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地理 > 洛阳伽蓝记 >

洛陽伽藍記校注卷第二

洛陽伽藍記校注卷第二

  魏撫軍府司馬楊衒之撰范祥雍校注城東明懸尼寺,彭城武宣王勰所立也〔一〕。在建春門外石樓(橋)吳集證云:「樓當作橋,各本俱誤。」按水經注穀水「逕建春門石橋下」。據此,吳說當是。今從之。南,穀水周圍,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圍作迴。案元河南志三作圍。遶城至建春門外,東入陽渠石橋。河南志三無石字。吳琯本、漢魏本橋作檻。橋吳琯本、漢魏本無橋字。案河南志亦無橋字。有四柱,河南志四柱作「四石柱」。在道南,銘云:「漢陽嘉四年將作大匠馬憲造〔二〕。」逮我孝昌三年,大雨頹橋,吳琯本、漢魏本無橋字。柱始埋沒。河南志作「大雨道南柱埋沒」。」道北二柱,至今猶存。衒之案劉澄之山川古今記〔三〕、戴延之西征記〔四〕並云:「晉太康元年造〔五〕,」此則失之遠矣。按澄之等並生在江表,未吳琯本、漢魏本未作來。遊中土,假吳琯本、漢魏本假作暇。因征吳集證本作行,云:「行,各本作征,非是。」役,暫來經過;至於舊事,多非親覽,聞諸道路,便為穿鑿,誤我後學,日月已甚!

  有三層塔一所,未加莊嚴。

  寺東有中朝時常滿倉,高祖令為租場,天下貢賦所聚蓄吳集證本無蓄字,云:「聚字下各本有一蓄字。」也。

  註釋

  〔一〕北史十九彭城王勰傳:「景明、報德寺僧鳴鐘欲飯,忽聞勰薨,二寺一千餘人皆嗟痛,為之不食,但飲水而齋。」由此可見勰必虔信佛教,故僧人與之有特殊感情,此寺為其所立,亦得一證。

  〔二〕水經穀水注:「穀水又東屈,南逕建春門石橋下,即上東門也。……橋首建兩石柱。橋之右柱銘云:陽嘉四年(一三五)乙酉壬申,詔書以城下漕渠東通河濟,南引江淮,方貢委輸,所由而至。使中謁者魏郡清淵馬憲監作石橋梁柱,敦敕工匠,盡要妙之巧。攢立重石,累高周距,橋工路博,流通萬里云云。河南尹邳崇●、丞渤海重合、雙福、水曹掾中牟任防、史王蔭、史趙興、將作吏睢陽申翔、道橋掾成皋卑國、洛陽令江雙、丞平陽、降監掾王騰之,主石作右北平山仲。三月起作,八月畢成,其水依柱。又自樂里道屈而東出陽渠。」按陽嘉(一三二至一三五)為東漢順帝第二年號。穀水注稱中謁者,本書作將作大匠,當是中謁者充將作大匠。此文省略,應以穀水注為準。

  〔三〕隋書三十三經籍志有「永初山川古今記二十卷,齊都官尚書劉澄之撰」。又有「司州山川古今記三卷,劉澄之撰」。姚振宗考證二十一云:「案永初山川古今記據宋書州郡志即永初郡國志,不僅記山川一門也。此三卷殆即前二十卷之佚出者。」

  〔四〕隋書三十三經籍志有「西征記二卷,戴延之撰」。又有「西征紀一卷,戴祚撰」。章宗源考證六云:「按……唐志惟有戴祚,無延之。他書所引多稱延之,惟開封見鴿事(按謂封氏聞見紀所引),御覽同作戴祚。據封氏言祚晉末從劉裕西征姚泓,水經洛水注言延之從劉武王西征,是祚與延之本一人,祚乃其名,而以字行。隋志兩見,當係重出。」

  〔五〕案下崇真寺條云:「出建春南(當衍)門外一里餘,至東石橋南北而行,晉太康元年造。」魏昌尼寺條云:「東臨石橋,此橋南北行,晉太康元年,中朝市南橋也。澄之等蓋見北(當作此)橋銘,因以橋為太康初造也。「與此可互參,蓋劉澄之等誤以馬市石橋當作陽渠石橋,故楊氏辨之。

