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三十七 桓荣丁鸿列传第二十七

卷三十七 桓荣丁鸿列传第二十七

  桓荣字春卿,沛郡龙亢人也。《续汉书》曰:“荣本齐人,迁于龙亢,至荣六叶。”《东观记》曰:“荣本齐桓公后也。桓公作伯,支庶用其谥立族命氏焉。”少学长安,习《欧阳尚书》,事博士九江朱普。朱普字公文,受业于平当,为博士,徒众尤盛。见《前书》。贫窭无资,《字林》曰:“窭,空也。”常客佣以自给,精力不倦,十五年不窥家园。至王莽篡位乃归。会朱普卒,荣奔丧九江,负土成坟,因留教授,徒众数百人。莽败,天下乱。荣抱其经书与弟子逃匿山谷,虽常饥困而讲论不辍,后复客授江淮闲。

  建武十九年,年六十余,始辟大司徒府。时显宗始立为皇太子,选求明经,乃擢荣弟子豫章何汤为虎贲中郎将,以《尚书》授太子。世祖从容问汤从音七容反。本师为谁,汤对曰:“事沛国桓荣。”帝即召荣,令说《尚书》,甚善之。《谢承书》曰:“何汤字仲弓,豫章南昌人也。荣门徒常四百余人,汤为高第,以才明知名。荣年四十无子,汤乃去荣妻为更娶,生三子,荣甚重之。后拜郎中,守开阳门候。上微行夜还,汤闭门不纳,更从中东门入。明旦,召诣太官赐食,诸门候皆夺俸。建武十八年夏旱,公卿皆暴露请雨。洛阳令著车盖出门,汤将卫士钩令车收案,有诏免令官,拜汤虎贲中郎将。上尝叹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何汤之谓也。’汤以明经尝授太子,推荐荣,荣拜五更,封关内侯。荣常言曰:‘此皆何仲弓之力也。’”拜为议郎,赐钱十万,入使授太子。每朝会,辄令荣于公卿前敷奏经书。帝称善,曰:“得生几晚!”会《欧阳》博士缺,帝欲用荣。荣叩头让曰:“臣经术浅薄,不如同门生郎中彭闳、扬州从事皋弘。”帝曰:“俞,往,女谐。”《续汉书》曰:“闳字作明。”俞,然也。然其所举,来令往,言汝能和谐此官。《谢承书》曰:“皋弘字奉卿,吴郡人也。家代为冠族。少有英才,与桓荣相善。子徽,至司徒长史”也。因拜荣为博士,引闳、弘为议郎。

  车驾幸大学,会诸博士论难于前,荣被服儒衣,温恭有蕴籍,蕴籍犹言宽博有余也。蕴音于问反。辩明经义,每以礼让相猒,不以辞长胜人,儒者莫之及,猒,服也。音一叶反。特加赏赐。又诏诸生雅吹击磬,尽日乃罢。吹管奏《雅·颂》也。后荣入会庭中,诏赐奇果,受者皆怀之,荣独举手捧之以拜。帝笑指之曰:“此真儒生也。”以是愈见敬厚,常令止宿太子宫。积五年,荣荐门下生九江胡宪侍讲,乃听得出,旦一入而已。荣尝寝病,太子朝夕遣中傅问病,赐以珍羞、帷帐、奴婢,谓曰:“如有不讳,无忧家室也。”不讳谓死也。死者人之常,故言不讳也。后病愈,复入侍讲。

  二十八年,大会百官,诏问谁可傅太子者,群臣承望上意,皆言太子舅执金吾原鹿侯阴识可。言可任也。博士张佚正色曰:“今陛下立太子,为阴氏乎?为天下乎?即为阴氏,则阴侯可;为天下,则固宜用天下之贤才。”帝称善,曰:“欲置傅者,以辅太子也。今博士不难正朕,况太子乎?”即拜佚为太子太傅,而以荣为少傅,赐以辎车、乘马。荣大会诸生,陈其车马、印绶,曰:“今日所蒙,稽古之力也,可不勉哉!”荣以太子经学成毕,上疏谢曰:“臣幸得侍帷幄,执经连年,而智学浅短,无以补益万分。今皇太子以聪睿之姿,通明经义,观览古今,储君副主莫能专精博学若此者也。斯诚国家福佑,天下幸甚。臣师道已尽,皆在太子,谨使掾臣汜再拜归道。”《续汉书》曰:“三公东西曹掾四百石,余掾比二百石。”归犹谢也。太子报书曰:“庄以童蒙,学道九载,而典训不明,无所晓识。夫《五经》广大,圣言幽远,非天下之至精,岂能与于此!此上二句,《周易》之《系辞》。与音预。况以不才,敢承诲命。昔之先师谢弟子者有矣,上则通达经旨,分明章句,《前书》丁宽受学于田何,学成,何谢宽,宽东归,何谓门人曰:“《易》东矣。”是先师谢弟子。下则去家慕乡,求谢师门。《韩诗外传》曰“孔子行,见皋鱼哭。孔子曰:‘子非有丧,何哭悲也?’皋鱼曰:‘吾少而好学,周流诸侯,以没吾亲。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见者亲也。’孔子曰:‘弟子识之。’于是门人辞归者十有三”也。今蒙下列,不敢有辞,愿君慎疾加餐,重爱玉体。”《史记》曰:“伏闻太后玉体不安。”君子于玉比德,故以言也。

