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四 宗室四王三侯列传第四

卷十四 宗室四王三侯列传第四

  齐武王縯字伯升,縯,引也,音衍。光武之长兄也。性刚毅,慷慨有大节。自王莽篡汉,常愤愤,怀复社稷之虑,不事家人居业,倾身破产,交结天下雄俊。

  莽末,盗贼群起,南方尤甚。伯升召诸豪杰计议曰:“王莽暴虐,百姓分崩。今枯旱连年,兵革并起。《东观记》曰:“王莽末年,天下大旱,蝗虫蔽天,盗贼群起,四方溃畔。”此亦天亡之时,复高祖之业,定万世之秋也。”众皆然之。于是分遣亲客,使邓晨起新野,光武与李通、李轶起于宛。伯升自发舂陵子弟,合七八千人,部署宾客,自称柱天都部。柱天者,若天之柱也。都部者,都统其众也。使宗室刘嘉往诱新市、平林兵王匡、陈牧等,合军而进,屠长聚及唐子乡,杀湖阳尉,进拔棘阳,因欲攻宛。至小长安,与王莽前队大夫甄阜、属正梁丘赐战。时天密雾,汉军大败,姊元弟仲皆遇害,宗从死者数十人。伯升复收会兵众,还保棘阳。

  阜、赐乘胜,留辎重于蓝乡,比阳县有蓝乡。引精兵十万南渡黄淳水,郦元注水经曰:“赭水二湖流注,合为黄水,又南经棘阳县之黄淳聚,又谓之黄淳水。”在今唐州湖阳县。《萧该音》“淳”作“谆”者误。临沘水,阻两川闲为营,绝后桥,示无还心。新市、平林见汉兵数败,阜、赐军大至,各欲解去,伯升甚患之。会下江兵五千余人至宜秋,宜秋,聚名,在沘阳县。乃往为说合从之埶,下江从之。语在《王常传》。伯升于是大飨军士,设盟约。休卒三日,分为六部,潜师夜起,袭取蓝乡。尽获其辎重。明旦,汉军自西南攻甄阜,下江兵自东南攻梁丘赐。至食时,赐陈溃,阜军望见散走,汉兵急追之,却迫黄淳水,斩首溺死者二万余人,遂斩阜、赐。

  王莽纳言将军严尤、秩宗将军陈茂闻阜、赐军败,引欲据宛,伯升乃陈兵誓众,焚积聚,破釜甑,鼓行而前,破釜甑,示必死也。鼓行而前,言无所畏也。史记曰:“项羽北救赵,渡河,沉船破釜甑。”与尤、茂遇育阳下,战,大破之,斩首三千余级。尤、茂弃军走,伯升遂进围宛,自号柱天大将军。王莽素闻其名,大震惧,购伯升邑五万户,黄金十万斤,位上公。使长安中官署及天下乡亭皆画伯升像于塾,旦起射之。《萧该音义》亦作“塾”,引《字林》“塾,门侧堂也”。东观记、续汉书并作“埻”。《说文》云“射臬也”。广雅“埻,的也”。埻音之允反。

  自阜、赐死后,百姓日有降者,众至十余万。诸将会议立刘氏以从人望,豪杰咸归于伯升。而新市、平林将帅乐放纵,惮伯升威明而贪圣公懦弱,先共定策立之,然后使骑召伯升,示其议。伯升曰:“诸将军幸欲尊立宗室,其德甚厚,然愚鄙之见,窃有未同。今赤眉起青、徐,众数十万,闻南阳立宗室,恐赤眉复有所立,如此,必将内争。今王莽未灭,而宗室相攻,是疑天下而自损权,非所以破莽也。且首兵唱号,鲜有能遂,陈胜、项籍,即其事也。舂陵去宛三百里耳,未足为功。遽自尊立,为天下准的,使后人得承吾敝,《前书》宋义曰:“战胜则兵疲,我承其敝。”非计之善者也。今且称王以号令。若赤眉所立者贤,相率而往从之;若无所立,破莽降赤眉,然后举尊号,亦未晚也。愿各详思之。”诸将多曰“善”。将军张卬拔剑击地曰:“疑事无功。史记曰,赵武灵王欲被胡服,肥义曰:“疑事无功,疑行无名。”今日之议,不得有二。”众皆从之。

