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四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王晏 萧谌 萧坦之 江祏

卷四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王晏 萧谌 萧坦之 江祏

  王晏,字士彦,琅邪临沂人也。祖弘之,通直常侍。父普曜,秘书监。宋大明末,晏起家临贺王国常侍,员外郎,巴陵王征北板参军,安成王抚军板刑狱,随府转车骑。晋熙王燮为郢州,晏为安西主簿。世祖为长史,与晏相遇。府转镇西,板晏记室谘议。

  沈攸之事难,镇西职僚皆随世祖镇盆城。上时权势虽重,而众情犹有疑惑,晏便专心奉事,军旅书翰皆委焉。性甚便僻,渐见亲侍。乃留为上征虏抚军府板谘议,领记室。从还都,迁领军司马,中军从事中郎。常在上府,参议机密。建元初,转太子中庶子。世祖在东宫,专断朝事,多不闻启,晏虑及罪,称疾自疏。寻领射声校尉,不拜。世祖即位,转长兼侍中,意任如旧。

  永明元年,领步兵校尉,迁侍中祭酒,校尉如故。遭母丧,起为辅国将军、司徒左长史。晏父普曜藉晏势宦,多历通官。晏寻迁左卫将军,加给事中,未拜,而普曜卒,居丧有称。起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济阳太守,未拜,迁卫尉,将军如故。四年,转太子詹事,加散骑常侍。六年,转丹阳尹,常侍如故。晏位任亲重,朝夕进见,言论朝事,自豫章王嶷、尚书令王俭皆降意以接之,而晏每以疏漏被上呵责,连称疾久之。上以晏须禄养,七年,转为江州刺史。晏固辞不愿出外,见许,留为吏部尚书,领太子右卫率。终以旧恩见宠。时王俭虽贵而疏,晏既领选,权行台阁,与俭颇不平。俭卒,礼官议谥,上欲依王导谥为"文献",晏启上曰:"导乃得此谥,但宋以来,不加素族。"出谓亲人曰:"平头宪事已行矣。"八年,改领右卫将军,陈疾自解。上欲以高宗代晏领选,手敕问之。晏启曰:"鸾清干有余,然不谙百氏,恐不可居此职。"上乃止。明年,迁侍中,领太子詹事,本州中正,又以疾辞。十年,改授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给亲信二十人,中正如故。十一年,迁右仆射,领太孙右卫率。

  世祖崩,遗旨以尚书事付晏及徐孝嗣,令久于其职。郁林即位,转左仆射,中正如故。隆昌元年,加侍中。高宗谋废立,晏便响应推奉。延兴元年,转尚书令,加后将军,侍中、中正如故。封曲江县侯,邑千户。给鼓吹一部,甲仗五十人入殿。高宗与晏宴于东府,语及时事,晏抵掌曰:"公常言晏怯,今定何如?"建武元年,进号骠骑大将军,给班剑二十人,侍中、令、中正如故。又加兵百人,领太子少傅,进爵为公,增邑为二千户。以虏动,给兵千人。

  晏为人笃于亲旧,为世祖所称。至是自谓佐命惟新,言论常非薄世祖故事,众始怪之。高宗虽以事际须晏,而心相疑斥,料简世祖中诏,得与晏手敕三百余纸,皆是论国家事,以此愈猜薄之。初即位,始安王遥光便劝诛晏,帝曰:"晏于我有勋,且未有罪。"遥光曰:"晏尚不能为武帝,安能为陛下。"帝默然变色。时帝常遣心腹左右陈世范等出涂巷采听异言,由是以晏为事。晏轻浅无防虑,望开府,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宾客语,好屏人请间,上闻之,疑晏欲反,遂有诛晏之意。伧人鲜于文粲与晏子德元往来,密探朝旨,告晏有异志。世范等又启上云:"晏谋因四年南郊,与世祖故旧主帅于道中窃发。"会虎犯郊坛,帝愈惧。未郊一日,敕停行。元会毕,乃召晏于华林省诛之。下诏曰:"晏闾阎凡伍,少无特操,阶缘人乏,班齿官途。世祖在蕃,搜扬擢用,弃略疵瑕,遂升要重。而轻跳险锐,在贵弥著,猜忌反覆,触情多端。故以两宫所弗容,十手所共指。既内愧于心,外惧宪牍,掩迹陈痾,多历年载。频授蕃任,辄辞请不行,事似谦虚,情实诡伏。隆昌以来,运集艰难,匡赞之功,颇有心力。乃爵冠通侯,位登元辅,绸缪恩寄,朝莫均焉。溪壑可盈,无厌将及。视天画地,遂怀异图。广求卜相,取信巫觋。论荐党附,遍满台府。令大息德元渊薮亡命,同恶相济,剑客成群。弟诩凶愚,远相唇齿,信驿往来,密通要契。去岁之初,奉朝请鲜于文粲备告奸谋。朕以信必由中,义无与贰,推诚委任,觊能悛改。而长恶易流,构扇弥大,与北中郎司马萧毅、台队主刘明达等克期窃发。以河东王铉识用微弱,可为其主,得志之日,当守以虚器。明达诸辞列,炳然具存。昔汉后以反唇致讨,魏臣以虬须为戮,况无君之心既彰,陵上之迹斯著!此而可容,谁寘刑辟!并可收付廷尉,肃明国典。"

