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二十五 卓鲁魏刘列传第十五

卷二十五 卓鲁魏刘列传第十五

  鲁恭弟丕

  卓茂字子康,南阳宛人也。父祖皆至郡守。茂,元帝时学于长安,事博士江生,江生,鲁人江翁也。昭帝时为博士,号《鲁诗》宗。见《前书》。习《诗》、《礼》及历算,究极师法,称为通儒。性宽仁恭爱。乡党故旧,虽行能与茂不同,而皆爱慕欣欣焉。《东观记》曰:“茂为人恬荡乐道,推实不为华貌,行己在于清浊之闲,自束发至白首,与人未尝有争竞。”

  初辟丞相府史,事孔光,光称为长者。时尝出行,有人认其马。茂问曰:“子亡马几何时?”对曰:“月余日矣。”茂有马数年,心知其谬,嘿解与之,挽车而去,顾曰:“若非公马,幸至丞相府归我。”他日,马主别得亡者,乃诣府送马,叩头谢之。茂性不好争如此。

  后以儒术举为侍郎,给事黄门,迁密令。密,今洛州密县也。劳心谆谆,视人如子,谆谆,忠谨之貌也。《诗》曰:“诲尔谆谆。”音之顺反。举善而教,口无恶言,吏人亲爱而不忍欺之。《家语》曰:“密子贱为单父宰,人不忍欺。”人尝有言部亭长受其米肉遗者,部谓所部也。茂辟左右问之曰:“亭长为从汝求乎?为汝有事嘱之而受乎?将平居自以恩意遗之乎?”人曰:“往遗之耳。”茂曰:“遗之而受,何故言邪?”人曰:“窃闻贤明之君,使人不畏吏,吏不取人。今我畏吏,是以遗之,吏既卒受,故来言耳。”茂曰:“汝为敝人矣。凡人所以贵于禽兽者,以有仁爱,知相敬事也。今邻里长老尚致馈遗,此乃人道所以相亲,况吏与民乎?吏顾不当乘威力强请求耳。凡人之生,群居杂处,故有经纪礼义以相交接。汝独不欲修之,宁能高飞远走,不在人闲邪?亭长素善吏,岁时遗之,礼也。”人曰:“苟如此,律何故禁之?”茂笑曰:“律设大法,礼顺人情。今我以礼教汝,汝必无怨恶;以律治汝,何所措其手足乎?一门之内,小者可论,大者可杀也。且归念之!”于是人纳其训,吏怀其恩。初,茂到县,有所废置,吏人笑之,邻城闻者皆蚩其不能。河南郡为置守令,茂不为嫌,理事自若。《东观记》曰:“守令与茂并居,久之,吏人不归往守令。”数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遗。平帝时,天下大蝗,河南二十余县皆被其灾,独不入密县界。督邮言之,《续汉志》曰:“郡监县有五部,部有督邮掾,以察诸县也。”太守不信,自出案行,见乃服焉。

  是时王莽秉政,置大司农六部丞,劝课农桑,王莽摄政,置大司农部丞十三人,人部一州,劝课农桑。今书及《东观记》并言六部。迁茂为京部丞,密人老少皆涕泣随送。及莽居摄,以病免归郡,常为门下掾祭酒,不肯作职吏。

  更始立,以茂为侍中祭酒,《续汉志》曰:“侍中,无员,掌侍左右,顾问应对,本有仆射一人,中兴转为祭酒。”从至长安,知更始政乱,以年老乞骸骨归。

  时光武初即位,先访求茂,茂诣河阳谒见。《东观记》曰,茂时年七十余矣。乃下诏曰:“前密令卓茂,束身自修,执节淳固,诚能为人所不能为。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故武王诛纣,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王子比干,纣杀之。商容,殷贤臣。武王入殷,命闳夭封比干之墓,命毕公表商容之闾。表,旌显也。闾,里门也。事见《史记》。今以茂为太傅,封曪德侯,食邑二千户,《东观记》、《续汉书》皆作“宣德侯”。赐几杖车马,衣一袭,絮五百斤”。单复具谓之袭。复以茂长子戎为太中大夫,次子崇为中郎,给事黄门。建武四年,薨,赐棺帜冢地,车驾素服亲临送葬。

