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十四 列传第八 江淹 任昉

卷十四 列传第八 江淹 任昉

  江淹,字文通,济阳考城人也。少孤贫好学,沉静少交游。起家南徐州从事,转奉朝请。宋建平王景素好士,淹随景素在南兖州。广陵令郭彦文得罪,辞连淹,系州狱。淹狱中上书曰:

  昔者贱臣叩心,飞霜击于燕地;庶女告天,振风袭于齐台。下官每读其书,未尝不废卷流涕。何者?士有一定之论,女有不易之行。信而见疑,贞而为戮,是以壮夫义士伏死而不顾者此也。下官闻仁不可恃,善不可依,始谓徒语,乃今知之。伏愿大王暂停左右,少加怜鉴。

  下官本蓬户桑枢之民,布衣韦带之士,退不饰《诗书》以惊愚,进不买名声于天下。日者谬得升降承明之阙,出入金华之殿,何尝不局影凝严,侧身扃禁者乎?窃慕大王之义,为门下之宾,备鸣盗浅术之余,豫三五贱伎之末。大王惠以恩光,眄以颜色。实佩荆卿黄金之赐,窃感豫让国士之分矣。常欲结缨伏剑,少谢万一,剖心摩踵,以报所天。不图小人固陋,坐贻谤缺,迹坠昭宪,身限幽圄。履影吊心,酸鼻痛骨。下官闻亏名为辱,亏形次之,是以每一念来,忽若有遗。加以涉旬月,迫季秋,天光沉阴,左右无色。身非木石,与狱吏为伍。此少卿所以仰天搥心,泣尽而继之以血者也。下官虽乏乡曲之誉,然尝闻君子之行矣。其上则隐于帘肆之间,卧于岩石之下;次则结绶金马之庭,高议云台之上;次则虏南越之君,系单于之颈:俱启丹册,并图青史。宁当争分寸之末,竞刀锥之利哉!然下官闻积毁销金,积谗糜骨。古则直生取疑于盗金,近则伯鱼被名于不义。彼之二才,犹或如此;况在下官,焉能自免。昔上将之耻,绛侯幽狱;名臣之羞,史迁下室,如下官尚何言哉!夫鲁连之智,辞禄而不反;接舆之贤,行歌而忘归。子陵闭关于东越,仲蔚杜门于西秦,亦良可知也。若使下官事非其虚,罪得其实,亦当钳口吞舌,伏匕首以殒身,何以见齐鲁奇节之人,燕赵悲歌之士乎?

  方今圣历钦明,天下乐业,青云浮雒,荣光塞河。西洎临洮、狄道,北距飞狐、阳原,莫不浸仁沐义,照景饮醴。而下官抱痛圜门,含愤狱户,一物之微,有足悲者。仰惟大王少垂明白,则梧丘之魂,不愧于沉首;鹄亭之鬼,无恨于灰骨。不任肝胆之切,敬因执事以闻。此心既照,死且不朽。

  景素览书,即日出之。寻举南徐州秀才,对策上第,转巴陵王国左常侍。景素为荆州,淹从之镇。少帝即位,多失德。景素专据上流,咸劝因此举事。淹每从容谏曰:"流言纳祸,二叔所以同亡;抵局衔怨,七国于焉俱毙。殿下不求宗庙之安,而信左右之计,则复见麋鹿霜露栖于姑苏之台矣。"景素不纳。及镇京口,淹又为镇军参军事,领南东海郡丞。景素与腹心日夜谋议,淹知祸机将发,乃赠诗十五首以讽焉。

