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三十八 本纪第三十八

卷三十八 本纪第三十八

  ◎顺帝一

  顺帝名妥欢帖睦尔,明宗之长子。母罕禄鲁氏,名迈来迪,郡王阿儿厮兰之裔孙也。初,太祖取西北诸国,阿儿厮兰率其众来降,乃封为郡王,俾领其部族。及明宗北狩,过其地,纳罕禄鲁氏。延祐七年四月丙寅,生帝于北方。

  当泰定帝之崩,太师燕铁木儿与诸王、大臣迎立文宗。文宗既即位,以明宗嫡长,复遣使迎立之。明宗即位于和宁之北,而立文宗为皇太子。及明宗崩,文宗复正大位。至顺元年四月辛丑,明宗后八不沙被谗遇害,遂徙帝于高丽,使居大青岛中,不与人接。阅一载,复诏天下,言明宗在朔漠之时,素谓非其己子,移于广西之静江。

  三年八月己酉,文宗崩,燕铁木儿请文宗后立太子燕帖古思,后不从,而命立明宗次子懿璘只班,是为宁宗。十一月壬辰,宁宗崩,燕铁木儿复请立燕帖古思,文宗后曰:“吾子尚幼,妥欢贴睦尔在广西,今年十三矣,且明宗之长子,礼当立之。”乃命中书左丞阔里吉思迎帝于静江。至良乡,具卤簿以迓之。燕铁木儿既见帝,并马徐行,具陈迎立之意。帝幼且畏之,一无所答。于是燕铁木儿疑之,故帝至京,久不得立。适太史亦言帝不可立,立则天下乱,以故议未决。迁延者数月,国事皆决于燕铁木儿,奏文宗后而行之。俄而燕铁木儿死,后乃与大臣定议立帝,且曰:“万岁之后,其传位于燕帖古思,若武宗、仁宗故事。”诸王宗戚奉上玺绶劝进。

  四年六月己巳,帝即位于上都,诏曰:

  洪惟我太祖皇帝,受命于天,肇造区夏;世祖皇帝,奄有四海,治功大备;列圣相传,丕承前烈。我皇祖武宗皇帝入纂大统,及致和之季,皇考明宗皇帝远居沙漠,札牙笃皇帝戡定内难,让以天下。我皇考宾天,札牙笃皇帝复正宸极。治化方隆,奄弃臣庶。今皇太后召大臣燕铁木儿、伯颜等曰:“昔者阔彻伯、脱脱木儿、只儿哈郎等谋逆,以明宗太子为名,又先为八不沙始以妒忌,妄构诬言,疏离骨肉。逆臣等既正其罪,太子遂迁于外。札牙笃皇帝后知其妄。寻至大渐,顾命有曰:‘朕之大位,其以朕兄子继之。’”时以朕远征南服,以朕弟懿璘只班登大位,以安百姓,乃遽至大故。皇太后体承札牙笃皇帝遗意,以武宗皇帝之元孙,明宗皇帝之世嫡,以贤以长,在予一人,遣使迎还。征集宗室诸王来会,合辞推戴。今奉皇太后勉进之笃,宗亲大臣恳请之至,以至顺四年六月初八日,即皇帝位于上都。於戏!惟天、惟祖宗全付予有家,栗栗危惧,若涉渊冰,罔知攸济。尚赖宗亲臣邻,交修不逮,以底隆平。其赦天下。

  时有阿鲁辉帖木儿者,明宗亲臣也,言于帝曰:“天下事重,宜委宰相决之,庶可责其成功;若躬自听断,则必负恶名。”帝信之,由是深居宫中,每事无所专焉。辛未,命伯颜为太师、中书右丞相、上柱国、监修国史,兼奎章阁大学士,领学士院、太史院、回回、汉人司天监事;撒敦为太傅、左丞相。是月,大霖雨,京畿水平地丈余,饥民四十余万,诏以钞四万锭赈之。泾河溢,关中水灾。黄河大溢,河南水灾。两淮旱,民大饥。

  秋七月,霖雨。潮州路水。己亥,太阴犯房宿。

  八月壬申,巩昌徽州山崩。是月,立燕铁木儿女伯牙吾氏为皇后。

  九月甲午,太阴犯填星。乙未,太阴犯天江。甲寅,中书省臣言:“官员递升,窒碍选法。今请自省、院、台官外,其余不许递升。”从之。丁巳,太阴犯填星。己未,太阴犯氐宿。庚申,诏太师、右丞相伯颜,太傅、左丞相撒敦,专理国家大事,其余官不得兼领三职。秦州山崩。赈恤宁夏饥民五万三千人一月。诏免儒人役。

