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四 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卷四 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孝和皇帝讳肇,《谥法》曰:“不刚不柔曰和。”伏侯《古今注》曰:“肇之字曰始。肇音兆”臣贤案:许慎《说文》“肇音大可反,上讳也”。但伏侯、许慎并汉时人,而帝讳不同,盖应别有所据。肃宗第四子也。母梁贵人,为窦皇后所谮,忧卒,窦后养帝以为己子。建初七年,立为皇太子。

  章和二年二月壬辰,卽皇帝位,年十岁。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

  三月丁酉,改淮阳为陈国,今陈州。楚郡为彭城国,今徐州。西平幷汝南郡,西平,县,故柏子国也。在今豫州吴房县西北。六安复为庐江郡。卽今庐州庐江县西故舒城是。遗诏徙西平王羨为陈王,六安王恭为彭城王。

  癸卯,葬孝章皇帝于敬陵。在洛阳城东南三十九里。《古今注》曰:“陵周三百步,高六丈二尺。”

  庚戌,皇太后诏曰:“先帝以明圣,奉承祖宗至德要道,天下清静,庶事咸宁。今皇帝以幼年,茕茕在疚,疚,病也。杀茕然在忧病之中也。“茕”或作“嬛”。《诗·周颂》云:“嬛嬛在疚。”朕且佐助听政。外有大国贤王并为蕃屏,内有公卿大夫统理本朝,恭己受成,夫何忧哉!孔子曰:“舜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尚书》曰:“予小子垂拱仰成。”然守文之际,必有内辅以参听断。侍中宪,朕之元兄,行能兼备,忠孝尤笃,先帝所器,亲受遗诏,当以旧典辅斯职焉。宪固执谦让,节不可夺。今供养两宫,两宫谓帝宫、太后宫。宿衞左右,厥事已重,亦不可复劳以政事。故太尉邓彪,元功之族,三让弥高,元功谓高密侯禹也。彪父邯,中兴初有功,封鄳侯。父卒,彪让国异母弟凤。《论语》孔子曰:“太伯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郑玄注云:“太伯,周太王之长子,欲让其弟季历。太王有疾,太伯因适吴、越採药,太王薨而不返,季历为丧主,一让也。季历赴之,不来奔丧,二让也。终丧之后,遂断发文身,三让也。”彪让封弟,故以比之。鄳音莫杏反。海内归仁,为羣贤首,先帝襃表,欲以崇化。今彪聪明康彊,可谓老成黄耇矣。老成言老而有成德也。《诗·大雅》曰:“虽无老成人。”黄谓发落更生黄者。耇亦老也。《诗序》曰:“外尊事黄耇。”其以彪为太傅,赐爵关内侯,录尚书事,百官总己以听,古者君在谅闇,百官总己之职事以听於冢宰。录尚书事则冢宰之任也。朕庶几得专心内位。於戏!羣公其勉率百僚,各修厥职,爱养元元,绥以中和,称朕意焉。”

  辛酉,有司上奏:“孝章皇帝崇弘鸿业,德化普洽,垂意黎民,留念稼穑。文加殊俗,武畅方表,界惟人面,无思不服。巍巍荡荡,莫与比隆。“巍巍乎其有成功,荡荡乎人无能名焉。”孔子美帝尧之词,见《论语》。《周颂》曰:‘於穆清庙,肃雝显相。’清庙,文王庙也。於穆,歎美之词,言助祭者礼仪敬且和也。请上尊庙曰肃宗,共进《武德》之舞。”制曰:“可。”

  癸亥,陈王羨、彭城王恭、乐成王党、下邳王衍、梁王畅始就国。建初三年,章帝不忍与诸王乖离,皆留京师,今遣之国。

  夏四月丙子,谒高庙。丁丑,谒世祖庙。

  戊寅,诏曰:“昔孝武皇帝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武帝使孔仅、东郭咸阳乘传举行天下盐铁,作官府收利,私家更不得铸铁煮盐。以奉师旅之费。自中兴以来,匈奴未宾,永平末年,复修征伐。先帝卽位,务休力役,然犹深思远虑,安不忘危,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以防备不虞,宁安边境。而吏多不良,动失其便,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官如故事。《前书》音义曰:“县官谓天子。”其申勑刺史﹑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五月,京师旱。诏长乐少府桓郁侍讲禁中。长乐宫之少府也。郁,桓荣子也。

  冬十月乙亥,以侍中窦宪为车骑将军,伐北匈奴。

  安息国遣使献师子、扶拔。扶拔,解见《章纪》。

  永元元年春三月甲辰,初令郎官诏除者得占丞、尉,以比秩为眞。《汉官仪》曰:“羽林郎出补三百石丞、尉自占。丞、尉小县三百石,其次四百石,比秩为眞,皆所以优之。”

  夏六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今在朔方窳浑县北。阚駰《十三州志》云:“窳浑县有大道,西北出鸡鹿塞。”窳音羊主反。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稒阳,县,属五原郡,故城在今胜州银城县界。稒音固。南单于出满夷谷,满夷谷,阙。与北匈奴战於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鞮音丁兮反。奉奏贡献。

  秋七月乙未,会稽山崩。

  闰月丙子,诏曰:“匈奴背叛,为害久远。赖祖宗之灵,师克有捷,丑虏破碎,遂扫厥庭,《诗》曰:“仍执丑虏。”庭谓单于所常居也。役不再籍,犹言不籍再举。万里清荡,非朕小子眇身所能克堪。有司其案旧典,告类荐功,以章休烈。”类,祭天也。《书》曰:“类于上帝。”荐,进也,以功进告於天。

  九月庚申,以车骑将军窦宪为大将军,以中郎将刘尚为车骑将军。

  冬十月,令郡国?刑输作军营。其徙出塞者,刑虽未竟,皆免归田里。

  庚子,阜陵王延薨。

  是岁,郡国九大水。

  二年春正月丁丑,大赦天下。

  二月壬午,日有食之。《东观记》曰:“史官不觉,涿郡言之。”

  己亥,复置西河、上郡属国都尉官。《前书》西河郡美稷县、上郡龟兹县并有属国都尉,其秩比二千石。《十三州志》曰:“典属国,武帝置,掌纳匈奴降者也,哀帝省幷大鸿胪。”故今复置之。

