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四十七列傳第十七

晉書卷四十七列傳第十七

  傅玄子咸咸從父弟祗

  傅玄字休奕,北地泥陽人也。祖燮,漢漢陽太守。父幹,魏扶風太守。玄少孤貧,博學善屬文,解鍾律。性剛勁亮直,不能容人之短。郡上計吏再舉孝廉,太尉辟,皆不就。州舉秀才,除郎中,與東海繆施俱以時譽選入著作,撰集魏書。後參安東、衛軍軍事,轉溫令,再遷弘農太守,領典農校尉。所居稱職,數上書陳便宜,多所匡正。五等建,封鶉觚男。武帝為晉王,以玄為散騎常侍。及受禪,進爵為子,加駙馬都尉。

  帝初即位,廣納直言,開不諱之路,玄及散騎常侍皇甫陶共掌諫職。玄上疏曰:「臣聞

  先王之臨天下也,明其大教,長其義節;道化隆於上,清議行於下,上下相奉,人懷義心。亡秦蕩滅先王之制,以法術相御,而義心亡矣。近者魏武好法術,而天下貴刑名;魏文慕通達,〔一〕而天下賤守節。其後綱維不攝,而虛無放誕之論盈於朝野,使天下無復清議,而亡秦之病復發於今。陛下聖德,龍興受禪,弘堯舜之化,開正直之路,體夏禹之至儉,綜殷周之典文,臣詠歎而已,將又奚言!惟未舉清遠有禮之臣,以敦風節;未退虛鄙,以懲不恪,臣是以猶敢有言。」詔報曰:「舉清遠有禮之臣者,此尤今之要也。」乃使玄草詔進之。玄復上疏曰:

  臣聞舜舉五臣,無為而化,用人得其要也。天下群司猥多,不可不審得其人也。不得其人,一日則損不貲,況積日乎!典謨曰「無曠庶官」,言職之不可久廢也。諸有疾病滿百日不差,宜令去職,優其禮秩而寵存之,既差而後更用。臣不廢職於朝,國無曠官之累,此王政之急也。

  臣聞先王分士農工商以經國制事,各一其業而殊其務。自士已上子弟,為之立太學以教之,選明師以訓之,各隨其才優劣而授用之。農以豐其食,工以足其器,商賈以通其貨。故雖天下之大,兆庶之眾,無有一人游手。分數之法,周備如此。漢魏不定其分,百官子弟不修經藝而務交遊,未知蒞事而坐享天祿;農工之業多廢,或逐淫利而離其事;徒繫名於太學,然不聞先王之風。今聖明之政資始,而漢魏之失未改,散官眾而學校未設,游手多而親農者少,工器不盡其宜。臣以為亟定其制,通計天下若干人為士,足以副在官之吏;若干人為農,三年足有一年之儲;若干人為工,足其器用;若干人為商賈,足以通貨而已。尊儒尚學,貴農賤商,此皆事業之要務也。

  前皇甫陶上事,欲令賜拜散官皆課使親耕,天下享足食之利。禹稷躬稼,祚流後世,是以明堂、月令著帝藉之制。伊尹古之名臣,耕於有莘;晏嬰齊之大夫,避莊公之難,亦耕於海濱。昔者聖帝明王,賢佐俊士,皆嘗從事於農矣。王人賜官,冗散無事者,不督使學,則當使耕,無緣放之使坐食百姓也。今文武之官既眾,而拜賜不在職者又多,加以服役為兵,不得耕稼,當農者之半,南面食祿者參倍於前。使冗散之官農,而收其租稅,家得其實,而天下之穀可以無乏矣。夫家足食,為子則孝,為父則慈,為兄則友,為弟則悌。天下足食,則仁義之教可不令而行也。為政之要,計人而置官,分人而授事,士農工商之分不可斯須廢也。若未能精其防制,計天下文武之官足為副貳者使學,其餘皆歸之於農。若百工商賈有長者。亦皆歸之於農。務農若此,何有不贍乎!虞書曰:「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是為九年之後乃有遷敘也。故居官久,則念立慎終之化;居不見久,則競為一切之政。六年之限,日月淺近,不周黜陟。陶之所上,義合古制。

  夫儒學者,王教之首也。尊其道,貴其業,重其選,猶恐化之不崇;忽而不以為急,臣懼日有陵遲而不覺也。仲尼有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然則尊其道者,非惟尊其書而已,尊其人之謂也。貴其業者,不妄教非其人也。重其選者,不妄用非其人也。若此,而學校之綱舉矣。

  書奏,帝下詔曰:「二常侍懇懇於所論,可謂乃心欲佐益時事者也。而主者率以常制裁之,豈得不使發憤耶!二常侍所論,或舉其大較而未備其條目,亦可便令作之,然後主者八坐廣共研精。凡關言於人主,人臣之所至難。而人主若不能虛心聽納,自古忠臣直士之所慷慨,至使杜口結舌。每念於此,未嘗不歎息也。故前詔敢有直言,勿有所距,庶幾得以發懞補過,獲保高位。苟言有偏善,情在忠益,雖文辭有謬誤,言語有失得,皆當曠然恕之。古人猶不拒誹謗,況皆善意在可採錄乎!近者孔晁、綦毋龢皆案以輕慢之罪,所以皆原,欲使四海知區區之朝無諱言之忌也。」俄遷侍中。

