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 | 诗词 | 常识 | 全文检索 | 字典 | 词典 | 成语 | 康熙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知识 | 事件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名著 | 下载 | 留言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五十列傳第二十

晉書卷五十列傳第二十

  曹志

  曹志字允恭,譙國譙人,魏陳思王植之孽子也。少好學,以才行稱,夷簡有大度,兼善騎射。植曰:「此保家主也。」立以為嗣。後改封濟北王。

  武帝為撫軍將軍,迎陳留王于鄴,志夜謁見,帝與語,自暮達旦,甚奇之。及帝受禪,降為鄄城縣公。詔曰:「昔在前世,雖曆運迭興,至於先代苗裔,傳祚不替,或列藩九服,式序王官。選眾命賢,惟德是與,蓋至公之道也。魏氏諸王公養德藏器,壅滯曠久,前雖有詔,當須簡授,而自頃眾職少缺,未得式敘。前濟北王曹志履德清純,才高行潔,好古博物,為魏宗英,朕甚嘉之。其以志為樂平太守。」志在郡上書,以為宜尊儒重道,請為博士置吏卒。遷章武、趙郡太守。雖累郡職,不以政事為意,晝則遊獵,夜誦詩書,以聲色自娛,當時見者未能審其量也。

  咸寧初,詔曰:「鄄城公曹志,篤行履素,達學通識,宜在儒林,以弘冑子之教。其以志為散騎常侍、國子博士。」帝嘗閱六代論,問志曰:「是卿先王所作邪﹖」志對曰:「先王有手所作目錄,請歸尋按。」還奏曰:「按錄無此。」帝曰:「誰作﹖」志曰:「以臣所聞,是臣族父冏所作。以先王文高名著,欲令書傳于後,是以假託。」帝曰:「古來亦多有是。」顧謂公卿曰:「父子證明,足以為審。自今已後,可無復疑。」

  後遷祭酒。齊王攸將之國,下太常議崇錫文物。時博士秦秀等以為齊王宜內匡朝政,不可之藩。志又常恨其父不得志於魏,因愴然歎曰:「安有如此之才,如此之親,不得樹本助化,而遠出海隅﹖晉朝之隆,其殆乎哉!」乃奏議曰:「伏聞大司馬齊王當出藩東夏,備物盡禮,同之二伯。今陛下為聖君,稷契為賢臣,內有魯衛之親,外有齊晉之輔,坐而守安,此萬世之基也。古之夾輔王室,同姓則周公其人也,異姓則太公其人也,皆身在內,五世反葬。後雖有五霸代興,桓文譎主,下有請隧之僭,上有九錫之禮,終於譎而不正,驗於尾大不掉,豈與召公之歌棠棣,周詩之詠鴟鴞同日論哉!今聖朝創業之始,始之不諒,後事難工。幹植不強,枝葉不茂;骨骾不存,皮膚不充。自羲皇以來,豈是一姓之獨有!欲結其心者,當有磐石之固。夫欲享萬世之利者,當與天下議之。故天之聰明,自我人之聰明。秦魏欲獨擅其威,而財得沒其身;周漢能分其利,而親疏為之用。此自聖主之深慮,日月之所照。事雖淺,當深謀之;言雖輕,當重思之。志備位儒官,若言不及禮,是志寇竊。知忠不言,議所不敢。〔一〕志以為當如博士等議。」議成當上,見其從弟高邑公嘉。嘉曰:「兄議甚切,百年之後必書晉史,目下將見責邪。」帝覽議,大怒曰:「曹志尚不明吾心,況四海乎!」以議者不指答所問,橫造異論,策免太常鄭默。於是有司奏收志等結罪,詔惟免志官,以公還第,其餘皆付廷尉。

  頃之,志復為散騎常侍。遭母憂,居喪過禮,因此篤病,喜怒失常。九年卒,太常奏以惡諡。崔褒歎曰:「魏顆不從亂,以病為亂故也。今諡曹志而諡其病,豈謂其病不為亂乎!」於是諡為定。

  庾峻子珉敳

  庾峻字山甫,潁川鄢陵人也。祖乘,才學洽聞,漢司徒辟,有道徵,皆不就。伯父嶷,中正簡素,仕魏為太僕。父道,〔二〕廉退貞固,養志不仕。牛馬有踶齧者,恐傷人,不貨於市。及諸子貴,賜拜太中大夫。

  峻少好學,有才思。嘗游京師,聞魏散騎常侍蘇林老疾在家,往候之。林嘗就乘學,見峻流涕,良久曰:「尊祖高才而性退讓,慈和汎愛,清靜寡欲,不營當世,惟修德行而已。鄢陵舊五六萬戶,聞今裁有數百。君二父孩抱經亂,獨至今日,尊伯為當世令器,君兄弟復俊茂,此尊祖積德之所由也。」

