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

  賈充孫謐充弟混族子模郭彰

  賈充字公閭,平陽襄陵人也。父逵,魏豫州刺史、陽里亭侯。逵晚始生充,言後當有充閭之慶,故以為名字焉。

  充少孤,居喪以孝聞。襲父爵為侯。拜尚書郎,典定科令,兼度支考課。辯章節度,事皆施用。累遷黃門侍郎、汲郡典農中郎將。參大將軍軍事,從景帝討毌丘儉、文欽於樂嘉。帝疾篤,還許昌,留充監諸軍事,以勞增邑三百五十戶。

  後為文帝大將軍司馬,轉右長史。帝新執朝權,恐方鎮有異議,使充詣諸葛誕,圖欲伐吳,陰察其變。充既論說時事,因謂誕曰:「天下皆願禪代,君以為如何?」誕厲聲曰:「卿非賈豫州子乎,世受魏恩,豈可欲以社稷輸人乎!若洛中有難,吾當死之。」充默然。及還,白帝曰:「誕再在揚州,威名夙著,能得人死力。觀其規略,為反必也。今徵之,反速而事小;不徵,事遲而禍大。」帝乃徵誕為司空,而誕果叛。復從征誕,充進計曰:「楚兵輕而銳,若深溝高壘以逼賊城,可不戰而克也。」帝從之。城陷,帝登壘以勞充。帝先歸洛陽,使充統後事。進爵宣陽鄉侯,增邑千戶。遷廷尉,充雅長法理,有平反之稱。

  轉中護軍,高貴鄉公之攻相府也,充率眾距戰於南闕。軍將敗,騎督成倅弟太子舍人濟謂充曰:「今日之事如何?」充曰:「公等養汝,〔一〕正擬今日,復何疑!」濟於是抽戈犯蹕。及常道鄉公即位,進封安陽鄉侯,增邑千二百戶,統城外諸軍,加散騎常侍。

  鍾會謀反於蜀,帝假充節,以本官都督關中、隴右諸軍事,西據漢中,未至而會死。時軍國多事,朝廷機密,皆與籌之。帝甚信重充,與裴秀、王沈、羊祜、荀勖同受腹心之任。帝又命充定法律。假金章,賜甲第一區。五等初建,封臨沂侯,為晉元勳,深見寵異,祿賜常優於群官。

  充有刀筆才,能觀察上旨。初,文帝以景帝恢贊王業,方傳位於舞陽侯攸。充稱武帝寬仁,且又居長,有人君之德,宜奉社稷。及文帝寢疾,武帝請問後事。文帝曰:「知汝者賈公閭也。」帝襲王位,拜充晉國衛將軍、儀同三司、給事中,改封臨潁侯。及受禪,充以建明大命,轉車騎將軍、散騎常侍、尚書僕射,更封魯郡公,母柳氏為魯國太夫人。

  充所定新律既班于天下,百姓便之。詔曰:「漢氏以來,法令嚴峻。故自元成之世,及建安、嘉平之間,咸欲辯章舊典,刪革刑書。述作體大,歷年無成。先帝愍元元之命陷於密網,親發德音,釐正名實。車騎將軍賈充,獎明聖意,諮詢善道。太傅鄭沖,又與司空荀顗、中書監荀勖、中軍將軍羊祜、中護軍王業,及廷尉杜友、守河南尹杜預、散騎侍郎裴楷、潁川太守周雄、齊相郭頎、騎都尉成公綏荀煇、〔二〕尚書郎柳軌等,典正其事。朕每鑒其用心,常慨然嘉之。今法律既成,始班天下,刑寬禁簡,足以克當先旨。昔蕭何以定律受封,叔孫通以制儀為奉常,賜金五百斤,弟子皆為郎。夫立功立事,古之所重。自太傅、車騎以下,皆加祿賞,其詳依故典。」於是賜充子弟一人關內侯,絹五百匹。固讓,不許。

  後代裴秀為尚書令,常侍、車騎將軍如故。尋改常侍為侍中,賜絹七百匹。以母憂去職,詔遣黃門侍郎慰問。又以東南有事,遣典軍將軍楊囂宣諭,使六旬還內。

  充為政,務農節用,并官省職,帝善之。又以文武異容,求罷所領兵。及羊祜等出鎮,充復上表欲立勳邊境,帝並不許。從容任職,褒貶在己,頗好進士,每有所薦達,必終始經緯之,是以士多歸焉。帝舅王恂嘗毀充,而充更進恂。或有背充以要權貴者,充皆陽以素意待之。而充無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專以諂媚取容。

