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三十三 列传第二十七 王僧孺 张率 刘孝绰 王筠

卷三十三 列传第二十七 王僧孺 张率 刘孝绰 王筠

  王僧孺,字僧孺,东海郯人,魏卫将军肃八世孙。曾祖雅,晋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祖准,宋司徒左长史。

  僧孺年五岁,读《孝经》,问授者此书所载述,曰:"论忠孝二事。"僧孺曰:"若尔,常愿读之。"六岁能属文,既长好学。家贫,常佣书以养母,所写既毕,讽诵亦通。

  仕齐,起家王国左常侍、太学博士。尚书仆射王晏深相赏好。晏为丹阳尹,召补郡功曹,使僧孺撰《东宫新记》。迁大司马豫章王行参军,又兼太学博士。司徒竟陵王子良开西邸招文学,僧孺亦游焉。文惠太子闻其名,召入东宫,直崇明殿。欲拟为宫僚,文惠薨,不果。时王晏子德元出为晋安郡,以僧孺补郡丞,除候官令。建武初,有诏举士,扬州刺史始安王遥光表荐秘书丞王暕及僧孺曰:"前候官令东海王僧孺,年三十五,理尚栖约,思致悟敏,既笔耕为养,亦佣书成学。至乃照萤映雪,编蒲缉柳,先言往行,人物雅俗,甘泉遗仪,南宫故事,画地成图,抵掌可述;岂直鼮鼠有必对之辩,竹书无落简之谬,访对不休,质疑斯在。"除尚书仪曹郎,迁治书侍御史,出为钱唐令。

  初,僧孺与乐安任昉遇竟陵王西邸,以文学友会,及是将之县,昉赠诗,其略曰:"惟子见知,惟余知子。观行视言,要终犹始。敬之重之,如兰如芷。形应影随,曩行今止。百行之首,立人斯著。子之有之,谁毁谁誉。修名既立,老至何遽。谁其执鞭,吾为子御。刘《略》班《艺》,虞《志》荀《录》,伊昔有怀,交相欣勖。下帷无倦,升高有属。嘉尔晨灯,惜余夜烛。"其为士友推重如此。

  天监初,除临川王后军记室参军,待诏文德省。寻出为南海太守。郡常有高凉生口及海舶每岁数至,外国贾人以通货易。旧时州郡以半价就市,又买而即卖,其利数倍,历政以为常。僧孺乃叹曰:"昔人为蜀部长史,终身无蜀物,吾欲遗子孙者,不在越装。"并无所取。视事期月,有诏征还,郡民道俗六百人诣阙请留,不许。既至,拜中书郎、领著作,复直文德省,撰《中表簿》及《起居注》。迁尚书左丞,领著作如故。俄除游击将军,兼御史中丞。僧孺幼贫,其母鬻纱布以自业,尝携僧孺至市,道遇中丞卤簿,驱迫沟中。及是拜日,引驺清道,悲感不自胜。寻以公事降为云骑将军,兼职如故,顷之即真。是时高祖制《春景明志诗》五百字,敕在朝之人沈约已下同作,高祖以僧孺诗为工。迁少府卿,出监吴郡。还除尚书吏部郎,参大选,请谒不行。

  出为仁威南康王长史,行府、州、国事。王典签汤道愍昵于王,用事府内,僧孺每裁抑之,道愍遂谤讼僧孺,逮诣南司。奉笺辞府曰:"下官不能避溺山隅,而正冠李下,既贻疵辱,方致徽绳,解箓收簪,且归初服。窃以董生伟器,止相骄王;贾子上才,爰傅卑土。下官生年有值,谬仰清尘,假翼西雍,窃步东阁,多惭袨服,取乱长裾,高榻相望,直居坐右,长阶如画,独在僚端。借其从容之词,假以宽和之色,恩礼远过申、白,荣望多厕应、徐。厚德难逢,小人易说。方谓离肠陨首,不足以报一言;露胆披诚,何能以酬屡顾。宁谓罻罗裁举,微禽先落;阊阖始吹,细草仍坠。一辞九畹,方去五云。纵天网是漏,圣恩可恃,亦复孰寄心骸,何施眉目。方当横潭乱海,就鱼鳖而为群;披榛扪树,从虺蛇而相伍。岂复仰听金声,式瞻玉色。顾步高轩,悲如霰委;踟蹰下席,泪若绠縻。"

  僧孺坐免官,久之不调。友人庐江何炯犹为王府记室,乃致书于炯,以见其意。曰:

  近别之后,将隔暄寒,思子为劳,未能忘弭。昔李叟入秦,梁生适越,犹怀怅恨,且或吟谣;况歧路之日,将离严网,辞无可怜,罪有不测。盖画地刻木,昔人所恶,丛棘既累,于何可闻,所以握手恋恋,离别珍重。弟爱同邹季,淫淫承睫,吾犹复抗手分背,羞学妇人。素钟肇节,金飚戒序,起居无恙,动静履宜。子云笔札,元瑜书记,信用既然,可乐为甚。且使目明,能祛首疾。甚善甚善。

  吾无昔人之才而有其病,癫眩屡动,消渴频增。委化任期,故不复呼医饮药。但恨一旦离大辱,蹈明科,去皎皎而非自污,抱郁结而无谁告。丁年蓄积,与此销亡,徒窃高价厚名,横叨公器人爵,智能无所报,筋力未之酬,所以悲至抚膺,泣尽而继之以血。

  顾惟不肖,文质无所底,盖困于衣食,迫于饥寒,依隐易农,所志不过钟庾。久为尺板斗食之吏,以从皂衣黑绶之役,非有奇才绝学,雄略高谟,吐一言可以匡俗振民,动一议可以固邦兴国。全璧归赵,飞矢救燕,偃息藩魏,甘卧安郢,脑日逐,髓月支,拥十万而横行,提五千而深入,将能执圭裂壤,功勒景钟,锦绣为衣,朱丹被毂,斯大丈夫之志,非吾曹之所能及已。直以章句小才,虫篆末艺,含吐缃缥之上,翩跹樽俎之侧,委曲同之针缕,繁碎譬之米盐,孰致显荣,何能至到。加性疏涩,拙于进取,未尝去来许、史,遨游梁、窦,俯首胁肩,先意承旨。是以三叶靡遘,不与运并,十年未徙,孰非能薄。及除旧布新,清晷方旦,抱乐衔图,讼讴有主,而犹限一吏于岑石,隔千里于泉亭,不得奉板中涓,预衣裳之会,提戈后劲,厕龙豹之谋。及其投劾归来,恩均旧隶,升文石,登玉陛,一见而降颜色,再睹而接话言,非藉左右之容,无劳群公之助。又非同席共研之夙逢,笥饵卮酒之早识,一旦陪武帐,仰文陛,备聃、佚之柱下,充严、朱之席上,入班九棘,出专千里,据操撮之雄官,参人伦之显职,虽古之爵人不次,取士无名,未有蹑影追风,奔骤之若此者也。

  盖基薄墙高,途遥力踬,倾蹶必然,颠匐可俟。竟以福过灾生,人指鬼瞰,将均宥器,有验倾卮,是以不能早从曲影,遂乃取疑邪径。故司隶懔懔,思得应弦,譬县厨之兽,如离缴之鸟,将充庖鼎,以饵鹰鹯。虽事异钻皮,文非刺骨,犹复因兹舌杪,成此笔端,上可以投畀北方,次可以论输左校,变为丹赭,充彼舂薪。幸圣主留善贷之德,纡好生之施,解网祝禽,下车泣罪,愍兹奊诟,怜其觳觫,加肉朽胔,布叶枯株,辍薪止火,得不销烂。所谓还魂斗极,追气泰山,止复除名为民,幅巾家巷,此五十年之后,人君之赐焉。木石感阴阳,犬马识厚薄,员首方足,孰不戴天?而窃自有悲者,盖士无贤不肖,在朝见嫉;女无美恶,入宫见妒。家贫,无苞苴可以事朋类,恶其乡原,耻彼戚施,何以从人,何以徇物?外无奔走之友,内乏强近之亲。是以构市之徒,随相媒糵。及一朝捐弃,以快怨者之心,吁!可悲矣。

  盖先贵后贱,古富今贫,季伦所以发此哀音,雍门所以和其悲曲。又迫以严秋杀气,具物多悲,长夜展转,百忧俱至。况复霜销草色,风摇树影。寒虫夕叫,合轻重而同悲;秋叶晚伤,杂黄紫而俱坠。蜘蛛络幕,熠耀争飞,故无车辙马声,何闻鸣鸡吠犬。俯眉事妻子,举手谢宾游。方与飞走为邻,永用蓬蒿自没。忾其长息,忽不觉生之为重。素无一廛之田,而有数口之累。岂曰匏而不食,方当长为佣保,糊口寄身,溘死沟渠,以实蝼蚁。悲夫!岂复得与二三士友,抱接膝之欢,履足差肩,摛绮縠之清文,谈希微之道德。唯吴冯之遇夏馥,范彧之值孔嵩,愍其留赁,怜此行乞耳。傥不以垢累,时存寸札,则虽先犬马,犹松乔焉。去矣何生,高树芳烈。裁书代面,笔泪俱下。