  歷郡功曹,舉計掾,州辟從事。太常鄭袤見峻,大奇之,舉為博士。時重莊老而輕經史,峻懼雅道陵遲,乃潛心儒典。屬高貴鄉公幸太學,問尚書義於峻,峻援引師說,發明經旨,申暢疑滯,對答詳悉。遷祕書丞。長安有大獄,久不決,拜峻侍御史,往斷之,朝野稱允。武帝踐阼,賜爵關中侯,遷司空長史,轉祕書監、御史中丞,拜侍中,加諫議大夫。常侍帝講詩,中庶子何劭論風雅正變之義,峻起難往反,四坐莫能屈之。

  是時風俗趣競,禮讓陵遲。峻上疏曰:

  臣聞黎庶之性,人眾而賢寡;設官分職,則官寡而賢眾。為賢眾而多官,則妨化;以無官而棄賢,則廢道。是故聖王之御世也,因人之性,或出或處,故有朝廷之士,又有山林之士。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猶人之有股肱心膂,共為一體也。山林之士,被褐懷玉,太上棲於丘園,高節出於眾庶。其次輕爵服,遠恥辱以全志。〔三〕最下就列位,惟無功而能知止。彼其清劭足以抑貪汙,退讓足以息鄙事。故在朝之士聞其風而悅之,將受爵者皆恥躬之不逮。斯山林之士、避寵之臣所以為美也,先王嘉之。節雖離世,而德合於主;行雖詭朝,而功同於政。故大者有玉帛之命,其次有几杖之禮,以厚德載物,出處有地。既廊廟多賢才,而野人亦不失為君子,此先王之弘也。

  秦塞斯路,利出一官。雖有處士之名,〔四〕而無爵列於朝者,商君謂之六蝎,韓非謂之五蠹。時不知德,惟爵是聞。故閭閻以公乘侮其鄉人,郎中以上爵傲其父兄。漢祖反之,大暢斯否。任蕭曹以天下,重四皓於南山。以張良之勳,而班在叔孫之後;蓋公之賤,而曹相諮之以政。帝王貴德於上,俗亦反本於下。故田叔等十人,漢廷臣無能出其右者,而未嘗干祿於時。以釋之之貴,結王生之襪於朝,而其名愈重。自非主臣尚德兼愛,孰能通天下之志,如此其大者乎!

  夫不革百王之弊,徒務救世之政,文士競智而務入,武夫恃力而爭先。官高矣,而意未滿;功報矣,其求不已。又國無隨才任官之制,俗無難進易退之恥。位一高,雖無功而不見下,已負敗而後見用。故因前而升,則處士之路塞矣。又仕者黜陟無章,是以普天之下,先競而後讓,舉世之士,有進而無退。大人溺於動俗,執政撓於群言,衡石為之失平,清濁安可復分﹖昔者先王患向之所以取天下者,今之為弊,是故功成必改其物,業定必易其教。雖以爵祿使下,臣無貪陵之行;雖以甲兵定功,主無窮武之悔也。

  臣愚以為古者大夫七十懸車,今自非元功國老,三司上才,可聽七十致仕,則士無懷祿之嫌矣。其父母八十,可聽終養,則孝莫大於事親矣。吏歷試無績,依古終身不仕,則官無秕政矣。能小而不能大,可降還蒞小,則使人以器矣。人主進人以禮,退人以禮,人臣亦量能受爵矣。其有孝如王陽,臨九折而去官,潔如貢禹,冠一免而不著,及知止如王孫,知足如疏廣,雖去列位而居東野,與人父言,依於慈,與人子言,依於孝。此其出言合於國檢,危行彰於本朝。去勢如脫屣,路人為之隕涕;辭寵如金石,庸夫為之興行。是故先王許之,而聖人貴之。

  夫人之性陵上,猶水之趣下也,益而不已必決,升而不已必困。始於匹夫行義不敦,終於皇輿為之敗績,固不可不慎也。下人并心進趣,上宜以退讓去其甚者。退讓不可以刑罰使,莫若聽朝士時時從志,山林往往間出。無使入者不能復出,往者不能復反。然後出處交泰,提衡而立,時靡有爭,天下可得而化矣。

  又疾世浮華,不修名實,著論以非之,文繁不載。

  九年卒,詔賜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臨終,敕子珉朝卒夕殯,幅巾布衣,葬勿擇日。珉奉遵遺命,斂以時服。二子:珉、敳。

  珉字子琚。性淳和好學,行己忠恕。少歷散騎常侍、本國中正、侍中,封長岑男。

  懷帝之沒劉元海也,〔五〕珉從在平陽。元海大會,因使帝行酒,珉不勝悲憤,再拜上酒,因大號哭,賊惡之。會有告珉及王雋等謀應劉琨者,元海因圖弒逆,珉等並遇害。初,洛陽之未陷也,珉為侍中,直于省內,謂同僚許遐曰:「世路如此,禍難將及,吾當死乎此屋耳!」及是,竟不免焉。太元末,追諡曰貞。