  子崇嗣,徙封泛乡侯,官至大司农。泛乡在琅邪郡不其县。崇卒,子棽嗣。棽音丑金反,又所金反。棽卒,子欣嗣。欣卒,子隆嗣。永元十五年,隆卒,无子,国除。

  初,茂与同县孔休、陈留蔡勋、安众刘宣、楚国龚胜、上党鲍宣六人同志,不仕王莽时,并名重当时。休字子泉,哀帝初,守新都令。新都,县也,属南阳郡。后王莽秉权,休去官归家。及莽篡位,遣使赍玄纁、束帛,请为国师,遂欧血托病,杜门自绝。光武即位,求休、勋子孙,赐谷以旌显之。刘宣字子高,安众侯崇之从弟,知王莽当篡,乃变名姓,抱经书隐避林薮。建武初乃出,光武以宣袭封安众侯。擢龚胜子赐为上谷太守。胜、鲍宣事在《前书》。勋事在玄孙邕传。

  论曰:建武之初,雄豪方扰,虓呼者连响,婴城者相望,虓,虎怒也。《诗》曰:“阚如虓虎。”婴城,言以城自婴绕。斯固倥偬不暇给之日。《字书》曰:“倥偬,穷困也。给,足也。”日促事多,不暇给足也。卓茂断断小宰,无它庸能,断断犹专一也。《书》曰:“断断猗无它伎。”时已七十余矣,而首加聘命,优辞重礼,其与周、燕之君表闾立馆何异哉?《史记》燕昭王即位,欲雪齐耻,以招贤者,得郭隗,为筑宫而师事之。于是蕴愤归道之宾,蕴,积也。越关阻,捐宗族,以排金门者众矣。夫厚性宽中近于仁,犯而不校邻于恕,校,报也。邻,近也。曾子曰:“犯而不校。”率斯道也,怨悔曷其至乎!怨谓为人所怨也。悔,恨也。

  鲁恭字仲康,扶风平陵人也。其先出于鲁顷公,为楚所灭,迁于下邑,因氏焉。世吏二千石,哀平闲,自鲁而徙。祖父匡,王莽时,为羲和,有权数,号曰“智囊”。匡设六管之法以穷工商,故曰权数。父某,建武初,为武陵太守,卒官。时恭年十二,弟丕七岁,昼夜号踊不绝声,郡中赙赠无所受,《公羊传》曰:“货财曰赙。”乃归服丧,礼过成人,乡里奇之。十五,与母及丕俱居太学,习《鲁诗》,高祖时鲁申公诗也。闭户讲诵,绝人闲事,兄弟俱为诸儒所称,学士争归之。

  太尉赵熹慕其志,每岁时遣子问以酒粮,皆辞不受。问,遗也。恭怜丕小,欲先就其名,托疾不仕。郡数以礼请,谢不肯应,母强遣之,恭不得已而西,因留新丰教授。建初初,丕举方正,恭始为郡吏。太傅赵熹闻而辟之。肃宗集诸儒于白虎观,恭特以经明得召,与其议。与音豫也。

  熹复举恭直言,待诏公车,拜中牟令。恭专以德化为理,不任刑罚。讼人许伯等争田,累守令不能决,恭为平理曲直,皆退而自责,辍耕相让。亭长从人借牛而不肯还之,牛主讼于恭。恭召亭长,来令归牛者再三,犹不从。恭叹曰:“是教化不行也。”欲解印绶去。掾史泣涕共留之,续汉志曰:“县置掾史如郡。”亭长乃惭悔,还牛,诣狱受罪,恭贳不问。贳,宽贷也,音时夜反。于是吏人信服。建初七年,郡国螟伤稼,犬牙缘界,不入中牟。河南尹袁安闻之,疑其不实,使仁恕掾肥亲往廉之。仁恕掾,主狱,属河南尹,见《汉官仪》。廉,察也。恭随行阡陌,俱坐桑下,有雉过,止其傍。傍有童儿,亲曰:“儿何不捕之?”儿言“雉方将雏”。亲瞿然而起,瞿音久住反。与恭诀曰:“所以来者,欲察君之政迹耳。今虫不犯境,此一异也;化及鸟兽,此二异也;竖子有仁心,此三异也。久留,徒扰贤者耳。”还府,具以状白安,是岁,嘉禾生恭便坐廷中,便坐,于便侧之处,非正室也。《续汉书》云:“恭谦不矜功,封以言府,府即奏上。尹以檄劳曰:‘君以名德,久屈中牟,物产之化流行,天降休瑞,应行而生,尹甚嘉之。’”安因上书言状,帝异之。会诏百官举贤良方正,恭荐中牟名士王方,帝即征方诣公车,礼之与公卿所举同,方致位侍中。恭在事三年,州举尤异,会遭母丧去官,吏人思之。

