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二 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卷二 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显宗孝明皇帝讳庄,《谥法》曰:“照临四方曰明。”伏侯《古今注》曰:“庄之字曰严。”光武第四子也。母阴皇后。帝生而丰下,杜预注《左传》云:“丰下,盖面方也。”《东观记》云:“帝丰下兑上,项赤色,有似于尧。”十岁能通《春秋》,光武奇之。建武十五年封东海公,十七年进爵为王,十九年立为皇太子。师事博士桓荣,学通《尚书》。

  中元二年二月戊戌,即皇帝位,年三十。尊皇后曰皇太后。

  三月丁卯,葬光武皇帝于原陵。《帝王纪》曰:“原陵方三百二十步,高六丈,在临平亭东南,去洛阳十五里。”有司奏上尊庙曰世祖。

  夏四月丙辰,诏曰:“予末小子,奉承圣业,夙夜震畏,不敢荒宁。先帝受命中兴,德侔帝王,协和万邦,假于上下,假,至也。音格。怀柔百神,惠于鳏寡。怀,安也。柔,和也。《礼曰》“凡山林能兴云致雨者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怀柔百神也。《书》曰:“惠于鳏寡。”朕承大运,继体守文,创基之主,则尚武功以定祸乱;其次继体而立者,则守文德。《谷梁传》曰:“承明继体。则守文之君也。”不知稼穑之艰难,惧有废失。圣恩遗戒,顾重天下,以元元为首。公卿百僚,将何以辅朕不逮?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前书》音义曰:“男子者,谓户内之长也。”商鞅为秦制爵二十级:一,公士;二,上造;三,簪□;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庶长;十一,右庶长;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六,大上造;十七,驷车庶长;十八,大庶长;十九,关内侯;二十,彻侯。人赐爵者,有罪得赎,贫者得卖与人。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三老、孝悌、力田,三者皆乡官之名。三老,高帝置,孝悌、力田,高后置,所以劝导乡里,助成风化也。文帝诏曰“孝悌,天下之大顺也。力田,为生之本也。三老,众人之师也。其以户口率置员。”事见《前书》。爵过公乘,得移与子若同产、同产子;汉制,赐爵自公士已上不得过公乘,故过者得移授也。同产,同母兄弟也。及流人无名数欲自占者人一级;无名数谓无文簿也。占谓自归首也。鳏、寡、孤、独、笃癃粟,人十斛。其弛刑及郡国徒,在中元元年四月己卯赦前所犯而后捕系者,悉免其刑。又边人遭乱为内郡人妻,在己卯赦前,一切遣还边,恣其所乐。中二千石下至黄绶,汉制,二百石以上铜印黄绶也。贬秩赎论者,悉皆复秩还赎。方今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公羊传》曰:“上无天子,下无方伯。”此制引以为谦也。若涉渊水而无舟楫。夫万乘至重而壮者虑轻,帝谦言年尚少壮,思虑轻浅,故须贤人辅弼。实赖有德左右小子。赖,恃也。左右,助也。高密侯禹元功之首,东平王苍宽博有谋,并可以受六尺之托,临大节而不挠。六尺谓年十五已下。大节谓大事。挠,屈也。音女孝反。其以禹为太傅,苍为骠骑将军。太尉喜告谥南郊,赵喜也。应劭《风俗通》曰:“礼,臣子无爵谥君父之义也,故群臣累其功美,葬日,遣太尉于南郊告天而谥之。”司徒欣奉安梓宫,李欣也。梓宫,以梓木为棺。《风俗通》曰:“宫者,存时所居,缘生事死,因以为名。”司空鲂将校复土。冯鲂也。将校谓将领五校兵以穿圹也。《前书》音义曰:“复土,主穿圹填塞事也。言下棺讫,复以土为坟,故言复土。”其封喜为节乡侯,欣为安乡侯,鲂为杨邑侯。”

  秋九月,烧当羌寇陇西,败郡兵于允街。允街,县名也,允音铅,街音佳,属金城郡,故城在今凉州昌松县东南。城临丽水,一名丽水城。赦陇西囚徒,减罪一等,勿收今年租调。又所发天水三千人,亦复是岁更赋。更谓戍卒更相代也。赋谓雇更之钱也。《前书》音义曰:“更有三品:有卒更,有践更,有过更。古正卒无常,人皆当迭为之。一月一更,是为卒更。贫者欲得雇更钱,次直者出钱雇之,月二千,是为践更。古者天下人皆当戍边三日,亦名为更。不可人人自行三日戍,当行者不可往即还,因住一岁,次直者出钱三百雇之,谓之过更。”遣谒者张鸿讨叛羌于允吾,允吾,县名,属金城郡,故城在今兰州广武县西南。允音沿。吾音牙。鸿军大败,战殁。冬十一月,遣中郎将窦固监捕虏将军马武等二将军讨烧当羌。

  十二月甲寅,诏曰:“方春戒节,人以耕桑。其来有司务顺时气,使无烦扰。礼记:“孟春之月,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仲春,无作大事,以妨农事。”天下亡命殊死以下,听得赎论:死罪入缣二十匹,右趾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前书》音义曰:“右趾谓刖其右足,次刖左足,次劓,次黥,次髡钳为城旦舂。城旦者,昼日伺寇虏,夜暮筑长城。舂者,妇人犯罪,不任军役之事,但令舂以食徒者。”完城旦舂至司寇作三匹。完者,谓不加髡钳而筑城也。次鬼薪、白粲,次隶臣妾,次司寇作。其未发觉,诏书到先自告者,半入赎。今选举不实,邪佞未去,权门请托,残吏放手,放手谓贪纵为非也。百姓愁怨,情无告诉。有司明奏罪名,并正举者。举非其人,并正举主之罪。⑸又郡县每因征发,轻为奸利,诡责羸弱,先急下贫。其务在均平,无令枉刻。”

  永平元年春正月,帝率公卿已下朝于原陵,如元会仪。《汉官仪》曰:“古不墓祭。秦始皇起寝于墓侧,汉因而不改。诸陵寝皆以晦、望、二十四气、三伏、社、腊及四时上饭。其亲陵所宫人,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庄具。天子以正月上原陵,公卿百官及诸侯王、郡国计吏皆当轩下,占其郡国谷价,四方改易,欲先帝魂魄闻之也。”元会仪见下。