  敳字子嵩。長不滿七尺,而腰帶十圍,雅有遠韻。為陳留相,未嘗以事嬰心,從容酣暢,寄通而已。處眾人中,居然獨立。嘗讀老莊,曰:「正與人意闇同。」太尉王衍雅重之。

  敳見王室多難,終知嬰禍,乃著意賦以豁情,猶賈誼之服鳥也。其詞曰:「至理歸於渾一兮,榮辱固亦同貫。存亡既已均齊兮,正盡死復何歎。物咸定於無初兮,俟時至而後驗。若四節之素代兮,豈當今之得遠﹖且安有壽之與夭兮,或者情橫多戀。宗統竟初不別兮,大德亡其情願。蠢動皆神之為兮,癡聖惟質所建。真人都遣穢累兮,性茫蕩而無岸。縱驅於遼廓之庭兮,委體乎寂寥之館。天地短於朝生兮,億代促於始旦。顧瞻宇宙微細兮,眇若豪鋒之半。飄颻玄曠之域兮,深漠暢而靡玩。兀與自然并體兮,融液忽而四散。」從子亮見賦,問曰:「若有意也,非賦所盡;若無意也,復何所賦﹖」答曰:「在有無之間耳!」

  遷吏部郎。是時天下多故,機變屢起,敳常靜默無為。參東海王越太傅軍事,轉軍諮祭酒。時越府多雋異,敳在其中,常自袖手。豫州牧長史河南郭象善老莊,時人以為王弼之亞。敳甚知之,每曰:「郭子玄何必減庾子嵩。」象後為太傅主簿,任事專勢。敳謂象曰:「卿自是當世大才,我疇昔之意都已盡矣。」

  敳有重名,為搢紳所推,而聚斂積實,談者譏之。都官從事溫嶠奏之,敳更器嶠,目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礧砢多節,施之大廈,有棟梁之用。時劉輿見任於越,人士多為所構,惟敳縱心事外,無跡可間。後以其性儉家富,說越令就換錢千萬,冀其有吝,因此可乘。越於眾坐中問於敳,而敳乃穨然已醉,幘墮机上,以頭就穿取,徐答云:「下官家有二千萬,隨公所取矣。」輿於是乃服。越甚悅,因曰:「不可以小人之慮度君子之心。」王衍不與敳交,敳卿之不置。衍曰:「君不得為耳。」敳曰:「卿自君我,我自卿卿。我自用我家法,卿自用卿家法。」衍甚奇之。

  石勒之亂,與衍俱被害,時年五十。

  郭象

  郭象字子玄,少有才理,好老莊,能清言。太尉王衍每云:「聽象語,如懸河瀉水,注而不竭。」州郡辟召,不就。常閑居,以文論自娛。後辟司徒掾,稍至黃門侍郎。東海王越引為太傅主簿,甚見親委,遂任職當權,熏灼內外,由是素論去之。永嘉末病卒,著碑論十二篇。

  先是注莊子者數十家,莫能究其旨統。向秀於舊注外而為解義,妙演奇致,大暢玄風,惟秋水、至樂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其義零落,然頗有別本遷流。象為人行薄,以秀義不傳於世,遂竊以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樂二篇,又易馬蹄一篇,其餘眾篇或點定文句而已。其後秀義別本出,故今有向、郭二莊,其義一也。

  庾純子旉

  庾純字謀甫。博學有才義,為世儒宗。郡補主簿,仍參征南府,累遷黃門侍郎,封關內侯,歷中書令、河南尹。

  初,純以賈充姦佞,與任愷共舉充西鎮關中,充由是不平。充嘗宴朝士,而純後至,充謂曰:「君行常居人前,今何以在後﹖」純曰:「旦有小市井事不了,〔六〕是以來後。」世言純之先嘗有伍伯者,充之先有市魁者,充、純以此相譏焉。充自以位隆望重,意殊不平。及純行酒,充不時飲。純曰:「長者為壽,何敢爾乎!」充曰:「父老不歸供養,將何言也!」純因發怒曰:「賈充!天下兇兇,由爾一人。」充曰:「充輔佐二世,蕩平巴蜀,有何罪而天下為之兇兇﹖」純曰:「高貴鄉公何在﹖」眾坐因罷。充左右欲執純,中護軍羊琇、侍中王濟佑之,因得出。充慚怒,上表解職。純懼,上河南尹、關內侯印綬,上表自劾曰:「司空公賈充請諸卿校并及臣。臣不自量,飲酒過多。醉亂行酒,重酌於公,公不肯飲,言語往來,公遂訶臣父老不歸供養,卿為無天地。臣不服罪自引,而更忿怒,厲聲名公,臨時諠譊,遂至荒越。禮,『八十月制』,誠以衰老之年,變難無常也。臣不惟生育之恩,求養老父,而懷祿貪榮,烏鳥之不若。充為三公,論道興化,以教義責臣,是也。而以枉錯直,居下犯上,醉酒迷荒,昏亂儀度。臣得以凡才,擢授顯任。易戒濡首,論誨酒困,而臣聞義不服,過言盈庭,黷慢台司,違犯憲度,不可以訓。請臺免臣官,廷尉結罪,大鴻臚削爵土。敕身不謹,伏須罪誅。」御史中丞孔恂劾純,請免官。詔曰:「先王崇尊卑之禮,明貴賤之序,著溫克之德,記沈酗之禍,所以光宣道化,示人軌儀也。昔廣漢陵慢宰相,獲犯上之刑;灌夫託醉肆忿,致誅斃之罪。純以凡才,備位卿尹,不惟謙敬之節,不忌覆車之戒,陵上無禮,悖言自口,宜加顯黜,以肅朝倫。」遂免純官。

