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五 李王邓来列传第五

卷十五 李王邓来列传第五

  李通字次元,南阳宛人也。世以货殖著姓。父守,身长九尺,容貌绝异,为人严毅,居家如官廷。续汉书曰:“守居家,与子孙尤谨,闺门之内如官廷也。”初事刘歆,好星历谶记,为王莽宗卿师。平帝五年,王莽摄政,郡国置宗师以主宗室,盖特尊之,故曰宗卿师也。通亦为五威将军从事,出补巫丞,有能名。王莽置五威将军。从事谓驱使小官也。《前书》,秦御史监郡,萧何从事辨之。巫,县,属南郡,故城在今夔州巫山县北也。莽末,百姓愁怨,通素闻守说谶云“刘氏复兴,李氏为辅”,私常怀之。且居家富逸,为闾里雄,以此不乐为吏,乃自免归。

  及下江、新市兵起,南阳骚动,骚亦动也。通从弟轶,亦素好事,乃共计议曰:“今四方扰乱,新室且亡,汉当更兴。南阳宗室,独刘伯升兄弟泛爱容众,可与谋大事。”通笑曰:“吾意也。”会光武避吏在宛,通闻之,即遣轶往迎光武。⑵光武初以通士君子相慕也,故往答之。及相见,共语移日,握手极欢。通因具言谶文事,光武初殊不意,未敢当之。时守在长安,光武乃微观通曰:“即如此,当如宗卿师何?”通曰:“已自有度矣。”续汉书曰:“先是李通同母弟申徒臣能为医,难使,伯升杀之。上恐其怨,不欲与轶相见。轶数请,上乃强见之。轶深达通意,上乃许往,意不安,买半臿佩刀怀之。至通舍,通甚悦,握上手,得半臿刀,谓上曰:‘一何武也!’上曰:‘苍卒时以备不虞耳。’”度,计度也,音大各反。因复备言其计。光武既深知通意,乃遂相约结,定谋议,期以材官都试骑士日,汉法以立秋日都试骑士,谓课殿最也。翟义诛王莽,以九月都试日勒车骑材官士是也。欲劫前队大夫及属正,前队大夫谓南阳太守甄阜也。属正谓梁丘赐也。因以号令大众。乃使光武与轶归舂陵,举兵以相应。遣从兄子季之长安,以事报守。

  季于道病死,守密知之,欲亡归。素与邑人黄显相善,时显为中郎将,闻之,谓守曰:“今关门禁严,君状貌非凡,将以此安之?不知诣阙自归。事既未然,脱可免祸。”守从其计,即上书归死,章未及报,留阙下。会事发觉,通得亡走,莽闻之,乃系守于狱。而黄显为请曰:“守闻子无状,无状谓祸大不可名言其状也。不敢逃亡,守义自信,归命宫阙。臣显愿质守俱东,晓说其子。如遂悖逆,令守北向刎首,以谢大恩。”刎,割也。莽然其言。会前队复上通起兵之状,莽怒,欲杀守,显争之,遂并被诛,及守家在长安者尽杀之。南阳亦诛通兄弟、门宗六十四人,皆焚尸宛市。

  时汉兵亦已大合。通与光武、李轶相遇棘阳,遂共破前队,杀甄阜、梁丘赐。

  更始立,以通为柱国大将军、辅汉侯。从至长安,更拜为大将军,封西平王;轶为舞阴王;通从弟松为丞相。更始使通持节还镇荆州,通因娶光武女弟伯姬,是为宁平公主。宁平,县,属淮阳国也。光武即位,征通为卫尉。建武二年,封固始侯,拜大司农。帝每征讨四方,常令通居守京师,镇抚百姓,修宫室,起学官。五年春,代王梁为前将军。六年夏,领破奸将军侯进、捕虏将军王霸等十营击汉中贼。贼谓延岑也。公孙述遣兵赴救,通等与战于西域,破之,西城,县,属汉中郡也。还屯田顺阳。顺阳,县名,属南阳,哀帝改为博山,故城在今邓州穰县西。

  时天下略定,通思避荣宠,以病上书乞身。诏下公卿群臣议。大司徒侯霸等曰:“王莽篡汉,倾乱天下,通怀伊、吕、萧、曹之谋,建造大策,扶助神灵,辅成圣德。破家为国,忘身奉主,有扶危存亡之义。功德最高,海内所闻。通以天下平定,谦让辞位。夫安不忘危,宜令通居职疗疾。欲就诸侯,不可听。”于是诏通勉致医药,以时视事。其夏,引拜为大司空。