  夏五月,太傅邓禹薨。

  戊寅,东海王强薨,遣司空冯鲂持节视丧事,赐升龙旄头、銮辂、龙旗。旄头,见《光武纪》。銮,铃也,在镳。交龙为旗,唯天子用之,今特赐以葬。

  六月乙卯,葬东海恭王。

  秋七月,捕虏将军马武等与烧当羌战,大破之。募士卒戍陇右,赐钱人三万。

  八月戊子,徙山阳王荆为广陵王,遣就国。

  是岁,辽东太守祭肜使鲜卑击赤山乌桓,大破之,斩其渠帅。赤山在辽东西北数千里。越巂姑复夷叛,姑复,县名。州郡讨平之。

  二年春正月辛末,宗祀光武皇帝于明堂,帝及公卿列侯始服冠冕、衣裳、玉佩、絇屦以行事。《汉官仪》曰:“天子冠通天,诸侯王冠远游,三公、诸侯冠进贤三梁,卿、大夫、尚书、二千石、博士冠两梁,千石已下至小吏冠一梁。天子、公、卿、特进、诸侯祀天地明堂,皆冠平冕,天子十二旒,三公、九卿、诸侯七,其缨各如其绶色,玄衣纁裳。”《周礼》曰:“王祀昊天上帝则服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三礼图》曰:“冕以三十升布漆而为之,广八寸,长尺六寸,前圜后方,前下后高,有俯伏之形,故谓之冕。欲人之位弥高而志弥下,故以名焉。”董巴《舆服志》曰:“显宗初服冕衣裳以祀天地。衣裳以玄上纁下,乘舆备文日月星辰十二章,三公、诸侯用山龙九章,卿已下用华虫七章,皆五色辨。乘舆刺绣,公卿已下皆织成。陈留襄邑献之。”徐广车服注曰:“汉明帝案古礼备其服章,天子郊庙衣皂上绛下,前三幅,后四幅,衣画而裳绣。”礼记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于玉比德焉。天子佩白玉,公侯佩山玄玉,大夫佩水苍玉,世子佩瑜玉。”《周礼》屦人“掌王赤舄青絇”。郑玄注云:“赤舄,为上冕服之舄也。絇屦,鼻头以青彩饰之。”絇音劬。三礼图曰:“屦复下曰舄,其色各随裳色。”礼毕,登灵台。使尚书令持节诏骠骑将军、三公曰:“今令月吉日,宗祀光武皇帝于明堂,以配五帝。《五经通义》曰:“苍帝灵威仰,赤帝赤熛怒,黄帝含枢纽,白帝白招矩,黑帝叶光纪。牲币及玉,各依方色。”礼备法物,乐和八音,咏祉福,舞功德,祉亦福也。咏谓《诗》云“降福穰穰”之类。景帝诏曰:“歌者所以发德,舞者所以明功。”班时令,来群后。班,布也。时令谓月令也。四时各有令,若有乖舛,必致妖灾,故告之。事毕,升灵台,望元气,吹时律,观物变。元气,天气也。王者承天心,理礼乐,通上下四时之气也,故望之焉。时律者,即《月令》“孟春律中太蔟,仲春律中夹钟”之类。《大戴礼》曰:“圣人{雀戈}十二管,察八音之清浊,谓之律吕。律吕不正则诸气不和。”《周礼》保章氏:“以五云之色,辨吉凶、水旱、丰荒之祲象。”郑司农注云:“以二至二分观云色,青为虫,白为丧,赤为兵荒,黑为水,黄为丰。故春秋传曰:‘凡分至启闭必书云物,为备故也’。”杜预注云:“物谓气色灾变也。”群僚藩辅,宗室子孙,众郡奉计,百蛮贡职,奉计谓计吏也。诗曰“因时百蛮。”百言众多也。独言蛮,通四夷。乌桓、濊貊咸来助祭,单于侍子、骨都侯亦皆陪位。斯固圣祖功德之所致也。朕以闇陋,奉承大业,亲执圭璧,恭祀天地。《周礼》曰:“四圭尺有二寸,以祀天。”又曰:“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仰惟先帝受命中兴,拨乱反正,以宁天下,拨,理也。《公羊传》曰:“拨乱世反之正,莫近于春秋。”封泰山,建明堂,立辟雍,起灵台,恢弘大道,被之八极;《淮南子》曰:“九州之外有八寅,八寅之外有八纮,八纮之外有八极。”而胤子无成康之质,群臣无吕旦之谋,明帝自谓无成康之质。成康之时,刑措不用四十余年。盥洗进爵,踧踖惟惭。郑玄注《论语》云:“踧踖,敬恭貌。”盥音管。素性顽鄙,临事益惧,故‘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坦荡,明达之貌。戚戚,常忧惧也。其令天下自殊死已下,谋反大逆,皆赦除之。百僚师尹,其勉修厥职,顺行时令,敬若昊天,以绥兆人。”若,顺也。

  三月,临辟雍,初行大射礼。《仪礼》大射之礼,王将祭射宫,择士以助祭也。张虎侯、熊侯、豹侯,其制若今之射的矣。谓之为侯者,天子射中之,可以服诸侯也。天子侯中一丈八尺,画以云气焉。王以六耦射三侯,乐以《驺虞》九节;诸侯以四耦射二侯,乐以《狸首》七节;孤卿、大夫以三耦射一侯,乐以《辨苹》五节;士以二耦射豻侯,乐以《辨蘩》三节。

