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总集 > 全宋文 >

卷四十

卷四十

  ◎ 徐爰

  爰字长玉。(《释文叙录》作「季玉」。)初名瑗,南琅邪开阳人。仕晋为琅邪王大司马府中典军。至宋元嘉中,累迁殿中侍御史,转南台侍御史始兴王浚後军,迁员外散骑侍郎。孝建初补尚书水部郎,转殿中郎,进尚书右丞。迁左丞,大明中领著作郎,迁游击将军。景和初为黄门侍郎,领射声校尉,封吴平县子。泰始初,例削封,改领长水校尉兼尚书左丞,寻除太中大夫,徙付交州。还,除南康郡丞。後废帝即位,以为南济阴太守,除中散大夫。元徽三年卒,年八十二,有《宋书》六十五卷,集十卷。

    ◇ 藉田赋

  衍参途之广辟,眇道路之悠远,增华毕之未惊,渺同方其已反。(初学记十四。)

  隐千轸以风行,阗万辔而雾转。白日丽晷乎桑野,大驾税幸乎疆?川。(同上。)

    ◇ 议国史限断表

  臣闻虞史炳图,原光被之美,夏载昭策,先随山之勤。天飞虽王德所至,终陟固有资田跃,神宗始于俾?,上日兆於纳揆。其在《殷颂》,《长发》玄王,受命作周,实唯雍伯,考行之盛则,振古之弘轨。降逮二汉,亦同兹义,基帝创乎丰郊,绍祚本於昆邑。魏以武命《国志》,晋以宣启《阳秋》,明黄初非更姓之本,太始为造物之末,又近代之令准,式远之鸿规。典谟缅邈,纪传成准,善恶具书,成败毕记。然馀分紫色,滔天泯夏,亲所芟夷,而不序於始传,涉、圣、卓、绍,烟起云腾,非所诛灭,而显冠乎首述,岂不以事先归之前录,功偕著之後撰。

  伏惟皇宋承金行之浇季,锺经纶之屯极,摊玄光以凤翔,秉神符而龙举,剿定鲸鲵,天人伫属。晋禄数终,上帝临宋,便应奄膺?寓,对越神工,而恭服勤於三分,让德迈於不嗣,其为巍巍荡荡,赫赫明明,历观逖闻,莫或斯等。宜依衔书改文,登舟变号,起元义熙,为王业之始,载序宣力,为功臣之断。其伪玄篡窃,同於新莽,虽灵武克殄,自详之晋录。及犯命干纪,受戮霸朝,虽揖禅之前,皆著之宋策。国典体大,方垂不朽,请外详议,伏须遵承。(《宋书·徐爰传》。先是元嘉中,何承天草创国史。世祖初,又使山谦之苏宝生踵成之,六年以爰终其业。因上表,於是内外同爰议。)

    ◇ 皇子出後告庙议

  国之大事,必告祖祢,皇子出嗣,不得谓小。昔第五皇子承统庐陵,备告七庙。(《宋书·礼志》四,孝建三年五月,兼右丞殿中郎徐爰议。)

    ◇ 铸四铢钱议

  贵货利民,载自五政,开铸流圜,法成九府,民富国实,教立化光。及时移俗易,则通变适用,是以周汉ㄈ迁,随世轻重。降及後代,财丰用足,因循前宝,无复改创。年历既远,丧乱屡经,堙焚剪毁,日月销减,货薄民贫,公私俱困,不有革造,将至大乏。谓应式遵古典,收铜缮铸,纳赎刊刑,箸在往策,今宜以铜赎刑,随罚为品。(《宋书·颜竣传》,孝建三年。)    ◇ 防御索虏议

  诏旨「虏犯边塞,水陆辽远,孤城危棘,复不可置。」臣以戎虏猖狂,狡焉滋广,列卒拟候,伺觇间隙,不劳大举,终莫永宁。然连ユ千里,费固巨万,而中兴造创,资储未积,是以齐斧徘徊,朔气稽扫,今皇运洪休,灵威遐慑,蠢尔遗烬,惧在诛翦,思肆蜂虿,以表有馀,虽不敢深入济、沛,或能草窃边塞。羽林鞭长,太仓遥阻,救援之日,势不相及。且当使缘边诸戍,练卒严城,凡诸督统,聚粮蓄田,筹计资力,足相抗拟。小镇告警,大督电赴,坞壁邀断,州郡犄角,傥有自送,可使匹马不反。  诏旨「胡骑倏忽,抄暴无渐,出耕见虏,野粒资寇,比及少年,军实无拟,江东根本,不可俱竭,宜立何方,可以相赡?」臣以为方镇所资,实宜田且守,若使坚壁而春垦辍耕,清野而秋登莫拟,私无生业,公成虚罄,远引根本,二三非宜。救之之术,唯在尽力防卫,来必拒战,去则邀蹑,据险保隘,易为首尾。胡马既退,则民丰廪实,比及三载,可以长驱。

