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古文观止 >

卷十二 明文

卷十二 明文

  司马季主论卜刘基东陵侯既废,过司马季主而卜焉。季主曰:“君侯何卜也?”东陵侯曰:“久卧者思起,久蛰者思启;久懑者思嚏。吾闻之:「蓄极则,极则达,热极则风,壅极则通。一冬一春,靡屈不伸;一起一伏,无往不复。」仆窃有疑,愿爱教焉!”季主曰:“若是,则君侯已喻之矣!又何卜为?”东陵侯曰:“仆未究其奥也,愿先生卒教之”。季主乃言曰:“呜呼!天道何亲?惟德之亲;鬼神何灵?因人而灵。夫蓍,枯草也;龟,枯骨也;物也。人,灵於物者也,何不自听而听於物乎?有昔必有今日。是故碎瓦颓垣,昔日之歌楼舞馆也;荒榛断梗,昔日之琼蕤玉树也;露蚕风蝉,昔日之凤笙龙笛也;鬼萤火,昔日之金缸华烛也;秋荼春荠,昔日之象白驼峰也;丹枫白荻,昔日之蜀锦齐纨也。昔日之所无,今日有之不为过;昔日之所有,今日无之不为不足。是故一昼一夜,华开者谢;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君侯亦知之矣!何以卜为?”

  卖柑者言刘基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剖其中,乾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於人者,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将炫外以惑愚瞽乎?甚矣哉,为欺也!”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托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予默然无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尚节亭记刘基古人植卉木而有取义焉者,岂徒为玩好而已。故兰取其芳,谖草取其忘忧,莲取其出污而不染。不特卉木也,佩以玉,环以象,坐右之器以;或以之比德而自励,或以之惩志而自警,进德修业,於是乎有裨焉。会稽黄中立,好植竹,取其节也,故为亭竹间,而名之曰“尚节之亭”,以为读书游艺之所,澹乎无营乎外之心也。予观而喜之。夫竹之为物,柔体而虚中,婉婉焉而不为风雨摧折者,以其有节也。至於涉寒暑,蒙霜雪,而柯不改,叶不易,色苍苍而不变,有似乎临大节而不可夺之君子。信乎有诸中,形於外,为能践其形也。然则以节言竹,复何以尚之哉!世衰道微,能以节立身者鲜矣。中立抱材未用,而早以节立志,是诚有大过人者,吾又安得不喜之哉!夫节之时义,大易备矣;无庸外而求也。草木之节,实枝叶之所生,气之所聚,筋脉所凑。故得其中和,则畅茂条达,而为美植;反之,则为瞒为液,为瘿肿,为屈,而以害其生矣。是故春夏秋冬之分至,谓之节;节者,阴阳寒暑转移之机也。人道有变,其节乃见;节也者,人之所难处也,於是乎有中焉。故让国、大节也,在泰伯则是,在季子则非;守死、大节也,在子思则宜,在曾子则过。必有义焉,不可胶也。择之不精,处之不当,则不为畅茂条达,而为瞒液、瘿肿、屈矣。不亦达哉?传曰:“行前定则不困。”平居而讲之,他日处之裕如也。然则中立之取诸竹以名其亭,而又与吾徒游,岂苟然哉?