  圣公既即位,拜伯升为大司徒,封汉信侯。由是豪杰失望,多不服。平林后部攻新野,不能下。新野宰登城言曰:王莽改令长为宰,《东观记》曰,其宰潘临也。“得司徒刘公一信,愿先下。”及伯升军至,即开城门降。五月,伯升拔宛。六月,光武破王寻、王邑。自是兄弟威名益甚。

  更始君臣不自安,遂共谋诛伯升,乃大会诸将,以成其计。更始取伯升宝剑视之,绣衣御史申屠建随献玉玦,绣衣御史,武帝置,衣绣者,尊宠之也。玦,决也。令早决断。更始竟不能发。及罢会,伯升舅樊宏谓伯升曰:“昔鸿门之会,范增举玦以示项羽。史记曰:“项王留沛公饮,项伯东向坐,范增南向坐,沛公北向坐。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者三,项王默然不应。”鸿门,地名,在新丰东七十里。今建此意,得无不善乎?”伯升笑而不应。初,李轶谄事更始贵将,贵将,朱鲔等也。光武深疑之,常以戒伯升曰:“此人不可复信。”又不受。

  伯升部将宗人刘稷,数陷陈溃围,勇冠三军。时将兵击鲁阳,鲁阳,县,属南阳,今汝州鲁山县也。闻更始立,怒曰:“本起兵图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何为者邪?”更始君臣闻而心忌之,以稷为抗威将军,稷不肯拜。更始乃与诸将陈兵数千人,先收稷,将诛之,伯升固争。李轶、朱鲔因劝更始并执伯升,即日害之。

  有二子。建武二年,立长子章为太原王,兴为鲁王。十一年,徙章为齐王。十五年,追谥伯升为齐武王。

  章少孤,光武感伯升功业不就,抚育恩爱甚笃,以其少贵,欲令亲吏事,故使试守平阴令,试守者,称职满岁为真。平阴,县,属河南郡。应劭云在平津南,故曰平阴。魏文帝改为河阴。故城在今洛阳县东北。济州平阴县东北五里亦有平阴故城。迁梁郡太守。今宋州也。立二十一年薨,谥曰哀王。子炀王石嗣。建武二十七年,石始就国。三十年,封石弟张为下博侯。永平十四年,封石二子为乡侯。石立二十四年薨,子晃嗣。

  下博侯张以善论议,十六年,与奉车都尉窦固等续汉志:“奉车都尉,比二千石,无员,掌御乘舆车。”并出击匈奴,后进者多害其能,数被谮诉。建初中卒,肃宗下诏褒扬之,复封张子它人奉其祀。

  晃及弟利侯刚与母太姬宗更相诬告。章和元年,有司奏请免晃、刚爵为庶人,徙丹阳。丹阳,郡,故城在今润州江宁县东南。帝不忍,下诏曰:“朕闻人君正屏,有所不听。《白虎通》曰:“所以设屏何?以自障也,示不极臣下之敬也。天子德大,故外屏;诸侯德小,故内屏。”宗尊为小君,诸侯之妻称曰小君。宫卫周备,出有辎軿之饰,辎軿,有拥蔽之车也。《列女传》曰:“齐孝公华孟姬谓公曰:‘妾闻妃后逾阈必乘安车辎軿,下堂必从傅母保阿,进退则鸣玉佩,内饰则结绸缪,所以正心一意,自敛制也。’”入有牖户之固,殆不至如谮者之言。何休注《公羊传》曰:“如其事曰诉,加诬焉曰谮。”晃、刚愆乎至行,浊乎大伦,浊犹污也。伦,理也。孔子曰:“欲洁其身而乱大伦。”《甫刑》三千,莫大不孝。朕不忍置之于理,其贬晃爵为芜湖侯,芜湖。解见《章纪》。削刚户三千。於戏!小子不勖大道,控于法理,以堕宗绪。控,引也。堕,毁也。其遣谒者收晃及太姬玺绶。”晃立十七年而降爵。晃卒,子无忌嗣。

  帝以伯升首创大业,而后嗣罪废,心常愍之。时北海亦绝无后。及崩,遗诏令复二国。永元二年,乃复封无忌为齐王,是为惠王。立五十二年薨,子顷王喜嗣。立五年薨,子承嗣。建安十一年,国除。