  通布衣唱义,助成大业,重以宁平公主故,特见亲重。然性谦恭,常欲避权埶。素有消疾,消,消中之疾也。《周礼·天官职》曰:“春有痟首疾。”郑玄注云:“痟,酸削也。”自为宰相,谢病不视事,连年乞骸骨,帝每优宠之。令以公位归第养疾,通复固辞。积二岁,乃听上大司空印绶,以特进奉朝请。有司奏请封诸皇子,帝感通首创大谋,即日封通少子雄为召陵侯。每幸南阳,常遣使者以太牢祠通父冢。十八年卒,谥曰恭侯。帝及皇后亲临吊,送葬。

  子音嗣。音卒,子定嗣。定卒,子黄嗣。黄卒,子寿嗣。《东观记》“黄”字作“箕”也。

  李轶后为朱鲔所杀。更始之败,李松战死,唯通能以功名终。永平中,显宗幸宛,诏诸李随安众宗室会见,安众,县,属南阳郡,故城在邓州东。《谢承书》曰:“安众侯刘宠,长沙定王五代孙,南阳宗室也。与宗人讨莽有功,随光武河北破王郎。朝廷高其忠壮,策文嗟叹,以厉宗室。安众诸刘皆其后。”并受赏赐,恩宠笃焉。

  论曰: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论语》之文。李通岂知夫所欲而未识以道者乎!夫天道性命,圣人难言之,况乃亿测微隐,猖狂无妄之福,微隐谓谶文也。《庄子》曰:“猖狂妄行。”《易·无妄卦》曰:“无妄之往,何之矣。”郑玄注云:“妄之言望,人所望宜正。行必有所望,行而无所望,是失其正,何可往也。”即史记朱英曰“代有无望之福,又有无望之祸”是也。污灭亲宗,以觖一切之功哉!停水曰污,言族灭而污池之也。觖,望也,音丘瑞反。一切,谓权时也。昔蒙谷负书,不徇楚难;《战国策》曰,吴、楚战于柏举,吴师入郢。蒙谷奔入宫,负离次之典,浮江逃于云梦之中。后昭王反郢,五官失法,百姓昏乱;蒙谷献典,五官得法,百姓大化。校蒙谷之功,与存国相若,封之执圭。蒙谷怒曰:“谷非人臣也,社稷之臣也。苟社稷血食,余岂患无君乎!”遂弃于历山也。即墨用齐,义雪燕耻。史记曰,燕昭王伐齐,湣王败,出亡。燕人入临灾,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下齐七十余城,其不下者,唯独莒、即墨。后齐田单以即墨击破燕军,悉复所亡城。故曰雪也。彼之趣舍所立,其殆与通异乎?

  王常字颜卿,颍川舞阳人也。《东观记》曰:“其先鄠人,常父博,成、哀闲转客颍川舞阳,因家焉。”王莽末,为弟报仇,亡命江夏。命者,名也。言背其名籍而逃亡也。久之,与王凤、王匡等起兵云杜绿林中,聚众数万人,以常为偏裨,攻傍县。后与成丹、张卬别入南郡蓝口,号下江兵。续汉志曰南郡编县有蓝口聚。王莽遣严尤、陈茂击破之。常与丹、卬收散卒入蒌溪,蒌音力于反。劫略钟、龙闲,盛弘之《荆州记》曰永阳县北有石龙山,在今安州应山县东北。又随州随县东北有三钟山也。众复振。引军与荆州牧战于上唐,大破之,上唐,乡名,故城在今随州枣阳县东北也。遂北至宜秋。续汉志曰南阳有宜秋聚也。

  是时,汉兵与新市、平林众俱败于小长安,各欲解去。伯升闻下江军在宜秋,即与光武及李通俱造常壁,曰:“愿见下江一贤将,议大事。”成丹、张卬共推遣常。伯升见常,说以合从之利。以利合曰从也。常大悟,曰:“王莽篡弑,残虐天下,百姓思汉,故豪杰并起。今刘氏复兴,即真主也。诚思出身为用,辅成大功。”伯升曰:“如事成,岂敢独飨之哉!”遂与常深相结而去,常还,具为丹、卬言之。丹、卬负其众,皆曰:“大丈夫既起,当各自为主,何故受人制乎?”常心独归汉,乃稍晓说其将帅曰:“往者成、哀衰微无嗣,故王莽得承闲篡位。既有天下,而政令苛酷,积失百姓之心。民之讴吟思汉,非一日也,故使吾属因此得起。夫民所怨者,天所去也;民所思者,天所与也。举大事必当下顺民心,上合天意,功乃可成。若负强恃勇,触情恣欲,虽得天下,必复失之。以秦、项之埶,尚至夷覆,况今布衣相聚草泽?以此行之,灭亡之道也。今南阳诸刘举宗起兵,观其来议事者,皆有深计大虑,王公之才,与之并合,必成大功,此天所以祐吾属也。”下江诸将虽屈强少识,然素敬常,乃皆谢曰:“无王将军,吾属几陷于不义。愿敬受教。”即引兵与汉军及新市、平林合。于是诸部齐心同力,锐气益壮,遂俱进,破杀甄阜、梁丘赐。