  夏五月庚戌,分太山为济北国,分乐成、涿郡、勃海为河闲国。丙辰,封皇弟寿为济北王,开为河闲王,淑为城阳王,绍封故淮阳王昞子侧为常山王。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布各有差。

  己未,遣副校尉阎磐讨北匈奴,取伊吾卢地。

  丁卯,绍封故齐王晃子无忌为齐王,北海王睦子威为北海王。

  车师前后王并遣子入侍。车师有后王、前王,前王卽后王之子,其庭相去五百里。

  月氏国遣兵攻西域长史班超,超击降之。

  六月辛卯,中山王焉薨。

  秋七月乙卯,大将军窦宪出屯凉州。九月,北匈奴遣使称臣。

  冬十月,遣行中郎将班固报命南单于。遣左谷蠡王师子左谷蠡,匈奴王号,师子其名也。谷音鹿。蠡音离。出鸡鹿塞,击北匈奴於河云北,大破之。

  三年春正月甲子,皇帝加元服,元,首也。谓加冠於首。仪礼:“冠者先筮日,后筮宾。”《东观记》曰:“时太后诏袁安为宾,赐束帛、乘马。”赐诸侯王、公、将军、特进、《汉官仪》曰:“诸侯功德优盛,朝廷所敬异者,赐位特进,在三公下。”中二千石、列侯、宗室子孙在京师奉朝请者黄金,奉朝请,无员,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汉律》:“春曰朝,秋曰请。”将、大夫、郎吏、从官帛。将谓五官及左右郎将也。大夫谓光禄、太中、中散、谏议大夫也。《十三州志》曰:“大夫皆掌顾问、应对、言议。夫之言扶也,言能扶持君父也。”赐民爵及粟帛各有差,大酺五日。郡国中都官系囚死罪赎缣,至司寇及亡命,各有差。庚辰,赐京师民酺,布两户共一匹。

  二月,大将军窦宪遣左校尉耿夔出居延塞,居延,县,属张掖郡,居延泽在东北。武帝使伏波将军路博德筑遮虏障於居延城。围北单于於金微山,大破之,获其母阏氏。阏氏,匈奴后之号也,音焉支。

  夏六月辛卯,尊皇太后母比阳公主东海恭王彊女。为长公主。

  辛丑,阜陵王种薨。阜陵王延之子。

  冬十月癸未,行幸长安。诏曰:“北狄破灭,名王仍降,仍,频也。西域诸国,纳质内附,岂非祖宗迪哲重光之鸿烈欤?迪,蹈也。言由祖宗蹈履明智,有重光累圣之德,成此大业也。《书》曰“兹四人迪哲”,又曰“宣重光”也。寤寐歎息,想望旧京。其赐行所过二千石长吏已下及三老、官属钱帛,各有差;鳏﹑寡﹑孤﹑独﹑笃{疒/夂/一/生}、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

  十一月癸卯,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诏曰:“高祖功臣,萧、曹为首,有传世不绝之义。曹相国后容城侯无嗣。朕望长陵东门,见二臣之垄,《东观记》曰:“萧何墓在长陵东司马门道北百步。”《庙记》云:“曹参冢在长陵旁道北,近萧何冢。”循其远节,每有感焉。忠义获宠,古今所同。可遣使者以中牢祠,大鸿胪求近亲宜为嗣者,须景风绍封,以章厥功。”续汉志曰:“大鸿胪掌封拜诸侯及其嗣。”《春秋考异邮》曰:“夏至四十五日,景风至,则封有功也。”

  十二月,复置西域都护、骑都尉、戊己校尉官。

  庚辰,至自长安,减?刑徒从驾者刑五月。

  四年春正月,北匈奴右谷蠡王於除鞬自立为单于,款塞乞降。於除鞬,其名也。鞬音九言反。遣大将军左校尉耿夔授玺绶。《东观记》曰:“赐玉具劎,羽盖车一驷,中郎将持节衞护焉。”

  三月癸丑,司徒袁安薨。闰月丁丑,太常丁鸿为司徒。

  夏四月丙辰,大将军窦宪还至京师。

  六月戊戌朔,日有食之。丙辰,郡国十三地震。

  窦宪潜图弑逆。庚申,幸北宫。诏收捕宪党射声校尉郭璜,郭况子也。《东观记》“璜”作“瑝”,音同。璜子侍中举,衞尉邓叠,叠弟步兵校尉磊,皆下狱死。使谒者仆射续汉书曰“谒者仆射一人,秩千石,为谒者台率,主谒者。天子出,奉引”也。收宪大将军印绶,遣宪及弟笃、景就国,到皆自杀。

  是夏,旱,蝗。

  秋七月己丑,太尉宋由坐党宪自杀。

  八月辛亥,司空任隗薨。任光子也。

  癸丑,大司农尹睦为太尉,录尚书事。录谓总领之也。录尚书自牟融始也。

  丁巳,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穀各有差。

  冬十月己亥,宗正刘方为司空。

  十二月壬辰,诏:“今年郡国秋稼为旱蝗所伤,其什四以上勿收田租、刍槀;有不满者,以实除之。”所损十不满四者,以见损除也。

  武陵零陵澧中蛮叛。烧当羌寇金城。

  五年春正月乙亥,宗祀五帝於明堂,遂登灵台,望云物。大赦天下。

  戊子,千乘王伉薨。

  辛卯,封皇弟万岁为广宗王。广宗,县名,今贝州宗城县。隋炀帝讳广,故改为宗城。

  二月戊戌,诏有司省减内外厩及凉州诸苑马。《说文》曰:“厩,马舍也。”《汉官仪》曰:“未央大厩,长乐、承华等厩令,皆秩六百石。”又云:“牧师诸菀三十六所,分置西北边,分养马三十万头。”自京师离宫果园上林广成囿悉以假贫民,恣得采捕,不收其税。

