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三十四 本纪第三十四

卷三十四 本纪第三十四

  ◎文宗三

  至顺元年春正月丙辰,命赵世延、赵世安领纂修《经世大典》事。怀庆路饥,赈钞四千锭。丁巳,赐明宗妃按出罕、月鲁沙、不颜忽鲁都钞币有差。以知枢密院事伯帖木儿为辽阳行省左丞相。戊午,颁玺书谕云南。辛酉,时享太庙。命回回司天监翙星。壬戌,中兴路饥,赈粜粮万石,贫者仍赒其家。甲子,燕铁木儿、伯颜并辞丞相职,不允,仍命阿荣、赵世安慰谕之。丁卯,云南诸王秃坚及万户伯忽、阿禾、怯朝等叛,攻中庆路,陷之,杀廉访司官,执左丞忻都等,迫令署诸文牍。庚午,芍陂屯及鹰坊军士饥,赈粮一月。辛未,中书省臣言:“科举会试日期,旧制以二月一日、三日、五日,近岁改为十一、十三、十五。请依旧制。”从之。壬申,衡阳徭为寇,劫掠湘乡州。癸酉,以宣徽使撒敦复知枢密院事,与钦察台并领长密卿。乙亥,赐燕铁木儿质库一。密海州文登、牟平县饥,赈以粮三千石。丙子,衡州路饥,总管王伯恭以所受制命质官粮万石赈之。丁丑,追封三宝奴为郢城王,谥荣敏。召荆王之子脱脱木儿赴阙。赵世延请致仕,不允。命中书省制玉带二十,赐臣僚官一品者。遣使赍金千五百两、银五百两,诣杭州书佛经。赐海南大兴龙普明寺钞万锭,市永业地。戊寅,赐隆禧总管府田千顷。立荆襄等处、平松等处田赋提举司,并隶太禧宗禋院。命陕西行省以盐课钞十万锭赈流民之复业者。徭贼八百余人寇石康县。己卯,封太医院使野理牙为秦国公。庚辰,升群玉署为群玉内司,秩正三品,置司尉、亚尉、佥司、司丞,仍隶奎章阁学士院。礼部尚书飐飐兼监群玉内司事。辛巳,改大都田赋提举司为宣农提举司,荆襄田赋提举司为荆襄济农香户提举司,平江提举司为平江善农提举司。遣使赍钞三千锭,往甘肃市髦牛。濠州去年旱,赈粮一月。大名路及江浙诸路俱以去年旱告,永平路以去年八月雹灾告。加封秦蜀郡太守李冰为圣德广裕英惠王,其子二郎神为英烈昭惠灵显仁祐王。

  二月壬午朔,以赵世安为御史中丞,史惟良为中书左丞。癸未,加知枢密院事燕不邻开府仪同三司。籍张珪子五人家资。乙酉,以西僧加瓦藏卜、蘸八儿监藏并为乌思藏土蕃等处宣慰使都元帅。云南麓川等土官来贡方物。杨州、安丰、庐州等路饥,以两淮盐课钞五万锭、粮五万石赈之。真定、蕲、黄等路,汝宁府、郑州饥,各赈粮一月。丁亥,命江南、陕西、河南等处富民输粟补官,江南万石者官正七品,陕西千五百石、河南二千石、江南五千石者从七品,自余品级有差。四川富民有能输粟赴江陵者,依河南例,其不愿仕,乞封父母者听。僧、道输己粟者,加以师号。征江浙、江西、湖广赈粜粮价钞赴京师。己丑,秃坚、伯忽等攻陷仁德府,至马龙州,调八番元帅完泽将八番答剌罕军千人、顺元土军五百人御之。庚寅,改万圣祐国、兴龙普明、龙翔万寿三提点所并为营缮都司,秩正四品;万安规运、普庆营缮等八提点所并为营缮司,秩正五品。以修《经世大典》久无成功,专命奎章阁阿邻帖木儿、忽都鲁都儿迷失等译国言所纪典章为汉语,纂修则赵世延、虞集等,而燕铁木儿如国史例监修。开元路胡里改万户府军士饥,给粮赈之。辛卯,以御史台赃罚钞万锭、金千两、银五千两付太禧宗禋院,供祭祀之需。赐燕铁木儿给驿玺书,以征其食邑租赋。奎章阁学士忽都鲁都儿迷失、撒迪、虞集辞职,诏谕之曰:“昔我祖宗睿知聪明,其于致理之道,自然生知。朕以统绪所传,实在眇躬,夙夜忧惧,自惟早岁跋涉艰阻,视我祖宗,既乏生知之明,于国家治体,岂能周知?故立奎章阁,置学士员,日以祖宗明训、古昔治乱得失陈说于前,使朕乐于听闻。卿等其推所学以称朕意,其勿复辞。”帖麦赤驿户及建康、广德、镇江诸路饥,赈粮一月。卫辉、江州二路饥,赈钞二万锭。宁国路饥,尝赈粮二万石,不足,复赈万五千石。癸巳,卫辉路胙城、新乡县大风雨灾。甲午,自庚寅至是日,京师大霜昼{雨矛}。立诸色民匠打捕鹰坊都总管府,秩正二品。置奎章阁监书博士二人,秩正五品。秃坚、伯忽等攻晋宁州,秃坚自立为云南王,伯忽为丞相,阿禾、忽剌忽等为平章等官,立城栅,焚仓库以拒命。乙未,中书省言:“江浙民饥,今岁海运为米二百万石,其不足者来岁补运。”从之。丙申,云南蒲蛮来朝。赈常德、澧州路饥。丁酉,帝及皇后、燕王阿剌忒纳答剌并受佛戒。己亥,命明宗皇子受佛戒。监察御史言:“中书平章朵儿只,职任台衡,不思报效,铨选之际,紊乱纲纪,贪污著闻,恬不知耻,黜罢为宜。”从之。徭贼入灌阳县,劫民财。庚子,以兵兴所收诸王也先帖木儿、搠思监等印还给之。壬寅,玥璐不花辞御史大夫职,不允。土蕃等处民饥,命有司以粮赈之。新安、保定诸驿孳畜疫死,命中书给钞济其乏。癸卯,汴梁路封丘、祥符县霜灾。甲辰,流王禅之子于吉阳军。乙巳,封明宗皇子亦璘真班为鄜王。豫王阿剌忒纳失里所部千六百余人饥,赈粮二月。淮安路民饥,以两淮盐课钞五万锭赈之。丙午,复以阿儿思兰海牙为江南行台御史大夫。命中尚卿小云失以兵讨云南。