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

  王祥弟覽

  王祥字休徵,琅邪臨沂人,漢諫議大夫吉之後也。祖仁,青州刺史。父融,公府辟不就。

  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每使掃除牛下,祥愈恭謹。父母有疾,衣不解帶,湯藥必親嘗。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母又思黃雀炙,復有黃雀數十飛入其幙,復以供母。鄉里驚歎,以為孝感所致焉。有丹柰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其篤孝純至如此。

  漢末遭亂,扶母攜弟覽避地廬江,隱居三十餘年,〔一〕不應州郡之命。母終,居喪毀瘁,杖而後起。徐州刺史呂虔檄為別駕,祥年垂耳順,固辭不受。覽勸之,為具車牛,祥乃應召,虔委以州事。于時寇盜充斥,祥率勵兵士,頻討破之。州界清靜,政化大行。時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舉秀才,除溫令,累遷大司農。高貴鄉公即位,與定策功,封關內侯,拜光祿勳,轉司隸校尉。從討毌丘儉,增邑四百戶,遷太常,封萬歲亭侯。天子幸太學,命祥為三老。祥南面几杖,以師道自居。天子北面乞言,祥陳明王聖帝君臣政化之要以訓之,聞者莫不砥礪。

  及高貴鄉公之弒也,朝臣舉哀,祥號哭曰「老臣無狀」,涕淚交流,眾有愧色。頃之,拜司空,轉太尉,加侍中。五等建,封睢陵侯,邑一千六百戶。

  及武帝為晉王,〔二〕祥與荀顗往謁。顗謂祥曰:「相王尊重,何侯既已盡敬,今便當拜也。」祥曰:「相國誠為尊貴,然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公王相去,一階而已,班例大同,〔三〕安有天子三司而輒拜人者!損魏朝之望,虧晉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吾不為也。」及入,顗遂拜,而祥獨長揖。帝曰:「今日方知君見顧之重矣!」

  武帝踐阼,拜太保,進爵為公,加置七官之職。帝新受命,虛己以求讜言。祥與何曾、鄭沖等耆艾篤老,希復朝見,帝遣侍中任愷諮問得失,及政化所先。祥以年老疲耄,累乞遜位,帝不許。御史中丞侯史光以祥久疾,闕朝會禮,請免祥官。詔曰:「太保元老高行,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前後遜讓,不從所執,此非有司所得議也。」遂寢光奏。祥固乞骸骨,詔聽以睢陵公就第,位同保傅,在三司之右,祿賜如前。詔曰:「古之致仕,不事王侯。今雖以國公留居京邑,不宜復苦以朝請。其賜几杖,不朝,大事皆諮訪之。賜安車駟馬,第一區,錢百萬,絹五百匹,床帳簟褥,以舍人六人為睢陵公舍人,置官騎二十人。以公子騎都尉肇為給事中,使常優游定省。又以太保高潔清素,家無宅宇,其權留本府,須所賜第成乃出。」

  及疾篤,著遺令訓子孫曰:「夫生之有死,自然之理。吾年八十有五,啟手何恨。不有遺言,使爾無述。吾生值季末,登庸歷試,無毗佐之勳,沒無以報。氣絕但洗手足,不須沐浴,勿纏尸,皆澣故衣,隨時所服。所賜山玄玉佩、衛氏玉玦、綬笥皆勿以斂。西芒上土自堅貞,勿用甓石,勿起墳隴。穿深二丈,槨取容棺。勿作前堂、布几筵、置書箱鏡奩之具,棺前但可施床榻而已。糒脯各一盤,玄酒一杯,為朝夕奠。家人大小不須送喪,大小祥乃設特牲。無違余命!高柴泣血三年,夫子謂之愚。閔子除喪出見,援琴切切而哀,仲尼謂之孝。故哭泣之哀,日月降殺,飲食之宜,自有制度。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顏子所以為命,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其子皆奉而行之。

  泰始五年薨,〔四〕詔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帛百匹。時文明皇太后崩始踰月。其後詔曰:「為睢陵公發哀,事乃至今。雖每為之感傷,要未得特敘哀情。今便哭之。」明年,策諡曰元。

  祥之薨,奔赴者非朝廷之賢,則親親故吏而已,〔五〕門無雜弔之賓。族孫戎嘆曰:「太保可謂清達矣!」又稱:「祥在正始,不在能言之流。及與之言,理致清遠,將非以德掩其言乎!」祥有五子:肇、夏、馥、烈、芬。

  肇孽庶,夏早卒,馥嗣爵。咸寧初,以祥家甚貧儉,賜絹三百匹,拜馥上洛太守,卒諡曰孝。子根嗣,散騎郎。肇仕至始平太守。肇子俊,守太子舍人,封永世侯。俊子遐,鬱林太守。烈、芬並幼知名,為祥所愛。二子亦同時而亡。將死,烈欲還葬舊土,芬欲留葬京邑。祥流涕曰:「不忘故鄉,仁也;不戀本土,達也。惟仁與達,吾二子有焉。」

  覽字玄通。母朱,遇祥無道。覽年數歲,見祥被楚撻,輒涕泣抱持。至于成童,每諫其母,其母少止凶虐。朱屢以非理使祥,覽輒與祥俱。又虐使祥妻,覽妻亦趨而共之。朱患之,乃止。祥喪父之後,漸有時譽。朱深疾之,密使酖祥。覽知之,徑起取酒。祥疑其有毒,爭而不與。朱遽奪反之。自後朱賜祥饌,覽輒先嘗。朱懼覽致斃,遂止。

  覽孝友恭恪,名亞於祥。及祥仕進,覽亦應本郡之召,稍遷司徒西曹掾、清河太守。五等建,封即丘子,邑六百戶。泰始末,除弘訓少府。職省,轉太中大夫,祿賜與卿同。咸寧初,詔曰:「覽少篤至行,服仁履義,貞素之操,長而彌固。其以覽為宗正卿。」頃之,以疾上疏乞骸骨。詔聽之,以太中大夫歸老,賜錢二十萬,床帳薦褥,遣殿中醫療疾給藥。後轉光祿大夫,門施行馬。

  咸寧四年卒,時年七十三,諡曰貞。有六子:裁、基、會、正、彥、琛。

  裁字士初,撫軍長史。基字士先,治書御史。會字士和,侍御史。正字士則,尚書郎。彥字士治,中護軍。琛字士瑋,國子祭酒。

  初,呂虔有佩刀,工相之,以為必登三公,可服此刀。虔謂祥曰:「苟非其人,刀或為害。卿有公輔之量,故以相與。」祥固辭,強之乃受。祥臨薨,以刀授覽,曰:「汝後必興,足稱此刀。」覽後奕世多賢才,興於江左矣。裁子導,別有傳。

