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三十四 梁统列传第二十四

卷三十四 梁统列传第二十四

  子松 竦 曾孙商 玄孙冀

  梁统字仲宁,安定乌氏人,晋大夫梁益耳,即其先也。《东观记》曰:“其先与秦同祖,出于伯益,别封于梁。”梁益耳见《左传》。氏音支。统高祖父子都,自河东迁居北地,子都子桥,《东观记》,桥子溥。溥子延,以明军谋特除西域司马。延生统。以赀千万徙茂陵,至哀、平之末,归安定。

  统性刚毅而好法律。初仕州郡。更始二年,召补中郎将,使安集凉州,拜酒泉太守。会更始败,赤眉入长安,统与窦融及诸郡守起兵保境,谋共立帅。初以位次,咸共推统,统固辞曰:“昔陈婴不受王者,以有老母也。《前书》曰,陈婴故东阳令史,少年杀其令,相聚数千人,乃请立婴为王。婴母谓曰:“吾自为汝家妇,闻先故未尝贵,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属。”婴乃不敢为王。今统内有尊亲,又德薄能寡,诚不足以当之。”遂共推融为河西大将军,更以统为武威太守。为政严猛,威行邻郡。

  建武五年,统等各遣使随窦融长史刘钧诣阙奉贡,愿得诣行在所,诏加统宣德将军。八年夏,光武自征隗嚣,统与窦融等将兵会车驾。及嚣败,封统为成义侯,同产兄巡、从弟腾并为关内侯,拜腾酒泉典农都尉,悉遣还河西。十二年,统与融等俱诣京师,以列侯奉朝请,更封高山侯,拜太中大夫,除四子为郎。

  统在朝廷,数陈便宜。以为法令既轻,下奸不胜,宜重刑罚,以遵旧典,乃上疏曰:

  臣窃见元哀二帝轻殊死之刑以一百二十三事,手杀人者减死一等,《东观记》曰:“元帝初元五年,轻殊死刑三十四事,哀帝建平元年,轻殊死刑八十一事,其四十二事手杀人者减死一等。”自是以后,著为常准,故人轻犯法,吏易杀人。

  臣闻立君之道,仁义为主,仁者爱人,义者政理,爱人以除残为务,政理以去乱为心。刑罚在衷,无取于轻,是以五帝有流、殛、放、杀之诛,唐尧时流共工,放欢兜,杀三苗,殛鲧。尧为五帝之一,故举言焉。三王有大辟、刻肌之法。大辟,罪之大者,谓死刑也。刻肌谓墨、劓、膑、刖。故孔子称“仁者必有勇”,《论语》载孔子之言也。五帝、三王皆以仁义而化,而能用肉刑以正俗,是为勇也。又曰“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易·系词》曰:“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人为非曰义。”系词亦孔子作,故称“又曰”。高帝受命诛暴,平荡天下,约令定律,诚得其宜。高祖定天下,使萧何次律令。文帝宽惠柔克,遭世康平,克,能也。言以和柔能理俗也。《尚书》曰“高明柔克”也。唯除省肉刑、相坐之法,它皆率由,无革旧章。秦法,一人有罪,坐其家室。文帝除肉刑并相坐律令,余则仍旧不改。武帝值中国隆盛,财力有余,征伐远方,军役数兴,豪桀犯禁,奸吏弄法,故重首匿之科,著知从之律,凡首匿者,为谋首,臧匿罪人。至宣帝时,除子匿父母,妻匿夫,孙匿大父母罪,余至殊死上请。知纵谓见知故纵,武帝时立见知故纵之罪,使张汤等著律,并见《前书》也。以破朋党,以惩隐匿。宣帝聪明正直,总御海内,臣下奉宪,无所失坠,因循先典,天下称理。至哀、平继体,而即位日浅,听断尚寡,丞相王嘉轻为穿凿,亏除先帝旧约成律,王嘉字公仲,平陵人。案《嘉传》及《刑法志》并无其事,统与嘉时代相接,所引故不妄矣,但班固略而不载也。数年之闲,百有余事,或不便于理,或不厌民心。谨表其尤害于体者傅奏于左。体,政体也。傅音附。

  伏惟陛下包元履德,权时拨乱,拨,理也。《公羊传》曰:“拨乱代反之正。”功逾文武,德侔高皇,诚不宜因循季末衰微之轨。回神明察,考量得失,宣诏有司,详择其善,定不易之典,施无穷之法,天下幸甚。

  事下三公、廷尉,议者以为隆刑峻法,非明王急务,施行日久,岂一朝所厘。厘犹改也。统今所定,不宜开可。

  统复上言曰:“有司以臣今所言,不可施行。寻臣之所奏,非曰严刑。窃谓高帝以后,至乎孝宣,其所施行,多合经传,宜比方今事,验之往古,聿遵前典,事无难改,不胜至愿。愿得召见,若对尚书近臣,口陈其要。”帝令尚书问状,统对曰:

  闻圣帝明王,制立刑罚,故虽尧舜之盛,犹诛四凶。经曰:“天讨有罪,五刑五庸哉。”《尚书·咎繇谟》之词也。庸,用也。言天以五刑讨有罪,用五刑必当也。又曰:“爰制百姓于刑之衷。”《尚书·吕刑》云:“士制百姓于刑之中。”孔安国注云:“咎繇作士,制百官于刑之中。”此作“爰”,爰,于也,义亦通。衷音丁仲反,下同也。孔子曰:“刑罚不衷,则人无所厝手足。”厝,置也。衷之为言,不轻不重之谓也。《春秋》之诛,不避亲戚,《左传》曰:“大义灭亲。”又曰:“周公杀管叔,夫岂不爱,王室故也。”所以防患救乱,全安众庶,岂无仁爱之恩,贵绝残贼之路也?