  久之,起为安西安成王参军,累迁镇右始兴王中记室,北中郎南康王谘议参军,入直西省,知撰谱事。普通三年,卒,时年五十八。

  僧孺好坟籍,聚书至万余卷,率多异本,与沈约、任昉家书相埒。少笃志精力,于书无所不睹。其文丽逸,多用新事,人所未见者,世重其富。僧孺集《十八州谱》七百一十卷,《百家谱集》十五卷,《东南谱集抄》十卷,文集三十卷,《两台弹事》不入集内为五卷,及《东宫新记》,并行于世。

  张率,字士简,吴郡吴人。祖永,宋右光禄大夫。父瑰,齐世显贵,归老乡邑,天监初,授右光禄,加给事中。率年十二,能属文,常日限为诗一篇,稍进作赋颂,至年十六,向二千许首。齐始安王萧遥光为扬州,召迎主簿,不就。起家著作佐郎。建武三年,举秀才,除太子舍人。与同郡陆倕幼相友狎,常同载诣左卫将军沈约,适值任昉在焉,约乃谓昉曰:"此二子后进才秀,皆南金也,卿可与定交。"由此与昉友善。迁尚书殿中郎。出为西中郎南康王功曹史,以疾不就。久之,除太子洗马。高祖霸府建,引为相国主簿。天监初,临川王已下并置友、学。以率为鄱阳王友,迁司徒谢朏掾,直文德待诏省。敕使抄乙部书,又使撰妇人事二十余条,勒成百卷。使工书人琅邪王深、吴郡范怀约、褚洵等缮写,以给后宫。率又为《待诏赋》奏之,甚见称赏。手敕答曰:"省赋殊佳。相如工而不敏,枚皋速而不工,卿可谓兼二子于金马矣。"又侍宴赋诗,高祖乃别赐率诗曰:"东南有才子,故能服官政。余虽惭古昔,得人今为盛。"率奉诏往返数首。其年,迁秘书丞,引见玉衡殿。高祖曰:"秘书丞天下清官,东南胄望未有为之者,今以相处,足为卿誉。"其恩遇如此。

  四年三月,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国献舞马,诏率赋之,曰:

  臣闻"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故《礼》称骊騵,《诗》诵骝骆。先景遗风之美,世所得闻;吐图腾光之异,有时而出。洎我大梁,光有区夏,广运自中,员照无外,日入之所,浮琛委贽,风被之域,越险效珍,軨服乌号之骏,篸駼豢龙之名。而河南又献赤龙驹,有奇貌绝足,能拜善舞。天子异之,使臣作赋,曰:

  维梁受命四载,元符既臻,协律之事具举,胶庠之教必陈,檀舆之用已偃,玉辂之御方巡。考帝文而率通,披皇图以大观。庆惟道而必先,灵匪圣其谁赞。见河龙之瑞唐,瞩天马之祯汉。既叶符而比德,且同条而共贯。询国美于斯今,迈皇王于曩昔。散大明以烛幽,扬义声而远斥。固施之于不穷,谅无所乎朝夕。并承流以请吏,咸向风而率职。纳奇贡于绝区,致龙媒于殊域。伊况古而赤文,爰在兹而朱翼。既效德于炎运,亦表祥于尚色。资皎月而载生,祖河房而挺授。种北唐之绝类,嗣西宛之鸿胄。禀妙足而逸伦,有殊姿而特茂。善环旋于荠夏,知蹈飖于金奏。超六种于周闲,逾八品于汉厩。伊自然之有质,宁改观于肥瘦。岂徒服皂而养安,与进驾以驰骤。尔其挟尺县凿之辨,附蝉伏兔之别,十形五观之姿,三毛八肉之势,臣何得而称焉,固已详于前制。

  徒观其神爽,视其豪异,轶跨野而忽逾轮,齐秀麒而并末驷。贬代盘而陋小华,越定单而少天骥。信无等于漏面,孰有取于决鼻。可以迹章、亥之所未游,逾禹、益之所未至。将不得而屈指,亦何暇以理辔。若迹遍而忘反,非我皇之所事。方润色于前古,邈深文而储思。

