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二十九 本纪第二十九

卷二十九 本纪第二十九

  ◎泰定帝一

  泰定皇帝,讳也孙铁木儿,显宗甘麻剌之长子,裕宗之嫡孙也。初,世祖以第四子那木罕为北安王,镇北边。北安王薨,显宗以长孙封晋王代之,统领太祖四大斡耳朵及军马、达达国土。至元十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帝生于晋邸。大德六年,晋王薨,帝袭封,是为嗣晋王,仍镇北边。成宗、武宗、仁宗之立,咸与翊戴之谋,有盟书焉。王府内史倒剌沙得幸于帝,常侦伺朝廷事机,以其子哈散事丞相拜住,且入宿卫。久之,哈散归,言御史大夫铁失与拜住意相忤,欲倾害之。至治三年三月,宣徽使探忒来王邸,为倒剌沙言:“主上将不容于晋王,汝盍思之。”于是倒剌沙与探忒深相要结。

  八月二日,晋王猎于秃剌之地,铁失密遣斡罗思来告曰:“我与哈散、也先铁木儿、失秃儿谋已定,事成,推立王为皇帝。”又命斡罗思以其事告倒剌沙,且言:“汝与马速忽知之,勿令旭迈杰得闻也。”于是王命囚斡罗思,遣别烈迷失等赴上都,以逆谋告,未至。癸亥,英宗南还,驻跸南坡。是夕,铁失等矫杀拜住,英宗遂遇弑于幄殿。诸王按梯不花及也先铁木儿奉皇帝玺绶,北迎帝于镇所。九月癸巳,即皇帝位于龙居河,大赦天下。诏曰:

  薛禅皇帝可怜见嫡孙、裕宗皇帝长子、我仁慈甘麻剌爷爷根底,封授晋王,统领成吉思皇帝四个大斡耳朵,及军马、达达国土都付来。依着薛禅皇帝圣旨,小心谨慎,但凡军马人民的不拣甚么勾当里,遵守正道行来的上头,数年之间,百姓得安业。在后,完泽笃皇帝教我继承位次,大斡耳朵里委付了来。已委付了的大营盘看守着,扶立了两个哥哥曲律皇帝、普颜笃皇帝,侄硕德八剌皇帝。我累朝皇帝根底,不谋异心,不图位次,依本分与国家出气力行来;诸王哥哥兄弟每,众百姓每,也都理会的也者。今我的侄皇帝生天了也么道,迤南诸王大臣、军士的诸王驸马臣僚、达达百姓每,众人商量着:大位次不宜久虚,惟我是薛禅皇帝嫡派,裕宗皇帝长孙,大位次里合坐地的体例有,其余争立的哥哥兄弟也无有;这般,晏驾其间,比及整治以来,人心难测,宜安抚百姓,使天下人心得宁,早就这里即位提说上头,从着众人的心,九月初四日,于成吉思皇帝的大斡耳朵里,大位次里坐了也。交众百姓每心安的上头,赦书行有。

  是日,以知枢密院事淇阳王也先铁木儿为中书右丞相,诸王月鲁铁木儿袭封安西王。甲午,以内史倒剌沙为中书平章政事,乃马台为中书右丞,铁失知枢密院事,马思忽同知枢密院事,孛罗为宣徽院使,旭迈杰为宣政院使。乙未,大理护子罗蛮为寇。以枢密副使阿散为御史中丞,内史善僧为中书左丞。丁酉,以完泽知枢密院事,秃满同佥枢密院事。戊戌,以撒的迷失知枢密院事,章台同知枢密院事。己亥,敕谕百司:“凡铨授官,遵世祖旧制,惟枢密院、御史台、宣政院、宣徽院得自奏闻,余悉由中书。”辛丑,以马某沙知枢密院事,失秃儿为大司农。召诸王官属流徙远地及还元籍者二十四人还京师。是岁,大宁蒙古大千户部风雪毙畜牧,赈米十五万石。南康、漳州二路水,淮安、扬州属县饥,赈之。

  冬十月癸亥,修佛事于大明殿。甲子,遣使至大都,以即位告天地、宗庙、社稷,诛逆贼也先铁木儿、完者、锁南、秃满等于行在所。以旭迈杰为中书右丞相,陕西行中书左丞相秃忽鲁、通政院使纽泽并为御史大夫,速速为御史中丞。遣旭迈杰、纽泽诛逆贼铁失、失秃儿、赤斤铁木儿、脱火赤、章台等于大都,并戮其子孙,籍入家产。己巳,太白犯亢。戊辰,召亦都护高昌王铁木儿补化。壬申,以内史按答出为太师、知枢密院事。丙子,太白犯氐。诏百司遵守世祖成宪。癸未,以旭迈杰兼阿速卫达鲁花赤。丙戌,以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兀伯都剌为中书平章政事。八番顺元及静江、大理、威楚诸路徭兵为寇,敕湖广、云南二省招谕之。扬州江都县火,云南王、西平王二部卫士饥,皆赈之。

  十一月己丑朔,荧惑犯亢。车驾次于中都,修佛事于昆刚殿。庚寅,太白犯钩钤。丙申,次于祖妫。乙未,太白犯东咸。辛丑,车驾至大都。壬寅,荧惑犯氐。诸王怯别遣使来朝。丁未,御大明殿,受诸王、百官朝贺。庚戌,诏百司朝夕视事毋怠。辛亥,御史中丞董守庸,坐党铁失免官。壬子,敕营缮不急者罢之。癸丑,遣使诣曲阜,以太牢祀孔子。敕会福院奉北安王那木罕像于高良河寺,祭遁甲五福神。甲寅,诸王怯别遣使来朝。乙卯,翙星于司天监。丙辰,御史中丞速速坐贪淫免官。丁巳,广州路新会县民汜长弟作乱,广东副元帅乌马儿率兵捕之。云南开南州大阿哀、阿三木、台龙买六千余人寇哀卜白盐井。诏:“凡有罪自首者,原其罪。”袁州路宜春县、镇江路丹徒县饥,赈粜米四万九千石。沅州黔阳县饥,芍陂屯田旱,并赈之。

