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 | 诗词 | 常识 | 全文检索 | 字典 | 词典 | 成语 | 康熙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知识 | 事件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名著 | 下载 | 留言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二十五 列传第十九 周舍 徐勉

卷二十五 列传第十九 周舍 徐勉

  周舍,字升逸,汝南安城人,晋左光禄大夫抃之八世孙也。父颙,齐中书侍郎,有名于时。舍幼聪颍,颙异之,临卒谓曰:"汝不患不富贵,但当持之以道德。"既长,博学多通,尤精义理,善诵书,背文讽说,音韵清辩。起家齐太学博士,迁后军行参军。建武中,魏人吴包南归,有儒学,尚书仆射江祏招包讲。舍造坐,累折包,辞理遒逸,由是名为口辩。王亮为丹阳尹,闻而悦之,辟为主簿,政事多委焉。迁太常丞。

  梁台建,为奉常丞。高祖即位,博求异能之士。吏部尚书范云与颙素善,重舍才器,言之于高祖,召拜尚书祠部郎。时天下草创,礼仪损益,多自舍出。寻为后军记室参军、秣陵令。入为中书通事舍人,累迁太子洗马,散骑常侍,中书侍郎,鸿胪卿。时王亮得罪归家,故人莫有至者,舍独敦恩旧,及卒,身营殡葬,时人称之。迁尚书吏部郎,太子右卫率,右卫将军,虽居职屡徙,而常留省内,罕得休下。国史诏诰,仪体法律,军旅谋谟,皆兼掌之。日夜侍上,预机密,二十余年未尝离左右。舍素辩给,与人泛论谈谑,终日不绝口,而竟无一言漏泄机事,众尤叹服之。性俭素,衣服器用,居处床席,如布衣之贫者。每入官府,虽广厦华堂,闺阁重邃,舍居之则尘埃满积。以荻为鄣,坏亦不营。为右卫,母忧去职,起为明威将军、右骁骑将军。服阕,除侍中,领步兵校尉,未拜,仍迁员外散骑常侍、太子左卫率。顷之,加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迁太子詹事。

  普通五年,南津获武陵太守白涡书,许遗舍面钱百万,津司以闻。虽书自外入,犹为有司所奏,舍坐免。迁右骁骑将军,知太子詹事。以其年卒,时年五十六。上临哭,哀恸左右。诏曰:"太子詹事、豫州大中正舍,奄至殒丧,恻怆于怀。其学思坚明,志行开敏,劬劳机要,多历岁年,才用未穷,弥可嗟恸。宜隆追远,以旌善人。可赠侍中、护军将军,鼓吹一部,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丧事随由资给。谥曰简子。"明年,又诏曰:"故侍中、护军将军简子舍,义该玄儒,博穷文史,奉亲能孝,事君尽忠,历掌机密,清贞自居。食不重味,身靡兼衣。终亡之日,内无妻妾,外无田宅,两儿单贫,有过古烈。往者,南司白涡之劾,恐外议谓朕有私,致此黜免,追愧若人一介之善。外可量加褒异,以旌善人。"二子:弘义,弘信。

  徐勉,字修仁,东海郯人也。祖长宗,宋高祖霸府行参军。父融,南昌相。勉幼孤贫,早励清节。年六岁,时属霖雨,家人祈霁,率尔为文,见称耆宿。及长,笃志好学。起家国子生。太尉文宪公王俭时为祭酒,每称勉有宰辅之量。射策举高第,补西阳王国侍郎。寻迁太学博士,镇军参军,尚书殿中郎,以公事免。又除中兵郎、领军长史。琅邪王元长才名甚盛,尝欲与勉相识,每托人召之。勉谓人曰:"王郎名高望促,难可轻醿衣裾。"俄而元长及祸,时人莫不服其机鉴。