  既而机事多暇,青春未移。时惟上巳,美景在斯。遵镐饮之故实,陈洛宴之旧仪。漕伊川而分派,引激水以回池。集国良于民俊,列树茂于皇枝。纷高冠以连衽,锵鸣玉而肩随。清辇道于上林,肃华台之金座。望发色于绿苞,伫流芬于紫裹。听磬寔之毕举,聆《韶》、《夏》之咸播。承六奏之既阕,及九变之已成。均仪禽于唐序,同舞兽于虞庭。怀夏后之九代,想陈王之紫骍。乃命涓人,效良骏,经周卫,入钩陈。言右牵之已来,宁执朴而后进。既倾首于律同,又蹀足于鼓振。擢龙首,回鹿躯,睨两镜,蹙双凫。既就场而雅拜,时赴曲而徐趋。敏躁中于促节,捷繁外于惊桴。骐行骥动,虎发龙骧;雀跃燕集,鹄引凫翔。妍七盘之绰约,陵九剑之抑扬。岂借仪于褕袂,宁假器于髦皇。婉脊投颂,俯膺合雅。露沫歕红,沾汗流赭。乃却走于集灵,驯惠养于丰夏。郁风雷之壮心,思展足于南野。

  若彼符瑞之富,可以臻介丘而昭卒业,搢绅群后,诚希末光,天子深穆为度,未之访也。何则?进让殊事,岂非帝者之弥文哉。今四卫外封,五岳内郡,宜弘下禅之规,增上封之训,背清都而日行,指云郊而玄运。将绝尘而弭辙,类飞鸟与駏驴。总三才而驱骛,按五御而超摅。翳卿云于华盖,翼条风于属车。无逸御于玉轸,不泛驾于金舆。饰中岳之绝轨,营奉高之旧墟。训厚况于人神,弘施育于黎献。垂景炎于长世,集繁祉于斯万,在庸臣之方刚,有从军之大愿。必自兹而展采,将同畀于庖?军。悼长卿之遗书,悯周南之留恨。

  时与到洽、周兴嗣同奉诏为赋,高祖以率及兴嗣为工。

  其年,父忧去职。其父侍妓数十人,善讴者有色貌,邑子仪曹郎顾玩之求娉焉,讴者不愿,遂出家为尼。尝因斋会率宅,玩之乃飞书言与率奸,南司以事奏闻,高祖惜其才,寝其奏,然犹致世论焉。

  服阕后,久之不仕。七年,敕召出,除中权建安王中记室参军,预长名问讯,不限日。俄有敕直寿光省,治丙丁部书抄。八年,晋安王戍石头,以率为云麾中记室。王迁南兖州,转宣毅谘议参军,并兼记室。王还都,率除中书侍郎。十三年,王为荆州,复以率为宣惠谘议,领江陵令。王为江州,以谘议领记室,出监豫章、临川郡。率在府十年,恩礼甚笃。还除太子仆,累迁招远将军、司徒右长史、扬州别驾。

  率虽历居职务,未尝留心簿领,及为别驾奏事,高祖览牒问之,并无对,但奉答云"事在牒中"。高祖不悦。俄迁太子家令,与中庶子陆倕、仆射刘孝绰对掌东宫管记,迁黄门侍郎。出为新安太守,秩满还都,未至,丁所生母忧。大通元年,服未阕,卒,时年五十三。昭明太子遣使赠赙,与晋安王纲令曰:"近张新安又致故。其人才笔弘雅,亦足嗟惜。随弟府朝,东西日久,尤当伤怀也。比人物零落,特可潸慨,属有今信,乃复及之。"

  率嗜酒,事事宽恕,于家务尤忘怀。在新安,遣家僮载米三千石还吴宅,既至,遂秏太半。率问其故,答曰:"雀鼠秏也。"率笑而言曰:"壮哉雀鼠。"竟不研问。少好属文,而《七略》及《艺文志》所载诗赋,今亡其文者,并补作之。所著《文衡》十五卷,文集三十卷,行于世。子长公嗣。

  刘孝绰,字孝绰,彭城人,本名冉。祖勔,宋司空忠昭公。父绘,齐大司马霸府从事中郎。孝绰幼聪敏,七岁能属文。舅齐中书郎王融深赏异之,常与同载适亲友,号曰神童。融每言曰:"天下文章,若无我当归阿士。"阿士,孝绰小字也。绘,齐世掌诏诰。孝绰年未志学,绘常使代草之。父党沈约、任昉、范云等闻其名,并命驾先造焉,昉尤相赏好。范云年长绘十余岁,其子孝才与孝绰年并十四五,及云遇孝绰,便申伯季,乃命孝才拜之。天监初,起家著作佐郎,为《归沐诗》以赠任昉,昉报章曰:"彼美洛阳子,投我怀秋作。讵慰耋嗟人,徒深老夫托。直史兼褒贬,辖司专疾恶。九折多美疹,匪报庶良药。子其崇锋颖,春耕励秋获。"其为名流所重如此。