  晏未败数日,于北山庙答赛,夜还,晏既醉,部伍人亦饮酒。羽仪错乱,前后十余里中,不复相禁制。识者云"此势不复久也"。

  晏子德元,有意尚。至车骑长史。德元初名湛,世祖谓晏曰:"刘湛、江湛,并不善终,此非佳名也。"晏乃改之。至是与弟晋安王友德和俱被诛。

  晏弟诩,永明中为少府卿。六年,敕位未登黄门郎,不得畜女妓。诩与射声校尉阴玄智坐畜妓免官,禁锢十年。敕特原诩禁锢。后出为辅国将军、始兴内史。广州刺史刘缵为奴所杀,诩率郡兵讨之。延兴元年,授诩持节广州刺史。诩亦笃旧。晏诛,上又遣南中郎司马萧季敞袭诩杀之。

  萧谌,字彦孚,南兰陵兰陵人也。祖道清,员外郎。父仙伯,桂阳王参军。谌初为州从事,晋熙国侍郎,左常侍。谌于太祖为绝服族子,元徽末,世祖在郢州,欲知京邑消息,太祖遣谌就世祖宣传谋计,留为腹心。升明中,为世祖中军刑狱参军,东莞太守。以勋勤封安复县男,三百户。建元初,为武陵王冠军、临川王前军参军,除尚书都官郎,建威将军,临川王镇西中兵。

  世祖在东宫,谌领宿卫。太祖杀张景真,世祖令谌口启乞景真命,太祖不悦,谌惧而退。世祖即位,出谌为大末令,未之县,除步兵校尉,领射阳令,转带南濮阳太守,领御仗主。永明二年,为南兰陵太守,建威将军如故。复除步兵校尉,太守如故。世祖斋内兵仗悉付之,心膂密事,皆使参掌。除正员郎,转左中郎将,后军将军,太守如故。世祖卧疾延昌殿,敕谌在左右宿直。上崩,遗敕谌领殿内事如旧。

  郁林即位,深委信谌,谌每请急出宿,帝通夕不得寐,谌还乃安。转卫军司马,兼卫尉,加辅国将军。丁母忧,敕还复本任,守卫尉。高宗辅政,有所匡谏,帝既在后宫不出,唯遣谌及萧坦之遥进,乃得闻达。谌回附高宗,劝行废立,密召诸王典签约语之,不许诸王外接人物。谌亲要日久,众皆惮而从之。郁林被废日,初闻外有变,犹密为手敕呼谌,其见信如此。谌性险进无计略,及废帝日,领兵先入后宫,斋内仗身素隶服谌,莫有动者。

  海陵立,转中领军,进爵为公,二千户。甲仗五十人。入直殿内,月十日还府。

  建武元年,转领军将军,左将军,南徐州刺史,给扶,进爵衡阳郡公,食邑三千户。高宗初许事克用谌为扬州,及有此授,谌恚曰:"见炊饭熟,推以与人。"王晏闻之曰:"谁复为萧谌作瓯箸者。"谌恃勋重,干豫朝政,诸有选用,辄命议尚书使为申论。上新即位,遣左右要人于外听察,具知谌言,深相疑阻。