  鄭沖

  鄭沖字文和,滎陽開封人也。起自寒微,卓爾立操,清恬寡欲,耽玩經史,遂博究儒術及百家之言。有姿望,動必循禮,任真自守,不要鄉曲之譽,由是州郡久不加禮。

  及魏文帝為太子,搜揚側陋,命沖為文學,累遷尚書郎,出補陳留太守。沖以儒雅為德,蒞職無幹局之譽,簞食縕袍,不營資產,世以此重之。大將軍曹爽引為從事中郎,轉散騎常侍、光祿勳。嘉平三年,拜司空。及高貴鄉公講尚書,沖執經親授,與侍中鄭小同俱被賞賜。俄轉司徒。常道鄉公即位,拜太保,位在三司之上,封壽光侯。沖雖位階台輔,而不預世事。時文帝輔政,平蜀之後,命賈充、羊祜等分定禮儀、律令,皆先諮於沖,然後施行。

  及魏帝告禪,使沖奉策。武帝踐阼,拜太傅,進爵為公。頃之,司隸李憙、〔六〕中丞侯史光奏沖及何曾、荀顗等各以疾病,俱應免官。帝不許。沖遂不視事,表乞骸骨。優詔不許,遣使申喻。沖固辭,上貂蟬印綬,詔又不許。泰始六年,詔曰:「昔漢祖以知人善任,克平宇宙,推述勳勞,歸美三俊。遂與功臣剖符作誓,藏之宗廟,副在有司,所以明德庸勳,藩翼王室者也。昔我祖考,遭世多難,攬授英俊,與之斷金,遂濟時務,克定大業。太傅壽光公鄭沖、太保朗陵公何曾、太尉臨淮公荀顗各尚德依仁,明允篤誠,翼亮先皇,光濟帝業。故司空博陵元公王沈、衛將軍鉅平侯羊祜才兼文武,忠肅居正,朕甚嘉之。書不云乎:『天秩有禮,五服五章哉!』其為壽光、朗陵、臨淮、博陵、鉅平國置郎中令,假夫人、世子印綬,食本秩三分之一,皆如郡公侯比。」

  九年,沖又抗表致仕。詔曰:「太傅韞德深粹,履行高潔,恬遠清虛,確然絕世。艾服王事,六十餘載,忠肅在公,慮不及私。遂應眾舉,歷登三事。仍荷保傅之重,綢繆論道之任,光輔奕世,亮茲天工,迪宣謀猷,弘濟大烈,可謂朝之俊老,眾所具瞻者也。朕昧于政道,庶事未康,挹仰耆訓,導揚厥蒙,庶賴顯德,緝熙有成。而公屢以年高疾篤,致仕告退。惟從公志,則朕孰與諮謀?譬彼涉川,罔知攸濟。是用未許,迄于累載。而高讓彌篤,至意難違,覽其盛指,俾朕憮然。夫功成弗有,上德所隆,成人之美,君子與焉。豈必遂朕憑賴之心,以枉大雅進止之度哉!今聽其所執,以壽光公就第,位同保傅,在三司之右。公宜頤精養神,保衛太和,以究遐福。其賜几杖,不朝。古之哲王,欽祗國老,憲行乞言,以彌縫其闕。若朝有大政,皆就諮之。又賜安車駟馬,第一區,錢百萬,絹五百匹,床帷簟褥,置舍人六人,官騎二十人。以世子徽為散騎常侍,使常優游定省。祿賜所供,策命儀制,一如舊典而有加焉。」

  明年薨。帝於朝堂發哀,追贈太傅,賜祕器,朝服,衣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諡曰成。咸寧初,有司奏,沖與安平王孚等十二人皆存銘太常,配食于廟。

  初,沖與孫邕、曹羲、荀顗、何晏共集論語諸家訓注之善者,記其姓名,因從其義,有不安者輒改易之,名曰論語集解。成,奏之魏朝,于今傳焉。

  沖無子,以從子徽為嗣,位至平原內史。徽卒,子簡嗣。

  何曾子劭遵

  何曾字穎考,陳國陽夏人也。父夔,魏太僕、陽武亭侯。曾少襲爵,好學博聞,與同郡袁侃齊名。魏明帝初為平原侯,〔七〕曾為文學。及即位,累遷散騎侍郎、汲郡典農中郎將、給事黃門侍郎。上疏曰:「臣聞為國者以清靜為基,而百姓以良吏為本。今海內虛耗,事役眾多,誠宜恤養黎元,悅以使人。郡守之權雖輕,猶專任千里,比之於古,則列國之君也。上當奉宣朝恩,以致惠和,下當興利而除其害。得其人則可安,非其人則為患。故漢宣稱曰:『百姓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惟良二千石乎!』此誠可謂知政之本也。方今國家大舉,新有發調,軍師遠征,上下劬勞。夫百姓可與樂成,難與慮始。愚惑之人,能厭目前之小勤,而忘為亂之大禍者,是以郡守益不可不得其人。才雖難備,猶宜粗有威恩,為百姓所信憚者。臣聞諸郡守,有年老或疾病,皆委政丞掾,不恤庶事。或體性疏怠,不以政理為意。在官積年,惠澤不加於人。然於考課之限,罪亦不至詘免。故得經延歲月,而無斥罷之期。臣愚以為可密詔主者,使隱核參訪郡守,其有老病不隱親人物,及宰牧少恩,好修人事,煩撓百姓者,皆可徵還,為更選代。」頃之,遷散騎常侍。

  及宣帝將伐遼東,曾上疏魏帝曰:「臣聞先王制法,必全於慎。故建官受任,則置副佐;陳師命將,則立監貳;宣命遣使,則設介副;臨敵交刃,又參御右,蓋以盡思謀之功,防安危之變也。是以在險當難,則權足相濟;隕缺不豫,則才足相代。其為國防,至深至遠。及至漢氏,亦循舊章,韓信伐趙,張耳為貳;馬援討越,劉隆副軍。前世之跡,著在篇志。今太尉奉辭誅罪,精甲銳鋒,步騎數萬,道路迥阻,且四千里。雖假天威,有征無戰,寇或潛遁,消引日月。命無常期,人非金石,遠慮詳備,誠宜有副。今北軍諸將及太尉所督,皆為僚屬,名位不殊,素無定分統御之尊,卒有變急,不相鎮攝。存不忘亡,聖達所裁。臣愚以為宜選大臣名將威重宿著者,成其禮秩〔八〕,遣詣北軍,進同謀略,退為副佐。雖有萬一不虞之變,軍主有儲,則無患矣。」帝不從。出補河內太守,在任有威嚴之稱。徵拜侍中,母憂去官。