  迁太子舍人,俄以本官兼尚书水部郎,奉启陈谢,手敕答曰:"美锦未可便制,簿领亦宜稍习。"顷之即真。高祖雅好虫篆,时因宴幸,命沈约、任昉等言志赋诗,孝绰亦见引。尝侍宴,于坐为诗七首,高祖览其文,篇篇嗟赏,由是朝野改观焉。

  寻有敕知青、北徐、南徐三州事,出为平南安成王记室,随府之镇。寻补太子洗马,迁尚书金部侍郎,复为太子洗马,掌东宫管记。出为上虞令,迁除秘书丞。高祖谓舍人周舍曰:"第一官当用第一人。"故以孝绰居此职。公事免。寻复除秘书丞,出为镇南安成王谘议,入以事免。起为安西记室,累迁安西骠骑谘议参军,敕权知司徒右长史事,迁太府卿、太子仆,复掌东宫管记。时昭明太子好士爱文,孝绰与陈郡殷芸、吴郡陆倕、琅邪王筠、彭城到洽等,同见宾礼。太子起乐贤堂,乃使画工先图孝绰焉。太子文章繁富,群才咸欲撰录,太子独使孝绰集而序之。迁员外散骑常侍,兼廷尉卿,顷之即真。

  初,孝绰与到洽友善,同游东宫。孝绰自以才优于洽,每于宴坐,嗤鄙其文,洽衔之。及孝绰为廷尉卿,携妾入官府,其母犹停私宅。洽寻为御史中丞,遣令史案其事,遂劾奏之,云:"携少妹于华省,弃老母于下宅。"高祖为隐其恶,改"妹"为"姝"。坐免官。孝绰诸弟,时随藩皆在荆、雍,乃与书论共洽不平者十事,其辞皆鄙到氏。又写别本封呈东宫,昭明太子命焚之,不开视也。

  时世祖出为荆州,至镇,与孝绰书曰:"君屏居多暇,差得肆意典坟,吟咏情性,比复稀数古人,不以委约而能不伎痒;且虞卿、史迁由斯而作,想摛属之兴,益当不少。洛地纸贵,京师名动,彼此一时,何其盛也。近在道务闲,微得点翰,虽无纪行之作,颇有怀旧之篇。至此已来,众诸屑役。小生之诋,恐取辱于庐江;遮道之奸,虑兴谋于从事。方且褰帷自厉,求瘼不休,笔墨之功,曾何暇豫。至于心乎爱矣,未尝有歇,思乐惠音,清风靡闻。譬夫梦想温玉,饥渴明珠,虽愧卞、随,犹为好事。新有所制,想能示之。勿等清虑,徒虚其请。无由赏悉,遣此代怀。数路计行,迟还芳札。"孝绰答曰:"伏承自辞皇邑,爰至荆台,未劳刺举,且摛高丽。近虽预观尺锦,而不睹全玉。昔临淄词赋,悉与杨修,未殚宝笥,顾惭先哲。渚宫旧俗,朝衣多故,李固之荐二邦,徐珍之奏七邑,威怀之道,兼而有之。当欲使金石流功,耻用翰墨垂迹。虽乖知二,偶达圣心。爰自退居素里,却扫穷闬,比杨伦之不出,譬张挚之杜门。昔赵卿穷愁,肆言得失;汉臣郁志,广叙盛衰。彼此一时,拟非其匹。窃以文豹何辜,以文为罪。由此而谈,又何容易。故韬翰吮墨,多历寒暑,既阙子幼南山之歌,又微敬通渭水之赋,无以自同献笑,少酬褒诱。且才乖体物,不拟作于玄根;事殊宿诺,宁贻惧于朱亥。顾己反躬,载怀累息。但瞻言汉广,邈若天涯,区区一心,分宵九逝。殿下降情白屋,存问相寻,食椹怀音,矧伊人矣。"

