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古文观止 >

卷十 宋文

卷十 宋文

  醉翁亭记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於两峰之间者,酿泉也。逢回路转,有亭翼然临於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於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桨亦无穷也。

  至於负者歌於涂,行者休於树,前者呼,後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也。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秋声赋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於物也,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

  予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予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鼻;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笼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馀烈。  夫秋,刑官也,於时为阴:又兵象也,於行为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肃杀而为心。天之於物,春生秋实。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盛而当杀。  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

  祭石曼卿文  维治平四年七月日,具官欧阳修,谨遣尚书都省令史李至於太清,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而吊之以文曰: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於无物者,暂聚之形;不与万物共尽,而卓然其不朽者,後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不皆然。而着在简册者,昭如日星。

  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佛子之平生。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藏於地下者,意其不化为樗壤,而为金玉之精。不然,生长松之千尺,产灵芝而九茎。奈何茺烟野蔓,荆棘纵横,风凄露下,走飞萤;但见牧童樵叟,歌吟而上下,与夫惊禽骇兽,悲鸣踯躅而咿嘤!今固如此,更千秋而万岁兮,安知其不穴藏狐貉与鼯?此自古圣贤亦皆然兮,独不见夫乎旷野与荒城!  呜呼曼卿!盛衰之理,吾固知其如此,而怠念畴昔,悲凉凄怆,不觉临风而陨涕者,有愧乎太上之忘情。尚飨!

  泷冈阡表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於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於衣食,以长以教,俾至於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馀。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以庇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於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於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後也。吾之始归也,汝父免於母丧方逾年,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闲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馀,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於丧适然耳;既而其後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也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剑汝而立於旁,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戍将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後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早熟焉,故能详也。其施於外事,吾不能知;其居於家,无所矜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於中者邪!呜呼!其心厚於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後也。汝其勉之!夫养不必丰,要於孝;利虽不得博於物,要其心之厚於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叁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泗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之泷冈。

  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安康、彭城叁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其後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於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後修贬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之有素。汝能安之,吾亦安矣。”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又十有二年,烈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  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天子推恩,褒其叁世,故自嘉佑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锡。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曾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於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虽不克有於其躬,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实有叁朝之锡命,是足以表见於後世,而庇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於修者,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  五代史记一行传叙

  呜呼!五代之乱极矣,传所谓“天地闭,贤人隐”之时欤!当此之时,臣弑其君,子弑其父,而绅之士,安其禄而立其廾,充然无复廉耻之色者皆是也。

  吾以谓自古忠臣义士,安多出於乱世,而怪当时可道者何少也?岂果无其人哉?虽曰干戈兴,学校废,而礼义衰,风俗隳坏,至於如此,然自古天下未尝无人也。吾意必有自负之士,世远去而不可见者。自古贤材有韫於中而不见於外,或穷居陋巷,委身草莽,虽颜子之行,不遇仲尼而名不彰。况世变多故,而君子道消之时乎!吾又以谓必有负材能,修节义,而沈沦於下,泯没而无闻者。求之传记,而乱世崩离,文字残缺,不可复得,然仅得者四五人而已。

  处乎山林而群麋鹿,虽不足以为中道;然与其食人之禄,首而包羞,孰若无愧於心,放身而自得?吾得二人焉,曰郑遨、张荐明。势利不屈其心,去就不违其义。吾得一人焉,曰石昂。苟利於君,以忠获罪,而何必自明,有至死而不言者,此古之义士也。吾得一人焉,曰程福。五代之乱,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至於兄弟、夫妇,人伦之际,无不大坏,而天理几乎其灭矣。於此之时,能以孝弟自修於一乡,而风行乎天下者,犹或有之。然其事迹不着,而无可纪次;犹其名氏或因见於书者,吾亦不敢没,而其略可录者,示得一人焉,曰李自伦。作一行传。  送徐无党南归序

