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明史 >

卷五十五 志第三十一

卷五十五 志第三十一

  ◎礼九(嘉礼三)

  天子纳后仪 皇太子纳妃仪 亲王婚礼 公主婚礼品官婚礼 庶人婚礼 皇帝视学仪 经筵 日讲 东宫出阁讲学仪诸王读书仪

  天子纳后仪

  婚礼有六,天子惟无亲迎礼。汉、晋以来,皆遣使持节奉迎,其礼物仪文,各以时损益。明兴,诸帝皆即位后行册立礼。正统七年,英宗大婚,始定仪注。

  凡纳采问名,前期择日,遣官告天地宗庙。至期,设御座、制案、节案、卤簿、彩舆、中和大乐如仪。礼部陈礼物于丹陛上及文楼下。质明,皇帝冕服升座,百官朝服行礼讫,各就位。正副使朝服四拜,执事举制案、节案,由中门出,礼物随之,俱置丹陛中道。传制官宣制曰:“兹选某官某女为皇后,命卿等持节行纳采问名礼。”正副使四拜,驾兴。举制、节案由奉天门中门出。正副使取节及制书置彩舆中,仪仗大乐前导,出大明门。释朝服,乘马行,诣皇后第。第中设使者幕次于大门外左,南向,设香案于正堂,设制、节案于南,别设案于北。使者至,引礼导入幕次,执事官陈礼物于正堂。使者出次,奉制书于案。礼官先入,立于东;主婚朝服出,立于西。礼官曰:“奉制建后,遣使行纳采问名礼。”引主婚者出迎。使者捧制书及节,主婚者随至堂,置制书及节于案。正副使分立案左右。主婚者四拜,诣案前跪。正使取纳采制,宣曰:“朕承天序,钦绍鸿图。经国之道,正家为本。夫妇之伦,乾坤之义,实以相宗祀之敬,协奉养之诚,所资惟重。祗遵圣母皇太后命,遣使持节,以礼采择。”宣讫,授主婚者。主婚者授执事者,置于北案上稍左。副使取问名制,宣曰:“朕惟夫妇之道,大伦之本。正位乎内,必资名家。特遣使持节以礼问名,尚伫来闻。”宣讫,授如前,置案上稍右。主婚者俯伏,兴。执事举表案,以表授主婚者。主婚者跪授正使,表曰:“臣某,伏承嘉命。正使某官某等,重宣制诏,问臣名族。臣女,臣夫妇所生,先臣某官某之曾孙,先臣某官某之孙,先臣某官某之外孙。臣女今年若干,谨具奏闻。”主婚者俯伏,兴,退四拜。使者出,置表彩舆中。主婚者前曰:“请礼从者。”酒馔毕,主婚者捧币以劳使者。使者出,主婚者送至大门外。使者随彩舆入大明门左门,至奉天门外,以表节授司礼监,复命。

  次纳吉、纳徵、告期,传制遣使,并如前仪。但纳徵用玄纁、束帛、六马、谷圭等物,制词曰:“兹聘某官某女为皇后,命卿等持节行纳吉、纳徵、告期礼。”皇后第,陈设如前,惟更设玉帛案。使者至,以制书、玉帛置案上,六马陈堂下。执事先设皇后冠服诸物于正堂。礼官入,主婚者出迎,执事举玉帛案,正使捧纳吉、纳徵制书,副使捧告期制书,执节者捧节,以次入,各置于案。主婚者四拜,诣案前跪。正使取制书,宣曰:“大婚之卜,龟筮师士协从。敬循礼典,遣使持节告吉。”又宣曰:“卿女有贞静之德,称母仪之选,宜共承天地宗庙。特遣使持节,以礼纳徵。”宣讫,授主婚者。正副使又捧圭及玄纁以授主婚者,俱如前仪。副使取制书,宣曰:“岁令月良,吉日某甲子,大婚维宜。特遣使持节,以礼告期。”宣讫,授如前仪。主婚者四拜,使者持节出,主婚者礼使者,使者还,复命如初。

  次发册奉迎,所司陈设如前仪。礼部陈雁及礼物于丹陛上,内官监陈皇后卤簿车辂于奉天门外。制词曰:“兹册某官某女为皇后,命卿等持节奉册宝,行奉迎礼。”正副使以册宝置彩舆中,随诣皇后第。至门,取制书册宝置案上。礼官先入,主婚者朝服出见。礼官曰:“奉制册后,遣使持节奉册宝,行奉迎礼。”主婚者出迎。执事者举案前行,使者捧制书及节,执事者以雁及礼物从之。至堂中,各置于案。使者左右立,主婚者四拜,退立于西南。

