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笔记 > 拾遗记 >

拾遗记卷二

拾遗记卷二

  夏禹

  尧命夏鲧治水,九载无绩。鲧自沉于羽渊,化为玄鱼,时扬须振鳞,横修波之上,见者谓为“河精”。羽渊与河海通源也。海民于羽山之中,修立鲧庙,四时以致祭祀。常见玄鱼与蛟龙跳跃而出,观者惊而畏矣。至舜命禹疏川奠岳,济巨海则鼋鼍而为梁,逾翠岑则神龙而为驭,行遍日月之墟,惟不践羽山之地,皆圣德之感也。鲧之灵化,其事互说,神变犹一,而色状不同。玄鱼黄能,四音相乱,传写流文,“鲧”字或“鱼”边“玄”也。群疑众说,并略记焉。

  录曰:书契之作,肇迹轩史,道朴风淳,文用尚质。降及唐、虞,爰迄三代,世祀遐绝,载历绵远。列圣通儒,忧乎道缺。故使玉牒金绳之书,虫章鸟篆之记,或秘诸岩薮,藏于屋壁;或逢丧乱,经籍事寝。前史旧章,或流散异域。故字体与俗讹移,其音旨随方互改。历商、周之世,又经嬴、汉,简帛焚裂,遗坟残泯。详其朽蠹之余,采捃传闻之说。是以“己亥”正于前疑,“三豕”析于后谬。子年所述,涉乎万古,与圣叶同,擿文求理,斯言如或可据。《尚书》云:“尧殛鲧于羽山。”《春秋传》曰:“其神化为黄能,以入羽渊。”是在山变为能,入水化为鱼也。兽之依山,鱼之附水,各因其性而变化焉。详之正典,爰访杂说,若真若似,并略录焉。禹铸九鼎,五者以应阳法,四者以象阴数。使工师以雌金为阴鼎,以雄金为阳鼎。鼎中常满,以占气象之休否。当夏桀之世,鼎水忽沸。及周将末,九鼎咸震:皆应灭亡之兆。后世圣人,因禹之迹,代代铸鼎焉。禹尽力沟洫,导川夷岳。黄龙曳尾于前,玄龟负青泥于后。玄龟,河精之使者也。龟颔下有印,文皆古篆,字作九州山川之字。禹所穿凿之处,皆以青泥封记其所,使玄龟印其上。今人聚土为界,此之遗像也。

  禹凿龙关之山,亦谓之龙门。至一空岩,深数十里,幽暗不可复行,禹乃负火而进。有兽状如豕,衔夜明之珠,其光如烛。又有青犬,行吠于前。禹计可十里,迷于昼夜。既觉渐明,见向来豕犬变为人形,皆着玄衣。又见一神,蛇身人面。禹因与语,神即示禹八卦之图,列于金版之上。又有八神侍侧。禹曰:“华胥生圣子,是汝耶?”答曰:“华胥是九河神女,以生余也。”乃探玉简授禹,长一尺二寸,以合十二时之数,使量度天地。禹即执持此简,以平定水土。蛇身之神,即羲皇也。

  录曰:夫神迹难求,幽暗罔辨,希夷彷佛之间,闻见以之衒惑。若测诸冥理,先坟有所指明。是以彭生假见于贝丘,赵王示形于苍犬,皆文备鲁册,验表齐、汉。远古旷代,事异神同。衔珠吐烛之怪,精灵一其均矣。若夫茫茫禹迹,杳漠神源,非末俗所能推辨矣。观伏羲至于夏禹,岁历悠旷,载祀绵邈,故能与日月共辉,阴阳齐契。万代百王,情异迹至,参机会道,视万龄如旦暮,促累劫于寸阴。何嗟鬼神之可已,而疑羲、禹之相遇乎!

  殷汤

  商之始也,有神女简狄,游于桑野,见黑鸟遗卵于地,有五色文,作“八百”字,简狄拾之,贮以玉筐,覆以朱绂。夜梦神母,谓之曰:“尔怀此卵,即生圣子,以继金德。”狄乃怀卵,一年而有娠,经十四月而生契。祚以八百,叶卵之文也。虽遭旱厄,后嗣兴焉。

