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卷四

◎雷神 雷州英榜山有雷神庙。神端冕而绯,左右列侍天将。一辅髦者,捧圆物,色垩,为神之所始,盖鸟卵云。堂后又有雷神十二躯以应十二方位及雷公、电母、风伯、雨师像。其在堂复,则雷神之父陈氏钅共也。志称陈时雷州人陈钅共无子,其业捕猎,家有九耳犬甚灵。凡将猎,卜诸犬耳。一耳动则获一兽,动多则三四耳,少则一二耳。一曰出猎,而九耳俱动。钅共大喜,以为必多得兽矣。既之野,有丛棘一区,九耳犬围绕不去。异之,得一巨卵,径尺。携以归,雷雨暴作,卵开,乃一男子。其手有文,左曰雷,右曰州。有神人尝入室中乳哺,乡人以为雷种也,神之。天建三年,果为雷州刺史。名曰文玉。既没,神化大显,民因祀以为雷神。此事诞甚,然厥初生民,皆繇气化。?卵吞于简狄,帝武感乎姜?原。神圣之生,天必示之怪异。况雷于天地为长子,《易》曰:“震一索而得男。”神生于霹雳,为天地始阳所孕,理或有之。◎罗浮君

罗浮山,洞名朱明耀真之天,青精朱灵芝治之。今山中伏虎岩上有朱子庵,盖青精之所尝居。青精者,罗浮始开辟之人,故居人称之曰青精君,而号华子期曰玉源君。子期,淮南人,相传角里先生弟子居罗浮玉源。玉源在分水?奥,所谓泉源福地也。他如阴长生居铁桥,葛孝先居飞云顶,鲍靓居酥醪观,葛稚川居麻姑峰下,单道开居石室,苏元朗居青霞谷,轩辕集居蛇穴,是皆罗浮君所与共治斯山者。罗浮君亦称四百三十二君,盖山之神也。罗浮君每尝出见,陈武帝时见于大石楼上,长三丈所,通体皓然,衣服楚丽。山中人莫不伏拜。其祀肇于晋,著于唐,唐元宗尝于五龙堂南筑坛以祷,使道士申太芝王之又于都虚观置守祠者十家。宋乃著为令。岁十月下元长吏醮山以礼事神。淳熙甲午,守臣王宁奉祀。有庆云起于祠所,五色轮?,绘图以奏,谓为太平之应。而先朝永乐中遣官设醮,瘗所降玉简于观中,盖皆以罗浮之神绝灵,为望秩所必焉者也。

◎南海神 南海神庙在波罗江上,建自随开皇年。大门内有宋太宗碑、明太祖高皇帝碑。其在香亭左右,则列宗御祭文,使臣所勒者也。韩昌黎碑在东廊。宋循州刺史陈谏重书。神自唐开元时祭典始盛,尝册尊为广利王。岁以立夏气至,命广州刺史行事祠下,祝文书御名。宋真宗锡王玉带。至和元年,加王冕九旒,犀簪导青纩充耳,青衣五章,朱裳四章,革带钩,纟青?素单,大带锦绶,剑佩履袜,内出花钗九株,衤圭,衤属,簪,钿,署曰:赐明顺夫人。明顺者,王之夫人,皇?所封号也。元时数遣使奉锦幡、销金幡、金银香盒。吴莱《古迹记》言南海庙有玉简、玉箫、玉砚、象鞭;林霭所献铜鼓,面阔五尺,脐隐起,有海鱼虾蟆周匝;及宋真宗所赐玉带、蕃国刻金书表、龙牙、火浣布,今皆不存。洪武六年赐黄金香盒,重十六两,黄绫幡一副。藩臬大夫每春秋仲月壬日致祭。先出香盒于官库,赍至神前,祭毕,复归藏焉。