御史台臣言:“钦察台天历初在上都,常与阔阔出等谋执倒剌沙,事泄,同谋者皆死,钦察台以出征获免。顷台臣疑而劾之,不称事情,宜雪其枉。”制曰:“可。”丁未,以伯颜知枢密院事,依前太保、录军国重事。诏谕中书曰:“昔在世祖,尝以宰相一人总领庶务,故治出于一,政有所统。今燕铁木儿为右丞相,爱颜既知枢密院事,左丞相其勿复置。”太禧宗禋院所隶总管府,各置副达鲁花赤一人。赐豫王王傅官金虎符。戊申,命中书省及翰林国史院官祭太祖、太宗、睿宗三朝御容。以太禧宗禋使阿不海牙为中书平章政事,命史惟良及参知政事和尚总督建言之事。中书省臣言:“旧制,正旦、天寿节,内外诸司各有贽献,顷者罢之。今江浙省臣言,圣恩公溥,覆帱无疆,而臣等殊无补报,凡遇庆礼,进表称贺,请如旧制为宜。”从之。降玺书申盐法之禁。以嘉兴路崇德县民四万户所输租税,供英宗后妃岁赐钱帛。诏谕枢密院,以屯田子粒钞万锭助建佛寺,免其军卒土木之役。庚戌,茶陵州民饥,同知万家奴、江存礼以所受敕质粮三千石赈之。辛亥,迤西蒙古驿户饥,给刍粟有差。赈河南流民复归者钞五千锭。泰安州饥民三千户,真定南宫县饥民七千七百户,松江府饥民万八千二百户,及土蕃朵里只失监万户部内饥,命所在有司从宜赈之。济宁路饥民四万四千九百户,赈以山东盐课钞万锭。杭州火,赈粮一月。命市故瀛国公赵鳷田,为大龙翔集庆寺永业。御史台臣言不必予其直,帝曰:“吾建寺为子孙黎民计,若取人田而不予直,非朕志也。”察罕脑儿宣慰司所部千户察剌等卫饥者万四千四百五十六人,人给钞一锭。

  三月甲寅,命宣政院供显懿庄圣皇后神御殿祭祀。乖西蛮三千人入松梨山,烧沿边官军营堡。东平路须城县饥,赈以山东盐课钞。安庆、安丰、蕲、黄、庐五路饥,以淮西廉访司赃罚钞赈之。丁巳,徙封济阳王木楠子为吴王,吴王泼皮为济阳王。赐八番顺元、曲靖、乌撒、乌蒙、蒙庆、罗罗斯、嵩明州土官币帛各一。禁泛滥给驿。四川官吏胁从囊加台者皆复故职。戊午,封皇子阿剌忒纳答剌为燕王,立宫相府总其府事,秩正二品,燕铁木儿领之。廷试进士,赐笃列图、王文烨等九十七人及第、出身有差。命彰德路岁祭羑里周文王祠。以河南行省平章乞住为云南行省平章,八番顺元宣慰使帖木儿不花为云南行省左丞,从豫王由八番道讨云南。赐明宗近侍七十人官有差。裕宗及昭献元圣皇后位宿卫三千人,命储政院给其衣粮刍粟。发米十万石赈粜京师贫民。癸亥,遣诸王桑哥班、撒忒迷失、买哥分使西北诸王燕只吉台、不赛因、月即别等所。甲子,诏谕中外,命御史大夫铁木儿补化、玥璐不花振举台纲。丁卯,木八剌沙来贡蒲萄酒,赐钞币有差。以山东盐课钞万锭赈东昌饥民三万三千六百户。己巳,议明宗升祔,序于英宗之上,视顺宗、成宗庙迁之例。辛未,群臣请上皇帝尊号,不许,固请不已,乃许之。封知枢密院事不花帖木儿为武平郡王。录讨云南秃坚、伯忽之功,云南宣慰使土官举宗、禄余并遥授云南行省参知政事,余赐赉有差。分龙庆州隶大都路。诸王也孙台部七百余人入天山县,掠民财产,遣枢密院、宗正府官往捕之。壬申,奉玉册、玉宝,祔明宗神主于太庙。濮州临清、馆陶二县饥,赈钞七千锭。光州光山县饥,出官粟万石,下其直赈粜。信阳、息州及光之固始县饥,并以附近仓粮赈之。甲戌,封诸王速来蛮为西宁王。乙亥,西番哈剌火州来贡蒲萄酒。诸王、驸马还镇,锡赉有差。丙子,改山东都万户府为都督府。云南木邦路土官浑都来贡方物。河南登封、偃师、孟津诸县饥,赈以两淮盐课钞三万锭。巩昌、临洮、兰州、定西州饥,赈钞三千五百锭。沂、莒、胶、密、宁海五州饥,赈粮五千石。中兴、峡州、归州、安陆、沔阳饥户三十万有奇,赈粮四月。丁丑,升太常礼仪院秩正二品。敕有司供明宗后八不沙宫分币帛二百匹,及阿梯里、脱忽思币帛有差。赐燕铁木儿功勋之碑。广平路饥,以河间盐课钞万三千锭赈之。辛巳,诸王哈儿蛮遣使来贡蒲萄酒。广德、太平、集庆等路饥,凡数百万户。濮州诸县虫食桑叶将尽。

  夏四月壬午朔,命西僧作佛事于仁智殿,自是日始,至十二月终罢。癸未,置怯怜口钱粮都总管府,秩正三品。中书省臣言:“各宫分及宿卫士岁赐钱帛,旧额万人,去岁增四千人,迩者增数益广,请依旧额为宜。”诏命阿不海牙裁省以闻。甲申,时享太庙。丙戌,封也真也不干为桓国公。燕铁木儿言:“天历初,阿速军士为国有劳,请以钞十万锭、米十万石分给其家。”从之。戊子,四川行省调重庆五路万户以兵救云南。庚寅,中书省臣言:“迩者诸处民饥,累常赈救,去岁赈钞百三十四万九千六百余锭、粮二十五万一千七百余石。今汴梁、怀庆、彰德、大名、兴和、卫辉、顺德、归德及高唐、泰安、徐、邳、曹、冠等州饥民六十七万六千户,一百一万二千余口,请以钞九万锭、米万五千石,命有司分赈。”制曰:“可。”以陕西饥,敕有司作佛事七日。壬辰,以所籍张珪诸子田四百顷,赐大承天护圣寺为永业。沿边部落蒙古饥民八千二百,人给钞三锭、布二匹、粮二月,遣还其所部。癸巳,置豫王王傅、副尉、司马各二员。丁酉,遣诸王桑兀孙还云南。金兰等驿马牛死,赈钞五百锭。庚子,降玺书申谕太禧宗禋院。天临之醴陵、湘阴等州、台州之临海等县饥,各赈籴米五千石。