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三十九列傳第九

晉書卷三十九列傳第九

  王沈子浚

  王沈字處道,太原晉陽人也。祖柔,漢匈奴中郎將。父機,魏東郡太守。沈少孤,養於從叔司空昶,〔一〕事昶如父,奉繼母寡嫂以孝義稱。好書,善屬文。大將軍曹爽辟為掾,累遷中書門下侍郎。及爽誅,以故吏免。後起為治書侍御史,轉祕書監。正元中,遷散騎常侍、侍中,典著作。與荀顗、阮籍共撰魏書,多為時諱,未若陳壽之實錄也。

  時魏高貴鄉公好學有文才,引沈及裴秀數於東堂講讌屬文,號沈為文籍先生,秀為儒林丈人。及高貴鄉公將攻文帝,召沈及王業告之,沈、業馳白帝,以功封安平侯,邑二千戶。沈既不忠於主,甚為眾論所非。

  尋遷尚書,出監豫州諸軍事、奮武將軍、豫州刺史。至鎮,乃下教曰:「自古賢聖,樂聞誹謗之言,聽輿人之論,芻蕘有可錄之事,負薪有廊廟之語故也。自至鎮日,未聞逆耳之言,豈未明虛心,故令言者有疑。其宣下屬城及士庶,若能舉遺逸於林藪,黜姦佞於州國,陳長吏之可否,說百姓之所患,興利除害,損益昭然者,給穀五百斛。若達一至之言,說刺史得失,朝政寬猛,令剛柔得適者,給穀千斛。謂余不信,明如皎日。」

  主簿陳廞、褚〈契,中“大改石”〉曰:「奉省教旨,伏用感歎。勞謙日昃,思聞苦言。愚謂上之所好,下無不應。而近未有極諫之辭,遠無傳言之箴者,誠得失之事將未有也。今使教命班下,示以賞勸,將恐拘介之士,或憚賞而不言;貪賕之人,將慕利而妄舉。苟不合宜,賞不虛行,則遠聽者未知當否之所在,徒見言之不用,謂設有而不行。愚以告下之事,可小須後。」

  沈又教曰:「夫德薄而位厚,功輕而祿重,貪夫之所徇,高士之所不處也。若陳至言於刺史,興益於本州,達幽隱之賢,去祝鮀之佞,立德於上,受分於下,斯乃君子之操,何不言之有!直言至理,忠也。惠加一州,仁也。功成辭賞,廉也。兼斯而行,仁智之事,何故懷其道而迷其國哉!」褚〈契,中“大改石”〉復白曰:「堯、舜、周公所以能致忠諫者,以其款誠之心著也。冰炭不言,而冷熱之質自明者,以其有實也。若好忠直,如冰炭之自然,則諤諤之臣,將濟濟而盈庭;逆耳之言,不求而自至。若德不足以配唐虞,明不足以並周公,實不可以同冰炭,雖懸重賞,忠諫之言未可致也。昔魏絳由和戎之功,蒙女樂之賜,管仲有興齊之勳,而加上卿之禮,功勳明著,然後賞勸隨之。未聞張重賞以待諫臣,懸穀帛以求盡言也。」沈無以奪之,遂從〈契,中“大改石”〉議。

  沈探尋善政,案賈逵以來法制禁令,諸所施行,擇善者而從之。又教曰:「後生不聞先王之教,而望政道日興,不可得也。文武並用,長久之道也。俗化陵遲,不可不革。革俗之要,實在敦學。昔原伯魯不悅學,閔馬父知其必亡。將吏子弟,優閑家門,若不教之,必致游戲,傷毀風俗矣。」於是九郡之士,咸悅道教,移風易俗。

  遷征虜將軍、持節、都督江北諸軍事。五等初建,封博陵侯,班在次國。平蜀之役,吳人大出,聲為救蜀,振蕩邊境。沈鎮御有方,寇聞而退。轉鎮南將軍。武帝即王位,拜御史大夫,守尚書令,加給事中。沈以才望,顯名當世,是以創業之事,羊祜、荀勖、裴秀、賈充等,皆與沈諮謀焉。

  及帝受禪,以佐命之勳,轉驃騎將軍、錄尚書事,加散騎常侍,統城外諸軍事。封博陵郡公,固讓不受,乃進爵為縣公,邑千八百戶。帝方欲委以萬機,泰始二年,薨。帝素服舉哀,賜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葬田一頃,諡曰元。明年,帝追思沈勳,詔曰:「夫表揚往行,所以崇賢垂訓,慎終紀遠,厚德興教也。故散騎常侍、驃騎將軍、博陵元公沈蹈禮居正,執心清粹,經綸墳典,才識通洽。入歷常伯納言之位,出榦監牧方嶽之任,內著謀猷,外宣威略。建國設官,首登公輔,兼統中朝,出納大命,實有翼亮佐世之勳。其贈沈司空公,以寵靈既往,使沒而不朽。又前以翼贊之勳,當受郡公之封,而固辭懇至,嘉其讓德,不奪其志。可以郡公官屬送葬。沈素清儉,不營產業。其使所領兵作屋五十間。」子浚嗣。後沈夫人荀氏卒,將合葬,沈棺櫬已毀,更賜東園祕器。咸寧中,復追封沈為郡公。

  浚字彭祖。母趙氏婦,良家女也,貧賤,出入沈家,遂生浚,沈初不齒之。年十五,沈薨,無子,親戚共立浚為嗣,拜駙馬都尉。太康初,與諸王侯俱就國。三年來朝,除員外散騎侍郎。元康初,轉員外常侍,遷越騎校尉、右軍將軍。出補河內太守,以郡公不得為二千石,轉東中郎將,鎮許昌。

  及愍懷太子幽于許昌,浚承賈后旨,與黃門孫慮共害太子。遷寧北將軍、青州刺史。尋徙寧朔將軍、持節、都督幽州諸軍事。于時朝廷昏亂,盜賊蜂起,浚為自安之計,結好夷狄,以女妻鮮卑務勿塵,又以一女妻蘇恕延。

