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三十三 列传第十四 王僧虔 张绪

卷三十三 列传第十四 王僧虔 张绪

  王僧虔,琅邪临沂人也。祖珣,晋司徒。伯父太保弘,宋元嘉世为宰辅。宾客疑所讳,弘曰:"身家讳与苏子高同。"父昙首,右光禄大夫。昙首兄弟集会诸子孙,弘子僧达下地跳戏,僧虔年数岁,独正坐采蜡烛珠为凤凰。弘曰:"此儿终当为长者。"僧虔弱冠,弘厚,善隶书。宋文帝见其书素扇,叹曰:"非唯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除秘书郎,太子舍人。退默少交接,与袁淑、谢庄善。转义阳王文学,太子洗马,迁司徒左西属。

  兄僧绰,为太初所害,亲宾咸劝僧虔逃。僧虔涕泣曰:"吾兄奉国以忠贞,抚我以慈爱,今日之事,苦不见及耳。若同归九泉,犹羽化也。"孝武初,出为武陵太守。兄子俭于中途得病,僧虔为废寝食。同行客慰喻之。僧虔曰:"昔马援处儿侄之间一情不异,邓攸于弟子更逾所生,吾实怀其心,诚未异古。亡兄之胤,不宜忽诸。若此儿不救,便当回舟谢职,无复游宦之兴矣。"还为中书郎,转黄门郎,太子中庶子。

  孝武欲擅书名,僧虔不敢显迹。大明世,常用拙笔书,以此见容。出为豫章王子尚抚军长史,迁散骑常侍,复为新安王子鸾北中郎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二蕃皆帝爱子也。寻迁豫章内史。入为侍中,迁御史中丞,领骁骑将军。甲族由来多不居宪台,王氏以分枝居乌衣者,位官微减,僧虔为此官,乃曰:"此是乌衣诸郎坐处,我亦可试为耳。"复为侍中,领屯骑校尉。泰始中,出为辅国将军、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王献之善书,为吴兴郡,及僧虔工书,又为郡,论者称之。

  徙为会稽太守,秩中二千石,将军如故。中书舍人阮佃夫家在会稽,请假东归。客劝僧虔以佃夫要幸,宜加礼接。僧虔曰:"我立身有素,岂能曲意此辈。彼若见恶,当拂衣去耳。"佃夫言于宋明帝,使御史中丞孙敻奏:"僧虔前莅吴兴,多有谬命,检到郡至迁,凡用功曹五官主簿至二礼吏署三传及度与弟子,合四百四十八人。又听民何系先等一百十家为旧门。委州检削。"坐免官。寻以白衣兼侍中,出监吴郡太守,迁使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建武将军、行湘州事,仍转辅国将军,湘州刺史。所在以宽惠著称。巴峡流民多在湘土,僧虔表割益阳、罗、湘西三县缘江民立湘阴县,从之。