  深虑论方孝孺虑天下者,常图其所难,而忽其所易;备其所可畏,而遗其所不疑。然而祸常发於所忽之中,而乱常起於不足疑之事。岂其虑之未周与?盖虑之所能及者,人事之宜然;而出於智力之所不及者,天道也。当秦之世,而灭六诸侯,一天下;而其心以为周之亡,在乎诸侯之强耳。变封建而为郡县,方以为兵革可不复用,天子之位可以世守;而不知汉帝起陇亩之匹夫,而卒亡秦之社稷。汉惩秦之孤立,於是大建庶孽而为诸侯,以为同姓之亲,可以相继而无变;而七国萌篡弑之谋。武宣以後,稍剖析之而分其势,以为无事矣;而王莽卒移汉祚。光武之惩哀平,魏之惩汉,晋之惩魏,各惩其所由亡而为之备;而其亡也,皆出其所备之外。唐太宗闻武氏之杀其子孙,求人於疑似之际而除之;而武氏日侍其左右而不悟。宋太祖见五代方镇之足以制其君,尽释其兵权,使力弱而易制;而不知子孙卒因於夷狄。此其人皆有出人之智,负盖世之才,其於治乱存亡之几,思之详而备之审矣;虑切於此,而祸兴於彼,终至於乱亡者,何哉?盖智可以谋人,而不可以谋天。良医之子,多死於病;良巫之子,多死於鬼;彼岂工於活人而拙於活己之子哉?乃工於谋人而拙於谋天也。古之圣人,知天下後世之变,非智虑之所能周,非法术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谋诡计,而惟积至诚、用大德,以结乎天心;使天眷其德,若慈母之保赤子而不忍释。故其子孙,虽有至愚不肖者足以亡国,而天卒不忍遽亡之,此虑之远者也。夫苟不能自结於天,而欲以区区之智,笼络当世之务,而必後世之无危亡,此理之所必无者也,而岂天道哉?

  瘗旅文王守仁维正德四年秋月二日,有吏目云自京来者,不知其名氏;携一子、一仆,将之任,过龙场,投宿土苗家。予从篱落间望见之,阴雨昏黑,欲就问讯北来事,不果。明早,遣人觇之,已行矣。薄午,有人自蜈坡来,云一老人死坡下,傍雨人哭之哀。予曰:“此必吏目死矣。伤哉!”薄暮,复有人来云,坡下死者二人,傍一人坐哭;询其状,则其子又死矣。明日,复有人来云,见坡下积尸叁焉;则其仆又死矣。呜呼伤哉!念其暴骨无主,将二童子持畚锸往瘗之,二童子有难色然。予曰:“噫!吾与尔犹彼也!”二童闵然涕下,请往。就其傍山麓为叁坎,埋之。又以只鸡、饭叁盂,嗟吁涕而告之曰:“呜呼伤哉!何人?何人?吾龙场驿丞馀姚王守仁也。吾与尔皆中土之产,吾不知尔郡邑,尔胡为乎来为兹山之鬼乎?古者重去其乡,游宦不逾千里。吾以窜逐而来此,宜也。尔亦何辜乎?闻尔官,吏目耳;俸不能五斗,尔率妻子躬耕可有也;胡为乎以五斗而易尔七尺之躯;又不足,而益以尔子与仆乎?呜呼伤哉!尔诚念兹五斗而来,则宜欣然就道;胡为乎吾昨望见尔容,蹙然盖不胜其忧者?夫冲冒霜露,扳援崖壁,行万峰之顶,饥渴劳顿,筋骨疲惫;而又瘴疠侵其外,忧郁攻其中,其能以无死乎?吾固知尔之必死,然不谓若是其速;又不谓尔子、尔仆,亦遽然奄忽也!皆尔自取,谓之何哉?”“吾念尔叁骨之无依而来瘗耳,乃使吾有无穷之怆也!呜呼伤哉!纵不尔瘗,幽崖之狐成群,阴壑之虺如车轮,亦必能葬尔於腹,不致久暴露尔!尔既已无知,然吾何能为心乎?自吾去父母乡国而来此,叁年矣;历瘴毒而苟能自全,以吾未尝一日之戚戚也。今悲伤若此,是吾为尔者重,而自为者轻也;吾不宜复为尔悲矣。吾为尔歌,尔听之!”“歌曰:「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游子怀乡兮,莫知西东。莫知西东兮,维天则同。异域殊方兮,环海之中。达观随遇兮,奚必予宫。魂兮魂兮,无悲以恫!」”  “又歌以慰之曰:「与尔皆乡土之离兮!蛮之人言语不相知兮!性命不可期!吾苟死於兹兮,率尔子仆,来从予兮!吾与尔遨以嬉兮,参紫彪而乘文螭兮,登望故乡而嘘唏兮!吾苟获生归兮,尔子尔仆尚尔随兮,无以无侣悲兮!道傍之兮,多中土之流离兮,相与呼啸而徘徊兮!餐风饮露,无尔饥兮!朝友麋鹿,暮猿与兮!尔安尔居兮,无为厉於兹墟兮!」”

  ※教条示龙场诸生王守仁

  诸生相从於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聊以答诸生之意。一曰立志,二曰勤学,叁曰改过,四曰责善。其慎听,毋忽!

