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二十 铫期王霸祭遵列传第十

卷二十 铫期王霸祭遵列传第十

  祭遵从弟肜

  铫期字次况,颍川郏人也。长八尺二寸,容貌绝异,矜严有威。父猛,为桂阳太守,卒,期服丧三年,乡里称之。光武略地颍川,闻期志义,召署贼曹掾,《汉官仪》曰:“东西曹掾比四百石,余掾比三百石。贼曹,主盗贼之事。”从徇蓟。时王郎檄书到蓟,蓟中起兵应郎。光武趋驾出,百姓聚观,諠呼满道,遮路不得行,期骑马奋戟,嗔目大呼左右曰“跸”,《周礼》:“隶仆掌跸宫中之事。”郑众曰:“止行清道也,若今警跸。”《说文》“跸”与“跸”同。众皆披靡。披,普彼反。及至城门,门已闭,攻之得出。行至信都,以期为裨将,与傅宽、吕晏俱属邓禹。徇傍县,又发房子兵。禹以期为能,独拜偏将军,授兵二千人,宽、晏各数百人。还言其状,光武甚善之。使期别徇真定宋子,攻拔乐阳、槁、肥累。乐阳,县名,属常山郡。槁,今恒州槁城县也,故城在县西。肥累,故肥子国也,汉以为县,故城在今累城县西南,并属真定国,累音力追反。

  从击王郎将儿宏、刘奉于钜鹿下,儿音五奚反。期先登陷陈,手杀五十余人,被创中额,摄帻复战,摄犹正也。遂大破之。王郎灭,拜期虎牙大将军。乃因闲说光武曰:“河北之地,界接边塞,人习兵战,号为精勇。今更始失政,大统危殆,海内无所归往。明公据河山之固,拥精锐之众,以顺万人思汉之心,则天下谁敢不从?”光武笑曰:“卿欲遂前?邪?”唯天子得称警?。时铜马数十万众入清阳、博平,博平,县名,属东郡,在今博州县也。期与诸将迎击之,连战不利,期乃更背水而战,所杀伤甚多。会光武救至,遂大破之,追至馆陶,皆降之。从击青犊、赤眉于射犬,贼袭期辎重,期还击之,手杀伤数十人,身被三创,而战方力,力,苦战也。遂破走之。

  光武即位,封安成侯,安成,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汝阳县东南也。食邑五千户。时檀乡、五楼贼入繁阳、内黄,繁阳,县名,故城在今相州内黄县东北;内黄故城在西北。又魏郡大姓数反复,而更始将卓京“京”或作“原”。谋欲相率反邺城。帝以期为魏郡太守,行大将军事。期发郡兵击卓京,破之,斩首六百余级。京亡入山,追斩其将校数十人,获京妻子。进击繁阳、内黄,复斩数百级,郡界清平。督盗贼李熊,邺中之豪,而熊弟陆谋欲反城迎檀乡。反音翻。或以告期,期不应,告者三四,期乃召问熊。熊叩头首服,愿与老母俱就死。期曰:“为吏傥不若为贼乐者,可归与老母往就陆也。”必以在城中为吏不如为贼之乐,即任将母往就弟。使吏送出城。熊行求得陆,将诣邺城西门。陆不胜愧感,自杀以谢期。期嗟叹,以礼葬之,而还熊故职。于是郡中服其威信。

  建武五年,行幸魏郡,以期为太中大夫。从还洛阳,又拜卫尉。

  期重于信义,自为将,有所降下,未尝虏掠。及在朝廷,忧国爱主,其有不得于心,必犯颜谏诤。帝尝轻与期门近出,《前书》,武帝将出,必与北地良家子期于殿门,故曰“期门”。期顿首车前曰:“臣闻古今之戒,变生不意,诚不愿陛下微行数出。”帝为之回舆而还。十年卒,《东观记》曰:“期疾病,使使者存问,加赐医药甚厚。其母问期当封何子?期言‘受国家恩深,常惭负,如死,不知当何以报国,何宜封子也’!上甚怜之。”帝亲临襚敛,赠以卫尉、安成侯印绶,谥曰忠侯。

