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卷之二

方回帖愔字郗方 回见前
方回遂举为侍中,不知卒行,不云相意未许,尔者为佳,比得其书,云“山海间,民逃亡,殊异,永嘉乃以五百户去,深可忧、深可忧,此间不乃至此足下郡内,云”何粮迟,日广远,孔此不弊不已。“


方回遂举为侍中,都下书云“殷生议论,殊异处忧之道,故思同岁寒,尽此书还。”


二谢在此,近终日不同,之此叹恨不得方回,知春后问,令人怛怛。之一作同,春施作幸幸。

重熙帖愔昙字重熙,鉴之子,羲之妻,昙之姊也。
古之御世者,乃志小天下,今封区区一方任尔,而怛忧不治,为时耻之,但令卿重熙之徒,必得申其道粗佳。


昨得熙二十六日家书,云患气悬情。二帖所云,未必重熙也。

嘉宾帖郗超,字嘉宾
数亲问叔穆嘉宾,并有问,为慰。

二郗帖
想彼人士平安,二郗数缺也,敬豫诸人,进来停数日,悉佳,安日以南迁,其诸兄弟此改,殊令萧索。闻君已复入相府,何时当应命,未得坐处,亦当愁罔,思得为邻,启常情?恐君方处务,此命难期。如之何?不一一,小佳复意问也。


姊适复,二告安和,郗故病笃,无复他治,为消息耳。忧之深,今移至田舍。就道家也,事毕。当吾遣亲信淑还,母子平安,为慰,至恨不得暂见,故未得下船,道夷书云已得一宅,想今安稳耳,不政解此移趋。之部儿不快,何所在?今巳家也,耿耿信白。

荀侯帖荀羡领究州刺史,镇下邳,讨慕容兰,斩之,即前书所云也。
远近清和,士人平安,荀侯定住下邳,复遣军下城。此间民事愚智长叹,乃亦无所隐。如之何?又须求雨,已复为灾,卿彼何似?


荀侯佳,不未果就卿,深企怀耳,安好音信,明公还得归洛也,计令解有悬休寻。明公释做那可遇,还刘好一作西

谢仁祖帖谢尚字仁祖,二王作还镇帖
在我而巳,诚无所多,云与谢豫州共入河,不乃烦,遽得安万送书,云:六日可至,诸贤云朝廷失之,转觉阙然,与卿书同,不有君子,其能国乎?此言深也,但云卿当入,何以如梦?恐卿表将复,经年想,人祖差时还内,镇慰人情耳,皆在卿怀矣。二王帖首云得入作人 与卿安口矣,书云云书旁注四字


想官舍佳,见护军近书,甚慰。仁祖转佳然,疾根不除,尚令人忧,复得问,未复反书,甚慰。入月共至窟山看柑橘,思君宜深,想铁已还,旦夕展也,故复旨示,羲之报。又
忽然夏中感怀冷冷,不适足下复何以耿耿,吾故不佳,得远近问,不虞生,何当来迟?一集,昨见无奕十九日书,二十六日西也,云仁祖服石散一齐,不觉佳,酷赢,至可忧,力之问,王羲之书白。


君顷复以何散怀?铁云秋当解褐。行复分张,想均比尔快为乐,彦仁书云:仁祖家欲至芜湖,单弱令娉,何所成君书?得载停郡迎丧,甚事宜,但异域之乖素,已不可言,何时可得发?安石帖
安石定目,绝令人怅然,一尔恐未卒,有散理期诸处分,犹未定,忧县益深,念君驰情。又遣从事发,遣君无复,坐理交疾,患何以堪?此何以堪?此恐属无所复厝怀,即乖大小不可言,且忧君以驰,他曳不易。

万石帖
适万石去月五日书,为慰,寻得彭祖送万,九日露版,再破贼,有所获,想足催寇,越逸之势,宜适许司农书,为慰,无人未能得,故向余杭间。


若治风教,可弘今忠着于上,义行于下,虽古之逸士,亦将眷然,况下此者,观顷举厝,君子之道尽矣。今得护君还,君屈以申时,玄平顷命,朝有君子,晓然复谓,有容足地。常如前者,虽患九天不可阶,九地无所逃,何论于世路?万石仆虽不敏,不能期之以道义,岂苟若复以此进退,直是利动之徒耳,所不忍为。岂苟且有二句,末云所以不为。又
昨暮得无奕阿万此月二日书,甚近清和耳,羌贼故在,许下自当了也,桓公未有行日,阿万定缺吴兴。


产妇、儿,万留之月,尽遣,甚慰心。


向亦得万书,委屈备,悉使人慨然,见足下,乃悉知叔虎勀昨发,月半略必至,未见劳参军。


三月十六日羲之白,一昨省不悉雨,快君可不,万石转差也,灸得力不,不得后问,悬悒不知怀,君云当有旨信,望其至仆,劣劣,故遣不具还,具示,王羲之。知一作去,故作乙乙。

谢光禄帖
谢光禄亦垂,命可忧念,念一朝奄,忽伤,人怀今年,雕落可叹。二谢帖
二谢致丧,兴公近,便索然,玄度来数日有疾,患便复来。阿万小差,阮公政耿耿怀祖,可呼贺祭酒,俱。


得袁二谢书,具为慰,袁生暂至都,已还,未此生至到之怀,吾所尽也。弟预须遇之大事,得其书无已已,二谢云:秋未必来,计日迟,望万赢不知必俱,不知弟往别停几日,决其兵为乐也,寻分旦,与江姚女和别,殊当不可言也。

谢生帖
得书,之足下且欲顾,何以不进耶?向与谢生书,说欲往之登停山,停山非可辩,故可共集谢生处,登山可他日耶?王羲之白。


谢生多在山下,不复见,且得书,疾恶冷,耿耿,想数知问,虽能还不能数,可叹。不审比出,日集聚,不一尔,缅然恐东旋未期,诸情罔罔。又
上流近问,不竟,何日即路,知谢定出居内所弘,故重。


王逸少顿首,谢七日登秦望,可俱行,当早也。又
知欲东,先期共至,谢欲处,云:何欲行?想忘耳,过此如命。


谢书云云,今送。

谢司马帖
十一月廿七日,羲之报,得十四、十八日二书,知问,为慰,寒切此各佳,不念忧劳,久悬情,吾食至少,劣劣,力因谢司马不具,羲之报。

玄度帖
军昨示欲见穆生叙赞,今欲默语兴废之格,粗当书尔不?玄度好佳,君谓何似?


知玄度在彼,善悉也,无繇见之,此何可言?


见君小大佳,不过此,乃知熙佳,觉少不得同,万恨万恨,云:出便当西,念远别,何可云迟见?玄度今或以在道。又
未得安,西问玄度,忽肿至,可忧虑,得其昨书云小差,然疾候自恐难耶。


玄度光乃可耳,尝谓有理,因祠祀绝多,感其夜,便至此致之生而速之,每寻痛惋,不能已已。省君书增酸,恐大分,自不可移,时至不可,以智力救,如此。


服食故不可,乃将冷药,仆即复,是中之者,肠胃中一冷,不可如何,是以,要春秋辄大起,多腹中不调适,君宜深以为意,省君书,亦彼得之,物养之妙,启复容言,直无其人耳,许君见验,何烦多云矣。


痛念玄度立如志,而更迷祸,可惋可痛,省君书,亦增酸。


得西问,无他,想彼人甚平安,此粗佳,玄度来数日为慰。

许君帖
知念许君与足下意政同,但今非致言地,甚敕敕,亦不知范生以居职,未以卿示,辄便及之,吾尚不能惜小节目,但一开无解已,又亦终无能为益,适足为烦,渎足下呼尔不?许君非必玄度也,政当作正,盖逸少祖尚书郎名正,故正月作初月,或作一月,他正字皆以政代替。

论诸葛昏书
二族旧对,故欲结援诸葛,若以家穷,自当供助昏事。又云欲速知决。

黄柏思跋云案:晋谢石尝求昏诸葛恢雅女,恢不许,及恢亡,乃戒婚,于时,王右军往谢家,看新妇,由有恢之遗则,威仪端祥,容服光整,王叹曰:我在遣女,裁得尔耳,始不知此,何与逸少事?而嗟赏若此,及观此帖,乃云云,始知右军为主兹事,故观谢妇,发此叹也。诸葛宏帖
诸葛宏者,君识之不才干,好佳往为钱塘著绩,又入仆府,有以尽悉宰民之至也,甚欲自托于明德,云临安春当缺,尔者君能请,不仆必欲言,得佳长史,亦当是君所须,既得里人共事,异常,故乃尔,须还告知。宏尺牍作田,必欲言,作心至欲。

弘远帖王粹自弘远,弘农人,以贵公子尚主。
未复弘道近书,见与弘远书,恐卿不得久坐,何如?休稚玄佳,不想数得足下旨,另知问。


见弘远二书,皆以达也,动散即佳,为慰。

又昨见君欢帖
昨见君欢,复无喻然,未善悉,想宿昔可耳,胁中云:何一善消息,值转胜也,耿耿疾患小差,与弘远俱诣迟,共写怀王羲之。复刘作后,值一作德,诣一作临,又作谒。


弘远比当,造顷,迟见此子,真以日为岁,足下得审问旨,令吾。弘刘释作知非,顷一作次。阮光禄帖阮裕,字思旷,征为金紫光禄大夫,羲之尝曰:此公近不惊宠辱
九月二十八日,羲之顿首,顿首,昨者书想,至参军递,有慰,阮光禄信在耳,许中郎家,欲书此去报之庚君,遂不救疾,催切心情,痛当奈何?深当宽勉,以不忘先心,临纸但有酸恻,王羲之顿首。情下云,不得自甚。

又以下凡云阮者并附
阮公故尔,可忧,时放恕大事,令令速言,何方守笃,大灸不得,力而从事,以至甚无计,自必出,惟须小佳铁石,今出求救,足下可复助,且令得通。方一作万灸,黄谏作恶,得作将,求作取,且作旦。


范公及阮公既并微旨,足下谓合损益之一不?