  及诸将议立宗室,唯常与南阳士大夫同意欲立伯升,而朱鲔、张卬等不听。及更始立,以常为廷尉、大将军,封知命侯。别徇汝南、沛郡,还入昆阳,与光武共击破王寻、王邑。更始西都长安,以常行南阳太守事,令专命诛赏,《东观记》曰:“诛不从命,封拜有功。”封为邓王,食八县,赐姓刘氏。常性恭俭,遵法度,南方称之。

  更始败,建武二年夏,常将妻子诣洛阳,肉袒自归。光武见常甚欢,劳之曰:“王廷尉良苦。良,甚也,言苦军事也。每念往时,共更艰厄,何日忘之。更,经也。艰厄谓帝败小长安,造常壁,与常共破甄阜及王寻等也。莫往莫来,岂违平生之言乎?”平生言谓常云“刘氏真主也,诚思出身为用,辅成大功”。常乃久事更始,不早归朝,帝微以责之,故下文云“吾与廷尉戏耳”。《诗·韂风》曰:“莫往莫来,悠悠我思。”常顿首谢曰:“臣蒙大命,得以鞭策托身陛下。策,马檛也。言执策以从之。始遇宜秋,后会昆阳,幸赖灵武,辄成断金。伯升与常深相结,故曰断金。《易系辞》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更始不量愚臣,任以南州。谓以廷尉行南阳太守。赤眉之难,丧心失望,谓赤眉入长安,破更始。以为天下复失纲纪。闻陛下即位河北,心开目明,今得见阙庭,死无遗恨。”帝笑曰:“吾与廷尉戏耳。吾见廷尉,不忧南方矣。”谓南阳也。乃召公卿将军以下大会,具为群臣言:“常以匹夫兴义兵,明于知天命,故更始封为知命侯。与吾相遇兵中,尤相厚善。”特加赏赐,拜为左曹,《前书》曰,左、右曹,平尚书事。封山桑侯。山桑,县,属沛郡,今亳州县。

  后帝于大会中指常谓群臣曰:“此家率下江诸将辅翼汉室,心如金石,真忠臣也。”是日迁常为汉忠将军,遣南击邓奉、董欣,令诸将皆属焉。又诏常北击河闲、渔阳,平诸屯聚。五年秋,攻拔湖陵,又与帝会任城,因从破苏茂、庞萌。进攻下邳,常部当城门战,一日数合,贼反走入城,常追迫之,城上射矢雨下,帝从百余骑自城南高处望,常战力甚,驰遣中黄门诏使引还,贼遂降。又别率骑都尉王霸共平沛郡贼。《东观记》曰,沛郡贼,苗虚也。六年春,征还洛阳,令夫人迎常于舞阳,归家上冢。西屯长安,拒隗嚣。七年,使使者持玺书即拜常为横野大将军,位次与诸将绝席。绝席谓尊显之也。《汉官仪》曰:“御史大夫、尚书令、司隶校尉,皆专席,号三独坐。”常别击破隗嚣将高峻于朝那。朝那,县,属安定郡也。嚣遣将过乌氏,常要击破之。转降保塞羌诸营壁,皆平之。九年,击内黄贼,破降之。后北屯故安,拒卢芳。故安,县,属涿郡,故城在今易州易县南也。十二年,薨于屯所,谥曰节侯。

  子广嗣。三十年,徙封石城侯。石城故城在今复州沔阳县东南也。永平十四年,坐与楚事相连,国除。

  邓晨字伟卿,南阳新野人也。世吏二千石。《东观记》曰:“晨曾祖父隆,扬州刺史;祖父勋,交址刺史。”父宏,豫章都尉。晨初娶光武姊元。王莽末,光武尝与兄伯升及晨俱之宛,与穰人蔡少公等燕语。少公颇学图谶,言刘秀当为天子。或曰:“是国师公刘秀乎?”光武戏曰:“何用知非仆邪?”坐者皆大笑,晨心独喜。《东观记》曰:“晨与上共载出,逢使者不下车,使者怒,颇加耻辱。上称江夏卒史,晨更名侯家丞。使者以其诈,将至亭,欲罪之,新野宰潘叔为请,得免。”及光武与家属避吏新野,舍晨庐,甚相亲爱。晨因谓光武曰:“王莽悖暴,盛夏斩人,此天亡之时也。王莽地皇元年,下书曰:“方出军行师,有趍欢犯法者,斩无须时。”于是春夏斩人都市,百姓震惧也。往时会宛,独当应邪?”光武笑不答。