  傅说赁为赭衣者,舂于深岩以自给。梦乘云绕日而行,筮得“利建侯”之卦。岁余,汤以玉帛聘为阿衡也。

  纣之昏乱,欲讨诸侯,使飞廉、恶来诛戮贤良,取其宝器,埋于琼台之下。使飞廉等惑所近之国,侯服之内,使烽燧相续。纣登台以望火之所在,乃兴师往伐其国,杀其君,囚其民,收其女乐,肆其淫虐。神人愤怨。时时有朱鸟衔火,如星之照耀,以乱烽燧之光。纣乃回惑,使诸国灭其烽燧。于是亿兆夷民乃欢,万国已静。及武伐纣,樵夫牧竖探高鸟之巢,得玉玺,文曰:“水德将灭,木祚方盛。”文皆大篆,纪殷之世历已尽,而姬之圣德方隆。是以三分天下而其二归周。故蚩蚩之类,嗟殷亡之晚,望周来之迟也。

  师延者,殷之乐人也。设乐以来,世遵此职。至师延,精述阴阳,晓明象纬,莫测其为人。世载辽绝,而或出或隐。在轩辕之世,为司乐之官。及殷时,总修三皇五帝之乐。拊一弦琴则地祇皆升,吹玉律则天神俱降。当轩辕之时,年已数百岁,听众国乐声,以审兴亡之兆。至夏末,抱乐器以奔殷。而纣淫于声色,乃拘师延于阴宫,欲极刑戮。师延既被囚系,奏清商、流征、涤角之音。司狱者以闻于纣,纣犹嫌曰:“此乃淳古远乐,非余可听说也。”犹不释。师延乃更奏迷魂淫魄之曲,以欢修夜之娱,乃得免炮烙之害。周武王兴师,乃越濮流而逝,或云死于水府。故晋、卫之人,镌石铸金以像其形,立祀不绝矣。

  录曰:《三坟》、《五典》及诸纬候杂说,皆言简狄吞燕卵而生契。《诗》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斯文正矣。此说怀感而生,众言各异,故记其殊别也。傅说去其舂筑,释彼佣赁,应翘旌而来相,可谓知几其神矣。同磻溪之归周,异殷相之负鼎,龙蛇遇命,道会则通。斯则往贤之明教,通人之至规。“乐天知命”,信之经言也。死且不朽,是谓名也。乌无声誉于后裔,扬风烈于万祀。譬诸金玉,烟埃不能埋其坚贞;比之泾、濮,淄、渭,不能混其澄澈。师延当纣之虐,矫步求存,因权取济,观时徇主,全身获免。所谓困而能通,卒以智免。故影被丹青,形刊金石,爱其和乐之功,贵其神迹之远矣。至如越思计然之利,镌金以旌其德,方斯蔑矣。

  周

  周武王东伐纣,夜济河。时云明如昼,八百之族,皆齐而歌。有大蜂状如丹鸟,飞集王舟,因以鸟画其旗。翌日而枭纣,名其船曰蜂舟。鲁哀公二年,郑人击赵简子,得其蜂旗,则其类也。 【 事出《太公六韬》。】 武王使画其像于幡旗,以为吉兆。今人幡信皆为鸟画,则遗像也。

  成王即政三年,有泥离之国来朝。其人称:自发其国,常从云里而行,闻雷霆之声在下;或入潜穴,又闻波涛之声在上。视日月以知方国所向,计寒暑以知年月。考国之正朔,则序历与中国相符。王接以外宾礼也。

  四年。旃涂国献凤雏,载以瑶华之车,饰以五色之玉,驾以赤象,至于京师。育于灵禽之苑,饮以琼浆,饴以云实,二物皆出上元仙。方凤初至之时,毛色文彩未彪发;及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之后,文彩炳耀。中国飞走之类,不复喧鸣,咸服神禽之远至也。及成王崩,冲飞而去。孔子相鲁之时,有神凤游集。至哀公之末,不复来翔,故云:“凤鸟不至。”可为悲矣!

  五年。有因祇之国,去王都九万里,献女工一人。体貌轻洁,被纤?杂绣之衣,长袖修裾,风至则结其衿带,恐飘飖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织,以五色丝内于口中,手引而结之,则成文锦。其国人来献,有云昆锦,文似云从山岳中出也;有列堞锦,文似云霞覆城雉楼堞也;有杂珠锦,文似贯珠佩也;有篆文锦,文似大篆之文也;有列明锦,文似列灯烛也。幅皆广三尺。其国丈夫勤于耕稼,一日锄十顷之地。又贡嘉禾,一茎盈车。故时俗四言诗曰:“力勤十顷,能致嘉颖。”