  后拜侍御史。和帝初立,议遣车骑将军窦宪与征西将军耿秉击匈奴,恭上疏谏曰:

  陛下亲劳圣思,日昊不食,忧在军役,诚欲以安定北垂,为人除患,定万世之计也。臣伏独思之,未见其便。社稷之计,万人之命,在于一举。数年以来,秋稼不熟,人食不足,仓库空虚,国无畜积。会新遭大忧,人怀恐惧。章帝崩也。陛下躬大圣之德,履至孝之行,尽谅阴三年,听于冢宰。百姓阙然,三时不闻警跸之音,三时,秋、夏、冬也。天子出警入跸。和帝章和二年二月即位,明年春,议击匈奴。帝在谅阴不出,故百姓三时不闻警跸。莫不怀思皇皇,若有求而不得。《礼记·檀弓》曰:“鲁人颜丁善居丧,始死,皇皇焉如有求而不得。”言百姓思帝,故恭引之。今乃以盛春之月,兴发军役,扰动天下,以事戎夷,诚非所以垂恩中国,改元正时,由内及外也。

  万民者,天之所生。天爱其所生,犹父母爱其子。一物有不得其所者,则天气为之舛错,况于人乎?故爱人者必有天报。昔太王重人命而去邠,故获上天之祐。《史记》,古公修后稷、公刘之业,国人皆戴之。戎翟攻之,人人皆怒欲战,古公曰:“人以我故战,杀人父子,予不忍为。”乃与私属尽去邠,止于岐下。邠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于岐下。旁国闻之,亦多归附。古公乃营筑城郭室屋而邑之,人皆歌颂其德。武王即位,追尊古公为大王。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也。蹲夷踞肆,与鸟兽无别。夷,平也。肆,放也。言平坐踞傲,肆放无礼也。若杂居中国,则错乱天气,污辱善人,是以圣王之制,羁縻不绝而已。《字书》曰:“羁,《马络头》也。”苍颉篇曰:“縻,牛缰也。”

  今边境无事,宜当修仁行义,尚于无为,令家给人足,安业乐产。夫人道乂于下,则阴阳和于上,祥风时雨,覆被远方,夷狄重译而至矣。《易》曰:‘有孚盈缶,终来有它吉。’《易·比卦》辞也。孚,诚信也。缶,土器也。王弼注云:“亲乎天下,著信盈缶,应者岂一道而来,故必有它吉也。”言甘雨满我之缶,诚来有我而吉已。《比卦·坤》下《坎》上。《坤》为土,缶之象也。《坎》为水,雨之象也。《坎》在《坤》上,故曰甘雨满我之缶。有诚信,则它人来附而吉也。夫以德胜人者昌,以力胜人者亡。今匈奴为鲜卑所杀,远臧于史侯河西,去塞数千里,而欲乘其虚耗,利其微弱,是非义之所出也。前太仆祭肜远出塞外,卒不见一胡而兵已困矣。永平十六年,窦固、祭肜、耿秉、来苗等四道出击匈奴。固至天山,击走呼衍王,肜坐不至涿邪山,无所见而还,下狱免为庶人也。白山之难,不绝如綖,白山即天山也。言肜、固俱击匈奴,固至天山,肜还下狱,同历艰危,故曰如綖。《公羊传》曰“中国不绝若綖”也。都护陷没,士卒死者如积,永平末年,焉耆、龟兹共攻没都护陈睦,杀吏士二千余人。迄今被其辜毒。孤寡哀思之心未弭,仁者念之,以为累息,柰何复欲袭其迹,不顾患难乎?今始征发,而大司农调度不足,度音大各反。使者在道,分部督趣,趣音促。上下相迫,民闲之急亦已甚矣。三辅、并、凉少雨,麦根枯焦,牛死日甚,此其不合天心之效也。群僚百姓,咸曰不可,陛下独柰何以一人之计,弃万人之命,不恤其言乎?上观天心,下察人志,足以知事之得失。臣恐中国不为中国,岂徒匈奴而已哉!惟陛下留圣恩,休罢士卒,以顺天心。

