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元史 >

卷二·本纪第二

卷二·本纪第二

  ○太祖上

  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讳帖木真,烈祖长子也。母曰宣懿皇后诃额伦。烈祖讨塔塔儿,获其部酋曰帖木真兀格。师还,驻于迭里温孛勒答黑,适宣懿皇后生太祖,烈祖因名曰帖木真,以志武功。太祖生时,右手握凝血如赤石,面目有光。是岁为乙亥,金主亮贞元三年也。

  先是,泰亦赤兀部长塔儿忽台等与烈祖有隙,烈祖崩,部众多叛附泰亦赤兀。宗人最长者曰脱端火儿真,欲叛去,蒙力克之父察剌合留之。脱端火儿真曰:“深池已涸,坚石已裂,留复何为!”卒不顾而去。宣懿皇后自持旄纛追叛众,始还其大半。然察剌合竟以力战,脑中流矢。帝视之,察剌合曰:“汝父卒,部众尽叛,我力战邀之,乃为所伤。”帝感泣。察剌合创甚,旋卒。

  及帝稍长,泰亦赤兀人忌之。一日,其酋率部众奄至。帝入帖儿古捏山,为逻者所获;乘间逸去。泰亦赤兀部下锁儿干失剌匿之,获免。遂徙帐于合剌只鲁格山之青海子。

  帝娶于宏吉剌氏,曰光献翼圣皇后孛儿台,以后之黑貂裘献于客烈亦部王罕。王罕大悦,乃为帝招集旧部,归附渐众。又徙帐于客鲁涟河源不儿吉之地。

  已而,蔑儿乞三部酋,曰脱黑脱阿,曰答亦儿兀孙,曰合阿台答儿麻剌,悉众来攻。帝与皇弟别勒古台、阿鲁剌人博尔术、兀良合人者勒蔑奉宣懿皇后入不儿罕山。蔑儿乞人掠孛儿台而去。帝获免,乃椎胸告天:“不儿罕山遮护我,他日子孙世祀之,勿敢忘。”已而,帝乞援于王罕及宗人札木合大败蔑儿乞于不兀剌之地,迎孛儿台归。

  帝幼与札木合约为谙达,至是交日,密徙帐于豁儿豁纳黑主不儿之地,与札木合连营逾年,复分军而去,仍还合剌只鲁格山。于是,巴鲁剌人忽必来,忙忽人哲台,兀良合人速不台,者勒蔑之弟察兀儿罕,博尔术之弟斡歌连,蒙格秃与其子汪古儿,及撒察别乞、孛图驸马,帝从父答里台,从弟阿勒坛、忽察儿等俱先后来归。阿勒坛、忽察儿、撒察别乞三人首谋推戴,与诸将盟于青海子,请帝称罕,以统蒙古之部众,时为金大定二十九年。己酉,帝以称罕事告于王罕及札木合。札木使谓阿勒坛、忽察儿曰:“吾与帖木真谙达交不终,皆由汝等之离间。今汝等立吾谙达为罕,其忠于所事,勿使疑汝等反复也。”其后,阿勒坛等卒叛附于王罕云。

  太祖既称罕,命斡歌连扯儿必、合赤温脱忽剌温、哲台、多豁勒忽扯儿必四人为火儿赤,汪古儿、薛赤兀儿、合答安答勒都儿罕三人为保兀儿赤,迭该为火你赤,古出古儿为抹赤,朵兀扯儿必总管家中奴婢,忽必来、赤勒古台、合剌孩脱忽剌温三人同皇弟合萨儿为阿黑答赤,泰亦赤兀忽图、抹里赤、木勒合勒忽三人为阿都兀赤,命阿儿孩合撒儿、塔孩、速客该、察兀儿孩四人巡逻远近,速不台为前锋护卫,以博尔术、者勒蔑归附独早,命为众官之长。是时,官制草创而已。