  立志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於志者。今学者旷废隳惰,玩岁时,而百而百无所成,皆由於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昔人所言:“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为君子?使为恶而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贱恶之,何苦必为恶、为小人?”诸生念此,亦可以知所立志矣。  勤学已立志为君子,自当从事於学。凡学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笃也。从吾游者,不以聪慧警捷为高,而以勤确谦抑为上。诸生试观侪辈之中,苟有“虚而为盈,无而为有”讳己之不能,忌人之有善,自矜自是,大言欺人者,使其人资禀虽甚超迈,侪辈之中有弗疾恶之者乎?有弗鄙贱之者乎?有弗鄙贱之者乎?彼固将以欺人,人果遂为所欺,有弗窃笑之者乎?苟有谦默自持,无能自处,笃志力行,勤学好问;称人之善,而咎己之失;从人之长,而明己之短;忠信乐易,表里一致者,使其人资禀虽甚鲁钝,侪辈之中,有弗称慕之者乎?彼固以无能自处,而不求上人,人果遂以彼为无能,有弗敬尚之者乎?诸生观此,亦可以知所从事於学矣。  改过夫过者,自大贤所不免;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为其能改也。故不贵放无过,而贵於能改过。诸生自思,平日亦有缺於廉耻忠信之行者乎?亦有薄於孝友之道,陷於狡诈偷刻之习者乎?诸生殆不至於此。不幸或有之,皆其不知而误蹈,素无师友之讲习规饬也。诸生试内省,万一有近於是者,固亦不可以不痛自悔咎;然亦不当以此自歉,遂馁於改过从善之心。但能一旦脱然洗涤旧染,虽昔为盗寇,今日不害为君子矣。若曰吾昔已如此,今虽改过而从善,人将不信我,且无赎於前过,反怀羞涩疑沮,而甘心於污浊终焉,则吾亦绝望尔矣。

  责善“责善,朋友之道;”然须“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爱,致其婉曲,使彼闻之而可从,绎之而可改,有所感而无所怒,乃为善耳。若先暴白其过恶,痛毁极诋,使无所容,彼将发其愧耻愤恨之心;虽欲降以相从,而势有所不能。是激之而使为恶矣。故凡讦人之短,攻发人之阴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责善。虽然,我以是而施於人,不可也;人以是而加诸我,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师也,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乎?某於道未有所得,其学卤莽耳。谬为诸生相从於此。每终夜以思,恶且未免,况於过乎?人谓“事师无犯无隐”,而遂谓师无可谏,非也。谏师之道,直不至於犯,而婉不至於隐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明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盖校学相长也。诸生责善,当自吾始。

