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二十志第十禮中

晉書卷二十志第十禮中

  五禮之別,二曰凶。自天子至于庶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其理既均,其情亦等,生則養,死則哀,故曰三年之喪,天下之達禮者也。〔一〕漢禮,天子崩,自不豫至於登遐及葬,喪紀之制,與夫三代變易。魏晉以來,大體同漢。然自漢文革喪禮之制,後代遵之,無復三年之禮。及魏武臨終,遺令「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百官當臨殿中者,十五舉音,葬畢便除。其將兵屯戍者,不得離部」。魏武以正月庚子崩,辛丑即殯,是月丁卯葬,是為不踰月也。

  及宣帝、景帝之崩,並從權制。文帝之崩,國內服三日。武帝亦遵漢魏之典,既葬除喪,然猶深衣素冠,降席撤膳。太宰司馬孚、太傅鄭沖、太保王祥、太尉何曾、司徒領中領軍司馬望、司空荀顗、車騎將軍賈充、尚書令裴秀、尚書僕射武陔、都護大將軍郭建、侍中郭綏、中書監荀勖、中軍將軍羊祜等奏曰:「臣聞禮典軌度,豐殺隨時,虞夏商周,咸不相襲,蓋有由也。大晉紹承漢魏,有革有因,期於足以興化而已,故未得皆返太素,同規上古也。陛下既以俯遵漢魏降喪之典,以濟時務,而躬蹈大孝,情過乎哀,素冠深衣,降席撤膳,雖武丁行之於殷世,曾閔履之於布衣,未足以踰。方今荊蠻未夷,庶政未乂,萬機事殷,動勞神慮,豈遑全遂聖旨,以從至情。臣等以為陛下宜割情以康時濟俗,輒敕御府易服,內者改坐,太官復膳,諸所施行,皆如舊制。」詔曰:「每感念幽冥,而不得終苴絰於草土,以存此痛,況當食稻衣錦,誠詭然激切其心,非所以相解也。吾本諸生家,傳禮來久,何心一旦便易此情於所天!相從已多,可試省孔子答宰我之言,無事紛紜也。言及悲剝,柰何!柰何!」孚等重奏:「伏讀聖詔,感以悲懷,輒思仲尼所以抑宰我之問,聖思所以不能已已,甚深甚篤。然今者干戈未戢,武事未偃,萬機至重,天下至眾。陛下以萬乘之尊,履布衣之禮,服粗席稿,水飲疏食,殷憂內盈,毀悴外表。而躬勤萬機,坐而待旦,降心接下,仄不遑食,所以勞力者如斯之甚。是以臣等悚息不寧,誠懼神氣用損,以疚大事。輒敕有司,改坐復常,率由舊典。惟陛下察納愚款,以慰皇太后之心。」又詔曰:「重覽奏議,益以悲剝,不能自勝,柰何!柰何!三年之喪,自古達禮,誠聖人稱情立衷,明恕而行也。神靈日遠,無所訴告,雖薄於情,食旨服美,所不堪也。不宜反覆,重傷其心,言用斷絕,柰何!柰何!」帝遂以此禮終三年。後居太后之喪亦如之。

  泰始二年八月,詔曰:「此上旬,先帝棄天下日也,便以周年。吾煢煢,當復何時一得敘人子之情邪!思慕煩毒,欲詣陵瞻侍,以盡哀憤。主者具行備。」太宰安平王孚、尚書令裴秀、尚書僕射武陔等奏:「陛下至孝蒸蒸,哀思罔極。衰麻雖除,哀毀疏食,有損神和。今雖秋節,尚有餘暑,謁見山陵,悲感摧傷,群下竊用竦息,以為宜降抑聖情,以慰萬國。」詔曰:「孤煢忽爾,日月已周,痛慕摧感,永無逮及。欲瞻奉山陵,以敘哀憤,體氣自佳耳。又已涼,便當行,不得如所奏也。主者便具行備。」又詔曰:「漢文不使天下盡哀,亦帝王至謙之志。當見山陵,何心而無服,其以衰絰行。」孚等重奏曰:「臣聞上古喪期無數,後世乃有年月之漸。漢文帝隨時之義,制為短喪,傳之于後。陛下以社稷宗廟之重,萬方億兆之故,既從權制,釋除衰麻,群臣百姓吉服,今者謁陵,以敘哀慕,若加衰絰,進退無當。不敢奉詔。」詔曰:「亦知不在此麻布耳。然人子情思,為欲令哀喪之物在身,蓋近情也。群臣自當案舊制。」孚等又奏曰:「臣聞聖人制作,必從時宜。故五帝殊樂,三王異禮,此古今所以不同,質文所以迭用也。陛下隨時之宜,既降心克己,俯就權制,既除衰麻,而行心喪之禮,今復制服,義無所依。若君服而臣不服,亦未之敢安也。參議宜如前奏。」詔曰:「患情不能跂及耳,衣服何在。諸君勤勤之至,豈苟相違。」

  泰始四年,皇太后崩。有司奏:「前代故事,倚廬中施白縑帳、蓐、素床,以布巾裹塊草,軺輦、版轝、細犢車皆施縑。」詔不聽,但令以布衣車而已,其餘居喪之制,不改禮文。有司又奏:「大行皇太后當以四月二十五日安厝。故事,虞著衰服,既虞而除。其內外官僚皆就朝晡臨位,御除服訖,各還所次除衰服。」詔曰:「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達禮也。受終身之愛,而無數年之報,柰何葬而便即吉,情所不忍也。」有司又奏:「世有險易,道有洿隆,所遇之時異,誠有由然,非忽禮也。方今戎馬未散,王事至殷,更須聽斷,以熙庶績。昔周康王始登翌室,猶戴冕臨朝。降于漢魏,既葬除釋,諒闇之禮,自遠代而廢矣。惟陛下割高宗之制,從當時之宜。」詔曰:「夫三年之喪,所以盡情致禮,葬已便除,所不堪也。當敘吾哀懷,言用斷絕,柰何!柰何!」有司又固請。詔曰:「不能篤孝,勿以毀傷為憂也。誠知衣服末事耳,然今思存草土,率當以吉物奪之,迺所以重傷至心,非見念也。每代禮典質文皆不同耳,何為限以近制,使達喪闕然乎!」群臣又固請,帝流涕久之迺許。文明皇后崩及武元楊后崩,天下將吏發哀三日止。

  穆帝崩,哀帝立。帝於穆帝為從父昆弟,穆帝舅褚歆有表,中書答表朝廷無其儀,詔下議。尚書僕射江虨等四人並云,閔僖兄弟也,而為父子,則哀帝應為帝嗣。衛軍王述等二十五人云:「成帝不私親愛,越授天倫,康帝受命顯宗。社稷之重,已移所授,纂承之序,宜繼康皇。」尚書謝奉等六人云:「繼體之正,宜本天屬,考之人情,宜繼顯宗也。」詔從述等議,上繼顯宗。