  冬十月甲子,太阴犯斗宿。丙寅,凤州山崩。戊辰,改元,诏曰:“在昔世祖皇帝,绍开丕图,稽古建元,立经陈纪,列圣相承,恪遵成宪。肆予冲人,嗣大历服,兹图治之云初,嘉与民而更始。乃新纪号,诞告多方,其以至顺四年为元统元年。于戏!一元运于四时,惟裁成之有道;大统绵于万世,思保佑于无疆。”中书省臣言:“凡朝贺遇雨,请便服行礼。”从之。己巳,加知枢密院事、答剌罕答里金紫光禄大夫。庚午,诏以察罕脑儿宣慰司人民,止令应当徽政院差发。癸酉,云南亻嵬罗土官浑邓马弄来贡方物,诏以其地升立散府。丁丑,依皇太后行年之数,释放罪囚二十七人。庚辰,奉文宗皇帝及太皇太后御容于大承天护圣寺,命左丞相撒敦为隆祥使,奉其祭祀。乙酉,诏以高邮府为伯颜食邑。戊子,封撒敦为荣王,食邑庐州。唐其势袭父封为太平王,进阶金紫光禄大夫。庚寅,中书省臣请集议武宗、英宗、明宗三朝皇后升祔。

  十一月辛卯朔,罢富州金课。甲午,太阴犯垒壁阵。丙申,巩昌成纪县地裂山崩,令有司赈被灾人民。丁酉,享于太庙。辛丑,起棕毛殿。丙午,申饬盐运司。辛亥,江西、湖广、江浙、河南复立榷茶运司。追谥札牙笃皇帝为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时寝庙未建,于英宗室次权结彩殿,以奉安神主。封伯颜为秦王,锡金印。是日,秦州山崩地裂。夜,太阴犯太微东垣上相。壬子,太阴犯填星。癸丑,太阴犯亢宿。乙卯,以燕铁木儿平江所赐田五百顷,复赐其子唐其势。罢河间大报恩寺诸色人匠总管府。江浙旱饥,发义仓粮、募富人入粟以赈之。诏秦王、右丞相伯颜,荣王、左丞相撒敦,统百官,总庶政。

  十二月庚申,命伯颜提调彰德威武卫。乙丑,广西徭寇湖南,陷道州,千户郭震战死,寇焚掠而去。壬申,遣省、台官分理天下囚,罪状明者处决,冤者辨之,疑者谳之,淹滞者罪其有司。以奴列你他代其父塔剌赤为耽罗国军民安抚使司达鲁花赤,锡三珠虎符。癸酉,太阴犯鬼宿。甲戌,秃坚帖木儿致仕,锡太尉印,置僚属。乙亥,为皇太后置徽政院,设官属三百六十有六员。太白犯垒壁阵,太阴犯轩辕。己卯,太阴犯进贤。癸未,太阴犯东咸。

  元统二年春正月庚寅朔,雨血于汴梁,着衣皆赤。辛卯,东平须城县、济宁济州、曹州济阴县水灾,民饥,诏以钞六万锭赈之。以御史大夫脱别台为中书平章政事,阿里海牙为河南行省左丞相。丁酉,享于太庙。戊戌,四川大盘洞蛮谋谷什用遣男谋者什用来贡方物,即其地立盘顺府,命谋谷什用为知府。遣吏部尚书帖住、礼部郎中智熙善使交趾,以《授时历》赐之。太阴犯轩辕。癸卯,敕僧道与民一体充役。己酉,以上文宗皇帝谥号,遣官告祭于南郊。庚戌,太阴犯房宿。甲寅,罢广教总管府,立行宣政院。乙卯,云南土酋姚安路总管高明来献方物,锡符印遣之。

  二月己未朔,诏内外兴举学校。癸亥,广西徭寇边,杀官吏。广海官已除而未上者罪之。甲子,塞北东凉亭雹,民饥,诏上都留守发仓廪赈之。乙丑,命有司以时给宿卫冬衣。以燕不邻为太保,置僚属。戊辰,封也真也不干为昌宁王,锡金印。癸酉,太阴犯太微上相。丁丑,封皇姑妥妥辉为英寿大长公主。癸未,安丰路旱饥,敕有司赈粜麦万六千七百石。甲申,太庙木陛坏,遣官告祭。丁亥,太白经天。是月,滦河、漆河溢,永平诸县水灾,赈钞五千锭。瑞州路水,赈米一万石。

