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四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徐孝嗣 沈文季

卷四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徐孝嗣 沈文季

  徐孝嗣,字始昌,东海郯人也。祖湛之,宋司空;父聿之,著作郎:并为太初所杀。孝嗣在孕得免。幼而挺立,风仪端简。八岁,袭爵枝江县公,见宋孝武,升阶流涕,迄于就席。帝甚爱之。尚康乐公主。泰始二年,西讨解严,车驾还宫,孝嗣登殿不著韎,为治书御史蔡准所奏,罚金二两。拜驸马都尉,除著作郎,母丧去官。为司空太尉二府参军,安成王文学。孝嗣姑适东莞刘舍,舍兄藏为尚书左丞,孝嗣往诣之。藏退语舍曰:"徐郎是令仆人,三十余可知矣。汝宜善自结。"

  升明中,迁太祖骠骑从事中郎,带南彭城太守,随府转为太尉谘议参军,太守如故。齐台建,为世子庶子。建元初,国除,出为晋陵太守,还为太子中庶子,领长水校尉,未拜,为宁朔将军、闻喜公子良征虏长史,迁尚书吏部郎,太子右卫率,转长史。善趋步,闲容止,与太宰褚渊相埒。世祖深加待遇。尚书令王俭谓人曰:"徐孝嗣将来必为宰相。"转充御史中丞。世祖问俭曰:"谁可继卿者?"俭曰:"臣东都之日,其在徐孝嗣乎!"出为吴兴太守,俭赠孝嗣四言诗曰:"方轨叔茂,追清彦辅。柔亦不茹,刚亦不吐。"时人以比蔡子尼之行状也。在郡有能名。会王俭亡,上征孝嗣为五兵尚书。

  其年,上敕仪曹令史陈淑、王景之、朱玄真、陈义民撰江左以来仪典,令谘受孝嗣。明年,迁太子詹事。从世祖幸方山。上曰:"朕经始此山之南,复为离宫之所。故应有迈灵丘。"灵丘山湖,新林苑也。孝嗣答曰:"绕黄山,款牛首,乃盛汉之事。今江南未广,民亦劳止,愿陛下少更留神。"上竟无所修立。竟陵王子良甚善之。子良好佛法,使孝嗣及庐江何胤掌知斋讲及众僧。转吏部尚书。寻加右军将军,转领太子左卫率。台阁事多以委之。

  世祖崩,遗诏转右仆射。隆昌元年,迁散骑常侍、前将军、丹阳尹。高宗谋废郁林,以告孝嗣,孝嗣奉旨无所厘赞。高宗入殿,孝嗣戎服随后。郁林既死,高宗须太后令,孝嗣于袖中出而奏之,高宗大悦。以废立功,封枝江县侯,食邑千户。给鼓吹一部,甲仗五十人入殿。转左仆射,常侍如故。明帝即位,加侍中、中军大将军。定策勋,进爵为公,增封二千户。给班剑二十人,加兵百人。旧拜三公乃临轩,至是帝特诏与陈显达、王晏并临轩拜授。

  北虏动,诏孝嗣假节顿新亭。时王晏为令,民情物望,不及孝嗣也。晏诛,转尚书令,领本州中正,余悉如故。孝嗣爱好文学,赏托清胜。器量弘雅,不以权势自居,故见容建武之世。恭己自保,朝野以此称之。

  初,孝嗣在率府,昼卧斋北壁下,梦两童子遽云"移公床"。孝嗣惊起,闻壁有声,行数步而壁崩压床。建武四年,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孝嗣闻有诏,敛容谓左右曰:"吾德惭古人,位登衮职,将何以堪之。明君可以理夺,必当死请。若不获命,正当角巾丘园,待罪家巷耳。"固让不受。