  十二月己未,御史台经历朵儿只班、御史撒儿塔罕、兀都蛮、郭也先忽都,并坐党铁失免官。御史言:“曩者铁木迭儿专政,诬杀杨朵儿只、萧拜住、贺伯颜、观音保、锁咬儿哈的迷失,黥窜李谦亨、成珪,罢免王毅、高昉、张志弼,天下咸知其冤,请昭雪之。”诏存者召还录用,死者赠官有差。授诸王薛彻干以其父故金印。庚申,以宦者刚答里为中政院使。壬戌,赐潜邸卫士钞,人六十锭。浚镇江路漕河及练湖,役丁万三千五百人。给诸王八剌失里印。戊辰,请皇考、皇妣谥于南郊,皇考晋王曰光圣仁孝皇帝,庙号显宗,皇妣晋王妃曰宣懿淑圣皇后。己巳,辰星犯垒壁阵。庚午,以即位,大赉后妃、诸王、百官,金七百余锭、银三万三千锭,钱及币帛称是。遣使祀海神天妃。盗入太庙,窃仁宗及庄懿慈圣皇后金主。辛未,荧惑犯房。壬申,作仁宗主,仍督有司捕盗。翙星于司天监。癸酉,德庆路泷水县徭刘寅等降。甲戌,命道士吴全节修醮事。乙亥,征东夷民奉兽皮来附。太常院臣言:“世祖以来,太庙岁惟一享,先帝始复古制,一岁四祭,请裁择之。”帝曰:“祭祀,盛事也,朕何敢简其礼。”命仍四祭。监察御史脱脱、赵成庆等言:“铁木迭儿在先朝,包藏祸心,离间亲藩,诛戮大臣,使先帝孤立,卒罹大祸。其子锁南,亲与逆谋,久逭天宪,乞正其罪,以快元元之心。月鲁、秃秃哈、速敦皆铁失之党,不宜宽宥。”遂并伏诛。丙子,命岭北守边诸王彻彻秃,月修佛事,以却寇兵。己卯,命僧作佛事于大内以厌雷。增诸王薛彻干、驸马哈伯等岁赐金、银、币、帛有差。辛巳,荧惑犯东咸。壬午,诸王月思别遣怯烈来朝,赐以金、币。癸未,广西右江来安路总管岑世兴遣其弟世元入贡。流诸王月鲁铁木儿于云南,按梯不花于海南,曲吕不花于奴儿干,孛罗及兀鲁思不花于海岛,并坐与铁失等逆谋。乙酉,云南车里于孟为寇,诏招谕之。谕百司借名器,各遵世祖定制。丙戌,旭迈杰言:“近也先铁木儿之变,诸王买奴逃赴潜邸,愿效死力,且言不除元凶,则陛下美名不著,天下后世何从而知。上契圣衷,尝蒙奖谕。今臣等议,宗戚之中,能自拔逆党,尽忠朝廷者,惟有买奴,请加封赏,以示激劝。”遂以泰宁县五千户封买奴为泰宁王。知枢密院事、大司徒阔彻伯授开府仪同三司,以前太师拜忽商议军国重事。丁亥,议赏讨逆功,赐旭迈杰金十锭、银三十锭、钞七千锭,倒剌沙为中书左丞相,知枢密院事马某沙、御史大夫纽泽、宣政院使锁秃并加授光禄大夫,仍赐金、银、钞有差。塑马哈吃剌佛像于延春阁之徽清亭。下诏改元,诏曰:“朕荷天鸿禧,嗣大历服,侧躬图治,夙夜祗畏,惟祖训是遵,乃开岁甲子,景运伊始,思与天下更新。稽诸典礼,逾年改元,可以明年为泰定元年。”免大都、兴和差税三年,八番、思、播、两广洞寨差税一年,江淮创科包银三年,四川、云南、甘肃秋粮三分,河南、陕西、辽阳丝钞三分。除虚增田税,免斡脱逋钱,赈恤云南、广海、八番等处戍军。求直言,赐高年帛,禁献山场湖泊之利。定吏员出身者秩正四品。以追尊皇考、皇妣,诏天下。云南花脚蛮为寇,诏招谕之。平江嘉定州饥,辽阳答阳失蛮、阔阔部风、雹,并赈之。澧州、归州饥,赈粜米二万石。是岁,夏,诸卫屯田及大都、河间、保定、济南、济宁五路属县霖雨伤稼。秋,忻州定襄县及忠翊侍卫屯田所营田、象食屯田所陨霜杀禾。土番岷州春疫,夏旱。西番寇巩昌府。

  泰定元年春正月乙未,以乃马台为平章政事,善僧为右丞。敕诸王哈剌还本部,召江西行省平章政事也儿吉你赴阙。己亥,以诛逆臣也先铁木儿等诏天下。辛丑,诸王、大臣请立皇太子。赐诸王彻彻秃金一锭、银六十锭、币帛各百匹,塔思不花金一锭、银四十锭、币帛二百匹,阿忽铁木儿等金银各有差。壬寅,以故丞相拜住子答儿麻失里为宗仁卫亲军都指挥使,彻里哈为左右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命僧讽西番经于光天殿。甲辰,敕译《列圣制诏》及《大元通制》,刊本赐百官。丁未,以称海屯田万户府达鲁花赤帖陈假岭北行中书省参知政事,近侍忽都帖木儿假礼部尚书,使西域诸王不赛因部。戊申,八番生蛮韦光正等及杨、黄五种人,以其户二万七千来附,请岁输布二千五百匹,置长官司以抚之。己酉,命诸王远徙者悉还其部。召亲王图帖睦尔于琼州,阿木哥于大同。定怯薛台岁给钞,人八十锭。甲寅,赐诸王太平、忽剌台、别失帖木儿等金印。敕高丽王还国,仍归其印。粜米二十万石,赈京师贫民。丙辰,赐故监察御史观音保、锁咬儿哈的迷失妻、子钞各千锭。赐司徒道住印。敕封解州盐池神曰灵富公。广德、信州、岳州、惠州、南恩州民饥,发粟赈之。

  二月丁巳朔,作显宗影堂。己未,修西番佛事于寿安山寺,曰星吉思吃剌,曰阔儿鲁弗卜,曰水朵儿麻,曰飒间卜里喃家,经僧四十人,三年乃罢。庚申,监察御史傅岩起、李嘉宾言:“辽王脱脱乘国有隙,诛屠骨肉,其恶已彰,恐怀疑贰,如令归藩,譬之纵虎出柙。请废之,别立近族以袭其位。”不报。甲子,作佛事,命僧百八人及倡优百戏,导帝师游京城。庚午,选守令、推官。旧制,台宪岁举守令、推官二人,有罪连坐,至是言其不便,复命中书于常选择人用之。壬申,请上大行皇帝谥于南郊,曰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甲戌,江浙行省左丞赵简,请开经筵及择师傅,令太子及诸王大臣子孙受学,遂命平章政事张珪、翰林学士承旨忽都鲁都儿迷失、学士吴澄、集贤直学士邓文原,以《帝范》、《资治通鉴》、《大学衍义》、《贞观政要》等书进讲,复敕右丞相也先铁木儿领之。诸王怯别、孛罗各遣使来贡。高昌王亦都护帖木儿补化遣使进蒲萄酒。丁丑,监察御史宋本、赵成庆、李嘉宾言:“盗窃太庙神主,由太常守卫不谨,请罪之。”不报。戊寅,御史李嘉宾劾逆党左阿速卫指挥使脱帖木儿,罢之。癸未,宣谕也里可温各如教具戒。加封广德路祠山神张真君曰普济,宁国路广惠王曰福祐。绍兴、庆元、延安、岳州、潮州五路及镇远府、河州、集州饥,发粟赈之。

  三月丁亥朔,罢徽政院,立詹事院,以太傅朵台、宣徽使秃满迭儿、桓国公拾得驴、太尉丑驴答剌罕,并为太子詹事;中书参知政事王居仁为太子副詹事,以同知宣政院事杨廷玉为中书参知政事,罢大同路黄华岭及崇庆屯田。赐寿宁公主金十锭、银五十锭、钞二万锭。乙未,以江西行省平章政事也儿吉你知枢密院事。置定王薛彻干总管府。给蒙古流民粮、钞,遣还所部,敕擅徙者斩,藏匿者杖之。赐诸王彻彻秃永福县户万三千六百为食邑,仍置王傅。戊戌,廷试进士,赐八剌、张益等八十四人及第、出身有差;会试下第者,亦赐教官有差。中书省臣请禁横奏赏赉及逾越奏事者,从之。庚子,钦察罢为陕西行台御史大夫。以四川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囊加台兼宣政院使,往征西番寇参卜郎。癸卯,命中书平章政事乃马台摄祭南郊,知枢密院事阔彻伯摄祭太庙,以册皇后、皇太子告。丙午,御大明殿,册八八罕氏为皇后,皇子阿速吉八为皇太子。己酉,以皇子八的麻亦儿间卜嗣封晋王。泰宁王买奴卒,以其子亦怜真朵儿赤嗣。遣湘宁王八剌失里出镇察罕脑儿,罢宣慰司,立王傅府。以知枢密院事也儿吉你为云南行省右丞相。召流人还京师。庚戌,月直延民真只海、阿答罕来献大珠。监察御史宋本、李嘉宾、傅岩起言:“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之职,滥假僧人,及会福、殊祥二院,并辱名爵,请罢之。”不报。癸丑,诸王不赛因遣使朝贡。临洮狄道县,冀宁石州、离石、宁乡县旱,饥,赈米两月。广西横州徭寇永淳县。