  及趙王倫篡位,三王起義兵,浚擁眾挾兩端,遏絕檄書,使其境內士庶不得赴義,成都王穎欲討之而未暇也。倫誅,進號安北將軍。及河間王顒、成都王穎興兵內向,害長沙王乂,而浚有不平之心。穎表請幽州刺史石堪為右司馬,以右司馬和演代堪,密使演殺浚,并其眾。演與烏丸單于審登謀之,於是與浚期游薊城南清泉水上。薊城內西行有二道,演、浚各從一道。演與浚欲合鹵簿,因而圖之。值天暴雨,兵器霑溼,不果而還。單于由是與其種人謀曰:「演圖殺浚,事垂克而天卒雨,使不得果,是天助浚也。違天不祥,我不可久與演同。」乃以謀告浚。浚密嚴兵,與單于圍演。演持白幡詣浚降,遂斬之,自領幽州。大營器械,召務勿塵,率胡晉合二萬人,進軍討穎。以主簿祁弘為前鋒,遇穎將石超於平棘,擊敗之。浚乘勝遂克鄴城,士眾暴掠,死者甚多。鮮卑大略婦女,浚命敢有挾藏者斬,於是沈於易水者八千人。黔庶荼毒,自此始也。

  浚還薊,聲實益盛。東海王越將迎大駕,浚遣祁弘率烏丸突騎為先驅。惠帝旋洛陽,轉浚驃騎大將軍、都督東夷河北諸軍事,領幽州刺史,以燕國增博陵之封。懷帝即位,以浚為司空,領烏丸校尉,務勿塵為大單于。浚又表封務勿塵遼西郡公,其別部大飄滑及其弟渴末別部大屠瓮等皆為親晉王。

  永嘉中,石勒寇冀州,浚遣鮮卑文鴦討勒,勒走南陽。明年,勒復寇冀州,刺史王斌為勒所害,浚又領冀州。詔進浚為大司馬,加侍中、大都督、督幽冀諸軍事。使者未及發,會洛京傾覆,浚大樹威令,專征伐,遣督護王昌、中山太守阮豹等,率諸軍及務勿塵世子疾陸眷、并弟文鴦、從弟末柸,攻石勒於襄國。勒率眾來距,昌逆擊敗之。末柸逐北入其壘門,為勒所獲。勒質末柸,遣間使求和,疾陸眷遂以鎧馬二百五十匹、金銀各一簏贖末柸,結盟而退。

  其後浚布告天下,稱受中詔承制,乃以司空荀藩為太尉,光祿大夫荀組為司隸,大司農華薈為太常,中書令李?為河南尹。〔二〕又遣祁弘討勒,及於廣宗。時大霧,弘引軍就道,卒與勒遇,為勒所殺。由是劉琨與浚爭冀州。琨使宗人劉希還中山合眾,代郡、上谷、廣甯三郡人皆歸于琨。浚患之,遂輟討勒之師,而與琨相距。浚遣燕相胡矩督護諸軍,與疾陸眷并力攻破希。驅略三郡士女出塞,琨不復能爭。

  浚還,欲討勒,使棗嵩督諸軍屯易水,召疾陸眷,將與之俱攻襄國。浚為政苛暴,將吏又貪殘,並廣占山澤,引水灌田,漬陷冢墓,調發殷煩,下不堪命,多叛入鮮卑。從事韓咸切諫,浚怒,殺之。疾陸眷自以前後違命,恐浚誅之。勒亦遣使厚賂,疾陸眷等由是不應召。浚怒,以重幣誘單于猗盧子右賢王日律孫,令攻疾陸眷,反為所破。

  時劉琨大為劉聰所迫,諸避亂游士多歸于浚。浚日以強盛,乃設壇告類,建立皇太子,備置眾官。浚自領尚書令,以棗嵩、裴憲並為尚書,使其子居王宮,持節,領護匈奴中郎將,以妻舅崔毖為東夷校尉。又使嵩監司冀并兗諸軍事、行安北將軍,以田徽為兗州,李惲為青州。惲為石勒所殺,以薄盛代之。

  浚以父字處道,為「當塗高」應王者之讖,謀將僭號。胡矩諫浚,盛陳其不可。浚忿之,出矩為魏郡守。前渤海太守劉亮、從子北海太守搏、〔三〕司空掾高柔並切諫,浚怒,誅之。浚素不平長史燕國王悌,遂因他事殺之。時童謠曰:「十囊五囊入棗郎。」棗嵩,浚之子婿也。浚聞,責嵩而不能罪之也。又謠曰:「幽州城門似藏戶,中有伏尸王彭祖。」有狐踞府門,翟雉入聽事。時燕國霍原,北州名賢,浚以僭位事示之,原不答,浚遂害之。由是士人憤怨,內外無親。以矜豪日甚,不親為政,所任多苛刻;加亢旱災蝗,士卒衰弱。

  浚之承制也,參佐皆內敘,唯司馬游統外出。統怨,密與石勒通謀。勒乃詐降於浚,許奉浚為主。時百姓內叛,疾陸眷等侵逼。浚喜勒之附己,勒遂為卑辭以事之,獻遺珍寶,使驛相繼。浚以勒為誠,不復設備。勒乃遣使剋日上尊號於浚,浚許之。

  勒屯兵易水,督護孫緯疑其詐,馳白浚,而引軍逆勒。浚不聽,使勒直前。眾議皆曰:「胡貪而無信,必有詐,請距之。」浚怒,欲斬諸言者,眾遂不敢復諫。盛張設以待勒。勒至城,便縱兵大掠。浚左右復請討之,不許。及勒登聽事,浚乃走出堂皇,勒眾執以見勒。勒遂與浚妻並坐,立浚于前。浚罵曰:「胡奴調汝公,何凶逆如此!」勒數浚不忠於晉,并責以百姓餒乏,積粟五十萬斛而不振給。遂遣五百騎先送浚于襄國,收浚麾下精兵萬人,盡殺之。停二日而還,孫緯遮擊之,勒僅而得免。勒至襄國,斬浚,而浚竟不為之屈,大罵而死。無子。