  嘉平中,為司隸校尉。撫軍校事尹模憑寵作威,〔九〕姦利盈積,朝野畏憚,莫敢言者。曾奏劾之,朝廷稱焉。時曹爽專權,宣帝稱疾,曾亦謝病。爽誅,乃起視事。魏帝之廢也,曾預其謀焉。

  時步兵校尉阮籍負才放誕,居喪無禮。曾面質籍於文帝座曰:「卿縱情背禮,敗俗之人,今忠賢執政,綜核名實,若卿之曹,不可長也。」因言於帝曰:「公方以孝治天下,而聽阮籍以重哀飲酒食肉於公座。宜擯四裔,無令污染華夏。」帝曰:「此子羸病若此,君不能為吾忍邪!」曾重引據,辭理甚切。帝雖不從,時人敬憚之。

  毌丘儉誅,子甸、妻荀應坐死。其族兄顗、族父虞並景帝姻通,共表魏帝以匄其命。詔聽離婚。荀所生女芝為潁川太守劉子元妻,亦坐死,以懷妊繫獄。荀辭詣曾乞恩曰:「芝繫在廷尉,顧影知命,計日備法。乞沒為官婢,以贖芝命。」曾哀之,騰辭上議。朝廷僉以為當,遂改法。語在刑法志。

  曾在司隸積年,遷尚書。正元年中為鎮北將軍、〔一0〕都督河北諸軍事、假節。將之鎮,文帝使武帝、齊王攸辭送數十里。曾盛為賓主,備太牢之饌。侍從吏騶,莫不醉飽。帝既出,又過其子劭。曾先敕劭曰:「客必過汝,汝當豫嚴。」劭不冠帶,停帝良久,曾深以譴劭。曾見崇重如此。遷征北將軍,進封潁昌鄉侯。咸熙初,拜司徒,改封朗陵侯。文帝為晉王,曾與高柔、鄭沖俱為三公,將入見,曾獨致拜盡敬,二人猶揖而已。

  武帝襲王位,以曾為晉丞相,加侍中。與裴秀、王沈等勸進。踐阼,拜太尉,進爵為公,食邑千八百戶。泰始初,詔曰:「蓋謨明弼諧,王躬是保,所以宣崇大訓,克咸四海也。侍中、太尉何曾,立德高峻,執心忠亮,博物洽聞,明識弘達,翼佐先皇,勳庸顯著。朕纂洪業,首相王室。迪惟前人,施于朕躬。實佐命興化,光贊政道。夫三司之任,雖左右王事,若乃予違汝弼,匡獎不逮,則存乎保傅。故將明袞職,未如用乂厥辟之重。其以曾為太保,侍中如故。」久之,以本官領司徒。曾固讓,不許。遣散騎常侍諭旨,乃視事。進位太傅。

  曾以老年,屢乞遜位。詔曰:「太傅明朗高亮,執心弘毅,可謂舊德老成,國之宗臣者也。而高尚其事,屢辭祿位。朕以寡德,憑賴保佑,省覽章表,實用憮然。雖欲成人之美,豈得遂其雅志,而忘翼佐之益哉!又司徒所掌務煩,不可久勞耆艾。其進太宰,侍中如故。〔一一〕朝會劍履乘輿上殿,如漢相國蕭何、田千秋、魏太傅鍾繇故事。賜錢百萬,絹五百匹及八尺床帳簟褥自副。置長史掾屬祭酒及員吏,一依舊制。所給親兵官騎如前。主者依次按禮典,務使優備。」後每召見,敕以常所飲食服物自隨,令二子侍從。

  咸寧四年薨,時年八十。帝於朝堂素服舉哀,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將葬,下禮官議諡。博士秦秀諡為「繆醜」,帝不從,策諡曰孝。太康末,子劭自表改諡為元。

  曾性至孝,閨門整肅,自少及長,無聲樂嬖幸之好。年老之後,與妻相見,皆正衣冠,相待如賓。己南向,妻北面,再拜上酒,酬酢既畢便出。一歲如此者不過再三焉。初,司隸校尉傅玄著論稱曾及荀顗曰:「以文王之道事其親者,其潁昌何侯乎,其荀侯乎!古稱曾、閔,今曰荀、何。內盡其心以事其親,外崇禮讓以接天下。孝子,百世之宗;仁人,天下之命。有能行孝之道,君子之儀表也。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令德不遵二夫子之景行者,非樂中正之道也。」又曰:「荀、何,君子之宗也。」又曰:「潁昌侯之事親,其盡孝子之道乎!存盡其和,事盡其敬,亡盡其哀,予於潁昌侯見之矣。」又曰:「見其親之黨,如見其親,六十而孺慕,予於潁昌侯見之矣。」

  然性奢豪,務在華侈。帷帳車服,窮極綺麗,廚膳滋味,過於王者。每燕見,不食太官所設,帝輒命取其食。蒸餅上不坼作十字不食。食日萬錢,猶曰無下箸處。人以小紙為書者,敕記室勿報。劉毅等數劾奏曾侈忲無度,帝以其重臣,一無所問。

  都官從事劉享嘗奏曾華侈,以銅鉤〈耑犮〉紖車,瑩牛蹄角。後曾辟享為椽,或勸勿應。享謂至公之體,不以私憾,遂應辟。曾常因小事加享杖罰。其外寬內忌,亦此類也。時司空賈充權擬人主,曾卑充而附之。及充與庾純因酒相競,曾議黨充而抑純,以此為正直所非。二子:遵、劭。劭嗣。

  劭字敬祖,少與武帝同年,有總角之好。帝為王太子,以劭為中庶子。及即位,轉散騎常侍,甚見親待。劭雅有姿望,遠客朝見,必以劭侍直。每諸方貢獻,帝輒賜之,而觀其占謝焉。咸寧初,有司奏劭及兄遵等受故鬲令袁毅貨,雖經赦宥,宜皆禁止。事下廷尉。詔曰:「太保與毅有累世之交,遵等所取差薄,一皆置之。」遷侍中尚書。

  惠帝即位,初建東宮,太子年幼,欲令親萬機,故盛選六傅,以劭為太子太師,通省尚書事。後轉特進,累遷尚書左僕射。

  劭博學,善屬文,陳說近代事,若指諸掌。永康初,遷司徒。趙王倫篡位,以劭為太宰。及三王交爭,劭以軒冕而游其間,無怨之者。而驕奢簡貴,亦有父風。衣裘服翫,新故巨積。食必盡四方珍異,一日之供以錢二萬為限。時論以為太官御膳,無以加之。然優游自足,不貪權勢。嘗語鄉人王詮曰:「僕雖名位過幸,少無可書之事,惟與夏侯長容諫授博士,可傳史冊耳。」所撰荀粲、王弼傳及諸奏議文章並行於世。永寧元年薨,贈司徒,諡曰康。子岐嗣。