  会南东海太守陆澄丁艰,淹自谓郡丞应行郡事,景素用司马柳世隆。淹固求之,景素大怒,言于选部,黜为建安吴兴令。淹在县三年。升明初,齐帝辅政,闻其才,召为尚书驾部郎、骠骑参军事。俄而荆州刺史沈攸之作乱,高帝谓淹曰:"天下纷纷若是,君谓何如?"淹对曰:"昔项强而刘弱,袁众而曹寡,羽号令诸侯,卒受一剑之辱,绍跨蹑四州,终为奔北之虏。此谓'在德不在鼎'。公何疑哉?"帝曰:"闻此言者多矣,试为虑之。"淹曰:"公雄武有奇略,一胜也;宽容而仁恕,二胜也;贤能毕力,三胜也;民望所归,四胜也;奉天子而伐叛逆,五胜也。彼志锐而器小,一败也;有威而无恩,二败也;士卒解体,三败也;搢绅不怀,四败也;悬兵数千里,而无同恶相济,五败也。故虽豺狼十万,而终为我获焉。"帝笑曰:"君谈过矣。"是时军书表记,皆使淹具草。相国建,补记室参军事。建元初,又为骠骑豫章王记室,带东武令,参掌诏册,并典国史。寻迁中书侍郎。永明初,迁骁骑将军,掌国史。出为建武将军、庐陵内史。视事三年,还为骁骑将军,兼尚书左丞,寻复以本官领国子博士。少帝初,以本官兼御史中丞。

  时明帝作相,因谓淹曰:"君昔在尚书中,非公事不妄行,在官宽猛能折衷;今为南司,足以震肃百僚。"淹答曰:"今日之事,可谓当官而行,更恐才劣志薄,不足以仰称明旨耳。"于是弹中书令谢朏,司徒左长史王缋、护军长史庾弘远,并以久疾不预山陵公事;又奏前益州刺史刘悛、梁州刺史阴智伯,并赃货巨万,辄收付廷尉治罪。临海太守沈昭略、永嘉太守庾昙隆,及诸郡二千石并大县官长,多被劾治,内外肃然。明帝谓淹曰:"宋世以来,不复有严明中丞,君今日可谓近世独步。"

  明帝即位,为车骑临海王长史。俄除廷尉卿,加给事中,迁冠军长史,加辅国将军。出为宣城太守,将军如故。在郡四年,还为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寻为秘书监。永元中,崔慧景举兵围京城,衣冠悉投名刺,淹称疾不往。及事平,世服其先见。

  东昏末,淹以秘书监兼卫尉,固辞不获免,遂亲职。谓人曰:"此非吾任,路人所知,正取吾空名耳。且天时人事,寻当翻覆。孔子曰:'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临事图之,何忧之有?"顷之,又副领军王莹。及义师至新林,淹微服来奔,高祖板为冠军将军,秘书监如故,寻兼司徒左长史。中兴元年,迁吏部尚书。二年,转相国右长史,冠军将军如故。

  天监元年,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封临沮县开国伯,食邑四百户。淹乃谓子弟曰:"吾本素宦,不求富贵,今之忝窃,遂至于此。平生言止足之事,亦以备矣。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吾功名既立,正欲归身草莱耳。"其年,以疾迁金紫光禄大夫,改封醴陵侯。四年卒,时年六十二。高祖为素服举哀。赙钱三万,布五十匹。谥曰宪伯。

  淹少以文章显,晚节才思微退,时人皆谓之才尽。凡所著述百余篇,自撰为前后集,并《齐史》十志,并行于世。

  子筼袭封嗣,自丹阳尹丞为长城令,有罪削爵。普通四年,高祖追念淹功,复封筼吴昌伯,邑如先。

  任昉,字彦升,乐安博昌人,汉御史大夫敖之后也。父遥,齐中散大夫。遥妻裴氏,尝昼寝,梦有彩旗盖四角悬铃,自天而坠,其一铃落入裴怀中,心悸动,既而有娠,生昉。身长七尺五寸。幼而好学,早知名。宋丹阳尹刘秉辟为主簿。时昉年十六,以气忤秉子。久之,为奉朝请,举兖州秀才,拜太常博士,迁征北行参军。

  永明初,卫将军王俭领丹阳尹,复引为主簿。俭雅钦重昉,以为当时无辈。迁司徒刑狱参军事,入为尚书殿中郎,转司徒竟陵王记室参军,以父忧去职。性至孝,居丧尽礼。服阕,续遭母忧,常庐于墓侧,哭泣之地,草为不生。服除,拜太子步兵校尉、管东宫书记。