  太元二年,詔興滅繼絕,封沈從孫道素為博陵公。卒,子崇之嗣。義熙十一年,改封東莞郡公。宋受禪,國除。

  荀顗

  荀顗字景倩,潁川人,魏太尉彧之第六子也。幼為姊婿陳群所賞。性至孝,總角知名,博學洽聞,理思周密。魏時以父勳除中郎。宣帝輔政,見顗奇之,曰「荀令君之子也」。擢拜散騎侍郎,累遷侍中。為魏少帝執經,拜騎都尉,賜爵關內侯。難鍾會易無互體,又與扶風王駿論仁孝孰先,見稱於世。

  時曹爽專權,何晏等欲害太常傅嘏,顗營救得免。及高貴鄉公立,顗言於景帝曰:「今上踐阼,權道非常,宜速遣使宣德四方,且察外志。」毌丘儉、文欽果不服,舉兵反。顗預討儉等有功,進爵萬歲亭侯,邑四百戶。文帝輔政,遷尚書。帝征諸葛誕,留顗鎮守。顗甥陳泰卒,顗代泰為僕射,領吏部,四辭而後就職。顗承泰後,加之淑慎,綜核名實,風俗澄正。咸熙中,遷司空,進爵鄉侯。

  顗年踰耳順,孝養蒸蒸,以母憂去職,毀幾滅性,海內稱之。文帝奏,宜依漢太傅胡廣喪母故事,給司空吉凶導從。及蜀平,興復五等,命顗定禮儀。顗上請羊祜、任愷、庾峻、應貞、孔顥共刪改舊文,撰定晉禮。

  咸熙初,封臨淮侯。武帝踐阼,進爵為公,食邑一千八百戶。又詔曰:「昔禹命九官,契敷五教,所以弘崇王化,示人軌儀也。朕承洪業,昧于大道,思訓五品,以康四海。侍中、司空顗,明允篤誠,思心通遠,翼亮先皇,遂輔朕躬,實有佐命弼導之勳。宜掌教典,以隆時雍。其以顗為司徒。」尋加侍中,遷太尉、都督城外牙門諸軍事,置司馬親兵百人。頃之,又詔曰:「侍中、太尉顗,溫恭忠允,至行純備,博古洽聞,耆艾不殆。其以公行太子太傅,侍中、太尉如故。」

  時以正德、大豫雅頌未合,〔四〕命顗定樂。事未終,以泰始十年薨。帝為舉哀,皇太子臨喪,二宮賻贈,禮秩有加。詔曰:「侍中、太尉、行太子太傅、臨淮公顗,清純體道,忠允立朝,歷司外內,茂績既崇,訓傅東宮,徽猷弘著,可謂行歸于周,有始有卒者矣。不幸薨殂,朕甚痛之。其賜溫明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諡曰康。」又詔曰:「太尉不恤私門,居無館宇,素絲之志,沒而彌顯。其賜家錢二百萬,使立宅舍。」咸寧初,詔論次功臣,將配饗宗廟。所司奏顗等十二人銘功太常,配饗清廟。

  顗明三禮,知朝廷大儀,而無質直之操,唯阿意苟合於荀勖、賈充之間。初,皇太子將納妃,顗上言賈充女姿德淑茂,可以參選,以此獲譏於世。

  顗無子,以從孫徽嗣。中興初,以顗兄玄孫序為顗後,封臨淮公。序卒,又絕,孝武帝又封序子恒繼顗後。恒卒,子龍符嗣。宋受禪,國除。

  荀勖子藩藩子邃闓藩弟組組子奕

  荀勖字公曾,潁川潁陰人,漢司空爽曾孫也。祖棐,射聲校尉。父肸,早亡。勖依于舅氏。岐嶷夙成,年十餘歲能屬文。從外祖魏太傅鍾繇曰:「此兒當及其曾祖。」既長,遂博學,達於從政。仕魏,辟大將軍曹爽掾,遷中書通事郎。爽誅,門生故吏無敢往者,勖獨臨赴,眾乃從之。為安陽令,轉驃騎從事中郎。勖有遺愛,安陽生為立祠。遷廷尉正,參文帝大將軍軍事,賜爵關內侯,轉從事中郎,領記室。

  高貴鄉公欲為變時,大將軍掾孫佑等守閶闔門。帝弟安陽侯榦聞難欲入,佑謂榦曰:「未有入者,可從東掖門。」及榦至,帝遲之,榦以狀白,帝欲族誅佑。勖諫曰:「孫佑不納安陽,誠宜深責。然事有逆順,用刑不可以喜怒為輕重。今成倅刑止其身,佑乃族誅,恐義士私議。」乃免佑為庶人。

  時官騎路遺求為刺客入蜀,勖言於帝曰:「明公以至公宰天下,宜杖正義以伐違貳。而名以刺客除賊,非所謂刑于四海,以德服遠也。」帝稱善。

  及鍾會謀反,審問未至,而外人先告之。帝待會素厚,未之信也。勖曰:「會雖受恩,然其性未可許以見得思義,不可不速為之備。」帝即出鎮長安,主簿郭奕、參軍王深以勖是會從甥,少長舅氏,勸帝斥出之。帝不納,而使勖陪乘,待之如初。先是,勖啟「伐蜀,宜以衛瓘為監軍。」及蜀中亂,賴瓘以濟。會平,還洛,與裴秀、羊祜共管機密。

  時將發使聘吳,並遣當時文士作書與孫皓,帝用勖所作。皓既報命和親,帝謂勖曰:「君前作書,使吳思順,勝十萬之眾也。」帝即晉王位,以勖為侍中,封安陽子,邑千戶。武帝受禪,改封濟北郡公。勖以羊祜讓,乃固辭為侯。拜中書監,加侍中,領著作,與賈充共定律令。

  充將鎮關右也,勖謂馮紞曰:「賈公遠放,吾等失勢。太子婚尚未定,若使充女得為妃,則不留而自停矣。」勖與紞伺帝間並稱「充女才色絕世,若納東宮,必能輔佐君子,有關雎后妃之德。」遂成婚。當時甚為正直者所疾,而獲佞媚之譏焉。久之,進位光祿大夫。