  论曰:大丈夫之鼓动拔起,其志致盖远矣。若夫齐武王之破家厚士,岂游侠下客之为哉!下客谓毛遂、冯暖之徒也。其虑将存乎配天之绝业,而痛明堂之不祀也。王者以远祖配天,以父配上帝于明堂,将以存其绝业,复其祭祀。及其发举大谋,在仓卒扰攘之中,使信先成于敌人,新野宰潘临云,请刘公一信而降。赦岑彭以显义,初,彭守宛,食尽降汉,诸将欲诛之。伯升曰:“今举大事,当表义士,不如封之以劝其后。”更始封彭为归德侯。若此足以见其度矣。志高虑远,祸发所忽。谓不用樊宏、光武之言。忽,轻也。司马相如曰“祸故多臧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也。呜呼!古人以蜂虿为戒,虿,蝎也。《左传》臧文仲谓鲁君曰:“君其无谓邾小。蜂虿有毒,而况国乎!”盖畏此也。《诗》云:“敬之敬之,命不易哉!”《诗·周颂》也。

  北海靖王兴,建武二年封为鲁王,嗣光武兄仲。

  初,南顿君娶同郡樊重女,字娴都。娴,胡闲反。《说文》:“娴,雅也。”娴都性婉顺,自为童女。不正容服不出于房,宗族敬焉,生三男三女:长男伯升,次仲,次光武;长女黄,次元,次伯姬。皇妣以初起兵时病卒,宗人樊巨公收敛焉。建武二年,封黄为湖阳长公主,伯姬为宁平长公主。元与仲俱殁于小长安,追爵元为新野长公主,十五年,追谥仲为鲁哀王。

  兴其岁试守缑氏令。为人有明略,善听讼,甚得名称。迁弘农太守,亦有善政。续汉书曰:“弘农县吏张申有伏罪,兴收申案论,郡中震栗。时年旱,分遣文学循行属县,理冤狱,宥小过,应时甘雨降澍。”视事四年,上疏乞骸骨,征还京师,奉朝请。二十七年,始就国。明年,以鲁国益东海,续汉书曰:“二郡二十九县,租入倍诸王也。”故徙兴为北海王。三十年,封兴子复为临邑侯。临邑,县,属东郡,故城在今齐州东,亦名马坊城也。中元二年,又封兴二子为县侯。显宗器重兴,每有异政,辄乘驿问焉。立三十九年薨,子敬王睦嗣。

  睦少好学,博通书传,光武爱之,数被延纳。显宗之在东宫,尤见幸待,入侍讽诵,出则执辔。乘舆,尊者居中,执辔在左。中兴初,禁网尚阔,而睦性谦恭好士,千里交结,自名儒宿德,莫不造门,由是声价益广。永平中,法宪颇峻,睦乃谢绝宾客,放心音乐。然性好读书,常为爱玩。岁终,遣中大夫奉璧朝贺,中大夫,王国官也。续汉志曰:“中大夫,比六百石,无员,掌奉王使京都奉璧贺正月,及使诸国。本皆持节,后去节。”《尔雅》曰:“肉倍好谓之璧。”好,孔也。召而谓之曰:“朝廷设问寡人,朝廷谓天子也。大夫将何辞以对?”使者曰:“大王忠孝慈仁,敬贤乐士。臣虽蝼蚁,敢不以实?”睦曰:“吁,子危我哉!吁音虚。孔安国注《尚书》曰:“吁者,疑怪之声也。”此乃孤幼时进趣之行也。《东观记》、续汉书并云“是吾幼时狂蠢之行也”。大夫其对以孤袭爵以来,志意衰惰,声色是娱,犬马是好。”使者受命而行。其能屈申若此。

  初,靖王薨,悉推财产与诸弟,虽王车服珍宝非列侯制,皆以为分,然后随以金帛赎之。睦能属文,作《春秋旨义终始论》及赋颂数十篇。又善《史书》,当世以为楷则。及寝病,帝驿马令作草书尺牍十首。《说文》云:“牍,书版也。”盖长一尺,因取名焉。立十年薨,子哀王基嗣。

