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古文观止 >

卷叁 周文

卷叁 周文

  召公谏厉王止谤国语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蒙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辨;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

  民之有口,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行善而备败,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

  王弗听,於是国人莫敢出言。叁年,乃流王於彘。  襄王不许请隧国语  晋文公既定襄王郏,王劳之以地。辞,请隧焉,王弗许。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千里,以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庭不虞之患。其馀以均分公侯伯子男,使各有宁宇,以顺及天地,无逢其灾害。先王岂有赖焉?内官不过九御,外官不过九品,足以供给神而已,岂敢厌纵其耳目心腹,以乱百度。亦唯是死生之服物、采章,以临长百姓,而轻重布之,王何异之有?

  今天降祸灾於周室,余一人仅亦守府,又不佞以勤叔父,而班先王之大物,以赏私德。其叔父实应且憎,以非余一人。余一人岂敢有爱,先民有言曰:「改玉改行。」叔父若能光裕有德,更姓改物,以创制天下,自显庸也,而缩取备物以镇抚百姓。余一人其流辟於裔土,何辞之有与?若犹是姬姓也,尚将列为公侯,以复先王之职,大物其未可改也。叔父其懋昭明德,物将自至,余何敢以私劳变前之大章,以忝天下。其若先王与百姓何?何政令之为也?若不然,叔父有地而隧焉,余安能知之?”

  敬姜论劳逸国语  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绩,文伯曰:“以之家而主犹绩,惧干季孙之怒也。其以为不能事主乎?”其母叹曰:“鲁其亡乎?使僮子备官而未之闻耶?居,吾语女。昔圣王之处民也,择瘠土而处之,劳其民而用之,故长王天下。夫民劳则思,思则善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  是故天子大采朝日,与叁九公九卿,祖识地德,日中考政,与百官之政事。师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月,与大史司载纠虔天刑。日入,监九御,使洁奉郊之粢盛,而後即安。诸侯朝修天子之业命,昼考其国国职,夕省其典刑,夜儆百工,使无淫,而後即安。卿大朝考其职,昼讲其庶政,夕序其业,夜庀其家事,而後即安。士朝受业,昼而讲贯,夕而习复,夜而计过,无憾,而後即安。自庶人以下,明而动,晦而休,无日以怠。王后亲织玄,公侯之夫人,加之。卿之内为大带,命妇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赋事,蒸而献功,男女效绩,愆则有辟。古之制也!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训也!自上以下,谁敢淫心舍力?

  今我寡也,尔又在下位,朝夕处事,犹恐忘先人之业。况有怠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朝夕修我,曰:「必无废先人。」尔今曰:「胡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惧穆伯之绝祀也?”

  仲尼闻之曰:“弟子志之,季氏之妇不淫矣!”  句践复国国语

  越王句践栖於会稽之上,乃号令於叁军曰;“凡我父兄昆弟及国子姓,有能助寡谋而退吴者,吾与之共知越国之政。”大夫种进对曰;“臣闻之,贾人夏则资皮,冬则资;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夫虽无四方之忧,然谋臣与爪牙之士,不可不养而择也;譬如蓑笠,时雨既至必求之。今君既栖於会稽之上,然後乃求谋。遂使之行成於吴曰;“寡君句践乏无所使,使其下臣种,不敢彻声闻於天王,私於下执事曰;寡君之师徒,不足以辱君矣,愿以金玉子女赂君之辱,请句践女女於王,大夫女女於大夫,士女女於士,越国之宝器毕从;寡君率越国之众,以从君之师徒,惟君左右之。若以越国之罪为不可赦也,将焚宗庙,系妻子,沈金玉於江;有带甲五千人,将以致死,乃必有偶,是以带甲万人事君也,无乃即伤君王之所爱乎?与其杀是人也,宁其得此国也,其孰利乎?”