  既掌樂事,又修律呂,並行於世。初,勖於路逢趙賈人牛鐸,識其聲。及掌樂,音韻未調,乃曰:「得趙之牛鐸則諧矣。」遂下郡國,悉送牛鐸,果得諧者。又嘗在帝坐進飯,謂在坐人曰:「此是勞薪所炊。」咸未之信。帝遣問膳夫,乃云:「實用故車腳。」舉世伏其明識。

  俄領祕書監,與中書令張華依劉向別錄,整理記籍。又立書博士,置弟子教習,以鍾、胡為法。

  咸寧初,與石苞等並為佐命功臣,列於銘饗。及王濬表請伐吳,勖與賈充固諫不可,帝不從,而吳果滅。以專典詔命,論功封子一人為亭侯,邑一千戶,賜絹千匹。又封孫顯為潁陽亭侯。

  及得汲郡冢中古文竹書,詔勖撰次之,以為中經,列在祕書。

  時議遣王公之國,帝以問勖,勖對曰:「諸王公已為都督,而使之國,則廢方任。又分割郡縣,人心戀本,必用嗷嗷。國皆置軍,官兵還當給國,而闕邊守。」帝重使勖思之,勖又陳曰:「如詔準古方伯選才,使軍國各隨方面為都督,誠如明旨。至於割正封疆,使親疏不同,誠為佳矣。然分裂舊土,猶懼多所搖動,必使人心悤擾,思惟竊宜如前。若於事不得不時有所轉封,而不至分割土域,有所損奪者,可隨宜節度。其五等體國經遠,實不成制度。然但虛名,其於實事,略與舊郡縣鄉亭無異。若造次改奪,恐不能不以為恨。今方了其大者,以為五等可須後裁度。凡事雖有久而益善者,若臨時或有不解,亦不可忽。」帝以勖言為允,多從其意。

  時又議省州郡縣半吏以赴農功,勖議以為:「省吏不如省官,省官不如省事,省事不如清心。昔蕭曹相漢,載其清靜,致畫一之歌,此清心之本也。漢文垂拱,幾致刑措,此省事也。光武并合吏員,縣官國邑裁置十一,此省官也。魏太和中,遣王人四出,減天下吏員,正始中亦并合郡縣,此省吏也。今必欲求之於本,則宜以省事為先。凡居位者,使務思蕭曹之心,以翼佐大化。篤義行,崇敦睦,使昧寵忘本者不得容,而偽行自息,浮華者懼矣。重敬讓,尚止足,令賤不妨貴,少不陵長,遠不間親,新不間舊,小不加大,淫不破義,則上下相安,遠近相信矣。位不可以進趣得,譽不可以朋黨求,則是非不妄而明,官人不惑於聽矣。去奇技,抑異說,好變舊以徼非常之利者必加其誅,則官業有常,人心不遷矣。事留則政稽,政稽則功廢。處位者而孜孜不怠,奉職司者而夙夜不懈,則雖在挈瓶而守不假器矣。使信若金石,小失不害大政,忍忿悁以容之。簡文案,略細苛,令之所施,必使人易視聽。願之如陽春,畏之如雷震。勿使微文煩撓,為百吏所黷,二三之命,為百姓所饜,則吏竭其誠,下悅上命矣。設官分職,委事責成。君子心競而不力爭,量能受任,思不出位,則官無異業,政典不奸矣。凡此皆愚心謂省事之本也。苟無此愆,雖不省吏,天下必謂之省矣。若欲省官,私謂九寺可并於尚書,蘭臺宜省付三府。然施行歷代,世之所習,是以久抱愚懷而不敢言。至於省事,實以為善。若直作大例,皆減其半,恐文武眾官郡國職業,及事之興廢,不得皆同。凡發號施令,典而當則安,儻有駁者,或致壅否。凡職所臨履,先精其得失。使忠信之官,明察之長,各裁其中,先條上言之。然後混齊大體,詳宜所省,則令下必行,不可搖動。如其不爾,恐適惑人聽。比前行所省,皆須臾輒復,或激而滋繁,亦不可不重。」勖論議損益多此類。

  太康中詔曰:「勖明哲聰達,經識天序,有佐命之功,兼博洽之才。久典內任,著勳弘茂,詢事考言,謀猷允誠。宜登大位,毗贊朝政。今以勖為光祿大夫、儀同三司、開府辟召,守中書監、侍中、侯如故。」時太尉賈充、司徒李胤並薨,太子太傅又缺。勖表陳:「三公保傅,宜得其人。若使楊珧參輔東宮,必當仰稱聖意。尚書令衛瓘、吏部尚書山濤皆可為司徒。若以瓘新為令未出者,濤即其人。」帝並從之。

  明年秋,諸州郡大水,兗土尤甚。勖陳宜立都水使者。其後門下啟通事令史伊羨、趙咸為舍人,對掌文法。詔以問勖,勖曰:「今天下幸賴陛下聖德,六合為一,望道化隆洽,垂之將來。而門下上稱程咸、張惲,下稱此等,欲以文法為政,皆愚臣所未達者。昔張釋之諫漢文,謂獸圈嗇夫不宜見用;邴吉住車,明調和陰陽之本。此二人豈不知小吏之惠,誠重惜大化也。昔魏武帝使中軍司荀攸典刑獄,明帝時猶以付內常侍。以臣所聞,明帝時唯有通事劉泰等官,不過與殿中同號耳。又頃言論者皆云省官減事,而求益吏者相尋矣。多云尚書郎太令史不親文書,乃委付書令史及榦,誠吏多則相倚也。增置文法之職,適恐更耗擾臺閣,臣竊謂不可。」

  時帝素知太子闇弱,恐後亂國,遣勖及和嶠往觀之。勖還盛稱太子之德,而嶠云太子如初。於是天下貴嶠而賤勖。帝將廢賈妃,勖與馮紞等諫請,故得不廢。時議以勖傾國害時,孫資、劉放之匹。然性慎密,每有詔令大事,雖已宣布,然終不言,不欲使人知己豫聞也。族弟良曾勸勖曰:「公大失物情,有所進益者自可語之,則懷恩多矣。」其婿武統亦說勖「宜有所營置,令有歸戴者」。勖並默然不應,退而語諸子曰:「人臣不密則失身,樹私則背公,是大戒也。汝等亦當宦達人間,宜識吾此意。」久之,以勖守尚書令。