  初与长沙宣武王游,高祖深器赏之。及义兵至京邑,勉于新林谒见,高祖甚加恩礼,使管书记。高祖践阼,拜中书侍郎,迁建威将军、后军谘议参军、本邑中正、尚书左丞。自掌枢宪,多所纠举,时论以为称职。天监二年,除给事黄门侍郎、尚书吏部郎,参掌大选。迁侍中。时王师北伐,候驿填委。勉参掌军书,劬劳夙夜,动经数旬,乃一还宅。每还,群犬惊吠。勉叹曰:"吾忧国忘家,乃至于此。若吾亡后,亦是传中一事。"六年,除给事中、五兵尚书,迁吏部尚书。勉居选官,彝伦有序,既闲尺牍,兼善辞令,虽文案填积,坐客充满,应对如流,手不停笔。又该综百氏,皆为避讳。常与门入夜集,客有虞皓求詹事五官,勉正色答云:"今夕止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故时人咸服其无私。

  除散骑常侍,领游击将军,未拜,改领太子右卫率。迁左卫将军,领太子中庶子,侍东宫。昭明太子尚幼,敕知宫事。太子礼之甚重,每事询谋。尝于殿内讲《孝经》,临川靖惠王、尚书令沈约备二傅,勉与国子祭酒张充为执经,王莹、张稷、柳憕、王暕为侍讲。时选极亲贤,妙尽时誉,勉陈让数四。又与沈约书,求换侍讲,诏不许,然后就焉。转太子詹事,领云骑将军,寻加散骑常侍,迁尚书右仆射,詹事如故。又改授侍中,频表解宫职,优诏不许。

  时人间丧事,多不遵礼,朝终夕殡,相尚以速。勉上疏曰:"《礼记问丧》云:'三日而后敛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自顷以来,不遵斯制。送终之礼,殡以期日,润屋豪家,乃或半晷,衣衾棺椁,以速为荣,亲戚徒隶,各念休反。故属纩才毕,灰钉已具,忘狐鼠之顾步,愧燕雀之徊翔。伤情灭理,莫此为大。且人子承衾之时,志懑心绝,丧事所资,悉关他手,爱憎深浅,事实难原。如觇视或爽,存没违滥,使万有其一,怨酷已多。岂若缓其告敛之晨,申其望生之冀。请自今士庶,宜悉依古,三日大敛。如有不奉,加以纠绳。"诏可其奏。

  寻授宣惠将军,置佐史,侍中、仆射如故。又除尚书仆射、中卫将军。勉以旧恩,越升重位,尽心奉上,知无不为。爰自小选,迄于此职,常参掌衡石,甚得士心。禁省中事,未尝漏泄。每有表奏,辄焚藁草。博通经史,多识前载。朝仪国典,婚冠吉凶,勉皆预图议。普通六年,上修五礼表曰:

  臣闻"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故称"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夫礼所以安上治民,弘风训俗,经国家,利后嗣者也。唐虞三代,咸必由之。在乎有周,宪章尤备,因殷革夏,损益可知。虽复经礼三百,曲礼三千,经文三百,威仪三千,其大归有五,即宗伯所掌典礼:吉为上,凶次之,宾次之,军次之,嘉为下也。故祠祭不以礼,则不齐不庄;丧纪不以礼,则背死忘生者众;宾客不以礼,则朝觐失其仪;军旅不以礼,则致乱于师律;冠婚不以礼,则男女失其时。为国修身,于斯攸急。

  洎周室大坏,王道既衰,官守斯文,日失其序。礼乐征伐,出自诸侯,《小雅》尽废,旧章缺矣。是以韩宣适鲁,知周公之德;叔侯在晋,辨郊劳之仪。战国从横,政教愈泯;暴秦灭学,扫地无余。汉氏郁兴,日不暇给,犹命叔孙于外野,方知帝王之为贵。末叶纷纶,递有兴毁,或以武功锐志,或好黄老之言,礼义之式,于焉中止。及东京曹褒,南宫制述,集其散略,百有余篇,虽写以尺简,而终阙平奏。其后兵革相寻,异端互起,章句既沦,俎豆斯辍。方领矩步之容,事灭于旌鼓;兰台石室之文,用尽于帷盖。至乎晋初,爰定新礼,荀抃制之于前,挚虞删之于末。既而中原丧乱,罕有所遗;江左草创,因循而已。厘革之风,是则未暇。