  寧康二年七月,簡文帝崩再周而遇閏。博士謝攸、孔粲議:「魯襄二十八年十二月乙未,楚子卒,實閏月而言十二月者,附正於前月也。喪事先遠,則應用博士吳商之言,以閏月祥。」尚書僕射謝安、中領軍王劭、散騎常侍鄭襲、右衛將軍殷康、驍騎將軍袁宏、散騎侍郎殷茂、中書郎車胤、左丞劉遵、吏部郎劉耽意皆同。康曰:「過七月而未及八月,豈可謂之踰期。必所不了,則當從其重者。」宏曰:「假值閏十二月而不取者,此則歲未終,固不可得矣。漢書以閏為後九月,明其同體也。」襲曰:「中宗、肅祖皆以閏月崩,祥除之變皆用閏之後月。先朝尚用閏之後月,今閏附七月,取之何疑,亦合遠日申情之言。又閏是後七而非八也,豈踰月之嫌乎!」尚書令王彪之、侍中王混、中丞譙王恬、右丞戴謐等議異,彪之曰:「吳商中才小官,非名賢碩儒、公輔重臣、為時所準則者。又取閏無證據,直擥遠日之義,越祥忌,限外取,不合卜遠之理。又丞相桓公嘗論云,禮二十五月大祥。何緣越期取閏,乃二十六月乎?」於是啟曰:「或以閏附七月,宜用閏月除者。或以閏名雖附七月,而實以三旬別為一月,故應以七月除者。臣等與中軍將軍沖參詳,一代大禮,宜準經典。三年之喪,十三月而練,二十五月而畢,禮之明文也。陽秋之義,閏在年內,則略而不數。明閏在年外,則不應取之以越期忌之重,禮制祥除必正期月故也。」己酉晦,帝除縞即吉。徐廣論曰:「凡辨義詳理,無顯據明文可以折中奪易,則非疑如何。禮疑從重,喪易寧戚,順情通物,固有成言矣。彪之不能徵援正義,有以相屈,但以名位格人,君子虛受,心無適莫,豈其然哉!執政從而行之,其殆過矣。」

  魏武以正月崩,魏文以其年七月設妓樂百戲,是則魏不以喪廢樂也。武帝以來,國有大喪,輒廢樂終三年。惠帝太安元年,太子喪未除,及元會亦廢樂。穆帝永和中,為中原山陵未修復,頻年元會廢樂。是時太后臨朝,后父褚裒薨,元會又廢樂也。孝武太元六年,為皇后王氏喪,亦廢樂。孝武崩,太傅錄尚書會稽王道子議:「山陵之後,通婚嫁不得作樂,以一期為斷。」

  漢儀,太皇太后、皇太后崩,長樂太僕、少府大長秋典喪事,三公奉制度,他皆如禮。魏晉亦同天子之禮。

  泰始十年,武元楊皇后崩,及將遷于峻陽陵,依舊制,既葬,帝及群臣除喪即吉。先是,尚書祠部奏從博士張靖議,皇太子亦從制俱釋服。博士陳逵議,以為「今制所依,蓋漢帝權制,興於有事,非禮之正。皇太子無有國事,自宜終服。」有詔更詳議。尚事杜預以為:「古者天子諸侯三年之喪始同齊斬,既葬除喪服,諒闇以居,心喪終制,不與士庶同禮。漢氏承秦,率天下為天子修服三年。漢文帝見其下不可久行,而不知古制,更以意制祥禫,除喪即吉。魏氏直以訖葬為節,嗣君皆不復諒闇終制。學者非之久矣,然竟不推究經傳,考其行事,專謂王者三年之喪,當以衰麻終二十五月。嗣君苟若此,則天子群臣皆不得除喪。雖志在居篤,更逼而不行。至今世主皆從漢文輕典,由處制者非制也。今皇太子與尊同體,宜復古典,卒哭除衰麻,以諒闇終制。於義既不應不除,又無取於漢文,乃所以篤喪禮也。」於是尚書僕射盧欽、尚書魏舒問杜預證據所依。預云:「傳稱三年之喪自天子達,此謂天子絕期,唯有三年喪也。非謂居喪衰服三年,與士庶同也。故后、世子之喪,而叔嚮稱有三年之喪二也。周公不言高宗服喪三年,而云諒闇三年,此釋服心喪之文也。叔嚮不譏景王除喪,而譏其燕樂已早,明既葬應除,而違諒闇之節也。春秋,晉侯享諸侯,子產相鄭伯,時簡公未葬,請免喪以聽命,君子謂之得禮。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傳曰『弔生不及哀』。此皆既葬除服諒闇之證,先儒舊說,往往亦見,學者未之思耳。喪服,諸侯為天子亦斬衰,豈可謂終服三年邪!上考七代,未知王者君臣上下衰麻三年者誰;下推將來,恐百世之主其理一也。非必不能,乃事勢不得,故知聖人不虛設不行之制。仲尼曰『禮所損益雖百世可知』,此之謂也。」於是欽、舒從之,遂命預造議,奏曰:

  侍中尚書令司空魯公臣賈充、侍中尚書僕射奉車都尉大梁侯臣盧欽、尚書新沓伯臣山濤、尚書奉車都尉平春侯臣胡威、尚書劇陽子臣魏舒、尚書堂陽子臣石鑒、尚書豐樂亭侯臣杜預稽首言:禮官參議博士張靖等議,以為「孝文權制三十六日之服,以日易月,道有污隆,禮不得全,皇太子亦宜割情除服。」博士陳逵等議,以為「三年之喪,人子所以自盡,故聖人制禮,自上達下。是以今制,將吏諸遭父母喪,皆假寧二十五月。敦崇孝道,所以風化天下。皇太子至孝著于內,而衰服除于外,非禮所謂稱情者也。宜其不除。」

  臣欽、臣舒、臣預謹案靖、逵等議,各見所學之一端,未曉帝者居喪古今之通禮也。自上及下,尊卑貴賤,物有其宜。故禮有以多為貴者,有以少為貴者,有以高為貴者,有以下為貴者,唯其稱也。不然,則本末不經,行之不遠。天子之與群臣,雖哀樂之情若一,而所居之宜實異,故禮不得同。易曰「上古之世喪期無數」,虞書稱「三載四海遏密八音」,其後無文。至周公旦,乃稱「殷之高宗諒闇三年不言」。其傳曰「諒,信也;闇,默也」。下逮五百餘歲,而子張疑之,以問仲尼。仲尼答云:「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周景王有后、世子之喪,既葬除喪而樂。晉叔嚮譏之曰:「三年之喪,雖貴遂服,禮也。王雖弗遂,宴樂已早,亦非禮也。」此皆天子喪事見於古文者也。稱高宗不云服喪三年,而云諒闇三年,此釋服心喪之文也。譏景王不譏其除喪,而譏其宴樂已早,明既葬應除,而違諒闇之節也。堯崩,舜諒闇三年,故稱遏密八音。由此言之,天子居喪,齊斬之制,菲杖絰帶,當遂其服。既葬而除,諒闇以終之,三年無改父之道,故百官總己聽於冢宰。喪服已除,故稱不言之美,明不復寢苫枕塊,以荒大政也。禮記:「三年之喪,自天子達。」又云:「父母之喪,無貴賤一也。」又云:「端衰喪車皆無等。」此通謂天子居喪,衣服之節同於凡人,心喪之禮終於三年,亦無服喪三年之文。然繼體之君,猶多荒寧。自從廢諒闇之制,至令高宗擅名於往代,子張致疑於當時,此乃聖賢所以為譏,非譏天子不以服終喪也。

  秦燔書籍,率意而行,亢上抑下。漢祖草創,因而不革。乃至率天下皆終重服,旦夕哀臨,經罹寒暑,禁塞嫁娶飲酒食肉,制不稱情。是以孝文遺詔,斂畢便葬,葬畢制紅禫之除。雖不合高宗諒闇之義,近於古典,故傳之後嗣。于時預修陵廟,故斂葬得在浹辰之內,因以定制。近至明帝,存無陵寢,五旬乃葬,安在三十六日。此當時經學疏略,不師前聖之病也。魏氏革命,以既葬為節,合於古典,然不垂心諒闇,同譏前代。自泰始開元,陛下追尊諒闇之禮,慎終居篤,允臻古制,超絕於殷宗,天下歌德,誠非靖等所能原本也。

  天子諸侯之禮,當以具矣。諸侯惡其害己而削其籍,今其存者唯士喪一篇,戴聖之記雜錯其間,亦難以取正。天子之位至尊,萬機之政至大,群臣之眾至廣,不同之於凡人。故大行既葬,祔祭于廟,則因疏而除之。己不除則群臣莫敢除,故屈己以除之。而諒闇以終制,天下之人皆曰我王之仁也。屈己以從宜,皆曰我王之孝也。既除而心喪,我王猶若此之篤也。凡等臣子,亦焉得不自勉以崇禮。此乃聖制移風易俗之本,高宗所以致雍熙,豈惟衰裳而已哉!

