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古文观止 >

卷六 汉文

卷六 汉文

  贾谊过秦论上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外连衡而斗诸侯。於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收要害之郡。诸侯恐惧,会盟而谋而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重士,约从离横,兼韩、魏、燕、赵、齐、楚、宋、卫、中山之众。於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昭滑、楼绥、翟景、苏厉、栾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儿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九国师,逡巡遁逃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於是从散,争割地而赂秦。秦有馀力而制其敝,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河山,强国请服,弱国入朝。施及孝文王、庄襄王,享国日浅,国家无事。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馀烈,振长策而驭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捶拊以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馀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而报怨。於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堕名城,杀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後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兵而谁何?天下已定,秦王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始皇既没,馀威震於殊俗。然而陈涉,牖绳枢之子,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罢散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而响应,嬴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肴函之固,自若也;陈涉之位,非尊於齐、楚、燕、赵韩、魏、宋、卫、中山之君也;锄棘矜,非於钩戟长铩也;谪戍之众,非沆於九国之师也;深谋远虑,行军用兵之道,非及曩时之士也;然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也。试使山东之国,与陈涉度长大,比权量力,则不可同年而语矣;然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权,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馀年矣;然後以六合为家,肴函为宫,一夫作难而七庙堕,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曹错论贵粟疏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无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馀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遍农也。

  民贫则奸邪生。贫生於不足,不足生於不农,不农则不地着;不地着则离乡轻家,民鸟兽。虽有高城深池,严法重,犹不能禁也。夫寒之於衣,不待轻;饥不得食则饥,终岁不制衣则寒。夫腹饥不得食,肤寒不得衣,虽慈母不能保其子;居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务民於农桑,薄俺敛,广畜积,以实仓廪,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

  民者,在上所以牧之;趋利如水走下,四方无择也。夫珠玉金银,饥火可食,寒不可衣,然而众贵之者,以上用之故也。其为物轻微易藏,在於把握,可以周海内而无饥寒之患。北令臣轻背其主,而民易去其乡,盗贼有所劝,亡逃者得轻资也。粟米布帛生於地,长时,聚於市,非可一日成也。数石之重,中人弗胜,不为奸邪所利,旦弗得而饥寒至。是故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伐薪樵,治官府,给徭役,春不得避风尘,夏不得避暑热,秋不得避阴雨,冬不得避寒冻:四时之间,无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来,吊死问疾,养孤长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急征暴赋,赋敛不时,朝今而暮当具。有者,半价而卖;无者,取倍称之息;於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债者矣!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操其奇嬴,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卖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蚕织;衣必文采,食必粱肉;无农夫之苦,有仟伯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过吏势;以利相倾,千里游遨,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此商人所以兼并农人,农人所以流亡者也。

  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农夫已贫贱矣。故俗之所贵,主之所贱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恶乖迕,而欲国富法立,不可得也。  方今之务,莫若使民务农而已矣。欲民务农,在於贵粟。贵粟之道,在於使民以粟为赏罚。今募天下入粟县官,得以拜爵,得以除罪;如此,富人有爵,农民有钱,粟有所渫。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馀者也。取於有馀,以供上用,则贫民之赋可损;所谓损有馀,补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顺於民心,所补者叁: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赋少;叁曰劝农功。

  今令民大车骑马匹者,复卒叁人。车骑者,天下武备也,故为复卒。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无粟,弗能守也。”以是观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务。令民入粟受爵,至五大夫以上,乃复一人耳,此其与骑马之功相去远矣。

  爵者,上之所擅,出於口而无穷;粟者,民之所种,生於地而不乏。夫得高爵与免罪,人之所甚欲也。使天下人入粟於边,以受爵免罪,不过叁岁,塞下之粟必多矣。

  长门赋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笔兮,交得意而相亲。伊予志之慢愚兮,怀真悫之心。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修薄具而自设兮,君曾不肯乎幸临。  廓独潜而专精兮,天飘飘而疾风。登兰台而遥望兮,神而外淫。浮云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回而起闰兮,举帷幄之;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来萃兮,鸾凤翔而北南。心凭噫而不舒兮,邪气壮而攻中。