  丁未,诏曰:“去年秋麦入少,恐民食不足。其上尤贫不能自给者户口人数。往者郡国上贫民,以衣履釜{兟/鬲}为赀,而豪右得其饶利。{兟/鬲}音寻。《方言》曰:“甑,自关而东谓之{兟/鬲}。”贫人旣计釜甑以为资财,惧於役重,多卽卖之,以避科税。豪富之家乘贱买,故得其饶利。诏书实覈,《说文》云:“覈,考实事也。”欲有以益之,而长吏不能躬亲,反更徵召会聚,令失农作,愁扰百姓。若复有犯者,二千石先坐。”

  甲寅,太傅邓彪薨。

  戊午,陇西地震。

  三月戊子,诏曰:“选举良才,为政之本。科别行能,必由乡曲。《周礼》:“乡大夫掌其乡之政教,考其德行,察其道蓺,三年而举贤能者於王。”而郡国举吏,不加简择,故先帝明勑在所,令试之以职,乃得充选。《汉官仪》曰:“建初八年十二月己未,诏书辟士四科:一曰德行高妙,志节清白;二曰经明行脩,能任博士;三曰明晓法律,足以决疑,能案章覆问,文任御史;四曰刚毅多略,遭事不惑,明足照奸,勇足决断,才任三辅令。皆存孝悌清公之行。自今已后,审四科辟召,及刺史、二千石察举茂才尤异孝廉吏,务实校试以职。有非其人,不习曹事,正举者故不以实法。”又德行尤异,不须经职者,别署状上。而宣布以来,出入九年,二千石曾不承奉,恣心从好,司隶、刺史讫无纠察。讫,竟也。今新蒙赦令,且复申勑,后有犯者,显明其罚。在位不以选举为忧,督察不以发觉为负,负亦忧也。非独州郡也。是以庶官多非其人。下民被奸邪之伤,由法不行故也。”

  庚寅,遣使者分行贫民,举实流宂,宂,散也。流散者举案其实而给之。开仓赈禀三十余郡。

  夏四月壬子,封阜陵王种兄鲂为阜陵王。种无嗣,故以鲂袭也。

  六月丁酉,郡国三雨雹。《东观记》曰:“大如鴈子。”

  秋九月辛酉,广宗王万岁薨,无子,国除。

  匈奴单于於除鞬叛,遣中郎将任尚讨灭之。

  壬午,令郡县劝民蓄蔬食以助五穀。蓄,积也。其官有陂池,令得采取,勿收假税二岁。假犹租赁。

  冬十月辛未,太尉尹睦薨。《汉官仪》曰:“睦字伯师,巩人。”十一月乙丑,太仆张酺为太尉。

  是岁,武陵郡兵破叛蛮,降之。护羌校尉贯友讨烧当羌,羌乃遁去。南单于安国叛,骨都侯喜斩之。

  六年春正月,永昌徼外夷遣使译献犀牛、大象。

  己卯,司徒丁鸿薨。

  二月乙未,遣谒者分行禀贷三河、兖、冀、青州贫民。

  许阳侯马光自杀。《东观记》曰:“光前坐党附窦宪,归国,为宪客奴所诬告,乃自杀。”

  丁未,司空刘方为司徒,太常张奋为司空。

  三月庚寅,诏流民所过郡国皆实禀之,其有贩卖者勿出租税,汉循周法,商贾有税,流人贩卖,故矝免之。又欲就贱还归者,复一岁田租、更赋。复音福。

  丙寅,诏曰:“朕以眇末,承奉鸿烈。阴阳不和,水旱违度,济河之域,凶馑流亡,《尚书》曰“济河惟兖州”,言东南据济,西北距河。而未获忠言至谋,所以匡救之策。寤寐永歎,用思孔疚。孔,甚也。疚,病也。《诗》云:“忧心孔疚。”惟官人不得於上,黎民不安于下,有司不念宽和,而竞为苛刻,覆案不急,以妨民事,不急谓非要。甚非所以上当天心,下济元元也。思得忠良之士,以辅朕之不逮。其令三公、中二千石、二千石、内郡守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人。昭巖穴,披幽隐,遣诣公车,《前书》音义曰:“公车,署名也,公车所在,故以名焉。”《汉官仪》曰:“公车令一人,秩六百石,掌殿门。诸上书诣阙下者,皆集奏之;凡所徵召,亦总领之。”朕将悉听焉。”帝乃亲临策问,选补郎吏。

  夏四月,蜀郡徼外羌率种人遣使内附。

  五月,城阳王淑薨。无子,国除。章帝子也。

  六月己酉,初令伏闭尽日。《汉官旧仪》曰:“伏日万鬼行,故尽日闭,不干它事。”

  秋七月,京师旱。诏中都官徒各除半刑,讁其未竟,五月已下皆免遣。丁巳,幸洛阳寺,寺,官舍也。《风俗通》云:“寺,嗣也。理事之吏,嗣续於其中。”录囚徒,举冤狱。收洛阳令下狱抵罪,司隶校尉、河南尹皆左降。未及还宫而澍雨。

  西域都护班超大破焉耆、尉犁,斩其王。自是西域降服,纳质者五十余国。

  南单于安国从弟子逢侯率叛胡亡出塞。九月癸丑,以光禄勳邓鸿行车骑将军事,与越骑校尉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使匈奴中郎将杜崇讨之。冬十一月,护乌桓校尉任尚率乌桓、鲜卑,大破逢侯,阚駰《十三州志》曰:“护乌丸,拥节,秩比二千石,武帝置,以护内附乌丸,旣而幷於匈奴中郎将。中兴初,班彪上言宜复此官,以招附东胡,乃复更置焉。”冯柱遣兵追击。复破之。