  女官以九龙四凤冠祎衣进皇后。内官陈仪仗于中堂前,设女乐于堂下,作止如常仪。使者以节册宝授司礼监官,内赞导入中堂。皇后具服出阁,诣香案前,向阙立,四拜。赞宣册,皇后跪。宣册官宣讫,以授皇后。皇后搢圭,受册,以授女官。女官跪受,立于西。赞宣宝,如宣册仪。赞出圭,赞兴,四拜讫,皇后入阁。司礼监官持节出,授使者,报受册宝礼毕。主婚者诣案前跪。正使取奉迎制宣讫,授主婚者。副使进雁及礼物。主婚者皆跪受,如前仪。主婚者兴,使者四拜出。主婚者礼使者如初。女官奏请皇后出阁。自东阶下,立香案前,四拜。升堂,南向立。主婚者进立于东,西向,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退立于东阶。母进,立于西,东向,施衿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退立于西阶。内执事请乘舆,皇后降阶升舆。导从出,仪仗大乐前行,次彩舆,正副使随,次司礼监官拥导,从大明门中门入。百官朝服于承天门外班迎,候舆入,乃退。皇后至午门外,鸣钟鼓,卤簿止。正副使以节授司礼监,复命。捧册宝官捧册宝,仪仗女乐前导,进奉天门。至内庭幕次,司礼监以册宝授女官。皇后出舆,由西阶进。皇帝由东阶降迎于庭,揖皇后入内殿。帝诣更服处,具衮冕。后诣更服处,更礼服。同诣奉先殿,行谒庙礼。祭毕,还宫。合卺,帝更皮弁,升内殿。后更衣,从升。各升座,东西相向。执事者举馔案于前,女官取四金爵,酌酒以进。既饮,进馔。复进酒、进饭讫,女官以两卺酌酒,合和以进。既饮,又进馔毕,兴,易常服。帝从者馂后之馔,后从者馂帝之馔。

  次日早,帝后皆礼服,候太后升座。帝后进座前。宫人以腶修盘立于后左,帝后皆四拜。执事举案至,宫人以腶修盘授后,后捧置于案。女官举案,后随至太后前,进讫,复位。帝后皆四拜。三日早,帝冕服,后礼服,同诣太后宫,行八拜礼。还宫,帝服皮弁,升座。女宫导后,礼服诣帝前,行八拜礼。后还宫,升座。引礼导在内亲属及六尚等女官,行八拜礼;次各监局内官内使,行八拜礼。是日,皇帝御奉天殿。颁诏如常仪。四日早,皇帝服衮冕御华盖殿,亲王八拜,次执事官五拜,遂升奉天殿,百官进表,行庆贺礼。是日,太后及皇后各礼服升座。亲王入,八拜出,次内外命妇庆贺及外命妇进表笺,皆如常仪。五日行盥馈礼,尚膳监具膳修。皇后礼服诣太后前,四拜。尚食以膳授皇后,皇后捧膳进于案,复位,四拜,退立于西南。俟膳毕,引出。

  皇太子纳妃仪

  历代之制与纳后同。隋、唐以后,始亲迎,天子临轩醮戒。宋始行盥馈礼,明因之,洪武元年定制,凡行礼,皆遣使持节,如皇帝大婚仪。

  纳采、问名。制曰:“奉制纳某氏女为皇太子妃,命卿等行纳采问名礼。”至妃第,傧者出,诣使者前曰:“敢请事。”使者曰:“储宫纳配,属于令德。邦有常典,使某行纳采之礼。”傧者入告,主婚者曰:“臣某之子,昧于壸仪,不足以备采择。恭承制命,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使者入,陈礼物于庭,宣制曰:“某奉诏采择。”奠雁礼毕,使者出。傧者复诣使者前曰:“敢请事。”使者曰:“储宫之配,采择既谐。将加卜筮,奉制问名。”傧者入告,主婚者曰:“制以臣某之女,可以奉侍储宫,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使者复入,陈礼奠雁如仪,宣制曰:“臣某奉诏问名,将谋诸卜筮。”主婚者曰:“臣某第几女,某氏出。”

  次纳吉。傧者请事如前,使者曰:“谋诸卜筮,其占协从,制使某告吉。”傧者入告,主婚者曰:“臣某之子蠢愚,惧弗克堪。卜筮云吉,惟臣之幸,臣谨奉典制。”傧者出告。使者入,陈礼奠雁如仪,宣制曰:“奉制告吉。”

  又次纳徵。傧者出告,使者入陈玉帛礼物,不奠雁,宣制曰:“某奉制告成。”

  又次请期。辞曰:“询于龟筮。某月某日吉,制使某告期。”主婚者曰:“敢不承命。”陈礼奠雁如仪。

  又次告庙。遣使持节授册宝仪注,悉见前。

  又次醮戒。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奉天殿,百官侍立。引进导皇太子至丹陛,四拜。入殿东门就席位,东向立。司爵以醆进,皇太子跪,搢圭,受醆祭酒。司馔以馔进,跪受亦如之。兴,就席坐,饮食讫,导诣御座前跪。皇帝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某谨奉制旨。”俯伏,兴。出至丹陛,四拜毕,皇帝还宫,皇太子出。