  诏旨「贼之所向,本无前谋,兵之所进,亦无定所。比岁戎戍,仓库多虚,先事聚众,则消费粮粟,敌至仓卒,又无以相应。」臣以为推锋前讨,大须资力,据本应末,不俟多众。今寇无倾国豕突,列城势足唇齿,养卒得勇,所任得才,临事而惧,应机无失,岂烦空聚兵众,以待未然。

  诏旨「戎狄贪婪,唯利是规,不挫凶图,奸志岁结。」臣以为不击则必侵掠,侵掠不已,则民失农桑,农桑不收,则王戍不立,为立之方,击之为要。

  诏旨「若令边地岁惊,公私失业,经费困於遥输,远图决无遂事,寝弊赞略,逆应有方。」臣以为威虏之方,在於积粟塞下。若使边民失业,列镇寡储,非唯无以远图,亦不能制其侵抄。今当使小戍制其始寇,大镇赴其入境,一被毒手,便自吹齑鸟逝矣。(《宋书·徐爰传》,孝建三年。)

    ◇ 皇子出後告庙临轩议

  营阳继体皇基,身亡封绝,恩诏追封,锡以一城。既始启建茅土,故宜临轩告庙。今歆继後南丰,彼此俱为列国。长沙南丰,自应各告其祖,岂关太庙,事非始封,不合临轩。(《宋书·礼志》四,大明元年六月,诏以前太子步兵校尉?男歆绍南丰王朗,有司奏继体不告庙临轩,殿中郎徐爰议。)

    ◇ 郊祀遇两议

  郊礼用辛,有碍迁日,礼官祠曹,考详已备,何偃据礼,不应重告,愚情所同,寻告郊克辰,於今宜改告事而已。次辛十日,居然展斋,养牲在涤,无缘三月,谓毛血告?之後,虽有事碍,便应有司行事,不容迁郊。(《宋书·礼志》三,大明二年正月,右丞徐爰议,又见《通典》四十二。)

    ◇ 郊兆议

  郊祀之位,远古蔑闻,礼记燔柴於太坛,祭天也,兆於南郊,就阳位也。汉初甘泉河东,?坦易位,终亦徙於长安南北。光武绍祚,定二郊洛阳南北,晋氏过江悉在北,及郊兆之议,纷然不一。又南出道狭,未议开阐,遂於东南已地,创立丘坛。皇宋受命,因而弗改。且居民之中,非邑外之谓。今圣图重造,旧章毕新,南驿开途,阳路修远,谓宜移郊正午,以定天位。(《宋书·礼志》一,《通典》四十二,大明三年九月。)

    ◇ 安陆国庙祭议

  案《礼》,「慈母妾母不世祭。」郑玄注:「以其非正,故传曰子祭孙止。」又云:「为慈母後者,为祖庶母可也。注称:「缘为慈母後之义。父妾无子,亦可命己庶子为之後也。」考寻斯义,父母妾之祭,不必唯子。江夏宣王太子,体自元宰,道戚之胤,遭时不幸,圣上矜悼,降出皇爱,嗣承徽绪,光启大蕃,属国为祖,始王夫人载育明懿,则一国之正,上无所厌,哀敬得申。既未获?享江夏,又不从祭安陆,即事求情,愚以为宜依祖母有为後之义。谓合列祀於庙。(《宋书·礼志》四,大明四年,有司奏「安陆国土虽建,而奠酹之所,未及营立,四时荐飨,故?江夏之庙。宣王所生夫人,当应祠不?右丞徐爰议。)

    ◇ 陈留国立世子议

  礼后大宗,以其不可乏祀,诸侯代及,《春秋》成义。处嗣承家传爵,身为国王,虽薨没无子,犹列昭穆。立後之日,便应即纂国统。於时既无承继,处秀以次袭绍。处嗣既列庙飨,故自与代数而迁,岂容?尝无阙,横取他子为嗣。为人胤嗣,又应恭祀先父。案《礼》:公子不得祢诸侯。处嗣无缘降庙就寝,铣亦不得援祭先王。征礼考事,处嗣不应立後。铣本长息,宜还为处秀代子。(《通典》九十三,大明四年九月,有司奏陈留王曹处嗣薨,以弟处秀袭。後秀又薨,今依例应拜代子,未详应以秀长子铣为代子?为应立次子锴?大学博士王温之、江长议,并谓应以铣为王嗣。太常丞陆澄议为立锴。右丞徐爰谓云云,诏如爰议,《宋书·礼志》二有删节,诸「处」字皆作「虔」,「秀」作「季」。)

