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二十七 本纪第二十七

卷二十七 本纪第二十七

  ◎英宗一

  英宗睿圣文孝皇帝,讳硕德八剌,仁宗嫡子也。母庄懿慈圣皇后,弘吉剌氏,以大德七年二月甲子生。仁宗欲立为太子,帝入谒太后,固辞,曰:“臣幼无能,且有兄在,宜立兄,以臣辅之。”太后不许。延祐三年十二月丁亥,立为皇太子,授金宝,开府置官属。监察御史段辅、太子詹事郭贯等,首请近贤人,择师傅,帝嘉纳之。六年十月戊午,受玉册,诏命百司庶务必先启太子,然后奏闻。帝谓中书省臣曰:“至尊委我以天下事,日夜寅畏,惟恐弗堪。卿等亦当洗心涤虑,恪勤乃职,勿有隳坏,以贻君父忧。”

  七年春正月戊戌,仁宗不豫,帝忧形于色,夜则焚香,泣曰:“至尊以仁慈御天下,庶绩顺成,四海清晏。今天降大厉,不如罚殛我身,使至尊永为民主。”辛丑,仁宗崩,帝哀毁过礼,素服寝于地,日歠一粥。癸卯,太阴犯斗。甲辰,太子太师铁木迭儿以太后命为右丞相。丙午,遣使分谳内外刑狱。戊申,赈通、漷二州蒙古贫民,汰知枢密院事四员。禁巫、祝、日者交通宗戚、大官。

  二月壬子,罢造永福寺。赈大同、丰州诸驿饥。以江浙行省左丞相黑驴为中书平章政事。丁巳,修佛事。戊午,祭社稷。建御容殿于永福寺。汰富民窜名宿卫者,给役蒙古诸驿。己未,命储粮于宣德、开平、和林诸仓,以备赈贷供亿。复以都水监隶中书。辛丑,太阴犯轩辕御女。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御史大夫脱欢罢为集贤大学士。壬戌,太阴犯灵台。甲子,铁木迭儿、阿散请捕逮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赵世延赴京。参议中书省事乞失监坐鬻官,刑部以法当杖,太后命笞之,帝曰:“不可。法者天下之公,徇私而轻重之,非示天下以公也。”卒正其罪。丙寅,以陕西行省平章政事赵世荣为中书平章政事,江西行省右丞木八剌为中书右丞,参知政事张思明为中书左丞,中书左丞换住罢为岭北行省右丞。丁卯,太阴犯日星。白云宗总摄沈明仁为不法坐罪,诏籍江南冒为白云僧者为民。己巳,修镇雷佛事于京城四门,罢上都乾元寺规运总管府。庚午,太阴犯斗。辛未,括民间系官山场、河泊、窑冶、庐舍。壬申,召陕西行台御史大夫答失铁木儿赴阙。以辽阳、大同、上都、甘肃官牧羊马牛驼给朔方民户,仍给旷地屯种。癸酉,括勘崇祥院地,其冒以官地献者追其直,以民地献者归其主。决开平重囚。丙子,定京城环卫更番法,准五卫汉军岁例。丁丑,夺前中书平章政事李孟所受秦国公制命,仍仆其先墓碑。戊寅,中书平章政事兀伯都剌罢为甘肃行省平章政事,阿礼海牙罢为湖广行省平章政事。铁木迭儿以前御史中丞杨朵儿只、中书平章政事萧拜住违太后旨,矫命杀之,并籍其家。徽政院使失列门,以太后命请更朝官,帝曰:“此岂除官时耶?且先帝旧臣,岂宜轻动。俟予即位,议于宗亲、元老,贤者任之,邪者黜之可也。”司农卿完者不花言:“先帝以土田颁赐诸臣者,宜悉归之官。”帝问曰:“所赐为谁?”对曰:“左丞相阿散所得为多。”帝曰:“予常谕卿等,当以公心辅弼。卿于先朝尝请海泊之税,以阿散奏而止。今卿所言,乃复私憾耳,非公议也,岂辅弼之道耶?”遂出完者不花为湖南宣慰使。夺僧辇真吃剌思等所受司徒、国公制,仍销其印。

  三月辛巳,以中书礼部领教坊司。壬午,赈陈州、嘉定州饥。瓜哇遣使入贡。戊子,太阴犯酒旗上星,荧惑犯进贤。征诸王、驸马流窜者,给侍从,遣就分邑。庚寅,帝即位,诏曰:

  洪惟太祖皇帝膺期抚运,肇开帝业;世祖皇帝神机睿略,统一四海。以圣继圣,迨我先皇帝,至仁厚德,涵濡群生,君临万国,十年于兹。以社稷之远图,定天下之大本,叶谋宗亲,授予册宝。方春宫之与政,遽昭考之宾天。诸王贵戚,元勋硕辅,咸谓朕宜体先帝付托之重,皇太后拥护之慈,既深系于人心,讵可虚于神器,合辞劝进,诚意交孚。乃于三月十一日,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可赦天下。

  尊太后为太皇太后。是夜,太阴犯明堂。壬辰,太皇太后受百官朝贺于兴圣宫。铁木迭儿进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师。敕群臣超授散官者,朝会毋越班次。赐诸王也孙铁木儿、脱脱那颜等金银、币帛有差。赈宁夏路军民饥。甲午,作佛事于宝慈殿,赈木怜、浑都儿等十一驿饥。乙未,日明晕若连环。丙申,斡罗思等内附,赐钞万四千贯,遣还其部。遣知枢密事也儿吉尼检核巩昌等路屯戍,选甘州戍卒。戊戌,汰上都留守司留守五员,定吏员秩止从七品如前制。庚子,降太常礼仪院、通政院、都护府、崇福司,并从二品;蒙古国子监、都水监、尚乘寺、光禄寺,并从三品;给事中、阑遗监、尚舍寺、司天监,并正四品;其官递降一等有差,七品以下不降。赐边戍诸王、驸马及将校士卒金银、币帛有差。市羊五十万、马十万,赡北边贫乏者。辛丑,禁擅奏玺书。以枢密院兼领左、右卫率府。壬寅,降前中书平章政事李孟为集贤侍讲学士,悉夺前所受制命。御史台臣请降诏谕百司以肃台纲,帝曰:“卿等但守职尽言,善则朕当服行,否亦不汝罪也。”甲辰,诏中外毋沮议铁木迭儿。敕罢医、卜、工匠任子,其艺精绝者择用之。丙午,有事于南郊,告即位。丁未,罢崇祥院,以民匠都总管府隶将作院。