  元徽中,迁吏部尚书。高平檀珪罢沅南令,僧虔以为征北板行参军,诉僧虔求禄不得,与僧虔书曰:"五常之始,文武为先,文则经纬天地,武则拨乱定国。仆一门虽谢文通,乃忝武达。群从姑叔,三媾帝室,祖兄二世,糜躯奉国,而致子侄饿死草壤。去冬今春,频荷二敕,既无中人,屡见嗟夺。经涉五朔,逾历四晦,书牍十二,接觐六七,遂不荷润,反更曝鳃。九流绳平,自不宜独苦一物,蝉腹龟肠,为日已久。饥虎能吓,人遽与肉;饿麟不噬,谁为落毛?去冬乞豫章丞,为马超所争;今春蒙敕南昌县,为史偃所夺。二子勋荫人才,有何见胜?若以贫富相夺,则分受不如。身虽孤微,百世国士,姻媾位宦,亦不后物。尚书同堂姊为江夏王妃,檀珪同堂姑为南谯王妃;尚书妇是江夏王女,檀珪祖姑嫔长沙景王;尚书伯为江州,檀珪祖亦为江州;尚书从兄出身为后军参军,檀珪父释褐亦为中军参军。仆于尚书,人地本悬,至于婚宦,不至殊绝。今通塞虽异,犹忝气类,尚书何事乃尔见苦?泰始之初,八表同逆,一门二世,粉骨卫主,殊勋异绩,已不能甄,常阶旧途,复见侵抑。"僧虔报书曰:"征北板比岁处遇小优,殷主簿从此府入崇礼,何仪曹即代殷,亦不见诉为苦。足下积屈,一朝超升,政自小难。泰始初勤苦十年,自未见其赏,而顿就求称,亦何可遂。吾与足下素无怨憾,何以相侵苦,直是意有佐佑耳。"珪又书曰:"昔荀公达汉之功臣,晋武帝方爵其玄孙;夏侯惇魏氏勋佐,金德初融,亦始就甄显,方赏其孙,封树近族。羊叔子以晋泰始中建策伐吴,至咸宁末,方加褒宠,封其兄子;卞望之以咸和初殒身国难,至兴宁末,方崇礼秩,官其子孙;蜀郡主簿田混,黄初末死故君之难,咸康中方擢其子孙。似不以世代远而被弃,年世疏而见遗。檀珪百罹六极,造化罕比,五丧停露,百口转命,存亡披迫,本希小禄,无意阶荣。自古以来有沐食侯,近代有王官。府佐非沐食之职,参军非王官之谓。质非匏瓜,实羞空悬。殷、何二生,或是府主情味,或是朝廷意旨,岂与悠悠之人同口而语!使仆就此职,尚书能以郎见转不?若使日得五升禄,则不耻执鞭。"僧虔乃用为安城郡丞。珪,宋安南将军韶孙也。

  僧虔寻加散骑常侍,转右仆射。升明元年,迁尚书仆射,寻转中书令,左仆射。二年,为尚书令。僧虔好文史,解音律,以朝廷礼乐多违正典,民间竞造新声杂曲,时太祖辅政,僧虔上表曰:"夫悬钟之器,以雅为用;凯容之礼,八佾为仪。今总章羽佾,音服舛异。又歌钟一肆,克谐女乐,以歌为务,非雅器也。大明中,即以宫悬合和《鞞》、《拂》,节数虽会,虑乖《雅》体,将来知音,或讥圣世。若谓钟舞已谐,重违成宪,更立歌钟,不参旧例。四县所奏,谨依《雅》条,即义沿理,如或可附。又今之《清商》,实由铜爵,三祖风流,遗音盈耳,京洛相高,江左弥贵。谅以金石干羽,事绝私室,桑濮郑卫,训隔绅冕,中庸和雅,莫复于斯。而情变听移,稍复销落,十数年间,亡者将半。自顷家竞新哇,人尚谣俗,务在噍杀,不顾音纪,流宕无崖,未知所极,排斥正曲,崇长烦淫。士有等差,无故不可去乐,礼有攸序,长幼不可共闻。故喧丑之制,日盛于廛里;风味之响,独尽于衣冠。宜命有司,务勤功课,缉理遗逸,迭相开晓,所经漏忘,悉加补缀。曲全者禄厚,艺妙者位优。利以动之,则人思刻厉。反本还源,庶可跂踵。"事见纳。

  建元元年,转侍中,抚军将军,丹阳尹。二年,进号左卫将军,固让不拜。改授左光禄大夫,侍中、尹如故。郡县狱相承有上汤杀囚,僧虔上疏言之曰:"汤本以救疾,而实行冤暴,或以肆忿。若罪必入重,自有正刑;若去恶宜疾,则应先启。岂有死生大命,而潜制下邑。愚谓治下囚病,必先刺郡,求职司与医对共诊验;远县,家人省视,然后处理。可使死者不恨,生者无怨。"上纳其言。