知刘公差,甚慰甚慰,知前乃尔委顿,已怛然,今转平复也,阮公近闻,不万转差也。


此鄙问无恙,诸从旨佳,此诸数耳,只刘阮数。缺又
从事经过崔阮诸人,昨旦与书,故事毒愁,当增其疾,吾如今尚劣劣,又晚慹未有定发日,有定示足下兴耳,近书,甚欲留,吾甚欲与俱,而吾疾患,迟速无常,其竟云何足下今知问。


阮生何如?粗平安,数问为慰。又
知阮生转佳,甚慰甚慰,会稽近患下始差,诸谢粗佳。


向遣书想夜至,得书,知足下问当远行,诸怀何可言?一十必早发,想足下如向期也,阮侯止于界上耳,向书已具,不复一一,王羲之白。

范公帖
范公书如此,今示君,须臾见,故当劝果之,告旨语君迟,而不可言。

范生帖
大都夏冬自可足麦,秋辄有违,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善在此羸,小差。知诸贤佳,数见范生,亦得玄近书,为慰,又得孔郗王书,亦云不能数,何尔?须江生可耳。断绝也,尚未见傅女,足下言极是,有怀甚佳。法书又一帖云:大都夏冬自可,春秋辄有患,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善此羸小差,先生至其欢慰,且卿一女而已。羊参军帖
羊参军还朝,论长见敦恕,其为庆慰,无物以喻,今又告诫先灵,以文示足下,感怀恸心。此似是右军欲去会稽时帖,告诫先灵,誓墓文也。


书虽备至聚宜,有以宣事情,今遣羊参军西,诸怀所具,必欲今观,想可思今得时面,克令得还也。


羊参军寻至,具一一,子期诸,人何似耿耿?曹参军帖
想曹参军疾者已往,必能同来。

参军帖
近书至也,得十八日书,为慰,雨蒸比各可不?参军转差也,悬耿,吾胛痛剧,灸不得力,至患之不得书,自力数字。


月半念足下,穷思深至,不可居忍,雨湿体气,各何如?参军得针灸力不?甚悬情,当深宽割情通省,苦遣不具,王羲之白。

白牒帖
五月二十七日,州民王羲之死罪死罪,此夏复便半缺,惟违离众情,兼至时,增伤悼,顷水雨,未之有。不审尊体,如何得疾除也?不承近问驰企,民自服橡屑,下断体气,便自差强,此物益人,去陟,厘劫樊远也,以为良方,谨及,因青州白牒不备,羲之死罪死罪。

周黎军帖
羲之死罪死罪,近因周参军白牒,伏想必达,此春以过,时速与深,兼哀伤催切割心情,奈何奈何,须臾寒食节,不审尊体,何如?不承问以口,经月驰企,民疾根治,滞了无差,候转,久忧深,叔缺遣信,自力粗白,不宣备,羲之死罪死罪。虞休意帖
卿与虞休意书有所问,足下旨为至诚答,令旨意致来勿忘,此意自决,今以资严,知大小疾,患念劳心。董祥帖
问董祥,吾亦问之,冀必来,兵时得之,甚佳,顷日愦愦,不暇复此省示,及乃复忆之耳。

冯公帖
温公在此,前东北面还,此复初缺,散为慰,便乞良不可言,卿得知之,复共一快乐。周常侍帖
此书因周常侍想必至。

徐舍人帖
适州将十五日,告徐一瘫,方尺许,口四寸,云数来如来,小如差,然疾源如此,忧怛尚深,故遣信智徐舍人书以示,徐还示足下也,不堪缧疑,事列上台,周青州视事,今以当至下耶?甚是,事宜无方,身世而任事者,疾患如此,使人短气。

徐侯帖
侍中书,书徐侯遂免危笃,恐无复冀,深令人反侧。

朱博士帖
药汤诸人佳也,今之问朱博士何当还?君可致意,令速还,想无稽留。王会稽帖
今与王会稽丘山阴书借人,想故当有所得,又语丘,令临丧必得耳。

暨主簿帖
十二月六日羲之报:一昨因暨主簿不悉,昨得去月十五日、二十三日二书,为慰,两书夜无解,夜来复雪,弟各可也,此日中,冷患之始小佳,力及,不一一,羲之报。刘生帖
得都近问清和,为慰,刘生近欲举君为山阴,以中当为最,君期于木获供养,相为慨然仕宦,殆是想也。

二蔡帖
二蔡过葬,来居此,亲亲集事,而君复出,为因耳。

江侯帖
贤室何如?何可为心?惟觉难与人理耳,诸患犹尔,忧劳深似阙江侯阙到行底,足下谴临惙,次冷取书。

江生帖
江生佳,须以大活。以始见之,与人上,萧索可叹。

张令帖
知贤室委顿,何以使尔?甚助耿耿,念劳心,知得廿四问,亦得叔虎廿二日书,云:新年乃得发,安石昨必欲克潘家,欲克廿五日也,足下以语张令未?前所经繇,足下近如似欲见,今送。

丘令帖
丘令送此宅图,云可得三十亩,尔者为佳,可与水丘共行,视佳者,决便当取问其贾。此帖旧与谢生、东玄二帖合为一,施释注云:刘释作近,令送此宅图,近字与下文词意似舛,而与水丘之丘字笔法正同,当作丘彦远帖录,云:今与丘山阴书借人,又语丘令临丧借轻车,窃意即此,丘令也,右军宅在越之蕺山,今为戒珠寺,隶山阴,庸非此宅图也, 佳者,刘释作往告。

何侯帖
去冬临临安,事近便欲决去,何侯不许,事闻以有小寇,今未便得,果然,故有移南意,尚未可,仓卒复信,更具信汝也。

太常帖
太常故患胛灸,俞体中可可耳,仆射事已行,以表让未知,恕不未复司州旨,告悬谏鄱阳岁使,应有书而未得。谏一作谏,误,有书一合作赝。司马帖
小大佳,不可得,司马问悬情适安,以中军出阵,有避贤意,乃云行得言面,不知公私,此口足当之耶?甚忧,真本无集之者,想今与君书一。又
不得司马近问,悬情,近所送书即至也,君信明早令得,后得鄙书,未至,即想东,不久耳。


司马虽笃疾久,顷转平,除无他感动,奄忽长逝,痛毒之甚,惊惋摧动,痛切五内,当奈何奈何,?省书感哽。又
司马疾笃不果,西忧之深,公私无所成。


二月廿二日羲之白,缺不可言得六日告,为慰,寒想各安善,司马与无还,问耿耿,仆可耳,力不具,王羲之白。中书帖
舍内佳不?中书何似?家中疾笃,恒救旦夕,比知觉,有省书想至。

明府帖
前从洛至此,未及就彼参,承愿夫子勿悒悒矣,当日缘明府共饮,遂阙问,愿足下莫见责,羲之顿首。黄云:自初月二日至前,从洛帖,如羲之是也,愿知心素,致始如然也,愿足下莫见责,皆俗人伪作。

长史铁
冷过,足下夜得眠,不祇差也,复何治?甚耿耿,长史复何似,故问具示,王羲之白。

义兴帖
义兴何以悬情?慕容遂来据邺,可深忧,官复谴军,可以示兴中书。


此雨足,何耳?故当收佳,云彼甚快大事,吴义兴缺是荡然可叹。

吴兴帖
隔以久,诸怀既不可言,且今多惨戚,迟君果前,蹔得一散怀,知以多疾不果,乃当秋事省吾,同此叹恨,如何可言?葬事不可仓卒,当在九月初,过此故,欲一与吴兴,集冀,无不克耳,然事来万端,不知如人意,不非书能悉,君数告以慰之耳。


六月十六日羲之顿首,秋节垂至,痛悼伤恻,兼情切割,奈何奈何!此雨过十日,告知君如常,吴兴转胜,甚慰,想得此凉日佳,患散乃委顿,耿耿且以佳,兴消息,仆故是当耳,劣劣解日力不次,王羲之顿首。


坟墓在临川,行欲就改吴中,终是所归,中军往已还田一顷,乌泽田两顷,吴兴想弟,可还以兴,吾故示想弟居意,故如往言忠高也,是思同之。

永兴帖
廿二日羲之报,近得书,即日又得永兴书,甚慰,想在道可耳,吾疾故尔沉滞忧悴,解日面,近不具,羲之报。临川帖
不得临川问,悬心不可言,子嵩之子来,数有使冀,因得问示之。黄云:非逸少书,庾子嵩非同时人,庾敳,字子嵩。

上虞帖
足下欲同至上口一宿,还无所废,吾初至,便与长史俱行,不可不?


大小皆佳也,度有近问,不得上虞甚佳,足下当能相就不思面,卿前云当来,核能果也?迟散无喻,吾后月当出,以省念示。

颍阳帖
行政五十日,不复得问,悬情,皆佳也,何饴?云得颍阳书,平安慰意,不得吴诸人问,悬迟之。

鄱阳帖
七月十三日,告鄱阳兄弟大降制终去,悔悼甚,永绝悲伤痛怀,切割心情也。

东阳帖
近日东阳绝无常,忧心何可言?想足下当尽能致。二王帖云:此与敬和,隔日不面,建中靖国绩帖,以为贺之章非。先生帖
先生适书,亦小小,不能佳,大都可耳,此书因谢常侍信还,令知问,可令谢长史且消息。


先生顷可耳,今日略至迟,委垂知乐,公可为之慰,桃胶易得,可以少耶?专衣物不移,乃不忠也,充迎不致意,知阳意事,迎愿人之善。

夫人帖
吾去日尽欲留女,过吾去,自当送之,想可垂许,一出为之还期,是以白意,夫人涉道康和,知足下大小皆佳,度十五日必济江,故二日之问,须信还,知足定当近道迎足下也,可令时还迟,面以日为岁。


尊夫人向来复何如?为何所患?甚悬情,念卿累息具至,羲之敬问。


夫人遂善平康也,足下各可,不冀行复面,王羲之顿首。黄云夫人及蔡家二帖,亦后人依仿。


旦极寒,得云,承夫人复小欬,不善得眠,助反侧,想小尔,复进何药?念足下犹悚息,卿可不?吾昨暮复大吐,瞰物便尔,旦来可耳,知足下念,王羲之顿首。又
尊夫人不和,想小耳,今以佳念累息,卿佳不?吾故劣劣,知问,王羲之敬闻。米云伪。