  自高祖之兴,至于孝宣,君明臣忠,谟谋深博,犹因循旧章,不轻改革,海内称理,断狱益少。至初元、建平,所减刑罚百有余条,初元,元帝年也。建平,哀帝年也。而盗贼寖多,岁以万数。闲者三辅从横,群辈并起,从音子用反,横音户孟反。至燔烧茂陵,火见未央。其后陇西、北地、西河之贼,越州度郡,万里交结,攻取库兵,劫略吏人,诏书讨捕,连年不获。《东观记》统对尚书状曰“元寿二年,三辅盗贼群辈并起,至燔烧茂陵都邑,烟火见未央宫,前代所未尝有。其后陇西新兴,北地任横、任崖,西河漕况,越州度郡,万里交结,或从远方,四面会合,遂攻取库兵,劫略吏人,国家开封侯之科,以军法追捕,仅能破散”也。是时以天下无难,百姓安平,而狂狡之埶,犹至于此,皆刑罚不衷,愚人易犯之所致也。

  由此观之,则刑轻之作,反生大患;惠加奸轨,而害及良善也。故臣统愿陛下采择贤臣孔光、师丹等议。孔光字子夏,师丹字公仲,并哀帝时丞相。光明习汉制及法令,丹初以论议深博,征入为光禄大夫,皆有议,见《前书》。

  议上,遂寝不报。上音时掌反。

  后出为九江太守,定封陵乡侯。统在郡亦有治迹,吏人畏爱之。卒于官。子松嗣。

  松字伯孙,少为郎,尚光武女舞阴长公主,再迁虎贲中郎将。松博通经书,明习故事,与诸儒修明堂、辟廱、郊祀、封禅礼仪,常与论议,宠幸莫比。光武崩,受遗诏辅政。永平元年,迁太仆。

  松数为私书请托郡县,二年,发觉免官,遂怀怨望。四年冬,乃县飞书诽谤,下狱死,国除。飞书者,无根而至,若飞来也,即今匿名书也。

  子扈,后以恭怀皇后从兄,永元中,擢为黄门侍郎,历位卿、校尉。温恭谦让,亦敦《诗·书》。永初中,为长乐少府。松弟竦。

  竦字叔敬,少习《孟氏易》,孟喜字长卿,东海人,见《前书》。弱冠能教授。后坐兄松事,与弟恭俱徙九真。既徂南土,历江、湖,济沅、湘,湖谓洞庭湖,在今岳州。《水经》云沅水出牂柯且兰县,注云入洞庭,会于江。湘水出零陵始安县阳海山,至巴丘入于江。感悼子胥、屈原以非辜沉身,乃作《悼骚赋》,系玄石而沈之。《东观记》载其文曰:“彼仲尼之佐鲁兮,先严断而后弘衍。虽离谗以呜邑兮,卒暴诛于两观。殷伊尹之协德兮,暨太甲而俱宁。岂齐量其几微兮,徒信己以荣名。虽吞刀以奉命兮,抉目眦于门闾。吴荒萌其已殖兮,可信颜于王庐?图往镜来兮,关北在篇。君名既泯没兮,后辟亦然。屈平濯德兮,洁显芬香。句践罪种兮,越嗣不长。重耳忽推兮,六卿卒强。赵殒呜犊兮,秦人入疆。乐毅奔赵兮,燕亦是丧。武安赐命兮,昭以不王。蒙宗不幸兮,长平颠荒。范父乞身兮,楚项不昌。何尔生不先后兮,推洪勋以遐迈。服荔裳如朱绂兮,骋鸾路于奔濑。历苍梧之崇丘兮,宗虞氏之俊乂。临众渎之神林兮,东经来职于蓬碣。祖圣道而垂典兮,褒忠孝以为珍。既匡救而不得兮,必殒命而后仁。惟贾傅其违指兮,何杨生之欺真。彼皇麟之高举兮,熙太清之悠悠。临岷川以怆恨兮,指丹海以为期。”

  显宗后诏听还本郡。竦闭门自养,以经籍为娱,著书数篇,名曰《七序》。班固见而称曰:“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左传》:“书齐豹曰盗,三叛人名,不惩不义。善人劝焉,淫人惧焉。”《孟子》云:“仲尼成《春秋》,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性好施,不事产业。长嫂舞阴公主赡给诸梁,亲疏有序,特重敬竦,虽衣食器物,必有加异。竦悉分与亲族,自无所服。服犹用也。

  竦生长京师,不乐本土,自负其才,郁郁不得意。尝登高远望,叹息言曰:“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庙食。《礼记》曰:“诸侯五庙,卿大夫三庙,士一庙。”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后辟命交至,并无所就。有三男三女,肃宗纳其二女,皆为贵人。小贵人生和帝,窦皇后养以为子,而竦家私相庆。后诸窦闻之,恐梁氏得志,终为己害,建初八年,遂谮杀二贵人,而陷竦等以恶逆。诏使汉阳太守郑据传考竦罪,死狱中,家属复徙九真。辞语连及舞阴公主,坐徙新城,使者护守。新城,今洛州伊阙县也。宫省事密,莫有知和帝梁氏生者。