  僧虔留意雅乐,升明中所奏,虽微有厘改,尚多遗失。是时上始欲通使,僧虔与兄子俭书曰:"古语云'中国失礼,问之四夷'。计乐亦如。苻坚败后,东晋始备金石乐,故知不可全诬也。北国或有遗乐,诚未可便以补中夏之阙,且得知其存亡,亦一理也。但《鼓吹》旧有二十一曲,今所能者十一而已,意谓北使会有散役,得今乐署一人粗别同异者,充此使限。虽复延州难追,其得知所知,亦当不同。若谓有此理者,可得申吾意上闻否?试为思之。"事竟不行。

  太祖善书,及即位,笃好不已。与僧虔赌书毕,谓僧虔曰:"谁为第一?"僧虔曰:"臣书第一,陛下亦第一。"上笑曰:"卿可谓善自为谋矣。"示僧虔古迹十一帙,就求能书人名。僧虔得民间所有帙中所无者--吴大皇帝、景帝、归命侯书,桓玄书,及王丞相导、领军洽、中书令珉、张芝、索靖、卫伯儒、张翼十二卷奏之。又上羊欣所撰《能书人名》一卷。

  其年冬,迁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征南将军、湘州刺史,侍中如故。清简无所欲,不营财产,百姓安之。世祖即位,僧虔以风疾欲陈解,会迁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僧虔少时群从宗族并会,客有相之者云:"僧虔年位最高,仕当至公,余人莫及也。"及授,僧虔谓兄子俭曰:"汝任重于朝,行当有八命之礼,我若复此授,则一门有二台司,实可畏惧。"乃固辞不拜,上优而许之。改授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客问僧虔固让之意,僧虔曰:"君子所忧无德,不忧无宠。吾衣食周身,荣位已过,所惭庸薄无以报国,岂容更受高爵,方贻官谤邪!"兄子俭为朝宰,起长梁斋,制度小过,僧虔视之不悦,竟不入户,俭即毁之。

  永明三年,薨。僧虔颇解星文,夜坐见豫章分野当有事故,时僧虔子慈为豫章内史,虑其有公事。少时,僧虔薨,慈弃郡奔赴。僧虔时年六十。追赠司空,侍中如故。谥简穆。

  其论书曰:"宋文帝书,自云可比王子敬,时议者云'天然胜羊欣,功夫少于欣'。王平南廙,右军叔,过江之前以为最。亡曾祖领军书,右军云'弟书遂不减吾'。变古制,今唯右军、领军;不尔,至今犹法钟、张。亡从祖中书令书,子敬云'弟书如骑骡,骎骎恒欲度骅骝前'。庾征西翼书,少时与右军齐名,右军后进,庾犹不分,在荆州与都下人书云'小儿辈贱家鸡,皆学逸少书,须吾下,当比之'。张翼,王右军自书表,晋穆帝令翼写题后答,右军当时不别,久后方悟,云'小人几欲乱真'。张芝、索靖、韦诞、钟会、二卫并得名前代,无以辨其优劣,唯见其笔力惊异耳。张澄当时亦呼有意。郗愔章草亚于右军。郗嘉宾草亚于二王,紧媚过其父。桓玄自谓右军之流,论者以比孔琳之。谢安亦入能书录,亦自重,为子敬书嵇康诗。羊欣书见重一时,亲受子敬,行书尤善,正乃不称名。孔琳之书天然放纵,极有笔力,规矩恐在羊欣后。丘道护与羊欣俱面受子敬,故当在欣后。范晔与萧思话同师羊欣,后小叛,既失故步,为复小有意耳。萧思话书,羊欣之影,风流趣好,殆当不减,笔力恨弱。谢综书,其舅云紧生起,是得赏也,恨少媚好。谢灵运乃不伦,遇其合时,亦得入流。贺道力书亚丘道护。庾昕学右军,亦欲乱真矣。"又著《书赋》传于世。

  第九子寂,字子玄,性迅动,好文章,读《范滂传》,未常不叹挹。王融败后,宾客多归之。建武初,欲献《中兴颂》,兄志谓之曰:"汝膏粱年少,何患不达?不镇之以静,将恐贻讥。"寂乃止。初为秘书郎,卒,年二十一。