  又次亲迎。前一日,有司设皇太子次于妃氏大门外,南向,东宫官次于南,东西相向。至日质明,东宫官具朝服陈卤簿鼓吹于东宫门外。皇太子冕服乘舆出,侍卫导从如仪。至宫门降舆升辂,东宫官皆从至妃第,回辕南向,降辂升舆。至次,降舆入就次,东宫官皆就次。先是,皇太子将至,主婚者设会宴女。至期,妃服褕翟花钗,出就阁南面立,傅姆立于左右。主婚者具朝服立于西阶之下。引进导皇太子出次,立于大门之东,西向。傧者朝服出,立于门东曰:“敢请事。”引进跪启讫,皇太子曰:“某奉制亲迎。”引进受命兴,承传于傧者。傧者入告,导主婚者出迎于大门外之西,东向再拜。皇太子答拜。引进导皇太子入门而左,执雁者从。傧者导主婚者入门而右。皇太子升东阶进,立于阁门户前,北向立。主婚者升西阶,立于西,东向。引进启奠雁,执雁者以雁进。皇太子受雁,以授主婚者。主婚者跪受,兴,以授左右,退立于西。皇太子再拜,降自东阶,出至次以伺。主婚者不降送。初,皇太子入门,妃母出,立于阁门外,奠雁位之西,南向。皇太子拜讫,宫人傅姆导妃出,立于母左。主婚者命之曰:“戒之戒之,夙夜恪勤,毋或违命。”母命之曰:“勉之勉之,尔父有训,往承惟钦。”庶母申之曰:“恭听父母之言。”宫人傅姆擎执导从,妃乘舆出门,降舆,乘凤轿。皇太子揭帘讫,遂升辂,侍从如来仪。至东宫门外,降辂乘舆。至阁,降舆入,俟于内殿门外之东,西面。司闺导妃诣内殿门外之西,东面。皇太子揖妃入,行合卺礼,如中宫仪。

  又次朝见。其日,妃诣内殿陛下,候皇帝升座。司闺导妃入,北面立,再拜,自西阶升。宫人奉枣栗盘,进至御座前授妃。妃奠于御前,退复位,再拜。礼毕,诣皇后前,奉腶修盘,如上仪。

  又次醴妃,次盥馈,次谒庙,次群臣命妇朝贺,皆如仪。

  四年,册开平王常遇春女为皇太子妃。礼部上仪注,太祖览之曰:“贽礼不用笄,但用金盘,翟车用凤轿,雁以玉为之。古礼有亲迎执绥御轮,今用轿,则揭帘是矣。其合卺,依古制用匏。妃朝见,入宫中,乘小车,以帷幕蔽之。谒庙,则皇太子俱往。礼成后三日,乃宴群臣命妇。”著为令。

  成化二十二年,更定婚礼。凡节册等案,俱由奉天左门出。皇太子亲迎,由东长安门出。亲迎日,妃服燕居服,随父母家庙行礼。执事者具酒馔,妃饮食讫。父母坐堂上,妃诣前各四拜。父命之曰:“尔往大内,夙夜勤慎,孝敬无违。”母命之曰:“尔父有训,尔当敬承。”合卺前,于皇太子内殿各设拜位。皇太子揖妃入就位,再拜,妃四拜,然后各升座。庙见后,百官朝贺,致词曰:“某官臣某等,恭惟皇太子嘉礼既成,益绵宗社隆长之福。臣某等不胜欣忭之至,谨当庆贺。”帝赐宴如正旦仪。命妇诣太后皇后前贺,亦赐宴,致词曰:“皇太子嘉聘礼成,益绵景福。”余大率如洪武仪。

  亲王婚礼

  唐制,皇子纳妃,命亲王主婚。宋皆皇帝临轩醮戒,略与皇太子同。明因之。

  其宣制曰:“册某氏为某王妃。”纳采,致词曰:“某王之俪,属于懿淑,使某行纳采礼。”问名词曰:“某既受命,将加诸卜筮协从,使某告吉。”主婚者曰:“制以臣某之子,可以奉侍某王,臣某不敢辞。”纳吉词曰:“卜筮协从,使某告吉。”主婚者曰:“臣某之子,愚弗克堪。卜贶之吉,臣与有幸,谨奉典制。”纳徵词曰:“某王之俪,卜既协吉,制使某以仪物告成。”主婚者曰:“奉制赐臣以重礼,臣某谨奉典制。”请期词曰:“某月日涓吉,制使某告期。”主婚者曰:“谨奉命。”醮戒命曰:“往迎尔相,用承厥家,勖帅以敬。”其亲迎、合卺、朝见、盥馈,并如皇太子。盥馈毕,王皮弁服,妃翟衣,诣东宫前,行四拜礼。东宫坐受,东宫妃立受二拜,答二拜。王与妃至妃家,妃父出迎。王先入,妃父从之。至堂,王立于东,妃父母立于西。王四拜,妃父母立受二拜,答二拜。王中坐,其余亲属见王,四拜,王皆坐受。妃入中堂,妃父母坐,妃四拜。其余序家人礼。

