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裴叔业 崔慧景 张欣泰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裴叔业 崔慧景 张欣泰

  裴叔业,河东闻喜人,晋冀州刺史徽后也。徽子游击将军黎,遇中朝乱,子孙没凉州,仕于张氏。黎玄孙先福,义熙末还南,至荥阳太守。叔业父祖晚渡。少便弓马,有武干。宋元徽末,累官为羽林监,太祖骠骑行参军。建元元年,除屯骑校尉。虏侵司豫二州,以叔业为军主征讨,本官如故。上初即位,群下各献谠言。二年,叔业上疏曰:"成都沃壤,四塞为固,古称一人守隘,万夫趑趄。雍、齐乱于汉世,谯、李寇于晋代,成败之迹,事载前史。顷世以来,绥驭乖术,地惟形势,居之者异姓,国实武用,镇之者无兵,致寇掠充斥,赕税不断。宜遣帝子之尊,临抚巴蜀,总益、梁、南秦为三州刺史。率文武万人,先启岷汉,分遣郡戍,皆配精力,搜荡山源,纠虔奸蠹。威令既行,民夷必服。"除宁朔将军,军主如故。永明四年,累至右军将军,东中郎谘议参军。

  高宗为豫州,叔业为右军司马,加建威将军、军主,领陈留太守。七年,为王敬则征西司马,将军、军主如故。随府转骠骑。在寿春为佐数年。九年,为宁蛮长史、广平太守。雍州刺史王奂事难,叔业率部曲于城内起义。上以其有干用,仍留为晋安王征北谘议,领中兵,扶风太守,迁晋熙王冠军司马。延兴元年,加宁朔将军,司马如故。叔业早与高宗接事,高宗辅政,厚任叔业以为心腹,使领军掩袭诸蕃镇,叔业尽心用命。

  建武二年,虏围徐州,叔业以军主隶右卫将军萧坦之救援。叔业攻虏淮栅外二城,克之,贼众赴水死甚众。除黄门侍郎。上以叔业有勋诚,封武昌县伯,五百户。仍为持节、督徐州军事、冠军将军、徐州刺史。四年,虏主寇沔北,上令叔业援雍州。叔业启:"北人不乐远行,唯乐侵伐虏堺,则雍司之贼,自然分张,无劳动民向远也。"上从之。叔业率军攻虹城,获男女四千余人。徙督豫州、辅国将军、豫州刺史,持节如故。

  永泰元年,叔业领东海太守孙令终、新昌太守刘思效、马头太守李僧护等五万人围涡阳,虏南兖州所镇,去彭城百二十里。伪兖州刺史孟表固守拒战,叔业攻围之,积所斩级高五丈,以示城内。又遣军主萧璝、成宝真分攻龙亢戍,即虏马头郡也。虏闭城自守。伪徐州刺史广陵王率二万人、骑五千匹至龙亢,璝等拒战不敌。叔业三万余人助之,数道攻虏。虏新至,营未立,于是大败。广陵王与数十骑走,官军追获其节。虏又遣伪将刘藻、高聪继至,叔业率军迎击破之,再战,斩首万级,获生口三千人,器仗驴马绢布千万计。虏主闻广陵王败,遣伪都督王肃、大将军杨大眼步骑十八万救涡阳,叔业见兵盛,夜委军遁走。明日,官军奔溃,虏追之,伤杀不可胜数,日暮乃止。叔业还保涡口,上遣使慰劳。

  高宗崩,叔业还镇。少主即位,诛大臣,京师屡有变发。叔业登寿春城北望肥水,谓部下曰:"卿等欲富贵乎?我言富贵亦可办耳。"永元元年,徙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军事、南兖州刺史,将军、持节如故。叔业见时方乱,不乐居近蕃,朝廷疑其欲反,叔业亦遣使参察京师消息,于是异论转盛。叔业兄子植、扬并为直阁,殿内驱使。虑祸至,弃母奔寿阳,说叔业以朝廷必见掩袭。徐世檦等虑叔业外叛,遣其宗人中书舍人裴长穆宣旨,许停本任。叔业犹不自安,而植等说之不已,叔业忧惧,问计于梁王,梁王令遣家还都,自然无患。叔业乃遣子芬之等还质京师。明年,进号冠军将军。传叔业反者不已,芬之愈惧,复奔寿春。于是发诏讨叔业,遣护军将军崔慧景、征虏将军豫州刺史萧懿督水陆众军西讨,顿军小岘。叔业病困,植请救魏虏,送芬之为质。叔业寻卒,虏遣大将军李丑、杨大眼二千余骑入寿春。初,虏主元宏建武二年至寿春,其下劝攻城。宏曰:"不须攻,后当降也。"植等皆还洛阳。