辛丑,明宗后八不沙崩。壬寅,括益都、般阳、宁海闲田十六万二千九十顷,赐大承天护圣寺为永业。立益都广农提举司及益都、般阳、宁海诸提领所,并隶隆祥总管府。乌撒土官禄余杀乌撒宣慰司官吏,降于伯忽。罗罗诸蛮俱叛,与伯忽相应,平章帖木儿不花为其所害。晋宁、建昌二路民饥,赈粮五万五千石、钞二万三千锭。戊申,陕西行台言:“奉元、巩昌、凤翔等路以累岁饥,不能具五谷种,请给钞二万锭,俾分籴于他郡。”从之。云南贼禄余以蛮兵七百余人拒乌撒、顺元界,立关固守。重庆五路万户军至云南境,值罗罗蛮,万余人遇害,千户祝天祥等引余众遁还。诏江浙、河南、江西三省调兵二万,命诸王云都思帖木儿及枢密判官洪浃将之,与湖广行省平章脱欢会兵讨云南。己酉,作佛事。是月,沧州、高唐州属县虫食桑叶尽。芍陂屯饥,赈粮二月。土蕃等处脱思麻民饥,命有司赈之。赈怀庆承恩、孟州等驿钞千锭。

  五月乙卯,遣宣徽使定住等,以受尊号告祭南郊。故四川行省平章宽彻、四川道廉访使忽都鲁养阿等,皆为囊加台所害,并赠官赐谥。榆次县主簿太帖木儿、河中府判官秃塔儿,皆为辽东军所害,并加褒赠。戊午,帝御大明殿,燕帖木儿率文武百官及僧道、耆老,奉玉册、玉宝,上尊号曰钦天统圣至德诚功大文孝皇帝。是日,改元至顺,诏天下。河南、怀庆、卫辉、晋宁四路曾经赈济人户,今岁差发全行蠲免,其余被灾路分人民已经赈济者,腹里差发、江淮夏税,亦免三分。己未,罗罗斯权土官宣慰撒加伯、阿漏土官阿剌、里州土官德益叛,附于禄余。庚申,以受尊号恭谢太庙。辛酉,四川行省讨云南,进军至乌蒙。壬戌,归德府之谯县雾伤麦。癸亥,四川军至云南之雪山峡,遇罗罗斯军,败之。德州饥,赈以山东盐课钞三千锭。武昌路饥,赈以粮五万石、钞二千锭。甲子,申命燕铁木儿为中书右丞相,诏天下。以钞四万锭分给宫人,赐鲁国大长公主钞万锭。丁卯,翰林国史院修《英宗实录》成。戊辰,车驾发大都,次大口。升尚舍寺秩正三品。命阿邻帖木儿为大司徒。遣豫王阿剌忒纳失里镇西番,授以金印。赐诸王脱欢金印,大司徒不兰奚银印。加赵世延翰林学士承旨,封鲁国公。赈卫辉、大名、庐州饥民钞六千锭、粮五千石。开元路胡里该万户府、宁夏路哈赤千户所军士饥,各赈粮二月。己巳,次龙虎台。置肃王宽彻傅、尉、司马各一员。辛未,置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户府,秩正三品,总干罗思军士,隶枢密院。以太禧宗禋使亦列赤为中书平章政事。左、右钦察、龙翊侍卫军士五千三百七十户饥,户赈钞二锭、布一匹、粮一月。癸酉,遣使劳军于云南。时诸王秃剌率万户忽都鲁沙、怯列、孛罗等,皆领兵进讨秃坚、伯忽。甲戌,八番乖西苗阿马、察伯秩等万人侵扰边境,诏枢密臣分兵讨之。乙亥,置顺元宣抚司,统答剌罕军征云南,人赐钞五锭。卫辉路之辉州,以荒乏谷种,给钞三千锭,俾籴于他郡。己卯,遣使诣五台山作佛事。庚辰,命湖广行省以钞五万锭给云南军需。是月,右卫左右手屯田大水,害禾稼八百余顷。广平、河南、大名、般阳、南阳、济宁、东平、汴梁等路,高唐、开、濮、辉、德、冠、滑等州,及大有、千斯等屯田蝗。以浙东宣慰使陈天祐、湖广参知政事樊楫死于王事,赠封特加一级。龙兴张仁兴妻邹氏、奉元李郁妻崔氏以志节,汴梁尹华以孝行,皆旌其门。六月辛巳朔,燕铁木儿言:“向有旨,惟许臣及伯颜兼领三职。今赵世延以平章政事兼翰林学士承旨、奎章阁大学士,引疾以辞。”帝曰:“朕重老成人,其令世延仍视事中书,果病,无预铨选可也。”丙戌,大驾至上都。戊子,给左、右钦察、龙翊侍卫军士粮。壬辰,镇江饥,赈粮四万石。饶州饥,亦命有司赈之。癸巳,御史台臣言:“宣徽院钱谷,出纳无经,以上供饮膳,冒昧者多,不稽其案牍,则弊日滋。宜如旧制,具实上之省部,以备考核。”从之。丙申,立行枢密院讨云南,赐给驿玺书十五、银字圆符五。以河南行省平章彻里铁木儿知行枢密院事,陕西行省平章探马赤、近侍教化为同知、副使。发朵甘思、朵思麻及巩昌诸处军万三千人,人乘马三匹。彻里铁木儿同镇西武靖王搠思班等由四川,教化从豫王阿剌忒纳失里等由八番,分道进军。黄河溢,大名路之属县没民田五百八十余顷。庚子,以内侍中瑞卿撒里为大司徒,赐四川行省左丞孛罗金虎符。以盐课钞二十万锭供云南军需。命河南、湖广、江西、甘肃行省诵《藏经》六百五十部,施钞三万锭。知枢密院事阔彻伯、脱脱木儿,通政使只儿哈郎,翰林学士承旨教化的、伯颜也不干,燕王宫相教化的、斡罗思,中政使尚家奴、秃乌台,右阿速卫指挥使那海察、拜住,以谋变有罪,并弃市,籍其家。癸卯,四川孛罗以蒙古渐丁军五千往云南。乙巳,罗罗斯土官撒加伯合乌蒙蛮兵万人攻建昌县,云南行省右丞跃里帖木儿拒之,斩首四百余级,四川军亦败撒加伯于芦古驿。丙午,朵思麻蒙古民饥,赈粮一月。丁未,改东路蒙古军元帅府为东路钦察军万户府。是月,高唐、曹州及前、后、武卫屯田水灾。大都、益都、真定、河间诸路,献、景、泰安诸州,及左都威卫屯田蝗。迤北蒙古饥民三千四百人,人给粮二石、布二匹。旌表真定梁子益妻李氏等贞节,徐州胡居仁孝行。