  永平十八年,封基二弟为县侯,二弟为乡侯。建初二年,又封基弟毅为平望侯。基立十四年薨,无子,肃宗怜之,不除其国。

  永元二年,和帝封睦庶子斟乡侯威为北海王,奉睦后。立七年,威以非睦子,又坐诽谤,槛车征诣廷尉,道自杀。

  永初元年,邓太后复封睦孙寿光侯普为北海王,是为顷王。延光二年,复封睦少子为亭侯。普立十七年薨,子恭王翼嗣;立十四年薨,子康王嗣,无后,建安十一年,国除。

  初,临邑侯复好学,能文章。永平中,每有讲学事,辄令复典掌焉。与班固、贾逵共述汉史,傅毅等皆宗事之。复子騊駼及从兄平望侯毅,并有才学。永宁中,邓太后召毅及騊駼入东观,与谒者仆射刘珍与平望侯毅并在《文苑传》。著中兴以下名臣列士传。騊駼又自造赋、颂、书、论凡四篇。

  赵孝王良字次伯,光武之叔父也。平帝时举孝廉,为萧令。光武兄弟少孤,良抚循甚笃。及光武起兵,以事告,良大怒,《东观记》曰:“光武初起兵,良搏手大呼曰:‘我欲诣纳言严将军。’叱上起去。出阁,令人视之。还白方坐?脯,良复欢呼。上言‘不可欢露’。明旦欲去,前白良曰:‘欲竟何时诣严将军所?’良意下,曰:‘我为诈汝耳,当复何苦乎?’”曰:“汝与伯升志操不同,今家欲危亡,而反共谋如是!”既而不得已,从军至小长安,汉兵大败,良妻及二子皆被害。续汉书曰:“阜、赐移书于良曰:‘《老子》不率宗族,单绔骑牛,哭且行,何足赖哉!’”更始立,以良为国三老,从入关。更始败,良闻光武即位,乃亡奔洛阳。建武二年,封良为广阳王。五年,徙为赵王,始就国。十三年,降为赵公。频岁来朝。十七年,薨于京师。凡立十六年。子节王栩嗣。栩音况羽反。建武三十年,封栩二子为乡侯。建初二年,复封栩十子为亭侯。

  栩立四十年薨,子顷王商嗣。永元三年,封商三弟为亭侯。元年,封商四子为亭侯。

  商立二十三年薨,子靖王宏嗣。立十二年薨,子惠王干嗣。

  元初五年,封干二弟为亭侯。是岁,赵相奏乾居父丧私娉小妻,小妻,妾也。又白衣出司马门,坐削中丘县。王宫门有兵卫,亦为司马门。《东观记》曰:“干私出国,到魏郡邺、易阳,止宿亭,令奴金盗取亭席,金与亭佐孟常争言,以刃伤常,部吏追逐,干藏逃,金绞杀之,悬其尸道边树。国相举奏,诏书削中丘。”中丘,县,属赵国,故城在今邢州内丘县西。随室讳“忠”,故改为“内”焉。时郎中南阳程坚素有志行,拜为干傅。坚辅以礼义,干改悔前过,坚列上,复所削县。本初元年,封干一子为亭侯。干立四十八年薨,子怀王豫嗣。豫薨,子献王赦嗣。赦薨,子圭嗣,建安十八年徙封博陵王。立九年,魏初以为崇德侯。

  城阳恭王祉字巨伯,《东观记》:“初名终,后改为祉。”光武族兄舂陵康侯敞之子也。

  敞曾祖父节侯买,以长沙定王子封于零道之舂陵乡,为舂陵侯。买卒,子戴侯熊渠嗣。熊渠卒,子考侯仁嗣。仁以舂陵地埶下湿,山林毒气,上书求减邑内徙。《东观记》曰:“考侯仁于时见户四百七十六,上书愿减户徙南阳,留子男昌守坟墓,元帝许之。”元帝初元四年,徙封南阳之白水乡,犹以舂陵为国名,遂与从弟钜鹿都尉回及宗族往家焉。仁卒,子敞嗣。敞谦俭好义,尽推父时金宝财产与昆弟,荆州刺史上其义行,拜庐江都尉。南阳郡是荆州所管,故刺史上其行义也。续汉书曰“侯等助祭明堂,以例益户二百,敞以有行义,拜为庐江都尉”也。岁余,会族兄安众侯刘崇起兵,安众康侯丹,长沙定王子,崇即丹之玄孙之子。王莽畏恶刘氏,征敞至长安,免归国。《东观记》曰:“敞临庐江岁余,遭旱,行县,人持枯稻,自言稻皆枯。吏强责租。敞应曰:‘太守事也。’载枯稻至太守所。酒数行,以语太守,太守曰:‘无有。’敞以枯稻示之,太守曰:‘都尉事邪?’敞怒叱太守曰:‘鼠子何敢尔!’刺史举奏,莽征到长安,免就国。”