  二年六月,上幸华林园,宴谌及尚书令王晏等数人尽欢。坐罢,留谌晚出,至华林阁,仗身执还入省,上遣左右莫智明数谌曰:"隆昌之际,非卿无有今日。今一门二州,兄弟三封,朝廷相报,政可极此。卿恒怀怨望,乃云炊饭已熟,合甑与人邪?今赐卿死。"谌谓智明曰:"天去人亦复不远,我与至尊杀高、武诸王,是君传语来去。我今死,还取卿。"于省杀之。至秋而智明死,见谌为祟。诏曰:"萧谌擢自凡庸,识用轻险,因藉幸会,早预驱驰。永明之季,曲颁恩纪。郁林昏悖,颇立诚效。宠灵优渥,期遇兼隆,内总戎柄,外畅蕃威,兄弟荣贵,震灼朝野。曾不感佩殊荷,少答万一,自以勋高伊、霍,事均难赏,才冠当时,耻居物后。矫制王权,与夺由己。空怀疑惧,坐构嫌猜。觇候宫掖,希觊非望。蔽上罔下之心,诬君不臣之迹,固以彰暴民听,喧聒遐迩。遂潜散金帛,招集不逞,交结禁卫,互为唇齿,密契戚邸,将肆奸逆。朕以其任寄既重,爵列河山,每加弥缝,弘以大信,庶能怀音,翻然悛改。而豺狼其性,凶谋滋甚。夫无将必戮,《阳秋》明义,况衅积祸盈,若斯之大。可收付廷尉,速正刑书。罪止元恶,余无所问。"

  谌好左道,吴兴沈文猷相谌云:"相不减高帝。"谌喜曰:"感卿意,无为人言也。"至是文猷伏诛。

  谌兄诞,字彦伟,初为殿中将军。永明中为建康令,与秣陵令司马迪之同乘行,车前导四卒,左丞沈昭略奏:"凡有卤簿官,共乘不得兼列驺寺。请免诞等官。"诏赎论。延兴元年,自辅国徐州为持节督司州刺史,将军如故。明帝立,封安德侯,五百户。进号冠军。建武二年春,虏攻司州,诞尽力拒守,虏退,增封四百户。征左卫将军。上欲杀谌,以诞在边镇拒虏,故未及行。虏退六旬,谌诛,遣黄门郎梁王为司州别驾,使诛诞,束身受戮,家口系尚方。

  谌弟诔,与谌同豫废立,为宁朔将军、东莞太守,转西中郎司马。建武初,封西昌侯,千户。转太子左率。领军解司州围还,同伏诛。

  谌伯父仙民,官至太中大夫,卒。

  萧坦之,南兰陵兰陵人也。祖道济,太中大夫。父欣祖,有勋于世祖,至武进令。坦之与萧谌同族。初为殿中将军,累至世祖中军板刑狱参军。以宗族见驱使。除竟陵王镇北征北参军,东宫直阁,以勤直为世祖所知。除给事中,淮陵令,又除兰陵令,给事中如故。尚书起部郎,司徒中兵参军。世祖崩,坦之随太孙文武度上台,除射声校尉,令如故。未拜,除正员郎、南鲁郡太守。

  少帝以坦之世祖旧人,亲信不离,得入内见皇后。帝于宫中及出后堂杂戏狡狯,坦之皆得在侧。或值醉后裸袒,坦之辄扶持谏喻。见帝不可奉,乃改计附高宗,密为耳目。除晋安王征北谘议。隆昌元年,追录坦之父勋,封临汝县男,食邑三百户。徙征南谘议。

  高宗谋废少帝,既与萧谌及坦之定谋。帝腹心直阁将军曹道刚疑外间有异,密有处分,谌未能发。始兴内史萧季敞、南阳太守萧颖基迁都尉并应还都,谌欲待二萧至,藉其势力以举事。高宗虑事变,以告坦之,坦之驰谓谌曰:"废天子古来大事。比闻曹道刚、朱隆之等转已猜疑。卫尉明日若不就事,无所复及。弟有百岁母,岂能坐听祸败,政应作余计耳!"谌遑遽,明日遂废帝,坦之力也。

