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二十六 列传第七 王敬则 陈显达

卷二十六 列传第七 王敬则 陈显达

  王敬则,晋陵南沙人也。母为女巫,生敬则而胞衣紫色,谓人曰:"此儿有鼓角相。"敬则年长,两腋下生乳各长数寸。梦骑五色师子。年二十余,善拍张。补刀戟左右。景和使敬则跳刀,高与白虎幢等,如此五六,接无不中。补侠毂队主,领细铠左右。与寿寂之同毙景和。

  明帝即位,以为直阁将军。坐捉刀入殿启事,系尚方十余日,乃复直阁。除奋武将军,封重安县子,邑三百五十户。敬则少时于草中射猎,有虫如乌豆集其身,摘去乃脱,其处皆流血。敬则恶之,诣道士卜,道士曰:"不须忧,此封侯之瑞也。"敬则闻之喜,故出都自效,至是如言。

  泰始初,以敬则为龙骧将军、军主,随宁朔将军刘怀珍征寿春。殷琰遣将刘从筑四垒于死虎,怀珍遣敬则以千人绕后,直出横塘,贼众惊退。除奉朝请,出补暨阳令。敬则初出都,至陆主山下,宗侣十余船同发,敬则船独不进,乃令弟入水推之,见一乌漆棺。敬则曰:"尔非凡器。若是吉善,使船速进。吾富贵,当改葬尔。"船须臾去。敬则既入县,收此棺葬之。军荒之后,县有一部劫逃紫山中为民患,敬则遣人致意劫帅,可悉出首,当相申论。治下庙神甚酷烈,百姓信之,敬则引神为誓,必不相负。劫帅既出,敬则于庙中设会,于座收缚,曰:"吾先启神,若负誓,还神十牛。今不违誓。"即杀十牛解神,并斩诸劫,百姓悦之。迁员外郎。

  元徽二年,随太祖拒桂阳贼于新亭,敬则与羽林监陈显达、宁朔将军高道庆乘舸于江中迎战,大破贼水军,焚其舟舰。事宁,带南泰山太守,右侠毂主,转越骑校尉,安成王车骑参军。

  苍梧王狂虐,左右不自保,敬则以太祖有威名,归诚奉事。每下直,辄往领军府。夜著青衣,扶匐道路,为太祖听察苍梧去来。太祖命敬则于殿内伺机,未有定日。既而杨玉夫等危急殒帝,敬则时在家,玉夫将首投敬则,敬则驰诣太祖。太祖虑苍梧所诳,不开门。敬则于门外大呼曰:"是敬则耳。"门犹不开。乃于墙上投进其首,太祖索水洗视,视竟,乃戎服出。敬则从入宫,至承明门,门郎疑非苍梧还,敬则虑人觇见,以刀环塞{穴圭}孔,呼开门甚急。卫尉丞颜灵宝窥见太祖乘马在外,窃谓亲人曰:"今若不开内领军,天下会是乱耳。"门开,敬则随太祖入殿。明旦,四贵集议,敬则拔白刃在床侧跳跃曰:"官应处分,谁敢作同异者!"

  升明元年,迁员外散骑常侍、辅国将军、骁骑将军、领临淮太守,增封为千三百户,知殿内宿卫兵事。沈攸之事起,进敬则号冠军将军。太祖入守朝堂,袁粲起兵夕,领军刘韫、直阁将军卜伯兴等于宫内相应,戒严将发。敬则开关掩袭,皆杀之。殿内窃发尽平,敬则之力也。迁右卫将军,常侍如故。增封为二千五百户,寻又加五百户。又封敬则子元迁为东乡侯,邑三百七十户。齐台建,为中领军。太祖将受禅,材官荐易太极殿柱,顺帝欲避土,不肯出宫逊位。明日,当临轩,帝又逃宫内。敬则将舆入迎帝,启譬令出。帝拍敬则手曰:"必无过虑,当饷辅国十万钱。"

  建元元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军事、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封寻阳郡公,邑三千户。加敬则妻怀氏爵为寻阳国夫人。二年,进号安北将军。虏寇淮、泗,敬则恐,委镇还都,百姓皆惊散奔走,上以其功臣,不问,以为都官尚书、抚军。寻迁使持节、散骑常侍、安东将军、吴兴太守。郡旧多剽掠,有十数岁小儿于路取遗物,杀之以徇,自此道不拾遗,郡无劫盗。又录得一偷,召其亲属于前鞭之,令偷身长扫街路,久之乃令偷举旧偷自代,诸偷恐为其所识,皆逃走,境内以清。出行,从市过,见屠肉厓,叹曰:"吴兴昔无此厓,是我少时在此所作也。"迁护军将军,常侍如故,以家为府。三年,以改葬去职,诏赠敬则母寻阳公国太夫人。改授侍中、抚军将军。太祖遗诏敬则以本官领丹阳尹。寻迁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五郡军事、镇东将军、会稽太守。永明二年,给鼓吹一部。

