】 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並陽貨】 君子犯義小人犯刑【離婁上】 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大學傳三章】
  右以位言
  四書通旨卷三
<經部,四書類,四書通旨>
  欽定四庫全書
  四書通旨卷四     元 朱公遷 撰教
  脩道之謂教【中庸一章】 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長也慈者所以使衆也【大學傳九章】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
  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 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别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並滕文公上】
  右自立教之本而言之 已上皆主君道而言愚謂脩道謂教兼以政言教以人倫專以教言脩道者教之綱也五品者教之目也孟子專言教之之道大學主言感化之機 又見治道類
  有教無類【衛靈公】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述而】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子罕】 互鄊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已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述而】 孟子之滕館於上宫有業屨於牖上館人求之弗得或問之曰若是乎從者之廖也曰子以是為竊屨來與曰殆非也夫子之設科也往者不追來者不拒苟以是心至斯受之而已矣【盡心下】
  右自設教之心而言之 已下皆主師道而言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述而】 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子罕】


国学迷 奇女子赵敏为何会喜欢上一本正经的张无忌 王莽改制激怒了谁:地主出身的起义军首领占71% 赵充国传 赵充国屯田作战的方法有什么好处? 金字塔内部暗含能量 保护法老千年肉身不腐 荷花仙子卫子夫为何惨遭无妄之灾? 朱元璋费尽心机,反误接班人性命 冯太后与孝庄太后究竟谁更伟大? 三国贾诩“跳槽”经验多 忠诚度从未受到怀疑 解析冯云山为何能被称为太平天国的完人 皇帝圈里的段子手阳光宅男雍正帝趣事 历史上真实的丘处机:收到成吉思汗信即万里朝见 古代巡视制度 秦始皇统一后五次巡行 慕容垂为光复燕国都经历过哪些战争?结局怎样 究竟谁是弘历的生母? 为何其生母成为谜题? 秦惠文王的老婆秦宣太后:第一个垂帘听政的女人 如何划分中国的古代史和近代史以及现代史? 雍正皇帝15位兄弟的生死之谜:雍正弑兄杀弟了吗 五胡十六国苻崇有多少的兄弟 苻崇的兄弟都有谁 古代多有“廉妻良母” 鞭策规劝为官家人公正廉洁 成吉思汗横扫亚洲为何不攻打印度 欧阳修为何向皇帝推荐自己的政敌做宰相? 好色唐玄宗痴迷杨玉环,就算儿媳妇也要占! 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是怎样的人?如何评价慕容复 解密:掌握魏蜀吴三国军政命脉的诸葛家族 诸葛亮的老婆其实是绝世美人 但是平胸屁股小 史上离奇悬案:中外军队整团整师几次神秘大失踪! 诸葛亮的法术:诸葛亮真有七星续命之术吗? 忽必烈最看重的一位南宋大臣是谁? 赵一曼烈士牺牲前曾留遗书:21年后才被人发现 宇文觉简介 北周奠基者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生平 神医华佗之谜:或为后人虚构并不存在? 历史上“千金小姐”的由来:浣纱女因为爱投江 商纣王是百战百胜天才军事家 失败因没有杀掉战俘 乾隆肃贪为何却极度宠信首贪和珅? 