  久之,札木合弟绐察儿牧于斡列该不剌合,与帝之牧地近,夺部将答儿马剌之马;答儿马剌射杀之。札木合大怒,遂纠泰亦赤兀、亦乞列思、兀鲁物、那牙勤、火鲁剌思、巴邻、宏吉剌、合塔斤、撒勒只兀、朵儿边、塔塔儿,共十三部,合兵三万人来攻。

  时孛图父捏坤在泰亦赤兀部下,使巴鲁剌思人木勒客脱塔黑等来告变。帝在古连勒古之地,分部众为十三翼以待之。宣懿皇后及斡勒忽讷部为第一翼。帝与子弟及宗人之子弟为第二翼。撒姆哈准之后人曰布拉柱,阿答儿斤将木忽儿忽兰,火鲁剌思将曰察鲁哈,与客烈亦之分部为第三翼。苏儿嗄图之子曰得林赤,博歹阿特人曰火力台为翼。莎儿合秃主儿乞之子撒察别乞曰,泰出与札剌亦部为第五、六翼。乞颜特人渥秃助忽都朵端乞为第七翼,蒙格秃之子曰程克索特,巴牙兀将曰汪古儿为第八翼。答里台、忽察儿及都黑剌特、努古思、火儿罕、撒哈夷特、委神四部为第九翼。忽都剌之子拙赤罕为第十翼。阿勒坛为第十一翼。答忽与晃火攸特部、速客特部为第十二翼。努古思部为第十三翼。与札木合大战于答兰巴泐渚纳,军失利,部将察合安死之。

  帝退保斡难河哲捏列之地,兀鲁特人术赤台、忙兀特人畏答儿各率所部来归。顷之,帝与照烈人同猎于乌者儿哲儿们山。照烈人食尽,已归其半,帝要与同宿,分粮给之。明日,再猎,复驱兽向之,使获多。照烈人感悦,中道相谓曰:“泰亦赤兀与我然薄待我。今帖木真厚我如此,盍归之。”其酋曰乌鲁克,曰塔海答鲁俱请降,谓帝曰:“我等为泰亦赤兀所虐,如无主之马,无牧之牛羊,故弃彼而从汝。”帝大悦曰:“我方熟寐,幸汝捽我发以醒我,异日汝兵车所至,我必悉力助之。”然其后照烈人复叛去。塔海答鲁为泰亦赤兀所杀,照烈部遂亡。帝宽仁有度量,诸部皆谓:“仄亦赤兀无道,帖木真以己衣衣人,以己马乘人,真吾主也。”于是远近相率归附。

  甲寅,帝年四十岁,金章宗明昌四年也,塔塔儿酋蔑古真薛兀图等为金边患,金丞相完颜襄讨之。帝闻之,欲复世仇,助金人攻塔塔儿。征兵于主儿乞,迟六日,主儿乞部长撒察别乞、泰出俱不至。乃与王罕攻塔塔儿于忽剌秃失秃延之地,获蔑古真薛兀勒图。金人授帝为札兀惕忽里,译言百户长也。

  师还,遣六十人贲俘获,遗主儿乞部长。主儿乞杀十人,夺五十人之衣马而归之。帝大怒,引众逾沙碛,攻主儿乞于阔朵额阿剌勒,大破之。撒察别乞、泰出仅以妻孥免。先是,帝奉宣懿皇后以旄车载湩酪,大会诸部于斡难河。撒察别乞从者斫皇弟别勒古台,创甚。众怒执其二哈敦。故主儿乞人有憾于帝焉。