  永元九年,窦太后崩,松子扈遣从兄檀檀,古“禅”字也。奏记三府,以为汉家旧典,崇贵母氏,而梁贵人亲育圣躬,不蒙尊号,求得申议。求申理而议之也。太尉张酺引檀讯问事理,会后召见,因白檀奏记之状。帝感恸良久,曰:“于君意若何?”酺对曰:“《春秋》之义,母以子贵。解见《光武纪》。汉兴以来,母氏莫不隆显,臣愚以为宜上尊号,追慰圣灵,存录诸舅,以明亲亲。”帝悲泣曰:“非君孰为朕思之!”会贵人姊南阳樊调妻嫕嫕音于计反。上书自讼曰:“妾同产女弟贵人,前充后宫,蒙先帝厚恩,得见宠幸。皇天授命,诞生圣明。而为窦宪兄弟所见谮诉,使妾父竦冤死牢狱,骸骨不掩。老母孤弟,远徙万里。独妾遗脱,逸伏草野,常恐没命,无由自达。今遭值陛下神圣之运,亲统万机,群物得所。宪兄弟奸恶,既伏辜诛,海内旷然,各获其宜。妾得苏息,拭目更视,乃敢昧死自陈所天。臣以君为天,故云“所天”。妾闻太宗即位,薄氏蒙荣;文帝即位,尊薄太后为皇太后,封弟昭为轵侯。太后母前死栎阳,乃追尊太后父为灵文侯,会稽郡置园邑三百家,栎阳亦置灵文夫人园,令如灵文侯园仪也。宣帝继统,史族复兴。史良娣,宣帝祖母也。宣帝初生,母王夫人死,无所归,史良娣母贞君养视焉。宣帝即位,以旧恩封史恭三子,高为乐陵侯,曾为将陵侯,玄为平台侯。妾门虽有薄、史之亲,独无外戚余恩,诚自悼伤。妾父既冤,不可复生,母氏年殊七十,殊犹过也。及弟棠等,远在绝域,不知死生。愿乞收竦朽骨,使母弟得归本郡,则施过天地,存殁幸赖。”帝览章感悟,乃下中常侍、掖庭令验问之,嫕辞证明审,遂得引见,具陈其状。乃留嫕止宫中,连月乃出,赏赐衣被钱帛第宅奴婢,旬月之闲,累资千万。嫕素有行操,帝益爱之,加号梁夫人;擢樊调为羽林左监。调,光禄大夫宏兄曾孙也。宏,光武舅也。

  于是追尊恭怀皇后。其冬,制诏三公、大鸿胪曰:“夫孝莫大于尊尊亲亲,其义一也。《礼记》曰:“上正祖祢,尊尊也。下正子孙,亲亲也。”《诗》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诗·小雅》也。毛苌注云:“鞠,养也。腹,厚也。”郑玄注云:“畜,起也。育,覆育也。顾,旋视也。复,反复也。腹,怀抱也。极,巳也。欲报父母之德,昊天乎,我心无已也。”朕不敢兴事,览于前世。太宗、中宗,寔有旧典,太宗,文帝也。中宗,宣帝也。追命外祖,以笃亲亲。其追封谥皇太后父竦为褒亲愍侯,比灵文、顺成、恩成侯。昭帝母赵婕妤,帝即位,追封婕妤父为顺成侯,宣帝追封母王夫人父乃始为恩成侯,各置园庙也。魂而有灵,嘉斯宠荣,好爵显服,以慰母心。”遣中谒者与嫕及扈,备礼西迎竦丧,竦死汉阳狱,故西迎也。诣京师改殡,赐东园画棺、玉匣、衣衾,东园,署名,主知棺帜。《汉仪注》,王侯葬,腰已下玉为札,长尺,广二寸半;为匣,下至足,缀以黄金镂为之。“匣”字或作“柙”也。建茔于恭怀皇后陵傍。帝亲临送葬,百官毕会。

  征还竦妻子,封子棠为乐平侯,棠弟雍乘氏侯,雍弟翟单父侯,邑各五千户,位皆特进,赏赐第宅奴婢车马兵弩什物以巨万计,宠遇光于当世。诸梁内外以亲疏并补郎、谒者。

  棠官至大鸿胪,雍少府。棠卒,子安国嗣,延光中为侍中,有罪免官,诸梁为郎吏者皆坐免。

  商字伯夏,雍之子也。少以外戚拜郎中,迁黄门侍郎。永建元年,袭父封乘氏侯。三年,顺帝选商女及妹入掖庭,迁侍中、屯骑校尉。阳嘉元年,女立为皇后,妹为贵人,加商位特进,更增国土,赐安车驷马,其岁拜执金吾。二年,封子冀为襄邑侯,商让不受。三年,以商为大将军,固称疾不起。四年,使太常桓焉奉策就第即拜,商乃诣阙受命。明年,夫人阴氏薨,追号开封君,开封,县,故城在今汴州浚仪县南。赠印绶。

  商自以戚属居大位,每存谦柔,虚己进贤,辟汉阳巨览、上党陈龟为掾属,李固、周举为从事中郎,于是京师翕然,称为良辅,帝委重焉。《东观汉记》:“商少持《韩诗》,兼读众书传记,天资聪敏,昭达万情。举措动作,直推雅性,务在诚实,不为华饰。孝友著于闾阈,明信结于友朋。其在朝廷,俨恪乡严,威而不猛。退食私馆,接宾待客,宽和肃敬。忧人之忧,乐人之乐,皆若在己。轻财货,不为蓄积,故衣裘裁足卒岁,奴婢车马供用而已。朝廷由是敬惮委任焉。”每有饥馑,辄载租谷于城门,赈与贫喂,不宣己惠。检御门族,未曾以权盛干法。而性慎弱无威断,颇溺于内竖。以小黄门曹节等用事于中,遂遣子冀、不疑与为交友,然宦者忌商宠任,反欲陷之。永和四年,中常侍张逵、蘧政,内者令石光,内者,署名,令一人,秩六百石,属少府,见《汉官仪》也。尚方令傅福,冗从仆射杜永连谋,共谮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云欲征诸王子,图议废立,请收商等案罪。帝曰:“大将军父子我所亲,腾、贲我所爱,必无是,但汝曹共妒之耳。”逵等知言不用,惧迫,遂出矫诏收缚腾、贲于省中。帝闻震怒,来宦者李歙急呼腾、贲释之,收逵等,悉伏诛。辞所连染及在位大臣,商惧多侵枉,乃上疏曰:“《春秋》之义,功在元帅,罪止首恶,《春秋经》书“虞师、晋师灭下阳”。《公羊传》曰:“虞,微国也,曷为序于大国之上?使虞首恶也。曷为使虞首恶?虞受赂,假灭国者道,以取亡焉。”故赏不僭溢,刑不淫滥,五帝、三王所以同致康乂也。《左传》曰:“善为国者,赏不僭而刑不滥。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无滥。”窃闻考中常侍张逵等,辞语多所牵及。大狱一起,无辜者众,死囚久系,纤微成大,言久系,则细微之事引牵而成大也。非所以顺迎和气,平政成化也。《礼记·月令》“孟春之月,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于东郊,命相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下及兆人”也。宜早讫竟,以止逮捕之烦。”逮,及也,辞所连及即追捕之也。帝乃纳之,罪止坐者。