  若如難者,更以權制自居,疑於屈伸厭降,欲以職事為斷,則父在為母期,父卒三年,此以至親屈於至尊之義也。出母之喪,以至親為屬,而長子不得有制,體尊之義,升降皆從,不敢獨也。禮:諸子之職,掌國子之倅。國有事則帥國子而致之太子,唯所用之。傳曰,「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不無事矣。喪服母為長子,妻為夫,妾為主,皆三年。內宮之主,可謂無事?揆度漢制,孝文之喪,紅禫既畢,孝景即吉於未央,薄后、竇后必不得齊斬於別宮,此可知也。況皇太子配貳至尊,與國為體,固宜遠遵古禮,近同時制,屈除以寬諸下,協一代之成典。

  君子之於禮,有直而行,曲而殺;有經而等,有順而去之,存諸內而已。禮云非玉帛之謂,喪云唯衰麻之謂乎?此既臣等所謂經制大義,且即實近言,亦有不安,今皇太子至孝蒸蒸,發於自然,號咷之慕,匍匐殯宮,大行既奠,往而不反,必想像平故,徬徨寢殿。若不變從諒闇,則東宮臣僕,義不釋服。此為永福官屬,當獨衰麻從事,出入殿省,亦難以繼。今將吏雖蒙同二十五月之寧,至於大臣,亦奪其制。昔翟方進自以身為漢相,居喪三十六日,不敢踰國典,而況於皇太子?臣等以為皇太子宜如前奏,除服諒闇制。〔二〕

  于是太子遂以厭降之議,從國制除衰麻,諒闇終制。

  于時外內卒聞預異議,多怪之。或者乃謂其違禮以合時。時預亦不自解說,退使博士段暢博採典籍,為之證據,令大義著明,足以垂示將來。暢承預旨,遂撰集書傳舊文,條諸實事成言,以為定證,以弘指趣。其傳記有與今議同者,亦具列之,博舉二隅,明其會歸,以證斯事。文多不載。

  武帝楊悼皇后既母養懷帝,后遇難時,懷帝尚幼,及即位,中詔述后恩愛。及后祖載,群官議帝應為追制服,或以庶母慈己,依禮制小功五月,或以謂慈母服如母服齊衰者,〔三〕眾議不同。閭丘沖議云:「楊后母養聖上,蓋以曲情。今以恩禮追崇,不配世祖廟。王者無慈養之服,謂宜祖載之日,可三朝素服發哀而已。」於是從之。

  康帝建元元年正月晦,成恭杜皇后周忌,有司奏,至尊期年應改服。詔曰:「君親,名教之重也,權制出於近代耳。」於是素服如舊,固非漢魏之典也。

  興寧元年,哀帝章皇太妃薨,帝欲服重。江虨啟:「先王制禮,應在緦服。」詔欲降期,虨又啟:「厭屈私情,所以上嚴祖考。」於是制緦麻三月。

  孝武寧康中,崇德太后褚氏崩。后於帝為從嫂,或疑其服。博士徐藻議,以為:「資父事君而敬同。又,禮,其夫屬父道者,其妻皆母道也。則夫屬君道,妻亦后道矣。服后宜以資母之義。魯譏逆祀,以明尊尊。今上躬奉康、穆、哀皇及靖后之祀,致敬同於所天。豈可敬之以君道,而服廢於本親。謂應服齊衰期。」於是帝制期服。

  隆安四年,孝武太皇太后李氏崩,疑所服。尚書左僕射何澄、右僕射王雅、尚書車胤、孔安國、祠部郎徐廣議:「太皇太后名位允正,體同皇極,理制備盡,情禮彌申。陽秋之義,母以子貴,既稱夫人,禮服從正。故成風顯夫人之號,文公服三年之喪。〔四〕子於父之所生,體尊義重。且禮,祖不厭孫,固宜遂服無屈,而緣情立制。若嫌明文不存,則疑斯從重,謂應同於為祖母後齊衰期。〔五〕永安皇后無服,但一舉哀,百官亦一期。」詔可。

  孝武帝太元十五年,淑媛陳氏卒,皇太子所生也。有司參詳母以子貴,贈淑媛為夫人,置家令典喪事。太子前衛率徐邈議:「喪服傳稱與尊者為體,則不服其私親。又,君父所不服,子亦不敢服。故王公妾子服其所生母練冠麻衣,既葬而除,非五服之常,則謂之無服。」從之。

  太元二十一年,孝武帝崩,孝武太后制三年之服。

  惠帝太安元年三月,皇太孫尚薨。有司奏,御服齊衰期。詔下通議。散騎常侍謝衡以為:「諸侯之太子,誓與未誓,尊卑體殊。喪服云為嫡子長殤,謂未誓也,已誓則不殤也。」中書令卞粹曰:「太子始生,故已尊重,不待命誓。若衡議已誓不殤,則無服之子當斬衰三年;未誓而殤,則雖十九當大功九月。誓與未誓,其為升降也微;斬衰與大功,其為輕重也遠。而今注云「諸侯不降嫡殤重」。〔六〕嫌於無服,以大功為重嫡之服,則雖誓,無復有三年之理明矣。男能衛社稷,女能奉婦道,以可成之年而有已成之事,故可無殤,非孩齔之謂也。為殤後者尊之如父,猶無所加而止殤服,況以天子之尊,而為無服之殤行成人之制邪!凡諸宜重之殤,皆士大夫不加服,而令至尊獨居其重,未之前聞也。」博士蔡克同粹。祕書監摯虞云:「太子初生,舉以成人之禮,則殤理除矣。太孫亦體君傳重,由位成而服,全非以年也。天子無服殤之義,絕期故也。」於是從之。

  魏氏故事,國有大喪,群臣凶服,以帛為綬囊,以布為劍衣。新禮,以傳稱「去喪無所不佩」,明在喪則無佩也,更制齊斬之喪不佩劍綬。摯虞以為「周禮武賁氏,士大夫之職也,皆以兵守王宮,國有喪故,則衰葛執戈楯守門,葬則從車而哭。又,成王崩,太保命諸大夫以干戈內外警設。明喪故之際,蓋重宿衛之防。去喪無所不佩,謂服飾之事,不謂防禦之用。宜定新禮布衣劍如舊,其餘如新制。」詔從之。

  漢魏故事,將葬,設吉凶鹵簿,皆以鼓吹。新禮以禮無吉駕導從之文,臣子不宜釋其衰麻以服玄黃,除吉駕鹵簿。又,凶事無樂,遏密八音,除凶服之鼓吹。摯虞以為:「葬有祥車曠左,則今之容車也。既葬,日中反虞,逆神而還。春秋傳,鄭大夫公孫蠆卒,天子追賜大路,使以行。士喪禮,葬有稿車乘車,以載生之服。此皆不唯載柩,兼有吉駕之明文也。既設吉駕,則宜有導從,以象平生之容,明不致死之義。臣子衰麻不得為身而釋,以為君父則無不可。顧命之篇足以明之。宜定新禮設吉服導從如舊,其凶服鼓吹宜除。」詔從之。

  漢魏故事,大喪及大臣之喪,執紼者輓歌。新禮以為輓歌出於漢武帝役人之勞歌,聲哀切,遂以為送終之禮。雖音曲摧愴,非經典所制,違禮設銜枚之義。方在號慕,不宜以歌為名,除不輓歌。〔七〕摯虞以為:「輓歌因倡和而為摧愴之聲,銜枚所以全哀,此亦以感眾。雖非經典所載,是歷代故事。詩稱『君子作歌,推以告哀』,以歌為名,亦無所嫌。宜定新禮如舊。」詔從之。