  初,玄進皇甫陶,及入而抵,玄以事與陶爭,言諠譁,為有司所奏,二人竟坐免官。

  泰始四年,以為御史中丞。時頗有水旱之災,玄復上疏曰:

  臣聞聖帝明王受命,天時未必無災,是以堯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惟能濟之以人事耳。故洪水滔天而免沈溺,野無生草而不困匱。伏惟陛下聖德欽明,時小水旱,人未大饑,下祗畏之詔,求極意之言,同禹湯之罪己,侔周文之夕惕。臣伏歡喜,上便宜五事:

  其一曰,耕夫務多種而耕暵不熟,徒喪功力而無收。又舊兵持官牛者,官得六分,士得四分;自持私牛者,與官中分,施行來久,眾心安之。今一朝減持官牛者,官得八分,士得二分;持私牛及無牛者,官得七分,士得三分,人失其所,必不歡樂。臣愚以為宜佃兵持官牛者與四分,持私牛與官中分,則天下兵作歡然悅樂,愛惜成穀,無有損棄之憂。

  其二曰,以二千石雖奉務農之詔,猶不勤心以盡地利。昔漢氏以墾田不實,徵殺二千石以十數。臣愚以為宜申漢氏舊典,以警戒天下郡縣,皆以死刑督之。

  其三曰,以魏初未留意於水事,先帝統百揆,分河堤為四部,并本凡五謁者,以水功至大,與農事並興,非一人所周故也。今謁者一人之力,行天下諸水,無時得遍。伏見河堤謁者車誼不知水勢,轉為他職,更選知水者代之。可分為五部,使各精其方宜。

  其四曰,古以步百為畝,今以二百四十步為一畝,所覺過倍。近魏初課田,不務多其頃畝,但務修其功力,故白田收至十餘斛,水田收數十斛。自頃以來,日增田頃畝之課,而田兵益甚,功不能修理,至畝數斛已還,或不足以償種。非與曩時異天地,橫遇災害也,其病正在於務多頃畝而功不修耳。竊見河堤謁者石恢甚精練水事及田事,知其利害,乞中書召恢,委曲問其得失,必有所補益。

  其五曰,臣以為胡夷獸心,不與華同,鮮卑最甚。本鄧艾苟欲取一時之利,不慮後患,使鮮卑數萬散居人間,此必為害之勢也。秦州刺史胡烈素有恩信於西方,今烈往,諸胡雖已無惡,必且消弭,然獸心難保,不必其可久安也。若後有動釁,烈計能制之。惟恐胡虜適困於討擊,便能東入安定,西赴武威,外名為降,可動復動。此二郡非烈所制,則惡胡東西有窟穴浮游之地,故復為患,無以禁之也。宜更置一郡於高平川,因安定西州都尉募樂徙民,重其復除以充之,以通北道,漸以實邊。詳議此二郡及新置郡,皆使并屬秦州,令烈得專御邊之宜。

  詔曰:「得所陳便宜,言農事得失及水官興廢,又安邊御胡政事寬猛之宜,申省周備,一二具之,此誠為國大本,當今急務也。如所論皆善,深知乃心,廣思諸宜,動靜以聞也。」

  五年,遷太僕。時比年不登,羌胡擾邊,詔公卿會議。玄應對所問,陳事切直,雖不盡施行,而常見優容。轉司隸校尉。

  獻皇后崩於弘訓宮,設喪位。舊制,司隸於端門外坐,在諸卿上,絕席。其入殿,按本品秩在諸卿下,以次坐,不絕席。而謁者以弘訓宮為殿內,制玄位在卿下。玄恚怒,厲聲色而責謁者。謁者妄稱尚書所處,玄對百僚而罵尚書以下。御史中丞庾純奏玄不敬,玄又自表不以實,坐免官。然玄天性峻急,不能有所容;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簡,整簪帶,竦踊不寐,坐而待旦。於是貴游懾伏,臺閣生風。尋卒於家,時年六十二,諡曰剛。

  玄少時避難於河內,專心誦學,後雖顯貴,而著述不廢。撰論經國九流及三史故事,評斷得失,各為區例,名為傅子,為內、外、中篇,凡有四部、六錄,合百四十首,數十萬言,并文集百餘卷行於世。玄初作內篇成,子咸以示司空王沈。沈與玄書曰:「省足下所著書,言富理濟,經綸政體,存重儒教,足以塞楊墨之流遁,齊孫孟於往代。每開卷,未嘗不歎息也。『不見賈生,自以過之,乃今不及』,信矣!」

  其後追封清泉侯。子咸嗣。

  咸字長虞,剛簡有大節。風格峻整,識性明悟,疾惡如仇,推賢樂善,常慕季文子、仲山甫之志。好屬文論,雖綺麗不足,而言成規鑒。潁川庾純常歎曰:「長虞之文近乎詩人之作矣!」