  子丹嗣。复封丹弟统为建平侯。建平,县名,属沛郡,故城在今亳州酂县西北,一名马头城。后徙封丹葛陵侯。葛陵,县名,故城在汝南,故鲖阳县也。丹卒,子舒嗣。舒卒,子羽嗣。羽卒,子蔡嗣。

  王霸字元伯,颍川颍阳人也。世好文法,《东观记》曰:“祖父为诏狱丞。”父为郡决曹掾,《汉旧仪》:“决曹,主罪法事。”霸亦少为狱吏。常慷慨不乐吏职,其父奇之。遣西学长安。汉兵起,光武过颍阳,霸率宾客上谒,曰:“将军兴义兵,窃不自知量,贪慕威德,愿充行伍。”光武曰:“梦想贤士,共成功业,岂有二哉!”遂从击破王寻、王邑于昆阳,还休乡里。

  及光武为司隶校尉,道过颍阳,霸请其父,愿从。父曰:“吾老矣,不任军旅,汝往,勉之!”霸从至洛阳。及光武为大司马,以霸为功曹令史,从度河北。宾客从霸者数十人,稍稍引去。光武谓霸曰:“颍川从我者皆逝,而子独留。努力!疾风知劲草。”

  及王郎起,光武在蓟,郎移檄购光武。光武令霸至市中募人,将以击郎。市人皆大笑,举手邪揄之,《说文》曰:“歋{广/歈},手相笑也。”歋音弋支反。{广/歈}音逾,或音由。此云“邪揄”,语轻重不同。霸惭懅而还。懅亦惭也,音遽。光武即南驰至下曲阳。传闻王郎兵在后,从者皆恐。及至呼沱河,候吏还白河水流澌,澌音斯。无船,不可济。官属大惧。光武令霸往视之。霸恐惊众,欲且前,阻水,还即诡曰:“冰坚可度。”官属皆喜。光武笑曰:“候吏果妄语也。”遂前。比至河,河冰亦合,乃令霸护度,监护度也。未毕数骑而冰解。光武谓霸曰:“安吾众得济免者,卿之力也。”霸谢曰:“此明公至德,神灵之祐,虽武王白鱼之应,无以加此。”《今文尚书》曰:“武王度盟津,白鱼跃入王舟。”武光谓官属曰:“王霸权以济事,殆天瑞也。”以为军正,爵关内侯。既至信都,发兵攻拔邯郸。霸追斩王郎,得其玺绶。封王乡侯。

  从平河北,常与臧宫、傅俊共营,霸独善抚士卒,死者脱衣以敛之,伤者躬亲以养之。光武即位,以霸晓兵爱士,可独任,拜为偏将军,并将臧宫、傅俊兵,而以宫、俊为骑都尉。建武二年,更封富波侯。富波,县名,属汝南郡,在今豫州。

  四年秋,帝幸谯,使霸与捕虏将军马武东讨周建于垂惠。苏茂将五校兵四千余人救建,而先遣精骑遮击马武军粮,武往救之。建从城中出兵夹击武,武恃霸之援,战不甚力,为茂、建所败。武军奔过霸营,大呼求救。霸曰:“贼兵盛,出必两败,努力而已。”乃闭营坚壁。军吏皆争之。霸曰:“茂兵精锐,其众又多,吾吏士心恐,而捕虏与吾相恃,两军不一,此败道也。今闭营固守,示不相援,贼必乘胜轻进;捕虏无救,其战自倍。如此,茂众疲劳,吾承其弊,乃可克也。”茂、建果悉出攻武。合战良久,霸军中壮士路润等数十人断发请战。霸知士心锐,乃开营后,出精骑袭其背。茂、建前后受敌,惊乱败走,霸、武各归营。贼复聚众挑战,霸坚卧不出,方飨士作倡乐。茂雨射营中,中霸前酒樽,霸安坐不动。军吏皆曰:“茂前日已破;今易击也。”霸曰:“不然。苏茂客兵远来,粮食不足,故数挑战,以儌一切之胜。儌,要也。一切犹权时也。今闭营休士,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茂、建既不得战,乃引还营。其夜,建兄子诵反,闭城拒之,茂、建遁去,诵以城降。

