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三十三 列传第十四 王僧虔 张绪

卷三十三 列传第十四 王僧虔 张绪

  王僧虔,琅邪临沂人也。祖珣,晋司徒。伯父太保弘,宋元嘉世为宰辅。宾客疑所讳,弘曰:"身家讳与苏子高同。"父昙首,右光禄大夫。昙首兄弟集会诸子孙,弘子僧达下地跳戏,僧虔年数岁,独正坐采蜡烛珠为凤凰。弘曰:"此儿终当为长者。"僧虔弱冠,弘厚,善隶书。宋文帝见其书素扇,叹曰:"非唯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除秘书郎,太子舍人。退默少交接,与袁淑、谢庄善。转义阳王文学,太子洗马,迁司徒左西属。

  兄僧绰,为太初所害,亲宾咸劝僧虔逃。僧虔涕泣曰:"吾兄奉国以忠贞,抚我以慈爱,今日之事,苦不见及耳。若同归九泉,犹羽化也。"孝武初,出为武陵太守。兄子俭于中途得病,僧虔为废寝食。同行客慰喻之。僧虔曰:"昔马援处儿侄之间一情不异,邓攸于弟子更逾所生,吾实怀其心,诚未异古。亡兄之胤,不宜忽诸。若此儿不救,便当回舟谢职,无复游宦之兴矣。"还为中书郎,转黄门郎,太子中庶子。

  孝武欲擅书名,僧虔不敢显迹。大明世,常用拙笔书,以此见容。出为豫章王子尚抚军长史,迁散骑常侍,复为新安王子鸾北中郎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二蕃皆帝爱子也。寻迁豫章内史。入为侍中,迁御史中丞,领骁骑将军。甲族由来多不居宪台,王氏以分枝居乌衣者,位官微减,僧虔为此官,乃曰:"此是乌衣诸郎坐处,我亦可试为耳。"复为侍中,领屯骑校尉。泰始中,出为辅国将军、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王献之善书,为吴兴郡,及僧虔工书,又为郡,论者称之。

  徙为会稽太守,秩中二千石,将军如故。中书舍人阮佃夫家在会稽,请假东归。客劝僧虔以佃夫要幸,宜加礼接。僧虔曰:"我立身有素,岂能曲意此辈。彼若见恶,当拂衣去耳。"佃夫言于宋明帝,使御史中丞孙敻奏:"僧虔前莅吴兴,多有谬命,检到郡至迁,凡用功曹五官主簿至二礼吏署三传及度与弟子,合四百四十八人。又听民何系先等一百十家为旧门。委州检削。"坐免官。寻以白衣兼侍中,出监吴郡太守,迁使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建武将军、行湘州事,仍转辅国将军,湘州刺史。所在以宽惠著称。巴峡流民多在湘土,僧虔表割益阳、罗、湘西三县缘江民立湘阴县,从之。