  及汉兵起,晨将宾客会棘阳。汉兵败小长安,诸将多亡家属,光武单马遁走,遇女弟伯姬,与共骑而奔。前行复见元,趣令上马。元以手撝曰:“行矣,不能相救,无为两没也。”会追兵至,元及三女皆遇害。汉兵退保棘阳,而新野宰乃污晨宅,焚其冢墓。宗族皆恚怒,曰:“家自富足,何故随妇家人入汤镬中?”晨终无恨色。

  更始立,以晨为偏将军。与光武略地颍川,俱夜出昆阳城,击破王寻、王邑。又别徇阳翟以东,至京、密,皆下之。京、密,二县名,属河南郡。京故城在今郑州荥阳东,郑之京邑也。密故城在荥阳东南也。更始北都洛阳,以晨为常山太守。会王郎反,光武自蓟走信都,晨亦闲行会于钜鹿下,自请从击邯郸。光武曰:“伟卿以一身从我,不如以一郡为我北道主人。”乃遣晨归郡。光武追铜马、高胡群贼于冀州,晨发积射士千人,积与迹同,古字通用,谓寻迹而射之。又遣委输给军不绝。光武即位,封晨房子侯。房子,今赵州县也。帝又感悼姊没于乱兵,追封谥元为新野节义长公主,立庙于县西。封晨长子泛为吴房侯,吴房,今豫州县也。以奉公主之祀。

  建武三年,征晨还京师,数宴见,说故旧平生为欢。晨从容谓帝曰:“仆竟办之。”光武前语晨云:“何用知非仆乎?”故晨有此言也。帝大笑。从幸章陵,拜光禄大夫,使持节监执金吾贾复等击平邵陵、新息贼。新息,今豫州县也。四年,从幸寿春,留镇九江。

  晨好乐郡职,由是复拜为中山太守,吏民称之,常为冀州高第。中山属冀州,于冀州所部郡课常为弟一也。十三年,更封南?侯。?音力全反。入奉朝请,复为汝南太守。十八年,行幸章陵,征晨行廷尉事。从至新野,置酒酣宴,赏赐数百千万,复遣归郡。晨兴鸿郤陂数千顷田,鸿郤,陂名,在今豫州汝阳县东。成帝时,关东水陂溢为害,翟方进为丞相,奏罢之。汝土以殷,鱼稻之饶,流衍它郡。衍,饶也。明年,定封西华侯,复征奉朝请。二十五年卒,诏遣中谒者备公主官属礼仪,《汉官仪》曰“长公主官属,傅一人,员吏五人,驺仆射五人,私府长、食官长、永巷令、家令各一人”也。招迎新野主魂,与晨合葬于北芒。乘舆与中宫亲临丧送葬。谥曰惠侯。

  小子棠嗣,后徙封武当。棠卒,子固嗣。固卒,子国嗣。国卒,子福嗣,永建元年卒,无子,国除。

  来歙字君叔,歙音许及反。南阳新野人也。六世祖汉,有才力,武帝世,以光禄大夫副楼船将军杨仆,击破南越、朝鲜。父仲,《东观记》“仲”作“冲”。哀帝时为谏大夫,娶光武祖姑,生歙。光武甚亲敬之,数共往来长安。

  汉兵起,王莽以歙刘氏外属,乃收系之,宾客共篡夺,得免。更始即位,以歙为吏,从入关。数言事不用,以病去。歙女弟为汉中王刘嘉妻,嘉遣人迎歙。因南之汉中。更始败,歙劝嘉归光武,遂与嘉俱东诣洛阳。

  帝见歙,大欢,即解衣以衣之,《东观记》曰“解所被襜襦以衣歙”也。拜为太中大夫。是时方以陇、蜀为忧,独谓歙曰:“今西州未附,西州谓隗嚣也。子阳称帝,道里阻远,诸将方务关东,思西州方略,未知所任,其谋若何?”歙因自请曰:“臣尝与隗嚣相遇长安。其人始起,以汉为名。今陛下圣德隆兴,臣愿得奉威命,开以丹青之信,杨子《法言》曰“圣人之言,明若丹青”也。嚣必束手自归,则述自亡之埶,不足图也。”帝然之。建武三年,歙始使隗嚣。五年,复持节送马援,因奉玺书于嚣。既还,复往说嚣,嚣遂遣子恂随歙入质,拜歙为中郎将。时山东略定,帝谋西收嚣兵,与俱伐蜀,复使歙喻旨。嚣将王元说嚣,多设疑故,久冘豫不决。冘豫,不定之意也。《说文》曰“冘冘,行儿”也。音淫。《东观记》曰“狐疑不决”也。歙素刚毅,遂发愤质责嚣曰:质,正也。“国家以君知臧否,晓废兴,故以手书畅意。足下推忠诚,遣伯春委质,嚣子恂,字伯春。是臣主之交信也。今反欲用佞惑之言,为族灭之计,叛主负子,违背忠信乎?吉凶之决,在于今日。”欲前刺嚣,嚣起入,部勒兵,将杀歙,歙徐杖节就车而去。嚣愈怒,王元劝嚣杀歙,使牛邯将兵围守之。嚣将王遵谏曰:“愚闻为国者慎器与名,为家者畏怨重祸。器,车服也。名,爵号也。言名与器不可妄授也。俱慎名器,则下服其命;轻用怨祸,则家受其殃。今将军遣子质汉,内怀它志,名器逆矣;外人有议欲谋汉使,轻怨祸矣。古者列国兵交,使在其闲,《左传》曰:“晋栾书伐郑,郑人使伯蠲行成,晋人杀之,非礼也。兵交使在其闲,可也。”所以重兵贵和而不任战也,何况承王命籍重质而犯之哉?君叔虽单车远使,而陛下之外兄也。光武之姑子,故曰外兄也。害之无损于汉,而随以族灭。昔宋执楚使,遂有析骸易子之祸。《左传》曰,楚使申舟聘齐,不假道于宋。华元曰:“楚不假道,鄙我也。”乃杀之。楚子闻之,遂围宋。宋人惧,使华元夜入楚师,告子反曰“寡君使元以病告,弊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也。小国犹不可辱,况于万乘之主,重以伯春之命哉!”歙为人有信义,言行不违,及往来游说,皆可案覆,西州士大夫皆信重之,多为其言,故得免而东归。