  夫差将欲听,与之成。子胥谏曰;“不可!夫吴之与越也,仇雠敌战之国也,叁江环之,民无所移,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君将不可改於矣。员闻之;「陆人居陆,水人居水。」夫上党之国,我攻而胜之,吾不能居其地,不能乘其车;夫越国,吾攻而胜之,吾能居其地,,吾能乘其舟。此其利也,不可失也已,君必灭之。虽悔之,必无及已。”越人饰美女八人,纳之太宰,曰;“子苟赦越国罪,又有美於此者将进之。”太宰谏曰;“闻古之伐国者,服之而已;今已服矣,又何求焉。”夫差与之成而去之。  句践说於国人曰:“寡人不知其力之不足也,又与大国执雠,以暴露百姓之骨於中原,此则寡人之罪也,寡人请更。”於是葬死者,问伤者,养生者,吊有忧,贺有喜,送往者,迎来者,去民之所恶,补民之不足,然後卑事夫差,宦士叁百人於吴,其身亲为夫差前马。

  句践之地,南至於句无,北至於御儿,东至於鄞,西至於姑蔑,广运百里。乃致其父母昆弟而誓之曰;“寡人闻古之贤君,四方之民归之,若水之归下也,今寡人不能,将帅二、叁子夫妇以蕃。”令壮者无取老妇,令老者无娶壮妻。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将免者以告,公令医守之。生丈夫,二酒、一犬;生女子,二酒、一豚;生叁人,公与之母;生二人,公与之饩。当室者死,叁年释其政;支子死,叁月释其政;必哭泣葬埋之如其子。令孤子、寡妇、疾疹、贫病者,纳其子。其达士,洁其居,美其服,饱其食,而摩厉之於义。四方之士来者,必庙礼之,句践载稻与脂於舟以行,国之孺子之游者,无不哺也,无不也,必问其名。非其身之所种则不食,非其夫人之所织者不衣。十年不收於国,民居有叁年之食。  柄之父兄请曰;“昔者,夫差耻吾君於诸侯之国;今越国亦节矣,请报之!”句践辞曰:“昔者之战也,非二、叁子之罪也,寡人之罪也。如寡人者,安与知耻?请姑无庸战!”父兄又请曰;“越,四封之内,视吾君也,犹父母也,子而思报父母之仇,臣而思报君之雠,其有敢不尽力者乎?请复战!”句践既许之,乃致其众而誓之,曰;“寡人闻古之贤君,不患其众之不足也,而患其志行之少耻也。今夫差衣水犀之甲者,亿有叁千,不患其行之少耻也,而患其众之不足也。今寡人将助天灭之。吾不欲匹夫之勇也,欲其旅进旅退。”进则思赏,退则思刑;如此,则有常赏;进不用命,退则无耻,如此,则有常邢。”果行,国人皆皆劝;父勉其子,兄勉其弟,妇勉其夫,曰;“孰是君也,而可无死乎?”是故败吴於囿,又败之於没,又郊败也。

  夫差行成,曰;“寡之师徒,不足以辱君矣,请以金玉子女赂君之辱!”句践对曰;“昔天以越与吴,而吴不受;今天以吴予越,越可以无听天命听君之令乎?吾请达王甬句东,吾与君为二君乎?”夫差对曰;“寡人礼先壹饭矣,君若不忘周室而为敝邑宇,亦寡人之愿也。君若曰;「吾将残汝社稷,灭汝宗庙。」寡人请死,余何而目以视於天下乎?越君其次也!”遂灭吴。

  宋人及楚人平宣公十五年鲍羊传

  外平不书,此何以书?大其平乎己也。何大乎其平乎己?  庄王围宋,军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於是使司马子反乘堙而宋城,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司马子反曰;“子之国如何?”华元曰;“备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司马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之也。围者,柑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是何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之,君子见之厄,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司马子反曰:“诺,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揖而去之。  反于庄王。庄王曰;“何如?”司马子反曰;“惫矣!”曰;“何如?”曰;“日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庄王曰;“嘻!甚矣惫!虽然,吾今取此,然後而归尔。”司马子反曰;“不可。臣已告之矣。军有七日之粮尔。”庄王怒曰:“吾使子往视之,子曷为告之。”司马子曰;“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诺,舍而止。虽然,吾犹取此,然後归尔。”司马子反曰;“然则,君请处于此,臣请归尔。”庄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于此?吾亦从子而归尔。”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此皆大夫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平者在下也。