  元徽中,迁吏部尚书。高平檀珪罢沅南令,僧虔以为征北板行参军,诉僧虔求禄不得,与僧虔书曰:"五常之始,文武为先,文则经纬天地,武则拨乱定国。仆一门虽谢文通,乃忝武达。群从姑叔,三媾帝室,祖兄二世,糜躯奉国,而致子侄饿死草壤。去冬今春,频荷二敕,既无中人,屡见嗟夺。经涉五朔,逾历四晦,书牍十二,接觐六七,遂不荷润,反更曝鳃。九流绳平,自不宜独苦一物,蝉腹龟肠,为日已久。饥虎能吓,人遽与肉;饿麟不噬,谁为落毛?去冬乞豫章丞,为马超所争;今春蒙敕南昌县,为史偃所夺。二子勋荫人才,有何见胜?若以贫富相夺,则分受不如。身虽孤微,百世国士,姻媾位宦,亦不后物。尚书同堂姊为江夏王妃,檀珪同堂姑为南谯王妃;尚书妇是江夏王女,檀珪祖姑嫔长沙景王;尚书伯为江州,檀珪祖亦为江州;尚书从兄出身为后军参军,檀珪父释褐亦为中军参军。仆于尚书,人地本悬,至于婚宦,不至殊绝。今通塞虽异,犹忝气类,尚书何事乃尔见苦?泰始之初,八表同逆,一门二世,粉骨卫主,殊勋异绩,已不能甄,常阶旧途,复见侵抑。"僧虔报书曰:"征北板比岁处遇小优,殷主簿从此府入崇礼,何仪曹即代殷,亦不见诉为苦。足下积屈,一朝超升,政自小难。泰始初勤苦十年,自未见其赏,而顿就求称,亦何可遂。吾与足下素无怨憾,何以相侵苦,直是意有佐佑耳。"珪又书曰:"昔荀公达汉之功臣,晋武帝方爵其玄孙;夏侯惇魏氏勋佐,金德初融,亦始就甄显,方赏其孙,封树近族。羊叔子以晋泰始中建策伐吴,至咸宁末,方加褒宠,封其兄子;卞望之以咸和初殒身国难,至兴宁末,方崇礼秩,官其子孙;蜀郡主簿田混,黄初末死故君之难,咸康中方擢其子孙。似不以世代远而被弃,年世疏而见遗。檀珪百罹六极,造化罕比,五丧停露,百口转命,存亡披迫,本希小禄,无意阶荣。自古以来有沐食侯,近代有王官。府佐非沐食之职,参军非王官之谓。质非匏瓜,实羞空悬。殷、何二生,或是府主情味,或是朝廷意旨,岂与悠悠之人同口而语!使仆就此职,尚书能以郎见转不?若使日得五升禄,则不耻执鞭。"僧虔乃用为安城郡丞。珪,宋安南将军韶孙也。

  僧虔寻加散骑常侍,转右仆射。升明元年,迁尚书仆射,寻转中书令,左仆射。二年,为尚书令。僧虔好文史,解音律,以朝廷礼乐多违正典,民间竞造新声杂曲,时太祖辅政,僧虔上表曰:"夫悬钟之器,以雅为用;凯容之礼,八佾为仪。今总章羽佾,音服舛异。又歌钟一肆,克谐女乐,以歌为务,非雅器也。大明中,即以宫悬合和《鞞》、《拂》,节数虽会,虑乖《雅》体,将来知音,或讥圣世。若谓钟舞已谐,重违成宪,更立歌钟,不参旧例。四县所奏,谨依《雅》条,即义沿理,如或可附。又今之《清商》,实由铜爵,三祖风流,遗音盈耳,京洛相高,江左弥贵。谅以金石干羽,事绝私室,桑濮郑卫,训隔绅冕,中庸和雅,莫复于斯。而情变听移,稍复销落,十数年间,亡者将半。自顷家竞新哇,人尚谣俗,务在噍杀,不顾音纪,流宕无崖,未知所极,排斥正曲,崇长烦淫。士有等差,无故不可去乐,礼有攸序,长幼不可共闻。故喧丑之制,日盛于廛里;风味之响,独尽于衣冠。宜命有司,务勤功课,缉理遗逸,迭相开晓,所经漏忘,悉加补缀。曲全者禄厚,艺妙者位优。利以动之,则人思刻厉。反本还源,庶可跂踵。"事见纳。

  建元元年,转侍中,抚军将军,丹阳尹。二年,进号左卫将军,固让不拜。改授左光禄大夫,侍中、尹如故。郡县狱相承有上汤杀囚,僧虔上疏言之曰:"汤本以救疾,而实行冤暴,或以肆忿。若罪必入重,自有正刑;若去恶宜疾,则应先启。岂有死生大命,而潜制下邑。愚谓治下囚病,必先刺郡,求职司与医对共诊验;远县,家人省视,然后处理。可使死者不恨,生者无怨。"上纳其言。

  僧虔留意雅乐,升明中所奏,虽微有厘改,尚多遗失。是时上始欲通使,僧虔与兄子俭书曰:"古语云'中国失礼,问之四夷'。计乐亦如。苻坚败后,东晋始备金石乐,故知不可全诬也。北国或有遗乐,诚未可便以补中夏之阙,且得知其存亡,亦一理也。但《鼓吹》旧有二十一曲,今所能者十一而已,意谓北使会有散役,得今乐署一人粗别同异者,充此使限。虽复延州难追,其得知所知,亦当不同。若谓有此理者,可得申吾意上闻否?试为思之。"事竟不行。