黄侃的孝母情:丧母后吐血 写梦谒母坟图题记 三国历史上刘备既然深得民心为何还会败于曹操? 揭秘卫青与平阳公主不为人知的真实关系 鲜为人知的铁道游击队:平汉铁路的“毛猴子” 艳妓貂蝉结局之谜 吕布死后貂蝉是谁的老婆? 科学家通过谷歌地球发现两处“隐形金字塔” 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两宋联金灭辽和联蒙灭金 揭秘史前鸟类进化出翅膀或只为了取暖 和珅之谜:为何都知道他是贪官而乾隆一直重用? 曹操不信任司马懿为何不杀司马懿呢? 吕后在世时为什么不铲除刘章这个潜在祸根呢? 末代皇帝溥仪为何一度认为自己是头号汉奸? 大多数人所知道的明朝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明朝 白起的妻子是谁 白起真的杀了自己的夫人吗 揭秘:朱元璋为何如此痛恨蒲氏家族? 历史奇闻!一代好色宰相为何竟怕老母鸡? 六朝时期铜钱轻薄如叶 老百姓“以物换物” 固伦温宪公主简介 固伦温宪公主是怎么死的? 陕甘宁抗日根据地:红军长征后革命的大本营 铁血强权:揭秘朱元璋打老虎的三部曲 顺治的佛缘:为什么后世认为顺治出家当了和尚? 他打败了周朝天子 成为春秋实至名归的霸主 一百五十年的乱局:两晋十五帝皇帝列表及简介 白居易《李卢二中丞各创山居俱夸胜绝然去城稍远》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诸葛亮身世之谜:卧龙诸葛亮为何隐居于襄阳? 祝融夫人是孟获妻子吗 祝融夫人怎么死的 北洋政府里为何多“日本师爷”? 未解之谜:清代宫廷里真的有“满汉全席”吗? 揭秘清朝大臣跪拜皇帝时为何把袖子放下来? 庞统和诸葛亮什么关系 他们俩带有亲戚关系 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女神有哪些?传说中的女神仙 吕贤基是文臣带着李鸿章打仗最后死在太平军之手 项燕简介 项羽的爷爷项燕也是自杀身亡的吗? 孟良崮战役背景 孟良崮战役意义 王勃《铜雀妓二首》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曹操有25个儿子为什么还是被司马懿篡权? 清朝为什么会“稀里糊涂”就被卷入了缅甸内战 《西游记》中最特别的女妖:只侧面出现过一次 邓禹怎么死的 邓禹死后葬于哪里? 红楼梦里的女人为何有天壤之别?那个女子最厉害 历史上郑和真的发现美洲了吗? 汉高祖刘邦的庶长子齐王刘肥的结局是什么? 岳飞师傅周侗简介 历史上周侗的徒弟有几个? 让辽军惧怕的杨六郎为何得不到升迁 一代枭雄曹操为什么评价司马懿是个大奸臣 洪秀全的"人间天国":百姓隔离男女 王公一人多 皇太极为什么不杀多尔衮?全因一个女人孝烈武皇后 墙倒众人推:元顺帝曾在大明建立前夕差点死在自己人刀下 唐代宗最爱独孤氏 竟将她遗体留在身边三年 满清男子为何留辫子?满清留辫子的政治作用 解密:宋江为什么宁可去坐牢也不愿上水泊梁山? 故宫文物靠何保护措施在唐山地震中安然无恙? 小吃“油炸桧”的由来 竟是因为千古罪人秦桧夫妇 明朝内阁大臣左光斗具体是一个怎样的人 揭秘:沙漠绿洲发掘出“睁眼”女性木乃伊 李白悲剧婚姻:被老婆骂一辈子都没出息 揭秘:秦淮名妓柳如是因何嫁给了结过婚的大叔 民国黑帮老大搞选美:美女们穿泳装震惊大上海 神话时代的不周山神战:从两虎相争到三足鼎立 此人在秦国无限尊荣 为何却走上合纵抗秦之路 揭秘高丽蒙古战争:一场持续了42年的战争 玛雅水晶头骨传言是真是假?有神奇的力量? 武则天乾陵地宫坚固无比数遭挖掘而未开 咸丰皇帝:让慈禧晚年常常为其痛哭落泪的人 汉武帝时期的和亲公主 再嫁国王孙子生女儿 宋代的教头是做什么的?