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卷二

○王羲之

  晋王羲之,字逸少,旷子也。七岁善书,十二见前代《笔说》于其父枕中,窃而读之。父曰:“尔何来窃吾所秘”羲之笑而不答。母曰:“尔看《用笔法》,父见其小,恐不能秘之。”语羲之曰:“待尔成人,吾授也。”羲之拜请,今而用之,使待成人,恐蔽儿之幼令也。父喜,遂与之。不盈期月,书便大进。卫夫人见,语太常王策曰:“此儿必见《用笔诀》,近见其书,便有老成之智。”流涕曰:“此子必蔽吾名。”晋帝时祭北郊,更祝版,工人削之,笔入木三分。三十三书《兰亭序》。三十七书《黄庭经》。书讫,空中有语:“卿书感我而况人乎!吾是天台丈人”。自言真胜钟繇。羲之书多不一体。(出羊欣《笔阵图》)

  逸少善草、隶、八分、飞白、章、行,备精诸体,自成一家法。千变万化,得之神功。逸少隶、行、草、章草、飞白,五体俱入神,八分入妙。妻郄氏甚工书,有七子。献之最知名,玄之、凝之、徽之、操之并工草。

  ○又

  羲之尝以章草答庾亮,亮示翼,翼见乃叹伏,因与羲之书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十纸,过江颠沛,遂乃亡,尝叹妙迹永绝。忽见足下答家兄书,焕若神明,顿还旧观。”

  旧说羲之罢会稽,住蕺山下,旦见一老姥,把十许六角竹扇出市。王聊问:“此欲货耶一枚几钱。”答云:“二十许。”右军取笔书扇,扇五字。姥大怅,惋云:“老举家朝飧,唯仰于此,云何书坏”王答云:“无所损,但道是王右军书,字请一百。”既入市,人竞市之。后数日,复以数十扇来诣请更书,王笑而不答。

  又云羲之曾自书表与穆帝,专精任意。帝乃令索纸,色类、长短、阔狭与王表相似,使张翼写效,一毫不异,乃题后答之。羲之初不觉,后更详看,乃叹曰:“小人乱真乃玺!”

  羲之性好鹅,山阴昙?襄村有一道士,养好者十余。王清旦乘小船故往看之,意大愿乐。乃告求市易,道士不与,百方譬说不能得之。道士言:“性好道,久欲写河上公老子,缣素早办,而无人能书。府君若能自屈,书《道德经》各两章,使合群以奉。”羲之停半日,为写毕,笼鹅而归,大以为乐。又尝诣一门生家,设佳馔供给,意甚感之,欲以书相报。见有一新榧几至滑净,王便书之,草正相半。门生送王归郡,比还家,其父已刮削都尽,儿还失书,惊懊累日。

  ○又

  晋穆帝永和九年,暮春三月三日,常游山阴。与太原孙统承公、孙绰兴公、广汉王彬之、道生、陈郡谢安石、高平郄昙、重熙、太原王蕴、叔仁、释支遁、道林,并逸少子凝、徽、操之等四十有一人,脩祓禊之礼,挥毫制序。兴乐而书,用蚕茧纸、鼠须笔,遒媚劲健,绝代更无。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有重者皆构别体,就中之字最多。

  ○王献之

  王献之,字子敬,尤善草隶。幼学于父,次习于张芝。尔后改变制度,别创其法。率尔师心,冥合天矩。初,谢安请为长史。太元中,新造太极殿。安欲使子敬题榜,以为万代宝,而难言之。乃说韦仲将题凌云台之事。子敬知其旨,乃正色曰:“仲将,魏之大臣,宁有此事。使其若此,知魏德之不长。”安遂不之逼。子敬年五六岁时,学书,右军従后潜制其笔不脱。乃叹曰:“此儿当有大名”遂书《乐毅论》与之。学竟,能极小真书。可谓穷微入圣,筋骨紧密,不减于父。如大则尤直而寡态,岂可同年。唯行草之间,逸气过也。及论诸体,多劣右军。总而言之,季孟差耳。子敬隶、行、草、章草、飞白五体皆入神,八分入能。  ○又