  夏四月戊午,廉恂罢为集贤大学士,食其禄终身。赐乳母李氏钞千锭,赐征参卜郎军千人钞四万七千锭。太尉不花、平章政事即烈,坐矫制以寡妇古哈强配撒梯,被鞫,诏以世祖旧臣,原其罪。己未,以珠字诏赐帝师所居撒思加部。庚申,诏整饬御史台。作昭献元圣皇后御容殿于普庆寺。辛酉,命昌王八剌失里往镇阿难答昔所居地。亲王图帖睦尔至自潭州,及王禅,皆赐车帐、驼马。癸亥,以国言上英宗庙号曰格坚皇帝。修佛事于寿昌殿。甲子,车驾幸上都。以诸王宽彻不花、失剌,平章政事兀伯都剌,右丞善僧等居守。以岭北行中书省左丞泼皮为中书左丞,江南行台中丞朵朵为中书参知政事,马剌罢为太史院使,罢卫士四百人还宗仁卫。赐北庭的撒儿兀鲁军羊马。诸王不赛因遣使来贡。发兵民筑浑河堤。丙寅,赐昌王八剌失里牛马橐驼。税僧、道邸舍积货。丁卯,遣诸王捏古伯等还和林。封八剌失里继母买的为皇妹昌国大长公主,给银印。以忽咱某丁为哈赞忽咱,主西域户籍。辛未,月食既。癸酉,以太子詹事秃满迭儿为中书平章政事。甲戌,命咒师作佛事厌雷。庚辰,以风烈、月食、地震,手诏戒饬百官。辛巳,太庙新殿成。木怜撒儿蛮部及北边蒙古户饥,赈粮、钞有差。江陵路属县饥,云南中庆、昆明屯田水。

  五月丁亥,监察御史董鹏南、刘潜、边笥、慕完、沙班以灾异上言:“平章乃蛮台、宣徽院使帖木儿不花、詹事秃满答儿党附逆徒,身亏臣节,太常守庙不谨,辽王擅杀宗亲,不花、即里矫制乱法,皆蒙宽宥,甚为失刑,乞定其罪,以销天变。”不允。己丑,帝谕倒剌沙曰:“朕即位以来,无一人能执成法为朕言者。知而不言则不忠,且陷人于罪。继自今,凡有所知,宜悉以闻,使朕明知法度,断不敢自纵。非独朕身,天下一切政务,能守法以行,则众皆乂安,反是,则天下罹于忧苦。”又曰:“凡事防之于小则易,救之于大则难,尔其以朕言明告于众,俾知所慎。”壬辰,御史台臣秃忽鲁、纽泽以御史言:“灾异屡见,宰相宜避位以应天变,可否仰自圣裁。顾惟臣等为陛下耳目,有徇私违法者,不能纠察,慢官失守,宜先退避以授贤能。”帝曰:“御史所言,其失在朕,卿等何必遽尔!”秃忽鲁又言:“臣已老病,恐误大事,乞先退。”于是中书省臣兀伯都剌、张珪、杨廷玉皆抗疏乞罢。丞相旭迈杰、倒剌沙言:“比者灾异,陛下以忧天下为心,反躬自责,谨遵祖宗圣训,修德慎行,敕臣等各勤乃职,手诏至大都,居守省臣皆引罪自劾。臣等为左右相,才下识昏,当国大任,无所襄赞,以致灾昆,罪在臣等,所当退黜,诸臣何罪。”帝曰:“卿若皆辞避而去,国家大事,朕孰与图之?宜各相谕,以勉乃职。”戊戌,迁列圣神主于太庙新殿。辛丑,循州徭寇长乐县。甲辰,赦上都囚笞罪以下者。丙午,太白犯鬼。侍御史高奎上书,请求直言,辨邪正,明赏罚,帝善其言,赐以银币。丁未,太白犯鬼积尸气。己酉,宾州民方二等为寇,有司捕擒之。癸丑,命司天监翙星。中书平章政事秃满迭儿、领宣徽使詹事丞回回,请如裕宗故事,择名儒辅太子,敕中书省臣访求以闻。袁州火,龙庆、延安、吉安、杭州、大都诸路属县水,民饥,赈粮有差。六月乙卯朔,遣诸王阔阔出镇畏兀,赐金、银、钞千计。戊午,云南蒙化州高兰神场寨主照明罗九等寇威楚。庚申,张珪自大都至,以守臣集议事言:“逆党未讨,奸恶未除,忠愤未雪,冤枉未理,政令不信,赏罚不公,赋役不均,财用不节,请裁择之。”不允。诸王阿木哥薨,赙钞千锭。诸王宽彻、亦里吉赤来朝。赐驸马铁木儿等部钞一万三千锭,北边戍兵钞万六千八十锭。赈蒙古饥民,遣还所部。延安路饥,禁酒。癸亥,作礼拜寺于上都及大同路,给钞四万锭。丙寅,遣使招谕参卜郎。遣阔阔出等诣高丽,取女子三十人。广西左右两江黄胜许、岑世兴乞遣其子弟朝贡,许之。丁卯,大幄殿成,作镇雷坐静佛寺。庚午,置海剌秃屯田总管府。辛未,修黑牙蛮答哥佛事于水晶殿。癸酉,帝受佛戒于帝师。己卯,诸王怯别等遣其宗亲铁木儿不花等,奉驯豹、西马来朝贡。诏:“疏决系囚,存恤军士,免天下和买杂役三年,蜒户差税一年。百官四品以下,普覃散官一等,三品递进一阶。远仕瘴地,身故不得归葬,妻子流落者,有司资给遣还,仍著为令。”云南大理路你囊为寇。大都,真定晋州、深州,奉元诸路及甘肃河渠营田等处,雨伤稼,赈粮二月。大司农屯田、诸卫屯田、彰德、汴梁等路雨伤稼,顺德、大名、河间、东平等二十一郡蝗,晋宁、巩昌、常德、龙兴等处饥,皆发粟赈之。大同浑源河,真定滹沱河,陕西渭水、黑水,渠州江水皆溢,并漂民庐舍。宣德府、巩昌路及八番金石番等处雨雹。河间、晋宁、泾州、扬州、寿春等路,湖广、河南诸屯田皆旱。