  三十年,拜为太常。荣初遭仓卒,与族人桓元卿同饥饿,而荣讲诵不息。元卿嗤荣曰:“但自苦气力,何时复施用乎”荣笑不应。及为太常,元卿叹曰:“我农家子,岂意学之为利乃若是哉!”《东观汉记》曰:“荣为太常,元卿来候荣,荣诸弟子谓曰:‘平生笑尽气力,今何如?’元卿曰:‘我安能知此哉!’”

  显宗即位,尊以师礼,甚见亲重,拜二子为郎。荣年逾八十,自以衰老,数上书乞身,辄加赏赐。乘舆尝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杖,会百官骠骑将军东平王苍以下及荣门生数百人,天子亲自执业,每言辄曰“大师在是”。⑴既罢,悉以太官供具赐太常家。其恩礼若此《东观记》曰“时执经生避位发难,上谦曰‘大师在是’也。”

  永平二年,三雍初成,拜荣为五更。三雍,宫也,谓明堂、灵台、辟雍。《前书音义》曰:“皆叶天人雍和之气为之,故谓三雍。”五更,解见《明纪》。每大射养老礼毕,帝辄引荣及弟子升堂,执经自为下说。下说谓下语而讲说之也。乃封荣为关内侯,食邑五千户。《东观记》曰:“荣以《尚书》授朕十有余年。《诗》云:‘日就月将,示我显德行。’乃封之。”

  荣每疾病,帝辄遣使者存问,太官、太医相望于道。及笃,上疏谢恩,让还爵土。帝幸其家问起居,入街下车,拥经而前,抚荣垂涕,赐以床茵、帷帐、刀剑、衣被,良久乃去。自是诸侯将军大夫问疾者,不敢复乘车到门,皆拜床下。荣卒,帝亲自变服,临丧送葬,赐冢茔于首山之阳。首阳山在今偃师县西北也。除兄子二人补四百石,都讲生八人补二百石,其余门徒多至公卿。《华峤书》曰:“荣弟子丁鸿学最高。”子郁嗣。《华峤书》曰:“荣长子雍早卒,少子郁嗣。”

  论曰:张佚讦切阴侯,以取高位,危言犯众,义动明后,知其直有余也。若夫一言纳赏,志士为之怀耻;秦兵围赵,时鲁仲连在赵,因说令退兵。平原君赵胜乃以千金为仲连寿,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能排患解纷而无取也。即有取者,是商贾之事也,而连不忍为也。”遂去,终身不复见。见《史记》也。受爵不让,风人所以兴歌。《诗·小雅·角弓篇》曰:“受爵不让,至于己斯亡。”风人犹诗人也。而佚廷议戚援,自居全德,佚谏云“当用天下之贤才”,而乃自当其任,故曰“自居全德”。全德言无玷缺也。《庄子》曰“是谓全德”也。意者以廉不足乎?昔乐羊食子,有功见疑;西巴放麑,以罪作傅。并解见《吴汉传》。盖推仁审伪,本乎其情。君人者能以此察,则真邪几于辨矣。几,近也,音钜依反。