  又以純父老不求供養,使據禮典正其臧否。太傅何曾、太尉荀顗、驃騎將軍齊王攸議曰:「凡斷正臧否,宜先稽之禮、律。八十者,一子不從政;九十者,其家不從政。新令亦如之。按純父年八十一,兄弟六人,三人在家,不廢侍養。純不求供養,其於禮、律未有違也。司空公以純備位卿尹,望其有加於人。而純荒醉,肆其忿怒。臣以為純不遠布孝至之行,〔七〕而近習常人之失,〔八〕應在譏貶。」司徒石苞議:「純榮官忘親,惡聞格言,不忠不孝,宜除名削爵土。」司徒西曹掾劉斌議以為:「敦敘風俗,以人倫為先;人倫之教,以忠孝為主。忠故不忘其君,孝故不忘其親。若孝必專心於色養,則明君不得而臣;忠必不顧其親,則父母不得而子也。是以為臣者,必以義斷其恩;為子也,必以情割其義。在朝則從君之命,在家則隨父之制。然後君父兩濟,忠孝各序。純兄峻以父老求歸,峻若得歸,純無不歸之勢;峻不得歸,純無得歸之理。純雖自聞,同不見聽。近遼東太守孫和、廣漢太守鄧良皆有老母,良無兄弟,授之遠郡,辛苦自歸,皆不見聽。且純近為京尹,父在界內,時得自啟定省,獨於禮法外處其貶黜,斌愚以為非理也。禮,年八十,一子不從政。純有二弟在家,不為違禮。又令,年九十,乃聽悉歸。今純父實未九十,不為犯令。罵辱宰相,宜加放斥,以明國典。聖恩愷悌,示加貶退,臣愚無所清議。」河南功曹史龐札等表曰:

  臣郡前尹關內侯純,醉酒失常,戊申詔書既免尹官,以父篤老不求供養,下五府依禮典正其臧否。臣謹按三王養老之制,八十,一子不從政;九十,其家不從政,斯誠使人無闕孝養之道,為臣不違在公之節也。先王制禮垂訓,莫尚於周。當其時也,姬公留周,伯禽之魯,孝子不匱,典禮無愆。今公府議,七十時制,八十月制,欲以駁奪從政之限,削除爵土。是為公旦立法,還自越之,魯侯為子,即為罰首也。石奮期頤,四子列郡。近太宰獻王諸子,亦在藩外。古今同符,忠孝並濟。

  臣聞悔吝之疵,君子有之。尹性少飲多,遂至沈醉。尹醒聞知,悼恨前失,執謙引罪,深自奏劾,求入重法。今公府不原所由,而謂傲很,是為重罪過醉之言,而沒迷復之義也。臣聞父子天性,愛由自然,君臣之交,出自義合,而求忠臣必於孝子。是以先王立禮,敬同於父,原始要終,齊於所生,如此猶患人臣罕能致身。今公府議云,禮律雖有常限,至於疾病歸養,不奪其志。如此則為禮禁正直,而陷人以詐,〔九〕違越王制,開其殆原。尹少履清苦,事親色養,歷職內外,公廉無私,此陛下之所以屢發明詔,而尹之所以仍見擢授也。尹行己也恭,率下也敬,先眾後己,實是宿心。一旦由醉,責以暴慢。按奏狀不忠不孝,群公建議削除爵土,此愚臣所以自悲自悼,拊心泣血也。

  按今父母年過八十,〔一0〕聽令其子不給限外職,誠以得有歸來之緣。今尹居在郡內,前每表屢蒙定省。尹昆弟六人,三人在家,孝養不廢。兄侍中峻,家之嫡長,往比自表,求歸供養,詔喻不聽。國體法同,兄弟無異,而虛責尹不求供養如斯,臣懼長假飾之名,而損忠誠之實也。夫禮者,所以經國家,定社稷也。故陶唐之隆,順考古典;周成之美,率由舊章。伏惟陛下聖德欽明,敦禮崇教,疇諮四嶽,以詳典制。尹以犯違受黜,而所由者醉。公以教義見責,而所因者忿。積忿以立義,由醉以得罪,禮律不復為斷,文致欲以成法。是以愚臣敢冒死亡之誅,而恥不伸於盛明之世。惟蒙哀察。