  秋七月丙戌,思州平茶杨大车、酉阳州冉世昌寇小石耶、凯江等寨,调兵捕之。诸王阿马薨,赙钞五千锭。赐云南王王禅钞二千锭,诸王阿都赤钞三千锭。作楠木殿。招谕船领、义宁、灵川等处徭。庚寅,遣使代祀岳渎。丙申,以诸王薛彻秃袭统其父完者所部,仍给故印。己亥,赈蒙古流民,给钞二十九万锭,遣还,仍禁毋擅离所部,违者斩。庚子,诸王伯颜帖木儿出镇阔连东部,阿剌忒纳失里出镇沙州,各赐钞三千锭。撒忒迷失率卫士佐太师按塔出行边,赐钞千锭。癸卯,罢广州、福建等处采珠蜒户为民,仍免差税一年。丙午,以畏兀字译西番经。丁未,翙星于上都司天监。以山东盐运司判官马合谟为吏部尚书,佩虎符,翰林修撰扬宗瑞为礼部郎中,佩金符,奉即位诏往谕安南。置长庆寺,以宦者阿亦伯为寺卿。罢中瑞司。中书省臣言:“东宫卫士,先朝止三千人,今增至万七千,请命詹事院汰去,仍依旧制。”从之。戊申,以籍入铁木迭儿及子班丹、观音奴赀产给还其家。奉元路朝邑县、曹州楚丘县、大名路开州濮阳县河溢,大都路固安州清河溢,顺德路任县沙、沣、洺水溢,真定、广平、庐州等十一郡雨伤稼,龙庆州雨雹大如鸡子,平地深三尺,定州屯河溢、山崩,免河渠营田租。大都、巩昌、延安、冀宁、龙兴等处饥,赈粜有差。广西庆远徭酋潘父绢等率众来降,署为簿、尉等官有差。加封温州故平阳侯曰英烈侯。

  八月甲寅,彻彻儿、火儿火思之地五千贫乏,赈粮二月。乙卯,敕以刑狱复隶宗正府,依世祖旧制,刑部勿与。丙辰,享太庙。丁巳,赐诸王八里台、黄头钞各千五百锭。禁言赦前事。庚申,市牝马万匹取湩酒。赈帖列干、木伦等驿户粮、钞有差。辛亥,遣翰林学士承旨斡赤祀太祖、太宗、睿宗御容于普庆寺。赐亲王图帖睦尔钞三千锭。庚午,作中宫金脊殿。辛未,绘帝师八思巴像十一颁各行省,俾塑祀之。敕武官坐罪制授者以闻,敕授者从行省处决。以金泉馆酒课赐公主寿宁。丁丑,罢浚玉泉山河役。车驾至大都。癸未,敕枢密役军凡三百人以上奏闻。诏谕云南大车里、小车里。秦州成纪县大雨,山崩,水溢,壅土至来谷河成丘阜。汴梁、济南属县雨水伤稼,赈之。延安、冀宁、杭州、潭州等十二郡及诸王哈伯等部饥,赈粮有差。九月乙酉,封也速不坚为荆王,赐金印。以宣德府复隶上都留守司。辛卯,罢哈思的结鲁思伴卜总统所,更置临洮总管府。赐潜邸卫士钞万锭。丙申,葺太祖神御殿。乙巳,昭献元圣皇后忌日修佛事饭僧万万人,敕存恤武卫军一年。癸丑,以籍入阿散家赀给其子脱列。改邕州为南宁路。岑世兴遣其弟兴元来朝贡。奉元路长安县大雨,沣水溢,延安路洛水溢,濮州馆陶县及诸卫屯田水,建昌、绍兴二路饥,赈粮有差。

  冬十月乙卯,秦州成纪县赵氏妇一产三男。成都嘉谷生一茎九穗。丁巳,监察御史王士元请早谕教太子,帝嘉纳之。戊午,享太庙。立寿福总管府,秩正三品,典累朝神御殿祭祀及钱谷事,降大天源延圣寺总管府为提点所以隶之。庚申,命左、右相日直禁中,有事则赴中书。丙寅,太白犯斗。己巳,太白入斗,太阴犯填星。云南车里蛮为寇,遣斡耳朵奉诏招谕之。其酋塞赛子尼而雁、构木子刁零出降。庚午,太白犯斗。壬申,安南国世子陈日爌遣其臣莫节夫等来朝贡。真州珠金沙河,松江府、吴江州诸河淤塞,诏所在有司佣民丁浚之。丙子,命帝师作佛事于延春阁。丁丑,缅国王子吾者那等争立,岁贡不入,命云南行省谕之。徙封云南王王禅为梁王,食邑益阳州六万五千户,仍以其子帖木儿不花袭封云南王。封亲王图帖睦尔为怀王,食邑瑞州六万五千户,增岁赐币帛千匹,并赐金印。壬午,荧惑犯垒壁阵。肇庆徭黄宝才等降。延安路饥,发义仓粟赈之,仍给钞四千锭。广东道及武昌路江夏县饥,赈粜有差。河南廉访使买奴坐多征公田租免官。以鲁国大长公主女适怀王。

  十一月己丑,命道士修醮事。癸巳,遣兵部员外郎宋本,吏部员外郎郑立、阿鲁灰,工部主事张成,太史院都事费著,分调闽海、两广、四川、云南选。诸王不赛因言其臣出班有功,请官之,以出班为开府仪同三司、翊国公,给银印、金符。赐诸王散术台、也速速儿钞各千五百锭,斡耳朵罕钞千二百锭,鲁宾钞千五百锭。甲午,禜星于回回司天监。己亥,以术温台知枢密院事。辛丑,造金宝盖,饰以七宝,贮佛舍利。甲辰,作歇山鹿顶楼于上都。丁未,释笞四十七以下囚及轻罪流人,给钞二千锭散与贫者。印明年钞本至元钞四十万锭、中统钞十万锭。己酉,诏免也里可温、答失蛮差役。庚戌,招谕融州徭般领、大、小木龙等百七十五团。河间路饥,赈粮二月。汴梁、信州、泉州、南安、赣州等路饥,赈粜有差。嘉定路龙兴县饥,赈粮一月。大都、上都、兴和等路十三驿饥,赈钞八千五百锭。

  十二月癸丑朔,以岑世兴为怀远大将军,遥授沿边溪洞军民安抚使,佩虎符,仍来安路总管;黄胜许为怀远大将军,遥授沿边溪洞军民安抚使,佩虎符,致仕,其子志熟袭为上思州知州。降诏宣谕,仍各赐币帛二。乙卯,云南徭阿吾及歪闹为寇,行省督兵捕之。庚申,同州地震,有声如雷。癸亥,盐官州海水溢,屡坏堤障,侵城郭,遣使祀海神,仍与有司视形势所便,还请叠石为塘,诏曰:“筑塘是重劳吾民也,其增石囤扞御,庶天其相之。”乙丑,给蒙古子女孳畜。丙寅,命翰林国史院修纂《英宗》、《显宗实录》。敕:“内外百官凡行朝贺等礼,雨雪免朝服。”庚午,荧惑犯外屏。辛未,新作棕殿成。诸王锁思的薨,赙钞五百锭。乙亥,太白经天。曲赦重囚三十八人,以为三宫祈福。夔路容米洞蛮田先什用等九洞为寇,四川行省遣使谕降五洞,余发兵捕之。陕西行省以兵讨阶州土蕃。察罕脑儿千户部饥,赈粮一月。延安路雹灾,赈粮一月。温州路乐清县盐场水,民饥,发义仓粟赈之。两浙及江东诸郡水、旱,坏田六万四千三百余顷。