  海陵即位,除黄门郎、兼卫尉卿,进爵伯,增邑为六百户。建武元年,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进爵侯,增邑为千五百户。明年,虏动,假坦之节,督徐州征讨军事。虏围钟离,春断淮洲,坦之击破之。还加领太子中庶子,未拜,迁领军将军。永泰元年,为侍中、领军。

  东昏立,为侍中、领军将军。永元元年,遭母丧,起复职,加右将军,置府。江祏兄弟欲立始安王遥光,密谓坦之,坦之曰:"明帝取天下,已非次第,天下人至今不服。今若复作此事,恐四海瓦解。我其不敢言。"持丧还宅。宅在东府城东,遥光起事,遣人夜掩取坦之,坦之科头著裈逾墙走,从东冶僦渡南渡,间道还台,假节督众军讨遥光,屯湘宫寺。事平,迁尚书右仆射,丹阳尹,右将军如故。进爵公,增邑千户。

  坦之肥黑无须,语声嘶,时人号为"萧痖"。刚狠专执,群小畏而憎之。遥光事平二十余日,帝遣延明主帅黄文济领兵围坦之宅,杀之。子赏,秘书郎,亦伏诛。

  坦之从兄翼宗为海陵郡,将发。坦之谓文济曰:"从兄海陵宅故应无他?"文济曰:"海陵宅在何处?"坦之告之,文济曰:"应得罪。"仍遣收之。检家赤贫,唯有质钱贴子数百,还以启帝,原死,系尚方。

  和帝中兴元年,追赠坦之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江祏,字弘业,济阳考城人也。祖遵,宁朔参军。父德邻,司徒右长史。祏姑为景皇后,少为高宗所亲,恩如兄弟。宋末解褐晋熙国常侍,太祖徐州西曹,员外郎,高宗冠军参军,带滠阳令,竟陵王征北参军,尚书水部郎。高宗为吴兴,以祏为郡丞,加宣威将军。庐陵王中军功曹记室,安陆王左军谘议,领录事,带京兆太守。除通直郎,补南徐州别驾。高宗辅政,委以心腹。隆昌元年,自正员郎补丹阳丞,中书郎。高宗为骠骑,镇东府,以祏为谘议参军,领南平昌太守,与萧诔对直东府省内。

  时新立海陵,人情未服,高宗胛上有赤志,常秘不传,祏劝帝出以示人。晋寿太守王洪范罢任还,上袒示之,曰:"人皆谓此是日月相。卿幸无泄言。"洪范曰:"公日月之相在躯,如何可隐。转当言之公卿。"上大悦。会直后张伯、尹瓒等屡谋窃发,祏、诔忧虞无计,每夕辄托事外出。及入纂议定,加祏宁朔将军。高宗为宣城王,太史密奏图纬云"一号当得十四年"。祏入,帝喜以示祏曰:"得此复何所望。"及即位,迁守卫尉,将军如故。封安陆县侯,邑千户。祏祖遵,以后父赠金紫光禄大夫;父德邻,以帝舅亦赠光禄大夫。

  建武二年,迁右卫将军,掌甲仗廉察。四年,转太子詹事。祏以外戚亲要,势冠当时,远致饷遗,或取诸王第名书好物。然家行甚睦,待子侄有恩意。

  上寝疾,永泰元年,转祏为侍中、中书令,出入殿省。上崩,遗诏转右仆射,祏弟卫尉祀为侍中,敬皇后弟刘暄为卫尉。东昏即位,参掌选事。高宗虽顾命群公,而意寄多在祏兄弟。至是更直殿内,动止关谘。永元元年,领太子詹事。刘暄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祏兄弟与暄及始安王遥光、尚书令徐孝嗣、领军萧坦之六人,更日帖敕,时呼为"六贵"。