  劭初亡,袁粲弔岐,岐辭以疾。粲獨哭而出曰:「今年決下婢子品。」王詮謂之曰:「知死弔死,何必見生!岐前多罪,爾時不下,何公新亡,便下岐品,人謂中正畏強易弱。」〔一二〕粲乃止。

  遵字思祖,劭庶兄也。少有幹能。起家散騎黃門郎、散騎常侍、侍中,累轉大鴻臚。性亦奢忲,役使御府工匠作禁物,又鬻行器,為司隸劉毅所奏,免官。太康初,起為魏郡太守,遷太僕卿,又免官,卒於家。四子,嵩、綏、機、羨。

  嵩字泰基,寬弘愛士,博觀墳籍,尤善史漢。少歷清官,領著作郎。

  綏字伯蔚,位至侍中尚書。自以繼世名貴,奢侈過度,性既輕物,翰札簡傲。城陽王尼見綏書疏,謂人曰:「伯蔚居亂而矜豪乃爾,豈其免乎!」劉輿、潘滔譖之於東海王越,越遂誅綏。初,曾侍武帝宴,退而告遵等曰:「國家應天受禪,創業垂統。吾每宴見,未嘗聞經國遠圖,惟說平生常事,非貽厥孫謀之兆也。及身而已,後嗣其殆乎!此子孫之憂也。汝等猶可獲沒。」指諸孫曰:「此等必遇亂亡也。」及綏死,嵩哭之曰:「我祖其大聖乎!」

  機為鄒平令。性亦矜傲,責鄉里謝鯤等拜。或戒之曰:「禮敬年爵,以德為主。令鯤拜勢,懼傷風俗。」機不以為慚。

  羨為離狐令。既驕且吝,陵駕人物,鄉閭疾之如讎。永嘉之末,何氏滅亡無遺焉。

  石苞子崇歐陽建孫鑠

  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也。雅曠有智局,容儀偉麗,不修小節。故時人為之語曰:「石仲容,姣無雙。」縣召為吏,給農司馬。會謁者陽翟郭玄信奉使,求人為御,司馬以苞及鄧艾給之。行十餘里,玄信謂二人曰:「子後並當至卿相。」苞曰:「御隸也,何卿相乎﹖」既而又被使到鄴,事久不決,乃販鐵於鄴市。市長沛國趙元儒名知人,見苞,異之,因與結交。歎苞遠量,當至公輔,由是知名。見吏部郎許允,求為小縣。允謂苞曰:「卿是我輩人,當相引在朝廷,何欲小縣乎﹖」苞還歎息,不意允之知己乃如此也。

  稍遷景帝中護軍司馬。宜帝聞苞好色薄行,以讓景帝,帝答曰:「苞雖細行不足,而有經國才略,夫貞廉之士,未必能經濟世務,是以齊桓忘管仲之奢僭,而錄其匡合之大謀;漢高捨陳平之污行,而取其六奇之妙算。苞雖未可以上儔二子,亦今日之選也。」意乃釋。徙鄴典農中郎將。時魏世王侯多居鄴下,尚書丁謐貴傾一時,並較時利。苞奏列其事,由是益見稱。歷東萊、琅邪太守,所在皆有威惠。遷徐州刺史。

  文帝之敗於東關也,苞獨全軍而退。帝指所持節謂苞曰:「恨不以此授卿,以究大事。」乃遷苞為奮武將軍、假節、監青州諸軍事。及諸葛誕舉兵淮南,苞統青州諸軍,督兗州刺史州泰、徐州刺史胡質,簡銳卒為游軍,以備外寇。吳遣大將朱異、丁奉等來迎,誕等留輜重於都陸,輕兵渡黎水。苞等逆擊,大破之。泰山太守胡烈以奇兵詭道襲都陸,盡焚其委輸,異等收餘眾而退。壽春平,拜苞鎮東將軍,封東光侯、假節。頃之,代王基都督揚州諸軍事。苞因入朝。當還,辭高貴鄉公,留語盡日。既出,白文帝曰:「非常主也。」數日而有成濟之事。後進位征東大將軍,俄遷驃騎將軍。

  文帝崩,賈充、荀勖議葬禮未定。苞時奔喪,慟哭曰:「基業如此,而以人臣終乎!」葬禮乃定。後每與陳騫諷魏帝以曆數已終,天命有在。及禪位,苞有力焉。武帝踐阼,遷大司馬,進封樂陵郡公,加侍中,羽葆鼓吹。

  自諸葛誕破滅,苞便鎮撫淮南,士馬強盛,邊境多務,苞既勤庶事,又以威德服物。淮北監軍王琛輕苞素微,又聞童謠曰:「宮中大馬幾作驢,大石壓之不得舒。」因是密表苞與吳人交通。先時望氣者云「東南有大兵起」。及琛表至,武帝甚疑之。會荊州刺史胡烈表吳人欲大出為寇,苞亦聞吳師將入,乃築壘遏水以自固。帝聞之,謂羊祜曰:「吳人每來,常東西相應,無緣偏爾,豈石苞果有不順乎﹖」祜深明之,而帝猶疑焉。會苞子喬為尚書郎,上召之,經日不至。帝謂為必叛,欲討苞而隱其事。遂下詔以苞不料賊勢,築壘遏水,勞擾百姓,策免其官。遣太尉義陽王望率大軍徵之,以備非常。又敕鎮東將軍、〔一三〕琅邪王伷自下邳會壽春。苞用掾孫鑠計,放兵步出,住都亭待罪。帝聞之,意解。及苞詣闕,以公還第。苞自恥受任無效而無怨色。

  時鄴奚官督郭廙上書理苞。帝詔曰:「前大司馬苞忠允清亮,才經世務,幹用之績,所歷可紀。宜掌教典,以讚時政。其以苞為司徒。」有司奏:「苞前有折撓,不堪其任。以公還第,已為弘厚,不宜擢用。」詔曰:「吳人輕脆,終無能為。故疆埸之事,但欲完固守備,使不得越逸而已。以苞計畫不同,慮敵過甚,故徵還更授。昔鄧禹撓於關中,而終輔漢室,豈以一眚而掩大德哉!」於是就位。

  苞奏:「州郡農桑未有賞罰之制,宜遣掾屬循行,皆當均其土宜,舉其殿最,然後黜陟焉。」詔曰:「農殖者,為政之本,有國之大務也。雖欲安時興化,不先富而教之,其道無由。而至今四海多事,軍國用廣,加承征伐之後,屢有水旱之事,倉庫不充,百姓無積。古者稼穡樹蓺,司徒掌之。今雖登論道,然經國立政,惟時所急,故陶唐之世,稷官為重。今司徒位當其任,乃心王事,有毀家紓國,乾乾匪躬之志。其使司徒督察州郡播殖,將委事任成,垂拱仰辦。若宜有所循行者,其增置掾屬十人,聽取王官更練事業者。」苞在位稱為忠勤,帝每委任焉。