    ◇ 为太子妃服议  宫人从服者,若二御哭临应著?时从服者悉著?,非其日如常仪。太子既有妃期服。召见之日,还著公服,若至尊非哭临日幸东宫,太子见亦如之,宫臣见至尊,皆著朱衣。(《宋书·礼志》二,《通典》八十二,大明五年,有司奏右丞徐爰参议。)

    ◇ 皇太子妃丧议  皇太子妃虽未山茔,临轩拜官,旧不为碍,樟棺在殡,应悬而不作,?後三御乐,宜使学官拟礼上。(《宋书·礼志》二,《通典》八十二,大明五年闰月。)

    ◇ 又议

  皇太子期服内,不合作乐及鼓吹。(《宋书·礼志》二。)

    ◇ 太子妃丧不举祭议  《礼》「缌不祭」,盖惟通议。大夫以尊贵降绝,及其有服,不容复异。《祭统》云:「君有故使人可」者,谓於礼应祭,君不得斋,祭不可阙,故使臣下摄奉。不谓君不应祭,有司行事也。晋咸宁四年,景献皇后崩,晋武帝伯母,宗庙废一时之祀。虽名号尊崇,粗可依准。今太子妃至尊正服大功,非有故之比。既未山茔,谓?祠宜废。寻蔚之等议,指归不殊,关?为允,过卒哭?庙,一依常典。(《宋书·礼志》四,大明五年十月,右丞徐爰议。)    ◇ 宣贵妃立庙议

  宣贵妃既加殊命,礼绝五宫,考之古典,显有成据,庙堂克构,宜选将作大匠。(《宋书·礼志》四,大明七年正月,左丞徐爰议,又见《宋书·始平王子鸾传》,「大匠」下有「乡」字。)

    ◇ 宣贵妃祭议

  礼有损益,古今异仪,《春秋传》虽云卒器而?,?而作主,时之诸侯,皆衤覃终入庙。且麻衣纟原缘,革服於元嘉,苫?变除,申情於皇宋。况宣贵妃诞育睿蕃,葬加殊礼,灵筵庐位,皆主之哲圣,考宫创祀,不复关之朝廷。谓衤覃除之後,宜亲执奠爵之礼。若有故,三卿行事。贵妃上厌祖姑,下绝列国,无所应?。(《宋书·礼志》四,《通典》四十七,大明七年三月,左丞徐爰议。)    ◇ 晋陵王无後庙祭议

  嗣王未立,将来承胤,未知疏近。岂宜空计服属,以亏祭敬。(《宋书·礼志》四,《通典》五十二,大明七年十一月,左丞徐爰议,诏可。)

    ◇ 齐敬王子羽庙祭议  国无後,於制除罢。始封之君,宜存承嗣,皇子追赠,则为始祖。臣不殇君,事著前准。岂容虚阙?尝,以俟有後,谓宜立庙作主,三卿主祭依旧。(《宋书·礼志》四,大明八年正月,游击将军徐爰议,又见《通典》五十二。)

    ◇ 驳陆澄皇后班讳称姓议

  案司马孚议皇后,春秋逆王后於齐,并不言姓。(《南史》四十八《陆澄传》,泰始初,澄为尚书殿中郎,议皇后讳班下应,依旧称姓,左丞徐爰案。)    ◇ 郊祀议

  虞称肆类,殷述昭告。盖以创世成功,德盛业远,开统肇基,必享上帝。汉魏以来,聿遵斯典,高祖武皇帝克伐伪楚,晋安帝尚在江陵,即於京师告义,恭於郊兆。伏惟泰始应符,神武英断,王赫出讨,戎戒淹时。虽司奉弗亏,亲谒尚阙,谨寻晋武郊以二月,晋元?以三月,有非常之庆,必有非常之典,不得拘以常祀,限以正月上辛。愚谓宜下史官,考择十一月嘉吉,车驾亲郊,奉谒昊天上帝,高祖武皇帝配飨,其馀?食,不关今祭。(《宋书·礼志》三,泰始二年十一月,黄门侍郎徐爰议。)