  侍中任愷、中書令庾純等剛直守正,咸共疾之。又以充女為齊王妃,懼後益盛。及氐羌反叛,時帝深以為慮,愷因進說,請充鎮關中。乃下詔曰:「秦涼二境,比年屢敗,胡虜縱暴,百姓荼毒。遂使異類扇動,害及中州。雖復吳蜀之寇,未嘗至此。誠由所任不足以內撫夷夏,外鎮醜逆,輕用其眾而不能盡其力。非得腹心之重,推轂委成,大匡其弊,恐為患未已。每慮斯難,忘寢與食。侍中、守尚書令、車騎將軍賈充,雅量弘高,達見明遠,武有折衝之威,文懷經國之慮,信結人心,名震域外。使權統方任,綏靜西夏,則吾無西顧之念,而遠近獲安矣。其以充為使持節、都督秦涼二州諸軍事,侍中、車騎將軍如故,假羽葆、鼓吹,給第一駙馬。」朝之賢良欲進忠規獻替者,皆幸充此舉,望隆惟新之化。

  充既外出,自以為失職,深銜任愷,計無所從。將之鎮,百僚餞于夕陽亭,荀勖私焉。充以憂告,勖曰:「公,國之宰輔,而為一夫所制,不亦鄙乎!然是行也,辭之實難。獨有結婚太子,不頓駕而自留矣。」充曰:「然。孰可寄懷?」對曰:「勖請言之。」俄而侍宴,論太子婚姻事,勖因言充女才質令淑,宜配儲宮。而楊皇后及荀顗亦並稱之。帝納其言。會京師大雪,平地二尺,軍不得發。既而皇儲當婚,遂不西行。詔充居本職。先是羊祜密啟留充,及是,帝以語充。充謝祜曰:「始知君長者。」

  時吳將孫秀降,拜為驃騎大將軍。帝以充舊臣,欲改班,使車騎居驃騎之右。充固讓,見聽。尋遷司空,侍中、尚書令、領兵如故。

  會帝寢疾,充及齊王攸、荀勖參醫藥。及疾愈,賜絹各五百匹。初,帝疾篤,朝廷屬意於攸。河南尹夏侯和謂充曰:「卿二女婿,親疏等耳,立人當立德。」充不答。及是,帝聞之,徙和光祿勳,乃奪充兵權,而位遇無替。尋轉太尉、行太子太保、錄尚書事。咸寧三年,日蝕於三朝,充請遜位,不許。更以沛國之公丘益其封,寵倖愈甚,朝臣咸側目焉。

  河南尹王恂上言:「弘訓太后入廟,合食於景皇帝,齊王攸不得行其子禮。」充議以為:「禮,諸侯不得祖天子,公子不得禰先君,皆謂奉統承祀,非謂不得復其父祖也。攸身宜服三年喪事,自如臣制。」有司奏:「若如充議,服子服,行臣制,未有前比。宜如恂表,攸喪服從諸侯之例。」帝從充議。

  伐吳之役,詔充為使持節、假黃鉞、大都督,總統六師,給羽葆、鼓吹、緹幢、兵萬人、騎二千,置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增參軍、騎司馬各十人,帳下司馬二十人,大車、官騎各三十人。充慮大功不捷,表陳「西有昆夷之患,北有幽并之戍,天下勞擾,年穀不登,興軍致討,懼非其時。又臣老邁,非所克堪」。詔曰:「君不行,吾便自出。」充不得已,乃受節鉞,將中軍,為諸軍節度,以冠軍將軍楊濟為副,南屯襄陽。吳江陵諸守皆降,充乃徙屯項。

  王濬之克武昌也,充遣使表曰:「吳未可悉定,方夏,江淮下溼,疾疫必起,宜召諸軍,以為後圖。雖腰斬張華,不足以謝天下。」華豫平吳之策,故充以為言。中書監荀勖奏,宜如充表。帝不從。杜預聞充有奏,馳表固爭,言平在旦夕。使及至轘轅,而孫皓已降。吳平,軍罷。帝遣侍中程咸犒勞,賜充帛八千匹,增邑八千戶;分封從孫暢新城亭侯,蓋安陽亭侯;弟陽里亭侯混、從孫關內侯眾增戶邑。

  充本無南伐之謀,固諫不見用。及師出而吳平,大慚懼,議欲請罪。帝聞充當詣闕,豫幸東堂以待之。罷節鉞、僚佐,仍假鼓吹、麾幢。充與群臣上告成之禮,請有司具其事。帝謙讓不許。