  书奏,不从。每政事有益于人,恭辄言其便,无所隐讳。

  其后拜为《鲁诗》博士,由是家法学者日盛。迁侍中,数召宴见,问以得失,赏赐恩礼宠异焉。迁乐安相。章帝孙千乘王宠相也。和帝改千乘国为乐安国,故城在今淄州高苑县北。是时东州多盗贼,群辈攻劫,诸郡患之。恭到,重购赏,开恩信,《说文》曰:“以财相赇曰购。”其渠帅张汉等率支党降,恭上以汉补博昌尉,博昌,县,属千乘国,今青州县也。其余遂自相捕击,尽破平之,州郡以安。

  永元九年,征拜议郎。八月,饮酎,斋会章台,诏使小黄门特引恭前。其夜拜侍中,来使陪乘,劳问甚渥。冬,迁光禄勋,选举清平,京师贵戚莫能枉其正。十年,代吕盖为司徒。《汉官仪》曰:“吕盖字君玉,苑陵人。”十五年,从巡狩南阳,除子抚为郎中,赐驸马从驾。驸,副也。非正所乘,皆为副。《说文》曰:“驸马,副马也。”时弟丕亦为侍中。兄弟父子并列朝廷。后坐事策免。《续汉书》曰“坐族弟弘农都尉炳事免官”也。殇帝即位,以恭为长乐卫尉。永初元年,复代梁鲔为司徒。《汉官仪》曰“鲔字伯元,河东平阳人”也。

  初,和帝末,下令麦秋得案验薄刑,而州郡好以苛察为政,因此遂盛夏断狱。恭上疏谏曰:

  臣伏见诏书,敬若天时,若,顺也。《尚书·尧典》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敬授人时。”忧念万民,为崇和气,罪非殊死,且勿案验。进柔良,退贪残,奉时令。言顺《月令》以行事也。所以助仁德,顺昊天,致和气,利黎民者也。

  旧制至立秋乃行薄刑,自永元十五年以来,改用孟夏,而刺吏、太守不深惟忧民息事之原,进良退残之化,《月令》曰:“孟夏,命太尉赞桀俊,遂贤良,举长大,行爵出禄,必当其位。”因以盛夏征召农人,拘对考验,连滞无已,司隶典司京师,四方是则,《汉官仪》曰:“司隶校尉董领京师及三辅、三河、弘农。”而近于春月分行诸部,托言劳来贫人,而无隐恻之实,烦扰郡县,廉考非急,逮捕一人,罪延十数,逮,及也。辞所连及,即追捕之。上逆时气,下伤农业。案《易》五月《姤》用事。《东观记》曰:“五月《姤卦》用事。”《姤卦·巽》下干上,初六,一阴爻生,五月之卦也。本多作“后”,古字通。经曰:“后以施令诰四方。”诰,理也。《易·姤卦·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令诰四方。”《干》为天,君之象也;《巽》为风,号令之象也;后,君也;故以喻人君施令也。言君以夏至之日,施命令止四方行者,所以助微阴也。《易·复卦》曰:“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故夏至宜止行也。五月阴气始生,故曰微阴。行者尚止之,况于逮召考掠,夺其时哉!

  比年水旱伤稼,人饥流冗。冗,散也。今始夏,百谷权舆,阳气胎养之时。《尔雅》曰:“权舆,始也。”万物皆含胎长养之时。自三月以来,阴寒不暖,物当化变而不被和气。《月令》:“孟夏断薄刑,出轻系。行秋令则苦雨数来,五谷不熟。”郑玄注《礼记》云:“申之气乘之也。苦雨,白露之类也,时物得而伤也。”又曰:“仲夏挺重囚,益其食。挺犹宽也。行秋令则草木零落,西之气乘之也。八月宿直昴,为狱主杀。人伤于疫。”大陵之气为害也。大陵,星名。《春秋合诚图》曰“大陵主死丧”也。夫断薄刑者,谓其轻罪已正,不欲令久系,故时断之也。臣愚以为今孟夏之制,可从此令,其决狱案考,皆以立秋为断,以顺时节,育成万物,则天地以和,刑罚以清矣。

  初,肃宗时,断狱皆以冬至之前,自后论者互多驳异。邓太后诏公卿以下会议,恭议奏曰:

  夫阴阳之气,相扶而行,发动用事,各有时节。若不当其时,则物随而伤。王者虽质文不同,而兹道无变,四时之政,行之若一。《月令》,周世所造,而所据皆夏之时也,谓气候及星辰昏旦,皆夏时也。其变者唯正朔、服色、牺牲、徽号、器械而已。夏以建寅为正,服色、牺牲、徽号、器械皆尚黑;殷以建丑为正,尚白;周以建子为正,尚赤。周以夜半为朔,殷以鸡鸣为朔,夏以平旦为朔。祭天地宗庙曰牺,卜得吉曰牲。徽号,旌旗之名也。器械,礼乐之器及甲兵也。故曰:“殷因于夏礼,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易》曰:“潜龙勿用。”龙以喻阳气,《易·乾卦·初九·爻辞》。言十一月、十二月阳气潜臧,未得用事。虽煦嘘万物,养其根荄,荄,草根也,荄音该,又音皆。而犹盛阴在上,地涷水冰,阳气否隔,闭而成冬。故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易·坤卦·象辞》也。驯,顺也。言阴以卑顺为道,渐至显著,犹自履霜而至坚冰。言五月微阴始起,至十一月坚冰至也。

  夫王者之作,因时为法。孝章皇帝深惟古人之道,助三正之微,定律著令,三正,三微也。《前书音义》曰:“言阳气始施,万物微而未著,故曰微。”一曰天统,谓周十一月建子为正,天始施之端也。二日地统,谓殷十二月建丑为正,地始化之端也。三曰人统,谓夏十三月建寅为正,人始成之端也。冀承天心,顺物性命,以致时雍。然从变改以来,年岁不熟,谷价常贵,人不宁安。小吏不与国同心者,率入十一月得死罪贼,不问曲直,便即格杀。虽有疑罪,不复谳正。一夫吁嗟,王道为亏,况于众乎?《易》十一月“君子以议狱缓死”《易·中孚·象词》也。《稽览图·中孚》十一月卦也。可令疑罪使详其法,大辟之科,尽冬月乃断。其立春在十二月中者,勿以报囚如故事。报囚,谓奏请报决也。

  后卒施行。

  恭再在公位,选辟高第,至列卿郡守者数十人。而其耆旧大姓,或不蒙荐举,至有怨望者。恭闻之,曰:“学之不讲,是吾忧也。讲,习也。《论语》孔子之言也。诸生不有乡举者乎?”终无所言。言人患学之不习耳,若能究习,自有乡里之举,岂要待三公之辟乎?恭性谦退,奏议依经,潜有补益,然终不自显,故不以刚直为称。三年,以老病策罢。六年,年八十一,卒于家。

  以两子为郎。长子谦,为陇西太守,有名绩。谦子旭,官至太仆,从献帝西入关,与司徒王允同谋共诛董卓。及李傕入长安。旭与允俱遇害。

  丕字叔陵,性沉深好学,孳孳不倦,孳孳,不怠之意。遂杜绝交游,不答候问之礼。士友常以此短之,而丕欣然自得。遂兼通《五经》,以《鲁诗》、《尚书》教授,为当世名儒。后归郡,为督邮功曹,所事之将,无不师友待之。

  建初元年,肃宗诏举贤良方正,大司农刘宽举丕。时对策者百有余人,唯丕在高第,除为议郎,迁新野令。视事期年,州课第一,擢拜青州刺史。务在表贤明,慎刑罚。七年,坐事下狱司寇论。司寇,刑名也。决罪曰论,言奏而论决之。《前书》曰“司寇,二岁刑”也。

  元和元年征,再迁,拜赵相。门生就学者常百余人,关东号之曰“《五经》复兴鲁叔陵”。赵王商尝欲避疾,商,赵王良之孙。便时移住学官,丕止不听。学宫谓学舍也。王乃上疏自言,诏书下丕。丕奏曰:“臣闻《礼》,诸侯薨于路寝,大夫卒于嫡室,路寝、嫡室皆正寝。《礼·丧大记》之文。死生有命,未有逃避之典也。学官传五帝之道,修先王礼乐教化之处,王欲废塞以广游宴,事不可听。”诏从丕言,王以此惮之。其后帝巡狩之赵,特被引见,难问经传,厚加赏赐。在职六年,嘉瑞屡降,吏人重之。

  永元二年,迁东郡太守。丕在二郡,为人修通溉灌,百姓殷富。数荐达幽隐名士。《续汉书》曰:“荐王龚等,皆备帷幄近臣。”明年,拜陈留太守。视事三期,后坐禀贫人不实,征司寇论。