  太祖善书,及即位,笃好不已。与僧虔赌书毕,谓僧虔曰:"谁为第一?"僧虔曰:"臣书第一,陛下亦第一。"上笑曰:"卿可谓善自为谋矣。"示僧虔古迹十一帙,就求能书人名。僧虔得民间所有帙中所无者--吴大皇帝、景帝、归命侯书,桓玄书,及王丞相导、领军洽、中书令珉、张芝、索靖、卫伯儒、张翼十二卷奏之。又上羊欣所撰《能书人名》一卷。

  其年冬,迁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征南将军、湘州刺史,侍中如故。清简无所欲,不营财产,百姓安之。世祖即位,僧虔以风疾欲陈解,会迁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僧虔少时群从宗族并会,客有相之者云:"僧虔年位最高,仕当至公,余人莫及也。"及授,僧虔谓兄子俭曰:"汝任重于朝,行当有八命之礼,我若复此授,则一门有二台司,实可畏惧。"乃固辞不拜,上优而许之。改授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客问僧虔固让之意,僧虔曰:"君子所忧无德,不忧无宠。吾衣食周身,荣位已过,所惭庸薄无以报国,岂容更受高爵,方贻官谤邪!"兄子俭为朝宰,起长梁斋,制度小过,僧虔视之不悦,竟不入户,俭即毁之。

  永明三年,薨。僧虔颇解星文,夜坐见豫章分野当有事故,时僧虔子慈为豫章内史,虑其有公事。少时,僧虔薨,慈弃郡奔赴。僧虔时年六十。追赠司空,侍中如故。谥简穆。

  其论书曰:"宋文帝书,自云可比王子敬,时议者云'天然胜羊欣,功夫少于欣'。王平南廙,右军叔,过江之前以为最。亡曾祖领军书,右军云'弟书遂不减吾'。变古制,今唯右军、领军;不尔,至今犹法钟、张。亡从祖中书令书,子敬云'弟书如骑骡,骎骎恒欲度骅骝前'。庾征西翼书,少时与右军齐名,右军后进,庾犹不分,在荆州与都下人书云'小儿辈贱家鸡,皆学逸少书,须吾下,当比之'。张翼,王右军自书表,晋穆帝令翼写题后答,右军当时不别,久后方悟,云'小人几欲乱真'。张芝、索靖、韦诞、钟会、二卫并得名前代,无以辨其优劣,唯见其笔力惊异耳。张澄当时亦呼有意。郗愔章草亚于右军。郗嘉宾草亚于二王,紧媚过其父。桓玄自谓右军之流,论者以比孔琳之。谢安亦入能书录,亦自重,为子敬书嵇康诗。羊欣书见重一时,亲受子敬,行书尤善,正乃不称名。孔琳之书天然放纵,极有笔力,规矩恐在羊欣后。丘道护与羊欣俱面受子敬,故当在欣后。范晔与萧思话同师羊欣,后小叛,既失故步,为复小有意耳。萧思话书,羊欣之影,风流趣好,殆当不减,笔力恨弱。谢综书,其舅云紧生起,是得赏也,恨少媚好。谢灵运乃不伦,遇其合时,亦得入流。贺道力书亚丘道护。庾昕学右军,亦欲乱真矣。"又著《书赋》传于世。

  第九子寂,字子玄,性迅动,好文章,读《范滂传》,未常不叹挹。王融败后,宾客多归之。建武初,欲献《中兴颂》,兄志谓之曰:"汝膏粱年少,何患不达?不镇之以静,将恐贻讥。"寂乃止。初为秘书郎,卒,年二十一。

  僧虔宋世尝有书诫子曰:

  知汝恨吾不许汝学,欲自悔厉,或以阖棺自欺,或更择美业,且得有慨,亦慰穷生。但亟闻斯唱,未睹其实。请从先师听言观行,冀此不复虚身。吾未信汝,非徒然也。往年有意于史,取《三国志》聚置床头,百日许,复从业就玄,自当小差于史,犹未近彷佛。曼倩有云:"谈何容易。"见诸玄,志为之逸,肠为之抽,专一书,转诵数十家注,自少至老,手不释卷,尚未敢轻言。汝开《老子》卷头五尺许,未知辅嗣何所道,平叔何所说,马、郑何所异,《指例》何所明,而便盛于麈尾,自呼谈士,此最险事。设令袁令命汝言《易》,谢中书挑汝言《庄》,张吴兴叩汝言《老》,端可复言未尝看邪?谈故如射,前人得破,后人应解,不解即输赌矣。且论注百氏,荆州《八帙》,又《才性四本》、《声无哀乐》,皆言家口实,如客至之有设也。汝皆未经拂耳瞥目,岂有庖厨不脩,而欲延大宾者哉?就如张衡思侔造化,郭象言类悬河,不自劳苦,何由至此?汝曾未窥其题目,未辨其指归--六十四卦,未知何名;《庄子》众篇,何者内外;《八帙》所载,凡有几家;《四本》之称,以何为长--而终日欺人,人亦不受汝欺也。由吾不学,无以为训。然重华无严父,放勋无令子,亦各由己耳。汝辈窃议亦当云:"阿越不学,在天地间可嬉戏,何忽自课谪?幸及盛时逐岁暮,何必有所减?"汝见其一耳,不全尔也。设令吾学如马、郑,亦必甚胜;复倍不如今,亦必大减。致之有由,从身上来也。汝今壮年,自勤数倍许胜,劣及吾耳。世中比例举眼是,汝足知此,不复具言。

  吾在世,虽乏德素,要复推排人间数十许年,故是一旧物,人或以比数汝等耳。即化之后,若自无调度,谁复知汝事者?舍中亦有少负令誉弱冠越超清级者,于时王家门中,优者则龙凤,劣者犹虎豹,失荫之后,岂龙虎之议?况吾不能为汝荫,政应各自努力耳。或有身经三公,蔑尔无闻;布衣寒素,卿相屈体。或父子贵贱殊,兄弟声名异。何也?体尽读数百卷书耳。吾今悔无所及,欲以前车诫尔后乘也。汝年入立境,方应从官,兼有室累,牵役情性,何处复得下帷如王郎时邪?为可作世中学,取过一生耳。试复三思,勿讳吾言。犹捶挞志辈,冀脱万一,未死之间,望有成就者,不知当有益否?各在尔身己切,岂复关吾邪?鬼唯知爱深松茂柏,宁知子弟毁誉事!因汝有感,故略叙胸怀。

  张绪,字思曼,吴郡吴人也。祖茂度,会稽太守。父寅,太子中舍人。绪少知名,清简寡欲,叔父镜谓人曰:"此儿,今之乐广也。"州辟议曹从事,举秀才。建平王护军主簿,右军法曹行参军,司空主簿,抚军、南中郎二府功曹,尚书仓部郎。都令史谘郡县米事,绪萧然直视,不以经怀。除巴陵王文学,太子洗马,北中郎参军,太子中舍人,本郡中正,车骑从事中郎,中书郎,州治中,黄门郎。

  宋明帝每见绪,辄叹其清淡。转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迁司徒左长史。吏部尚书袁粲言于帝曰:"臣观张绪有正始遗风,宜为宫职。"复转中庶子,领翊军校尉,转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寻兼侍中,迁吏部郎,参掌大选。元徽初,东宫罢,选曹拟舍人王俭格外记室,绪以俭人地兼美,宜转秘书丞,从之。绪又迁侍中,郎如故。

  绪忘情荣禄,朝野皆贵其风。尝与客闲言,一生不解作诺。时袁粲、褚渊秉政,有人以绪言告粲、渊者,即出绪为吴郡太守,绪初不知也。迁为祠部尚书,复领中正,迁太常,加散骑常侍,寻领始安王师。升明二年,迁太祖太傅长史,加征虏将军。齐台建,转散骑常侍,世子詹事。建元元年,转中书令,常侍如故。

  绪善言,素望甚重,太祖深加敬异。仆射王俭谓人曰:"北士中觅张绪,过江未有人,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不耳?"车驾幸庄严寺听僧达道人讲,座远,不闻绪言,上难移绪,乃迁僧达以近之。寻加骁骑将军。欲用绪为右仆射,以问王俭,俭曰:"南士由来少居此职。"褚渊在座,启上曰:"俭年少,或不尽忆。江左用陆玩、顾和,皆南人也。"俭曰:"晋氏衰政,不可以为准则。"上乃止。四年,初立国学,以绪为太常卿,领国子祭酒,常侍、中正如故。绪既迁官,上以王延之代绪为中书令,时人以此选为得人,比晋朝之用王子敬、王季琰也。