  先是平帝时,敞与崇俱朝京师,助祭明堂。平帝时王莽辅政,祫祭明堂,诸侯王二十八人,列侯百二十人,宗室子九百余人,征助祭也。崇见莽将危汉室,私谓敞曰:“安汉公擅国权,群臣莫不回从,回,曲。社稷倾覆至矣。太后春秋高,天子幼弱,谓元后、平帝也。高皇帝所以分封子弟,盖为此也。”敞心然之。及崇事败,敞惧,欲结援树党,乃为祉娶高陵侯翟宣女为妻。宣,丞相方进之子也,袭父侯爵。《东观记》曰“敞为嫡子终娶宣子女习为妻,宣使嫡子姬送女入门,二十余日,义起兵”也。会宣弟义起兵欲攻莽,南阳捕杀宣女,祉坐系狱。敞因上书谢罪,愿率子弟宗族为士卒先。莽新居摄,欲慰安宗室,故不被刑诛。及莽篡立,刘氏为侯者皆降称子,食孤卿禄,孤者,特也。卑于公,尊于卿,特置之,故曰孤。礼记“上农夫食九人,诸侯下士视上农夫,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也。后皆夺爵。及敞卒,祉遂特见废,又不得官为吏。

  祉以故侯嫡子,行淳厚,宗室皆敬之。及光武起兵,祉兄弟相率从军,前队大夫甄阜尽收其家属系宛狱。及汉兵败小长安,祉挺身还保棘阳,甄阜尽杀其母弟妻子。更始立,以祉为太常将军,绍封舂陵侯。从西入关,封为定陶王。别将击破刘婴于临泾。

  及更始降于赤眉,祉乃闲行亡奔洛阳。是时宗室唯祉先至,光武见之欢甚。《东观记》曰:“祉以建武二年三月见于怀宫。”建武二年,封为城阳王,赐乘舆、御物、车马、衣服。追谥敞为康侯。十一年,祉疾病,上城阳王玺绶,愿以列侯奉先人祭祀。帝自临其疾。祉薨,年四十三,谥曰恭王,竟不之国,葬于洛阳北芒。

  十三年,封祉嫡子平为蔡阳侯,以奉祉祀;平弟坚为高乡侯。

  初,建武二年,以皇祖、皇考墓为昌陵,置陵令守视;后改为章陵,因以舂陵为章陵县。十八年,立考侯、康侯庙,比园陵,置啬夫。啬夫本乡官,主知赋役多少,平其差品。园陵置之,知祭祀、征求诸事。诏零陵郡奉祠节侯、戴侯庙,以四时及腊岁五祠焉。腊,岁终祭神之名也。置啬夫、佐吏各一人。

  平后坐与诸王交通,国除。永平五年,显宗更封平为竟陵侯。平卒,子真嗣。真卒,子禹嗣。禹卒,子嘉嗣。

  泗水王歙字经孙,歙音许及反。光武族父也。歙子终,与光武少相亲爱。汉兵起,始及唐子,终诱杀湖阳尉。更始立,歙从入关,封为元氏王,终为侍中。更始败,歙、终东奔洛阳。建武二年,立歙为泗水王,终为淄川王。今淄州县也。十年,歙薨,封小子燀为堂溪侯,燀,《字林》云“灼也,音充善反”。续汉志:“汝南吴房县有堂溪亭。”“燀”或作“辉”。奉歙后。终居丧思慕,哭泣二十余日,亦薨。封长子柱为邔侯,邔,县,属南郡,故城在今襄州。邔音其纪反。以奉终祀,又封终子凤曲阳侯。曲阳,县,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海州朐山县西南。

  歙从父弟茂,年十八,汉兵之起,茂自号刘失职,续汉志曰:“茂自号为刘先职。”亦聚众京、密闲,京,县,属河南郡,郑之京邑,故城在今郑州荥阳县东南。密,县,属河南郡,故城在今密县东南。称厌新将军。攻下颍川、汝南,众十余万人。光武既至河内,茂率众降,封为中山王。十三年,宗室为王者皆降为侯,更封茂为穰侯。