  泰始八年薨。帝發哀於朝堂,賜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及葬,給節幢麾、曲蓋、追鋒車、鼓吹、介士、大車,皆如魏司空陳泰故事,車駕臨送於東掖門外。策諡曰武。咸寧初,詔苞等並為王功,列於銘饗。

  苞豫為終制曰:「延陵薄葬,孔子以為達禮;華元厚葬,春秋以為不臣,古之明義也。自今死亡者,皆斂以時服,不得兼重。又不得飯唅,為愚俗所為。又不得設床帳明器也。定窆之後,復土滿坎,一不得起墳種樹。昔王孫裸葬矯時,其子奉命,君子不譏,況於合禮典者耶﹖」諸子皆奉遵遺令,又斷親戚故吏設祭。有六子:越、喬、統、浚、雋、崇。以統為嗣。

  統字弘緒,歷位射聲校尉、大鴻臚。子順,為尚書郎。

  越字弘倫,早卒。

  喬字弘祖,歷尚書郎、散騎侍郎。帝既召喬不得,深疑苞反。及苞至,有慚色,謂之曰「卿子幾破卿門」。苞遂廢之,終身不聽仕。又以有穢行,徙頓丘,與弟崇同被害。二子超、熙亡走得免。成都王穎之起義也,以超為折衝將軍,討孫秀,以功封侯。又為振武將軍,征荊州賊李辰。穎與長沙王乂相攻,超常為前鋒,遷中護軍。陳眕等挾惠帝北伐,超走還鄴。穎使超距帝於蕩陰,王師敗績,超逼帝幸鄴宮。會王浚攻穎於鄴,穎以超為右將軍以距浚,大敗而歸。從駕之洛陽,西遷長安。河間王顒以超領北中郎將,使與穎共距東海王越。超於滎陽募兵,右將軍王闡與典兵中郎趙則並受超節度,為豫州刺史劉喬繼援。范陽王虓逆擊斬超,而熙得走免。永嘉中,為太傅越參軍。

  浚字景倫,清儉有鑒識,敬愛人物。位至黃門侍郎,為當世名士,早卒。

  雋字彥倫,少有名譽,議者稱為令器。官至陽平太守,早卒。

  崇字季倫,生於青州,故小名齊奴。少敏惠,勇而有謀。苞臨終,分財物與諸子,獨不及崇。其母以為言,苞曰:「此兒雖小,後自能得。」年二十餘,為修武令,有能名。入為散騎郎,遷城陽太守。伐吳有功,封安陽鄉侯。在郡雖有職務,好學不倦,以疾自解。頃之,拜黃門郎。

  兄統忤扶風王駿,有司承旨奏統,將加重罰,既而見原。以崇不詣闕謝恩,有司欲復加統罪。崇自表曰:「臣兄統以先父之恩,早被優遇,出入清顯,歷位盡勤。伏度聖心,有以垂察。近為扶風王駿橫所誣謗,司隸中丞等飛筆重奏,劾案深文,累塵天聽。臣兄弟跼蹐,憂心如悸。駿戚屬尊重,權要赫奕。內外有司,望風承旨。苟有所惡,易於投卵。自統枉劾以來,臣兄弟不敢一言稍自申理。戢舌鉗口,惟須刑書。古人稱『榮華於順旨,枯槁於逆違』,誠哉斯言,於今信矣。是以雖董司直繩,不能不深其文,抱枉含謗,不得不輸其理。幸賴陛下天聽四達,靈鑒昭遠,存先父勳德之重,察臣等勉勵之志。中詔申料,罪譴澄雪。臣等刻肌碎首,未足上報。臣即以今月十四日,與兄統、浚等詣公車門拜表謝恩。伏度奏御之日,暫經天聽。此月二十日,忽被蘭臺禁止符,以統蒙宥,恩出非常,臣晏然私門,曾不陳謝,復見彈奏,訕辱理盡。臣始聞此,惶懼狼狽,靜而思之,固無怪也。苟尊勢所驅,何所不至,望奉法之直繩,不可得也。臣以凡才,累荷顯重,不能負載析薪,以答萬分。一月之中,奏劾頻加,曲之與直,非臣所計。所愧不能承奉戚屬,自陷於此。不媚於灶,實愧王孫。隨巢子稱『明君之德,察情為上,察事次之』。所懷具經聖聽,伏待罪黜,無所多言。」由是事解。累遷散騎常侍、侍中。

  武帝以崇功臣子,有幹局,深器重之。元康初,楊駿輔政,大開封賞,多樹黨援。崇與散騎郎蜀郡何攀共立議,奏於惠帝曰:「陛下聖德光被,皇靈啟祚,正位東宮,二十餘年,道化宣流,萬國歸心。今承洪基,此乃天授。至於班賞行爵,優於泰始革命之初。不安一也。吳會僭逆,幾於百年,邊境被其荼毒,朝廷為之旰食。先帝決獨斷之聰,奮神武之略,蕩滅逋寇,易於摧枯。然謀臣猛將,猶有致思竭力之效。〔一四〕而今恩澤之封,優於滅吳之功。不安二也。上天眷祐,實在大晉,卜世之數,未知其紀。今之開制,當垂于後。若尊卑無差,有爵必進,數世之後,莫非公侯。不安三也。臣等敢冒陳聞。竊謂泰始之初,及平吳論功。制度名牒,皆悉具存。縱不能遠遵古典,尚當依準舊事。」書奏,弗納。出為南中郎將、荊州刺史,領南蠻校尉,加鷹揚將軍。崇在南中,得鴆鳥雛,以與後軍將軍王愷。時制,鴆鳥不得過江,為司隸校尉傅祗所糾,詔原之,燒鴆於都街。

  崇穎悟有才氣,而任俠無行檢。在荊州,劫遠使商客,致富不貲。徵為大司農,以徵書未至擅去官免。頃之,拜太僕,出為征虜將軍,假節、監徐州諸軍事,鎮下邳。崇有別館在河陽之金谷,一名梓澤,送者傾都,帳飲於此焉。至鎮,與徐州刺史高誕爭酒相侮,為軍司所奏,免官。復拜衛尉,與潘岳諂事賈謐。謐與之親善,號曰「二十四友」。廣城君每出,崇降車路左,望塵而拜,其卑佞如此。