  帝稍欲行意,孝嗣不能夺,坦之虽时有异同,而祏坚意执制,帝深忿之。帝失德既彰,祏议欲立江夏王宝玄。刘暄初为宝玄郢州行事,执事过刻。有人献马,宝玄欲看之,暄曰:"马何用看。"妃索煮肫,帐下谘暄,暄曰:"旦已煮鹅,不烦复此。"宝玄恚曰:"舅殊无《渭阳》之情。"暄闻之亦不悦。至是不同祏议,欲立建安王宝夤,密谋于遥光。遥光自以年长,属当鼎命,微旨劝祏。祏弟祀以少主难保,劝祏立遥光。暄以遥光若立,己失元舅之望,不肯同。故祏迟疑久不决。遥光大怒,遣左右黄昙庆于清溪桥道中刺杀暄,昙庆见暄部伍人多,不敢发。事觉,暄告祏谋,帝处分收祏兄弟。祀时直在内殿,疑有异,遣信报祏曰:"刘暄似有异谋,今作何计?"祏曰:"政当静以镇之耳。"俄而召祏入见,停中书省。初,直斋袁文旷以王敬则勋当封,祏执不与。帝使文旷取祏,以刀环筑其心曰:"复能夺我封否?"祏、祀同日见杀。

  祀字景昌,初为南郡王国常侍,历高祖骠骑东阁祭酒,秘书丞,晋安王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府、州事。治下有宣尼庙,久废不脩,祀更开扫构立。

  祀弟禧,居丧早卒。有子廞,字伟卿,年十二,闻收至,谓家人曰:"伯既如此,无心独存。"赴井死。

  后帝于后堂骑马致适,顾谓左右曰:"江祏若在,我当复能骑此不?"

  暄字士穆,出身南阳国常侍。遥光起事,以讨暄为名。事平,暄迁领军将军,封平都县侯,千户。其年,又见杀。和帝中兴元年,赠祏卫将军,暄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并开府仪同三司,祀散骑常侍、太常卿。

  史臣曰:士死知己,盖有生所共情,虽愚智之品有二,而逢迎之运唯一。夫怀可知之才,受知人之眄,无惭外物,此固天理,其犹藏在中心,衔恩念报。况乎义早蕃僚,道同遇合,逾越胜己,顾迈先流,弃子如遗,曾微旧德。使狗之喻,人致前讥,惭包疚心,我无其事。呜呼!陆机所以赋《豪士》也。