  茂弟匡,亦与汉兵俱起。建武二年,封宜春侯。为人谦逊,永平中为宗正。子浮嗣,封朝阳侯。朝阳,县,属南阳,故城在今邓州穰县南,今谓之朝城。

  浮弟尚,永元中为征西将军。浮传国至孙护,无子,封绝。延光中,护从兄瑰与安帝乳母王圣女伯荣私通,遂取伯荣为妻,得绍护封为朝阳侯,位侍中。及王圣败,贬爵为亭侯。

  安成孝侯赐字子琴,光武族兄也。祖父利,苍梧太守。苍梧,郡,今梧州县也。赐少孤。兄显报怨杀人,吏捕显杀之。赐与显子信卖田宅,同抛普交反。财产,结客报吏,续汉书曰:“王莽时诸刘抑废,为郡县所侵。蔡阳国釜亭候长醉诟更始父子张,子张怒,刺杀亭长。后十余岁,亭长子报杀更始弟骞。赐兄显欲为报怨,宾客转劫人,发觉,州郡杀显狱中。赐与显子信结客陈政等九人,燔烧杀亭长妻子四人。”皆亡命逃伏,遭赦归。会伯升起兵,乃随从攻击诸县。

  更始既立,以赐为光禄勋,封广汉侯。及伯升被害,代为大司徒,将兵讨汝南。未及平,更始又以信为奋威大将军,代赐击汝南,赐与更始俱到洛阳。更始欲令亲近大将徇河北,未知所使。赐言诸家子独有文叔可用,大司马朱鲔等以为不可,更始狐疑,赐深劝之,乃拜光武行大司马,持节过河。是日以赐为丞相,令先入关,修宗庙宫室。还迎更始都长安,封赐为宛王,拜前大司马,使持节镇抚关东。二年春,赐就国于宛,典将六部兵。伯升初起,置六部之兵。后赤眉破更始,赐所领六部亦稍散畔,乃去宛保育阳。

  闻光武即位,乃西之武关,迎更始妻子将诣洛阳。帝嘉赐忠,建武二年,封为慎侯。慎,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颍州颍上县西北。十三年,更增户邑,定封为安成侯,奉朝请。以赐有恩信,故亲厚之,数蒙宴私,时幸其第,恩赐特异。赐辄赈与故旧,无有遗积。帝为营冢堂,起祠庙,置吏卒,如舂陵孝侯。二十八年卒,子闵嗣。

  三十年,帝复封闵弟嵩为白牛侯。白牛,盖乡亭之号也,今在邓州东也。坐楚事,谓楚王英谋反。辞语相连,国除。闵卒,子商嗣,徙封为白牛侯。商卒,子昌嗣。

  初,信为更始讨平汝南,因封为汝阴王。汝阴属汝南郡,故城即今颍州汝阴县也。信遂将兵平定江南,据豫章。光武即位,桂阳太守张隆击破之,信乃诣洛阳降,以为汝阴侯。永平十三年,亦坐楚事国除。

  成武孝侯顺字平仲,光武族兄也。父庆,《续汉书》:“庆字翁敖。”舂陵侯敞同产弟。顺与光武同里闬,闬,里门也。少相厚。

  更始即位,以庆为燕王,顺为虎牙将军。会更始降赤眉,庆为乱兵所杀,顺乃闲行诣光武,拜为南阳太守。建武二年,封成武侯,成武,县,属山阳郡,今曹州县也。邑户最大,租入倍宗室诸家。八年,使击破六安贼,六安即庐州也。因拜为六安太守。数年,帝欲征之,吏人上书请留。十一年卒,帝使使者迎丧,亲自临吊。子遵嗣,坐与诸王交通,降为端氏侯。端氏,县,属河东郡,故城在今泽州端氏县西北。遵卒,子弇嗣。弇卒,无嗣,国除。永平十年,显宗幸章陵,追念旧恩,封顺弟子三人为乡侯。

  初,顺叔父弘《东观记》曰:“弘字孺孙,先起义兵,卒。”娶于樊氏,皇妣之从妹也。生二子:敏,国。与母随更始在长安。建武二年,诣洛阳,光武封敏为甘里侯,颍州颍上县西北有甘城。国为弋阳侯。弋阳,县,属汝南郡,侯国也,故城在今光州定城县西也。敏通经有行,永平初,官至越骑校尉。