  报刘一丈书宗臣数千里外,得长者时赐一书,以慰长想,即亦甚幸矣;何至更辱馈遗,则不才益将何以报焉?书中情意甚殷,即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至以“上下相孚,才德称位”语不才,则不才有深感焉。夫才德不称,固自知之矣;至於不孚之病,则尤不才为甚。且今之所谓孚者,何哉?日夕策马候权者之门,门者故不入,则甘言媚妇人状,袖金以私之。即门者持刺入,而主人又不即出见;立厩中仆马之间,恶气袭衣袖,即寒毒热不可忍,不去也。抵暮,则前所受赠金者,出报客曰:“相公倦,谢客矣!客请明日来!”即明日,又不敢不来。夜披衣坐,闻鸡鸣,即起盥栉,走马抵门;门者怒曰:“为谁?”则曰:“昨日之客来。”则又怒曰:“何客之勤也?岂有相公此时出见客乎?”客心耻之,强忍而与言曰:“亡奈何矣,姑容我入!”门者又得所赠金,则起而入之;又立向所立厩中。幸主者出,南面召见,则惊走匍匐阶下。主者曰:“进!”则再拜,故迟不起;起则上所上寿金。主者故不受,则固请。主者故固不受,则又固请,然後命吏纳之。则又再拜,又故迟不起;起则五六揖始出。出揖门者曰:“官人幸顾我,他日来,幸无阻我也!”门者答揖。大喜奔出,马上遇所交识,即扬鞭语曰:“适自相公家来,相公厚我,厚我!”且虚言状。即所交识,亦心畏相公厚之矣。相公又稍稍语人曰:“某也贤!某也贤!”闻者亦心许交赞之。此世所谓上下相孚也,长者谓仆能之乎?前所谓灌门者,自岁时伏腊,一刺之外,即经年不往也。闲道经其门,则亦掩耳闭目,跃马疾走过之,若有所追逐者,斯则仆之褊衷,以此长不见怡於长吏,仆则愈益不顾也。每大言曰:“人生有命,吾惟有命,吾惟守分而已。”长者闻之,得无厌其为迂乎?  沧浪亭记遍有光浮图文瑛,居大云庵,环水,即苏子美沧浪亭之地也。亟求余作沧浪亭记,曰:“昔子美之记,记亭之胜也;请子记吾所以为亭者。”余曰:“昔吴越有国时,广陵王镇吴中,治南园於子城之西南;其外戚孙承佑,亦治园於其偏。迨淮南纳土,此园不废,苏子美始建沧浪亭,最後禅者居之,此沧浪亭为大云庵也。有庵以来二百年,文瑛寻古遗事,复子美之构於荒残灭没之馀,此大云庵为沧浪亭也。夫古今之变,朝改易,尝登姑苏之台,望五湖之渺茫,群山之苍翠,太伯、虞仲之所建,阖闾、夫差之所争,之胥、种、蠡之所经营,今皆无有矣!庵与亭何为者哉?虽然,钱因乱攘窃,保有吴越,国富兵强,垂及四世,诸子姻戚,乘时奢僭,宫馆苑囿,极一时之盛;而子美之亭,乃为释子所钦重如此。可以见士之欲垂名於千载之後,不与其澌然而兵尽者,则有在矣!”文瑛读书,喜诗,与吾徒游,呼之为沧浪僧云。

  先妣事略遍有光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来归。逾年,生女淑静;淑静者,大姊也。期而生有光。又期而生女子:殇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逾年,生有尚,妊十二月。逾年,生淑顺。一岁,又生有功。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数颦蹙顾诸婢曰:“吾为多子苦!”老妪以杯水盛二螺进,曰:“饮此後,妊不数矣。”孺人举之尽,喑不能言。正德八年五月二十叁日,孺人卒。诸儿见家人泣,则随之泣,然犹以为母寝也。伤哉!於是家人延画工画,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画有光,鼻以下画大姊。”以二子肖母也。孺人讳桂。外曾祖讳明;外祖讳行,太学生;母何氏。世居吴家桥,去县城东南叁十里。由千墩浦而南,直桥并小佰以东,居人环聚,尽周氏也。外祖与其叁兄皆以赀雄;敦尚简实,与人说村中语,见子弟甥侄无不爱。孺人之吴家桥,则治木棉;入城,则缉;灯火荧荧,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问遗。孺人不忧米、盐,乃劳苦若不谋夕。冬月火炭屑,使婢子为团,累累暴阶下。室靡弃物,家无闲人。儿女大者攀衣,小者乳抱,手中纫缀不辍,户内然。遇童仆有恩,虽至楚,皆不忍有後言。吴家桥岁致鱼、蟹、饼饵,率人人得食。家中人闻吴家桥人至,皆喜。有光七岁,与从兄有嘉人学。每阴风细雨,从兄辄留,有光意恋恋,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觉寝,促有光暗诵孝经,即熟读,无一字龃龉,乃喜。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舅母卒;四姨归顾氏又卒;死叁十人而定,惟外祖与二舅存。孺人死十一年,大姊归王叁接,孺人所许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补学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妇,孺人所聘者也。期而抱女,抚爱之,益念孺人。中夜与其妇泣,追惟一二,彷佛如昨,馀则茫然矣。世乃有无母之人,天乎!痛哉!