  是年,札剌亦人古温兀阿率其子木华黎来归,董喀亦部、秃别干部来降。

  乙卯,王罕弟额儿客合剌以乃蛮兵攻王罕。王罕奔西辽,欲归于帝,中途资用乏绝。

  丙辰,王罕至古薛兀儿海子,帝使塔海速客该迎之,振其部众饥,与王罕宴于上兀拉河,重订父子之约。冬,与王罕合兵攻主儿乞于帖列秃阿马撒剌之地,获撒察别乞、泰出,诛之。

  丁巳,帝在霍拉思布拉思之地,攻兀都亦特蔑儿乞,战于那莫察山,败之,归其俘于王罕。

  戊午,王罕兵势渐振,不谋于帝,自率所部攻蔑儿乞于土兀剌河。蔑儿乞酋脱黑脱阿奔巴儿古真。王罕俘获甚多,而无所遗于帝。帝亦不以为意。

  己未,帝与王罕合后攻乃蛮不亦鲁黑罕,逾阿尔泰山,追至兀陇古河,又至乞失泐巴失海子,获其将也的脱孛鲁。不亦鲁黑奔谦谦州。

  冬,复与乃蛮骁将可克薛兀撒卜剌黑战于巴亦答剌黑之地,交绥而退。明日,将复战,札木合构帝于王罕曰:“帖木真如野鸟依人,终必飞去。我如白翎雀,栖汝幕上,宁肯去乎?”王罕将兀卜赤儿古邻闻而斥之曰:“既为宗人,又为谙达,奈何谗之。”然王罕终信其言,乘夜引众去。帝闻王罕去,怒曰:“彼弃我之易如此,直以烧饭待我也。”乃退舍于撒里河。王罕至土兀剌河,其子桑昆为可克薛兀撒卜剌黑所袭,部众溃散。王罕复遣使乞援,且请以博尔术、木华黎、博尔忽、赤老温将援兵。帝许之。博尔术等败乃蛮,返所虏以归王罕。王罕大悦,遣使谓帝曰:“曩者衣食乏绝,我子帖木真食之、衣之,今又救我之难,不知以为报也。”又召博尔术往,赐以衣一袭、金们忽儿十。博尔术还白其事,帝命受之。冬,帝与皇弟合萨儿再伐乃蛮,战于忽兰盏侧山,大败之,封尸以为京观。

  庚申,帝会王罕于撒里河之不鲁古崖。时蔑儿乞酋托黑托阿遣泰亦赤兀人忽敦忽儿章,纠合泰亦赤兀诸酋,曰盎库兀库楚,曰忽里儿,曰忽都答儿,曰塔儿忽台,曰哈剌儿秃克等共会于斡难河沙碛中。帝与王罕轻骑袭之,塔儿忽台、忽都答儿败死,盎库兀库楚、忽敦忽儿章奔巴儿古真,忽里儿奔乃蛮,泰亦赤兀部亡。哈答斤部、撒儿助特部素附泰亦赤兀,乃与朵儿奔、塔塔儿、宏吉剌诸部会于阿雷泉,斩牛马誓,欲科我不备,攻之。宏吉剌人特因恐事不就,遣使来告变。帝与王罕自虎图海子,逆战于捕鱼儿海子,诸部皆败走,宏吉剌部来降。

  冬,帝幸彻彻儿山,金之边地也,又败塔塔儿酋阿剌兀都儿、合丹太石、察忽斤、帖木儿等于答兰捏木儿格思之地。是役也,合萨儿留后,闻部将者卜客言宏吉剌人有异志,遽率所部攻之。宏吉剌人怒,遂叛附于札木合。

  辛酉,宏吉剌、亦乞列思、火鲁拉思、朵儿奔、塔塔儿、哈答斤、撒儿助特诸部会于刊河,议立札木合为古儿罕,以足蹋岸土,刀斫林木,而誓曰:“有泄此谋,如土崩、木折。”遂悉众来攻。有火鲁拉思人火力台知其事,与妻弟麦儿吉台言之。麦儿吉台赠以剪耳白马,使驰告于帝。夜至一古阑,其将曰忽兰,曰哈剌蔑儿乞歹,见而执之。然二将亦心附于帝。易以良马,使疾去。火力台来告变,帝得先期戒严。战于海拉儿帖泥河,大败之。札木合遁走,宏吉剌部复降。

  壬戌,帝亲征察合安、阿勒赤、都答兀惕、阿鲁孩四部塔塔儿,追至兀鲁回河。其众降,帝悉诛之。阿勒坛、忽察儿、答里台三人违军令,帝命忽必来、哲别夺其所获。三人怒,遂有异志。