  及疾篤,上印綬遜位。帝遣侍臣諭旨問疾,殿中太醫致湯藥,賜床帳錢帛,自皇太子宗室躬省起居。太康三年四月薨,時年六十六。帝為之慟,使使持節、太常奉策追贈太宰,加袞冕之服、綠綟綬、御劍,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大鴻臚護喪事,假節鉞、前後部羽葆、鼓吹、緹麾,大路、鑾路、轀輬車、帳下司馬大車,椎斧文衣武賁、輕車介士。葬禮依霍光及安平獻王故事,給塋田一頃。與石苞等為王功配饗廟庭,諡曰武。追贈充子黎民為魯殤公。

  充婦廣城君郭槐,性妒忌。初,黎民年三歲,乳母抱之當閤。黎民見充入,喜笑,充就而拊之。槐望見,謂充私乳母,即鞭殺之。黎民戀念,發病而死。後又生男,過期,復為乳母所抱,充以手摩其頭。郭疑乳母,又殺之,兒亦思慕而死。充遂無胤嗣。

  及薨,槐輒以外孫韓謐為黎民子,奉充後。郎中令韓咸、中尉曹軫諫槐曰:「禮,大宗無後,以小宗支子後之,無異姓為後之文。無令先公懷腆后土,良史書過,豈不痛心。」槐不從。咸等上書求改立嗣,事寢不報。槐遂表陳是充遺意。帝乃詔曰:「太宰、魯公充,崇德立勳,勤勞佐命,背世殂隕,每用悼心。又胤子早終,世嗣未立。古者列國無嗣,取始封支庶,以紹其統,而近代更除其國。至於周之公旦,漢之蕭何,或豫建元子,或封爵元妃,蓋尊顯勳庸,不同常例。太宰素取外孫韓謐為世子黎民後。吾退而斷之,外孫骨肉至近,推恩計情,合於人心。其以謐為魯公世孫,以嗣其國。自非功如太宰,始封無後如太宰,所取必以己自出不如太宰,〔三〕皆不得以為比。」

  及下禮官議充諡,博士秦秀議諡曰荒,帝不納。博士段暢希旨,建議諡曰武,帝乃從之。自充薨至葬,賻賜二千萬。惠帝即位,賈后擅權,加充廟備六佾之樂,母郭為宜城君。及郭氏亡,諡曰宣,特加殊禮。時人譏之,而莫敢言者。

  初,充前妻李氏淑美有才行,生二女褒、裕,褒一名荃,裕一名濬。父豐誅,李氏坐流徙。後娶城陽太守郭配女,即廣城君也。武帝踐阼,李以大赦得還,帝特詔充置左右夫人,充母亦敕充迎李氏。郭槐怒,攘袂數充曰:「刊定律令,為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與我並!」充乃答詔,託以謙沖,不敢當兩夫人盛禮,實畏槐也。而荃為齊王攸妃,欲令充遣郭而還其母。時沛國劉含母,及帝舅羽林監王虔前妻,皆毌丘儉孫女。此例既多,質之禮官,俱不能決。雖不遣後妻,多異居私通。充自以宰相為海內準則,乃為李築室於永年里而不往來。荃、濬每號泣請充,充竟不往。會充當鎮關右,公卿供帳祖道,荃、濬懼充遂去,乃排幔出於坐中,叩頭流血,向充及群僚陳母應還之意。眾以荃王妃,皆驚起而散。充甚愧愕,遣黃門將宮人扶去。既而郭槐女為皇太子妃,帝乃下詔斷如李比皆不得還,後荃恚憤而薨。

  初,槐欲省李氏,充曰:「彼有才氣,卿往不如不往。」及女為妃,槐乃盛威儀而去。既入戶,李氏出迎,槐不覺腳屈,因遂再拜。自是充每出行,槐輒使人尋之,恐其過李也。初,充母柳見古今重節義,竟不知充與成濟事,以濟不忠,數追罵之。侍者聞之,無不竊笑。及將亡,充問所欲言,柳曰:「我教汝迎李新婦尚不肯,安問他事!」遂無言。及充薨後,李氏二女乃欲令其母祔葬,〔四〕賈后弗之許也。及后廢,李氏乃得合葬。李氏作女訓行於世。

  謐字長深。〔五〕母賈午,充少女也。父韓壽,字德真,南陽堵陽人,魏司徒暨曾孫。美姿貌,善容止,賈充辟為司空掾。充每讌賓僚,其女輒於青璅中窺之,見壽而悅焉。問其左右識此人不,有一婢說壽姓字,云是故主人。女大感想,發於寤寐。婢後往壽家,具說女意,并言其女光麗艷逸,端美絕倫。壽聞而心動,便令為通殷勤。婢以白女,女遂潛修音好,厚相贈結,呼壽夕入。壽勁捷過人,踰垣而至,家中莫知,惟充覺其女悅暢異於常日。時西域有貢奇香,一著人則經月不歇,帝甚貴之,惟以賜充及大司馬陳騫。其女密盜以遺壽,充僚屬與壽燕處,聞其芬馥,稱之於充。自是充意知女與壽通,而其門閤嚴峻,不知所由得入。乃夜中陽驚,託言有盜,因使循牆以觀其變。左右白曰:「無餘異,惟東北角如狐狸行處。」充乃考問女之左右,具以狀對。充祕之,遂以女妻壽。壽官至散騎常侍、河南尹。元康初卒,贈驃騎將軍。