  秋九月,沛王辅、楚王英、济南王康、淮阳王延、东海王政来朝。

  冬十月壬子,幸辟雍,初行养老礼。诏曰:“光武皇帝建三朝之礼,而未及临飨。三朝之礼谓中元元年初起明堂、辟雍、灵台也。眇眇小子,属当圣业。《尚书》康王曰:“眇眇予末小子。”孔安国注云:“眇眇犹微微也。”闲暮春吉辰,初行大射;令月元日,《东观记》曰:“十月元日。”复践辟雍。尊事三老,兄事五更,安车软轮,供绥执授。侯王设酱,公卿馔珍,朕亲袒割,执爵而酳。《孝经援神契》曰:“尊事三老,父象也。”宋均注曰:“老人知天地之事者。”安车,坐乘之车;软轮,以蒲裹轮。软音而兖反。三老就车,天子亲执绥授之。《说文》:“绥,车中把也。”五更,老人知五行更代事者。《汉官仪》曰:“三老、五更,皆取有首妻男女全具者。”续汉志曰:“养三老、五更,先吉日,司徒上太傅若讲师故三公人名,用其德行年耆高者,三公一人为三老,次卿一人为五更,皆服絺纻大袍单衣,皂缘领袖中衣,冠进贤,扶王杖。五更亦如之,不杖。皆齐于太学讲堂。其日乘舆先到辟雍礼殿,坐于东厢,遣使者安车迎三老、五更,天子迎于门屏,交拜,导自阼阶。三老自宾阶升,东面。三公设几杖。九卿正履。天子亲袒割俎,执酱而馈,执爵而酳。五更南面,三公进供,礼亦如之。明日皆诣阙谢,以其于己礼太隆也。”酱,醢也。珍谓肴羞之属,即《周礼》“八珍”之类。郑玄注《仪礼》云:“酳,漱也,所以洁口。”音胤。祝哽在前,祝噎在后。老人食多哽噎,故置人于前后祝之,令其不哽噎也。升歌《鹿鸣》,下管《新宫》,《鹿鸣》,《诗·小雅》篇名也。新《宫》,《小雅》逸篇也。升,登也。登堂而歌,所以重人声也。《燕礼》曰:“升歌《鹿鸣》,下管《新宫》。”八佾具修,万舞于庭。佾,列也。谓舞者行列也。《左氏》传曰:“天子八佾,诸侯六,大夫四,士二。夫舞,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故自八以下。”万亦舞也。《诗》云:“公庭万舞。”朕固薄德,何以克当?易陈负乘,《诗》刺彼己,《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诗》曰“彼己之子,不称其服”也。永念惭疚,无忘厥心。三老李躬,年耆学明。五更桓荣,授朕《尚书》。《诗》曰:‘无德不报,无言不酬。’《诗·大雅》也。其赐荣爵关内侯,食邑五千户。三老、五更皆以二千石禄养终厥身。其赐天下三老酒人一石,肉四十斤。有司其存耆耋,礼记曰,六十曰耆,七十曰耋。《释名》曰:“耆,指也,不从力役,指事使人也。耋,?也,皮肤变黑色如?也。”⑽恤幼孤,惠鳏寡,称朕意焉。”

  中山王焉始就国。

  甲子,西巡狩,幸长安,祠高庙,遂有事于十一陵。历览馆邑,会郡县吏,劳赐作乐。十一月甲申,遣使者以中牢祠萧何、霍光。帝谒陵园,过式其墓。《东观汉记》曰:“萧何墓在长陵东司马门道北百步。”又云:“霍光墓在茂陵东司马门道南四里。”式,敬也。礼记曰:“行过墓必式。”进幸河东,所过赐二千石、令长已下至于掾史,各有差。续汉志曰:“郡国及县,诸曹皆置掾史。”癸卯,车驾还宫。

  十二月,护羌校尉窦林下狱死。

  是岁,始迎气于五郊。续汉书曰:“迎气五效之兆。四方之兆各依其位。中央之兆在未,坛皆⑶尺。立春之日,迎春于东郊,祭青帝句芒,车服皆青,歌《青阳》,八佾舞云翘之舞。立夏之日,迎夏于南郊,祭赤帝祝融,车服皆赤,歌《朱明》,八佾舞《云翘》之舞,先立秋十八日,迎黄灵于中兆,祭黄帝后土,车服皆黄,歌《朱明》,八佾舞《云翘》、《育命》之舞。立秋之日,迎秋于西郊,祭白帝蓐收,车服皆白,歌《白藏》,八佾舞《育命》之舞。立冬之日,迎冬于北郊,祭黑帝玄冥,车服皆黑,歌《玄冥》,八佾舞《育命》之舞。”少府阴就子丰杀其妻郦邑公主,就坐自杀。郦,县,属南阳郡。郦音栎。

  三年春正月癸巳,诏曰:“朕奉郊祀,登灵台,见史官,正仪度。仪谓浑仪,以铜为之,置于灵台,王者正天文之器也。度谓日月星辰之行度也。史官即太史,掌天文之官也。夫春者,岁之始也。始得其正,则三时有成。正谓日月五星不失其次也。三时谓春、夏、秋。《左传》曰:“务其三时。”比者水旱不节,边人食寡,政失于上,人受其咎。有司其勉顺时气,劝督农桑,去其螟蜮,以及蝥贼;《尔雅》曰:“食苗心曰螟,食节曰贼,食根曰蝥。”蜮一名短弧,今之水弩,含沙射人为灾。言此者,欲令臣下顺时行政,勿侵扰也。详刑慎罚,明察单辞,单辞犹偏辞也。夙夜匪懈,以称朕意。”

  二月甲寅,太尉赵喜、司徒李欣免。丙辰,左冯翊郭丹为司徒。己未,南阳太守虞延为太尉。

  甲子,立贵人马氏为皇后,皇子炟音丁达反。为皇太子。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人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夏四月辛酉,封皇子建为千乘王,千乘,国名,今青州县,故城在今淄州高苑北。羡为广平王。

  六月丁卯,有星孛于天船北。天船,星名。续汉志曰:“天船为水,彗出之为大水。是岁,伊、洛水溢到津城门。”伏侯《古今注》曰:“彗长三尺所,见三十五日乃去。”

  秋八月戊辰,改大乐为大予乐。《尚书琁机钤》曰“有帝汉出,德洽作乐名予”,故据《琁机钤》改之。《汉官仪》曰:“大予乐令一人,秩六百石。”

  壬申晦,日有蚀之。诏曰:“朕奉承祖业,无有善政。日月薄蚀,彗孛见天,水旱不节,稼穑不成,人无宿储,下生愁垫。储,积也。垫,溺也,音丁念反。虽夙夜勤思,而智慧不逮。昔楚庄无灾,以致戒惧;《说苑》曰:“楚庄王见天不见妖而地不出,则祷于山川曰:‘天其忘余欤?’此能求过于天,必不逆谏矣。”鲁哀祸大,天不降谴。《春秋感精符》曰:“鲁哀公时,政弥乱绝,不日食。政乱之类,当致日食之变,而不应者,谴之何益,告之不悟,故哀公之篇绝无日食之异。”今之动变,傥尚可救。有司勉思厥职,以匡无德。古者卿士献诗,百工箴谏。《国语》曰:“天子听政,公卿至于庶士献诗,师箴,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而后王斟酌事焉。”其言事者,靡有所讳。”

