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儒部 > 诗经 > 陆贾新语注释 >

附录二 楚汉春秋佚文

附录二 楚汉春秋佚文

临海洪颐烜原辑江津王利器校订

汉书艺文志六艺略春秋:“楚汉春秋九篇。”本注:“陆贾所记。”隋书经籍志九卷,新唐书艺文志同。唐书经籍志二十卷,不知何以多出十一卷,或字误也。文献通考经籍考未见着录,盖其书已亡于南宋矣。后汉书班彪传上:“汉兴,定天下,太中大夫陆贾记录时功,作楚汉春秋九篇。”史记高祖功臣侯年表索隐:“陆贾记事,在高祖与惠帝时。”史通六家篇:“晏子、虞卿、吕氏、陆贾,其书篇第,本无年月,而亦谓之春秋。”又题目篇:“吕、陆二氏,各着一书,惟次篇章,不系时月,此乃子书杂记,而皆号曰春秋。”又杂说上篇:“刘氏初兴,书唯陆贾而已;子长述楚、汉之事,譬夫行不由径,出不由户,未之闻也。”汉书司马迁传赞:“司马迁据左氏、国语,采世本、战国策,述楚汉春秋,接其后事,讫于大汉。”盖司马迁撰史记据楚汉春秋,故其言秦、汉事尤详;然则楚汉春秋,诚研究汉代史之第一手材料也。旧辑本以洪颐烜撰集者为较佳,刻入经典集林卷十,但纰缪亦复不少,如太平御览六九六带部引“北郭先生献带于淮阴侯”云云,而误“献带”为“献策”;吴王濞史记入列传,而洪氏引史记吴王濞世家;此其一隅耳,然亦足见其鲁莽灭裂矣。今辄重而理之,发为后定,而附于新语校注之后焉,斯亦汉志称某氏所著书之例也。

项燕为秦将王翦所杀。(史记项羽本纪索隐)

项梁阴养生士九十人,参木者,所与计谋者也。木佯疾,于室中铸大钱,以具甲兵。(太平御览八三五) 案:“生”字当衍。

项梁尝阴养士,最高者多力,拔树以击地。(太平御览三八六)

吴广说陈涉曰:“王引兵西击,则野无交兵。”

(文选曹子建又赠丁仪王粲诗注)会稽假守殷通。(史记项羽本纪正义、汉书项籍传注)

东阳狱史陈婴。(史记项羽本纪正义)

上过陈留,郦生求见,使者入通。公方洗足,问:“何如人?”曰:“状类大儒。”上曰:“吾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大儒也。”使者出告。郦生瞋目按剑曰:“入言,高阳酒徒,非儒者也。”(北堂书钞一二二、太平御览三四二、又三六六)

洪颐烜曰:“案:史通杂说篇:‘刘氏初兴,书惟陆贾而已。子长述楚、汉之事,专据此书,……如郦生之初谒沛公,高祖之长歌鸿鹄,非唯文句有别,遂乃事理皆殊。’”

高祖向咸阳南攻宛,宛坚守不下。乃匿其旌旗,人衔枚,马束舌,龙举而翼奋,鸡未鸣,围宛城三匝。宛城降。(史记高祖本纪索隐、太平御览三五七)

洪颐烜曰:“案:北堂书钞十二引‘龙举翼起’四字。”

樊哙请杀之。(史记高祖本纪索隐)

案:此“秦王子婴降轵道旁”句,索隐所引也。

沛公西入武关,居于灞上,遣将军闭函谷关,无内项王。项王大将亚父至关,不得入,怒曰:“沛公欲反耶?”即令家发薪一束,欲烧关门,关门乃开。(艺文类聚六)

解先生云:“遣守函谷,无内项王。”(史记高祖本纪索隐)

洪颐烜曰:“案项羽本纪集解、留侯世家索隐、汉书张良传注臣瓒云:‘楚汉春秋,鲰生本姓解。’”

项王在鸿门,而亚父谏曰:“吾使人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相摎,或似龙,或似蛇,或似虎,或似云,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气也,不若杀之。”(水经渭水注、太平御览十五、又八七、又八七二)