  下兰台而周览兮,步从容於深宫。正殿块以造天兮,郁并起而穹崇。间徙倚於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而似钟音。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罗丰茸之游树兮,离楼梧而相撑。施瑰木之栌兮,委参差以糠梁。时彷佛以物类兮,象积石之将将。五色炫以相曜兮,烂耀耀而成光。致错石之瓴甓兮,象瑁之文章。张罗绮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抚柱楣以从容兮,览曲台之央央。白鹤以哀号兮,孤雌於枯杨。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於空堂。  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按流徵以却转兮,声幼妙而复扬。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昂。左右悲而垂泪兮,涕流离而从横。舒息悒而增欷兮,履起而彷徨。榆长袂以自翳兮,数昔日之殃。无面目之可显兮,遂颓思而就床。抟芬若以为枕兮,席荃兰而香。忽寝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无见兮,魂若有亡。众鸡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观众星之行列兮,毕昴出於东方。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复明。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

  马援戒兄子严敦书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日:“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苏武传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并为郎,稍迁,至移中厩监。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後十馀辈,匈奴使来,汉亦留之相当。天汉元年,且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遍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馀人俱。既至匈奴,置币遗单于;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方欲发使送武等,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奴中。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与昆邪王俱降汉,後随浞野侯没胡中,及卫律所将降者,阴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会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汉时,素与副张胜相知,私候胜曰:“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吾母与弟在汉,幸蒙其赏赐。”张胜许之,以货物与常。後月馀,单于出猎,独阏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馀人欲发,其一人夜亡告之。单于子弟发兵与战,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单于使卫律治其事。张胜闻之,恐前语发,以状语武。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见犯乃死,重负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虞常果引张胜。单于怒,召诸贵人议,欲杀汉使者。左伊秩訾曰:“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武谓惠等:“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刺。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医,凿地为坎,置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惠等哭,舆归营。单于壮其节,朝夕遣人候问武,而收系张胜。

  武益愈。单于使使晓武,会论虞常,欲因此时降武。剑斩虞常已,律曰:“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当死;单于募降者,赦罪。”举剑欲击之,胜请降。律谓武曰:“副有罪,当相坐。”武曰:“本无谋,又非亲属,何谓相坐。复举剑拟之。武不动。律曰:“苏君,律前负汉归匈奴,幸蒙大恩,赐号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富贵如此。苏君今日降,明日复然。空以身膏草野,谁复知之?”武不应。律曰:“君因我降,与君为兄弟;今不听吾计,後虽复欲见我,尚可得乎?”武骂律曰:“女为人臣子,不顾恩义,畔主背亲,为降虏於蛮夷,何以女为见?且单于信女,使决人死生。不平心持正,反欲斗两主观祸败。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独匈奴未耳。若知我不降明,欲令两国相攻,匈奴之祸,从我始矣!”律知武终不可胁,白单于。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

  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野鼠去实而食之。仗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积五、六年,单于弟於王弋射海上。武能网纺缴,檠弓弩於王爱之,给其衣食。叁岁馀,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王死後,人众徙去。其冬,丁令盗武牛羊,武复穷厄。

  初,武与李陵俱为侍中。武使匈奴明年,陵降,不敢求武。久之,单于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因谓武曰:“单于闻陵与子卿素厚,故使陵来说足下,虚心欲相待。终不得归汉,空自苦亡人之地,信义安所见乎?前长君为奉车,从至雍阳宫,扶辇下除,触柱,折辕,劾大不敬,伏剑自刎,赐钱二百万以葬。孺卿从祠河东后土,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推堕驸马河中,溺死,宦骑亡。诏使孺卿逐捕。不得,惶恐饮药而死。来时太夫人已不幸,陵送葬至阳陵。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独有女弟二人,两女一男,今复十馀年,存亡不可知。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陵始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加以老母系保宫。子卿不欲降,何以过陵?且陛下春秋高,法令亡常,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安危不可知。子卿尚复谁为乎?愿听陵计,勿复有云!”武曰:“武父子亡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爵通侯,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诚甘乐之。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无所恨,愿勿复再言!”陵与武饮数日,复曰:“子卿!壹听陵言。”武曰:“自分已死久矣!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效死於前!”陵见甚至诚,喟然叹曰:“嗟呼!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於天!”因泣下沾衿,与武决去。

