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三十三 本纪第三十三

卷三十三 本纪第三十三

  ◎文宗二

  天历二年春正月己未朔,立都督府,以总左、右钦察及龙翊卫。庚申,封知枢密院事火沙为昭武王。床兀儿之子答邻答里袭父封为句容郡王。高丽国遣使来朝贺。遣前翰林学士承旨不答失里北还皇兄行在所,仍命太府太监沙剌班奉金、币以往。辛酉,封朵列帖木儿复为楚王。高昌王铁木儿补化为中书左丞相,大司农王毅为平章政事,钦察台知枢密院事。皇兄遣火里忽达孙、剌剌至京师。以伯帖木儿扈从有功,遣使以币帛百匹即行在赐之。诸王浑都帖木儿薨,取其印及王傅印以赐斡即。武宁王彻彻秃遣使来言皇兄启行之期。癸亥,燕铁木儿为御史大夫,太平王如故。赐鲁国大长公主钞二万锭营第宅。甲子,太白犯垒壁阵。时享于太庙。齐王月鲁帖木儿薨。乙丑,中书省言:“度支今岁刍槁不足,常例支给外,凡陈乞者,宜勿予。”从之,仍命中书右丞彻里帖木儿总其事。丙寅,帝幸大崇恩福元寺。遣使赐西域诸王燕只吉台海东鹘二。戊辰,遣使献海东鹘于皇兄行在所。己巳,赐内外军士四万二千二百七十人钞各一锭。作佛事。陕西告饥,赈以钞五万锭。辛未,以册命皇后,告于南郊。赐豫王黄金印。回回人户与民均当差役。中书省臣言:“近籍没钦察家,其子年十六,请令与其母同居;仍请继今臣僚有罪致籍没者,其妻有子,他人不得陈乞,亦不得没为官口。”从之。壬申,遣近侍星吉班以诏往四川招谕囊加台。癸酉,命中书省、宣徽院臣稽考近侍、宿卫廪给,定其名籍。以辽阳省蒙古、高丽、肇州三万户将校从逆,举兵犯京畿,拘其符印制敕。罢今岁柳林田狩。复盐制每四百斤为引,引为钞三锭。四川囊加台乞师于镇西武靖王搠思班,搠思班以兵守关隘。甲戌,复命太仆卿教化献海东鹘于皇兄行在所。罢中瑞司。丙子,皇后媵臣张住童等七人授集贤侍讲学士等官。丁丑,四川囊加台攻破播州猫儿垭隘,宣慰使杨延里不花开关纳之。陕西蒙古军都元帅不花台者,囊加台之弟,囊加台遣使招之,不花台不从,斩其使。中书省臣言:“朝廷赏赉,不宜滥及罔功。鹰、鹘、狮、豹之食,旧支肉价二百余锭,今增至万三千八百锭;控鹤旧止六百二十八户,今增二千四百户。又,佛事岁费,以今较旧,增多金千一百五十两、银六千二百两、钞五万六千二百锭、币帛三万四千余匹;请悉拣汰。”从之。中政院臣言,皇后日用所需,钞十万锭、币五万匹、绵五千斤。诏钞予所需之半,币给一万匹。赈大都路涿州房山、范阳等县饥民粮两月。己卯,以册命皇后,告于太庙。庚辰,赐潜邸说书刘道衡等四人官从七品,薛允等十六人官从八品。辛巳,起复中书左丞史惟良为御史中丞。上都官吏,惟初入仕及骤升者黜之,余听叙复。以御史台赃罚钞三百锭赐教坊司撒剌儿。壬午,以陕西行台御史大夫阿不海牙为中书平章政事。皇兄遣常侍孛罗及铁住讫先至京师,赏以金、币、居宅,仍遣内侍秃教化如皇兄行在所。播州杨万户引四川贼兵至乌江峰,官军败之;八番元帅脱出亦破乌江北岸贼兵,复夺关口。诸王月鲁帖木儿统蒙古、汉人、答剌罕诸军及民丁五万五千,俱至乌江。癸未,遣宣靖王买奴往行在所。丙戌,皇兄明宗即皇帝位于和宁之北。四川囊加台焚鸡武关大桥,又焚栈道。命中书省录江陵、汴梁郡县官扈从者三十四人,并升其阶秩。陕西大饥,行省乞粮三十万石、钞三十万锭,诏赐钞十四万锭,遣使往给之。大同路言,去年旱且遭兵,民多流殍,命以本路及东胜州粮万三千石,减时直十之三赈粜之。奉元蒲城县民王显政五世同居,卫辉安寅妻陈氏、河间王成妻刘氏、冀宁李孝仁妻寇氏、濮州王义妻雷氏、南阳郄二妻张氏、怀庆阿鲁辉妻翟氏皆以贞节,并旌其门。

