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二十 铫期王霸祭遵列传第十

卷二十 铫期王霸祭遵列传第十

  祭遵从弟肜

  铫期字次况,颍川郏人也。长八尺二寸,容貌绝异,矜严有威。父猛,为桂阳太守,卒,期服丧三年,乡里称之。光武略地颍川,闻期志义,召署贼曹掾,《汉官仪》曰:“东西曹掾比四百石,余掾比三百石。贼曹,主盗贼之事。”从徇蓟。时王郎檄书到蓟,蓟中起兵应郎。光武趋驾出,百姓聚观,諠呼满道,遮路不得行,期骑马奋戟,嗔目大呼左右曰“跸”,《周礼》:“隶仆掌跸宫中之事。”郑众曰:“止行清道也,若今警跸。”《说文》“跸”与“跸”同。众皆披靡。披,普彼反。及至城门,门已闭,攻之得出。行至信都,以期为裨将,与傅宽、吕晏俱属邓禹。徇傍县,又发房子兵。禹以期为能,独拜偏将军,授兵二千人,宽、晏各数百人。还言其状,光武甚善之。使期别徇真定宋子,攻拔乐阳、槁、肥累。乐阳,县名,属常山郡。槁,今恒州槁城县也,故城在县西。肥累,故肥子国也,汉以为县,故城在今累城县西南,并属真定国,累音力追反。

  从击王郎将儿宏、刘奉于钜鹿下,儿音五奚反。期先登陷陈,手杀五十余人,被创中额,摄帻复战,摄犹正也。遂大破之。王郎灭,拜期虎牙大将军。乃因闲说光武曰:“河北之地,界接边塞,人习兵战,号为精勇。今更始失政,大统危殆,海内无所归往。明公据河山之固,拥精锐之众,以顺万人思汉之心,则天下谁敢不从?”光武笑曰:“卿欲遂前?邪?”唯天子得称警?。时铜马数十万众入清阳、博平,博平,县名,属东郡,在今博州县也。期与诸将迎击之,连战不利,期乃更背水而战,所杀伤甚多。会光武救至,遂大破之,追至馆陶,皆降之。从击青犊、赤眉于射犬,贼袭期辎重,期还击之,手杀伤数十人,身被三创,而战方力,力,苦战也。遂破走之。

  光武即位,封安成侯,安成,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汝阳县东南也。食邑五千户。时檀乡、五楼贼入繁阳、内黄,繁阳,县名,故城在今相州内黄县东北;内黄故城在西北。又魏郡大姓数反复,而更始将卓京“京”或作“原”。谋欲相率反邺城。帝以期为魏郡太守,行大将军事。期发郡兵击卓京,破之,斩首六百余级。京亡入山,追斩其将校数十人,获京妻子。进击繁阳、内黄,复斩数百级,郡界清平。督盗贼李熊,邺中之豪,而熊弟陆谋欲反城迎檀乡。反音翻。或以告期,期不应,告者三四,期乃召问熊。熊叩头首服,愿与老母俱就死。期曰:“为吏傥不若为贼乐者,可归与老母往就陆也。”必以在城中为吏不如为贼之乐,即任将母往就弟。使吏送出城。熊行求得陆,将诣邺城西门。陆不胜愧感,自杀以谢期。期嗟叹,以礼葬之,而还熊故职。于是郡中服其威信。

  建武五年,行幸魏郡,以期为太中大夫。从还洛阳,又拜卫尉。

  期重于信义,自为将,有所降下,未尝虏掠。及在朝廷,忧国爱主,其有不得于心,必犯颜谏诤。帝尝轻与期门近出,《前书》,武帝将出,必与北地良家子期于殿门,故曰“期门”。期顿首车前曰:“臣闻古今之戒,变生不意,诚不愿陛下微行数出。”帝为之回舆而还。十年卒,《东观记》曰:“期疾病,使使者存问,加赐医药甚厚。其母问期当封何子?期言‘受国家恩深,常惭负,如死,不知当何以报国,何宜封子也’!上甚怜之。”帝亲临襚敛,赠以卫尉、安成侯印绶,谥曰忠侯。