  弘弟梁,以侠气闻,《东观记》曰:“梁字季少。”更始元年,起兵豫章,欲徇江东,自号“就汉大将军”,暴病卒。《东观记》曰:“病筋挛卒。”

  顺阳怀侯嘉字孝孙,光武族兄也。父宪,《续汉书》曰:“宪字翁君。”舂陵侯敞同产弟。嘉少孤,性仁厚,南顿君养视如子,后与伯升俱学长安,习《尚书》、春秋。

  及义兵起,嘉随更始征伐。汉军之败小长安也,嘉妻子遇害。更始即位,以为偏将军。及攻破宛,封兴德侯,迁大将军。击延岑于冠军,降之。更始既都长安,以嘉为汉中王、扶威大将军,持节就国,都于南郑,众数十万。建武二年,延岑复反,攻汉中,围南郑,嘉兵败走。岑遂定汉中,进兵武都,为更始柱功侯李宝所破。岑走天水,公孙述遣将侯丹取南郑。嘉收散卒,得数万人,以宝为相,从武都南击侯丹,不利,还军河池、下辨。河池,县,属武都郡,一名仇池,今凤州县也。下辨。县名,今成州同谷县也。复与延岑连战,岑引北入散关,散关,故城在今陈仓县南十里,有散谷水,因取名焉。至陈仓,嘉追击破之。更始邓王廖湛将赤眉十八万攻嘉,嘉与战于谷口,谷口,县,故城今醴泉县东北四十里。郦《元·水经》:注曰“泾水东经九嵕山东中山西,谓之谷口。”大破之。嘉手杀湛,遂到云阳就谷。

  李宝等闻邓禹西征,拥兵自守,劝嘉且观成败。光武闻之,告禹曰:“孝孙素谨善,少且亲爱,当是长安轻薄儿误之耳。”禹即宣帝旨,嘉乃因来歙诣禹于云阳。三年,到洛阳,从征伐,拜为千乘太守。六年,病,上书乞骸骨,征诣京师。十三年,封为顺阳侯。秋,复封嘉子廧为黄李侯。十五年,嘉卒。子参嗣,有罪,削为南乡侯。永平中,参为城门校尉。参卒,子循嗣。循卒,子章嗣。