  咸寧二年,安平穆王薨,無嗣,以母弟敦上繼獻王後,移太常問應何服。博士張靖答,宜依魯僖服閔三年例。尚書符詰靖:「穆王不臣敦,敦不繼穆,與閔僖不同。」孫毓、宋昌議,以穆王不之國,敦不仕諸侯,不應三年。以義處之,敦宜服本服,一期而除,主穆王喪祭三年畢,乃吉祭獻王。毓云:「禮,君之子孫所以臣諸兄者,以臨國故也。禮又與諸侯為兄弟服斬者,謂鄰國之臣於鄰國之君,有猶君之義故也。今穆王既不之國,不臣兄弟,敦不仕諸侯,無鄰臣之義,異於閔僖,如符旨也。但喪無主,敦既奉詔紹國,受重主喪,典其祭祀。『大功者主人之喪,有三年者則必為之再祭』。鄭氏注云,『謂死者之從父昆弟來為喪主也。有三年者,謂妻若子幼少也』。『再祭,謂大小祥也』。穆妃及國臣於禮皆當三年,此為有三年者,敦當為之主大小兩祥祭也。且哀樂不相雜,吉凶不相干。凶服在宮,哭泣未絕。敦遽主穆王之喪,而國制未除,則不得以己本親服除而吉祭獻王也。」

  咸寧四年,陳留國上,燕公是王之父,王出奉明帝祀,今於王為從父,有司奏應服期,不以親疏尊卑為降。詔曰:「王奉魏氏,所承者重,不得服其私親。」穆帝時,東海國言,哀王薨踰年,嗣王乃來繼,不復追服,群臣皆已反吉,國妃亦宜同除。詔曰:「朝廷所以從權制者,以王事奪之,非為變禮也。婦人傳重義大,若從權制,義將安託!」於是國妃終三年之禮。孫盛以為:「廢三年之禮,開偷薄之源,漢魏失之大者也。今若以大夫宜奪以王事,〔八〕婦人可終本服,是吉凶之儀雜陳於宮寢,綵素之制乖異於內外,無乃情禮俱違,哀樂失所乎!」

  太元十七年,太常車胤上言:「謹案喪服禮經,『庶子為母緦麻三月』。〔九〕傳曰,『何以緦麻?以尊者為體,不敢服其私親也。』此經傳之明文,聖賢之格言。而自頃開國公侯,至于卿士,庶子為後,各肆私情,服其庶母,同之於嫡。此末俗之弊,溺情傷教,縱而不革,則流遁忘返矣。且夫尊尊親親,雖禮之大本,然厭親於尊,由來尚矣。禮記曰,『為父後,出母無服也者,不祭故也』。又,禮,天子父母之喪,未葬,越紼而祭天地社稷。斯皆崇嚴至敬,不敢以私廢尊也。今身承祖宗之重,而以庶母之私,廢烝嘗之事。五廟闕祀,由一妾之終,求之情禮,失莫大焉。舉世皆然,莫之裁貶。就心不同,而事不敢異。故正禮遂穨,而習非成俗。此國風所以思古,小雅所以悲歎。當今九服漸寧,王化惟新,誠宜崇明禮訓,以一風俗。請臺省考修經典,式明王度。」不答。

  十八年,胤又上言:「去年上,自頃開國公侯,至于卿士,庶子為後者,服其庶母,同之於嫡,違禮犯制,宜加裁抑。事上經年,未被告報,未審朝議以何為疑。若以所陳或謬,則經有文;若以古今不同,則晉有成典。升平四年,故太宰武陵王所生母喪,表求齊衰三年,詔聽依昔樂安王故事,制大功九月。興寧三年,故梁王〈王逢〉又所生母喪,亦求三年。庚子詔書依太宰故事,同服大功。若謹案周禮,則緦麻三月;若奉晉制,則大功九月。古禮今制,並無居廬三年之文,而頃年已來,各申私情,更相擬襲,漸以成俗。縱而不禁,則聖典滅矣。夫尊尊親親,立人之本,王化所由,二端而已。故先王設教,務弘其極,尊郊社之敬,制越紼之禮,嚴宗廟之祀,厭庶子之服,所以經緯人文,化成天下。夫屈家事於王道,厭私恩於祖宗,豈非上行乎下,父行乎子!若尊尊之心有時而替,宜厭之情觸事而申,祖宗之敬微,而君臣之禮虧矣。嚴恪微於祖宗,致敬虧於事上,而欲俗安化隆,不亦難乎!區區所惜,實在於斯。職之所司,不敢不言。請臺參詳。」尚書奏:「案如辭輒下主者詳尋。依禮,庶子與尊者為體,不敢服其私親,此尊祖敬宗之義。自頃陵遲,斯禮遂廢。封國之君廢五廟之重,士庶匹夫闕烝嘗之禮,習成穨俗,宜被革正。輒內外參詳,謂宜聽胤所上,可依樂安王大功為正。請為告書如左,班下內外,以定永制,普令依承,事可奉行。」詔可。

  禮,王為三公六卿錫衰,為大夫士疑衰,首服弁絰。天子諸侯皆為貴臣貴妾服三月。漢為大臣制服無聞焉。漢明帝時,東海恭王薨,帝出幸津門亭發哀。

  及武帝咸寧二年十一月,詔「諸王公大臣薨,應三朝發哀者,踰月舉樂,其一朝發哀者,三日不舉樂也」。

  元帝姨廣昌鄉君喪,未葬,中丞熊遠表云:「案禮『君於卿大夫,比葬不食肉,比卒哭不舉樂』,惻隱之心未忍行吉事故也。被尚書符,冬至後二日小會。臣以為廣昌鄉君喪殯日,聖恩垂悼。禮,大夫死,廢一時之祭。祭猶可廢,而況餘事。冬至唯可群下奉賀而已,未便小會。」詔以遠表示賀循,又曰:「咸寧二年武皇帝故事云『王公大臣薨,三朝發哀,踰月舉樂,其一朝發哀,三日不舉樂』,此舊事明文。」賀循答曰:「案禮雜記,『君於卿大夫之喪,比葬不食肉,比卒哭不舉樂』。古者君臣義重,雖以至尊之義,降而無服,三月之內,猶錫衰以居,不接吉事。故春秋晉大夫智悼子未葬,平公作樂,為屠蒯所譏。如遠所啟,合於古義。咸寧詔書雖不會經典,然隨時立宜,以為定制,誠非群下所得稱論。」

  升平元年,帝姑廬陵公主未葬,符問太常,冬至小會應作樂不。博士胡訥議云:「君於卿大夫,比卒哭不舉樂。公主有骨肉之親,宜闕樂。」太常王彪之云:「案武帝詔,三朝舉哀,三旬乃舉樂;其一朝舉哀者,三日則舉樂。泰始十年春,長樂長公主薨,太康七年秋,扶風王駿薨,〔一0〕武帝並舉哀三日而已。中興已後,更參論不改此制。今小會宜作樂。」二議竟不知所取。

  喪服記,公為所寓,〔一一〕齊衰三月。新禮以今無此事,除此一章。摯虞以為:「周禮作於刑厝之時,而著荒政十二。禮備制待物,不以時衰而除盛典,世隆而闕衰教也。曩者王司徒失守播越,自稱寄公。是時天下又多此比,皆禮之所及。宜定新禮自如舊經。」詔從之。

  漢魏故事無五等諸侯之制,公卿朝士服喪,親疏各如其親。新禮王公五等諸侯成國置卿者,及朝廷公孤之爵,皆傍親絕期,而傍親為之服斬衰,卿校位從大夫者皆絕緦。摯虞以為:「古者諸侯君臨其國,臣諸父兄,今之諸侯未同于古。未同于古,則其尊未全,不宜便從絕期之制,而令傍親服斬衰之重也。諸侯既然,則公孤之爵亦宜如舊。昔魏武帝建安中已曾表上,漢朝依古為制,事與古異,皆不施行,施行者著在魏科。大晉采以著令,宜定新禮皆如舊。」詔從之。