  五年春,帝使太中大夫持节拜霸为讨虏将军。六年,屯田新安。八年,屯田函谷关。击荥阳、中牟盗贼,皆平之。

  九年,霸与吴汉及横野大将军王常、建义大将军祐、破奸将军侯进等五万余人,击卢芳将贾览、闵堪于高柳。匈奴遣骑助芳,汉车遇雨,战不利。吴汉还洛阳,令祐屯常山,王常屯涿郡,侯进屯渔阳。玺书拜霸上谷太守,领屯兵如故,捕击胡虏,无拘郡界。拘犹限也。明年,霸复与吴汉等四将军六万人出高柳击贾览,诏霸与渔阳太守陈欣将兵为诸军锋。匈奴左南将军将数千骑救览,霸等连战于平城下,破之,追出塞,斩首数百级。霸及诸将还入雁门,与骠骑大将军杜茂会攻卢芳将尹由于崞、繁畤,不克。崞及繁畤皆县名,属雁门郡,并今代州县也,有崞山焉。崞音郭。

  十三年,增邑户,更封向侯。向,县名,属沛郡。《左传》曰:“莒人入向。”案:今密州莒县南又有向城。是时,卢芳与匈奴、乌桓连兵,寇盗尤数,缘边愁苦。诏霸将?刑徒六千余人,与杜茂治飞狐道,飞狐道在今蔚州飞狐县,北通妫州怀戎县,即古之飞狐口也。堆石布土,筑起亭障,自代至平城三百余里。凡与匈奴、乌桓大小数十百战,颇识边事,数上书言宜与匈奴结和亲,又陈委输可从温水漕,《水经注》曰,温余水出上谷居庸关东,又东过军都县南,又东过蓟县北。益通以运漕也。以省陆转输之劳,事皆施行。后南单于、乌桓降服,北边无事。霸在上谷二十余岁。三十年,定封淮陵侯。淮陵,县,属临淮郡。永平二年,以病免,后数月卒。

  子符嗣,徙封轪侯。轪,县,属江夏郡。轪音大。符卒,子度嗣。度尚显宗女浚仪长公主,为黄门郎。度卒,子歆嗣。

  祭遵字弟孙,祭音侧界反。颍川颍阳人也。少好经书。家富给,而遵恭俭,恶衣服。丧母,负土起坟。尝为部吏所侵,结客杀之。初,县中以其柔也,既而皆惮焉。

  及光武破王寻等,还过颍阳,遵以县吏数进见,光武爱其容仪,署为门下史。从征河北,为军市令。舍中儿犯法,遵格杀之。光武怒,命收遵。时主簿陈副谏曰:“明公常欲众军整齐,今遵奉法不避,是教令所行也。”光武乃贳之,贳犹赦也。以为刺奸将军。谓诸将曰:“当备祭遵!吾舍中儿犯法尚杀之,必不私诸卿也。”寻拜为偏将军,从平河北,以功封列侯。

  建武二年春,拜征虏将军,定封颍阳侯。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建义大将军祐、汉忠将军王常、骑都尉王梁、臧宫等入箕关,箕关,解在《邓禹传》。南击弘农、厌新、柏华蛮中贼。《东观记》曰柏华聚也。弩中遵口,洞出流血,众见遵伤,稍引退,遵呼叱止之,士卒战皆自倍,遂大破之。时新城蛮中山贼张满,新城,县名,属河南郡,今伊阙县也。屯结险隘为人害,诏遵攻之。遵绝其粮道,满数挑战,遵坚壁不出。而厌新、柏华余贼复与满合,遂攻得霍阳聚,有霍阳山,故名焉,俗谓之张侯城,在今汝州西南。遵乃分兵击破降之。明年春,张满饥困,城拔,生获之。初,满祭祀天地,自云当王,既执,叹曰:“谶文误我!”乃斩之,夷其妻子。遵引兵南击邓奉弟终于杜衍,破之。杜衍,县名,属南阳郡,故城在今邓州南阳县西南。