  太祖之世,皇太子、皇子有二妃。洪武八年十一月,徵卫国公邓愈女为秦王次妃,不传制,不发册,不亲迎。正副使行纳徵礼,冠服拟唐、宋二品之制,仪仗视正妃稍减。婚之日,王皮弁服,导妃谒奉先殿。王在东稍前,妃西稍后。礼毕入宫,王与正妃正坐,次妃诣王前四拜,复诣正妃前四拜。次妃东坐,宴饮成礼。次日朝见,拜位如谒殿。谒中宫,不用枣栗腶修,余并同。

  公主婚礼

  古者天子嫁女,不自主婚,以同姓诸侯主之,故曰公主。唐犹以亲王主婚。宋始不用,惟令掌婚者于内东门纳表,则天子自为主矣。明因之。

  凡公主出降,行纳采问名礼,婿家备礼物表文于家庭,望阙再拜。掌婚者奉至内东门,诣内使前曰:“朝恩贶室于某官某之子,某习先人之礼,使臣某请纳采。”以表跪授内使。内使跪受,奉进内殿,执雁及礼物者从入。内使出,掌婚者曰:“将加卜筮,使臣某问名。”进表如初,内使出曰:“有制。”掌婚者跪,内使宣曰;“皇帝第几女,封某公主。”掌婚者俯伏,兴。入就次,赐宴出。

  纳吉仪与纳采同。掌婚者致词曰:“加诸卜筮,占曰从吉,谨使臣某敢告纳徵。”婿家具玄纁、玉帛、乘马、表文如仪。掌婚者致词曰:“朝恩贶室于某官某之子某,有先人之礼,使臣某以束帛、乘马纳徵。”请期词曰:“某命臣某谨请吉日。”

  亲迎日,婿公服告庙曰:“国恩贶室于某,以某日亲迎,敢告。”将行,父醮于厅,随意致戒。婿再拜出,至内东门内。内使延入次,执雁及奉礼物者各陈于庭。其日,公主礼服辞奉先殿,诣帝后前四拜,受爵。帝后随意训戒。受命讫,又四拜。降阶,内命妇送至内殿门外,公主升辇。至内东门,降辇。婿揭帘,公主升轿。婿出次立。执雁者以雁跪授婿,婿受雁,跪进于内使。内使跪受以授左右。婿再拜,先出,乘马还。公主卤簿车辂后发,公侯百官命妇送至府。婿先候于门。公主至,婿揭帘。公主降,同诣祠堂。婿东,公主西,皆再拜。进爵,读祝,又再拜。出,诣寝室。婿公主相向再拜,各就坐,婿东,公主西。进馔合卺如仪,复相向再拜。明日,见舅姑。舅姑坐于东,西向。公主立于西,东向,行四拜礼。舅姑答二拜。第十日,驸马朝见谢恩,行五拜礼。

  初,洪武九年,太祖以太师李善长子祺为驸马都尉,尚临安公主。先期告奉先殿。下嫁前二日,命使册公主。册后次日,谒奉先殿。又定驸马受诰仪,吏部官捧诰命置龙亭,至太师府,驸马朝服拜受。次日,善长及驸马谢恩。后十日,始请婚期。二十六年,稍更仪注。然仪注虽存,其拜姑舅及公主驸马相向拜之礼,终明之世实未尝行也。明年,又更定公主、郡主封号、婚礼,及驸马、仪宾品秩。

  弘治二年,册封仁和长公主,重定婚仪。入府,公主驸马同拜天地,行八拜礼。堂内设公主座于东,西向,驸马东向座,余如前仪。嘉靖二年,工科给事中安磐等言:“驸马见公主,行四拜礼,公主坐受二拜。虽贵贱本殊,而夫妇分定,于礼不安。”不听。崇祯元年,教习驸马主事陈钟盛言:“臣都习驸马巩永固,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云至三月后,则上堂、上门、上影壁,行礼如前。始视膳于公主前,公主饮食于上,驸马侍立于旁,过此,方议成婚。驸马馈果肴书臣,公主答礼书赐,皆大失礼。夫既合卺,则俨然夫妇,安有跪拜数月,称臣侍膳,然后成婚者?《会典》行四拜于合卺之前,明合卺后无拜礼也。以天子馆甥,下同隶役,岂所以尊朝廷?”帝是其言,令永固即择日成婚。

  凡选驸马,礼部榜谕在京官员军民子弟年十四至十六,容貌齐整、行止端庄、有家教者报名,司礼内臣于诸王馆会选。不中,则博访于畿内、山东、河南。选中三人,钦定一人,余二人送本处儒学,充廪生。自宣德时,驸马始有教习,用学官为之。正统以后,令驸马赴监读书习礼。嘉请六年,始定礼部主事一人,专在驸马府教习。