  財產豐積,室宇宏麗。後房百數,皆曳紈繡,珥金翠。絲竹盡當時之選,庖膳窮水陸之珍。與貴戚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愷以〈米台〉澳釜,崇以蠟代薪。愷作紫絲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錦步障五十里以敵之。崇塗屋以椒,愷用赤石脂。崇、愷爭豪如此。武帝每助愷,嘗以珊瑚樹賜之,高二尺許,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愷以示崇,崇便以鐵如意擊之,應手而碎。愷既惋惜,又以為嫉己之寶,聲色方厲。崇曰:「不足多恨,今還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樹,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條榦絕俗,光彩曜日,如愷比者甚眾。愷怳然自失矣。

  崇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每冬,得韭{艹汧}韲。嘗與愷出游,爭入洛城,崇牛迅若飛禽,愷絕不能及。愷每以此三事為恨,乃密貨崇帳下問其所以。答云:「豆至難煮,豫作熟末,客來,但作白粥以投之耳。韭{艹汧}韲是擣韭根雜以麥苗耳。牛奔不遲,〔一五〕良由馭者逐不及反制之,可聽蹁轅則駃矣。」〔一六〕於是悉從之,遂爭長焉。崇後知之,因殺所告者。

  嘗與王敦入太學,見顏回、原憲之象,顧而歎曰:「若與之同升孔堂,去人何必有間。」敦曰:「不知餘人云何,子貢去卿差近。」崇正色曰:「士當身名俱泰,〔一七〕何至甕牖哉!」其立意類此。

  劉輿兄弟少時為王愷所嫉,愷召之宿,因欲坑之。崇素與輿等善,聞當有變,夜馳詣愷,問二劉所在,愷迫卒不得隱。崇徑進於後齋索出,〔一八〕同車而去。語曰:「年少何以輕就人宿!」輿深德之。

  及賈謐誅,崇以黨與免官。時趙王倫專權,崇甥歐陽建與倫有隙。崇有妓曰綠珠,美而豔,善吹笛。孫秀使人求之。崇時在金谷別館,方登涼臺,臨清流,婦人侍側。使者以告。崇盡出其婢妾數十人以示之,皆蘊蘭麝,被羅縠,曰:「在所擇。」使者曰:「君侯服御麗則麗矣,然本受命指索綠珠,不識孰是﹖」崇勃然曰:「綠珠吾所愛,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遠照邇,願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許。秀怒,乃勸倫誅崇、建。崇、建亦潛知其計,乃與黃門郎潘岳陰勸淮南王允、齊王冏以圖倫、秀。秀覺之,遂矯詔收崇及潘岳、歐陽建等。崇正宴於樓上,介士到門。崇謂綠珠曰:「我今為爾得罪。」綠珠泣曰;「當效死於官前。」因自投于樓下而死。崇曰:「吾不過流徙交、廣耳。」及車載詣東市,崇乃歎曰:「奴輩利吾家財。」收者答曰:「知財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崇母兄妻子無少長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時年五十二。

  初,崇家稻米飯在地,經宿皆化為螺,時人以為族滅之應。有司簿閱崇水碓三十餘區,蒼頭八百餘人,〔一九〕他珍寶貨賄田宅稱是。

  及惠帝復阼,詔以卿禮葬之。封崇從孫演為樂陵公。

  苞曾孫樸字玄真,〔二0〕為人謹厚,無他材藝,沒於胡。石勒以與樸同姓,俱出河北,引樸為宗室,特加優寵,位至司徒。

  歐陽建字堅石,世為冀方右族。雅有理思,才藻美贍,擅名北州。時人為之語曰:「渤海赫赫,歐陽堅石。」辟公府,歷山陽令、尚書郎、馮翊太守,甚得時譽。及遇禍,莫不悼惜之。年三十餘。臨命作詩,文甚哀楚。

  孫鑠字巨鄴,河內懷人也。少樂為縣吏,〔二一〕太守吳奮轉以為主簿。鑠自微賤登綱紀,時僚大姓猶不與鑠同坐。〔二二〕奮大怒,遂薦鑠為司隸都官從事。司隸校尉劉訥甚知賞之。時奮又薦鑠於大司馬石苞,苞辟為掾。鑠將應命,行達許昌,會臺已密遣輕軍襲苞。于時汝陰王鎮許,鑠過謁之。王先識鑠,以鄉里之情私告鑠曰:「無與禍。」鑠既出,即馳詣壽春,為苞畫計,苞賴而獲免。遷尚書郎,在職駁議十有餘事,為當時所稱。

  史臣曰:若夫經為帝師,鄭沖於焉無愧;孝為德本,王祥所以當仁;何曾善其親而及其親之黨者也。夏禹恭儉,殷因損益。牲牢服用,各有品章,諸侯不恒牛,命士不恒豕。禦而驕奢,其關乎治政。乘時立制,莫不由之。石崇學乃多聞,情乖寡悔,超四豪而取富,喻五侯而競爽。春畦{艹靃}靡,列於凝沍之晨;錦障逶迤,亙以山川之外。撞鐘舞女,流宕忘歸,至於金谷含悲,吹樓將墜,所謂高蟬處乎輕陰,不知螳蜋襲其後也。

  贊曰:鄭沖含素,王祥遲暮。百行斯融,雙飛天路。何石殊操,芳餁標奇。帝風流靡,崇心載馳。矜奢不極,寇害成貲。邦分身墜,樂往哀隨。

  校勘記

  〔一〕隱居三十餘年考異:祥以泰始五年薨,年八十五,上溯漢建安九年,祥始二十歲,即使避地更在其前,距為徐州別駕之日祇二十餘年耳。此「三十」當為「二十」之誤。

  〔二〕武帝為晉王桂馥札樸三:「武帝」為「文帝」之誤,何曾傳不誤。斠注:世說簡傲注引漢晉春秋作「文王」。按:桂說是。魏志呂虔傳注引王隱晉書,御覽五四三引晉陽秋皆可證。

  〔三〕班例大同斠注:魏志三少帝紀注引漢晉春秋「例」作「列」。按:白帖七0、御覽一九八引晉書並作「列」。

  〔四〕泰始五年薨勞校:三國志呂虔傳注引王隱晉書云泰始四年薨,與本紀合。下云「時文明皇后崩始踰月」,考后崩亦在四年,則云「五年」者誤。

  〔五〕則親親故吏而已冊府三一0「親親」作「親舊」,記纂淵海五八作「親戚」。

  〔六〕李憙「憙」原作「熹」,依宋本及本傳改。

  〔七〕魏明帝初為平原侯舉正:「侯」當為「王」,魏志可據。

  〔八〕成其禮秩魏志明帝紀注引魏名臣奏載曾表「成」作「盛」。

  〔九〕憑寵作威「作」,各本作「沐」。宋本、殿本及書鈔六一、御覽五九四、冊府五一四皆作「作」,今從之。

  〔一0〕正元年中「年」字疑衍,通志一二一上無。

  〔一一〕侍中如故「侍中」下原有「公」字。斠注: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曰,宋刊大字本晉書不衍「公」字。按:殿本亦無「公」字,今據刪。