  秋,乃蛮不亦鲁黑汗、蔑儿乞酋托黑托阿之子忽都、泰亦赤兀酋盎库兀库楚,又合撒儿助特、卫拉持、朵儿奔、哈答斤诸部来攻。帝与王罕会于汪古部哈剌温赤敦之地。桑昆后至,逾山隘。乃蛮兵从之,使神巫投石水中,以致风雪。俄风反,乃蛮众大溃,退至奎腾之地,士马僵冻,坠崖谷死者无算。札木合率部众来应,见不亦鲁黑败,乃大掠诸部而去。帝自追盎库兀库楚,颈中流矢,创甚,卒获盎库兀库楚诛之。遂与王罕同驻于阿剌儿。

  冬,帝徙帐于阿儿却宏哥儿之地。帝为皇子术赤求婚于王罕。王罕辞。桑昆子欲尚帝女豁真别乞,帝亦不从。自此与王罕有隙。帝移驻阿不只合阔帖格儿之地。王罕亦西还彻彻尔温都尔。

  癸亥,桑昆谋害帝,伪许婚,请帝饮布浑察儿,译言许婚酒也。帝率十骑以往,道过蒙力克帐宿焉。蒙力克谏谓:“王罕父子意叵测,请以马疲道远谢之。”帝从之,使从骑不合台、乞剌台往谢,自率八骑返。

  桑昆计不就,欲潜师来袭。其圉人乞失力克知之,密与弟巴歹来告变。帝亟移营于卯温都儿山后,使者勒蔑断后、哨敌。山前多红柳,王罕兵至,蔽于柳林,侦者不之觉。阿勒赤歹从者曰泰赤吉歹,曰牙的儿,方牧马,见之,驰告于帝。帝仓卒戒严,以忙兀特将畏答儿、兀鲁特将术赤台为前锋,大战至晡。术赤台射桑昆中其颊,王罕始敛兵而退。帝以众寡不敌,亟引去。次日,皇子窝阔台,大将博尔术、博尔忽始至。畏答受重伤,创发,中道卒。

  时部众溃散,帝率左右至巴勒渚纳河,饮水誓众曰:“异日甘苦相同,倘负约,使我如河之水涸。”饮毕,以杯与从者。从者亦誓死相从无贰志。其后称诸臣为巴勒渚纳特,延赏及于子孙焉。既而部众渐集,得四千六百人,分两军。帝自将一军,忙兀特、兀鲁兀特人为一军,循合勒哈河两岸而行,至宏吉拉别部帖儿格阿蔑勒牧地。帝使术赤台告之曰:“我等本为谙达,如从我,则不失旧好。否则以兵相见。”于是帖儿格阿蔑勒来降。帝遂驻于董嗄淖尔、脱儿哈河。是地水草茂美,可以休息士卒。遣阿儿海者温告于王罕及阿勒坛、忽察儿、脱忽鲁儿等,语详《王罕传》。帝遣使后,复徙帐于巴勒渚纳,以其地险阻可保也。撒哈夷部、呼真部俱来降。

  秋,帝将攻王罕,遣合萨儿伪请降。王罕信之,不设备。帝昼夜兼进,袭王罕于彻彻尔温都尔,尽俘其众。王罕父子走死。客烈亦部亡。时王罕诸将皆降,独哈里巴卒数十骑驰去,不知所终。

  帝既灭王罕,拓地西至乃蛮。乃蛮太阳罕忌帝威名,遣使约汪古部长阿剌忽思的斤忽里夹攻我。阿剌忽思的斤忽里遣使告其事于帝,且请降。

  甲子春,猎于帖蔑延河,与诸将会议讨乃蛮。猎毕。猎毕,驻兵于哈勒哈河建忒垓山。宣布札萨克,以令于众。立千户、百户、牌子头,设六等扯克必官。选宿卫士八十人,散班七十人,又命阿儿孩选护卫千人,临敌则为前锋。

