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六鱼

  少帝坐膝,太子牵裾。

  【吕注】:少帝坐膝:晋明帝少时曾经坐在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帝问长安何如日远,明帝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明日集群臣宴会,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帝失色,曰:“何故异昨日之言?”答曰:“举头见日不见长安。”太子牵据:晋代憨怀太子小时聪慧,五岁时,宫中失火,武帝登楼观火,太子牵武帝衣服让他进入暗室,武帝问故,对曰:“暮夜仓卒,宜备非常,不宜亲近火光,令照见入主。”【哀笺】:少帝坐膝事见《世说新语·夙慧》篇。太子牵裾事见《晋书列传第二十三愍怀太子》。

  卫懿好鹤,鲁隐观鱼。

  【吕注】:卫懿好鹤:卫懿公好鹤,鹤竟乘大夫坐的车,当狄人进攻卫国时.将士们说:“让鹤去打仗。”最后卫国大败。鲁隐观鱼:鲁隐公将到棠地观看捕鱼,臧僖伯劝谏说:“凡与国家大事无关的东西,国君应该不去重视。”【哀笺】:卫懿公好鹤,卫国为狄戎所灭,懿公亦被杀。棠地,今山东鱼台东。隐公终未听臧僖之谏。

  蔡伦造纸,刘向校书。

  【吕注】:蔡伦造纸:汉和帝时,宦官蔡伦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用树皮、麻头、破布、造出纸来,被称为“蔡侯纸”。刘向校书:汉成帝时,刘向任光禄大夫,成帝命他校定藏书,编成《七录》,后其子刘歆继承父业,编成《七略》。

  【哀笺】:《七录》当为《别录》之误,《隋书经籍志》、《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均作《七略别录》,并无《七录》之称。此书为我国最早之目录学著作,并非类书,早亡佚,清严可均《全汉文》载有佚文一百零二条。

  朱云折槛,禽息击车。

  【吕注】:朱云折槛;朱云在汉成帝时任槐里令,上疏言愿得尚方宝剑斩一奸臣。成帝得知他要斩的是丞相张禹时,下令定朱云罪。朱云手攀殿槛大呼,以至殿槛被拉断,自比夏朝的忠臣比干。汉成帝不得已赦免了他,并下令修殿槛,以表彰直臣。禽息击车:春秋时秦国大夫禽息向秦穆公推荐百里奚不被采纳,禽息于是以头击秦穆公车,脑浆流出。秦穆公感悟而用百里奚。

  耿恭拜井,郑国穿渠。

  【吕注】:耿恭拜井:东汉人耿恭领兵据守疏勒城,匈奴人断绝城中水源。耿恭掘地十五丈无水,于是对天祈祷,一会儿泉水奔出。匈奴以为神,于是解围。郑国穿渠:战国时韩国为防止秦国的进犯,派水工郑国劝秦国修渠,以消耗其国力。秦国发觉了韩国的用意,要杀郑国,郑国曰:“开始时臣虽然是用计,然渠成亦秦之利也。”渠修成后,灌溉良田万亩,秦国逐渐富强,于是命名该渠为郑国渠。  【哀笺】:疏勒城,今新疆喀什国华取印,添丁抹书。

  【吕注】:国华取印:宋代曹彬.字国华。在周岁抓周时,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又取一印,人皆异之。后被封为鲁国公。添丁抹书:唐代卢仝为儿子取名叫添丁,卢仝曾写《示添丁》:“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哀笺】:南唐即为曹彬统兵所灭。

  细侯竹马,宗孟银鱼。

  【吕注】:细侯竹马:汉代郭伋,字细侯。在并州时曾有恩于民,当他任并州牧时,儿童数百名骑竹马迎拜。宗孟银鱼:北宋蒲宗孟,担任翰林学士,皇帝说:“翰林职清地近,而官仪末备,自今宜佩鱼。”佩鱼:唐朝五品以上官员,按级别分别佩金、银、铜鱼,而翰林学士佩鱼自蒲宗孟开始。
【哀笺】:并州,今山西太原市西南晋源镇。宗孟银鱼为宋神宗时事。  管宁割席,和峤专车。

  【吕注】:管宁割席:三国时管宁与华歆同席读书,因华歆与他志向不同,管宁遂刻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和峤专车;晋朝中书监与中书令常同乘一车入朝,至和峤担任中书令时,因鄙视中书监苗勖的为人遂乘坐专车。

  【哀笺】:中书监与中书令同乘一车为晋朝礼制。

  渭阳袁湛,宅相魏舒。  【吕注】:渭阳袁湛:晋朝人谢绚曾在座上对其舅袁湛无礼,袁湛说:“汝父昔已轻舅,汝今复来加我,可谓世无渭阳情也。”渭阳:舅父的别称。宅相魏舒:晋朝魏舒少时住外家。相宅的人说:“必出贤甥。”魏舒自负地说:“当为外家成此宅相。”后来果然担任司徒。  【哀笺】:绚一作徇。魏舒,字阳元,外家即今人所谓外公家。