  喪服無弟子為師服之制,新禮弟子為師齊衰三月。摯虞以為:「自古無師服之制,故仲尼之喪,門人疑於所服。子貢曰:『昔夫子之喪顏回,若喪子而無服,請喪夫子若喪父而無服。』遂心喪三年。此則懷三年之哀,而無齊衰之制也。群居則絰,出則否,所謂弔服加麻也。先聖為禮,必易從而可傳。師徒義誠重,而服制不著,歷代相襲,不以為缺。且尋師者以彌高為得,故屢遷而不嫌;修業者以日新為益,故舍舊而不疑。仲尼稱『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子貢云,『夫何常師之有』。淺學之師,暫學之師,不可皆為之服。義有輕重,服有廢興,則臧否由之而起,是非因之而爭,愛惡相攻,悔吝生焉。宜定新禮無服如舊。」詔從之。

  古者天子諸侯葬禮粗備,漢世又多變革。魏晉以下世有改變,大體同漢之制。而魏武以禮送終之制,襲稱之數,繁而無益,俗又過之,豫自制送終衣服四篋,題識其上,春秋冬夏,日有不諱,隨時以斂,金珥珠玉銅鐵之物,一不得送。文帝遵奉,無所增加。及受禪,刻金璽,追加尊號,不敢開埏,乃為石室,藏璽埏首,以示陵中無金銀諸物也。漢禮明器甚多,自是皆省矣。魏文帝黃初三年,又自作終制曰:「禮,國君即位為椑,存不忘亡也。壽陵因山為體,無封樹,無立寢殿,造園邑,通神道。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禮不墓祭,欲存亡不黷也。皇后及貴人以下不隨王之國者,有終沒,皆葬澗西,前又已表其處矣。」此詔藏之宗廟,副在尚書、祕書、三府。明帝亦遵奉之。明帝性雖崇奢,然未遽營陵墓之制也。

  宣帝豫自於首陽山為土藏,不墳不樹,作顧命終制,斂以時服,不設明器。景、文皆謹奉成命,無所加焉。景帝崩,喪事制度又依宣帝故事。武帝泰始四年,文明王皇后崩,將合葬,開崇陽陵,使太尉司馬望奉祭,進皇帝密璽綬於便房神坐。〔一二〕魏氏金璽,此又儉矣。江左初,元、明崇儉,且百度草創,山陵奉終,省約備矣。成帝咸康七年,皇后杜氏崩。詔外官五日一入臨,內官旦一入而已,過葬虞祭禮畢止。有司奏,大行皇后陵所作凶門柏歷門,號顯陽端門。詔曰:「門如所處。凶門柏歷,大為煩費,停之。」案蔡謨說,以二瓦器盛始死之祭,繫於木,裹以葦席,置庭中,近南,名為重,今之凶門是其象也。禮,既虞而作主,今未葬,未有主,故以重當之。禮稱為主道,此其義也。范堅又曰:「凶門非禮,禮有懸重,形似凶門。後人出之門外以表喪,俗遂行之。薄帳,即古弔幕之類也。」是時,又詔曰:「重壤之下,豈宜崇飾無用,陵中唯潔掃而已。」有司又奏,依舊選公卿以下六品子弟六十人為挽郎,詔又停之。孝武帝太元四年九月,皇后王氏崩。詔曰:「終事唯從儉速。」又詔:「遠近不得遣山陵使。」有司奏選挽郎二十四人,詔停之。

  古無墓祭之禮。漢承秦,皆有園寢。正月上丁,祠南郊禮畢,次北郊、明堂、高廟、世祖廟,謂之五供。

  魏武葬高陵,有司依漢立陵上祭殿。至文帝黃初三年,乃詔曰:「先帝躬履節儉,遺詔省約。子以述父為孝,臣以繫事為忠。古不墓祭,皆設於廟。高陵上殿皆毀壞,車馬還廄,衣服藏府,以從先帝儉德之志。」文帝自作終制,又曰「壽陵無立寢殿,造園邑」,自後園邑寢殿遂絕。齊王在位九年,始一謁高平陵而曹爽誅,其後遂廢,終於魏世。

  及宣帝,遺詔「子弟群官皆不得謁陵」,於是景、文遵旨。至武帝,猶再謁崇陽陵,一謁峻平陵,然遂不敢謁高原陵,至惠帝復止也。

  逮于江左,元帝崩後,諸公始有謁陵辭告之事。蓋由眷同友執,率情而舉,非洛京之舊也。成帝時,中宮亦年年拜陵,議者以為非禮,於是遂止,以為永制。至穆帝時,褚太后臨朝,又拜陵,帝幼故也。至孝武崩,驃騎將軍司馬道子曰:「今雖權制釋服,至於朔望諸節,自應展情陵所,以一周為斷。」於是至陵,變服單衣,煩黷無準,非禮意也。及安帝元興元年,尚書左僕射桓謙奏:「百僚拜陵,起於中興,非晉舊典,積習生常,遂為近法。尋武皇帝詔,乃不使人主諸王拜陵,豈唯百僚!謂宜遵奉。」於是施行。及義熙初,又復江左之舊。