  三月己丑朔,诏:“科举取士,国子学积分、膳学钱粮,儒人免役,悉依累朝旧制;学校官选有德行学问之人以充。”辛卯,以阴阳家言,罢造作四年。太阴犯填星。癸巳,广西徭贼复起,杀同知元帅吉列思,掠库物,遣右丞脱鲁迷失将兵讨之。复立西番巡捕都元帅府。罢广谊司,复立覆实司。赠吉烈思官,令其子孙袭职。庚子,杭州、镇江、嘉兴、常州、松江、江阴水旱疾疫,敕有司发义仓粮,赈饥民五十七万二千户。癸卯,月食既。甲辰,中书省臣言:“兴和路起建佛事,一路所费,为钞万三千五百三十余锭。请依上都、大都例,给膳僧钱,节其冗费。”从之。乙巳,中书省臣言:“益都、真定盗起,请选省、院官往督捕之,仍募能擒获者倍其赏,获三人者与一官。”从之。丁未,以河南行省左丞相阿里海牙为江浙行省左丞相。壬子,广西庆远府徭贼寇全州,诏平章政事探马赤统兵二万人击之。丁巳,诏:“蒙古、色目犯奸盗诈伪之罪者,隶宗正府;汉人、南人犯者,属有司。”是月,山东霖雨,水涌,民饥,赈粜米二万二千石。淮西饥,赈粜米二万石。湖广旱,自是月不雨至于八月。

  夏四月戊午朔,日有食之。庚申,封宗室蛮子为文济王。乙丑,命顺元等处军民宣抚使、八番等处沿边宣慰使伯颜溥花承袭父职。丙寅,罢龙庆州黑峪道上胜火儿站。庚午,诏:“云南出征军士亡殁者,人赐钞二锭以葬。”壬申,命唐其势为总管高丽女直汉军万户府达鲁花赤,与马札儿台并为御史大夫。丁丑,太白经天。戊寅,太白昼见。己卯,奉圣明元孝皇帝文宗神主祔于太庙,躬行告祭之礼,乐用宫悬,礼三献。先是,御史台臣言:“郊庙,国之大典,王者必行亲祀之礼,所以尽尊尊、亲亲之诚,宜因升祔,有事于太庙。”帝从之。是日,罢夏季时享。诏加荣王、左丞相撒敦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食邑庐州。复立杭州四隅录事司。太白昼见。壬午,复如之。帝嘉许衡辅世祖以不杀一天下,特录其孙从宗为章佩监毕珍库提点。癸未,立盐局于京师南北城,官自卖盐,以革专利之弊。乙酉,中书省臣言:“佛事布施,费用太广,以世祖时较之,岁增金三十八锭、银二百三锭四十两、缯帛六万一千六百余匹、钞二万九千二百五十余锭。请除累朝期年忌日之外,余皆罢。”从之。是月,车驾时巡上都。益都、东平路水,设酒禁。大名路桑麦灾。成州旱饥,诏出库钞及发常平仓米赈之。河南旱,自是月不雨至于八月。

  五月己丑,诏威武西宁王阿哈伯之子亦里黑赤袭其父封。宦者孛罗帖木儿传皇后旨,取盐一十万引入中政院。辛卯,以唐其势代撒敦为中书左丞相,撒敦仍商量中书省事。壬辰,命中书平章政事撒的领蒙古国子监。癸巳,罢洪教提点所。戊申,诏文济王蛮子镇大名,云南王阿鲁镇云南,给银字团牌。是月,中书省臣言:“江浙大饥,以户计者五十九万五百六十四,请发米六万七百石、钞二千八百锭,及募富人出粟,发常平、义仓赈之,并存海运粮七十八万三百七十石以备不虞。”从之。诏:“王侯宗戚军站、人匠、鹰坊、控鹤,但隶京师诸县者,令所在一体役之。”赠故中书平章政事王泰亨谥清宪。旧令,三品以上官,立朝有大节及有大功勋于王室者,得赐功臣号及谥。时浸冗滥失实,惟泰亨在中书时,安南请佛书,乞以《九经》赐之,使高丽不受礼遗,为尚书贫不能自给,故特赐是谥。赠漳州万户府知事阚文兴英毅侯,妻王氏贞烈夫人,庙号双节。六月丁巳朔,中书省臣言:“云南大理、中庆诸路,曩因脱肩、败狐反叛,民多失业,加以灾伤,民饥,请发钞十万锭,差官赈恤。”从之。戊午,淮河涨,淮安路山阳县满浦、清冈等处民畜房舍多漂溺。丙寅,宣德府水灾,出钞二千锭赈之。乙亥,唐其势辞左丞相不拜,复命撒敦为左丞相。辛巳,诏蒙古、色目人行父母丧。癸未,复立缮工司,造缯帛。乙酉,赠燕铁木儿公忠开济弘谟同德翊运佐命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中书右丞相,追封德王,谥忠武。是月,彰德雨白毛。大宁、广宁、辽阳、开元、沈阳、懿州水旱蝗,大饥,诏以钞二万锭,遣官赈之。