  郁字仲恩,少以父任为郎。敦厚笃学,传父业,以《尚书》教授,门徒常数百人。荣卒,郁当袭爵,上书让于兄子泛,显宗不许,不得已受封,悉以租入与之。帝以郁先师子,有礼让,甚见亲厚,常居中论经书,问以政事,稍迁侍中。《东观记》曰“永平十四年为议郎,迁侍中”也。帝自制《五家要说章句》,令郁校定于宣明殿,《华峤书》曰“帝自制《五行章句》”,此言“五家”,即谓五行之家也。宣明殿在德阳殿后。《东观记》曰:“上谓郁曰:‘卿经及先师,致复文雅。’其冬,上亲于辟雍,自讲所制《五行章句》已复令郁说一篇。上谓郁曰:‘我为孔子,卿为子夏,起予者商也。’又问郁曰:‘子几人能传学?’郁曰:‘臣子皆未能传学,孤兄子一人学方起。’上曰:‘努力教之,有起者即白之。’”以侍中监虎贲中郎将。

  永平十五年,入授皇太子经,迁越骑校尉,诏来太子、诸王各奉贺致礼。郁数进忠言,多见纳录。《东观记》曰:“皇太子赐郁鞍马、刀剑,郁乃上疏皇太子曰:‘伏见太子体性自然,包含今古,谦谦允恭,天下共见。郁父子受恩,无以明益,夙夜惭惧,诚思自竭。愚以为太子上当合圣心,下当卓绝于众,宜思远虑,以光朝廷。’”肃宗即位,郁以母忧乞身,诏听以侍中行服。华《峤书》曰“郁上书乞身,天子忧之,有诏公卿议。议者皆以郁身为名儒,学者之宗,可许之,于是诏郁以侍中行服”也。建初二年,迁屯骑校尉。

  和帝即位,富于春秋,侍中窦宪自以外戚之重,欲令少主颇涉经学,上疏皇太后曰:“《礼记》云:‘天下之命,悬于天子;天子之善,成乎所习。习与智长,则切而不勤;化与心成,则中道若性。昔成王幼小,越在繦保,周公在前,史佚在后,太公在左,召公在右。中立听朝,四圣维之。是以虑无遗计,举无过事。’自《礼记》以下,至此以上,皆《大戴礼》之文也。切而不勤,谓习与智长,则常自切厉而不须勤来,若性犹自然也。繦络也;保,小儿被也。“保”当作“褓”,古字通也。史佚,成王时史官,名佚,贤者也。维,持也。遗,失也。孝昭皇帝八岁即位,大臣辅政,亦选名儒韦贤、蔡义、夏侯胜等入授于前,平成圣德。韦贤字长孺,鲁国邹人,治《鲁诗》。蔡义,河内温人也,为《韩诗》,给事中也。夏侯胜,鲁人也,字长公,治《欧阳尚书》。并见《前书》。近建初元年,张酺、魏应、召训亦讲禁中。酺等并自有传。臣伏惟皇帝陛下,躬天然之姿,宜渐教学,而独对左右小臣,未闻典义。昔五更桓荣,亲为帝师,子郁,结发敦尚,继传父业,故再以校尉入授先帝,父子给事禁省,更历四世,今白首好礼,经行笃备。又宗正刘方,宗室之表,善为《诗经》,先帝所褒。宜令郁、方并入教授,以崇本朝,光示大化。”由是迁长乐少府,复入侍讲。顷之,转为侍中奉车都尉。永元四年,代丁鸿为太常。明年,病卒。

  郁经授二帝,恩宠甚笃,赏赐前后数百千万,显于当世。门人杨震、朱宠,皆至三公。《邓骘传》曰:“朱宠字仲威,京兆人也。笃行好学,从桓荣受《尚书》,位至太尉。”

  初,荣受朱普学章句四十万言,浮辞繁长,多过其实。长音直亮反。及荣入授显宗,减为二十三万言。郁复删省定成十二万言。由是有《桓君大小·太常章句》。

  子普嗣,传爵至曾孙。郁中子焉,能世传其家学。《华峤书》曰:“郁六子,普、延、焉、俊、酆、良。普嗣侯,传国至曾孙,绝。酆、良子孙皆博学有才能。”孙鸾、曾孙彬,并知名。

  焉字叔元,少以父任为郎。明经笃行,有名称。永初元年,入授安帝,三迁为侍中步兵校尉。永宁中,顺帝立为皇太子,以焉为太子少傅,月余,迁太傅,以母忧自乞,听以大夫行丧。逾年,诏使者赐牛酒,夺服,即拜光禄大夫,迁太常。时废皇太子为济阴王,焉与太仆来历、廷尉张晧谏,不能得,事已具《来历传》。