  八年春,歙与征虏将军祭遵袭略阳,遵道病还,分遣精兵随歙,合二千余人,伐山开道,从番须、回中番须、回中,并地名也。番音盘。武帝元封四年幸雍,通回中道。《前书》音义曰回中在汧。汧今陇州汧源县也。径至略阳,径,直也。斩嚣守将金梁,因保其城。嚣大惊曰:“何其神也!”《东观记》曰:“上闻得略阳,甚悦。左右怪上数破大敌,今得小城,何足以喜?然上以略阳嚣所依阻,心腹已坏,则制其支体易也。”乃悉兵数万人围略阳,斩山筑堤,激水灌城。歙与将士固死坚守,矢尽,乃发屋断木以为兵。嚣尽锐攻之,自春至秋,其士卒疲弊。帝乃大发关东兵,自将上陇,嚣众溃走,围解。于是置酒高会,劳赐歙,班坐绝席,在诸将之右,赐歙妻缣千匹。诏使留屯长安,悉监护诸将。

  歙因上书曰:“公孙述以陇西、天水为藩蔽,故得延命假息。今二郡平荡,则述智计穷矣。宜益选兵马,储积资粮。昔赵之将帅多贾人,高帝悬之以重赏。高帝十年,陈豨反于赵、代,其将多贾人,帝多以金购,豨将皆降。今西州新破,兵人疲馑,若招以财谷,则其众可集。臣知国家所给非一,用度不足,然有不得已也。”帝然之。于是大转粮运,《东观记》曰:“诏于汧积谷六万斛,驴四百头负?。”诏歙率征西大将军冯异、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扬武将军马成、武威将军刘尚入天水,击破公孙述将田弇、赵匡。明年,攻拔落门,聚名也。解见《光武纪》。隗嚣支党周宗、赵恢及天水属县皆降。

  初王莽世,羌虏多背叛,而隗嚣招怀其酋豪,遂得为用。及嚣亡后,五溪、先零诸种数为寇掠,皆营堑自守,州郡不能讨。歙乃大修攻具,率盖延、刘尚及太中大夫马援等进击羌于金城,大破之,斩首虏数千人,获牛羊万余头,谷数十万斛。又击破襄武贼傅栗卿等。襄武,县,属陇西郡也。陇西虽平,而人饥,流者相望。流谓流离以就食也。歙乃倾仓廪,转运诸县,以赈赡之,于是陇右遂安,而凉州流通焉。

  十一年,歙与盖延、马成进攻公孙述将王元、环安于河池、下辨,陷之,乘胜遂进。蜀人大惧,使刺客刺歙,未殊,驰召盖延。延见歙,因伏悲哀,不能仰视。歙叱延曰:“虎牙何敢然!今使者中刺客,无以报国,故呼巨卿,欲相属以军事,而反效儿女子涕泣乎!刃虽在身,不能勒兵斩公邪!”延收泪强起,受所诫。歙自书表曰:“臣夜人定后,为何人所贼伤,中臣要害。何人谓不知何人也。臣不敢自惜,诚恨奉职不称,以为朝廷羞。夫理国以得贤为本,太中大夫段襄,骨鲠可任,骨鲠,喻正直也。《说文》曰:“鲠,鱼骨也。”食骨留咽中为鲠。愿陛下裁察。又臣兄弟不肖,肖,似也。不似犹不贤也。终恐被罪,陛下哀怜,数赐教督。”投笔抽刃而绝。