  二年春正月丙戌,辰星犯天鸡。乙未,以畿甸不登,罢春畋。禁后妃、诸王、驸马毋通星术之士,非司天官不得妄言祸福。敕:“御史台选举,与中书合议以闻。”中书省臣言:“江南民贫僧富,诸寺观田土,非宋旧置并累朝所赐者,请仍旧制与民均役。”从之,以籍八思吉思地赐故监察御史观音宝、锁咬儿哈的迷失妻子,各十顷。戊戌,造象辇。参卜郎来降,赐其酋班术儿银、钞、币、帛。辛丑,怀王图帖睦尔出居于建康。壬寅,太白犯建星。甲辰,奉安显宗像于永福寺,给祭田百顷。广西山獠为寇,命所在有司捕之。江浙行省平章政事脱欢答剌罕升为左丞相。诸王怯别遣使贡方物,赐钞四万锭。戊申,以乞剌失思八班藏卜为土蕃等路宣慰使都元帅,兼管长河西、奔不儿亦思刚、察沙加儿、朵甘思、朵思麻等管军达鲁花赤,与其属往镇抚参卜郎。庚戌,诏谕宰臣曰:“向者卓儿罕察苦鲁及山后皆地震,内郡大小民饥。朕自即位以来,惟太祖开创之艰,世祖混一之盛,期与人民共享安乐,常怀祗惧,灾沴之至,莫测其由。岂朕思虑有所不及而事或僣差,天故以此示儆?卿等其与诸司集议便民之事,其思自死罪始,议定以闻。朕将肆赦,以诏天下。”肇庆、巩昌、延安、赣州、南安、英德、新州、梅州等处饥,赈粜有差。

  闰月壬子朔,诏赦天下,除江淮创科包银,免被灾地差税一年。庚申,修野狐岭、色泽、桑乾岭道。乙丑,命整治屯田。河南行省左丞姚炜请禁屯田吏蚕食屯户,及勿务羡增以废裕民之意,不报。丁卯,中书省臣言:“国用不足,请罢不急之费。”从之。置惠远仓、永需库于海剌秃总管府。己巳,修滹沱河堰。壬申,罢永兴银场,听民采炼,以十分之二输官。罢松江都水庸田使司,命州县正官领之,仍加兼知渠堰事。癸酉,作棕毛殿。丙子,浙西道廉访司言:“四方代祀之使,弃公营私,多不诚洁,以是神不歆格,请慎择之。”山南廉访使帖木哥请削降铁失所用骤升官。戊寅,诸王忽塔梯迷失等来朝,赐金、银、钞、帛有差。己卯,河间、真定、保定、瑞州四路饥,禁酿酒。阶州土蕃为寇,巩昌总帅府调兵御之。站八儿监藏叛于兀敦。保定路饥,赈钞四万锭、粮万五千石。雄州归信诸县大雨,河溢,被灾者万一千六百五十户,赈钞三万锭。南宾州、棣州等处水,民饥,赈粮二万石,死者给钞以葬。五花城宿灭秃、拙只干、麻兀三驿饥,赈粮二千石。衡州衡阳县民饥,瑞州蒙山银场丁饥,赈粟有差。山东廉访使许师敬请颁族葬制,禁用阴阳相地邪说。

  二月甲申,祭先农。丙戌,颁《道经》于天下名山宫观。丁亥,平伐苗酋的娘率其户十万来降,土官三百六十人请朝。湖广行省请汰其众还部,令的娘等四十六人入觐,从之。己丑,加嗣汉三十九代天师张嗣成太玄辅化体仁应道大真人。庚寅,荧惑、岁星、填星聚于毕。辛卯,赈安定王朵儿只班部军粮三月。瓜哇国遣其臣昔剌僧迦里也奉表及方物来朝贡。广西徭潘宝陷柳城县。丁酉,翙星于回回司天监。己亥,命西僧作烧坛佛事于延华阁。封阿里迷失为和国公、张珪为蔡国公,仍知经筵事。以中书右丞善僧为平章政事,参知政事泼皮为右丞;御史大夫秃忽鲁加太保,仍御史大夫。庚子,姚炜以河水屡决,请立行都水监于汴梁,仿古法备捍,仍命濒河州县正官皆兼知河防事,从之。丙午,造玉御床。戊申,命道士祭五福太一神。庚戌,通、漷二州饥,发粟赈粜。蓟州、宝坻县、庆元路象山诸县饥,赈粮二月。甘州蒙古驿户饥,赈粮三月。大都、凤翔、宝庆、衡州、潭州、全州诸路饥,赈粜有差。三月癸丑,修曹州济阴县河堤,役民丁一万八千五百人。甲寅,禁捕天鹅。丁巳,赐诸王帖木儿不花等钞有差。辛酉,咸平府清河、寇河合流,失故道,坏堤堰,敕蒙古军千人及民丁修之。乙丑,车驾幸上都。诸王搠思班部战士四百人征参卜郎有功,人赏钞四千锭。乙亥,安南国世子陈日爌遣使贡方物。荆门州旱,漷州、蓟州、凤州、延安、归德等处民及山东蒙古军饥,赈粮、钞有差。肇庆、富州、惠州、袁州、江州诸路及南恩州、梅州饥,赈粜有差。

  夏四月丁亥,作吾殿。癸巳,和市牝马有驹者万匹。敕宿卫驼马散牧民间者,归官厩饲之。丁酉,濮州鄄城县言城西尧冢上有佛寺,请徙之,不报。辛丑,加公主寿宁为皇姊大长公主。禁山东诸路酒。丙午,僰夷及蒐雁遮杀云南行省所遣谕蛮使者,敕追捕之。丁未,封后父火里兀察儿为威靖王。戊申,以许师敬为中书左丞;中政使冯亨为中书参知政事,仍中政使。奉元路白水县雹。巩昌路伏羌县大雨,山崩。镇江、宁国、瑞州、桂州、南安、宁海、南丰、潭州、涿州等处饥,赈粮五万余石。陇西、汉中、秦州饥,赈钞三万锭。

  五月壬子,车里陶剌孟及大阿哀蛮兵万人乘象寇陷朵剌等十四寨,木邦路蛮八庙率僰夷万人寇陷倒八汉寨,督边将严备之。癸丑,龙牙门蛮遣使奉表贡方物。辛未,罢京师官鬻盐肆十五。改河间盐运司为大都河间等路都转运盐使司。遣察乃使于周王和世〈王束〉。癸酉,融州否泉洞、吉龙洞、洞村山、黑江诸徭为寇,广西元帅府发兵讨之。丙子,旭迈杰等以国用不足,请减厩马,汰卫士,及节诸王滥赐,从之。赐潜邸怯怜口千人钞三万锭。浙西诸郡霖雨,江湖水溢,命江浙行省及都水庸田司兴役疏泄之。置谏议书院于昌平县,祀唐刘蕡。大都路檀州大水,平地深丈有五尺,汴梁路十五县河溢,江陵路江溢,洮州、临洮府雨雹,潭州、兴国属县旱,彰德路蝗,龙兴、平江等十二郡饥,赈粜米三十二万五千余石。巩昌路临洮府饥,赈钞五万五千锭。六月己卯朔,皇子生,命巫祓除于宫。葺万岁山殿。静江徭为寇,遣广西宣慰司发兵捕之。辛巳,柳州徭为寇,戍兵讨斩之。癸未,浔州平甫县徭为寇,达鲁花赤都坚、都监姚泰亨死之。甲申,改封嘉王晃火帖木儿为并王。丙戌,填星犯井钺星。丙申,中书参知政事左塔不台言:“大臣兼领军务,前古所无。铁失以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以知枢密院事,皆领卫兵,如虎而翼,故成逆谋。今军卫之职,乞勿以大臣领之,庶勋旧之家得以保全。”从之,仍赐币帛以旌其直。丁酉,静江义宁县及庆远安抚司蛮徭为寇,敕守将捕之。息州民赵丑厮、郭菩萨,妖言弥勒佛当有天下,有司以闻,命宗正府、刑部、枢密院、御史台及河南行省官杂鞫之。辛丑,柳州马平县徭为寇,湖广行省督所属追捕之。丙午,填星犯井。丁未,立都水庸田使司,浚吴、松二江。敕营造毋役五卫军士,止以武卫、虎贲二卫给之。开南州阿只弄、哀培蛮兵为寇,命云南行省督所属兵捕之。通州三河县大雨,水丈余,潼川府绵江、中江水溢入城郭,冀宁路汾河溢。秦州秦安山移。新州路旱,济南、河间、东昌等九郡蝗,奉元、卫辉路及永平屯田丰赡、昌国、济民等署雨伤稼,蠲其租。济宁、兴元、宁夏、南康、归州等十二郡饥,赈粜米七万余石。镇西武靖王部及辽阳水达达路饥,赈粮一月。