  太康七年,大鴻臚鄭默母喪,既葬,當依舊攝職,固陳不起,於是始制大臣得終喪三年。然元康中,陳準、傅咸之徒,猶以權奪,不得終禮,自茲已往,以為成比也。

  太康元年,東平王楙上言,相王昌父毖,本居長沙,有妻息,漢末使入中國,值吳叛,仕魏為黃門郎,與前妻息死生隔絕,更娶昌母。今江表一統,昌聞前母久喪,言疾求平議。

  守博士謝衡議曰:「雖有二妻,蓋有故而然,不為害於道,議宜更相為服。」守博士許猛以為「地絕,又無前母之制,正以在前非沒則絕故也。前母雖在,猶不應服。」段暢、秦秀、騶沖從猛。散騎常侍劉智安議:〔一三〕「禮為常事制,不為非常設也。亡父母不知其死生者,不著於禮。平生不相見,去其加隆,以期為斷。」都令史虞溥議曰:「臣以為禮不二嫡,所以重正,非徒如前議者防妒忌而已。故曰『一與之齊,終身不改』,未有遭變而二嫡。苟不二,則昌父更娶之辰,是前妻義絕之日也。使昌父尚存,二妻俱在,必不使二嫡專堂,兩婦執祭,同為之齊也。」秦秀議:「二妾之子,父命令相慈養,而便有三年之恩,便同所生。昌父何義不命二嫡依此禮乎!父之執友有如子之禮,況事兄之母乎!」許猛又議:「夫少婦稚,則不可許以改娶更適矣。今妻在許以更聘,夫存而妻得改醮者,非絕而何。」侍中領博士張惲議:「昔舜不告而娶,婚禮蓋闕,故堯典以釐降二女為文,不殊嫡媵。傳記以妃夫人稱之,明不立正后也。夫以聖人之弘,帝者嫡子,猶權事而變,以定典禮。黃昌之告新妻使避正室,時論許之。推姬氏之讓,執黃卿之決,宜使各自服其母。」黃門侍郎崔諒、荀悝、中書監荀勖、領中書令和嶠、侍郎夏侯湛皆如溥議。侍郎山雄、兼侍郎著作陳壽以為:「溥駁一與之齊,非大夫也,〔一四〕禮無二嫡,不可以並耳。若昌父及二母於今各存者,則前母不廢,已有明徵也。設令昌父將前母之子來入中國尚在者,當從出母之服。苟昌父無棄前妻之命,昌兄有服母之理,則昌無疑於不服。」賊曹屬卞粹議:「昌父當莫審之時而娶後妻,則前妻同之於死而義不絕。若生相及而後妻不去,則妾列於前志矣。死而會乎,則同祔於葬,無並嫡之實。必欲使子孫於沒世之後,追計二母隔絕之時,以為並嫡,則背違死父,追出亡母。議者以為禮無前母之服者,可謂以文害意。愚以為母之不親而服三年,非一無異於前母也。」倉曹屬衛議:「或云,嫡不可二,前妻宜絕。此為奪舊與新,違母從子,禮律所不許,人情所未安也。或云,絕與死同,無嫌二嫡,據其相及,欲令有服。此為論嫡則死,議服則生,還自相伐,理又不通。愚以為地絕死絕,誠無異也,宜一如前母,不復追服。」主簿劉卞議:毖在南為邦族,於北為羈旅,以此名分言之,前妻為元妃,後婦為繼室。何至王路既通,更當逐其今妻,〔一五〕廢其嫡子!不書姜氏,絕不為親,以其犯至惡也。趙姬雖貴,必推叔隗;原同雖寵,必嫡宣孟。若違禮苟讓,何則春秋所當善也!論者謂地絕,其情終已不得往來。今地既通,何為故當追而絕之邪!黃昌見美,斯又近世之明比。」司空齊王攸議:「禮記『生不及祖父母、諸父昆弟,而父稅喪,己則否』,諸儒皆以為父以他故子生異域,不及此親存時歸見之,父雖追服,子不從稅,不責非時之恩也。但不相見,尚不服其先終,而況前母非親所生,義不踰祖,莫往莫來,恩絕殊隔,而令追服,殆非稱情立文之謂也。以為昌不宜追服。」司徒李胤議:「毖為黃門侍郎,江南已叛。石厚與焉,大義滅親,況於毖之義,可得以為妻乎!」大司馬騫不議,太尉充、撫軍大將軍汝南王亮皆從主者。溥又駁粹曰:「喪從寧戚,謂喪事尚哀耳,不使服非其親也。夫死者終也,終事已故無絕道。分居兩存,則離否由人。夫婦以判合為義,今土隔人殊,則配合理絕。彼已更娶代己,安得自同於死婦哉!伯夷讓孤竹,不可以為後王法也。且既已為嫡後服,復云為妾,生則或貶或離,死則同祔於葬,妻專一以事夫,夫懷貳以接己,開偽薄之風,傷貞信之教,於以純化篤俗,不亦難乎!今昌二母雖土地殊隔,據同時並存,何得為前母後母乎!設使昌母先亡,以嫡合葬,而前母不絕,遠聞喪問,當復相為制何服邪!夫制不應禮,動而愈失。夫孝子不納親於不義,貞婦不昧進而苟容。今同前嫡於死婦,使後妻居正而或廢,於二子之心,曾無恧乎!而云誣父棄母,恐此文致之言,難以定臧否也。禮,違諸侯適天子,不服舊君,然則昌父絕前君矣,更納後室,廢舊妻矣,又何取於宜誅宜撫乎!且婦人之有惡疾,乃慈夫之所愍也,而在七出,誠以人理應絕故也。今夫婦殊域,與無妻同,方之惡疾,理無以異。據己更娶,有絕前之證,而云應服,於義何居!」

  尚書八座以為「設令有人於此,父為敦煌太守,而子後任於洛,若父娶妻,非徒不見,乃可不知,及其死亡,不得不服。但鞠養己者情哀,而不相見名制,〔一六〕雖戚念之心殊,而為之服一也。又,兩后匹嫡,自謂違禮,不謂非常之事而以常禮處之也。昔子思哭出母於廟,其門人曰:『庶氏之女死,何為哭於孔氏之廟!』子思懼,改哭於他室。若昌不制服,不得不告其父祖,掘其前母之尸,徙之他地。若其不徙,昌為罪人。何則?異族之女不得祔于先姑,藏其墓次故也。且夫婦人牽夫,猶有所尊,趙姬之舉,禮得權通,故先史詳之,不譏其事耳。今昌之二母,各已終亡,尚無並主輕重之事也。昌之前母,宜依叔隗為比。若亡在昌未生之前者,則昌不應復服。生及母存,自應如禮以名服三年。輒正定為文,章下太常報楙奉行」。

  制曰:「凡事有非常,當依準舊典,為之立斷。今議此事,稱引趙姬、叔隗者粗是也。然後狄與晉和,故姬氏得迎叔隗而下之。吳寇隔塞,毖與前妻,終始永絕。必義無兩嫡,則趙衰可以專制隗氏。昌為人子,豈得擅替其母。且毖二妻並以絕亡,其子猶後母之子耳,昌故不應制服也。」

  太興初,著作郎干寶論之曰:「禮有經有變有權,王毖之事,有為為之也。有不可責以始終之義,不可求以循常之文,何群議之紛錯!同產者無嫡側之別,而先生為兄;諸侯同爵無等級之差,而先封為長。今二妻之入,無貴賤之禮,則宜以先後為秩,順序義也。今生而同室者寡,死而同廟者眾,及其神位,固有上下也。故春秋賢趙姬遭禮之變而得禮情也。且夫吉凶哀樂,動乎情者也,五禮之制,所以敘情而即事也。今二母者,本他人也,以名來親,而恩否於時,敬不及生,愛不及喪,夫何追服之道哉!張惲、劉卞,得其先後之節,齊王、衛,通于服絕之制,可以斷矣。朝廷於此,宜導之以趙姬,齊之以詔命,使先妻恢含容之德,後妻崇卑讓之道,室人達長少之序,百姓見變禮之中。若此,可以居生,又況於死乎!古之王者,有以師友之禮待其臣,而臣不敢自尊。今令先妻以一體接後,而後妻不敢抗,及其子孫交相為服,禮之善物也。然則王昌兄弟相得之日,蓋宜祫祭二母,等其禮饋,序其先後,配以左右,兄弟肅雍,交酬奏獻,上以恕先父之志,中以高二母之德,下以齊兄弟之好,使義風弘于王教,慈讓洽乎急難,不亦得禮之本乎!」

  是時,沛國劉仲武先娶毋丘氏,生子正舒、正則二人。毋丘儉反敗,仲武出其妻,娶王氏,生陶,仲武為毋丘氏別舍而不告絕。及毋丘氏卒,正舒求祔葬焉,而陶不許。舒不釋服,訟于上下,泣血露骨,縗裳綴絡,數十年弗得從,以至死亡。

  時吳國朱某娶妻陳氏,生子東伯。入晉,晉賜妻某氏,生子綏伯。太康之中,某已亡,綏伯將母以歸邦族,兄弟交愛敬之道,二母篤先後之序,雍雍人無間焉。及其終也,二子交相為服,君子以為賢。

  安豐太守程諒先已有妻,後又娶,遂立二嫡。前妻亡,後妻子勳疑所服。中書令張華造甲乙之問曰:「甲娶乙為妻,後又娶丙,匿不說有乙,居家如二嫡,無有貴賤之差。乙亡,丙之子當何服?本實並列,嫡庶不殊,雖二嫡非正,此失在先人,人子何得專制析其親也。若為庶母服,又不成為庶。進退不知所從。」太傅鄭沖議曰:「甲失禮於家,二嫡並在,誠非人子所得正。則乙丙之子並當三年,禮疑從重。」車騎賈充、侍中少傅任愷議略與鄭同。太尉荀顗議曰:「春秋並后匹嫡,古之明典也。今不可以犯禮並立二妻,不別尊卑而遂其失也。故當斷之以禮,先至為嫡,後至為庶。丙子宜以嫡母服乙,乙子宜以庶母事丙。昔屈建去芰,古人以為違禮而得禮。丙子非為抑其親,斯自奉禮先後貴賤順敘之義也。」中書監荀勖議曰:「昔鄉里鄭子群娶陳司空從妹,後隔呂布之亂,不復相知存亡,更娶鄉里蔡氏女。徐州平定,陳氏得還,遂二妃並存。蔡氏之子字元釁,為陳氏服嫡母之服,事陳公以從舅之禮。族兄宗伯曾責元釁,謂抑其親,鄉里先達以元釁為合宜。不審此事粗相似否。」