  帝復下詔曰:「自中世以來,多為貴重順意,賤者生情,故令釋之、定國得揚名於前世。今議責庾純,不惟溫克,醉酒沈湎,此責人以齊聖也。疑賈公亦醉,若其不醉,終不於百客之中責以不去官供養也。大晉依聖人典禮,制臣子出處之宜,若有八十皆當歸養,亦不獨純也。古人云:『由醉之言,俾出童羖。』明不責醉,恐失度也。所以免純者,當為將來之醉戒耳。齊王、劉掾議當矣。」復以純為國子祭酒,加散騎常侍。後將軍荀眅於朝會中奏純以前坐不孝免黜,不宜升進。侍中甄德進曰:「孝以顯親為大,祿養為榮。詔赦純前愆,擢為近侍,兼掌教官,此純召不俟駕之日。而後將軍眅敢以私議貶奪公論,抗言矯情,誣罔朝廷,宜加貶黜。」眅坐免官。

  初,眅與純俱為大將軍所辟,眅整麗車服,純率素而已,眅以為愧恨。至是,毀純。眅既免黜,純更以此愧之,亟往慰勉之,時人稱純通恕。

  遷侍中,以父憂去官。起為御史中丞,轉尚書。除魏郡太守,不之官,拜少府。年六十四卒。子旉。

  旉字允臧。少有清節,歷位博士。齊王攸之就國也,下禮官議崇錫之物。旉與博士太叔廣、劉暾、繆蔚、郭頤、秦秀、傅珍等上表諫曰:

  書稱「帝堯克明俊德,以親九族」。武王光有天下,兄弟之國十有六人,同姓之國四十人,元勳睦親,顯以殊禮,而魯、衛、齊、晉大啟土宇,並受分器。所謂惟善所在,親疏一也。大晉龍興,隆唐周之遠跡,王室親屬,佐命功臣,咸受爵土,而四海乂安。今吳會已平,詔大司馬齊王出統方嶽,當遂撫其國家,將準古典,以垂永制。

  昔周之選建明德以左右王室也,則周公為太宰,康叔為司寇,聃季為司空。及召、芮、畢、毛諸國,皆入居公卿大夫之位,明股肱之任重,守地之位輕也,未聞古典以三事之重出之國者。漢氏諸侯王位尊勢重,在丞相三公上。其入讚朝政者,乃有兼官,其出之國,亦不復假台司虛名為隆寵也。

  昔申無宇曰「五大不在邊」,先儒以為貴寵公子公孫,累世正卿也。又曰「五細不在庭」,先儒以為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也。不在庭,不在朝廷為政也。又曰:「親不在外,羇不在內。今棄疾在外,鄭丹在內,君其少戒之。」叔向有言:「公室將卑,其枝葉先落。」公族,公室之本,而去之,諺所謂芘焉而縱尋斧柯者也。

  今使齊王賢邪,則不宜以母弟之親尊,居魯衛之常職;不賢邪,不宜大啟土宇,表建東海也。古禮,三公無職,坐而論道,不聞以方任嬰之。惟周室大壞,宣王中興,四夷交侵,救急朝夕,然後命召穆公征淮夷。故其詩曰「徐方不回,王曰旋歸」,宰相不得久在外也。今天下已定,六合為家,將數延三事,與論太平之基,而更出之,去王城二千里,違舊章矣。

  旉草議,先以呈父純,純不禁。太常鄭默、博士祭酒曹志並過其事。武帝以博士不答所問,答所不問,大怒,事下有司。尚書朱整、褚〈契,中“大改石”〉等奏:「旉等侵官離局,迷罔朝廷,崇飾惡言,假託無諱,請收旉等八人付廷尉科罪。」旉父純詣廷尉自首:「旉以議草見示,愚淺聽之。」詔免純罪。

  廷尉劉頌又奏旉等大不敬,棄市論,求平議。尚書又奏請報聽廷尉行刑。尚書夏侯駿謂朱整曰:「國家乃欲誅諫臣!官立八座,正為此時,卿可共駁正之。」整不從,駿怒起,曰:「非所望也!」乃獨為駁議。左僕射魏舒、右僕射下邳王晃等從駿議。奏留中七日,乃詔曰:「旉等備為儒官,不念奉憲制,不指答所問,敢肆其誣罔之言,以干亂視聽。而旉是議主,應為戮首。但旉及家人並自首,大信不可奪。秦秀、傅珍前者虛妄,幸而得免,復不以為懼,當加罪戮,以彰凶慝。猶復不忍,皆丐其死命。秀、珍、旉等並除名。」