  是时连年虏动,军国虚乏。孝嗣表立屯田曰:"有国急务,兵食是同,一夫辍耕,于事弥切。故井陌疆里,长毂盛于周朝,屯田广置,胜戈富于汉室。降此以还,详略可见。但求之自古,为论则赊;即以当今,宜有要术。窃寻缘淮诸镇,皆取给京师,费引既殷,漕运艰涩。聚粮待敌,每若苦不周,利害之基,莫此为急。臣比访之故老及经彼宰守,淮南旧田,触处极目,陂遏不修,咸成茂草。平原陆地,弥望尤多。今边备既严,戍卒增众,远资馈运,近废良畴,士多饥色,可为嗟叹。愚欲使刺史二千石躬自履行,随地垦辟。精寻灌溉之源,善商肥确之异。州郡县戍主帅以下,悉分番附农。今水田虽晚,方事菽麦,菽麦二种,益是北土所宜,彼人便之,不减粳稻。开创之利,宜在及时。所启允合,请即使至徐、兖、司、豫,爰及荆、雍,各当境规度,勿有所遗。别立主曹,专司其事。田器耕牛,台详所给。岁终言殿最,明其刑赏。此功克举,庶有弘益。若缘边足食,则江南自丰。权其所饶,略不可计。"事御见纳。时帝已寝疾,兵事未已,竟不施行。

  帝疾甚,孝嗣入居禁中,临崩受遗托,重申开府之命。加中书监。永元初辅政,自尚书下省出住宫城南宅,不得还家。帝失德稍彰,孝嗣不敢谏诤。及江祏见诛,内怀忧恐,然未尝表色。始安王遥光反,众情遑惑,见孝嗣入,宫内乃安。然群小用事,亦不能制也。进位司空,固让。求解丹阳尹,不许。

  孝嗣文人,不显同异,名位虽大,故得未及祸。虎贲中郎将许准有胆力,领军隶孝嗣,陈说事机,劝行废立。孝嗣迟疑久之,谓必无用干戈理,须少主出游,闭城门召百僚集议废之,虽有此怀,终不能决。群小亦稍憎孝嗣,劝帝召百僚集议,因诛之。冬,召孝嗣入华林省,遣茹法珍赐药,孝嗣容色不异,少能饮酒,药至斗余,方卒。乃下诏曰:"周德方熙,三监迷叛,汉历载昌,宰臣构戾,皆身膏斧钺,族同烟烬。殷鉴上代,垂戒后昆。徐孝嗣凭藉世资,早蒙殊遇,阶缘际会,遂登台铉。匡翼之诚无闻,谄黩之迹屡著。沈文季门世。(此下缺)

  沈文季,字仲达,吴兴武康人。父庆之,宋司空。文季少以宽雅正直见知。孝建二年,起家主簿,征秘书郎。以庆之勋重,大明五年,封文季为山阳县五等伯。转太子舍人,新安王北中郎主簿,西阳王抚军功曹,江夏王太尉东曹掾,迁中书郎。庆之为景和所杀,兵仗围宅,收捕诸子。文季长兄文叔谓文季曰:"我能死,尔能报。"遂自缢。文季挥刀驰马去,收者不敢追,遂得免。

  明帝立,起文季为宁朔将军,迁太子右卫率,建安王司徒司马。赭圻平,为宣威将军,庐江王太尉长史。出为宁朔将军、征北司马、广陵太守。转黄门郎,领长水校尉。明帝宴会朝臣,以南台御史贺咸为柱下史,纠不醉者。文季不肯饮酒,被驱下殿。

  晋平王休祐为南徐州,帝问褚渊须干事人为上佐,渊举文季。转宁朔将军、骠骑长史、南东海太守。休祐被杀,虽用薨礼,僚佐多不敢至,文季独往省墓展哀。出为临海太守。元徽初,迁散骑常侍,领后军将军,转秘书监。出为吴兴太守。文季饮酒至五斗,妻王氏,王锡女,饮酒亦至三斗。文季与对饮竟日,而视事不废。