  二月己丑,曲赦四川囊加台。庚寅,燕铁木儿复为中书右丞相。立缮工司,掌织御用纹绮,秩正三品。辛卯,帝御大明殿,册命皇后雍吉剌氏。广西思明路军民总管黄克顺来贡方物。壬辰,囊加台据鸡武关,夺三义、柴关等驿。癸巳,遣翰林侍讲学士曹元用祀孔子于阙里。囊加台以书诱巩昌总帅汪延昌。丙申,命中书省、翰林国史院官祀太祖、太宗、睿宗御容于普庆寺。丁酉,遣晋邸部曲之在京师者还所部。囊加台以兵至金州,据白土关,陕西行省督军御之。枢密院言:“囊加台阻兵四川,其乱未已,请命镇西武靖王搠思班等皆调军,以湖广行省官脱欢、别薛、孛罗及郑昂霄总其兵进讨。”从之。戊戌,命察罕脑儿宣慰使撒忒迷失将本部蒙古军,会镇西武靖王等讨四川。诸佣雇者,主家或犯恶逆及侵损己身,许诉官,余非干己,不许告讦,著为制。颁行《农桑辑要》及《栽桑图》。辛丑,中书省议追尊皇妣亦乞烈氏曰仁献章圣皇后,唐兀氏曰文献昭圣皇后,命有司具册宝。建游皇城佛事。云南行省蒙通蒙算甸土官阿三木,开南土官哀放,八百媳妇、金齿、九十九洞、银沙罗甸,咸来贡方物。癸卯,赐吴王木楠子、西宁王忽答的迷失、诸王那海罕、阔儿吉思金银有差。丙午,囊加台分兵逼襄阳,湖广行省调兵镇播州及归州。己酉,荧惑犯井宿。辛亥,帝谓廷臣曰:“撒迪还,言大兄已即皇帝位。凡二月二十一日以前除官者,速与制敕;后凡铨选,其诣行在以闻。”庐州路合肥县地震。壬子,命有司造行在帐殿。癸丑,诸王月鲁帖木儿等至播州,招谕土官之从囊加台者,杨延里不花及其弟等皆来降。甲寅,立奎章阁学士院,秩正三品,以翰林学士承旨忽都鲁都儿迷失、集贤大学士赵世延并为大学士,侍御史撒迪、翰林直学士虞集并为侍书学士,又置承制、供奉各一员。更铸钞版,仍毁其刓者。调河南、江浙、江西、山东兵万一千,及左右翼蒙古侍卫军二千,讨四川。乙卯,置银沙罗甸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丙辰,奉元临潼、咸阳二县及畏兀儿八百余户告饥,陕西行省以便宜发钞万三千锭赈咸阳,麦五千四百石赈临潼,麦百余石赈畏兀儿,遣使以闻,从之。永平、大同二路,上都云需两府,贵赤卫,皆告饥,永平赈粮五万石,大同赈粜粮万三千石,云需府赈粮一月,贵赤卫赈粮二月。真定平山县、河间临津等县、大名魏县,有虫食桑,叶尽,虫俱死。

  三月辛酉,遣燕铁木儿奉皇帝宝于明宗行在所,仍命知枢密院事秃儿哈帖木儿、御史中丞八即剌,翰林直学士马哈某、典瑞使教化的、宣徽副使章吉、佥中政院事脱因、通政使那海、太医使吕廷玉、给事中咬驴、中书断事官忽儿忽答、右司郎中孛别出、左司员外郎王德明、礼部尚书八剌哈赤等从行。复命有司奉金千五百两、银七千五百两、币帛各四百匹及金腰带二十,诣行在所,以备赐予。帝命廷臣曰:“宝玺既北上,继今国家政事,其遣人闻于行在所。”癸亥,命有司造乘舆服御,北迎大驾。改潜邸所幸诸路名:建康曰集庆,江陵曰中兴,琼州曰乾宁,潭州曰天临。甲子,减大官羊直。丙寅,跃里帖木儿自行在还,谕旨曰:“朕在上都,宗王、大臣必皆会集,有司当备供张。上都积贮,已为倒剌沙所耗,大都府藏,闻亦悉虚。供亿如有不足,其以御史台、司农司、枢密、宣徽、宣政等院所贮充之。”蒙古饥民之聚京师者,遣往居庸关北,人给钞一锭、布一匹,仍令兴和路赈粮两月,还所部。戊辰,云南诸王答失不花、秃坚不花及平章马思忽等集众五万,数丞相也儿吉尼专擅十罪,将杀之。也儿吉尼遁走八番,答失不花等伪署参知政事等官。己巳,命改集庆潜邸,建大龙翔集庆寺,以来岁兴工。辛未,监察御史与紥鲁忽赤等官录囚。壬申,以去冬无雪,今春不雨,命中书及百司官分祷山川群祀。设奎章阁授经郎二员,职正七品,以勋旧、贵戚子孙及近侍年幼者肄业。甲戌,旧赐笃麟帖木儿平江田百顷,官尝收其租米,诏特予之。开辽阳酒禁。乙亥,置行枢密院,以山东都万户也速台儿知行枢密院事,与湖广、河南两省官进兵平四川,也速台儿以病不往。命明里董阿为蒙古巫觋立祠。丁丑,文献昭圣皇后神御殿月祭,特命如列圣故事。僧、道、也里可温、术忽、合失蛮为商者,仍旧制纳税。丙戌,囊加台所遣守隘碉门安抚使布答思监等降于云南行省。丁亥,雨土,霾。

  夏四月己丑,时享于太庙。辛卯,命跃里铁木儿、王不怜吉台代也速台儿讨四川,不怜吉台以母老辞,同佥枢密院事傅岩起请往,从之。壬辰,匠官年七十者,许致仕。浚漷州漕运河。甲午,四番卫士各分五十人直东宫。丁酉,给钞万锭,为集庆大龙翔寺置永业。戊戌,以陕西久旱,遣使祷西岳、西镇诸祠。赐卫士万三千人钞,人八十锭。四番卫士旧以万人为率,至是增三千人。己亥,湖广行省参知政事孛罗奉诏至四川,赦囊加台等罪,囊加台等听诏,蜀地悉定,诸省兵皆罢。癸卯,明宗遣武宁王彻彻秃、中书平章政事哈八儿秃来锡命,立帝为皇太子,命仍置詹事院,罢储庆司。陕西诸路饥民百二十三万四千余口,诸县流民又数十万,先是尝赈之,不足;行省复请令商贾入粟中盐,富家纳粟补官,及发孟津仓粮八万石及河南、汉中廉访司所贮官租以赈,从之。德安府屯田饥,赈粮千石。常德、澧州、慈利州饥,赈粜粮万石。赈卫辉路饥民万七千五百余户。丙午,封孛罗不花为镇南王。占腊国来贡罗香木及象、豹、白猿。戒翰林、典瑞两院官,不许互相奏请玺书以护其家。诸王分邑达鲁花赤受代,不得仍留官所,其父兄所居官,子弟不得再任。辛亥,赈邓州诸县被兵逃户粮三千六百石。壬子,赈通州诸县被兵之民粮两月,被俘者四千五百一十人,命辽阳行省督所属簿录,护送归其家。丙辰,行在所遣只儿哈郎等至京师。河南廉访司言:“河南府路以兵、旱民饥,食人肉事觉者五十一人,饿死者千九百五十人,饥者一万七千四百余人。乞弛山林川泽之禁,听民采食,行入粟补官之令,及括江淮僧道余粮以赈。”从之。江浙行省言:“池州、广德、宁国、太平、建康、镇江、常州、湖州、庆元诸路及江阴州饥民六十余万户,当赈粮十四万三千余石。”从之。诸王忽剌答儿言黄河以西所部旱蝗,凡千五百户,命赈粮两月。大都、兴和、顺德、大名、彰德、怀庆、卫辉、汴梁、中兴诸路,泰安、高唐、曹、冠、徐、邳诸州,饥民六十七万六千余户,赈以钞九万锭、粮万五千石。大都宛平县,保定遂州、易州,赈粮一月,靖州赈粜粮九千八百石。濮州鄄城县蚕灾,大宁兴中州、怀庆孟州、庐州无为州蝗。广西獠寇古县。