  绪长于《周易》,言精理奥,见宗一时。常云何平叔所不解《易》中七事,诸卦中所有时义,是其一也。

  世祖即位,转吏部尚书,祭酒如故。永明元年,迁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常。明年,领南郡王师,加给事中,太常如故。三年,转太子詹事,师、给事如故。绪每朝见,世祖目送之。谓王俭曰:"绪以位尊我,我以德贵绪也。"迁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师如故。给亲信二十人。复领中正。长沙王晃属选用吴兴闻人邕为州议曹,绪以资籍不当,执不许。晃遣书佐固请之,绪正色谓晃信曰:"此是身家州乡,殿下何得见逼!"七年,竟陵王子良领国子祭酒,世祖敕王晏曰:"吾欲令司徒辞祭酒以授张绪,物议以为云何?"子良竟不拜,以绪领国子祭酒,光禄、师、中正如故。

  绪口不言利,有财辄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无食。门生见绪饥,为之辨餐,然未尝求也。卒时年六十八。遗命作芦葭轜车,灵上置杯水香火,不设祭。从弟融敬重绪,事之如亲兄,赍酒于绪灵前酌饮,恸哭曰:"阿兄风流顿尽!"追赠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谥简子。

  子克,苍梧世正员郎,险行见宠,坐废锢。

  克弟允,永明中安西功曹,淫通杀人,伏法。

  允兄充,永明元年为武陵王友,坐书与尚书令王俭,辞旨激扬,为御史中丞到捴所奏,免官禁锢。论者以为有恨于俭也。

  案建元初,中诏序朝臣,欲以右仆射拟张岱。褚渊谓"得此过优,若别有忠诚,特进升引者,别是一理,仰由裁照。"诏"更量"。说者既异,今两记焉。

  史臣曰:王僧虔有希声之量,兼以艺业。戒盈守满,屈己自容,方轨诸公,实平世之良相。张绪凝衿素气,自然标格,搢绅端委,朝宗民望。夫如绪之风流者,岂不谓之名臣!