  子丹嗣。复封丹弟统为建平侯。建平,县名,属沛郡,故城在今亳州酂县西北,一名马头城。后徙封丹葛陵侯。葛陵,县名,故城在汝南,故鲖阳县也。丹卒,子舒嗣。舒卒,子羽嗣。羽卒,子蔡嗣。

  王霸字元伯,颍川颍阳人也。世好文法,《东观记》曰:“祖父为诏狱丞。”父为郡决曹掾,《汉旧仪》:“决曹,主罪法事。”霸亦少为狱吏。常慷慨不乐吏职,其父奇之。遣西学长安。汉兵起,光武过颍阳,霸率宾客上谒,曰:“将军兴义兵,窃不自知量,贪慕威德,愿充行伍。”光武曰:“梦想贤士,共成功业,岂有二哉!”遂从击破王寻、王邑于昆阳,还休乡里。

  及光武为司隶校尉,道过颍阳,霸请其父,愿从。父曰:“吾老矣,不任军旅,汝往,勉之!”霸从至洛阳。及光武为大司马,以霸为功曹令史,从度河北。宾客从霸者数十人,稍稍引去。光武谓霸曰:“颍川从我者皆逝,而子独留。努力!疾风知劲草。”

  及王郎起,光武在蓟,郎移檄购光武。光武令霸至市中募人,将以击郎。市人皆大笑,举手邪揄之,《说文》曰:“歋{广/歈},手相笑也。”歋音弋支反。{广/歈}音逾,或音由。此云“邪揄”,语轻重不同。霸惭懅而还。懅亦惭也,音遽。光武即南驰至下曲阳。传闻王郎兵在后,从者皆恐。及至呼沱河,候吏还白河水流澌,澌音斯。无船,不可济。官属大惧。光武令霸往视之。霸恐惊众,欲且前,阻水,还即诡曰:“冰坚可度。”官属皆喜。光武笑曰:“候吏果妄语也。”遂前。比至河,河冰亦合,乃令霸护度,监护度也。未毕数骑而冰解。光武谓霸曰:“安吾众得济免者,卿之力也。”霸谢曰:“此明公至德,神灵之祐,虽武王白鱼之应,无以加此。”《今文尚书》曰:“武王度盟津,白鱼跃入王舟。”武光谓官属曰:“王霸权以济事,殆天瑞也。”以为军正,爵关内侯。既至信都,发兵攻拔邯郸。霸追斩王郎,得其玺绶。封王乡侯。

  从平河北,常与臧宫、傅俊共营,霸独善抚士卒,死者脱衣以敛之,伤者躬亲以养之。光武即位,以霸晓兵爱士,可独任,拜为偏将军,并将臧宫、傅俊兵,而以宫、俊为骑都尉。建武二年,更封富波侯。富波,县名,属汝南郡,在今豫州。

  四年秋,帝幸谯,使霸与捕虏将军马武东讨周建于垂惠。苏茂将五校兵四千余人救建,而先遣精骑遮击马武军粮,武往救之。建从城中出兵夹击武,武恃霸之援,战不甚力,为茂、建所败。武军奔过霸营,大呼求救。霸曰:“贼兵盛,出必两败,努力而已。”乃闭营坚壁。军吏皆争之。霸曰:“茂兵精锐,其众又多,吾吏士心恐,而捕虏与吾相恃,两军不一,此败道也。今闭营固守,示不相援,贼必乘胜轻进;捕虏无救,其战自倍。如此,茂众疲劳,吾承其弊,乃可克也。”茂、建果悉出攻武。合战良久,霸军中壮士路润等数十人断发请战。霸知士心锐,乃开营后,出精骑袭其背。茂、建前后受敌,惊乱败走,霸、武各归营。贼复聚众挑战,霸坚卧不出,方飨士作倡乐。茂雨射营中,中霸前酒樽,霸安坐不动。军吏皆曰:“茂前日已破;今易击也。”霸曰:“不然。苏茂客兵远来,粮食不足,故数挑战,以儌一切之胜。儌,要也。一切犹权时也。今闭营休士,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茂、建既不得战,乃引还营。其夜,建兄子诵反,闭城拒之,茂、建遁去,诵以城降。