    ◇ 浑仪论

  浑仪之制,未详厥始。王蕃言,《虞书》称「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则今浑天仪日月五星是也。郑玄说「动运为机,持正为衡,皆以玉为之。视其行度,观受禅是非也。」浑仪,羲和氏之旧器,历代相传,谓之机衡,其所由来,有原统矣。而斯器设在候台,史官禁密,学者寡得闻见,穿凿之徒,不解机衡之意,见有七政之言,因以为北斗七星,构造虚文,托之谶纬,史迁、班固,犹尚惑之。郑玄有赡雅高远之才,沈静精妙之思,超然独见,改正其说,圣人复出,不易斯言矣。」蕃之所云如此。夫候审七曜,当以运行为体,设器拟象,焉得定其盈缩,推斯而言,未为通论。设使唐、虞之世,已有浑仪,涉历三代,以为定准,後世聿遵,孰敢非革。而三天之仪,纷然莫辩,至扬雄方难盖通浑。张衡为太史令,乃铸铜制范,衡传云:「其作浑天仪,考步阴阳,最为详密。」故知自衡以前,未有斯仪矣。蕃又云:「浑天遭秦之乱,师徒丧绝,而失其文,惟浑天仪尚在候台。」案既非舜之璇玉,又不载今仪所造,以纬书为穿凿,郑玄为博实,偏信无据,未可承用。夫璇玉贵美之名,机衡详细之目,所以先儒以为北斗七星,天纲运转,圣人仰观俯察,以审时变焉。(《宋书·天文志》一。)

    ◇ 旄头说

  晋武尝问侍臣,旄头何义?彭推对曰:「秦国有奇怪,触山截水,无不崩溃,唯畏旄头,故虎士服之,则秦制也。」张华曰:「有是言,而事不经。臣谓壮士之怒,发踊冲冠,义取於此。」挚虞《决疑》无所是非也。徐爰曰:「彭张之说,各言意义,无所承据。案天文,毕昴之中,谓之天街,故车驾以?罕前引,毕方昴圆,因其象,《星经》昂一名旄头,故使执之者,冠皮毛之冠也。(《宋书·礼志》五。)

    ◇ 食箴

  悠悠遂古,民之初生。有生自食,有实□□。资生顺性,甘是黍稷。炎皇ㄈ载,后弃茂植。一食三饱,圣贤通执。三谷既翳,五味亦宜。洁爨丰盛,滋芬美肥。奉君养亲,靡不加精。充肤润气,调神畅情。(北堂书钞一百四十二,一百四十三。)

    ◇ 家仪

  蜡本施祭,故不贺。其明日为小岁,贺称初岁福始,庆无不宜。正旦贺称元正首庆,百物惟新。小岁之贺,既非大庆,礼止门内。(《御览》三十三。)

  婚迎车前用铜香炉二枚。(《御览》七百三。)

  ◎ 骆达

  达仕晋入宋为太史令

    ◇ 奏陈天文符谶

  去义熙元年,至元熙元年十月,太白星昼见经天凡七。占曰:「天下革民更王,异姓兴。」义熙元年至元熙元年十一月朔,日有蚀之凡四,皆蚀从上始,臣民失君之象也。义熙十一年五月三日,彗星出天市,其芒扫帝坐。天市在房、心之北,宋之分野。得彗柄者兴,此除旧布新之徵。义熙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五虹见於东方。占曰:「五虹见,天子黜,圣人出。」义熙七年八月十一日,新天子气见东南。十二年北定中原,崇进宋公。岁星裴回房、心之间,大火,宋之分野。与武王克殷同,得岁星之分者应王也。(《南史》有「九年镇星岁星太白荧惑聚於东井。」)十一年以来,至元熙元年,月行失道,恒北入太微中。占:「月入太微廷,王入为主。」十三年十月,镇星入太微,积留七十馀日。到十四年八月十日,又入太微不去,到元熙元年,积二百馀日。占曰:「镇星守太微,亡君之戒,有立王,有徙王。」十四年五月十七日,?星出北斗魁中。占曰:「星?北斗中,圣人受命。」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彗星出太微中,彗柄起上相星下,芒尾渐长至十馀丈,进扫北斗及紫微中。占曰:「彗星出太微,社稷亡,天下易政。入北斗,帝宫空。」一占:「天下得召人。」召人,圣主也。一曰:「彗孛紫微,天下易主。」十四年十月一日,荧惑从入太微钩己,至元年四月二十七日,从端门出积尸,留二百六日,绕镇星。荧惑与镇星钩己天庭,天下更纪。十四年十二月,岁、太白、辰裴回居斗、牛之间经旬。斗、牛,历数之起。占曰:「三星合,是谓改立。」元熙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四黑龙登天。《易传》曰:「冬龙见,天子亡社稷,大人应天命之符。」《金雌诗》云:「大火有心水抱之,悠悠百年是其时。」火,宋之分野。水,宋之德也。《金雌诗》又曰:「云出而两渐欲举,短如之何乃相?,交哉乱也当何所,唯有隐岩殖禾黍,西南之朋困桓父。」两云「玄」字也。短者,云胙短也,岩隐不见,唯应见谷,殖禾谷边,则圣讳炳明也。《易》曰:「西南得朋。」故能困桓父也。刘向谶曰:「上五尽寄致太平,草付合成集群英。前句则陛下小讳,後句则太子讳也。十一年五月,西明门地陷,水涌出,毁门扉阙,西者,金乡之门,为水所毁,此金德将衰,水德方兴之象也。太兴中,民於井中得栈钟,上有古文十八字,晋自宣帝至今,数满十八年传。义熙八年,太社生桑,尤著明者也。(《南史》有「冀州道人释法称告其弟子曰,嵩神言江东有刘将军,汉家苗裔,当受天命,吾以璧三十二镇金一饼与之,刘氏卜世之数也。」)夫六,亢位也。汉建武至建安二十五年,一百九十六年而禅魏。魏自黄初至咸熙二年,四十六年而禅晋。晋自泰始至今元熙二年,一百五十六年,三代数穷,咸以六年。(《宋书·符瑞志》上,《南史·宋本纪》一,《南史》末有汉光武社於南阳,汉末而其树死,刘备有蜀乃应之而兴,及晋季年,旧根始萌,至是而盛矣,若此者有数十条。)