  项脊轩志遍有光  项脊轩,旧南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於庭,旧时栏,亦遂增胜。借昼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叁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驳,珊珊可爱。然余居於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於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尝居於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於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於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扣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余泣,妪亦泣。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後秦皇帝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於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井之蛙何异?余既为此志,後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子,且何谓子也?”其後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後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子,其制稍异於前。然自後余多在外,不常居。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蔺相如完璧归赵论王世贞蔺相如之完璧,人皆称之,予未敢以为信也。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诈赵而胁其璧,是时言取者,情也,非欲以窥赵也。赵得其情则弗予,不得其情则予;得其情而畏之则予,得其情而弗畏之则弗予:此两言决耳,奈之何既畏而复挑其怒也?且夫秦欲璧,赵弗予璧,两无所曲直也。入璧而秦弗予城,曲在秦;秦出城而璧归,曲在赵。欲使曲在秦,则莫如弃璧;畏弃璧,则莫如弗予。夫秦王既按图以予城,又设九宾,斋而受璧,其势不得不予城。璧入而城弗予,相如则前请曰:“臣固知大王之弗予城也。夫璧,非赵宝也;而十五城,秦宝也。今使大王以璧故而亡其十五城,十五城之子弟,皆厚怨大王以弃我如草芥也。大王弗予城而赵璧,以一璧故而失信於天下;臣请就死於国,以明大王之失信。”秦王未必不返璧也。今奈何使舍人怀而逃之,而归直於秦?是时秦意未欲与赵绝耳。令秦王怒而相如於,武安君十万众压邯郸而璧与信,一胜而相如族,再胜而璧终入秦矣!吾故曰:“蔺相如之获全於璧也,天也。”若而劲渑池柔廉颇,则愈出而愈妙於用;所以能完赵者,天固曲全之哉!  徐文长传袁宏道徐渭,字文长,为山阴诸生,声名籍甚。薛公蕙校越时,奇其才,有国士之目;然数奇,屡试辄蹶。中丞胡公宗宪闻之,客诸幕。文长每见,则葛衣乌巾,纵谈天下事;胡公大喜。是时公督数边兵,威镇东南;介胄之士,膝语蛇行,不敢举头,而文长以部下一诸生傲之;议者方之刘真长、杜少陵云。会得白鹿属文长作表。表上,永陵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计,皆出其手。文长自负才略,好奇计,谈兵多中。视一世事无可当意者;然竟不偶。文长既已不得志於有司,遂乃放浪麴,恣情山水,走齐、鲁、燕、赵之地,穷览朔漠。其所见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鸣树偃,幽谷大都,人物鱼鸟,一切可惊可愕之状,一一皆达之於诗。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灭之你,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故其为诗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哭,羁人之寒起。虽其体格,时有卑者;然匠心独出,有王者气,非彼巾帼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识,气沈而法严,不以模拟损才,不以议论伤格,韩、曾之流亚也。文长既雅不与时调合,当时所谓骚坛主盟者,文长皆叱而怒之,故其名不出於越。悲夫!喜作书,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欧阳公所谓妖韶女,老自有馀态者也。间以其馀,旁溢为花鸟,皆超逸有致。卒以疑杀其继室,下狱论死;张太史元汴力解,乃得出。晚年,愤益深,佯狂益甚;显者至门,或拒不纳。时携钱至酒肆,呼下隶与饮;或自持斧,击破其头,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馀,竟不得死。周望言晚岁诗文益奇,无刻本,集藏於家。余同年有官越者,托以钞录,今未至。余所见者,徐文长集、阙编二种而已。然文长竟以不得志於时,抱愤而卒。石公曰:“先生数奇不已,遂为狂疾;狂疾不已,遂为囹圄。古今文人,牢骚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虽然,胡公闲世豪杰,永陵英主,幕中礼数异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悦,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独身未贵耳。先生诗文崛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下,自有定论,胡为不遇哉?梅客生尝寄予书曰:“文长吾老友,病奇於人,人奇於诗。”余谓:“文长无之而不奇者也;无之而不奇,斯无之而不奇也!悲夫!”