◎禾谷夫人 香山村落多祀禾谷夫人,或以为后稷之母姜?原云。

◎伏波神 伏波神为汉新息侯马援。侯有大功德于越,越人祀之于海康、徐闻,以侯治琼海也。又祀之于横州。以侯治乌蛮大滩也。滩在横州东百余里,为西南湍险之最。舟从??至广必经焉。滩有四:曰雷霹,曰龙门。曰虎跳,曰挂舵。每滩四折,折必五六里,出入乱石丛中,势如箭激,数有破溺之患。夹岸皆山,侯庙在其北麓。凡上下滩者,必问侯。侯许,乃敢放舟。每岁,侯必封滩十余日,绝舟往来。新舟必磔一白犬以祭,有大风雨,侯辄驾铜船出滩,橹声喧う,人不敢开篷窃视。晴霁时,有铜篙铁桨浮出,则横水渡船必破覆,须祭礻襄之乃已。此皆侯之神灵所为云。凡过滩,每一舟拨招者四人,使舵者四人,前立望路者一人,左右侧坚其掌,则舵随之。然此地仅一姓人知水道,世为滩师,余入则否,其人亦马流遗裔也。滩为交趾下流。徵侧叛时,侯疏凿以运楼船,至今石势纵横,宛如壁垒,大小石分曹角斗,奇阵森然,戈甲之声,喧阗十余里外。侯威灵盖千年一曰也。祠中床、帐、盘、盂诸物,祝人拂拭惟谨。居民每食必以祭,事若严君。予亦尝以交趾?珠为荐。?珠者,薏苡也。◎飞来神

罗定州西五里许地曰牛头湾。有尉佗庙。万历间,庙乘风雨飞越数里,至玉树冈。谭石乡民乃增饰而祀之,号其神曰飞来神,庙曰飞来庙。其钟与香炉未飞去者,数移人庙而数去。

◎天妃 天妃,海神。或以为太虚之中,惟天为大,地次之。故天称皇,地称后。海次于地,故称妃。然今南粤人皆以天妃为林姓云。

◎龙母

龙母温夫人者,晋康程水人也。秦始皇尝遣使尽礼致聘,将纳夫人后宫。夫人不乐,使者敦迫上道。行至始安,一夕,龙引所乘船还程水。使者复往,龙复引船以归。夫人没,葬西源上。龙尝为大波,萦浪转沙以成坟。会大风雨,墓移江北。每洪水淹没,四周皆浊,而近墓数尺独清。墓之南有山,天将雨,云气必先群山而出。树林阴翳,有数百年古木,人不敢伐,以夫人有神灵其间云。夫人姓蒲,误作温。然其墓当灵溪水口,灵溪一名温水,以夫人姓温故名。或曰,温者,媪之讹也。

◎斗姥

斗姥像在肇庆七星岩,名摩利支天菩萨亦名天后。花冠璎珞,赤足,两手合掌,两手擎日月,两手握剑。天女二,捧盘在左右。盘一羊头,一兔头。前总制熊文灿之所造也。文灿招抚郑芝龙时,使芝龙与海寇刘香大战。菩萨见形空中,香因败灭。文灿以为:菩萨即元女。蚩尤为暴时,黄帝仰天而数,天遣元女下授黄帝兵符,伏蚩尤。又尝下天女曰魃,以止蚩尤风雨。古圣人用兵,皆以神女为助,于是倾赀十余万为宫殿极其壮丽以答之。

◎花王父母

越人祈子必于花王父母。有祝辞云:“白花男,红花女。”故婚夕亲戚皆往送花,盖取《诗》华如桃李之义。

◎金华夫人

广州多有金花夫人祠。夫人字金华,少为女巫,不嫁,善能调媚鬼神。其后溺死湖中,数日不坏。有异香,即有一黄沉女像容貌绝类夫人者浮出,人以为水仙,取祠之,因名其地曰仙湖。祈子往往有验。妇女有谣云:“祈子金华,多得白花。三年两朵,离离成果。”越俗今无女巫,惟阳春有之。然亦自为女巫,不为人作女巫也。盖妇女病,辄跳神。愈则以身为赛。垂{髟肖}盛色,缠结非常。头戴鸟毛之冠,缀以缨珞。一舞一歌回环宛转,观者无不称艳。盖自以身为媚。乃为敬神之至云。女巫,琼州特重。每神会,必择女巫之妓少者,唱蛮词,吹黎笙以为乐。人妖淫而神亦尔,尤伤风教。◎东莞城隍

洪武二年三月朔,上在朝阳殿,梦一臣幞头象简,一白髯老者随之,山呼舞蹈,称臣东莞城隍。老者,县中钵盂山土地。谨奏陛下,东莞岁中致祭无祀,一次不敷,乞敕有司递年祭三次,庶幽魂得以均沾。上觉而异之,召礼部议,乃封东莞城隍显,佑伯,仍管城隍司事。赐伯爵仪仗,暨异锦龙缎一端,印曰“东莞县城隍之印”。递年三月三日、九月九日,有司以少牢致祭,别颁敕封钵盂山土地,赐以冠带。诏东莞及天下无祀者,岁中清明日、七月望日、十月朔日致祭,著为令。