  会土边带湖海,民丁无士庶皆保塘役,敬则以功力有余,悉评敛为钱,送台库以为便宜,上许之。竟陵王子良启曰:

  伏寻三吴内地,国之关辅,百度所资。民庶凋流,日有困殆,蚕农罕获,饥寒尤甚,富者稍增其饶,贫者转钟其弊,可为痛心,难以辞尽。顷钱贵物贱,殆欲兼倍,凡在触类,莫不如兹。稼穑难劬,斛直数十,机杼勤苦,匹裁三百。所以然者,实亦有由。年常岁调,既有定期,僮恤所上,咸是见直。东间钱多剪凿,鲜复完者,公家所受,必须员大,以两代一,困于所贸,鞭捶质系,益致无聊。臣昔忝会稽,粗闲物俗,塘丁所上,本不入官。良由陂湖宜壅,桥路须通,均夫订直,民自为用。若甲分毁坏,则年一修改;若乙限坚完,则终岁无役。今郡通课此直,悉以还台,租赋之外,更生一调。致令塘路崩芜,湖原泄散,害民损政,实此为剧。建元初,狡虏游魂,军用殷广。浙东五郡,丁税一千,乃有质卖妻儿以充此限。道路愁穷,不可闻见。所逋尚多,收上事绝,臣登具启闻,即蒙蠲原。而此年租课,三分逋一,明知徒足扰民,实自弊国。愚谓塘丁一条,宜还复旧,在所逋恤,优量原除。凡应受钱,不限大小,仍令在所,折市布帛。若民有杂物是军国所须者,听随价准直,不必一应送钱。于公不亏其用,在私实荷其渥。昔晋氏初迁,江左草创,绢布所直,十倍于今,赋调多少,因时增减。永初中,官布一匹,直钱一千,而民间所输,听为九百。渐及元嘉,物价转贱,私货则束直六千,官受则匹准五百,所以每欲优民,必为降落。今入官好布,匹堪百余,其四民所送,犹依旧制。昔为刻上,今为刻下,氓庶空俭,岂不由之!救民拯弊,莫过减赋。时和岁稔,尚尔虚乏,傥值水旱,宁可熟念。且西京炽强,实基三辅,东都全固,实赖三河,历代所同,古今一揆。石头以外,裁足自供府州,方山以东,深关朝廷根本。夫股肱要重,不可不恤。宜蒙宽政,少加优养。略其目前小利,取其长久大益,无患民赀不殷,国材不阜也。宗臣重寄,咸云利国,窃如愚管,未见可安。

  上不纳。

  三年,进号征东将军。宋广州刺史王翼之子妾路氏,刚暴,数杀婢,翼之子法明告敬则,敬则付山阴狱杀之。路氏家诉,为有司所奏,山阴令刘岱坐弃市刑。敬则入朝,上谓敬则曰:"人命至重,是谁下意杀之?都不启闻!"敬则曰:"是臣愚意。臣知何物科法,见背后有节,便言应得杀人。"刘岱亦引罪,上乃赦之。敬则免官,以公领郡。

  明年,迁侍中、中军将军。寻与王俭俱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俭既固让,敬则亦不即受。七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豫州郢州之西阳司州之汝南二郡军事、征西大将军、豫州刺史,开府如故。进号骠骑。十一年,迁司空,常侍如故。世祖崩,遗诏改加侍中。高宗辅政,密有废立意,隆昌元年,出敬则为使持节、都督会稽东阳临海永嘉新安五郡军事、会稽太守,本官如故,海陵王立,进位太尉。

  敬则名位虽达,不以富贵自遇,危拱傍遑,略不衿裾,接士庶皆吴语,而殷勤周悉。初为散骑使虏,于北馆种杨柳,后员外郎虞长耀北使还,敬则问:"我昔种杨柳树,今若大小?"长耀曰:"虏中以为甘棠。"敬则笑而不答。世祖御座赋诗,敬则执纸曰:"臣几落此奴度内。"世祖问:"此何言?"敬则曰:"臣若知书,不过作尚书都令史耳,那得今日?"敬则虽不大识书,而性甚警黠,临州郡,令省事读辞,下教判决,皆不失理。

  明帝即位,进大司马,增邑千户。台使拜授日,雨大洪注,敬则文武皆失色,一客在傍曰:"公由来如此,昔拜丹阳吴兴时亦然。"敬则大悦,曰:"我宿命应得雨。"乃列羽仪,备朝服,道引出听事拜受,意犹不自得,吐舌久之,至事竟。