  夏四月庚戌,有事于太庙,告即位。追夺佛速司徒官。罢少府监,复仪凤、教坊、广惠诸司品秩。罢行中书省丞相,河南行省丞相也先铁木儿、湖广行省丞相朵儿只的斤、辽阳行省丞相,并降为本省平章政事,惟征东行省丞相高丽王不降。赐诸王铁木儿不花钞万五千贯。甲寅,太白犯填星。乙卯,复国子监、都水监,秩正三品。罢回回国子监、行通政院。封诸王彻彻秃为宁远王。申诏京师势家与民均役。那怀、浑都儿驿户饥,赈之。戊午,祀社稷,告即位。己未,绍庆路洞蛮为寇,命四川行省捕之。祭遁甲神于香山。命平章政事王毅等征理在京诸仓库粮帛亏额,申严和林酒禁。庚申,降百官越阶者,并依所受之职。以太常礼仪院使拜住为中书平章政事;以西僧牙八的里为元永延教三藏法师,授金印。壬戌,太阴犯房。以即位,赏宿卫军。括马三万匹,给蒙古流民,遣还其部。给通、漷二州蒙古户夏布。铁木迭儿请参决政务,禁诸臣毋隔越擅奏,从之。乙丑,仁宗丧卒哭,作佛事七日。戊辰,车驾幸上都。海运至直沽,调兵千人防戍。封王煦为鸡林郡公。议祔仁宗,以阴阳拘忌,权结彩殿于太室东南,以奉神主。己巳,河间、真定、济南等处蒙古军饥,赈之。罢市舶司,禁贾人下番。课回回散居郡县者,户岁输包银二两。增两淮、荆湖、江南东西道田赋,斗加二升。赈大都、净州等处流民,给粮马,遣还北边。戊寅,以蒙古、汉人驿传复隶通政院。有献七宝带者,因近臣以进,帝曰:“朕登大位,不闻卿等荐贤而为人进带,是以利诱朕也,其还之。”是月,左卫屯田旱、蝗,左翊屯田虫食麦苗,亳州水。

  五月己卯,禁僧驰驿,仍收元给玺书。庚辰,上都留守贺伯颜坐便服迎诏弃市,籍其家。辛巳,汝宁府霖雨伤麦禾,发粟五千石赈粜之。丁亥,罢沅陵县浦口千户所。己丑,中书省臣请禁擅奏除拜,帝曰:“然恐朕遗忘,或乘间奏请,滥赐名爵,汝等当复以闻。”复置称海、五条河屯田。命僧祷雨。大同云内、丰、胜诸郡县饥,发粟万三千石贷之。左丞相阿散罢为岭北行省平章政事,以拜住为中书左丞相,乃剌忽、塔失海牙并为中书平章政事,只儿哈郎为中书参知政事。庚寅,太阴犯心。辛卯,参知政事钦察罢为集贤学士。赈上都城门及驻冬卫士。遣使榷广东番货,弛陕西酒禁。壬辰,和林民阎海瘗殍死者三千余人,旌其门。癸巳,太阴犯天狗。甲午,沈阳军民饥,给钞万二千五百贯赈之。乙未,请大行皇帝谥于南郊。丙申,太白犯毕。禁宗戚权贵避徭役及作奸犯科。戊戌,有告岭北行省平章政事阿散、中书平章政事黑驴及御史大夫脱忒哈、徽政使失列门等与故要束谋妻亦列失八谋废立,拜住请鞫状,帝曰:“彼若借太皇太后为词,奈何?”命悉诛之,籍其家。追封陇西公汪世显为陇右王。辛丑,以知枢密院事铁木儿脱为中书平章政事。壬寅,监察御史请罢僧、道、工、伶滥爵及建寺、豢兽之费。甲辰,以诛阿散、黑驴、贺伯颜等诏天下。敕百司日勤政务,怠者罪之。丙午,御史刘恒请兴义仓及夺僧、道官。敕捕亦列失八子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买驴,仍籍其家。丁未,封王禅为云南王,往镇其地。饶州番阳县进嘉禾,一茎六穗。以贺伯颜、失列门、阿散家赀、田宅赐铁木迭儿等。

  六月己酉,流徽政院使米薛迷于金刚山。以脱忒哈、失列门故夺人畜产归其主。甲寅,前太子詹事床兀儿伏诛。京师疫,修佛事于万寿山。乙卯,昌王阿失部饥,赐钞千万贯赈之。赏诛阿散等功,赐拜住以下金银、钞有差。丙辰,召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也仙帖木儿至京师,收脱忒哈广平王印。丁巳,以江西行省左丞相脱脱为御史大夫,宗正紥鲁火赤铁木儿不花知枢密院事。戊午,罢徽政院。广东采珠提举司罢,以有司领其事。封知枢密院事塔失铁木儿为蓟国公。己未,定边地盗孳畜罪犯者,令给各部力役,如不悛,断罪如内地法。庚申,太阴犯斗。赐角?百二十人钞各千贯。辛酉,诏免僧人杂役。壬戌,敕诸使至京者,大事五日、小事三日遣还。是夜,月食既。癸亥,太阴犯垒壁阵。乙丑,赈北边饥民,有妻子者钞千五百贯,孤独者七百五十贯。新作太祖幄殿。西番盗洛各目降。丁卯,太白犯井。赐诸王阿木里台宴服、珠帽。戊辰,赈雷家驿户钞万五千贯。辛未,太阴犯昴。甲戌,赐北边诸王伯要台等十人钞各二万五千贯。边民赈米三月。修宁夏钦察鲁佛事,给钞二百一十二万贯。丁丑,改红城中都威卫为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隶枢密院。罢章庆司、延福司、群牧监、宫正司、辽阳万户府,复徽仪司为缮珍司,善政司为都总管府,内宰司、延庆司、甄用监复为正三品。益都蝗,荆门州旱,棣州、高邮、江陵水。