  五年春,帝使太中大夫持节拜霸为讨虏将军。六年,屯田新安。八年,屯田函谷关。击荥阳、中牟盗贼,皆平之。

  九年,霸与吴汉及横野大将军王常、建义大将军祐、破奸将军侯进等五万余人,击卢芳将贾览、闵堪于高柳。匈奴遣骑助芳,汉车遇雨,战不利。吴汉还洛阳,令祐屯常山,王常屯涿郡,侯进屯渔阳。玺书拜霸上谷太守,领屯兵如故,捕击胡虏,无拘郡界。拘犹限也。明年,霸复与吴汉等四将军六万人出高柳击贾览,诏霸与渔阳太守陈欣将兵为诸军锋。匈奴左南将军将数千骑救览,霸等连战于平城下,破之,追出塞,斩首数百级。霸及诸将还入雁门,与骠骑大将军杜茂会攻卢芳将尹由于崞、繁畤,不克。崞及繁畤皆县名,属雁门郡,并今代州县也,有崞山焉。崞音郭。

  十三年,增邑户,更封向侯。向,县名,属沛郡。《左传》曰:“莒人入向。”案:今密州莒县南又有向城。是时,卢芳与匈奴、乌桓连兵,寇盗尤数,缘边愁苦。诏霸将?刑徒六千余人,与杜茂治飞狐道,飞狐道在今蔚州飞狐县,北通妫州怀戎县,即古之飞狐口也。堆石布土,筑起亭障,自代至平城三百余里。凡与匈奴、乌桓大小数十百战,颇识边事,数上书言宜与匈奴结和亲,又陈委输可从温水漕,《水经注》曰,温余水出上谷居庸关东,又东过军都县南,又东过蓟县北。益通以运漕也。以省陆转输之劳,事皆施行。后南单于、乌桓降服,北边无事。霸在上谷二十余岁。三十年,定封淮陵侯。淮陵,县,属临淮郡。永平二年,以病免,后数月卒。

  子符嗣,徙封轪侯。轪,县,属江夏郡。轪音大。符卒,子度嗣。度尚显宗女浚仪长公主,为黄门郎。度卒,子歆嗣。

  祭遵字弟孙,祭音侧界反。颍川颍阳人也。少好经书。家富给,而遵恭俭,恶衣服。丧母,负土起坟。尝为部吏所侵,结客杀之。初,县中以其柔也,既而皆惮焉。

  及光武破王寻等,还过颍阳,遵以县吏数进见,光武爱其容仪,署为门下史。从征河北,为军市令。舍中儿犯法,遵格杀之。光武怒,命收遵。时主簿陈副谏曰:“明公常欲众军整齐,今遵奉法不避,是教令所行也。”光武乃贳之,贳犹赦也。以为刺奸将军。谓诸将曰:“当备祭遵!吾舍中儿犯法尚杀之,必不私诸卿也。”寻拜为偏将军,从平河北,以功封列侯。

  建武二年春,拜征虏将军,定封颍阳侯。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建义大将军祐、汉忠将军王常、骑都尉王梁、臧宫等入箕关,箕关,解在《邓禹传》。南击弘农、厌新、柏华蛮中贼。《东观记》曰柏华聚也。弩中遵口,洞出流血,众见遵伤,稍引退,遵呼叱止之,士卒战皆自倍,遂大破之。时新城蛮中山贼张满,新城,县名,属河南郡,今伊阙县也。屯结险隘为人害,诏遵攻之。遵绝其粮道,满数挑战,遵坚壁不出。而厌新、柏华余贼复与满合,遂攻得霍阳聚,有霍阳山,故名焉,俗谓之张侯城,在今汝州西南。遵乃分兵击破降之。明年春,张满饥困,城拔,生获之。初,满祭祀天地,自云当王,既执,叹曰:“谶文误我!”乃斩之,夷其妻子。遵引兵南击邓奉弟终于杜衍,破之。杜衍,县名,属南阳郡,故城在今邓州南阳县西南。