  謐好學,有才思。既為充嗣,繼佐命之後,又賈后專恣,謐權過人主,至乃鎖繫黃門侍郎,其為威福如此。負其驕寵,奢侈踰度,室宇崇僭,器服珍麗,歌僮舞女,選極一時。開閤延賓,海內輻湊,貴游豪戚及浮競之徒,莫不盡禮事之。或著文章稱美謐,以方賈誼。渤海石崇歐陽建、滎陽潘岳、吳國陸機陸雲、蘭陵繆徵、〔六〕京兆杜斌摯虞、琅邪諸葛詮、〔七〕弘農王粹、襄城杜育、南陽鄒捷、齊國左思、清河崔基、沛國劉瑰、汝南和郁周恢、安平牽秀、〔八〕潁川陳眕、太原郭彰、高陽許猛、彭城劉訥、中山劉輿劉琨皆傅會於謐,號曰二十四友,其餘不得預焉。

  歷位散騎常侍、後軍將軍。廣城君薨,去職。喪未終,起為祕書監,掌國史。先是,朝廷議立晉書限斷,中書監荀勖謂宜以魏正始起年,著作郎王瓚欲引嘉平已下朝臣盡入晉史,于時依違未有所決。惠帝立,更使議之。謐上議,請從泰始為斷。於是事下三府,司徒王戎、司空張華、領軍將軍王衍、侍中樂廣、黃門侍郎嵇紹、國子博士謝衡皆從謐議。騎都尉濟北侯荀畯、侍中荀藩、黃門侍郎華混以為宜用正始開元。博士荀熙、刁協謂宜嘉平起年。謐重執奏戎、華之議,事遂施行。

  尋轉侍中,領祕書監如故。謐時從帝幸宣武觀校獵,諷尚書於會中召謐受拜,誡左右勿使人知,於是眾疑其有異志矣。謐既親貴,數入二宮,共愍懷太子遊處,無屈降心。常與太子弈棋爭道,成都王穎在坐,正色曰:「皇太子,國之儲君,賈謐何得無禮!」謐懼,言之於后,遂出穎為平北將軍,鎮鄴。

  及為常侍,侍講東宮,太子意有不悅,謐患之。而其家數有妖異,飄風吹其朝服飛上數百丈,墜於中丞臺,又蛇出其被中,夜暴雷震其室,柱陷入地,壓毀床帳,謐益恐。及遷侍中,專掌禁內,遂與后成謀,誣陷太子。及趙王倫廢后,以詔召謐於殿前,將戮之。走入西鍾下,呼曰:「阿后救我!」乃就斬之。韓壽少弟蔚有器望,及壽兄鞏令保、弟散騎侍郎預、吳王友鑒、謐母賈午皆伏誅。

  初,充伐吳時,嘗屯項城,軍中忽失充所在。充帳下都督周勤時晝寢,夢見百餘人錄充,引入一逕。勤驚覺,聞失充,乃出尋索,忽睹所夢之道,遂往求之。果見充行至一府舍,侍衛甚盛。府公南面坐,聲色甚厲,謂充曰:「將亂吾家事,必爾與荀勖,既惑吾子,又亂吾孫。間使任愷黜汝而不去,又使庾純詈汝而不改。今吳寇當平,汝方表斬張華。汝之闇戇,皆此類也。若不悛慎,當旦夕加罪。」充因叩頭流血。公曰:「汝所以延日月而名器如此者,是衛府之勳耳。終當使係嗣死於鍾虡之間,大子斃於金酒之中,小子困於枯木之下。荀勖亦宜同,然其先德小濃,故在汝後,數世之外,國嗣亦替。」言畢,命去。充忽然得還營,顏色憔悴,性理昏喪,經日乃復。及是,謐死於鍾下,賈后服金酒而死,賈午考竟用大杖,終皆如所言。

  趙王倫之敗,朝廷追述充勳,議立其後。欲以充從孫散騎侍郎眾為嗣,眾陽狂自免。以子禿後充,封魯公,又病死。永興中,立充從曾孫湛為魯公,奉充後,遭亂死,國除。泰始中,人為充等謠曰:「賈、裴、王,亂紀綱。王、裴、賈,濟天下。」言亡魏而成晉也。