  勖久在中書,專管機事。及失之,甚罔罔悵恨。或有賀之者,勖曰:「奪我鳳皇池,諸君賀我邪!」及在尚書,課試令史以下,覈其才能,有闇於文法,不能決疑處事者,即時遣出。帝嘗謂曰:「魏武帝言『荀文若之進善,不進不止;荀公達之退惡,不退不休。』二令君之美,亦望於君也。」居職月餘,以母憂上還印綬,帝不許。遣常侍周恢喻旨,勖乃奉詔視職。

  勖久管機密,有才思,探得人主微旨,不犯顏迕爭,故得始終全其寵祿。太康十年卒,詔贈司徒,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錢五十萬、布百匹。遣兼御史持節護喪,諡曰成。勖有十子,其達者輯、藩、組。

  輯嗣,官至衛尉。卒,諡曰簡。子畯嗣。卒,諡曰烈。無適子,以弟息識為嗣。輯子綽。

  綽字彥舒,博學有才能,撰晉後書十五篇,〔五〕傳於世。永嘉末,為司空從事中郎,沒於石勒,為勒參軍。

  藩字大堅。元康中,為黃門侍郎,受詔成父所治鍾磬。以從駕討齊王冏勳,封西華縣公。累遷尚書令。永嘉末,轉司空,未拜而洛陽陷沒,藩出奔密。王浚承制,奉藩為留臺太尉。及愍帝為太子,委藩督攝遠近。建興元年薨於開封,年六十九,因葬亡所。諡曰成,追贈太保。藩二子:邃、闓。

  邃字道玄,解音樂,善談論。弱冠辟趙王倫相國掾,遷太子洗馬。長沙王乂以為參軍。乂敗,成都王為皇太弟,精選僚屬,以邃為中舍人。鄴城不守,隨藩在密。元帝召為丞相從事中郎,以道險不就。愍帝就加左將軍、陳留相。父憂去職,服闋,襲封。愍帝欲納邃女,先徵為散騎常侍。邃懼西都危逼,故不應命,而東渡江,元帝以為軍諮祭酒。太興初,拜侍中。邃與刁協婚親,時協執權,欲以邃為吏部尚書,邃深距之。尋而王敦討協,協黨與並及於難,唯邃以疏協獲免。敦表為廷尉,以疾不拜。遷太常,轉尚書。蘇峻作亂,邃與王導、荀崧並侍天子於石頭。峻平後卒,贈金紫光祿大夫,諡曰靖。子汪嗣。

  闓字道明,亦有名稱,京都為之語曰:「洛中英英荀道明。」大司馬、齊王冏辟為掾。冏敗,暴尸已三日,莫敢收葬。闓與冏故吏李述、嵇含等露板請葬,朝議聽之,論者稱焉。為太傅主簿、中書郎。與邃俱渡江,拜丞相軍諮祭酒。中興建,遷右軍將軍,轉少府。明帝嘗從容問王廙曰:「二荀兄弟孰賢?」廙答以闓才明過邃。帝以語庾亮,亮曰:「邃真粹之地,亦闓所不及。」由是議者莫能定其兄弟優劣。歷御史中丞、侍中、尚書,封射陽公。太寧二年卒,追贈衛尉,諡曰定。子達嗣。

  組字大章。弱冠,太尉王衍見而稱之曰:「夷雅有才識。」初為司徒左西屬,補太子舍人。司徒王渾請為從事中郎,轉左長史,歷太子中庶子、滎陽太守。

  趙王倫為相國,欲收大名,選海內德望之士,以江夏李重及組為左右長史,東平王堪、沛國劉謨為左右司馬。倫篡,以組為侍中。及長沙王乂敗,惠帝遣組及散騎常侍閭丘沖詣成都王穎,慰勞其軍。帝西幸長安,以組為河南尹。遷尚書,轉衛尉,賜爵成陽縣男,加散騎常侍、中書監。轉司隸校尉,加特進、光祿大夫,常侍如故。于時天下已亂,組兄弟貴盛,懼不容於世,雖居大官,並諷議而已。

  永嘉末,復以組為侍中,領太子太保。未拜,會劉曜、王彌逼洛陽,組與藩俱出奔。懷帝蒙塵,司空王浚以組為司隸校尉。組與藩移檄天下,以琅邪王為盟主。

  愍帝稱皇太子,組即太子之舅,又領司隸校尉,行豫州刺史事,與藩並保滎陽之開封。建興初,詔藩行留臺事。俄而藩薨,帝更以組為司空,領尚書左僕射,又兼司隸,復行留臺事,州征郡守皆承制行焉。進封臨潁縣公,加太夫人、世子印綬。明年,進位太尉,領豫州牧、假節。

  元帝承制,以組都督司州諸軍,加散騎常侍,餘如故。頃之,又除尚書令,表讓不拜。及西都不守,組乃遣使移檄天下共勸進。帝欲以組為司徒,以問太常賀循。循曰:「組舊望清重,忠勤顯著,遷訓五品,實允眾望。」於是拜組為司徒。

  組逼於石勒,不能自立。太興初,自許昌率其屬數百人渡江,給千兵百騎,組先所領仍皆統攝。頃之,詔組與太保、西陽王羕並錄尚書事,各加班劍六十人。永昌初,遷太尉,領太子太保。未拜,薨,年六十五。諡曰元。子奕嗣。

  奕字玄欣。少拜太子舍人、駙馬都尉,侍講東宮。出為鎮東參軍,行揚武將軍、新汲令。愍帝為皇太子,召為中舍人,尋拜散騎侍郎,皆不就。隨父渡江。元帝踐阼,拜中庶子,遷給事黃門郎。父憂去職,服闋,補散騎常侍、侍中。