  品官婚礼

  周制,凡公侯大夫士之婚娶者,用六礼。唐以后,仪物多以官品为降杀。明洪武五年诏曰:“古之婚礼,结两姓之欢,以重人伦。近世以来,专论聘财,习染奢侈。其仪制颁行。务从节俭,以厚风俗。”故其时品节详明,皆有限制,后克遵者鲜矣。

  其制,凡品官婚娶,或为子聘妇,皆使媒氏通书。女氏许之,择吉纳采。主婚者设宾席。至日,具祝版告庙讫,宾至女氏第。主婚者公服出迎,揖宾及媒氏人。雁及礼物陈于厅。宾左主右,媒氏立于宾南,皆再拜。宾诣主人曰:“某官以伉俪之重施于某,某率循典礼,谨使某纳采。”主婚者曰:“某之子弗娴姆训,既辱采择,敢不拜嘉。”宾主西东相向坐,彻雁受礼讫,复陈雁及问名礼物。宾兴,诣主婚者曰:“某官慎重婚礼,将加卜筮,请问名。”主婚者进曰:“某第几女,妻某氏出。”或以红罗,或以销金纸,书女之第行年岁。宾辞,主婚者请礼从者。礼毕,送宾至门外。

  纳吉如纳采仪。宾致词曰:“某官承嘉命,稽诸卜筮,龟筮协从,使某告吉。”主婚者曰:“某未教之女,既以吉告,其何敢辞。”纳徵如纳吉仪,加玄纁束帛、函书,不用雁。宾致词曰:“某官以伉俪之重,加惠某官,率循典礼。有不腆之币,敢请纳徵。”主婚者曰:“某官贶某以重礼,某敢不拜受。”宾以函书授主婚者,主婚者亦答以函书。请期,亦如纳吉仪。

  亲迎日,婿父告于祢庙。婿北面再拜立,父命之曰:“躬迎嘉偶,釐尔内治。”婿进曰:“敢不承命。”再拜,媒氏导婿之女家。其日,女氏主婚者告庙讫,醴女如家人礼。婿至门,下马,就大门外之次。女从者请女盛服,就寝门内,南向坐。婿出次,主婚者出迎于门外,揖而入。主婚者入门而右。婿入门而左,执雁者从,至寝户前,北面立。主婚者立于户东,西向。婿再拜,奠雁,出就次。主婚者不降送。婿既出,女父母南向坐,保母导女四拜。父命之曰:“往之女家,以顺为正,无忘肃恭。”母命之曰:“必恭必戒,毋违舅姑之命。”庶母申之曰:“尔忱听于训言,毋作父母羞。”保姆及侍女翼女出门,升车。仪卫导前,送者乘车后。婿先还以俟。妇车至门,出迎于门内,揖妇入。及寝门,婿先升阶,妇从升。入室,婿盥于室之东南,妇从者执巾进水以沃之;妇盥于室之西北,婿从者执巾进水以沃之。盥毕,各就坐,婿东,妇西。举食案,进酒,进馔。酒食讫,复进如初。侍女以卺注酒,进于婿妇前。各饮毕,皆兴,立于座南,东西相向,皆再拜。婿妇入室,易服。婿从者馂妇之余,妇从者馂婿之余。

  明日见宗庙,设婿父拜位于东阶下,婿于其后;主妇拜位于西阶下,妇于其后。诸亲各以序分立。其日夙兴,婿父以下各就位,再拜。赞礼引妇至庭中,北面立。婿父升自东阶,诣神位前,跪。三上香,三祭酒,读祝,兴,立于西。妇四拜,退,复位。婿父降自西阶就拜位,婿父以下皆再拜,礼毕。次见舅姑。其日,妇立堂下,伺舅姑即座,就位四拜。保姆引妇升自西阶,至舅前,侍女奉枣栗授妇。妇进讫,降阶四拜。诣姑前,进腶修,如前仪。次舅姑醴妇,如家人礼。次盥馈。其日,妇家备馔至婿家。舅姑即座,妇四拜。升自西阶,至舅前。从者举食案以馔授妇,妇进馔,执事者加匕箸。进馔于姑,亦如之。食讫,彻馔,妇降阶就位,四拜,礼毕。舅姑再醴妇,如初仪。

  庶人婚礼

  《礼》云:“婚礼下达。”则六礼之行,无贵贱一也。朱子《家礼》无问名、纳吉,止纳采、纳币、请期。洪武元年定制用之,下令禁指腹、割衫襟为亲者。凡庶人娶妇,男年十六,女年十四以上,并听婚娶。婿常服,或假九品服,妇服花钗大袖。其纳采、纳币、请期,略仿品官之仪。有媒无宾,词亦稍异。亲迎前一日,女氏使人陈设于婿之寝室,俗谓之铺房。至若告词、醮戒、奠雁、合卺,并如品官仪。见祖祢舅姑,舅姑醴妇,亦略相准。