  ※西湖杂记袁宏道初至西湖记从武林门而西,望保塔突兀层崖中,则已心飞湖上也。午刻入昭庆,茶毕,即棹小入舟入湖。山色如蛾,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余游西湖始此,时万历丁酉二月十四日也。晚同子公渡净寺,觅阿宾旧住僧房。取道由六桥岳坟石径塘而归。草草领略,未及偏赏。次早得陶石篑帖子,至十九日,石篑兄弟同学佛人王静虚至,湖山好友,一时凑集矣。

  晚游六桥待月记西湖最盛,为春为月。一日之盛,为朝烟,为夕岚。今岁春雪甚盛,梅花为寒所勒,与杳桃相次开发,尤为奇观。石篑数为余言:傅金吾园中梅,张功甫玉照堂故物也,急往观之。余时为桃花所恋,竟不忍去湖上。由断桥至苏堤一带,绿烟红雾,弥漫二十馀里。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多於堤畔之草,冶极矣。然杭人游湖,止午未申叁时;其实湖光染翠之工,山岚设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始极其浓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态柳情,山容水意,别是一种趣味。此乐留与山僧游客受用,安可为俗士道哉!

  断桥湖上之盛,在六桥及断桥两堤。断桥旧有堤甚狭,为今侍中所增饰,工致遂在六桥之上。夹道种绯桃、垂杨、玉兰、山茶之属二十馀种。白石砌其边如玉,布地皆软沙。旁附小堤,益以杂花。每步其上,即乐而忘归,不十馀往还不止。闻往年堤上花开,不数日,多被人折去。今春禁严,花开最久。浪游遭遇之奇,此其一矣。  雨後游六桥记寒食後雨,余曰:“此雨为西湖洗红,当急与桃花作别,勿滞也。”午霁,偕诸友至第叁桥。落花积地寸馀,游人少,翻以为快。忽骑者白纨而过,光晃衣,鲜丽倍常,诸友白其内者皆去表。少倦,卧地上饮,以面受花,多者浮,少者歌,以为乐。偶艇子出花间,呼之,乃寺僧载茶来者。各啜一杯,荡舟浩歌而返。  飞来峰湖上诸峰,当以飞来为第一,高不馀数十丈,而苍翠玉立:渴虎奔猊,不足为其怒也;神呼鬼立,不足为其怪也;秋水暮烟,不足为其色也;颠书吴画,不足为其变幻诘曲也。石上多异木,不假土壤,根生石外。前後大小洞四五,窈窕通明,溜乳作花,若刻若镂。壁间佛像,皆杨秃所为,如美人面上瘢痕,奇丑可厌。余前後登飞来者五:初次与黄道元方子公同登,单衫短後,直穷莲花峰顶,每遇一石,无不发狂大叫。次与王闻溪同登,次为陶石篑周海宁,次为王静虚、石篑兄弟,次为鲁休宁。每游一次,辄思作一诗,卒不可得。

  灵隐灵隐寺在北高峰下,寺最奇胜,门景尤好。由飞来峰至冷泉亭一带,涧水溜玉,画壁流青,是山之极胜处。亭在山门外,尝读乐天记有云:“亭在山下水中,寺四南隅。高不倍寻,广不累丈,撮奇搜胜,物无遁形。春之日,草薰木欣,可以导和纳粹;夏之日,风冷泉,可以蠲烦析酲。山树为盖,石为屏,云从栋生,水与阶平。坐而之,可濯足於床下;卧而狎之,可垂钓於枕上。潺洁澈,甘粹柔滑,眼目之嚣,心舌之垢,不待盥涤,见辄除去。”观此记,亭当在水中。今依涧而立,涧阔不丈馀,无可置亭者,然则冷泉之景,比旧盖减十分之七矣。韬光在山之腰,出灵隐後一二里,路径甚可爱。古木婆娑,草香泉渍,淙淙之声,四分五路,达於山厨。内望钱塘江,浪纹可数。余始入灵隐,疑未之问诗不似。意古人取景,或亦如近代词客,捃拾帮凑。及登韬光,始知“沧海浙江,扪萝刳木”数语,字字入画,古人真不可及矣。宿韬光之次日,余与石篑子公,同登北高峰绝顶而下。