  草木鸟兽之为物,众人之为人,其为生虽异,而为死则同,一归於腐坏澌尽泯灭而已。而众之中,有圣贤者,固亦生且死於其间,而独异於草木鸟兽众人者,虽死而不朽,逾远而弥存也。其所以为圣贤者,修之於身,施之於事,见之於言,是叁者所以能不朽而存也。修於身者,无所获;施於事者,有得有不得焉;其见於言者,则又有能有不能也。施於事矣,不见於言可也。自诗书史记所传,其人岂必皆能言之士哉?修於身矣,而不施於事,不见於言,亦可也。孔子弟子,有能政事者矣,有能言语者矣。若颜回者,在陋巷曲肱饥卧而已;其群居则默然络日如愚人。然自当时群弟子皆推尊之,以为不敢望而及。而後世更百千岁,亦未有能及之者。其不朽而存者,固不待施於事,况於言乎?

  予读班固艺文志,唐四库书目,见其所列,自叁代秦汉以来,着书之士,多者至百馀篇,少者犹叁、四十篇,其人不可胜数;而散亡磨灭,百不一、二存焉。予窃悲其人,文章丽矣,言语工矣,无异草木荣华之飘风,鸟兽好音之过耳也。方其用心与力之劳,亦何异众人之汲汲营营,而忽然以死者,虽有迟有速,而卒与叁者同归於泯灭,夫言之不可恃也盖如此。今之学者,莫不慕古圣贤之不朽,而勤一世以尽心於文字间者,皆可悲也!

  东阳徐生,少从予学为文章,稍稍见称於人。既去,而与群士试於礼部,得高第;由是知名。其文辞日进,如水涌而山出。予欲摧其盛气而勉其思也,故於其归,告以是言。然予固亦喜为文辞者,亦因以自警焉。

  辨奸论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静者,乃能见微而知着。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人知之。人事之推移,理势之相因,其疏阔而难知,变化而不可测者,孰与天地阴阳之事。而贤者有不知,其故何也?好恶乱其中,而利害夺其外也。

  昔者山巨源见王衍曰:“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也!”郭汾阳见卢杞曰:“此人得志,吾子孙无遗类矣!”自今而言之,其理固有可见者。以吾观之,王衍之为人,容貌言语,固有以欺世而盗名者。然不忮不求,与物浮沉,使晋无惠帝,仅得中主,虽衍百千,何从而乱天下乎?卢杞之奸,固足以败国;然而不学文,容貌不足以动人,言语不足以眩世,非德宗之鄙暗,亦何从而用之?由是言之,二公之料二子,亦容有未必然也。

  今有人,口诵孔老之言,身履夷齐之行,收召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与造作言语,私立名字,以为颜渊孟轲复出;而阴贼险狠,与人异趣,是王衍卢杞合而为一人也,其祸岂可胜言哉!

  夫面垢不忘先,衣垢不忘,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丧面而谈诗书,此岂其情也哉?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慝,竖刁易牙开方是也。以盖世之名,而济其未形之患,虽有愿治之主,好贤之相,犹将举而用之,则其为天下患,必然而无疑者,非特二子之比也。

  孙子曰:“善用兵者,无赫赫之功。”使斯人而不用也,则吾言为过,而斯人有不遇之叹,孰祸之至於此哉!不然,于下将被其祸,而吾获知言之名,悲夫!  送石昌言北使引

  昌言举进士时,吾始数岁,未学也。忆与群儿戏先府君侧,昌言从旁取枣栗啖我,家居相近,又以亲戚故甚狎。昌言举进士,日有名。吾後渐长,亦稍佑读书,学句读属对声律,未成而废;昌言闻吾废学,虽不言,察其意甚恨。後十馀年,昌言及第第四人,守官四方,不相闻。吾日以壮大,乃能感悔,摧折复学。又数年,游京师,见昌言长安,相与劳问,如平生欢;出文十数首,昌言甚喜称善。吾晚学无师,虽日为文,中心自惭;及闻昌言说,乃颇自喜。