  伏惟陛下睿明启运,先天改物,拨乱惟武,经世以文。作乐在乎功成,制礼弘于业定。光启二学,皇枝等于贵游;辟兹五馆,草莱升以好爵。爰自受命,迄于告成,盛德形容备矣,天下能事毕矣。明明穆穆,无德而称焉。至若玄符灵贶之祥,浮溟机山之赆,固亦日书左史,副在司存,今可得而略也。是以命彼群才,搜甘泉之法;延兹硕学,阐曲台之仪。淄上淹中之儒,连踪继轨;负笈怀铅之彦,匪旦伊夕。谅以化穆三雍,人从五典,秩宗之教,勃焉以兴。

  伏寻所定五礼,起齐永明三年,太子步兵校尉伏曼容表求制一代礼乐,于时参议置新旧学士十人,止修五礼,谘禀卫将军丹阳尹王俭,学士亦分住郡中,制作历年,犹未克就。及文宪薨殂,遗文散逸,后又以事付国子祭酒何胤,经涉九载,犹复未毕。建武四年,胤还东山,齐明帝敕委尚书令徐孝嗣。旧事本末,随在南第。永元中,孝嗣于此遇祸,又多零落。当时鸠敛所余,权付尚书左丞蔡仲熊、骁骑将军何佟之,共掌其事。时修礼局住在国子学中门外,东昏之代,频有军火,其所散失,又逾太半。天监元年,佟之启审省置之宜,敕使外详。时尚书参详,以天地初革,庶务权舆,宜俟隆平,徐议删撰。欲且省礼局,并还尚书仪曹。诏旨云:"礼坏乐缺,故国异家殊,实宜以时修定,以为永准。但顷之修撰,以情取人,不以学进;其掌知者,以贵总一,不以稽古,所以历年不就,有名无实。此既经国所先,外可议其人,人定,便即撰次。"于是尚书仆射沈约等参议,请五礼各置旧学士一人,人各自举学士二人,相助抄撰。其中有疑者,依前汉石渠、后汉白虎,随源以闻,请旨断决。乃以旧学士右军记室参军明山宾掌吉礼,中军骑兵参军严植之掌凶礼,中军田曹行参军兼太常丞贺蒨掌宾礼,征虏记室参军陆琏掌军礼,右军参军司马裴掌嘉礼,尚书左丞何佟之总参其事。佟之亡后,以镇北谘议参军伏芃代之。后又以芃代严植之掌凶礼。芃寻迁官,以《五经》博士缪昭掌凶礼。复以礼仪深广,记载残缺,宜须博论,共尽其致,更使镇军将军丹阳尹沈约、太常卿张充及臣三人同参厥务。臣又奉别敕,总知其事。末又使中书侍郎周舍、庾于陵二人复豫参知。若有疑义,所掌学士当职先立议,通谘五礼旧学士及参知,各言同异,条牒启闻,决之制旨。疑事既多,岁时又积,制旨裁断,其数不少。莫不网罗经诰,玉振金声,义贯幽微,理入神契。前儒所不释,后学所未闻。凡诸奏决,皆载篇首,具列圣旨,为不刊之则。洪规盛范,冠绝百王;茂实英声,方垂千载。宁孝宣之能拟,岂孝章之足云。

  五礼之职,事有繁简,及其列毕,不得同时。《嘉礼仪注》以天监六年五月七日上尚书,合十有二秩,一百一十六卷,五百三十六条;《宾礼仪注》以天监六年五月二十日上尚书,合十有七秩,一百三十三卷,五百四十五条;《军礼仪注》以天监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上尚书,合十有八秩,一百八十九卷,二百四十条;《吉礼仪注》以天监十一年十一月十日上尚书,合二十有六秩,二百二十四卷,一千五条;《凶礼仪注》以天监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尚书,合四十有七秩,五百一十四卷,五千六百九十三条:大凡一百二十秩,一千一百七十六卷,八千一十九条。又列副秘阁及《五经》典书各一通,缮写校定,以普通五年二月始获洗毕。