  五月丁巳朔,复赐鲁国大长公主钞二万锭,以构居第。赐燕铁木儿祖父纪功碑铭。水达达路阿速古儿千户所大水。己未,遣翰林学士承旨阿邻帖木儿北迎大驾。命司天监翙星。昌王八剌失里还镇。庚申,太白犯鬼宿积尸气。癸亥,复遣翰林学士承旨斡耳朵迎大驾。乙丑,命有司给行在宿卫士衣粮及马刍豆。以储庆司所贮金三十锭、银百锭,建大承天护圣寺。给皇子宿卫之士千人钞,四番宿卫增为万三千人,至是又增千人。甲戌,命中书省臣拟注中书六部官,奏于行在所。乙亥,幸大圣寿万安寺,作佛事于世祖神御殿,又于玉德殿及大天源延圣寺作佛事。丙子,武宁王彻彻秃、中书平章政事哈八儿秃至自行在所,致立皇太子之命。赐彻彻秃金五百两,余有差。改储庆使司为詹事院。伯颜、铁木儿补化及江南行台御史大夫阿儿思兰海牙、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曹立,并为太子詹事;又除副詹事、詹事丞及断事官、家令司、典宝、典用、典医等官。丁丑,帝发京师,北迎明宗皇帝。戊寅,次于大口。征诸王鼎八入朝。庚辰,次香水园。置江淮财赋都总管府,秩正三品,隶詹事院。陕西行省言:“凤翔府饥民十九万七千九百人,本省用便宜赈以官钞万五千锭。又,丰乐八屯军士饥,死者六百五十人,万户府军士饥者千三百人,赈以官钞百三十锭。”从之。给保定路定兴驿车马,又赈被兵之民百四十五户粮一月,真定路民被兵者二千七百四十八户,亦命赈之。上都迭只诸位宿卫士及开平县民被兵者,并赈以粮。大名路蚕灾。

  六月丁亥朔,明宗遣近侍马驹、塔台、别不花至。丁酉,铁木儿补化以旱乞避宰相位,有旨谕之曰:“皇帝远居沙漠,未能即至京师,是以勉摄大位。今亢阳为灾,皆予阙失所致。汝其勉修厥职,祗修实政,可以上答天变。”仍命驰奏于行在。己亥,江浙行省言,绍兴、庆元、台州、婺州诸路饥民凡十一万八千九十户。乙巳,命中书省逮系也先捏以还。丙午,永平屯田府所隶昌国诸屯大风骤雨,平地出水。丁未,太白昼见。庚戌,次于上都之六十里店。辛亥,陕西行台御史孔思迪言:“人伦之中,夫妇为重。比见内外大臣得罪就刑者,其妻妾即断付他人,似与国朝旌表贞节之旨不侔、夫亡终制之令相反。况以失节之妇配有功之人,又与前贤所谓‘娶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之意不同。今后凡负国之臣籍没奴婢财产,不必罪其妻子。当典刑者,则孥戮之,不必断付他人,庶使妇人均得守节。请著为令。”壬子,海运粮至京师,凡百四十万九千一百三十石。是月,陕西雨。赐凤翔府岐阳书院额。书院祀周文宪王,仍命设学官,春秋释奠,如孔子庙仪。明宗遣吏部尚书别儿怯不花还京师。命中书集老臣议赈荒之策。时陕西、河东、燕南、河北、河南诸路流民十数万,自嵩、汝至淮南,死亡相藉,命所在州县官以便宜赈之。顺元、思、播州诸驿,因兵兴,马多羸毙,驿户贫乏,令有司市马补之。益都莒、密二州春水,夏旱蝗,饥民三万一千四百户,赈粮一月。陕西延安诸屯,以旱免征旧所逋粮千九百七十石。永平屯田府昌国、济民、丰赡诸署,以蝗及水灾,免今年租。汴梁蝗,卫辉蚕灾,峡州旱,淮东诸路、归德府徐、邳二州大水。

  秋七月丙辰朔,日有食之。丁巳,次上都之三十里店。宗仁卫屯田大水,坏田二百六十顷。戊午,大都之东安、蓟州、永清、益津、潞县,春夏旱,麦苗枯;六月壬子雨,至是日乃止,皆水灾。己未,更定迁徙法:凡应徙者,验所居远近,移之千里,在道遇赦,皆得放还;如不悛再犯,徙之本省不毛之地,十年无过,则量移之;所迁人死,妻子听归土著。著为令。征京师僧道商税。癸亥,太白经天。丙子,帝受皇太子宝。辛巳,发诸卫军六千完京城。冀宁阳曲县雨雹,大者如鸡卵。令诸王封邑达鲁花赤,推择本部年二十五以上、识达治体、廉慎无过者以充,或有冒滥,罪及王傅。遣使以上尊、腊羊、钞十锭至大都国子监,助仲秋上丁释奠。以淮安海宁州、盐城、山阳诸县去年水,免今年田租。真定、河间、汴梁、永平、淮安、大宁、庐州诸属县及辽阳之盖州蝗。