  诏以勃海郡属冀州。

  武陵漊中蛮叛,郡兵讨平之。

  七年春正月,行车骑将军邓鸿、度辽将军朱徽、中郎将杜崇皆下狱死。时南单于安国与崇不相平,乃上书告崇。崇令断其章,缘此惊叛,安国卒见杀。帝后知之,皆徵下狱。

  夏四月辛亥朔,日有食之。帝引见公卿问得失,令将、大夫、御史、谒者、博士、议郎、郎官会廷中,各言封事。《十三州志》曰:“侍御史,周官,卽柱下史。秩六百石,掌注记言行,纠诸不法,员十五人。出有所案,则称使者焉。谒者,秦官也。员七十人,皆选孝廉年未五十,晓解傧赞者。岁尽拜县令、长及都官府丞、长史。博士,秦官。博通古今,秩皆六百石。孝武初置《五经》博士,后稍增至十四员。取聪明威重者一人为祭酒,主领焉。议郎、郎官,皆秦官也。宂无所掌,秩六百石或四百石。”诏曰:“元首不明,化流无良,政失於民,讁见于天。讁,谴责也。《礼》曰:“阳事不得,讁见於天,日为之食。”深惟庶事,五教在宽,是以旧典因孝廉之举,以求其人。武帝元光元年,董仲舒初开其议,诏郡国举孝廉各一人。有司详选郎官宽博有谋才任典城者三十人。”任,堪也,音仁林反。旣而悉以所选郎出补长、相。长,县长;相,侯相也。《十三州志》云:“县为侯邑,则令、长为相,秩随令、长本秩。”

  五月辛卯,改千乘国为乐安国。千乘故城在今淄州高苑县北。乐安故城在今青州博昌县南。

  六月丙寅,沛王定薨。

  秋七月乙巳,易阳地裂。易阳,县,在易水之阳,今易州也。九月癸卯,京师地震。

  八年春二月己丑,立贵人阴氏为皇后。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一级;鳏﹑寡﹑孤﹑独﹑笃{疒/夂/一/生}、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夏四月癸亥,乐成王党薨。

  甲子,诏赈贷幷州四郡贫民。

  五月,河内、陈留蝗。

  南匈奴右温禺犊王叛,为寇。秋七月,行度辽将军庞奋、越骑校尉冯柱追讨之,斩右温禺犊王。

  车师后王叛,击其前王。

  八月辛酉,饮酎。诏郡国中都官系囚减死一等,诣敦煌戍。其犯大逆,募下蚕室;其女子宫。自死罪已下,至司寇及亡命者入赎,各有差。

  九月,京师蝗。吏民言事者,多归责有司。诏曰:“蝗虫之异,殆不虚生,《礼记·月令》曰:“孟夏行春令,则蝗虫为灾。”《洪范五行传》曰:“贪利伤人,则蝗虫损稼。”万方有罪,在予一人,而言事者专咎自下,非助我者也。朕寤寐恫矝,思弭忧衅。《尚书》曰:“恫矝乃身。”孔安国注曰:“恫,痛也。矝,病也。言如痛病在身,欲除之也。”矝音古顽反。昔楚严无灾而惧,解见《明纪》。成王出郊而反风。成王疑周公,天乃大风,禾则尽偃;王乃出郊祭,天乃反风起禾。事见《尚书》。将何以匡朕不逮,以塞灾变?百僚师尹勉修厥职,刺史、二千石详刑辟,理冤虐,恤鳏寡,矝孤弱,思惟致灾兴蝗之咎。”

  庚子,复置广阳郡。高帝时燕国也,昭帝元凤元年为广阳郡,宣帝本始元年更为国也。

  冬十月乙丑,北海王威有罪自杀。北海,郡,今青州县。

  十二月辛亥,陈王羨薨。

  丁巳,南宫宣室殿火。

  九年春正月,永昌徼外蛮夷及掸国重译奉贡。掸音擅。《东观记》作“擅”,俗本以“禅”字相类或作“禅”者,误也。《说文》曰:“译,传四夷之语也。”

  三月庚辰,陇西地震。

  癸巳,济南王康薨。

  西域长史王林击车师后王,斩之。

  夏四月丁卯,封乐成王党子巡为乐成王。

  六月,蝗、旱。戊辰,诏:“今年秋稼为蝗虫所伤,皆勿收租、更、刍槀;若有所损失,以实除之,余当收租者亦半入。其山林饶利,陂池渔採,以赡元元,勿收假税。”秋七月,蝗虫飞过京师。

  八月,鲜卑寇肥如,肥如,县,属辽西郡。《前书》音义曰:“肥子奔燕,封於此。”今平州也。辽东太守祭参下狱死。《东观记》曰:“鲜卑千余骑攻肥如城,杀略吏人,祭参坐沮败,下狱诛。”

  闰月辛巳,皇太后窦氏崩。丙申,葬章德皇后。

  烧当羌寇陇西,杀长吏,遣行征西将军刘尚、越骑校尉赵世等讨破之。

  九月庚申,司徒刘方策免,自杀。

  甲子,追尊皇妣梁贵人为皇太后。冬十月乙酉,改葬恭怀梁皇后于西陵。《谥法》曰:“正德美容曰恭,执义扬善曰怀。”《东观记》曰:“改殡承光宫,仪比敬园。初,后葬有阙,窦后崩后,乃议改葬。”

  十一月癸卯,光禄勳河南吕盖为司徒。盖字君上,宛陵人也。十二月丙寅,司空张奋罢。壬申,太仆韩稜为司空。

  己丑,复置若卢狱官。《前书》曰,若卢狱属少府。《汉旧仪》曰“主鞫将相大臣”也。

  十年春三月壬戌,诏曰:“隄防沟渠,所以顺助地理,通利壅塞。《礼记·月令》曰:“季春之月,修利堤隄,导达沟渎,开通道路,无有障塞。”今废慢懈□,不以为负。刺史、二千石其随宜疏导。勿因缘妄发,以为烦扰,将显行其罚。”

  夏五月,京师大水。《东观记》曰:“京师大雨,南山水流出至东郊,坏人庐舍。”

  秋七月己巳,司空韩稜薨。八月丙子,太常太山巢堪为司空。堪字次郎,太山南城人。

  九月庚戌,复置廪牺官。《汉官仪》曰“廪牺令一人,秩六百石”也。

  冬十月,五州雨水。

  十二月,烧当羌豪迷唐等率种人诣阙贡献。

  戊寅、梁王畅薨。

  十一年春二月,遣使循行郡国,禀贷被灾害不能自存者,令得渔采山林池泽,不收假税。

  丙午,诏郡国中都官徒及笃{疒/夂/一/生}老小女徒各除半刑,其未竟三月者,皆免归田里。

  夏四月丙寅,大赦天下。

  己巳,复置右校尉官。《东观记》曰:“置在西河鹄泽县。”