  今十馀年,又来京师,而昌言官两制,乃为天子出使万里外强悍不屈之虏庭,建大旆,从骑数百,送车千乘,出都门,意气慨然。自思为儿时,见昌言先府君旁,安知其至此?富贵不足怪,吾於昌言独自有感也。大丈夫生不为将,得为使,折冲口舌之间足矣。

  往年彭任从富公使还,为我言曰:“既出境,宿驿亭,闻介马数万骑驰过,剑槊相摩,终夜有声,从者怛然失色,及明,视道上马迹,尚心掉不自禁。”凡虏所以夸耀中国者,多此类也;中类之人不测也,故或至於震惧而失辞,以为夷狄笑。呜呼!何其不思之甚也!昔者奉春君使冒顿,壮士大马,皆匿不见,是以有平城之役。今之匈奴,吾知其无日能为也。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况於夷狄!请以为赠。  留侯论

  迸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夫子房受书於圯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而世不察,以为鬼物,亦已过矣。且其意不在书。

  当韩之亡,秦之方盛也,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其平居无罪夷灭者,不可胜数。虽有贲、育,无所复施。夫持法太急者,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心,以匹夫之力而逞於一击之间;当此之时,子房之不死者,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已危矣。千金之子,不死於盗贼,何者?其身之可爱,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盖世之刀,不为伊尹、太公之谋,而特出於荆轲、聂政之计,以侥幸於不死,此圯上老人之所为深惜者也。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彼其能有所忍也,然後可以就大事,故曰“孺子可教”也。

  楚庄王伐郑伯肉袒牵羊以逆;庄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舍之。句践之困於会稽,而归臣妾於吴者,叁年而不倦。且夫有报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刚也。夫老人者,以为子房才有馀,而忧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刚锐之气,使之忍不忿而就大谋。何则?非有生平之素,卒然相遇於草野之间,而命以仆妾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以待其弊,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於词色。由此观之,犹有刚强不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

  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呜呼!此其所以为子房欤!

《古文观止》 相关内容:

前一:卷九 唐宋文
后一:卷十一 宋文

查看目录 >> 《古文观止》


国学迷 悔餘菴集三種三十一卷 大廣益會玉篇三十卷 元詩選六卷補遺一卷 御製盛京賦一卷 元史氏族表三卷 [嘉慶]長沙縣志二十八卷首一卷 聊復軒詩存一卷附詩餘一卷 方泉先生詩集三卷 [光緒戊戌科]會試朱卷 國朝二十四家文鈔二十四卷 活幼心書三卷 龍川文集三十卷補遺一卷 宋六十名家詞不分卷 四禮翼八卷 洗冤錄詳義四卷首一卷 夢餘詩鈔二卷 金石索十二卷首一卷 爾雅蒙求二卷 辯惑卮言 陸清獻公蒞嘉遺跡三卷 [嘉慶]洪雅縣志二十五卷首一卷 南遊草 萃錦吟八卷 醫學心悟六卷 鼎鍥幼幼集成六卷 詞學全書十六卷 濂亭文集八卷 周禮正義八十六卷 藝風堂文别存一卷 小倉山房尺牘八卷 春秋左傳注疏六十卷附校勘記六十卷 繼雅堂詩集三十四卷 曾忠襄公奏議三十二卷 詩經體註大全體要八卷 金陵癸甲摭談一卷 喉科白腐要旨二卷 [嘉慶]濟源縣志十二卷 涂子一杯水五卷 羅昭諫集八卷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十三種四百十六卷 二酉園文集十四卷 十種古逸書 玉谿生詩詳注三卷首一卷樊南文集詳注八卷 曾文正公全集 吳詩集覧二十卷吳詩補註二十卷附吳詩談藪二卷 字音正謬二卷首一卷 仁庵自記年譜一卷 [康熙]文安縣志八卷 李義山詩集三卷 [劇本] 歷代史論十二卷 五代史七十四卷 聞妙香室詞鈔四卷 理虛元鑒二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宋元學案一百卷首一卷 玉楸藥解八卷 錢頤夀中丞全集 熹平石經殘字一卷 醉吟草六卷 懇親會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法朗士傳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法朗士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波蘭文學一臠上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波蘭文學一臠下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日本小說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孤鴻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詩的原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詩人的宗教_太戈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一個青年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牧羊兒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生與死的一行列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婀拉亭與巴羅米德_梅脫靈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俄國詩壇的昨日今日和明日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眷顧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商人婦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良夜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彷徨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歧路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沈從文選集_徐沉泗,葉忘憂萬象書屋上海.djvu 魯彥選集_徐沉泗,葉忘憂萬象書屋上海.djvu 紅袖添香室叢書_許哨天群學社.djvu 紅袖添香室叢書_許哨天群學社.djvu 紅袖添香室叢書_.djvu 紅袖添香室叢書_.djvu 歷代名人短箋_葉楚傖正中書局南京.djvu 殘碑_沈起予良友復興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霧_巴金良友復興圖書印刷公司桂林.djvu 堅琴_魯迅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歐行日記_鄭振鐸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話匣子_茅盾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打火機_鄭伯奇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煙雲集_茅盾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兄弟們_趙家璧良友復興圖書印刷公司桂林.djvu 中國新文學大繫九_洪深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x300.djvu 中國新文學大系十_阿英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電_巴金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曖昧_何家槐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閒書_郁達夫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四三集_葉聖陶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河邊_魯彥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離婚_老捨上海良友圖書館上海.djvu 美女人行品_老捨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曾文正公家訓第四冊_不詳世界書局上海.djvu 曾文正公家訓第四冊_不詳世界書局上海x1_466.djvu 黑子精華_墨翟中華書局上海.djvu 莊子精華_莊周中華書局上海.djvu 荀子精華_荀況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韓非子精華_韓非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韓非子精華_韓非中華書局上海x1_074.djvu 