  八月乙酉朔,明宗次于王忽察都。丙戊,帝入见,明宗宴帝及诸王、大臣于行殿。庚寅,明宗崩,帝入临哭尽哀。燕铁木儿以明宗后之命,奉皇帝宝授于帝,遂还。壬辰,次孛罗察罕,以伯颜为中书左丞相,依前太保;钦察台、阿儿思兰海牙、赵世延并中书平章政事;甘肃行省平章朵儿只为中书右丞;中书参议阿荣、太子詹事丞赵世安并中书参知政事;前右丞相塔失铁木儿、知枢密院事铁木儿补化及上都留守铁木儿脱并为御史大夫。癸巳,帝至上都。乙未,赐护守大行皇帝山陵官、御史大夫孛罗等钞有差。焚四川伪造盐、茶引。丙申,监察御史徐奭言:“天下不可一日无君,神器不可一时而旷。先皇帝奄弃臣庶已逾数日,伏望圣上早正宸极,以安亿兆之心,实宗社无疆之福。”流诸王忽剌出于海南。丁酉,命阿荣、赵世安提调通政院事,一切给驿事皆关白然后给遣。戊戌,四川囊加台以指斥乘舆,坐大不道弃市。己亥,帝复即位于上都大安阁,大赦天下,诏曰:

  朕惟昔上天启我太祖皇帝肇造帝业,列圣相承。世祖皇帝既大一统,即建储贰,而我裕皇天不假年,成宗入继,才十余载。我皇考武宗归膺大宝,克享天心,志存不私,以仁庙居东宫,遂嗣宸极。甫及英皇,降割我家。晋邸违盟构逆,据有神器,天示谴告,竟陨厥身。于是宗戚旧臣,协谋以举义,正名以讨罪,揆诸统绪,属在眇躬。朕兴念大兄播迁朔漠,以贤以长,历数宜归,力拒群言,至于再四。乃曰艰难之际,天位久虚,则众志弗固,恐隳大业。朕虽从请而临御,秉初志之不移,是以固让之诏始颁,奉迎之使已遣。寻命阿剌忒纳失里、燕铁木儿奉皇帝宝玺,远迓于途。受宝即位之日,即遣使授朕皇太子宝。朕幸释重负,实获素心,乃率臣民北迎大驾。而先皇帝跋涉山川,蒙犯霜露,道里辽远,自春徂秋,怀艰阻于历年,望都邑而增慨,徒御弗慎,屡爽节宣。信使往来,相望于道路,彼此思见,交切于衷怀。八月一日,大驾次王忽察都,朕欣瞻对之有期,独兼程而先进,相见之顷,悲喜交集。何数日之间,而宫车弗驾,国家多难,遽至于斯!念之痛心,以夜继旦。诸王、大臣以为祖宗基业之隆,先帝付托之重,天命所在,诚不可违,请即正位,以安九有。朕以先皇帝奄弃方新,摧怛何忍;衔哀辞对,固请弥坚,执谊伏阙者三日,皆宗社大计,乃以八月十五日即皇帝位于上都,可大赦天下,自天历二年八月十五日昧爽以前,罪无轻重,咸赦除之。於戏!戡定之余,莫急乎与民休息;丕变之道,莫大乎使民知义。亦惟尔中外大小之臣,各究乃心,以称朕意。

  庚子,命阿荣、赵世安督造建康龙翔集庆寺。辛丑,立宁徽寺,掌明宗宫分事。壬寅,以钞万锭、币帛二千匹,供明宗后八不沙费用。升奎章阁学士院秩正二品,更司籍郎为群玉署,秩正六品。癸卯,幸世祖所御幄殿祓祭。禁凡送诸王、驸马恩赐者,毋受金币,犯者以赃论;或以衣、马为赠者听。遣道士苗道一、吴全节修醮事于京师,毛颖远祭遁甲神于上都南屏山、大都西山。甲辰,命司天监及回回司天监翙星。中书省臣言:“祖宗故事,即位之初,必恩赉诸王、百官。比因兵兴,经费不足,请如武宗之制,凡金银五锭以上减三之一,五锭以下全畀之,又以七分为率,其二分准时直给钞。”制可。遣钦察台先还京师,经理政务;燕铁木儿、阿荣留上都,监给恩赉金币。以仁宗、英宗潜邸宿卫士二百人还大都,备直宿。乙巳,立艺文监,秩从三品,隶奎章阁学士院;又立艺林库、广成局,皆隶艺文监。赐御史中丞史惟良沛县地五十顷。发诸卫军浚通惠河。丙子,自庚子至是日,昼雾夜晴。封牙纳失里为辽王,以故辽王脱脱印赐之。出官米五万石,赈粜京师贫民。丁未,以马紥儿台为上都留守。马紥儿台前为陕西行台侍御史,坐涂毁诏书得罪,以其兄伯颜有功,故特官之。戊申,封诸王宽彻为肃王。己酉,车驾发上都。赐明宗北来卫士千八百三十人各钞五十锭,怯薛官十二人各钞二百锭;赐诸部曲出征者币帛人各二匹,遣还。冀宁之忻州兵后荐饥,赈钞千锭。庚戌,改詹事院为储政院,伯颜兼储政使,中政使哈撒儿不花、太子詹事丞霄云世月思、前储庆使姚炜并储政使。河东宣慰使哈散托朝贺为名,敛所属钞千锭入己,事觉,虽会赦,仍征钞还其主。敕自今有以朝贺敛钞者,依枉法论罪。癸丑,征吴王泼皮及其诸父木楠子赴京师。甲寅,置隆祥总管府,秩正三品,总建大承天护圣寺工役。监察御史劾:“前丞相别不花昔以赃罢,天历初因人成功,遂居相位。既矫制以买驴家赀赐平章速速,又与速速等潜呼日者推测圣算。今奉诏已释其罪,宜窜诸海岛,以杜奸萌。”帝曰:“流窜海岛,朕所不忍,其并妻子置之集庆。”河南府路旱、疫,又被兵,赈以本府屯田租及安丰务递运粮三月。莒、密、沂诸州,饥民采草木实,盗贼日滋,赈以米二万一千石,并赈晋宁路饥民钞万锭。大名、真定、河间诸属县及湖、池、饶诸路旱,保定之行唐县蝗。加封大都城隍神为护国保宁王,夫人为护国保宁王妃。