  後數歲,復起為散騎侍郎。終于國子祭酒。

  秦秀

  秦秀字玄良,新興雲中人也。父朗,魏驍騎將軍。秀少敦學行,以忠直知名。咸寧中,為博士。

  何曾卒,下禮官議諡。秀議曰:

  故太宰何曾,雖階世族之胤,而少以高亮嚴肅,顯登王朝。事親有色養之名,在官奏科尹模,此二者實得臣子事上之概。然資性驕奢,不循軌則。詩云:「節彼南山,惟石巖巖,赫赫師尹,人具爾瞻。」言其德行高峻,動必以禮耳。丘明有言:「儉,德之恭;侈,惡之大也。」大晉受命,勞謙隱約,曾受寵二代,顯赫累世。暨乎耳順之年,身兼三公之位,食大國之租,荷保傅之貴,執司徒之均。二子皆金貂卿校,列于帝側。方之古人,責深負重,雖舉門盡死,猶不稱位。而乃驕奢過度,名被九域,行不履道,而享位非常。以古義言之,非惟失輔相之宜,違斷金之利也。穢皇代之美,壞人倫之教,生天下之醜,示後生之傲,莫大於此。自近世以來,宰臣輔相,未有受垢辱之聲,被有司之劾,父子塵累而蒙恩貸若曾者也。

  周公弔二季之陵遲,哀大教之不行,於是作諡以紀其終。曾參奉之,啟手歸全,易簀而沒,蓋明慎終,死而後已。齊之史氏,亂世陪臣耳,猶書君賊,累死不懲。況於皇代守典之官,敢畏強盛,而不盡禮。管子有言:「禮義廉恥,是謂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宰相大臣,人之表儀,若生極其情,死又無貶,是則帝室無正刑也。王公貴人,復何畏哉!所謂四維,復何寄乎!謹按諡法:「名與實爽曰繆,怙亂肆行曰醜。」曾之行己,皆與此同,宜諡繆醜公。

  時雖不同秀議,而聞者懼焉。

  秀性忌讒佞,疾之如讎,素輕鄙賈充,及伐吳之役,聞其為大都督,謂所親者曰:「充文案小才,乃居伐國大任,吾將哭以送師。」或止秀曰:「昔蹇叔知秦軍必敗,故哭送其子耳。今吳君無道,國有自亡之形,群率踐境,將不戰而潰。子之哭也,既為不智,乃不赦之罪。」於是乃止。及孫皓降于王濬,充未之知,方以吳未可平,抗表請班師。充表與告捷同至,朝野以充位居人上,智出人下,僉以秀為知言。

  及充薨,秀議曰:「充舍宗族弗授,而以異姓為後,悖禮溺情,以亂大倫。昔鄫養外孫莒公子為後,春秋書『莒人滅鄫』。聖人豈不知外孫親邪!但以義推之,則無父子耳。又案詔書『自非功如太宰,始封無後如太宰,〔一一〕所取必己自出如太宰,不得以為比』。然則以外孫為後,自非元功顯德,不之得也。天子之禮,蓋可然乎?絕父祖之血食,開朝廷之禍門。諡法『昏亂紀度曰荒』,請諡荒公。」不從。

  王濬有平吳之勳,而為王渾所譖毀。帝雖不從,無明賞罰,以濬為輔國大將軍,天下咸為之怨。秀乃上言曰:「自大晉啟祚,輔國之號,率以舊恩。此為王濬無功之時,受九列之顯位,立功之後更得寵人之辱號也。四海視之,孰不失望!蜀小吳大,平蜀之後,二將皆就加三事,今濬還而降等,天下安得不惑乎!吳之未亡也,雖以三祖之神武,猶躬受其屈。以孫皓之虛名,足以驚動諸夏,每一小出,雖聖心知其垂亡,然中國輒懷惶怖。當爾時,有能借天子百萬之眾,平而有之,與國家結兄弟之交,臣恐朝野實皆甘之耳。今濬舉蜀漢之卒,數旬而平吳,雖舉吳人之財寶以與之,本非己分有焉,而遽與計校乎?」〔一二〕

  後與劉暾等同議齊王攸事,忤旨,除名。尋復起為博士。秀性婞直,與物多忤。為博士前後垂二十年,卒於官。

  史臣曰:齊獻王以明德茂親,經邦論道,允釐庶績,式敘彝倫。武帝納姦諂之邪謀,懷始終之遠慮,遂乃君茲青土,作牧東藩。遠邇驚嗟,朝野失望。曹志等服膺教義,方軌儒門,蹇蹇匪躬,慺慺體國。故能抗言鳳闕,忤犯龍鱗,身雖暫屈,道亦弘矣!庾氏世載清德,見稱於世,汝潁之多奇士,斯焉取斯。謀甫素疾佞邪,而發因醉飽,投鼠忌器,豈易由言。竊人之財,猶謂之盜,子玄假譽攘善,將非盜乎!