  秋七月戊申朔,大、小车里蛮来献驯象。己酉,赐诸王燕大等金、钞有差。庚戌,遣阿失伯祀宅神于北部行幄。甲寅,遣使奉诏分谕徭蛮,镇康路土官你囊、谋粘路土官赛丘罗出降;木邦路土官八庙既降复叛。翙星于上都司天监。纽泽、许师敬编类《帝训》成,请于经筵进讲,仍俾皇太子观览,有旨译其书以进。丙辰,享太庙。播州蛮黎平爱等集群夷为寇,湖广行省请兵讨之,不许,诏播州宣抚使杨也里不花招谕之。戊午,遣使代祀龙虎、武当二山。己未,置车里军民总管府,以土人寒赛为总管,佩金虎符。中书省臣言:“往岁征徭,廉访司劾其滥杀,今凡出师,请廉访司官一员莅军纠正。”从之。庚申,以宫人二赐藩王怯别。癸亥,修大乾元寺。以许师敬及郎中买驴兼经筵官。广西诸徭寇城邑,遣湖广行省左丞乞住、兵部尚书李大成、中书舍人买驴将兵二万二千人讨之,仍以诸王斡耳朵罕监其军。海北徭酋盘吉祥寇阳春县,命江西行省督兵捕之。庚午,以国用不足,罢书金字《藏经》。威楚、大理诸蛮为寇,云南行省请出师,不允,遣亦剌马丹等使大理,普颜实立等使威楚,招谕之。思州洞蛮杨银千等来献方物。封驸马孛罗帖木儿、知枢密院事火沙并为郡王。辛未,立河南行都水监。申禁汉人藏执兵仗,有军籍者,出征则给之,还,复归于官。壬申,御史台臣言:“廉访司莅军,非世祖旧制。贾胡鬻宝,西僧修佛事,所费不支,于国无益,并宜除罢。”从之。敕太傅朵台、太保秃忽鲁日至禁中集议国事。徭蛮潘宝寇镡津、义宁、来宾诸县,命广西守将捕之。庆远溪洞民饥,发米二万五百石,平价粜之。敕山东州县收养流民遗弃子女。延安、鄜州、绥德、巩昌等处雨雹,般阳新城县蝗,宗仁卫屯田陨霜杀禾,睢州河决,顺德、汴梁、德安、汝宁诸路旱,免其租。梅州、饶州、镇江、邠州诸路饥,赈粜米三万余石。八月戊子,修上都香殿。辛卯,云南白夷寇云龙州。癸巳,岁星犯天樽。辛丑,遣使代祀岳渎名山大川。敕:“诸王私入京者,勿供其所用;诸部曲宿卫私入京者,罪之。”命度支监汰阿塔赤所掌驼马,于外郡饲之。大都路檀州、巩昌府静宁县、延安路安塞县雨雹,卫辉路汲县河溢。南恩州、琼州饥,赈粮一月。临江路、归德府饥,赈粮二月。衡州、建昌、岳州饥,赈粜米一万三千石。

  九月戊申朔,分天下为十八道,遣使宣抚。诏曰:“朕祗承洪业,夙夜惟寅,凡所以图治者,悉遵祖宗成宪。曩屡诏中外百司,宣布德泽,蠲赋详刑,赈恤贫民,思与黎元共享有生之乐。尚虑有司未体朕意,庶政或阙,惠泽未洽,承宣者失于抚绥,司宪者怠于纠察,俾吾民重困,朕甚悯焉。今遣奉使宣抚,分行诸道,按问官吏不法,询民疾苦,审理冤滞,凡可以兴利除害,从宜举行。有罪者,四品以上停职申请,五品以下就便处决。其有政绩尤异,暨晦迹丘园,才堪辅治者,具以名闻。”以湖广行省参知政事马合某、河东宣慰使李处恭之两浙江东道,江东道廉访使朵列秃、太史院使齐履谦之江西福建道,都功德使举林伯、荆湖宣慰使蒙弼之江南湖广道,礼部尚书李家奴、工部尚书朱蕡之河南江北道,同知枢密院事阿吉剌、御史中丞曹立之燕南山东道,太子詹事别帖木儿、宣徽院判韩让之河东陕西道,吏部尚书纳哈出、董讷之山北辽东道,陕西盐运使众家奴、中书断事官韩庭茂之云南省,湖南宣慰使寒食、冀宁路总管刘文之甘肃省,山东宣慰使秃思帖木儿、陕西行省左丞廉惇之四川省,翰林侍讲学士帖木儿不花、秘书卿吴秉道之京畿道。以郡县饥,诏运粟十五万石贮濒河诸仓,以备赈救,仍敕有司治义仓。禁大都、顺德、卫辉等十郡酿酒。募富民入粟拜官,二千石从七品,千石正八品,五百石从八品,三百石正九品,不愿仕者旌其门。诸王斡即遣使贡金浮图。己酉,海运江南粮百七十万石至京师。庚戌,复尚乘寺、光禄寺为正三品,给银印。癸丑,车驾至大都。遣使祀海神天妃。甲寅,禁饥民结扁檐社,伤人者杖一百,著为令。乙卯,享太庙。己未,岑世兴上言,自明不反,请置蒙古、汉人监贰官,诏优从之。壬戌,诸王牙即贡马。丁丑,浚河间陈玉带河。广西徭寇宾州。礼部员外郎元永贞言:“铁失弑逆,皆由铁木迭儿始祸,请明其罪,仍录付史馆,以为人臣之戒。”汉中道文州霖雨,山崩。檀州雨雹,开元路三河溢,琼州、南安、德庆诸路饥,赈粮、钞有差。

  冬十月戊寅朔,张珪归保定上冢,以病辞禄,不允。岑世兴及子铁木儿率众寇上林等州,命抚谕之。壬午,禁成都路酿酒。癸未,以倒剌沙为御史大夫。丁亥,享太庙。己丑,赐恩平王塔思不花部钞五千锭。壬辰,荧惑犯氐。癸巳,填星退犯井。播州凯黎苗率诸寨苗、獠为寇。乙未,皇后亦怜真八剌受佛戒于帝师。丁酉,广西獠酋何童降,请防边自效,从之。乙巳,宁远知州添插言,安南国土官押那攻掠其木末诸寨,请治之,敕安南世子谕押那归其俘。丙辰,宁夏路、曹州属县水,霸州、衢州路饥,赈粮二月。