  时涿郡太守张丰执使者举兵反,自称无上大将军,与彭宠连兵。四年,遵与祐及建威大将军耿弇、骁骑将军刘喜俱击之。遵兵先至,急攻丰,丰功曹孟厷执丰降。《说文》曰:“厷,臂上也。”厷音公弘反。初,丰好方术,有道士言丰当为天子,以五彩囊裹石系丰肘,云石中有玉玺。丰信之,遂反。既执当斩,犹曰:“肘石有玉玺。”遵为椎破之,丰乃知被诈,仰天叹曰:“当死无所恨!”诸将皆引还,遵受诏留屯良乡拒彭宠。因遣护军傅玄袭击宠将李豪于潞,大破之,斩首千余级。相拒岁余,数挫其锋,党与多降者。及宠死,遵进定其地。

  六年春,诏遵与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汉忠将军王常、捕虏将军马武、骁骑将军刘歆、武威将军刘尚等从天水伐公孙述。续汉书曰:“上幸广阳城门,设祖道,阅过诸将,以遵新破渔阳,令最在前。”师次长安,时车驾亦至,而隗嚣不欲汉兵上陇,辞说解故。解故谓解脱事故,以为辞说。帝召诸将议。皆曰:“可且延嚣日月之期,益封其将帅,以消散之。”遵曰:“嚣挟奸久矣。今若按甲引时,则使其诈谋益深,而蜀警增备,固不如遂进。”帝从之,乃遣遵为前行。隗嚣使其将王元拒陇坻,遵进击,破之,追至新关。及诸将到,与嚣战,并败,引退下陇。乃诏遵军汧,耿弇军漆,征西大将军冯异军栒邑,大司马吴汉等还屯长安。自是后遵数挫隗嚣。事已见《冯异传》。

  八年秋,复从车驾上陇。及嚣破,帝东归过汧,幸遵营,劳飨士卒,作黄门武乐,良夜乃罢。黄门,署名。《前书》曰:“是时名倡皆集黄门。”武乐,执干戚以舞也。良犹深也,本或作“久”。时遵有疾,诏赐重茵,覆以御盖。复令进屯陇下。及公孙述遣兵救嚣,吴汉、耿弇等悉奔还,遵独留不却。《东观记》曰:“时遵屯汧。诏书曰:‘将军连年距难,众兵即却,复独按部,功劳烂然。兵退无宿戒,粮食不豫具,今乃调度,恐力不堪。国家知将军不易,亦不遗力。今送缣千匹,以赐吏士。’”九年春,卒于军。