  皇帝视学仪

  《礼》曰:“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周末沦丧,礼废不行。汉明帝始幸辟雍。唐以后,天子视学,始设讲榻。洪武十五年,太祖将幸国子监。议者言,孔子虽圣,乃人臣,礼宜一奠而再拜。太祖不从,命礼部尚书刘仲质定其制。

  前期设御幄于大成门东,南向,设御座于彝伦堂。至日,学官率诸生迎驾于成贤街左。皇帝入御幄,具皮弁服,诣先师神位,再拜。献爵,复再拜。四配、十哲、两庑分献,如常仪。皇帝入御幄,易常服。升舆,至彝伦堂升座。学官诸生五拜叩头,东西序立于堂下。三品以上及侍从官,以次入堂,东西序立。赞进讲,祭酒、司业、博士、助教四人由西门入,至堂中。赞举经案于御前,礼部官奏,请授经于讲官。祭酒跪受。赐讲官坐。及以经置讲案,叩头,就西南隅几榻坐讲。赐大臣翰林儒臣坐,皆叩头,序坐于东西,诸生圜立以听。讲毕,叩头,退就本位。司业、博士、助教,各以次进讲。出堂门,复位。赞宣制,学官诸生列班俱北面跪,听宣谕,五拜叩头。礼毕,学官诸生出成贤街送驾。明日,祭酒率学官上表谢恩。

  永乐四年,礼部尚书郑赐引宋制,请服靴袍,再拜。帝不从,仍行四拜礼。进讲毕,赐百官茶。礼部请立视学之碑,帝亲制文勒石。祭酒等表谢。帝御奉天门,赐百官宴,仍赐祭酒、司业纻丝罗衣各二袭,学官三十五人各纻丝衣一袭,监生三千余人各钞五锭。正统九年,帝幸国子监,如仪。礼毕,赐公、侯、伯、驸马、武官都督以上、文官三品以上及翰林学士至检讨、国子监祭酒至学录宴。

  先是,视学祭先师,不设牲,不奏乐。至成化元年,始用牲乐。视学之日,乐设而不作。礼毕,百官庆贺,赐衣服,赐宴,皆及孔、颜、孟三氏子孙。弘治元年,定先期致斋一日,奠加币,牲用太牢,改分献官为分奠官。嘉靖元年,定衍圣公率三氏子孙,祭酒率学官诸生,上表谢恩,皆赐宴于礼部。十三年,以先师祀典既正,再视学,命大臣致奠启圣公祠。万历四年,定次日行庆贺礼,颁赏如旧,免赐宴。

  初,宪宗取三氏子孙赴京观礼,又命衍圣公分献。至世宗,命衍圣公及颜、孟二博士,孔氏老成者五人,颜、孟各二人,赴京陪祀。

  经筵

  明初无定日,亦无定所。正统初,始著为常仪,以月之二日御文华殿进讲,月三次,寒暑暂免。其制,勋臣一人知经筵事,内阁学士或知或同知。尚书、都御史、通政使、大理卿及学士等侍班,翰林院、春坊官及国子监祭酒二员进讲,春坊官二员展书,给事中御史各二员侍仪,鸿胪寺、锦衣卫堂上官各一员供事,鸣赞一赞礼,序班四举案,勋臣或驸马一人领将军侍卫。

  礼部择吉请,先期设御座于文华殿,设御案于座东稍南,设讲案于案南稍东。是日,司礼监先陈所讲《四书》、经、史各一册置御案,一册置讲案,皆《四书》东,经、史西。讲官各择撰讲章置册内。帝升座,知经筵及侍班等官于丹陛上,五拜三叩头。(后每讲止行叩头礼。)以次上殿,东西序立。序班二员,举御案于座前,二员举讲案置御案南正中。鸿胪官赞进讲。讲官二员从东西班出,诣讲案前,北向并立。东西展书官各至御案南铜鹤下,相向立。鸿胪官赞讲拜,兴。东班展书官诣御案前,跪展《四书》,退立于东鹤下。讲官至讲案前立,奏讲某书,讲毕退。展书官跪掩书,仍退立鹤下。西班展书官展经或史,讲官进讲,退,如初。鸿胪官赞讲官拜,兴。各退就东西班,展书官随之,序班彻御案讲案。礼毕,命赐酒饭。各官出至丹陛,行叩头礼。至左顺门,酒饭毕,入行叩头礼。

  隆庆元年,定先一日告奉先殿,告几筵。是日,帝诣文华殿左室,展礼先圣先师。讲章于前两日先进呈览。万历二年,定春讲以二月十二日起,至五月初二日止,秋讲以八月十二日起,至十月初二日止,不必题请。