  崔慧景,字君山,清河东武城人也。祖构,奉朝请。父系之,州别驾。慧景初为国子学生。宋泰始中,历位至员外郎,稍迁长水校尉,宁朔将军。太祖在淮阴,慧景与宗人祖思同时自结。太祖欲北渡广陵,使慧景具船于陶家后渚,事虽不遂,以此见亲。除前军。沈攸之事平,仍出为武陵王安西司马、河东太守,使防捍陕西。升明三年,豫章王为荆州,慧景留为镇西司马,兼谘议,太守如故。太祖受禅,封乐安县子,三百户。豫章王遣慧景奉表称庆还京师,太祖召见,加意劳接。转平西府司马、南郡内史。仍迁为南蛮长史,加辅国将军,内史如故。先是蛮府置佐,资用甚轻,至是始重其选。

  建元元年,虏动,豫章王遣慧景三千人顿方城,为司州声援。虏退,梁州贼李乌奴未平,以慧景为持节、都督梁南北秦沙四州军事、西戎校尉、梁南秦二州刺史,将军如故。敕荆州资给发遣,配以实甲千人,步道从襄阳之镇。初,乌奴屡为官军所破,走氐中,乘间出,扰动梁、汉,据关城。遣使诣荆州请降,豫章王不许。遣中兵参军王图南率益州军从剑阁掩讨,大摧破之,乌奴还保武兴。慧景发汉中兵众,进顿白马。遣支军与图南腹背攻击,乌奴大败,遂奔于武兴。

  世祖即位,进号冠军将军。在州蓄聚,多获珍货。永明三年,以本号还。迁黄门郎,领羽林监。明年,迁随王东中郎司马,加辅国将军。出为持节、督司州军事、冠军将军、司州刺史。母丧,诏起复本任。慧景每罢州,辄倾资献奉,动数百万,世祖以此嘉之。九年,以本号征还,转太子左率,加通直常侍。明年,迁右卫将军,加给事中。

  是时虏将南侵,上出慧景为持节、督豫州郢州之西阳司州之汝南二郡诸军事、冠军将军、豫州刺史。郁林即位,进号征虏将军。慧景以少主新立,密与虏交通,朝廷疑惧。高宗辅政,遣梁王至寿春安慰之,慧景遣密启送诚劝进,征还,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建武二年,虏寇徐、豫,慧景以本官假节向钟离,受王玄邈节度。寻加冠军将军。四年,迁度支尚书,领太子左率。

  冬,虏主攻沔北五郡,假慧景节,率众二万,骑千匹,向襄阳。雍州众军并受节度。永泰元年,慧景至襄阳,五郡已没。加慧景平北将军,置佐史,分军助戍樊城。慧景顿涡口村,与太子中庶子梁王及军主前宁州刺史董仲民、刘山阳、裴帟、傅法宪等五千余人进行邓城。前参骑还,称虏军且至。须臾,望数万骑俱来,慧景据南门,梁王据北门,令诸军上城上。时慧景等蓐食轻行,皆有饥惧之色。军中北馆客三人走投虏,具告之。虏伪都督中军大将军彭城王元勰分遣伪武卫将军元蚪趣城东南,断慧景归路,伪司马孟斌向城东,伪右卫将军播正屯城北,交射城内。梁王欲出战,慧景曰:"虏不夜围人城,待日暮自当去也。"既而虏众转盛,慧景于南门拔军,众军不相知,随后奔退。虏军从北门入,刘山阳与部曲数百人断后死战,虏遣铠马百余匹突取山阳,山阳使射手射之,三人倒马,手杀十余人,不能禁,且战且退。慧景南出过闹沟,军人蹈藉,桥皆断坏,虏军夹路射之,军主傅法宪见杀,赴沟死者相枕。山阳取袄杖填沟,乘之得免。虏主率大众追之,晡时,虏主至沔北,围军主刘山阳,山阳据城苦战,至暮,虏乃退。众军恐惧,其夕皆下船还襄阳。