  遵为人廉约小心,克己奉公,赏赐辄尽与士卒,家无私财,身衣韦绔,布被,夫人裳不加缘,“缘”或作“彩”。帝以是重焉。及卒,愍悼之尤甚。遵丧至河南县,诏遣百官先会丧所,车驾素服临之,望哭哀恸。还幸城门,过其车骑,涕泣不能已。《东观记》曰:“上还幸城门,阅过丧车,瞻望涕泣。”丧礼成,复亲祠以太牢,如宣帝临霍光故事。霍光薨,宣帝及上官太后亲临光丧,使太中大夫任宣、侍御史五人持节护丧事。《东观记》曰:“时下宣帝临霍将军仪,令公卿读视,以为故事。”诏大长秋、谒者、河南尹护丧事,大司农给费。博士范升上疏,追称遵曰:“臣闻先王崇政,尊美屏恶。孔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昔高祖大圣,深见远虑,班爵割地,与下分功,著录勋臣,颂其德美。生则宠以殊礼,奏事不名,入门不趋。《前书》曰:“萧何奏事不名,入门不趋。”死则畴其爵邑,世无绝嗣,畴,等也。言功臣死后,子孙袭封,世世与先人等。丹书铁券,传于无穷。《前书》,高祖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金匮石室,藏之宗庙。斯诚大汉厚下安人长久之德,所以累世十余,历载数百,汉兴至此二百余年,言“数百”者,谓以百数之。废而复兴,绝而复续者也。陛下以至德受命,先明汉道,褒序辅佐,封赏功臣,同符祖宗。征虏将军颍阳侯遵,不幸早薨。陛下仁恩,为之感伤,远迎河南,恻怛之恸,形于圣躬,丧事用度,仰给县官,重赐妻子,不可胜数。送死有以加生,厚亡有以过存,矫俗厉化,卓如日月。卓,高也。古者臣疾君视,臣卒君吊,《前书》贾山上书曰:“古之贤君于其臣也,尊其爵禄而亲之,疾则临视之无数,死则往吊哭之,临其小敛大敛,可谓尽礼也,故臣下竭力尽死以报其上。”德之厚者也。陵迟已来久矣。及至陛下,复兴斯礼,群下感动,莫不自励。臣窃见遵修行积善,竭忠于国,北平渔阳,西拒陇、蜀,先登坻上,即陇坻上。深取略阳。众兵既退,独守冲难。冲,兵冲也。谓吴汉、耿弇等悉奔还,唯遵独留不却。制御士心,不越法度。所在吏人,不知有军。言不侵扰。清名闻于海内,廉白著于当世。所得赏赐,辄尽与吏士,身无奇衣,家无私财。同产兄午以遵无子,娶妾送之,遵乃使人逆而不受,自以身任于国,不敢图生虑继嗣之计。临死遗诫牛车载丧,薄葬洛阳。问以家事,终无所言。任重道远,死而后已。《论语》孔子曰:“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遵为将军,取士皆用儒术,对酒设乐,必雅歌投壶。雅歌谓《雅诗》也。《礼记·投壶经》曰:“壶颈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径二寸半,容斗五升。壶中实小豆焉,为其矢之跃而出也。矢以柘若棘,长二尺八寸,无去其皮,取其坚而重。投之胜者饮不胜者,以为优劣也。”又建为孔子立后,奏置《五经》大夫。虽在军旅,不忘俎豆,可谓好礼悦乐,守死善道者也。礼,生有爵,死有谥,爵以殊尊卑,谥以明善恶。臣愚以为宜因遵薨,论叙众功,详案《谥法》,以礼成之。《谥法》,周书之篇,周公制焉。显章国家笃古之制,为后嗣法。”帝乃下升章以示公卿。至葬,车驾复临,赠以将军、侯印绶,朱轮容车,介士军陈送葬,容车,容饰之车,象生时也。介士,甲士也。《东观记》曰:“遣校尉发骑士四百人,被玄甲、兜鍪,兵车军陈送葬。”谥曰成侯。既葬,车驾复临其坟,存见夫人室家。其后会朝,帝每叹曰:“安得忧国奉公之臣如祭征虏者乎!”遵之见思若此。《东观记》曰“上数嗟叹,卫尉铫期见上感恸,对曰‘陛下至仁,哀念祭遵不已,群臣各怀惭惧’”也。

  无子,国除。兄午,官至酒泉太守。从弟肜。

  肜字次孙,早孤,以至孝见称。遇天下乱,野无烟火,而独在冢侧。每贼过,见其尚幼而有志节,皆奇而哀之。

  光武初以遵故,拜肜为黄门侍郎,常在左右。及遵卒无子,帝追伤之,以肜为偃师长,令近遵坟墓,四时奉祠之。肜有权略,视事五岁,县无盗贼,课为第一,迁襄贲令。襄贲,县名,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沂州临沂县南。贲音肥。时天下郡国尚未悉平,襄贲盗贼白日公行。肜至,诛破奸猾,殄其支党,数年,襄贲政清。玺书勉励,增秩一等,赐缣百匹。