  升明元年,沈攸之反,太祖加文季为冠军将军,督吴兴钱塘军事。攸之先为景和衔使杀庆之。至是文季收杀攸之弟新安太守登之,诛其宗族。加持节,进号征虏将军,改封略阳县侯,邑千户。明年,迁丹阳尹,将军如故。

  齐国初建,为侍中,领秘书监。建元元年,转太子右卫率,侍中如故。改封西丰县侯,食邑千二百户。

  文季风采棱岸,善于进止。司徒褚渊当世贵望,颇以门户裁之,文季不为之屈。世祖在东宫,于玄圃宴会朝臣。文季数举酒劝渊,渊甚不平,启世祖曰:"沈文季谓渊经为其郡,数加渊酒。"文季曰:"惟桑与梓,必恭敬止。岂如明府亡国失土,不识枌榆。"遂言及虏动,渊曰:"陈显达、沈文季当今将略,足委以边事。"文季讳称将门,因是发怒,启世祖曰:"褚渊自谓是忠臣,未知身死之日,何面目见宋明帝?"世祖笑曰:"沈率醉也。"中丞刘休举其事,见原。后豫章王北宅后堂集会,文季与渊并善琵琶,酒阑,渊取乐器为《明君曲》。文季便下席大唱曰:"沈文季不能作伎儿。"豫章王嶷又解之曰:"此故当不损仲容之德。"渊颜色无异,曲终而止。

  文季寻除征虏将军,侍中如故,迁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征虏如故。世祖即位,转太子詹事,常侍如故。永明元年,出为左将军、吴郡太守。三年,进号平东将军。四年,迁会稽太守,将军如故。

  是时连年检籍,百姓怨望。富阳人唐宇之侨居桐庐,父祖相传图墓为业。宇之自云其家墓有王气,山中得金印,转相诳惑。三年冬,宇之聚党四百人于新城水断商旅,党与分布近县。新城令陆赤奋、桐庐令王天愍弃县走。宇之向富阳,抄略人民,县令何洵告鱼浦子逻主从系公,发鱼浦村男丁防县。永兴遣西陵戍主夏侯昙羡率将吏及戍左右埭界人起兵赴救。宇之遂陷富阳。会稽郡丞张思祖遣台使孔矜、王万岁、张繇等配以器仗将吏白丁,防卫永兴等十属。文季亦遣器仗将吏救援钱塘。宇之至钱塘,钱塘令刘彪、戍主聂僧贵遣队主张玕于小山拒之,力不敌,战败。宇之进抑浦登岸,焚郭邑,彪弃县走。文季又发吴、嘉兴、海盐、盐官民丁救之。贼分兵出诸县,盐官令萧元蔚、诸暨令陵琚之并逃走,余杭令乐琰战败乃奔。是春,宇之于钱塘僣号,置太子,以新城戍为天子宫,县廨为太子宫。弟绍之为扬州刺史。钱塘富人柯隆为尚书仆射、中书舍人,领太官令,献铤数千口为宇之作杖,加领尚方令。分遣其党高道度徐寇东阳,东阳太守萧崇之、长山令刘国重拒战见害。崇之字茂敬,太祖族弟。至是临难,贞正果烈。追赠冠军将军,太守如故。贼遂据郡。又遣伪会稽太守孙泓取山阴。时会稽太守王敬则朝正,故宇之谓乘虚可袭。泓至浦阳江,郡丞张思祖遣浃口戍主汤休武拒战,大破之。上在乐游苑,闻宇之贼,谓豫章王嶷曰:"宋明初,九州同反,鼠辈但作,看萧公雷汝头。"遣禁兵数千人,马数百匹东讨。贼众乌合,畏马。官军至钱塘,一战便散,禽斩宇之,进兵平诸郡县。

  台军乘胜,百姓颇被抄夺。军还,上闻之,收军主前军将军陈天福弃市,左军将军中宿县子刘明彻免官削爵付东冶。天福,上宠将也,既伏诛,内外莫不震肃。天福善马槊,至今诸将法之。