  东昏即位,改领右卫将军,平北、假节如故。未拜。永元元年,迁护军将军,寻加侍中。陈显达反,加慧景平南将军,都督众军事,屯中堂。时辅国将军徐世檦专势号令,慧景备员而已。帝既诛戮将相,旧臣皆尽,慧景自以年宿位重,转不自安。明年,裴叔业以寿春降虏,改授慧景平西将军,假节、侍中、护军如故,率军水路征寿阳。军顿白下,将发,帝长围屏除出琅邪城送之。帝戎服坐城楼上,召慧景单骑进围内,无一人自随者。裁交数言,拜辞而去。慧景既得出,甚喜。子觉为直阁将军,慧景密与期。四月慧景至广陵,觉便出奔。

  慧景过广陵数十里,召会诸军主曰:"吾荷三帝厚恩,当顾托之重。幼主昏狂,朝廷坏乱,危而不扶,责在今日。欲与诸君共建大功,以安宗社,何如?"众皆响应。于是回军还广陵,司马崔恭祖守广陵城,开门纳之。帝闻变,以征虏将军右卫将军左兴盛假节,督京邑水陆众军。慧景停二日,便收众济江集京口。江夏王宝玄又为内应,合二镇兵力,奉宝玄向京师。

  台遣骁骑将军张佛护、直阁将军徐元称、屯骑校尉姚景珍、西中郎参军徐景智、游荡军主董伯珍、骑官桓灵福等据竹里为数城。宝玄遣信谓佛护曰:"身自还朝,君何意苦相断遏?"佛护答曰:"小人荷国重恩,使于此创立小戍。殿下还朝,但自直过,岂敢干断。"遂射慧景军,因合战。慧景子觉及崔恭祖领前锋,皆伧楚善战;又轻行不爨食。以数舫缘江载酒肉为军粮。每见台军城中烟火起,辄尽力攻击,台军不复得食,以此饥困。元称等议欲降,佛护不许。十二日,恭祖等复攻之,城陷,佛护单马走,追得斩首,徐元称降,余军主皆死。慧景至临沂,令李玉之发桥断路,慧景收杀之。

  台遣中领军王莹都督众军,据湖头筑垒,上带蒋山西岩,实甲数万。慧景至查硎,竹塘人万副儿善射猎,能捕虎,投慧景曰:"今平路皆为台军所断,不可议进。唯宜从蒋山龙尾上,出其不意耳。"慧景从之,分遣千余人鱼贯缘山,自西岩夜下,鼓叫临城中。台军惊恐,即时奔散。帝又遣右卫将军左兴盛率台内三万人拒慧景于北篱门,望风退走。慧景引军入乐游苑,恭祖率轻骑十余匹突进北掖门,乃复出,宫门皆闭。慧景引众围之。于是东府、石头、白下、新亭诸城皆溃。左兴盛走,不得入宫,逃淮渚荻舫中,慧景擒杀之。宫中遣兵出荡,不克。慧景烧兰台府署为战场,守卫尉萧畅屯南掖门处分城内,随方应击,众心以此稍安。

  慧景称宣德太后令,废帝为吴王。时巴陵王昭胄先逃民间,出投慧景,慧景意更向之,故犹豫未知所立。竹里之捷,子觉与恭祖争勋,慧景不能决。恭祖劝慧景射火箭烧北掖楼,慧景以大事垂定,后若更造,费用功力,不从其计。性好谈义,兼解佛理,顿法轮寺,对客高谈。恭祖深怀怨望。

  先是卫尉萧懿为征虏将军、豫州刺史,自历阳步道征寿阳。帝遣密使告之,懿率军主胡松、李居士等数千人自采石济岸,顿越城,举火,台城中鼓叫称庆。恭祖先劝慧景遣二千人断西岸军,令不得渡,慧景以城旦夕降,外救自然应散。至是恭祖请击义师,又不许。乃遣子觉将精手数千人渡南岸。义师昧旦进战,数合,士皆致死,觉大败,赴淮死者二千余人,觉单马退,开桁阻淮。其夜,崔恭祖与骁将刘灵运诣城降,慧景众情离坏,乃将腹心数人潜去,欲北渡江,城北诸军不知,犹为拒战。城内出荡,杀数百人。义军渡北岸,慧景余众皆奔。慧景围城凡十二日,军旅散在京师,不为营垒。及走,众于道稍散,单马至蟹浦,为渔父所斩,以头内鳅鱼篮,担送至京师,时年六十三。