  ◎ 虞繁(《隋志》作卢繁。)

  繁,仕晋官爵未详,入宋为秘书监,有集十卷。

    ◇ 蜀葵赋

  惟兹珍草,怀芬吐荣,挺河渭之膏壤,吸昴井之玄精。绕铜爵而疏植,映昆明而罗生。作妙观於神州,扇令名於东京。驰驿命而远致,攒华林而丽庭。申修翘之冉冉,播圆叶之青青。(《艺文类聚》八十一,《御览》九百九十四。)  ◎ 张野

  野,仕晋入宋,官爵未详,有集十卷。

    ◇ 远法师铭

  沙门释惠远,雁门楼烦人,本姓贾氏,世为冠族。年十二,随舅令狐氏游学许洛。年二十一,欲南渡就范宣子学,道阻不通,遇释道安,以为师。抽簪落发,研求法藏。释昙翼每资以灯烛之费,诵鉴淹远,高悟冥赜。安常叹曰:「道流东国,其在远乎?襄阳既没,振锡南游。」结宇灵岳,自年六十,不复出山,名被流沙。彼国僧众,皆称汉地有大乘沙门,每至然香礼拜,辄东向致敬,年八十三而终。(《世说·文学篇》注。)

  ◎ 伍辑之

  辑之,仕晋,官爵未详,入宋为奉朝请,有集十二卷。    ◇ 园桃赋

  嗟王母之奇果,特华实兮兼副,既陶煦之夏成,又凌寒而冬就。嗟异殖兮难拔,亦晚枯兮先茂。农黄品其味,汉帝惊其珍。林休反耕之牛,宅树同恶之神。景毙勇於不足,弥增罪於甘分。虽无言兮成蹊,叵充肴於魏君。时令载始,周南申章。瞻择有制,药齐惟良。鲁拂枢以悔荆,楚供弧以事王。(艺文类聚八十六,《初学记》二十八。)

    ◇ 柳花赋

  步江皋兮骋望,感春柳之依依,垂柯(《初学记》作「丝」。)叶而云布,?零华而雪飞。或风回而游薄,或雾乱而飚零。野净秽而同降,物均色而齐明。(《艺文类聚》八十九,《初学记》二十八。)

  ◎ 任豫

  预为太尉参军,有《礼论条牒》十卷,《礼论帖》四卷,《益州记》若干卷,集六卷。

    ◇ 籍田赋

  瞻望圭景,咫尺三州。缅彼帝籍,百有馀年。映至德於盛位,俪列晷於微辰。纡汾阳以味旦,信尧心而禹勤。史奉载而之礼,民奏举趾之歌。膏壤千亩,与式既同。区势平易,亩陌修通。提携丘泽,眺岭面松。(《艺文类聚》三十九,《御览》五百三十七。)

  ◎ 卞伯玉

  伯玉,济阴人,仁晋,官爵未详,入宋为东阳太守黄门郎,有《系辞注》二卷,集五卷。

    ◇ 大暑赋

  惟祝融之司运,赫溽暑之方隆,日贞跃於鹑首,律迁度於林锺。温风翕以晨至,星火烂以昏中。气滔滔而方盛,晷永路而难终。流水兮莫继,朱烟兮四缠。郁邑兮中房,展转兮长筵。体沸灼兮如燎,汗流烂兮珠连。(艺文类聚五,《御览》三十四)