  十一年复征,再迁中散大夫。《续汉志》曰:“秩六百石,无员。”。时侍中贾逵荐丕道蓺深明,宜见任用。和帝因朝会,召见诸儒,丕与侍中贾逵、尚书令黄香等相难数事,帝善丕说,罢朝,特赐冠帻履袜衣一袭。丕因上疏曰:“臣以愚顽,显备大位,犬马气衰,猥得进见,论难于前,无所甄明,甄,别也。衣服之赐,诚为优过。臣闻说经者,传先师之言,非从己出,不得相让;相让则道不明,若规矩权衡之不可枉也。规,圆也。矩,方也。权,秤锤。衡,秤衡。难者必明其据,说者务立其义,浮华无用之言不陈于前,故精思不劳而道术愈章。法异者,各令自说师法,博观其义。览诗人之旨意,察《雅·颂》之终始,明舜、禹、皋陶之相戒,《尚书》帝舜谓禹曰:“臣作朕股肱耳目。”禹戒舜曰:“安汝止,慎乃在位。”咎繇戒禹曰:“慎厥身修,思永,惇叙九族,在知人。”禹曰:“吁咸若时,惟帝其难之。”是相诫也。显周公、箕子之所陈,周公作《无逸》、《立政》二篇以戒成王,箕子为武王陈《洪范》九畴之义,并见《尚书》。观乎人文,化成天下。《易·贲卦》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注云:“解天之文,则时变可知;解人之文,则化成可为也。”陛下既广纳謇謇以开四聪,无令刍荛以言得罪;刍荛,采薪者也。《大雅·板诗》曰“询于刍荛”也。既显岩穴以求仁贤,无使幽远独有遗失。”

  十三年,迁为侍中,免。

  永初二年,诏公卿举儒术笃学者,大将军邓骘举丕,再迁,复为侍中、左中郎将,再为三老。三老,解见《明帝纪》也。五年,年七十五,卒于官。

  魏霸字乔卿,济阴句阳人也。句音钩。世有礼义。霸少丧亲,兄弟同居,州里慕其雍和。

  建初中,举孝廉,八迁。和帝时为钜鹿太守。以简朴宽恕为政。掾史有过,要先诲其失,不改者乃罢之。吏或相毁诉,霸辄称它吏之长,终不及人短,言者怀惭,谮讼遂息。

  永元十六年,征拜将作大匠。明年,和帝崩,典作顺陵。时盛冬地冻,中使督促,数罚县吏以厉霸。霸抚循而已,初不切责,而反劳之曰:“令诸卿被辱,大匠过也。”吏皆怀恩,力作倍功。

  延平元年,代尹勤为太常。明年,以病致仕,为光禄大夫。永初五年,拜长乐卫尉,以病乞身,复为光禄大夫,卒于官。

  刘宽字文饶,弘农华阴人也。《谢承书》曰“宽少学欧阳《尚书》、京氏《易》,尤明《韩诗外传》。星官、风角、算历,皆究极师法,称为通儒。未尝与人争埶利之事”也。角,隅也。观四隅之风占之也。父崎,顺帝时为司徒。崎音丘宜反。宽尝行,有人失牛者,乃就宽车中认之。宽无所言,下驾步归。有顷,认者得牛而送还,叩头谢曰:“惭负长者,随所刑罪。”宽曰:“物有相类,事容脱误,幸劳见归,何为谢之?”州里服其不校。校,报也。《论语》曰:曾子曰“犯而不校”。

  桓帝时,大将军辟,五迁司徒长史。大将军,梁冀也。时京师地震,特见询问,再迁,出为东海相。东海王强曾孙臻之相也。延熹八年,征拜尚书令,迁南阳太守。典历三郡,温仁多恕,虽在仓卒,未尝疾言遽色。常以为“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吏人有过,但用蒲鞭罚之,示辱而已,终不加苦。事有功善,推之自下。灾异或见,引躬克责。每行县止息亭传,辄引学官祭酒及处士诸生执经对讲。《续汉书》曰:“博士祭酒,秩六百石。祭酒本仆射也,中兴改为祭酒。”处士,有道蓺而在家者。见父老慰以农里之言,少年勉以孝悌之训。人感德兴行,日有所化。

  灵帝初,征拜太中大夫,侍讲华光殿。洛阳宫殿簿云:“华光殿在华林园内。”迁侍中,赐衣一袭。转屯骑校尉,迁宗正,转光禄勋。熹平五年,代许训为太尉。《汉官仪》曰:“许训字季师,平舆人。”灵帝颇好学蓺,每引见宽,常令讲经。宽尝于坐被酒睡伏。被,加也,为酒所加也。被音平寄反。帝问:“太尉醉邪?”宽仰对曰:“臣不敢醉,但任重责大,忧心如醉。”帝重其言。