  追赠张佛护为司州刺史,左兴盛豫州刺史,并征虏将军,徐景智、桓灵福屯骑校尉,董伯珍员外郎,李玉之给事中,其余有差。

  恭祖者,慧景宗人,骁果便马槊,气力绝人,频经军阵,讨王敬则,与左兴盛军容袁文旷争敬则首,诉明帝曰:"恭祖秃马绛衫,手刺倒贼,故文旷得斩其首。以死易勋,而见枉夺。若失此勋,要当刺杀左兴盛。"帝以其勇健,使谓兴盛曰:"何容令恭祖与文旷争功。"遂封二百户。慧景平后,恭祖系尚方,少时杀之。

  觉亡命为道人,见执伏法。临刑与妹书曰:"舍逆旅,归其家,以为大乐;况得从先君游太清乎!古人有力扛周鼎,而有立锥之叹,以此言死,亦复何伤!平生素心,士大夫皆知之矣。既不得附骥尾,安得施名于后世?慕古竹帛之事,今皆亡矣。"慧景妻女亦颇知佛义。

  觉弟偃,为始安内史,藏窜得免。和帝西台立,以为宁朔将军。中兴元年,诣公车门上书曰:"臣窃惟太祖、高宗之孝子忠臣,而昏主之贼臣乱子者,江夏王与陛下,先臣与镇军是也。臣闻尧舜之心,常以天下为忧,而不以位为乐。彼孑然之舜,垄亩之人,犹尚若此;况祖业之重,家国之切?江夏既行之于前,陛下又蹈之于后,虽成败异术,而所由同方也。陛下初登至尊,与天合符。天下纤介之屈,尚望陛下申之,丝发之冤,尚望陛下理之,况先帝之子,陛下之兄,所行之道,即陛下所由哉?如此尚弗恤,其余何几哉?陛下德侔造化,仁育群生,虽在昆虫草木,有不得其所者,览而伤焉,而况乎友爱天至,孔怀之深!夫岂不怀,将以事割。此实左右不明,未之或详。惟陛下公听并观,以询之刍荛。群臣有以臣言为不可,乞使臣廷辩之,则天人之意塞,四海之疑释。必若不然,幸小民之无识耳。使其晓然知此,相聚而逃陛下,以责江夏之冤,朝廷将何以应之哉?若天听沛然回光,发恻怆之诏,而使东牟朱虚东褒仪父之节,则荷戈之士,谁不尽死?愚戆之言,万一上合,事乞留中。"

  事寝不报。偃又上疏曰:

  近冒陈江夏之冤,定承圣诏,已有褒赠,此臣狂疏之罪也。然臣所以谘问者,不得其实,罪在万没,无所复云。但愚心所恨,非敢以父子之亲,骨肉之间,而侥幸曲陛下之法,伤至公之义。诚不晓圣朝所以然之意。若以狂主虽狂,而实是天子,江夏虽贤,实是人臣,先臣奉人臣逆人君,以为不可申明诏,得矣;然未审陛下亦是人臣不?而镇军亦复奉人臣逆人君,今之严兵劲卒,方指于象魏者,其故何哉?臣所不死,苟存视息,非有他故,所以待皇运之开泰,申冤魂之枉屈。今皇运既已开泰矣,而死于社稷尽忠,反以为贼,臣何用此生陛下世矣。