  充弟混字宮奇,篤厚自守,無殊才能。太康中,為宗正卿。歷鎮軍將軍,領城門校尉,加侍中,封永平侯。卒,贈中軍大將軍、儀同三司。

  充從子彝、遵並有鑒裁,俱為黃門郎。遵弟模最知名。

  模字思範,少有志尚。頗覽載籍,而沈深有智算,確然難奪。深為充所信愛,每事籌之焉。充年衰疾劇,恒憂己諡傳,模曰:「是非久自見,不可掩也。」

  起家為邵陵令,遂歷事二宮尚書吏部郎,以公事免,起為車騎司馬。豫誅楊駿,封平陽鄉侯,邑千戶。及楚王瑋矯詔害汝南王亮、太保衛瓘,詔使模將中騶二百人救之。

  是時賈后既豫朝政,欲委信親黨,拜模散騎常侍,二日擢為侍中。模乃盡心匡弼,推張華、裴頠同心輔政。數年之中,朝野寧靜,模之力也。乃加授光祿大夫。然模潛執權勢,外形欲遠之,每有啟奏賈后事,入輒取急,或託疾以避之。至於素有嫌忿,多所中陷,朝廷甚憚之。加貪冒聚斂,富擬王公。但賈后性甚強暴,模每盡言為陳禍福,后不能從,反謂模毀己。於是委任之情日衰,而讒間之徒遂進。模不得志,憂憤成疾。卒,追贈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曰成。子遊字彥將嗣,歷官太子侍講、員外散騎侍郎。

  郭彰字叔武,太原人,賈后從舅也。與賈充素相親遇,充妻待彰若同生。歷散騎常侍、尚書、衛將軍,封冠軍縣侯。及賈后專朝,彰豫參權勢,物情歸附,賓客盈門。世人稱為「賈郭」,謂謐及彰也。卒,諡曰烈。

  楊駿弟珧濟

  楊駿字文長,弘農華陰人也。少以王官為高陸令、驍騎鎮軍二府司馬。後以后父超居重位,自鎮軍將軍遷車騎將軍,封臨晉侯。識者議之曰:「夫封建諸侯,所以藩屏王室也。后妃,所以供粢盛,弘內教也。后父始封而以臨晉為侯,兆於亂矣。」尚書褚〈契,中“大改石”〉、郭奕並表駿小器,不可以任社稷之重。武帝不從。帝自太康以後,天下無事,不復留心萬機,惟耽酒色,始寵后黨,請謁公行。而駿及珧、濟勢傾天下,時人有「三楊」之號。

  及帝疾篤,未有顧命,佐命功臣,皆已沒矣,朝臣惶惑,計無所從。而駿盡斥群公,親侍左右,因輒改易公卿,樹其心腹。會帝小間,見所用者非,乃正色謂駿曰:「何得便爾!」乃詔中書,以汝南王亮與駿夾輔王室。駿恐失權寵,從中書借詔觀之,得便藏匿。中書監華廙恐懼,自往索之,終不肯與。信宿之間,上疾遂篤,后乃奏帝以駿輔政,帝頷之。便召中書監華廙、令何劭,口宣帝旨使作遺詔,曰:「昔伊望作佐,勳垂不朽;周霍拜命,名冠往代。侍中、車騎將軍、行太子太保,領前將軍楊駿,經德履喆,鑒識明遠,毗翼二宮,忠肅茂著,宜正位上台,擬跡阿衡。其以駿為太尉、太子太傅、假節、都督中外諸軍事,侍中、錄尚書、領前將軍如故。置參軍六人、步兵三千人、騎千人,移止前衛將軍珧故府。若止宿殿中宜有翼衛,其差左右衛三部司馬各二十人、殿中都尉司馬十人給駿,令得持兵仗出入。」詔成,后對廙、劭以呈帝,帝親視而無言。自是二日而崩,駿遂當寄託之重,居太極殿。梓宮將殯,六宮出辭,而駿不下殿,以武賁百人自衛。不恭之跡,自此而始。

  惠帝即位,進駿為太傅、大都督、假黃鉞,錄朝政,百官總己。慮左右間己,乃以其甥段廣、張劭為近侍之職。凡有詔命,帝省訖,入呈太后,然後乃出。駿知賈后情性難制,甚畏憚之。又多樹親黨,皆領禁兵。於是公室怨望,天下憤然矣。駿弟珧、濟並有俊才,數相諫止,駿不能用,因廢於家。駿闇於古義,動違舊典。武帝崩未踰年而改元,議者咸以為違春秋踰年書即位之義。朝廷惜於前失,令史官沒之,故明年正月復改年焉。

