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笔记 > 拾遗记 >

拾遗记卷三

拾遗记卷三

  周穆王

  穆王即位三十二年,巡行天下。驭黄金碧玉之车,傍气乘风,起朝阳之岳,自明及晦,穷?禹县之表。有书史十人,记其所行之地。又副以瑶华之轮十乘,随王之后,以载其书也。王驭八龙之骏:一名绝地,足不践土;二名翻羽,行越飞禽;三名奔霄,夜行万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逾辉,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腾雾,乘云而奔;八名挟翼,身有肉翅。递而驾焉,按辔徐行,以匝天地之域。王神智远谋,使迹毂遍于四海,故绝异之物,不期而自服焉。

  录曰:夫因气含生,罕不以形相别。至于比德方事,龙马则同类焉。是以蔡昙观其智,忌卫相其才。抑亦昭发于图纬,而刊载于宝牒。章皇王之符瑞,叶河洛之祯祥。故以丹青列其形,铜玉传其象。至如騄耳、骅骝、赤骥、白驎之绝,黄渠、山子、逾轮之异,不可得而比也。故能遥碣石而轹倒晷,排阊阖而轶姑徐。非夫归风弥应之迹,超虚送日之步,安能若是哉!望绛宫而骧首,指琼台而一息,繄可得而齐影矣。至于《诗》、《书》所记,名色实多,骍骆丽乎垧野,皎质耀乎空谷。或表形騧紫,被乎青玄,难可尽言矣。其有龙文、騕袅之伦,取其电逝而飙逸,驎、骝、駃騠之俦,亦腾骧以称骏。莫不待盛明而皆出,历代之神宝矣。次有薄梢、啮膝、鱼文、骊驹之类,或擅名于汉古,或珍生于冀北,备饰于涓正,填列于帝皂,进则充服于上襄,而骖骊于瑶辂,退则羁弃于下圉,思驭于帝闲,俟吴班、秦公之见识,仰天门而弥远,窥云路而可难哉!使乎韩哀、孙阳之复执靶,岂伤吻弊策,伏匿而不进焉。非神彻幽遐,体照冥远,驱驾群龙,穷观天域,详搜迥古,靡得俦焉。

  三十六年,王东巡大骑之谷。指春宵宫,集诸方士仙术之要,而螭、鹄、龙、蛇之类,奇种凭空而出。时已将夜,王设长生之灯以自照,一名恒辉。又列璠膏之烛,遍于宫内,又有凤脑之灯。又有冰荷者,出冰壑之中,取此花以覆炊七八尺,不欲使光明远也。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前导以文虎、文豹,后列雕麟、紫麇。曳丹玉之履,敷碧蒲之席,黄莞之荐,共玉帐高会。荐清澄琬琰之膏以为酒。又进洞渊红花,嵚州甜雪,昆流素莲,阴岐黑枣,万岁冰桃,千常碧藕,青花白橘。素莲者,一房百子,凌冬而茂。黑枣者,其树百寻,实长二尺,核细而柔,百年一熟。

  扶桑东五万里,有磅磄山。上有桃树百围,其花青黑,万岁一实。郁水在磅磄山东,其水小流,在大陂之下,所谓“沉流”,亦名“重泉”。生碧藕,长千常,七尺为常也。条阳山出神蓬,如蒿,长十丈。周初,国人献之,周以为宫柱,所谓“蒿宫”也。中有白橘,花色翠而实白,大如瓜,香闻数里。奏环天之和乐,列以重霄之宝器。器则有岑华镂管,(目弗)泽雕钟,员山静瑟,浮瀛羽磬,抚节按歌,万灵皆聚。环天者,钧天也。和,广也。 【 出《穆天子传》。】 岑华,山名也,在西海上,有象竹,截为管吹之,为群凤之鸣。(目弗)泽出精铜,可为钟铎。员山,其形员朼。有大林,虽疾风震地,而林木不动,以其木为琴瑟,故曰“静瑟”。浮瀛,即瀛洲也。上有青石,可为磬,磬者长一丈,轻若鸿毛,因轻而鸣。西王母与穆王欢歌既毕,乃命驾升云而去。