  〔一二〕人謂中正畏強易弱「中正」,各本作「忠正」。王懋竑讀書記疑七云:「忠正」當作「中正」,袁粲時為其州中正。按:王說是。今依殿本、御覽五六一引王隱晉書、冊府八八五改。

  〔一三〕鎮東將軍各本作「征東將軍」,唯宋本作「鎮東將軍」。勞校:伷自撫軍出為鎮東大將軍,未嘗為征東。按:勞說可取,通志一二一上、御覽二七四亦作「鎮東」,今從宋本。

  〔一四〕猶有致思竭力之效「思」,各本作「恩」,今從宋本。

  〔一五〕牛奔不遲吳本作「牛本不遲」,與世說汰侈合。

  〔一六〕良由馭者逐不及反制之可聽蹁轅則駃矣句頗費解,疑有脫、衍及誤字。冊府九四六「蹁」作「偏」,「駃」作「駛」。世說汰侈作「將車人不及制之爾,急時聽偏轅則駛矣」。

  〔一七〕士當身名俱泰「身名」,各本作「聲名」,惟宋本作「身名」,通志一二一上、世說汰侈亦並作「身名」,作「身名」義長。

  〔一八〕崇徑進於後齋索出「進」,各本作「造」,宋本作「進」,通志一二一上、冊府八七一亦作「進」。又「索」,宋本及通志、冊府並作「牽」。作「進」作「索」義長。

  〔一九〕蒼頭原作「倉頭」,據通志一二一上、御覽五00引改。

  〔二0〕苞曾孫樸劉群傳、石勒載記「樸」作「璞」。

  〔二一〕少樂為縣吏周校:「樂」疑當作「錄」。

  〔二二〕時僚大姓猶不與鑠同坐各本無「猶」字,宋本有,通志一二一上、冊府七九一亦並有。

查看目录 >> 《晉書》


国学迷 卢沟桥事变的意义 七七卢沟桥事变的历史价值 如果地球停转之后:人类竟会面临毁灭危机 为什么古装剧里女扮男装不容易被发现? 康熙皇帝南巡简介 康熙皇帝南巡都做了哪些事 沈阳为啥叫奉天?奉天承运为何最后又改回了沈阳 戾太子之变:大汉刘据的真实死因 详细解密激情澎湃的夫妻剑 干将与莫邪的故事 武大郎确有其人本名武植 身高一米八以上 心理阴影?秦始皇嬴政为什么终身没立皇后 揭秘:赫鲁晓夫为何会主动提出归还中国旅顺港口? 乾隆的尸体为何没有头?解读乾隆裕陵被盗之谜 当韩信被杀时 作为好兄弟的张良为何不帮忙? 汉文帝:爱男宠比后妃更多一点 徐福东渡之谜大揭秘:最终是去了美洲吗 为什么要十试吕洞宾 吕洞宾炼丹的原因 揭秘:汉高祖刘邦为啥称萧何“一代人杰千秋绝唱” 揭秘清朝多尔衮的母亲因何被殉葬? 红颜祸水?中国四大美女之一杨贵妃 北周孝闵帝宇文觉怎么死的 宇文觉的墓在哪里 盘点三国演义里的24位名将排名:猛人辈出的年代 周国王后偷情 走漏风声之后直接把天子给废了 元太宗窝阔台真的很残暴吗?窝阔台是怎么死的 解密:信陵君为什么伺候一个看门老大爷侯嬴? 揭秘三国名将赵子龙为何三次拒娶绝代佳人樊氏? 陈粹芬是谁?揭秘孙中山的神秘红颜知己陈粹芬 民国军阀卢永祥轶事:绑架并暴打大流氓黄金荣 顺治帝曾向一位大师问大清国运结果如何? 玉面狐狸:小说西游记中最体贴温柔的女妖精 楼兰古国之谜:解密楼兰古国与神秘罗布泊之间 冬至的风俗 中国传统节日之冬至节民间风俗习惯 唐朝性解放致九成公主改嫁:唐朝妇女贞操观淡薄 揭秘秦公一号大墓:考古文物价值连城 揭秘:贾元春究竟是什么等级的妃子? 忻口战役中的郝梦龄:抗战中牺牲的第一位军长 李凤娘的死因 李凤娘为何砍下宫女双手送皇帝 阴兴的后代都有谁?阴兴生平轶事典故简介 清朝贪官和珅为何最终落到倾家荡产的地步? 揭秘:三国曹操为何选择儿媳甄宓家为冥婚对象? 揭秘:袁绍曹操共同成就了温酒斩华雄的神话? 康乾盛世是封建王朝最后一个盛世 康乾盛世经济发展 揭秘霸州东汉古墓发掘近1.8米高女子遗骸 成吉思汗一辈子的奴婢合答安为何死后被封皇后 从大宋朝的太尉高俅,看史上踢好足球的重要性 帖木儿与成吉思汗的关系 帖木儿与朱棣的关系 乾隆帝视纪晓岚同妓女 不准随便谈国事 公主并非风月之人 为何被曹雪芹写进秦可卿卧室 和神雕侠侣里不一样的全真教:本就支持金元两朝 清朝资政院是什么机构?为什么敢弹劾军机大臣 还原真实的唐高宗李治:文治武功不逊于李世民! 西汉时期的盐铁会议是怎么回事? 中国历史上开创游击战术的第一人是谁? 西游记中如来佛为何放纵老鼠精取走唐僧元阳? 病关索杨雄简介 杨雄是怎么死的? 震惊!揭秘埃及金字塔数字竟隐藏惊天秘密 世界最危险的道路——玻利维亚死亡之路 神秘史前地画:巨大人形图案是外星人杰作? 清朝中期秘密立储的核心用意:不想再次九龙夺嫡 揭秘:慈禧重用曾国藩是出于无奈吗? 拓跋什翼犍母亲是谁 拓跋什翼犍母亲平文皇后简介 为何中国最后一位皇太子会落得如此下场? 魏国夫人贺兰氏怎么死的?武则天为何杀掉外甥女 为什么说做中国皇帝“兴趣广泛”是坏事? 没羽箭张清的实力竟连打梁山十五位好汉的战将 揭秘:马腾密谋刺杀曹操竟是被“偷情者”坏事 杯酒释兵权的人是谁 杯酒释兵权的后果 揭秘:完颜陈和尚竟然以四百骑兵大破元兵八千 鲁智深是好人吗?为何说鲁智深杀人放火实不易 揭古代苛政:熟人聚餐超三人即违法 受制裁 《水浒传》梁山第十五条好汉双枪将董平的事迹 苻坚为什么失败?揭秘淝水之战苻坚失败的原因 盘点:史上最疯狂的十三种医术 揭秘:唐朝太监刘克明为什么敢睡贵妃杀皇帝? 白居易《三年除夜》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赵云? 揭秘:西夏王陵为何是八卦北斗布局? 林远图师傅是谁?林远图的师傅红叶禅师简介 揭秘倒霉皇帝朱祁钰的一生为何如此悲催? 哈尼族人习惯传啥样的衣服?又有啥民族风格 揭秘在太原保卫战中国民党牺牲了多少人 名将赵奢率兵与秦作战 抢占制高点大败秦军 中印自卫反击战解放军势如猛虎为何突然撤军? 二战英国惊人计划:欲下毒把希特勒变成女人! 夏洛蒂勃朗特生平 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堪称什么 曹操其实是忠臣?只想好好扶持汉献帝 常遇春是怎么死的?明朝大将常遇春墓在哪 石敢当是什么?泰山石敢当的传说故事及来历 红楼梦中各色人物名字背后竟都暗藏玄机 杨贵妃安禄山绯闻:得知杨死后安哭泣不止 揭秘:巨贪和珅曾是反腐先锋 他又是怎样做的? 面对年羹尧的专横跋扈 雍正为何暂缓对他的处刑 王维《赠刘蓝田》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解密武则天秘史:女皇令人眼花缭乱的17个年号 三国时期的八大草包自掘坟墓坑人坑己 康乾盛世揭秘:外国人眼中封建王朝最后的黄金时代 揭秘明朝亡国前 为什么文武百官大开城门投降? 完颜萍个人简介 完颜萍是哪一部小说中的人物 商朝前期为何屡次迁都?历史上商朝为何频繁迁都 朱元璋也未能逃脱皇室定律?什么是皇室定律 清朝皇帝爱“乱伦” 是民族习俗还是好色? 