  赞曰:王萧提契,世祖基之。乐羊食子,里克无辞。江、刘后戚,明嗣是维。废兴异论,终用乖疑。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为何说明代四大宦官之一的汪直是个另类人物? 简述康熙帝为什么三次亲征噶尔丹 中美俄陆海空三军种之外的“第四军种”是什么? 揭秘:清朝乾隆皇帝的“十全”背后而非十美 唐僖宗李儇怎么死的?唐僖宗陵墓在哪 东晋最后的权臣刘裕 又一个卖草鞋出身的皇帝 800保育生逃难到重庆仅存300人:系抗战避难幼童 佤族乐器 佤族最具民族特色的乐器有哪些 廉颇何蔺相如之间有过什么故事?又有何结局 雍正是怎么获得皇位的?浅析雍正上台之谜 犯案竟上千起!历史上采花大盗第一人竟是他 诸葛亮最怕的人究竟是谁?竟不是曹操 后晋重臣杜重威:比石敬瑭还要反复无常的小人 史上第一个死在女人床上的风流皇帝是谁? 揭秘明朝首富沈万三家族富到什么程度? 传国玉玺下落 传国玉玺在唐朝是怎样传承的? 徐志摩游西湖时大骂康有为:骂完发现康就在身边 撒拉族饮食 撒拉族最具特色的民族特产 民族文化民族历史:春秋战国四大君子 冉闵大帝:一个拯救了中华文明却被刻意遗忘的人 瑶族礼仪简介 瑶族对待客人是都有啥礼仪 秦朝文化:统一文字以吏为师严禁私学 雷震子是谁的儿子 雷震子救父后两人便无缘再见吗 为何孙权精心培养的接班人 年仅33岁就去世 北丐是谁? 历史上是否真的有北丐洪七公此人 三国“拼儿”:刘备为什么完输曹操? 揭秘:鸿门宴上项羽为什么要放走刘邦? 仁慈的汉文帝因何事下令诛灭此人三族? 民国四大才女是哪四位 民国四大才女的最终结局 浓墨宰相刘墉有哪些作为?他真实长什么样子 古代最抢手的女人:母仪天下命带桃花的萧皇后 巨鹿之战后项羽为何大肆屠杀?怕秦军想造反 永历帝好傻好天真:竟派传教士到罗马去求救! 日本妈妈拒收安倍“参战”遗产:反对安保法案 除了孝庄 历史上竟还有一个太后下嫁权臣! 汕尾古代传奇人物:“半个解元” 传奇 西汉李广儿子李敢简介 李敢怎么死的? 明崇祯帝是怎样的皇帝?明崇祯帝生平事迹简介 七大洲四大洋分别是什么? 看亚美尼亚特种兵如何玩命:生食兔肉脚上点火! 解密:古代人是如何看待日常生活中的错别字? 解析唐哀帝为什么在16岁就被迫退位? 最后一批太监为何遣散,溥仪感觉生命受到威胁 后秦最后一位皇帝姚泓生平简介 姚泓是怎样死的 盘点金庸笔下的十八个江南女子:第一美女竟是她 诸葛父子与司马父子的区别:两家族竟如此不同 梅长苏历史原型陈庆之真的战无不胜的将军吗? 郑和下西洋:海战三大胜利曾活捉锡兰国王 未解之谜:太平天国“金龙殿”地下有没有宝藏? 秦朝皇帝列表图 秦朝两帝历经15年 大刀王五被枪杀于前门只有霍元甲敢将其埋葬 苏武的高尚节操为自己赢来了哪些传世美名? 黄宗羲:为父伸冤锥刺皇后外孙 康熙三请他被拒! 清朝服饰之:清代八旗兵甲胄 株洲盗墓:牵出战国军事古城 出土两把青铜剑 探秘:“郭嘉不死卧龙不出”的矛盾之处 武则天晚年的尴尬:武氏女皇还是李氏媳妇 商汤王到底是怎么成为商朝的王的? 真实的年贵妃是什么样?年贵妃到底怎么死的 关公战秦琼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成驹:古代科举考试中的作弊与反作弊 揭秘1950年杜鲁门不认蒋介石,协助李宗仁夺权? 揭秘历史上最有恋母情结的皇帝是谁? 汉族千年前的对手 匈奴人究竟去了哪里? 宫女偶遇皇上宠幸就翻身了?真相告诉你太天真 古代“上位”也看颜值 明朝科举长得丑榜位就下降! 古人也吐槽:白居易写诗晒工资 朱元璋欲立朱棣为皇储?实为其在史书上做手脚 短视!无论北宋还是南宋都是灭辽金终亡己 “飞毛腿”詹才芳妙招挡子弹:篾条稻草扎起浸湿 文天祥拒绝降元:文天祥的妻女皆沦落宫奴 刘备伐吴是正确选择? 为何拖两年才为关羽报仇 高阳公主自编“性骚扰”案,引发唐朝最残酷政治清洗 宋远桥给儿子取名“送情书”谐音是故意为之吗 揭秘:中国古代历史上的皇帝们都是怎么过生日? 衡阳保卫战: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 严世蕃轶事典故有哪些?严世蕃真的身怀绝技吗? “欲把西湖比西子”背后:竟是苏东坡恋上杭州雏妓 万恶的巫蛊之祸!