  秋七月辛亥,封诸王按浑察为广宁王,授以金印。壬子,命西僧禜星。丙辰,以阔彻伯大司徒印授撒里。丁巳,命中书省、翰林国史院官祀太祖、太宗、睿宗御容于大普庆寺。命西僧为皇子燕王作佛事。西域诸王不赛因遣使来朝贺。监察御史请以所籍阔彻伯衣物分赐宿卫军士,从之。己未,以阔彻伯宅赐太禧宗禋院,衣服赐群臣。通渭山崩,压民舍,命陕西行省赈被灾者十二家。庚申,籍脱脱木儿家赀,输内府。辛酉,改哈思罕万户府为总管府,秩四品。诏:“僧、道、猎户、鹰坊合得玺书者,翰林院无得越中书省以闻。”真定路之平棘,广平路之肥乡,保定路之曲阳、行唐等县,大风雨雹伤稼。许失台速怯、月谨真孛可等部献人口牧畜,命酬其直。江西建昌万户府军戍广海者,一岁更役,来往劳苦,诏仍至元旧制,二岁一更。乙丑,翰林学士承旨也儿吉尼知枢密院事。调诸卫卒筑漷州柳林海子堤堰。丙寅,蒙古百姓以饥乏至上都者,阅口数给以行粮,俾各还所部。增大都赈粜米五万石。大都之顺州、东安州大风雨雹伤稼。戊辰,寿宁公主薨,收其印。己巳,命江浙行省以钞十万锭至云南增其军需。庚午,岁星犯氐宿。开平路雨雹伤稼。中书省臣言:“近岁帑廪虚空,其费有五:曰赏赐,曰作佛事,曰创置衙门,曰滥冒支请,曰续增卫士鹰坊。请与枢密院、御史台、各怯薛官同加汰减。”从之。御史台臣劾奏新除河南府总管张居敬避难不之官,有旨免所授官,加其罪笞。甲戍,赐诸王养怯帖木儿、孛栾台、征棘斯、察阿兀罕等金银钞币有差。丙子,敕中书省、御史台遣官诣江浙、江西、湖广、四川、云南诸行省,迁调三品以下官。命四川行省于明年茶盐引内给钞八万锭增军需,以讨云南。赈木邻、紥里至苦盐泊等九驿,每驿钞五百锭。增给戍居庸关军士粮。海潮溢,漂没河间运司盐二万六千七百余引。丁丑,以给驿玺书五、银字圆符二,增给陕西蒙古都万户府,以讨云南。故丞相铁木迭儿子将作使锁住与其弟观音奴、姊夫太医使野理牙,坐怨望、造符录、祭北斗、咒咀,事觉,诏中书鞫之。事连前刑部尚书乌马儿、前御史大夫孛罗、上都留守马儿及野理牙姊阿纳昔木思等,俱伏诛。云南秃坚、伯忽等势愈猖獗,乌撒禄余亦乘势连约乌蒙、东川、茫部诸蛮,欲令伯忽弟拜延等兵攻顺元。枢密臣以闻,诏即遣使督豫王阿纳忒剌失里及行枢密院、四川、云南行省亟会诸军分道进讨,以乌蒙、乌撒及罗罗斯地接西番,与碉门安抚司相为唇齿,命宣政院督所属军民严加守备,又命巩昌都总帅府调兵千人戍四川。开元、大同、真定、冀宁、广平诸路及忠翊侍卫左右屯田,自夏至于是月不雨。奉元、晋宁、兴国、扬州、淮安、怀庆、卫辉、益都、般阳、济南、济宁、河南、河中、保定、河间等路及武卫、宗仁卫、左卫率府诸屯田蝗。永平庞遵以孝行,福州王荐以隐逸,大同李文实妻齐氏、河南阎遂妻杨氏、大都潘居敬妻陈氏、王成妻高氏以志节,顺德马奔妻胡闰奴、真定民妻周氏、冀宁民妻魏益红以夫死自缢殉葬,并旌其门。

  闰七月庚辰朔,封诸王卯泽为永宁王,授金印,及给银字圆符、给驿玺书,并以所隶封邑岁赋赐之。癸未,遣诸王笃怜、浑秃、孛罗等共银千两、币二百匹,赐诸王朵列铁木儿。监察御史葛明诚言:“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年逾七十,智虑耗衰,固位苟容,无补于事,请斥归田里。”台臣以闻,诏令中书议之。云南茫部路九村夷人阿斡、阿里诣四川行省自陈:“本路旧隶四川,今土官撒加伯与云南连叛,愿备粮四百石、民丁千人,助大军进征。”事闻,诏嘉其去逆效顺,厚慰谕之。卫士上都驻冬者,所给粮以三分为率,二分给钞。大驾将还,敕上都兵马司官二员,率兵士由偏岭至明安巡逻,以防盗贼。市橐驼百、牛三百,充扈从属军之用。丙戌,忠翊卫左右屯田陨霜杀稼。籍锁住、野里牙等库藏、田宅、奴仆、牧畜,给大承天护圣寺为永业。铸黄金神仙符命印,赐掌全真教道士苗道一。己丑,立掌医署,秩正五品。庚寅,以所籍野理牙宅为都督府公署。辛卯,以陕西行台御史中丞脱亦纳为中书参知政事。燕铁木儿言:“赵世延向自言年老,屡乞致仕,臣等以闻,尝有旨,世延旧人,宜与共政中书。御史之言,不知前有旨也。”帝曰:“如御史言,世延固难任中书矣,其仍任以翰林、奎章之职。”四川行省平章汪寿昌言:“云南伯忽叛逆,兴兵进讨,调遣馈饷,皆寿昌领之。顷以市马、造器械、军官俸给、军士行粮,已给钞十五万锭。今伯忽未及殄灭,而乌撒、乌蒙相继为乱,大兵深入,去朝廷益远,元请军需,早乞颁降,从本省酌其缓急,便宜以行,庶不稽误。”从之。宁夏、奉元、巩昌、凤翔、大同、晋宁诸路属县陨霜杀稼。癸巳,以月鲁帖木儿为大司徒。赐哈剌赤军士钞一万锭、粮十万石。察罕脑儿并东、西凉亭诸卫士九百五十人,人赐钞五锭、粮二月;朔漠军士,人钞三锭、布二匹、粮二月。命燕铁木儿以钞万锭,分赐天历初诸王、群臣死事之家。行枢密院言:“征戍云南军士二人逃归,捕获,法当死。”诏曰:“如临战阵而逃,死宜也。非接战而逃,辄当以死,何视人命之易耶?