  日讲

  日讲,御文华穿殿,止用讲读官内阁学士侍班,不用侍仪等官。讲官或四或六。开读初,吉服,五拜三叩首,后常服,一拜三叩首。阁臣同侍于殿内,候帝口宣“先生来”,同进,叩首,东西立。读者先至御前一揖,至案展书,压金尺,执牙签。读五过,掩书一揖退。先书,次经,次史,进讲如读仪。侍书官侍习书毕,各叩头退。于文华殿赐茶,文华门赐酒饭。

  午讲,隆庆六年定。每日早讲毕,帝进暖阁少憩,阅章奏。阁臣等退西厢房,久之,率讲官再进午讲,讲《通鉴节要》及《贞观政要》。讲毕,帝还宫。凡三、六、九视朝日,暂免讲读。

  又嘉靖六年定制,月三、八日,经筵日讲官二员,讲《大学衍义》。十年,定无逸殿讲仪。质明,帝常服乘辇至殿门,众官于门外迎候。帝降辇,乘板舆,至殿升座。各官于殿门外一拜三叩首,入内,东西序立。赞进讲,讲官大学士一员出班叩首。命赐坐,一叩首,乃坐。讲毕,展书官跪掩讲章,讲官叩头复班。又学士一员承旨坐讲,如初礼毕。各官至豳风亭候驾至,亭内赐宴。

  东宫出阁讲学仪

  太祖命学士宋濂授皇太子、诸王经于大本堂,后于文华后殿。世宗改为便殿,遂移殿东厢。天顺二年,定出阁仪。是日早,侍卫侍仪如常。执事官于文华后殿四拜,鸿胪官请皇太子升殿,师保等于丹陛上四拜。各官退出,内侍导皇太子至后殿升座,以书案进。侍班侍读讲官入,分班东西立。内侍展书,侍读讲官以次进读讲,叩头而退。

  其每日讲读仪,早朝退后,皇太子出阁升座,不用侍卫等官,惟侍班侍读讲官入,行叩头礼。内侍展书,先读《四书》,则东班侍读官向前,伴读十数遍,退复班。次读经或史,则西班伴读,亦如之。读毕,各官退。至巳时,各官入,内侍展书,侍讲官讲早所读《四书》毕,退班。次讲经史亦然。讲毕,侍书官侍习写字。写毕,各官叩头退。凡读书,三日后一温,背诵成熟。温书之日,不授新书。凡写字,春夏秋日百字,冬日五十字。凡朔望节假及大风雨雪、隆寒盛暑,则暂停。

  弘治十一年更定,三师三少并宫僚于丹陛四拜毕,从殿左右门入,东西立。候讲读毕,叩头退。隆庆六年,改设皇太子座于文华殿之东厢,正中西向。每日讲读各官,先诣文华门外东西向,序立。候帝御日讲经筵毕,皇太子出阁升座。凡东宫初讲时,阁臣连侍五日,后每月三、八日一至,先拜出,然后各官入。崇祯十一年,署礼部事学士顾锡畴言:“东宫嘉礼告成,累朝锡赉有据。《实录》载成化十五年,皇太子出阁讲学,六卿皆加保、傅。弘治十年,皇太子出阁讲学,内阁徐溥等四人、尚书马文升等七人,俱加宫保。”帝命酌议行之。

  诸王读书仪

  书堂在皇极门右厢。讲官选部曹或进士改授翰林官充之。天顺二年定,初入书堂,其日早,王至右顺门之北书堂,面东,中坐。提督讲读并讲读官行四拜礼。内官捧书展于案上,就案左坐。讲读官进立于案右。伴读十遍,叩头退。每日讲读,清晨,王至书堂,讲读官行叩头礼,伴读十遍,出。饭后,复诣堂伴看写字。讲书毕,仍叩头退。万历六年定,书堂设中座,书案在左,写字案在右。辅臣率讲读侍书官候于门外。王入书堂,传令旨“先生进”。辅臣率各官入,四拜,分班侍立。讲读官以次授书各十遍讫,令旨“先生吃酒饭”,各官出,王暂入堂南间少憩。辅臣各率官入。令旨“先生进”,遂入分班侍立。侍书官看写字,讲读以次进讲毕,各官一拜出。