秦漢三國文評注讀本上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南北朝文評注讀本上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宋元明文評注讀本上冊_不詳.djvu 清文評注讀本第一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清文評注讀本第二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清文評注讀本第三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清文評注讀本第四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詩評注讀本上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韓昌黎文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韓昌黎文下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王介樸曾子固文_茅鹿門中華書局昆明.djvu 蘇明允蘇子由文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歸震川文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魏叔子文鈔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方望溪文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梅伯言文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吳摯甫文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李太白詩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音注杜少陵詩_唐杜甫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精華音注_王摩潔,商渤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韓昌黎孟朹野詩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音注白樂天柳柳州韋蘇州詩_中華書局昆明.djvu 陸放翁詩_陸遊中華書局.djvu 吳梅村詩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陳後山戴石屏詩_王洋中華書局昆明.djvu 史記精華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漢書精華第一冊_.djvu 漢書精華第二冊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發行所上海.djvu 漢書精華第三冊_中華書局.djvu 漢書精華四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老子列子精華_中華書局中華書局上海.djvu 美化文學名著叢刊_朱劍芒國學整理社x485.djvu 清代文粹_江倜然世界書局不詳.djvu 清代文粹_汪倜然世界書局上海.djvu 隨園續同人集_王金封株式會社博文印書館新京.djvu 愛之塔_錢少華大眾書局上海.djvu 敘述文范_譚正璧中華書局廣州.djvu 詳注三蘇文集_蘇軾會文堂新記書局上海.djvu 詳注三蘇文集二_宋蘇軾會文堂新記書局上海.djvu 詳注三蘇文集_蘇軾會文堂新記書局上海.djvu 詳注三蘇文集_蘇軾會文堂新記書局上海.djvu 柳柳州文_黃駕白上海九州書局.djvu 柳宗元文選_陳筱梅仿古書店上海.djvu 蘇子由全集上_呂何均大朹書局上海.djvu 蘇子由全集_呂何均大朹書局上海.djvu 朹皋禪師集刊_高羅佩商務印書館.djvu 湯若士全集_湯顯祖九州書局上海.djvu 湯若士全集_湯顯祖九州書局上海x1_781.djvu 袁中郎全集_袁宏道.djvu 陳眉公全集_陳眉公中央書店上海.djvu 陳眉公全集_陳眉公中央書店上海.djvu 文徵明全集_不詳九州書局上海.djvu 方望溪集_朱太忙圖書供應社大連.djvu 大雲山房文稿_惲敬世界書局上海.djvu 紀曉嵐全集_紀曉嵐九州書局上海.djvu 守沅集_朱其懿北平香山慈幼院北平.djvu 秋瑾女士遺著集_王紹箕白光書店不詳.djvu 秋瑾_彭子儀潮鋒出版社上海.djvu 新式標點譚嗣同集_許嘯天群學社上海.djvu 秋瑾女俠遺集_王爍芝中華書局上海.djvu 秋瑾女俠遺集_王爛芝中華書局上海.djvu 漁夫天仇文集_民立報,戴天仇,宋漁父中美編譯局不詳.djvu 海濱文集_王蓉清.djvu 煙絲集_範煙橋蘇州秋社朹中.djvu 素絲集_秦靈英秋心社出版部上海.djvu 曼殊大師紀念集_柳無忌.djvu 秋燈集_秋明.djvu 曼殊遺著_蘇曼殊文友書店上海.djvu 曼殊逸著兩種_柳無忌北新書局不詳.djvu 畬經館遺集_杜成德中華書局上海.djvu 伈伈?? 信息相通 兴兵问罪 兴风起浪 星夜兼程 刑错不用 行不更名,坐不更姓 行迹可疑 行令猜枚 行同狗稀 形枯色槁 形销骨瘦 形诸词色 兴趣索然 兴味淋漓 性烈如火 性如烈火 凶煞恶神 凶焰毕露 胸怀磊落 胸怀坦荡 胸中泾渭 雄才盖世 雄心壮气 熊据虎踌 修桥铺路 朽索驭六马 秀才虽出门,不知天下事 秀出辈行 秀弥黍米 虚己纳物 虚情伪意 虚文套礼 虚无飘缈 虚以委蛇 徐步当车 揎拳掳臂 揎拳捰袖 揎拳袖 煊赫一时 玄黄翻复 悬崖陡壁 悬岩峭壁 泫然流泪 泫然涕下 炫材扬己 炫玉自售 学传三箧 雪飞六月 雪花飞六出 雪艳冰肌 雪中松柏 血光灾 血浪腥风 血气旺盛 血液淋漓 寻常百姓 寻欢取乐 寻踪问迹 恂恂善导 循情枉法 循私忘公 徇行数墨 徇私隐情 逊志好学 压脊挨肩 压枉造舌 呀然失色 鸦没雀静 鸦雀不闻 牙尖舌利 牙尖嘴利 哑巴吃黄连 哑然失色 哑子做梦说不的 雅会东山 雅人雅事 厌厌害害 恹恹弱息 恹恹一息 恹恹欲睡 烟发火出 烟霏云敛 烟花粉黛 烟花行浣 烟花柳巷 烟鬟雾鬓 烟火邻居 烟燎火气 烟笼雾绕 烟条露叶 烟条雨叶 烟霞色相 烟销火灭 烟云月露 淹淹缠缠 延颈受戮 延颈受刃 严法峻刑 严刑拷打’ 严以律己 言不符实 言不副实 言不由己 言差语错 言规行矩 言合意不合 言谨语慎 言谈语笑 言听计纳 言外有音 言下之意 言行不副 言犹未尽 言有未尽 岩穴隐相 炎凉递变 炎天暑日 研几析理 掩饰耳目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