  龍華寺,宿衛羽林虎賁等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無等字。所立也。在建春門外陽渠南。寺南有租場。吳集證本場下有里字,云:「各本無里字。」案租場即上文「中朝時常滿倉,高祖令為租場」者。元河南志亦無租場里之名,吳本里字非也。

  陽渠北有建陽里,里河南志里下有內字。有土臺,高三丈,上作二精舍。趙逸云:「此臺是中朝旗亭〔一〕也。」上有二層樓,懸鼓擊之以罷市。有鍾各本鍾作鐘,古相通,下同。一口,撞之聞五十里。太后以鍾聲遠聞,遂移在宮內,置凝吳琯本、漢魏本凝作疑。閒堂〔二〕前,講內典,吳琯本、漢魏本講內典三字作「所與內講」四字。沙門打為時節。初,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初上有孝昌二字。張合校本亦有,云:「綜以孝昌元年降魏。」蕭衍子豫章王綜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綜上有蕭字。按說郛四亦有。來降,聞此鍾聲,以為奇異,造聽〔鐘〕各本聽下有鐘字。吳集證云:「聽字下當從各本補一鐘字。」按說郛亦有鐘字。梁書及南史作聽鐘鳴。今據各本補。歌〔三〕吳琯本、漢魏本歌下有詞字。三首行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無行字。傳於世。

  綜字世□,吳琯本、綠君亭本、真意堂本空格作讚。漢魏本作務。張合校云:「案魏書蕭贊傳:字德文,本名綜。」按據下文此字當作務。梁書及南史作世謙,說郛作纘。偽齊昏主寶卷遺腹子也〔四〕。寶卷臨政淫亂,吳人苦之。雍州刺史蕭衍立南康王寶融為主,舉兵向秣陵,事既克捷,遂殺寶融而自立〔五〕。寶卷有美人吳景暉,時孕綜經月,衍因幸吳琯本、漢魏本作納。景暉,及綜生,認為己子,小名緣覺,封豫章王。綜形貌舉止,甚似昏主〔六〕,其母告之,令自方便。綜遂歸我聖闕,更改名曰讚,吳集證云:「魏書作贊。」按說郛讚作纘,與梁書及南史合。字世務〔七〕,始為寶卷追服三年喪。明帝拜綜太尉公,封丹陽王。永安年中,尚莊帝姊漢魏本姊作妹。吳集證云:「姊,何本作妹,按魏書贊本傳作姊為是。」壽陽公主〔八〕,說郛公主作「長公主」。字莒犁。公主容色美麗,綜甚敬之,與公主語,常自稱下官〔九〕。授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作後。下有除字。按說郛亦作後除。徐(齊)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徐作齊。吳集證云:「據贊本傳,徐疑齊字之訛。」案魏書孝莊紀亦作齊州刺史。考莊帝時徐州刺史為元孚與爾未仲遠,見吳廷燮後魏方鎮年表,則此文作齊為是,今據正。州刺史,加開府。及京師傾覆,綜棄州北走。時爾朱世隆專權,遣說郛遣作追。取公主說郛下重主字。至洛陽,世隆逼之。公主罵曰:「胡狗,敢辱天王女乎?〔我寧受劍而死,不為逆胡所污。〕」綠君亭本有此十二字,張合校本從之。按說郛亦有,污下並有也字,共十三字。今從毛本補。世隆怒之,遂縊殺之〔一0〕。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之下有矣字。  註釋

  〔一〕文選二張衡西京賦:「旗亭五重,俯察百隧。」薛綜注:「旗亭,市樓也。」  〔二〕魏書十九任城王澄傳:「車駕還洛,引見王公侍臣於清徽堂。……次之凝閑堂,高祖曰:名目要有其義,此蓋取夫子閑居之義,不可縱奢以忘儉,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後作茅茨堂。」元河南志三:「凝閑堂,胡太后置鐘於此室。」