  永和拥卷,次道藏书,【吕注】:永和拥卷:三国时李谧,字永和,好学,他曾说:“丈夫拥书万卷,何暇南面百城。”次道藏书:晋代宋次道,家中藏书都校雠三五遍,士大夫多以次道家中藏书为善本,在他家附近租房居住,以求借书方便,因此他家附近的房租都比别处贵。

  【哀笺】:李谧年少好学,立志以琴、书为业,做书籍的整理、校勘,朝廷屡次征召不应,答曰:“丈夫拥书万卷,何暇南面百城。”镇周赠帛,*子驱车。

  【吕注】:镇周赠帛:唐代张镇周,在唐高祖时从寿春迁任舒州都督前.到故宅,召来亲友欢欣数十日,又将金帛赠给亲友,说:“今日犹得与故人欢欣,明日则舒州都督,治理百姓,官民礼隔,不复得为交游。”*子驱车:周*不齐,字子贱,任单父地方官。临行前阳画告诉他说:“我见识浅陋,不懂治民之术,只能告诉你钓鱼的方法,投下鱼饵就上钩的,是阳,肉薄而味不美;若即若离者是鲂鱼,肉厚而味美。”*不齐到达单父后,前来迎接的达官贵人相拥于道,*不齐说;“车驱之,车驱之!阳画所说的阳*鱼到了。”【哀笺】:*,虑字将心改为必。镇周赠帛事见《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高祖武德八年。*子,春秋鲁人,为单父宰,事见《说苑·卷七政理》廷尉罗雀,学士焚鱼。

  【吕注】:廷尉罗雀:汉代翟方进担任廷尉,门前宾客盈门,及废,门可罗雀。后复起用,有宾客欲往,翟方进在门上写道:“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学士焚鱼:南北朝时张褒,梁天监御史劾其不供学士职,张褒曰:“碧山不负吾。”就焚掉佩带的银鱼而去。

  【哀笺】:翟方进。字子威,事见《史记·卷百二十》汲郑列传第六十。学士焚鱼,张褒,任翰林学士,老杜曾有诗曰:“碧山学士焚银鱼。”(《柏学士茅屋》)

  冥鉴季达,预识卢储。

  【吕注】:冥鉴季达:宋代杨仲希,字季达,年轻时在成都某家作客,主人家少妇出来向他调情,季达正色拒绝。他的妻子在家中梦见有人说:“你丈夫独处他乡,不在暗处做亏心事,神明知道了,一定会得第一名。”后来果然如此。预识卢储:唐代卢储考进士,投书拜见尚书李翱。李翱的大女儿十五岁,看见书信,说:“此人必定会考中状元。”李翱于是招他为女婿,次年,卢储果然中榜首。

  【哀笺】:预识卢储,新婚之夜,卢储为催妆诗,曰:“昔年曾向玉京游,第一仙人许状元。今日已成秦晋约,早叫鸾凤下妆楼。”事见《太平广记·卷第一百八十一》贡举四,李翱女条目。

  宋均渡虎,李白乘驴。

  【吕注】:宋均渡虎:汉代宋均担任九江太守。郡内多虎,伤害百姓,设置槛阱仍然不能避免,宋均说:“这是因为官员贪暴,应该进忠言,退奸吏,可以移去槛阱。”老虎果然向东渡江而去。后来楚地多蝗虫,一飞到九江界内,也各自散去。李白乘驴:传说唐代诗人李白曾经骑驴过华阴,县令不准他骑驴,李白写诗云:“曾使龙巾拭唾,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想知县莫尊于天子,料此地莫大于皇都,天子殿前尚容吾走马,华容县里不许我骑驴。”知县大惊,向他谢罪。

  【哀笺】:宋均渡虎,事见《后汉书·卷四十一》第五钟离宋寒列传第三十一。李白乘驴,元,阴时夫《韵府群玉》卷二:“李白游华山,县令方决事,白乘醉跨驴过门。宰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辄敢无礼!’白乞供状曰:无姓名,曾用龙巾拭吐,御手调羹,力士脱靴,贵妃捧砚,天子殿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毛文岐曾有诗《李太白骑驴处》曰:“华--上华山侧,想见当年李太白。县令不许骑驴过,自称天子殿中客。”?仓颉造字,虞卿著书。  【吕注】:仓颉造字:仓颉是传说中黄帝的史官,据说他观鸟迹虫文,创制丁文字。虞卿著书:周虞卿是游说的士人,曾经向赵孝成王游说,第一次得到黄金百镒,第二次被任命为上卿,故号虞卿。著书八篇.世号《虞氏春秋》。  【哀笺】:《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第二:“赵孝成王時,其相虞卿上采春秋,下观近势,亦著八篇,为虞氏春秋。”班姬辞辇,冯诞同舆。

  【吕注】:班纪辞荤;汉成帝游后庭,想要班婕妤同车,班婕妤说:“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身旁;亡国之君,才有嫔妃在侧。”汉成帝才作罢。冯诞同舆:冯诞与汉高祖同年,幼时曾经侍奉高祖读书,娶了高祖的妹妹乐安公主,高祖常与他同乘车、同就食、同席而卧。

《龙文鞭影》 相关内容:

前一:五微
后一:七虞

查看目录 >> 《龙文鞭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