女稚帖
取卿女稚为长史,休种知?何似耿耿?顾氏法帖释文考异云:知耳为 字,干禄字书  楈上俗中通下正,刘与施误分稚为知耳,两字,种一作稚,知何疑作不何。

司州帖王胡之为司州刺史此卷帖并言及王氏内外子姓,并非与其人也,延期官奴之属,晋人小字耳。
得司州书转佳,此庆慰可言,云与君数数,或采乐山崖,可愿乐遥想而已,云璧欲克余杭之迟期,不可言,要须君旨问仆事中久,宜蹔东复,令白便行还,便行当至剡槌上,二十日后还,以示政当与君前期会耳,迟此情兼二、三。


知诸贤往数见范生,亦得其近书,为慰,又得孔生书,亦云不能数,可耳?断绝冀凉集也,得司州十六日书,诸疾患至忧之至深矣,有断未想,桓公数便亦知,谢生大得情,和至慰安,以当至吴兴,迟见之也。


适大常州震军诸人廿五六书皆佳,司州以为平复,此庆庆可言,余亲亲皆佳,人奴以还吴也,冀或见之。镇施作领,庆法书作之以还一,作此还。


司州供给寥落,去无期也,不果者,公私之望无理,或复是福德大等书慰心,今因书也野数言,疏平安,订太宰中郎。者一作去,定作是。


得书知问吾业来腹痛不堪,见卿甚恨,想行复来,修龄来经日,今在上虞,月未当去,重熙旦便西与别,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审时意云,何堪?令人耿耿。胡之,字修龄。敬豫帖王恬,子敬豫,导子羲之从弟。
上下安也,和绪过见之欣然,敬豫乃成委顿,令人忧深,江生亦连病,今已差。

敬和帖王洽,字敬和,导子。
上下无恙,从妹佳也,得敬和近问不?人有至忧,其疾者令人深忧,隔久合日能来?


敬和在彼,尚来议,还增耿耿。

敬祖帖
敬亲今在剡,其后复亡,甚不可言,     ,穣铁不知已得。

敬伦帖王劭,字敬伦,导子。
九月三日羲之报,敬伦庑诸人,去晦祥禅,情以酸割,念卿伤切诸人,岂可堪处?奈何奈何,及书不既,羲之批。


十九日羲之报,近书反至也,得八日书,知吴故、羸敬伦动气发,耿耿想得,冷此为佳也,敬文佳,不一一,羲之报。王荟,字敬文,导子。

延期帖
汝当须过殡还,怕有杯恻,王延期省。


七日告期,痛念玄度,未能缺心,汝临哭悲恸,何可言?及惋塞夜缺,市器具,不合用,今摧之也,吾平平,但昨来念玄度,体中便不堪之耶。


十一月十三日告期,等得所高,余姚并吴兴,二十八日二疏,知并平安,慰,吾平平,比服寒食酒,如似为佳,力因王会稽,不一一,阿耶告知。


兄弟上下远至此,谓不可言,嫂不和,忧怀深,其等殊勿勿燋心。


期小女四岁,暴疾不救,哀愍痛心,奈何奈何。吾复老情之所寄,惟在此等,失此女,痛之缠心,不能已已,可复如何?临纸情酸。


期以至迟,还具足下问耳,当力东论道家,无缘省苦,但有悲慨不得东,此月问。论一作诣,苦施作告,米云当以下伪。又
羲之死罪,小大悉以来惶不可怀,未复谘诲,问悬情,继宾应命行至迟,下公还具承问,妹极得散力,以为至慰,其等故尔耳,因缘不多白,羲之死罪。


得书,知足下问吾既不佳,贤内妹未差,延期。

官奴帖
延期官奴小女并得暴疾,遂至不救,愍痛心,未何吾以西夕,至情所寄,为在此等,以禁慰余年,何意旬日之中,二孙天命,日夕左右,事在心目,痛之缠心,无复一至于此,可复如何?临纸咽塞。


延期,官奴小女病疾不救,痛敏贯心,无以西系情愿所种,惟在此等,岂图十日之中,二孙天命,惋伤之甚,未能喻心,可复如何?


羲之顿首,二孙女夭,伤悼痛切心,岂意一旬之中,二孙至此,伤惋之甚,不能已已,可复如何?王羲之顿首。


官舍佳也,节气不适,可忧,彼云何?昨得羲书,比佳,甚慰甚慰,得官奴晋宁书宾平安,念悬心,此粗佳,一日书此一一。


数有想,常达还此不快,鄙人得夏常尔,公为尔差,念足下大小佳,忧卿可尔,想同数得问,官奴妇产复?委笃忧之深,余粗可耳,知足下念差,免忧之不具,羲之白。米云今绛帖,亦有一帖,语多同,而前后参错。

穆松帖
伏想嫂安和,自下悉佳,松上下至乖隔十八年,复得一集,且悲且慰,何指喻?嫂疾至笃,忧怀甚深,穆松难为,情地自慰,犹小差,然故忽忽冀得凉渐和耳。指一作物,慰一作至,和一作利。


日月如驰,嫂弃背再周,去月穆松大祥,奉瞻廓然,永惟悲摧情,如切割,汝亦增,慕省疏酸感。


六月二十七日羲之报,周嫂弃背,在周忌日,大服忠此晦,感摧伤悼,兼情切剧,不能自胜,奈何奈何!穆松垂祥,除不可居,言以酸切,及领军信书不次,羲之报。


七月十六日羲之报,凶祸累仍,周嫂弃背,大贤不救,哀痛兼伤,切割心情,奈何奈何!遣书感塞,羲之报。又
君大小佳不?松卢善斫也,仆信还秦州,将去月十二日,告甚慰,如曹失护,与此君甚康壮,常是肥渴耳,实寻还,迟之不可言,二妹差,佳慰,何心期中冷?顷时行可畏愁人。又
上下近问慰驰情,不知何以似,绝不得松问,汝得旨问,迟白宜豫知分春事也,吾令冬可语期,令之消息。

何日西帖
官舍佳也,得诸舍问不,不知 何日西?言及辛酸,卿不可怀期,等故勿忧,勿忧深。


庾虽笃疾,谓必得治力,岂图凶问,奄至痛惋情深,半年之中,祸毒至此,寻念相摧,不能已已,况弟情何可任, 等荼毒备尽,当可忍,视言之酸心,奈何奈何!农敬亲帖
农敬亲同日至,至数日耳,道路平安,为慰,妹且停,为大庆怀元。


若来,大小祥,当复出者,殊更良昌,若汝不出,农当单出,汝能遣农速行不,诸宜皆当,自详计审,日迟望而更未定,殊更怅恨,不可言。


此乃为汝求宅,谓汝来居止理,军千何可久处,而情事不得从意,可叹可叹!终果来居者,故当为汝求也,以书示农。

告姜帖
六日告姜,复内始晴快情,汝母子平安。又
二十七日告姜,汝母子佳,不力,不一一耶告。

阿刁帖
阿刁近来到卞,上下皆佳,姜夫人数白。

迎庆帖
上下可耳,产行往当迎庆思之,不可言。

和方帖
群从雕落将尽,余年几何?而祸痛至此,举目摧丧,不能自喻,且和方左右时务,公私所赖,一但长逝,相为痛惜,岂为骨肉之情,言及摧惋,永往奈何?表姊委笃示,至问荒愦,不得此慹,不能不取,给腹中,便复恶,无赖。

道冲帖
群从书皆佳,道冲书平安,汝当改葬,不可云劳,冲遇此事,复连留。

豹奴帖
羲之顿首,昨得书问所疾,尚缀缀,既不能眠,食深忧虑,悬吾情至,不能不委,嫂故不差,豹奴晚不归家,随彼弟向州也,前书云至三月间到之,何能尽情?忧足下所惠,极为慰也,不慰也。建中靖国帖。

野大帖
也大皆富,以至不得还问悬心,大得善悉也,当不能遏,卿并转茂清谈。


想诸舍人,小大皆佳,弟摧之可为心,且得集目下,此慰多矣,姊累告安和,梅妹大都可行,袁妹及得石散力,然故不善佳,疾久尚忧之,想野久恙至善,分张诸怀,可云不知其期,何时可果,永家竞逐者,有力恐难冀,得大柿,当种之。


吾惟辨辨,便知无复日也,诸怀不可言,知彼人已还,吾此犹有小小往来,不欲来者,其野近当往就之耳,不大思其方,不见可久,理而任之者,悠然此可叹息。

道护帖
六月十一日羲之报,道护不救疾,恻怛伤怀,念第闻问悲伤,不可胜,奈何奈何!曹妹累丧,儿女不可为心,如何得二十三日书,为慰,及还不次,王羲之报。

诸人帖
诸人佳,不皆致心忆之,不忘怀。


如人往不堪至,心忆之,不忘怀之。


想大小皆佳,知宾犹伏尔,耿耿想得,夏节佳也,念君劳心,贤姊大都转差,然以故有时呕食不已,是年老衰疾,更亦非可仓卒,大都转差,为慰,以大进不复服散,当将陟厘也,此药为益,如君告。淐化云:至足言年衰疾久。知定帖
省书知定疑来,汝君常腊所养,虽小要,为丧王,刘夫人灵坐在堂,政尔,远来于礼,诚不可违,所以狼狈远迎汝,情地信,难忍交,恐有性念虑,得来想慰,释食引,是以下复思此耳,若汝能割遣,无益,得过丧制,遂来居此,乃事宜也,若自量不能违,哀念须吴等,旦夕相喻者,当来汝,当自若,吾意尽此也。