  御史中丞徐孝嗣奏曰:"风闻山东群盗,剽掠列城,虽匪日而殄,要暂干王略。郡县阙攻守之宜,仓府多侵秏之弊,举善惩恶,应有攸归。吴郡所领盐官令萧元蔚、桐庐令王天愍、新城令陆赤奋等,县为首劫破掠,并不经格战,委职散走。元蔚、天愍还台,赤奋不知所在。又钱塘令刘彪、富阳令何洵,乃率领吏民拒战不敌,未委归台。余建德、寿昌在劫断上流,不知被劫掠不?吴兴所领余杭县被劫破,令乐琰乃率吏民径战不敌,委走出都。会稽所领诸暨县,为劫所破,令陵琚之不经格战,委城奔走,不知所在。案元蔚等妄藉天私,作司近服,昧斯隐慝,职启虔刘。会稽郡丞张思祖谬因承乏,总任是尸,涓诚刍效,终焉无纪。平东将军吴郡太守文季、征虏将军吴兴太守西昌侯鸾,任属关、河,威怀是寄。辄下禁止彪、琰、洵,思祖、文季视事如故,鸾等结赎论。"诏元蔚等免,思祖、鸾、文季原。

  文季固让会稽之授,转都官尚书,加散骑常侍。出为持节、督郢州司州之义阳诸军事、左将军、郢州刺史,还为散骑常侍,领军将军。世祖谓文季曰:"南士无仆射,多历年所。"文季对曰:"南风不竞,非复一日。"文季虽不学,发言必有辞采,当世称其应对。尤善簺及弹棋,簺用五子。

  以疾迁金紫光禄大夫,加亲信二十人,常侍如故。转侍中,领太子詹事,迁中护军,侍中如故。以家为府。隆昌元年,复为领军将军,侍中如故。豫废郁林,高宗欲以文季为江州,遣左右单景隽宣旨,文季口自陈让,称年老不愿外出,因问右执法有人未,景隽还具言之。延兴元年,迁尚书右仆射。

  明帝即位,加领太子詹事,增邑五百户。尚书令王晏尝戏文季为吴兴仆射。文季答曰:"琅邪执法,似不出卿门。"寻加散骑常侍,仆射如故。建武二年,虏寇寿春,豫州刺史丰城公遥昌婴城固守,数遣轻兵相抄击,明帝以为忧,诏文季领兵镇寿春。文季入城,止游兵不听出,洞开城门,严加备守,虏军寻退,百姓无所伤损。增封为千九百户。寻加护军将军,仆射、常侍如故。

  王敬则反,诏文季领兵屯湖头,备京路。永元元年,转侍中、左仆射,将军如故。始安王遥光反,其夜,遣三百人于宅掩取文季,欲以为都督,而文季已还台。明日,与尚书令徐孝嗣守卫宫城,戎服共坐南掖门上。时东昏已行杀戮,孝嗣深怀忧虑,欲与文季论世事,文季辄引以他辞,终不得及。事宁,加镇军将军,置府。侍中、仆射如故。

  文季见世方昏乱,托以老疾,不豫朝机。兄子昭略谓文季曰:"阿父年六十为员外仆射,欲求自免,岂可得乎?"文季笑而不答。同孝嗣被害。其日先被召见,文季知败,举动如常,登车顾曰:"此行恐往而不反也。"于华林省死,时年五十八。朝野冤之。中兴元年,赠侍中、司空,谥忠宪。

  兄子昭略,有刚气。升明末为相国西曹掾,太祖赏之,及即位,谓王俭曰:"南士中有沈昭略,何职处之?"俭曰:"臣已有拟。"奏转前军将军,上不欲违,可其奏。寻迁为中书郎。永明初,历太尉大司马从事中郎,骠骑司马,黄门郎。南郡王友、学华选,以昭略为友,寻兼左丞。元年,出为临海太守,御史中丞。累迁侍中,冠军将军,抚军长史。永元元年,始安王遥光起兵东府,执昭略于城内。昭略潜自南出,济淮还台。至是与文季俱被召入华林省。茹法珍等进药酒,昭略怒骂徐孝嗣曰:"废昏立明,古今令典。宰相无才,致有今日。"以瓯掷面破,曰"作破面鬼"。死时年四十余。