  九月乙卯朔,作佛事于大明殿、兴圣、隆福诸宫。市故宋太后全氏田为大承天护圣寺永业。戊午,赐武宁王彻彻秃金百两、银五百两,西域诸王燕只吉台金二千五百两、银万五千两,钞币有差。己未,立龙翔、万寿营缮提点所、海南营缮提点所,并秩正四品,隶隆祥总管府。庚申,加封故领诸路道教事张留孙为上卿、大宗师、辅成赞化保运神德真君。辛酉,凡往明宗所送宝官吏,越次超升者皆从黜降。赈甘肃行省沙州、察八等驿钞各千五百锭。癸亥,敕宣徽院所储金、银、钞、币,百司毋得奏请。甲子,赐云南乌撒土官禄余、曲靖土官举精衣各一袭。丁卯,大驾至大都。戊辰,敕翰林国史院官同奎章阁学士采辑本朝典故,准《唐》、《宋会要》,著为《经世大典》。召威顺王宽彻不花赴阙。敕:“使者颁诏赦,率日行三百余里。既受命,逗留三日及所至饮宴稽期者治罪,取赂者以枉法论。”辛未,以控鹤士二十人赐宣靖王买奴。监察御史劾奏:“知枢密院事塔失帖木儿阿附倒剌沙,又与王禅举兵犯阙。今既待以不死,而又付之兵柄,事非便。”诏罢之。壬申,怯薛官武备卿定住特授开府仪同三司。癸酉,帝御大明殿,受诸王、百官朝贺。铁木迭儿诸子锁住等,明宗尝敕流于南方,燕铁木儿言,锁住天历初有劳于国,请各遣还田里,从之。甲戌,命江浙行省明年漕运粮二百八十万石赴京师。广西思明州土官黄宗永遣其子来贡虎、豹、方物。乙亥,史惟良上疏言:“今天下郡邑被灾者众,国家经费若此之繁,帑藏空虚,生民凋瘵,此政更新百废之时。宜遵世祖成宪,汰冗滥蚕食之人,罢土木不急之役,事有不便者,咸厘正之。如此则天灾可弭,祯祥可致。不然,将恐因循苟且,其弊渐深,治乱之由,自此而分矣。”帝嘉纳之。丙子,改太禧院为太禧宗禋院。立温州路竹木场。以卫辉路旱,罢苏门岁输米二千石。铁木儿补化加录军国重事。以翰林学士承旨也儿吉尼、元帅梁国公都列捏并知行枢密院事。立卫候司,秩正四品,隶储政院。赈陕西临潼等二十三驿各钞五百锭。论也先捏以不忠不敬,伏诛。岚、管、临三州所居诸王八剌马、忽都火者等部曲,乘乱为寇,遣省、台、宗正府官往督有司捕治之。壬午,伯颜以病在告,居赤城,遣使召赴阙。封知枢密院事燕不邻为兴国公,以大司农卿燕赤为司徒。癸未,建颜子庙于曲阜所居陋巷。上都西按塔罕、阔干忽剌秃之地,以兵、旱,民告饥,赈粮一月。

  冬十月甲申朔,帝服衮冕,享于太庙。丙戌,命钦察台兼领度支监,遣镇南王孛罗不花还镇杨州。禁奉元、永平酿酒。戊子,知枢密院事昭武王火沙知行枢密院事。己丑,立大承天护圣寺营缮提点所,秩正五品;又立大都等处、平江等处田赋提举司二,秩从五品;皆隶隆祥总管府。辛卯,燕铁木儿率群臣请上尊号,不许。云南行省立元江等处宣慰司。申饬海道转漕之禁。籍四川囊加台家产,其党杨静等皆夺爵,杖一百七,籍其家,流辽东。封太禧宗禋使秃坚帖木儿为梁国公。甲午,以登极恭谢,遣官代祀于南郊、社稷。中书省臣言:“旧制,朝官以三十月为一考,外任则三年为满。比年朝官率不久于其职,或数月即改迁,于典制不类,且治迹无从考验。请如旧制为宜。”敕:“除风宪官外,其余朝官,不许二十月内迁调。”监察御史劾奏:“吏部尚书八剌哈赤,先除陕西行台侍御史,避难不行。”罢之。丙申,中书省臣言:“臣等谨集枢密院、御史台、翰林、集贤院、奎章阁、太常礼仪院、礼部诸臣僚,议上大行皇帝尊谥曰翼献景孝皇帝,庙号明宗,国言谥号曰护都笃皇帝。”是日,奉玉册、玉宝于太庙,如常仪。命江西、湖广分漕米四十万石,以纾江浙民力;给钞十五万锭,赈陕西饥民。己亥,加封天妃为护国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赐庙额曰灵慈,遣使致祭。申饬都水监河防之禁。辛丑,遣使括勘内外郡邑官久次事故应代者,岁终上名于中书省。以怯怜口诸色民匠总管府及所属诸司隶徽政院者,悉隶储政院。发中政院财赋总管府粮储在江南者赴京师,以助经费,验时直以钞还之。诸王、公主、官府、寺观拨赐田租,除鲁国大长公主听遣人征收外,其余悉输于官,给钞酬其直。壬寅,弛陕西山泽之禁以与民。大宁路地震。癸卯,命道士苗道一建醮于长春宫。改琼州军民安抚司为乾宁军民安抚司,升定安县为南建州,隶海北元帅府,以南建洞主王官知州事,佩金符,领军民。监察御史劾奏:“张思明在仁宗朝,阿附权臣铁木迭儿,间谍两宫,仁宗灼见其奸,既行黜降。及英宗朝铁木迭儿再相,复援为左丞,稔恶不悛,竟以罪废。今又冒居是官,宜从黜罢。”诏罢之。敕刑部尚书察民之无赖者惩治之。甲辰,畏兀僧百八人作佛事于兴圣殿。戊申,以江淮财赋都总管府隶储政院,供皇后汤沐之用。作佛事于广寒殿。征朵朵、王士熙等十二人于贬所,放还乡里。庚戌,以亲祀太庙礼成,诏天下。罢大承天护圣寺工役。囚在狱三年疑不能决者,释之。民间拖欠官钱无可追征者,尽行蠲免。命通政院官分职往所在官司,佥补逃亡驿户。大都至上都并塔思哈剌、旭麦怯诸驿,自备首思,供给繁重,天历三年官为应付。免征奉元路民间商税一年,命所在官司设置常平仓。云南八番为囊加台所诖误,反侧未安者,并贳其罪。免各处煎盐灶户杂泛夫役二年。遣使代祀岳渎山川。免永平屯田总管府田租,申禁天下私杀马牛。明宗乳媪夫斡耳朵,在武宗时为大司徒,仁宗朝拘其印。燕铁木儿以为言,诏给还之。云南威楚路黄州土官哀放遣其子来朝贡。湖广常德、武昌、澧州诸路旱饥,出官粟赈粜之。陕西凤翔府饥民四万七千户,皆赈以钞。