  初,齐明帝既废郁林王,始为侍中、中书监、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封宣城郡公,加兵五千,使昉具表草。其辞曰:"臣本庸才,智力浅短。太祖高皇帝笃犹子之爱,降家人之慈;世祖武皇帝情等布衣,寄深同气。武皇大渐,实奉诏言。虽自见之明,庸近所蔽,愚夫一至,偶识量己,实不忍自固于缀衣之辰,拒违于玉几之侧,遂荷顾托,导扬末命。虽嗣君弃常,获罪宣德,王室不造,职臣之由。何者?亲则东牟,任惟博陆,徒怀子孟社稷之对,何救昌邑争臣之讥。四海之议,于何逃责?陵土未乾,训誓在耳,家国之事,一至于斯,非臣之尤,谁任其咎!将何以肃拜高寝,虔奉武园?悼心失图,泣血待旦。宁容复徼荣于家耻,宴安于国危。骠骑上将之元勋,神州仪刑之列岳,尚书是称司会,中书实管王言。且虚饰宠章,委成御侮,臣知不惬,物谁谓宜。但命轻鸿毛,责重山岳,存没同归,毁誉一贯。辞一官不减身累,增一职已黩朝经。便当自同体国,不为饰让。至于功均一匡,赏同千室,光宅近甸,奄有全邦,殒越为期,不敢闻命,亦愿曲留降鉴,即垂听许。钜平之恳诚必固,永昌之丹慊获申,乃知君臣之道,绰有余裕,苟曰易昭,敢守难夺。"帝恶其辞斥,甚愠昉,由是终建武中,位不过列校。

  昉雅善属文,尤长载笔,才思无穷,当世王公表奏,莫不请焉。昉起草即成,不加点窜。沈约一代词宗,深所推挹。明帝崩,迁中书侍郎。永元末,为司徒右长史。

  高祖克京邑,霸府初开,以昉为骠骑记室参军。始高祖与昉遇竟陵王西邸,从容谓昉曰:"我登三府,当以卿为记室。"昉亦戏高祖曰:"我若登三事,当以卿为骑兵。"谓高祖善骑也。至是故引昉,符昔言焉。昉奉笺曰:"伏承以今月令辰,肃膺典策,德显功高,光副四海,含生之伦,庇身有地;况昉受教君子,将二十年,咳唾为恩,眄睐成饰,小人怀惠,顾知死所。昔承清宴,属有绪言,提挈之旨,形乎善谑,岂谓多幸,斯言不渝。虽情谬先觉,而迹沦骄饵,汤沐具而非吊,大厦构而相欢。明公道冠二仪,勋超邃古,将使伊周奉辔,桓文扶毂,神功无纪,化物何称。府朝初建,俊贤骧首,惟此鱼目,唐突玙璠。顾己循涯,实知尘忝,千载一逢,再造难答。虽则殒越,且知非报。"

  梁台建,禅让文诰,多昉所具。高祖践阼,拜黄门侍郎,迁吏部郎中,寻以本官掌著作。天监二年,出为义兴太守。在任清洁,儿妾食麦而已。友人彭城到溉,溉弟洽,从昉共为山泽游。及被代登舟,止有米五斛。既至无衣,镇军将军沈约遣裙衫迎之。重除吏部郎中,参掌大选,居职不称。寻转御史中丞,秘书监,领前军将军。自齐永元以来,秘阁四部,篇卷纷杂,昉手自雠校,由是篇目定焉。

  六年春,出为宁朔将军、新安太守。在郡不事边幅,率然曳杖,徒行邑郭,民通辞讼者,就路决焉。为政清省,吏民便之。视事期岁,卒于官舍,时年四十九。阖境痛惜,百姓共立祠堂于城南。高祖闻问,即日举哀,哭之甚恸。追赠太常卿,谥曰敬子。

  昉好交结,奖进士友,得其延誉者,率多升擢,故衣冠贵游,莫不争与交好,坐上宾客,恒有数十。时人慕之,号曰任君,言如汉之三君也。陈郡殷芸与建安太守到溉书曰:"哲人云亡,仪表长谢。元龟何寄?指南谁托?"其为士友所推如此。昉不治生产,至乃居无室宅。世或讥其多乞贷,亦随复散之亲故。昉常叹曰:"知我亦以叔则,不知我亦以叔则。"昉坟籍无所不见,家虽贫,聚书至万余卷,率多异本。昉卒后,高祖使学士贺纵共沈约勘其书目,官所无者,就昉家取之。昉所著文章数十万言,盛行于世。

  初,昉立于士大夫间,多所汲引,有善己者则厚其声名。及卒,诸子皆幼,人罕赡恤之。平原刘孝标为著论曰:

  客问主人曰:"朱公叔《绝交论》,为是乎?为非乎?"主人曰:"客奚此之问?"客曰:"夫草虫鸣则阜螽跃,雕虎啸而清风起。故絪缊相感,雾涌云蒸;嘤鸣相召,星流电激。是以王阳登则贡公喜,罕生逝而国子悲。且心同琴瑟,言郁郁于兰筜,道叶胶漆,志婉娈于埙篪。圣贤以此镂金版而镌盘盂,书玉牒而刻钟鼎。若匠人辍成风之妙巧,伯牙息流波之雅引。范、张款款于下泉,尹、班陶陶于永夕。骆驿纵横,烟霏雨散,皆巧历所不知,心计莫能测。而朱益州汨?叙,越谟训,捶直切,绝交游,视黔首以鹰鹯,媲人伦于豺虎。蒙有猜焉,请辨其惑。"

  主人欣然曰:"客所谓抚弦徽音,未达燥湿变响;张罗沮泽,不睹鹄雁高飞。盖圣人握金镜,阐风烈,龙骧蠖屈,从道污隆。日月联璧,叹亹亹之弘致;云飞电薄,显棣华之微旨。若五音之变化,济九成之妙曲。此朱生得玄珠于赤水,谟神睿而为言。至夫组织仁义,琢磨道德,欢其愉乐,恤其陵夷。寄通灵台之下,遗迹江湖之上,风雨急而不辍其音,霜雪零而不渝其色,斯贤达之素交,历万古而一遇。逮叔世民讹,狙诈飙起,谿谷不能逾其险,鬼神无以究其变,竞毛羽之轻,趋锥刀之末。于是素交尽,利交兴,天下蚩蚩,鸟惊雷骇。然利交同源,派流则异,较言其略,有五术焉:

  "若其宠钧董、石,权压梁、窦。雕刻百工,炉锤万物,吐漱兴云雨,呼吸下霜露,九域耸其风尘,四海叠其熏灼。靡不望影星奔,藉响川鹜,鸡人始唱,鹤盖成阴,高门旦开,流水接轸。皆愿摩顶至踵,隳胆抽肠,约同要离焚妻子,誓徇荆卿湛七族。是曰势交,其流一也。

  "富埒陶、白,赀巨程、罗,山擅铜陵,家藏金穴,出平原而联骑,居里闬而鸣钟。则有穷巷之宾,绳枢之士,冀宵烛之末光,邀润屋之微泽,鱼贯凫踊,飒沓鳞萃,分雁鹜之稻粱,沾玉斝之余沥。衔恩遇,进款诚,援青松以示心,指白水而旌信。是曰贿交,其流二也。

  "陆大夫燕喜西都,郭有道人伦东国,公卿贵其籍甚,搢绅羡其登仙。加以顩颐蹙頞,涕唾流沫,骋黄马之剧谈,纵碧鸡之雄辩,叙温燠则寒谷成暄,论严枯则春丛零叶,飞沉出其顾指,荣辱定其一言。于是弱冠王孙,绮纨公子,道不絓于通人,声未遒于云阁,攀其鳞翼,丐其余论,附骐骥之髦端,轶归鸿于碣石。是曰谈交,其流三也。

  "阳舒阴惨,生民大情,忧合欢离,品物恒性。故鱼以泉涸而呴沫,鸟因将死而悲鸣。同病相怜,缀河上之悲曲;恐惧置怀,昭《谷风》之盛典。斯则断金由于湫隘,刎颈起于苫盖。是以伍员濯溉于宰嚭,张王抚翼于陈相。是曰穷交,其流四也。

  "驰鹜之俗,浇薄之伦,无不操权衡,秉纤纩。衡所以揣其轻重,纩所以属其鼻息。若衡不能举,纩不能飞,虽颜、冉龙翰,凤雏曾、史,兰熏雪白,舒、向金玉,渊海卿、云,黼黻河汉,视若游尘。遇同土梗,莫肯费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若衡重锱铢,纩微彯撇,虽共工之蒐慝,驩兜之掩义,南荆之跋扈,东陵之巨猾,皆为匍匐委蛇,折枝舐痔,金膏翠羽将其意,脂韦便辟导其诚。故轮盖所游,必非夷、惠之室;苞苴所入,实行张、霍之家。谋而后动,芒毫寡忒。是曰量交,其流五也。

