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十 本纪第十

卷十 本纪第十

  ◎世祖七

  十五年春正月辛卯,阿老瓦丁将兵戍斡端,给米三千石、钞三十锭。以千户郑寻阝有战功,升万户,佩虎符。癸巳,西京饥,发粟一万石赈之,仍谕阿合马广贮积,以备阙乏。顺德府总管张文焕、太原府达鲁花赤太不花,以按察司发其奸赃,遣人诣省自首,反以罪诬按察司。御史台臣奏:“按察司设果有罪,不应因事而告,宜待文焕等事决,方听其诉。”从之。己亥,收括阑遗官也先、阔阔带等坐易官马、阑遗人畜,免其罪,以诸路州县管民官兼领其事。官吏隐匿及擅易马匹、私配妇人者,没其家。禁官吏军民卖所娶江南良家子女及为娼者,卖、买者两罪之,官没其直,人复为良。赐湖州长兴县金沙泉名为瑞应泉。金沙泉不常出,唐时用此水造紫笋茶进贡,有司具牲币祭之,始得水,事讫辄涸。宋末屡加浚治,泉迄不出。至是中书省遣官致祭,一夕水溢,可溉田千亩。安抚司以事闻,故赐今名。封磁州神崔府君为齐圣广佑王。壬寅,弛女直、水达达酒禁。丙午,安西王相府言:“万户秃满答儿、郝札剌不花等攻克泸州,斩其主将王世昌、李都统。”戊申,从阿合马请,自今御史台非白于省,毋擅召仓库吏,亦毋究钱谷数,及集议中书不至者罪之。授宋福王赵与芮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大司农、平原郡公。庚戌,东川副都元帅张德润大败涪州兵,斩州将王明及其子忠训、总辖韩文广、张遇春。诏军官不能抚治军士及役扰致逃亡者,没其家赀之半。以阿你哥为大司徒,兼领将作院。

  二月戊午,祀先农。蒙古胄子代耕藉田。癸亥,咸淳府等郡及大良平民户饥,以钞千锭赈之。命平章政事阿塔海、阿里选择江南廉能之官,去其冗员与不胜任者。复立河中府万泉县。辛未,以川蜀地多岚瘴,弛酒禁。丁丑,荧惑犯天街。庚辰,征别十八里军士,免其徭役。壬午,参知政事、福建路宣慰使唆都率师攻潮州,破之。置太史院,命太子赞善王恂掌院事,工部郎中郭守敬副之,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许衡领焉。改华亭县为松江府。遣使代祀岳渎。以参知政事夏贵、范文虎、陈岩并为中书左丞,黄州路宣慰使唐兀带、史弼并参知政事。

  三月乙酉,诏蒙古带、唆都、蒲寿庚行中书省事于福州,镇抚濒海诸郡。以沿海经略副使合剌带领舟师南征,升经略使兼左副都元帅,佩虎符。丁亥,太阴犯太白。戊子,太阴犯荧惑。己丑,行中书省请考核行御史台文卷,不从。甲午,西川行枢密院招降西蜀、重庆等处,得府三、州六、军一、监一、县二十、栅四十、蛮夷一。乙未,宋广王昺遣倪坚以表来上,令俟命大都。命扬州行省选铁木儿不花所部兵助隆兴进讨。丁酉,命塔海毁夔府城壁。戊戌,刘宗纯据德庆府,梧州万户朱国宝攻之,焚其寨栅,遂拔德庆。诏中书左丞吕文焕遣官招宋生、熟券军,堪为军者,月给钱粮;不堪者,给牛屯田。庚子,汉军都元帅李庭自愿将兵击张世杰,从之。西川行枢密院招宜胜、土恢等城及石榴寨,相继来降。壬寅,以诸路岁比不登,免今年田租、丝银。癸卯,都元帅杨文安遣兵攻克绍庆,执其郡守鲜龙,命斩之。乙巳,广南西道宣慰司遣管军总管崔永、千户刘潭、王德用招降雷、化、高三州,即以永等镇守之。宋张世杰、苏刘义挟广王昺奔碙洲。参知政事密立忽辛、张守智并行大司农司事。