其杖而流之。”丁酉,大驾发上都。授阿怜帖木儿大司徒印。戊戌,甘肃平章政事乃马台封宣宁郡王,授以金印;驸马谨只儿封郓国公,授以银印;并知行枢密院事。赠安南国王陈益稷仪同三司、湖广行省平章政事,王爵如故,谥忠懿。益稷在世祖时自其国来归,遂授以国王,即居于汉阳府,天历二年卒,至是加赠、谥。庚子,鲁王阿剌哥识里所部三万余人告饥,赈钞万锭、粮二万石。中书省臣言:“内外佛寺三百六十七所,用金、银、钞、币不赀,今国用不充,宜从裁省。”命省人及宣政院臣裁减。上都岁作佛事百六十五所,定为百四所,令有司永为岁例。乙巳,云南使来报捷,遣使赐云南、四川省臣、行枢密院臣以上尊。丙午,诸王卜颜帖木儿请给鞍马,愿从诸军击云南,帝嘉其意,从之。戊申,加封孔子父齐国公叔梁纥为启圣王,母鲁国太夫人颜氏为启圣王夫人,颜子兖国复圣公,曾子郕国宗圣公,子思沂国述圣公,孟子邹国亚圣公,河南伯程颢豫国公,伊阳伯程颐洛国公。罗罗斯土官撒加伯及阿陋土官阿剌、里州土官德益兵八千撤毁栈道,遣把事曹通潜结西番,欲据大渡河进寇建昌。四川行省调碉门安抚司军七百人,成都、保宁、顺庆、广安诸屯兵千人,令万户周戡统领,直抵罗罗斯界,以控扼西番及诸蛮部。又遣成都、顺庆二翼万户昝定远等,以军五千同邛部知州马伯所部蛮兵,会周戡等,从便道共讨之,发成都沙糖户二百九十人防遏叙州。征重庆、夔州逃亡军八百人赴成都。广西徭于国安率千五百人寇修仁、荔浦等县,广西元帅府发兵捕之,贼众溃走,生擒国安。大都、太宁、保定、益都诸属县及京畿诸卫、大司农诸屯水,没田八十余顷。杭州、常州、庆元、绍兴、镇江、宁国诸路及常德、安庆、池州、荆门诸属县皆水,没田一万三千五百八十余顷。松江、平江、嘉兴、湖州等路水,漂民庐,没田三万六千六百余顷,饥民四十万五千五百七十余户,诏江浙行省以入粟补官钞三千锭及劝率富人出粟十万石赈之。宝庆、衡、永诸处,田生青虫,食禾稼。冠州郁世复、大都赵祥及弟英,以孝行旌其门。大都爱祖丁、塔术,漷州刘仲温,以输米赈贫旌其门。

  八月庚戌,河南府路新安、沔池等十五驿饥疫,人给粟、马给刍粟各一月。辛亥,云南跃里铁木儿以兵屯建昌,执罗罗斯把事曹通斩之。丁巳,北边诸王月即别遣使来京师。燕铁木儿由西道田猎未至,诏以机务至重,遣使趣召之。己未,大驾至京师,劳遣人士还营。有言蔚州广灵县地产银者,诏中书、太禧院遣人莅其事,岁所得银归大承天护圣寺。辛酉,以世祖是月生,命京师率僧百七十人作佛事七日。御史台臣请立燕王为皇太子,帝曰:“朕子尚幼,非裕宗为燕王时比,俟燕帖木儿至,共议之。”甲子,忠州土官黄祖显遣其子宗忠来朝,献方物。乙丑,遣使诣真定玉华宫,祀睿宗及显懿庄圣皇后神御殿。戊辰,太白犯氐宿。壬申,诏兴举蒙古字学。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言:“臣等比奉旨裁省卫士,今定大内四宿卫之士,每宿卫不过四百人;累朝宿卫之士,各不过二百人。鹰坊万四千二十四人,当减者四千人。内饔九百九十人,四怯薛当留者各百人。累朝旧邸宫分饔人三千二百二十四人,当留者千一百二十人。媵臣、怯怜口共万人,当留者六千人。其汰去者,斥归本部著籍应役。自裁省之后,各宿卫复有容匿汉、南、高丽人及奴隶滥充者,怯薛官与其长杖五十七,犯者与曲给散者皆杖七十七,没家赀之半,以籍入之半为告者赏。仍令监察御史察之。”制可。九月庚辰,江浙行省言:“今岁夏秋霖雨大水,没民田甚多,税粮不满旧额,明年海运本省止可二百万石,余数令他省补运为便。”从之罢入粟补官例。籴豆二十三万石于河间、保定等路,冠、恩、高唐等州,出马八万匹,令诸路分牧之。大宁路地震。甲申,授不兰奚及月鲁铁木儿大司徒印。史惟良辞中书左丞职,不允。命艺文监以《燕铁木儿世家》刻板行之。命河南行省给湖广行省钞四千锭为军需,讨云南。辽阳诸王老的、蛮子台诸部扰民,敕枢密院、宗五府及行省,每岁遣官偕往巡问,以治其狱讼。监察御史葛明诚劾奏:“辽阳行省平章哈剌铁木儿,尝坐赃被杖罪,今复任以宰执,控制东藩,亦足见国家名爵之滥,黜罢为宜。”从之。丙戌,邛部州土官马伯向导征云南军有功,以为征进招讨,知本州事。江西、湖广蒙古军进征云南者,人给钞五锭。云南罗罗斯叛,与成都甚迩,而成都军马俱进征云南,诏四川邻境诸王,发藩部丁壮二千人戍成都。广源贼弗道闭覆寇龙州罗回洞,龙州万户府移文诘安南国,其国回言:“本国自归顺天朝,恪共臣职,彼疆我界,尽归一统。岂以罗回元隶本国,遂起争端?此盖边吏生衅,假闭覆为名尔,本府宜自加穷治。”湖广行省备其言以闻,命龙州万户府申严边防。己丑,荧惑犯鬼宿。辛卯,赐陕西蒙古军之征云南者三十人,人钞六锭。监察御史朵罗台、王文若言:“岭北行省乃太祖肇基之地,武宗时,太师月赤察儿为右丞相,太傅答剌罕为左丞相,保安边境,朝廷遂无北顾之患。今天子临御,及命哈八儿秃为平章政事,其人无正大之誉,有鄙俚之称,钱谷甲兵之事,懵无所知,岂能昭宣皇猷,赞襄国政?