  顺帝即位,拜太傅,与太尉朱宠并录尚书事。焉复入授经禁中,因宴见,建言宜引三公、尚书入省事,省犹视也。帝从之。以焉前廷议守正,封阳平侯,固让不受。视事三年,坐辟召禁锢者为吏免。复拜光禄大夫。阳嘉二年,代来历为大鸿胪,数日,迁为太常。永和五年,代王龚为太尉。汉安元年,以日食免。明年,卒于家。

  弟子传业者数百人,黄琼、杨赐最为显贵。焉孙典。《华峤书》曰:“焉长子衡,早卒。中子顺,顺子典。”

  典字公雅,复传其家业,《华峤书》曰“典十二丧父母,事叔母如事亲。立廉操,不取于人,门生故吏问遗,一无所受”也。以《尚书》教授颍川,门徒数百人。举孝廉为郎。居无几,会国相王吉以罪被诛,沛相。故人亲戚莫敢至者。典独弃官收敛归葬,服丧三年,负土成坟,为立祠堂,尽礼而去。

  辟司徒袁隗府,举高第,拜侍御史。是时宦官秉权,典执政无所回避。常乘骢马,京师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及黄巾贼起荥阳,典奉使督军。贼破,还,以啎宦官赏不行。在御史七年不调,《华峤书》作“十年”。后出为郎。

  灵帝崩,大将军何进秉政,典与同谋议,三迁羽林中郎将。《华峤书》曰“迁平津都尉、钩盾令、羽林中郎将”也。献帝即位,三公奏典前与何进谋诛阉官,功虽不遂,忠义炳著。诏拜家一人为郎,赐钱二十万。

  从西入关,拜御史中丞,赐爵关内侯。车驾都许,迁光禄勋。建安六年,卒官。

  鸾字始春,焉弟子也。《东观记》曰“鸾父良,龙舒侯相”也。少立操行,褞袍糟食,不求盈余。《东观记》曰“鸾贞亮之性,著乎幼冲。学览《六经》,莫不贯综。推财孤寡,分贿友朋。泰于待贤,狭于养己。常著大布褞袍,粝食醋餐”也。以世浊,州郡多非其人,耻不肯仕。

  年四十余,时太守向苗有名迹,乃举鸾孝廉,迁为胶东令。始到官而苗卒,鸾即去职奔丧,终三年然后归,淮汝之闲高其义。后为巳吾、汲二县令,《东观记》曰:“除陈留巳吾长,旬月闲迁河内汲令。”甚有名迹。诸公并荐,复征拜议郎。上陈五事:举贤才,审授用,黜佞幸,省苑囿,息役赋。书奏御,啎内竖,故不省。以病免。中平元年,年七十七,卒于家。子晔。

  晔字文林,一名严,《东观记》“严”作“礹”。尤修志介。姑为司空杨赐夫人。初鸾卒,姑归宁赴哀,将至,止于传舍,整饰从者而后入,晔心非之。及姑劳问,终无所言,号哭而已。赐遣吏奉祠,因县发取祠具,晔拒不受。后每至京师,未尝舍宿杨氏。其贞忮若此。忮,坚也。宾客从者,皆祗其志行,一餐不受于人。仕为郡功曹。后举孝廉、有道、方正、茂才,三公并辟,皆不应。

  初平中,天下乱,避地会稽,遂浮海客交址,《东观记》曰“礹到吴郡,扬州刺史刘繇振给谷食衣服所乏者,悉不受。后东适会稽,住止山阴县故鲁相钟离意舍,太守王朗饷给粮食、布帛、牛羊,一无所留。临去之际,屋中尺寸之物,悉疏付主人,纤微不漏。移居扬州从事屈豫室中,中庭橘树一株,遇实孰,乃以竹藩树四面,风吹落两实,以绳系著树枝。每当危亡之急,其志弥固,宾客从者皆肃其行”也。越人化其节,至闾里不争讼。为凶人所诬,遂死于合浦狱。

  彬字彦林,焉之兄孙也。

  父麟,字元凤,早有才惠。《华峤书》曰“酆生麟”也。桓帝初,为议郎,入侍讲禁中,以直道啎左右,出为许令,许,县名,今许州许昌县也。病免。会母终,麟不胜丧,未祥而卒,年四十一。所著碑、诔、赞、说、书凡二十一篇。案挚虞《文章志》,麟文见在者十八篇,有碑九首,诔七首,《七说》一首,《沛相郭府君书》一首。