适都十五日问清和,传赋问定,寂寂当是虚也,然始兴郡奴屯结不肯出,恐成令人邑邑,想官吏长制之耳。


定听他母子哀此,遂不可还,可令来也。


不审定,何日当比?遇信复白,迟承后问。

华直帖
仆近脩小园子,殊佳,致果杂药深,可致怀也,傥因行往希见彼二处动静,故之常患驰情,散骑瘫转,利庆慰姊,故诸恶反侧,永嘉至,奉集欣熹,无喻余可耳,得华直疏,故尔,诸恶不差,悬忧,顺何似未复庆等近消息,悬心,君并何为耶?此犹未得,尽集理行,大克迟,此无喻。朱云伪帖,伯思云,仆近修小园子殊佳帖,朱以为子敬书,仆谓处动静以下,方是子敬笔,前两行乃唐人书,字势帖语,与后迥殊,大观释注云:淐化本作慰,大观本作至,未知孰是,下有永嘉至字,兴庆至字,写法一同,复又有庆等近消息,此帖元章长睿,皆非右军帖,乃子敬所作,元章藏子敬十二月帖,勒石宝晋斋,亦有庆等字,比法正相类,是人名尔。

华母子帖
知诸患,耿耿,今差也,华母子佳。


不得东阳问,想卿妇,遂平复耳聋,佳,不谢之幼小顷可行,华母子平安,知足下故望蹔还,岁内何理?过岁必有理,不斯存足下,复得一叙平生,当可言,得卿书寻省反复,但有悲慨比者,且当数致年知缺。念奴帖
妹转佳,庆不及,啼不忆,念奴殊不可言,凉当迎之。二奴帖
与安石俱佳,还七日,增想投命,积日不复知问,弟佳宁善然,复忧之,不去怀,吾遂沉滞兼下,知近数日分,无复理,昨来增服陟厘丸,得下不知,遂断不了,无所譀,而药得停,不知当复见弟,理不独下,便长叹,小苏息,更知问二奴,庶诸人,何以谢之?

贵奴帖
贵奴差,不想成大病,伤寒可畏,令人忧,当尽消息地。

阮儿铁
适阮儿书,其气散暴,处便危笃,忧之怛怛。静婢帖
此上下可耳,出外解小分张也,须产往迎庆,思之不可言,之静婢面犹尔,甚悬心。


之静婢犹未佳,悬心,可小须留尔。远嘉兴帖
得远嘉兴书,计今日必度,喜迟可言,足下至慰,今有书,想足下有旨,信别告具之。


远妇疾犹尔,其余可耳,今取得书,付想具。

鹘等帖
鹘等不佳,令人獘,见此辈,吾衰老不复堪此。濮州直秘阁李广收右军十余帖,字老而逸暮年书也,略记其数帖。

彦仁帖
服食而在人间,此速弊分明,且衰老,政可知,乃欲兴彦人集界,上甚佳,诸如此事,皆所欣也,平自可耳,何所谘人?人外将,何必拗小绳?墨且令吴兴,不出界,当可耳,便因余杭而行耶?不自此,会再举,难也,君便可以,仆书示之,但俗多在,且在草泽者为尔,扇动纵任,恐恐恶之者众。米芾书史载一帖云:欲兴彦仁集界,上平自可,且何所谘人,乃王道平平。


彦仁数问也,修载蹔来,忻慰。

修载帖
小佳,更致问,一一,适脩载书平安。

伯熊帖
伯熊上下安和,为慰,可令知问,叔夷子前,恨不令熊知消息。


羲之白,奉告慰及反恻,伏想比安和,熊过见之悲酸,大都可耳,惟垂心羲之平平,一日白比具。


羲之顿首,向又惨惨,自举哀乏气匆匆,知便当西,且不相知来,想熊能更言问,力遣不次,王羲之顿首。长素帖
羲之白,雾气足下各何如?长素转佳,甚耿耿。


晴快,足下各佳不?长素转佳也,甚耿耿,故知问具示,王羲之白。


长素差,不悬耿,大小佳也,得敬豫九日问,故进退忧之深。

子卿帖
羲之死罪,见子卿具一一,荒民惠怀最要也,甚以欣慰,惟愿不倦,为善承留,此生当广陵任佳,此生处事,以验海陵江缺间,殊令人有怀,羲之死罪死罪。


十一月七日羲之报,近因子卿书,想至霜寒弟,可不?顷日了不得食,至为虚劣,力及数字,羲之报。

道长帖
知道长不孤,得散力疾重而迩,进退甚令人忧,念迟信还知问。

道祖帖
道祖滞下乃危笃,忧怛忧怛。阳主帖
十五日羲之报,近甚仓卒,得十三日音,知卿佳,甚慰之,力及阳主书,不一一,羲之报。茂善帖
九月十八日羲之顿首,茂善晚生儿,不育,痛之恻心,奈何奈何!转寒足下,可不可不?不得问多日悬情,吾故劣力不具,王羲之顿首。

君远帖
君远在此,乃爱恩来,今留之明晚,其亲亲集想,君未便至余姚尔。

祖伯帖
知足下,数祖伯诸人,问助慰绝,不得兄子问,悬念,可言此于南北缺。

郎子帖
信所怀,愿告某中并尔,郎子意同异,复云何?邈然无谘叙知期,每赐瀚墨,使如蹔展,羲之死罪。阳化帖
顷犹小差,欲极游目之娱,而吏卒守之,可叹耳,阳化果似小可,何日得卿诸人?

元道帖
想元道弘广平安,道克当得还不?

德孝帖
知德孝故平平,想当转得散力,每耿耿不忘怀,足下大小佳不?熙孝帖
又不能不痛,熙孝亡政尔,何于求之度?政当求之内事,余理不绝,求之一条,当有冀,不信,罔然前涂,愿乙乙诲之,以悟其心。此后有疾不退一段,淐化作献之转胜帖,孝施作存乙乙,施作具。

长翔帖
信使甚数而无还者,似书疏不可得,得问宜示告之,知长翔田舍,比卿还,当知何?侯须得音副,民望甚喜。

长高帖
长高当蹔还耶?长风帖
每念长风,不可居忍,昨得其书,既毁顿,又复壮,温深可忧。长平帖
得告,承长平未佳,善得逝适,君如常也,知有患苦,耿耿念,劳心食少,劳甚,顿还白不具,羲之再拜。

君服帖
君服前贤弟逝没,一旦奄至,痛当奈何,当复奈何,临纸咽塞,王羲之顿首顿首。

源书帖
源书以发,吾欲路次见之,亦不欲停甚。


源遂差不?云尚未恭命终之,何闻真?长知吴兴,想必如意,南道差不?


足下各可不?都五日书,今送谢,即至,想源得免豺狼尔,王羲之。


源日有书,径此界中而值吾病,不得见之,万恨万恨,似从 浦,不知何日当进,足下必得见之也。

尚书中郎帖
知尚书中郎差,为慰,不得吴兴问,悬心,数吴中闻耳,小奴在此,忽患疟,比数发,今日最为大,都轻疟耳,尚小停,今在吾 中,念犹悬心,小患耳,无所垂心,须佳,乃去。


尚书中书郎诸人阶佳,比面虽近,隔殊思卿,度还旦夕。


大小佳也,不得上书中书问,耿耿,得业书问,慰之。

建安帖
四月五日羲之报,建安灵柩至,慈荫幽绝垂卅年,永惟崩慕,痛彻五内,永酷奈何,无繇言告,临纸摧哽,羲之报。又
见灵柩垂至,永惟崩慕,痛贯心膂,痛当奈何,计慈颜忧翳十三年,而吾勿勿不知,堪临始终不发言,哽绝当复,奈何,吾顷至劣劣,比加下昨。

省弟帖
书难为心怀,况卿处之,何可具忍?有始有卒,自古而然,虽当时不能无情痛理,有大断,岂可以之致弊?何由写心绝笔,猥咽不知何言也。又
十一月五日羲之报,适为不?吾悉不?适弟各佳不?吾至勿勿力数,羲之报。又
知弟不果行,吾不佳,面近也。又
近因得里人书,想知故面肿耿耿,今差不?吾比日食意如差,而髀中故不差,此以为至患,至不可劳力数字,今弟知闻耳。


想弟必有过,理得蹔写怀,若此不果,后期欲难,冀临书多叹,吾不复堪事,比成此书,便大顿。

兄子帖
兄子发,尚未有定日,当送至澜远乖,不可复言。


三日光疏未得去,得四日书,为慰,书已具,不复一一。

贤姊帖
贤姊体中胜,常想不忧也,白屋之人,复将迁转,极佳,未委几人,五龉痛,所作赞,又恐不任,当示殷也。


刘氏平安也,梅妹可得,袁妹腰痛,冀当小尔耳,汝无故若以不安食,疾久忧愦,当思平理也,神意不同前者也。


袁妹当来,悲慰不言,下家当慰,意令知之。


武妹小大佳也。


得告慰,为妹下断,以为至 ,吾比日至,未果,殊有邑想,王羲之顿首。


妹不快忧劳,余平安。


家月未,当至上虞,妹亦俱去。

亡嫂帖
顿首顿首,亡嫂,居长情所钟奉,始获奉,集冀遂,至诚,展期情,愿何图至此,未盈数旬,奄见背弃,晴至乖丧,莫此之甚,追酷恨悲惋,深至痛切新甘,当奈何奈何!兄子荼毒备婴,不可忍见,发言痛心,奈何奈何!王羲之顿首顿首。

庾新妇帖
庾新妇入门未几,岂图奄?至此祸,情愿不?遂缅然永绝,痛之深至,情不能已,况汝岂可胜任?奈何无何无由续哀悲酸。

郗新妇帖
李母犹小小不和,驰情伏想行平康,郗新妇大都小差,卿大小佳。

中郎女帖
中郎女颇有所向不?今时婚,对自不可复得,仆得意君,颇冷不?大都此,亦当在君耶?