且以月赤察儿辈居于前,而以斯人继其后,贤不肖固不待辩而明,理宜黜罢。”制曰:“可。”癸巳,白虹贯日。置麓川路军民总管府,复立总管府于哈剌火州。甲午,荧惑犯鬼宿积尸气。封魏王阿木哥子阿鲁为西靖王。乙未,以立冬祀五福十神、太一真君。御史台臣劾奏:“前中书平章速速,叨居台鼎,专肆贪淫,两经杖断一百七,方议流窜,幸蒙恩宥,量徙湖广。不复畏法自守,而乃携妻娶妾,滥污百端。况湖广乃屯兵重镇,岂宜居此?乞屏之远裔,以示至公。”诏永窜雷州,湖广行省遣人械送其所。丙申,以鲁国大长公主邸第未完,复给钞万锭,命中书平章亦列赤董其役。己亥,以奎章阁纂修《经世大典》,命省、院、台诸司以次宴其官属。以平江等处官田五百顷,赐鲁国大长公主。敕:“诸人非其本俗,敢有弟收其嫂、子收庶母者,坐罪。”壬寅,核实诸卫军户物力。赐鲁国大长公主钞万锭,命燕铁木儿诣其邸第送之。丙午,命西僧作佛事于大明殿。史惟良复乞辞职归养,允其请,仍赐钞二百锭。丁未,中书参知政事张友谅为左丞,知枢密院事脱别台为陕西行台御史大夫。铁里干、木邻等三十二驿,自夏秋不雨,牧畜多死,民大饥,命岭北行省人赈粮二石。至治初以白云宗田给寿安山寺为永业,至是其僧沈明琦以为言,有旨令中书省改正之。敕有司缮治南郊斋宫。辽阳行省水达达路,自去夏霖雨,黑龙、宋瓦二江水溢,民无鱼为食。至是,末鲁孙一十五狗驿,狗多饿死,赈粮两月,狗死者,给钞补市之。辰州万户图格里不花母石抹氏以志节,漳州龙溪县陈必达以孝行,并旌其门。

  冬十月戊申朔,降玺书申饬衍圣公崇奉孔子庙事。赐云南行省参政忽都沙三珠虎符。辛亥,命湖广行省给诸王云都思铁木儿币百匹,以赏将士捕徭贼有功者。壬子,诸王、大臣复请立燕王为皇太子,帝曰:“卿等所言诚是。但燕王尚幼,恐其识虑未弘,不克负荷,徐议之未晚也。”立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户营于大都北,市民田百三十余顷赐之。戊午,致斋于大明殿。己未,遣亚献官中书右丞相燕铁木儿、终献官贴木尔补化率诸执事告庙,请以太祖皇帝配享南郊。庚申,出次郊宫。辛酉,帝服大裘、衮冕,祀昊天上帝于南郊,以太祖皇帝配,礼成,是日大驾还宫。甲子,以奉元驿马瘠死,命陕西行省给钞三千锭补市之。木纳火失温所居诸牧人三千户、濒黄河所居鹰坊五千户,各赈粮两月。乙丑,广西徭贼寇横州及永淳县,敕广西元帅府率兵捕之。枢密院臣言:“每岁大驾幸上都,发各卫军士千五百人扈从,又发诸卫汉军万五千人驻山后,蒙古军三千人驻官山,以守关梁。乞如旧数调遣,以俟来年。”从之。辛未,乌蒙路土官阿朝归顺,遣其通事阿累等贡方物。壬申,御史台臣言:“内外官吏令家人受财,以其干名犯义,罪止四十七、解任。今贪污者缘此犯法愈多,请依十二章计赃多寡论罪。”从之。甲戌,敕:“累朝宫分官署,凡文移无得称皇后,止称某位下娘子。其委用官属,并由中书拟闻。”乙亥,改打捕鹰坊总管府为仁虞都总管府。知枢密院事撒敦、宣徽使唐其势,并赐答剌罕之号。中书省臣言:“近讨云南,已给钞二十万锭为军需,今费用已尽,镇西武靖王搠思班及行省、行院复求钞如前数。臣等议,方当进讨之际,宜依所请给之。”制曰:“可。”赐伯夷、叔齐庙额曰圣清,岁春秋祠以少牢。遣使趣四川、云南行省兵进讨。于是四川行省平章塔出引兵由永宁,左丞孛罗引兵由青山、茫部并进,陈兵周泥驿,及禄余等战,杀蛮兵三百余人。禄余众溃,即夺其关隘,以导顺元诸军。时云南行省平章乞住等俱失期不至。

  十一月庚辰,命中书赈粜粮十万石,济京师贫民。辛巳,御史台臣言:“陕西行省左丞怯列,坐受人僮奴一人及鹦鹉,请论如律。”诏曰:“位至宰执,食国厚禄,犹受人生口,理宜罪之。便鹦鹉微物,以是论赃,失于太苛,其从重者议罪。今后凡馈禽鸟者,勿以赃论,著为令。”癸未,赈上都滦河驻冬各宫分怯怜口万五千七百户粮二万石。甲申,荧惑退犯鬼宿。命帝师率西僧作佛事,内外凡八所,以是日始,岁终罢。丙戌,太白犯垒壁阵。中书省臣言:“至元间,安丰、安庆、庐州等路有未附籍户千四百三十六,世祖命以其岁赋赐床兀儿。后既附籍,所输岁赋皆入官,别令万亿库岁给以钞二百锭。今乞停所给钞,复以其户还赐床兀儿之子燕铁木儿。”从之。罗罗斯撒加伯、乌撒阿答等合诸蛮万五千人攻建昌,跃里铁木儿等引兵追战于木托山下,败之,斩首五百余级。赈襄、邓畏兀民被西兵害者六十三户,户给钞十五锭、米二石;被西兵掠者五百七十七户,户给钞五锭、米二石。广西廉访司言:“今讨叛徭,各行省官将兵二万人,皆屯驻静江,迁延不进,旷日持久,恐失事机。”诏遣使趣之。知枢密院事燕不怜,请依旧制全给鹰坊刍粟,使毋贫乏。帝曰:“国用皆百姓所供,当量入为出,朕岂以鹰坊失所,重困吾民哉?”不从。辛卯,以阔阔台知枢密院事。给山东盐课钞三千锭,赈曹州济阴等县饥民。癸巳,以临江、吉安两路天源延圣寺田千顷所入租税,隶太禧宗禋院。戊戌,立打捕鹰坊红花总管府于辽阳行省,秩四品。辛丑,征河南行省民间自实田土粮税,不通舟楫之处得以钞代输。命陕西行省赈河州蒙古屯田卫士粮两月。甲辰,命司天监翙星。丙午,恩州诸王按灰,坐击伤巡检张恭,杖六十七,谪还广宁王所部充军役。