  六年秋,商病笃,来子冀等曰:“吾以不德,享受多福。生无以辅益朝廷,死必耗费帑臧,衣衾饭唅玉匣珠贝之属,何益朽骨。唅,口实也。《白虎通》曰“大夫饭以玉,唅以贝;士饭以珠,唅以贝”也。百僚劳扰,纷华道路,秖增尘垢,虽云礼制,亦有权时。权时谓不依礼也。方今边境不宁,盗贼未息,岂宜重为国损!气绝之后,载至冢舍,即时殡敛。敛以时服,皆以故衣,无更裁制。殡已开冢,冢开即葬。祭食如存,无用三牲。孝子善述父志,不宜违我言也。”《礼记》曰:“孝子善述父之志,善成人之事。”及薨,帝亲临丧,诸子欲从其诲,朝廷不听,赐以东园朱寿器、银镂、黄肠、玉匣、什物二十八种,寿器,棺也,以朱饰之,以银镂之。《前书音义》曰“以柏木黄心为椁,日黄橼”也。钱二百万,布三千匹。皇后钱五百万,布万匹。及葬,赠轻车介士,轻车,兵车也。介士,甲士也。赐谥忠侯。中宫亲送,帝幸宣阳亭,每城门皆有亭,即宣阳门之亭也。瞻望车骑。《东观记》云:“初,帝作诔曰‘孰云忠侯,不闻其音。背去国家,都兹玄阴。幽居冥冥,靡所且穷’也。”

  子冀嗣。

  冀字伯卓。为人鸢肩豺目,鸢,鸱也,鸱肩上竦也。豺目,目坚也。洞精矘眄,洞,通也。矘音它荡反。《说文》:“目精直视。”口吟舌言,谓语吃不能明了。裁能书计。少为贵戚,逸游自恣。性嗜酒,能挽满、弹棋、挽满犹引强也。《蓺经》曰:“弹坚,两人对局,白黑坚各六枚,先列坚相当,更先弹也。其局以石为之。”格五、《前书》吾丘寿王善格五。音义云:“簺也,音苏代反。”《说文》曰:“簺,行坚相塞谓之簺。”鲍宏簺经曰:“簺有四采,塞、白、乘、五是也。至五即格,不得行,故谓之格五。”六博、《楚词》曰:“琨蔽象坚有六博。”王逸注云:“投六著,行六坚,故云六博。”鲍宏《博经》曰:“用十二坚,六坚白,六坚黑。所掷头谓之琼。琼有五采,刻为一画者谓之塞,刻为两画者谓之白,刻为三画者谓之黑,一边不刻者五塞之闲,谓之五塞。”蹴鞠、刘向《别录》曰:“蹴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之时。蹋鞠,兵埶也,所以讲武知有材也。”意钱之戏,何承天《纂文》曰:“诡亿一曰射意,一曰射数,即摊钱也。”又好臂鹰走狗,骋马斗鸡。初为黄门侍郎,转侍中,虎贲中郎将,越骑、步兵校尉,执金吾。

  

  
 永和元年,拜河南尹。冀居职暴恣,多非法,父商所亲客洛阳令吕放,颇与商言及冀之短,商以让冀,冀即遣人于道刺杀放。而恐商知之,乃推疑于放之怨仇,请以放弟禹为洛阳令,安慰放家,欲以灭口。使捕之,尽灭其宗亲、宾客百余人。

  商薨未及葬,顺帝乃拜冀为大将军,弟侍中不疑为河南尹。

  及帝崩,冲帝始在繦褓,太后临朝,诏冀与太傅赵峻、太尉李固参录尚书事。冀虽辞不肯当,而侈暴滋甚。

  冲帝又崩,冀立质帝。帝少而聪慧,知冀骄横,尝朝群臣,目冀曰:“此跋扈将军也。”跋扈犹强梁也。冀闻,深恶之,遂令左右进鸩加煮饼,帝即日崩。

  复立桓帝,而枉害李固及前太尉杜乔,海内嗟惧,语在《李固传》。建和元年,益封冀万三千户,增大将军府举高第茂才,官属倍于三公。《汉官仪》,三公府有长史一人,司徒府掾属三十一人,令史及御属三十六人也。又封不疑为颍阳侯,不疑弟蒙西平侯,冀子胤襄邑侯,各万户。和平元年,重增封冀万户,并前所袭合三万户。

  弘农人宰宣素性佞邪,欲取媚于冀,乃上言大将军有周公之功,今既封诸子,则其妻宜为邑君。诏遂封冀妻孙寿为襄城君,兼食阳翟租,岁入五千万,加赐赤绂,比长公主。长公主仪服同藩王,解见皇后纪。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啼{米壮},墯马髻,折腰步,龋齿笑,《风俗通》曰:“愁眉者,细而曲折。磃{米壮}者,薄拭目下若啼处。墯马髻者,侧在一边。折腰步者,足不任体。龋齿笑者,若齿痛不忻忻。始自冀家所为,京师翕然皆放效之。”龋音丘禹反。以为媚惑。冀亦改易舆服之制,作平上軿车,郑玄注《周礼》云:“軿犹屏也,所用自蔽隐也。”《苍颉篇》云:“衣车也,形制上平。”异于常也。埤帻,狭冠,埤,下也,音频尔反,一音皮彼反。折上巾,盖折其巾之上角也。拥身扇,大扇也。狐尾单衣。后裾曳地,若狐尾也。寿性钳忌,钳,銸也。言性忌害,如钳之銸物也。銸音女辄反。能制御冀,冀甚宠惮之。