  駿自知素無美望,懼不能輯和遠近,乃依魏明帝即位故事,遂大開封賞,欲以悅眾。為政嚴碎,愎諫自用,不允眾心。馮翊太守孫楚素與駿厚,說之曰:「公以外戚,居伊霍之重,握大權,輔弱主,當仰思古人至公至誠謙順之道。於周則周召為宰,在漢則朱虛、東牟,未有庶姓專朝,而克終慶祚者也。今宗室親重,藩王方壯,而公不與共參萬機,內懷猜忌,外樹私昵,禍至無日矣。」駿不能從。弘訓少府蒯欽,駿之姑子,少而相昵,直亮不回,屢以正言犯駿,珧、濟為之寒心。欽曰:「楊文長雖闇,猶知人之無罪,不可妄殺,必當疏我。我得疏外,可以不與俱死。不然,傾宗覆族,其能久乎!」

  殿中中郎孟觀、李肇,素不為駿所禮,陰搆駿將圖社稷。賈后欲預政事,而憚駿未得逞其所欲,又不肯以婦道事皇太后。黃門董猛,始自帝之為太子即為寺人監,在東宮給事於賈后。后密通消息於猛,謀廢太后。猛乃與肇、觀潛相結託。賈后又令肇報大司馬、汝南王亮,使連兵討駿。亮曰:「駿之凶暴,死亡無日,不足憂也。」肇報楚王瑋,瑋然之,於是求入朝。駿素憚瑋,先欲召入,防其為變,因遂聽之。

  及瑋至,觀、肇乃啟帝,夜作詔,中外戒嚴,遣使奉詔廢駿,以侯就第。東安公繇率殿中四百人隨其後以討駿。段廣跪而言於帝曰:「楊駿受恩先帝,竭心輔政。且孤公無子,豈有反理?願陛下審之。」帝不答。

  時駿居曹爽故府,在武庫南,聞內有變,召眾官議之。太傅主簿朱振說駿曰:「今內有變,其趣可知,必是閹豎為賈后設謀,不利於公。宜燒雲龍門以示威,索造事者首,開萬春門,引東宮及外營兵,公自擁翼皇太子,入宮取姦人。殿內震懼,必斬送之,可以免難。」駿素怯懦,不決,乃曰:「魏明帝造此大功,奈何燒之!」侍中傅祗夜白駿,請與武茂俱入雲龍門觀察事勢。祗因謂群僚「宮中不宜空」,便起揖,於是皆走。

  尋而殿中兵出,燒駿府,又令弩士於閣上臨駿府而射之,駿兵皆不得出。駿逃于馬廄,以戟殺之。觀等受賈后密旨,誅駿親黨,皆夷三族,死者數千人。又令李肇焚駿家私書,賈后不欲令武帝顧命手詔聞于四海也。駿既誅,莫敢收者,惟太傅舍人巴西閻纂殯斂之。〔九〕

  初,駿徵高士孫登,遺以布被。登截被於門,大呼曰:「斫斫刺刺。」旬日託疾詐死,及是,其言果驗。永熙中,溫縣有人如狂,造書曰:「光光文長,大戟為牆。毒藥雖行,戟還自傷。」及駿居內府,以戟為衛焉。

  永寧初,詔曰:「舅氏失道,宗族隕墜,渭陽之思,孔懷感傷。其以蓩亭侯楊超為奉朝請、騎都尉,以慰蓼莪之思焉。」

  珧字文琚,歷位尚書令、衛將軍。素有名稱,得幸於武帝,時望在駿前。以兄貴盛,知權寵不可居,自乞遜位,前後懇至,終不獲許。初,聘后,珧表曰:「歷觀古今,一族二后,未嘗以全,而受覆宗之禍。乞以表事藏之宗廟,若如臣之言,得以免禍。」從之。右軍督趙休上書陳:「王莽五公,兄弟相代。今楊氏三公,並在大位,而天變屢見,臣竊為陛下憂之。」由此珧益懼,固求遜位,聽之,賜錢百萬、絹五千匹。

  珧初以退讓稱,晚乃合朋黨,搆出齊王攸。中護軍羊琇與北軍中候成粲謀欲因見珧而手刃之。珧知而辭疾不出,諷有司奏琇,轉為太僕。自是舉朝莫敢枝梧,而素論盡矣。珧臨刑稱冤,云:「事在石函,可問張華。」當時皆謂宜為申理,合依鍾毓事例。〔一0〕而賈氏族黨待諸楊如讎,促行刑者遂斬之,時人莫不嗟歎焉。