  夏四月乙卯,命元帅刘国杰将万人北征,赐将士钞二万六百七十一锭。修会川县盘古王祠,祀之。丙辰,诏以云南境土旷远,未降者多,签军万人进讨。戊午,以江南土寇窃发,人心未安,命行中书省左丞夏贵等,分道抚治军民,检核钱谷;察郡县被旱灾甚者、吏廉能者,举以闻;其贪残不胜任者,劾罢之。甲子,命不花留镇西川,汪惟正率获功蒙古、汉军官及降臣入觐,大都巡军之戍西川者遣还。立云南、湖南二转运司。以时雨沾足,稍弛酒禁,民之衰疾饮药者,官为酝酿量给之。辛未,置光禄寺,以同知宣徽院事秃剌铁木儿为光禄卿。广州张镇孙叛,犯广州,守将张雄飞弃城走,出兵临之,镇孙乞降,命遣镇孙及其妻赴京师。丁丑,云南行省招降临安、白衣、和泥分地城寨一百九所,威楚、金齿、落落分地城寨军民三万二千二百,秃老蛮、高州、筠连州等城寨十九所。庚辰,以许衡言,遣使至杭州等处取在官书籍版刻至京师。壬午,立行中书省于建康府。中书左丞崔斌言:“比以江南官冗,委任非人,命阿里等沙汰之,而阿合马溺于私爱,一门子弟,立为要官。”诏并黜之。又言:“阿老瓦丁,台臣劾其侵欺官钱,事犹未竟,今复授江淮参政,不可。”诏止其行。敕自今罢免之官,宰执为宣慰,宣慰为路官,路官为州官。淮、浙盐课直隶行省,宣慰司官勿预。改北京行省为宣慰司。追江南工匠官虎符。

  五月癸未朔,诏谕翰林学士和礼霍孙,今后进用宰执及主兵重臣,其与儒臣老者同议。乙酉,行中书言:“近讨邵武、建昌、吉、抚等岩洞山寨,获聂大老、戴巽子,余党皆下。独张世杰据碙洲,攻傍郡,未易平,拟遣宣慰使史格进讨。”诏以也速海牙总制之。敕:“主兵官若已擢授,其旧职宜别授有功者,勿复以子孙承袭。”申严无籍军虏掠及佣奴代军之禁。甲午,诸职官犯罪,受宣者闻奏,受敕者从行台处之,受省札者按察司治之。其宣慰司官吏,奸邪非违及文移案牍,从本道提刑按察司磨刷。应有死罪,有司勘问明白,提刑按察司审覆无冤,依例结案。类奏待命。自行中书以下应行公务,小事限七日,中事十五日,大事三十日。选江南锐军为侍卫亲军。乙未,以乌蒙路隶云南行省,仍诏谕乌蒙路总管阿牟,置立站驿,修治道路,其一应事务并听行省平章赛典赤节制。立川蜀水驿,自叙州达荆南府。己亥,江东道按察使阿八赤求江东宣慰使吕文焕金银器皿及宅舍子女不获,诬其私匿兵仗。诏行台大夫相威诘之,事白,免阿八赤官。辛亥,制授张留孙江南诸路道教都提点。赐拱卫司官及其所部四百五十人钞二千六十锭。