  时涿郡太守张丰执使者举兵反,自称无上大将军,与彭宠连兵。四年,遵与祐及建威大将军耿弇、骁骑将军刘喜俱击之。遵兵先至,急攻丰,丰功曹孟厷执丰降。《说文》曰:“厷,臂上也。”厷音公弘反。初,丰好方术,有道士言丰当为天子,以五彩囊裹石系丰肘,云石中有玉玺。丰信之,遂反。既执当斩,犹曰:“肘石有玉玺。”遵为椎破之,丰乃知被诈,仰天叹曰:“当死无所恨!”诸将皆引还,遵受诏留屯良乡拒彭宠。因遣护军傅玄袭击宠将李豪于潞,大破之,斩首千余级。相拒岁余,数挫其锋,党与多降者。及宠死,遵进定其地。

  六年春,诏遵与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汉忠将军王常、捕虏将军马武、骁骑将军刘歆、武威将军刘尚等从天水伐公孙述。续汉书曰:“上幸广阳城门,设祖道,阅过诸将,以遵新破渔阳,令最在前。”师次长安,时车驾亦至,而隗嚣不欲汉兵上陇,辞说解故。解故谓解脱事故,以为辞说。帝召诸将议。皆曰:“可且延嚣日月之期,益封其将帅,以消散之。”遵曰:“嚣挟奸久矣。今若按甲引时,则使其诈谋益深,而蜀警增备,固不如遂进。”帝从之,乃遣遵为前行。隗嚣使其将王元拒陇坻,遵进击,破之,追至新关。及诸将到,与嚣战,并败,引退下陇。乃诏遵军汧,耿弇军漆,征西大将军冯异军栒邑,大司马吴汉等还屯长安。自是后遵数挫隗嚣。事已见《冯异传》。

  八年秋,复从车驾上陇。及嚣破,帝东归过汧,幸遵营,劳飨士卒,作黄门武乐,良夜乃罢。黄门,署名。《前书》曰:“是时名倡皆集黄门。”武乐,执干戚以舞也。良犹深也,本或作“久”。时遵有疾,诏赐重茵,覆以御盖。复令进屯陇下。及公孙述遣兵救嚣,吴汉、耿弇等悉奔还,遵独留不却。《东观记》曰:“时遵屯汧。诏书曰:‘将军连年距难,众兵即却,复独按部,功劳烂然。兵退无宿戒,粮食不豫具,今乃调度,恐力不堪。国家知将军不易,亦不遗力。今送缣千匹,以赐吏士。’”九年春,卒于军。