  秋七月辛卯,诏曰:“吏民踰僭,厚死伤生,是以旧令节之制度。顷者贵戚近亲,百僚师尹,莫肯率从,有司不举,怠放日甚。又商贾小民,或忘法禁,奇巧靡货,流积公行。其在位犯者,当先举正。巿道小民,但且申明宪纲,勿因科令,加虐羸弱。”

  十二年春二月,旄牛徼外白狼、貗薄夷率种人内属。阚駰《十三州志》曰:“旄牛县属蜀郡。”《前书》曰,旄牛所出,岁贡其尾,以为节旄。

  诏贷被灾诸郡民种粮。赐下贫、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及郡国流民,听入陂池渔采,以助蔬食。

  三月丙申,诏曰:“比年不登,百姓虚匮。匮,乏也。京师去冬无宿雪,以其经冬,故言宿也。今春无澍雨,黎民流离,困於道路。朕痛心疾首,靡知所济。‘瞻仰昊天,何辜今人?’《诗·大雅》周宣王遇旱之诗。言今人何罪,而天令饥馑乎?三公朕之腹心,而未获承天安民之策。数诏有司,务择良吏。今犹不改,竞为苛暴,侵愁小民,以求虚名,委任下吏,假埶行邪。是以令下而奸生,禁至而诈起。董仲舒曰:“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巧法析律,饰文增辞,《礼记·王制》曰“析言破律”也。货行於言,罪成乎手,朕甚病焉,公卿不思助明好恶,将何以救其咎罚?咎罚旣至,复令灾及小民。若上下同心,庶或有瘳。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疒/夂/一/生}、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

  壬子,赐博士员弟子在太学者布,人三匹。武帝时置博士弟子,太常择人年十八以上,仪状端正者补焉。昭帝增员满百人,宣帝倍之,元帝更设员千人,成帝更增员三千人。

  夏四月,日南象林蛮夷反,象林,县,属日南郡,今郁林州。郡兵讨破之。

  闰月,脤贷敦煌、张掖、五原民下贫者穀。

  戊辰,秭归山崩。秭归,县,属南郡,古之夔国,今归州也。袁山松曰:“屈原此县人,旣被流放,忽然蹔归,其姊亦来,因名其地为秭归。”秭亦姊也。《东观记》曰:“秭归山高四百余丈,崩填谿水,厌杀百余人。”

  六月,舞阳大水,赐被水灾尤贫者穀,人三斛。

  秋七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九月戊午,太尉张酺免。丙寅,大司农张禹为太尉。

  冬十一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国遣使内附,赐其王金印紫绶。

  是岁,烧当羌复叛。

  十三年春正月丁丑,帝幸东观,览书林,阅篇籍,博选术蓺之士以充其官。

  二月,任城王尚薨。

  丙午,赈贷张掖、居延、朔方、日南贫民及孤、寡、羸弱不能自存者。

  秋八月,诏象林民失农桑业者,赈贷种粮,禀赐下贫穀食。

  己亥,北宫盛馔门阁火。

  护羌校尉周鲔击烧当羌,破之。

  荆州雨水。九月壬子,诏曰:“荆州比岁不节,今兹淫水为害,《淮南子》曰:“女娲积芦灰以止淫水。”高诱注云:“平地出水为淫水。”余虽颇登,而多不均浃,浃,洽。深惟四民农食之本,惨然怀矜。其令天下半入今年田租、刍槀;有宜以实除者,如故事。贫民假种食,皆勿收责。”

  冬十一月,安息国遣使献师子及条枝大爵。《西域传》曰:“安息国居和犊城,去洛阳二万五千里。条支国临西海,出师子、大雀。”郭义恭《广志》曰:“大爵,颈及身膺蹄都似橐驼,举头高八九尺,张翅丈余,食大麦,其卵如甕,卽今之驼鸟也。”

  丙辰,诏曰:“幽、幷、凉州户口率少,边役众剧,束脩良吏,进仕路狭。抚接夷狄,以人为本。其令缘边郡口十万以上岁举孝廉一人,不满十万二岁举一人,五万以下三岁举一人。”

  鲜卑寇右北平,遂入渔阳,渔阳太守击破之。

  戊辰,司徒吕盖罢。十二月丁丑,光禄勳鲁恭为司徒。

  辛卯,巫蛮叛,寇南郡。巫,县,属南郡,故城在今夔州巫山县也。

  十四年春二月乙卯,东海王政薨。

  缮修故西海郡,平帝时金城塞外羌献地,以为西海郡也。光武建武中省金城入陇西郡,至是复缮修之。金城卽今兰州县也。徙金城西部都尉以戍之。

  三月戊辰,临辟雍,飨射,大赦天下。

  夏四月,遣使者督荆州兵讨巫蛮,破降之。

  庚辰,赈贷张掖﹑居延﹑敦煌﹑五原﹑汉阳﹑会稽流民下贫穀,各有差。

  五月丁未,初置象林将兵长史官。阚駰《十三州志》曰:“将兵长史居在日南郡,又有将兵司马,去雒阳九千六百三十里。”

  六月辛卯,废皇后阴氏,后父特进纲自杀。

  秋七月甲寅,诏复象林县更赋﹑田租﹑刍槀二岁。

  壬子,常山王侧薨。

  是秋,三州雨水。冬十月甲申,诏:“兖﹑豫﹑荆州今年水雨淫过,多伤农功。其令被害什四以上皆半入田租﹑刍槀;其不满者,以实除之。”

  辛卯,立贵人邓氏为皇后。

  丁酉,司空巢堪罢。十一月癸卯,大司农徐防为司空。

  是岁,初复郡国上计补郎官。上计,今计吏也。《前书》音义曰:“旧制,使郡丞奉岁计,武帝元朔中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与计偕,拜为郎中。”中废,今复之。

  十五年春闰月乙未,诏流民欲还归本而无粮食者,过所实禀之,疾病加致医药;其不欲还归者,勿强。

  二月,诏禀贷颍川﹑汝南﹑陈留﹑江夏﹑梁国﹑敦煌贫民。《前书》音义曰:“陈留本郑邑也,后为陈所幷,故曰陈留。”今汴州县也。江夏郡,高帝置。沔水自江别至南郡华容为夏水,过郡入江,故曰江夏。