  秋七月戊寅,赐诸王曲鲁不花钞万五千贯。命玄教宗师张留孙修醮事于崇真宫。壬午,立普定路屯田,分乌撒、乌蒙屯田卒二千赴之。运和林粮于紥昆仓,以便边军,市马三万、羊四万给边军贫乏者。癸未,括马于大同、兴和、冀宁三路,以颁卫士。甲申,车驾将北幸,调左右翊军赴北边浚井。以知枢院事买驴、哈丹并为辽阳行省平章政事。丙戌,赐诸王买奴等钞二十五万贯。丁亥,太阴犯斗。诸王告住等部火,赈粮三月、钞万五千贯。晋王也孙铁木儿部饥,赈钞五千万贯。壬辰,罢女直万户府及狗站脱脱禾孙,散辽阳红花万户府兵。遣扈从诸营还大都,禁践民禾。安南内附人陈岩言其国贡使多为觇伺,敕湖广行省汰遣之。乙未,赐西僧沙加钞万五千贯,以甘肃行省平章钦察台知枢密院事。回回太医进药曰打里牙,给钞十五万贯。丙申,以昌平、滦阳十二驿供亿繁重,给钞三十万贯赈之。中书平章政事乃剌忽罢。降封安王兀都不花为顺阳王。禁献珍宝制衮冕。戊戌,荧惑犯房。枢密院臣言:“塔海万户部不剌兀赤与北兵战,拔军士三百人以还,弃其子于野,杀所乘马以啖士卒,请赏之。”赐钞五千贯。斡鲁思辰告诸王月儿鲁铁木儿谋变,赏钞万五千贯,敕中外希赏自请者勿予。己亥,太阴犯昴。赐女巫伯牙台钞万五千贯。庚子,以江南行御史台中丞廉恂为中书平章政事。辛丑,赐公主紥牙八剌等钞七万五千贯。晋王也孙铁木儿遣使以地七千。顷归朝廷,请有司征其租,岁给粮钞,从之。以辽阳金银铁冶归中政院。癸卯,赐伶人钞二万五千贯,酒人十五万贯。己巳,以知枢密院事也儿吉尼为江西行省平章政事。是月,后卫屯田及颍、息、汝阳、上蔡等县水,霸州及堂邑县蝻。

  八月丁未朔,岭北省臣忻都坐以官钱犒军免官,诏复其职。戊申,祭社稷。罢曲靖路人匠提举司。赈晋王部军民钞二百五十万贯。翙星于司天监。辛亥,赈龙居河诸军。乙卯,赐上都驻冬卫士钞四百万贯。诸王木南即部饥,兴圣宫牧驼户贫乏,并赈之。丙辰,祔仁宗圣文钦孝皇帝、庄懿慈圣皇后于太庙,铁木迭儿摄太尉,奉玉册行事。太白犯灵台。戊午,铁木迭儿以赵世延尝劾其奸,诬以不敬下狱,请杀之,并究省、台诸臣,不允。帝幸凉亭,从容谓近侍曰:“顷铁木迭儿必欲置赵世延于死地,朕素闻其忠良,故每奏不纳。”左右咸称万岁。乙丑,荧惑犯天江。丁卯,太白犯太微垣右执法。宫人官奴,坐用日者请太皇太后翙星,杖之,籍其资。脱思马部宣慰使亦怜真坐违制不发兵,杖流奴儿干之地。庚午,发米十万石赈粜京师贫民。壬申,太阴犯轩辕御女。甲戌,广东新州饥,赈之,河间路水。

  九月甲申,建寿安山寺,给钞千万贯。括兴和马以赡北部贫民,禁五台山樵采。罢上都、岭北、甘肃、河南诸郡酒禁。乙酉,太阴犯垒壁阵。丙戌,荧惑犯斗。壬辰,敕议玉华宫岁享睿宗登歌大乐。土番利族、阿俄等五种寇成谷,遣巩昌总帅以兵讨之。循州溪蛮秦元吉为寇,遣守将捕之。癸巳,太阴犯昴。沈阳水旱害稼,弛其山场河泊之禁。戊戌,太阴犯鬼。己亥,太白犯亢。庚子,常澧州洞蛮贞公合诸洞为寇,命土官追捕之。癸卯,亲王脱不花、搠思班遣使来贺登极。甲辰,云南木邦路土官绐邦子忙兀等入贡,赐币有差。遣马紥蛮等使占城、占腊、龙牙门,索驯象。以廪藏不充,停诸王所部岁给。

  冬十月丁未,时享太庙。庚戌,太阴犯荧惑于斗。将作院使也速坐董制珠衣怠工,杖之,籍其家。壬子,作佛事于文德殿四十日。申严两淮盐禁。丁巳,酉阳耸侬洞蛮田谋远为寇,命守臣招捕之。戊午,车驾至自上都。诏太常院臣曰:“朕将以四时躬祀太室,宜与群臣集议其礼。此追远报本之道,毋以朕劳于对越而有所损,其悉遵典礼。”安南国遣其臣邓恭俭来贡方物。庚申,敕译佛书。辛酉,赐劳探马赤宿卫者,遣还所部。癸亥,太阴犯井。乙丑,幸大护国仁王寺,帝师请以醮八儿监藏为土番宣慰司都元帅,从之。酉阳土官冉世昌遣其子冉朝率大、小石堤洞蛮入贡。丙寅,定恭谢太庙仪式。丁卯,为皇后作鹿顶殿于上都。己巳,罢玉华宫祀睿宗登歌乐。敕翰林院译诏,关白中书。庚午,命拜住督造寿安山寺。癸酉,流诸王阿刾铁木儿于云南。