  窃以撰正履礼,历代罕就,皇明在运,厥功克成。周代三千,举其盈数;今之八千,随事附益。质文相变,故其数兼倍,犹如八卦之爻,因而重之,错综成六十四也。昔文武二王,所以纲纪周室,君临天下,公旦修之,以致太平龙凤之瑞。自斯厥后,甫备兹日。孔子曰:"其有继周,虽百世可知。"岂所谓齐功比美者欤!臣以庸识,谬司其任,淹留历稔,允当斯责;兼勒成之初,未遑表上,实由才轻务广,思力不周,永言惭惕,无忘寤寐。自今春舆驾将亲六师,搜寻军礼,阅其条章,靡不该备。所谓郁郁文哉,焕乎洋溢,信可以悬诸日月,颁之天下者矣。愚心喜抃,弥思陈述;兼前后联官,一时皆逝,臣虽幸存,耄已将及,虑皇世大典,遂阙腾奏,不任下情,辄具载撰修始末,并职掌人、所成卷秩、条目之数,谨拜表以闻。

  诏曰:"经礼大备,政典载弘,今诏有司,案以行事也。"又诏曰:"勉表如此。因革允厘,宪章孔备,功成业定,于是乎在。可以光被八表,施诸百代,俾万世之下,知斯文在斯。主者其按以遵行,勿有失坠。"寻加中书令,给亲信二十人。勉以疾自陈,求解内任。诏不许,乃令停下省,三日一朝,有事遣主书论决。脚疾转剧,久阙朝觐,固陈求解,诏乃赉假,须疾差还省。

  勉虽居显位,不营产业,家无蓄积,俸禄分赡亲族之穷乏者。门人故旧或从容致言。勉乃答曰:"人遗子孙以财,我遗之以清白。子孙才也,则自致辎軿;如其不才,终为他有。"尝为书诫其子崧曰:

  吾家世清廉,故常居贫素,至于产业之事,所未尝言,非直不经营而已。薄躬遭逢,遂至今日,尊官厚禄,可谓备之。每念叨窃若斯,岂由才致,仰藉先代风范及以福庆,故臻此耳。古人所谓"以清白遗子孙,不亦厚乎!"又云:"遗子黄金满惣,不如一经。"详求此言,信非徒语。吾虽不敏,实有本志,庶得遵奉斯义,不敢坠失。所以显贵以来,将三十载,门人故旧,亟荐便宜,或使创辟田园,或劝兴立邸店,又欲舳舻运致,亦令货殖聚敛。若此众事,皆距而不纳。非谓拔葵去织,且欲省息纷纭。

  中年聊于东田间营小园者,非在播艺,以要利入,正欲穿池种树,少寄情赏。又以郊际闲旷,终可为宅,傥获悬车致事,实欲歌哭于斯。慧日、十住等,既应营婚,又须住止,吾清明门宅,无相容处。所以尔者,亦复有以;前割西边施宣武寺,既失西厢,不复方幅,意亦谓此逆旅舍耳,何事须华?常恨时人谓是我宅。古往今来,豪富继踵,高门甲第,连闼洞房,宛其死矣,定是谁室?但不能不为培塿之山,聚石移果,杂以花卉,以娱休沐,用托性灵。随便架立,不在广大,惟功德处,小以为好。所以内中逼促,无复房宇。近营东边儿孙二宅,乃藉十住南还之资,其中所须,犹为不少,既牵挽不至,又不可中涂而辍,郊间之园,遂不办保,货与韦黯,乃获百金,成就两宅,已消其半。寻园价所得,何以至此?由吾经始历年,粗已成立,桃李茂密,桐竹成阴,塍陌交通,渠畎相属,华楼迥榭,颇有临眺之美;孤峰丛薄,不无纠纷之兴。渎中并饶菰蒋,湖里殊富芰莲。虽云人外,城阙密迩,韦生欲之,亦雅有情趣。追述此事,非有吝心,盖是笔势所至耳。忆谢灵运《山家诗》云:"中为天地物,今成鄙夫有。"吾此园有之二十载矣,今为天地物,物之与我,相校几何哉!此吾所余,今以分汝,营小田舍,亲累既多,理亦须此。且释氏之教,以财物谓之外命;儒典亦称"何以聚人曰财"。况汝曹常情,安得忘此。闻汝所买姑孰田地,甚为舄卤,弥复何安。所以如此,非物竞故也。虽事异寝丘,聊可仿佛。孔子曰:"居家理治,可移于官。"既已营之,宜使成立。进退两亡,更贻耻笑。若有所收获,汝可自分赡内外大小,宜令得所,非吾所知,又复应沾之诸女耳。汝既居长,故有此及。