  帝既多杀害,敬则自以高、武旧臣,心怀忧恐。帝虽外厚其礼,而内相疑备,数访问敬则饮食体干堪宜,闻其衰老,且以居内地,故得少安。三年中,遣萧坦之将斋仗五百人,行武进陵。敬则诸子在都,忧怖无计。上知之,遣敬则世子仲雄入东安慰之。仲雄善弹琴,当时新绝。江左有蔡邕焦尾琴,在主衣库,上敕五日一给仲雄。仲雄于御前鼓琴作《懊侬曲歌》曰:"常叹负情侬,郎今果行许!"帝愈猜愧。

  永泰元年,帝疾,屡经危殆。以张瑰为平东将军、吴郡太守,置兵佐,密防敬则。内外传言当有异处分。敬则闻之,窃曰:"东今有谁?只是欲平我耳!"诸子怖惧,第五子幼隆遣正员将军徐岳密以情告徐州行事谢朓为计,若同者,当往报敬则。朓执岳驰启之。敬则城局参军徐庶家在京口,其子密以报庶,庶以告敬则五官王公林。公林,敬则族子,常所委信。公林劝敬则急送启赐儿死,单舟星夜还都。敬则令司马张思祖草启,既而曰:"若尔,诸郎在都,要应有信,且忍一夕。"其夜,呼僚佐文武樗蒲赌钱,谓众曰:"卿诸人欲令我作何计?"莫敢先答。防阁丁兴怀曰:"官只应作耳。"敬则不作声。明旦,召山阴令王询、台侍御史钟离祖愿,敬则横刀跂坐,问询等"发丁可得几人?传库见有几钱物?"询答"县丁卒不可上"。祖愿称"传物多未输入"。敬则怒,将出斩之。王公林又谏敬则曰:"官是事皆可悔,惟此事不可悔!官讵不更思!"敬则唾其面曰:"小子!我作事,何关汝小子!"乃起兵。

  上诏曰:"谢朓启事腾徐岳列如右。王敬则禀质凶猾,本谢人纲。直以宋季多艰,颇有膂力之用,驱奖所至,遂升荣显。皇运肇基,预闻末议,功非匡国,赏实震主。爵冠执圭,身登衣衮,固以《风雅》作刺,缙绅侧目。而溪谷易盈,鸱枭难改,猜心内骇,丑辞外布。永明之朝,履霜有渐,隆昌之世,坚冰将著,从容附会,朕有力焉。及景历惟新,推诚尽礼,中使相望,轩冕成阴。乃嫌迹愈兴,祸图兹构,收合亡命,结党聚群,外候边警,内伺国隙。元迁兄弟,中萃渊薮,奸契潜通,将谋窃发。朓即姻家,岳又邑子,取据匪他,昭然以信。方、邵之美未闻,韩、彭之衅已积。此而可容,孰寄刑典!便可即遣收掩,肃明国宪。大辟所加,其父子而已;凡诸诖误,一从荡涤。"收敬则子员外郎世雄、记室参军季哲、太子洗马幼隆、太子舍人少安等,于宅杀之。长子黄门郎元迁,为宁朔将军,领千人于徐州击虏,敕徐州刺史徐玄庆杀之。

  敬则招集配衣,二三日便发,欲劫前中书令何胤还为尚书令,长史王弄璋、司马张思祖止之。乃率实甲万人过浙江,谓思祖曰:"应须作檄。"思祖曰:"公今自还朝,何用作此。"敬则乃止。朝廷遣辅国将军前军司马左兴盛、后军将军直阁将军崔恭祖、辅国将军刘山阳、龙骧将军直阁将军马军主胡松三千余人,筑垒于曲阿长冈,右仆射沈文季为持节都督,屯湖头,备京口路。

  敬则以旧将举事,百姓担篙荷锸随逐之十余万众。至晋陵,南沙人范脩化杀县令公上延孙以应之。敬则至武进陵口,恸哭乘肩舆而前。遇兴盛、山阳二砦,尽力攻之。兴盛使军人遥告敬则曰:"公儿死已尽,公持许底作?"官军不敌欲退,而围不开,各死战。胡松领马军突其后,白丁无器仗,皆惊散,敬则军大败。敬则索马,再上不得上,兴盛军容袁文旷斩之,传首。是时上疾已笃,敬则仓卒东起,朝廷震惧。东昏侯在东宫,议欲叛,使人上屋望,见征虏亭失火,谓敬则至,急装欲走。有告敬则者,敬则曰:"檀公三十六策,走是上计。汝父子唯应急走耳。"敬则之来,声势甚盛,裁少日而败,时年七十余。封左兴盛新吴县男,崔恭祖遂兴县男,刘山阳湘阴县男,胡松沙阳县男,各四百户,赏平敬则也。又赠公上延孙为射声校尉。