姨母帖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顿首顿首,顷遘姨母,哀哀,痛摧剥情,不自胜,奈何奈何!因反惨塞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


书未云得诸为慰,知汝姨欲西,情事难处,然今时诸不易,得东安书,甚不欲令汝姨出,恳至想自思之。

李氏甥帖
十二日告李氏甥,得六白书,为吾劣劣,不一一,羲之白。

杂帖
汝宜速下,不可稽留,计日迟望,今日赤语刘长史,令速。


去冬遣,使想久至,乖离忽四年,言之叹慨,岂言所喻,悠悠数十,卒当何期,汝等将慎为上,知复何云。


汝尚小,愁思兼至,不可居处,多疾,足下前许岁未,今暂还,想必可尔,故复白。又
行近遣书,想即至此,雨汝佳,不得悬心,吾乏劣力数字。


知汝表出便去,不得见汝,此何可言?想秋必还,恐此书不复及汝,不一一。


比奉对,对兄以释,岂一。


汝不可言,未知集聚日,但有慨叹,各慎护前,与嫂试求屏风,遂不得,答为也。


知彼乃尔切切,汝乃独坐,但有忧邑,悬远不能得遣入,且吾无复久意,果去,当南视汝等也。


儿故未至,不知何?父知足下念。


知汝表出便去,不得见汝,此何可言?想秋必还,恐此书不复及汝不一一。


比奉对对兄以释岂一。又
汝不可言,未知集聚日。但有慨叹,各慎护前与?试求屏风,遂不得答为也。


知彼乃尔切切,汝乃独坐,但有忧邑悬远,不能得遣入。且吾无久意,果去当南视汝等也。


儿故未至不知何父知足下念。

问慰朱诸帖上
赵德麟侯鲭录云,阁下法帖,淳化中所集,其中多吊丧问病,比见刊误。乃唐国子祭酒李所浩撰,短启出于晋宋兵革之间。时国禁书疏,非吊丧问病,不得辄行尺牍。羲之书首云死罪,是违制令故也。沈括笔谈云:“晋宋人墨迹,多是吊丧问疾书简,唐正观中,?求前世墨迹甚严,非吊丧问病,皆入内府,士大夫家所存,皆当日朝廷所不取者,所以流传至今。今右军诸帖,凡为问慰,而无名氏可附者,合此二卷。”妇安和,妇故羸疾,忧之燋心,余亦诸患。


卒喜慰气满无他治啖数合米来三日。


明或就卿围棋邑散今雨寒未可以治谢□□江表付还。


得书知足下问吾肮骼上下,党夏腰骨拘缺痛俯仰欲不得,此何理耶?愿辄与相见,无尽治。宜足下得益使之不疑也,但月又未阴沉沉,恐不可针,不知何以教目前甚忧悴王羲之。


比信寻知足下有书可道,知足下未能得果望近为然。知得家问,贤子动疾,念甚忧虑。悬得后问,不分张何可,久幼小故疾患无赖。


山下多日不得复意问,一昨晚还未得遣书,得告,知中冷不解更壮温,甚耿耿!服何药耶?仆此日差胜,寻知问王羲之顿首。


念足下穷思兼至不可居处,雨气无已卿复何似耿耿,善将息。吾故劣力知问,王羲之。


若可得耳,要当须吾自南,但增感塞。


未复知问,晴快卿转胜,向平复也,犹耿耿想上下无恙,力知问不具,王羲之敬问。又
人理不可得都绝每至属致使人多叹。


足下差否,甚耿耿!喉中不复燥耳,故知问具示王羲之白。又
遂无雨候人叹得诸孙书高田皆欲了。又
得书知足下患疖,念卿无赖,思见足下。冀脱果力不一一王羲之白。


此贤怀所礼也,面一一口谢二侯。又
五月十四日羲之近反至也,得七日书,知足下故尔耿耿,善将息。吾肿得此霖雨转剧忧深,力不一一,羲之。


因缘示致问,非书能悉,想君行有旨信。


又以表书示卿政当亦不。


此?不见足下乃甚,久迟面。明行集冀得见卿,得申近不问五字一行谢侯二字一行。


十一月十八日,羲之顿首顿首,从弟子夭没,孙女不育哀痛兼伤不自胜,奈何奈何,王羲之顿首。


十月十一日羲之敬问,得但书知佳为慰,吾为转差,力不一一,羲之敬问。


廿八日羲之白,得昨告承饮动悬情想小尔耳。还旨不具,王羲之再拜。


一日不暂展至恨叱而不已,便怀果东至可恨,思叙思暇闲所必顾也。


适都使还诸书具一一须面具怀。


八月二十四日羲之顿首,口竟增哀感,奈何奈何,两足下可耳。不得开口日悬心,吾故劣劣,王羲之顿首。


君顷以何永日忆去冬不可得知,如何如何。


近书及至也,瞻望不远而未期蹇面,如之何?迟得问也。

谢侯数不在叹此一行至底皆缺。


前知足下欲居此,常喜迟。知定不果怅怅,未知见卿。期当数音问也。


见此当何言,但恐今妇必门首有出,复有将来之弊耳。此愿尽珍御理。


怀足下可谓礼之缺今以志心寄卿,想必至到论之救命不暇,此事于今为奢远耳。要是事其本心。


雨寒卿各佳,不诸患无赖,力书不一一,羲之问。


想官舍无恙。吾必果二十日后乃往,迟喜散恙比尔。又
羲之白,不复面,有劳得示足下佳为慰,吾却遽又睡甚,勿勿力不具,王羲之白。又
六月十九日羲之白,使还得八日书,知不佳,尔何耿耿,仆日弊而得此热,勿勿解日耳。力遣不具,王羲之白。


十二月一日羲之白,昨得还书。知极不加疾人甚忧,耿耿消息比佳耳。吾至乏劣,为尔日日,力不一一,羲之报。


想明日可谢诸子。


十四日羲之白,近反不悉缺两足下佳不,不得近问问无殊不佳,顿劣。因不一一,羲之白。


羲之顿首,何?知意至,诸君皆困乏。常想无之何。缘作此烦损,今付还,王羲之何荷通用。


一日多恨,知足下散动。耿耿护护,吾至不佳,劣劣不一一,王羲之顿首。


初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盿年新故之际,致叹至深,君亦同怀,近过得告。故云腹痛悬情 雨,比复何似?气力能胜,不仆为耳。力不一一,王羲之。


旦书至也,得示为慰,云小大多患,念劳心迟,见足下未果,为结力不一一,王羲之白。又
知书有去县奔去,诚意义官至也,有礼制,恐不必果耶?且君在彼县常以为得意宜思之耶?意至故示。


适欲遣书,会得足下示。


二十三日羲之报,一日得书,皆在计书所不得,有反转热卿各佳不,定何可得来,迟面不一一,王羲之报。计书所一作计所。


冀行面遣知问,王羲之白。


十二月廿四日羲之报,岁尽感叹,得十二日书为慰,大寒比可不,吾故羸乏力不一一,王羲之报。


吾至今目欲不复见字。


初月十二日羲之,累书至,得去月二十六日书为慰,比可不。仆下连连不断,无所一欲啖辄不化消,诸弊甚,不知何以救之,罔极然及不一一,羲之白。


昨近有书至,此故不多也,迟书不悉耳。


此言不可乏,得知足下问,吾忽忽力数字。


足下知消息,今故遣问,使至具示之,力书不一一,王羲之白。


民以顷情事不可不懃,思自补节。勤以食啖为意,乃胜前者,而气力所堪,不如自丧,初不哭不能,不有时恻怆然便非所堪。哀事损人故最深,益知不可不豁之。


吾涉冬节,便觉风动,日日增甚,至去月十日便至委笃,事事如去春,但为轻微耳,寻得小差,固尔不能转胜,沉滞进退,体气肌肉便大损。忧便甚深,今尚得坐起,神意为复可耳,直疾不除,昼夜无复聊赖。不知当缺得蹇有问还得缺其写不如今忽忽日前耳,手亦恶,欲不得书,示令足下知问。


七月十五日羲之白,秋日感怀深,得五日告,甚慰晚热盛。君比可不,迟复后问,仆平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白。又
知君患隐,何以及尔,是为疲乏极也。一知此事,恐不可以不绝骨肉之爱,无论人事也,乃甚忧君,若自量过叹患不以轻心者,一事不尔,当何理。


不得君家书疏,多往来。皆平安耳。今年此夏节气至恶当令人危,幼小疾苦,故尔忧劳,不可言。


七月二十一日羲之白,昨十七日告为慰极有秋气君比可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顿首。又
得九日问,亦云鄙平平,想得凉转胜,以疾乃服法,必解此意。


来月必欲就到家,而得其问云,尚多溪毒,当复小却耳,仆故有至临川,意尚未定,自更有果南行者,还乃得至寿春耳。又
得都九日问无他。


得反又获示,知足下发动胁肿,卿此疾苦甚,似期一一想消一当转佳,为何治也?吾为亦劣,大都复是平平隔耳。许日钱后有其效,何喻冀凉日晚耳,寻复知问,王羲之。又
羲之顿首,贤女殡敛永毕。伤惋,不能已巳。兄足下愍悴深至,何可为心,奈何奈何不能无时之痛变,卿便深今何如?患深达既往,吾志勿勿力知问,临书恻恻,王羲之顿首。


书想至阴寒想自胜常。


足下行穣久人竟应快不,大都当任县量宜其令缺因便任耳立俟,王羲之白。


十九日羲之顿首,明二旬增感切,奈何奈何。得十二日书,知佳为慰,仆左边大剧,且食少虚乏,力不一一,王羲之顿首。又
羲之死罪,累白想至雨快,想比安和,迟复承问下官劣劣,日前可力白不具,王羲之死罪。


及以令弟食后来,想必如期,果之小晚,恐不展也。故复旨示,羲之报。


甲夜羲之顿首,向遂大醉。乃不忆与足下别时向至道家,乃解寻忆乖离其为叹恨言,何能喻聚散人理之常,亦复何云?惟愿足下保爱为上,以俟后期,故旨遣此信,取足下过江问,临纸情塞,王羲之顿首。又
足下识先日之言信信具。