  夏四月甲子晦,日有食之。五月戊寅,南阳大风。

  六月,诏令百姓鳏寡渔采陂池,勿收假税二岁。

  秋七月丙寅,济南王错薨。错音七故反。

  复置涿郡故安铁官续汉书曰:“其郡县有盐官﹑铁官者,随事广狭,置令﹑长及丞,秩次皆如县也。”

  九月壬午,南巡狩,清河王庆﹑济北王寿﹑河闲王开并从。赐所过二千石长吏以下﹑三老﹑官属及民百年者钱布,各有差。是秋,四州雨水。冬十月戊申,幸章陵,祠旧宅。癸丑,祠园庙,会宗室於旧庐,劳赐作乐。戊午,进幸云梦,临汉水而还。云梦,今安州县也,卽在云梦泽中。十一月甲申,车驾还宫,赐从臣及留者公卿以下钱布,各有差。

  十二月庚子,琅邪王宇薨。

  有司奏,以为夏至则微阴起,靡草死,可以决小事。《礼记·月令》曰:“孟夏之月,靡草死,麦秋至,断薄刑,决小罪。”郑玄注云:“靡草,荠﹑亭历之属。”臣贤案:五月一阴爻生,可以言微阴,今《月令》云“孟夏”,乃是纯阳之月;此言“夏至”者,与《月令》不同。

  是岁,初令郡国以日北至案薄刑。

  十六年春正月己卯,诏贫民有田业而以匮乏不能自农者,贷种粮。

  二月己未,诏兖﹑豫﹑徐﹑冀四州比年雨多伤稼,禁沽酒。夏四月,遣三府掾分行四州,贫民无以耕者,为雇犂牛直。

  五月壬午,赵王商薨。

  秋七月,旱。戊午,诏曰:“今秋稼方穗而旱,云雨不霑,疑吏行惨刻,不宣恩泽,妄拘无罪,幽闭良善所致。其一切囚徒於法疑者勿决,以奉秋令。《礼记·月令》曰:“孟秋之月,命有司修法制,缮囹圄,具桎梏,断薄刑,决小罪。”方察烦苛之吏,显明其罚。”

  辛酉,司徒鲁恭免。庚午,光禄勳张酺为司徒。

  辛巳,诏令天下皆半入今年田租﹑刍槀;其被灾害者,以实除之。贫民受贷种粮及田租﹑刍槀﹑皆勿收责。

  八月己酉,司徒张酺薨。冬十月辛卯,司空徐防为司徒,大鸿胪陈宠为司空。

  十一月己丑,行幸缑氏,登百岯山,卽柏岯山也,在洛州缑氏县南。《尔雅》云“山一成曰岯”,《东观记》作“坯”,并音平眉反,流俗本或作“杯”者,误也。赐百官从臣布,各有差。

  北匈奴遣使称臣贡献。

  十二月,复置辽东西部都尉官。西部都尉,安帝时以为属国都尉,在辽东郡昌黎城也。

  元兴元年春正月戊午,引三署郎召见禁中,《汉官仪》:“三署谓五官署也,左﹑右署也,各置中郎将以司之。郡国举孝廉以补三署郎,年五十以上属五官,其次分在左﹑右署,凡有中郎﹑议郎﹑侍郎﹑郎中四等,无员。”禁中者,门户有禁,非侍御者不得入,故谓禁中。选除七十五人,补谒者﹑长﹑相。

  高句骊寇郡界。

  夏四月庚午,大赦天下,改元元兴。宗室以罪绝者,悉复属籍。

  五月癸酉,雍地裂。《东观记》曰“右扶风雍地裂”,流俗本“雍”下有“州”者,误也。

  秋九月,辽东太守耿夔击貊人,破之。

  冬十二月辛未,帝崩于章德前殿,年二十七。立皇子隆为皇太子。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疒/夂/一/生}﹑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

  自窦宪诛后,帝躬亲万机。每有灾异,辄延问公卿,极言得失。前后符瑞八十一所,自称德薄,皆抑而不宣。旧南海献龙眼﹑荔支,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南海,郡,秦置,今广州县也。广雅曰:“益智,龙眼也。”《交州记》曰:“龙眼树高五六丈,似荔支而小。”《广州记》曰:“子似荔支而员,七月熟。荔支树高五六丈,大如桂树,实如鸡子,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醋者,至日禺中,翕然俱赤,卽可食。”置谓驿也。奔腾阻险,死者继路。时临武长汝南唐羌,县接南海,临武,县,属桂阳郡,今郴州县也。乃上书陈状。帝下诏曰:“远国珍羞,本以荐奉宗庙。苟有伤害,岂爱民之本。其勑太官勿复受献。”由是遂省焉。《谢承书》曰:“唐羌字伯游,辟公府,补临武长。县接交州,旧献龙眼﹑荔支及生鲜,献之,驿马昼夜传送之,至有遭虎狼毒害,顿仆死亡不绝。道经临武,羌乃上书谏曰:‘臣闻上不以滋味为德,下不以贡膳为功,故天子食太牢为尊,不以果实为珍。伏见交阯七郡献生龙眼等,鸟惊风发。南州土地,恶虫猛兽不绝於路,至於触犯死亡之害。死者不可复生,来者犹可救也。此二物升殿,未必延年益寿。’帝从之。章报,羌卽弃官还家,不应徵召,着《唐子》三十余篇。”

  论曰:自中兴以后,逮于永元,虽颇有?张,而俱存不扰,是以齐民岁增,闢土世广。齐,平也。偏师出塞,则漠北地空;都护西指,则通译四万。《西域传》曰:“班超定西域五十余国,皆降服,西至海濒,四万里,皆重译贡献。”岂其道远三代,术长前世?将服叛去来,自有数也?