查看目录 >> 《明史》


国学迷 曾文正公水陸行軍練兵志四卷 集千家註杜工部詩集二十卷文集二卷 王氏經說六卷 曾純陽鄉試卷 御製全韻詩 定盦全集 眺秋樓詩八卷 [乾隆]郾城縣志十八卷 靈樞經九卷 禮記注疏六十三卷 二柳村莊吟社詩選 周易本義輯要四卷 齊山巖洞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禮記集說六卷 箋注陶淵明集六卷 約章分類輯要三十八卷首一卷 前漢書一百卷 欽定秘殿珠林續編八卷目一卷石渠寶笈八十五卷目三卷 愈愚錄六卷 徐氏筆精八卷 新爾雅三卷 淳化閣法帖釋文十卷 一八九八年之西美戰史十六章 康輶紀行十六卷 中外和 欽定明鑑二十四卷首一卷 知非錄六卷 宋氏過庭錄十六卷 欽定儀禮義疏四十八卷首二卷 鑄錢工藝三卷圖一卷 童子吟六卷 隸辨八卷 五行大義四卷 寰宇訪碑錄十二卷 三松堂集四卷 紀效新書十八卷首一卷 尚書古文證疑四卷 重刊補註洗冤錄集證六卷 西行日記不分卷 冠悔堂金石題跋一卷 使德日記一卷 南坡詩稿十五卷 尚書大傳四卷補遺一卷鄭司農集一卷 晉書校文五卷 日本帝國憲法義解不分卷 臨安旬制紀三卷 古逸叢書二十六種 儲遁庵文集十二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十卷 大清律集解附例三十卷 四禮翼不分卷 增評補像全圖金玉緣一百二十回 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 鄭氏周易三卷鄭司業集一卷 湖海樓詞集二十卷 黃梨洲遺書十種三十九卷 人物志三卷 史目表一卷 山谷老人刀筆二十卷 田家占候集覽十卷 南部縣志_王瑞慶.djvu 南部縣志_王瑞慶.djvu 南部縣志_王瑞慶.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新甯縣志_復成.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渠縣志_何慶恩.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妙法蓮華經玄義釋籤_釋湛然昭慶律寺經所.djvu 孔子集語_孫星衍.djvu 範施梁程四先生授子譜_弈潛齋.djvu 範施梁程四先生授子譜_弈潛齋.djvu 黃龍士先生碁譜_弈潛齋.djvu 範施梁程四先生授子譜_弈潛齋.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_x1_97.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djvu 弈潛齋集譜_弈潛齋.djvu 石林奏議_葉夢得.djvu 石林奏議_葉夢得.djvu 石林奏議_葉夢得.djvu 石林奏議_葉夢得.djvu 孔子家語疏證_陳士珂三余草堂.djvu 孔子家語疏證_陳士珂三余草堂.djvu 孔子家語疏證_陳士珂三余草堂.djvu 孔子家語疏證_陳士珂三余草堂.djvu 孔子家語疏證_陳士珂三余草堂.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雅州府志_曹搶彬.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鄰水縣志_曾燦奎.djvu 天全州志卷二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三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四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五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六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七_陳松齡.djvu 天全州志卷八_陳松齡.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名山縣志_趙懿.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廣安縣志_顧懷壬.djvu 蓬州志_方旭.djvu 蓬州志_方旭.djvu 蓬州志_方旭.djvu 清溪縣志_劉傳經.djvu 清溪縣志_劉傳經.djvu 清溪縣志_劉傳經.djvu 清溪縣志_劉傳經.djvu 雅安歷史捲一捲二_賈鴻基.djvu 雅安歷史卷三卷四_賈鴻基.djvu 大竹縣志_翟瑔.djvu 大竹縣志_翟瑔.djvu 大竹縣志_翟瑔.djvu 大喊大吼 大地春回 大块朵颐 大处着墨 大大咧咧 大大小小 大大方方 大大法法 大大落落 大天白日 大失人望 大奸似忠 大奸极恶 大好山河 大家小户 大富大贵 大寒索裘 大展宏图 大山小山 大山广川 大工告成 大度兼容 大度包容 大廷广众 大德不酬 大才小用 大才盘盘 大捞一把 大放厥辞 大放悲声 大方无隅 大有希望 大有文章 大有起色 大有迳庭 大树底下好乘凉 大梦方醒 大水冲了龙王庙 大水淹了龙王庙 大汗涔涔 大泽礨空 大海一针 大男大女 大男小女 大相迳庭 大眼望小眼 大眼瞪小眼 大睨高谈 大禹治水 大秤小斗 大称小斗 大纛高牙 大红大绿 大缪不然 大者为栋梁 大肆挥霍 大节不可夺 大节不夺 大莫与京 大行不顾细谨 大行大市 大衍之数 大衾长枕 大言相骇 大败涂地 大败而逃 大路椎轮 大车无輗 大酒大肉 大锅饭 大限临头 大院深宅 大难不死,必有后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大雅之堂 大雨倾盆 大雨滂沱 大音稀声 大题小作 大题小做 大风之歌 大风有隧 大饮长歠 怛然失色 打下马威 打个照面 打光棍 打出吊入 打前站 打勤献趣 打嘴现世 打圆场 打埋伏 打定主意 打家劫盗 打家截舍 打小报告 打当面鼓 打得火热 打打闹闹 打拱作揖 打旋磨儿 打旋磨子 打牙打令 打牙撂嘴 打牙配嘴 打狗看主 打瓮墩盆 打着灯笼没处寻 打着灯笼没处找 打破常规 打破砂锅璺到底 打破陈规 打肿脸装胖子 打诨插科 打谩评跋 打里打外 打闷葫芦 打马虎眼 搭搭撒撒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