  凡为人长,殊复不易,当使中外谐缉,人无间言,先物后己,然后可贵。老生云:"后其身而身先。"若能尔者,更招巨利。汝当自勖,见贤思齐,不宜忽略以弃日也。非徒弃日,乃是弃身,身名美恶,岂不大哉!可不慎欤?今之所敕,略言此意。正谓为家已来,不事资产,既立墅舍,以乖旧业,陈其始末,无愧怀抱。兼吾年时朽暮,心力稍殚,牵课奉公,略不克举,其中余暇,裁可自休。或复冬日之阳,夏日之阴,良辰美景,文案间隙,负杖蹑履,逍遥陋馆,临池观鱼,披林听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求数刻之暂乐,庶居常以待终,不宜复劳家间细务。汝交关既定,此书又行,凡所资须,付给如别。自兹以后,吾不复言及田事,汝亦勿复与吾言之。假使尧水汤旱,吾岂知如何;若其满庾盈箱,尔之幸遇。如斯之事,并无俟令吾知也。《记》云:"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今且望汝全吾此志,则无所恨矣。

  勉第二子悱卒,痛悼甚至,不欲久废王务,乃为《答客喻》。其辞曰:

  普通五年春二月丁丑,余第二息晋安内史悱丧之问至焉,举家伤悼,心情若陨。二宫并降中使,以相慰勖,亲游宾客,毕来吊问,辄恸哭失声,悲不自已,所谓父子天性,不知涕之所从来也。

  于是门人虑其肆情所钟,容致委顿,乃敛衽而进曰:"仆闻古往今来,理运之常数;春荣秋落,气象之定期。人居其间,譬诸逆旅,生寄死归,著于通论,是以深识之士,悠尔忘怀。东门归无之旨,见称往哲;西河丧明之过,取诮友朋。足下受遇于朝,任居端右,忧深责重,休戚是均,宜其遗情下流,止哀加饭,上存奉国,俯示隆家。岂可纵此无益,同之儿女,伤神损识,或亏生务。门下窃议,咸为君侯不取也。"

  余雪泣而答曰:"彭殇之达义,延吴之雅言,亦常闻之矣;顾所以未能弭意者,请陈其说。夫植树阶庭,钦柯叶之茂;为山累仞,惜覆篑之功。故秀而不实,尼父为之叹息;析彼歧路,杨子所以留连。事有可深,圣贤靡抑。今吾所悲,亦以悱始逾立岁,孝悌之至,自幼而长,文章之美,得之天然,好学不倦,居无尘杂,多所著述,盈帙满笥,淡然得失之际,不见喜愠之容。及翰飞东朝,参伍盛列,其所游往,皆一时才俊,赋诗颂咏,终日忘疲。每从容谓吾以遭逢时来,位隆任要,当应推贤下士,先物后身,然后可以报恩明主,克保元吉。俾余二纪之中,忝窃若是,幸无大过者,繄此子之助焉。自出闽区,政存清静,冀其旋反,少慰衰暮,言念今日,眇然长往。加以阖棺千里之外,未知归骨之期,虽复无情之伦,庸讵不痛于昔!夷甫孩抱中物,尚尽恸以待宾;安仁未及七旬,犹殷勤于词赋。况夫名立宦成,半途而废者,亦焉可已已哉。求其此怀,可谓苗实之义。诸贤既贻格言,喻以大理,即日辍哀,命驾修职事焉。"

  中大通三年,又以疾自陈,移授特进、右光禄大夫、侍中、中卫将军,置佐史,余如故。增亲信四十人。两宫参问,冠盖结辙;服膳医药,皆资天府。有敕每欲临幸,勉以拜伏有亏,频启停出,诏许之,遂停舆驾。大同元年,卒,时年七十。高祖闻而流涕,即日车驾临殡,乃诏赠特进、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余并如故。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赠钱二十万,布百匹。皇太子亦举哀朝堂。谥曰简肃公。

  勉善属文,勤著述,虽当机务,下笔不休。尝以起居注烦杂,乃加删撰为《别起居注》六百卷;《左丞弹事》五卷;在选曹,撰《选品》五卷;齐时,撰《太庙祝文》二卷;以孔释二教殊途同归,撰《会林》五十卷。凡所著前后二集四十五卷,又为《妇人集》十卷,皆行于世。大同三年,故佐史尚书左丞刘览等诣阙陈勉行状,请刊石纪德,即降诏许立碑于墓云。