  建武元年,以溫嶠為散騎侍郎,嶠以母亡值寇,不臨殯葬,欲營改葬,固讓不拜。元帝詔曰:「溫嶠不拜,以未得改卜葬送,朝議又頗有異同。為審由此邪?天下有闕塞,行禮制物者當使理可經通。古人之制三年,非情之所盡,蓋存亡有斷,不以死傷生耳。要絰而服金革之役者,豈營官邪?隨王事之緩急也。今桀逆未梟,平陽道斷,奉迎諸軍猶未得徑進,嶠特一身,於何濟其私艱,而以理閡自疑,不服王命邪!其令三司八座、門下三省、外內群臣,詳共通議如嶠比,吾將親裁其中。」於是太宰、西陽王羕,司徒臨潁公組,驃騎將軍、即丘子導,侍中紀瞻,尚書周顗,散騎常侍荀邃等議,以「昔伍員挾弓去楚,為吳行人以謀楚,誠志在報讎,不苟滅身也。溫嶠遭難,昔在河朔,日尋干戈,志刷讎惡,萬里投身,歸赴朝廷,將欲因時竭力,憑賴王威,以展其情,此乃嶠之志也。無緣道路未通,師旅未進,而更中辭王事,留志家巷也。以為誠宜如明詔。」於是有司奏曰:「案如眾議,去建武元年九月下辛未令書,依禮文,父喪未葬,〔一七〕唯喪主不除。以他故未葬,人子之情,不可居殯而除,故期於畢葬,無遠近之斷也。若亡遇賊難,喪靈無處,求索理絕,固應三年而除,不得故從未葬之例也。若骨肉殲於寇害,死亡漫於中原,而繼以遺賊未滅,亡者無收殯之實,存者又闕於奔赴之禮,而人子之情,哀痛無斷,輒依未葬之義,久而不除,若遂其情,則人居無限之喪,非有禮無時不得之義也。諸如此,皆依東關故事,限行三年之禮畢而除也。唯二親生離,吉凶未分,服喪則凶事未據,從吉則疑於不存,心憂居素,出自人情,有如此者,非官制之所裁。今嶠以未得改卜奔赴,累設疾辭。案辛未之制,已有成斷,皆不得復遂其私情,不服王命,以虧法憲。參議可如前詔嶠受拜,重告以中丞司徒,諸如嶠比者,依東關故事辛未令書之制。」嶠不得已,乃拜。

  是時中原喪亂,室家離析,朝廷議二親陷沒寇難,應制服不。太常賀循曰:「二親生離,吉凶未分,服喪則凶事未據,從吉則疑於不存,心憂居素,允當人情。」元帝令以循議為然。太興二年,司徒荀組云:「二親陷沒寇難,萬無一冀者,宜使依王法,隨例行喪。」庾蔚之云:「二親為戎狄所破,存亡未可知者,宜盡尋求之理。尋求之理絕,三年之外,便宜婚宦,胤嗣不可絕,王政不可廢故也。猶宜以哀素自居,不豫吉慶之事,待中壽而服之也。若境內賊亂清平,肆眚之後,尋覓無蹤跡者,便宜制服。」

  咸康二年,零陵李繁姊先適南平郡陳詵為妻,產四子而遭賊。姊投身於賊,請活姑命,賊略將姊去。詵更娶嚴氏,生三子。繁後得姊消息,往迎還詵,詵籍注領二妻。及李亡,詵疑制服,〔一八〕以事言征西大將軍庾亮府平議,時議亦往往異同。司馬王愆期議曰:「案禮不二嫡,故惠公元妃孟子,孟子卒,繼室以聲子。諸侯猶爾,況庶人乎!士喪禮曰,繼母本實繼室,故稱繼母,事之如嫡,故曰如母也。詵不能遠慮避難,以亡其妻,非犯七出見絕於詵。始不見絕,終又見迎,養姑於堂,子為首嫡,列名黃籍,則詵之妻也。為詵也妻,則為暉也母,暉之制服無所疑矣。禮為繼母服而不為前母服者,如李比類,曠世所希。前母既終,乃有繼母,後子不及前母,故無制服之文。然礿祠蒸嘗,未有不以前母為母者,亡猶母之,況其存乎!詵有老母,不可以莫之養,妻無歸期,納妾可也。李雖沒賊,尚有生冀,詵尋求之理不盡,而便娶妻,誠詵之短也。然隴畝之夫,不達禮義,考之傳記不勝。〔一九〕施孝叔之妻失身於郤犨而不棄者,以非其罪也。詵有兩妻,非故犯法。李鄙野人,而能臨危請活姑命,險不忘順,可謂李婦矣。議者欲令在沒略之中,必全苦操,有隕無二,是望凡人皆為宋伯姬也。詵雖不應娶妻,要以嚴為妻,妻則繼室,本非嫡也。雖云非嫡,義在始終,寧可以詵不應二妻而己涉二庭乎!若能下之,則趙姬之義。若云不能,官當有制。先嫡後繼,有自來矣。眾議貶譏太峻,故略序異懷。」亮從愆期議定。

  五經通義以為有德則諡善,無德則諡惡,故雖君臣可同。魏朝初諡宣帝為文侯,景王為武侯,文王表不宜與二祖同,於是改諡宣文、忠武。至文王受晉王之號,魏帝又追命宣文為宣王,忠武為景王。太康八年十月,太常上諡故太常平陵男郭奕為景侯。有司奏云:「晉受命以來,祖宗號諡群下未有同者,故郭奕為景,與景皇同,不可聽,宜諡曰穆。」王濟、羊璞等並云:「夫無窮之祚,名諡不一,若皆相避,於制難全。如悉不避,復非推崇事尊之禮。宜依諱名之義,但及七廟祖宗而已,不及遷毀之廟。」成粲、武茂、劉訥並云:「同諡非嫌。號諡者,國之大典,所以厲時作教,經天人之遠旨也。固雖君父,義有所不隆,及在臣子,或以行顯。故能使上下邁德,罔有怠荒。臣願聖世同符堯舜,行周同諡之禮,舍漢魏近制相避之議。」又引周公父子同諡曰文。武帝詔曰:「非言君臣不可同,正以奕諡景不相當耳,宜諡曰簡。」及太元四年,侍中王欣之表君臣不嫌同諡,尚書奏以欣之言為然。詔可。

  驃騎將軍溫嶠前妻李氏,在嶠微時便卒。又娶王氏、何氏,並在嶠前死。及嶠薨,朝廷以問陳舒:「三人並得為夫人不?」舒云:「禮記『其妻為夫人而卒,〔二0〕而後其夫不為大夫,而祔於其妻,則不易牲。妻卒,而後夫為大夫,而祔於其妻,則以大夫牲』。然則夫榮於朝,妻貴於室,雖先夫沒,榮辱常隨於夫也。禮記曰『妻祔於祖姑,祖姑有三人,則祔其親者』。如禮,則三人皆為夫人也。自秦漢已來,廢一娶九女之制,近世無復繼室之禮,先妻卒則更娶。苟生加禮,則亡不應貶。」庾蔚之云:「賤時之妻不得並為夫人,若有追贈之命則不論耳。」嶠傳,贈王、何二人夫人印綬,不及李氏。

  永和十一年,彭城國為李太妃求諡。博士曹耽之議:「夫婦行不必同,不得以夫諡諡婦。春秋婦人有諡甚多,經無譏文,知禮得諡也。」胡訥云:「禮,婦人生以夫爵,死以夫諡。春秋夫人有諡,不復依禮耳。安平獻王李妃、琅邪武王諸葛妃、太傅東海王裴妃並無諡,今宜率舊典。」王彪之云:「婦人有諡,禮壞故耳。聲子為諡,服虔諸儒以為非。杜預亦云『禮,婦人無諡』。春秋無譏之文,所謂不待貶絕自明者也。近世惟后乃有諡耳。」