  咸寧初,襲父爵,〔二〕拜太子洗馬,累遷尚書右丞。出為冀州刺史,繼母杜氏不肯隨咸之官,自表解職。三旬之間,遷司徒左長史。時帝留心政事,詔訪朝臣政之損益。咸上言曰:「陛下處至尊之位,而修布衣之事,親覽萬機,勞心日昃。在昔帝王,躬自菲薄,以利天下,未有踰陛下也。然泰始開元以暨于今,十有五年矣。而軍國未豐,百姓不贍,一歲不登便有菜色者,誠由官眾事殷,復除猥濫,蠶食者多而親農者少也。臣以頑疏,謬忝近職,每見聖詔以百姓饑饉為慮,無能云補,伏用慚恧,敢不自竭,以對天問。舊都督有四,今并監軍,乃盈於十。夏禹敷土,分為九州,今之刺史,幾向一倍。戶口比漢十分之一,而置郡縣更多。空校牙門,無益宿衛,而虛立軍府,動有百數。五等諸侯,復坐置官屬。諸所寵給,皆生於百姓。一夫不農,有受其飢,今之不農,不可勝計。縱使五稼普收,僅足相接;暫有災患,便不繼贍。以為當今之急,先并官省事,靜事息役,上下用心,惟農是務也。」

  咸在位多所執正。豫州大中正夏侯駿上言,〔三〕魯國小中正、司空司馬孔毓,四移病所,不能接賓,求以尚書郎曹馥代毓,旬日復上毓為中正。司徒三卻,駿故據正。咸以駿與奪惟意,乃奏免駿大中正。司徒魏舒,駿之姻屬,屢卻不署,咸據正甚苦。舒終不從,咸遂獨上。舒奏咸激訕不直,詔轉咸為車騎司馬。

  咸以世俗奢侈,又上書曰:「臣以為穀帛難生,而用之不節,無緣不匱。故先王之化天下,食肉衣帛,皆有其制。竊謂奢侈之費,甚於天災。古者堯有茅茨,今之百姓競豐其屋。古者臣無玉食,今之賈豎皆厭粱肉。古者后妃乃有殊飾,今之婢妾被服綾羅。古者大夫乃不徒行,今之賤隸乘輕驅肥。古者人稠地狹而有儲蓄,由於節也;今者土廣人稀而患不足,由於奢也。欲時之儉,當詰其奢;奢不見詰,轉相高尚。昔毛玠為吏部尚書,時無敢好衣美食者。魏武帝歎曰:『孤之法不如毛尚書。』令使諸部用心,〔四〕各如毛玠,風俗之移,在不難矣。」又議移縣獄於郡及二社應立,朝廷從之。遷尚書左丞。

  惠帝即位,楊駿輔政。咸言於駿曰:「事與世變,禮隨時宜,諒闇之不行尚矣。由世道彌薄,權不可假,故雖斬焉在疚,而躬覽萬機也。逮至漢文,以天下體大,服重難久,遂制既葬而除。世祖武皇帝雖大孝烝烝,亦從時釋服,制心喪三年,至於萬機之事,則有不遑。今聖上欲委政於公,諒闇自居,此雖謙讓之心,而天下未以為善。天下未以為善者,以億兆顒顒,戴仰宸極,聽於冢宰,懼天光有蔽。人心既已若此,而明公處之固未為易也。竊謂山陵之事既畢,明公當思隆替之宜。周公聖人,猶不免謗。以此推之,周公之任既未易而處,況聖上春秋非成王之年乎!得意忘言,言未易盡。苟明公有以察其悾款,言豈在多。」時司隸荀愷從兄喪,自表赴哀,詔聽之而未下,愷乃造駿。咸因奏曰:「死喪之戚,兄弟孔懷。同堂亡隕,方在信宿,聖恩矜憫,聽使臨喪。詔未下而便以行造,急諂媚之敬,無友于之情。宜加顯貶,以隆風教。」帝以駿管朝政,有詔不問,駿甚憚之。咸復與駿箋諷切之,駿意稍折,漸以不平。由是欲出為京兆、弘農太守,駿甥李斌說駿,不宜斥出正人,乃止。

  駿弟濟素與咸善,與咸書曰:「江海之流混混,故能成其深廣也。天下大器,非可稍了,而相觀每事欲了。生子癡,了官事,官事未易了也。了事正作癡,復為快耳!左丞總司天臺,維正八坐,此未易居。以君盡性而處未易居之任,益不易也。想慮破頭,故具有白。」咸答曰:「衛公云,酒色之殺人,此甚於作直。坐酒色死,人不為悔。逆畏以直致禍,此由心不直正,欲以苟且為明哲耳!自古以直致禍者,當自矯枉過直,或不忠允,欲以亢厲為聲,故致忿耳。安有悾悾為忠益,而當見疾乎!」居無何,駿誅。咸轉為太子中庶子,遷御史中丞。

  時太宰、汝南王亮輔政,咸致書曰:「咸以為太甲、成王年在蒙幼,故有伊周之事。聖人且猶不免疑,況臣既不聖,王非孺子,而可以行伊周之事乎!上在諒闇,聽於冢宰,而楊駿無狀,便作伊周,自為居天下之安,所以至死。其罪既不可勝,亦是殿下所見。駿之見討,發自天聰,孟觀、李肇與知密旨耳。至於論功,當歸美於上。觀等已數千戶縣侯,聖上以駿死莫不欣悅,故論功寧厚,以敘其歡心。此群下所宜以實裁量,而遂扇動,東安封王,孟李郡公,餘侯伯子男,既妄有加,復又三等超遷。此之熏赫,震動天地,自古以來,封賞未有若此者也。無功而厚賞,莫不樂國有禍,禍起當復有大功也。人而樂禍,其可極乎!作此者,皆由東安公。謂殿下至止,當有以正之。正之以道,眾亦何所怒乎!眾之所怒,在於不平耳。而今皆更倍論,莫不失望。咸之愚冗,不惟失望而已,竊以為憂。又討駿之時,殿下在外,實所不綜。今欲委重,故令殿下論功。論功之事,實未易可處,莫若坐觀得失,有居正之事宜也。」