  秋七月丁亥,戒阴阳人毋得于贵戚之家妄言祸福。辛卯,祭太祖、太宗、睿宗三朝御容。罢秋季时享。壬辰,帝幸大安阁。是日,宴侍臣于奎章阁。甲午,太白昼见。己亥,太白经天。壬寅,诏:“蒙古、色目人犯盗者免刺。”甲辰,太白经天,丙午,复如之。帝幸楠木亭。己酉,太白昼见。夜,有流星大如酒杯,色赤,长五尺余,光明烛地,起自天津,没于离宫之南。庚戌,太白经天,壬子,复如之。夜,荧惑犯鬼宿。癸丑、甲寅,太白复经天。是月,池州青阳、铜陵饥,发米一千石及募富民出粟赈之。

  八月丙辰朔,太白经天,凡四日。戊午,祭社稷。癸亥,太白经天。丙寅至戊辰,太白复经天。辛未,赦天下。京师地震。鸡鸣山崩,陷为池,方百里,人死者甚众。自是日至甲戌,太白经天,丁丑、己卯,复如之;夜,犯轩辕。庚辰至壬午,太白复经天。癸未,中书平章政事阿里海牙罢。是月,南康路诸县旱蝗,民饥,以米十二万三千石赈粜之。九月庚寅,太白经天。辛卯,车驾还自上都。壬辰,太阴入南斗。癸巳,太白犯灵台。甲午,太白经天。徭贼陷贺州,发河南、江浙、江西、湖广诸军及八番义从军,命广西宣慰使、都元帅章伯颜将以击之。乙未,太白经天,己亥、壬寅,复如之。乙巳,太白犯太微垣。壬子,吉安路水灾,民饥,发粮二万石赈粜。夜,太白犯太微垣。

  冬十月乙卯朔,正内外官朝会仪班次,一依品从。戊午,享于太庙。辛酉,以侍御史许有壬为中书参知政事。癸亥,太白犯太微上相,复犯进贤。丁卯,立湖广黎兵屯田万户府,统千户一十三所,每所兵千人,屯户五百,皆土人为之,官给田土、牛、种、农器,免其差徭。又创立武安县。移石山寨巡检司于清水寨,立霍丘县淮阴乡临水山巡检司,改乾宁军民安抚司曰乾宁安抚司。乙亥,太阴犯轩辕,太白犯填星。己卯,奉玉册、玉宝,上皇太后尊号曰赞天开圣仁寿徽懿昭宣皇太后,诏曰:“朕登大宝,君临万方,永惟大母拥佑之勤;神器奠安,海宇宁谧,实慈训之致然也。爰协众议,再举徽称,而皇太后以文宗皇帝未祔于庙,至诚谦抑,弗赐俞允。今告祔礼成,亦既阅岁,始徇所请。乃以吉日奉上尊号,思与普天同兹大庆,其赦天下。”免今年民租之半,内外官四品以下减一资。却天鹅之献。癸未,命台宪部官各举材堪守令者一人。

  十一月戊子,中书省臣请发两〈舟宗〉船下番,为皇后营利。济南莱芜县饥,罢官冶铁一年。辛卯,赐行宣政院废寺钱一千锭以营公廨。乙未,填星犯亢宿。庚戌,荧惑犯太微垣。

  是月,镇南王孛罗不花来朝。

  十二月,立道州永明县白面墟、江华县涛墟巡检司各一,以镇遏徭贼。甲戌,诏整治学校。是岁,禁私创寺观庵院。僧道入钱五十贯,给度牒方出家。

  至元元年春正月癸巳,申命廉访司察郡县劝农官勤惰,达大司农司以凭黜陟。乙未,立徽政院属官侍正府。丙午,云南妇人一产三男。

  二月甲寅朔,革冗官。乙卯,车驾将田于柳林,御史台臣谏曰:“陛下春秋鼎盛,宜思文皇付托之重,致天下于隆平。况今赤县之民,供给繁劳,农务方兴,而驰骋冰雪之地,倘有衔橛之变,奈宗庙社稷何!”遂止。丁巳,立缥甸散府一,穆由甸、范陵甸军民长官司二。以蓟州宝坻县稻田提举司所辖田土赐伯颜。戊午,祭社稷。甲戌,荧惑逆行入太微。己卯,以上皇太后册、宝,遣官告祭天地。