  帝闻大惊,省书阒涕,乃赐策曰:“中郎将来歙,攻战连年,平定羌、陇,忧国忘家,忠孝彰著。遭命遇害,呜呼哀哉!”使太中大夫赠歙中郎将、征羌侯印绶,谥曰节侯,谒者护丧事。丧还洛阳,乘舆缟素临吊送葬。以歙有平羌、陇之功,故改汝南之当乡县为征羌国焉。征羌故城在今豫州郾城县东南也。

  子褒嗣。十三年,帝嘉歙忠节,复封歙弟由为宜西侯。《东观记》曰“宜西乡侯”。褒子棱,尚显宗女武安公主。棱早殁,褒卒,以棱子历为嗣。

  论曰:世称来君叔天下信士。夫专使乎二国之闲,岂厌诈谋哉?而能独以信称者,良其诚心在乎使两义俱安,而己不私其功也。

  历字伯珍,少袭爵,以公主子,永元中,为侍中,监羽林右骑。羽林骑,武帝置。宣帝令中郎将骑都尉监羽林,见前书。永初三年,迁射声校尉。永宁元年,代冯石为执金吾。延光元年,尊历母为长公主。二年,迁历太仆。

  明年,中常侍樊丰与大将军耿宝、侍中周广、谢恽等共谗陷太尉杨震,震遂自杀。历谓侍御史虞诩曰:“耿宝托元舅之亲,宝女弟为清河王庆姬,即安帝嫡母也,故宝于帝为元舅焉。荣宠过厚,不念报国恩,而倾侧奸臣,诬奏杨公,伤害忠良,其天祸亦将至矣。”遂绝周广、谢恽,不与交通。时皇太子惊病不安,避幸安帝乳母野王君王圣舍。太子乳母王男、厨监邴吉等以为圣舍新缮修,犯土禁,不可久御。圣及其女永与大长秋江京及中常侍樊丰、王男、邴吉等互相是非,圣、永遂诬谮男、吉,皆幽囚死,家属徙比景。太子思男等,数为叹息。京、丰惧有后害,妄造虚无,构谗太子及东宫官属。帝怒,召公卿以下会议废立。耿宝等承旨,皆以为太子当废。历与太常桓焉、廷尉张皓议曰:“经说,年未满十五,过恶不在其身。且男、吉之谋,皇太子容有不知,宜选忠良保傅,辅以礼义。废置事重,此诚圣恩所宜宿留。”帝不从,宿留犹停留也。宿留音秀溜。是日遂废太子为济阴王。时监太子家小黄门籍建、中傅高梵等梵音扶泛反。皆以无罪徙朔方。历乃要结光禄勋祋讽,祋音丁外反。宗正刘玮,将作大匠薛皓,侍中闾丘弘、陈光、赵代、施延,太中大夫朱伥、伥音丑羊反。第五颉,颉音下结反。中散大夫曹成,谏议大夫李尤,符节令张敬,《续汉志》曰:“符节令,秩百石。”持书侍御史龚调,续汉志曰“持书侍御史,秩六百石”也。羽林右监孔显,《汉官仪》“羽林左、右监,属光禄”也。城门司马徐崇,卫尉守丞乐闱,守丞,兼守之丞也。长乐、未央厩令郑安世等十余人,续汉志曰“未央厩令一人,长乐厩令一人,主乘舆马也。”俱诣鸿都门证太子无过。龚调据法律明之,以为男、吉犯罪,皇太子不当坐。帝与左右患之,乃使中常侍奉诏胁群臣曰:“父子一体,天性自然。以义割恩,为天下也。历、讽等不识大典,而与群小共为欢哗,外见忠直而内希后福,饰邪违义,岂事君之礼?朝廷广开言事之路,故且一切假贷;若怀迷不反,当显明刑书。”谏者莫不失色。薛皓先顿首曰:“固宜如明诏。”历怫然,《字林》曰:“怫,郁也。”怫音扶勿反。廷诘皓曰:“属通谏何言,而今复背之?属,近也。通犹共也。近言共谏,何乃相背也。大臣乘朝车,处国事,固得辗转若此乎!”《周礼》曰:“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辗转,不定也。《诗》曰:“展转反侧。”乃各稍自引起,历独守阙,连日不肯去。帝大怒,乃免历兄弟官,削国租,黜公主不得会见。历遂杜门不与亲戚通,时人为之震栗。

  及帝崩,阎太后起历为将作大匠。顺帝即位,朝廷咸称社稷臣,于是迁为卫尉。祋讽、刘玮、闾丘弘等先卒,皆拜其子为郎;朱伥、伥音丑良反。施延、陈光、赵代等并为公卿,任职;征王男、邴吉家属还京师,厚加赏赐;籍建、高梵等悉蒙显擢。永建元年,拜历车骑将军,弟祉为步兵校尉,超为黄门侍郎。三年,母长公主薨,历称病归第;服阕,复为大鸿胪。阳嘉二年,卒官。