  "凡斯五交,义同贾鬻,故桓谭譬之于闤阓,林回喻之于甘醴。夫寒暑递进,盛衰相袭,或前荣而后瘁,或始富而终贫,或初存而末亡,或古约而今泰,循环翻覆,迅若波澜。此则徇利之情未尝异,变化之道不得一。由是观之,张、陈所以凶终,萧、朱所以隙末,断焉可知矣。而翟公方规规然勒门以箴客,何所见之晚乎?

  "然因此五交,是生三衅: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一衅也;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二衅也;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三衅也。古人知三衅之为梗,惧五交之速尤。故王丹威子以槚楚,朱穆昌言而示绝,有旨哉!

  "近世有乐安任昉,海内髦杰,早绾银黄,夙招民誉。遒文丽藻,方驾曹、王;英特俊迈,联衡许、郭。类田文之爱客,同郑庄之好贤。见一善则盱衡扼腕,遇一才则扬眉抵掌。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于是冠盖辐凑,衣裳云合,辎軿击轊,坐客恒满。蹈其阃阈,若升阙里之堂;入其奥隅,谓登龙门之坂。至于顾盼增其倍价,剪拂使其长鸣,彯组云台者摩肩,趋走丹墀者叠迹。莫不缔恩狎,结绸缪,想惠、庄之清尘,庶羊、左之徽烈。及瞑目东越,归骸雒浦,繐帐犹悬,门罕渍酒之彦;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藐尔诸孤,朝不谋夕,流离大海之南,寄命瘴疠之地。自昔把臂之英,金兰之友,曾无羊舌下泣之仁,宁慕郈成分宅之德。呜呼!世路险巇,一至于此!太行孟门,宁云崭绝。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弃之长祇。独立高山之顶,欢与麋鹿同群,皦皦然绝其雰浊,诚耻之也,诚畏之也。"