  三月癸未朔,诏遣五府官决天下囚。御史台臣言:“丞相已领军国重事,省、院、台官俱不得兼领各卫。”从之。平伐、都云、定云、酋长宝郎、天都虫等来降,即其地复立宣抚司,参用其土酋为官。辛卯,以上皇太后宝、册,遣官告祭太庙。壬辰,河州路大雪十日,深八尺,牛羊驼马冻死者十九,民大饥。丙申,中书省臣言:“甘肃甘州路十字寺奉安世祖皇帝母别吉太后于内,请定祭礼。”从之。丁酉,以沾益州所辖罗山、石梁、交水三县并归巡检司。月食。己亥,龙兴路饥,出粮九万九千八百石赈其民。庚子,御史台臣言:“高丽为国首效臣节,而近年屡遣使往选取媵妾,至使生女不举,女长不嫁,乞赐禁止。”从之。中书省臣言,帝生母太后神主宜于太庙安奉,命集议其礼。甲辰,山东、河间、两淮、福建四处增盐课一十八万五千引,中书请权罢征,止令催办正额。乙巳,以中书左丞王结、参知政事许有壬知经筵事。封安南世子陈端午为安南国王。是月,益都路沂水、日照、蒙阴、莒县旱饥,赈米一万石。

  夏四月癸丑朔,诏:“诸官非节制军马者,不得佩金虎符。”辛酉,享于太庙。以江南行御史台中丞不花为中书省参知政事。壬戌,太阴犯左执法。丙寅,诏以钞五十万锭,命徽政院散给达达兀鲁思、怯薛丹、各爱马。己巳,加唐其势开府仪同三司。己卯,诏翰林国史院纂修累朝实录及后妃、功臣列传。庚辰,罢功德、典瑞、营缮、集庆、翊正、群玉、缮工、金玉珠翠诸提举司。以撒的为御史大夫。禁犯御名。是月,河南旱,赈恤芍陂屯军粮两月。

  五月壬午朔,皇太后以膺受宝、册,恭谢太庙。丙戌,占城国遣其臣剌忒纳瓦儿撒来献方物,且言交趾遏其贡道,诏遣使宣谕交趾。戊子,车驾时巡上都。遣使者诣曲阜孔子庙致祭。加伯撒里金紫光禄大夫。壬辰,命严谥法,以绝冒滥。京畿民饥,诏有司议赈恤。癸卯,太阴犯垒壁阵。甲辰,伯颜请以右丞相让唐其势,诏不允,命唐其势为左丞相。是月,永新州饥,赈之。六月辛酉,有司言甘肃撒里畏兀产金银,请遣官税之。壬戌,太阴犯心宿。癸酉,禁服色不得僣上。乙亥,罢江淮财赋总管府所管杭州、平江、集庆三处提举司,以其事归有司。诏湖南宣慰使司兼都元帅府,总领所辖诸路镇守军马。庚辰,伯颜奏唐其势及其弟塔剌海谋逆,诛之。执皇后伯牙吾氏幽于别所。大霖雨。

  秋七月辛巳朔,以马札儿台、阿察赤并为御史大夫。壬午,伯颜杀皇后伯牙吾氏于开平民舍。丁亥,享于太庙。壬辰,加马札儿台银青荣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领承徽寺。乙未,太阴犯垒壁阵。壬寅,专命伯颜为中书右丞相,罢左丞相不置。癸卯,立脱脱禾孙于察罕脑儿之地。乙巳,罢燕铁木儿、唐其势举用之人。戊申,诛答里及剌剌等于市,诏曰:“曩者文宗皇帝以燕铁木儿尝有劳伐,父子兄弟显列朝廷,而辄造事衅,出朕远方。文皇寻悟其妄,有旨传次于予。燕铁木儿贪利幼弱,复立朕弟懿璘质班,不幸崩殂。今丞相伯颜,追奉遗诏,迎朕于南,既至大都,燕铁木儿犹怀两端,迁延数月,天陨厥躬。伯颜等同时翊戴,乃正宸极。后撒敦、答里、唐其势相袭用事,交通宗王晃火帖木儿,图危社稷,阿察赤亦尝与谋,赖伯颜等以次掩捕,明正其罪。元凶构难,贻我皇太后震惊,朕用兢惕。永惟皇太后后其所生之子,一以至公为心,亲挈大宝,畀予兄弟,迹其定策两朝,功德隆盛,近古罕比。虽尝奉上尊号,揆之朕心,犹为未尽,已命大臣特议加礼。伯颜为武宗捍御北边,翼戴文皇,兹又克清大憝,明饬国宪,爰赐答剌罕之号,至于子孙,世世永赖。可赦天下。”是月西和州、徽州雨雹,民饥,发米赈贷之。