  遵为人廉约小心,克己奉公,赏赐辄尽与士卒,家无私财,身衣韦绔,布被,夫人裳不加缘,“缘”或作“彩”。帝以是重焉。及卒,愍悼之尤甚。遵丧至河南县,诏遣百官先会丧所,车驾素服临之,望哭哀恸。还幸城门,过其车骑,涕泣不能已。《东观记》曰:“上还幸城门,阅过丧车,瞻望涕泣。”丧礼成,复亲祠以太牢,如宣帝临霍光故事。霍光薨,宣帝及上官太后亲临光丧,使太中大夫任宣、侍御史五人持节护丧事。《东观记》曰:“时下宣帝临霍将军仪,令公卿读视,以为故事。”诏大长秋、谒者、河南尹护丧事,大司农给费。博士范升上疏,追称遵曰:“臣闻先王崇政,尊美屏恶。孔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昔高祖大圣,深见远虑,班爵割地,与下分功,著录勋臣,颂其德美。生则宠以殊礼,奏事不名,入门不趋。《前书》曰:“萧何奏事不名,入门不趋。”死则畴其爵邑,世无绝嗣,畴,等也。言功臣死后,子孙袭封,世世与先人等。丹书铁券,传于无穷。《前书》,高祖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金匮石室,藏之宗庙。斯诚大汉厚下安人长久之德,所以累世十余,历载数百,汉兴至此二百余年,言“数百”者,谓以百数之。废而复兴,绝而复续者也。陛下以至德受命,先明汉道,褒序辅佐,封赏功臣,同符祖宗。征虏将军颍阳侯遵,不幸早薨。陛下仁恩,为之感伤,远迎河南,恻怛之恸,形于圣躬,丧事用度,仰给县官,重赐妻子,不可胜数。送死有以加生,厚亡有以过存,矫俗厉化,卓如日月。卓,高也。古者臣疾君视,臣卒君吊,《前书》贾山上书曰:“古之贤君于其臣也,尊其爵禄而亲之,疾则临视之无数,死则往吊哭之,临其小敛大敛,可谓尽礼也,故臣下竭力尽死以报其上。”德之厚者也。陵迟已来久矣。及至陛下,复兴斯礼,群下感动,莫不自励。臣窃见遵修行积善,竭忠于国,北平渔阳,西拒陇、蜀,先登坻上,即陇坻上。深取略阳。众兵既退,独守冲难。冲,兵冲也。谓吴汉、耿弇等悉奔还,唯遵独留不却。制御士心,不越法度。所在吏人,不知有军。言不侵扰。清名闻于海内,廉白著于当世。所得赏赐,辄尽与吏士,身无奇衣,家无私财。同产兄午以遵无子,娶妾送之,遵乃使人逆而不受,自以身任于国,不敢图生虑继嗣之计。临死遗诫牛车载丧,薄葬洛阳。问以家事,终无所言。任重道远,死而后已。《论语》孔子曰:“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遵为将军,取士皆用儒术,对酒设乐,必雅歌投壶。雅歌谓《雅诗》也。《礼记·投壶经》曰:“壶颈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径二寸半,容斗五升。壶中实小豆焉,为其矢之跃而出也。矢以柘若棘,长二尺八寸,无去其皮,取其坚而重。投之胜者饮不胜者,以为优劣也。”又建为孔子立后,奏置《五经》大夫。虽在军旅,不忘俎豆,可谓好礼悦乐,守死善道者也。礼,生有爵,死有谥,爵以殊尊卑,谥以明善恶。臣愚以为宜因遵薨,论叙众功,详案《谥法》,以礼成之。《谥法》,周书之篇,周公制焉。显章国家笃古之制,为后嗣法。”帝乃下升章以示公卿。至葬,车驾复临,赠以将军、侯印绶,朱轮容车,介士军陈送葬,容车,容饰之车,象生时也。介士,甲士也。《东观记》曰:“遣校尉发骑士四百人,被玄甲、兜鍪,兵车军陈送葬。”谥曰成侯。既葬,车驾复临其坟,存见夫人室家。其后会朝,帝每叹曰:“安得忧国奉公之臣如祭征虏者乎!”遵之见思若此。《东观记》曰“上数嗟叹,卫尉铫期见上感恸,对曰‘陛下至仁,哀念祭遵不已,群臣各怀惭惧’”也。

  无子,国除。兄午,官至酒泉太守。从弟肜。

  肜字次孙,早孤,以至孝见称。遇天下乱,野无烟火,而独在冢侧。每贼过,见其尚幼而有志节,皆奇而哀之。

  光武初以遵故,拜肜为黄门侍郎,常在左右。及遵卒无子,帝追伤之,以肜为偃师长,令近遵坟墓,四时奉祠之。肜有权略,视事五岁,县无盗贼,课为第一,迁襄贲令。襄贲,县名,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沂州临沂县南。贲音肥。时天下郡国尚未悉平,襄贲盗贼白日公行。肜至,诛破奸猾,殄其支党,数年,襄贲政清。玺书勉励,增秩一等,赐缣百匹。