汉武帝酿成一生的遗憾 揭秘毛遂如何短短一年从人生的巅峰落马 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基于什么历史基础? 大周后专宠之谜:为何能独得皇上李煜恩宠? 本是忠君爱国的良人:谁成想遇上了李白被骂成了奸佞小人 中外私生子待遇大不相同:在中国子不因母而贱 隋炀帝杨广还是晋王的时候是怎样计划夺位的 新娘结婚的时候为什么要手捧花有什么寓意? 武则天有姐姐吗 武则天姐姐怎么死的 斧声烛影疑云重重:宋太祖英年暴毙的原因 揭秘;唐朝安禄山叛真是为了杨贵妃吗? 北齐陆令萱与高湛:历史上的陆贞和高湛什么关系? 连诸葛亮都自叹不如奇才为何许人也 朱高煦叛乱的过程:汉王朱高煦与朱瞻基的叔侄之争 蒙古的大军为何三次都未征服小小的越南 三降将姜维为何能当上诸葛亮的接班人? 朱温简介 五代十国后梁开国皇帝梁太祖朱温生平 民国房事:鲁迅段祺瑞等名家高官只租房不买房 俊逸才子大贪官:揭秘历史上真实的和珅 海昏侯墓又重大发现:找到失传1800年论语特别篇 谁才是历代王朝第一谋士:成就盖世功业 王孝杰:中国古代靠长相出将入相的绝代福将 澹寧居文集十卷 楚辭十七卷 越女表微錄五卷 復堂類集三集 大唐開元占經一百二十卷 水經注圖說殘槀四卷 衛生易簡方十二卷附録一卷 王氏醫案四卷 區田編加註一卷 黃帝内經太素三十卷 長興志拾遺二卷 白石山房集二十六卷 江西武備學堂中西算學課程二卷 [光緒十六年庚寅]中州同官錄五卷 香艷叢書三百二十八種 皇清誥授朝議大夫陝西漢中府知府前商州直隸州知州洵陽寶雞兩縣知縣鄧公崇祀名宦祠錄 金剛深密門九經同本九種 武經總要後集二十一卷 鄂省綠營汛地全圖不分卷 歷代名儒傳八卷首一卷 新編翰苑新書前集七十卷後集三十二卷續集四十二卷别集十二卷 澹粹軒詩草二卷續草一卷 秘本琵琶譜真傳三卷 楚辭天問箋一卷 汗簡七卷 無聲詩史七卷 [嘉慶]咸寧縣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吳門古跡四卷 古文分編集評初集五卷二集五卷三集八卷四集四卷 格致志八卷 南浮義渡譜志 明人百家一百八卷 弘明集十四卷 遼史地理志考五卷 最新國文教科書第一册 羊城竹枝詞 聊齋志異新評十六卷 傷寒瘟疫條辨六卷 詩說二卷 談藝珠叢 嶺南集八卷 文粹一百卷 勿庵曆算書目不分卷 國語校註本三種 濂亭文集八卷 集注太玄十卷 [光緒]重纂秦州直隸州新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度隴記四卷 [乾隆]咸陽縣志二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佩文廣韻匯編五卷 黃龍士先生棋譜一卷補遺一卷 國朝詞綜四十八卷二集八卷 十三經詁答問六卷 經典釋文三十卷 風雅遺音二卷 經字辨體八卷首一卷 分類尺牘備覧三十卷續八卷 [安徽歙縣][江氏族譜] 絕妙好詞箋七卷 四書典故辨正二十卷附錄一卷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渥洼奇骨 渥洼马 握节 握蛇珠 幄中策 乌哺之私 乌府客 乌号之弓 乌江不通 乌江舣船 乌江舣楫 乌栖系狱 乌鹊惊飞 乌鹊桥边女 乌孙 乌有 巫岭荆台 巫山 巫山楚梦 巫山恨 巫山暮 巫山台 巫山阳 巫山窈窕娘 巫山一片云 巫山云 巫峡路 巫峡阳 巫咸 巫阳 巫阳梦 巫阳招魂 巫云梦 屋栋祝 屋建瓴高 屋梁月落 屋漏 屋上瞻乌 屋下阁屋 屋贮娇 无才老子 无儿伯道 无忌 无金买赋 无罗求雀 无人缪公之侧 无三甲 无声仗马 无双 无妄 无异物 毋相忘 吾丧我 吴莼 吴宫 吴宫化烟 吴宫红阵 吴钩 吴光剑 吴鲈 吴潭斩龙子 吴中菰菜 梧宫 梧檟 梧桐一叶落 五百年前 五宝联珠 五单于 五典 五斗醒 五斗粮 五斗糈 五饵策 五侯车 五侯家 五侯客 五侯宅 五湖钓师 五湖归 五湖间 五湖倦客 五湖扁舟 五湖期 五湖去 五湖烟 五湖烟景 五湖游 五湖隅 五湖志 五里仙雾 五利宠 五陵 五陵豪侠 五鹿 五马踟蹰 五母鸡 五千文字 五日一风 十日一雨 五色云 五山踣 五十知非 五杨柳 五株 五字城 五字迁 伍员吹箫市 武断 武库才 武陵 武陵家 武陵趣 武陵人 武陵水 舞爨薪 舞镜孤鸾 舞鸾 舞鸾鹤 舞青鸾 舞象之年 舞以尽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