  濟字文通,歷位鎮南、征北將軍,遷太子太傅。濟有才藝,嘗從武帝校獵北芒下,與侍中王濟俱著布袴褶,騎馬執角弓在輦前。猛獸突出,帝命王濟射之,應弦而倒。須臾復一出,濟受詔又射殺之,六軍大叫稱快。帝重兵官,多授貴戚清望,濟以武藝號為稱職。與兄珧深慮盛滿,乃與諸甥李斌等共切諫。駿斥出王佑為河東太守,建立皇儲,皆濟謀也。

  初,駿忌大司馬汝南王亮,催使之藩。濟與斌數諫止之,駿遂疏濟。濟謂傅咸曰:「若家兄徵大司馬入,退身避之,門戶可得免耳。不爾,行當赤族。」咸曰:「但徵還,共崇至公,便立太平,無為避也。夫人臣不可有專,豈獨外戚!今宗室疏,因外戚之親以得安,外戚危,倚宗室之重以為援,所謂脣齒相依,計之善者。」濟益懼而問石崇曰:「人心云何?」崇曰:「賢兄執政,疏外宗室,宜與四海共之。」濟曰:「見兄,可及此。」崇見駿,及焉,駿不納。

  後與諸兄俱見害。難發之夕,東宮召濟。濟謂裴楷曰:「吾將何之?」楷曰:「子為保傅,當至東宮。」濟好施,久典兵馬,所從四百餘人皆秦中壯士,射則命中,皆欲救濟。濟已入宮,莫不歎恨。

  史臣曰:賈充以諂諛陋質,刀筆常材,幸屬昌辰,濫叨非據。抽戈犯順,曾無猜憚之心;杖鉞推亡,遽有知難之請,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晉室之罪人者歟!然猶身極寵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沒有從享之榮,可謂無德而祿,殃將及矣。逮乎貽厥,乃乞丐之徒,嗣惡稔之餘基,縱姦邪之凶德。煽茲哲婦,索彼惟家,雖及誅夷,曷云塞責。昔當塗闕翦,公閭實肆其勞,典午分崩,南風亦盡其力,可謂「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信乎其然矣。楊駿階緣寵幸,遂荷棟梁之任,敬之猶恐弗逮,驕奢淫泆,庸可免乎?括母以明智全身,會昆以先言獲宥,文琚識同曩烈,而罰異昔人,悲夫!