  弟昭光,闻收至,家人劝逃去,昭光不忍舍母,遂见获,杀之。中兴元年,赠昭略太常,昭光廷尉。

  史臣曰:为邦之训,食惟民天,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屯田之略,实重战守。若夫充国耕殖,用殄羌戎,韩浩、枣祇,亦建华夏置典农之官,兴大佃之议。金城布险,峻垒绵疆,飞刍輓粒,事难支继。一夫不耕,或钟饥馁,缘边戍卒,坐甲千群。故宜尽收地利,因兵务食。缓则躬耕,急则从战。岁有馀粮,则红食可待。前世达治,言之已详。江左以来,不暇远策,王旅外出,未尝宿饱,四郊婴守,惧等松刍。县兵所救,经岁引日,凌风泙水,转漕艰长。倾窖底之储,尽仓敖之粟,流马木牛,尚深前弊,田积之要,唯在江淮。郡国同兴,远不周急。故吴氏列戍南滨,屯农水右,魏世淮北大佃,而石横开漕,皆辅车相资,易以待敌。孝嗣当蹙境之晨,荐希行之计,王无外略,民困首领,观机而动,斯仪殆为空陈,惜矣!

  赞曰:文忠作相,器范先标。有容有业,可以立朝。丰城历仕,音仪孔昭。为舟等溺,在运同消。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仰止錄□□卷 唐人三家集三十六卷 添籌稱慶(八仙慶壽) 三宋人集 校經山房叢書二十六種 蓮因室詩集 新刊趙田了凡袁先生編纂古本歷史大方綱鑑補□□卷 巽軒孔氏所著書七種 新約全書 夢花雜志五卷 改良大審蘇三 諭旨恭錄不分卷 重訂普法戰紀四卷 月令廣義二十四卷首一卷 四書質疑十九卷孝經質疑一卷 閔川十萬程氏本宗譜十卷 變雅堂文集四卷 採蕺齋集不分卷語錄一卷 西廂記一折 武林藏書錄三卷首一卷 古文淵鑒六十四卷 楚辭釋十一卷 龔定盦全集十五集佚文一卷 醫理真傳四卷醫法圓通四卷 陽湖史氏家藏左文襄公手劄 陸陳二先生詩鈔 南巡盛典一百二十卷 資治通鑑補二百九十四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十七史商榷一百卷 養正遺規二卷補編一卷 陳書三十六卷 夏商合傳十卷 勘靖教匪述編十二卷 話雨樓詩草三卷 壬癸詩存一卷 滄浪小志二卷 佛祖心燈一卷宗教律諸家演派一卷 癸巳存稿十五卷 東三省沿革表六卷 家塾蒙求五卷 宋氏綿津詩鈔八卷 秘傳花鏡六卷 闕里文獻攷一百卷首一卷末一卷 前赤壁賦一卷後赤壁賦一卷 佛經六種 公文緣起二卷 增廣音註唐郢州刺史丁卯詩集二卷 金石錄補二十七卷續跋七卷 [道光]欽定新疆志略 孝經衍義一百卷首三卷 路史四十七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樊榭山房集十卷續集十卷 健修堂詩集二十二卷空青館詞稿三卷 瑤華閣詩草一卷閩南雜詠一卷瑤華閣詞一卷補遺一卷 譚文勤公奏稿二十卷首一卷 梅村詩集箋註十八卷 二林居集二十四卷 鐵圍山叢談六卷 衡斋算学 仲景伤寒补亡论 