数上下问如常,何可得集耶?念驰情未异,果为结念,致问。


毕力果思迟言面,不可复得。此与范期后月五日,遂乃克耳,还遣旨进。


鄙疾进退,忧之甚深使自表求解职,时以许乃当,是公私大计,然此举不深又不宜是之于始,二三无所成,可以示从女其劣欲知消息。


此雨过将为受想彼不必同苗稼好也。又
吾顷胸中恶,不欲食,积日勿勿,五六日来小差,尚甚虚劣,且风大动举体集痛何耶?赖力及足下,家信不能悉,王羲之。十月十五日羲之,忽有感情兼深,足下得不可至,前得足下似行一书,为慰故不适足下。昨还如常耳,虽不得旨问,远得足下书,辄具问为慰,吾顷胸中恶,不欲食,积日勿勿,五日来小差七日,羲之白。


思率府朝得书,知问足下差,但尚顿极之,不一一。又
初月一日羲之报,忽然改年,感思兼伤,不能自胜,奈何奈何。异更寒诸疚,此复何似?不得问,多日悬心不可言,吾犹小差,甚尚劣力遣不知,羲之报。又
卿各何罪?似先羸而处至,痛忧涕深重得之思,宽遣吾并乏劣,自力不报息。


十月十五日羲之顿首,月半哀伤切心,奈何奈何,不可居忽,得十三日书,知问此何以恒耿耿?吾至勿勿小佳,更致问,王羲之顿首。又
羲之白,乖违积年,每惟乖苦,痛切心肝,惟同此情,当可居处,羲之脚不践地十五年,无由奉展比欲奉迎,不审能垂降不,豫惟哽口,故先承问,羲之再拜。


再昔来热,如小有觉然,昼故难堪,知足下患之云故以围棋,是不为患吾其尔,无佳自得此热憔悴终日,未果如何。王羲之顿首。


寒伏想安和,小大悉佳,奉展乃具。


羲之顿首,凉君可不,女差不,耿耿!想比能果力不,羲之顿首顿首。


十二月十日羲之白,近复追付,期想先后皆至,昨得二十七日告,知君故乏劣,腹痛甚,悬情灾雨,比日复何似,善消息迟后问,复平平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寻遣家信迟具问。又
向遣书想夜至,得书足下问,当远行。诸怀何可言,十一必早发,想至足下如向期也。又
十二月二十二日羲之白,节近感叹情深,得去月二十三日书,知君故苦,日耿耿!善护之往不,仆得大寒疾不堪甚,力还不具,王羲之白。


适书至也,足明还行复克面,王羲之白。


小大佳也,贤兄如犹当小佳,然下不断尚忧之。


此公立德由来,而婴斯疾,每以惋慨,常冀积善之庆,当获潜佑,契同昔人。寻忆口事缅然永绝,哀惋深至,未能喻心,省足下书。固不可言已矣,可复奈何,绝笔流涕。


足下各可耳,复雨可厌,若吾所啖,日去不复辞此,意想足下明必顾之,迟散羲之顿首。


羲之死罪,累白至也,辱十四日告慰,情念转塞,想善平和,下官至匆匆自力白。


羲之死罪,诸人何似耿耿。


遣令使白,恐不时至耳。


月十三日羲之顿首,追伤切割,心不能自胜,奈何奈何!昨反想至,向来快雨,想君佳,方得此雨为佳,深为欣喜,信既乏劣,又头痛甚,无疾力不具,王羲之顿首。


羲之顿首,想创转差,仆其尔未欲佳忧愦力知问,王羲之顿首。


三月十三日,羲之顿首,近反亦至,念足下哀悼之至不可胜,更寒外足下何如,吾劣劣力遣问,王羲之顿首。


羲之白,一日殊不叙阔怀,得书足下咳剧甚,耿耿!护之冀以散力,不一一王羲之白。


书成得十一日,疏甚慰,三舍动静驰情,先书巳具,不得一一。


诸患者复何如,悬心、比疏已具,不复一一。


书勿勿,未得遣信,又不知足下问,吾既不快,弱小疾苦,甚无赖损,尚小停,有定去日,更与足下相闻,还不具王羲之白。又
适书至也,此人须当今泥土,想足下可为停之,故示,王羲之顿首。


六月十三日羲之白,?暑此岁已半载慨深,可得二十七日书,知足下安,顷耿耿愁增患耶?善消一吾至勿勿常,恐一夏不可过不一一,王羲之白。


旦奉祠感思悲恸得书知问,吾乏劣力不一一,王羲之问。


王逸少顿首敬谢,各可不欲小集想集后能果。


足下晚各何以,恒灼灼吾坦之欲不复堪事,然力不一一,王羲之顿首。


足下各复何以,恒灼灼,故问王羲之白。又
羲之顿首,君比各可不,仆近下数日,勿勿肿剧,数尔进退,忧之转深,亦不知当复何治,下由食谷也。自食谷小有饥肉、气力,不胜更生,余患去月尽,来停谷啖面,复平平耳。问慰诸帖下
适得书知足下问,吾欲中治甚,愦愦向宅上静佳眠,都不知足下来。一甚无意,恨不蹇面王羲之。黄云:“自适得书至慰驰竦耳,惟穆松秋中二帖,差四逸少书,余并伪作,又宅上静眠过此如命等,乃今流俗语。”


差凉君可不,今日宀是顾不迟,面力知问,王羲之。


奄至此祸,情愿不遂缅然永绝,痛之深至,情不能已。况汝岂可胜任,奈何奈何!无由叙哀,悲酸!又
此诸贤粗可,时见省,甚为简阔。远须异多小患,而吾疾笃不得数为叹耳!又
秋中感怀雨冷,冀足下各可耳。脾风遂欲成患,甚忧之。力知问,王羲之顿首。脾刘误释作髀


想小大悉佳,蔡家宾至,君情感益深,惟当拨遣之耳。又
知足下散势小差,此慰无以为喻,云气力故尔。复以胡?想散患得差,余当以渐消息耳。


吾顷无一日佳,衰老之弊。日至夏不得,有所啖而犹有劳务甚劣劣!


知足下连不快,何尔耿耿!善将适,吾积羸困,而下积日不断。情虑尚深,殊乏自力不能悉。


月半哀悼兼至,奈何奈何!得告承复下悬,耿至勿勿,愿不具王羲之再拜。


今遣乡里人往口具也。行成旅以从,是月也,景风司至,星火殷宵,伯赵鸣而载阴,爽鸠习而扬武,时可以升高远望,礼可以出宿饯行,有韶具寮爰开祖。未云伪帖,伯思云,贾曾送张说赴朔方序中云,备官而行,成旅比从,是云云有诏具僚爰开祖宴,且申后命,宠以蕃锡,此卷有此文自行字上,祖字下,皆亡之而作草书多不缀属当是集逸少书作此叙耳,先辈以为张说送行至文,非也,米亦以自是月下为伪,殊不知自行成下已伪,盖此失其首尾,而米考贾曾文也。


四月二十三日羲之顿首,昨书不悉,君可不,肿剧忧之,力遣不具。又
羲之顿首,阔别稍久。眷与时长,寒严。足下何如?想清豫耳。披怀之暇,复何致乐,诸贤从就理当不?,吾之朽疾,日就羸顿,加复风劳。诸无意赖,促膝未近,东望慨然,所冀日月易得,还期非远耳。深敬宜音,问在数遇,信匆遽万不一陈。黄云字既甚恶,而笔语乃尔,非逸少书无疑。


吾昨得一日一起,腹中极调适,无所为忧,但顾情不可言耳。米以为张长史书,黄云,米多以草字差大者为非二王书,理恐未竟。又
追寻伤悼,但有痛心,当奈何奈何,得告慰之,吾昨频哀感,便欲不自胜,举旦复服散,行之。益顿乏推理,皆如足下所诲然,吾老矣。余愿未尽,惟在子备耳。一但哭之,垂尽之年,将无复理此当何益?冀小却渐消散耳,省亲书但有酸塞,足下念故言散,所豁多也。王羲之顿首。米以为大令书,黄云,字势?紧,既非献之体,中云吾老矣,余愿未尽,惟在子辈耳,案大令寿四十三初无后嗣,法书要录逸少帖内有此。


廿日羲之顿首,节日感叹,深念君,增伤灾雨,君可也。


仆可耳,力数字,王羲之顿首。仆米作余。


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叹,信反得去,月七日书足下,故羸疾而触暑,远涉忧卿不可言,吾故羸乏力,不具王羲之白。而刘释作问


阻暑感怀深,得书足下故顿乏食差不,耿耿无故尔耳未果为结力不具,王羲之。


初月二日羲之顿首,忽然今年,感远兼伤情,痛切心,奈何奈何!念君哀穷不已,羲之皇恐。皇恐施作呈耳,法书要录,哀穷下云,奄经新故,仰慕崩绝,岂可堪忍,比各何似,相忧不忘,当深消息,以全之为大。仆衰老,殆是目不如日,力知问,王羲之顿首。


足下时事少可数,来至人相寻,下官吏不东西未委若为言叙乖,足下不返,重遣信往问愿知心素。至一作主吏,大观作更叙,一作欲,一作命。


吾?足下参朝少晚不审有何事情致使如然也,王羲之再拜。


十月七日羲之报,前过足下,所得其书,想殊有劳?,然叔兄子孙有数人,足慰目前。情至取,答委曲故具,示可令必达以副此志。且山川甚有形势,远想慨然,又出药精要有验,信次可致,当大惠也,从弟分别,吾深忧虑卿女轗轲想何可处差充喜言不多耳羲之。黄云,十月七日帖。米以为集成,予谓昨见君帖亦然,盖二帖字意皆不相属,而十月帖颇取十七帖中,足慰目前,可令必达,以副此志,达想慨然,等帖中语厕其间,如云足下尚停数日得告承长平未隹足下小大隹也,知彼得丹阳书,热日更期,已至旦反想至,七帖皆后人依放,中有云不易可得过夏知有患者早乘凉行皆非当时人语,乘足下还来一帖,不论可见其伪,荀侯帖云,安好音信,明公还得归洛也,词笔皆如初月帖。又
羲之白,君晚可不,想比果力不具,王羲之白。