  〔三〕梁書五十五豫章王綜傳:「初,綜既不得志,嘗作聽鐘鳴,悲落葉辭以申其志。大略曰:聽鐘鳴,當知在帝城,參差定難數,歷亂百愁生。去聲懸窈窕,來響急徘徊,誰憐傳漏子?辛苦建章臺!聽鐘鳴,聽聽非一所。懷瑾握瑜空擲去,攀松折桂誰相許?昔朋舊愛各東西,譬如落葉不更齊。漂漂孤鴈何所栖?依依別鶴夜半啼!聽鐘鳴,聽此何窮極?二十有餘年,淹留在京域。窺明鏡,罷容色,雲悲海思徒揜抑!其悲落葉云(辭略)。當時見者莫不悲之。」

  〔四〕魏書五十九蕭贊傳:「初蕭衍滅寶卷,宮人吳氏始孕,匿而不言,衍仍納之,生贊以為己子,封豫章王。及長,……其母告之以實。贊晝則談謔如常,夜則銜悲泣涕。……值元法僧以彭城叛入蕭衍,衍命贊為南兗、徐二州刺史,都督江北諸軍事,鎮彭城。於時肅宗遣安豐王延明、臨江王彧討之。贊遣使密告誠款,……夜出,步投彧軍。孝昌元年(五二五)秋,屆于洛陽。陛見之後,就館居哀,追服三載。……朝廷賞賜豐渥,禮遇隆厚,授司空,封高平郡開國公丹陽王,食邑七千戶。」南史五十三豫章王綜傳:「初綜母吳淑媛在齊東昏宮,寵在潘、余之亞,及得幸於武帝,七月而生綜,宮中多疑之。淑媛寵衰怨望。及綜年十四五,……因密報之曰:汝七月日生兒,安得比諸皇子?……綜相抱哭,每日夜恒泫泣。……在西州於別室歲時設席祠齊氏七廟,又累微行至曲阿拜齊明帝陵。然猶無以自信,聞俗說以生者血瀝死者骨,滲即為父子。綜乃私發齊東昏墓,出其骨,瀝血試之,既有徵矣。……(普通)六年(五二五),魏將元法僧以彭城降,帝使綜都督眾軍,權鎮彭城,并攝徐州府事。……與魏安豐王元延明相持,夜潛與梁話、苗寵三騎開北門,涉汴河,遂奔蕭城。……延明……送于洛陽。……綜至魏,位侍中司空、高平公、丹陽王。綜改名纘,字德文。追服齊東昏斬衰,魏太后及群臣並弔。」

  〔五〕資治通鑑一四五:齊和帝(蕭寶融)中興二年(五0二)三月「齊和帝至姑孰。丙辰,下詔禪位于梁。」四月「丙寅,梁王(蕭衍)即皇帝位于南郊,大赦改元。……丁卯,奉和帝為巴陵王,宮于姑孰。」「戊辰,……上(蕭衍)……乃遣所親鄭伯禽詣姑孰,以生金進王。王曰:我死不須金,醇酒足矣。乃飲沈醉,伯禽就摺殺之。」

  〔六〕魏書蕭贊傳:「贊機辯文義,頗有可觀,而輕薄俶儻,猶見父之風尚。」

  〔七〕按魏書蕭贊傳云:「贊字德文,本名綜,入國,寶夤改焉。」是蕭贊改名,為蕭寶夤主之。梁書及南史綜傳皆言「綜字世謙」,「改名纘,字德文。」與此亦不同。

  〔八〕魏書蕭贊傳:「建義初(五二八),隨爾朱榮赴晉陽,莊帝徵贊還洛,轉司徒,遷太尉,尚帝姊壽陽長公主,出為都督齊、濟、西兗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齊州刺史。」按莊帝母元勰妃李媛華墓誌有女二人,長楚華,適馮顥;次季瑤,適李彧,無壽陽公主。疑公主非適出,興莊帝為異母姊妹。

  〔九〕宋龔頤正續釋常談云:「通典曰:宋孝武多猜忌,諸國吏人于本國君不得稱臣,而稱下官,事在孝武紀中。一說昔之稱臣,皆通稱焉,梁武帝始改臣為下官。」(說郛三十五)