  孝殇皇帝讳隆,《谥法》曰:“短折不成曰殇。”《古今注》曰:“隆之字曰盛。”和帝少子也。元兴元年十二月辛未夜,卽皇帝位,时诞育百余日。诞,大也。《诗·大雅》:“诞弥厥月,先生如达。”郑玄注云:“大矣后稷之在其母怀也,终人道十月而生。”《诗》又云:“载生载育。”育,长也,达音它末反。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仪见《皇后纪》。

  北匈奴遣使称臣,诣敦煌奉献。

  延平元年春正月辛卯,太尉张禹为太傅。司徒徐防为太尉,参录尚书事,百官总己以听。封皇兄胜为平原王。癸卯,光禄勳梁鲔为司徒。《汉官仪》曰:“鲔字伯元,河东平阳人也。”

  三月甲申,葬孝和皇帝于慎陵,在洛阳东南三十里。俗本作“顺”者,误。尊庙曰穆宗。

  丙戌,清河王庆、济北王寿、河闲王开、常山王章始就国。

  夏四月庚申,诏罢祀官不在祀典者。《东观记》曰:“邓太后雅性不好淫祀。”

  鲜卑寇渔阳,渔阳太守张显追击,战没。

  丙寅,以虎贲中郎将邓骘为车骑将军。

  司空陈宠薨。

  五月辛卯,皇太后诏曰:“皇帝幼沖,承统鸿业,朕且权佐助听政,兢兢寅畏,寅,敬也。不知所济。深惟至治之本,道化在前,刑罚在后。将稽中和,广施庆惠,与吏民更始。其大赦天下。自建武以来诸犯禁锢,诏书虽解,有司持重,多不奉行,其皆复为平民。”

  壬辰,河东垣山崩。垣,县,今绛州县也。《古今注》曰:“山崩长七丈,广四丈。”

  六月丁未,太常尹勤为司空。

  郡国三十七雨水。己未,诏曰:“自夏以来,阴雨过节,煗气不效,效犹验也。将有厥咎。寤寐忧惶,未知所由。昔夏后恶衣服,菲饮食,孔子曰‘吾无闲然’。菲,薄也。闲,非也。今新遭大忧,且岁节未和,彻膳损服,庶有补焉。其减太官、导官、尚方、内署诸服御珍膳靡丽难成之物。”太官令,周官也,秩千石,典天子厨膳。导官,掌择御米。导,择也。尚方,掌作御刀劔诸器物;内署,掌内府衣物。秩皆六百石。并见续汉书。

  丁卯,诏司徒、大司农、长乐少府曰:“朕以无德,佐助统政,夙夜经营,惧失厥衷。思惟治道,由近及远,先内后外。自建武之初以至于今,八十余年,宫人岁增,房御弥广。又宗室坐事没入者,犹託名公族,甚可愍焉。今悉免遣,及掖庭宫人,皆为庶民,以抒幽隔郁滞之情。抒,舒也,食汝反。诸官府、郡国、王侯家奴婢姓刘及疲{疒/夂/一/生}羸老,皆上其名,务令实悉。”

  秋七月庚寅,勑司隶校尉、部刺史秦有监御史,监诸郡,汉兴省之,但遣丞相史分刺诸州,无有常官。孝武帝初置刺史十三人,秩六百石;成帝更为牧,秩二千石。建武十八年复为刺史,十二人,各主一州,其一州属司隶校尉。诸州常以八月巡行所部郡国,录囚徒,考殿最。初岁尽诣京都奏事,中兴但因计吏。见续汉书。曰:“夫天降灾戾,应政而至。闲者郡国或有水灾,妨害秋稼。朝廷惟咎,忧惶悼惧。而郡国欲获丰穰虚饰之誉,遂覆蔽灾害,多张垦田,不揣流亡,揣音初委反。竞增户口,掩匿盗贼,令奸恶无惩,署用非次,选举乖宜,贪苛惨毒,延及平民。平民谓善人也。《书》曰:“延及于平人。”刺史垂头塞耳,阿私下比,‘不畏于天,不愧于人’。《诗小雅》也。假贷之恩,不可数恃,自今以后,将纠其罚。二千石长吏其各实覈所伤害,为除田租、刍槀。”