  六月乙卯,改西蕃李唐城为李唐州。庚申,敕博儿赤、答剌赤及司粮、司币等官并勿授符,已授者收之。壬戌,赐泸州降臣薛旺等钞有差。丙寅,以江南防拓关隘一十三所设官太冗,选军民官廉能者各一人分领。升济南府为济南路,降西凉府为西凉州。丁卯,置甘州和籴提举司,以备给军饷、赈贫民。甲戌,诏汰江南冗官。江南元设淮东、湖南、隆兴、福建四省,以隆兴并入福建,其宣慰司十一道,除额设员数外,余并罢去,仍削去各官旧带相衔。罢茶运司及营田司,以其事隶本道宣慰司。罢漕运司,以其事隶行中书省。各路总管府依验户数多寡,以上中下三等设官。宋故官应入仕者,付吏部录用。以史塔剌浑、唐兀带骤升执政,忙古带任无为军达鲁花赤,复遥领黄州宣慰使,并罢之。时淮西宣慰使昂吉儿入觐,言江南官吏太冗,故有是命。帝谕昂吉儿曰:“宰相明天道、察地理、尽人事,能兼此三者,乃为称职。尔纵有功,宰相非可觊者。回回人中阿合马才任宰相,阿里年少亦精敏,南人如吕文焕、范文虎率众来归,或可以相位处之。”又顾谓左右曰:“汝可谕姚枢等,江南官吏太冗,此卿辈所知,而皆未尝言,昂吉儿乃为朕言之。”近侍刘铁木儿因言:”阿里海牙属吏张鼎,今亦参知政事。”诏即罢去。遂命平章政事哈伯等谕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翰林院及诸南儒今为宰相、宣慰,及各路达鲁花赤佩虎符者,俱多谬滥,其议所以减汰之者。凡小大政事,顺民之心所欲者行之,所不欲者罢之。”乙亥,敕省、院、台诸司应闻奏事,必由起居注。丁丑,太庙殿柱朽腐,命太常少卿伯麻思告于太室,乃易之。戊寅,全州西延溪洞徭蛮二十所内附。己卯,发蒙古军千人从江东宣慰使张弘范由海道讨宋余众。参知政事蒙古带请颁诏招宋广王昺及张世杰等,不从。庚辰,处州张三八、章焱、季文龙等为乱,行省遣宣慰使谒只里率兵讨之。辛巳,达实都收括中兴等路阑遗。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奉表来贡。

  秋七月壬午朔,湖南制置张烈良、提刑刘应龙与周隆、贺十二起兵,行省调兵往讨,获周隆、贺十二,斩之。烈良等举家及余兵奔思州乌罗洞,为官军所袭,二人皆战死。甲申,赐亲王爱牙赤所部建都戍军贫乏者钞千二百七十七锭。行御史台增设监察御史四员。江南湖北道、岭南广西道、福建广东道并增设提刑按察司。乙酉,改江南诸路总管府为散府者七、为州者一,散府为州者二。丙戌,以江南事繁,行省官未有知书者,恐于吏治非便,分命崔斌至扬州行省,张守智至潭州行省。丁亥,诏虎符旧用畏吾字,今易以国字。癸巳,以塔海征夔军旅之还戍者,及扬州、江西舟师,悉付水军万户张荣实将之,守御江口。丙申,以右丞塔出、左丞吕师夔、参知政事贾居贞行中书省事于赣州,福建、江西、广东皆隶焉。丁酉,赐江西军与张世杰力战者三十人,各银五十两。以江西参知政事李恒为都元帅,将蒙古、汉军征广。命扬州行中书省分军三千付李恒。复上都守城军二千人为民。壬寅,改铸高丽王王愖驸马印。丙午,改开元宣抚司为宣慰司,太仓为御廪,资成库为尚用监,皮货局入总管府。定江南俸禄职田。戊申,濮州蝗。己酉,禁使人经行纳怜驿。辛亥,改京兆府为安西府。诏江南、浙西等处毋非理征科扰民。建汉祖天师正一祠于京城。以参知政事李恒为蒙古、汉军都元帅,忙古带为福建路宣慰使,张荣实、张鼎并为湖北道宣慰使,也的迷失为招讨使。