  子定嗣。定尚安帝妹平氏长公主,顺帝时,为虎贲中郎将。定卒,子虎嗣,桓帝时,为屯骑校尉。弟艳,字季德,少好学下士,开馆养徒,少历显位,灵帝时,再迁司空。

  赞曰:李、邓豪赡,舍家从谶。邓晨代以吏二千石为豪,李通家富为赡也。少公虽孚,宗卿未验。孚,信也。言蔡少公论谶,其事虽信,而李守被诛,是未验也。王常知命,功惟帝念。王常,更始中为知命侯,后归朝,上录其功,封为列侯,故曰帝念。款款君叔,斯言无玷。玷,缺也。方献三捷,永坠一剑。《小雅·采薇诗》曰:“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船山詩草二十卷 當檀寶卷 玫瑰經不二字簡言苦路不二字 汽機新製八卷 庚子海外紀事四卷 新鐫分類評註文武合編百子金丹九卷 南菁講舍文集六卷 [光緒]奉化縣志四十卷首一卷 廿四家隱語 續方言疏證二卷 大學衍義輯要六卷補輯要十二卷首一卷 說文引經考異十六卷 [湖南湘鄉]彭氏族譜□□卷 新刻封神演義八卷一百囘 瘦石文鈔十三卷外集二卷 [乾隆]登封縣志三十二卷 [同治]衡陽縣志十二卷 赤牘清裁二十八卷 秦漢印譜不分卷 聖賢像贊 梁書五十六卷 荆駝逸史 莊子南華經三卷 說文引經攷證七卷互異說一卷 王先生十七史蒙求十六卷 上蔡謝先生語錄三卷 世忠程氏泰塘族譜五卷 述舊三卷 墨幟 聊齋文集二卷 鐵橋漫稿八卷 [咸豐]萬縣志四卷 大清通禮品官士庶人喪禮傳二卷 新刻李彥貴賣水記全部 文選注六十卷 性相通說 周易姚氏學十六卷首一卷 靈璧縣河防錄一卷 闕里文獻考一百卷首一卷末一卷 書經體注大全合參六卷 [同治]鄖西縣志二十卷首一卷 增補古今姓氏族譜箋釋八卷 [前四史]四種 新刻通用尺牘見心集四卷 國學叢刊 梨雲館類訂袁中郎全集二十四卷 補後漢書藝文志考十卷首一卷補後漢書藝文志 形學備旨十卷開端一卷 皇朝經世文續編一百二十卷 吳詩談藪二卷談藪拾遺一卷 [康熙]滄州新志十五卷 十三經單注十六種 帥氏清芬集十七種六十卷 慈悲梁皇寶懺十卷 難經本義二卷 [嘉慶]羅江縣志十卷 輿地經緯度里表一卷 茹草編群物奇制 熙朝紀政六卷 請纓日記十卷 萬紫千紅北京市教育和文化衛生體育等方面先進事跡選編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平津戰役回憶錄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出了苦海見青天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科學的春天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踏上革命的征途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北京在前進北京通訊特寫選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猛虎連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前仆後繼創江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南彩風暴五十年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披荊斬棘造新天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紅旗漫卷魚子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二七怒濤滾滾流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長纓緊握衛山河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青年達動回憶錄第一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堅定的腳步_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人民的好兒女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衝破黎明前的黑暗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紅旗捲起農奴戟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殲敵記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冀中一日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冀中一日下集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五台山傳奇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憶延安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一條紅線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毛主席在武漢大學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我和武漢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武鋼建設史話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魯塘怒火村史片斷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手眼神通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馬口英雄譜_群眾出版社.djvu 血海深仇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憶苦思甜話當年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閃閃發光的集體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老一輩工人的遭遇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新人新風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黑手起家的資產階級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劃破夜幕的隕星_群眾出版社.djvu 黨和人民的好兒女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牢記血淚仇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幸福生活的保衛者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崇高的人「上游頌」第二集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訴不盡的血淚香港工人生活實錄_香港朝陽出版社香港.djvu 西藏紀行_南粵出版社香港.djvu 解放戰爭回憶錄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的年代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南泥灣屯墾記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鐵錘砸碎舊世界上海工人家史選三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心中的讚歌音樂工作者回憶周總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一手拿鎬一手拿槍阿爾巴尼亞通訊_上海市出版革命組上海.djvu 人民戰爭的火花巴勒斯坦通訊_上海市出版革命組上海.djvu 世界革命人民熱愛毛主席_上海市出版革命組上海.djvu 