    ◇ 菊赋

  伫寒丘以弥望,觌中霜之软菊。肇三春而怀芬,凌九秋以愈馥。不属苦而沦操,不在同而表淑。伤众花之飘落,嘉兹卉之能灵。振劲朔以扬渌,含凝露而吐英。(《艺文类聚》八十一)

    ◇ 荠赋

  终风埽於幕节,霜露交於杪秋。有萋萋之绿荠,方滋繁於中丘。(《艺文类聚》八十二)

    ◇ 祭孙叔敖文

  谨以醴羞祭楚令尹孙君之灵,眇眇千载,悠悠舒荆,理无不通,事隔者形。尚想清尘,承风效诚。超超夫子,淡矣道情。自心伊贵,人爵靡婴。芳风如萧,清响如埙。景矣行役,言戾豫方。侧闻夫子,记愤睢阳,灵封秃贵墓,丘茔榛荒。幽幽神道,为有为亡。徘徊永念,凄矣其伤。(《艺文类聚》三十八,御览五百二十六。)  ◎ 孔欣  欣,会稽山阴人,仕晋,入宋为国子博士,後去职。景平中,会稽太守褚淡之以为参军,有集九卷。(案,《南史》七十五《沈道虔传》有武康令孔欣之,与此同时。末审是两人否也。)

    ◇ 七诲

  携同好,命爪牙,摄乌虎,杖雄戈。缘山结网,参云张罗。(《御览》三百五十一。)

  ◎ 袁伯文

  伯文为中书郎,有集十一卷。

    ◇ 美人赋

  居瑶光之岩奥,御象席之琼珍。(《文选》谢希逸《宣贵妃诔》注。)

  ◎ 何勖  勖,东海郯人,晋镇南将军无忌子,袭封安成郡公,入宋历侍中。

    ◇ 与江夏王义恭笺

  承复须古物,今奉秦李斯狗枷,汉相如犊鼻。(□□□□□□引谢绰《宋拾遗录》,义恭性爱古物,常遍就朝士求之。侍中何勖已有所送,而王征索不已。何甚不平,出行於道,遇狗枷败犊鼻,秘命左右取之还,以箱擎送之笺曰。)

  ◎ 何长瑜

  长瑜,东海人,为临川王义庆王国侍郎,历平西记室参军,除曾城令。庐陵王绍镇寻阳,请为南中郎行参军,掌书记。行至板桥,遇暴风溺死。

    ◇ 寄宗人何勖书以韵语序义庆州府僚佐

  陆展染须发,欲以媚侧室。青青不解久,星星行复出。(《宋书》□□□□□□、又引见《御览》三百七十三。)

  ◎ 邓文子

  文子为寻阳太守。

    ◇ 止征翟法赐表

  奉诏书:征郡民新除著作佐郎南阳翟法赐补员外散骑侍郎。法赐隐迹庐山,於今四世,栖身幽岩,人罕见者。如当逼以王宪,束以严科。驰山猎草,以期禽获,虑致颠殒,有伤盛化。(《宋书·翟法赐传》。)

《全宋文》 相关内容:

前一:卷三十九
后一:卷四十一

查看目录 >> 《全宋文》


国学迷 蛟峯集七卷蛟峯外集四卷山房先生遺文一卷 吳越錢氏傳芳集一卷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一卷 明末忠烈紀實二十卷 通漕讀本二卷 金華宗旨一卷金華宗旨闡幽問答一卷 清華齋趙帖十二卷 詩錄二卷 東坡集選五十卷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一百卷目録二卷續集十一卷别集十卷 靜觀齋詩鈔一卷 孟子註疏解經十四卷 〔乾隆〕扶溝縣志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論語十卷 小娥傳一卷 [湖南湘鄉]湘西沈氏房譜不分卷 王渼陂集一卷 入地眼全書十卷 朱子訓學齋規一卷 孟子七卷 友會談叢一卷 望堂金石文字二十八種不分卷 愛主準則不分卷 月洞吟一卷 内銷各款收支約數 人鏡一卷 勞文毅公書札不分卷 瓊臺先生詩話二卷 江陵志余十卷 韻汰一卷 湘山野録三卷續録一卷 鳧藻集五卷 龍魚河圖一卷 徐增鐩家書遺墨一卷 天文祕畧不分卷 黃帝内經素問集注九卷黃帝内經靈樞集注九卷 金粟詞一卷 經學提要十五卷 [湖南]劉氏族譜□卷 朝鮮小記一卷 太極葛仙公(玄)傳一卷 留村禮意三卷 一鑑樓詩畧一卷 全國各重要市縣工資指數 光緒十九年癸巳恩科浙江鄉試硃卷一卷 蘇門集八卷 朱茮堂日記不分卷 金剛三昧本性清淨不壞不滅經一卷 陶隱居集(貞白先生陶隱居集、梁陶貞白先生文集)一卷 新雕注胡曾詠史詩三卷 虛皇天尊初真十戒文一卷 古尊宿語錄三十二卷 輯北征日記一卷 少微通鑑節要五十卷外紀四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江蘇選拔貢卷一卷 重訂司馬溫公等韻圖經一卷 古德機緣六卷 平番奏議四卷 破邪顯證鑰匙卷(破邪顯證鑰匙寶經、破邪顯證鑰匙經)二卷二十四品 水部式殘一卷 楊升庵先生批點文心雕龍:文心雕龍:文心雕龍音註:10卷 三合便覽 滿漢步兵操練法 察哈爾公台吉等源流冊 [雍正, 乾隆朝正紅旗奏摺檔]:奏摺 [嘉慶, 道光朝正紅旗奏摺檔]:奏摺 [咸豐, 同治朝正紅旗奏摺檔], v.79-115:奏摺, v.79-115 [光緖, 宣統朝正紅旗奏摺檔], v.116-167:奏摺, v.116-167 [奏摺雜檔], v.168-178:奏摺, v.168-178 [正黃, 正藍, 正白, 鑲紅, 鑲藍等旗奏摺檔], v.179-189:奏摺, v.179-189 四書:御製繙譯四書 漢滿蒙藏四體合璧大藏全咒:大藏全咒:同文韻統:阿禮嘎禮讀咒法 [箴言] 蒙文蒙古源流:蒙古源流 初學指南 滿蒙合璧三字經註解 滿蒙合璧三字經註解 新譯蒙漢千字文 蒙文彙書 三合便覽:蒙文指要:清文指要 三合便覽:蒙文指要:清文指要 新刻大漢三合明珠寶劍全傳:新刻三合明珠寶劍全傳:三合明珠寶劍全傳:三合剑:一卷 金陵中祀樂譜攷正:[三卷] 風雅宜人 要穴須知 稿鈔桃花館信札 梅花書屋尺牘輯要:稿本梅花書屋信札:四卷 錦香亭:四卷 五鳳吟:四卷 新世鴻勳:定鼎奇聞:大明崇禎傳:四卷 [袁簡齋信札鈔] [醉月山人詩稿:一卷], 文稿五卷 學庸遵註 [兵法集要] [屯防便覽] [孔氏公文稿] 屋裏先生散記 律例書 [臯蘭書院古文類鈔:十九卷] 刑案初編:四川成案[四卷], 附稟稿 袁端敏公奏稿 [秉設粥廠以濟災民等事宜函] [李鴻章倡辦海軍往來電稿] 吳摯父先生詩:一卷 筠樓詩義 [江南機器製造局公牘] [中興將帥別傳]:一卷 王夢樓雜著:一卷 春曉亭詩鈔:望古堂詩錄:悟雲寮詩草:苕華山館詩存:一卷 光緖論說:一卷 燕楂吟草:一卷 行空器圖說:第一編 [六卷] 康濟改修魚雷練船並添購器具卷宗 [金陵軍需報銷總局報銷冊:四卷] [討論軍需善後報銷章程往來函] 東林九賢象贊 遊芳閑詠:一卷 藤花書屋瑣記:[九卷] [清光緖間軍務批文鈔] [Jian zhu] gong cheng ji lǖe:[建築]工程紀略:工程記略 造呈移承查史貴任前在阜寧任内經手錢粮交代登復冊底稿 