  鲁僖公

  僖公十四年,晋文公焚林以求介之推。有白鸦绕烟而噪,或集之推之侧,火不能焚。晋人嘉之,起一高台,名曰思烟台。种仁寿木,木似柏而枝长柔软,其花堪食,故《吕氏春秋》云:“木之美者,有仁寿之华焉。”即此是也。国云戒所焚之山数百里居人不得设网罗,呼曰“仁乌”。俗亦谓乌白臆者为慈乌,则其类也。

  录曰:楚令尹子革有言曰:“昔穆王欲肆心周行,使天下皆有车辙马迹。”考以《竹书》蠹简,求诸石室,不绝金绳。《山经》、《尔雅》,及乎《大传》,虽世历悠远,而记说叶同。名山大川,肆登之极,殊乡异俗,莫不臆拜稽颡。东升巨人之台,西宴王母之堂,南渡鼋鼍之梁,北经积羽之地。觞瑶池而赋诗,期井泊而游博。勒石轩辕之丘,绝迹玄圃之上。自开辟以来,载籍所记,未有若斯神异者也。

  周灵王

  周灵王立二十一年,孔子生于鲁襄公之世。夜有二苍龙自天而下,来附征在之房,因梦而生夫子。有二神女,擎香露于空中而来,以沐浴征在。天帝下奏钧天之乐,列以颜氏之房。空中有声,言天感生圣子,故降以和乐笙镛之音,异于俗世也。又有五老列于征在之庭,则五星之精也。夫子未生时,有麟吐玉书于阙里人家,文云:“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素王。”故二龙绕室,五星降庭。征在贤明,知为神异。乃以绣绂系麟角,信宿而麟去。相者云:“夫子系殷汤,水德而素王。”至敬王之末,鲁定公二十四年,鲁人锄商田于大泽,得麟,以示夫子。系角之绂,尚犹在焉。夫子知命之将终,乃抱麟解绂,涕泗滂沱。且麟出之时,及解绂之岁,垂百年矣。

  录曰:详观前史,历览先诰。《援神》、《钩命》之说,六经纬候之志,研其大较,与今所记相符;语乎幽秘,弥深影响。故述作书者,莫不宪章古策,盖以至圣之德列广也。是以尊德崇道,必欲尽其真极。昆华不足以匹其高,沦溟未得以方其广。含生有识,仰之如日月焉。夫子生钟周季,王政浸缺,愍大道之将崩,惜文雅之垂坠。乃搜旧章而定五礼,采遗音而正六乐,故以栋宇生民,舟航万代者也。所谓崇德广业,其谓是乎!孟子云:“千年一圣,谓之连步。”自绝笔以来,载历年祀,难可称算。故通人之言,有圣将及,后来诸疑,更发明其章也。

  二十三年,起“昆昭”之台,亦名“宣昭”。聚天下异木神工,得崿谷阴生之树。其树千寻,文理盘错,以此一树,而台用足焉。大干为桁栋,小枝为栭桷。其木有龙蛇百兽之形。又筛水精以为泥。台高百丈,升之以望云色。时有苌弘,能招致神异。王乃登台,望云气蓊郁。忽见二人乘云而至,须发皆黄,非谣俗之类也。乘游龙飞凤之辇,驾以青螭。其衣皆缝缉毛羽也。王即迎之上席。时天下大旱,地裂木燃。一人先唱:“能为雪霜。”引气一喷,则云起雪飞,坐者皆凛然,宫中池井,坚冰可瑑。又设狐腋素裘、紫罴文褥,罴褥是西域所献也,施于台上,坐者皆温。又有一人唱:“能使即席为炎。”乃以指弹席上,而暄风入室,裘褥皆弃于台下。时有容成子谏曰:“大王以天下为家,而染异术,使变夏改寒,以诬百姓。文、武、周公之所不取也。”王乃疏苌弘,而求正谏之士。时异方贡玉人、石镜,此石色白如月,照面如雪,谓之“月镜”。有玉人,机戾自能转动,苌弘言于王曰:“圣德所招也。”故周人以苌弘幸媚而杀之,流血成石,或言成碧,不见其尸矣。