  夏四月,祃牙伐乃蛮。师至乃蛮境外客勒忒该哈答,滨哈利河。乃蛮按兵不动,帝引还。

  秋,再议进兵,以忽以来、哲别为前锋。时太阳罕己至杭海山之哈儿只兀孙河,与朵儿奔、塔塔儿、合答斤、撒儿助特诸部,及蔑儿乞酋托黑托阿、客烈亦酋纳邻大石、卫拉特酋忽都哈别乞、札只剌酋札木合等连兵而进,阵于纳忽东崖察儿乞马兀惕之地。帝自临前敌,指挥诸将大破乃蛮兵,擒太阳罕,杀之,乃蛮将火力罕速八赤等锋力战,帝欲降之,不从,皆战死。帝奖叹久之,曰:“使我麾下诸将皆如此,我复何忧。”是日,朵儿奔、塔塔儿、哈答斤、撒儿助特诸部皆降,札木合、托黑托阿遁去,太阳罕子古出鲁克奔于不亦鲁黑。乃蛮南部亡。

  冬,再伐蔑儿乞,至塔儿河。其别部酋带亦儿兀孙来献女,后复叛去托黑托阿奔于不亦鲁黑。带亦儿兀孙遁至呼鲁哈察卜,筑垒自守。遣博儿忽、沈伯率右翼兵,讨平之。

  乙导春,袭不亦鲁黑于兀鲁塔山莎合水上,禽之。乃蛮北部亡。

  帝以西夏纳我仇人桑昆,自将伐之。围力吉里城,又进攻乞邻古撒城,俱克之,大掠而还。

  是年,札木合至唐努岭,其家奴五人执之来降。帝曰:“以奴卖主,不忠莫甚焉。”札木合乃五人并伏诛。

查看目录 >> 《新元史》


国学迷 閏榻先生集三十卷外集八卷齅花岡集八卷 衡門晤語六卷 本草匯十八卷附補遺一卷 潛揅堂說文答問疏證六卷 塞外行軍指掌一卷 類篇十五卷 大清搢紳全書(己亥夏季) 集字避複一卷 新安歙北徐村徐氏宗譜不分卷 潛溪後集十卷 異韻字考 歷代隱逸傳不分卷 [嘉慶]松江府志八十四卷 銅鼓書堂遺稿三十二卷 唐中興閒氣集二卷 康熙幾暇格物編三卷 宋書一百卷 [光緒二十三年丁酉科]十八省鄉試同年録一卷 漢詩音注十卷 翻譯弦切對數表八卷 東原文集十四卷 重刻宛陵先生詩集六十卷拾遺一卷續金針詩格一卷 百柱堂全集五十三卷附錄一卷文一卷 稼墨軒詩集九卷 瘍科秘方不分卷 古逸書三十卷首一卷附語一卷 中國大政治家袁世凱 遊歷芻言 毛鄭詩考正四卷 嘉禾舊志合刻三十四卷 棉陽學凖五卷 浮溪集三十二卷 勸誡士民條約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注解 田晉蕃醫書七種 本草從新十八卷 周易十五卷 [乾隆]醴泉縣續志三卷首一卷 司農奏議十四卷 玄圃群玉八卷 文史通義七卷校讎通義三卷 明史稿本紀十九卷表九卷志七十七卷列傳二百〇五卷目錄三卷史例議二卷 越縵堂駢體文四卷附散體文一卷 關聖帝君萬應靈籤二卷 李氏歷代輿地沿革圖校勘記十六卷 西湖拾遺四十八卷 隨軒金石文字九種不分卷建昭鴈足鐙考二卷 南畇詩稿十九卷續稿三卷年譜一卷 圓明園内工補集則例 簡遠堂輯選名公四六金聲十卷補遺一卷 [乾隆]直隸絳州志二十卷 [康熙]鄒縣志三卷 鹽鐵論十卷考證一卷 聽古廬聲學十書 西國近事彙編:光緒辛卯四卷 林和靖詩集四卷拾遺一卷 欽定續文獻通考二百五十卷 御選唐宋文醇五十八卷 王洪緒先生外科證治全生集二卷 震澤先生集三十六卷 歷代籌邊略目錄類編卷二至卷三.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一至卷五.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至卷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九至卷十一.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二至卷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五至卷十七.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八至卷二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三至卷二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五至卷二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七至卷二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九至卷三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三至卷三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五至卷三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七至卷三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九至卷四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三至卷四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五至卷四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七至卷四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九至卷五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一至卷五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三至卷五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五至卷五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七至卷五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九至卷六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一至卷六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三至卷六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五至卷六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七至卷六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九至卷七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一至卷七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三至卷七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五至卷七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七至卷七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九至卷八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八十一至卷八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八十三至卷八十四.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至卷三.djvu 元和郡縣志卷四至卷六.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七至卷九.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至卷十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二至卷十五.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六至卷十八.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九至卷二十.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一至卷二十四.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五至卷二十七.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八至卷二十九.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至卷三十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二至卷三十三.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四至卷三十五.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六至卷三十八.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九至卷四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至卷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至卷五.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六至卷八.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九至卷十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二至卷十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四至卷十六.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七至卷十九.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至卷二十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二至卷二十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四至卷二十六.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七至卷三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三至卷三十四.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五至卷三十七.