  咸復以亮輔政專權,又諫曰:「楊駿有震主之威,委任親戚,此天下所以諠譁。今之處重,宜反此失。謂宜靜默頤神,有大得失,乃維持之;自非大事,一皆抑遣。比四造詣,及經過尊門,冠蓋車馬,填塞街衢,此之翕習,既宜弭息。又夏侯長容奉使為先帝請命,祈禱無感,先帝崩背,宜自咎責,而自求請命之勞,而公以為少府。私竊之論,云長容則公之姻,故至於此。一犬吠形,群犬吠聲,懼於群吠,遂至叵聽也。咸之為人,不能面從而有後言。嘗觸楊駿,幾為身禍;況於殿下,而當有惜!往從駕,殿下見語:『卿不識韓非逆鱗之言耶,而欻摩天子逆鱗!』自知所陳,誠頟頟觸猛獸之鬚耳。所以敢言,庶殿下當識其不勝區區。前摩天子逆鱗,欲以盡忠;今觸猛獸之鬚,非欲為惡,必將以此見恕。」〔五〕亮不納。長容者,夏侯駿也。

  會丙寅,詔群僚舉郡縣之職以補內官。咸復上書曰:「臣咸以為夫興化之要,在於官人。才非一流,職有不同。譬諸林木,洪纖枉直,各有攸施。故明揚逮于仄陋,疇咨無拘內外。內外之任,出處隨宜,中間選用,惟內是隆;外舉既穨,復多節目,競內薄外,遂成風俗。此弊誠宜亟革之,當內外通塞無所偏耳。既使通塞無偏,若選用不平,有以深責;責之苟深,無憂不平也。且膠柱不可以調瑟,況乎官人而可以限乎!伏思所限者,以防選用不能出人。不能出人,當隨事而制,無須限法。法之有限,其於致遠,無乃泥乎!或謂不制其法,以何為貴?臣聞刑懲小人,義責君子,君子之責,在心不在限也。正始中,任何晏以選舉,內外之眾職各得其才,粲然之美於斯可觀。如此,非徒御之以限,法之所致,乃委任之由也。委任之懼,甚於限法。是法之失,非己之尤,尤不在己,責之無懼,所謂『齊之以刑,人免而無恥』者也。苟委任之,一則慮罪之及,二則懼致怨謗。己快則朝野稱詠,不善則眾惡見歸,此之戰戰,孰與倚限法以苟免乎!」

  咸再為本郡中正,遭繼母憂去官。頃之,起以議郎,長兼司隸校尉。咸前後固辭,不聽,敕使者就拜,咸復送還印綬。公車不通,催使攝職。咸以身無兄弟,喪祭無主,重自陳乞,乃使於官舍設靈坐。咸又上表曰:「臣既駑弱,不勝重任。加在哀疚,假息日闋,陛下過意,授非所堪。披露丹款,歸窮上聞,謬詔既往,終然無改。臣雖不能滅身以全禮教,義無靦然,虛忝隆寵。前受嚴詔,視事之日,私心自誓,隕越為報。以貨賂流行,所宜深絕,切敕都官,以此為先。而經彌日月,未有所得。斯由陛下有以獎厲,慮於愚戇,將必死繫,故自掩檢以避其鋒耳。在職有日,既無赫然之舉,又不應弦垂翅,人誰復憚?故光祿大夫劉毅為司隸,聲震內外,遠近清肅。非徒毅有王臣匪躬之節,亦由所奏見從,威風得伸也。」詔曰:「但當思必應繩中理,威風日伸,何獨劉毅!」

  時朝廷寬弛,豪右放恣,交私請託,朝野溷淆。咸奏免河南尹澹、左將軍倩、廷尉高光、兼河南尹何攀等,京都肅然,貴戚懾伏。咸以「聖人久於其道,天下化成。是以唐虞三載考績,九年黜陟。其在周禮,三年大比。孔子亦云,『三年有成』。而中間以來,長吏到官,未幾便遷,百姓困於無定,吏卒疲於送迎」。時僕射王戎兼吏部,咸奏:「戎備位台輔,兼掌選舉,不能謐靜風俗,以凝庶績,至令人心傾動,開張浮競。中郎李重、李義不相匡正。〔六〕請免戎等官。」詔曰:「政道之本,誠宜久於其職,咸奏是也。戎職在論道,吾所崇委,其解禁止。」御史中丞解結以咸劾戎為違典制,越局侵官,干非其分,奏免咸官。詔亦不許。