  莲花洞莲花洞之前,为居然亭。亭轩豁可望。每一登览,则湖光献碧,须眉形影,如落镜中。六桥杨柳一络,牵风引浪,萧疏可爱。晴雨烟月,风景互异,净慈之绝胜处也,洞石玲珑若生,巧逾雕镂。余尝谓吴山南屏一派,皆石骨土肤,中空四达,愈搜愈出。近若宋氏园亭,皆搜得者。又紫阳宫石,为孙内使搜出者甚多。噫!安得五丁神将挽钱塘江水,将尘泥洗尽,山骨尽出,其奇奥当何如哉?

  ※复多尔衮书史可法

  南中向接好音,法遂遣使问讯吴大将军,未敢遽通左右:非委隆谊於草莽也,诚以“大夫无私交”,春秋之义。今倥偬之际,忽捧琬琰之章,真不啻从天而降也。循读再叁,殷殷至意,若以逆贼尚稽天讨,烦贵国忧。法且感且愧,惧左右不察,谓南国臣民,安江左,意忘君父之怨,敬为贵国一详陈之。我大行皇帝敬天法祖,勤政爱民,真尧舜之主也;以庸臣误国,致有叁月十九日之事。法待罪南枢,救援无及。师次淮上,凶问遂来。地坼天崩,山枯海泣。嗟乎!人孰无君,虽肆法於朝;以为泄泄者之戒,亦奚足谢先皇帝於地下哉?尔时南中臣民,哀恸如丧考妣,无不拊膺切齿,欲悉东南之甲,立翦凶雠;而二叁老臣,谓国破君亡,宗社为重,相与迎立今上,以系中外之心。今上非他,神宗之孙,光宗犹子,而大行皇帝之兄也。名正言顺,天与人归。五月朔日,驾临南都,万姓夹道欢呼,声闻数里。群臣劝进,今上悲不自胜,让再让叁,仅允监国。迨臣民伏阙屡请,始以十五日正位南都。从前凤集河清,瑞应非一;即告庙之日,紫云如盖,祝文升霄,万目共瞻,欣传盛事。大江涌出梓数十万章,助修宫殿。岂非天意也哉?越数日,遂命法视师北上,刻日西征。忽传我大将军吴叁桂借兵贵国,破走逆贼,为我先皇帝后发丧成礼,扫清宫殿,抚辑群黎,且罢剃发之令,示不忘本朝。此等举动,振古铄今。凡为大明臣子,无不长跽北向,顶礼加额,岂但如明谕所云“感恩图报”已乎!谨於八月薄治筐篚,遣使犒师;兼欲请命鸿裁,连兵西讨。是以王师既发,复次江淮。及辱明诲,引春秋大义,来相诘责,善哉乎推言之!然此乃为列国君薨,世子应立,有贼未讨,不忍死其君者立说耳。若夫天下共主,身殉社稷,青宫皇子,惨变非常,而犹拘牵“不即位”之文,坐昧“大一统”之义,中原鼎沸,仓猝出师,将何以维系人心,号召忠义?紫阳纲目踵事春秋。其间特书:如莽移汉鼎,光武中兴;丕废山阳,昭烈践阼;怀愍亡国,晋元嗣基;徽钦蒙尘,宋高缵统;是皆於国雠未翦之日,亟正位号。纲目未尝斥为自立,率以正统与之。甚至如玄宗幸蜀,太子即位灵武,议者疵之,亦未尝不许以行权,幸其光复旧物也。本朝传世十六,正统相承,自治冠带之族,继绝存亡,仁恩遐被。贵国昔在先朝,夙膺封号,载在盟府,宁不闻乎?今痛心本朝之难,驱除乱逆,可谓大义复着於春秋矣。昔契丹和宋,止岁输以金缯;回纥助唐,原不利其土地。况贵国笃念世好,兵以义动,万代瞻仰,在此一举。若乃乘我蒙难,弃女子崇雠,规此幅员,为德不卒,是以义始而以利终,为贼人所窃笑也。贵国岂其然乎?往者,先帝轸念潢池,不忍尽戮,剿抚互用,贻误至今。今上天纵英明,刻刻以复雠为念。庙堂之上,和衷体国。介胄之士,饮泣枕戈。忠义民兵,愿为国死。窃以为天亡逆闯,当不越於斯时矣。语曰:“树德务滋,除恶务尽。”今逆贼未伏天诛,谍知卷土西秦,方图报复。此不独本朝不共戴天之恨,抑且贵国除恶未尽之忧。伏乞坚同仇之谊,全始终之德,合师进讨,问罪秦中,共枭逆贼之头,以敷天之愤。则贵国义闻,耀千秋;本朝图报,惟力是视。从此两国誓通盟好,传之无穷,不亦休乎!至於牛耳之盟,则本朝使臣,久已在道,不日抵燕,奉盘盂从事矣。法北望陵庙,无涕可挥。身蹈大戮,罪应万死。所以不即从先帝者,实惟社稷之故。传曰:“竭股肱之力,继之以忠贞。”法处今日,鞠躬致命,克尽臣节,所以报也。惟殿下实昭鉴之!