  有韩房者,自渠胥国来。献玉骆驼高五尺,虎魄凤凰高六尺,火齐镜广三尺,暗中视物如昼,向镜语,则镜中影应声而答。韩房身长一丈,垂发至膝,以丹砂画左右手如日月盈缺之势,可照百余步。周人见之,如神明矣。灵王末年,亦不知所在。

  录曰:夫诱于可欲,而正德亏矣;惑于闻见,志用迁矣:周灵之谓乎!尔乃受制于奢,玩神于乱,波荡正教,为之偷薄,淫湎因斯而滋焉。何则?溺此仙道,弃彼儒教,观乎异俗,万代之神绝者也。极其化流遐俗,风被边隅,非正朔之所被服,四气之所含养,而使鬼物随方而竞至,奇精自远而来臻,穷天区而尽地域,反五常而移四序,惚恍形象之间,希夷明昧之际,难可言也。穷幽极智,伟哉伟哉!凡事君尽礼,忠为令德。有违则规谏以竭言,弗从则奉身以求退。故能剖身碎首,莫顾其生,排户触轮,知死不去。如手足卫头目,舟楫济巨川,君臣之义,斯为至矣。而弘违“有犯无隐”之诫,行求媚以取容,身卒见于夷戮,可为哀也。容成、苌弘不并语矣。

  师旷者,或出于晋灵之世,以主乐官,妙辨音律,撰兵书万篇。时人莫知其原裔,出没难详也。晋平公之时,以阴阳之学显于当世。熏目为瞽人,以绝塞众虑,专心于星算音律之中。考钟吕以定四时,无毫厘之异。《春秋》不记师旷出何帝之时。旷知命欲终,乃述《宝符》百卷。晋战国时,其书灭绝矣。

  老聃在周之末,居反景日室之山,与世人绝迹。惟有黄发老叟五人,或乘鸿鹤,或衣羽毛,耳出于顶,瞳子皆方,面色玉洁,手握青筠之杖,与聃共谈天地之数。及聃退迹为柱下史,求天下服道之术,四海名士,莫不争至。五老,即五方之精也。

  浮提之国,献神通善书二人,乍老乍少,隐形则出影,闻声则藏形。出肘间金壶四寸,上有五龙之检,封以青泥。壶中有黑汁,如淳漆,洒地及石,皆成篆隶科斗之字。记造化人伦之始,佐老子撰《道德经》,垂十万言。写以玉牒,编以金绳,贮以玉函。昼夜精勤,形劳神倦。及金壶汁尽,二人刳心沥血,以代墨焉。递钻脑骨取髓,代为膏烛。及髓血皆竭,探怀中玉管,中有丹药之屑,以涂其身,骨乃如故。老子曰:“更除其繁紊,存五千言。”及至经成工毕,二人亦不知所往。

  录曰:庄周云:“德配天地,犹假至言。”观乎老氏,崇谦柔以为要,挹虚寂以归真,知大朴之既漓,发玄文以示世。孰能辨其虚无,究斯深寂?是以仲尼责其德,叶以神灵,极譬二人,以为龙矣。师旷设数千间,卒其春秋之末。《抱朴子》谓为“知音之圣”也。虽容成之妙,大挠之推历,夔、襄之理乐,延州之听,故未之能过也。

  师涓出于卫灵公之世,能写列代之乐,善造新曲以代古声,故有四时之乐。春有离鸿去雁应苹之歌,夏有明晨焦泉朱华流金之调,秋有商风白云落叶吹蓬之曲,冬有凝河流阴沉云之操。以此四时之声,奏于灵公。灵公情湎心惑,忘于政事。蘧伯玉趋阶而谏曰:“此虽以发扬气律,终为沉湎淫曼之音,无合于《风》《雅》,非下臣宜荐于君也。”灵公乃去其声而亲政务,故卫人美其化焉。师涓悔其乖于《雅》《颂》,失为臣之道,乃退而隐迹。蘧伯玉焚其乐器于九达之衢,恐后世传造焉。