  六年。燃丘之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以玉为樊。其国使者皆拳头尖鼻,衣云霞之布,如今朝霞也。经历百有余国,方至京师。其中路山川不可记。越铁岘,泛沸海,蛇洲、蜂岑。铁岘峭砺,车轮刚金为辋,比至京师,轮皆铫锐几尽。又沸海汹涌如煎,鱼鳖皮骨坚强如石,可以为铠。泛沸海之时,以铜薄舟底,蛟龙不能近也。又经蛇洲,则以豹皮为屋,于屋内推车。又经蜂岑,燃胡苏之木,此木烟能杀百虫。经途五十余年,乃至洛邑。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使发其国之并童稚,至京师,须皆白。及还至燃丘,容貌还复少壮。比翼鸟多力,状如鹊,衔南海之丹泥,巢昆岑之玄木,遇圣则来集,以表周公辅圣之祥异也。

  七年。南陲之南,有扶娄之国。其人善能机巧变化,易形改服,大则兴云起雾,小则入于纤毫之中。缀金玉毛羽为衣裳。能吐云喷火,鼓腹则如雷霆之声。或化为犀、象、狮子、龙、蛇、犬、马之状。或变为虎、兕,口中生人,备百戏之乐,宛转屈曲于指掌间。人形或长数分,或复数寸,神怪欻忽,衒丽于时。乐府皆传此伎,至末代犹学焉,得粗亡精,代代不绝,故俗谓之婆候伎,则扶娄之音,讹替至今。

  昭王即位二十年,王坐祇明之室,昼而假寐。忽梦白云蓊蔚而起,有人衣服并皆毛羽,因名羽人。王梦中与语,问以上仙之术。羽人曰:“大王精智未开,欲求长生久视,不可得也。”王跪而请受绝欲之教。羽人乃以指画王心,应手即裂。王乃惊寤,而血湿衿席,因患心疾,即却膳撤乐。移于旬日,忽见所梦者复来,语王曰:“先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绿囊,中有续脉明丸、补血精散,以手摩王之臆,俄而即愈。王即请此药,贮以玉罐,缄以金绳。王以涂足,则飞天地万里之外,如游咫尺之内。有得服之,后天而死。

  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仄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使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泠然自凉。此二人辩口丽辞,巧善歌笑,步尘上无迹,行日中无影。及昭王沦于汉水,二女与王乘舟,夹拥王身,同溺于水。故江汉之人,到今思之,立祀于江湄。数十年间,人于江汉之上,犹见王与二女乘舟戏于水际。至暮春上巳之日,褉集祠间。或以时鲜甘味,采兰杜包裹,以沉水中。或结五色纱囊盛食,或用金铁之器,并沉水中,以惊蛟龙水虫,使畏之不侵此食也。其水傍号曰招祇之祠。缀青凤之毛为二裘,一名燠质,二名暄肌,服之可以却寒。至厉王流于彘,彘人得而奇之,分裂此裘,遍于彘土。罪入大辟者,抽裘一毫以赎其死,则价值万金。

  录曰:武王资圣智而克伐,观天命以行诛。不驱熊罴之师,不劳三战之旅,一戎衣而定王业,凭神力而协符瑞。至于成王,制礼崇乐,姬德方盛,营洛邑而居九鼎,寝刑庙而万国来宾。虽大禹之隆夏绩,帝乙之兴殷道,未足方焉。故能继后稷之先基,绍公刘之盛德,文、武之迹不坠,故《大雅》称为“令德”。播声教于八荒之外,流仁惠于九围之表。神智之所绥化,遐迩之所来服,靡不越岳航海,交赆于辽险之路。瑰宝殊怪之物,充于王庭;灵禽神兽之类,游集林蘌。诡丽殊用之物,镌斫异于人功。方册未之或载,篆素或所不绝。及乎王人风举之使,直指逾于日月之陲,穷昏明之际,觇风星以望路,凭云波而远逝。所谓道通幽微,德被冥昧者也。成、康以降,世祀陵衰。昭王不能弘远业,垂声教,南游荆楚,义乖巡狩,溺精灵于江汉,且极于幸由。水滨所以招问,《春秋》以为深贬。嗟二姬之殉死,三良之贞节。精诚一至,视殒若生。格之正道,不如强谏。楚人怜之,失其死矣。

《拾遗记》 相关内容:

前一:拾遗记卷一
后一:拾遗记卷三

查看目录 >> 《拾遗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