  悱字敬业,幼聪敏,能属文。起家著作佐郎,转太子舍人,掌书记之任。累迁洗马、中舍人,犹管书记。出入宫坊者历稔,以足疾出为湘东王友,迁晋安内史。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徐勉少而厉志忘食,发愤修身,慎言行,择交游;加运属兴王,依光日月,故能明经术以绾青紫,出闾阎而取卿相。及居重任,竭诚事主,动师古始,依则先王,提衡端轨,物无异议,为梁宗臣,盛矣。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为善最乐 觉世警心录 济世宝筏编 鉴诫略钞 诸神瓣香集 昌江瓣香集 武帝瓣香集 文帝瓣香集 海南瓣香集 吕祖瓣香集 万善先资集 万善先资集 万善先资集 惠迪书 灶君劝善文灵籖 灶王真经 司命灶君劝善文 欲觉闻钟四卷末一卷 行道有福 救生铅 救生铅四卷末一卷 返性图辑要宝录 返性图辑要宝录 返性图纂正六卷首一卷六集 返性图十卷十集 返性图十卷十集 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真君劝善文 毋不敬编三卷续编 醒世俚言 积善辑要 全人矩矮摘钞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全人矩矮摘钞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全人矩矮摘钞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善化城隍庙敬事录 欲海回狂集(欲海回狂) 欲海回狂集(欲海回狂) 欲海回狂集(欲海回狂) 劝善举隅 增订问心集 会萃一集一卷二集一卷三集一卷四集一卷会萃补编一卷 修省良规 桂宫梯四卷续辑 戒士文征信录一卷附先贤文录一卷 帝君戒士子文 戒士子文觉世格言 惜字公志 暗室灯注释 暗室灯批注 暗室灯 暗室灯 暗室灯 暗室灯 暗室灯 暗室灯 暗室灯 信心应验录 信心应验录 立命全书 欲海慈航 欲海慈航 解黃帝陰符經_.djvu 陰符經疏略_.djvu 黃帝陰符經玄解_.djvu 陰符經真詮_.djvu 補過齋讀陰符經日記_.djvu 廣成子疏略_.djvu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真經八洞仙祖合注_.djvu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注_.djvu 太上老君清靜經圖注_.djvu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真經原旨_.djvu 太上元始天尊說三官寶號_.djvu 太上老君說黃妙真經_.djvu 太上說天妃救苦靈驗經_.djvu 太上玄靈北鬥本命延生真經_.djvu 太上說平安灶經_.djvu 高上玉皇心印妙經注_.djvu 終南八祖說心印妙經解_.djvu 太上洞玄靈寶紫微金格高上玉皇本行集經闡微_.djvu 太上道德大天尊說道元一氣經_.djvu 元皇大道真君救劫寶經_.djvu 藏外道書第四冊目錄_.djvu 先天斗帝敕演無上玄功靈妙真經疏解_.djvu 九皇斗姥戒殺延生真經_.djvu 九皇新經註解_.djvu 覺世經注證_.djvu 關帝明聖經全集_.djvu 三界伏魔關聖帝君忠孝忠義真經_.djvu 敬灶全書_.djvu 文昌帝君本傳_.djvu 文帝孝經_.djvu 文昌應化元皇大道真君說注生延嗣妙應真經_.djvu 文昌心懺_.djvu 文昌大洞仙經_.djvu 文昌大洞仙經註釋_.djvu 文昌大洞經_.djvu 大洞經示讀_.djvu 文昌大洞治瘟寶錄_.djvu 大洞玉經疏要十二義_.djvu 玉樞經籥_.djvu 藏外道書第五冊目錄_.djvu 麻衣道者正易心法_.djvu 瓊琯白真人集_.djvu 周易尚占_.djvu 無上玉皇心印妙經測疏_.djvu 黃帝陰符經測疏_.djvu 老子道德經玄覽_.djvu 周易參同契測疏_.djvu 周易參同契口義_.djvu 悟真篇_.djvu 崔公入藥疏_.djvu 