  彬少与蔡邕齐名。初举孝廉,拜尚书郎。时中常侍曹节女婿冯方亦为郎,彬厉志操,与左丞刘歆、右丞杜希同好交善,未尝与方共酒食之会,方深怨之,遂章言彬等为酒党。事下尚书令刘猛,猛雅善彬等,不举正其事,节大怒,劾奏猛,以为阿党,请收下诏狱,在朝者为之寒心,猛意气自若,旬日得出,免官禁锢。彬遂以废。光和元年,卒于家,年四十六。诸儒莫不伤之。

  所著《七说》及书凡三篇,蔡邕等共论序其志,佥以为彬有过人者四:夙智早成,岐嶷也;夙,早也。岐,行貌也。嶷然有所识也。《诗》曰“克岐克嶷”也。学优文丽,至通也;仕不苟禄,绝高也;辞隆从窊,洁操也。窊,下也,音乌瓜反。乃共树碑而颂焉。

  刘猛,琅邪人。桓帝时为宗正,直道不容,自免归家。灵帝即位,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辅政,复征用之。

  论曰:伏氏自东西京相袭为名儒,以取爵位。谓伏生已后至伏湛也。中兴而桓氏尤盛,自荣至典,世宗其道,父子兄弟代作帝师,受其业者皆至卿相,显乎当世。孔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文也。为人者,凭誉以显物;为己者,因心以会道。桓荣之累世见宗,岂其为己乎!

  丁鸿字孝公,颍川定陵人也。

  父綝,字幼春,王莽末守颍阳尉。世祖略地颍阳,颍阳城守不下,綝说其宰,遂与俱降,世祖大喜,厚加赏劳,以綝为偏将军,因从征伐。綝将兵先度河,移檄郡国,攻营略地,下河南、陈留、颍川二十一县。

  建武元年,拜河南太守。及封功臣,帝令各言所乐,诸将皆占丰邑美县,唯綝愿封本乡。或谓綝曰:“人皆欲县,子独求乡,何也?”綝曰:“昔孙叔敖来其子,受封必求硗埆之地,孙叔敖,楚相也。硗埆,瘠薄之地。叔敖将死,戒其子曰:“王封汝,必无居利地也。楚、越之闲,有寝丘者,甚恶,可长有以食也。”见《吕氏春秋》也。今綝能薄功微,得乡亭厚矣。”帝从之,封定陵新安乡侯,食邑五千户,后徙封陵阳侯。

  鸿年十三,从桓荣受《欧阳尚书》。三年而明章句,善论难,为都讲,遂笃志精锐,布衣荷担,不远千里。

  初,綝从世祖征伐,鸿独与弟盛居,怜盛幼小而共寒苦。及綝卒,鸿当袭封,上书让国于盛,不报。既葬,乃挂缞绖于冢庐而逃去,留书与盛曰:“鸿贪经书,不顾恩义,弱而随师,弱,少也。生不供养,死不饭唅,皇天先祖,并不祐助,身被大病,不任茅土。任,堪也。前上疾状,愿辞爵仲公,仲公,盛之字也。章寝不报,迫且当袭封。谨自放弃,逐求良医。如遂不瘳,永归沟壑。”鸿初与九江人鲍骏同事桓荣,甚相友善,及鸿亡封,与骏遇于东海,阳狂不识骏。骏乃止而让之曰:“昔伯夷、吴札乱世权行,故得申其志耳。伯夷,孤竹君之子,让其弟叔齐,饿死于首阳之山。吴札,吴王寿梦之季子也,诸兄欲让其国,季子乃舍其室而耕。皆是权时所行,非常之道也。伯夷当纣时,吴札当周之末,故言乱世。《春秋》之义,不以家事废王事。春秋卫灵公卒,孙辄立,父蒯聩与辄争国。《公羊传》曰:“辄者曷为?蒯聩之子。然则曷为不立蒯聩而立辄?蒯聩无道,灵公逐之而立辄。然则辄之义可以立乎?曰可。不以父命辞于王命,不以家事辞于王事。”故骏引以为言也。今子以兄弟私恩而绝父不灭之基,可谓智乎?”鸿感悟,垂涕叹息,乃还就国,开门教授。鲍骏亦上书言鸿经学至行,显宗甚贤之。《续汉书》载骏书曰:“臣闻武王克殷,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二人无功,下车先封之,表善显仁,为国之砥砺也。伏见丁鸿经明行修,志节清妙。”由是上贤之也。