  咸上事以為「按令,御史中丞督司百僚。皇太子以下,其在行馬內,有違法憲者皆彈糾之。雖在行馬外,而監司不糾,亦得奏之。如令之文,行馬之內有違法憲,謂禁防之事耳。宮內禁防,外司不得而行,故專施中丞。今道路橋梁不修,鬥訟屠沽不絕,如此之比,中丞推責州坐,即今所謂行馬內語施於禁防。既云中丞督司百僚矣,何復說行馬之內乎!既云百僚,而不得復說行馬之內者,內外眾官謂之百僚,則通內外矣。司隸所以不復說行馬內外者,禁防之事已於中丞說之故也。中丞、司隸俱糾皇太子以下,則共對司內外矣,不為中丞專司內百僚,司隸專司外百僚。自有中丞、司隸以來,更互奏內外眾官,惟所糾得無內外之限也。而結一旦橫挫臣,臣前所以不羅縷者,冀因結奏得從私願也。今既所願不從,而敕云但為過耳,非所不及也,以此見原。臣忝司直之任,宜當正己率人,若其有過,不敢受原。是以申陳其愚,司隸與中丞俱共糾皇太子以下,則從皇太子以下無所不糾也。得糾皇太子而不得糾尚書,臣之闇塞既所未譬。皇太子為在行馬之內邪,皇太子在行馬之內而得糾之,尚書在行馬之內而不得糾,無有此理。此理灼然,而結以此挫臣。臣可無恨耳,其於觀聽,無乃有怪邪!臣識石公前在殿上脫衣,為司隸荀愷所奏,先帝不以為非,于時莫謂侵官;今臣裁糾尚書,而當有罪乎?」咸累自上稱引故事,條理灼然,朝廷無以易之。

  吳郡顧榮常與親故書曰:「傅長虞為司隸,勁直忠果,劾按驚人。雖非周才,偏亮可貴也。」元康四年卒官,時年五十六。詔贈司隸校尉,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二十萬,諡曰貞。有三子:敷、晞、纂。長子敷嗣。

  敷字穎根,清靜有道,素解屬文。除太子舍人,轉尚書郎、太傅參軍,皆不起。永嘉之亂,避地會稽,元帝引為鎮東從事中郎。素有羸疾,頻見敦喻,辭不獲免,輿病到職。數月卒,時年四十六。晞亦有才思,為上虞令,甚有政績,卒於司徒西曹屬。

  祗字子莊。父嘏,魏太常。祗性至孝,早知名,以才識明練稱。武帝始建東宮,起家太子舍人,遷散騎黃門郎,賜爵關內侯,食邑三百戶。母憂去職。及葬母,詔給太常五等吉凶導從。其後諸卿夫人葬給導從,自此始也。服終,為滎陽太守。自魏黃初大水之後,河濟汎溢,鄧艾嘗著濟河論,開石門而通之,至是復浸壞。祗乃造沈萊堰,至今兗豫無水患,百姓為立碑頌焉。尋表兼廷尉,遷常侍、左軍將軍。

  及帝崩,梓宮在殯,而太傅楊駿輔政,欲悅眾心,議普進封爵。祗與駿書曰:「未有帝王始崩,臣下論功者也。」駿不從。入為侍中。時將誅駿,而駿不之知。祗侍駿坐,而雲龍門閉,內外不通。祗請與尚書武茂聽國家消息,揖而下階。茂猶坐,祗顧曰:「君非天子臣邪!今內外隔絕,不知國家所在,何得安坐!」茂乃驚起。駿既伏誅,裴楷息瓚,駿之婿也,為亂兵所害。尚書左僕射荀愷與楷不平,因奏楷是駿親,收付廷尉。祗證楷無罪,有詔赦之。時又收駿官屬,祗復啟曰:「昔魯芝為曹爽司馬,斬關出赴爽,宣帝義之,尚遷青州刺史。駿之僚佐不可加罰。」詔又赦之。祗多所維正皆如此。

  除河南尹,未拜,遷司隸校尉。以討楊駿勳,當封郡公八千戶,固讓,減半,降封靈川縣公,〔七〕千八百戶,餘二千二百戶封少子暢為武鄉亭侯。又以本封賜兄子雋為東明亭侯。

  楚王瑋之矯詔也,祗以聞奏稽留,免官。期年,遷光祿勳,復以公事免。氐人齊萬年舉兵反,以祗為行安西軍司,加常侍,率安西將軍夏侯駿討平之。遷衛尉,以風疾遜位,就拜常侍,食卿祿秩,賜錢及床帳等。尋加光祿大夫,門施行馬。

  及趙王倫輔政,以為中書監,常侍如故,以鎮眾心。祗辭之以疾,倫遣御史輿祗就職。王戎、陳準等相與言曰:「傅公在事,吾屬無憂矣。」其為物所倚信如此。〔八〕

  倫篡,又為右光祿、開府,加侍中。惠帝還宮,祗以經受偽職請退,不許。初,倫之篡也,孫秀與義陽王威等十餘人預撰儀式禪文。及倫敗,齊王冏收侍中劉逵、常侍騶捷杜育、黃門郎陸機、右丞周導王尊等付廷尉。以禪文出中書,復議處祗罪,會赦得原。後以禪文草本非祗所撰,於是詔復光祿大夫。子宣,尚弘農公主。