  冬十月,蒸祭光武庙,礼记曰:“冬祭曰蒸。”蒸,众也。冬物毕成,可祭者众。初奏《文始》、《五行》、《武德》之舞。《前书》曰,《文始舞》者,本舜《韶舞》也,高祖六年更名曰《文始》,其舞人执羽钥。《五行》者,本周舞也,秦始皇二十六年更名曰《五行》,其舞人冠冕衣服法五行色。《武德》者,高祖四年作,言行武以除乱也,其舞人执干戚。光武草创,礼乐未备,今始奏之,故云初也。

  甲子,车驾从皇太后幸章陵,观旧庐。十二月戊辰,至自章陵。

  是岁,起北宫及诸官府。京师及郡国七大水。

  四年春二月辛亥,诏曰:“朕亲耕藉田,以祈农事。礼记曰:“天子亲耕于东郊,为藉田千亩,冕而朱纮,躬秉耒耜。”《五经要义》曰:“天子藉田,以供上帝之粢盛,所以先百姓而致孝敬也。藉,蹈也。言亲自蹈履于田而耕之。”续汉志云:“正月始耕,既事,告祠先农。”汉旧仪曰:“先农即神农炎帝也。祠以太牢,百官皆从。皇帝亲执耒耜而耕。天子三推,三公五,孤卿七,大夫十二,士庶人终亩。乃致藉田仓,置令丞,以给祭天地宗庙,以为粢盛。”京师冬无宿雪,春不燠沐,燠,暖也,音于六反。沐,润泽也。言无暄润之气也。烦劳群司,积精祷求。积精犹储积也。《说文》云:“告事求福曰祷。”而比再得时雨,宿麦润泽。其赐公卿半奉。有司勉遵时政,务平刑罚。”

  秋九月戊寅,千乘王建薨。

  冬十月乙卯,司徒郭丹、司空冯鲂免。丙辰,河南尹范迁为司徒,太仆伏恭为司空。

  十二月,陵乡侯梁松下狱死。坐县飞书诽谤。

  五年春二月庚戌,骠骑将军东平王苍罢归藩;琅邪王京就国。

  冬十月,行幸邺。与赵王栩会邺。常山三老言于帝曰:“上生于元氏,愿蒙优复。”诏曰:“丰、沛、济阳,受命所由,加恩报德,适其宜也。今永平之政,百姓怨结,而吏人求复,令人愧笑,重逆此县之拳拳,重,难也。拳拳犹勤勤也。礼记曰:“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不息。”其复元氏县田租更赋六岁,劳赐县掾史,及门阑走卒。”续汉志曰:“五伯、铃下、侍合、门阑部署、街里走卒,皆有程品,多少随所典领。”至自邺。

  十一月,北匈奴寇五原;十二月,寇云中,南单于击滥之。

  是岁,发遣边人在内郡者,赐装钱人二万。

  六年春正月,沛王辅、楚王英、东平王苍、淮阳王延、琅邪王京、东海王政、赵王盱、北海王兴、齐王石来朝。

  二月,王雒山出宝鼎,“雒”或作“雄”。庐江太守献之。夏四月甲子,诏曰:“昔禹收九牧之金,铸鼎以象物,使人知神奸,不逢恶气。夏禹之时,令远方图画山川奇异之物,使九州之牧贡金铸鼎以象之,令人知鬼神百物之形状而备之,故人入山林川泽,魑魅罔两莫能逢之。恶气谓罔两之类。事见《左传》。遭德则兴,迁于商、周;周德既衰,鼎乃沦亡。史记曰,周鼎亡入泗水中,秦始皇过彭城,斋戒,欲出周鼎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不得。祥瑞之降,以应有德。方今政化多僻,何以致兹?《易》曰鼎象三公,《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岂公卿奉职得其理邪?太常其以礿祭之日,礼记曰“夏祭曰礿”,音药。礿,薄也。夏物未成,祭尚薄。陈鼎于庙,以备器用。赐三公帛五十匹,九卿、二千石半之。先帝诏书,禁人上事言圣,而闲者章奏颇多浮词,自今若有过称虚誉,尚书皆宜抑而不省,示不为谄子蚩也。”

  冬十月,行幸鲁,祠东海恭王陵;会沛王辅、楚王英、济南王康、东平王苍、淮阳王延、琅邪王京、东海王政。十二月,还,幸阳城,遣使者祠中岳。壬午,车驾还宫。东平王苍、琅邪王京从驾来朝皇太后。

  七年春正月癸卯,皇太后阴氏崩。二月庚申,葬光烈皇后。

  秋八月戊辰,北海王兴薨。

  是岁,北匈奴遣使乞和亲。

  八年春正月己卯,司徒范迁薨。《汉官仪》曰,迁字子闾,沛人也。三月辛卯,太尉虞延为司徒,卫尉赵喜行太尉事。

  遣越骑司马郑众报使北匈奴。初置度辽将军,屯五原曼柏。昭帝拜范明友为度辽将军,至此复置焉。以中郎将吴常行度辽将军。曼柏,县,在今胜州银城县。

  秋,郡国十四雨水。

  冬十月,北宫成。

  丙子,临辟雍,养三老、五更。礼毕,诏三公募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减罪一等,勿笞,诣度辽将军营,屯朔方、五原之边县;妻子自随,便占著边县;占著谓附名籍。父母同产欲相代者,恣听之。其大逆无道殊死者,一切募下蚕室。亡命者令赎罪各有差。凡徙者,赐弓弩衣粮。