  永平十年诏征,鸿至即召见,说文《侯之命篇》,周平王东迁洛邑,晋文侯仇有辅佐之功,平王赐以车马、弓矢而策命之,因以名篇,事见《尚书》也。赐御衣及绶,禀食公车,禀,给也。公车,署名,公车所在,因以名。诸待诏者,皆居以待命,故令给食焉。与博士同礼。顷之,拜侍中。十三年,兼射声校尉。建初四年,徙封鲁阳乡侯。《东观记》曰:“鲁阳乡在寻阳县”也。

  肃宗诏鸿与广平王羡及诸儒楼望、成封、桓郁、贾逵等,论定《五经》同异于北宫白虎观,广平王羡,明帝子也。《东观记》曰“与太常楼望、少府成封、屯骑校尉桓郁、卫士令贾逵等集议”也。白虎,门名。于门立观,因之以名焉。使五官中郎将魏应主承制问难,侍中淳于恭奏上,帝亲称制临决。鸿以才高,论难最明,诸儒称之,帝数嗟美焉。时人叹曰:“殿中无双丁孝公。”《东观记》曰:“上叹嗟其才,号之曰‘殿中无双丁孝公’,赐钱二十万。”《续汉书》亦同。而此书独作“时人叹”也。数受赏赐,擢徙校书,遂代成封为少府。门下由是益盛,远方至者数千人。彭城刘恺、北海巴茂、九江朱伥皆至公卿。元和三年,徙封马亭乡侯。《东观记》曰:“元和二年,车驾东巡狩,鸿以少府从。上奏曰:‘臣闻古之帝王,统治天下,五载巡狩,至于岱宗,柴祭于天,望秩山川,协时月正日,同斗斛权衡,使人不争。陛下尊履蒸蒸,奉承弘业,祀五帝于明堂,配以光武,二祖四宗,咸有告祀。瞻望太山,嘉泽降澍,柴祭之日,白气上升,与燎烟合,黄鹄群翔,所谓神人以和,答响之休符也。’上善焉。”又曰“以庐江郡为六安国”,所以徙封为马亭侯。

  和帝即位,迁太常。永元四年,代袁安为司徒。是时窦太后临政,宪兄弟各擅威权。鸿因日食,上封事曰:

  臣闻日者阳精,守实不亏,君之象也;月者阴精,盈毁有常,臣之表也。故日食者,臣乘君,阴陵阳;月满不亏,下骄盈也。昔周室衰季,皇甫之属专权于外,党类强盛,侵夺主埶,则日月薄食,周室衰谓幽王时也。皇甫即幽王后之党也。《诗·小雅》曰:“皇甫卿士,番惟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其类非一,故言之属也。故《诗》曰:“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十月之交》,《诗·小雅》篇名也。孔,甚也。丑,恶也。周之十月,夏之八月也。八月朔,日月交而日食,阴侵阳,臣侵君之象也。日辰之义,日为君,辰为臣。辛,金也。卯,木也。又以卯侵金,故甚恶也。《春秋》日食三十六,弑君三十二。变不空生,各以类应。夫威柄不以放下,利器不可假人。刘向上书云:“弑君三十六。”今据《春秋》与刘向同,而《东观》及《续汉》范氏诸本皆云“三十二”,盖误也。威柄谓《周礼》之八柄,即爵、禄、生、置、予、夺、废、诛也。利器谓国之权埶。假,借也。《左传》曰“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也。览观往古,近察汉兴,倾危之祸,靡不由之。是以三桓专鲁,田氏擅齐,六卿分晋;诸吕握权,统嗣几移;哀、平之末,庙不血食。三桓谓季孙氏、叔孙氏、仲孙氏。三家皆出自鲁桓公,故言三桓。并专权鲁国。至鲁昭公,遂为季氏所逐,平子乃摄行君事。田氏,陈敬仲之后,因自陈奔齐,改为田氏,遂执齐政,至田和乃篡齐。六卿谓晋之智氏、中行氏、范氏、韩氏、赵氏、魏氏,并专晋政,韩、赵、魏卒三分晋国也。诸吕谓吕产、吕禄也。产领南军,禄领北军,谋危刘氏,故曰“统嗣几移”。故虽有周公之亲,而无其德,不得行其埶也。言亲贤兼重,方可执政。《孟子》曰:“有伊尹之心则可,无伊尹之心则篡也。”