  臣闻王臣之节,竭智尽公以奉其上;居股肱之任者,申理冤滞,荐达群贤。凡此众臣,夙兴夜寐,心未尝须臾之间而不在公。故万物无不得其理,而颂声作焉。臣谨案镇军将军臣颖胄,宗室之亲,股肱之重,身有伊、霍之功,荷陛下稷、旦之任。中领军臣详,受帷幄之寄,副宰相之尊。皆所以栋梁朝廷,社稷之臣,天下所当,遑遑匪懈,尽忠竭诚,欲使万物得理,而颂声大兴者,岂复宜逾此哉?而同知先臣股肱江夏,匡济王室,天命未遂,王亡与亡,而不为陛下瞥然一言。知而不言,是不忠之臣,不知而言,乃不智之臣,此而不知,将何所知?如以江夏心异先臣,受制臣力,则江夏同致死毙,听可昏政淫刑,见残无道。然江夏之异,以何为明,孔、吕二人,谁以为戮?手御麾幡,言辄任公,同心共志,心若胶漆,而以为异,臣窃惑焉。如以先臣遣使,江夏斩之,则征东之驿,何为见戮?陛下斩征东之使,实诈山阳;江夏违先臣之请,实谋孔矜。天命有归,故事业不遂耳。夫唯圣人,乃知天命,守忠之臣,唯知尽死,安顾成败。诏称江夏遭时屯故,迹屈行令,内恕探情,无玷纯节。今兹之旨,又何以处镇军哉?

  臣所言毕矣,乞就汤镬。然臣虽万没,犹愿陛下必申先臣。何则?恻怆而申之,则天下伏;不恻怆而申之,天下之人北面而事陛下者,徒以力屈耳。先臣之忠,有识所知,南史之笔,千载可期,亦何待陛下屈申而为褒贬。然小臣惓惓之愚,为陛下计耳。臣之所言,非孝于父,实忠于君。唯陛下熟察,少留心焉。

  臣频触宸严,而不彰露,所以每上封事者,非自为戆地,犹以《春秋》之义有隐讳之意也。臣虽浅薄,然今日之事,斩足断头,残身灭形,何所不能?为陛下耳。臣闻生人之死,肉人之骨,有识之士,未为多感。公听并观,申人之冤,秉德任公,理人之屈,则普天之人,争为之死。何则?理之所不可以已也。陛下若引臣冤,免臣兄之罪,收往失,发恻怆之诏,怀可报之意,则桀之犬实可吠尧,跖之客实可刺由,又何况由之犬,尧之客?臣非吝生,实为陛下重此名于天下。已成之基,可惜之宝,莫复是加。浸明浸昌,不可不循,浸微浸灭,不可不慎。惟陛下熟察,详择其衷。

  若陛下犹以为疑,镇军未之允决,乞下征东共详可否。无以向隅之悲,而伤陛下满堂之乐。何则?陛下昏主之弟,江夏亦昏主之弟;镇军受遗托之恩,先臣亦荷顾命之重。情节无异,所为皆同,殊者唯以成败仰资圣朝耳。臣不胜愚忠,请使群臣廷辩者,臣乞专令一人,精赐本语,侥幸万一,天听昭然,则轲沈七族,离燔妻子,人以为难,臣岂不易!

  诏报曰:"具卿冤切之怀。卿门首义,而旌德未彰,亦追以慨然。今当显加赠谥。"偃寻下狱死。

  张欣泰,字义亨,竟陵人也。父兴世,宋左卫将军。欣泰少有志节,不以武业自居,好隶书,读子史。年十余,诣吏部尚书褚渊,渊问之曰:"张郎弓马多少?"欣泰答曰:"性怯畏马,无力牵弓。"渊甚异之。辟州主簿,历诸王府佐。元徽中,兴世在家,拥雍州还资,见钱三千万。苍梧王自领人劫之,一夜垂尽,兴世忧惧感病卒。欣泰兄欣华时任安成郡,欣泰悉封余财以待之。

  建元初,历官宁朔将军,累除尚书都官郎。世祖与欣泰早经款遇,及即位,以为直阁将军,领禁旅。除豫章王太尉参军,出为安远护军、武陵内史。还复为直阁,步兵校尉,领羽林监。欣泰通涉雅俗,交结多是名素。下直辄游园池,著鹿皮冠,衲衣锡杖,挟素琴。有以启世祖者,世祖曰:"将家儿何敢作此举止!"后从车驾出新林,敕欣泰甲仗廉察,欣泰停仗,于松树下饮酒赋诗。制局监吕文度过见,启世祖。世祖大怒,遣出外,数日,意稍释,召还,谓之曰:"卿不乐为武职驱使,当处卿以清贯。"除正员郎。