  当是时,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连和强盛,数入塞杀略吏人。朝廷以为忧,益增缘边兵,郡有数千人,又遣诸将分屯障塞。帝以肜为能,建武十七年,拜辽东太守。至则励兵马,广斥候。肜有勇力,能贯三百斤弓。虏每犯塞,常为士卒前锋,数破走之。二十一年秋,鲜卑万余骑寇辽东,肜率数千人迎击之,自被甲陷陈,虏大奔,投水死者过半,遂穷追出塞,虏急,皆弃兵裸身散走,斩首三千余级,获马数千匹。自是后鲜卑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肜以三虏连和,卒为边害,卒,终也。三虏谓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二十五年,乃使招呼鲜卑,示以财利。其大都护偏何鲜卑名也。遣使奉献,愿得归化,肜慰纳赏赐,稍复亲附。其异种满离、高句骊之属,遂骆驿款塞,上貂裘好马,帝辄倍其赏赐。其后偏何邑落诸豪并归义,愿自效。肜曰:“审欲立功,当归击匈奴,斩送头首乃信耳。”偏何等皆仰天指心曰:“必自效!”即击匈奴左伊秩訾部,斩首二千余级,持头诣郡。其后岁岁相攻,辄送首级受赏赐。自是匈奴衰弱,边无寇警,鲜卑、乌桓并入朝贡。

  肜为人质厚重毅,体貌绝众。抚夷狄以恩信,皆畏而爱之,故得其死力。初,赤山乌桓数犯上谷,为边害,诏书设购赏,切责州郡,不能禁。肜乃率励偏何,遣往讨之。永平元年,偏何击破赤山,斩其魁帅,持首诣肜,塞外震詟。音之涉反。肜之威声,畅于北方,西自武威,东尽玄菟及乐浪,胡夷皆来内附,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

  十二年,征为太仆。肜在辽东几三十年,衣无兼副。显宗既嘉其功,又美肜清约,拜日,赐钱百万,马三匹,衣被刀剑下至居室什物,大小无不悉备。帝每见肜,常叹息以为可属以重任。后从东巡狩,过鲁,坐孔子讲堂,顾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尚书·大传》曰:“孔子曰:‘吾有四友焉。自吾得回也,门人加亲,是非胥附邪?自吾得赐也,远方之士日至,是非奔走邪?自吾得师也,前有光,后有辉,是非先后邪?自吾得由也,恶言不至门,是非御侮邪?’”

  十六年,使肜以太仆将万余骑与南单于左贤王信伐北匈奴,期至涿邪山。信初有嫌于肜,行出高阙塞九百余里,得小山,乃妄言以为涿邪山。肜到不见虏而还,坐逗留畏懦下狱免。肜性沉毅内重,自恨见诈无功,出狱数日,欧血死。临终谓其子曰:“吾蒙国厚恩,奉使不称,微绩不立,身死诚惭恨。义不可以无功受赏,死后,若悉簿上所得赐物,若,汝也。皆为文簿而上之。身自诣兵屯,效死前行,以副吾心。”既卒,其子逢上疏具陈遗言。帝雅重肜,方更任用,闻之大惊,召问逢疾状,嗟叹者良久焉。乌桓、鲜卑追思肜无已,每朝贺京师,常过冢拜谒,仰天号泣乃去。辽东吏人为立祠,四时奉祭焉。

  肜既葬,子参遂诣奉车都尉窦固,从军击车师有功,稍迁辽东太守。永元中,鲜卑入郡界,参坐沮败,下狱死。肜子孙多为边吏者,皆有名称。

  论曰:祭肜武节刚方,动用安重,虽条侯、穰苴之伦,不能过也。条侯,周亚夫也。为将军,军于细柳,文帝幸其营,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文帝曰:“此真将军也!”穰苴,齐人田穰苴也。齐景公使为将军,使庄贾往,穰苴与约曰:“旦日日中会于军门。”穰苴先至,贾后至,于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士皆振栗。且临守偏海,政移犷俗,犷音古猛反,又音久永反。徼人请符以立信,胡貊数级于郊下,徼人谓徼外人偏何等也。符,验也。为偏何请还自效,以验内属之信。数级谓偏何斩匈奴,送首级受赏赐。至乃卧鼓边亭,灭烽幽障者将三十年。古所谓“必世而后仁”,岂不然哉!三十年为一世,言承化久也。《论语》孔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而一眚之故,以致感愤,眚,过也。《左传》曰:“不以一眚掩大德。”眚音所景反。惜哉,畏法之敝也!畏法犹严法也。