  太尉荀顗上諡法云:「若賜諡而道遠不及葬者,皆封策下屬,遣所承長吏奉策即家祭賜諡。」

  太元十三年,召孔安國為侍中。安國表以黃門郎王愉名犯私諱,不得連署,求解。有司議云:「名終諱之,有心所同,聞名心瞿,亦明前誥。而禮復云『君所無私諱,大夫之所有公諱』,無私諱。又云『詩書不諱,臨文不諱』。豈非公義奪私情,王制屈家禮哉!尚書安眾男臣先表中兵曹郎王祐名犯父諱,求解職,明詔爰發,聽許換曹,蓋是恩出制外耳。而頃者互相瞻式,源流既啟,莫知其極。夫皇朝禮大,百僚備職,編官列署,動相經涉。若以私諱,人遂其心,則移官易職,遷流莫已,既違典法,有虧政體。請一斷之。」從之。

  校勘記

  〔一〕天下之達禮者也拾補:「者」字衍。按:禮記檀弓及下文並無「者」字。

  〔二〕除服諒闇制周校:「制」上脫「終」字。按:通典八三有「終」字。下文「諒闇終制」亦可證。

  〔三〕慈母服如母李校:「服」字衍。此用喪服文。

  〔四〕文公各本作「昭公」,局本改作「文公」,與后妃傳及通考一二一合,今從局本。

  〔五〕為祖母後齊衰期考異:后妃傳作「齊衰三年」。斠注:宋書徐廣傳亦作「三年」。按:據喪服小記,作「三年」是。

  〔六〕諸侯不降嫡殤重儀禮喪服鄭注作「不降適殤者,重適也」。此「重」字下當有「適也」二字。

  〔七〕除不輓歌「不」字疑衍。

  〔八〕今若以大夫宜奪以王事李校:「大夫」當作「丈夫」。

  〔九〕庶子為母緦麻三月喪服原文「庶子」下有「為父後者」四字。下文所言亦指庶子之為父後者。

  〔一0〕扶風王駿薨「駿」原作「亮」。考異:本紀是年九月扶風王駿薨,非亮也。今據改。

  〔一一〕公為所寓喪服經傳「寄公為所寓」,此脫「寄」字。

  〔一二〕密璽「密」當作「蜜」,山濤傳云「贈司徒蜜印」,陶侃傳云「追贈大司馬,假蜜章」,蓋以蠟為之,故曰「蜜」。

  〔一三〕劉智安斠注:劉智為劉寔弟,誤衍「安」字,否則「安」上有脫文,或別有一人。按:劉寔傳作「劉智」。

  〔一四〕非大夫也拾補:「大」疑誤。

  〔一五〕更當逐其今妻李校:「今」當作「前」。

  〔一六〕而不相見名制拾補:「見」下當有「者」字。

  〔一七〕父喪未葬此用喪服小記,「父」當作「久」。

  〔一八〕詵疑制服拾補:通典四八「制」作「暉」,蓋詵子也,與下文「為暉也母」相應。

  〔一九〕考之傳記不勝拾補:「不勝」二字衍。

  〔二0〕其妻為夫人而卒此出禮記喪服小記,「夫人」當作「大夫」。

查看目录 >> 《晉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今吾庐诗钞 四松草堂诗略 涵翠阁吟稿 言良鋆诗存 味菜堂迭次韵诗 味菜堂外集 味菜堂诗集 味菜堂诗集 味菜堂诗集 聊复尔斋诗存 天球遗稿 听松涛斋诗钞 内游剩草 延桂山房吟稿八卷文集一卷词草一卷别集一卷首一卷 浙游杂草 西江诗稿二十八卷诗稿续编一卷文稿二十二卷 西江说稿二十二卷文稿十六卷诗稿二十八卷偶识四十二卷尺牍四卷兰言录六卷续补一卷原要录四卷文稿后编三卷诗稿后编九卷诗集二卷存稿二卷 呜琴仙馆诗钞 梦松草堂诗稿 蛾术斋诗草 含芳馆诗草 受庵文钞一卷诗草一卷 受庵文钞一卷诗草一卷 竹坡诗草 偶斋诗草(内集、外集各八卷、内次集、外次集各十卷) 刖足集二卷附鹤笙仙馆诗词杂著一卷 靑萍轩文录二卷附诗录二卷 耦花香榭吟草 榕阴草堂文剩 海外竹枝词 榕阴草堂诗草 榕阴草堂诗草 玉座山房诗集 玉座山房诗集 咏晖草堂遗稿 珠泉草庐文录 珠泉草庐诗后集 茭源银塲诗录 珠泉草庐诗钞 珠泉草庐诗钞 可园十六咏 焦雨田先生遗集(焦雨田遗稿) 大瓠山房诗集 紫薇仙馆诗存 补愚诗存 旧雨草堂时文 旧雨草堂文集 蓬霜轮雪集 养福斋残稿二卷附漱润蹴残稿一卷 崇兰堂骈骨文初存 崇兰堂文初存二卷骈体文初存 岽兰堂诗初存 崇兰堂遗稿(诗初存十三卷、文存外集、广庵词、日记北行纪程、赴京日织各一卷) 康孝子雁游诗草 寄龛文存 寄龛文赓 寄龛诗质十二卷词问六卷 饮雪轩诗集 校经室文集六卷附补遗一卷 校经室文集 慈溪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慈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治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11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12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慈溪文史資料第13輯_政協浙江省慈溪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岱山文史資料第1輯_岱山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岱山文史資料第2輯_岱山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德清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德清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德清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德清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德清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德清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德清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浙江省德清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德清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浙江省德清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定海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定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政協浙江省定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定海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定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政協浙江省定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政協浙江省朹陽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陽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二輯_郭佐唐旭文政協朹陽市委員會文史委員會朹陽市吳寧鎮人民政府朹陽市張國維故居管理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奉化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浙江省奉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富陽文史資料第1輯_浙江省富陽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富陽文史資料第2輯_浙江省富陽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富陽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富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海寧文史資料第58期_政協海寧市文史資料委員會政協海寧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海寧文史資料專輯海寧潮文化_政協浙江省海寧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海寧文史資料專輯縐雲石小志_政協浙江省海寧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海寧文史資料第64期_政協浙江省海寧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海鹽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海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海鹽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海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杭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杭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杭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杭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中共杭州市委統戰部.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杭州市政協之友聯誼會.djvu 杭州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_政協杭州市委員會文史委.djvu 黃巖文史資料選輯一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選輯二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八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九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一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一期附刊_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二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三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四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五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六期_政協浙江省黃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黃巖文史資料第十八期_政協浙江省台州市黃巖區委員會學習文史委員會.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浙江省嘉善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嘉善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嘉善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浙江省嘉善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五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志辦公室嘉善縣博物館.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六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志辦公室嘉善縣文聯.djvu 嘉善縣文史資料第七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志辦公室.djvu 嘉善縣文史資料第七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志辦公室.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八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文聯.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九輯_中共嘉善縣委黨史研究室政協嘉善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中共嘉善縣委黨史研究室.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十輯_嘉善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志辦公室.djvu 嘉善縣文史資料總第十三輯_政協嘉善縣文史委員會.djvu 嘉善縣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嘉善縣文史委員會嘉善縣博物館.djvu 嘉善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嘉善縣文史委員會.djvu 嘉興市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嘉興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嘉興市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浙江省嘉興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編輯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建德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九輯_建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民建建德市委建德市工商聯.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十輯_建德市政協文史委員會建德市文化局.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建德市政協文史委員會建德市農業局.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建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德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建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江山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浙江省江山縣委員會秘書處.djvu 江山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江山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江山文史資料第七輯_浙江省江山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江山市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浙江省江山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江山市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浙江省江山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