  尋遷太子少傅,上章遜位還第。及成都王穎為太傅,復以祗為少傅,加侍中。懷帝即位,遷光祿大夫、侍中,未拜,加右僕射、中書監。時太傅東海王越輔政,祗既居端右,每宣君臣謙光之道,由此上下雍穆。祗明達國體,朝廷制度多所經綜。歷左光祿、開府,行太子太傅,侍中如故。疾篤遜位,不許。遷司徒,以足疾,詔版輿上殿,不拜。

  大將軍苟晞表請遷都,使祗出詣河陰,修理舟楫,為水行之備。及洛陽陷沒,遂共建行臺,惟祗為盟主,以司徒、持節、大都督諸軍事傳檄四方。遣子宣將公主與尚書令和郁赴告方伯徵義兵,祗自屯盟津小城,宣弟暢行河陰令,以待宣。祗以暴疾薨,時年六十九。祗自以義誠不終,力疾手筆敕厲其二子宣、暢,辭旨深切,覽者莫不感激慷慨。祗著文章駁論十餘萬言。

  宣字世弘。年六歲喪繼母,哭泣如成人,中表異之。及長,好學,趙王倫以為相國掾、尚書郎、太子中舍人,遷司徒西曹掾。去職,累遷為祕書丞、驃騎從事中郎。惠帝至自長安,以宣為左丞,不就,遷黃門郎。懷帝即位,轉吏部郎,又為御史中丞。卒年四十九,無子,以暢子沖為嗣。

  暢字世道。年五歲,父友見而戲之,解暢衣,取其金環與侍者,暢不之惜,以此賞之。年未弱冠,甚有重名。以選入侍講東宮,為祕書丞。尋沒於石勒,勒以為大將軍右司馬。諳識朝儀,恒居機密,勒甚重之。作晉諸公敘讚二十二卷,又為公卿故事九卷。咸和五年卒。子詠,過江為交州刺史、太子右率。

  史臣曰:武帝覽觀四方,平章百姓,永言啟沃,任切爭臣。傅玄體強直之姿,懷匪躬之操,抗辭正色,補闕弼違,諤諤當朝,不忝其職者矣。及乎位居三獨,彈擊是司,遂能使臺閣生風,貴戚斂手。雖前代鮑葛,何以加之!然而惟此褊心,乏弘雅之度,驟聞競爽,為物議所譏,惜哉!古人取戒於韋弦,良有以也。長虞風格凝峻,弗墜家聲。及其納諫汝南,獻書臨晉,居諒直之地,有先見之明矣。傅祗名父之子,早樹風猷,崎嶇危亂之朝,匡救君臣之際,卒能保全祿位,可謂有道存焉。