  赞曰:齐武沉雄,义戈乘风。以义举兵,乘风云之会也。仓卒匪图,亡我天工。城阳早协,赵孝晚同。泗水三侯,或恩或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康熙]夏邑縣志十卷首一卷 雙楳景闇叢書 樓山詩集六卷 鑑史輯要圖說不分卷 [安徽新安]新安程氏世忠原錄瓊公支譜十卷 歷代宅京記二十卷 各國憲法源泉三種合編 人譜正篇一卷續篇一卷三篇一卷 聽濫志二卷 雪峰志十卷 周禮六卷 大般涅槃經四十卷 法國律例 元遺山先生全集 安溪先生解義三種 醫學篇四卷 [光緒十五年]福建鄉試硃卷一卷 東京夢華錄十卷 邱海二公文集合編十六卷 地藏菩薩本願經三卷 杜工部集二十卷首一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種一千四百八卷 庸庵文編四卷文續編二卷文外編四卷海外文編四卷 臨陣心法一卷 親屬記二卷 古今說海一百三十五種一百四十二卷 增刪四書朱子大全精言三十三卷 第九才子書平鬼傳四卷十回 聖安本紀六卷 灌亭詩鈔一卷 道咸以來梨園繫年小錄不分卷 文選六十卷 真文忠公續文章正宗二十卷 國語二十一卷考異四卷 空城計 易經程傳四卷 鐵雲藏龜不分卷 鄒徵君遺書六種附刻二種 譜雙五卷古局象棋圖 恒軒所見所藏吉金錄不分卷 藍聖衣會一卷藍聖衣恩赦撮要一卷 宛陵先生文集六十卷附拾遺一卷 太史華句八卷 唐代叢書一百六十四種 田間詩集二十八卷文集三十卷 四書集註闡微直解四種 潛索錄四卷 湖上雜詩一卷 續資治通鑑後集十五卷 續原教論二卷 羅景山臺灣海防並開山日記不分卷 隨園隨筆二十八卷 至寶錄内外二篇四卷 華陽國志十二卷 輿地廣記三十八卷 增補禮記錦囊初集二卷次集二卷附成文八篇為式增補周禮錦囊初集二卷次集二卷附成文四篇為式 莊騷讀本 危太僕雲林集二卷 退一步草堂詩鈔一卷詞鈔一卷附小唱一卷 白芙堂算學叢書二十一種附二十二種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一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二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四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三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六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五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七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八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十九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二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三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四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五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六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七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八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十九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二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三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四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五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六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七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八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九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1985第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一九八五年第二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發展社會主義的文藝創作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_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賞鑑論叢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魯迅論文學藝術_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劉勰與文心雕龍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寸心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題材思想藝術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文心雕龍札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話本小說概論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話本小說概論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開闢社會主義文藝繁榮的新時期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上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下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典文學名著題解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文心雕龍輯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心雕龍輯注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文心雕龍校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心雕龍選譯下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心雕龍選譯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心雕龍譯注十八篇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文心雕龍校證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文心雕龍選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劉勰和文心雕龍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_人民出版社.djvu 更高地舉起毛澤朹文藝思想紅旗前進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新文體概論.djvu 中國文學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文學概說_開明書店台北.djvu 中國文學批評簡史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魯迅與中國文學_平明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短論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文學短論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文藝短論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上冊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中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一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二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三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四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論稿上冊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論稿下冊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十週年_光明日報社北京.djvu 關於中國古典文學問題_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一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二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三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四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六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七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八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典文學講授綱要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古典文學參考材料_朹北師範大學.djvu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選讀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學習毛主席詩詞第六冊上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學習毛主席詩詞第六冊下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第七冊上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第七冊下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古典文學參考資料_華南師範學院.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資料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高中文學第一冊教學參考資料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晚清文藝報刊述略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北京市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紀念文集_大眾書店北京.djvu 爭取社會主義文學的更大繁榮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會資料.djvu 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文集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論革命的現實主義和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書評選文藝部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作家和生活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大眾文藝論集_北京師範大學北京.djvu 上海十年文學選集論文選1949-1959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新聞與文藝_衢縣人民出版社.djvu 文藝學新論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藝學新論上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藝學新論下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中學語文古代作品分析.djvu 魯迅作品研究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古典文學論叢第一輯_齊魯書社.djvu 古典文學論叢第二輯_齊魯書社濟南.djvu 在文藝戰線上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論部隊文藝工作_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敢不尽言 敢不受教 敢告无罪 敢谏之鼓 敢说敢做 敢死军人 敢言之臣 感戴不浅 感戴二天 感恩不尽 感忽悠暗 感愧兼集 感愧交并 感铭五内 感铭五中 感情作用 感恸涕泗 感慰交集 干里敏捷 干事之臣 旰食霄衣 刚梭疾恶 刚柔相摩 刚锐如铁 刚锐之气 纲举网疏 高步阔谈 高才饱学 高才倨傲 高材疾走 高出三昧 高大石角 高灯远亮 高飞远到 高歌一曲 高官显位 高髻云鬟 高肩弱脊 高洁清风 高举远引 高爵大权 高来不可,低来不可 高陵土山 高门不来,低门不就 高门大宅 高门容驷 高名上姓 高明柔克 高明之士 高鸟择良木而栖 高情故戚 高入云耸 高山顿说 高尚之志 高世骇俗 高俗之才 高抬身价 高谈阔步 高悬明镜 高压政策 高阳狂客 高枕而守 高枕而王 高筑债台 高自标致 高宗彤日 羔酒自劳 羔羊之节 羔羊之素 膏肓之病 膏火自焚 膏粱人家 膏粱之润 膏粱之味 膏粱之性 膏粱之子 膏以明火 膏以明自销 膏腴之田 膏泽多丰年 膏泽之润 缟素发丧 缟縯之赠 缟衣綦巾 告厥成功 告老回乡 告身印纸 告之以危,而观其节 告坐之过 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割爱见遣 割臂为盟 割唇治鳞 割地赔款 割股啖腹 割股疗亲 割据江南 割袍断义 割取复生 割肉剜疮 割舍不得 割席分毡 割席绝交 歌喉宛转 歌容舞态 歌声宛转 歌舞吹弹 歌舞待旦 歌舞容态 歌兴台莱 革所当革 革已日乃孚 革职离任 革职留任 阁中咨访 格外施仁 格心之非 格致之学 隔江斗智 隔两尘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