  录曰:夫体国以质直为先,导政以谦约为本。故三风十保?言,《商书》以之昭誓;无荒无怠,《唐风》贵其遵俭。灵公违诗人之明讽,惟奢纵惑心,虽追悔于初失,能革情于后谏,日月之蚀,无损明焉。伯玉志存规主,秉亮为心。师涓识进退之道,观过知仁。一君二臣,斯可称美。

  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许以上大夫之位,处于层楼延阁之上,以望气象。设以珍食,施以宝衣。其食则有渠沧之凫,煎以桂髓;丛庭之鷃,蒸以蜜沫;淇漳之鳢,脯以青茄;九江珠穟,爨以兰苏;华清夏洁,洒以纤缟。华清,井水之澄华也。饔人视时而叩钟,伺食以击磬,言每食而辄击钟磬也。悬四时之衣,春夏以金玉为饰,秋冬以翡翠为温。烧异香于台上。忽有野人,被草负笈,扣门而进,曰:“闻国君爱阴阳之术,好象纬之秘,请见。”景公乃延之崇堂。语则及未来之兆,次及已往之事,万不失一。夜则观星望气,昼则执算披图。不服宝衣,不甘奇食。景公谢曰:“今宋国丧乱,微君何以辅之?”曰:“德之不均,乱将及矣。修德以来人,则天应之祥,人美其化。”景公曰:“善。”遂赐姓曰子氏,名之曰韦,即子韦也。

  录曰:宋子韦世司天部,妙观星纬,抑亦梓慎、裨灶之俦。景公待之若神,礼以上列,服以绝世之衣,膳以殊方之味,虽谓大禽之旨,华蕤龙衮之服,及斯固陋矣。《春秋》因生以赐姓,亦缘事以显名,号司星氏。至六国之末,着阴阳之书。 【 出班固《艺文志》。】

  越谋灭吴,蓄天下奇宝、美人、异味进于吴。杀三牲以祈天地,杀龙蛇以祠川岳。矫以江南亿万户民,输吴为佣保。越又有美女二人,一名夷光,二名修明, 【 即西施、郑旦之别名。】 以贡于吴。吴处以椒华之房,贯细珠为帘幌,朝下以蔽景,夕卷以待月。二人当轩并坐,理镜靓妆于珠幌之内。窃窥者莫不动心惊魄,谓之神人。吴王妖惑忘政。及越兵入国,乃抱二女以逃吴苑。越军乱入,见二女在树下,皆言神女,望而不敢侵。今吴城蛇门内有朽株,尚为祠神女之处。初,越王入吴国,有丹乌夹王而飞,故勾践之霸也,起望乌台,言丹乌之异也。范蠡相越,日致千金。家童闲算术者万人。收四海难得之货,盈积于越都,以为器。铜铁之类,积如山阜,或藏之井堑,谓之“宝井”。奇容丽色,溢于闺房,谓之“游宫”。历古以来,未之有也。

  录曰:《易》尚谦益,《书》着明谟,人臣之体,以斯为上。《传》曰:“知无不为,忠也。”范蠡陈工术之本,而勾践乃霸,卒王百越,称为富强,斯其力矣。故能佯狂以晦迹,浮海以避世,因三徙以别名,功遂身退,斯其义也。至如“宝井”、“游宫”,虽奢不惑。夫兴亡之道,匪推之历数,亦由才力而致也。覌越之灭吴,屈柔之礼尽焉,荐非世之绝姬,收历代之神宝,斯皆迹殊而事同矣。博识君子,验斯言焉。

《拾遗记》 相关内容:

前一:拾遗记卷二
后一:拾遗记卷四

查看目录 >> 《拾遗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