  十一月乙卯,以立皇后,诏天下。受佛戒于帝师,作佛事六十日。丙辰,以句容郡王答邻答里知行枢密院事。诏列圣诸宫后妃陪从之臣,永给衣廪刍粟。后八不沙请为明宗资冥福,命帝师率群僧作佛事七日于大天源延圣寺,道士建醮于玉虚、天宝、太乙、万寿四宫及武当、龙虎二山。戊午,遣使代祀天妃。赐燕铁木儿宅一区。皇后以银五万两,助建大承天护圣寺。冠州旱。命朵耳只亦都护为河南行省丞相。近制行省不设丞相,中书省以为言,帝有旨:“朵耳只先朝旧臣,不当以例拘。”武宗宿卫士岁赐,如仁宗卫士例。西夏僧总统封国公冲卜卒,其弟监藏班臧卜袭职,仍以玺书、印章与之。癸亥,以翰林学士承旨阔彻伯知枢密院事,位居众知院事上。甲子,庐州旱饥,发粮五千石赈之。止鹰坊毋猎畿甸。江西龙兴、南康、抚、瑞、袁、吉诸路旱。丙寅,升山东河北蒙古军大都督府秩从二品。改普庆修寺人匠提举司为营缮提点所,秩从五品,隶崇祥总管府。云南威楚路土官昵放来朝贡。罢功德使司,以所掌事归宣政院。己巳,撒迪为中书右丞。命中书左丞赵世安提调国子监学。庚午,诸王阔不花至自陕西,收其印,遣还。壬申,毁广平王木剌忽印,命哈班代之,更铸印以赐。癸酉,太阴犯填星。丙子,诸王阿剌忒纳失里翊戴有劳,以其父越王秃剌印与之。丁丑,复立孟定路军民总管府,复给元江路军民总管府印。湖广州县为广源等徭寇掠者二百八十余所,命行省平章刘脱欢招捕之。造青木绵衣万领,赐围宿军。乙卯,翰林国史院臣言:“纂修《英宗实录》,请具倒剌沙款伏付史馆。”从之。高丽国王王焘久病,不能朝,请命其子桢袭位。以平江官田百五十顷,赐大龙翔集庆寺及大崇禧万寿寺。辛巳,迁山东河北蒙古军大都督府于濮州,仍听山东廉访司按治。钦察台兼右都威卫使。壬午,诏豫王阿剌忒纳失里镇云南,赐其卫士钞万锭,仍每岁豫给其衣廪。