  陵恶自赐武,使其妻赐武牛羊数十头。然陵复至北海上,语武:“区脱捕得云中生口,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曰:「上崩。」”武闻之,南卿号哭,欧血,旦夕临数月。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後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过。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於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於匈奴,功显於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令汉且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陵泣下数行,因与武决。单于召会武官属,前以降及物故,凡随武还者九人。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师,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拜为典属国,秩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常惠徐圣赵终根皆拜为中郎,赐帛各二百匹。其馀六人,老归家,赐钱人十万,复终身。常惠後至右将军,封列侯,自有传。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戒子书

  吾家旧贫,不为父母群弟所容,去役之吏,游学周、秦之都,往来幽、并、兖、豫之域;获觐乎在位通人,处逸大儒;得意者咸从捧手,有所授焉。遂博稽六艺,粗览传记,时○书纬术之奥。年过四十,乃归供养,假田播殖,以娱朝夕。

  遇阉尹擅势,坐党禁锢:十有四年,而蒙赦令。举贤良方正、有道,辟大将军叁司府,公车再召。比牒并名,早为宰相。惟彼数公懿德大雅,克堪王臣,故宜式序。吾自忖度,无任於此;但念述先圣之玄意,思整百家之不齐,亦庶几以竭吾才;故闻命罔从。而黄巾为害,萍浮南北,复归邦乡。入此岁来,已七十矣。  宿素衰落,仍有失误。案之礼典,便合传家。今我告尔以老,归尔以事;将闲居以安性,覃思以终业。自非拜国君之命,问族亲之忧,展敬坟墓,观省野物,胡尝扶杖出门乎?家事大小,汝一承之。

  咨!尔茕茕一夫,曾无同生相依。其勖求君子之道,研钻勿替;敬慎威仪,以近有德。显誉成於僚友,德行立於已志。若致声称,亦有荣於所生。可不深念邪?可不深念邪?

  吾虽无绂冕之绪,颇有让爵之高;自桨以论赞之功,庶不遗後人之羞。末所愤愤者,徒以亡亲坟垄未成;所好群书,率皆腐敝,不得於礼堂写定,传与其人。日西方暮,其可图乎?

  家今差多於昔,勤力务时,无恤饥寒。菲饮食,薄衣服,节夫二者,尚令吾寡恨。若忽忘不识,亦已焉哉!

  典论论文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里语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今之文人:鲁国孔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元瑜、汝南应德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於学无所遗,於辞无所假,咸自以骋骥於千里,仰齐足而并驰。以此相服,亦良难矣!扒君子审己以度人,故能免於斯累,而作论文。

  王粲长於辞赋,徐干时有齐气,然粲之匹也。如粲之初征、登楼、槐赋、征思,干之玄猿、漏卮、圆扇、橘赋,虽张、蔡不过也。然於他文,未能称是。琳、之章表书记,今之隽也。应和而不壮;刘桢壮而不密。孔融体气高妙,有过人者;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辞;以至乎杂以嘲戏;及其所善,扬、班俦也。  常人贵远贱近,向声背实,又患於自见,谓己为贤。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备其体。

  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譬诸音乐,曲度虽均,节奏同检,至於引气不齐,巧拙有素,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扒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见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於後。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显而礼,不以隐约而弗务,不以康乐而加思。夫然,则古人贱尺璧而重寸阴,惧乎时之过已。而人多不强力;贫贱则慑於寒,富贵则流於逸乐,遂营目前之务,而遗千载之功。日月逝於上,体貌衰於下,忽然与万物迁化,斯志士之大痛也!融等已逝,唯干着论,成一家言。

  与吴质书

  二月叁日,丕白: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叁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昔年疾疫,亲故多罹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着中论二十馀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後,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着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诗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於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於所善,古人无以远过。

  昔伯牙绝弦於锺期,仲尼覆醢於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後生可畏,来者难诬。然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言:“年叁十馀;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否?东望於邑,裁书叙心。丕白。