◎南越人好巫

南越人好巫。叶石洞为惠安宰,淫祠尽废,分违师巫充社夫,遇水旱疠疫,使行禳礼。又遵洪武礼制,每里一百户立坛一所,祭无祀鬼神。祭日皆行傩礼。寻常有病,则以酒食置竹箕上,当门巷而祭,曰“设鬼”,亦曰“抛撒”。或作纸船、纸人燔之。纸人以代病者,是曰“代人”。人以鬼代,鬼以纸代。博罗之俗,正月二十日以桃枝插门,童稚则以桃叶为佩,曰禁鬼也。广州妇女患病者,使一妪左持雄鸡,右持米及箸,于“闾巷间嗥曰:某归!则一妪应之曰某归矣。其病旋愈,此亦招魂之礼,是名“鸡招”。人知越有鸡卜,不知复有鸡招。亦曰“叫鸡米”云。至始死,则招师巫开路。安崖有二司神者,一曰降魂童言曰:欲与萧公斗法。于是二司神各发马脚。马脚者,神所附之人也。以枪自刺其腹,洞贯焉。刺咽,亦如之。有疾病者许火棚。既愈,如数伐薪,请二司神酬愿,病者率众舆二司神跣行烈焰,毫发无损。广有二界神。香人有争斗,多向三界神乞蛇以决曲直。蛇所向作咬人势,则曲;背则直。或以香花钱米迎蛇至家,囊蛇而探之。曲则蛇咬其指;直则已。有许愿者不还,蛇则腾至入家,索饮食。又或有仇怨,于神前书其人年生八字,以碗覆之。神前碗大小纷然,无有敢动其一者。有急脚先锋神者,凡男女将有所私,从而祷之,往往得其所欲,以香囊酬之,神前香囊堆积。乞其一二,则明岁酬以三四。新兴有东山神者,有处女采桑过焉。歌曰:“路边神,尔单身。一蚕生二茧,吾舍作夫人”。还家,果一蚕二茧,且甚巨。是夜,风雨大作,女失所之。有一红丝自屋起,牵入庙中。追寻之,兀坐无声息矣。遂泥而塑之,称罗夫人。番禺石壁有恩情神者,昔有男女二人于舟中目成,将及岸,女溺于水,男从而援之,俱死焉。二尸浮出,相抱不解。民因祠以为恩情庙,此皆丛祠之淫者。◎洗夫人庙

洗夫人庙在高州。按志,洗,高凉人。其家世为南越首领,辖部落十余万。洗幼贤明,晓兵略,善抚部众。罗州刺史冯融闻其贤,为子宝求娶焉。侯景反,高州刺史李迁仕召宝,洗止之曰:刺史无故不当召,欲邀君共反耳。既而迁仕果反,洗自将千余人袭击,大破之,遂与陈霸先会于赣右。还谓宝曰:陈都督非常人也。厚资给之。陈永定间广州刺史欧阳纥反,发兵拒之,纥徒溃散,册洗为石龙郡大夫人,赐绣?卤簿如刺史。及隋继陈,隋高祖遣韦?安抚岭外,洗因陈主遗之书,令其归化,遂遣孙暄迎?,岭南遂安。未几,番禺王仲宣反,又遣孙盎进兵攻破仲宣。洗被甲领彀骑巡抚诸州。高祖异之,册为谯国夫人,仍开幕府,为置官属给印章,便宜行事。年八十卒,谥诚敬夫人。◎韶州苏黄墨迹

政宝堂石刻在韶州府治西,苏轼、黄庭坚墨迹。杨万里跋云:“岭南无二先生帖,大似鲁人不识麟。”惟韶有之。精光异气,上烛南斗。

◎海琼子

白玉蟾本葛长庚也,随父任之琼,自号海琼子。博洽群书,善隶篆,兼工梅竹,嗣以仙去。王忠铭序文云:“文章之变,不可胜穷。而其发于性术也亦异。吾乡自白海琼仙而邱文庄相。二先生诗文出,业已彪炳艺林,为出世经世者之宗,后有作者,不可及已。”