  昉撰《杂传》二百四十七卷,《地记》二百五十二卷,文章三十三卷。

  昉第四子东里,颇有父风,官至尚书外兵郎。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观夫二汉求贤,率先经术;近世取人,多由文史。二子之作,辞藻壮丽,允值其时。淹能沉静,昉持内行,并以名位终始,宜哉。江非先觉,任无旧恩,则上秩显赠,亦末由也已。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国学迷 遺事瑣談六卷 尚書劄記四卷 集神州塔寺三寶感通錄四卷 佩文齋書畫譜一百卷 [光緒]順天府志一百三十卷附錄一卷 吳梅村先生年譜四卷 廿一史約編八卷首一卷 詩經集傳八卷 朝野類要五卷 我信錄二卷 茶山集八卷茶山集拾遺一卷 禮記十卷 吳門治驗録四卷 庶幾堂今樂十八種 增訂批點四書讀本四種 六經圖二十四卷 歷代輿地沿革險要圖說不分卷 四書考異七十二卷 禹貢正解一卷圖表一卷 租覈 人譜一卷人譜類記二卷 鶴壽山房四六文四卷詩集四卷 黃忠端公年譜二卷 中國地理學教科書三卷 四川官運鹽案類編九十卷首一卷 龍門陣九卷 欽定大清會典一百卷首一卷 安吳四種三十六卷 輿地紀勝二百卷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集一卷 醴陵集十卷 [乾隆]渾源州志十卷 周易四卷 爾雅註疏十卷校勘記十卷 未篩集 吳門畫舫錄一卷 易林四卷 榕村語錄續集二十卷 游太姥山圖詠一卷 聖體月 八星之一總論 大清律例增修統纂集成四十卷 詩材類對纂要四卷 官話指南四卷 周書斠補四卷 積石文稿十八卷 寫真 資治通鑑補二百九十四卷 耐庵奏議存稿十二卷首一卷耐庵公牘存稿四卷文存六卷詩存三卷 亞美利加洲通史不分卷 戊笈談兵十卷首一卷 日本武學兵隊紀略一卷附一卷 通志堂經解一千八百三十八卷 韋廬集三集 湘綺樓文集八卷 環遊地球新錄四卷 傅青主先生男女科全編四卷 固庵自定草二卷 對雪亭文集十卷詩鈔二卷 [康熙]寧晉縣志十卷 熱情的書_邱韻鐸著光明書局.djvu 他與她_華羅琛著商務印書館.djvu 踏破遼河千里雪_華山著東北書店.djvu 海底夢第二版_巴金著開明書店.djvu 鷹揚大海_朱啟平著台灣新生報社.djvu 精忠傳彈詞_嚴周穎芳著商務印書館.djvu 歐洲的傳說_松村武雄著鍾子巖譯開明書店.djvu 海外傳說集全一冊_謝六逸著世界書局.djvu 游美短篇軼事文瑞印書館.djvu 香雪留痕集華通印刷公司.djvu 現代南歐文學概觀_徐霞村著神州國光社.djvu 解放南北目擊記_范強司著.djvu 英雄牌_馮崗著華北大學.djvu 躍進大別山武漢人民藝術出版社.djvu 我們是戲劇的鐵軍.djvu 梁祝姻緣.djvu 希臘故事集.djvu 四季隨筆_英國吉辛著李霽野譯.djvu 霧雨電_巴金.djvu 新生_巴金著開明書店.djvu 青弋江_何為著.djvu 伊所伯的寓言_汪原放譯上海亞東圖書館.djvu 晉察冀行_周而復著陽光出版社.djvu 英雄與英雄崇拜_嘉萊爾著曾虛白譯商務印書館.djvu 鼓子曲存第一集_張長弓編聽香室.djvu 入獄記_楊光政著太平書局.djvu 神仙老虎狗全一冊_李鯈著群眾圖書公司.djvu 怪水手_史大俊編譯通俗出版社.djvu 生死戀新紀元出版社.djvu 引導與同伴_卡羅薩著姚可崑譯開明書店.djvu 法國文學論集_曾仲鳴著黎明書局.djvu 法國文學史_穆木天譯編世界書局.djvu 德國短篇小說選_柴訶等著胡啟文譯中華書局.djvu 德國名家小說集_劉思訓譯中華書局.djvu 邑廟風光_沈善昌編.djvu 上海外交史話.djvu 國恥史要.djvu 百年來的上海演變世界文化出版社.djvu 高乾大_歐陽山著新華書店.djvu 潼關之夜_楊朔著烽火社.djvu 戰地行腳_錢君匋著烽火社.djvu 地主翻把血的教訓_井巖盾等著東北書店.djvu 巴金文選全一冊_沈文耀選編時代出版社.djvu 苦笑_周全平著光華書局.djvu 新型集_王之彥編朝明出版社.djvu 田園集_周楞伽著新鍾書局.djvu 避難者_賀玉波著大光書局.djvu 杜大嫂_陳登科寫新華書店.djvu 微神集_老捨創作.djvu 怨悔覺醒控訴_東北書店編東北書店.djvu 光明_巴金著新中國書局.djvu 南德的暮秋_蕭乾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兒童年_羅洪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生底煩擾_歐陽山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橋_廢名著開明書店.djvu 