  当是时,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连和强盛,数入塞杀略吏人。朝廷以为忧,益增缘边兵,郡有数千人,又遣诸将分屯障塞。帝以肜为能,建武十七年,拜辽东太守。至则励兵马,广斥候。肜有勇力,能贯三百斤弓。虏每犯塞,常为士卒前锋,数破走之。二十一年秋,鲜卑万余骑寇辽东,肜率数千人迎击之,自被甲陷陈,虏大奔,投水死者过半,遂穷追出塞,虏急,皆弃兵裸身散走,斩首三千余级,获马数千匹。自是后鲜卑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肜以三虏连和,卒为边害,卒,终也。三虏谓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二十五年,乃使招呼鲜卑,示以财利。其大都护偏何鲜卑名也。遣使奉献,愿得归化,肜慰纳赏赐,稍复亲附。其异种满离、高句骊之属,遂骆驿款塞,上貂裘好马,帝辄倍其赏赐。其后偏何邑落诸豪并归义,愿自效。肜曰:“审欲立功,当归击匈奴,斩送头首乃信耳。”偏何等皆仰天指心曰:“必自效!”即击匈奴左伊秩訾部,斩首二千余级,持头诣郡。其后岁岁相攻,辄送首级受赏赐。自是匈奴衰弱,边无寇警,鲜卑、乌桓并入朝贡。

  肜为人质厚重毅,体貌绝众。抚夷狄以恩信,皆畏而爱之,故得其死力。初,赤山乌桓数犯上谷,为边害,诏书设购赏,切责州郡,不能禁。肜乃率励偏何,遣往讨之。永平元年,偏何击破赤山,斩其魁帅,持首诣肜,塞外震詟。音之涉反。肜之威声,畅于北方,西自武威,东尽玄菟及乐浪,胡夷皆来内附,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

  十二年,征为太仆。肜在辽东几三十年,衣无兼副。显宗既嘉其功,又美肜清约,拜日,赐钱百万,马三匹,衣被刀剑下至居室什物,大小无不悉备。帝每见肜,常叹息以为可属以重任。后从东巡狩,过鲁,坐孔子讲堂,顾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尚书·大传》曰:“孔子曰:‘吾有四友焉。自吾得回也,门人加亲,是非胥附邪?自吾得赐也,远方之士日至,是非奔走邪?自吾得师也,前有光,后有辉,是非先后邪?自吾得由也,恶言不至门,是非御侮邪?’”

  十六年,使肜以太仆将万余骑与南单于左贤王信伐北匈奴,期至涿邪山。信初有嫌于肜,行出高阙塞九百余里,得小山,乃妄言以为涿邪山。肜到不见虏而还,坐逗留畏懦下狱免。肜性沉毅内重,自恨见诈无功,出狱数日,欧血死。临终谓其子曰:“吾蒙国厚恩,奉使不称,微绩不立,身死诚惭恨。义不可以无功受赏,死后,若悉簿上所得赐物,若,汝也。皆为文簿而上之。身自诣兵屯,效死前行,以副吾心。”既卒,其子逢上疏具陈遗言。帝雅重肜,方更任用,闻之大惊,召问逢疾状,嗟叹者良久焉。乌桓、鲜卑追思肜无已,每朝贺京师,常过冢拜谒,仰天号泣乃去。辽东吏人为立祠,四时奉祭焉。

  肜既葬,子参遂诣奉车都尉窦固,从军击车师有功,稍迁辽东太守。永元中,鲜卑入郡界,参坐沮败,下狱死。肜子孙多为边吏者,皆有名称。

  论曰:祭肜武节刚方,动用安重,虽条侯、穰苴之伦,不能过也。条侯,周亚夫也。为将军,军于细柳,文帝幸其营,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文帝曰:“此真将军也!”穰苴,齐人田穰苴也。齐景公使为将军,使庄贾往,穰苴与约曰:“旦日日中会于军门。”穰苴先至,贾后至,于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士皆振栗。且临守偏海,政移犷俗,犷音古猛反,又音久永反。徼人请符以立信,胡貊数级于郊下,徼人谓徼外人偏何等也。符,验也。为偏何请还自效,以验内属之信。数级谓偏何斩匈奴,送首级受赏赐。至乃卧鼓边亭,灭烽幽障者将三十年。古所谓“必世而后仁”,岂不然哉!三十年为一世,言承化久也。《论语》孔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而一眚之故,以致感愤,眚,过也。《左传》曰:“不以一眚掩大德。”眚音所景反。惜哉,畏法之敝也!畏法犹严法也。