  十二月甲申,给豳王忽塔忒迷失王傅印,以西僧辇真吃剌思为帝师。诏僧尼徭役一切无有所与。丙戌,诏百官一品至三品,先言朝政得失一事;四品以下,悉听敷陈。仍命赵世安、阿荣辑录所上章疏,善者即议举行。追封燕铁木儿曾祖班都察为溧阳王,祖土土哈为升王,父床兀儿为杨王。庚寅,祓祭于太祖幄殿。以末吉为大司徒。中书省臣言:“旧制,凡有奏陈,众议定共署,乃入奏。近年,事方议拟,一二省臣辄已上请,致多乖滞。今请如旧制。”御史台臣言:“风宪官赴任,毋拘远近,均给驿为宜。”并从之。辛卯,命帝师率其徒作佛事于凝晖阁。甲午,冀宁路旱饥,赈粮二千九百石。乙未,改封前镇南王帖木儿不花为宣让王。初,镇南王脱不花薨,子孛罗不花幼,命帖木儿不花袭其爵。孛罗不花既长,帖木儿不花请以王爵归之,乃特封宣让王,以示褒宠。收诸王帖古思金印。诏谕廷臣曰:“皇姑鲁国大长公主,蚤寡守节,不从诸叔继尚,鞠育遗孤,其子袭王爵,女配予一人。朕思庶民若是者犹当旌表,况在懿亲乎?赵世延、虞集等可议封号以闻。”诏:“诸僧寺田,自金、宋所有及累朝赐予者,悉除其租。其有当输租者,仍免其役。僧还俗者,听复为僧。”戊戌,以淮、浙、山东、河间四转运司盐引六万,为鲁国大长公主汤沐之资。己亥,遣使驿致故帝师舍利还其国,给以金五百两、银二千五百两、钞千五百锭、币五千匹。加谥汉长沙王吴芮为长沙文惠王。壬寅,命江浙行省印佛经二十七藏。癸卯,蕲州路夏秋旱饥,赈米五千石。甲辰,以明年正月武宗忌辰,命高丽、汉僧三百四十人,预诵佛经二藏于大崇恩福元寺。丁未,造至元钞四十五万锭、中统钞五万锭,如岁例。中书省臣言:“在京酒坊五十四所,岁输课十余万锭。比者间以赐诸王、公主及诸官寺,诸王、公主自有封邑、岁赐,官寺亦各有常产,其酒课悉令仍旧输官为宜。”从之。开河东冀宁路、四川重庆路酒禁。罢土番巡捕都元帅府。赈上都留守司八剌哈赤二千二百余户、烛剌赤八百余户粮三月,钞有差;牙连秃杰鲁迭所居鹰坊八百七十户粮三月。戊申,以玥璐不花为御史大夫,兼领隆祥总管府事。庚戌,诏兴举中政院事。辛亥,趣内外已授官者速赴任。改上都馒头山为天历山。壬子,织武宗御容成,即神御殿作佛事。敕:“凡阶开府仪同三司者,班列居一品之前。”武昌江夏县火,赈其贫乏者二百七十户粮一月。黄州路及恩州旱,并免其租。是岁,会赋入之数:金三百二十七锭,银千一百六十九锭,钞九百二十九万七千八百锭,币帛四十万七千五百匹,丝八十八万四千四百五十斤,绵七万六百四十五斤,粮千九十六万五十三石。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耶律璟是怎样的一个人 历史如何评价耶律璟? 杀人无数!千年古墓:法老的诅咒铭文 揭秘:诸葛亮三气周瑜的历史真相 丑后贾南风是谁的皇后?贾南风与潘安有何关系 皇帝真的会雨露均沾吗:一晚上能临幸几个? 抗战中的朝鲜独立志士:奋斗在抗战的第一线 文成公主入藏后的真实境遇:地位平庸 守寡31年 盘点: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最为让人震撼的缴获物品 神秘的红崖天书 你能解开其中奥秘吗? 男风指什么?古代有哪些皇帝有特殊癖好? 陈废帝陈伯宗有几个老婆 陈伯宗的老婆是谁 崔州平跟诸葛亮的关系是朋友还是师徒 古代中国为何曾把癞蛤蟆神圣化?古代蟾蜍的寓意 揭秘秦穆公任用百里奚的原因是什么? 外交家顾维钧爱吃臭豆腐:出国亦随身带十几罐 武则天的故事:大唐江山是如何落入武则天手中的? 唐朝野史:大诗人李白凭一首诗换来一个老婆 北宋文学家晏殊的贡献 晏殊的主要成就有哪些 你不知道的茶圣陆羽:茶从他开始才与文化结缘 定陶战役:全歼敌整编第三师活着了师长赵锡田 人数上亿的汉族为什么干不过人数很少的少数民族 郑和的身世解密:原名马三宝或为名臣赛典赤后裔 慈安:清朝史上比慈禧还要厉害的女人 一个使武则天顺利当上皇后的口蜜腹剑的男人 汉高祖刘邦用什么方法化解了冒顿围白登之困 孝文帝太仁慈终其一生都没有亲自处死冯妙莲 唐朝的那些事儿:谁是大唐王朝最美的单亲妈妈? 秦始皇苦寻找长生不老药据说和一个寡妇有关! 谁是水浒传中唯一当上皇帝的梁山好汉? 汉景帝一夜风流:竟换来汉朝二百年的盛世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项羽与爱妻虞姬怎么认识的?司马迁为何项羽评价甚高 大特务谷正文:毛人凤为何称其比自己还狠? 唐朝女性服饰比现代人讲究:一件衣服常做上几年 杀胡令:曾经称霸一时的五胡十六国就成为历史 逃将方伯谦还是“房叔”?刘公岛上共有28处房产 揭秘隋文帝杨坚竟是没有污点的完美皇帝? 隋炀帝杨广和唐太宗李世民对待兄弟谁更残暴? 佛家九字真言与道家九字真言有何关系? 俞大猷的历史成就 俞大猷的历史评价怎么样? 明万历皇帝为何只是个“牌位”?其中有何隐情 西汉后期大臣王商是怎样的人 历史如何评价王商 苏东坡如英雄豪杰一般仗义疏财 小伙伴都惊呆了! 东晋史上一代名将陶侃:搬砖捡破烂的别样人生 至今无解!揭全球三大离奇诅咒谜团 柴进的绰号为什么叫小旋风?柴进绰号小旋风由来 程砚秋一代名伶有风骨但为何不收女弟子 状元榜眼探花是怎么来的?细说中国古代科举制度 解密:唐玄宗为何没有将宠妃杨玉环立为皇后? 隋唐名将史万岁:一生征战沙场却死于朝堂阴谋之下 虞姬真有致死项羽的嫌疑吗 水浒传五大绝色美女:第一竟是她 揭秘:明朝将领如何防止军队士兵因不满情绪闹事 康熙杀权臣鳌拜,光绪为何不灭慈禧亲政 史上最强潜伏:哪位君主做傀儡42年一朝绝地反击? 揭秘武则天晚年最荒唐的一件事 古代的人结婚时新娘为何都要蒙上红盖头呢? 荷叶包饭起源:陈霸先击溃北齐军背后的故事 唐代大诗人李白为何被唐玄宗炒了鱿鱼? 乾隆继位后 如何收拾雍正安排的两位辅助老臣 德国纳粹头目阿道夫·希特勒究竟吸食了多少毒品 揭秘:慈禧太后的外国情人有哪些 为什么正月初七称为人日?漫谈人日节的历史 李存勖有多宠信伶人?如何评价李存勖这个人? 北宋大臣许将生平简介 北宋大臣许将是怎么死的 汉文帝最爱的女人不是窦漪房 竟然是她! 一个买官的土豪 为何最终被光绪逼成了和尚 北望幽燕:刘备望明月思故乡 揭秘明英宗朱祁镇被也先掠去当俘虏当了多久 揭秘:西晋为何会发生八王之乱?八王分别是谁 秦国一代名将蒙恬如何甘愿死于奸臣赵高之手 罗芳伯:世界上第一个共和国竟然由这个华人创建 20年代济南版“一九四二”:三百万人被饿死 李裹儿的生平简介 唐朝李裹儿是个怎样的人 三国大将黄盖发起火烧赤壁是发生在几更天? 第三次英荷战争 英荷战争对中国产生了什么影响 解密:美女阎婆惜为何会不喜欢郓城土豪宋江 最懂男人心:令好色汉武帝至死不忘的佳人是谁? 自古帝王皆好色 为何明太祖朱元璋不再另立皇后? 谢晋元:国共两党领袖都无比敬佩的国民党团长 才女蔡琰作了《悲愤诗》二首后为何销声匿迹 揭秘一代枭雄曹操手下战斗力爆棚的“死亡骑士”! 震惊:抗战后期日本经济破产日军多数人饿肚子 历史揭秘:南北朝时期第一贤后是谁? 揭秘:皇太极长子豪格为何亲手杀死心爱的福晋? 解密革命党为何斗不过北洋军?都是缺钱惹得祸 如果是朱标继位也着手削藩朱棣还会造反吗 正史轶闻:崇祯皇帝死要面子断送江山 唐太宗反腐的特别手段:贪什么“奖”什么 溥仪的那些事:虐待鞭打太监 畸形恋母情节 郑珙用酒救了一个国家 为什么最后却把自己喝死 揭秘陶谦在真实的历史里实力究竟如何? 对越作战:滚雷英雄用血肉之躯开辟进攻之路 解密:昭烈皇帝刘备为何会说辜负了叛将黄权 秦皇陵里到底有什么奥妙最新考古成果告诉你真相 汉章帝刘炟简介 东汉史上最宽厚的皇帝汉章帝 徐渭的故事:徐渭是如何作对联戏弄老财主的 让西汉的铁骑遇上罗马帝国的军团谁会更给力 彝族烟盒舞是怎么来的 烟盒舞有什么特色 曹操的天下是打下来的,刘备的天下是骗来的! 廣陵通典十卷 金陵兵事彙略四卷 [光緒十九年癸巳恩科]江南鄉試題名錄 愈愚錄六卷 竹葉亭雜記八卷 道榮堂文集六卷滄州近詩十卷首一卷 至正集八十一卷 東嵐謝氏明詩略四卷 圖繪寶鑑八卷 春秋世族譜二卷 重彚古秘地理玄機松竹梅全卷 律例便覽八卷 蠶桑提要二卷 入法界體性經一卷 醫學十書十二種 新刻三合明珠寶劍全傳六卷四十二回 大乘諸品經咒三卷 左庵一得初錄一卷 韻辨附文不分卷 濤園别集七卷濤園集一卷 清凉山志十卷 雲臺二十八將圖不分卷 諸史考異十八卷附一卷 幾希錄 鳴鶴堂文集二卷 御製避暑山莊詩一卷 弇山别集一百卷 蘇文忠公詩集註不分卷 樵川二家詩四卷滄浪詩話一卷附錄一卷 易林釋文二卷 新約聖經便覽一卷 字典考證十二集 本草經解要四卷附餘一卷 脈經 吳梅村詞 歷史槎 三通序不分卷 [道光]廣東通志三百三十四卷 十國雜事詩十七卷敘目二卷 陶淵明詩集四卷 漁隱叢話六十卷後集四十卷 賜餘堂集十四卷 吳中平寇記八卷 毛詩古音攷四卷讀詩拙言一卷 金石索十二卷首一卷 儀禮注疏五十卷校勘記五十卷 徐霞客遊記十二卷 格物測算八卷 曾惠敏公全集 三字經注解備要二卷 首楞嚴咒注釋本 小靈蘭館家乘 儀禮集說十七卷 秋水閣詩集八卷首一卷雜著一卷 梵網經菩薩戒 續資治通鑑二百二十卷 愛日軒稿不分卷 新刊宣和遺事二集 韻補五卷 善住意天子所問經三卷 四書朱子大全八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九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一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二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三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四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五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六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七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八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十九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一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二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三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四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五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六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七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四書朱子大全二十八_戴名世程逢儀輯.djvu 明文得一_孫維祺輯評.djvu 明文得二_孫維祺輯評.djvu 明文得三_孫維祺輯評.djvu 