  八月壬子朔,追毁宋故官所受告身。以嘉定、重庆、夔府既平,还侍卫亲军归本司。遣礼部尚书柴椿等使安南国,诏切责之,仍俾其来朝。丁巳,沿海经略司、行左副都元帅刘深言:“福州安抚使王积翁既已降附,复通谋于张世杰。”积翁上言:“兵力单弱,若不暂从,恐为阖郡生灵之患。”诏原其罪。壬戌,有首高兴匿宋金者,诏置勿问。两淮运粮五万石赈泉州军民。乙丑,济南总管张宏以代输民赋,尝贷阿里、阿答赤等银五百五十锭,不能偿,诏依例停征。辛未,复给漳州安抚使沈世隆家赀。世隆前守建宁府,有郭赞者受张世杰檄,诱世隆,世隆执赞斩之。蒙古带以世隆擅杀,籍其家。帝曰:“世隆何罪,其还之。”仍授本路管民总管。中书省臣言:“近有旨追诸路管民官所授金虎符,其江南路臣宜仍所授。”从之。制封泉州神女号护国明著灵惠协正善庆显济天妃。甲戌,安西王相府言:“川蜀悉平,城邑山寨洞穴凡八十三,其渠州礼义城等处凡三十三所,宜以兵镇守,余悉彻毁。”从之。己卯,复立提刑按察司于畏吾儿分地。庚辰,以四川平,劳赏军士钞二万一千三百三十九锭。辛巳,升洺磁为广平府路。监察御史韩昺劾同知大都路总管府事舍里甫丁殴部民至死,诏杖之,免其官,仍籍没家赀十之二。诏行中书省唆都、蒲寿庚等曰:“诸蕃国列居东南岛寨者,皆有慕义之心,可因蕃舶诸人宣布朕意,诚能来朝,朕将宠礼之。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诏谕军前及行省以下官吏,抚治百姓,务农乐业,军民官毋得占据民产,抑良为奴。以中书左丞董文炳签书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唆都、蒲寿庚并为中书左丞。

  九月壬午朔,敕以总管张子良所签军二千二百人为侍卫军,俾张亨、陈瑾领之。癸未,省东西川行枢密院,其成都、潼川、重庆、利州四处皆设宣慰司。诏分拣诸路所括军,验事力乏绝者为民,其恃权豪避役者复为兵。所遣分拣官及本府州县官,能核正无枉者,升爵一级。又减至元九年所括三万军半以为民,其商户余丁军并除之。戊子,以征东元帅府治东京。庚寅,昭信达鲁花赤李海剌孙言,愿同张弘略取宋二王,调汉军、水军俾将之。以中书左丞、行江东道宣慰吕文焕为中书右丞。

  冬十月己未,享于太庙,常设牢醴外,益以羊、鹿、豕、蒲萄酒。庚申,车驾至自上都。辛酉,赈别十八里、日忽思等饥民钞二千五百锭。分夔府汉军二千、新军一千付塔海将之。赐合答乞带军士马价币帛二千匹,其军士力战者赏赍有差。乙丑,正一祠成,诏张留孙居之。丁卯,弛山场樵采之禁。己巳,趣行省造海船付乌马儿、张弘范,增兵四千俾将之。庚午,敕御史台,凡军官私役军士者,视数多寡定其罪。诏:“河西、西京、南京、西川、北京等处宣慰司案牍,宜依江南近例,令按察司磨照。”移河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治南京。御史台臣言:“失里伯之弟阿剌与王权府等俘掠良民,失里伯纵弗问。及遣御史掾诘问,不伏。”诏执而鞫之。

  十一月庚辰朔,枣阳万户府言:“李均收抚大洪山寨为宋朱统制所害。”命赐银千两赒其家。丁亥,以辰、沅、靖、镇远等郡与蛮獠接壤,民不安业,命塔海、程鹏飞并为荆湖北道宣慰使,置司常德路,余官属留荆南府,供给粮食军需。壬辰,江东道宣慰使囊加带言:“江南既平,兵民宜各置官属,蒙古军宜分屯大河南北,以余丁编立部伍,绝其虏掠之患。分拣官僚,本以革阿合马滥设之弊。其将校立功者,例行沙汰,何以劝后?新附军士,宜令行省赐其衣粮,无使阙乏。”帝嘉纳之。征宋相马廷鸾、章鉴赴阙。甲午,开酒禁。复阿合马子忽辛、阿散先等官。始,忽辛等以崔斌论列而免,至是以张惠请,故复之。惠又请复其子麻速忽及其侄别都鲁丁、苫思丁前职,帝疑惠,不从。敕已除官僚不之任者,除名为农。丁酉,召陈岩入觐。己亥,贷侍卫军屯田者钞二千锭市牛具。辛丑,建宁政和县人黄华,集盐夫,联络建宁、括苍及纁民妇自称许夫人为乱,诏调兵讨之。丁未,行中书省自扬州移治杭州,立淮东宣慰司于扬州,以阿剌罕为宣慰使。诏谕沿海官司通日本国人市舶。以参知政事程鹏飞行荆湖北道宣慰使。闰月庚戌朔,罗氏鬼国主阿榨、西南蕃主韦昌盛并内附,诏阿榨、韦昌盛各为其地安抚使,佩虎符。辛亥,太白、荧惑、填星聚于房。甲寅,幸光禄寺。丙辰,诏秃鲁赤同潭州行省官一员,察戍还病军所过州县不加顾恤者按之。甲子,发蒙古、汉军都元帅张弘范攻漳州,得山寨百五十、户百万一。是日,谍报文天祥见屯潮阳港,亟遣先锋张弘正、总管囊加带率轻骑五百人,追及于五坡岭麓中,大败之,斩首七千余,执文天祥及其将校四人赴都。