  十一月戊申,周王和世〈王束〉遣使以豹来献。改长宁军为州。庚戌,旭迈杰以岁饥请罢皇后上都营缮,从之。纽泽以病乞罢,不允。丙辰,郭菩萨等伏诛,杖流其党。丁巳,幸大承华普庆寺,祀昭献元圣皇后于影堂,赐僧钞千锭。岑世兴结八番蛮班光金等合兵攻石头等寨,敕调兵御之。八番宣慰司官失备坐罪。戊午,填星退犯井宿钺星。己未,诏整饬台纲。庚申,倭舶来互市。广西道宣慰使获徭酋潘宝下狱,其弟潘见遂寇柳州,命湖广行省左丞乞住捕之。壬戌,敕军民官荫袭者,由本贯图宗支,申请铨授。丙寅,倒剌沙复为中书左丞相,加开府仪同三司、录军国重事。丁卯,罢蒙山银冶提举司,命瑞州路领之。壬申,赐诸王不赛因钞二万锭、帛百匹。诸王斡耳朵罕遣使以追捕广西徭寇上闻,帝曰:“朕自即位,累诏天下悯恤黎元,惟广徭屡叛,杀掠良民,故命斡耳朵罕等讨之。今闻迎降者甚众,宜更以恩抚之。若果不悛,严兵追捕。”京师饥,赈粜米四十万石。内郡饥,赈钞十万锭、米五万石。河间诸郡流民就食通、漷二州,命有司存恤之。杭州路火,赈贫民粮一月。常德路水,民饥,赈粮万一千六百石。