四书通 西江诗话 成化丁亥重刊改并五音类聚四声篇海 宋金元人词 原本韩集考异 三家诗补遗 章泉稿 庆元条法事类 梧冈集 皇甫少玄集 六岳登临志 光绪香山县志 慎言 儿女英雄传 徐氏笔精 古周髀算经 吉林外记 憺园文集 愧瘖集 助字辨略 安居金镜 倘湖樵书 放翁逸稿 读易纪闻 尚书疏衍 通鉴纪事本末 郡斋读书志 翼玄 建炎杂记乙集 埋忧集 田间文集 东坡易传 晚村先生家训真迹 定庵类稿 戴东原集 栟榈集 唐文粹 古今文字通释 论语解 春秋左传补注 原善绪言 六九轩算书五种 闽中十子诗 宗忠简集 读韩记疑 观象居易传笺 尔雅古义 易学象数论 说文系传 诗毛郑异同辨 风雅遗音 吹景集 两汉五经传士考 逊志斋集 潜室劄记 霞外捃屑 魏叔子文集外篇 金佗稡编 说文引经考 绝句衍义 坐隐先生精订草堂余意 周礼注疏小笺 善本书室藏书志 陆子余集 清芬楼遗稿 编珠 纬捃 书经参义 春秋通训 汤液本草 惠氏春秋说 柯家山馆词 邹徵君存稿 奉天录 止堂集 元史 杜诗补注 三命通会 越缦堂文集 道咸同光四朝诗史 绿漪草堂诗集 河防刍议 胡仲子集 四书说约 竹谱 读史兵略续编 禹贡本义 一峰文集 续名医类案 仿潜斋诗钞 双池文集 射鹰楼诗话 二妙集 事物纪原 枢垣题名 道德真经取善集 御定历代赋汇补遗 崧庵集 文字蒙求 鸡肋编 续一切经音义 重刻心斋王先生语录 周易爻变易缊 宋宝祐四年登科录 类音 西麓堂琴统 咄咄吟 嘉庆庐州府志 江文通集 畴人传四编 宋左丞相陆公全书 吾学录初编 礼书通故 毛诗通考 庸盦笔记 燕对录 南江诗钞 定山堂古文小品 御朽 御水流红 御沟流叶 御沟红 御沟题红 御风 御风列 御风客 御魑 循陔 微云夫婿 微云滓太清 微尘舞画梁 微禹 微禹叹 微管 微管之叹 微管左衽 微芹 徯后 徯后之望 徯帝 徯望 徯苏 徯苏之望 德全如醉 德公 德叶鸤鸠 德曜 德璋移 德耀 德耀眉齐 德藩 德让 德风 徽之棹 徽之问寂寥 心丧 心印 心声 心如古井 心存阙 心心相印 心惊打草蛇 心手相应 心手相忘 心旌 心犀 心猿 心猿意马 心画 心瞻魏阙 心逐白云 心非巷议 心马 心驰魏阙 必世 忆戴 忆牵黄犬 忆王孙 忆莼 忆莼羹 忆莼菜 忆莼鲈 忆遂初 忆酒垆 忆鲈 忆鲈鱼 忆鲙 忆鹤华亭 忆黄犬 忍耻墦间祭 志吐盗泉 志大才疏 志存马革 志学 忘味 忘味三月 忘家狗 忘尧舜力 忘帝力 忘年之欢 忘年交 忘年契 忘年至好 忘形 忘形友 忘形朋 忘忧 忘忧物 忘忧萱草 忘情鱼鸟 忘故步 忘机卖药 忘机瓮 忘机鸥鸟 忘机鸥鹭 忘楚操 忘漂麦 忘筌 忘筌忘蹄 忘言交 忘蹄 忘齿交 忠泉出井 忠泉暗漏 忠臣叱驭 忤鳞 忧天 忧天倾 忧天坠 忧杞 忧葵之叹 忧鱼 快刀斩乱丝 快刀斩乱麻 快刀斩麻 快哉风 快活三 快炙背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