  陈显达,南彭城人也。宋孝武世,为张永前军幢主。景和中,以劳历使使。泰始初,以军主隶徐州刺史刘怀珍北征,累至东海王板行参军,员外郎。泰始四年,封彭泽县子,邑三百户。历马头、义阳二郡太守,羽林监,濮阳太守。

  隶太祖讨桂阳贼于新亭垒,刘勔大桁败,贼进杜姥宅。及休范死,太祖欲还卫宫城,或谏太祖曰:"桂阳虽死,贼党犹炽,人情难固,不可轻动。"太祖乃止。遣显达率司空参军高敬祖自查浦渡淮缘石头北道入承明门,屯东堂。宫中恐动,得显达至,乃稍定。显达出杜姥宅,大战破贼。矢中左眼,拔箭而镞不出,地黄村潘妪善禁,先以钉钉柱,妪禹步作气,钉即时出,乃禁显达目中镞出之。封丰城县侯,邑千户。转游击将军。寻为使持节、督广交越三州湘州之广兴军事、辅国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进号冠军。

  沈攸之事起,显达遣军援台。长史到遁、司马诸葛导谓显达曰:"沈攸之拥众百万,胜负之势未可知。不如保境蓄众,分遣信驿,密通彼此。"显达于座手斩之,遣表疏归心太祖。进使持节、左将军。军至巴丘,而沈攸之平。除散骑常侍、左卫将军,转前将军、太祖太尉左司马。齐台建,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领卫尉。太祖即位,迁中护军,增邑千六百户,转护军将军。显达启让,上答曰:"朝廷爵人以序。卿忠发万里,信誓如期,虽屠城殄国之勋,无以相加。此而不赏,典章何在!若必未宜尔,吾终不妄授。于卿数士,意同家人,岂止于君臣邪?过明,与王、李俱祗召也。"上即位后,御膳不宰牲,显达上熊烝一盘,上即以充饭。

  建元二年,虏寇寿阳,淮南江北百姓搔动。上以显达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之镇,虏退。上敕显达曰:"虏经破散后,当无复犯关理。但国家边防,自应过存备豫。宋元嘉二十七年后,江夏王作南兖,徙镇盱眙,沈司空亦以孝建初镇彼,政当以淮上要于广陵耳。卿谓前代此处分云何?今佥议皆云卿应据彼地,吾未能决。乃当以扰动文武为劳。若是公计,不得惮之。"事竟不行。

  迁都督益宁二州军事、安西将军、益州刺史,领宋宁太守,持节、常侍如故。世祖即位,进号镇西。益部山险,多不宾服。大度村獠,前后刺史不能制,显达遣使责其租赕,獠帅曰:"两眼刺史尚不敢调我!"遂杀其使。显达分部将吏,声将出猎,夜往袭之,男女无少长皆斩之。自此山夷震服。广汉贼司马龙驹据郡反,显达又讨平之。

  永明二年,征为侍中、护军将军。显达累任在外,经太祖之忧,及见世祖,流涕悲咽,上亦泣,心甚嘉之。

  五年,荒人桓天生自称桓玄宗族,与雍、司二州界蛮虏相扇动,据南阳故城。上遣显达假节,率征虏将军戴僧静等水军向宛、叶,雍、司众军受显达节度。天生率虏众万余人攻舞阴,舞阴戍主辅国将军殷公愍击杀其副张麒麟,天生被疮退走。仍以显达为使持节、散骑常持、都督雍梁南北秦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镇北将军,领宁蛮校尉、雍州刺史。显达进据舞阳城,遣僧静等先进,与天生及虏再战,大破之,官军还。数月,天生复出攻舞阴,殷公愍破之,天生还窜荒中,遂城、平氏、白土三城贼稍稍降散。

  八年,进号征北将军。其年,仍迁侍中、镇军将军,寻加中领军。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给鼓吹一部。

  显达谦厚有智计,自以人微位重,每迁官,常有愧惧之色。有子十余人,诫之曰:"我本志不及此,汝等勿以富贵陵人!"家既豪富,诸子与王敬则诸儿,并精车牛,丽服饰。当世快牛称陈世子青,王三郎乌,吕文显折角,江瞿昙白鼻。显达谓其子曰:"麈尾扇是王谢家物,汝不须捉此自逐。"