《古文观止》 相关内容:

前一:卷十一 宋文
后一:附录一 元文

查看目录 >> 《古文观止》


国学迷 光澤文史資料第四輯_光澤縣政協文史資料編輯室光澤縣.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光澤縣檔案館.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光澤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光澤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邵武縣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邵武縣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二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三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邵武市工商業聯合會商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崇安縣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崇安縣委員會文史辦公室.djvu 建甌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建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甌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建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春秋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長汀第一中學校慶籌委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增刊第二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長汀縣水土保持事業局.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华佗五禽 华佗出蛇 华子病忘 华封三祝 华屋山丘 华歆忤旨 华清石莲 华玉刻姬 华胥梦 卑之无甚高论 卑以自牧 卑宫 卒岁无褐 卓侯 卓氏之逃 卓氏寡 卓茂解骖 卓长官 卓鲁 单豹、张毅养 单鹄寡凫 卖卜下帘 卖卜钱 卖友埋母 卖杏花 卖犬嫁女 卖畚嵩岑 卖薪买酒 卖诗 卖饼孙 卖饼家 卖饼诉公羊 南下牧马 南仲 南八不屈 南华真经 南台北省 南史不曲笔 南国纪 南国貌 南塘一出 南威 南宅楼桑 南宫故事 南容三复白圭 南山可移 南山有乌,北山张罗 南山盗清 南山豆苗 南州冠冕 南州高士 南床 南征之怨 南户窥郎 南昌尉 南来鲤 南极老人 南枝北枝 南柯梦 南橘北枳 南海北海 南海献荔支 南皮游 南箕北斗 南董 南蛮鴃舌 南金东箭 南阳三葛,蜀得其龙 南阳有近亲 南阳躬耕 南陔 南风不竞 南风掷孕 南风薰 南风解愠 博具投江 博士买驴 博山炉 博望宾 博望寻河 博望烧屯 博浪沙 博物才 博路受遗顾 卜凤 卜宅卜邻 卜年 卜式羊肥 卜昼卜夜 卞田居 卢充幽婚 卢医 卢女 卢扁 卢植音钟 卢绾须征 卢耽鹤 卢肇夺标 卢谌幄内璆 卢谌故吏 卢郎妻怨 卧不安席,食不甘味 卧柳生枝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卧游 卧雪 卧雪眠霜 卧龙遭谗 卫后发鬒 卫夫人 卫武 卫母抚雉 卫瓘 卫瓘抚床 卫谤 卫足 卫霍 卫青开幕 卮言日新 卯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