上海解放十年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幢幢「洋樓」有血淚上海市建築工人家史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特寫報告選1949-1959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體育戰士寄衷情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他們來自好八連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一代新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包身工的血淚仇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資本家發家真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革命青春紅似火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以白求恩為光輝榜樣中國醫生和工程技術人員在國外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壓不住的怒火上海郊縣鄉土教材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泰山壓頂不彎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精神贊續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戰鬥的歷程光輝的榜樣印度支那三國通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一代風華記知識青年在農村鍛煉成長的事跡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興旺的海島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長征革命回憶錄專輯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蔣家王朝的覆滅_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北京.djvu 在紅色搖籃裡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大戰獅□山山西革命回憶錄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山西民兵鬥爭故事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仇恨滿礦山大同煤礦工人家史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太行人家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釣魚戰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尹集人民公社史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山朹工廠史選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這裡永遠是春天報告文學散文集_山朹人民出版社.djvu 打開濟南府山朹革命回憶錄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我們的青春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鮮血凝成的朝中友誼朝中友好美談集_外國文出版社.djvu 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欣欣向榮通訊集_人民出版社.djvu 偉大祖國欣欣向榮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紅日照征程記江西共產主義勞動大學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陶工怒潮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贛南紀行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湖山春色浙江解放十年散記_朹海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毛主席在重慶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露營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毛主席在保定專區_保定地區人民出版社保定.djvu 抗日英雄故事選_保定地區人民出版社保定.djvu 海防前線_泉州人民出版社泉州.djvu 西歐見聞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英明的預見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民兵鬥爭故事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英雄村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南京路上好八連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毛主席的好戰士解放軍先進人物事跡選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麥賢得的故事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喜看萬山紅遍_解放軍文藝社.djvu 回憶對比徵文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回憶對比徵文選第二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彝族之花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djvu 血海深仇地主罪行錄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激流翻浪花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萬里送牛報告文學第四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向陽花開報告文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雞毛上天記安陽縣南崔莊報告文學集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野火燒不盡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革命的火花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笛子春秋回憶對比第三輯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革命回憶錄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蓮花山上英雄歌革命回憶錄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不滅的光輝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珊萃河邊血淚仇_廣西人民出版社.djvu 紅河晨歌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福建民兵英雄譜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農民家史永遠不要忘記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紅色風暴第一集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紅色風暴第二集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紅色風暴第三集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鸾跂鸿惊 鸾音鹤信 鸾颠凤倒 鸾飘凤泊 鸾飞凤翥 鸾鸣凤奏 鸾鹄停峙 鸾鹄在庭 鸿业远图 鸿俦鹤侣 鸿儒硕学 鸿图华构 鸿案鹿车 鸿毛泰山 鸿毳沉舟 鸿渐之翼 鸿生巨儒 鸿章钜字 鸿笔丽藻 鸿篇巨制 鸿衣羽裳 鸿轩凤翥 鸿隐凤伏 鸿雁哀鸣 鸿鶱凤立 鸿鶱凤逝 鹄峙鸾停 鹄峙鸾翔 鹄形菜色 鹄形鸟面 鹄面鸠形 鹅存礼废 鹅毛大雪 鹅王择乳 鹅行鸭步 鹊返鸾回 鹍鹏得志 鹏抟鷁退 鹏?齐致 鹑居?食 鹑衣?食 鹘仑吞枣 鹤势螂形 鹤发松姿 鹤发童颜 鹤发鸡皮 鹤困鸡群 鹤知夜半 鹤短凫长 鹤膝蜂腰 鹤骨松姿 鹤骨松筋 鹤骨霜髯 鹤骨鸡肤 鹤骨龙筋 鹤鸣九皋 鹦鹉学舌 鹦鹉能言 鹬蚌相持 鹭朋鸥侣 鹭约鸥盟 鹰头雀脑 鹰心雁爪 鹰扬虎噬 鹰扬虎视 鹰拿雁捉 鹰瞵虎视 鹰瞵鹗视 鹰视狼步 鹰视狼顾 鹰觑鹘望 鹿皮苍璧 鹿裘不完 麇至沓来 麇骇雉伏 麋沸蚁动 麕集蜂萃 麟凤龟龙 麟子凤雏 麟肝凤髓 麟角凤毛 麟角凤距 麟角虎翅 麦秀黍离 麦穗两岐 麦穗两歧 麦舟之赠 麻木不仁 麻痹不仁 麻痹大意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黄中通理 黄冠草服 黄卷青灯 黄发台背 黄发垂髫 黄发鲐背 黄口孺子 黄口小儿 黄天焦日 黄婉对日 黄屋左纛 黄帝子孙 黄干黑瘦 黄汤淡水 黄汤辣水 黄河如带,泰山若砺 黄狸黑狸,得鼠者雄 黄皮刮瘦 黄童白叟 黄绢幼妇,外孙齑臼 黄芦苦竹 黄花女儿 黄花晚节 黄茅白苇 黄道吉日 黄金失色 黄金时代 黄金时间 黄钟大吕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