  赞曰:期启燕门,霸冰呼河。祭遵好礼,临戎雅歌。肜抗辽左,边廷怀和。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平山堂圖志十卷首一卷 水道提綱二十八卷 東野志二卷 唐會要一百卷 [嘉慶]宜賓縣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願學堂詩存二十二卷 孝順事實十卷 萍緣集 大學章句一卷中庸章句一卷 四書或問三十六卷 [乾隆]長武縣志十二卷 正蒙二卷 翰墨園畫譜彚新 臨漪園文集四卷贅言三卷 蠶桑輯要一卷 舊唐書二百卷 資治通鑑補二百九十四卷 東齋記事五卷補遺一卷 唐荆川先生文集十二卷 女科仙方四卷 伸蒙子三卷 英文舉隅一卷 化學鑑原六卷 雲棧紀程八卷 采芳隨筆二十四卷 九靈山房集三十卷補編二卷 水經註四十卷 會試朱卷 二十二子 鄭學錄四卷 [道光]陽曲縣志十六卷 退思軒詩集六卷補遺一卷 劉註七家詩十二卷 中興名臣事略八卷 詞名集解六卷續編二卷附宋樂類編一卷樂府標源二卷樂府遺聲一卷 左孝威臨文襄西岳廟碑 鳴原堂論文二卷 選刻釣臺集五卷 六合紀事四卷 晦明軒稿 重刻畸人十篇二卷 汽機發軔九卷附表一卷 墨林今話十八卷 [乾隆]鄉寧縣志十五卷 河南穆公集三卷 古文喈鳳新編八卷 精摘梁昭明太子文選崇正編□□集 景筱晴文集一卷詩草一卷 地理五訣八卷 庚子銷夏記八卷 貴池石刻記二卷 [同治]鄞縣志七十五卷 春秋左傳註疏六十卷 五經十一卷 樊川文集二十卷外集一卷别集一卷 李延平先生文集四卷 安吳四種 默記一卷 梨雲館類定袁中郎先生全集二十四卷 杜工部集二十卷 中國文學史稿唐宋部分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中國新文學史講話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論_開明書店台北.djvu 中國人民文學史_北新書局上海.djvu 文史學的新探索_海燕書店上海.djvu 中國文學思想史_開明書店台北.djvu 中國文學史討論集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批評史一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批評史二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批評史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新文學史初稿上卷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新文學史初稿下卷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文學發展史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文學發展史中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發展史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古典文學簡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文學史簡編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文學史講義上冊_廈門大學中國文學史教研組.djvu 中國文學史講義下冊_廈門大學中國文學史教研組廈門.djvu 中國文學史講義隋唐五代部份_廈門大學中文系中國文學史教研組廈門.djvu 插圖本中國文學史二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插圖本中國文學史一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先秦文學史參考資料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先秦兩漢文藝批評.djvu 兩漢文學史參考資料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兩漢文學史參考資料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曹氏父子和建安文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魏晉南北朝文學史參考資料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魏晉南北朝文學史參考資料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曹氏父子和建安文學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魏晉南北朝文學史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古文學風貌中古文學史論之三_棠棣出版社.djvu 中古文學史論集_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古文學思想_棠棣出版社.djvu 中古文人生活_棠棣出版社.djvu 文心雕龍創作論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典文學論集_五十年代出版社北京.djvu 唐宋古文達動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唐人行第錄外三種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文學宋代部分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djvu 陸游研究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文學元明清部分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djvu 明清文學與晚清民初文學參考資料_吉林師範專科學校長春.djvu 中國近代文學史稿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清代文學評論史_開明書店台北.djvu 李伯元研究資料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藝概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南社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1980年第一輯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1979年第一輯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一九八○年第三輯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1980年第四輯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_廈門大學廈門.djvu 中國當代文學史1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當代文學史2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當代文學史3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史參考資料中國革命文學的產生和發展第一卷上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史參考資料中國革命文學的產生和發展第一卷下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達動史料選第一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達動史料選第二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達動史料選第三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達動史料選第四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主編.djvu 文學達動史料選第五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史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郭沫若研究資料彙編.djvu 茅盾研究資料彙編.djvu 巴金研究資料彙編.djvu 李季研究資料彙編.