  今大将军虽欲来身自约,不敢僭差,然而天下远近皆惶怖承旨,刺史二千石初除谒辞,求通待报,虽奉符玺,受台来,不敢便去,久者至数十日。背王室,向私门,此乃上威损,下权盛也。人道悖于下,效验见于天,虽有隐谋,神照其情,垂象见戒,以告人君。闲者月满先节,过望不亏,《易》曰“天垂象,见吉凶”,故言见戒也。月满先节谓未及望而满也。《东观记》亦作“先节”,俗本作“失节”,字之误也。此臣骄溢背君,专功独行也。陛下未深觉悟,故天重见戒,诚宜畏惧,以防其祸。《诗》云:“敬天之怒,不敢戏豫。”《诗·大雅》也。雷电震耀,天怒也。戏豫犹逸豫也。不敢自逸,所以敬天也。若来政责躬,杜渐防萌,则凶妖销灭,害除福凑矣。

  夫坏崖破岩之水,源自涓涓;《干云》蔽日之木,起于?青。禁微则易,救末者难,人莫不忽于微细,以致其大。恩不忍诲,义不忍割,去事之后,未然之明镜也。臣愚以为左官外附之臣,《前书》:“左官附益阿党之法设。”左官者,人道尚右,舍天子而事诸侯为左官。外附谓背正法而附私家。依托权门,倾覆谄谀,以求容媚者,宜行一切之诛。闲者大将军再出,威振州郡,莫不赋敛吏人,遣使贡献。大将军虽云不受,而物不还主,部署之吏无所畏惮,纵行非法,不伏罪辜,故海内贪猾,竞为奸吏,小民吁嗟,怨气满腹。臣闻天不可以不刚,不刚则三光不明;三光,日、月、星也。天道尚刚。《周易》曰:“干,健也。”《左传》曰:“天为刚德。”王不可以不强,不强则宰牧从横。宜因大变,改政匡失,以塞天意。

  书奏十余日,帝以鸿行太尉兼卫尉,屯南、北宫。于是收窦宪大将军印绶,宪及诸弟皆自杀。

  时大郡口五六十万举孝廉二人,小郡口二十万并有蛮夷者亦举二人,帝以为不均,下公卿会议。鸿与司空刘方上言:“凡口率之科,宜有阶品,蛮夷错杂,不得为数。自今郡国率二十万口岁举孝廉一人,四十万二人,六十万三人,八十万四人,百万五人,百二十万六人。不满二十万二岁一人,不满十万三岁一人。”帝从之。

  六年,鸿薨,赐赠有加常礼。子湛嗣。湛卒,子浮嗣。浮卒,子夏嗣。《东观记》及《续汉书》“夏”字作“夔”也。

  论曰:孔子曰“太伯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此上《论语》载孔子之言也。郑玄注云:“太伯,周太王之长子,次子仲雍,次子季历。太王见季历贤,又生文王有圣人表,故欲立之,而未有命。太王疾,太伯因适吴、越采药,太王殁而不返,季历为丧主,一让也。季历赴之,不来奔丧,二让也。免丧之后,遂断发文身,三让也。三让之美皆蔽隐不著,故人无得而称焉。”孟子曰“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若乃太伯以天下而违周,伯夷率洁情以去国,并未始有其让也。违,去也。未始犹未尝也。言太伯、伯夷率性清洁,超然去国,未尝故有求让之名。故太伯称至德,伯夷称贤人。后世闻其让而慕其风,徇其名而昧其致,所以激诡行生而取与妄矣。徇,营也。言二子非故立让风以求声誉,故至德称于前古。后代之人直欲营慕其名,而昧其深致,所以激射诡谲之行生,而取与之闲多诈妄矣。至夫邓彪、刘恺,让其弟以取义,使弟受非服而己厚其名,于义不亦薄乎!彪让国异母弟荆及凤,恺以国让弟宪,帝皆许焉。弟不当袭爵,故言非服,而彪、恺皆独受美名,而陷弟于不义也。君子立言,非苟显其理,将以启天下之方悟者;立行,非独善其身,将以训天下之方动者。言行之所开塞,可无慎哉!原丁鸿之心,主于忠爱乎?何其终悟而从义也!异夫数子类乎徇名者焉。