  時將繕宮城,尚書符下陳留王,使出城夫。奕駁曰:「昔虞賓在位,書稱其美;詩詠有客,載在雅頌。今陳留王位在三公之上,坐在太子之右,故答表曰書,賜物曰與。此古今之所崇,體國之高義也。謂宜除夫役。」時尚書張闓、僕射孔愉難奕,以為:「昔宋不城周,陽秋所譏。特蠲非體,宜應減夫。」奕重駁,以為:「陽秋之末,文武之道將墜于地,新有子朝之亂,于時諸侯逋替,莫肯率職。宋之于周,實有列國之權。且同已勤王而主之者晉,客而辭役,責之可也。今之陳留,無列國之勢,此之作否,何益有無!臣以為宜除,於國職為全。」詔從之。

  時又通議元會日,帝應敬司徒王導不。博士郭熙、杜援等以為禮無拜臣之文,謂宜除敬。侍中馮懷議曰:「天子修禮,莫盛於辟雍。當爾之日,猶拜三老,況今先帝師傅。謂宜盡敬。」事下門下,奕議曰:「三朝之首,宜明君臣之體,則不應敬。若他日小會,自可盡禮。又至尊與公書手詔則曰『頓首言』,中書為詔則云『敬問』,散騎優冊則曰『制命』。今詔文尚異,況大會之與小會,理豈得同!」詔從之。

  咸和七年卒,追贈太僕,諡曰定。

  馮紞

  馮紞字少冑,安平人也。祖浮,魏司隸校尉。父員,汲郡太守。紞少博涉經史,識悟機辯。歷仕為魏郡太守,轉步兵校尉,徙越騎。得幸於武帝,稍遷左衛將軍。承顏悅色,寵愛日隆,賈充、荀勖並與之親善。充女之為皇太子妃也,紞有力焉。及妃之將廢,紞、勖乾沒救請,故得不廢。伐吳之役,紞領汝南太守,以郡兵隨王濬入秣陵。遷御史中丞,轉侍中。

  帝病篤得愈,紞與勖見朝野之望,屬在齊王攸。攸素薄勖。勖以太子愚劣,恐攸得立,有害於己,乃使紞言於帝曰:「陛下前者疾若不差,太子其廢矣。齊王為百姓所歸,公卿所仰,雖欲高讓,其得免乎!宜遣還藩,以安社稷。」帝納之。及攸薨,朝野悲恨。初,帝友于之情甚篤,既納紞、勖邪說,遂為身後之慮,以固儲位。既聞攸殞,哀慟特深。紞侍立,因言曰:「齊王名過於實,今得自終,此乃大晉之福。陛下何乃過哀!」帝收淚而止。

  初謀伐吳,紞與賈充、荀勖同共苦諫不可。吳平,紞內懷慚懼,疾張華如讎。及華外鎮,威德大著,朝論當徵為尚書令。紞從容侍帝,論晉魏故事,因諷帝,言華不可授以重任,帝默然而止。事具華傳。

  太康七年,紞疾,詔以紞為散騎常侍,賜錢二十萬、床帳一具。尋卒。二子:播、熊。播,大長秋。熊字文羆,中書郎。紞兄恢,自有傳。〔六〕

  史臣曰:夫立身之道,曰仁與義。動靜既形,悔吝斯及。有莘之媵,殊北門之情;渭濱之叟,匪西山之節。湯武有以濟其功,夏殷不能譏其志。王沈才經文武,早尸人爵,在魏參席上之珍,居晉為幄中之士,桐宮之謀遽泄,武闈之禍遂臻。是知田光之口,豈燕丹之可絕;豫讓之形,非智氏之能變。動靜之際,有據蒺藜,仁義之方,求之彌遠矣。彭祖謁由捧雉,孕本貿絲,因家乏主,遂登顯秩。擁北州之士馬,偶東京之糜沸,自可感召諸侯,宣力王室。而乘間伺隙,潛圖不軌,放肆獯虜,遷播乘輿。遂使漳滏蕭然,黎元塗地。縱貪夫於藏戶,戮高士於燕垂,阻越石之內難,邀世龍之外府。惡稔毒痡,坐致焚燎,假手仇敵,方申凶獷,慶封之戮,慢罵何補哉!公曾,慈明之孫;景倩,文若之子,踐隆堂而高視,齊逸軌而長騖。孝敬足以承親,周慎足以事主,刊姬公之舊典,採蕭相之遺法。然而援朱均以貳極,煽褒閻而偶震。雖廢興有在,隆替靡常,稽之人事,乃二荀之力也。至於斗粟興謠,踰里成詠,勖之階禍,又已甚焉。馮紞外騁戚施,內窮狙詐,斃攸安賈,交勖讎張,心滔楚費,過踰晉伍。爰絲獻壽,空取慰於仁心,紞之陳說,幸收哀於迷慮,投畀之罰無聞,青蠅之詩不作矣。