  八月辛亥朔,荧惑犯氐宿。戊午,祭社稷。癸亥,诏以岐阳王完者帖木儿、知枢密院事帖木儿不花并为御史大夫。甲子,加完者帖木儿太傅。戊寅,道州、永兴水灾,发米五千石及义仓粮赈之。己卯,议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许有壬谏以为非礼,不从。是月,广西徭反,命湖广行省右丞完者讨之。沅州等处民饥,赈米二万七千七百石。九月庚辰朔,车驾驻扼胡岭。丙戌,赦。丁亥,封知枢密院事阔里吉思为宜国公,太保、中书平章政事定住为宣德王。夜,太阴犯斗宿。庚寅,太阴犯垒壁阵。庚子,加中书平章政事彻里帖木儿银青荣禄大夫。命有司造太皇太后玉册、玉宝。御史台臣言:“国朝初用宦官,不过数人,今内府执事不下千余。乞依旧制,裁减冗滥,广仁爱之心,省糜费之患。”从之。丙午,诏以乌撒、乌蒙之地隶四川行省。是月,耒阳、常宁、道州民饥,以米万六千石并常平米赈粜之。车驾还自上都。以京畿盐换羊二万口。

  冬十月甲寅,荧惑犯南斗。丙辰,以大司农塔失海牙为太尉,置僚属,商议中书省事。丁巳,以塔失帖木儿为太禧院使,议军国重事;流晃火帖木儿、答里、唐其势子孙于边地。诏海道都漕运万户府船户与民一体充役。壬戌,加御史大夫帖木儿不花银青荣禄大夫。癸亥,流御史大夫完者帖木儿于广海安置。完者帖木儿乃贼臣也先铁木儿骨肉之亲,监察御史以为言,故斥之。选省、院、台、宗正府通练刑狱之官,分行各道,与廉访司审决天下囚。甲子,太阴犯昴宿。丁卯,太阴犯斗宿。戊辰,太白昼见。以宗王亦思干儿弟撒昔袭其兄封。监察御史吕思诚等十九人劾奏彻里帖木儿之罪,不听,皆辞去,惟陈允文以不署名留。辛未,太皇太后玉册、玉宝成,遣官告祭于太庙。是月,以伯颜独任中书右丞相诏天下。

  十一月庚辰,敕以所在儒学贡士庄田租给宿卫衣粮,诏罢科举。甲申,太白经天。乙酉,伯颜请内外官悉循资铨注,今后无得保举,涩滞选法,从之。癸巳,命知枢密院事马札儿台领武备寺。丙戌,太白经天。己丑,辰星犯房宿。甲午,以燕铁木儿、唐其势、答里所夺高丽田宅,还其王阿剌忒纳失里。丁酉,以户部尚书徐奭、吏部尚书定住参议中书省事。戊戌,召前知枢密院事福丁、失剌不花、撒儿的哥还京师。初,二人以帝未立,谋诛燕铁木儿,为所诬贬,故正之。己亥,太阴犯太微垣。庚子,太阴犯左执法。辛丑,下诏改元,诏曰:

  朕祗绍天明,入纂丕绪,于今三年,夙夜寅畏,罔敢怠荒。兹者年谷顺成,海宇清谧,朕方增修厥德,日以敬天恤民为务,属太史上言,星文示儆。将朕德菲薄,有所未逮欤?天心仁爱,俾予以治,有所告戒欤?弭灾有道,善政为先。更号纪年,实惟旧典。惟世祖皇帝在位长久,天人协和,诸福咸至,祖述之志,良切朕怀。今特改元统三年仍为至元元年。遹遵成宪,诞布宽条,庶格祯祥,永绥景祚。赦天下。