  十二月戊申,遣伯颜等以将立燕王阿剌忒纳答剌为皇太子,告祭于郊、庙。己酉,以董仲舒从祀孔子庙,位列七十子之下。国子生积分及等者,省、台、集贤院、奎章阁官同考试,中式者以等第试官,不中者复入学肄业。以粟十万石,米、豆各十五万石,给河北诸路牧官马之家,宣忠扈卫斡罗思屯田,给牛、种、农具。辛亥,立燕王阿剌忒纳答剌为皇太子,诏天下。甲寅,西域军士居永平、滦州、丰闰、玉田者,人给钞三锭、布二匹、粮两月。监察御史言:“昔裕宗由燕邸而正储位,世祖择耆旧老臣如王颙、姚燧、萧等为之师、保、宾客。今皇太子仁都聪睿,出自天成,诚宜慎选德望老成、学行纯正者,俾之辅导于左右,以宏养正之功,实宗社生民之福也。”帝嘉纳其言。诏:“龙翔集庆寺工役、佛事,江南行台悉给之。”戊午,以十月郊祀礼成,帝御大明殿受文武百官朝贺,大赦天下。癸亥,知枢密院事阔阔台兼大都留守。乙丑,遣集贤侍读学士珠遘诣真定,以明年正月二十日祀睿宗及后于玉华宫之神御殿。丁卯,命西僧于兴圣、光天宫十六所作佛事。癸酉,诏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户府:“凡立营司境内所属山林川泽,其鸟兽鱼鳖悉供内膳,诸猎捕者坐罪。”甲戌,御史中丞和尚坐受妇人为赂,遇赦原罪。监察御史言:“和尚所为贪纵,有污台纲,罪虽见原,理宜追夺所受制命,禁锢元籍终其身。”台臣以闻,制可。敕各行省:“凡遇边防有警,许令便宜发兵,事缓则驿闻。”赈龙庆州怀来县前岁被兵万一千八百六十户粮两月。冀宁路梁世明妻程氏、中兴路伯颜妻阿迭的以志节,大都宛平县郑珪以行义,并旌其门。赈辽阳行省所居鹰坊户粮一月。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絲絛寶卷 北狩見聞錄一卷 考功詞一卷 潛研堂詩集十卷續集十卷 平津館叢書四十三種 夢談隨錄二卷 大方廣佛新華嚴經合論一百二十卷首一卷 十誦齋集 文帝孝經二卷 經稼堂詩六卷 大學衍義體要十六卷 [光緒]湖南通志二百八十八卷 御刻三希堂石渠寶笈法帖十六卷 爾雅正郭三卷 左海全集 補注傅氏女科全集 各省應解京洋賠各款剔除由鹽關項下撥解數目應解總數表暨分省清單 白沙子古詩教解二卷 學堂歌一卷 [貴州]貴州阮氏事略 補謝灶皇寶卷 [順治]澄城縣志二卷首一卷 復見心齋詩稿六卷 海防圖論一卷陳紀一卷 佩文詩韻釋要五卷 歷代石經畧二卷 一貫堪輿八卷 明季稗史正編二十七卷 孝經一卷 [康熙]鶴慶府志二十六卷 揅經室經進書錄四卷 戰國策三十三卷 [同治]長沙縣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升菴外集一百卷 關中金石記八卷 武威韓氏忠節錄一卷詩錄一卷 遜敏錄四卷 卷施閣文甲集十卷乙集十卷卷施閣詩二十卷 梨園娛老集 柏梘山房文集十六卷續集一卷詩集十卷續集二卷駢體文二卷 順天鄉試朱卷 宋學士全集三十二卷補遺八卷 重訂外科正宗十二卷 舊唐書二百卷 新斠注地理志十六卷 范石湖詩集二十卷 不繫舟漁集十六卷 春在堂尺牘五卷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 左宗植鄉試卷一卷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 金石例補二卷 唐文粹補遺二十六卷 廣博物志五十卷 黃氏青囊全集秘旨二卷 陶選詩集 劉堯誨先生全集十六卷 西洋史要四卷首一卷 傷寒論注四卷傷寒附翼二卷 [光緒]羅次縣志四卷首一卷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月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委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年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大學教育行政週刊_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中央大學秘書處編輯委員會.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1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_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1-32期合刊_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3期_民370815出版x1_04.