  僧虔宋世尝有书诫子曰:

  知汝恨吾不许汝学,欲自悔厉,或以阖棺自欺,或更择美业,且得有慨,亦慰穷生。但亟闻斯唱,未睹其实。请从先师听言观行,冀此不复虚身。吾未信汝,非徒然也。往年有意于史,取《三国志》聚置床头,百日许,复从业就玄,自当小差于史,犹未近彷佛。曼倩有云:"谈何容易。"见诸玄,志为之逸,肠为之抽,专一书,转诵数十家注,自少至老,手不释卷,尚未敢轻言。汝开《老子》卷头五尺许,未知辅嗣何所道,平叔何所说,马、郑何所异,《指例》何所明,而便盛于麈尾,自呼谈士,此最险事。设令袁令命汝言《易》,谢中书挑汝言《庄》,张吴兴叩汝言《老》,端可复言未尝看邪?谈故如射,前人得破,后人应解,不解即输赌矣。且论注百氏,荆州《八帙》,又《才性四本》、《声无哀乐》,皆言家口实,如客至之有设也。汝皆未经拂耳瞥目,岂有庖厨不脩,而欲延大宾者哉?就如张衡思侔造化,郭象言类悬河,不自劳苦,何由至此?汝曾未窥其题目,未辨其指归--六十四卦,未知何名;《庄子》众篇,何者内外;《八帙》所载,凡有几家;《四本》之称,以何为长--而终日欺人,人亦不受汝欺也。由吾不学,无以为训。然重华无严父,放勋无令子,亦各由己耳。汝辈窃议亦当云:"阿越不学,在天地间可嬉戏,何忽自课谪?幸及盛时逐岁暮,何必有所减?"汝见其一耳,不全尔也。设令吾学如马、郑,亦必甚胜;复倍不如今,亦必大减。致之有由,从身上来也。汝今壮年,自勤数倍许胜,劣及吾耳。世中比例举眼是,汝足知此,不复具言。

  吾在世,虽乏德素,要复推排人间数十许年,故是一旧物,人或以比数汝等耳。即化之后,若自无调度,谁复知汝事者?舍中亦有少负令誉弱冠越超清级者,于时王家门中,优者则龙凤,劣者犹虎豹,失荫之后,岂龙虎之议?况吾不能为汝荫,政应各自努力耳。或有身经三公,蔑尔无闻;布衣寒素,卿相屈体。或父子贵贱殊,兄弟声名异。何也?体尽读数百卷书耳。吾今悔无所及,欲以前车诫尔后乘也。汝年入立境,方应从官,兼有室累,牵役情性,何处复得下帷如王郎时邪?为可作世中学,取过一生耳。试复三思,勿讳吾言。犹捶挞志辈,冀脱万一,未死之间,望有成就者,不知当有益否?各在尔身己切,岂复关吾邪?鬼唯知爱深松茂柏,宁知子弟毁誉事!因汝有感,故略叙胸怀。

  张绪,字思曼,吴郡吴人也。祖茂度,会稽太守。父寅,太子中舍人。绪少知名,清简寡欲,叔父镜谓人曰:"此儿,今之乐广也。"州辟议曹从事,举秀才。建平王护军主簿,右军法曹行参军,司空主簿,抚军、南中郎二府功曹,尚书仓部郎。都令史谘郡县米事,绪萧然直视,不以经怀。除巴陵王文学,太子洗马,北中郎参军,太子中舍人,本郡中正,车骑从事中郎,中书郎,州治中,黄门郎。

  宋明帝每见绪,辄叹其清淡。转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迁司徒左长史。吏部尚书袁粲言于帝曰:"臣观张绪有正始遗风,宜为宫职。"复转中庶子,领翊军校尉,转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寻兼侍中,迁吏部郎,参掌大选。元徽初,东宫罢,选曹拟舍人王俭格外记室,绪以俭人地兼美,宜转秘书丞,从之。绪又迁侍中,郎如故。