  立常平仓。丁未,赐知枢密院事彻里帖木儿三珠虎符。

  十二月己酉朔,荆门州献紫芝。以廪给司属通政院。加知枢密院事阔里吉思银青荣禄大夫,兼左翊蒙古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壬子,太阴犯垒壁阵。乙卯,命云南行省造军士钱粮新旧之籍。丙辰,制省诸王、公主、驸马饮膳之费。诏征高丽王阿剌忒纳失里入朝。丁巳,诏伯颜领宫相府。戊午,日赤如赭。辛酉,太白犯垒壁阵。壬戌,拨庐州、饶州牧地一百顷,赐宣让王帖木儿不花。命四川、云南、江西行省保选蛮夷官以俟铨注。乙丑,奉玉册、玉宝,上太皇太后尊号曰赞天开圣徽懿宣昭贞文慈佑储善衍庆福元太皇太后,诏曰:“钦惟太皇太后,承九庙之托,启两朝之业,亲以大宝,付之眇躬。尚依拥佑之慈,恪遵仁让之训,爰极尊崇之典,以昭报本之忱。庸上徽称,宣告中外。”命宣政使末吉以司徒就第。太白犯轩辕夫人星。丙寅,太白经天,丁卯,复如之。夜,太阴犯右执法。庚午,太白经天,壬申,复如之。癸酉,岁星昼见。乙亥,太白、岁星皆昼见。丙子,安庆、蕲、黄地震。丁丑,西番贼起,遣兵击之。戊寅,蒙古国子监成。是日,太白经天,岁星昼见。是月,宝庆路饥,赈粜米三千石。