  赞曰:五更待问,应若鸣钟。《礼记》曰:“夙夜强学以待问。”又曰“善待问者如撞钟,扣之以小者则小鸣,扣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舂容而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也。庭列辎驾,堂修礼容。穆穆帝则,拥经以从。从,就也。丁鸿翼翼,让而不饰。高论白虎,深言日食。《春秋经》书“日有食之”。杜注云:“日食者,月掩日。圣人不言月掩日,而以自食为文,阙于所不见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纂文 纂文 纂文 纂文 广释亲一卷附录一卷 广释亲 释亲广义 释亲广义 续广雅 续广雅 续广雅 广雅笺疏 广雅疏证目 广雅疏证类编 广雅疏证补释 广雅补疏 广雅释诂疏证拾遗 论语注疏二十卷附考证 论语注疏二十卷附考证 论语注疏 论语注疏 论语注疏解经二十卷附论语音义一卷 论语注疏解经 论语注疏解经 论语注疏解经 论语注疏解经 论语 论语 论语 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论语 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论语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笔解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治要 论语义疏一卷附校勘记一卷 论札 论语注疏解经十卷附论札一卷 论语集解义疏 论语集解义疏 论语集解义疏 中國奴隸社會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歷史備覽_山西教育出版社太原.djvu 中國古代史參考圖錄原始社會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史參考圖錄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史參考圖錄戰國時期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顧頡剛古史論文集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顧頡剛古史論文集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先秦文化之發展_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中國古代史史料學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史論文資料索引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史論文資料索引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達動的興起_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先秦社會和諸子思想新探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古代史論文集第一輯_吉林師大學報編輯部長春.djvu 中國古代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一輯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古代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二輯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古代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三輯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古代史論叢第七輯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古代史論叢第九輯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古代社會形態研究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古史論集_齊魯書社濟南.djvu 春秋三傳比義中冊_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北京.djvu 春秋三傳比義下冊_中國友誼出版公司.djvu 春秋戰國史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左傳選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春秋左傳詁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春秋左傳詁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左傳譯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國語正義上冊_巴蜀書社成都.djvu 國語正義下冊_巴蜀書社成都.djvu 春秋經傳引得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春秋經傳引得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論衡通檢呂氏春秋通檢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春秋三傳研究論集_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左傳雜考_文津出版社台北.djvu 春秋邾分三國考三邾疆邑圖考_齊魯書社濟南.djvu 秦漢魏晉南北朝史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碑銘所見前秦至隋初的關中部族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戰國秦漢史論文索引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地主階級研究論集_南開大學出版社天津.djvu 中國境內猶太人的若干歷史問題開封的中國猶太人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封建社會長期延續問題論戰的由來與發展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封建結構探要_達寧大學出版社瀋陽.djvu 在歷史的表象背後對中國封建社會超穩定結構的探索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戰國策譯注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戰國策集注匯考上_江蘇古籍出版社揚州.djvu 戰國策集注匯考中_江蘇古籍出版社揚州.djvu 戰國策集注匯考下_江蘇古籍出版社南京.djvu 三家分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匈奴史料彙編上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匈奴史料彙編下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戰國史話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秦漢史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漢史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漢史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秦漢史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秦漢史論叢第三輯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秦漢史_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北京.djvu 秦漢文化史_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西安.djvu 三輔黃圖校證_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秦漢史論集_中州書畫社.djvu 從崩潰到中興兩漢的歷史轉折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秦漢農民戰爭史料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秦史稿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秦國發展史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秦集史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秦集史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漢書西域傳地裡校釋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漢書西域傳地裡校釋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漢魏制度叢考_武漢大學出版社.djvu 後漢書選譯_巴蜀書社.djvu 漢書補注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漢書補注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後漢書集解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後漢書集解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後漢書三國誌補表三十種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後漢書三國誌補表三十種中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後漢書三國誌補表三十種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漢代婚姻制度_華世出版社台北.djvu 魏晉南北朝史綱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兩晉南北朝史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_黃山書社合肥.djvu 魏晉南北朝史札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兩晉南北朝歷史論文集上冊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兩晉南北朝歷史論文集中冊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兩晉南北朝歷史論文集下冊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仇池國志_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魏晉南北朝研究論集_文史哲出版社台北.djvu 魏晉隋唐史論集第一輯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魏晉隋唐史論集第二輯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三國史研究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三國誌選注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國誌選注中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國誌選注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國誌選譯_巴蜀書社成都.djvu 三國誌集解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兩晉史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隋唐史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達宋西夏金史_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北京.djvu 隋唐五代史_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北京.djvu 隋唐五代史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雞肋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宋元中日兩關係史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湘山野錄續錄玉壺清話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隋唐五代中日關係史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汪籛隋唐史論稿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宋達金史論文稿_明文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隋唐史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隋唐史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一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二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三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四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五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六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七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並附編十六種八_鼎文書局台北.djvu 新舊唐書合鈔新增附編二種九_鼎文書局台北.djvu 舊唐書選譯_巴蜀書社成都.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