  壬寅晦,日有食之,既。既,尽也。诏曰:“朕以无德,奉承大业,而下贻人怨,上动三光。日食之变,其灾尤大,春秋图谶所为至谴。《春秋感精符》曰:“人主含天光,据机衡,齐七政,操八极。”故君明圣,天道得正,则日月光明,五星有度。日明则道正,不明则政乱,故常戒以自□厉。日食皆象君之进退为盈缩。当春秋拨乱,日食三十六,故曰至来谴也。永思厥咎,在予一人。群司勉修职事,极言无讳。”于是在位者皆上封事,各言得失。宣帝始令群臣得奏封事,以知下情。封有正有副,领尚书者先发副封,所言不善,屏而不奏;后魏相奏去副封,以防拥蔽。帝览章,深自引咎,乃以所上班示百官。诏曰:“群僚所言,皆朕之过。人冤不能理,吏黠不能禁;而轻用人力,缮修宫宇,出入无节,喜怒过差。昔应门失守,《关雎》刺世;《春秋说题辞》曰:“人主不正,应门失守,故歌《关雎》以感之。”宋均注曰:“应门,听政之处也。言不以政事为务,则有宣淫之心。关雎乐而不淫,思得贤人与之共化,修应门之政者也。”薛君《韩诗章句》曰:“诗人言雎鸠贞洁慎匹,以声相求,隐蔽于无人之处。故人君退朝,入于私宫,后妃御见有度,应门击柝,鼓人上堂,退反宴处,体安志明。今时大人内倾于色,贤人见其萌,故咏关雎,说淑女,正容仪,以刺时。”飞蓬随风,微子所叹。《管子》曰:“无仪法程式,飞摇而无所定,谓之飞蓬。飞蓬之闲,明王不听。”此言“微子”,未详。永览前戒,竦然兢惧。徒恐薄德,久而致怠耳。”

  北匈奴寇西河诸郡。

  九年春三月辛丑,诏郡国死罪囚减罪,与妻子诣五原、朔方占著,所在死者皆赐妻父若男同产一人复终身;其妻无父兄独有母者,赐其母钱六万,又复其口算。口算,已见《光武纪》。

  夏四月甲辰,诏郡国以公田赐贫人各有差。令司隶校尉、部刺史岁上墨绶长吏视事三岁已上理状尤异者各一人,与计偕上。偕,俱也。所征之人,令与计吏俱上。及尤不政理者,亦以闻。

  是岁,大有年。《谷梁传》曰:“五谷皆熟,书大有年。”为四姓小侯开立学校,置《五经》师。袁宏《汉纪》曰,永平中崇尚儒学,自皇太子、诸王侯及功臣子弟,莫不受经。又为外戚樊氏、郭氏、阴氏、马氏诸子弟立学,号四姓小侯,置《五经》师。以非列侯,故曰小侯。礼记曰“庶方小侯”,亦其义也。

  十年春二月,广陵王荆有罪,自杀,国除。

  夏四月戊子,诏曰:“昔岁五谷登衍,郑玄注《周礼》云:“五谷,黍、稷、麦、麻、菽也。”登,成也。衍,饶也,音以战反。今兹蚕麦善收,其大赦天下。方盛夏长养之时,荡涤宿恶,以报农功。百姓勉务桑稼,以备灾害。吏敬厥职,无令愆墯。”

  闰月甲午,南巡狩,幸南阳,祠章陵。日北至,又祠旧宅。北至,夏至也。礼毕,召校官弟子作雅乐,奏《鹿鸣》,校,学也。《鹿鸣》,《诗·小雅》篇名,宴群臣嘉宾之诗。帝自御埙篪和之,以娱嘉宾。郑玄注《周礼》云:“埙,烧土为之,大如雁子。”郑众曰:“有六孔。”《世本》曰:“暴辛公作篪,以竹为之,长尺四寸,有八孔。”还,幸南顿,劳飨三老、官属。

  冬十一月,征淮阳王廷会平舆,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汝阳县东北。舆音预。征沛王辅会睢阳。

  十二月甲午,车驾还宫。

  十一年春正月,沛王辅、楚王英、济南王康、东平王苍、淮阳王延、中山王焉、琅邪王京、东海王政来朝。

  秋七月,司隶校尉郭霸下狱死。

  是岁,漅湖出黄金,庐江太守以献。漅湖,湖名,音子小反,在今庐州合肥县东南。时麒麟、白雉、醴泉、嘉禾所在出焉。

  十二年春正月,益州徼外夷哀牢王相率内属,于是置永昌郡,罢益州西部都尉。《西南夷传》曰:“罢益州西部所领六县,合为永昌郡,置哀牢、博南二县。”去洛阳七千里,在今匡州匡川县西。

  夏四月,遣将作谒者王吴修汴渠,自荥阳至于千乘海口。汴渠即莨荡渠也。汴自荥阳首受河,所谓石门,在荥阳山北一里。过汴以东,积石为堤,亦号金堤,成帝阳嘉中所作也。

  五月丙辰,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民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无家属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诏曰:“昔曾、闵奉亲,竭观致养,曾参字子舆,闵损字子骞,并孔子弟子,皆有孝行也。仲尼葬子,有棺无梈。《论语》曰:“鲤也死,有棺而无梈。”丧贵致哀,礼存宁俭。今百姓送终之制,竞为奢靡。生者无担石之储,而财力尽于坟土。《前书》音义曰:“担音丁滥反。言一石之储。”《方言》作“甔”,云“罃也,齐东北海岱之闲谓之甔”。郭璞注曰:“所谓‘家无甔石之储’者也。”《埤苍》曰:“大罂也。”字或作“儋”,音丁甘反。伏腊无糟糠,而牲牢兼于一奠。史记曰,秦德公始为伏祠。历忌曰:“伏者何也?金气伏藏之日也。四气代谢,皆以相生。至于立秋,以金代火;金畏于火,故庚日必伏。”《月令》:“孟冬之月,腊先祖。”说文云:“腊,冬至后祭百神。”始皇更腊曰嘉平。奠,丧祭也。糜破积世之业,以供终朝之费,子孙饥寒,绝命于此,岂祖考之意哉!又车服制度,恣极耳目。田荒不耕,游食者众。游食谓浮食者。有司其申明科禁,宜于今者,宣下郡国。”