  羲之为会稽,子敬出戏,见北馆新白土壁,白净可爱。子敬令取扫帚,沾泥汁中以书壁,为方丈一字。晻暧斐亹,极有势好。日日观者成市,羲之后见,叹其美。问:“谁所作”答曰:“七郎。”羲之於是作书与所亲曰:“子敬飞白,大有直是图于此壁。”子敬好书,触遇造玄,有一好事年少,故作精白纱祴,著往诣。子敬便取祴,书之。草正诸体悉备,两袖及褾略周。自叹比来之合,年少觉王左右有凌夺之色,于是制祴而走。左右果逐及于门外,斗争分裂衣,少年才得一袖而已。子敬为吴兴,羊欣父不疑为乌程令。欣时年十五六,书已有意,为子敬所知,子敬往县入欣斋。欣著新白绢裙昼眠,子敬乃书其裙幅及带。欣觉欢乐,遂宝之,后以上朝廷。  ○又

  献之尝与简文帝书十许纸,题最后云,下官此书甚合作,愿聊存之,此书为桓玄所宝。玄爱重二王,不能释手,乃撰缣素及纸,书正行之尤美者,各为一秩,尝置左右。及南奔,虽甚狼狈,犹以自随。将败,并投于江。或谓小王为小令,非也。献之为中书令,卒于官。族弟珉代之。时以子敬为大令,季琰为小令。

  ○王脩

  王脩,字敬仁,仲祖之子。官至著作郎,少有秀令之誉。年十三著《贤令论》,刘真长见之,嗟叹不已。善隶、行书。尝就右军求书,乃写东方朔《画赞》与之。王僧虔曰:“敬仁书,殆穷其妙。”王子敬每看,咄咄逼人。升平元年卒,年二十四。始王导爱好钟氏书,丧乱狼狈,犹衣带中盛,尚书宣示。过江后以赐逸少。逸少乞敬仁,敬仁卒,其母见此书平生所好,以入棺。敬仁隶、行入妙。殷仲堪书,亦敬仁之亚也。

  ○荀舆

  荀舆能书,尝写《狸骨方》。右军临之,至今谓之《狸骨帖》。

  ○谢安

  谢安,字安石,学正于右军。右军云:“卿是解书者,然知解书为难。”安石尤善行书,亦犹卫洗马风流名士,海内所瞻。王僧虔云:“谢安入能书品录也。”安石隶、行、草并入妙。兄尚字仁祖万石,并工书。

  ○王廙

  晋平南将军侍中王廙,右军之叔父,工隶、飞白。祖述张卫,法复索靖。书七月二十六日一纸,每宝玩之。遭永嘉丧乱,乃四叠缀衣中以渡江。今蒲州桑泉令豆卢器得之,叠迹犹在。

  ○戴安道康昕

  晋戴安道,隐居不仕。总角时,以鸡子汁溲白瓦屑。作郑玄碑,自书刻之,文既奇丽,书亦妙绝。又有康昕,亦善草隶。王子敬常题方山亭壁数行,昕密改之,子敬后过不疑。又为谢居士题画像以示子敬,子敬叹能以为西河绝矣。昕,字君明,外国人,官至临沂令。

  ○韦昶  晋韦昶,字文休仲将。兄康字元将,凉州刺史之玄孙,官至颖川太守、散骑常侍。善古文大篆及草,状貌尤古,亦犹人则抱素,木则封冰,奇而且劲。太元中,孝武帝改治宫室及庙诸门,并欲使王献之隶草书题榜,献之固辞。乃使刘环以八分书之,后又使文休以大篆改八分焉。或问:“王右军父子书,君以为云何”答曰:“二王自可谓能,未是知书也。”又妙作笔,王子敬得其笔,叹为绝世。义熙末卒,年七十岁余。文休古文大篆、草书并入妙。