字貫提要一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二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三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四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五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六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七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八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九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十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十一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十二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十三_王錫侯輯.djvu 字貫提要十四_王錫侯輯.djvu 皇明從信錄一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三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四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五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六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七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八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九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一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二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三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四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五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六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七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八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十九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一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二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三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四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五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六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七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八_陳建撰.djvu 皇明從信錄二十九_陳建撰.djvu 新刻明政統宗一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三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四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五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六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七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八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九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一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二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三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四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五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六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七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八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十九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一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二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三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四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五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六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七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八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二十九_塗山輯.djvu 新刻明政統宗三十_塗山輯.djvu 寰宇分合志一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二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三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四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五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六_徐樞撰.djvu 寰宇分合志七_徐樞撰.djvu 皇明典要一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二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三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四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五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六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七_陳建撰.djvu 皇明典要八_陳建撰.djvu 野獲編一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三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四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五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六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七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八_沈德符撰.djvu 鸡口牛后 千金市骨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二桃杀三士 中流砥柱 城狐社鼠 扬扬自得 临渴掘井 挥汗如雨 千虑一得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口耳之学 持之有故,言之成理 开源节流 兵不血刃 制天命而用之 移风易俗 约定俗成 拒谏饰非 百战百胜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以逸待劳 同舟共济 破釜沉舟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令行禁止 劳而无功 见异思迁 唯唯诺诺 声东击西 老马识途 远水不救近火 孤掌难鸣 吹毛求疵 滥竽充数 掩鼻 买椟还珠 郢书燕说 郑人买履 兵不厌诈 自相矛盾 循名责实 守株待兔 不可胜数 以卵击石 物极则反 白马非马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因噎废食 刻舟求剑 黎丘丈人 鲁鱼豕亥 掩耳盗铃 宠辱不惊 无中生有 大器晚成 深根固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杞人忧天 愚公移山 夸父逐日 余音绕梁 高山流水 千变万化 歧路亡羊 鹏图 越俎代庖 大相径庭 朝三暮四 存而不论 庄周梦蝶 螳臂当车 善始善终 虚与委蛇 延颈举踵 得心应手 东施效颦 望洋兴叹 邯郸学步 坐井观天 似是而非 君子之交淡如水 亦步亦趋 白驹过隙 每况愈下 数米而炊 郢匠 得意忘言 随珠弹雀 捉衿见肘 摇唇鼓舌 尾生抱柱 分庭抗礼 吮痈舐痔 栉风沐雨 精卫填海 瞻前顾后 春兰秋菊 尺短寸长 凿枘 䖝二 一不做,二不休 一丘 一亩宫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一代宗臣 一佛出世 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一分筝音,二分琵琶 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一动不如一静 一匹练 一十三死生 一发双连 一台二妙 一叶秋 一叶蔽目,不见泰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