水浒中的梁山四教头是谁 陳序賔[黌舉]先生百齡追慶徵言 寄樗齋客窗續筆 丹鉛總錄二十七卷 王荆文公詩五十卷補遺一卷 疑年錄四卷 杜詩鏡銓二十卷文集注解二卷 尚書古文疏證辨正 水道提綱二十八卷 戎政芻言 四書集注十九卷 老子臆注二卷 豐韻情書情詞情詩六卷 四書正解二十卷 松峯說疫七卷 掛月山莊詩鈔二卷 江都陳氏叢書 檀几叢書 京津拳匪紀略八卷前編二卷後編二卷 唐人小說六種 楚辭集注八卷辯證二卷後語八卷附錄二卷總評一卷 弇山畢公年譜一卷 歷代帝王年表二卷 正蒙釋四卷 北史一百卷 積翠軒詩集二卷 唐陸宣公制誥十卷賦一卷年譜一卷奏議十五卷 甬上水利志六卷 禮記約編五卷 [康熙]醴泉縣志六卷首一卷 茗柯文初編一卷二編二卷三編一卷四編一卷 繡像忠烈全傳六十卷六十回 校訂困學紀聞集證二十卷 [乾隆]震澤縣志三十八卷首一卷 灊山集三卷補遺一卷附錄一卷 七國地理考七卷 楊子書繹六卷 本草綱目五十二卷首一卷附圖二卷附脈訣考證奇經八脈考二卷萬方鍼線八卷本草綱目拾遺十卷 選擇捷要一卷 毘陵科第攷八卷 醫學全書九卷首一卷 道光甲午科直省同年錄不分卷 石西集八卷 新安忠烈廟神紀實十五卷乾集一卷 薜荔村舍遺詩一卷 韓氏醫通二卷 春秋比事叅義十六卷 春秋內傳古注輯存三卷 訪粵集一卷 北洋公牘類纂續編二十四卷 [康熙]香河縣志十一卷 集古錄跋尾十卷集古錄目五卷 [小沖言事奏牘] 宦蜀紀程四卷 國語二十一卷 列朝詩集六集八十一卷 經玩二十卷 擬瑟譜一卷 友竹草堂文集五卷 妙吉祥室詩鈔十三卷詩餘一卷雜存一卷 勉學堂針灸集成四卷 船政 经济文衡续集 驱蛊燃犀录 永定河志 宋忠肃陈了斋四明尊尧集 经典稽疑 江湖后集 尚书今古文注疏 元朝典故编年考 张清恪公年谱 商文毅公遗行集 古今小说 荀子考异 续书画题跋记 千甓亭砖续录 游廌山集 国朝先正事略补编 钦定国子监志 香叶草堂诗存 易纬乾坤凿度 北河纪余 读史兵略 东堂集 黄帝内经太素 仓颉篇 春秋公羊注疏质疑 三鱼堂日记 鉴止水斋集 金薤琳琅 翠屏集 愚谷集 四书典故覈 左文襄公文集 方斋存稿 元秘史李注补正 越缦堂诗续集 交泰韵 敩艺斋文存 惜香乐府 存复斋文集 梦幻居画学简明 才调集补注 樊山续集 素轩集 独笑斋金石考略 小草斋续集 陶学士集 御定韵府拾遗 太玄阐秘 礼记集说 继志斋集 杜工部草堂诗笺 学的 元音 宪章录 皇明政要 重订榖梁春秋经传古义疏 折肱漫录 一切经音义 古今杂剧三十种 群经平议 绍兴十八年同年小录 钦定剿平粤匪方略 温热经纬 通书述解 春秋说略 经武渊源 白雨斋词话 清平山堂话本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 平津馆鉴藏书籍记 血證论 杨忠悯集 增注唐策 海外纪事 周易本义爻徾 崇百药斋三集 吴书山先生遗集 金匮要略论注 菉友蛾术编 容斋五笔 李义山诗集 四书大全中庸或问 覆瓮余集 舆地广记 雪门诗草 空同集 续学堂文钞 石匮书 皇明驭倭录 礼记集解 皇清文颖 此山诗集 攻愧集 左氏传读说 无不宜斋未定稿 易象集解 钦定书经传说汇纂 西域水道记 玉台新咏 左氏春秋镌 四书大全孟子集注大全 关中金石文字存逸考 归朴龛丛稿 襄毅文集 絜斋集 世庙识余录 抚畿奏疏 钦定续纂外藩蒙古回部王公传 具茨诗集 春在堂诗编 两当轩全集 松窗百说 敬事草 江西通志 群书札记 皇明词林人物考 围炉诗话 文海披沙 礼说 扊扅歌 手画三军势 手足重茧 才十倍 才术褚先生 才秀人微,取湮当代 扑满赠 打油诗 打鸭惊鸳鸯 托微波 托骥尾 扛鼎 扣马陈 执牛耳 执笔对泣 执靮 扪虱而言 扫地俱尽 扫地无余 扫墓望丧 扫眉才子 扫门 扫除天下 扫雪烹茶 扫鬼方 扬子解嘲 扬州咏 扬州梦 扬觯 扬雄宅 扬雄未迁 扬雄空读书 扶轮推毂 批敕 技痒 抃鳌 抉目悬门 把臂入林 把臂托 把蟹螯 投书浮沉 投卵 投壶歌兴 投局 投弩 投斧 投木桃报琼瑶 投杼 投枣掷栗 投梭 投泥玉 投湘 投炉 投瓜 投瓮 投竿 投笔 投签警睡 投簪 投蜺 投袂而起 投醪 投金 投阁 投香 投马箠 抗行比元常 抗颜为师 折冲尊俎 折屐 折戟沉沙 折柳 折桂 折笄 折简相召 折箠笞 折胶 折臂三公 折芦而渡 折蒲 折道 折麻 抚琴哭彦先 抟土造人 抢榆枋 护花铃 报恩珠 报束长生 报爰丝 报竹平安 披沙简金 披絮 披羊裘 披草 披裘负薪 抱佛脚 抱关击柝 抱冰 抱冰公事 抱剌 抱布贸丝 抱木死 抱柱信 抱树泣 抱璧 抱瓮 抱石沉河 抱膝 抱膝吟 抱蔓摘瓜 抱薪救火 抱马脚 抵破书案 抵肉李充 抹月披风 抽簪 拂矢贾坚 拂衣 拂须 拄笏看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