  永明八年,出为镇军中兵参军、南平内史。巴东王子响杀僚佐,上遣中庶子胡谐之西讨,使欣泰为副。欣泰谓谐之曰:"今太岁在西南,逆岁行军,兵家深忌,不可见战,战必见危。今段此行,胜既无名,负诚可耻。彼凶狡相聚,所以为其用者,或利赏逼威,无由自溃。若且顿军夏口,宣示祸福,可不战而擒也。"谐之不从,进屯江津,尹略等见杀。事平,欣泰徙为随王子隆镇西中兵,改领河东内史。子隆深相爱纳,数与谈宴,州府职局,多使关领,意遇与谢朓相次。典签密以启闻,世祖怒,召还都。屏居家巷,置宅南冈下,面接松山。欣泰负弩射雉,恣情闲放。众伎杂艺,颇多闲解。

  明帝即位,为领军长史,迁谘议参军。上书陈便宜二十条,其一条言宜毁废塔寺。帝并优诏报答。

  建武二年,虏围钟离城。欣泰为军主,随崔慧景救援。欣泰移虏广陵侯曰:"闻攻钟离是子之深策,可无谬哉!《兵法》云:'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岂不闻之乎?我国家舟舸百万,覆江横海,所以案甲于今不至,欲以边城疲魏士卒。我且千里运粮,行留俱弊,一时霖雨,川谷涌溢,然后乘帆渡海,百万齐进,子复奚以御之?乃令魏主以万乘之重,攻此小城,是何谓欤?攻而不拔,谁之耻邪?假令能拔,子守之,我将连舟千里,舳舻相属,西过寿阳,东接沧海,仗不再请,粮不更取,士卒偃卧,起而接战,乃鱼鳖不通,飞鸟断绝,偏师淮左,其不能守,晈可知矣。如其不拔,吾将假法于魏之有司,以请子之过。若挫兵夷众,攻不卒下,驱士填隍,拔而不能守,则魏朝名士,其当别有深致乎?吾所未能量。昔魏之太武佛狸,倾一国之众,攻十雉之城,死亡太半,仅以身返。既智屈于金墉,亦虽拔而不守,皆算失所为,至今为笑。前鉴未远,已忘之乎?和门邑邑,戏载往意。"

  虏既为徐州军所挫,更欲于邵阳洲筑城。慧景虑为大患。欣泰曰:"虏所以筑城者,外示姱大,实惧我蹑其后耳。今若说之以彼此各愿罢兵,则其患自息。"慧景从之。遣欣泰至虏城下具述此意。及虏引退,而洲上余兵万人,求输五百匹马假道,慧景欲断路攻之。欣泰说慧景曰:"归师勿遏,古人畏之。死地之兵,不可轻也。胜之既不足为武,败则徒丧前功。不如许之。"慧景乃听虏过。时领军萧坦之亦援钟离,还启明帝曰:"邵阳洲有死贼万人,慧景、欣泰放而不取。"帝以此皆不加赏。

  四年,出为永阳太守。永元初,还都。崔慧景围城,欣泰入城内,领军守备。事宁,除辅国将军、庐陵王安东司马。义师起,以欣泰为持节、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雍州刺史,将军如故。时少帝昏乱,人情咸伺事隙。欣泰与弟前始安内史欣时密谋结太子右率胡松、前南谯太守王灵秀、直阁将军鸿选、含德主帅苟励、直后刘灵运等十余人,并同契会。

  帝遣中书舍人冯元嗣监军救郢,茹法珍、梅虫儿及太子右率李居士、制局监杨明泰等十余人相送中兴堂。欣泰等使人怀刀于座斫元嗣,头坠果柈中,又斫明泰,破其腹,虫儿伤刺数疮,手指皆堕。居士逾墙得出,茹法珍亦散走还台。灵秀仍往石头迎建安王宝夤,率文武数百,唱警跸,至杜姥宅。欣泰初闻事发,驰马入宫,冀法珍等在外,城内处分,必尽见委,表里相应,因行废立。既而法珍得反,处分闭门上仗,不配欣泰兵,鸿选在殿内亦不敢发。城外众寻散。少日事觉,诏收欣泰、胡松等,皆伏诛。