  ○萧思话  宋萧思话,兰陵人,父源冠军琅阝琊太守。思话官至征西将军左仆射,工书。学于羊欣,得其体法,虽无奇峰壁立之秀,运用连岗尽望势不断绝,亦可谓有功矣。王僧虔云:“萧全法羊,风流媚好,殆欲不减,笔力恨弱。”袁昂云:“羊真孔草,萧行范篆,各一时之妙也。”

  ○王僧虔  琅阝琊王僧虔,博涉经史,兼善草隶。太祖谓虔曰:“我书何如”卿曰:“臣正书第一,草书第三。陛下草书第二,正书第三。臣无第二,陛下无第一。”上大笑曰:“卿善为词也。然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虔历左仆射尚书令,谥简穆公。僧虔长子慈,年七岁,外祖江夏王刘义恭迎之入中斋,施诸宝物,恣其所取,慈唯取素琴一张、《孝子图》而已。年十岁,共时辈蔡约入寺礼佛,正见沙门等忏悔,约戏之曰:“众僧今日何乾乾。”慈应声答:“卿如此不知礼,何以兴蔡氏之宗”约兴宗之子也。谢超宗见慈学书,谓之曰:“卿书何如虔公”答云慈书与大人,犹鸡之比凤。超宗,凤之子。”慈历侍中,赠太常卿。约历太子詹事。

  ○又

  齐高帝尝与王僧虔赌书毕,帝曰:“谁为第一。”僧虔对曰:“臣书,臣中第一。陛下书,帝中第一。”帝笑曰:“卿可谓善自谋矣。”

  ○王融  齐末王融,图古今杂体,有六十四书。少年仿效,家藏纸贵。而风鱼虫鸟是七国时书,元长皆作隶字,故贻后来所诘。湘东王遣沮阳令韦仲定为九十一种,次功曹谢□勋增其九法,合成百体,其中以八卦为书为一,以太为两法,径丈一字,方寸千言。  ○萧子云

  梁萧子云,字景乔。武帝谓曰:“蔡邕飞而不白,羲之白而不飞,飞白之间,在卿斟酌耳。”尝大书萧字,后人匣而宝之,传至张氏宾护,东都旧第有萧齐前后序,皆名公之词也。

  武帝造寺,令萧子云飞白,大书萧字,至今一字存焉。李约竭产自江南买归东洛,建一小亭以玩,号曰“萧齐”。

  ○萧特

  海盐令兰陵萧特,善草隶,高祖赏之。曰:“子敬之书不如逸少,萧特之迹遂过其父。”

  ○僧智永

  陈永欣寺僧智永师,远祖逸少。历纪专精,摄齐升堂真草唯命。智永章草及草书入妙,行入能。兄智楷亦工书,丁觇亦善隶书,时人云:“丁真永草。”  ○又

  智永尝于楼上学书,业成方下。

  梁周兴嗣编次《千字文》,而有王右军者,人皆不能晓其始。乃梁武教诸王书,令殷铁石于大王书中,榻一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纸,杂碎无序。武帝召兴嗣,谓曰:“卿有才思,为我韵之。”兴嗣一夕编缀进上,鬓发皆白,而赏锡甚厚。右军孙智永师自临八百本,散与人外,江南诸寺各留一本。永公住吴兴永欣寺,积年学书,后有秃笔头十瓮,每瓮皆数石。人来觅书并请题额者如市。所居户限为之穿穴,乃用铁叶裹之。人谓为“铁门限”。后取笔头瘗之,号为“退笔冢”,自制铭志。  尝居永欣寺阁上临书,所退笔头置之于大竹簏,簏受一石余,而五簏满。

  ○僧智果

  隋永欣寺僧智果,会稽人也,炀帝甚善之。工书铭石,其为瘦健。造次难类,尝谓永师曰:“和尚得右军肉,智果得骨。夫筋骨藏于肤肉,山水不厌高深。而比公稍乏清幽,伤于浅露,若吴人之战,轻进易退,勇力而非武。虚张夸耀,无乃小人儒乎。”智果隶行草入能。

《书断列传》 相关内容:

前一:卷一
后一:卷三

查看目录 >> 《书断列传》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