  绪忘情荣禄,朝野皆贵其风。尝与客闲言,一生不解作诺。时袁粲、褚渊秉政,有人以绪言告粲、渊者,即出绪为吴郡太守,绪初不知也。迁为祠部尚书,复领中正,迁太常,加散骑常侍,寻领始安王师。升明二年,迁太祖太傅长史,加征虏将军。齐台建,转散骑常侍,世子詹事。建元元年,转中书令,常侍如故。

  绪善言,素望甚重,太祖深加敬异。仆射王俭谓人曰:"北士中觅张绪,过江未有人,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不耳?"车驾幸庄严寺听僧达道人讲,座远,不闻绪言,上难移绪,乃迁僧达以近之。寻加骁骑将军。欲用绪为右仆射,以问王俭,俭曰:"南士由来少居此职。"褚渊在座,启上曰:"俭年少,或不尽忆。江左用陆玩、顾和,皆南人也。"俭曰:"晋氏衰政,不可以为准则。"上乃止。四年,初立国学,以绪为太常卿,领国子祭酒,常侍、中正如故。绪既迁官,上以王延之代绪为中书令,时人以此选为得人,比晋朝之用王子敬、王季琰也。

  绪长于《周易》,言精理奥,见宗一时。常云何平叔所不解《易》中七事,诸卦中所有时义,是其一也。

  世祖即位,转吏部尚书,祭酒如故。永明元年,迁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常。明年,领南郡王师,加给事中,太常如故。三年,转太子詹事,师、给事如故。绪每朝见,世祖目送之。谓王俭曰:"绪以位尊我,我以德贵绪也。"迁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师如故。给亲信二十人。复领中正。长沙王晃属选用吴兴闻人邕为州议曹,绪以资籍不当,执不许。晃遣书佐固请之,绪正色谓晃信曰:"此是身家州乡,殿下何得见逼!"七年,竟陵王子良领国子祭酒,世祖敕王晏曰:"吾欲令司徒辞祭酒以授张绪,物议以为云何?"子良竟不拜,以绪领国子祭酒,光禄、师、中正如故。

  绪口不言利,有财辄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无食。门生见绪饥,为之辨餐,然未尝求也。卒时年六十八。遗命作芦葭轜车,灵上置杯水香火,不设祭。从弟融敬重绪,事之如亲兄,赍酒于绪灵前酌饮,恸哭曰:"阿兄风流顿尽!"追赠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谥简子。

  子克,苍梧世正员郎,险行见宠,坐废锢。

  克弟允,永明中安西功曹,淫通杀人,伏法。

  允兄充,永明元年为武陵王友,坐书与尚书令王俭,辞旨激扬,为御史中丞到捴所奏,免官禁锢。论者以为有恨于俭也。

  案建元初,中诏序朝臣,欲以右仆射拟张岱。褚渊谓"得此过优,若别有忠诚,特进升引者,别是一理,仰由裁照。"诏"更量"。说者既异,今两记焉。

  史臣曰:王僧虔有希声之量,兼以艺业。戒盈守满,屈己自容,方轨诸公,实平世之良相。张绪凝衿素气,自然标格,搢绅端委,朝宗民望。夫如绪之风流者,岂不谓之名臣!