  孝绰免职后,高祖数使仆射徐勉宣旨慰抚之,每朝宴常引与焉。及高祖为《籍田诗》,又使勉先示孝绰。时奉诏作者数十人,高祖以孝绰尤工,即日有敕,起为西中郎湘东王谘议。启谢曰:"臣不能衔珠避颠,倾柯卫足,以兹疏幸,与物多忤。兼逢匿怨之友,遂居司隶之官,交构是非,用成萋斐。日月昭回,俯明枉直。狱书每御,辄鉴蒋济之冤;炙发见明,非关陈正之辩。遂漏斯密网,免彼严棘,得使还同士伍,比屋唐民,生死肉骨,岂侔其施。臣诚无识,孰不戴天。疏远亩陇,绝望高阙,而降其接引,优以旨喻,于臣微物,足为荣陨。况刚条落叶,忽沾云露;周行所置,复齿盛流。但雕朽杇粪,徒成延奖;捕影系风,终无效答。"又启谢东宫曰:"臣闻之,先圣以'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岂非孤特则积毁所归,比周则积誉斯信?知好恶之间,必待明鉴。故晏婴再为阿宰,而前毁后誉。后誉出于阿意,前毁由于直道。是以一犬所噬,旨酒贸其甘酸;一手所摇,嘉树变其生死。又邹阳有言,士无贤愚,入朝见嫉。至若臧文之下展季,靳尚之放灵均,绛侯之排贾生,平津之陷主父,自兹厥后,其徒实繁。曲笔短辞,不暇殚述,寸管所窥,常由切齿。殿下诲道观书,俯同好学,前载枉直,备该神览。臣昔因立侍,亲承绪言,飘风贝锦,譬彼谗慝,圣旨殷勤,深以为叹。臣资愚履直,不能杜渐防微,曾未几何,逢訧罹难。虽吹毛洗垢,在朝而同嗟;而严文峻法,肆奸其必奏。不顾卖友,志欲要君,自非上帝运超己之光,昭陵阳之虐,舞文虚谤,不取信于宸明,在缧婴纆,幸得蠲于庸暗。裁下免黜之书,仍颁朝会之旨。小人未识通方,絷马悬车,息绝朝觐。方愿灭影销声,遂移林谷。不悟天听罔已,造次必彰,不以距违见疵,复使引籍云陛。降宽和之色,垂布帛之言,形之千载,所蒙已厚;况乃恩等特召,荣同起家,望古自惟,弥觉多忝。但未渝丹石,永藏轮轨,相彼工言,构兹媒諓。且款冬而生,已凋柯叶,空延德泽,无谢阳春。"

  后为太子仆,母忧去职。服阕,除安西湘东王谘议参军,迁黄门侍郎,尚书吏部郎,坐受人绢一束,为饷者所讼,左迁信威临贺王长史。顷之,迁秘书监。大同五年,卒官,时年五十九。

  孝绰少有盛名,而仗气负才,多所陵忽,有不合意,极言诋訾。领军臧盾、太府卿沈僧杲等,并被时遇,孝绰尤轻之。每于朝集会同处,公卿间无所与语,反呼驺卒访道途间事,由此多忤于物。

  孝绰辞藻为后进所宗,世重其文,每作一篇,朝成暮遍,好事者咸讽诵传写,流闻绝域。文集数十万言,行于世。

  孝绰兄弟及群从诸子侄,当时有七十人,并能属文,近古未之有也。其三妹适琅邪王叔英、吴郡张嵊、东海徐悱,并有才学;悱妻文尤清拔。悱,仆射徐勉子,为晋安郡,卒,丧还京师,妻为祭文,辞甚忄妻怆。勉本欲为哀文,既睹此文,于是阁笔。

  孝绰子谅,字求信。少好学,有文才,尤博悉晋代故事,时人号曰"皮里晋书"。历官著作佐郎,太子舍人,王府主簿,功曹史,中城王记室参军。

  王筠,字元礼,一字德柔,琅邪临沂人。祖僧虔,齐司空简穆公。父楫,太中大夫。筠幼警寤,七岁能属文。年十六,为《芍药赋》,甚美。及长,清静好学,与从兄泰齐名。陈郡谢览,览弟举,亦有重誉,时人为之语曰:"谢有览举,王有养炬。"炬是泰,养即筠,并小字也。

  起家中军临川王行参军,迁太子舍人,除尚书殿中郎。王氏过江以来,未有居郎署者,或劝逡巡不就,筠曰:"陆平原东南之秀,王文度独步江东,吾得比踪昔人,何所多恨。"乃欣然就职。尚书令沈约,当世辞宗,每见筠文,咨嗟吟咏,以为不逮也。尝谓筠:"昔蔡伯喈见王仲宣称曰:'王公之孙也,吾家书籍,悉当相与。'仆虽不敏,请附斯言。自谢朓诸贤零落已后,平生意好,殆将都绝,不谓疲暮,复逢于君。"约于郊居宅造阁斋,筠为草木十咏,书之于壁,皆直写文词,不加篇题。约谓人云:"此诗指物呈形,无假题署。"约制《郊居赋》,构思积时,犹未都毕,乃要筠示其草,筠读至"雌霓连蜷",约抚掌欣抃曰:"仆尝恐人呼为霓。"次至"坠石磓星",及"冰悬坎而带坻"。筠皆击节称赞。约曰:"知音者希,真赏殆绝,所以相要,政在此数句耳。"筠又尝为诗呈约,即报书云:"览所示诗,实为丽则,声和被纸,光影盈字。夔、牙接响,顾有余惭;孔翠群翔,岂不多愧。古情拙目,每伫新奇,烂然总至,权舆已尽。会昌昭发,兰挥玉振,克谐之义,宁比笙簧。思力所该,一至乎此,叹服吟研,周流忘念。昔时幼壮,颇爱斯文,含咀之间,倏焉疲暮。不及后进,诚非一人,擅美推能,实归吾子。迟比闲日,清覯乃申。"筠为文能压强韵,每公宴并作,辞必妍美。约常从容启高祖曰:"晚来名家,唯见王筠独步。"