  初,父商献美人友通期于顺帝,友,姓也。《东观记》“友”作“支”。通期有微过,帝以归商,商不敢留而出嫁之,冀即遣客盗还通期。会商薨,冀行服,于城西私与之居。寿伺冀出,多从仓头,篡取通期归,截发刮面,笞掠之,欲上书告其事。冀大恐,顿首请于寿母,寿亦不得已而止。冀犹复与私通,生子伯玉,匿不敢出。寿寻知之,使子胤诛灭友氏。冀虑寿害伯玉,常置复壁中。冀爱监奴秦宫,官至太仓令,得出入寿所。寿见宫,辄屏御者,托以言事,因与私焉。宫内外兼宠,威权大震,刺史、二千石皆谒辞之。

  冀用寿言,多斥夺诸梁在位者,外以谦让,而实崇孙氏宗亲。冒名而为侍中、卿、校尉、郡守、长吏者十余人,皆贪叨凶淫,各遣私客籍属县富人,被以它罪,籍谓疏录之也。闭狱掠拷,使出钱自赎,赀物少者至于死徙。扶风人士孙奋居富而性吝,冀因以马乘遗之,挚虞《三辅决录注》曰“士孙奋字景卿,少为郡五官掾起家,得钱赀至一亿七千万,富闻京师”也。从贷钱五千万,奋以三千万与之,冀大怒,乃告郡县,认奋母为其守臧婢,云盗白珠十斛、紫金千斤以叛,遂收考奋兄弟,死于狱中,悉没赀财亿七千余万。

  其四方调发,岁时贡献,皆先输上第于冀,上第,第一也。乘舆乃其次焉。吏人赍货求官请罪者,道路相望。冀又遣客出塞,交通外国,广求异物。因行道路,发取伎女御者,而使人复乘埶横暴,妻略妇女,驱击吏卒,所在怨毒。

  冀乃大起第舍,而寿亦对街为宅,殚极土木,互相夸竞。堂寝皆有阴阳奥室,奥,深室也。连房洞户。洞,通也,谓相当也。柱壁雕镂,加以铜漆;窗牖皆有绮疏青琐,牖,小窸也。绮疏谓镂为绮文。青琐谓刻为琐文,而以青饰之也。图以云气仙灵。台阁周通,更相临望;飞梁石蹬,陵跨水道。架虚为桥若飞也。金玉珠玑,异方珍怪,充积臧室。远致汗血名马。又广开园囿,采土筑山,十里九坂,以像二崤,二崤,山,在今洛州永宁县西北。深林绝涧,有若自然,奇禽驯兽,飞走其闲。冀寿共乘辇车,张羽盖,饰以金银,游观第内,多从倡伎,鸣钟吹管,酣讴竟路。或连继日夜,以骋娱恣。客到门不得通,皆请谢门者,门者累千金。又多拓林苑,禁同王家,西至弘农,东界荥阳,南极鲁阳,北达河、淇,包含山薮,远带丘荒,周旋封域,殆将千里。又起菟苑于河南城西,经亘数十里,发属县卒徒,缮修楼观,数年乃成。移檄所在,调发生菟,刻其毛以为识,人有犯者,罪至刑死。尝有西域贾胡,不知禁忌,误杀一兔,转相告言,坐死者十余人。冀二弟尝私遣人出猎上党,冀闻而捕其宾客,一时杀三十余人,无生还者。冀又起别第于城西,以纳奸亡。或取良人,悉为奴婢,至数千人,名曰“自卖人”。

  元嘉元年,帝以冀有援立之功,欲崇殊典,乃大会公卿,共议其礼。于是有司奏冀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事见《王莽传》也。悉以定陶、成阳余户增封为四县,比邓禹;冀初封襄邑,袭封乘氏,更以定陶、成阳足四县。赏赐金钱、奴婢、彩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以殊元勋。每朝会,与三公绝席。绝席。别也。十日一入,平尚书事。谓平议也。宣布天下,为万世法。冀犹以所奏礼薄,意不悦。专擅威柄,凶恣日积,机事大小,莫不咨决之。宫卫近侍,并所亲树,树,置也。禁省起居,纤微必知。百官迁召,皆先到冀门笺檄谢恩,然后敢诣尚书。下邳人吴树为宛令,之官辞冀,冀宾客布在县界,以情托树。树对曰:“小人奸蠹,比屋可诛。明将军以椒房之重,处上将之位,宜崇贤善,以补朝阙。宛为大都,士之渊薮,自侍坐以来,未闻称一长者,而多托非人,诚非敢闻!”冀嘿然不悦。树到县,遂诛杀冀客为人害者数十人,由是深怨之。树后为荆州刺史,临去辞冀,冀为设酒,因鸩之,树出,死车上。又辽东太守侯猛,初拜不谒,冀托以它事,乃腰斩之。