  贊曰:處道文林,胡貳爾心?彭祖凶孽,自貽伊慼。臨淮翼翼,孝形于色。安陽英英,匪懈其職。傾齊附魯,是為蝥賊。紞之不臧,交亂罔極。

  校勘記

  〔一〕司空昶「司空」,各本作「司徒」,今從宋本。魏志王昶傳、通志一二一下亦並作「司空」。

  〔二〕中書令李?斠注:閻鼎傳作「李暅」。按:愍紀作「中書郎李昕」。

  〔三〕北海太守搏通鑑八八「搏」作「摶」。

  〔四〕時以正德大豫雅頌未合「大豫」原作「大序」。周校:「大序」當作「大豫」,「豫」一省作「予」,由此誤。按:周說是,今據改。

  〔五〕晉後書十五篇斠注:隋志、舊唐志並作晉後略記,新唐志作晉後略,均五卷。宋志作晉略九卷。

  〔六〕兄恢自有傳勞校:今本晉書無恢傳。

查看目录 >> 《晉書》


国学迷 和段延庆同为四大恶人之一的云中鹤个人简介 戊戌变法疑云:光绪皇帝为何支持变法 薛素素是怎么死的?秦淮八艳之薛素素生平简介 揭秘:大明朝科举场上的作弊手法有哪些? 古代色男引诱女人的八大奇招秘籍 美国拉拢乌克兰打造新冷战前线 堵死俄西部出口 王维《别弟妹二首》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李斯为什么要背叛秦始皇?李斯生平事迹简介 西子湖畔埋葬的才女:因当小三被原配活活整死 谈谈姜维和诸葛亮的差距 揭秘:清朝末年四大冤案之太原和尚被杀奇案 辕门射戟:吕布为何要帮刘备? 历史上的芈月:也曾垂帘听政 名将岳飞被杀的历史原因:想用赌气让宋高宗觉悟 昭德皇后乌林答氏介绍 金世宗完颜雍与乌林答氏 东晋历史:东晋谢安教子之道值得称颂 喜帕恰斯:测算出一个朔望月周期为29.53058天 揭秘:为什么自古以来各个朝代帝王们都很多疑? 揭秘:十件最神秘古物:被看做失落文明的证据 北宋被贬宰相丁谓是如何通过一把小方凳复职的? 中国历史上的22位太上皇:哪些人待遇竟不如太监 中国古代刑法“诛连九族”的历史演进 “相公”历史上最早是什么意思?又是怎样发展的 墨家为何神秘消失 历史真相究竟是什么? 张绣和赵云是什么关系 张绣的婶婶是谁 抗战爆发蒋介石计划5年时间训练60个德械师 揭秘:末代皇帝溥仪是如何当上了日本的傀儡? 宇文成都与罗成 罗士信和宇文成都谁厉害 刘彻爱过卫子夫吗 刘彻其实还是爱过卫子夫的 汉高祖刘邦传奇人生之刘邦斩蛇的故事是怎样的 揭秘寂寞空庭春欲晚纳兰容若和谁在一起了 唐高祖李渊有何人生经历?唐高祖李渊生平简介 太后为何不喜欢甄嬛?甚至说非常怕这个儿媳妇 揭秘两千多年前的木乃伊出土后仍是一头黑发? 揭秘: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电影皇后的悲惨命运 揭秘:顾雍为何能成为吴国任职时间最长的丞相 探索中国最诡异的鬼村:河南逍遥河封门村 秦始皇儿子公子扶苏简介 扶苏是怎么死的? 文豪的私生活:杜牧喜欢去风月场所“不可描述”? 宪章运动的政治纲领 宪章运动发生在哪里 二世而亡:明朝并没有那么长久的存在 一代文豪龚自珍是怎么死的?龚自珍被谁毒死之谜 康熙称赞哪个大臣为“天下廉吏第一”? 王维《达奚侍郎夫人寇氏挽词二首》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唐朝西平公主简介 唐文宗之女西平公主生平 “平生不修善果 只爱杀人放火”这是鲁智深吗? 为什么说赵祯是历史上最抠门的皇帝? 奇葩明代士大夫:以被当庭杖打为荣 揭慈禧柔情的一面:善待情敌把情敌当成好姐妹 揭秘米特拉达梯战争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清末状元”张謇一句什么话让慈禧失声痛哭 春秋战国时期的复仇者:伍子胥破楚鞭尸 病关索杨雄手刃发妻:因不能忍妻子多次出轨 揭秘张作霖的10条家规 曾为几个路灯枪毙小舅子 红色掌柜陈云:党内第一算盘手李先念叫他老师 准格尔首领葛尔丹败给康熙为何被称为民族英雄? 白痴皇帝晋惠帝稳坐皇位十年全靠丑后掌权? 中国那些十八岁以前就登基的皇帝?古代小皇帝盘点 有人请他当皇帝 先占了一卦结果成了好皇帝 唐中宗时国子监制度成熟:延续至清废科举时 揭秘楚河汉界里的"真正"的诗人 只有项羽和刘邦! 揭秘:究竟是谁在藩王叛乱后把诗仙李白送进监狱? 历史揭秘:穿越到明朝做皇亲国戚有多恐怖? 和尚拿着朝廷的钱爱给谁给谁 朱棣竟一概不问 千年谜团 三国关羽和张飞的功夫是哪里学的? 南北朝后三国时代反腐战:宇文泰创新制抑制贪污 揭秘:1949年蒋介石处死杨虎城不为人知的内幕 明朝最神秘的皇帝——万历皇帝 姚泓简介 十六国时期后秦最后一位君主姚泓生平 隋炀帝皇后萧氏:历史上经历桃花劫最多的皇后 揭秘: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歌舞伎出身的女神医 邓松是谁?三国史上真有其人吗 揭秘白裤瑶族的女人为啥从来不穿内衣? 元武宗有着怎样的早年经历?元武宗生平简介 灵异怪谈:赵高是赵武灵王转世? 千古一帝秦始皇为什么一定要修秦直道? 揭秘;乾隆大帝为何禁止西方女人到中国? “狸猫换太子”能否解开宋仁宗生母之谜 刘备老婆糜夫人为了不拖累赵云而选择自杀吗 秦始皇儿子公子扶苏简介 扶苏是怎么死的? 南齐孝武帝下旨:官员贪污必须与我分成 刺马案:慈禧亲自督查背后隐藏了什么秘密? 曹操未能一统天下的原因 是因为自负还是好色 司马炽——史上最窝囊的皇帝 为求生学狗叫 隋朝历史:隋炀帝推动隋唐大运河的建造 揭秘清朝大宴“满汉全席”:每桌不超8两银 和尚原之战的结果如何 和尚原之战的影响 王维《疑梦》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曾国藩历任高官一生积累“养老钱” 不到两万两白银 越国崛起的钥匙范蠡:自由浪漫的政治家和富家翁 东汉三大历史罪人 其中竟有两个出自河间! 正说历代非常女性全集:历史上最出名的17大美女 唐朝名相唐休璟做过哪些事?他是怎么死的 探秘清朝公主们的婚姻:其实不幸福 揭秘:塔瓦岗是怎样为德昂族大战吐司的 揭秘:枭雄刘备白帝城托孤到底玩了什么把戏? 赫哲族饮食 赫哲族传统饮食大盘点 蜀汉速亡的原因:诸葛亮权欲强 接班人欠缺历练! 古时无女士公厕 女人是如何上厕所的 揭秘建筑奇迹亚历山大灯塔竟是埃及人建造? 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 志學箴一卷 御批歷代通鑑集覧一百二十卷 湖南武備學堂簡要章程 蜀碧四卷附記一卷 南北史補志十四卷 西村集八卷 江左校士錄二卷 全唐詩九百卷 重訂文選集評十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公民必讀二編不分卷 周禮疑義舉要八卷禮記訓義擇言八卷 南阜山人詩集類稿七卷 綴白裘十二集四十八卷 河防志十二卷 月令粹編二十四卷 詞譜四十卷 初學記三十卷 四分戒本一卷 紅樓夢圖詠不分卷 奏定懲治陸軍漏泄機密等項章程一卷 隸經雜著甲編二卷乙編二卷 [同治]續蕭縣志十八卷首一卷 京氏易傳三卷 湖南疆域驛傳總纂十卷圖一卷 晴嵐詩存二卷 無題唱和詩十八卷 庸庵全集 民政部禁煙稽核章程 萃錦唫十五卷 攷古質疑六卷 [錦州府署等處履歷憲綱清册] 湖山類稿五卷水雲集一卷 查毅齋先生闡道集十卷 三省入藏程站紀一卷 十駕齋養新錄二十卷餘錄三卷 程墨前選 哦月樓詩存三卷詩餘一卷 古文品外錄二十四卷 茹古畧集三十卷 癸巳存稿十五卷 河工簡要四卷 梅村家藏稿五十八卷補遺一卷 繡像醒世姻緣傳一百回 阿富汗土耳基斯坦志一卷阿富汗斯坦志一卷土耳基斯坦志一卷東土耳基斯坦志一卷 魏書一百十四卷 尤氏喉科秘書一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目錄一卷 點石齋叢畫十卷 古今列女傳三卷 鄂國金佗稡編二十八卷續編三十卷 武經七書講義全彚合參十卷目次一卷 遺山先生文集四十卷附錄一卷 策對名文約選 尺算徵用 [康熙]晉州志十卷 大清一統志殘本 子史輯要題解續編四卷 花月痕全書十六卷五十二回 楚辭燈四卷楚懷襄二王在位事蹟考一卷 日本内阁文库/北史甲 著者李延寿(唐)元刊本/北史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史甲 著者李延寿(唐)元刊本/北史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史甲 著者李延寿(唐)元刊本/北史7.