  贊曰:鶉觚貞諒,實惟朝望。志厲強直,性乖夷曠。長虞剛簡,無虧風尚。子莊才識,爰膺羇職。忠績未申,泉途遽逼。

  校勘記

  〔一〕慕通達「通達」原作「通遠」,今從殿本。通鑑七九亦作「通達」。

  〔二〕咸寧初襲父爵拜太子洗馬據類聚一00、御覽一一引傅咸自敘,其為太子洗馬在泰始九年,此列襲爵後,不確。

  〔三〕夏侯駿「駿」,各本作「俊」,今從殿本。下同。參卷四校記。

  〔四〕令使諸部用心御覽二一四引傅咸集表「令」作「今」,宜從之。

  〔五〕必將以此見恕「恕」,各本作「怒」,今從南監本及吳本。通志一二三引亦作「恕」。

  〔六〕李義勞校:「義」當作「毅」。按:李重傳可證。

  〔七〕靈川縣公諸史考異:據宋書傅弘之傳「靈川」當作「靈州」。按:據後漢書傅燮傳,靈州為傅祗祖籍。

  〔八〕其為物所倚信如此冊府四五八「物」上有「人」字。

查看目录 >> 《晉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安徽祁門]赤橋方氏孟宗譜三卷 [安徽祁門]關西方氏宗譜六卷 [安徽貴池]池陽義門竹溪方氏統宗世系圖一卷宗譜一卷 [安徽涇縣]河南方氏宗譜四卷 [安徽旌德]旌德方氏統修宗譜十一卷首一卷末一卷 [安徽旌德]旌陽華坦方氏宗譜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安徽績溪]績溪城南方氏宗譜二十四卷 [安徽池州]船溪方氏宗譜十二卷 [福建莆田]莆陽社塘方氏比事錄不分卷 [福建莆田]莆陽刺桐金紫方氏族譜二卷 [福建莆田]莆陽刺桐金紫方氏族譜二卷 [福建莆田]莆陽刺桐金紫方氏族譜二卷 [江西浮梁]浮邑方氏宗譜□卷 [江西鄱陽]方氏宗譜□卷 [江西婺源]平盈方氏世譜五卷 [江西婺源]平盈方氏支譜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江西婺源]婺源尚書方氏宗譜□卷 [江西婺源]尚書方氏宗譜□卷 [江西婺源]尚書方氏宗譜□卷 [江西婺源]尚書方氏宗譜□卷 [江西婺源]尚書方氏宗譜十五卷末一卷 [湖北黃岡]方氏宗譜十二卷首四卷 [湖北穀城]方氏族譜一卷 [湖南長沙]長沙柞山方氏支譜□卷 [湖南長沙]長沙柞山方氏家譜十五卷首一卷 [湖南長沙]方氏支譜四卷 [湖南岳陽]方氏族譜□卷 [湖南岳陽]方氏族譜不分卷 [湖南平江]方氏族譜□卷 [湖南湘潭]方氏續修族譜十八卷 [湖南湘潭]中湘方氏重修族譜二十八卷 [湖南湘潭]中湘方氏四修族譜三十卷 [廣東番禺]方氏族譜四卷附刻一卷 [廣東南海]南海丹桂方譜不分卷 方氏生卒考不分卷 方氏族譜□卷 方氏宗譜□卷 [江蘇蘇州]京兆亢氏蘇州分支族譜不分卷 [浙江慈溪]火氏家譜一卷 尹氏通譜不分卷 尹氏續修族譜不分卷 [河北博野]博陵尹氏家譜不分卷 [河北南皮]尹氏族譜六卷 [江蘇丹徒]尹氏族譜八卷 [江蘇丹徒]廟瀆尹氏家乘□卷 [江蘇丹陽]尹氏家乘十四卷 [江蘇丹陽]雲陽尹氏重修族譜十四卷 [江蘇丹陽]雲陽尹氏重修族譜十四卷 [江蘇丹陽]尹氏家乘□卷 [江蘇丹陽]雲陽尹氏重修族譜十二卷 [江蘇宜興]宋安尹氏家乘□卷 [浙江]會修尹氏宗譜八卷 [浙江寧波]緒德堂尹家譜不分卷 [浙江嵊州]嵊邑尹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嵊州]嵊邑尹氏宗譜十卷 [浙江嵊州]嵊邑尹氏宗譜十卷首一卷 [浙江嵊州]剡西尹氏宗譜□卷 [浙江龍游]尹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金華]金蘭尹氏宗譜四卷 [浙江臨海]尹氏宗譜不分卷 上元鐙_施蟄存著水沫書店.djvu 銀影_王家棫作真美善書店.djvu 第三輯漂流三部曲第四輯行路難新興書店.djvu 註釋現代小說選_王梅痕編中華書局.djvu 小說三_錢公俠施瑛編纂啟明書局.djvu 旅舍輯_施蟄存等作上海良友圖書公司.djvu 娟子姑娘_施蟄存著亞細亞書局.djvu 回家_許欽文著北新書局.djvu 石像辭_南星著新詩社.djvu 一切的峰頂_梁宗岱譯上海時代圖書公司.djvu 生命的火焰_徐●穆木天洪深等譯著集美書店.djvu 草莽集_朱湘著開明書店.djvu 文學描寫手冊_戴叔清編文藝書局.djvu 怎樣創作與欣賞_木村毅著羅曼譯言行社.djvu 我的文學修養_高爾基原著樓逸夫譯上海天馬書店.djvu 域外小說集全一冊_王爾德等著周作人譯中華書局.djvu 咖啡店的侍女_溫梓川著世界文藝書社.djvu 世界文藝批評史_美子女士編譯國際學術書社.djvu 小說作法講義全一冊_俍工編中華書局.djvu 中學生翻譯_高爾基等著張廷錚譯中學生書局.djvu 陀螺_周作人譯新潮社.djvu 模範小品文讀本_林蔭南編光華書局.djvu 小說作法全一冊_孫俍工編中華書局.djvu 冰心詩集_冰心女士著北新書局.djvu 小說論_郁達夫著光華書局.djvu 黃花崗上.djvu 蕙的風全一冊_汪靜之著亞東圖書館.djvu 西洋雜誌文觀止卷一_何文介雲玖周靄華合譯亢德書房.djvu 現代戲劇精選_海之萍選益智書店.djvu 不能忘懷的人物_王家域編譯晨光出版公司.djvu 新詩歌的創作方法_石靈著.djvu 掘金記_畢奐午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獻給母親的詩_袁子彥著東方書局.djvu 任鈞詩選_任鈞著范泉主編.djvu 小說原理_趙景深著王雲五主編商務印書館.djvu 現代詩歌論文選上冊_洪球編上海仿古書店.djvu 記敘文作法講義_俍工編民智書局.djvu 現代短劇譯叢_AliceMSmith編焦菊隱譯商務印書館.djvu 冬天,冬天_袁水拍著遠方書店.djvu 沸騰的歲月_袁水拍著新群出版社.djvu 敘述與描寫_蘇聯G盧卡契著呂熒譯新新出版社.djvu 敵後的插曲_陶雄譯中西書局.djvu 寫給青年作家的信全一冊_謝冰瑩著大東書局.djvu 末明集_凌回著長城出版社.djvu 醒來的時候_魯藜著希望社.djvu 