  秋七月乙亥,司空伏恭罢。乙未,大司农牟融为司空。

  冬十月,司隶校尉王康下狱死。

  是岁,天下安平,人无徭役,岁比登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羊被野。

  十三年春二月,帝耕于藉田。礼毕,赐观者食。

  三月,河南尹薛昭下狱死。

  夏四月,汴渠成。辛巳,行幸荥阳,巡行河渠。乙酉,诏曰:“自汴渠决败,六十余岁,《王景传》曰,平帝时汴河决坏。加顷年以来,雨水不时,汴流东侵,日月益甚,水门故处,皆在河中,漭漾广溢,莫测圻岸,圻,发{土?}也。荡荡极望,不知纲纪。今兖、豫之人,多被水患,乃云县官不先人急,好兴它役。又或以为河流入汴,幽、冀蒙利,故曰左堤强则右堤伤,左右俱强则下方伤,宜任水埶所之,使人随高而处,公家息壅塞之费,百姓无陷溺之患。议者不同,南北异论,朕不知所从,久而不决。今既筑堤理渠,绝水立门,河、汴分流,复其旧迹,陶丘之北,渐就壤坟,《尔雅》曰:“丘再成曰陶丘。”孙炎曰:“形如累两盂也。”郭璞曰:“今济阴定陶城中有陶丘也。”《尚书》曰:“厥土惟黑壤,下土坟垆。”孔安国曰:“无块曰壤。坟,起也。”故荐嘉玉洁牲,以礼河神。礼记曰:“凡祭玉曰嘉玉。”《仪礼》曰:“洁牲刚鬣。”东过洛汭,叹禹之绩。水北曰汭。洛汭,洛水入河处也。绩,功也。河、洛皆禹所加功,故叹之。今五土之宜,反其正色,《周礼》曰“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谓之五土”也。色谓其黄、白、青、黑之类。孔安国曰“水所去,土复其性”也。滨渠下田,赋与贫人,无令豪右得固其利,滨,近也。庶继世宗《瓠子》之作。”瓠子,堤名也。武帝元封二年,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河,沈白马,玉璧,令群臣皆负薪填河。在今濮州濮阳县西也。因遂度河,登太行,进幸上党。壬寅,车驾还宫。

  冬十月壬辰晦,日有食之。三公免冠自劾。制曰:“冠履勿劾。灾异屡见,咎在朕躬,忧惧遑遑,未知其方。将有司陈事,多所隐讳,使君上壅蔽,下有不畅乎?昔韂有忠臣,灵公得守其位。《论语》:“孔子曰:‘卫灵公无道。’季康子曰:‘夫如是,奚其不丧?’孔子曰:‘仲叔圉主宾客,祝它主宗庙,王孙贾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今何以和穆阴阳,消伏灾谴?刺史、太守详弄理冤,存恤鳏孤,勉思职焉。”

  十一月,楚王英谋反,废,国除,迁于泾县,泾县属丹阳郡,今宣州县,故城在县东。有泾水,出芜湖,因水立名。所连及死徙者数千人。

  是岁,齐王石薨。

  十四年春三月甲戌,司徒虞延免,自杀。夏四月丁巳,钜鹿太守南阳邢穆为司徒。穆字绥公,宛人。

  前楚王英自杀。

  夏五月,封故广陵王荆子元寿为广陵侯。

  初作寿陵。

  十五年春二月庚子,东巡狩。辛丑,幸偃师。诏亡命自殊死以下赎:死罪缣四十匹,右趾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犯罪未发觉,诏书到日自告者,半入赎。征沛王辅会睢阳。进幸彭城。癸亥,帝耕于下邳。

  三月,征琅邪王京会良成,良成,县名,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泗州下邳县北。征东平王苍会阳都,阳都,县名,属琅邪郡,故城在今沂州沂水县南。又征广陵侯及其三弟会鲁。祠东海恭王陵。还,幸孔子宅,祠仲尼及七十二弟子。亲御讲堂,孔子宅在今兖州曲阜县故鲁城中归德门内阙里之中,背洙面泗,矍相圃之东北也。七十二弟子,颜、闵之徒。《汉春秋》曰:“帝时升庙立,群臣中庭北面,皆再拜,帝进爵而后坐。”命皇太子、诸王说经。又幸东平。东平,国名,故城在今郓州东。辛卯,进幸大梁,大梁城,魏惠王所筑,故城在今汴州。至定陶,祠定陶恭王陵。恭王,元帝子康。夏四月庚子,车驾还宫。

  改信都为乐成国,临淮为下邳国。封皇子恭为钜鹿王,党为乐成王,衍为下邳王,畅为汝南王,昞为常山王,长为济阴王。济阴,郡,今曹州。赐天下男子爵,人三级;郎、从官视事二十岁已上帛百匹,十岁已上二十匹,十岁已下十匹,官府吏五匹,书佐、小史三匹。令天下大酺五日。《前书》音义曰:“《汉律》:三人已上无故群饮,罚金四两。”今恩诏横赐,得令聚会饮食五日。酺,布也。言天子布恩于天下。史记:“赵惠文王三年,大赦,置酒大酺五日。”乙巳,大赦天下,其谋反大逆及诸不应宥者,皆赦除之。

  冬,车骑校猎上林苑。《周礼》校人掌王田猎之马,故曰校猎。谓以木相贯穿为栏校,以遮禽兽。

  十二月,遣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屯凉州。《前书》曰,奉车都尉,掌乘舆;驸马都尉,掌天子之副马。驸,副也。并武帝置,秩二千石。

  十六年春二月,遣太仆祭肜出高阙,高阙,山名,因以名塞,在朔方北。奉车都尉窦固出酒泉,驸马都尉耿秉出居延,本匈奴地名也,武帝因以名县,属张掖郡,在今甘州张掖县东北。骑都尉来苗出平城,伐北匈奴。窦固破呼衍王于天山,呼衍,匈奴王号。天山即祁连山,一名雪山,今名折罗汉山,在伊州北。祁音时。留兵屯伊吾卢城。本匈奴中地名,既破呼衍,取其地置宜禾都尉,以为屯田,今伊州纳职县伊吾故城是也。耿秉、来苗、祭肜并无功而还。

  夏五月,淮阳王延谋反,发觉。癸丑,司徒邢穆、驸马都尉韩光坐事下狱死,所连及诛死者甚众。坐与延同谋。

  戊午晦,日有食之。

  六月丙寅,大司农西河王敏为司徒。《汉官仪》曰,敏字叔公,并州隰城人也。

  秋七月,淮阳王延徙封阜陵王。阜陵,县名,属九江郡,故城在今滁州全椒县南。

  九月丁卯,诏令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减死罪一等,勿笞,诣军营,屯朔方、敦煌;妻子自随,父母同产欲求从者,恣听之;女子嫁为人妻,勿与俱。谋反大逆无道不用此书。