  与杨德祖书

  植白:数日不见,思子为劳,想同之也。仆少小好为文章,迄至於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独步於汉南,孔璋鹰扬於河朔,伟长擅名於青土,公干振藻於海隅,德琏发迹於此魏,足下高视於上京;当此之时,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吾王於是设天网以该之,顿八以掩之,今悉集兹国矣。然此数子,犹复不能飞轩绝迹,一举千里。以孔璋之才,不闲於辞赋,而多自谓能与司马长卿同风,譬画虎不成反为狗也。前书嘲之,反作论盛道仆赞其文。夫锺其不失听,於今称之。吾亦不能妄叹者,畏後世之嗤余也。

  世人之着述,不能无病。仆常好人讥弹其文,有不善者,应时改定。昔丁敬礼尝作小文,使仆润饰之。仆自以才不过若人,辞不为也。敬礼谓仆:“卿何所疑难,文之佳恶,吾自得之,後世谁相知定吾文者邪!”吾常叹此达言,以为美谈!

  昔尼父之文辞,与人通流;至於制春秋,游夏之徒,乃不能措一辞。过此而言不病者,吾未之见也。盖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於淑媛;有龙泉之利,乃可以议於断割。刘季绪才不能逮於作者,而好诋诃文章,掎摭利病。昔田巴毁五帝,罪叁王,五霸於稷下,一旦而服千人;鲁连一说,使终身杜口。刘生之辩,未若田氏;今之仲连,求之不难,可无息乎?人各有好尚:兰芷荪蕙之芳,众所好,而海畔有逐臭夫;“咸池”“六茎”之发,众人所共乐,而墨翟有非之之论:岂可同哉!

  今往仆少小所着辞赋一相与。夫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匹夫之思,未易轻弃也。辞赋小道,固未足以揄扬大义,彰示来世也。昔扬子云先朝执戟之臣耳,犹称壮夫不为也。吾虽德薄,位为蕃侯,犹庶几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留金石之功;岂徒以翰墨为勋绩,辞赋为君子哉!若吾志未果,吾道不行,则将采庶官之实录,辩时俗之得失,定仁义之衷,成一家之言。虽未能藏之於名山,将以传之於同好。此要之皓首,岂今日之论乎?其言之不惭,恃惠子之知我也!明早相迎,书不尽怀!植白。  诸葛亮前出师表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叁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於内;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於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爆中府中,俱为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篇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於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後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於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也,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阳,苟全性命於乱世,不求闻达於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叁顾臣於草庐之中,谘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後值倾覆,受任於败军之际,奉命於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勤,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叁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於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於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戮允等,以彰其慢。陛下亦宜自课,以谘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诸葛亮後出师表

  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贼,才弱敌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於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於西,又务於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

  斑帝明并日月,谋臣渊深;人然陟险被创,危然後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解二也。曹操智计,殊绝於人,其用兵也,拂孙吴;然困於南阳,险於乌巢,危於祁连,逼於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然後伪定一时尔。况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叁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策任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况臣驽下,何能必胜?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汉中,中间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馀人,突将无前,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馀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叁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穷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则住与行,劳费正等;而不及早图之,欲以一州之地,与贼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於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後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计,而汉事将成也。然後吴更违盟,关羽毁败,秭归蹉跌,曹丕称帝。凡事如是,难可逆料。臣鞠躬尽瘁,死而後已。至於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查看目录 >> 《古文观止》