  欣泰少时有人相其当得三公,而年裁三十。后屋瓦堕伤额,又问相者,云"无复公相,年寿更增,亦可得方伯耳"。死时年四十六。

  史臣曰:崔慧景宿将老臣,忧危昏运,回董御之威,举晋阳之甲,乘机用权,内袭少主,因乐乱之民,藉淮楚之剽,骁将授首,群帅委律,鼓鼙讙于宫寝,戈戟跱于城隍,陵埤负户,士衰气竭,屡发铜虎之兵,未有释位之援,势等易京,鱼烂待尽。征虏将军投袂以先国急,束马旅师,横江竞济,风驱电扫,制胜转丸。越城之战,旗获蔽野,津之捷,献俘象魏。瞻尘望烽,穷垒重辟,戮带定襄,曾未及此。盛矣哉,桓文异世也。

  赞曰:叔业外叛,淮肥失险。慧景倒戈,宫门昼掩。欣泰仓卒,霜刃不染。实起时昏,坚冰互渐。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本草傷寒輯要合編三種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二卷 淮北票鹽續略十二卷 京口山水志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悔餘庵全集 法書要錄十卷 韓非子二十卷 墨壽閣詞鈔一卷續鈔一卷 知止盦詩錄六卷詩餘一卷聯語一卷 李義山文集箋注十卷 虛白齋試律一卷 花史左編二十四卷 後邨居士詩二十卷 磐那室詩存一卷 奇門起例不分卷 離騷草木疏四卷 一笠菴北詞廣正譜三卷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三卷首一卷 御定全唐詩錄一百卷 經傳釋詞十卷 桃花泉奕譜二卷 晚聞堂集十六卷 仁書二篇 太上老子道德經集解二卷 御纂性理精義十二卷 義門先生集十二卷附錄一卷 元河南志四卷 韓昌黎全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 [同治]畿輔通志三百卷首一卷 高等小學中國史教科書七卷 讀史碎金六卷讀史碎金注八十卷 大方廣佛華嚴經懸談二十八卷 野雲居詩稿二卷文稿一卷 梧竹軒詩鈔十卷附錄一卷 海國圖志一百卷首一卷 東遊草一卷 戴氏遺書六種□□卷 古今畫萃 菽原堂初集十卷 讀詩商二十八卷 脈經十卷 徐州府銅山縣鄉土志 丹鉛總錄二十七卷 [子書十四種] 賣馬 觀古堂所著書十六種 衎石齋記事稿十卷續稿十卷 養知書屋文集二十八卷詩集十五卷 戶部新例六種不分卷 重刻添補傳家寶初集八卷二集八卷三集八卷四集八卷首一卷 牧令書十卷 確山駢體文四卷 鬼谷子一卷 [正德]博平縣志八卷 江南安徽拔貢卷 大清光緒二十四年歲次戊戌時憲書 香屑集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新刻醫匯十二卷 賴古堂集二十四卷 脈訣彙辨十卷 廣輿記十六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十七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十八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十九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二十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二十一_陸應陽輯.djvu 廣輿記二十二_陸應陽輯.djvu 地圖綜要一_朱國達等輯.djvu 地圖綜要二_朱國達等輯.djvu 地圖綜要三_朱國達等輯.djvu 明紀編遺一_葉珍撰.djvu 明紀編遺二_葉珍撰.djvu 明紀編遺三_葉珍撰.djvu 明紀編遺四_葉珍撰.djvu 明紀編遺五_葉珍撰.djvu 兩朝剝復錄一_吳應箕撰.djvu 兩朝剝復錄二_吳應箕撰.djvu 兩朝剝復錄三_吳應箕撰.djvu 甲申傳信錄一_錢═撰.djvu 甲申傳信錄二_錢═撰.djvu 甲申傳信錄三_錢═撰.djvu 甲申傳信錄四_錢═撰.djvu 甲申傳信錄五_錢═撰.djvu 三垣筆記一_李清撰.djvu 三垣筆記二_李清撰.djvu 三垣筆記三_李清撰.djvu 三垣筆記四_李清撰.djvu 明朝小史一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二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三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四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五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六_呂毖輯.djvu 明朝小史七_呂毖輯.djvu 安龍逸史_屈大均撰.djvu 東明聞見錄_瞿共美撰.djvu 南渡紀事一_李清撰.djvu 南渡紀事二_李清撰.djvu 鍥兩狀元編次皇明人物要考一_焦竑翁正春輯.djvu 鍥兩狀元編次皇明人物要考二_焦竑翁正春輯.djvu 鍥兩狀元編次皇明人物要考三_焦竑翁正春輯.djvu 鍥兩狀元編次皇明人物要考四_焦竑翁正春輯.djvu 鍥兩狀元編次皇明人物要考五_焦竑翁正春輯.djvu 新刊皇明名臣言行錄一_楊廉徐鹹撰.djvu 新刊皇明名臣言行錄二_楊廉徐鹹撰.djvu 新刊皇明名臣言行錄三_楊廉徐鹹撰.djvu 新刊皇明名臣言行錄四_楊廉徐鹹撰.djvu 史外一_汪有典撰.djvu 史外二_汪有典撰.djvu 史外三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四_汪有典撰.djvu 史外五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六_汪有典撰.djvu 史外七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八_汪有典撰.djvu 史外九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一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二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三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四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五_汪有典撰.djvu 