云足下尚停数日,半百余里瞻望,不得一见,卿此何可言?足下疾苦晴便大热小船中至,不易可得过,夏不甚忧,卿还具示问。小船刘释作北,恒一作所恨。


热日更甚得书,足下不堪之同,此无赖早,且乘凉行欲往迟散也,王羲之。且一作宜又作旦


七月六日羲之白,多日不知,问邑邑得二日书,足下作问,耿耿今巳佳也。


月未必往,迟见君无以为喻。


承足下还来已久别,欲参慰为染患,不能得往问,眷仰情深,岂此委具一两日少可寻?冀言展,若因行李愿存,故旧今遇贤弟,还得数张纸劳动幸不?耳,谨此代申,不具释智永。未云子敬书大观第五卷次智果帖下


雪候既不已寒甚盛,冬乎可苦患,足下亦当不堪之,转复知问,王羲之。


知君当有分住者,念处穷毒,而复分乖,尚可居情,想反理断当。


旦反想至,所苦晚差不耿耿,仆脚中不堪,沉阴重痛,不可言,不知何以治之,忧深力不具,王羲之顿首。


深以自慰,理有大断,其思豁之令尽,足下殊当忧,吾故具示问。


晚复毒热,想足下所苦并以佳,犹耿耿吾至顿劣劣,冀凉意散力,知问王羲之顿首。黄云上一帖唐文皇所临


足下家极知无可将接,为雨。遂乃不复更诸弟兄问疾深,护之不具,王羲之白。


知彼清晏岁丰,又所使有无一乡,故是名处,且山川形势乃尔,何可以不游目。


八日羲之顿首,多日不知君问,得一昨书,知君安善为慰,仆似小差,而疲剧昨若耶,观望乃苦舆上隐痛前后未有此也,然一日一昔劳复不极以此,为慰耳力不。


乡里人乐着县户,今送其名,可为领受,君顷就转佳,不仆自秋便不佳,今故不善差,顷还少啖脯,又时啖面,亦不以为佳,亦自劳弊,散系转久,此亦难以求泰,不去人间而欲求方外此或速?皆如君言。又
便大热,足下晚可耳,甚患此热力不,具王羲之上。又
发疟比日疾患,欲无赖,未面邑邑反不,具王羲之。


得书知问肿不差,乏气忽忽面近,羲之报。


足下各如常,昨还殊顿胸中,淡闷于呕转剧,食不可强疾,高难下治乃,甚忧之力,不具王羲之。


阔转久劳想,岂舍知足下常得之,卒未近,缘如何,足下数令知问。黄云卒未近缘如何非晋士语


十一月四日羲之白,冬中感怀深,始欲寒,足下常疾何如,不得近问,邑邑,吾故苦心痛,不得食经日,甚为虚顿,力及不具,王羲之白。


不得执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爱,数惠告,临书怅然。


此蒸湿,难为人得示知足下故尔堪行,想不成病耳,吾至无赖行克,王羲之顿首。米云,子敬代父书黄云非也结字不同,词亦异体,此与阮公故尔家月末三帖绛帖合而一之。


羲之白,昨故遣书,当不相遇,知君还喜慰,足下时行想,今善除犹耿耿,仆时行以十一日而不保如比日,便成委顿,今日犹当小胜,不知能转佳不,积不,卿至劣劣,力还不具,王羲之白。善除一作善保


月半哀感,奈何奈何,念邑邑罔极之至,不可居处,比日何似,痹差不,悒悒力知问,王羲之顿首。朱云子敬代父书,黄云,月半帖虽晋语,字不合作,盖后人写二王尺牍中语耳


五日期结极以大,先师之言皆着,推此言之无验,如此事君当欲知,故及宜停宅。


适欲遣书云,得示知,足下得凉以为佳,甚慰,知多疾,患念劳心,吾故不欲食,几以为事,恐不可久,邑邑思面行故果之王羲之。几一作比。来邑,邑一作区。区,径疑作拜此。又见续帖无后六字,米云智永书。


初月十三日山阴羲之报,近欲遣此书,停行无人不辨遣信,昨至此,且得去月十六日书,虽远为慰,过嘱卿佳不,吾诸患殊劣劣,方涉道忧悴,力不具,王羲之报。万岁通天王方庆进帖


隔日不面,悬迟何极,计足下须人兼具,此等事势,速令垂报也。


重告慰情,吾腹中小佳,体痹乏气便转差,深以为慰,慰足下意也,王羲之顿首。


羲之白,不审尊体比复何如,迟复奉告,羲之中冷无赖,寻复白,羲之白。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旧志志道意甚懃至,不知为尽心朝夕,而已有所希耳,一日任之耳,当以君书示。


九日以当力见


祠物当治护,信到便遣来,忽忽善错也。


思言叙卒何期,但有长叹念吉。米云,献之送梨帖柳公权记后细题一行,曰又一帖十二字连之,余辨乃右军书,公权误为子敬也,缝有贞观半印世南孝先字跋,印与跋今皆不存,而此帖诸名帖中皆无之犹幸有此耳。女蒌丸帖
知足下哀感不佳,耿耿吾下势腹痛小差,须用女蒌丸,得应甚速也。

吴兴鲊帖
今付北方脯二夹,吴兴鲊二器,蒜条四千二百。又一帖云今甘吴兴酢二器

紫石散帖
二十九日羲之报,月终哀摧伤切,奈何奈何!得昨示知弟下不断,昨紫石散未佳,卿先羸甚,羸甚,好消息,吾比日极不快不得眠食,殊顿勿令合阳,冀当佳,力不一一,王羲之报。

新栗帖
复数橘子,即云乃好可啖,久得新栗,此院冬桃不能得多送,触事何当,不存往恒语然独折。

须果帖
知须果栽,便可遣取,视君势陈欲,欲无出理。

蒙风胶帖
蒙风胶今年似晚,来年其主,不起首者想或可得借乎?

啖虷帖
虷二斛,厉二斛,前示啖虷得味今旨送此,之故以为佳,比来食日几许,得味不具示。

须米帖
知须米,告求常如云此便大乏,?以米五十斛与卿,有无当其,何以论借。


今有教?付米,可送之。

麻纸帖
下近欲麻纸,适成,今付三百,写书竟访得不得其人示之。

啖豆帖
啖豆,鼠伤如佳,今送能啖不。

鲤鱼帖
羲之白,送此鲤鱼征与敬耶?不在不乃邑邑不。舍子帖
信云舍子别送,乃是北方物也。何以欲此,欲几许。释药帖
乡里人择药,有发简而得此药者,足下岂识之不,乃云服之令人仙,不知谁能试者,形色故小异,莫亦尝见者,谢二侯。择一作采,简作梦,亦作与,又作可。

邛竹仗帖
周益州送此邛竹杖,乡尊长或须今送。乡二王帖作卿

狼毒帖
须狼毒市求不可得,足下或有者,分三两停须故示。

采菊帖
不审复何以永日,多少看未,九日当采菊不,至日欲其行也,但不知当晴不耳,伦等还殊慰意增慨,知足下疾患小佳,当惠缘想哀能果迟,此善散非直思想而已也,寻复有问,足下以数示由为诸力不具。伦等以下二王帖云当别作一帖,由为诸力不具,亦别作一帖。

黄甘帖
奉黄甘二百,不能佳,想故得至耳,船信不可得,不知前者至不。

奉橘帖
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枚书史作颗,米云唐模右军帖,黄云韦应物诗,知君卧病思新橘,试摘才酸亦未黄,书后欲题三百颗洞庭须待满临霜□,取诸此也。黄一作尝,须一作更。

白石枕帖
白石枕殊佳物,深感卿至。

裹鲊帖
裹鲊味佳令君,所须可示,勿难当以语虞令。米云,右军唐摹四帖,一帖有裹鲊字,薛道祖所收,命为裹鲊帖。裹鲊之外则安善道意服食三帖是也。

笔精帖
纸笔精要深念儿至一物而无所出后信酬。米云,羲之笔精帖集在诸家碑上,缝有贞观半印。当时有大令日寒帖,同在故相王曾家,故兰亭所刻亦误以为羊欣,今贞观印已不复存,又纸下少一妙字,文亦断阙难解,恐至实永失,姑取以存古,当有能辨之者。

爱鹅帖
数日雨冷,肾气 腰复嗽,动静遇风紧,陂湖泛涨船不可渡,勿讶,谢光禄,鹅在山下,悬情可爱,羲之遣。

野鸭帖
损惠野鸭一双,秋来未得始是尝新远能分遣,但深佩耶?二谢。黄云近世伪作殊恶

蕲茶帖
节日萦牵少睡,蕲茶微 善佳,令姊差耶?石首 食之消瓜成水。此鱼脑中有石如棋子,野鸭亦有,云此鱼所化,干蜗青黛主风搐 良。

鸬鹚帖
鸬鹚粪白,去 瘢 令人色态,此禽不卵生,口吐其雏独为异耳。

鹰嘴帖
鹰嘴爪 入麝香煎酥酒一盏,服之治痔 有验十七日羲之顿首。

豉酒帖
又口焦小服豉酒至佳,数用有验直以纯酒渍豉令汁浓便有多少任意。

石脾帖
石脾入水即干,出水便湿,独活有风不动,无风自摇,天下物理岂可以意求,惟上圣乃能穷理。

东书堂帖东书堂,永乐中周藩所刻,颇多伪杂,不足证凭,令附此末。前六条乃汝帖也、荷华虽已残及字字新奇等语犹恶俗。
想佳卿以得速还,欲令今早去时反也。

省书增感切,及反不具羲之报。

念足下罔恋之至,不可居处白此已具委也。

前却食小差,数数便得疾,政由不消化故。

二月廿日羲之顿首,二旬期等小祥日近,伤悼深至,切割心情,奈何奈何,近得告为慰力及数字,王羲之。

羲之白昨得期书,知君可耳。


治头口口闷,或患癕肿头,不即溃者,以此药帖之,皆良口麻巴豆,薰陆石口芎穷松脂六物口捣如米粒许,少加其分头闷处,先其巴豆三分减一,松脂剃去发方寸,以帛帖药当病上,帖之周时,帖刮上烂皮,以主麻油和石口涂上,当有黄水出为佳,羲之上。

荷华想已残,处此过四夏,到彼亦屡而独不见其盛时是亦可讶岂亦有缘耶?弊宇今岁植得千叶者数盆,亦便发花,相继不绝。今已开二十余枝矣,颇有可观,恨不与长者同赏,相望虽不远,披对邈未可期伏,口可胜怅惘耶?