  十二月己卯,签书西川行枢密院昝顺招诱都掌蛮夷及其属百一十人内附,以其长阿永为西南番蛮安抚使,得兰纽为都掌蛮安抚使,赐虎符,余授宣敕、金银符有差。庚辰,思州安抚使田景贤、播州安抚使杨邦宪请归宋旧借镇远、黄平二城,仍撤戍卒,不允。景贤等请降诏禁戍卒毋扰思、播之民,从之。鸭池等处招讨使钦察所领南征新军,不能自赡者千人,命屯田于京兆。乙酉,伯颜以渡江收抚沙阳、新城、阳罗堡、闽、浙等郡获功军士及降臣姓名来上,诏授虎符者入觐,千户以下并从行省授官。丙戌,扬州行省上将校军功凡百三十四人,授官有差。丙申,从播州安抚杨邦宪请,以鼎山仍隶播州。庚子,敕长春宫修金箓大醮七昼夜。丙午,禁玉泉山樵采渔弋。戊申,以叙州等处秃老蛮杀使臣撒里蛮,命发兵讨之。封伯夷为昭义清惠公,叔齐为崇让仁惠公。以十六年历日赐高丽。海州赣榆县雹伤稼,免今年田租。南宁、吉阳、万安三郡内附。开成路置屯田总管府,广安县隶之。临淄、临朐、清河复为县。导肥河入于酅,淤陂尽为良田。会诸王于大都,以平宋所俘宝玉器币分赐之。赐诸王等金、银、币、帛如岁例。是岁,西京奉圣州及彰德等处水旱民饥,赈米八万八百九十石、粟三万六千四十石、钞二万四千八百八十锭有奇。断死罪五十二人。

  十六年春正月己酉朔,高丽国王王愖遣其签议中赞金方庆来贺,兼奉岁币。壬子,罢五翼探马赤重役军。癸丑,汪良臣言:“西川军官父死子继,勤劳四十年,乞显加爵秩。”诏从其请。诏以海南、琼崖、儋、万诸郡俱平,令阿里海牙入觐。泸州降臣赵金、吴大才、袁禹绳等从征重庆,其家属为叛者所杀,诏赐钞有差,仍以叛者妻孥付金等。敕高丽国置大灰艾州、东京、柳石、孛落四驿。甲寅,无籍军侵掠平民,而诸王只必帖木儿所部为暴尤甚,命捕为首者置之法。敕移赣州行省还隆兴。高丽国来献方物。辛酉,合州安抚使王立以城降。先是,立遣间使降安西王相李德辉,东川行院与德辉争功,德辉单舸至城下,呼立出降,川蜀以平。东川行院遂言,立久抗王师,尝指斥宪宗,宜杀之。枢密院以其事闻,而降臣李谅亦讼立前杀其妻子,有其财物,遂诏杀立,籍其家赀偿谅。既而安西王具立降附本末来上,且言东川院臣愤李德辉受降之故,诬奏诛立。枢密院臣亦以前奏为非。帝怒曰:“卿视人命若戏耶!前遣使计杀立久矣,今追悔何及。卿等妄杀人,其归待罪。”斥出之。会安西王使再至,言未杀立。即召立入觐,命为潼川路安抚使,知合州事。壬戌,分川蜀为四道:以成都等路为四川西道,广元等路为四川北道,重庆等路为四川南道,顺庆等路为四川东道,并立宣慰司。赏重庆等处从征蒙古、汉军钞三万九千九百五十一锭。改播州鼎山县为播川县。丁卯,赐参知政事昝顺田民百八十户于江津县。戊辰,立河西屯田,给畊具,遣官领之。甲戌,张弘范将兵追宋二王至崖山寨,张世杰来拒战,败之,世杰遁去,广王昺偕其官属俱赴海死,获其金宝以献。丙子,诏谕又巴、散毛等四洞番蛮酋长使降。以中书左丞别乞里迷失同知枢密院事。禁中书省文册奏检用畏吾字书。赐异样等局官吏工匠银二千两。赐皇子奥鲁赤及诸王拜答罕下军士与思州田师贤所部军衣服及钞有差。