  赞曰:期启燕门,霸冰呼河。祭遵好礼,临戎雅歌。肜抗辽左,边廷怀和。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宋稗類鈔八卷 山東泰安府萊蕪縣現行簡明賦役全書(同治六年)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續編一百二十卷 毗尼日用切要一卷 岱史十八卷 困學紀聞集證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南江文鈔四卷 百名家詞鈔初集六十卷 四六法海十二卷 增廣詩韻合璧六卷 惜分軒詩抄四卷 皇朝經世文續編一百二十卷 畿輔候補同官錄 李太白文集三十卷 讀禮志疑六卷 繪風亭評第七才子書琵琶記六卷 資治通鑑目錄三十卷 審視瑤函六卷首一卷 幼科鐵鏡六卷 說文字原集注十六卷原表一卷表說一卷 西遊真詮一百回 文公朱先生感興詩一卷 雲林石譜三卷 重廣補註黃帝内經素問二十四卷 遼史拾遺二十四卷 國朝詞續選 存素堂詩稾十二卷 審看擬式四卷首一卷 太醫局諸科程文九卷 亹齋詩刪五卷續集一卷 何義門讀五代史筆記一卷 抱犢山房集六卷續離騷一卷 倪蘇門筆法 新鎸古今大雅南宫詞紀六卷 囊翠樓詩稿二卷 史姓韵編六十四卷 醫方不分卷 岳容齋詩集四卷 直隸旗地述略 新斠注地理志集釋十六卷 汪氏鑑古齋墨藪不分卷 鸚兒寶卷一卷 時事報圖畫雜俎不分卷 六堂詩存四卷 劉子二卷 夢中緣二卷 碑版文廣例十卷 道古堂全集 真珠船二十卷 [光緒己丑科]江南鄉試同年齒錄 古今注三卷 欽定佩文韻府一百〇六卷韻府拾遺一百〇六卷 近思錄十四卷 危言四卷 春秋左傳杜註三十卷首一卷 望古遥集詩存一卷 新譯列國歲計政要不分卷 姚忠肅公神道碑不分卷 内科摘錄四卷 潛夫論十卷 御題乾道臨安志.djvu 卸題臨安志.djvu 石門縣志.djvu 平湖縣志.djvu 光緒歸安縣志.djvu 菱湖鎮志.djvu 南潯鎮志.djvu 長興縣志.djvu 浙志便覽.djvu 浙志便覽.djvu 嘉泰會稽志.djvu 嘉靖仁和縣志_光緒癸巳武林丁氏刻.djvu 烏青鎮志.djvu 南潯志.djvu 德清縣新誌.djvu 定海縣志.djvu 岱山鎮志.djvu 新昌縣志.djvu 瑞安縣志稿.djvu 竹林八圩志.djvu 新塍鎮志.djvu 德清縣續志.djvu 上虞松夏志.djvu 嘉興府.djvu 嘉興府志.djvu 德清縣志.djvu 南田縣志.djvu 仙居懸志.djvu 湖州府志_同治壬申二月開脽於愛山書院甲戌冬竣工.djvu 寧波府志.djvu 光緒桐鄉縣志_蘇州陶漱藝齋開雕青鎮立志書院藏板光緒丁亥六月.djvu 慈溪縣志.djvu 慈溪縣志.djvu 定海廳志.djvu 餘姚縣志.djvu 餘姚縣志.djvu 上虞縣志校續.djvu 剡錄.djvu 嵊縣志.djvu 嵊縣志_民23印.djvu 重刊臨海縣志.djvu 浙江新志.djvu 台州府志.djvu 海寧州志稿.djvu 秀水縣志.djvu 鄞縣通志.djvu 桃源鄉志.djvu 鎮海縣志_民國20年春3月發行.djvu 象山縣志.djvu 康熙會稽縣志.djvu 道光會稽縣志稿.djvu 肖山縣志稿_民國24年印行.djvu 路橋志略.djvu 光緒金華縣志.djvu 道光東陽縣志.djvu 永康縣志.djvu 湯溪縣志.djvu 建德縣志_民國8年5月3日付印.djvu 遂安縣志.djvu 分水縣志續集.djvu 永嘉縣志_光緒8年6月.djvu 麗水縣志.djvu 青田縣志.djvu 紹興縣志資料第一輯.djvu 臨時抽印本鄞縣通志人物編_民27年7月陳正序.djvu 常山縣志.djvu 杭州府志00001-07000頁_事止宣統三年.djvu 杭州府志07001-13494頁_事止宣統三年.djvu 