  时郎中汝南袁著,年十九,见冀凶纵,不胜其愤,乃诣阙上书曰:“臣闻仲尼叹凤鸟不至,河不出图,自伤卑贱,不能致也。今陛下居得致之位,又有能致之资,此董仲舒对策之词,著引而略之也。而和气未应,贤愚失序者,埶分权臣,上下壅隔之故也。夫四时之运,功成则退,《易·系辞》曰:“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老子》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高爵厚宠,鲜不致灾。今大将军位极功成,可为至戒,宜遵悬车之礼,高枕颐神。薛广德为御史大夫,乞骸骨,赐安车四马,悬其安车传子孙。欲令冀遵致仕之礼也。传曰:‘木实繁者,披枝害心。’若不抑损权盛,将无以全其身矣。左右闻臣言,将侧目切齿,臣特以童蒙见拔,故敢忘忌讳。昔舜、禹相戒无若丹朱,《尚书》禹谓帝舜曰:“亡若丹朱傲,惟慢游是好。”周公戒成王无如殷王纣,《尚书》周公戒成王曰:“无若殷王受之迷乱,酗于酒德哉!”愿除诽谤之罪,以开天下之口。”书得奏御,冀闻而密遣掩捕著。著乃变易姓名,后托病伪死,结蒲为人,市棺殡送。冀廉问知其诈,廉,察也。阴求得,笞杀之,隐蔽其事。学生桂阳刘常,当世名儒,素善于著,冀召补令史以辱之。时太原郝洁、胡武,皆危言高论,危亦高,谓峻也。与著友善。先是洁等连名奏记三府,荐海内高士,而不诣冀,冀追怒之,又疑为著党,来中都官移檄捕前奏记者并杀之,遂诛武家,死者六十余人。洁初逃亡,知不得免,因舆榇奏书冀门。书入,仰药而死,家乃得全。及冀诛,有诏以礼祀著等。冀诸忍忌,皆此类也。

  不疑好经书,善待士,冀阴疾之,因中常侍白帝,转为光禄勋。又讽众人共荐其子胤为河南尹。胤一名胡狗,时年十六,容貌甚陋,不胜冠带,道路见者,莫不蚩笑焉。不疑自耻兄弟有隙,遂让位归第,与弟蒙闭门自守。冀不欲令与宾客交通,阴使人变服至门,记往来者,南郡太守马融、江夏太守田明,初除,过谒不疑,冀讽州郡以它事陷之,皆髡笞徙朔方。融自刺不殊,明遂死于路。

  永兴二年,封不疑子马为颍阴侯,胤子桃为城父侯。冀一门前后七封侯,三皇后,六贵人,二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者七人,尚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在位二十余年,穷极满盛,威行内外,百僚侧目,莫敢违命,天子恭己而不得有所亲豫。

  帝既不平之。延熹元年,太史令陈授因小黄门徐璜,陈灾异日食之变,咎在大将军,冀闻之,讽洛阳令收考授,死于狱。帝由此发怒。

  初,掖庭人邓香妻宣生女猛,香盖掖庭署人之名也。香卒,宣更适梁纪。梁纪者,冀妻寿之舅也。寿引进猛入掖庭,见幸,为贵人,冀因欲认猛为其女以自固,乃易猛姓为梁。时猛姊婿邴尊为议郎,冀恐尊沮败宣意,沮,坏也。恐尊坏败宣意,不从其改梁姓也。乃结刺客于偃城,刺杀尊,而又欲杀宣。宣家在延熹里,与中常侍袁赦相比。相邻比也。冀使刺客登赦屋,欲入宣家。赦觉之,鸣鼓会众以告宣。宣驰入以白帝,帝大怒,遂与中常侍单超、具瑗、唐衡、左悺、徐璜等五人成谋诛冀。语在《宦者传》。

  冀心疑超等,乃使中黄门张恽入省宿,以防其变。具瑗来吏收恽,以辄从外入,欲图不轨。帝因是御前殿,召诸尚书入,发其事,使尚书令尹勋持节勒丞郎以下皆操兵守省阁,敛诸符节送省中。使黄门令具瑗将左右厩驺、驺,骑士也。虎贲、羽林、都候剑戟士,《续汉志》曰“左右都候各一人,秩六百石,主剑戟士,徼循宫中及天子有所收考”也。合千余人,与司隶校尉张彪共围冀第。使光禄勋袁盱音吁。持节收冀大将军印绶,徙封比景都乡侯。冀及妻寿即日皆自杀。悉收子河南尹胤、叔父屯骑校尉让,及亲从卫尉淑、越骑校尉忠、长水校尉戟等,诸梁及孙氏中外宗亲送诏狱,无长少皆弃市。不疑、蒙先卒。其他所连及公卿列校刺史二千石死者数十人,故吏宾客免黜者三百余人,朝廷为空,唯尹勋、袁盱及廷尉邯郸义在焉。是时事卒从中发,卒音七讷反。使者交驰,公卿失其度,官府市里鼎沸,数日乃定,百姓莫不称庆。

  收冀财货,县官斥卖,合三十余万万,以充王府,用减天下税租之半。散其苑囿,以业穷民。录诛冀功者,封尚书令尹勋以下数十人。

  论曰:顺帝之世,梁商称为贤辅,岂以其地居亢满,而能以愿谨自终者乎?亢,上极之名也。愿,悫也。夫宰相运动枢极,感会天人,枢谓斗枢也,极,北极也。中于道则易以兴政,乖于务则难乎御物。商协回天之埶,属雕弱之期,而匡朝恤患,未闻上术,憔悴之音,载谣人口。虽舆粟盈门,何救阻饥之厄;阻,难也。《书》曰“黎人阻饥”也。永言终制,未解尸官之尤。尸官犹尸禄。终制谓薄葬也。况乃倾侧孽臣,商遣冀、不疑与曹节等为交友也。传宠凶嗣,以至破家伤国,而岂徒然哉!