  十一月丙子朔,帝斋齐宫。丁丑,恭谢太庙,至仁宗太室,即流涕,左右感动。戊寅,以海运不给,命江浙行省以财赋府租益之,还其直,归宣徽、中政二院。检勘沙、净二州流民,勒还本部。以登极,大赉诸王、百官,中书会其数,计金五千两、银七十八万两、钞百二十一万一千贯、币五万七千三百六十四匹、帛四万九千三百二十二匹、木绵九万二千六百七十二匹、布二万三千三百九十八匹、衣八百五十九袭,鞍勒、弓矢有差。给岭北驿牛马。造今年钞本,至元钞五千万贯、中统钞二百五十万贯。汰卫士冒受岁赐者。庚辰,并永平路滦邑县于石城。遣定住等括顺阳王兀都思不花邸财物,入章佩监、中政院。禁京城诸寺邸舍匿商税。辛巳,以亲祀太庙礼成,御大明殿受朝贺。甲申,敕翰林国史院纂修《仁宗实录》。丁亥,作佛事于光天殿。戊子,幸隆福宫。己丑,宣德蒙古驿饥,命通政院赈之。丁酉,诏各郡建帝师八思巴殿,其制视孔子庙有加。戊戌,交趾蛮侬志德寇脱零那乞等六洞,命守将讨之。遣使阅实各行省戍兵。己亥,计京官俸钞,给米三分。癸卯,荧惑犯垒壁阵。甲辰,铁木迭儿言:“和市织币薄恶,由董事者不谨,请免右丞高昉等官,仍令郡县更造,征其元直。”不允。太常礼仪院拟进时享太庙仪式。十二月乙巳朔,诏曰:“朕祗遹眙谋,获承丕绪,念付托之惟重,顾继述之敢忘。爰以延祐七年十一月丙子,被服衮冕,恭谢于太庙。既大礼之告成,宜普天之均庆。属兹逾岁,用易纪元,于以导天地之至和,于以法春秋之谨始,可以明年为至治元年。减天下租赋二分,包银五分。免大都、上都、兴和三路差税三年。优复煮盐、炼铁等户二年。开燕南、山东河泊之禁,听民采取。命官家属流落边远者,有司资给遣之;其子女典鬻于人者,听还其家。监察御史、廉访司岁举可任守令者二人。七品以上官,有伟画长策可以济世安民者,实封上之。士有隐居行义,明治体,不求闻达者,有司具状以闻。”丁未,播州蜒蛮的羊笼等来降。庚戌,铸铜为佛像,置玉德殿。壬子,赐寿宁公主钞七万五千贯。癸丑,以天寿节,预遣使修醮于龙虎山。乙卯,率百官奉玉册、玉宝,加上太皇太后尊号曰仪天兴圣慈仁昭懿寿元全德泰宁福庆徽文崇祐太皇太后。翰林学士忽都鲁都儿迷失译进宋儒真德秀《大学衍义》,帝曰:“修身治国,无逾此书。”赐钞五万贯。河南饥,帝问其故,群臣莫能对,帝曰:“良由朕治道未洽,卿等又不尽心乃职,委任失人,致阴阳失和,灾害荐至。自今各务勤恪,以应天心,毋使吾民重困。”太阴掩昴。丙辰,以太皇太后加号礼成,御大明殿受朝贺。丁巳,诏谕中外。戊午,太阴犯井。庚申,太阴犯鬼。辛酉,作延春阁后殿。壬戌,召西僧辇真哈剌思赴京师,敕所过郡县肃迎。乙丑,翙星于回回司天监四十昼夜。丙寅,以典瑞院使阔彻伯知枢密院事。修秘密佛事于延春阁。丁卯,铁木迭儿、拜住言:“比者诏内外言得失,今上封事者,或直进御前。乞令臣等开视,乃入奏闻。”帝曰:“言事者直至朕前可也,如细民辄诉讼者则禁之。”给武宗皇后钞七十五万贯。以《大学衍义》印本颁赐群臣。戊辰,以太皇太后加号礼成,告太庙。己巳,敕罢明年二月八日迎佛。中书右丞木八剌罢为江西行省右丞,以中书参知政事只儿哈郎为右丞,江南浙西道廉访使薛处敬为中书参知政事。遣使阅奉元路军需库。辛未,拜住进卤簿图,帝以唐制用万二千三百人耗财,乃定大驾为三千二百人,法驾二千五百人。上思州徭结交趾寇忠州。癸酉,帝闻贺伯颜母老,悯之,以所籍京兆田硙还其家。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伯颜察儿、江西行省平章政事白撒都并坐贪墨免官。是岁,决狱轻重七千六百三十事。河决汴梁原武,浸灌诸县;滹沱决文安、大城等县;浑河溢,坏民田庐。秦州成纪县暴雨,山崩,朽坏坟起,覆没畜产。汴梁延津县大风昼晦,桑多损。大同雨雹,大者如鸡卵。诸卫屯田陨霜害稼,益津县雨黑霜。

  至治元年春正月丁丑,修佛事于文德殿。壬午,增置漷州都漕运司同知、运判各一员。甲申,召高丽王王章赴上都。丙戌,帝服衮冕,享太庙,以左丞相拜住亚献,知枢密院事阔彻伯终献。诏群臣曰:“一岁惟四祀,使人代之,不能致如在之诚,实所未安。岁必亲祀,以终朕身。”廷臣或言祀事毕宜赦天下,帝谕之曰:“恩可常施,赦不可屡下。使杀人获免,则死者何辜?”遂命中书陈便宜事,行之。丁亥,帝欲以元夕张灯宫中,参议中书省事张养浩上书谏止,帝遽命罢之,曰:“有臣若此,朕复何忧?自今朕凡有过,岂独台臣当谏,人皆得言。”赐养浩帛二匹。诸王忽都答儿来朝。癸巳,诸王斡罗思部饥,发净州、平地仓粮赈之。蕲州蕲水县饥,赈粮三月。奉元路饥,禁酒。乙未,太阴掩房。己亥,降延福监为延福提举司,广福监为广福提举司,秩从五品。以寿安山造佛寺,置库掌财帛,秩从七品。甲辰,辰星犯外屏。水、金、火、土四星聚奎。

  二月,汴梁、归德饥,发粟十万石赈粜。河南、安丰饥,以钞二万五千贯、粟五万石赈之。戊申,祭社稷。改中都威卫为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己酉,作仁宗神御殿于普庆寺。辛亥,调军三千五百人修上都华严寺。壬子夜,金、火、土三星聚于奎。大永福寺成,赐金五百两、银二千五百两、钞五十万贯、币帛万匹。丁巳,畋于柳林,敕更造行宫。监察御史观音保、锁咬儿哈的迷失、成珪、李谦亨谏造寿安山佛寺,杀观音保、锁咬儿哈的迷失,杖珪、谦亨,窜于奴儿干地。己未,枢密院臣请授副使吴元珪荣禄大夫,以阶高不允,授正奉大夫。赈木怜道三十一驿贫户。辛酉,太白犯荧惑。癸亥,太阴犯心。甲子,置承徽寺,秩正三品,割常州、宜兴民四万户隶之。丁卯,以僧法洪为释源宗主,授荣禄大夫、司徒。禁越台、省诉事,罢先朝传旨滥选者。戊辰,赐公主紥牙八剌从者钞七十五万贯。