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八至卷四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二.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三至卷四十五.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六至卷四十八.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九至卷五十.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一.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二.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三.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四.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五.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六.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七.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八.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九.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一.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二.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三.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四.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五.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六.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一至卷二.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三.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四.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五.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六.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七.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八.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九.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至卷十一_駱秉章駱氏花縣.djvu 駱文忠公奏議_駱秉章駱氏花縣.djvu 光緒政要卷一至卷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三至卷四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五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六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七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八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九至卷十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一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三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四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五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六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七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八至卷十九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一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三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着意栽花花不发,等闲插柳柳成阴 睹橐驼谓马肿背 瞻望弗及 矛头淅米剑头炊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知人则哲,惟帝难之 知人未易,人未易知 知人知面不知心 知其一,不知其二 知其一,未知其二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知其雄,守其雌 知命者不立于岩墙之下 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 知德者鲜 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知耻近乎勇 知臣莫若君,知子莫若父 破觚为圆,斫雕为朴 破镜飞上天 硕大无朋 碧梧栖老凤凰枝 磨刀霍霍向猪羊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礼多人不怪 礼失而求诸野 礼经三百,威仪三千 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礼轻人意重,千里送鹅毛 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社稷为重,君为轻 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神以知来,知以藏往 神罔时恫 祭神如神在 祸不单行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 祸生有胎 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禄在其中 福履绥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 禹疏仪狄,绝旨酒 秀外而慧中 秋风吹渭水 种桃道士归何处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积羽沉舟,群轻折轴 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稍纵即逝 穆穆皇皇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穿井而饮,耕田而食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侯之门,仁义存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窘若囚拘 立贤无方 立遭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童子何知 竭泽而渔,非不得鱼,明年无鱼 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 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笔则笔,削则削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等闲白了少年头 管仲之器小哉 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 管城子无食肉相 箪瓢屡空,晏如也 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 糊其口于四方 糜鹿游姑苏 糟糠不厌 糟糠之妻不下堂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素患难行乎患难 素月流天 索我于枯鱼之肆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緜緜瓜瓞 纡青拖紫,朱丹其毂 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约我以礼 纵死犹闻侠骨香 细筋入骨如秋鹰,字外出力中藏棱 终温且惠 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绝圣弃智 绰绰有裕 绰绰然有余裕 维其有之,是以似之 缘督以为经 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罪入不孥 羊质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忘其皮之虎 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 美恶不嫌同辞 美盛德之形容 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羞与绛灌为伍 羞恶之心,人皆有之 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翕翕訾訾 翠袖殷勤捧玉钟 翩然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衙 翩翩浊世之佳公子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