  赞曰:简穆长者,其义恢恢;声律草隶,燮理三台。思曼廉静,自绝风埃;游心爻系,物允清才。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董卓败坏五铢钱:古代商品经济从繁荣走向衰退 揭秘:秦宣太后芈八子鲜为人知的两段风流韵事 帝王趣事:明太祖朱元璋"偷窥癖"导致众叛亲离 潘金莲简介 潘金莲的人物经历 揭大明王朝竟掺杂了韩国祖先血脉! 李德在中国的夫人是谁 揭秘蔡绍基:袁世凯的幕僚 曾两度执掌北洋大学 宋孝宗赵昚是谁的儿子?宋孝宗亲生父亲是谁? 阎崇年揭皇太极死因:三高症患者 死于心梗 他禁烟有功 为何却签订了诸多的“卖国条约” 唐朝韦后之乱:揭唐中宗皇后韦氏乱政夺权之谜 西游记东海龙王为人如何 东海龙王是怎么回事 法国元帅福煦元帅是谁 福煦车厢是怎么回事 考古新发现:丝绸之路现大量干尸最吸睛的是这具 他去盗墓 翻动尸体的瞬间却发生诡异一幕! 她14岁入宫 从康熙身边的侍女变成妃子太后 罗荣桓反思抗日根据地“肃反”运动 曾国藩家书:彰显曾国藩的教子成就 曹操的真正样子长啥样:长得不好眼睛很大 黎族人崇拜动物图腾和植物图腾是啥样的 罗布泊中心地带发现楼兰古国千年古墓 但丁与屈原的不同点 但丁与屈原的差异性 1961蒙哥马利访华趣事:曾经拒看《穆桂英挂帅》 康熙为何能从97个孙子中记住乾隆? 揭秘武侠人物戚少商和铁手后来结局是怎么样了 淫乱后宫胡皇后:卧室内与数百男共赴云雨 楠木正成为什么被称为日本诸葛亮 台湾“湖口兵变”始末:蒋纬国对蒋家有二心吗? 柯尼斯堡战役的结果大揭秘 解密:为何奸臣和珅会受到乾隆宠幸? 明初洪武四大案是哪四案? 盗墓者的反盗墓绝招 再重的封石都能撬开曹操曾用过 甄嬛传安陵容一生悲苦最后落得了什么下场 汉灵帝的皇后宋氏 为何遭诬害折磨至死? 胡汉民是怎么死的 胡汉民是个什么样的人? 盘点:中途岛海战中日本被美军击毁多少艘航母? 刘伯温的奇门遁甲术有多神? 开国第一功臣陵墓 下葬2个月为何被平毁? 新萧十一郎中司空摘星的徒弟是谁?萧十一郎简介 解密三国一百年:大小乔守寡后的私生活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的两位妻子为其生了多少后代 清朝“存在”了多少年:是267年还是276年? 揭秘钩弋夫人竟然和江充苟且生下刘弗陵? 古埃及法老的诅咒:埃及法老诡异的诅咒存在吗? 上海发现一处抗战时期碉堡群 为监视交通所建造 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3个女人 看完不得不服 红楼梦中贾雨村与小沙弥门子谁的道行更高 抗战期间中共对国民党态度有哪些变化 一战后的欧洲有什么变化 永乐大帝朱棣竟因小姨子徐妙锦的婉拒不立皇后 老子道德经主要内容是什么 《晚春》韩愈寄托了什么感情 揭秘:太平公主是如何选中薛绍做自己驸马的? 人类之前古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灭亡真相 靖难之役后 建文帝的下落至今仍是谜 冯异是怎样的一个人?历史如何评价东汉名将冯异 三国里最厉害的六大猛将都是谁? 揭秘史可法血战扬州的故事是怎样的 大泽乡陈胜吴广起义为何迅速面临着失败? 刘备为何要借荆州?刘备借荆州的目的是什么 岳母墓前为何会比岳飞墓前多一尊铜像? 历史揭秘:李陵为何不愿再回汉朝任职? 曹操部下的八虎骑是哪几个? 史前大洪水神话在全球各国都有 巴丹死亡行军美国为什么会战败 苏蕙是个怎样的女人?苏蕙丈夫窦滔有和故事 近代人物梁漱溟名字怎么读 解密:武则天为自己物色“男妃”的秘闻 三国中张飞和关二哥谁厉害?张飞竟能大声吓死人 历史上魏明帝曹睿是谁的儿子?曹睿是怎么死的 雍正看脸判忠奸:胖子官运亨通有种长相惨遭戮尸 飞将军李广射石的故事解读 平定苗疆的评价如何 平定苗疆得胜图欣赏 侗族乐器 侗族牛腿琴是怎么来的 朱元璋的心底黑影:一件小事左右了他的一生 常遇春是怎么死的?英年早逝的明代大将常遇春 美女西施:一代佳人结局如何? 如果秦始皇不死,那么刘邦项羽会是他的对手吗 古代“明星”爸爸:朱元璋曾为子孙亲自写歌词 歌唱家王昆演艺经历 王昆因《白毛女》喜儿走红 边塞诗人陈子昂竟然是靠吹捧武则天上位的? 春秋战国齐桓公强势称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林则徐女婿是左宗棠吗 林则徐女婿到底是谁 揭秘:一代西北军阀冯玉祥将军崇尚信仰的一生 中国历史上十大最美皇后 你知道几个? 秦昭襄王和魏冉什么关系 秦昭襄王是魏冉的傀儡吗 刘震东简介 刘震东将军介绍 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资料介绍 先谢郭嘉典故是什么意思 诸葛亮为什么没有像司马家那样篡权称帝呢? 义渠君被谁杀的 康有为鲜为人知的16年环球之旅:娶17岁美国姑娘 桓玄夫人:比一代枭雄桓玄眼光还独到的东晋女人 明朝于谦故居在哪里 马蒂斯一生有多少艺术成就 古人也爱玩歌咏大赛 元朝歌咏大赛奖金堪与诺奖媲美 宋太祖要迁都 赵光义说了什么竟让其放弃此想法 夏侯惇的眼睛怎么瞎的 夏侯惇拔矢啖睛的典故 温泉关战役的历史意义 刘备取代刘璋入主西川后给谁的待遇最高? 