  贊曰:魏氏維城,濟北知名。潁川多士,峻亦飛英。長岑徇義,祭酒遺榮。謀甫三爵,酗醟斯作。象既攘善,秀惟癉惡。旉獻嘉謀,幾趨鼎鑊。

  校勘記

  〔一〕議所不敢周校:「義」誤「議」。

  〔二〕父道斠注:魏志管寧傳注、張虻傳注兩引庾氏譜以及元和姓纂、鄧名世姓氏辨證「道」皆作「遁」,此作「道」,乃「遁」之誤。

  〔三〕全志「全志」,各本作「全名」,今從局本。

  〔四〕雖有處士之名「雖」,各本作「唯」,今從局本。

  〔五〕懷帝之沒劉元海也勞校:「劉元海」當作「劉聰」。

  〔六〕旦有小市井事不了「旦」,各本作「且」,今從局本。

  〔七〕不遠布孝至之行通志一二三「孝至」作「至孝」,與下句「常人」對文。

  〔八〕而近習常人之失「習」,各本作「惜」,今從宋本。

  〔九〕而陷人以詐「人」,各本作「入」,今從殿本。冊府六一四亦作「人」。

  〔一0〕按今父母年過八十通志一二三及冊府六一四「今」作「令」。

  〔一一〕始封無後各本脫「無」字,今從殿本。賈充傳亦有「無」字。

  〔一二〕而遽與計校乎「遽」,各本作「據」,局本作「遽」,今從之。

查看目录 >> 《晉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西王圣母诸倦庆贺蟠桃宝卷 万法宝卷(万宝宝卷) 天缘经偈略解一卷结经分句略解一卷附大乘堂规二十八条 天缘经宝卷二卷结经宝卷 太上老子清静科仪 佛说如如老袓宝卷 如如老袓化度众生指往西方宝卷全集(如如宝卷) 如如老袓化度众生指往西方宝卷全集(如如宝卷) 如如老袓化度众生指往西方宝卷全集(如如宝卷) 清源 清源 普运十王地狱宝卷 辟邪归正消灾延寿立愿宝卷(立愿宝卷) 辟邪归正消灾延寿立愿宝卷(立愿宝卷) 辟邪归正消灾延寿立愿宝卷(立愿宝卷) 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宝卷(皇极金丹九莲归真还乡宝卷、皇极经) 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金丹九品正信皈真还乡宝卷) 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金丹九品正信皈真还乡宝卷) 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金丹九品正信皈真还乡宝卷) 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金丹九品正信皈真还乡宝卷) 护国灵感隆恩真君宝卷 古佛当来下生弥勒出西宝卷 古佛当来下生弥勒出西宝卷 佛说销释保安宝卷 叹世宝卷 佛说叹世修因正信归宗宝卷 佛说空王如来古佛宝卷(古佛如来宝卷) 佛说金钱绘匙宝卷全部 佛说定劫经宝卷 佛说道德运世忠孝报恩宝卷 佛说大藏地狱救度离苦生天宝卷 佛说报恩宝卷 大藏般若通明宝卷 慈悲普济天医宝卷 敕封空王古佛如来宝卷 胎恩(怀胎宝卷) 胎恩(怀胎宝卷) 报娘恩宝卷 无上圆明通正生莲宝卷二卷扫邪归正论一卷无云子遗训一卷 皇极开玄出谷无林宝卷 修行明宗月微宝卷(月微宝卷) 修行明宗月微宝卷(月微宝卷) 天齐仁圣大帝宝卷 佛说西袓单传明真显性宝卷 大梵先天斗母圆明宝卷 销释科意正宗宝卷(正宗宝卷) 销释科意正宗宝卷(正宗宝卷) 销释开心结果宝卷 销释归家报恩宝眷 下生叹世宝卷 承天效法后土皇帝道源度生宝卷(后土圣母道源度生宝卷) 正宗无字注解宝经(销释科意正宗注解) 销释明证地狱宝卷 销释明证地狱宝卷 天倦圣母源流泰山宝卷 天倦圣母源流泰山宝卷 天倦圣母源流泰山宝卷 大乘圆顿教正宗除邪归家授记宝卷 销释木人开山宝卷 销释接续莲宗宝卷 通監紀事本末卷九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九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一上~卷十一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二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二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三上~卷十三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四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四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五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五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六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六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七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七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八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八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九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十九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一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一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二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二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三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三下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四上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四中_.djvu 通監紀事本末卷二十四下_.djvu 宋元詩會卷一~卷二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卷四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卷六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卷八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卷十_.djvu 宋元詩會卷十一~卷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十三~卷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十五~卷十七_.djvu 