史外十六_汪有典撰.djvu 大明一統賦一_莫旦撰.djvu 大明一統賦二_莫旦撰.djvu 大明一統賦三_莫旦撰.djvu 九邊圖論_許論撰.djvu 方輿勝略一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二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三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四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五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六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七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八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九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十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十一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十二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十三_程百二等撰.djvu 方輿勝略十四_程百二等撰.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一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二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三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四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五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六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七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八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九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一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二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三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四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彙輯輿圖備攷全書十五_潘光祖李雲翔輯.djvu 大僕奏議一_張輔之撰.djvu 大僕奏議二_張輔之撰.djvu 大僕奏議三_張輔之撰.djvu 大僕奏議四_張輔之撰.djvu 新鐫詳訂註釋捷錄評林一_顧充撰.djvu 新鐫詳訂註釋捷錄評林二_顧充撰.djvu 新鐫詳訂註釋捷錄評林三_顧充撰.djvu 皇明歷朝功德捷錄註釋題評_李良翰輯.djvu 騭言一_徐日久撰.djvu 騭言二_徐日久撰.djvu 騭言三_徐日久撰.djvu 騭言四_徐日久撰.djvu 騭言五_徐日久撰.djvu 騭言六_徐日久撰.djvu 騭言七_徐日久撰.djvu 廣治平略一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二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三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四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五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六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七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八_蔡方炳撰.djvu 廣治平略九_蔡方炳撰.djvu 所向无前 所向无敌 所向风靡 所在皆是 所当无敌 所见所闻 所见略同 所费不赀 所费不资 扁担没扎,两头打塌 扇枕温被 扇火止沸 扇风点火 手下留情 手不停挥 手不应心 手不释书 手不释卷 手中败将 手到拈来 手到拿来 手到擒来 手到病除 手忙脚乱 手急眼快 手慌脚忙 手无寸刃 手无寸铁 手泽之遗 手滑心慈 手疾眼快 手眼通天 手胼足胝 手脚干净 手脚无措 手舞足蹈 手起刀落 手足之情 手足失措 手足异处 手足无措 手足胼胝 手高眼低 才为世出 才兼文武 才墨之薮 才多为患 才大心细 才大气高 才子佳人 才学兼优 才广妨身 才德兼备 才怀隋和 才思敏捷 才气无双 才气过人 才疏学浅 才疏德薄 才疏意广 才疏计拙 才短思涩 才短气粗 才秀人微 才艺卓绝 才蔽识浅 才识不逮 才识有余 才调纵横 才貌两全 才貌双全 才轻任重 才过屈宋 才高意广 才高气清 才高行厚 才高行洁 扎根串连 扑地掀天 扑天盖地 扒耳搔腮 扒高踩低 打人骂狗 打入冷宫 打凤捞龙 打凤牢龙 打出调入 打击报复 打头风 打家劫舍 打家截道 打富济贫 打小算盘 打开天窗说亮话 打开窗户说亮话 打恭作揖 打情卖笑 打情骂俏 打情骂趣 打成一片 打抱不平 打擂台 打桃射柳 打死老虎 打滚撒泼 打牙犯嘴 打破沙锅璺到底 打破沙锅问到底 打破砂锅 打破迷关 打破饭碗 打肿脸充胖子 打脸挂须 打落水狗 打落牙齿和血吞 打蛇打七寸 打街骂巷 打躬作揖 打边鼓 打退堂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