  二月戊寅朔,祭先农于籍田。壬午,升溧州为路。遣使访求通皇极数番阳祝泌子孙,其甥傅立持泌书来上,拨民万户隶明里淘金。以江南漕运旧米赈军民之饥者。癸未,增置五卫指挥司。诏遣塔黑麻合儿、撒儿答带括中兴户。太史令王恂等言:“建司天台于大都,仪象圭表皆铜为之,宜增铜表高至四十尺,则景长而真。又请上都、洛阳等五处分置仪表,各选监候官。”从之。甲申,平章阿里伯乞行中书省检核行御史台文案,且请行台呈行省,比御史呈中书省例,从之。以征日本,敕扬州、湖南、赣州、泉州四省造战船六百艘。移绍兴宣慰司于处州。己丑,调潭州行省军五千戍沿海州郡。庚寅,张弘范以降臣陈懿兄弟破贼有功,且出战船百艘从征宋二王,请授懿招讨使兼潮州路军民总管,及其弟忠、义、勇三人为管军总管,千夫长塔剌海获文天祥有功,请授总管军千户,佩符,并从之。壬辰,诏谕宗师张留孙悉主淮东、淮西、荆襄等处道教。乙未,玉速帖木儿言:“行台文卷令行省检核,于事不便。”诏改之,其运司文卷听御史台检核。饶州路达鲁花赤玉古伦擅用羡余粮四千四百石,杖之,仍没其家。诏湖南行省于戍军还途,每四五十里立安乐堂,疾者医之,饥者廪之,死者藁葬之,官给其需。遣官核实益都、淄莱、济南逃亡荒地之为行营牧地者。禁诸奥鲁及汉人持弓矢,其出征之所持兵仗,即输之官库。壬寅,赐太史院银一千七十八两。癸卯,发嘉定新附军千人屯田脱里北之地。甲辰,升大都兵马都指挥使司秩四品。诏大都、河间、山东管盐运司并兼管酒、醋、商税等课程。中书省臣请以真定路达鲁花赤蒙古带为保定路达鲁花赤,帝曰:“此正人也,朕将别以大事付之。”赏汪良臣所部蒙古、汉军收附四川功钞五万锭。命嘉定以西新郑州郡及田、杨二家诸贵官子,俱充质子入侍。车驾幸上都。乙巳,命同知太史院事郭守敬访求精天文历数者。西蜀四川道立提刑按察司。丙午,遣使代祀岳渎后土。诏河南、西京、北京等路课程,令各道宣慰司领之。赏西川新附军钞三千八百五十锭。以斡端境内蒙古军耗乏,并汉军、新附军等,赐马牛羊及马驴价钞、衣服、弓矢、鞍勒各有差。