  赞曰:简穆长者,其义恢恢;声律草隶,燮理三台。思曼廉静,自绝风埃;游心爻系,物允清才。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制義叢話二十四卷題名一卷 兩浙輶軒錄四十卷 孝弟錄二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光緒]重修安徽通志三百五十卷補遺十卷 拜經樓藏書題跋記五卷附錄一卷 河南先生文集二十七卷附錄一卷 俎豆集三十卷 漢書地理志補注一百三卷 [嘉慶]扶風縣志十八卷首一卷 [光緒]湘潭縣志十二卷 閩鹺外紀□□卷 讀書雜志八十二卷餘編二卷 癸巳類稿十五卷 童山詩選五卷 [乾隆]濰縣志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光緒二十二年夏季]爵秩全覽 御纂醫宗金鑑十五種 澤存堂五種 程安德三縣賦考二卷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二卷 [雜鈔] 周列士傳一卷 [光緒]續修浦城縣志四十二卷首一卷 人壽金鑑二十二卷 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目錄四卷 陳檢討四六箋注二十卷 越南地輿圖說六卷首一卷 晨風閣叢書二十三種四十七卷 漢魏音四卷 老僧戒煙歌解一卷 八旗通志初集二百五十卷目錄二卷 [山東鄉試會試拔貢卷] 嘉樹山房集二十卷 春秋釋經十二卷 華野疏稿五卷備員條略一卷 先醒齋筆記 古文辭類纂三編二十八卷 續談助五卷 北涇草堂集五卷外集三卷 [乾隆]確山縣志四卷 增訂叢書舉要八十卷徵刻宋人集小啓一卷校誤記一卷 衛道編二卷 缶廬詩四卷缶廬别存一卷 海天琴思錄八卷 丁卯集二卷 [光緒]崑新兩縣續修合志五十二卷 中國歷代疆域沿革考不分卷 西京記 玉燕堂四種曲八卷 觀音大士救劫勸世真言一卷 左繡三十卷首一卷 求古錄禮說十六卷補遺一卷 隸辨八卷 南天痕二十六卷 管子二十四卷 防海新論十八卷 廣陵通典十卷 質園詩集三十二卷 各國國籍法類輯 直齋書錄解題卷十五─十八_宋陳振孫撰江蘇書局.djvu 直齋書錄解題卷十九─二十二_宋陳振孫撰江蘇書局.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一、二).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三─五).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六、七).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八、九).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十二).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三─十五).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六、十七).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八、十九).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二十、二十一).djvu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二十二─二十四).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甲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乙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丙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丁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戊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己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庚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辛編_朱記榮輯訂.djvu 行素堂目睹書錄壬編大藏目卷上_朱記榮.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一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一冊解題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一冊凡例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一冊簡目_.djvu 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實錄七卷_.djvu 神仙傳十卷_.djvu 有象列仙全傳九卷_.djvu 廣列仙傳七卷_.djvu 歷代神仙史八卷_.djvu 繪圖歷代神仙譜廿四卷_.djvu 長春道教源流八卷_.djvu 白雲僊表_.djvu 龍門正宗覺雲本支道統薪傳二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二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二冊解題_.djvu 古今列仙通記六十卷_.djvu 五百靈官爵位姓氏總錄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三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三冊解題_.djvu 