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柳青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張天翼專集.djvu 孫犁專集.djvu 魏巍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楊朔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李季專集.djvu 中國當代作家小傳.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詩詞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王願堅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賀敬之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草明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霓紅燈下的哨兵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杜鵬程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老捨專集上冊.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老捨專集下冊.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馬烽專集.djvu 話劇於無聲處專集_上海戲劇學院戲劇藝術社上海.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豹子灣戰鬥專集_上海戲劇學院戲劇藝術社上海.djvu 田間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梁斌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王汶石專集.djvu 趙樹理專集上冊.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趙樹理專集下冊.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聞捷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艾蕪專輯.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徐遲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姚雪垠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何為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周立波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茹志鵑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李准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江姐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郭風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劉白羽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曹禺專集上.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曹禺專集下.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撒尼族敘事長詩阿詩瑪專集.djvu 瑪拉沁夫專集.djvu 周而復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楊沫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秦牧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峻青專集.djvu 胡可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紅日研究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劉三姐專集.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陳殘雲專集.djvu 郭沫若專集一.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郭沫若專集二.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郭沫若評介目錄.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郭沫若著譯系年目錄1904-1949.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郭沫若著譯系年目錄1949-1979.djvu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藏克家專集.djvu 磨盘两圆 磨砖成镜 磨砥刻厉 磨砻浸灌 磨砻淬励 磨砻砥砺 磨砻隽切 磨穿铁鞋 磨而不磷 示贬于褒 礼不亲授 礼为情貌 礼义廉耻 礼乐刑政 礼乐征伐 礼先壹饭 礼坏乐崩 礼坏乐缺 礼士亲贤 礼奢宁俭 礼崩乐坏 礼废乐崩 礼无不答 礼让为国 礼贤下士 礼贤远佞 礼顺人情 社稷为墟 社稷之器 社稷之役 社稷之臣 祇树有缘 祈晴祷雨 祖功宗德 祖宗家法 祖宗成法 祖武宗文 祖裼裸裎 祖鞭先着 祛蠢除奸 祛蠹除奸 祝发文身 祝发空门 祝哽在前,祝噎在后 神不主体 神不守舍 神不知鬼不觉 神不附体 神丧胆落 神乎其技 神乎其神 神交已久 神人共悦 神人鉴知 神会心契 神会心融 神兵天将 神出鬼入 神出鬼没 神分志夺 神到之笔 神功圣化 神劳形瘁 神区鬼奥 神号鬼哭 神哗鬼叫 神圣不可侵犯 神头鬼脸 神头鬼面 神奇荒怪 神奸巨蠹 神安气定 神安气集 神完气足 神州华胄 神工天巧 神工妙力 神工意匠 神工鬼力 神工鬼斧 神差鬼使 神差鬼遣 神往神来 神志不清 神怒人弃 神怒人怨 神怒天诛 神怒民怨 神怒民痛 神怒鬼怨 神思恍惚 神怡心旷 神怡心醉 神怿气愉 神情不属 神愁鬼哭 神抶电击 神摇意夺 神摇目夺 神昏意乱 神机妙策 神机妙算 神机莫测 神机鬼械 神来之笔 神来气旺 神武挂冠 神气十足 神气扬扬 神气活现 神流气鬯 神清气全 神清气朗 神清气正 神清气爽 神清气茂 神清骨秀 神湛骨寒 神灭形消 神焦鬼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