  三月甲戌,营王也先帖木儿部畜牧死损,赐钞五十万贯。丙子,建帝师八思巴寺于京师。丁丑,御大明殿,受缅国使者朝贡。太阴掩昴。赐公主买的钞五万贯,驸马灭怜钞二万五千贯。召诸王太平于汴。发民丁疏小直沽白河。庚辰,廷试进士泰普化、宋本等六十四人,赐及第、出身有差。辛巳,车驾幸上都。遣使赐西番撒思加地僧金二百五十两、银二千二百两、袈裟二万,币、帛、幡、茶各有差。壬午,遣咒师朵儿只往牙济、班卜二国取佛经。癸未,制御服珠袈裟。甲申,敕纂修《仁宗实录》,《后妃》、《功臣传》。乙酉,宝集寺金书西番《波若经》成,置大内香殿,益寿安山造寺役军。己丑,大同路麒麟生。甲午,置云南王府。己亥,宦者孛罗铁木儿坐罪,流奴儿干地。庚子,赈宁国路饥。辛丑,以铁失为御史大夫,佩金符,领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癸卯,益都、般阳饥,以粟赈之。

  夏四月丙午,给喃答失王府银印,秩正三品;宽彻、忽塔迷失王府铜印,秩从三品。庚戌,享太庙。江州、赣州、临江霖雨,袁州、建昌旱,民皆告饥,发米四万八千石赈之。丁巳,广德路旱,发米九千石减直赈粜。戊午,太阴犯心。己未,造象驾金脊殿。吉阳黎蛮寇宁远县。庚申,太阴犯斗。戊辰,敕赐铁木迭儿父祖碑。命宦者孛罗台为太常署令,太常官言刑人难与大祭,遂罢之。

  五月丙子,毁上都回回寺,以其地营帝师殿。赈益都、胶州饥。丁丑,霸州蝗。戊寅,太白犯鬼积尸气,太阴犯轩辕。庚辰,太阴犯明堂。濮州大饥,命有司赈之。壬午,迁亲王图帖穆尔于海南。禁日者毋交通诸王、驸马,掌阴阳五科者毋泄占候。以兴国路去岁旱,免其田租。丁亥,修佛事于大安阁。庚寅,赈诸王哈宾铁木儿部。沂州民张昱坐妖言,济南道士李天祥坐教人兵艺,杖之。女直蛮赤兴等十九驿饥,赈之。辛卯,海漕粮至直沽,遣使祀海神天妃。作行殿于缙山流杯池。高邮府旱。癸巳,宝定路飞虫食桑。乙未,命世家子弟成童者入国学。辛丑,太常礼仪院进太庙制图。壬寅,开元路霖雨。六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作金浮屠于上都,藏佛舍利。乙卯,以铁木迭儿领宣政院事。丁巳,参知政事敬俨罢为陕西行御史台中丞。戊午,泾州雨雹。己未,太阴犯虚梁。滁州霖雨伤稼,蠲其租。辛酉,太白经天。赵弘祚等言事,勒归乡里,仍禁妄言时政。壬戌,龙虎山张嗣成来朝,授太玄辅化体仁应道大真人。乙丑,遣使往铨江浙、江西、湖广、四川、云南五省边郡官选。丁卯,翙星于司天台。大同路雨雹。戊辰,卫辉、汴梁等处蝗。己巳,以上都留守只儿哈郎为中书平章政事。临江路旱,免其租。通济屯霖雨伤稼,霸州大水,浑河溢,被灾者二万三千三百户。

  秋七月壬申,赐晋王也孙铁木儿钞百万贯。辽阳、开元等路及顺州、邢台等县大水。癸酉,卫辉路胙城县蝗。乙亥,赈南恩、新州饥。丙子,淮安路属县水。丁丑,享太庙。戊寅,通州潞县榆棣水决。庚辰,卤簿成。滹沱河及范阳县巨马河溢。辛巳,盩厔县僧圆明作乱,遣枢密院判官章台督兵捕之。壬午,通许、临淮、盱眙等县蝗。癸未,对太尉孛兰奚为和国公。乙酉,大雨,浑河防决。庚寅,清池县蝗。癸巳,太阴犯昴。黄平府蛮卢砰为寇,削万户何之祺等官一级。遣吏部尚书教化、礼部郎中文矩使安南,颁登极诏。诸王阔别薨,赙钞万五千贯。丙申,禁服色逾制。己亥,奉仁宗及帝御容于大圣寿万安寺。蒲阴县大水。庚子,修上都城。诏河南、江浙流民复业。淮西蒙城等县饥,郃阳道士刘志先以妖术谋乱,复命章台捕之。蓟州平谷、渔阳等县大水,大都、保定、真定、大名、济宁、东平、东昌、永平等路,高唐、曹、濮等州水,顺德、大同等路雨雹,乞儿吉思部水。

  八月壬寅,修都城。安陆府水,坏民庐舍。癸卯,赈胶州饥。甲辰,高邮兴化县水,免其租。丙午,泰兴、江都等县蝗。丁未,太阴犯心。戊申,祭社稷。上都鹿顶殿成。己酉,太阴犯斗。庚戌,以军士贫乏,遣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整治,仍诏谕中外,有敢扰害者罪之。赈北部孤寡粮、钞。赐公主速哥八剌钞五十万贯。兀儿速、憨哈纳思等部贫乏,户给牝马二匹。壬子,荧惑犯轩辕。乙卯,中书平章政事铁木儿脱罢为上都留守。壬戌,淮安路盐城、山阳县水,免其租。车驾驻跸兴和,左右以寒甚,请还京师,帝曰:“兵以牛马为重,民以稼穑为本。朕迟留,盖欲马得刍牧,民得刈获,一举两得,何计乎寒?”雷州路海康、遂溪二县海水溢,坏民田四千余顷,免其租。秦州成纪县山崩。九月乙亥,荧惑犯灵台。京师饥,发粟十万石减价粜之。丙子,驻跸昂兀岭。壬午,荧惑犯太微西垣上将。赐诸王撒儿蛮钞五万贯。壬辰,中书平章政事塔失海牙坐受赃杖免。丁酉,荧惑犯太微垣右执法。车驾还大都。庚子,安陆府汉水溢,坏民田,赈之。