  累迁太子洗马,中舍人,并掌东宫管记。昭明太子爱文学士,常与筠及刘孝绰、陆倕、到洽、殷芸等游宴玄圃,太子独执筠袖抚孝绰肩而言曰:"所谓左把浮丘袖,右拍洪崖肩。"其见重如此。筠又与殷芸以方雅见礼焉。出为丹阳尹丞、北中郎谘议参军,迁中书郎。奉敕制《开善寺宝志大师碑文》,词甚丽逸。又敕撰《中书表奏》三十卷,及所上赋颂,都为一集。俄兼宁远湘东王长史,行府、国、郡事。除太子家令,复掌管记。

  普通元年,以母忧去职。筠有孝性,毁瘠过礼,服阕后,疾废久之。六年,除尚书吏部郎,迁太子中庶子,领羽林监,又改领步兵。中大通二年,迁司徒左长史。三年,昭明太子薨,敕为哀策文,复见嗟赏。寻出为贞威将军、临海太守,在郡被讼,不调累年。大同初,起为云麾豫章王长史,迁秘书监。五年,除太府卿。明年,迁度支尚书。中大同元年,出为明威将军、永嘉太守,以疾固辞,徙为光禄大夫,俄迁云骑将军、司徒左长史。太清二年,侯景寇逼,筠时不入城。明年,太宗即位,为太子詹事。筠旧宅先为贼所焚,乃寓居国子祭酒萧子云宅,夜忽有盗攻之,惊惧坠井卒,时年六十九。家人十余人同遇害。

  筠状貌寝小,长不满六尺。性弘厚,不以艺能高人,而少擅才名,与刘孝绰见重当世。其自序曰:"余少好书,老而弥笃。虽偶见瞥观,皆即疏记,后重省览,欢兴弥深,习与性成,不觉笔倦。自年十三四,齐建武二年乙亥至梁大同六年,四十载矣。幼年读《五经》,皆七八十遍。爱《左氏春秋》,吟讽常为口实,广略去取,凡三过五抄。余经及《周官》、《仪礼》、《国语》、《尔雅》、《山海经》、《本草》并再抄。子史诸集皆一遍。未尝倩人假手,并躬自抄录,大小百余卷。不足传之好事,盖以备遗忘而已。"又与诸儿书论家世集云:"史传称安平崔氏及汝南应氏,并累世有文才,所以范蔚宗云崔氏'世擅雕龙'。然不过父子两三世耳;非有七叶之中,名德重光,爵位相继,人人有集,如吾门世者也。沈少傅约语人云:'吾少好百家之言,身为四代之史,自开辟已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者也。'汝等仰观堂构,思各努力。"筠自撰其文章,以一官为一集,自洗马、中书、中庶子、吏部佐、临海、太府各十卷,《尚书》三十卷,凡一百卷,行于世。