  是岁,北匈奴寇云中,云中太守廉范击破之。

  十七年春正月,甘露降于甘陵。北海王睦薨。

  二月乙巳,司徒王敏薨。三月癸丑,汝南太守鲍昱为司徒。

  是岁,甘露仍降,树枝内附,仍,频也。内附谓木连理也。《前书》终军曰:“众枝内附,是无外也。”芝草生殿前,神雀五色翔集京师。西南夷哀牢、儋耳、僬侥、槃木、白狼、动黏诸种,前后慕义贡献;《山海经》曰:“周侥国在三首国东,为人短小,冠带,一名僬侥。”《国语》曰:“僬侥氏三尺,短之至也。”杨浮《异物志》曰:“儋耳,南方夷,生则镂其颊,皮连耳匡,分为数支,状如鸡肠,累累下垂至肩。”西域诸国遣子入侍。夏五月戊子,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祥物显应,乃并集朝堂,奉觞上寿。寿者人之所欲,故卑下奉觞进酒,皆言上寿。制曰:“天生神物,以应王者;远人慕化,实由有德。朕以虚薄,何以享斯?唯高祖、光武圣德所被,不敢有辞。其敬举觞,太常择吉日策告宗庙。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人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郎、从官视事十岁以上者,帛十匹。中二千石、二千石下至黄绶,贬秩奉赎,在去年以来皆还赎。”

  秋八月丙寅,令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张掖,郡,故匈奴昆邪王地也。《汉官仪》曰:“张国臂掖,故曰张掖。”故城在今甘州张掖县西北。及张掖属国,系囚右趾已下任兵者,任,堪也。皆一切勿治其罪,诣军营。

  冬十一月,遣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出敦煌昆仑塞,昆仑,山名,因以为塞,在今肃州酒泉县西南。山有昆仑之体,故名之。周穆王见西王母于此山,有石室、王母台。击破白山虏于蒲类海上,遂入车师。《西河旧事》曰:“白山冬夏有雪,故曰白山,匈奴谓之天山,过之皆下马拜焉。去蒲类海百里之内。”初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宣帝初置,郑吉为都护,护三十六国,秩比二千石。元帝置戊己校尉,有丞、司马各一人,秩比六百石。戊己,中央也,镇覆四方,见《汉官仪》。亦处西域,镇抚诸国。

  是岁,改天水为汉阳郡。

  十八年春三月丁亥,诏曰:“其令天下亡命,自殊死已下赎:死罪缣三十匹,右趾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吏人犯罪未发觉,诏书到自告者,半入赎。”

  夏四月己未,诏曰:“自春已来,时雨不降,宿麦伤旱,秋种未下,政失厥中,忧惧而已。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及流民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理冤狱,录轻系。二千石分祷五岳四渎。郡界有名山大川能兴云致雨者,《周礼》:“职方氏掌天下之地。杨州,其山曰会稽,其川曰三江。荆州,其山曰衡山,其川曰江、汉。豫州,其山曰华,其川曰荥、洛。青州,其山曰沂山,其川曰淮、泗。兖州,其山曰岱,其川曰河、泲。雍州,其山曰岳,其川曰泾、汭。幽州,其山曰医无闾,其川曰河、泲。冀州,其山曰霍,其川曰漳。并州,其山曰恒,其川曰滹沱。”此谓九州名山大川也。长吏各洁斋祷请,冀蒙嘉澍。”《说文》曰:“时雨所以澍生万物。”《淮南子》曰:“春雨之灌,万物无地不澍,无物不生。”澍音之戍反。

  六月己未,有星孛于太微。

  焉耆、龟兹攻西域都护陈睦,悉没其众。北匈奴及车师后王围戊己校尉耿恭。

  秋八月壬子,帝崩于东宫前殿。年四十八。遗诏无起寝庙,藏主于光烈皇后更衣别室。《礼》“藏主于庙”,既不起寝庙,故藏后后之易衣别室。更,易也。帝初作寿陵,制令流水而已,石椁广一丈二尺,长二丈五尺,无得起坟。《东观记》曰:“陵东北作庑,长三丈,五步出外为小厨,财足祠祀。”万年之后,埽地而祭,杅水脯糒而已。《说文》曰:“杅,饮器。”音于。《方言》曰:“鹭谓之{亏/皿}。”《说文》曰:“糒,干饭也。”过百日,唯四时设奠,置吏卒数人供给洒埽,勿开修道。敢有所兴作者,以擅议宗庙法从事。《前书》曰:“擅议宗庙者弃市。”

  帝遵奉建武制度,无敢违者。后宫之家,不得封侯与政。《东观记》曰:“光武闵伤前代权臣太盛,外戚与政,上浊明主,下危臣子,后族阴、郭之家不过九卿,亲属荣位不能及许、史、王氏之半耳。”馆陶公主光武女。为子求郎,不许,而赐钱千万。谓群臣曰:“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史记曰,太微宫后二十五星,郎位也。有非其人,则民受其殃,是以难之。”故吏称其官,民安其业,远近肃服,户口滋殖焉。

  论曰: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达。内外无幸曲之私,在上无矜大之色。断狱得情,号居前代十二。十断其二,言少刑也。⑴故后之言事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而钟离意、宋均之徒,常以察慧为言,并见本传。夫岂弘人之度未优乎?