  宽简略嗜酒,不好盥浴,《说文》曰:“澡手曰盥。”音管。京师以为谚。尝坐客,遣苍头市酒,迂久,大醉而还。迂久犹良久也。客不堪之,骂曰:“畜产。”宽须臾遣人视奴,疑必自杀。顾左右曰:“此人也,骂言畜产,辱孰甚焉!故吾惧其死也。”夫人欲试宽令恚,伺当朝会,装严已讫,使侍婢奉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宽神色不异,乃徐言曰:“羹烂汝手?”其性度如此。海内称为长者。

  后以日食策免。拜卫尉。光和二年,复代段颎为太尉。在职三年,以日变免。又拜永乐少府,迁光禄勋。以先策黄巾逆谋,先策谓预知也。以事上闻,封逯乡侯六百户。逯音录。中平二年卒,时年六十六。赠车骑将军印绶,位特进,谥曰昭烈侯。子松嗣,官至宗正。

  赞曰:卓、鲁款款,情悫德满。款款,忠诚也。仁感昆虫,爱及胎卵。童儿不捕雉也。宽、霸临政,亦称优缓。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讀史方輿紀要一百三十卷 依楞嚴究竟事懺二卷 實政錄七卷 范文正公集二十五卷 意林附注五卷 皇清經解縮版編目十六卷 大唐六典三十卷 大清一統志表不分卷 西陵趩程錄一卷 善本書室藏書志四十卷附錄一卷 大清紳全書四卷 樂賢堂詩鈔 耳食録五卷 懷古田舍詩鈔三十三卷 王先生十七史蒙求十六卷 吳郡名賢圖傳贊二十卷 佩弦齋文存二卷首一卷駢文存一卷詩存一卷律賦存一卷雜存二卷試帖一卷 醫方湯頭歌訣一卷經絡歌訣一卷 石室秘錄六卷 鏤空集四卷 文端公年譜三卷 續廣事類賦三十卷 太鶴山人集十三卷 戲迷訴功 佛說梵網經二卷 湘軍記二十卷 山右石刻叢編四十卷 重修通濟堰志二卷 康熙字典 寰宇訪碑錄十二卷刊謬一卷 項城袁氏家集 綿津山人詩集二十七卷 賴古堂别集印人傳三卷印人姓氏一卷 古今韻考四卷 海上繁華夢新書後集 癖談六卷清白士集校補一卷 嶺南三大家詩選二十四卷 述韻十卷 廣韻五卷 [乾隆]西寧府新志四十卷 瀛環志略十卷 水經釋地八卷 農學津梁一卷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二十五卷 樂安舊事錄一卷蔣家舊事 校正原本紅梨記四卷 新刻日記故事續集二卷 紅梨社詩鈔 二論引端四卷 畿輔叢書一百二十六種 隸篇十五卷續十五卷再續十五卷 東華錄□□卷 論語集注旁證二十卷 光緒通商綜覈續表 馬氏譜識摘抄藝文識 聞妙香軒集四卷 閱微草堂筆記二十四卷 宋陳文節公詩集五卷文集十九卷末一卷 蒙訓一卷 湖海文傳七十五卷 〔道光〕重修延川縣志五卷卷首至卷一_謝長清.djvu 〔道光〕重修延川縣志五卷卷二至卷三_謝長清.djvu 〔道光〕重修延川縣志五卷卷四至卷五_謝長清.djvu 〔嘉慶〕定邊縣志十四卷卷一至卷三_黃沛宋謙.djvu 〔嘉慶〕定遠縣志十四卷卷四至卷七_黃沛宋謙.djvu 〔嘉慶〕定遠縣志十四卷卷八至卷十一_黃沛宋謙.djvu 〔嘉慶〕定遠縣志十四卷卷十二至卷十四_黃沛宋謙.djvu 〔光緒〕定邊縣鄉土志三卷第一編至第三編_賀學博陝師大圖書館.djvu 〔乾隆〕綏德州直隸州志八卷卷一至卷二_李繼嶠.djvu 〔乾隆〕綏德州直隸州志八卷卷三至卷四_李繼嶠.djvu 〔乾隆〕綏德州直隸州志八卷卷五至卷六_李繼嶠.djvu 〔乾隆〕綏德州直隸州志八卷卷七至卷八_李繼嶠.djvu 〔康熙〕米脂新志八卷卷一至卷八_寧養氣.djvu 〔乾隆〕清澗縣續志八卷卷一至卷三_吳至儼.djvu 〔乾隆〕清澗縣續志八卷卷四至卷八_吳至儼.djvu 〔道光〕吳堡縣志四卷卷一至卷二_譚瑀.djvu 〔道光〕吳堡縣志四卷卷三_譚瑀.djvu 〔道光〕吳堡縣志四卷卷四_譚瑀.djvu 〔康熙〕鄜州志八卷卷一_任於嶠.djvu 〔康熙〕鄜州志八卷卷二至卷三_任於嶠.djvu 〔康熙〕鄜州志八卷卷四至卷五_任於嶠.djvu 〔康熙〕鄜州志八卷卷六至卷八_任於嶠.djvu 〔康熙〕鄜州志八卷卷八_任於嶠.djvu 〔雍正〕宜君縣志_查遴.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一_何樹滋.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二至卷三_何樹滋.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四至卷六_何樹滋.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七至卷九_何樹滋.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十至卷十一_何樹滋.djvu 〔嘉慶〕山陽縣志卷十二_何樹滋.djvu 陝西各團體辛酉救炎聯合會結束報告_陝西各團體辛酉救炎聯合會.djvu 陝西文獻徵輯啟_李良才.djvu 地方志摘抄_不詳.