  十一年秋,虏动,诏屯樊城。世祖遗诏,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隆昌元年,迁侍中、车骑将军,开府如故,置兵佐。豫废郁林之勋,延兴元年,为司空,进爵公,增邑千户,甲仗五十人入殿。高宗即位,进太尉,侍中如故,改封鄱阳郡公,邑三千户,加兵二百人,给油络车。建武二年,虏攻徐、司,诏显达出顿,往来新亭白下,以为声势。

  上欲悉除高、武诸孙,微言问显达,答曰:"此等岂足介虑。"上乃止。显达建武世心怀不安,深自贬匿,车乘朽故,导从卤簿,皆用羸小,不过十数人。侍宴,酒后启上曰:"臣年已老,富贵已足,唯少枕枕死,特就陛下乞之。"上失色曰:"公醉矣。"以年礼告退,不许。

  是时虏频寇雍州,众军不捷,失沔北五郡。永泰元年,乃遣显达北讨。诏曰:"晋氏中微,宋德将谢,蕃臣外叛,要荒内侮,天未悔祸,左衽乱华,巢穴神州,逆移年载。朕嗣膺景业,踵武前王,静言隆替,思乂区夏。但多难甫夷,恩化肇洽,兴师扰众,非政所先,用戢远图,权缓北略,冀戎夷知义,怀我好音。而凶丑剽狡,专事侵掠,驱扇异类,蚁聚西偏。乘彼自来之资,抚其天亡之会,军无再驾,民不重劳,传檄以定三秦,一麾而臣禹迹,在此举矣。且中原士庶,久望皇威,乞师请援,结轨驰道。信不可失,时岂终朝。宜分命方岳,因兹大号。侍中太尉显达,可暂辍槐阴,指授群帅。"中外纂严。加显达使持节,向襄阳。

  永元元年,显达督平北将军崔慧景众军四万,围南乡堺马圈城,去襄阳三百里,攻之四十日。虏食尽,啖死人肉及树皮。外围既急,虏突走,斩获千计。官军竞取城中绢,不复穷追。显达入据其城,遣军主庄丘黑进取南乡县,故顺阳郡治也。虏主元宏自领十余万骑奄至,显达引军渡水西据鹰子山筑城,人情沮败。虏兵甚急,军主崔恭祖、胡松以乌布幔盛显达,数人担之,迳道从分碛山出均水口,台军缘道奔退,死者三万余人。左军将张千战死,追赠游击将军。

  显达素有威名,著于蛮虏,至是大损丧焉。御史中丞范岫奏免显达官,朝议优诏答曰:"昔卫、霍出塞,往往无功,冯、邓入关,有时亏丧。况公规谟肃举,期寄兼深、见可知难,无损威略。方振远图,廓清朔土。虽执宪有常,非所得议。"显达表解职,不许,求降号,又不许。以显达为都督江州军事、江州刺史,镇盆城,持节本官如故。初,王敬则事起,始安王遥光启明帝虑显达为变,欲追军还,事寻平,乃寝。显达亦怀危怖。及东昏立,弥不乐还京师,得此授,甚喜。寻加领征南大将军,给三望车。

  显达闻京师大相杀戮,又知徐孝嗣等皆死,传闻当遣兵袭江州,显达惧祸,十一月十五日,举兵。令长史庾弘远、司马徐虎龙与朝贵书曰:

  诸君足下:我太祖高皇帝睿哲自天,超人作圣,属彼宋季,纲纪自顿,应禅从民,遘此基业。世祖武皇帝昭略通远,克纂洪嗣,四关罢崄,三河静尘。郁林海陵,顿孤负荷。明帝英圣,绍建中兴。至乎后主,行悖三才,琴横块席,绣积麻筵,淫犯先宫,秽兴闺闼,皇陛为市廛之所,雕房起征战之门。任非华尚,宠必寒厮。

  江仆射兄弟,忠言属荐,正谏繁兴,覆族之诛,于斯而至。故乃犴噬之刑,四剽于海路,家门之衅,一起于中都。萧、刘二领军,并升御座,共禀遗诏,宗戚之苦,谅不足谈,《渭阳》之悲,何辜至此。徐司空历叶忠荣,清简流世,匡翼之功未著,倾宗之罚已彰。沈仆射年在悬车,将念机杖,欢歌园薮,绝影朝门,忽招陵上之罚,何万古之伤哉!遂使紫台之路,绝缙绅之俦;缨组之阁,罢金、张之胤。悲哉!蝉冕为贱宠之服,呜呼!皇陛列劫竖之坐。且天人同怨,乾象变错,往岁三州流血,今者五地自动。昔汉池异色,胥王因之见废;吴郡暂震,步生以为奸幸。况事隆于往怪,衅倍于前虐,此而未废,孰不可兴?