国学迷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四《明宮詞》.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衍琵琶行》.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玉鉤斜哀隋宮人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二《婚啟》.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影梅庵憶語》.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李師師外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谭节妇祠堂记》.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谭节妇祠堂记》.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四《鬘華室詩選》.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春人賦》.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冥音録》.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漢雜事秘辛》.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比紅兒詩注》.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婦學》.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海鷗小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妓虎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二《小腳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四《盤珠詞》.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陳州牡丹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一《恨冢銘(并序)》.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杜秋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三《志許生奇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薄命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洛陽牡丹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四《夢游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清閑供》.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金姬傳別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四《西湖游幸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三《閨律》.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美人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三《侍兒小名錄拾遺》.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夏閨晚景瑣說》.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桂海花木志》.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擬王之臣與其友絕交書》.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三《遼陽海神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四集卷一《红楼梦问答》.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廣東火劫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蜀錦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黑美人別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漢宮春色》.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妇女赞成禁止娶妾律之大会议》.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十眉謠》.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滇黔土司婚禮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絳云樓俊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一《淞濱瑣話》.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四《龜臺琬琰》.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閑馀筆話》.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一《太曼生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二《武宗外纪》.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洛陽牡丹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陳州牡丹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髻鬟品》.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金小品传》.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四《沈警遇神女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婦德四箴》.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五集 卷二《帝城花樣》.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三《銀瓶征》.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美人判》.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一《金園雜纂》.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代某校書謝某狎客饋送局帳啟》.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二《閨墨萃珍》.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四集 卷三《秦淮画舫录》.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三《侍兒小名錄拾遺》.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西湖小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三《吳門畫舫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天啟宮詞》.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滇黔土司婚禮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竹夫人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蘇小小考》.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迷樓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 卷三、四《青冢志》.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三《十國宮詞》秀.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金姬傳別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教坊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二《瑤臺片玉甲種補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九集 卷二《雪鴻小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百花園夢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二《冬青館古宮詞》.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春娘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衍琵琶行》.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百花彈詞》.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三《金粟閨詞百首》.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三《銀瓶征》.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徐娘自述詩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黛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甲癸議》.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紅樓百美詩》.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四《西湖游幸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猗覺寮雜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河東君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大業拾遺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懺船娘張潤金疏》.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四《娟娟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四《十美詩》.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三《神山引曲》.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焚椒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醋說》.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三《吳絳雪年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芍藥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彩云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閨中十二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二《冷廬雜識(節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一《一歲芳華》.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金釧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三《宋詞媛朱淑真事略》.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妝臺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香本紀(有序)》.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三《吳絳雪年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至正妓人行》.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妙女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懺船娘張潤金疏》.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天彭牡丹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四《潮嘉風月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一《贯月查》.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桂枝香》.pdf >/香艳丛书/ 《香艳丛书》总目.xls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五代花月》.txt >/香艳丛书/ 衍口 衍数 衍波笺 衒沽 衒玉 衒玉求售 衒玉自售 衒贾 衒鬻 衔冰吐雹 衔凤 衔发 衔图 衔报 衔木偿怨 衔木石 衔木鸟 衔杯乐圣 衔沙填海 衔玉 衔环报 衔环结草 衔环背鞍 衔环雀 衔珠 衔石 衔石填海 衔石鸟 衔索 衔结 衔羽 衔胆 衔花报 衔花雀 衔须之风 衔须温序 衔鳣 衙官屈 衙斋运甓 衡山拨芋火 衡橘 衡泌 衡石 衡石量书 衡纩 衡门 衡门士 衡门泌水 衡门满蒿莱 衡阳雁断 衣冠优孟 衣冠冢 衣冠南渡 衣冠墓 衣冠就东市 衣冠挂神武 衣同莱子 衣后穿 衣囊 衣带 衣带一江 衣带书 衣带水 衣带渐宽 衣带诏 衣彩 衣火光 衣绣 衣绣夜游 衣芦花 衣袽之戒 衣裳盟会 衣钵 衣锦 衣锦回 衣锦夜游 衣锦夜行 衣锦昼游 衣锦昼荣 衣锦昼行 衣锦昼还 衣锦荣归 衣锦还 衣锦还乡 衣马 衣马轻肥 补三箧 补亡三箧 补亡书 补天 补天修月 补天娲后 补天漏 补天西北 补女娲天 补牢 补牢顾犬 补穹仪 表饵 表鹗章 衮衮诸公 衲衣桑下 衽席 衽席不修 衽席之好 衽席之嫌 衽席之爱 衽席无别 衽席无辨 衽席无辩 袁丝日饮 袁公 袁公卧雪 袁安 袁安僵卧 袁安卧 袁安困雪 袁安室 袁安户 袁安独卧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