近遣传散有书,想旦夕还近,健步还得二十八日书,吴兴又道此月一日,不知何以情恕,修叹乃复以示法谢峰事,秋便冷要,且令必果。

想清和士人佳也,此平安安不过停数日,日无为乐,益增想,想孔长史安善,足下令知问累有书也,足下八年哀得俱还不,思□以事为岁。

州民王羲之死罪,贤弟逝没,甚痛,奈何,白笺不备,羲之顿首。

大尉门左不可言同此酸慨。

小大何如,二妹佳为慰,诸舍可何新妇委顿态人,期弟各可不,想今日能□□□□书暮必来宿也,若宜日劶思夏□羲之报。

诸贤子粗足自枝注,示吾弱息毁弊,大儿恒救命,足令人心燋,先是之欢于今皆为哀苦自非复衰年所堪,岂复以既往累心,率事自事自难为怀如之何?

卿女母子粗平安,丧际贤女动气疾,当时乃勿勿,今以除也,他等皆知孝思,先日之欢,于今皆为哀苦,触事切人处此,而能令哀侧不经于心,殆空语耳一至于此何所复言?

此粗平安,修载来十余日诸人近集存,想明日当复悉来,无由同增慨。

东比何为慰郎以也,谢诸子往矣,如何?

得书知足下问,何万来,一昔不得眠,便大乏,足下念,王羲之。

□□劳人意以书示妹,汝母□不多书寻□更有信也。

致履足下各一画□当尝□长,□□□□□□久□此草书,尝多劳□亦知足下书字字新奇,点点圆转,美不可再书,得足下闲下,比来迟迟终不可也之果云云。服足下五色石膏散,身轻行动如飞也,足下更与下七致之,不治多少寻面言之,委曲之事实亦□人寻过将言散。

旧京先墓毁动,奉讳号恸,五内若割痛,当奈何奈何,王羲之顿首顿首。顷日亲亲 过诸婚,经恤体力,不复堪之,故未复遣信耳。

二月二日汝妇母一□夜亡,亲亲伤?汝不可言,问足下旨,为致诚答,今旨意致来,勿忘此意自决,今以资严,知不大疾,患念劳心。


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褉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极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趋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已,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因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书后
题卫夫人笔阵图后
夫纸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飏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夫欲书者,先干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尔。昔宋翼常作此书,翼是钟繇弟子,繇乃叱之。翼三年不敢见繇,潜心改迹。每画一波,常三过折笔;每作一点,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戈,如百钧弩发;每作一点,如高锋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枯藤;每作一放纵,如惊蛇之透水。一作足行之骤趋翼先来书恶,晋太康中有人于许下破钟繇墓,遂得笔势,翼乃读之,依此法学,名遂大振。欲真书及行书,皆依此法。若欲学草书,又有别法。须缓前急后,字体形势,状等虫,相钩连不断,仍须棱侧起复,用笔亦不得使齐平小大一等。每作字须有点处,且作余字总竟,然后安点,其点须空中遥掷笔作之。其草书,亦须象篆势、八分、古隶相杂,亦不得急,令墨不入纸。若急作,意思浅薄,笔即直过。虽有章草及章程、行押等,不用此势,但用击石波而巳。其击石波者,缺波也。又八分更有一波谓之准尾波,其钟公泰山铭及魏文帝受禅碑中已有此体。夫书先须引八分、章草入隶字中,发人意气,若直取俗字,不能先发。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后渡江北游名山,比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见钟繇、梁鹄书,又之洛,见蔡邕石经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尔。羲之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遂成书耳时年五十有三,或恐风烛奄及,遗教子孙耳。可藏石室,千金勿传。永和十四年四月十三日书。


祭墓文
维永和十一年,三月癸卯朔,九日辛亥,小子羲之,敢告二尊之灵,羲之不天,夙遭闵凶,不蒙过庭之训,母兄鞠育,德渐庶几,遂因人乏,蒙国宠荣,进无忠孝之节。退违推贤之义,每仰咏老氏周任之诫,常恐斯 无日忧及宗祀,岂在微身而已是用寤寐永叹,若坠深谷,止足之分,定之于,今谨以今月吉辰,肆筵设席稽归诚,告誓先灵。自今之后,敢渝此心,贪冒茍进,是有无尊之心而不子也,子而不子,天地所不复载,名教所不得容,信誓之诚,有如日。


兰亭集诗两首
代谢鳞次,忽焉以周,欣此暮春,和气载柔,咏彼舞雩,异世同流,迺携齐契散怀一丘,仰视碧天际,俯瞰禄水滨,寥间无涯观,寓目理自陈,大矣造化工万殊莫不均,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亲。附录
本传
王羲之,字逸少,司徒导之从子也,祖正,尚书郎。父旷,淮南太守。元帝之过江也,旷首创其议。羲之幼讷于言,人未之奇。年十三,尝谒周顗,顗察而异之。时重牛心炙,坐客未啖,顗先割啖羲之,于是始知名。及长,辩赡,以骨鲠称,尤善隶书,为古今之冠,论者称其笔势,以为飘若浮云,矫若惊龙。深为从伯敦、导所器重。时陈留阮裕有重名,为敦主簿。敦尝谓羲之曰:“汝是吾家佳子弟,当不减阮主簿。”裕亦目羲之与王承、王悦为王氏三少。时太尉郗鉴使门生求女婿于导,导令就东厢遍观子弟。门生归,谓鉴曰:“王氏诸少并佳,然闻信至,咸自矜持。惟一人在东床坦腹食,独若不闻。”鉴曰:“正此佳婿邪!”访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起家秘书郎,征西将军亮请为参军,累迁长史,亮临薨上疏,称羲之清贵有鉴裁,迁宁远将军江州刺史,羲之既少有美誉,朝廷公卿皆爱其才器,频召为侍郎吏部尚书皆不就,复授护国将军,又推迁不拜,扬州刺史殷浩素雅重之,劝使应命。乃遗羲之书曰,悠悠者以足下出处,足观政之隆替,如吾等亦谓为然至如足下出处正与隆替对岂可以一世之存亡必从足下从容之适,幸徐求众心,卿不时起,复可以求美政不若豁然开怀当知万物之情也。羲之遂报书。

羲之既拜护军,又苦求宣城郡,不许。乃以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时殷浩与桓温不协,羲之以国家之安,在于内外和因,以与浩书以诫之,浩不从及浩,将北伐羲之以为必败。以书止之,言甚切至。浩遂行,果为姚襄所败,复图再举,又遗浩书。又与会稽王笺,陈浩不宜北伐,并论时事。

时东土饥荒,羲之辄开仓赈货,然朝廷赋役繁重,吴会尤甚,羲之每上疏争,之事多见,从又遗尚书仆射谢安书。

羲之雅好服食养性,不乐在京师,初渡浙江便有终焉之志,会稽有佳山,水名士多居之,谢安未任时亦居焉,孙绰李充许询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并筑室东土与羲之同好,尝与同志宴集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羲之自为之序,以申其志。或以潘岳今谷诗序方其文,羲之比于石崇,闻而甚喜。

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息,弥日,又山阴有一道士养好鹅,羲之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耳,羲之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其任率如此,尝诣门生家,见几滑净,因书之,真草相半。后为其父误括去之,门生惊懊者累日又尝在 山见一姥,持六角竹扇卖之,羲之书其扇各为五字,姥初有愠色,因谓姥曰,但言是王右军书,以求百钱邪,姥如其言,人竞买之,他日姥又持扇来,羲之笑而不答,其书为世所重,皆此类也。每自称我书比钟繇当抗行,比张芝草犹当雁行也。曾与人书云,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后之也。羲之书初不胜庾翼、郗愔,及其暮年方妙,尝以草章答庾亮,而翼深叹伏,因与羲之书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十纸,过江颠狈,遂乃亡失,常叹妙迹永绝,忽见足下答家兄书,焕若神明,顿还旧观。

时骠骑将军王述少有名誉,与羲之齐名,而羲之甚轻之由是情好不协,述先为会稽,以母丧居郡境,羲之代述止一吊,遂不重诣述每闻角声谓羲之当候已辄洒扫而待之如此者累年而羲之竟不顾述深以为恨及述为扬州刺史,将就征,周行郡界,而不过羲之,临发一别而去。先是羲之常谓宾友曰,怀祖正当作尚书耳,投老可得仆射,更求会稽,便自邈然,及述蒙显授,羲之耻为之下,遣使诣朝廷,求分会稽为越州,行人失辞,大为时贤所笑,既而内怀愧叹,谓其诸子曰,吾不减怀祖,而位遇悬邈,当由汝等不及坦之故邪,述后检察会稽郡,辩其刑政。主者疲于简对,羲之深耻之,遂称病去郡,于父母墓前自誓。

羲之既去官,与东土人士尽山水之游,弋钓为娱。又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采药石,不远千里,遍游东中诸郡,穷诸名山,泛沧海。叹曰:“我卒当以乐死。”谢安尝谓羲之曰:“中年以来,伤于哀乐,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羲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须正赖丝竹陶写,恒恐儿辈觉其乐欢之趣。”朝廷以其誓苦,亦不复征之。时刘惔为丹阳令。许询尝就惔宿,牀惟新丽,饮食丰甘,询曰:“若此保全,殊胜东山。”惔曰:“卿若知吉凶由人,吾安得保此。”羲之在坐,曰:“令巢许遇稷契,当无此言。”二人并有愧色。初羲之既优游无事,与吏部郎谢万书,万后为豫州都督,又遗万书诫之,万不能用,果败。

年五十九卒,赠金紫光禄大夫。诸子遵父先旨,固让不受。有七子,知名者五人。

《晋王右军集》 相关内容:

前一:卷之一

查看目录 >> 《晋王右军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