◎桂阳周府君碑

旧志碑跋云《欧文右桂阳周府君碑》。按《韶州图经》载《桂阳太守周府君碑》,其庙在乐昌县西武溪上。武溪惊湍激石数百里。昔马援南征,其门人袁寄生善吹笛,援为作歌和之,名曰《武溪深》。周使君开此溪,合浈水。桂阳人为立庙刻石。又云,碑在庙中,郭苍文。今碑文磨灭。府君字君光,而名已讹缺不可辨。《图经》亦不著其名,《后汉书》又无传,不知为何人也。《南丰集》云:熙宁间某从知韶州,王之材求得此本,并以书来曰:按《曲江图经》,周府君名昕字君光,则永叔未之详也。又有碑阴,列故吏工师官号姓名。之材并模以来,永叔亦未之得也。其碑“曲江”字皆作“曲红”,而“苍江”字、“江夏”字,亦作“红”,盖古字通用,不可不知。此学者所以贵乎博览也。◎韩文公祠

韩文公祠在潮州府治后。《竹坡诗话》云:“韩祠有异木,世传退之手植。去祠十余步种之辄萎。有题诗者云:“韩木有青春谷暖,鳄鱼无种海潭清。”潮阳东山有二峰,曰双旌石。昌黎尝建亭于此。鳄溪在府城东。溪有鳄鱼食民畜产且尽,昌黎作文驱之。是夕,风雨大震,西徙六十里,民赖以安。

◎连州二诗人

石文德孟宾于皆连州人。石有《楚王夫人挽歌》云:“月沉湘浦冷,花谢汉宫秋。”楚王异之,授水部,号其乡为儒林乡。孟亦官水部,以诗名。陈尧佐序其诗云:“如百丈悬流洒落苍翠间,清雄奔放,望之竖人毛骨。五季词人,无有过之者。”

◎白沙先生

陈献章字公甫,新会人。正统间乡荐第九,两上春官。过临州谒吴与弼,有解悟。比归,声名蔚起。时钱浦谪顺德,见而知其醇儒,雅重之,劝之竟业。成均时,祭酒邢让命和杨龟山《此日不再得》诗,览之,惊曰:“警敏绝伦,青于蓝矣。”阙下竞传之。南归,从学日益众。于是天下无不知有陈白沙也。有司屡荐,勉起赴京,以母老身病上疏,诏许之,授翰林检讨,得家居,以绍明圣学为己任。及门如辽东贺钦之、嘉鱼李承基、番禺张诩、增城湛若水、东莞林光皆绍江门之绪。其诗自名其家,书法宗晋唐。晚喜为苑笔书,世竞珍焉。《通志》庐阜精舍在新会县南小庐山上,距江门二里,陈献章建白沙村名。

◎六如亭

东坡故居在惠州府城白鹤峰下。昔有白鹤观,东坡寓此。有诗云:“为报先生春睡足,道人轻撞五更钟。”传至京师,章?笑曰:“苏子尚尔快活耶?”复贬昌化。六如亭在府城南丰湖上,侍妾朝云葬此。◎载酒堂

东坡以别驾安置儋州,时负大瓢行歌田亩间。有饣盍妇年已七十,谓曰:“内翰昔日荣贵,一场春梦耶?”东坡大然之,因呼为春梦婆。今儋州有载酒堂。

◎苏泉

琼州城东有浮粟泉,因苏文忠饮此得名。今俗称苏泉。

◎枕书堂 宋包拯合淝人,知端州。莅事明察,不遗隐伏。端产砚,前守缘供贡率取数十倍以事权贵。拯命制者止足贡数,岁满不持一砚归。寻擢龙图阁待制,拜枢密,童稚妇女皆知其名。志载枕书堂在郡治东,菊圃在郡厅西,拯建。

◎花船

粤郡遍集舟航,广州城外载酒移棹春游者名曰花船。又有高尾艇、槟榔艇诸名。船户间有鬻色者,此风近巳惩格。《清异录》云:四方指南海为烟月作坊,以言风俗尚淫。今汴中鬻色户甚夥,至于男子。举体自轻,遂成蜂窠巷陌,又不止烟月作坊也。

◎河船

自肇庆至河头所乘舟楫,皆称河船。轻利浅窄,首尾尖锐,妇人俱能操篙橹。风帆皆以蒲席合成,各随大小缝就。往往两帆斜系,迎风如蝶翅,沿溪收放,却极稳便。

《南越笔记》 相关内容:

前一:卷三
后一:卷五

查看目录 >> 《南越笔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