  闰月乙酉,诏:“四川盐运司于盐井仍旧造盐,余井听民煮造,收其课十之三。”荧惑犯垒壁阵。丁亥,日赤如赭,凡三日。戊子,复以宗正府为大宗正府。壬辰,诏宗室脱脱木儿袭封荆王,赐金印,命掌忙来诸军,设立王府官属。丁酉,御史大夫撒的加银青荣禄大夫,领奎章阁,知经筵事。戊戌,御史台臣复劾奏中书平章政事彻里帖木儿罪,罢之。庚子,太阴犯心星。壬寅,流彻里帖木儿于南安。太阴犯箕宿。癸卯,太阴犯南斗。丙午,诏平章政事塔失海牙领都水、度支二监。是年,江西大水,民饥,赈粜米七万七千石。赐天下田租之半。凡有妻室之僧,令还俗为民,既而复听为僧。移犍为县还旧治。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道光]濟南府志七十二卷首一卷 紉秋山館詩鈔一卷 重刻三渠先生集十六卷附錄一卷 光緒睢甯縣志稾十八卷 中興將帥別傳三十卷 春秋全經左傳句解八卷 平苗紀略一卷 嘉定錢氏潛研堂全書二十一種 軌政紀要次編三卷 歲寒堂詩話二卷 重刻楊夢載眉庵集十二卷補遺一卷 重訂批點春秋左傳詳節句解六卷首一卷 洛學編六卷 來禽館集二十九卷 御纂七經 增評補像全圖金玉緣十二卷首一卷百二十回 二竹齋詩 宋豔十二卷 佛說阿彌陀經直解正行一卷 徐文長文集三十卷 朱強甫集三卷 性理大全書七十卷 明大政纂要六十三卷 碧山詩餘 御製詩三集六十四卷目錄八卷 兩般秋雨盦隨筆八卷 祖傳喉科不分卷 史記菁華錄六卷 京口三山志十二卷 [浙江]廬山上宅派王氏宗譜四卷 東周列國全志二十三卷一百○八回 曲阿詩綜三十二卷詞綜四卷 續增河東鹽法備覽三卷 善本書室藏書志四十卷附錄一卷 本經逢原四卷 周易四卷 唐卷子本新修本草十卷補輯一卷 [安徽英山]英邑傅家坊傅氏宗譜六卷首二卷 增補綱鑑輯要四十卷明紀綱目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粵屑八卷 增訂漢魏叢書八十六種四五三卷 穆參軍集三卷遺事一卷 溫證論治一卷 古文四象四卷 倉頡篇三卷 宋忠定趙周王别錄八卷 大清世祖章皇帝聖訓六卷首一卷 太上感應篇一卷 山帶閣集三十三卷附錄一卷 鄭工新例一卷 稽瑞樓書目一卷 韓非子集解二十卷首一卷 水經注不分卷 鵲亭樂府四卷 隋書八十五卷 欽定詩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詩序二卷 菊譜 壯悔堂集文十卷詩六卷 尚書讀本二卷 誠齋牡丹百詠一卷玉堂春百詠一卷梅花百詠一卷 吴文肃摘稿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释义 明集礼 古籀拾遗 易纂言外翼 习苦斋诗集 周易经疑 唐才子传 李诗选注 勿轩集 忆漫庵剩稿 新镌古今大雅北宫词纪 北郭集 太乙镜式经 蛟峰文集 外證医案汇编 三洲日记 枫山集 御定佩文斋咏物诗选 金史纪事本末 与古斋琴谱 知足斋文集 四诊脉鉴大全 管子 筱园诗话 孟子字义疏證 雍州金石记 嘉靖辽东志 三礼陈数求义 御制诗三集 易图通变 荆川集 清史纪事本末 眉山诗集 槐郯录 转漕日记 春秋集注 清惠集 四书待问 茗柯文编 洞天奥旨 南齐文纪 圭斋文集 见素集奏议 友会谈丛 济生方 春秋取义测 集义轩咏史诗钞 尚书隶古定释文 请缨日记 毛诗多识 丰川易说 家语 御纂朱子全书 东里诗集 诗声分例 蕉轩续录 尚书疑义 春秋权衡 雪楼集 岱史 历代名臣奏疏 王荆公诗注 文靖公诗钞 汉滨集 左传附注 推拿广意 周易择言 黄氏日抄 八旬万寿盛典 李义山诗集注 湖北诗徵传略 巢林笔谈续编 倪文贞奏疏 花间集 千顷堂书目 宝纶堂文钞 王文安公诗文集 王端毅奏议 浙江通志 书林外集 吊脚痧方论 古今说海 三国志补注 九章详注比类算法大全 四书讲义困勉录 定川遗书 建康集 西浙泉厓邵先生文集 节孝集 陆氏家制资世通训浦江郑氏家范 樊榭山房集 宋元诗会 实事求是斋经义 花庵词选 行在阳秋 世本 耐庵文存 类编笺释国朝诗余 浣川集 历代地理志韵编今释 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两朝平攘录 春秋左氏传贾服注辑述 诗益 产宝杂录 湖楼笔谈 古文雅正 太玄经 尚书详解 释草小记 少室山房笔丛 兰亭志 春秋集传 周易象通 金镜内台方议 漕运通志 晋政辑要 宛邻集 礼书纲目 造谣生非 造谤生事 造难生患 啧啧称奇 啧啧称美 啧啧称羡 啧啧称赏 啧啧赞美 择主而事 择人任势 择人而事 择优录取 择其善者而从之 择利行权 择善而行 择焉不精 择祸从轻 择邻而居 泽及万世 泽及髊骨 泽被后世 责人以详,待己以廉 责先利后 责己重,待人轻 责躬引咎 责躬罪己 责重山岳 齰舌缄唇 贼不空手 贼人胆虚 贼出关门 贼眉贼眼 憎爱分明 曾子杀彘 甑釜生尘 乍入芦圩,不知深浅 乍前乍却 乍同乍异 乍往乍来 乍暖乍寒 咋舌不下 扎手舞脚 扎扎实实 渣滓浊沫 诈取豪夺 诈哑佯聋 债多不愁 宅心忠厚 宅心知训 摘句搜章 擿植索涂 占为己有 占山为王 占着茅坑不拉屎 展土开疆 展眉解颐 展转反侧 展转推托 崭露头脚 战兢兢 战战慄慄 战略战术 战胜攻取 斩头去尾 斩将夺旗 斩岸堙溪 毡袜裹脚靴 沾亲带友 沾沾自足 沾溉后人 湛湛青天 瞻予马首 瞻云望日 瞻前虑后 瞻望咨嗟 瞻顾前后 站不住脚 站干岸儿 站稳脚跟 粘花惹草 詀言詀语 辗转思念 辗转推托 辗转相传 鹯视狼顾 丈二和尚 丈夫双泪不轻弹 丈夫有泪不轻弹 仗义直言 仗义行仁 仗气直书 张三吕四 张嘴结舌 张大其辞 张家长李家短 张家长,李家短 张徨失措 张扬其事 张机设阱 张火伞 张灯挂彩 张牙切齿 张狂妄行 张王赵李 张皇其事 张皇失错 张皇无措 张皇莫措 张皇铺饰 张红燃爆 张舌骗口 张良慕赤松 张设布列 彰徨不定 彰明较着 慞惶失次 掌上珍珠 掌上观文 掌声雷动 杖杜弄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