  八月辛亥,帝崩。癸丑,殡于崇德前殿。年二岁。

  赞曰:孝和沈烈,率由前则。王赫自中,赐命彊慝。慝,恶也。谓诛窦宪等。抑没祥符,登显时德。谓用邓彪等委政也。殇世何早,平原弗克。平原王胜以固疾不得立也。《左传》曰:“弗克负荷。”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南溪書院志四卷 翠娛閣評選行笈必攜詞菁二卷 丹鉛總錄二十七卷 條陳要政一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總目二卷 萬勝車營五卷 正覺樓叢刻二十九種 重訂王鳳洲先生綱鑑會纂四十六卷 浙游草二卷 羅經差一卷 武林藏書錄三卷首一卷 天神會課 齊山巖洞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攝生衆妙方十一卷 理虛元鑑五卷 [光緒]永嘉縣志三十八卷首一卷 養一齋詩集八卷 漢書一百卷 南軒易說二卷 古文辭類篹七十五卷 唐陸宣公集二十二卷 漁石集四卷 大生要旨五卷 如園架上書鈔目不分卷 中日條約 校經堂初集四卷 宋四家詞選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解注一卷 虛白山房駢體文二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左傳選十四卷 東西洋考十二卷 吳縣王仁俊讀爾雅日記一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集一卷首一卷 讀杜心解六卷首二卷 說文段注撰要九卷 北魏刁遵墓志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八十卷首一卷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懸談二十八卷 積古齋鐘鼎彜器款識十卷 說文解字三十二卷 古謠諺一百卷 俯拾即是十五卷 書經旁訓四卷 劉鉅鄉試硃卷 樞垣紀略二十八卷 南洋勸業會審查得獎名冊 四裔編年表四卷 武帝全書十八卷首一卷 宜稼堂叢書七種 籌算蒙課一卷 宋元通鑑一百五十七卷 張氏適園叢書初集 傅青主先生年譜一卷 歷代帝王法帖釋文十卷 留青新集三十卷 增訂教案彙編六卷首一卷 說文部目便讀一卷 宜稼堂叢書七種 安福歐陽氏五修族譜□□卷 蘇東坡全集 噴火縱火武器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兵器論叢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春秋時期的步兵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炮兵的觀察偵察_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砲兵攝影偵察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熱愛海洋參加海軍_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蘇軍簡史_中國人民大學.djvu 蘇聯軍隊的光榮戰鬥歷程_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空潛戰_海洋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海戰水戰史話_海洋出版社北京.djvu 登陸戰與登陸戰艦艇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海軍戰略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艦載武器導論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潛艇發展史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海上堡壘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強大的斯大林空軍_作家書屋上海.djvu 防空建築學_大朹書局上海.djvu 小學史地研究_新華書店.djvu 史地教學.djvu 文史通義_商務印書館.djvu 文史通義_世界書局.djvu 中國史學通論_獨立出版社重慶.djvu 為何不向歷史學習殷鑑不遠_軍事譯粹社.djvu 史學通論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歷史史料學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陳垣史源學雜文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史學與美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捍衛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歷史科學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哲學唯心主義與資產階級歷史思想的危機帝國主義時代歷史哲學批判綱要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朹洋樸素主義的民族和文明主義的社會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美國歷史協會主席演說集1949-1960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外國主要史學機構和部分歷史學家.djvu 史通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史學研究_開明書店.djvu 窮途末路的資產階級歷史哲學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元史論集.djvu 史的觀念論諸問題_巖波書店朹京.djvu 北大史學論叢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史通削繁上冊.djvu 北京市歷史學會第一第二屆年會論文選集1961年1962年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統一歐洲的神話與現實自拿破侖至今日_世界知識社北京.djvu 史學新探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資產階級歷史教學思想批判選輯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關於歷史評價問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關於歷史評價及其他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厚今薄古辯論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史論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史學研究論文集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史通評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論歷史人物評價問題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我國過渡時期底歷史階段性和特點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歷史人物的評價問題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個人和人民大眾在歷史上的作用_上海雜誌書報聯合發行上海.djvu 歷史之科學與哲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別林斯基的歷史觀點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人民是歷史創造者_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經濟史觀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赫爾岑的歷史觀點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歷史哲學概論_民主政治社南京.djvu 歷史哲學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歷史哲學綱要_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歷史哲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論人民群眾在歷史上的決定性作用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_新華書店上海.djvu 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問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問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論唯物主義的歷史觀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馬克思列寧主義論人民群眾在歷史上的作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歷史哲學教程_新中國書局.djvu 歷史哲學論叢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斯大林與蘇聯歷史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地理環境人口和社會發展的關係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地理環境與社會發展_棠棣出版社.djvu 中國歷史人物簡論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唯物史觀中國史_永祥印書館上海.djvu 文史通義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斯大林和歷史科學_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史學史概論_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史學史論集一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史學史論集二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史學史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史學史_國立編譯館.djvu 中國史學史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西洋史學史_商務印書館.djvu 中外歷史年表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中外歷史年表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外歷史年表公元前4500年-公元1918年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歐亞紀元合表.djvu 世界大事年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歷史中西曆對照年表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兩千年中西曆對照表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歷史紀年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現代史大事年表1917-1954_朹北師範大學長春.djvu 日本侵略中國年表.djvu 中國歷史紀年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地形製圖檢算用表_測繪出版社北京.djvu 歷年圖式對照表_測繪出版社北京.djvu 檔案工作的理論與技術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歷史檔案的整理方法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蘇聯機關的文書處理工作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文件材料保管技術學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檔案的整理與編目手冊_中國人民大學.djvu 技術檔案的整理與保管_中國人民大學.djvu 史書治要國學治要第二編_上海文明書局上海.djvu 中國歷史要籍介紹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中國古代史籍舉要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歷史研究論文集.djvu 中國歷史研究法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_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歷史新研究法_中華書局.djvu 中國歷史要籍介紹及選讀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歷史資料與歷史人物_大眾書店北京.djvu 文獻公佈學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本書作者不詳.djvu 歷史教學法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標準漢譯外國人名地名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蘇聯史學家在羅馬第十屆國際史學家代表大會報告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史學雜搞訂存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史地叢考續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唐代社會概略_商務印書館.djvu 歷史問題譯叢一九五三年第一本_中國人民大學.djvu 鬼才长吉 鬼瞰之祸 鬼哭若呼 鬼哭盈庭 鬼哭神吟 鬼谜心窍 鬼神避之 鬼神害盈 鬼薪臼粲 鬼影幢幢 鬼诛人伐 鬼诛之罪 贵表尊名 贵登天门 贵妃玩冰 贵冠履忘头足 贵鹄贱鸡 贵贱无义 贵贱之门 贵脚踏贱地 贵近之臣 贵目贱耳 贵戚之卿 贵入多善忘 贵人健忘 贵视其所举 贵体违和 贵游之士 贵在得悟 贵珠出乎贱蚌 桂馥兰薰 桂玉之艰 衮冕之志 滚瓜溜圆 滚油煎心 郭太品题 国步维艰 国法王章 国忌行香 国家干城 国家之急 国家至上 国家忠臣 国家柱石 国将不国,何以家为 国乱则思良相 国难方殷 国难识忠臣 国破山河在 国戚皇族 国士之分 国士之风 国势阽危 国势平衡 国虽大,好战必亡 国土重光 国亡无日 国于天地,必有与立 国之存在,匹夫有责 国之大事 国之司直 国之兴亡,匹夫有责 国之爪牙 国之柱石 果报不爽 果而勿骄 果而勿矜 果而勿强 果敢之气 果敢之士 裹足杜口 过耳之言,不可听信 过江投纸 过江誓水 过路财神 过人之量 过涉灭顶 过时不采 过所文书 过望之喜 过致资给 海涵春色 骇绿纷红 含糊两可 韩卢逐㕙 韩逐块 寒烟衰草 汗流浃踵 汗马充屋 汗马之绩 行武出身 豪无疑义 何可枚举 何可胜数 河溃蚁孔 河清无日 河山带厉 鹤算龟年 黑齿雕题 黑箱操作 红衰绿减 红桃绿柳 鸿渐之冀 鸿骞凤逝 喉干舌敝 喉焦舌敝 后会可期 后仰前合 胡作妄为 虎口拔须 户对门当 怀土重迁 怀冤负屈 欢进乱跳 患生肘腋 黄泉抱恨 黄沙白草 恍然隔岁 回天之术 回心改意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