  虞师晋师灭夏阳僖公二年比梁传

  非国而曰灭,重夏阳也。虞无师,其曰师何也?以其先晋,不可以不言师也。其先晋何也?为主乎灭夏阳也。夏阳者,虞虢之塞邑也,灭夏阳而虞虢举矣。

  虞之为主乎灭夏阳何也?晋献公欲伐虢,荀息曰:“君何不以屈产之乘,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公曰:“此晋国之宝也!如受吾币,而不借吾道,则如之何?”荀息曰:“此小柄之所以事大国也!彼不借吾道,必不敢受吾币。如受吾币而借吾道,则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取之中而置之外也!”公曰:“宫之奇存焉,必不使受之也。”荀息曰:“宫之奇之为人也,达心而懦,又少长于君。达心则其言略,懦则不能强谏,少长於君,则君轻之。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国之後,此中知以上,乃能虑之。臣料虞君中知以下也。”公遂借道而伐虢。

  爆之奇谏曰:“晋国之使者,其辞卑而币重,必不便於虞。”虞公弗听,遂受其币而借之道。宫之奇又谏曰:“语曰:「亡则齿寒。」其斯之谓与!”挈其妻子以奔曹。  献公亡虢五年,而後举虞。荀息牵马操璧而前曰:“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晋献公杀世子申生檀弓

  晋献公将杀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谓之曰:“子盖,言子之志於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骊姬,是我伤公之心也!”曰:“然则盖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谓我欲杀君也。天下岂有无父之国哉?我何行如之?”使人辞於狐辞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於死;申生不敢爱其死?虽然,吾君老矣,子少,国家多难。伯氏不出而图吾君;伯氏苟出而图吾君,申生受赐而死!”再拜稽首,乃卒。是以为恭世子也。

  杜蒉扬觯檀杯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篑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篑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亡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篑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篑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古文观止》 相关内容:

前一:卷二 周文
后一:卷四 秦文

查看目录 >> 《古文观止》


国学迷 [光緒]蔚州志二十卷首一卷 春暉堂叢書十二種三十七卷 奉天全省農業調查書 小爾雅義證十三卷補遺一卷 叩鉢齋增補應酬全書行廚集□□卷 毛詩復古錄十二卷 莫愁湖志二卷 補籬遺槁八卷 萬壽慶典章程五卷 古今姓氏書辨證四十卷 [西嶽華山廟碑] 二陵雙墓一故里詩 [乾隆]續河南通志八十卷首四卷 達生保赤編四卷首一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長安獲古編二卷補一卷 上蔡謝先生語錄三卷 接骨入骱全書諸方 吳詩集覽二十卷談藪二卷 常州賦不分卷 二十四史分類輯要十二卷 蜀詩十五卷 葛莊分體詩鈔十二卷補遺一卷 敦艮齋遺書十七卷 周易恒解五卷 東盛和債案報告十六卷 東西洋考十二卷 千字文 評點春秋綱目左傳句解彚雋六卷 據梧詩集十二卷 據梧詩集十五卷 入楞伽心玄義一卷 孟子十四卷附音義二卷 白虎通德論二卷 續增科場條例不分卷(咸豐朝) 欽定錢録十六卷 草窗詞二卷詞補二卷 楓江魚唱刪存三卷 古佛應驗明聖經三卷 醫門補要三卷 燥氣總論一卷 廣雅疏證十卷博雅音十卷 綱鑑正史約三十六卷 禮記十卷 時病論八卷 韻辨附文五卷 讀通鑑綱目劄記二十卷 武英殿聚珍版叢書五十四種 證治準繩不分卷 春秋左傳五十卷 太乙神鍼一卷 玉臺書史一卷 [明雜錄] 經典釋文三十卷附考證三十卷 皇朝輿地畧不分卷 醫說續編十八卷 養晦堂文集十卷詩集二卷 星平集腋統宗四卷 化學鑒原補編六卷附一卷 律例便覽八卷 雙白燕堂詩集_陸耀遹.djvu 香銷酒醒詞_趙慶熹西泠王氏.djvu 五朝詩鐸_李壽萱.djvu 宋陳文節公詩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宋陳文節公文集_.djvu 習苦齋文集_戴熙.djvu 習苦齋文集_戴熙.djvu 及時山房詩草_王熙章.djvu 及時山房詩草_王熙章.djvu 及時山房詩草_王熙章.djvu 及時山房文草_王熙章.djvu 及時山房文草_王熙章.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_x1_55.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_x1_40.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明大司馬盧公集_廬象昇.djvu 經笥堂文鈔_雷鋐廣州.djvu 經笥堂文鈔_雷鋐廣州.djvu 翠屏詩社稿_馮譽驄.djvu 翠屏詩社稿_馮譽驄.djvu 司馬氏書儀_司馬光江蘇書局.djvu 司馬氏書儀_司馬光江蘇書局.djvu 司馬氏書儀_司馬光江蘇書局.djvu 司馬氏書儀_司馬光江蘇書局.djvu 雙桂堂稿一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二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三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四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五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六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七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八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九_紀大奎.djvu 雙桂堂稿十_紀大奎.djvu 香屑集_黃之雋近文堂.djvu 香屑集_黃之雋近文堂.djvu 香屑集_黃之雋近文堂.djvu 香屑集_黃之雋近文堂.djvu 手澤合璧_何景福.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江津縣志_曾受一李寶曾.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綦江縣誌_宋灝楊銘伍浚祥.djvu 瀘州志一_田秀栗.djvu 瀘州志二_田秀栗.djvu 瀘州志三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四_田秀栗.djvu 瀘州志五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六_田秀栗.djvu 瀘州志七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八_田秀栗.djvu 瀘州志九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十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十一_田秀栗.djvu 瀘州志十二_田秀栗.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直錄瀘州志_沈昭興.djvu 銅梁縣志一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二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三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四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五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六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七_韓清桂.djvu 銅梁縣志八_韓清桂.djvu 江北廳志_福珠朗阿.djvu 江北廳志_福珠朗阿.djvu 快马溜撒 快人一言 快手快脚 快心之论 快婿乘龙 快志遂意 快嘴快舌 宽大长者 宽而有制 宽宏量大 宽厚仁慈 宽衫大袖 宽刑薄赋 宽衣博带 宽衣解带 款关请见 款款而行 款款袅袅 款款轻轻 款款深深 款言软语 匡所不逮 匡我不逮 狂悖之人 狂悖之行 狂悖之言 狂蹦乱跳 狂夫之言 狂歌当哭 狂呼雀跃 狂情纵意 狂涛恶浪 狂妄无知 狂言绮语 狂吟豪饮 旷世之才 岿然有余 窥祸未萌 窥以重利 窥窬非望 揆度得失 睽违已久 跬步不休 愧悔无穷 愧无以报 昆仑之井 昆阳之功 鲲鹏翰海 困惫不堪 困惑不解 困倦不堪 困兽之斗 困置羁索 困坐愁城 括而羽之 廓地分利 廓然大公 兰棘并植 兰馨蕙馥 揽权怙势 狼狈为恶 狼奔鼠骇 狼藉杯盘 狼嗥鬼叫 狼艰狈獗 狼咽虎吞 瑯环福地 浪滚风飘 浪静风平 劳师费饷 劳心费神 老蚌含珠 老成敦厚 老倒无成 老虎头上拍苍蝇 老牛拉破车 老牛拖破车 老师费财 老实八焦 老实巴焦 老实巴结 老天巴地 老朽龙钟 乐事赏心 勒马追风 雷霆之威 羸弱龙钟 垒卵之难 垒卵之危 累教不改 累丝至匹 累月成年 泪进肠绝 泪如贯珠 泪天倒地 泪夭泪地 泪眼婆娑 冷讽热嘲 冷如冰霜 冷若寒冰 冷若霜雪 冷水烫猪 冷言风语 冷语冰言 离本趋末 离合忧欢 离家别井 李下无蹊 俚语村言 理所固然 理所应当 理正词严 历历如见 厉精淬志 厉世磨钝 立马盖桥 立马造桥 立马追镫 立马追风 立马追驹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