  〔一0〕蕭贊傳:「爾朱兆入洛,為城民趙洛周所逐。公主被錄還京。爾朱世隆欲相陵逼,公主守操被害。贊既棄州為沙門,……未幾,……遇病而卒,時年三十一。」

  瓔珞寺在建春門外御道北,所謂建陽里也,即中朝時白社吳琯本社誤作杜。漢魏本白社誤作曰杜。池(地),吳琯本、漢魏本池作地。吳集證云:「當從何本作地。」按說郛四亦作地,今正。董威輩(輦)吳琯本、漢魏本、吳集證本輩作輦。按水經注、晉書、寰宇記、元河南志皆作輦,今正。所居處〔一〕。里內有瓔珞、慈善、暉和、通覺、暉玄、宗聖、魏昌、熙平、崇真、因果等十寺〔二〕。里內士庶二千餘戶,信崇三寶,眾僧剎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剎作利。養,百姓所供也。

  註釋

  〔一〕水經穀水注:「(陽渠)水南即馬市,……北則白社故里。昔孫子荊會董威輦於白社,謂此矣。以同載為榮,故有威輦圖。」晉書九十四隱逸列傳董京傳:「字威輦,……常宿白社中,時乞於市,得碎殘繒絮,結以自覆;全帛佳綿,則不肯受。或見推排罵辱,曾無怒色,孫楚時為著作郎,數就社中與語,遂載與俱歸,京不肯坐。……後數年,遁去,莫知所之。於其寢處,惟有一石竹子及詩二篇。」

  〔二〕十寺中宗聖、魏昌、崇真三寺又見於後文,吳若準集證本以此三寺各條均低一格,附隸於本條下,當是依據此文以改。

  宗聖寺吳集證本自此條至建陽里東有綏民里條皆各低一格,附隸於瓔珞寺條下。有像一軀,舉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無舉字。案說郛四亦無。高三丈八尺,端嚴殊特,相好畢備,士庶瞻仰,目不暫瞬。此像一出,市井皆空,炎光騰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無騰字。輝,赫赫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赫字不重。獨絕世表。妙伎雜樂,亞於劉騰〔一〕,城東士女多來此寺觀看也。

  註釋  〔一〕即謂城內長秋寺,為劉騰所立,見本書卷一。

  崇真寺太平廣記九九引下有有字。比丘惠凝法苑珠林一百十一利害篇引作慧嶷,下同。死一珠林一作經,廣記及說郛四無一字。七日還活。經廣記經作云。閻羅王〔一〕檢閱,珠林此句作「時與五比丘次第於閻羅王所閱過」。以錯名放免,珠林作「嶷以錯召放令還活」。惠凝具說:「過去之時,有五比丘同閱。珠林作「具說王前事,意如生官無異。五比丘亦是京邑道人,與巖同簿而過」。一比丘云是廣記無是字。寶明寺珠林寺下有僧字。智聖珠林聖作聰。廣記聖下有以字,屬下讀。坐珠林坐上有「自云生來」四字。禪苦行,珠林行下有「為業」二字。得升天堂。有一比丘珠林作「復有比丘」。是珠林及廣記是字上有一云字。般若寺珠林寺下有僧字。道品,以誦四〔十卷〕各本四下有「十卷」二字。吳集證云:「各本作以誦四十卷涅槃。法苑珠林作自云誦涅槃經四十卷,廣記作以誦涅槃四十卷,此係脫落。」按說郛亦作四十卷涅槃,今據各本補。涅槃〔二〕,亦升天堂。有一比丘珠林作「復有比丘」。云是吳琯本、漢魏本無是字。融覺寺珠林寺下有僧字。曇謨最〔三〕,講涅槃、華嚴〔四〕,珠林作「狀注云講涅槃、華嚴」。領珠林領上有恆常二字。眾千人。珠林此句下有「解釋義理」四字。閻羅王云:珠林作「王言」。「講經者珠林者作「眾僧」,句下又有「我慢貢高」四字。心懷彼我,以驕凌物,珠林作「僑己●物」,●當是凌之訛。比丘中珠林中字上有之字。第一吳琯本、漢魏本、真意堂本無一字。

查看目录 >> 《洛阳伽蓝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