純陽呂公百字碑測疏_.djvu 紫陽真人金丹四百字測疏_.djvu 龍眉子金丹印證詩測疏_.djvu 邱長春真人青天歌測疏_.djvu 玄膚論_.djvu 金丹就正篇_.djvu 金丹大旨圖_.djvu 七破論_.djvu 張三豐先生全集_.djvu 仙佛合宗語錄_.djvu 天仙正理直論_.djvu 天仙正理淺說_.djvu 金丹要訣_.djvu 伍真人丹道九篇_.djvu 慧命經_.djvu 華陽金仙證論_.djvu 藏外道書第七冊目錄_.djvu 玄宗內典諸經注_.djvu 黃帝陰符經注_.djvu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注_.djvu 太上赤文洞古經注_.djvu 太上大通經注_.djvu 太上昇玄說消災護命妙經註_.djvu 洞玄靈寶定觀經注_.djvu 胎息經注_.djvu 無上玉皇心印經_.djvu 崔公入藥鏡註解_.djvu 老子說五廚經注_.djvu 青天歌註釋_.djvu 呂祖全書_.djvu 呂祖本傳_.djvu 靈應事跡_.djvu 文集_.djvu 指伭篇_.djvu 忠誥_.djvu 孝誥_.djvu 前八品仙經_.djvu 後八品仙經_.djvu 五品仙經_.djvu 清微三品經_.djvu 參同經_.djvu 聖德諸品經_.djvu 金丹直指諸品經_.djvu 醒心經_.djvu 度厄救劫救苦滌氛四神咒_.djvu 雪過修真懺_.djvu 玉樞經贊_.djvu 葫頭集_.djvu 涵三雜詠_.djvu 涵三語錄_.djvu 修真傳道集_.djvu 呂祖誥呂祖誥附柳王及葛誥_.djvu 玄宗正旨_.djvu 玉詮_.djvu 心傳述證錄_.djvu 金華宗旨_.djvu 葛仙翁太極沖玄至道心傳_.djvu 太上靈寶淨明宗教錄_.djvu 藏外道書第八冊目錄_.djvu 周易闡真_.djvu 孔易闡真_.djvu 象言破疑_.djvu 通關文_.djvu 參同直指_.djvu 參同契經文直指_.djvu 參同契直指箋注_.djvu 參同契直指三相類_.djvu 悟真直指_.djvu 指南針_.djvu 陰符經注_.djvu 上慢下暴 上方不足,下比有馀 上方宝剑 上无片瓦,下无卓锥 上无片瓦,下无立锥 上智下愚 上替下陵 上树拔梯 上气不接下气 上求下告 上溢下漏 上漏下湿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上窜下跳 上谄下渎 上陵下替 下不为例 下临无地 下井投石 下学上达 下情上达 下愚不移 下气怡声 下气怡色 下笔千言 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下笔如神 下笔有神 下陵上替 下马看花 不一其人 不三不四 不上不下 不丰不杀 不为福先,不为祸始 不主故常 不义之财 不乏其人 不了不当 不了了之 不了而了 不事产业 不事公卿 不事边幅 不亢不卑 不仁不义 不今不古 不以为奇 不以为意 不以为然 不以为耻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不以多罔寡 不以小恶忘大美 不以辞害志 不伏水土 不伏烧埋 不传之秘 不伤脾胃 不伦不类 不修小节 不倒翁 不值一哂 不值一笑 不假思索 不假雕琢 不偏不党 不做不休 不偢不倸 不僧不俗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不关痛痒 不关紧要 不出所料 不分彼此 不分玉石 不分畛域 不分轩轾 不分青红皂白 不刊之书 不刊之典 不刊之论 不到乌江不尽头 不到黄河心不死 不加思索 不务正业 不务空名 不劣方头 不动声色 不动如山 不劳而成 不劳而获 不勤而获 不卑不亢 不厌其烦 不厌其繁 不厌其详 不厌求详 不召之臣 不可一世 不可以道里计 不可企及 不可偏废 不可分割 不可名状 不可向迩 不可告人 不可多得 不可奈何 不可开交 不可捉摸 不可收拾 不可方物 不可枚举 不可理喻 不可磨灭 不可移易 不可究诘 不可终日 不可胜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