案:御览八七引作“五彩相纠”。

沛公脱身鸿门,从闲道至军。张良、韩信乃谒项王军门曰:“沛公使臣奉白璧一只献大王足下,玉斗一只献大将军足下。”亚父受玉斗,置地,戟撞破之。(太平御览三五二)蔡生。(史记项羽本纪集解)

案:此“说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王闻之,烹说者”句,集解所引也。

董公八十二,遂封为成侯。(史记高祖本纪正义)

器案:汉书高帝纪上:“新城三老董公遮说汉王曰:‘臣闻:顺德者昌,逆德者亡。兵出无名,事故不成。故曰:明其为贼,敌乃可服。项羽为无道,放杀其主,天下之贼也。夫仁不以勇,义不以力;三军之众(荀悦汉纪句上有“若”字)为之素服,以告之诸侯,为此东伐,四海之内,莫不仰德,此三王之举也。’汉王曰:‘善。非夫子无所闻。’于是汉王为义帝发丧,袒而大哭。”汉书此文,当亦本之陆氏,而史记乃略出为“为义帝死故”五字一句,不若汉书之得其本真也。

项王为高阁,置太公于上,告汉王曰:“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汉王曰:“吾与项王,约为兄弟,吾翁即汝翁,若烹汝翁,幸分我一杯羹。”(太平御览一八四)

新昌亭长。(史记淮阴侯列传索隐)

案:此“常数从其下乡南昌亭长寄食”句,索隐所引也。

卑山。(史记淮阴侯列传索隐)

案:此“从闲道萆山而望赵军”句,索隐所引也。

北郭先生献带于淮阴侯曰:“牛为人任用,力尽犹不置其革。”(太平御览六九六)

项王使武涉说淮阴侯,淮阴侯曰:“臣故事项王,位不过郎中,官不过执戟,及去楚归汉,汉王赐臣玉案之食,玉具之剑,臣背叛之,内愧于心也。”(北堂书钞一三三、艺文类聚六九、文选张平子四愁诗注、太平御览七一0)

上东围项羽,闻樊哙反,旄头公孙戎明之卒不反,封戎二千户。(汉书王莽传上晋灼注)

上欲封侯公,匿不肯复见,曰:“此天下之辨士,所居倾国,故号平国君。”(史记项羽本纪正义、文选陆士衡汉高祖功臣颂注)

歌曰: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史记项羽本纪正义)

高帝初封侯者,皆赐丹书铁券,曰:“使黄河如带,泰山如砺,汉有宗庙,尔无绝世。”(太平御览五九八、又六三三、困学纪闻十二)

汉已定天下,论群臣破敌禽将,活死不衰,绛灌、樊哙是也。功成名立,臣为爪牙,世世相属,百世无邪,绛侯周勃是也。(文选刘子骏移书让太常博士注)

洪颐烜曰:“案汉书礼乐志注、陈平传注云:‘楚汉春秋高祖功臣,别有◆灌。’”器案:文选注引楚汉春秋此文,复下以己意曰:“然(案:文选注所云“然”,当读作“然则”。)◆灌自一人,非◆侯与灌婴。”

上败彭城,薛人丁固追上,上被发而顾曰:“丁公,何相逼之甚?”乃回马而去。上即位,欲陈功,上曰:“使项氏失天下者是子也。为人臣用两心,非忠也。”使下吏笞杀之。(太平御览三七三、又六四九)

上封许负为鸣雌亭侯。(史记周勃世家索隐)正疆数言事而当,上使参乘,解玉剑以佩之。天下定,出以为守。有告之者,上曰:“天下方急,汝何在?”曰:“亡。”上曰:“正疆沐浴霜露,与我从军,而汝亡,告之何也?”下廷尉劓。(太平御览六四八)

淮阴武王反,上自击之。张良居守。上体不安,卧辒车中,行三四里。留侯走,东追上,簪堕被发,及辒车,排户曰:“陛下即弃天下,欲以王葬乎?以布衣葬乎?”上骂曰:“若翁天子也,何故以王及布衣葬乎?”良曰:“淮南反于东,淮阴害于西,恐陛下倚沟壑而终也。”(太平御览三九四)