  冬十月辛丑朔,修佛事于大内。妖僧圆明等伏诛。甲辰,太白经天。戊申,荧惑犯太微垣左执法。庚戌,亲享太庙。壬子,拜住献嘉禾,两茎同穗。癸丑,敕翰林、集贤官年七十者毋致仕。以内郡水,罢不急工役。敕蒙古子女鬻为回回、汉人奴者,官收养之。禁中书掾曹毋泄机事,命枢密遣官整视各郡兵马。戊午,置赵王马札罕部钱粮总管府,秩正三品。己未,肇庆路水,赈之。丙寅,河南行省参知政事你咱马丁坐残忍免官。丁卯,增置侍仪司通事舍人六员,侍仪舍人四员。己巳,遣燕铁木儿巡边。

  十一月辛未,荧惑犯进贤。己亥,幸大护国仁王寺。丙子,太阴犯虚梁。戊寅,御大明殿,群臣上尊号曰继天体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是夜,辰星犯房。己卯,以受尊号诏天下,拜住请释囚,不允。庚辰,益寿安山寺役卒三千人。辛巳,命御史大夫铁失领左、右阿速卫。丙戌,太阴犯井。丁亥,以教官待选者借注广海巡检。己丑,太阴犯酒旗,又犯轩辕。庚寅,拜住等言:“受尊号,宜谢太庙,行一献礼。世祖亦尝议行,武宗则躬行谢礼。”诏曰:“朕当亲谢。”命太史卜日,枢密选兵肄卤簿。辛卯,太阴犯明堂。癸巳,以营田提举司征酒税扰民,命有司兼榷之。甲午,以辽阳行省管内山场隶中政院。丙申,敕立故丞相安童碑于保定新城。戊戌,巩昌成州饥,发义仓赈之。己亥,太白犯西咸。