  贊曰:公閭便佞,心乖雅正。邀遇時來,遂階榮命。乞丐承緒,凶家亂政。瑣瑣文長,遂居棟梁。據非其位,乃底滅亡。珧雖先覺,亦罹禍殃。

  校勘記

  〔一〕公等養汝當作「公養汝等」。魏志高貴鄉公紀注引漢晉春秋作「畜養汝等」、干寶晉紀作「公畜養汝等」,並可證。

  〔二〕荀煇刑法志載定新律者十四人,無荀煇;御覽六三七引、冊府六一0亦無此人。魏志荀彧傳注引荀氏家傳煇曾與充定音律。

  〔三〕所取必以己自出不如太宰「不」字疑衍。「所取必以己自出」者,謂立謐出自充意,即上文「太宰素取外孫韓謐為世子黎民後」也。秦秀傳正無「不」字可證。

  〔四〕李氏二女各本「氏」誤作「郭」,今從殿本。

  〔五〕長深斠注:書鈔五七、文選答賈長淵詩注引王隱晉書均作「長淵」,唐諱「淵」改「深」。

  〔六〕繆徵斠注:張軌傳有祕書監繆世徵,唐諱「世」,故但稱「繆徵」。

  〔七〕諸葛詮懷紀、諸葛夫人傳「詮」並作「銓」。

  〔八〕牽秀原作「索秀」,據牽秀傳、通鑑八二、冊府九四五改。

  〔九〕閻纂本傳「纂」作「纘」,見卷四八校記。

  〔一0〕合依鍾毓事例「毓」,各本作「繇」,今依宋本。本書音義、通志一二一下、通鑑八二均作「毓」。鍾毓事見魏志本傳。

查看目录 >> 《晉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簡易良方 簡便良方 簡便良方 普濟應驗良方 經驗要方一卷 桐鶴堂膏丹丸散集錄 方藥備考一卷 醫方隨檢五卷附萬氏女科 魚吉方歌大全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集驗簡易良方四卷 濟世良方 濟世良方 審証傳方 汪廣期醫方 誠敬六集濟世奇方(濟世奇方)十六卷 誠敬六集濟世奇方(濟世奇方)十六卷 誠敬六集濟世奇方(濟世奇方)十六卷 外臺方染指一卷 佛崖驗方抄 富春堂經驗方書十八卷附方雜記一卷 富春堂經驗方書十八卷附方雜記一卷 經驗方鈔四卷 經驗方鈔四卷 經驗方鈔四卷 成方輯要四卷 成方輯要四卷 醫方擇要二卷續集二卷 醫方擇要二卷續集二卷 方便錄二卷 選擇急驗方 經驗祕方 經驗祕方 經驗良方 百毒解 摘驗良方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景岳新方砭四卷 樂律全書卷四~卷五_.djvu 樂律全書卷六上_.djvu 樂律全書卷六下_.djvu 樂律全書卷七上_.djvu 樂律全書卷七下_.djvu 樂律全書卷八_.djvu 樂律全書卷九_.djvu 樂律全書卷十~卷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二~卷十四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五~卷十六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七~卷十八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二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三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四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五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六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七~二十八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九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三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二~三十三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四~三十五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六~三十七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八~三十九_.djvu 樂律全書卷四十~四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四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上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上編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下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下編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續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首上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首下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一~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卷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卷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卷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卷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一~卷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三~卷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五~卷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九~卷二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一~卷二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二~卷三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五~卷三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七~卷三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九~卷四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二~卷四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八~卷四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卷五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六~卷五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四~卷六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六~卷六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八~卷六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卷七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四~卷七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八~卷七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卷八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二~卷八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六~卷八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八~卷八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卷九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二~卷九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四~卷九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七_.djvu 六書統卷一_.djvu 六書統卷二~卷三_.djvu 六書統卷四~卷五_.djvu 六書統卷六_.djvu 六書統卷七~卷八_.djvu 六書統卷九~卷十_.djvu 六書統卷十一_.djvu 六書統卷十二_.djvu 六書統卷十三_.djvu 六書統卷十四_.djvu 六書統卷十五_.djvu 六書統卷十六_.djvu 六書統卷十七_.djvu 六書統卷十八_.djvu 六書統卷十九_.djvu 六書統卷二十_.djvu 御定康熙字典總目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一~卷二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三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四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五~卷六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七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八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九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一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二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三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四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五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六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七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八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十九_.djvu 御定康熙字典卷二十_.djvu 云趋鹜赴 云轻柳弱 云过天空 云迷雾锁 云阶月地 云集响应 云集雾散 云霞之上 云飞泥沉 云飞烟灭 云飞雨散 云鬟雾鬓 互剥痛疮 互相发明 互相标榜 互通有无 五亩之宅 五亲六眷 五侯九伯 五光十色 五典三坟 五内如焚 五冬六夏 五劳七伤 五味俱全 五大三粗 五尺竖子 五尺童子 五彩缤纷 五心六意 五抢六夺 五斗先生 五方杂厝 五方杂处 五日一石 五星连珠 五更三点 五痨七伤 五短身材 五石六鷁 五积六受 五类杂种 五脏六腑 五色相宣 五色缤纷 五花大绑 五蕴皆空 五藏六府 五行代德 五行八作 五谷不熟,不如稊稗 五谷不登 五谷丰稔 五里雾中 五陵豪气 五雀六燕 五零二落 五零四散 五颜六色 五马分尸 五黄六月 五鼎万钟 井井有序 井井有方 井井有法 井井有理 井以甘竭 井底蛤蟆 井底银瓶 井然有序 井然有条 亘古不变 亘古亘今 亘古未有 亘古通今 亚肩迭背 亟疾苛察 亡不待夕 亡不旋跬 亡不旋踵 亡国之器 亡国之社 亡国之臣 亡国灭种 亡矢遗镞 亡羊得牛 亡魂丧胆 亡魂失魄 交口同声 交口称誉 交淡若水 交相辉映 交能易作 交臂相失 交詈聚唾 交颈并头 亥豕之误 亦庄亦谐 亨嘉之会 亭台楼阁 亲上加亲 亲上成亲 亲仁善邻 亲如兄弟 亲如手足 亲操井臼 亲疏贵贱 亲疏贵践 亲离众叛 亲贤远佞 亹亹不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不知鬼不觉 人不聊生 人不自安 人之常情 人事不省 人亡家破 人亡物在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庄公八年 庄公九年 庄公十年 庄公十一年 庄公十二年 庄公十三年 庄公十四年 庄公十五年 庄公十六年 庄公十七年 庄公十八年 庄公十九年 庄公二十年 庄公二十一年 庄公二十二年 庄公二十三年 庄公二十四年 庄公二十五年 庄公二十六年 庄公二十七年 庄公二十八年 庄公二十九年 庄公三十年 庄公三十一年 庄公三十二年 闵公元年 闵公二年 僖公元年 僖公二年 僖公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