  王仆射、王领军、崔护军,中维简正,逆念剖心。萧卫尉、蔡詹事、沈左卫,各负良家,共伤时崄。先朝遗旧,志在名节,同列丹书,要同义举。建安殿下秀德冲远,实允神器。昏明之举,往圣流言。今忝役戎驱,亟请乞路。须京尘一静,西迎大驾,歌舞太平,不亦佳哉!裴豫州宿遣诚言,久怀慷慨,计其劲兵,已登淮路;申司州志节坚明,分见迎合,总勒偏率,殿我而进;萧雍州、房僧寄并已纂迈,旌鼓将及;南兖州司马崔恭祖壮烈超群,嘉驿屡至,伫听烽谍,共成唇齿;荆郢行事萧、张二贤,莫不案剑餐风,横戈待节。关畿蕃守之俦,孰非义侣!

  我太尉公体道合圣,杖德修文,神武横于七伐,雄略震于九纲。是乃从彼英序,还抗社稷。本欲鸣笳细锡,无劳戈刃;但忠党有心,节义难遣。信次之间,森然十万。飞旍咽于九派,列舰迷于三川,此盖捧海浇萤,烈火消冻耳。吾子其择善而从之,无令竹帛空为后人笑也。

  朝廷遣后军将军胡松、骁骑将军李叔献水军据梁山;左卫将军左兴盛假节,加征虏将军,督前锋军事,屯新亭;辅国将军骁骑将军徐世摽领兵屯杜姥宅。显达率众数千人发寻阳,与胡松战于采石,大破之,京邑震恐。十二月十三日,显达至新林筑城垒,左兴盛率众军为拒战之计。其夜,显达多置屯火于岸侧,潜军渡取石头北上袭宫城,遇风失晓,十四日平旦,数千人登落星岗。新亭军望火,谓显达犹在,既而奔归赴救,屯城南。宫掖大骇,闭门守备。显达马槊从步军数百人,于西州前与台军战,再合,大胜,手杀数人,槊折,官军继至,显达不能抗,退走至西州乌榜村,为骑官赵潭注槊刺落马,斩之于篱侧,血涌湔篱,似淳于伯之被刑也。时年七十二。显达在江州,遇疾不治,寻而自差,意甚不悦。是冬连大雪,枭首于朱雀,而雪不集之。诸子皆伏诛。

  史臣曰:光武功臣所以能终其身名者,非唯不任职事,亦以继奉明、章,心尊正嫡,君安乎上,臣习乎下。王、陈拔迹奋飞,则建元、永明之运;身极鼎将,则建武、永元之朝。勋非往时,位逾昔等,礼授虽重,情分不交。加以主猜政乱,危亡虑及,举手扞头,人思自免。干戈既用,诚沦犯上之迹。敌国起于同舟,况又疏于此者也?