谢公。(史记淮阴侯列传索隐、汉书韩信传注)案:此“其舍人得罪于信,信囚,欲杀之”句,索隐所引也。

岂是乎?(史记黥布列传索隐)

案:此“黥布笑曰‘人相我当刑而王’”句,索隐所引也。

黥布反,羽书至,上大怒。(文选虞子阳咏霍将军北伐诗注)

下蔡亭长詈淮南王曰:“封汝爵为千乘,东南尽日所出,尚未足黔徒群盗所邪?而反,何也?”(文选陆士衡五等论注) 斩告萧何者。(北堂书钞七) 滕公者,御也。(史记樊郦滕灌列传索隐) 孔将军居左。(汉书高帝功臣表注) 叔孙通名何。(史记叔孙通传集解及索隐)

叔孙何曰:“臣三谏不从,请以身当之。”抚剑将自杀。上离席云:“吾听子计,不易太子。”(史记叔孙通列传索隐)

四人冠韦冠,佩银环,衣服甚鲜。(后汉书冯衍传四皓注)

惠帝崩,吕太后欲为高坟,使从未央宫坐而见之。诸将谏,不许。东阳侯垂泣曰:“陛下日夜见惠帝冢,悲哀流涕无已,是伤生也。臣窃哀之。”于是太后乃止。(艺文类聚三五、太平御览四五七、又四八八、又五五七)

田子春说张卿云:“刘泽,宗家也。”(史记燕王世家索隐)

洪颐烜曰:“案世家云:‘高后时,齐人田生游乏资,以画干营陵侯。’集解:‘晋灼曰:楚汉春秋田子春,汉书燕王传注作字子春。’”

赵中大夫曰:“臣闻:越王句践,素甲三甲。”

(文选潘安仁关中诗注)吴太子名贤,字德明。(史记吴王濞列传索隐)韩王信都。(史记韩王信列传索隐、汉书功臣表注、史通杂说上)

清阳侯王隆。(史记高祖功臣年表索隐)

洪颐烜曰:“案索隐云:‘史记与汉书同,而楚汉春秋则不同者,陆贾记事,在高祖、惠帝时,汉书是后定功臣等列。’”

器案: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侯第,索隐引姚氏曰:“萧何第一,曹参二,张敖三,周勃四,樊哙五,郦商六,奚涓七,夏侯婴八,灌婴九,傅宽十,靳歙十一,王陵十二,陈武十三,王吸十四,薛欧十五,周昌十六,丁复十七,虫逢(当作“达”)十八。史记与汉表同,而楚汉春秋则不同者,陆贾记事,在高祖、惠帝时,汉书是后定功臣等列,及陈平受吕后命而定,或已改邑号,故人名亦别。且高祖初定惟十八侯,吕后令陈平终竟以下列侯第录,凡一百四十三人也。”

阴陵。(史记高祖功臣年表阳陵侯傅宽条索隐)

名濆。(史记高祖功臣年表博阳侯陈濞条索隐)

夜侯虫达。(史记高祖功臣年表索隐)

南宫侯张耳。(史记高祖功臣年表索隐)

凭成侯。(史记蒯成侯列传索隐)

器案:索隐云:“姓周,名◆,音薛。蒯者,乡名。案三苍云:‘蒯乡,在城父县,音裴。汉书作?,从崩,从邑。’今书本并作蒯,音菅蒯之蒯,非也。苏林音簿催反。(汲古阁史记索隐单行本作“苦催反”)晋灼案功臣表,属长沙。崔浩音簿坏反。(汲古阁史记索隐单行本作“苦坏反”)楚汉春秋作“凭成侯”,则裴(汲古阁史记索隐单行本作“陪”)凭声相近,此(汲古阁史记索隐单行本作“或”)得其实也。”

《陆贾新语注释》 相关内容:

前一:附录一 新语佚文
后一:附录三 书录

查看目录 >> 《陆贾新语注释》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