在城鄉各甲副書額冊簿 隨聞集 [清光緖三十三年海州知事汪任交代駁冊] 李貴任前在清邑任内經徵各年正雜各款銀錢應支應補應抵應删會算交代駁冊稿 [清光緖山陽縣知事交代駁冊] [清光緖贛榆縣知事交代登復冊] [清光緖桃源縣知事交代駁冊] [清光緖如臯縣查造單任交冊存記] [清末江蘇各縣書院寺廟等經費簿] 考札類餘錄 諶王牘稿合鈔 李躍門百蝶圖:三冊 淡淡軒詩抄:七卷 耕香閣雜鈔 [清光緖間兩江總督奏稿鈔] 詩序集說:一卷 [安徽省司法彙登] 核放各營廉俸餉乾攤扣細數 [清光緖寶山縣交代駁冊] [清光緖間天津電報局支款清冊:八卷] 冬烘說法:枵腹子論書:三卷, 附枵腹子論書一卷 說文部首分畫檢字:說文引經分經檢字:一卷, 說文引經分經檢字一卷 儲慧軒詩鈔:一卷 一枝巢所見集:一卷 袁午橋先生軍務奏稿:午橋先生軍務手筆奏稿:一卷 蝟毛集:一卷 姓譜類對:一卷 [清末江蘇省各縣縣函底稿] 東流縣民國六年秋成全案:一卷 [清末江蘇雲南等省奏摺公函鈔] 日新格 [江人鏡友朋書札:蓉舫信箋:三卷 愛菊軒詩草:一卷 簿書糟粕:奏摺一卷 謗書, v. 1-3:[四卷] 蘇藩政要:一卷 [清江西捐鹽務題稿及告示章程] [清咸豐鹽務奏稿及鹽運各督撫部堂來咨] 探杏書屋墨選:一卷 三論書屋[詩稿]:一卷 懲忿集:一卷 [昆曲工尺譜選鈔] [錦堂奇書:三十四卷] [臨摹董文敏公真蹟] / 李石濤藏 [張敉詩翰] / 張敉書 [徐鳳士竹譜]:青在堂畫竹淺說:青在堂畫竹歌訣:筱舟先生墨蹟:附青在堂畫竹淺說, 青在堂畫竹歌訣 / 徐鳳士繪; 石濤主人錄 摘錄金博夫太先生呈批各底稿:一卷 敝帚軒吟草:一卷 紅羊劫後賸草:一卷 左傳彙選 [圍棋譜]:一卷 [旱雷製作問答錄]:電瓶製作問答錄:一卷. [電瓶製作問答錄]:一卷 丙深潤衍仲信稿:一卷 秋浦冷署閒吟:秋浦冷署聯吟:一卷 秋樹蟬聲:[三卷 琅維理擬整理海軍節略:一卷 軍事佈營法規 [公事信稿 錢粮稟稿:一卷 [羅氏族譜][罗氏族谱] 羅氏芳公派記入公系五代源流罗氏芳公派记入公系五代源流 羅秀文公派下族譜罗秀文公派下族谱 [翁氏]祖譜[翁氏]祖谱 [翁氏族譜][翁氏族谱] 翁氏總會成立二十周年紀念特刊翁氏总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特刊 [翟氏]家譜[翟氏]家谱 胡氏大族譜胡氏大族谱 胡氏大族譜胡氏大族谱 胡氏族譜胡氏族谱 [胡氏族譜][胡氏族谱] 臨濮堂施氏族誌临濮堂施氏族志 臨濮堂施氏族譜临濮堂施氏族谱 臨濮堂施氏族譜临濮堂施氏族谱 臨濮施氏族譜临濮施氏族谱 臺中王氏族譜大甲地區台中王氏族谱大甲地区 [臺中縣神岡鄉三角村筱雲山莊呂氏家譜][台中县神冈乡三角村筱云山庄吕氏家谱] 臺北市白姓宗親會春季祭祖大會特刊台北市白姓宗亲会春季祭祖大会特刊 臺北市鍾姓宗親會台北市钟姓宗亲会 臺北王氏大宗祠創建三十周年紀念特刊台北王氏大宗祠创建三十周年纪念特刊 臺北王氏大宗祠創建周年紀念台北王氏大宗祠创建周年纪念 臺北縣正堂橋口為給諭事台北县正堂桥口为给谕事 臺北高氏下派長房積傳公支族譜台北高氏下派长房积传公支族谱 臺南市王氏宗親名冊台南市王氏宗亲名册 臺南新和順楊氏二大房譜台南新和顺杨氏二大房谱 臺灣(汭?)洲陳氏系(系)統族譜台湾(汭?)洲陈氏系(系)统族谱 臺灣中路撫民理番鹿港海防總捕分府鄒為示諭加納事台湾中路抚民理番鹿港海防总捕分府邹为示谕加纳事 臺灣任氏宗族簡介台湾任氏宗族简介 臺灣何氏族譜台湾何氏族谱 臺灣先賢先烈專輯台湾先贤先烈专辑 臺灣吳氏族譜台湾吴氏族谱 臺灣姓氏源流台湾姓氏源流 臺灣宜蘭吳氏甕公後裔族譜台湾宜兰吴氏瓮公后裔族谱 臺灣宜蘭吳氏甕公後裔族譜台湾宜兰吴氏瓮公后裔族谱 臺灣府學附學生黃裳華齒錄及鄉試硃卷台湾府学附学生黄裳华齿录及乡试朱卷 臺灣府學附生王明膜齒錄及鄉試硃卷台湾府学附生王明膜齿录及乡试朱卷 臺灣張氏族譜考台湾张氏族谱考 臺灣張氏族譜考台湾张氏族谱考 臺灣張氏族譜考編本台湾张氏族谱考编本 臺灣彰化棲霞楊氏族譜台湾彰化栖霞杨氏族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