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4期_中央周刊社民370822出版.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5期_中央周刊社民370829出版.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6期_中央周刊社民370905出版.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7期_中央周刊社.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38-39期合刊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0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2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3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4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5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中央周刊第10卷第46期_劉光炎中央周刊社南京.djvu 文藝畫報_葉靈鳳穆時英上海雜誌公司.djvu 文藝畫報_葉靈鳳穆時英上海雜誌公司.djvu 文藝畫報_葉靈鳳上海雜誌公司.djvu 文藝畫報_葉靈鳳上海雜誌公司.djvu 廣益雜誌_廣生行有限公司蘇州.djvu 廣益雜誌_廣生行有限公司蘇州.djvu 廣益雜誌_廣生行有限公司蘇州.djvu 廣益雜誌_廣生行有限公司蘇州.djvu 廣益雜誌_廣生行有限公司蘇州.djvu 金融物價簡訊_東北銀行總行計劃處編.djvu 金融物價簡訊_東北銀行總行資料室.djvu 廣益雜誌.djvu 廣益雜誌.djvu 廣益雜誌.djvu 廣益雜誌_胡劍公廣益雜誌社南京.djvu 廣益雜誌_胡劍公廣益雜誌社南京.djvu 廣益雜誌_胡劍公廣益雜誌社南京.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大道半月刊_新民編輯社新民編輯社天津.djvu 三一_三一聯誼社南京.djvu 三人行_羅宏毅成都包巷八十二號.djvu 三民主義月刊_胡漢民三民主義月刊社廣州.djvu 三民主義月刊_胡漢民三民主義月刊社廣州.djvu 三民主義月刊_胡漢民三民主義月刊社廣州.djvu 白苋紫茄 白跑一趟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白首无成 白首黄童 白骨再肉 白骨露野 白黑分明 百万雄兵 百下百着 百不获一 百世师 百世流芬 百业萧条 百两烂盈 百中百发 百乘之家 百了千当 百依百从 百口同声 百喙一词 百喙难辩 百堵皆兴 百孔千创 百家诸子 百川赴海 百巧成穷 百年之欢 百年到老 百年归寿 百年难遇 百废具举 百废具兴 百废备举 百思不得其故 百无一二 百无一存 百无失一 百样玲珑 百步无轻担 百炼成刚 百约百叛 百般刁难 百般奉承 百般折磨 百般抚慰 百花争艳 百花生日 百草权舆 百虑攒心 百衣百随 百败不折 百足不僵 百足之虫 百足之虫,断而不蹶 百足之虫,至断不僵 百载树人 百辞莫辩 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百里之任 百里之命 百锻千炼 百鸟朝凤 百龄眉寿 百龙之智 败兴而归 败兵折将 败子回头 败子回头金不换 败家子 败寇成王 败鼓之皮 伴君如伴虎 半亩方塘 半价倍息 半伪半真 半低不高 半半拉拉 半吐半露 半夜敲门不吃惊 半夜敲门心不惊 半天朱霞 半子之谊 半子之靠 半工半读 半懂不懂 半文不值 半文半白 半明半暗 半晴半阴 半死半活 半死梧桐 半济而击 半瓶子醋 半生尝胆 半痴不颠 半真半假 半老徐娘 半身不摄 半零不落 半饥半饱 扳椽卧辙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斑斑斓斓 班师得胜 班师振旅 班行秀出 班衣戏采 班门调斧 绊手绊脚 绊绊磕磕 绊脚石 傍柳随花 傍观冷眼 帮狗吃食 旁午构扇 旁午走急 棒打不回头 膀大腰圆 蚌鹬争衡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