  赞曰:河西佐汉,统亦定算。谓统初与窦融定计归光武。褒亲幽愤,升高累叹。商恨善柔,冀遂贪乱。善柔,失刑断之道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八卷 文史通義九卷 文史通義不分卷續通志校讎畧擬稿三卷 文史通義雜篇一卷 文史通義補編一卷附抄本目一卷刊本所有抄本所無目一卷 文史通義補編一卷附抄本目一卷刊本所有抄本所無目一卷 文史通義八卷補編一卷校讎通義三卷 論修史籍考要畧一卷 章氏方志通例二卷通義內編輯要一卷 讀史管見三卷 讀史管見三卷 廿三史評口訣一卷 史目表二卷 史目表二卷 史目表二卷 史目表二卷 史目表補二卷 讀史管見八卷 史目表一卷 增補史目表一卷 中國史研究法八章不分卷 論史學方志二卷 史微內篇四卷 史微內篇四卷 史微內篇八卷 史微內篇八卷札記一卷補遺一卷 續史通不分卷 文史通義識語三卷 史學述林不分卷 治史緒論一卷 史通札記一卷 史通贅議八卷 史注集評七卷 史注平義十三卷 史注平義十三卷 舊史學研究法一卷 史學研究法八卷 史學研究法大綱三卷 古譜纂例六卷 太史史例一百卷 史記達旨一卷 太史公書義法二卷 史記評議四卷 漢書評議四卷 後漢書評議四卷 三國志評議四卷 宋史記凡例一卷 宋史記凡例一卷 宋史記凡例一卷 宋史記凡例一卷 辛稼軒先生年譜_鄧廣銘編商務印書館.djvu 新編高中本國史上冊_金兆梓著中華書局.djvu 新大陸遊記_梁啟超著商務印書館.djvu 新大陸遊記節錄第三版_梁啟超著中華書局.djvu 新地理學大綱_英斯丹普著胡仲持譯華美圖書公司.djvu 新訂中外條約組研教育教義主會會社.djvu 新都見聞錄_吳濟生著光明書局.djvu 新廣朹附康南海辯革命書.djvu 海上花.djvu 新軍論(第四版)_法卓萊著劉文島廖世劭譯共學社.djvu 新課程標準適用高中外國史_金兆梓編上海中華書局.djvu 新民主在朹南歐_吉格文采夫等合著時代社.djvu 新民主主義註解問答上海編譯館.djvu 新民主主義請義_中原大學教育學院.djvu 新民主主義問答_鄭邵黃編輯萬眾出版社.djvu 新生篇_魏金枝主編中國文化投資公司.djvu 新式標點六朝女子文選(第三版)_啟智書局啟智印務公司.djvu 新式標點六朝文捷(第二版)_海昌許槤掃葉山房.djvu 新土地法論_王效文著上海昌明書屋.djvu 新西湖_鄭拔駕著.djvu 新形勢與新政策_陳紹禹王明著.djvu 新一般戰術講授錄_李遇春編著軍用圓書社.djvu 新一般戰術講授錄第三卷_李遇春編軍用圖書社.djvu 新政考察之一斑_湯光璵著.djvu 新政協重要人物誌五洲書報社.djvu 新中國的曙光_新華日報館編新華日報館.djvu 信陵君第十版_孫毓修編纂商務印書館.djvu 星槎勝覽校注_馮承鈞撰商務印書館.djvu 行政三聯制文造法令增訂本_國防最高委員會黨政工作考核委員會編著正中書局.djvu 行政院會議議事錄第二二九次會議.djvu 行政院會議議事錄第二二一次會議.djvu 行政院會議議事錄第二四四次會議.djvu 邢湄丘唐西洲集二_邢湄丘唐西洲著海南書局.djvu 邢湄丘唐西洲集一_邢湄丘唐西洲著海南書局.djvu 雄風孤島_姜漢聲徐亞星譯述.djvu 修增歷史感應統紀下冊第3版_國光印書局.djvu 徐世昌_崇文書局民071001出版x1_137.djvu 民國叢書第3編077徐志摩年譜_陳從周編.djvu 續歐洲內幕_JohnGunther原著知白譯時代書局.djvu 學生國學叢書三國誌上冊_王雲五朱經晨主編商務印書館.djvu 學術選進韓愈第三輯(第二版)_李長之編著勝利出版公司.djvu 訓練教材國軍實況_李均初稿.djvu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_張弼吳清友著上海生活書店.djvu 亞洲談藪_陶菊隱編譯中華書局.djvu 延安歸來_黃炎培著華中新華出版社.djvu 延綏攬勝上編_曹穎儈輯著中國邊疆學會主編史學書局.djvu 延綏攬勝下冊_曹穎僧著史學書局.djvu 言文對照模範古文選_林蔭編選長風書店.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第二冊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第三冊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第四冊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卷二_標點評注廣益書局.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卷三_標點評注廣益書局.djvu 言文對照古文觀止四廣益書局.djvu 言文清文觀止_胡樸安著上海春江書局.djvu 研究德紀_盛澄華著森林出版社.djvu 閻伯川先生南行言論輯要_於非編現代化編譯社.djvu 顏師古年譜_羅香林著商務印書館.djvu 艷語第三版_何仲琴編輯上海廣益書局.djvu 燕園集_燕園集編輯委員會燕園集編輯委員會.djvu 楊守敬年譜_楊守敬著大陸書局.djvu 耶宛哈拉尼赫魯傳_張君勱著再生週刊社.djvu 野戰炮兵工兵范草案.djvu 夜路_臧克家主編黎先耀著星群出版公司.djvu 一個軍人之思想_塞克特原著厲零士譯注正中書局.djvu 一個女兵的自傳.djvu 一個無產者的自傳_柳寧著廣西分社.djvu 