希望_田濤著萬葉書店.djvu 活路短篇小說集_羅洪著萬葉書店.djvu 殞落_羅塞著雲海出版社.djvu 空游_西風社編輯部編西風社.djvu 階級的硬骨頭_宋訓令等著東北書店.djvu 皮包和煙斗全一冊_巴人著光明書局.djvu 人間地獄_中國問題研究社編華北新華書店.djvu 人民的軍隊_王向立著光華書店.djvu 游擊三千里_白蕪著地球出版社.djvu 春夢集_揚滔著新中國出版社.djvu 航空生活中國的空軍出版社.djvu 夢裡的微笑_全平作葉靈鳳畫創造社.djvu 農民淚.djvu 流民_關永吉著.djvu 老戰士_周潔夫著東北書店.djvu 都市的風光開明書店.djvu 苦水血淚_華北大學教務處編.djvu 楚歌集.djvu 荊棘_朋其著開明書店.djvu 沒有弦的炸彈_丁奮等著新華書店.djvu 西線的血戰_長江等著上海雜誌公司.djvu 錦繡河山生活書店.djvu 苦囚雜記_周毓英著樂群書店.djvu 第一階段的故事第二版_茅盾著文光書店.djvu 旱災全一冊_周楞伽著中華書局.djvu 月牙集_老捨著上海晨光出版公司.djvu 沙汀傑作選_巴雷著新象書店.djvu 紅旗_劉白羽著東北書店.djvu 幸福_劉白羽著新群出版社.djvu 鞭笞下_林玨著萬葉書店.djvu 耶蘇之死_茅盾著作家書屋.djvu 茅盾短篇小說集第二集_茅盾著開明書店.djvu 關於女人_冰心著開明書店.djvu 創作選上海大眾書局.djvu 委屈_茅盾著新風書店.djvu 海島上_艾燕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老捨傑作集_艾燕著.djvu 趕集_老捨著上海良友圖書.djvu 葉紹鈞代表作上海全球書店.djvu 黑暗與光明_林淡秋著光明文藝書店.djvu 茅盾代表作選.djvu 郁達夫傑作選上海新象書店.djvu 戰線上.djvu 苦悶_楊●人著.djvu 銻砂_蔣牧良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第三者_秦瘦鷗著正言出版社.djvu 恐怖的笑_田清著東新圖書雜誌出版社.djvu 這時代_羅洪著正言出版社.djvu 羅密歐與朱麗葉_蕭叔夜著永豐書局.djvu 東海巴山集_老捨著新豐出版公司印行.djvu 路線_馬千華著新鍾書局.djvu 半灣鎌刀_夏風著大連大眾書店.djvu 嬰_梅林著.djvu 福貴_趙樹理著新華書店.djvu 紅石山_楊朔著東北書店.djvu 趣味的短什_楊紹萬著中國文化事業社.djvu 曼殊六記_蘇曼殊著上海中央書店.djvu 今天_明草著光華書店.djvu 買賣街_田青著全國各大書局.djvu 老捨傑作選_朱巴著大方書局.djvu 黃鑫時代_曉歌著.djvu 嗜酒者.djvu 笑的失遺_草明著文化工作社.djvu 旅途_若愚著大華書店.djvu 海外奇案集_黃房言著後皇法書局.djvu 柳营花阵 柳街花巷 柳衢花市 柳陌花丛 柳陌花巷 柳陌花街 柳陌花衢 柳骨颜筋 柴天改物 柴天改玉 柴毁灭性 柴毁骨立 柴立不阿 柴米夫妻 柴米油盐 标情夺趣 标新创异 标新立异 标新竖异 标新竞异 标新领异 栈山航海 栉垢爬痒 栉霜沐露 栋折榱坏 栋折榱崩 栋朽榱崩 树上开花 树俗立化 树倒根摧 树元立嫡 树功扬名 树功立业 树同拔异 树大招风 树大根深 树德务滋,除恶务本 树欲息而风不停 树欲静而风不停 树欲静而风不宁 树碑立传 树蕙滋兰 栖丘饮谷 栖栖遑遑 栖风宿雨 栗栗危惧 栗烈觱发 校短量长 栩栩如生 栩栩欲活 株连蔓引 根壮叶茂 根孤伎薄 根据槃互 根朽枝枯 根株牵连 根株结盘 根株附丽 根椽片瓦 根深叶茂 根深固本 根深本固 根深枝茂 根深蒂固 根深蒂结 根牢蒂固 根生土长 根盘蒂结 根结盘固 根结盘据 根蟠节错 根连株拔 根连株逮 格不相入 格于成例 格古通今 格天彻地 格杀勿论 格格不入 格格不吐 格格不纳 格物穷理 格高意远 桀傲不恭 桀傲不驯 桀敖不驯 桀贪骜诈 桀骜不恭 桀骜不逊 桀骜不驯 桀骜自恃 桀骜难驯 桂子兰孙 桂宫柏寝 桂折兰摧 桂林一枝,昆山片玉 桂林杏苑 桂楫兰桡 桂殿兰宫 桂玉之地 桂酒椒浆 桂馥兰香 桃夭李艳 桃李争妍 桃李精神 桃红柳绿 桃羞杏让 桃腮柳眼 桃腮粉脸 桃花薄命 桃蹊柳陌 案兵束甲 案剑瞋目 案堵如故 案无留牍 案牍之劳 案牍劳形 案甲休兵 桑户棬枢 桑户蓬枢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