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首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首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首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首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首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一至卷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四至卷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十八至卷二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二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三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三十一至卷三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三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二至卷四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四十九至卷五十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五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三至卷六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六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五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七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一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五至卷八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八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八十九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一至卷九十二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三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四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五至卷九十六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七_升允長庚.djvu 〔宣統〕甘肅全省新通志一百卷卷九十八至卷一百_升允長庚.djvu 甘省便覽不分卷_不詳民族文化宮.djvu 甘省便覽不分卷_不詳民族文化宮.djvu 〔光緒〕通渭縣新志十二卷卷一至卷六_苟廷誣.djvu 〔光緒〕通渭縣新志十二卷卷七至卷十_苟廷誣.djvu 〔光緒〕通渭縣新志十二卷卷十一_苟廷誣.djvu 〔光緒〕通渭縣新志十二卷卷十二_苟廷誣.djvu 〔道光〕蘭州府志十二卷卷一_陳士楨.djvu 累月成年 泪进肠绝 泪如贯珠 泪天倒地 泪夭泪地 泪眼婆娑 冷讽热嘲 冷如冰霜 冷若寒冰 冷若霜雪 冷水烫猪 冷言风语 冷语冰言 离本趋末 离合忧欢 离家别井 李下无蹊 俚语村言 理所固然 理所应当 理正词严 历历如见 厉精淬志 厉世磨钝 立马盖桥 立马造桥 立马追镫 立马追风 立马追驹 立身之地 丽日和风 利锁名枷 利嘴利舌 利嘴利牙 沥沥拉拉 连城美玉 连枝瓜葛 怜孤恤寡 莲花步步 联袂接踵 联绵不断 敛手束脚 脸青鼻肿 恋新弃旧 凉血动物 两不相下 量材擢用 了无牵挂 了无生气 烈火真金 裂月撑霆 临机处置 临危不乱 伶牙利嘴 另具肺肠 另树一帜 令人作呕 留芳百世 留芳万古 流光泛彩 流光溢彩 流离颠疐 流星追月 柳户花街 柳媚花娇 六出祁山 六根俱净 龙巢虎穴 龙媒凤雏 龙拿虎攫 龙盘虎拿 龙吟鹤唳 镂冰㔉雪 漏脯救饥 卤莽猛撞 鹿死不择荫 碌碌庸庸 露爪张牙 虑周意外 绿肥黄瘦 鸾凤鸣和 鸾交凤滚 论功升赏 论斤估两 锣鼓喧豗 袖揎拳 络绎不休 络绎而来 落魂失魄 落落寡欢 麻筋麻肉 麻麻糊糊 马后车前 马前小卒 马失前蹄 卖儿卖女 卖浆屠沽 卖杖摇铃 瞒天要价,就地还钱 满腹长才 满腹诗文 满口答应 满口应承 满脸堆笑 满面笑容 满目琳琅 满腔仇恨 满山满眼 满头大汗 满心欢喜 满心满意 曼颊皓齿 曼理皓齿 曼声长歌 曼舞妖歌 曼衍虚诞 蔓草寒烟 漫天烽火 漫天讨价 漫条细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