台州叢書乙集之一嘉定赤城志_臨海宋氏開彫.djvu 金華府志.djvu 嚴州府志.djvu 處州府志.djvu 富陽縣志.djvu 餘杭縣志.djvu 嘉泰吳興志.djvu 烏程縣志.djvu 孝豐縣志_同治十二年二月修光緒三年十一月開雕五年四月工竣.djvu 鄞縣志.djvu 鄞縣志_光緒三年十二月刊竣.djvu 光緒奉化縣志.djvu 剡源鄉志_民國五年十二月屠景曾序.djvu 鎮海縣志.djvu 山陰縣志校記.djvu 山陰縣志.djvu 諸暨縣志.djvu 上虞縣志.djvu 嵊縣志.djvu 黃巖縣志.djvu 仙居縣志.djvu 嘉慶太平縣志.djvu 光緒太平續志.djvu 西安縣志.djvu 江山縣志.djvu 蘭溪縣志.djvu 義烏縣志.djvu 武義縣志.djvu 浦江縣志.djvu 湯溪縣志.djvu 建德縣志.djvu 淳安縣志.djvu 遂安縣志.djvu 壽昌縣志_民國十九年十月陳奐序.djvu 分水縣志.djvu 縉雲縣志.djvu 松陽縣志_光緒元年.djvu 遂昌縣志.djvu 龍泉縣志.djvu 慶元縣志_光緒丁仲春重修x2_1328-1329.djvu 宣平縣志_光緒四年.djvu 景寧縣志_同治癸酉.djvu 瑞安縣志_喜慶戊辰.djvu 樂清縣志.djvu 玉環廳志_光緒六年.djvu 續修台州府志yi議.djvu 雙林鎮志.djvu 古本小說集成綠牡丹全傳又名宏碧緣又名龍潭鮑駱奇書又名續反唐傳又名反唐後傳又名四望亭全傳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本小說集成閃電窗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本小說集成諧鐸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本小說集成三國誌傳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本小說集成三國誌傳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参伍错综 参军判马曹 参军吹帽 参军帽 参军拄笏 参军瞎马 参军落帽 参军语带蛮 参前倚衡 参天两地 参天贰地 又做冯妇 又食武昌鱼 叉手万言 叉手吟 叉手诗成 叉手速 及亲三釜养 及宾有鱼 及时 及瓜 及瓜代 及瓜而代 及禄 及笄 及肩 及肩墙 及锋而试 及门 友于 友仁 友助 友王绩 双丸 双佩 双兔碑 双凫 双凫一雁 双凫舄 双剑 双南 双台 双娥解佩 双履凫飞 双星 双柑 双环 双眉待人画 双瞳方 双笔 双管齐下 双蛇结绶 双衣对引 双部蛙 双金 双雕一箭 双飞凫 双飞履 双飞燕 双飞翼 双鬟 双鱼 双鱼信 双鱼尺素 双鱼素书 双鲤书 双鲤附书 双鲤音 双鲤鱼 双鳞 双鹅飞洛阳 双龙 反哺 反尔 反掌字 反水不收 反汗 反经从权 反经行权 反裘伤皮 反裘负薪 发一握 发上冲冠 发丘中郎 发丘摸金 发握三 发种种 发纵指使 发纵指示 发踪指示 叔夜不堪 叔夜于仙绝缘 叔夜刚肠 叔夜弦 叔夜弹琴 叔夜慵 叔夜懒 叔夜琴 叔夜锻 叔子千载 叔子残碑 叔度歌 叔度汪洋 叔度陂 叔度陂湖 叔援嫂溺 叔敖瘗 叔敖阴德 叔父居东 叔牙知 叔痴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取之不竭 取保 取凉州牧 取履效子房 取履桥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取箭鹤 取精用宏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