  赞曰:纠纠敬则,临难不惑。功成殿寝,诛我蝥贼。显达孤根,应义南蕃。威扬宠盛,鼎食高门。王亏河、兖,陈挫襄、樊。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列子八卷 傳家必讀 本草述鉤元三十二卷 大清光緒三十三年七政經緯躔度時憲書 皇清開國方略三十二卷 管窺輯要八十卷 四魂集四卷四魂外集四卷 同治中興京外奏議約編八卷 黔詩紀略三十三卷 改良三返魂 復初齋詩集六十二卷 [光緒]西充縣志十四卷 曠觀樓詩存八卷 隨吟小草一卷 方正學先生遜志齋集二十四卷拾補一卷補遺一卷外紀一卷校勘記一卷 楊忠愍公遺訓楊忠愍公自著年譜 [嘉慶]海康縣志八卷 格致質學啓蒙不分卷 孟子年譜二卷 桐陰清話八卷 禮記章句四十九卷 望雲館文稿一卷詩稿一卷 明紀六十卷 結一廬書目四卷 南潯鎮志十二卷首一卷 戊戌奏稿不分卷 春秋屬辭十五卷 甌香館集十二卷 金桃獻瑞 二如亭群芳譜 白醉璅言二卷 陳白陽集十卷附錄四卷 孝經註疏九卷 格物學□□卷 痬科臨證心得集二卷 山海經十八卷圖贊一卷 北磵文集十卷 漢書一百卷附考證 溫飛卿詩集箋注九卷 [光緒補行庚子辛丑恩正併科]湖南闈墨 秘藏五位詳明八卷 雨村詩話十六卷 辯誣二卷 莊屈合詁二卷 賦學正鵠十卷 十研老人香草箋三卷 英俄印度交涉書一卷續編一卷 水經注圖二卷 閩中摭聞十二卷 [同治]續修元城縣志六卷首一卷 宋名臣言行錄前集十卷後集十四卷續集八卷别集二十六卷外集十七卷 蒼霞草十二卷 十六國春秋一百卷 [光緒]蒲城縣新志十三卷首一卷 李文忠公全書一百六十五卷首一卷 [崇禎]惠州府志□□卷 詩本義十五卷 括地志八卷 篆學瑣著 四書典故覈一卷 國家至上_老舍宋多的新豐出版公司上海.djvu 國家至上_老捨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歸去來兮_老捨作家書屋.djvu 順民_王震之崔嵬生活書店上海.djvu 桃李春風_老捨,趙清閣中西書局成都.djvu 面子問題_顧一樵,老捨正中書局不詳.djvu 張自忠_老捨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雲彩霞_李健吾寰星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梅紅時節_李麗水濱湖出版社不詳.djvu 遙望_李慶華天地出版社重慶.djvu 樂園進行曲_凌鶴大朹書店重慶.djvu 國旗飄揚_羅烽戰時戲劇叢書社漢口.djvu 在敵人後方_羅丹朹北書店佳木斯.djvu 往那兒去_繆一凡海關同人救亡長征團不詳.djvu 欲魔_歐陽予倩現代戲劇出版社上海.djvu 春寒_宋之的未林出版社重慶.djvu 舊關之戰_宋之的生活書店漢口.djvu 烙痕_宋之的上海雜誌社上海.djvu 敵愾同仇_蘇凡中外出版社.djvu 煉奴_孫樾獨立出版社不詳.djvu 蘆溝橋_紹軒.djvu 民族女傑_沈蔚德正中書局上海.djvu 烽火_沈西苓一般書店廣州.djvu 枉費心機_石靈光明書局上海.djvu 白山黑水_史輪生活書店.djvu 中國萬歲_唐納大公報社廣州.djvu 蘆溝橋_田漢線香街四十號成都.djvu 風雨歸舟_田漢洪深夏衍集美書店桂林.djvu 最後的勝利_田漢上海雜誌社漢口.djvu 聞雞起舞_王世經筆花出版社成都.djvu 亂世佳人_王光鼐民族出版社重慶.djvu 天花亂墜_王勉之國民圖書出版社不詳.djvu 俘虜_王平陵國民圖書出版社重慶.djvu 為自由和平而戰_王為一生活書店重慶.djvu 鳳凰城_吳祖光生活書店.djvu 煙葦港_洗群六藝書店桂林.djvu 代用品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小三子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天上人間_夏衍美學出版社不詳.djvu 草木皆兵_夏衍,宋之的,於伶美學出版社重慶.djvu 都會的一角_夏衍激流書店上海.djvu 離離草_夏衍新華書店山朹.djvu 法西斯細菌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心防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幸福之家_蕭軍雜誌公司上海.djvu 密支那風雲_徐昌霖大陸圖書雜誌出版公司上海.djvu 重慶屋簷下_史朹山大陸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天長地久_許幸之光明書局上海.djvu 前夜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漢口.djvu 解放者_楊村彬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塞上風雲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浪淘沙_姚亞影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同志你走錯了路_姚仲明陳波兒光華書店大連.djvu 天將曉_姚亞影華美書屋不詳.djvu 火中蓮_姚蘇鳳萬象週刊社不詳.djvu 戀愛問題_易喬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我們打衝鋒_尤兢大眾出版社漢口.djvu 