龍虎山志三卷龍虎山志續編一卷_.djvu 重修龍虎山志十六卷_.djvu 閤皁山志二卷_.djvu 茅山全志十四卷_.djvu 穹隆山志四卷_.djvu 嶗山志八卷嶗山志附遊嶗指南_.djvu 青城山記二卷_.djvu 岷陽前後志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四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四冊解題_.djvu 逍遙山萬壽宮通志_.djvu 太嶽太和山志_.djvu 武當嘉慶圖不分卷_.djvu 華嶽志八卷_.djvu 重陽菴集不分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五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五冊解題_.djvu 羅浮志十卷_.djvu 羅浮山志會編二十二卷_.djvu 浮山志五卷_.djvu 羅浮志補十五卷_.djvu 金鼓洞志八卷_.djvu 城北天後宮志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六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六冊解題_.djvu 武夷山志二十四卷_.djvu 武林元妙觀志_.djvu 重印玄妙觀志十二卷_.djvu 長春觀志四卷_.djvu 天下名山記六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七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七冊解題_.djvu 纂圖互註老子道德經二卷_.djvu 纂圖附釋文重言附註老子道德經二卷_.djvu 道德經解二卷_.djvu 道德經釋義二卷_.djvu 道德經註釋二卷_.djvu 道德經解二卷_.djvu 呂子道德經解一卷_.djvu 孚佑帝君淺註道德經二卷_.djvu 太上道德經解二卷_.djvu 蘇子由道德經註四卷_.djvu 道德賓章一卷_.djvu 老子道德經古本集註二卷_.djvu 老子道德經評點二卷_.djvu 太上老子道德經四卷_.djvu 道德經轉語二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八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八冊解題_.djvu 老子集解_.djvu 老子通義二卷_.djvu 老子解二卷_.djvu 老子道德經參補二卷_.djvu 老子翼三卷_.djvu 新刊太上老子道德經註解評林四卷_.djvu 老子通二卷_.djvu 道德經釋辭二卷_.djvu 道德經評註二卷_.djvu 道德經精解一卷_.djvu 解老二卷_.djvu 老子道德真經二卷_.djvu 道德經測二卷_.djvu 老子或問二卷_.djvu 道德經集註二卷_.djvu 太上道德寶章翼二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九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九冊解題_.djvu 御註道德經二卷_.djvu 老子衍一卷_.djvu 道德經參補註釋二卷_.djvu 太上道德經講義二卷_.djvu 道德眼二卷_.djvu 道德經註二卷_.djvu 老子元翼二卷_.djvu 道德經編註二卷_.djvu 道德懸解_.djvu 道德經纂述二卷道德經纂述附音釋一卷_.djvu 道德經輯註二卷_.djvu 老子參註_.djvu 老子說略二卷_.djvu 道德經註二卷_.djvu 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十冊目錄中華續道藏初輯第十冊解題_.djvu 老子章義二卷_.djvu 老子本義二卷_.djvu 老子解一卷_.djvu 老子註一卷_.djvu 道德經精義三卷_.djvu 道德經述義二卷_.djvu 道德經經問一卷_.djvu 道德經證二卷_.djvu 老子約四卷_.djvu 甘棠之阴 甘言重币 甘蔗老头甜 甘旨之奉 肝胆过人 肝胆俱裂 肝胆欲裂 肝鬲之言 肝脑胆地 竿头进步 竿头直上 敢不拜嘉 敢不尽言 敢不受教 敢告无罪 敢谏之鼓 敢说敢做 敢死军人 敢言之臣 感戴不浅 感戴二天 感恩不尽 感忽悠暗 感愧兼集 感愧交并 感铭五内 感铭五中 感情作用 感恸涕泗 感慰交集 干里敏捷 干事之臣 旰食霄衣 刚梭疾恶 刚柔相摩 刚锐如铁 刚锐之气 纲举网疏 高步阔谈 高才饱学 高才倨傲 高材疾走 高出三昧 高大石角 高灯远亮 高飞远到 高歌一曲 高官显位 高髻云鬟 高肩弱脊 高洁清风 高举远引 高爵大权 高来不可,低来不可 高陵土山 高门不来,低门不就 高门大宅 高门容驷 高名上姓 高明柔克 高明之士 高鸟择良木而栖 高情故戚 高入云耸 高山顿说 高尚之志 高世骇俗 高俗之才 高抬身价 高谈阔步 高悬明镜 高压政策 高阳狂客 高枕而守 高枕而王 高筑债台 高自标致 高宗彤日 羔酒自劳 羔羊之节 羔羊之素 膏肓之病 膏火自焚 膏粱人家 膏粱之润 膏粱之味 膏粱之性 膏粱之子 膏以明火 膏以明自销 膏腴之田 膏泽多丰年 膏泽之润 缟素发丧 缟縯之赠 缟衣綦巾 告厥成功 告老回乡 告身印纸 告之以危,而观其节 告坐之过 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割爱见遣 割臂为盟 割唇治鳞 割地赔款 割股啖腹 割股疗亲 割据江南 割袍断义 割取复生 割肉剜疮 割舍不得 割席分毡 割席绝交 歌喉宛转 歌容舞态 歌声宛转 歌舞吹弹 歌舞待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