潛研堂文集五十卷詩集十卷詩續集十卷 胎產秘書歌括三卷附保嬰要訣一卷經驗各方一卷 日知錄集釋三十二卷刋誤二卷續刋誤二卷 禹貢指南四卷 内經評文三十三卷 嵇庵詩集十卷 美國鐵路彚考十三卷 女科三種 易憲四卷 經訓堂叢書二十一種 明通鑑前編四卷正編九十卷坿編六卷首一卷 資治通鑑後編一百八十四卷附校勘記十五卷 明三十家詩選初集八卷二集八卷 帝女花二卷 校正增廣驗方新編二十四卷 一歲貨聲 中外交涉類要表一卷光緒通商綜覈表一卷 群經凡例 錢牧翁先生年譜一卷 現世寶卷二卷 儀禮要義五十卷 文選六十卷 鶴歸來傳奇二卷 成唯識論述記六十卷 古學攷一卷 耶穌聖心聖月 中庸時習錄二卷 [乾隆]滿城縣志十二卷 十家牌法一卷 鼎鍥趙田了凡袁先生編纂古本歷史大方綱鑑補三十九卷首一卷 史記志疑三十六卷附錄二卷 增註千姓連珠二卷 江南闈墨不分卷 國粹學報 國文教科書不分卷 琅環青囊要四卷 國朝詩選十四卷 忠武誌十卷 道古堂外集十二種三十三卷 籌海圖編十三卷 左傳紀事本末五十三卷 平山堂圖志十卷首一卷 道德經評註二卷 地理知本金鎖秘二卷 儀禮釋宮增注 游梁詩賸不分卷 鮚埼亭集三十八卷首一卷世譜外編五十卷 西招圖略 爲政忠告四卷 先妣事略 織齋文集八卷 四聲切韻表一卷凡例一卷 圖註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夷堅志十集二十卷 南朝佛寺志二卷 東萊先生音注唐鑑二十四卷 御定全唐詩錄一百卷 [乾隆]續修臺灣府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紅樓夢傳奇四卷 廣事類賦四十卷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人死不知心 人比黄花瘦 人焉廋哉 人生一世间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 人生几何 人生天地间 人生如梦 人生如白驹过隙 人生自古谁无死 人生识字忧患始 人生面不熟 人百其身 人立而啼 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人苦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 人莫踬于山而踬于垤 人谁无过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人间重晚晴 人非尧舜,何得尽善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有生之最灵者也 仁义之人,其言蔼如 仁人之言,其利博哉 仁以为己任 仁者人也 仁者必有勇 仁者爱人 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 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仆病未能也 仇人相见,分外眼明 仇人相见,分外眼睁 今之乐,犹古之乐 今之视古,亦犹后之视今 今也则亡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 今夕何夕 今天天气哈哈哈 今宵賸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今日不知明日事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介之推不言禄,禄亦不及 介者不拜 介胄之士不拜 介胄生虮虱 从之者如归市 从心所欲不逾矩 从灶上扫除 从空伸出拿云手,提起天罗地网人 从空伸出拿云手,救出天罗地网人 从谏如转圜 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 他乡遇故知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 代圣贤立言 代大匠斫者,必伤其手 令闻令望 以五十步笑百步 以佚道使民,虽劳不怨 以刑止刑,以杀止杀 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 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 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以天下为己任 以少少许胜多多许 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以战去战,虽战可也 以文会友 以暴易暴,不知其非 以杀去杀,以刑去刑 以杖叩其胫 以此众战,谁能御之 以此攻城,何城不克 以死继之 以生道杀民,虽死不怨杀者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以立意为宗,不以能文为本 以约失之者鲜矣 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 以艰深文浅易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 以规为瑱 以言取人,失之宰予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以轻心掉之 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仰天大笑出门去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仲尼不为已甚 仲尼日月,无得而逾 伊于何底 伊于胡底 伊其相谑 伊威在室,蟏蛸在户 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伐国不问仁人 伐木丁丁山更幽 众不可户说 众人皆醉我独醒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众喣漂山,聚蚊成雷 众妙之门 众怒难犯,专欲难成 优哉游哉,聊以卒岁 会心处不必在远 传之简牍,而事异篇章 传神正在阿堵 传言失指,图景失形 传闻不如亲见 伤哉贫也 伫立以泣 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伯仲之间见伊吕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