在尼姑庵里偷腥的武则天一生宠幸过多少男人 寶鑒二卷 太宗皇帝實錄八十卷 傷寒明理續論 歐陽先生文粹二十卷 臆園詩集自訂稿二卷 徐東沙詩集二卷東沙賦抄一卷碑文二卷 [史履晉詩文稿] 長白山錄一卷補遺一卷 [雍正]館陶縣志十二卷 元豐九域志十卷 老子解二卷 元音獨步揭文安公詩集二卷拾遺一卷 [乾隆]汀州府志四十五卷首一卷 月屋漫槁一卷 祝天大贊 [乾隆]新鄉縣志三十四卷首一卷 痧癥傳信方 周易虞氏義九卷周易虞氏消息二卷茗柯文編五卷 義烏朱氏論學遺札一卷 閩縣鄉土志 杜詩鏡銓二十卷附錄一卷年譜一卷 禮記二十卷附攷證二十卷 [清同治]大婚禮節 [嘉慶]洧川縣志八卷首一卷 幼學約程 光緒政要三十四卷 四書考輯要二十卷 論語正義十五卷 清文總彙十二卷 [湖南益陽]武城曾氏重修族譜□□卷 [乾隆]應州續志十卷首一卷 唐王燾先生外臺秘要方四十卷 [乾隆]掖縣志八卷首一卷 攀轅錄 青溪舊屋文集十一卷 朱子原訂近思錄十四卷 花雨樓叢鈔 春秋微旨三卷 繼雅堂詩集三十四卷 [光緒]重修曲陽縣志二十卷 滄趣樓律賦一卷 春雪箋八卷 論語翼注駢枝二卷 尚書七篇解義二卷 大清光緒十七年歲次辛卯時憲書一卷 頂磚 紀元編三卷末一卷 無事爲福齋隨筆二卷 春秋左傳三十卷 顧亭林先生遺書十種 漢泉曹文貞公詩集十卷 夢幻居畫學簡明五卷首一卷 新註韻對千家詩四卷 禮書一百五十卷 資治通鑑地理今釋十六卷 財政四綱不分卷 傅青主先生年譜 萬卷樓藏書總目不分卷 文心雕龍十卷 丹泉海島錄四卷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卷0991-1000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遂初堂書目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易大義尚書注考讀詩拙言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四庫逸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順宗實錄九國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九國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庚申外史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二十一史感應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靖康傳信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洛陽名園記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火攻挈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慎守要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慎守要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明夷待訪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考古質疑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洞天清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調燮類編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菰中隨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雲谷雜紀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龍筋鳳髓判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敬齊古今黈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敬齊古今黈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晁具茨詩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晁具茨詩集_潘仕成輯晁具茨詩集.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揭曼碩詩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婦人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四溟詩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_x1_84.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_x1_84.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竹雲題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竹雲題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錄續三十五舉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茶董補酒顛補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顏氏家藏尺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顏氏家藏尺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顏氏家藏尺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顏氏家藏尺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顏氏家藏尺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幾何原本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幾何原本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幾何原本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幾何原本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园同庾信 圣人忘情 圣小儿 在镐 坐不安席,食不甘味 垂天之云 垂竿 垂纶 壮士断腕 壮气惊寒水 声甚似,恨雌 复棋 夔一而足 多垒 夜已央 夜未央 夜气不存 夜语对床 大公无私 大盗移国 大舅乱天下 天倚杵 天夺其魄 天寒白鹤归 天属 天归京兆 天末招魂 天洗兵 天道无私 天马歌 天高地远 天龙 太初日月 太常醉 太白食月 夫子执鞭 夫子瓮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头痛治头,足痛治足 奉檄色喜 女化虹 如江水 如渑酒 妇无裈 妒女泉 妖狐戴髑髅 妻不下纴 妻嫂笑 始宁隐 姓秦 婪尾酒 子夏丧明 子奇 子房 子羔泣血 子英赤鲤 子虚赋 孔子观河梁 孔李通家 字惸孤 存麑 孙恪失妇 孙武 孝绪凿垣 孟母断织 孟阳掷瓦 季伦家 季伦沼 季札剑 学优而仕 学太常 学贯天人 学贯天人际 学通二酉 孺子才 孺子磨镜 宁王献 守宫 安石妓 安石碎金 安陵缠 官柳 定远 宝剑存楚 宣平负薪 室可欺 宥坐敧器 宫猫触鼎,觅句迁官 宾王利 宿灵台 寄愁天上,埋忧地下 寄缣 寒山片石 寒泉之叹 寒瓜療饥 寒谷 寿光客 封班 射左中右 将军著色 小儿坡 少微堕 少微夜落 尧民 尧门 尸乡养鸡 尺縰之谏 居心不净 履大人跡有娠 山公鉴 山器难知 山阴笛 岁年齐绛老 巢梧托椅桐 巢翠蕖 左伯驰芳名 左车略 巨山龟息 巨川才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