  十二月戊寅,以塔失帖木儿为中书右丞相。癸未,加塔失帖木儿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监修国史,封蓟国公。诸王不赛因遣使贡珠,赐钞二万锭。乙酉,帝复受佛戒于帝师。荧惑犯天江,辰星犯建星。丁亥,修鹿顶殿。镇南王脱不花薨,遣中书平章政事乃马歹摄镇其地。中书省臣言山东、陕西、湖广地接戎夷,请议选宗室往镇,从之。申禁图谶,私藏不献者罪之。癸巳,京师多盗,塔失帖木儿请处决重囚,增调逻卒,仍立捕盗赏格,从之。甲午,太白犯垒壁阵。召张珪于保定。丁酉,加纽泽知枢密院事,与马某沙并开府仪同三司。弛瑞州路酒禁。左丞乞住、诸王斡耳朵罕征徭贼,败之。元江路土官普山为寇,命戍兵捕之。壬寅,大宁路凤翔府饥,禁酿酒。右丞赵简请行区田法于内地,以宋董煟所编《救荒活民书》颁州县。济南、延川二路饥,赈钞三千五百锭。惠州、杭州等处饥,赈粜有差。是岁,陕西府雨雹,御河水溢。以故翰林学士不花、中政使普颜笃、指挥使卜颜忽里为铁失等所系死,赠功臣号及阶勋爵谥。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东硖石谷之战经过:唐军是如何被契丹军击败的? 古代官员“家训”:曾国藩愿儿子读书明理 韩国古代开城名妓黄真伊最后的结局如何 被日本算计的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是奇耻大辱! 中国历史上唯一妓女出身的神医柔娘 贿选总统曹锟晚景凄凉:妻子发疯 自己重病 历史上是西楚霸王项羽好还是汉王刘邦好 乾隆皇帝不为人知真面目培养了史上第一贪官 霾灾在明清时曾频现 曾被认为是“天降异象” 裕固族服饰 裕固族服饰发展史简介 解析历史上唐太宗李世民知人善任的故事 鲁迅也是"彩民"? 昔日所买11元竞马彩票被发现 闹洞房的习俗是怎么来的?古人为什么要闹洞房? 唐武宗为解决钱荒捣烂铜像铸钱:唐武宗灭佛始末 揭秘:董鄂妃是怎么死的?顺治帝有多爱董鄂妃 揭秘雍正登基时皇太后乌雅氏为什么要寻死觅活? 宇宙会是怎么:科学家称宇宙是一个有机活体 陈世美杀妻未遂尚不至死 被刀铡或为顺应民心 戒指竟然是古代妃子来月事时的标志? 鲜为人知:“金城反击战”中韩国军队的真实表现 冒顿单于的上位之路 让士兵射死宝马射死老婆 曹髦死后谁继位?曹髦下一个皇帝是谁 红楼梦贾探春最后结局是什么?贾探春生平简介 不可思议的太后皇帝:你杀男宠 我就杀你男人 揭秘:明宪宗为何要杀死海盗王汪直? 大明奇案:朱元璋用蒸鹅杀死了徐达? "背黑锅"冠军李鸿章:所受委屈比窦娥还冤 三妻四妾 古代农民起义很多竟然只因为这个? 秦始皇陵地下是否存在水银大海:揭开兵马俑之谜 刘备卖草鞋的故事 刘备与刘胜的关系? 跋扈将军梁冀:在他手里东汉王朝陷入灭亡的前兆 常胜将军白起打过败仗吗 一代传奇女子韩淑秀 历史如何评价韩淑秀 太宰治与“无赖派文学” 太宰治的最后一部作品 崇祯皇帝为何冤杀边关第一守将袁崇焕? 曹襄是平阳公主亲生的吗 曹襄什么时候死的 进之毙命:秦陵千年不敢挖真相 三国新论:诸葛亮一手造就马谡之死? 郭解英雄事迹很多 为何被汉武帝灭族? 北宋采石之战:“谁说书生百无一用”的经典范例 长城抗战简介:二十九军将士在长城沿线阻击敌军 喊破嗓子 “马邑之谋”的前身竟然是口水战 商鞅是卫国贵族为什么最终选择为秦国效力? 揭秘二战10大谜团:希特勒派人到中国寻地球轴心 揭秘:中国古代四大美男子都是怎么死的? 北魏大将安颉:生擒胡夏国国主 挫败了元嘉北伐 古代官员常互赠姬妾 苏东坡将怀孕妾室送人 孙权临死前为什么立最小的儿子为太子? 汉武帝为什么要杀掉他的爱妃钩弋夫人? 揭秘:名臣林则徐为何死在平定太平天国的路上? 北周武帝宇文邕 北周武帝宇文邕最爱的女人 宋 北宋枭雄 仁宗赵祯之谜:北宋鼎盛时期的执政者 揭秘:史上醉打金枝背后惨遭家暴的大唐公主是谁 雍正收拾年羹尧背后的隐情:侍宠若骄惹祸 于吉是谁?三国孙策之死和于吉神仙有什么关系 外媒罕见公开:美大型无人机一体加工成形【图】 中国的福尔摩斯狄仁杰身上有什么闪光点 五代十国后蜀国皇帝孟知祥是谁?孟知祥简介 昆阳之战兵力情况 昆阳之战刘秀胜利的原因 迷踪帝陵:为何说康熙的陵墓最八卦? 土家族服饰有什么特点 土家族服饰的颜色搭配 美抨击俄“大举入侵”波罗的海 指普京炫武力 揭秘贰臣洪承畴 臣节只毁在两个字上! 王莽为何会篡位?他建立的新朝寿命为何这么短 梁启超的儿子 梁启超的九个子女的人生大揭密 雍正曹雪芹家族恩怨 为何翻脸不认娘家人 古代宫女的悲惨生活 随时有可能遭到凌辱 水底古墓之谜:明祖陵为何深埋水底? 价值连城的国宝 却被摆在了日本国的展厅? 吕后一共称制几年 历史如何评价吕后称制的 十八路反王的人物生平 王薄 无向辽东浪死歌 蟋蟀宰相贾似道,怎么靠他的淫荡小姐姐上位 名将王君廓为何会亡命江湖?王君廓是怎么死的 北魏节闵帝元恭生平简介 节闵帝元恭怎么死的 哪位皇帝因事被吓破了胆还失去生育能力? 王熙凤为何不给王夫人面子?王夫人因何得罪凤姐 揭秘武则天为了当皇上竟然做的这么绝? 鸿门宴传奇:汉王刘邦为何要赴史上第一饭局? 宇文泰儿子们的排名 宇文泰究竟有多少个儿子? 天龙八部中正淳情妇阮星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南明废物皇帝朱由崧:断送了大明王朝的最后希望 《金瓶梅》中是谁夺走了美女潘金莲的第一次? 冬至的由来 冬至节吃饺子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日本82岁老人忆东京大轰炸:满是尸体 惨不忍睹 揭秘:隋朝为何这么短命原来是因为选错了国号? “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的真实意思是什么 商鞅变法的主要内容有哪些?商鞅师从何处 万历中晚年为什么“抱着女人抽大烟”? 震惊:三国第一猛将吕布竟然曾是个文艺青年? 红楼揭秘:谁侵吞了林黛玉的庞大家产? 段祺瑞和冯国璋为何反目成仇 揭秘:历史上的甄嬛是怎样被雍正看上的? 苻坚改姓:前秦苻坚原姓“蒲”为何要改姓“苻” 汉武帝的污点后宫巫蛊之乱真相到底是什么 元嘉之治的历史结局:随着元嘉北伐的失败而终结 乾隆为何把抗清名将袁崇焕推上神坛?袁崇焕之死 中国著名的四大空城计:不只是诸葛的招数 壮族习俗 壮族“凿齿”和“纹身”习俗简介 耶律齐的妹妹是谁?耶律齐的妹妹耶律燕简介 李白《送陆判官往琵琶峡》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留耕堂詩集一卷 菜根談一卷 昌瑞山萬年統志十六卷首一卷 刪定荀子一卷 欽定吏部則例六十九卷 [光緒]滋陽縣志十四卷 讀通鑑論三十卷 從善先資不分卷 羣書拾補三十七卷 說文解字注三十二卷六書韻表五卷 新刻黃掌綸先生評訂神仙鑒百集□□卷 廟學典禮六卷 專治時疫白喉彙編 六書故三十三卷通釋一卷序目二卷 耐冷譚十六卷 新刻事物紀原五十四卷 疑獄集十卷附錄一卷 率性闡微西江月調十六首 陳書三十六卷 [光緒]藍田縣志十六卷附文徵錄四卷 讀白華草堂詩集初集九卷二集十二卷苜蓿集八卷 玉谿生詩詳註三首一卷樊南文集詳註八卷年譜一卷詩話一卷 商子五卷 内自訟齋詩鈔春舟集 [嘉慶]莒州志十六卷首一卷 碧聲吟館談麈四卷 三蘇先生文粹七十卷 子史精華一百六十卷 客問條答 五代紀年表一卷 欽定明鑑二十四卷 思兄樓文稿一卷爨餘稿一卷 樗繭譜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首一卷 道古堂文集四十八卷詩集二十六卷集外文一卷集外詩一卷 潔齋詩草刪存四卷 [康熙]睢寧縣志十二卷 慎之慎之二卷敬禮耶穌聖心月增補慎之慎之篇 善本書室藏書志四十卷附錄一卷 陽羨唱和集二卷附錄二卷 繪圖水怪貪歡緣□□卷 楚辭八卷首一卷 淨土隨學二卷 箋註陶淵明集六卷 書目答問四卷 容城三賢集 鍼灸擇日編集 鳥鼠山人小集十六卷 [宣統]西安縣志略十一卷 金石續編二十一卷首一卷 朝野新聲太平樂府九卷 [文山全集附錄]一卷 六壬類聚四卷 西國樂法啓蒙二卷附卷一卷 復盦類稿八卷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乾隆]武安縣志二十卷圖一卷 演算法須知一卷 津逮祕書一百四十一種 百花詩箋譜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一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二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三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四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五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六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七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八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四十九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一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二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三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四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五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六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七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八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五十九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一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二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三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四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五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六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七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八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六十九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七十_托津等奉敕纂.djvu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四百七十一_托津等奉敕纂.djvu 皇明人物考一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皇明人物考二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皇明人物考三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皇明人物考四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皇明人物考五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皇明人物考六_焦竑編次翁正春校.djvu 國琛集_唐樞撰.djvu 史外一_汪有典著.djvu 史外二_汪有典著.djvu 史外三_汪有典著.djvu 史外四_汪有典著.djvu 史外五_汪有典著.djvu 史外六_汪有典著.djvu 史外七_汪有典著.djvu 史外八_汪有典著.djvu 啟禎野乘一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二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三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四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五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六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七_鄒漪纂.djvu 啟禎野乘八_鄒漪纂.djvu 煙艇永懷_龔立本撰.djvu 留溪外傳一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二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三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四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五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六_陳鼎撰.djvu 留溪外傳七_陳鼎撰.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八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九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八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十九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八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二十九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八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三十九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八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四十九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一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二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三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四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五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六_遇庭訓纂集.djvu 明分省人物考五十七_遇庭訓纂集.djvu 气壮理直 气壮胆粗 气夯胸脯 气宇不凡 气宇昂昂 气宇轩昂 气弱声嘶 气得志满 气忍声吞 气急败丧 气急败坏 气息奄奄 气愤填膺 气断声吞 气消胆夺 气满志得 气焰熏天 气生气死 气竭声嘶 气粗胆壮 气血方刚 气象万千 气贯长虹 气逾霄汉 气食全牛 氤氤氲氲 水中捞月 水中著盐 水乳交融 水光山色 水光接天 水到渠成 水到鱼行 水土不服 水大鱼多 水宿山行 水宿风餐 水尽山穷 水尽鹅飞 水底捞月 水底捞针 水底摸月 水底纳瓜 水性杨花 水性随邪 水断陆绝 水旱频仍 水月镜像 水月镜花 水村山郭 水来伸手,饭来张口 水来土掩 水枯石烂 水泄不漏 水泄不透 水泄不通 水波不兴 水洁冰清 水流云散 水流花落 水流花谢 水浆不入 水涨船高 水清石见 水火不相容 水火不辞 水火不避 水火无情 水火相济,盐梅相成 水眼山眉 水磨功夫 水磨工夫 水秀山明 水穷山尽 水绿山青 水菜不交 水落归漕 水远山遥 水远山长 水送山迎 水里纳瓜 水银泻地 水阔山高 水陆俱备 水陆毕陈 永世无穷 永世难忘 永志不忘 永无止境 永矢弗谖 求三拜四 求亲靠友 求全之毁 求全责备 求其友声 求同存异 求名求利 求名责实 求备一人 求容取媚 求新立异 求死不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生害义 求生害仁 求益反损 求神拜佛 求神问卜 求福禳灾 求贤下士 求贤用士 求贤若渴 求马于唐肆 汉人煮箦 汉皋解珮 汗出沾背 汗出洽背 汗出浃背 汗洽股栗 汗流夹背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