女兒國_於伶國民書店上海.djvu 長夜行_於伶遠方書店.djvu 放下你的鞭子_張國威戰時讀物編譯社廣州.djvu 最後一計_戰時叢刊社戰時叢刊社武昌.djvu 流寇隊長_張庚左明孫強新華日報廣州分館廣州.djvu 家破人亡_章泯新演劇社漢口.djvu 塞外的狂濤_張季純大眾出版社漢口.djvu 兩個世界_趙樹理華北新華書店華北.djvu 自由魂_趙慧深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此恨綿綿_趙清閣新中華文藝社.djvu 廣源輪_鄭倚虹讀書出版社重慶.djvu 保衛盧溝橋_中國劇作者協會會員集體創作戲劇時代出版社.djvu 紅日西沉_周尚文鐵風出版社成都.djvu 汪精衛賣國喪身_朱雙雲中國戲曲編刊社重慶.djvu 火燭小心_包蕾華華書店上海.djvu 大苞米_白山文藝工作委員會朹北書店達寧分店達寧.djvu 陞官圖_陳白塵群益出版社大連.djvu 窯工_丁玲陳明逯斐大眾書店北京.djvu 部隊劇選_朹北民主聯軍總政治部朹北民主聯軍總政治部.djvu 結果怎麼樣_哈市道裡店聯朹北書店長春.djvu 裙帶風_洪謨潘孑農作家書屋上海.djvu 雞鳴早看天_洪深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指揮員在哪裡_黃鋼朹北新華書店瀋陽.djvu 煉獄_晉駝光華書店上海.djvu 金不換_席徵庸朹北書店達寧.djvu 劉桂蘭捉奸_藍澄朹北新華書店瀋陽.djvu 陣地_黎陽朹北書店佳木斯.djvu 如此正統軍_李南荊傑顏一煙朹北書店佳木斯.djvu 秋_李健吾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血債_李之華侶明大眾書店大連.djvu 春_林柯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團結立功_魯易張捷新華書店.djvu 牢籣計_侶朋朹北書店牡丹江分店牡丹江.djvu 櫃中人_馬瑜地子西虹朹北書店哈爾濱.djvu 誰勞動是誰的_沙丹寧玉珍李牧朹北書店長春.djvu 春常在_瀋蔚德商務印書館x155.djvu 翻天覆地的人_聞捷朹北新華書店朹北.djvu 河山春晚_吳鐵翼文信書局.不詳.djvu 天下無敵_武照題朹北新華書店不詳.djvu 互助_謝力鳴朹北書店.不詳.djvu 黃浦江頭的夜月_許訐夜窗書屋出版社.不詳.djvu 師徒關係_雅俊朹北書店大連.djvu 軍民一家_朹北文藝工作團朹北書店朹北.djvu 劉巧兒告狀_袁靜朹北書店..djvu 春到人間_張英戲劇文學出版社成都.djvu 長恨歌_朱彤新中國出版社.不詳.djvu 青春底悲哀_熊佛西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喜_安潔王菲集體創作朹北書店達寧.djvu 炮彈是怎樣造成的_陳其通朹北新華書店不詳.djvu 煥然一新_白山文雲工作委員會1949-5民國三十八年.djvu 雲雀_路翎希望社上海.djvu 阿Q劇本_陳夢韶上華通書局.djvu 愛與恨_奧史特洛夫斯基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寄生蟲_洪深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飄_美M.Mithell美學出版社不詳.djvu 英雄兒女_萊遜群益出版社不詳.djvu 好事近_李健吾懷正文化社上海.djvu 浮雲流水_米爾波2005-10海天書店上海.djvu 理頭苦幹_汪宗耀上海大同出版公司.djvu 水落石出_MauriceMaeterlinck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狄四娘_張道藩正中書局.djvu 怒吼吧!中國_周雨人南京劇藝社南京.djvu 人獸之間_包起權獨立出版社重慶.djvu 吴越同舟 吴越相关 吴门变姓 吴门市 吴门白马 吴阿蒙 吴陵剑 吴鸿 吸露 吹一吷 吹万 吹乌帽 吹凤 吹剑首 吹垢索瘢 吹寒谷 吹尘 吹帽 吹律 吹暖律 吹毛 吹毛求瑕 吹毛洗垢 吹毛索垢 吹毛索疵 吹毛索瘢 吹求 吹竽 吹竽已滥 吹竽混真 吹笙伊洛 吹笙去 吹笙子晋 吹笙王子 吹笙缑山 吹笙缑岭 吹笙跨鹤 吹笙骑鹄 吹笙鹤 吹笛悲 吹箫 吹箫下凤皇 吹箫乞丐 吹箫乞食 吹箫人 吹箫仙子 吹箫伍员 吹箫伍相 吹箫伴 吹箫伴侣 吹箫伴凤台 吹箫侣 吹箫俦侣 吹箫公子 吹箫凤侣 吹箫凤鸣 吹箫台 吹箫吴市 吹箫声断 吹箫女 吹箫子晋 吹箫客 吹箫引凤 吹箫扣角 吹箫散楚 吹箫玉 吹箫秦女 吹箫秦苑 吹箫跨凤 吹箫逐凤皇 吹箫鸾背 吹篪 吹篪婢 吹篪老妪 吹索 吹藜 吹藜杖 吹藜翁 吼生铜 吾家一千里 吾家千里驹 吾家龙文 吾舌犹存 吾道与君东 吾道付康成 吾道将东 呆似木鸡 呆女痴牛 呆如木鸡 呈身 告朔 呕凤 呕心 呕心囊句 呕心滴血 呕心血 呕心镂骨 周三饭 周为蝶 周何累 周公 周公发 周公吐哺 周公吐握 周公吐? 周公居东 周公弃餐 周公握发 周公梦 周凤鸣岐 周南 周南之滞 周南客 周南留滞 周原辔 周处杀三蛟 周处长桥役 周太子 周太常 周妻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