宋元詩會卷十八~卷十九_.djvu 宋元詩會卷二十~卷二十一_.djvu 宋元詩會卷二十二~卷二十三_.djvu 宋元詩會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宋元詩會卷二十六~卷二十七_.djvu 宋元詩會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十二~卷三十三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十六~卷三十七_.djvu 宋元詩會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宋元詩會卷四十~卷四十一_.djvu 宋元詩會卷四十二~卷四十三_.djvu 宋元詩會卷四十四~卷四十五_.djvu 宋元詩會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宋元詩會卷四十八~卷五十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十一~卷五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十三~卷五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十五~卷五十六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十七~卷五十八_.djvu 宋元詩會卷五十九~卷六十_.djvu 宋元詩會卷六十一~卷六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六十三~卷六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六十五~卷六十六_.djvu 宋元詩會卷六十七~卷六十八_.djvu 宋元詩會卷六十九~卷七十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十一~卷七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十三~卷七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十五~卷七十六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十七~卷七十八_.djvu 宋元詩會卷七十九~卷八十_.djvu 宋元詩會卷八十一~卷八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八十三~卷八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八十五~卷八十六_.djvu 宋元詩會卷八十七~卷八十八_.djvu 宋元詩會卷八十九~卷九十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十一~卷九十二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十三~卷九十四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十五~卷九十六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十七~卷九十八_.djvu 宋元詩會卷九十九~卷一百_.djvu 粵西詩載卷一~卷三_.djvu 粵西詩載卷四~卷五_.djvu 粵西詩載卷六~卷七_.djvu 粵西詩載卷八~卷九_.djvu 粵西詩載卷十~卷十一_.djvu 粵西詩載卷十二~卷十三_.djvu 粵西詩載卷十四~卷十五_.djvu 粵西詩載卷十六_.djvu 粵西詩載卷十七_.djvu 粵西詩載卷十八_.djvu 粵西詩載卷十九~卷二十_.djvu 粵西詩載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粵西詩載卷二十三_.djvu 粵西詩載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粵西文載卷一~卷二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卷四_.djvu 粵西文載卷五_.djvu 粵西文載卷六~卷七_.djvu 粵西文載卷八_.djvu 粵西文載卷九~卷十_.djvu 粵西文載卷十一~卷十二_.djvu 粵西文載卷十三~卷十四_.djvu 粵西文載卷十五_.djvu 粵西文載卷十六_.djvu 粵西文載卷十七~卷十八_.djvu 粵西文載卷十九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卷二十一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二~卷二十三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四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七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八_.djvu 粵西文載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十三~卷三十四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十五~卷三十六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十七~卷三十八_.djvu 粵西文載卷三十九~卷四十_.djvu 粵西文載卷四十一~卷四十二_.djvu 粵西文載卷四十三~卷四十四_.djvu 卧旗息鼓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 卧榻之侧,岂容酣睡 卧榻岂容鼾睡 卧榻鼾睡 卧狼当道 卧虎藏龙 卧雪吞毡 卧鼓偃旗 我心如秤 我盈彼竭 我负子戴 握两手汗 握云拿雾 握云携雨 握手极欢 握瑜怀玉 握管怀铅 握雾拏云 沃壤千里 沃雪注萤 窝囊废 窝窝囊囊 窝里反 蜗利蝇名 蜗名微利 蜗名蝇利 蜗舍荆扉 蜗角蝇头 龌龌龊龊 乌合之师 乌头白马生角 乌纱帽 乌衣门巷 乌鸦嘴 五丈灌韮 五内俱崩 五内俱焚 五合六聚 五季之酷 五尺之僮 五尺微童 五帝三皇 五彩斑斓 五星联珠 五月粜新谷 五毒俱全 五洲四海 五男二女 五短三粗 五经库 五脊六兽 五荤三厌 五虚六耗 五行四柱 五讲四美 五谷丰熟 五里云雾 五雷轰顶 五音六律 五鬼闹判 务农息民 务去陈言 勿为左右袒 勿剪之惠 勿念旧恶 勿怠勿忘 勿谓言之不预也 吾日三省 吾膝如铁 吾道东矣 吾门标秀 呜呜咽咽 寤寐不宁 寤寐求之 屋上建瓴水 屋如七星 屋梁落月 恶居下流 恶恶从短 恶欲其死而受欲其生 悮人子弟 悮国欺君 於乎哀哉 无一可 无一尘染 无一是处 无上上品 无与比伦 无业游民 无为自成 无事忙 无人不知 无从下手 无从措手 无以自解 无以自遣 无休无了 无佛处称尊 无关大局 无关重轻 无凭无据 无利不起早 无利可图 无功而禄 无功而返 无千待万 无可奉告 无可把握 无可指摘 无名之朴 无名之璞 无名之辈 无名火起 无名鼠辈 无噍类矣 无坚不陷 无好无恶 无家可奔 无尤无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