  十二月庚子,给蒙古子女冬衣。辛丑,立亦启烈氏为皇后,遣摄太尉、中书右丞相铁木迭儿持节授玉册、玉宝。癸卯,以立后诏天下。庆远路饥,真定路疫,并赈之。甲辰,荧惑犯亢。戊申,躬谢太庙。庚戌,太阴犯昴。作太庙正殿。甲寅,疏玉泉河。车驾幸西僧灌项寺。己未,封唆南藏卜为白兰王,赐金印。真定、保定、大名、顺德等路水,民饥,禁酿酒。以金虎符颁各行省平章政事。辛酉,荧惑入氐。甲子,置田粮提举司,掌蓟、景二州田赋,以给卫士贫乏者,秩从五品。命帝师公哥罗古罗思监藏班藏卜诣西番受具足戒,赐金千三百五十两、银四千五十两、币帛万匹、钞五十万贯。以诸王怯伯使者数入朝,发兵守北口及卢沟桥。河间路饥,赈之。复以马家奴为司徒。乙丑,置中瑞司。冶铜五十万斤作寿安山寺佛像。宁海州蝗,归德、辽阳、通州等处水。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的来历以及传说故事 鲜为人知的晚清屠官岑春煊:晚清反贪第一人 韩信功成名就后如何对待胯下之辱的仇人? 揭秘:西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自刎的真实原因? 揭秘:蒋经国的“打老虎”运动最终是败给了谁? 明神宗长女荣昌公主朱轩媖简介 荣昌公主生母是谁 揭秘著名词人柳永为什么又叫柳三变? 曹操三父子都喜欢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谁? 甘宁脾气大喜欢打打杀杀却乐善好施感恩图报 解析韩世忠如何从一介农民练级成为一代名将 公子扶苏真的能力挽狂澜挽拯救大秦吗? 古代的四大美女印证了一句古话自古红颜多薄命 白族婚俗简介 白族人在结婚时的“火塘对歌” 孝惠皇后为什么是历史上第一个处女皇后 汉武帝刘彻的成功离不开他身后的这些女人们 她们都是谁? 平原君门客毛遂故里在哪里 毛遂怎么死的 历史上对明朝内阁首辅杨廷和作为的评价如何 朱元璋“剥皮萱草”式反腐为何终究归于失败? 吕布怎么死的 揭秘三国演义里吕布是因何而死 世界上最倒霉的家族:代代被闪电击中身亡 历史上真有蒙毅这个人吗 蒙毅和蒙恬又是什么关系 历史上对金朝开国大将金兀术是怎么评价的? 奶婆陆贞到底是如何给皇帝吹枕头风? 貂蝉的身份之谜:关公月下斩貂蝉是否确有其事 贞观之治简介:贞观之治是哪个皇帝开创的? 赵飞燕姐妹的艳史揭秘:每每爱上同一个男人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故事简介 孙悟空大闹天宫其实是被谋反?谁是幕后黑手? 明朝趣闻:嘉靖皇帝睡觉居然要用27张床! 明朝初期名将康茂才生平简介 康茂才是怎么死的 彝族文化 彝族向天坟是什么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历史上最曲折喜剧的曹操墓:这何尝不是里程碑 吕雉把戚夫人做成人彘 但对这女人却异常公正 春秋战国政治家晏婴的墓地为什么会被人摧毁 北魏献文帝死亡之谜:与一位极品女人脱不了干系 揭秘:孔子真是身高九尺六寸似姚明的大汉? 门巴族的情歌和酒歌文化是怎样的 郭照三十岁嫁给皇帝当上皇后最后却被儿子逼死 九一八张学良如果抵抗了那我们的历史会改变吗? 武则天杀了王皇后和萧淑妃?用酷刑除掉后宫劲敌 曹操嗜色如命:和14名后妃生25个儿子还打儿媳主意 曹操手下有一降将 令蜀汉上下皆害怕他 可惜死于自己人手里 令孕娘娘们闻风丧胆的麝香:真能导致不孕吗 抗战老兵生死亲历:子弹穿腿而过只靠刮肉疗伤 统治者责任有多重大?让宋太祖感慨当皇帝不易 李侍尧的曾爷爷李永芳为什么要跟随努尔哈赤 抗联尚有物质储存:为何杨靖宇会弹尽粮绝牺牲? 揭秘:宁死不当国民党俘虏 百余红军英勇跳崖 唐平萧铣之战中意外发现的人才:初唐重臣岑文本 空城计中诸葛亮弹了什么曲子吓走司马懿 古代的“异地高考”:白居易曾跑到安徽参加科考 武则天最后是怎么死的?真的是因为男人吗? 挺进大别山:解放战争中一场攻守逆转的关键战斗 宋代理学有哪些派别?宋代主要是哪个学派主导 民间神话故事之姜子牙封神以后属于什么神 袁涣:三国中面对吕布屠刀宁死不骂刘备的奇男子 被妻子夺走权力 所以被称为昏懦之君? 孟子打工记:年薪曾被削减九成愤而辞职 论钮祜禄氏在大清后宫中的地位 钮祜禄家的女人 为何称呼纪晓岚铁齿铜牙:终身没得罪过和珅 历史上民间为什么要反清复明? 乾隆朝官场怪现象:官员被革职十余次仍任原职 揭秘秦始皇兵马俑为什么一律不戴头盔? 古人立冬办“扫盲班” 李莲英幼时家贫曾上冬学堂 中国最早且最大的百科全书是什么?由谁编写的 中国古代唯一具有非洲血统的传奇皇妃 介子推与重耳是什么关系 晋文公退避三舍的原因 咸丰皇帝的兄弟 其他八个兄弟的命运如何 魏孝文帝拓跋宏简介 孝文帝改革促进民族大融合 真实关羽爱慕虚荣 好色程度不亚于曹操 烈士凌则之:曾是清华“学霸”百团大战白刃杀敌 清朝皇帝中的异类道光皇帝:节俭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著名的回族民歌“花儿”有着什么样的历史故事 揭:希特勒为何放走34万英法联军? 齐桓公称霸的时间 齐桓公的真实死因 揭秘历史上古代女人避孕的8大酷刑 吴三桂与陈圆圆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历史上死得最窝囊的十个名人 关羽排第五 演员的传奇:伪装成蒙哥马利掩护盟军诺曼底登陆 清朝陈廷敬官居何位?后人是如何评价陈廷敬的 重熙增币事件简介:北宋内外交困 辽国趁火打劫 揭秘:成吉思汗骑兵战无不胜的秘密武器 康熙铲除鳌拜的幕后推手是谁? 慈禧太后怀孕期间需要多少人力伺候她? 康熙为何被称为“爱银皇帝”:因为处于艰难时期 项羽何为留不住“国宝”范增?范增有什么本事 杨贵妃最喜欢的男人是谁?杨玉环和寿王感情怎样 王维《寓言二首》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抗战英烈易良品:八路军随营学校校长培养军事干部 揭秘:武则天为何将皇位归还李氏? 李白靠什么维持生活:诗仙李白的真实生活环境 清代江湖骗术揭秘:一个假人头骗走五百两白银 男人也要坐月子 中国古代那些“奇葩”风俗 刘邦是如何实现混混到皇帝的逆袭的? 万历怠政经过:万历晚期明朝开始由盛转衰 储光羲《田家即事》赏析 朱七七的丈夫是谁?朱七七的丈夫沈浪简介 咸丰皇帝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咸丰生平简介 历史上的香妃和影视剧香妃有何区别 香妃墓在哪 洪承畴被俘后降清另解:怕被崇祯皇帝“问责”? 滬寧鐵路行車處收支各款譯册 參茶老人集二卷附錄一卷 [乾隆]安吉州志十六卷首一卷 明書一百七十一卷目錄二卷 靖海紀事二卷 棲真志四卷 欽定戶部續纂則例十五卷 湖南全省輿圖說六卷 椒園詩鈔四卷 [乾隆]樂陵縣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光緒]荆州府志八十卷首一卷 三蘇文選三卷 南豐先生元豐類稿五十卷集外文二卷續一卷 說文字辨十四卷 王鳳洲綱鑑會纂三十九卷 甌北全集 駢體文鈔三十一卷 古緣萃錄十八卷 [光緒乙酉科]順天鄉試朱卷 繡墨軒詩詞 女子新讀本二卷 劍俠傳四卷 率性篇素辭二卷 牧令全書五種 方輿紀要簡覽三十四卷 法書要錄十卷 聰訓齋語一卷 袌碧齋詩集一卷詞一卷 大清搢紳全書不分卷 明夷待訪錄一卷 桂樓雜藝六卷 滋蘭堂明時鈔六十三卷 悔翁詩餘五卷 榴實山莊文稿一卷詩鈔六卷詞鈔一卷 柈湖集十二卷 留侯村文獻錄一卷 稱謂錄三十二卷 浮湘訪學集 篆文四書 寫定尚書不分卷 林間錄二卷後集一卷 寒支初集十卷二集四卷 梅村文集二十卷 通鑑論三卷附稽古錄論一卷 古文尚書冤詞平議二卷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 居官鏡一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 疑雨集四卷 課子隨筆節鈔六卷續編一卷 佳樂堂遺稿一卷 南皮張宮保政書十二卷 信驗方一卷續信驗方一卷 觀物博異八卷 續資治通鑑綱目二十七卷 西藏圖考八卷首一卷 曾文正公書札三十三卷 [光緒]鹿邑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思綺堂文集十卷 新刻玉茗堂批評焚香記二卷 27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一百八十四~卷一百九十六.djvu 27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一百九十七~卷二百十.djvu 27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十一~卷二百二十四.djvu 27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二十五~卷二百三十八.djvu 27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三十九~卷二百四十九.djvu 27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五十~卷二百六十四.djvu 27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六十五~卷二百七十八.djvu 27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二百七十九~卷二百九十一.djvu 280.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二百九十二~卷三百七.djvu 281.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三百八~卷三百二十.djvu 28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二十一~卷三百三十四.djvu 28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三十五~卷三百四十八.djvu 28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四十九~卷三百六十一.djvu 28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六十二~卷三百七十四_2.djvu 28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七十五~卷三百八十六.djvu 28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三百八十七~卷三百九十八.djvu 288.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三百九十九~卷四百十.djvu 28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十一~卷四百二十四.djvu 29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二十五~卷四百三十八.djvu 29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三十九~卷四百五十二.djvu 29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五十三~卷四百六十六.djvu 29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六十七~卷四百七十九.djvu 29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四百八十~卷四百九十一.djvu 29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四百九十二~卷五百三.djvu 29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五百四~卷五百十五.djvu 29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十六~卷五百二十七.djvu 29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二十八~卷五百四十.djvu 29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四十一~卷五百五十三.djvu 30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五十四~卷五百六十六.djvu 30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六十七~卷五百八十.djvu 30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五百八十一~卷五百九十三.djvu 30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五百九十四~卷六百六.djvu 304.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六百七~卷六百二十.djvu 30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二十一~卷六百三十四.djvu 30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三十五~卷六百四十七.djvu 30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四十八~卷六百六十一.djvu 30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六十二~卷六百七十四.djvu 30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七十五~卷六百八十五.djvu 31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六百八十六~卷六百九十六.djvu 311.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六百九十七~卷七百九.djvu 312.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七百十~卷七百二十一.djvu 31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二十二~卷七百三十二.djvu 31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三十三~卷七百四十二.djvu 31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四十三~卷七百五十三.djvu 31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五十四~卷七百六十四.djvu 31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六十五~卷七百七十三.djvu 31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七十四~卷七百八十二.djvu 31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卷七百八十三~卷七百九十.djvu 320.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卷七百九十一~卷八百.djvu 321.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一~卷十二.djvu 322.