  赞曰:显宗丕承,业业兢兢。危心恭德,政察奸胜。危心言常危惧。奸胜犹胜奸佞。备章朝物,省薄坟陵。朝物谓朝仪文物也。永怀废典,下身遵道。废典谓明堂、辟雍之礼,历汉不行。下身谓进爵授绥之类。登台观云,临雍拜老。懋惟帝绩,增光文考。懋,勉也。《书》曰:“惟我文考,光于四海。”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东坡(苏轼)乌台诗案 虚静冲和先生徐神翁语录 虚静冲和先生徐神翁语录 丰清敏公遗事一卷附录一卷新增附录一卷续增附录一卷校勘记一卷 丰清敏公遗事一卷附录一卷 丰清敏公遗事一卷附录一卷 丰清敏公遗事一卷附录一卷 丰清敏公遗事一卷附录一卷 丰清敏公(稷)遗事 钱乙传 钱乙传 程明道先生(颢)行状 种太尉(锷)传 种太尉(锷)传 孙少述(侔)传 列代褒崇 [江苏泰兴]延令林氏纂修族谱 [江苏扬州]林氏西山本支宗谱四卷首一卷 [湖南潋浦]桂林郡奉氏续修宗谱 [江苏无锡]锡山奉氏宗谱十二卷首一卷 [浙江上虞]虞邑杭氏宗谱 [江苏江都]维扬江都杭氏族谱 [山西太谷]武氏家谱 青氏三修族谱 邵氏宗谱 邵氏宗谱 东陵邵氏宗 崇西邵氏族谱 邵氏宗谱 白阳邵氏宗谱 白阳邵氏宗谱 白阳邵氏宗谱 东陵邵氏桂馥堂宗谱 邵氏世谱一卷家谱一卷外谱一卷先世遗事一卷先茔志一卷 [云南保山]邵氏家谱 [湖南安化]邵氏族谱 [河南]辉洛邵氏家谱 [安徽绩溪]华阳邵氏宗谱十八卷首一卷 [安徽绩溪]华阳邵氏统宗谱十八卷首一卷 [安徽绩溪]华阳邵氏统宗谱十八卷首一卷 [安徽泾县]东阳兴贤邵氏宗谱 [安徽休宁]休宁邵氏宗谱 [安徽安庆]邵氏宗谱 [浙江]重修邵氏宗谱 [浙江永嘉]永嘉韶川邵氏宗谱 [浙江浦江]嵩溪邵氏宗谱 [浙江浦江]嵩溪邵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嵩溪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墅川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紫溪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紫溪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紫溪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东阳兴贤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东阳兴贤邵氏宗谱 [浙江东阳]东阳兴贤邵氏宗谱 [浙江金华]博陵邵氏宗谱 [浙江金华]博陵邵氏宗谱 [浙江衢州]博陵邵氏宗谱 [浙江诸暨]暨东孝义邵氏宗谱 [浙江诸暨]暨东孝义邵氏宗谱 話劇藝術概論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圖形設計_達寧美術出版社瀋陽.djvu 藝術與科學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藝術與視知覺視覺藝術心理學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藝術與幻覺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藝術辭典_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英漢藝術詞典_長城出版社北京.djvu 20世紀美術辭典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美術辭典_上海辭書出版社上海.djvu 簡明美術辭典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中外古典藝術鑒賞辭典_學苑出版社北京.djvu 英漢美術詞典_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藝術意境概論_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djvu 藝術的審美特性_達寧大學出版社瀋陽.djvu 各門類藝術的特徵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文藝新潮_吉林教育出版社.djvu 藝術概論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理想與偶像價值在歷史和藝術中的地位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美與藝術_安徽教育出版社合肥.djvu 藝術概論與欣賞_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20世紀藝術中的抽像和技巧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當代西方藝術理論述要_學林出版社.djvu 論藝術_大地出版社台北.djvu 伍蠡甫藝術美學文集_復旦大學出版社.djvu 藝術中的哲學例選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藝術原理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藝術哲學新論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的起源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藝術美學新義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風格流派史跡_南開大學出版社天津.djvu 藝術搖籃_浙江美術學出版社.djvu 藝術問題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藝術管理與劇院管理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管學導論_求實出版社.djvu 藝術經濟學概說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的審美實賍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藝術與人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判斷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外藝術創作心理學_中央文物供應社台北.djvu 中國古代美學藝術論文集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美學與藝術評論第一集_復旦大學出版社.djvu 美學與藝術評論第二集_復旦大學出版社.djvu 現代主義諸流派分析與批評_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哲學新論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美的分析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魯迅與美術_大光出版社香港.djvu 人藝術和文學中的精神_華夏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思維學_朹南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1945年以後的現代視覺藝術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世界藝術與美學第一輯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藝術與美學第二輯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藝術與美學第三輯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美與欣賞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世界美術史第一卷原始美術_山朹美術出版社濟南.djvu 世界美術史第二卷古代西亞埃及美洲的美術_山朹美術出版社濟南.djvu 世界美術史第三卷古代希臘羅馬美術_山朹美術出版社濟南.djvu 世界美術史第五卷_山朹美術出版社濟南.djvu 二十世紀藝術家論藝術_上海書目出版社上海.djvu 文藝問題論集_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鑒賞概要_求實出版社.djvu 一個達動的開始_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台北.djvu 藝術知識900題_北京航空學院出版社.djvu 藝術美學新論_達寧大學科研處.djvu 藝術真實十題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人材成功之路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看名畫的眼睛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不到頂點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再再探索_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與人文科學貢布裡希文選_浙江攝影出版社.djvu 文人畫與南北宗論文彙編_上海書畫出版社上海.djvu 心中有人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外國美術名作欣賞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人類的藝術_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djvu 祼體藝術欣賞_海天出版社-深圳.djvu 藝苑趣談錄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藝術風系_漓江出版社南寧.djvu 美貌論容貌的價值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藝術和現代主義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繪畫構圖法基礎_湖南美術出版社長沙.djvu 色彩心理學_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djvu 世界藝術百科全書選譯Ⅰ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西方藝術大觀_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djvu 西方藝術史_江蘇美術出版社.djvu 希臘羅馬美術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外國美術史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西方美術史話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西洋美術史_三民書局台北.djvu 西方美術史綱_達寧美術出版社瀋陽.djvu 原始藝術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近朹與中朹的文明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藝術的起源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西方藝術簡史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美術史文選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美術史_國際文化出版社.djvu 藝術史史前至現代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中外美術史大事對照年表_江蘇美術出版社.djvu 論古代藝術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復興歐洲藝術下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復興歐洲藝術上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巴洛克藝術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畫布上的創造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Ⅵ法國藝術之花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Ⅴ巴洛克的光與影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Ⅰ文明的曙光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Ⅱ地中海世界的光輝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Ⅲ神的王國與人類都市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Ⅶ浪漫派的抬頭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Ⅳ文藝復興的波動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現代美術作品集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千奇百怪的國外藝術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美術高考指導_浙江美術學院出版社杭州.djvu 美術叢書第一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美術叢書第二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美術叢書第三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書畫鑒定簡述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一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二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三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四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五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