意志的賭徒_鄒荻帆著生活書店.djvu 我底豎琴_力揚著詩文學社.djvu 起程的人_徐放著春草詩社.djvu 自從鞭炮放了後_海濤著大路書店.djvu 汐之螺_范紀曼著中外文藝書店.djvu 冬天_臧克家著耕耘出版社.djvu 給戰門者第二版_胡風編.djvu 誘惑的城市_羅迦著新詩潮社.djvu 泥土的歌_臧克家著星群.djvu 爵士夫人_巴雷等著孫劍秋譯正誼出版社.djvu 世界名劇精選_舒湮編光明書局.djvu 論說文描寫辭典_謝天申編經緯書局.djvu 景物描寫辭典_謝天申編經緯書局.djvu 記敘文描寫辭典_謝天申編經緯書局.djvu 胡林翼全集上冊_沈卓然朱普材編大東書局.djvu 胡林翼全集中冊_沈卓然朱普材編大東書局.djvu 胡林翼全集下冊_沈卓然朱普材編大東書局.djvu 曾文正公全集第一冊國學整理社.djvu 曾文正公全集第二冊國學整理社.djvu 曾文正公全集第三冊_不詳國學整理社.djvu 曾文正公全集第四冊國學整理社.djvu 天門陣二集_何愚公著大新書局.djvu 車箱社會_豐子愷著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djvu 刻意集_何其芳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還鄉雜記_何其芳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緣緣堂隨筆_豐子恆著開明書店.djvu 集外集_魯迅著●眾圖書公司.djvu 品花寶鑒三_陳森著開文書局.djvu 品花寶鑒四_陳森著開文書局.djvu 燈光_朱君允著商務印書館.djvu 海公小紅袍_薛恨生著新文化書社.djvu 天門陣初集_何愚公著大新書局.djvu 魯迅最後遺著_魯迅著.djvu 梅伯言文中華書局.djvu 朱鴛雛遺著_時希聖著大通圖書社.djvu 魯迅文集_魯迅著中亞書店.djvu 何海鳴說集大東書局.djvu 標準與尺度_朱自清著文光書店.djvu 緣緣堂再筆_豐子愷著開明書店.djvu 朱執信文存_邵元衝著民智書局.djvu 朱自清選集第二版_開明書店.djvu 鄭板橋全集_鄭燮著國學整理社.djvu 說唐全傳_不詳文明書局.djvu 又是一個起點_錄原青林詩社.djvu 秋心集_朱朱霞著北新書局.djvu 背影_朱自清作開明書店.djvu 畫夢錄_何其芳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茶墅小品_吳秋山著北新書局.djvu 胭脂第二版_侍桁著新中國書局.djvu 塔寺居_程錚著文通書局.djvu 海的渴慕者_俍工著民智書局.djvu 異國情調_張若谷著世界書局.djvu 湖山味_張慧劍著世界書局.djvu 且介亭雜文第二十八卷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魯迅雜感集_魯迅著時代文化社.djvu 為自由書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小五義上卷第二版_胡協寅著大連圖書供應社.djvu 小五義下卷第二版_胡協寅著大連圖書供應社.djvu 運河_臧克家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有刺的薔薇_蘆劍波著大光書局.djvu 山窗小品_張恨水著上海雜誌公司.djvu 隨筆二十篇第二版_●子愷著天馬書店.djvu 方望溪集大連圖書供應社.djvu 月夜_川島著北大新潮社.djvu 魯迅雜感選集_魯迅著青光書局.djvu 譯叢補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孟實文鈔_朱光潛著上海良友圖書公司.djvu 且介亭雜文末編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後台朋友_吳祖光著上海出版公司.djvu 綠天_緣漪女士著上海北新書局.djvu 朱自清創作選上海仿古書店.djvu 戴東原集_戴震著商務印書館.djvu 隨筆小品散文_任蒼廠著上海南光出版社.djvu 雪鴻集_吳雙熱著上海國華新記書局.djvu 彷徨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官法如炉 官虎吏狼 官运亨通 官逼民反 定乱扶衰 定于一尊 定省温清 宛然在目 宜嗔宜喜 宜室宜家 宜笑宜颦 宝刀不老 宝山空回 实与有力 实心实意 实繁有徒 实至名归 宠柳娇花 审几度势 审思明辨 审时定势 审时度势 审曲面势 宣化承流 室不崇坛 室迩入遐 宦海风波 宫墙重仞 宰木已拱 宰相肚里好撑船 宰鸡教猴 害人不浅 害群之马 宴安鸩毒 宵旰图治 宵旰忧劳 宵鱼垂化 家不中赀 家书抵万金 家人父子 家传户诵 家喻户习 家喻户晓 家天下 家学渊源 家常便饭 家常茶饭 家常里短 家弦户诵 家成业就 家散人亡 家无二主 家无常礼 家无担石 家无斗储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 家殷人足 家烦宅乱 家破人亡 家破人离 家破身亡 家累千金 家给民足 家翻宅乱 家至人说 家至户到 家至户察 家藏户有 家衍人给 家败人亡 家贫如洗 家贼难防 家道中落 家长作风 家长礼短 家长里短 家骥人璧 容光焕发 容头过身 容容多后福 宽严得体 宽仁大度 宽大为怀 宽宏大度 宽宏大量 宽怀大度 宽打窄用 宽洪大量 宽洪海量 宽袍大袖 宽豁大度 宾客如云 宾客盈门 宿学旧儒 宿将旧卒 宿水餐风 宿雨餐风 寂天寞地 寂寂无闻 寂若无人 寄人檐下 寅吃卯粮 寅忧夕惕 密不通风 密勿之地 密锣紧鼓 富丽堂皇 富于春秋 富可敌国 富商大贾 富商蓄贾 富国安民 富国强兵 富国强民 富国裕民 富埒天子 富室大家 富家大室 富强康乐 富有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