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十三~卷二十四.djvu 32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二十五~卷三十六.djvu 324.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三十七~卷四十九.djvu 32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五十~卷六十.djvu 32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六十一~卷七十一.djvu 32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七十二~卷八十三.djvu 328.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八十四~卷九十四.djvu 329.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九十五~卷一百五.djvu 330.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卷一百六~卷一百十六.djvu 331.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一~卷十二.djvu 332.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十三~卷二十四.djvu 33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二十五~卷三十六.djvu 334.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三十七~卷四十八.djvu 33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四十九~卷六十.djvu 33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六十一~卷七十二.djvu 33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七十三~卷八十二.djvu 338.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八十三~卷九十六.djvu 339.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九十七~卷一百八.djvu 340.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卷一百九~卷一百二十.djvu 341 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一~卷十三.djvu 342 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十四~卷二十六.djvu 34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二十七~卷四十.djvu 344.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四十一~卷五十三.djvu 34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五十四~卷六十六.djvu 34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六十七~卷八十.djvu 34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八十一~卷九十三.djvu 348.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九十四~卷一百七.djvu 349.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一百八~卷一百二十一.djvu 35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一百二十二~卷一百三十三.djvu 35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一百三十四~卷一百四十六.djvu 35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一百四十七~卷一百六十.djvu 35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一百六十一~卷一百七十三.djvu 35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一百七十四~卷一百八十七.djvu 35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一百八十八~卷二百二.djvu 35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二百三~卷二百十五.djvu 35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二百十六~卷二百三十.djvu 35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二百三十一~卷二百四十二.djvu 35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二百四十三~卷二百五十七.djvu 36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二百五十八~卷二百七十.djvu 36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二百七十一~卷二百八十五.djvu 362.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二百八十六~卷三百.djvu 36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三百一~卷三百十四.djvu 36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十五~卷三百二十九.djvu 36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三十~卷三百四十三.djvu 36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四十四~卷三百五十七.djvu 367.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五十八~卷三百七十二.djvu 36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七十三~卷三百八十六.djvu 36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八十七~卷三百九十八.djvu 37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三百九十九~卷四百十二.djvu 37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十三~卷四百二十七.djvu 37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二十八~卷四百四十一.djvu 373.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四十二~卷四百五十四.djvu 374.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五十五~卷四百六十八.djvu 375.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六十九~卷四百八十五.djvu 376.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四百八十六~卷四百九十九.djvu 37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五百~卷五百十五.djvu 378.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五百十六~卷五百三十一.djvu 379.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五百三十二~卷五百四十六.djvu 380.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五百四十七~卷五百六十三.djvu 38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五百六十四~卷五百八十.djvu 382.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卷五百八十一~卷五百九十九.djvu 383.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六百~卷六百十九.djvu 384.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卷六百二十~卷六百四十.djvu 385.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一~卷十一.djvu 386.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十二~卷二十一.djvu 387.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二十二~卷三十二.djvu 388.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三十三~卷四十三.djvu 389.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四十四~卷五十六.djvu 390.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卷五十七~卷六十六.djvu 391.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卷六十七~卷七十八.djvu 圣人不凝滞于物 圣人之大宝曰位 圣人之教,不肃而成 圣人作而万物睹 圣人千虑,必有一失 圣朝无阙事 在德不在险 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坐不改名,行不改姓 坐地日行八万里 坐而论道,谓之三公 坐而论道,谓之王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 块然独处 垂橐而入,稇载而归 垂衣裳而天下治 垂裕后昆 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 培塿无松柏 堂上一呼,阶下百诺 堂堂之阵,正正之旗 堂堂乎张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士先器识而后才艺 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 声闻于外 声闻于天 处士横议 处处闻啼鸟 夏屋渠渠 夕惕若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外作禽荒,内作色荒 夙兴夜寐 夙夜不懈 夙夜匪懈 夙夜在公 夙夜惟寅 夙遭闵凶 多乎哉,不多也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见其不知量也 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多财善贾 多闻阙疑,慎言其余 夜如何其 大事去矣 大人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大勇若怯,大智若愚 大匠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 大匠诲人必以规矩 大哉尧之为君 大块噫气,其名为风 大巧若拙 大德不逾闲 大时不齐 大有功于名教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 大江流日夜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大直若屈 大知若愚 大羹不和 大而化之之谓圣 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大言炎炎 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大辩若讷 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 大道废,有仁义 大道既隐,天下为家 大都偶国,乱之本也 大音希声 天下之物,莫不有理 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 天下之能事毕矣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天下大老 天下岂有无父之国 天下归仁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天下无穷人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天下有道,守在四夷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天不言而四时行,百物生 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天丧予 天之将丧斯文 天之所助者顺,人之所助者信 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天作孽,犹可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乃宇宙之乾坤,吾心实中怀之在抱;元后即帝王之天子,苍生乃百姓之黎元 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 天地之性人为贵 天地交泰 天地闭,贤人隐 天堑变通途 天威不违颜咫尺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天子无戏言 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天下 天子穆穆,诸侯皇皇 天实为之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天无二日,民无二王 天无绝人之路 天涯何处无芳草 天涯若比邻 天生万物,唯人为贵 天生我才必有用 天生民有欲,无主乃乱 天生蒸民而树之君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