一個無產者生活的故事第二版_B.Vanzetti著巴金譯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一九二六年俄國革命九周紀念日紀念俄國革命應有的認識中央軍人部.djvu 一九三六年的國際政治經濟概況下冊_大夏大學編輯諶志遠主編商務印書館.djvu 一九一九旅俄六周見聞記_英蘭姆塞原著晨報社.djvu 一名中國圖書館界人名錄_宋景祁編輯x1_115.djvu 一年來之貨達_財政部貨達管理處編中央信託局.djvu 一年來之中國公債_浙江興業銀行編.djvu 伊籐博文傳_久米正雄著梁修慈譯商務印書館.djvu 移民論全一冊_J.W.Gregory著繆瑞生胡珍元譯商務印書館.djvu 遺產稅問題_李權時編著世界書局.djvu 遺產稅暫行條例釋義_薄鑄編著公雷法律事務所.djvu 以黨建國論_曾傑著.djvu 藝苑交遊記_倪貽德著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x1_94.djvu 議會制度論_鄧敬方譯上海華通書局.djvu 異行傳第二集厚黑教主傳_張默生著朹方書社.djvu 意大利勃興中之慕沙裡尼_費利俄著孫茂柏陶纖纖譯南京書店花牌樓書局.djvu 殷周時代的中國社會_呂振羽著南京文心印刷社.djvu 銀價問題與遠朹.djvu 銀價研究_梁氏著楊先垿譯商務印書館.djvu 銀價與中國物價水準之關係_路易士張履鸞著金陵大學農學院.djvu 銀與中國_畢匿克著褚保時王棟譯商務印書館.djvu 印度_大古等著中華正氣出版社.djvu 印度概況_金念祖編著正中書局.djvu 印度古佛國遊記_李俊承x1_094.djvu 印度歷史故事_糜文開著商務印書館.djvu 印度史_劉炳榮著太平洋書店.djvu 印度史綱要_李志純編著正中書局.djvu 印度文化史_A.A.Macdonnell著龍章譯中華書局.djvu 印度問題_王紹坊著國民圖書出版社.djvu 印度新志_陳友生選述商務印書館.djvu 印度政治家事略_英奧斯威爾著張鐵民譯上海棋盤街廣學會.djvu 英國的政治思想_克魯斯曼著中周出版社.djvu 英國高級文官_英國戴爾著王世憲譯商務印書館.djvu 英國陸海空軍新論_ELISONHAMKS著王可襄譯商務日報.djvu 英國選舉制度史_張慰慈編商務印書館發行.djvu 英國政治組織_費著上海生活書店.djvu 英雄再出吳佩孚_無聊子共和書局.djvu 英屬馬來半島第二版_朱鏡宙編上海大朹書局.djvu 嬰兒的誕生_臧克家主編李摶程著星群出版公司.djvu 迎接新中國的鬥爭任務.djvu 營來稅_財政部福建稅務管理局編.djvu 由峪道河到泰_劉彰編.djvu 猶太人與猶太主義_吳義田著世界書局.djvu 游川日記_曹亞伯著中國旅行社.djvu 游滇須知_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旅行部編.djvu 遊記選_葛琴著香港文化供應社.djvu 游美指南_蕭立坤著各埠中華書局.djvu 游美指南(第3版)_蕭立坤著各埠中華書局.djvu 游西湖的伴侶_周潤寰著上海世界書局x1_53.djvu 有正味齊駢體文箋注上冊_大連圖書供應社.djvu 雨極探險記第2版_勃魯斯原著劉虎如譯述商務印書館.djvu 元朝制度考_箭內互著陳捷陳清泉譯商務印書館.djvu 元代白話碑_馮承鈞編商務印書館.djvu 调风变俗 调风弄月 谄上傲下 谄上抑下 谄上骄下 谄笑胁肩 谄词令色 谄谀取容 谆谆不倦 谆谆告戒 谆谆告诫 谆谆善诱 谆谆教导 谇帚德锄 谈不容口 谈优务劣 谈古论今 谈吐如流 谈吐生风 谈圆说通 谈天论地 谈天说地 谈天说地,讲古论今 谈情说爱 谈玄说妙 谈空说幻 谈空说有 谈笑自若 谈笑风生 谈经说法 谈若悬河 谈论风生 谈辞如云 谈过其实 谈霏玉屑 谊不容辞 谊不敢辞 谋为不轨 谋听计行 谋图不轨 谋夫孔多 谋无遗策 谋臣如雨 谋臣武将 谋臣猛将 谋谟帷幄 谋财害命 谋道作舍 谏尸谤屠 谏鼓谤木 谑浪笑傲 谑而不虐 谔谔以昌 谗口嚣嚣 谗慝之口 谗言佞语 谘师访友 谘经诹史 谛分审布 谠言嘉论 谠言直声 谠论侃侃 谢天谢地 谢家活计 谢馆秦楼 谣言惑众 谣诼纷纭 谤书满箧 谦卑自牧 谦尊而光 谦虚谨慎 谦谦君子 谦躬下士 谨始虑终 谨守眉案 谨小慎微 谨本详始 谨终如始 谨行俭用 谨谢不敏 谨身节用 谩不经意 谩天昧地 谩天谩地 谩藏诲盗 谩辞哗说 谬以千里 谬妄无稽 谬想天开 谬托知己 谬托知已 谬种流传 谬采虚声 谭天说地 谭言微中 谮下谩上 谷父蚕母 谷马砺兵 豁人耳目 豁口截舌 豁然大悟 豁然开悟 豁然开朗 豁然省悟 豁然确斯 豁然贯通 豁然顿悟 豁达大度 豆棚瓜架 豆蔻年华 豕分蛇断 豕突狼奔 豕窜狼逋 豕食丐衣 象煞有介事 象牙之塔 象简乌纱 象箸玉杯 豪侠尚义 豪厘之差,将致千里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君陈 顾命 康王之诰 毕命 君牙 蝃命 吕刑 文侯之命 费誓 秦誓 士冠礼第一 士昏礼第二 士相见礼第三 乡饮酒礼第四 乡射礼第五 燕礼第六 大射仪第七 聘礼第八 公食大夫礼第九 觐礼第十 丧服第十一 士丧礼第十二 既夕第十三 士虞礼第十四 特牲馈食礼第十五 少牢馈食礼第十六 有司彻第十七 隐公 隐公元年 隐公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