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史甲 著者李延寿(唐)元刊本/北史8.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史甲 著者李延寿(唐)元刊本/北史9.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7.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宋刊本/北斉書8.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斉書 選者李百薬(唐)明万暦16年南監刊本/北斉書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渓先生性理字義 著者陳淳(宋)元和07年写本.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渓先生性理字義 選者陳淳(宋)/校訂者丁応斗(朝鮮)朝鮮嘉靖32年晋州刊本/北渓先生性理字義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渓先生性理字義 選者陳淳(宋)/校訂者丁応斗(朝鮮)朝鮮嘉靖32年晋州刊本/北渓先生性理字義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7.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8.pdf 日本内阁文库/北礀詩集 著者釈居簡(宋)/編者釈大観(宋)慶安07年刊本/北礀詩集9.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乙 編者郭鑒(明) 朝鲜刊本/医方集略7.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5.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方集略甲 編者郭鑒(明) 朝鮮刊本/医方集略6.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説 著者張杲(宋)朝鮮刊本/医説1.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説 著者張杲(宋)朝鮮刊本/医説2.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説 著者張杲(宋)朝鮮刊本/医説3.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説 著者張杲(宋)朝鮮刊本/医説4.pdf 日本内阁文库/医説 著者張杲(宋)朝鮮刊本/医説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0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0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1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2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3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4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5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1.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2.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3.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4.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5.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6.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8.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69.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7.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70.pdf 日本内阁文库/十三経注疏 校訂者李元陽(明)明嘉靖李元陽刊本/十三経注疏71.pdf 意兴阑珊 意况大旨 意出言外 意出象外 意切辞尽 意前笔启 意味索然 意在笔前 意在笔外 意境融彻 意存笔先 意度过人 意忌信谗 意思意思 意意似似 意意思思 意慵心懒 意懒情疏 意扰心烦 意指为狱 意攘心劳 意料之外 意断恩绝 意气激昂 意气相亲 意气相倾 意气相合 意气相许 意气自若 意气轩昂 意满志得 意犹未尽 意略纵横 意简言赅 意致纵横 意虑乖僻 意见言外 意转心回 意领神会 懿范长存 懿言嘉行 抑暴扶弱 抑郁寡欢 挹兹注彼 易于反手 易于破竹 易若转圈 易道良马 溢于文辞 溢于楮墨之表 溢巷填街 溢美之言 溢美之语 疑人勿用,用人勿疑 疑人疑鬼 疑似之迹,不可不察 疑信参半 疑团满腹 疑团莫释 疑心杀子 疑惑不解 疑疑惑惑 疑行无成 疑贰之见 疑邻盗斧 疑鬼疑神 益上损下 益无忌惮 移丘换段 移东掩西 移东篱,掩西障 移商换羽 移天徙日 移天换日 移宫易羽 移日卜夜 移祸于人 移编绝简 移船就泊 移花换柳 翼翼飞鸾 艺多不压身 艺高胆壮 艺高胆大 薏苡之疑 蚁封盘马 蚁封穴雨 蚁阵蜂衙 衣不兼彩 衣不兼采 衣不及带 衣不布体 衣不择采 衣不盖体 衣不解结 衣不遮体 衣不遮身 衣丰食足 衣丰食饱 衣冠云集 衣冠济楚 衣冠礼乐 衣冠蓝缕 衣冠赫奕 衣冠辐辏 衣冠齐楚 衣单食缺 衣单食薄 衣取蔽寒 衣带之水 衣带宽松 衣披群生 衣敝履空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衣架饭袋 衣紫腰银 衣紫腰黄 衣被苍生 衣裳楚楚 衣钵之传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