  史臣陈吏部尚书姚察曰:王僧孺之巨学,刘孝绰之词藻,主非不好也,才非不用也,其拾青紫,取极贵,何难哉!而孝绰不拘言行,自踬身名,徒郁抑当年,非不遇也。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汉绥和鼎图说 矢彝考释质疑 矢彝考释 克鼎铭考释 克鼎铭考释 克鼎集释 盂鼎铭考释 盂鼎铭考释 周盂鼎铭释文 不□敦葢铭考释 不□敦葢铭考释 不□敦葢铭考释 散氏盘考释 散氏盘考释 毛公鼎铭考释 毛公鼎铭考释 毛公鼎铭考释 毛公鼎臆释 毛公鼎释文 周毛公瘠鼎铭释文 寳盘铭释文 周聃毁说释 虢季子白盘铭考 虢季子白盘铭考 虢季子白盘铭考 周遂鼎图款识 周司寇匜搨本 鞾华阁集古录跋尾 双剑誃吉金文选二卷附录一卷 双剑誃吉金图录二卷考释二卷 秦汉金文录七卷附录一卷 西清彝器拾遗 武英殿彝器图录 善斋彝器图录不分卷考释一卷 颂斋吉金续录一卷考释一卷 颂斋吉金图录 寳蕴楼彝器图录 金文续考 尊古斋所见吉金图 小校经阁金文拓本 善斋吉金录 古礼器略说 周金文存六卷补遗六卷 周金文存六卷补遗六卷 栘林馆吉金图识 续殷文存二卷附录一卷 殷文存 古器物识小录 三代吉金文存 贞松堂集古遗文续编 贞松堂集古遗文十六卷 补遗三卷 贞松堂吉金图三卷 附录一卷 梦鄣草堂吉金图三卷 续编一卷 古文审八卷首一卷 奇觚室吉金文述二十卷首一卷 奇觚室吉金文述二十卷首一卷 秦敦考释 陶斋吉金续录 陶斋吉金续录 陶斋吉金录 太平天國資料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太平軍在永安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南通軍山農民起義史料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太平天國資料彙編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資料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資料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軍漢中戰爭事實節鈔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史話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清代回民起義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宋景詩起義史料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捻軍起義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紀念五四達動六十週年學術討論會論文選一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紀念五四達動六十週年學術討論會論文選二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紀念五四達動六十週年學術討論會論文選三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新中國是怎樣誕生和成長的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八一南昌起義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五卅達動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幾件史實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龍巖人民革命鬥爭回憶錄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簡史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1924-1927年中國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軍事史略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簡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統一戰線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統一戰線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史事論叢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史論集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西安事變資料選輯.djvu 中國民權保障同盟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淞滬血戰回憶錄_申報月刊社上海.djvu 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資料索引.djvu 一二一達動史料選編上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一二一達動史料選編下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中國現代史參考資料.djvu 華北敵後-------晉察冀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新中國的長成_希望書店.djvu 抗戰中的中國政治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西線風雲.djvu 戰時後方民眾訓練_黎明書店上海.djvu 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人民解放軍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抗日戰爭時期解放區概況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偽滿洲國史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抗日戰爭時期資料索引.djvu 什麼人應負戰爭責任?日本投降以來大事月表_解放社.djvu 越南受降日記_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簡史_華朹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簡史_海燕書店上海.djvu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大事記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參考資料.djvu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概況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國共談判文獻資料選輯19458-19473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大事月表一九四五年七月至一九四九年十月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一冊卷一至四十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資治通鑑第二冊_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第三冊卷七十八至一百十一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二冊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四冊卷一百十二至一百四十八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五冊卷一百四十九至一百八十二.djvu 續資治通鑑第五冊卷百二十四至百五十五_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第六冊卷一百八十三年至二百二十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一冊卷一至五十九.djvu 續資治通鑑第二冊卷六十至一百十一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三冊卷一百十二至一百六十四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續資治通鑑第四冊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社會研究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奴隸制時代_人民出版社.djvu 殷代社會生活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商周史料考證_龍門聯合書局上海.djvu 中國的奴隸制與封建制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周族的氏族制與拓跋族的前封建制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詩經與周代社會研究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西周社會制度問題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兩周文史論叢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周與朹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西週年代考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春秋時代之世族_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朹萊博議_國學整理社上海.djvu 春秋史_開明書店.djvu 左傳紀事本末第一冊卷一至卷二二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左傳紀事本末第二冊卷二三至卷三六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左傳紀事本末第三冊卷三七至卷五三_中華書局.djvu 左傳讀本_開明書店上海.djvu 左傳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左傳分國集注上冊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左傳分國集注下冊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春秋左氏傳舊註疏證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國語上冊卷一至卷九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國語下冊卷十至卷廿一索引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國語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語精華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春秋戰國時期的儒法鬥爭_人民出版社.djvu 春秋五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吳越春秋史話上卷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吳越春秋史話下卷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六國紀年_學習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戰國策上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戰國策中冊卷十四至卷二十八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戰國策下冊卷二十九至卷三十三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戰國策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本八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雲夢秦簡初探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大秦國全錄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秦始皇_人民出版社.djvu 陳涉世家註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秦末農民戰爭史略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秦始皇資料選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商鞅變法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商鞅變法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始皇金石刻辭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漢三國兩晉南北朝史.djvu 秦漢史略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漢史綱要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西漢社會性賍問題及其他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兩漢博聞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書補注補正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朹齊記事春明退朝錄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老學菴筆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宋史紀事本末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宋史紀事本末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