  三月戊申朔,诏禁归德、亳、寿、临淮等处畋猎。庚戌,敕郭守敬繇上都、大都,历河南府抵南海,测验晷景。壬子,囊加带括两淮造回回炮新附军匠六百,及蒙古、回回、汉人、新附人能造炮者,俱至京师。庚申,给千户马乃部下拔突军及土浑川军屯田牛具。丙寅,敕中书省,凡掾史文移稽缓一日二日者杖,三日者死。甲戌,潭州行省遣两淮招讨司经历刘继昌招下西南诸番,以龙方零等为小龙蕃等处安抚使,仍以兵三千戍之。中书省下太常寺讲究州郡社稷制度,礼官折衷前代,参酌《仪礼》,定拟祭祀仪式及坛壝祭器制度,图写成书,名曰《至元州县社稷通礼》,上之。以保定路旱,减是岁租三千一百二十石。

  夏四月己卯,立江西榷茶运司及诸路转运盐使司、宣课提举司。癸巳,以给事中兼起居注,掌随朝诸司奏闻事。戊戌,以池州路达鲁花赤阿塔赤战功升招讨使,兼本军万户。癸卯,填星犯键闭。乙巳,汪良臣言:“昔昝顺兵犯成都,掠其民以归。今嘉定既降,宜还其民成都。”制曰“可。”敕以上都军四千卫都城,凡他所来戍者皆遣归。从唆都请,令泉州僧依宋例输税,以给军饷。诏谕扬州行中书省,选南军精锐者二万人充侍卫军,并发其家赴京师,仍给行费钞万六千锭。大都等十六路蝗。

  五月己酉,中书省请复授宣慰司官虎符,不允。又请各路设提举、同提举、副提举各一员,专领课程,从之。辛亥,蒲寿庚请下诏招海外诸蕃,不允。诏谕漳、泉、汀、邵武等处暨八十四畬官吏军民,若能举众来降,官吏例加迁赏,军民按堵如故。以泉州经张世杰兵,减今年租赋之半。丙辰,以五台僧多匿逃奴及逋赋之民,敕西京宣慰司、按察司搜索之。命畏吾界内计亩输税。以各道按察司地广事繁,并劝农官入按察司,增副使、佥事各壹员,兼职劝农水利事。甲子,御史台臣言:“先是省臣阿里伯言,有罪者与台臣相威同问,有旨从之。臣等谓行省断罪以意出入,行台何由举正。宜从行省问讫,然后体察为宜。”制曰:“可。”高兴侵用宋二王金三万一千一百两有奇、银二十五万六百两,诏遣使追理。诏涟、海等州募民屯田,置总管府及提举司领之。乙丑,敕江陵等路拔突户一万,凡千户置达鲁花赤一员,直隶省部。丙寅,敕江南僧司文移,毋辄入递。临洮、巩昌、通安等十驿,非有海青符,不听乘传。丁卯,改云南宝山、莨渠二县为州。己巳,诏沿路驿店民家,凡往来使臣不当乘传者,毋给人畜饮食刍料。完都、河南七驿民贫乏,给其马牛羊价钞千八百锭。庚午,赐乃蛮带战功及攻围重庆将士及宣慰使刘继昌等钞、衣服各有差。壬申,以吕虎来归,授顺庆府总管,佩虎符,仍赐钞五十锭。徙丁子峪所驻侍卫军万人,屯田昌平。癸酉,兀里养合带言:“赋北京、西京车牛俱至,可运军粮。”帝曰:“民之艰苦汝等不问,但知役民。使今年尽取之,来岁禾稼何由得种。其止之。”甲戌,给要束合所领工匠牛二千,就令运米二千石供军。诏谕脱儿赤等管甘州路宣课,诸人毋或沮扰。潭州行省上言:“琼州宣慰马旺已招降海外四州,寻有土寇黄威远等四人为乱,今已擒获。”诏置之极刑。丙子,进封桑乾河洪济公为显应洪济公。命宗师张留孙即行宫作醮事,奏赤章于天,凡五昼夜。赐皇子奥鲁赤、拨里答等及千户伯牙兀带所部军及和州站户羊马钞各有差。

  六月丁丑朔,阿合马言:“常州路达鲁花赤马恕告签浙西按察司事高源不法四十事,源亦劾恕。”事闻,诏令廷辩。诏发新附军五百人、蒙古军百人、汉军四百人戍碉门、鱼通、黎、雅。诏谕王相府及四川行中书省,四道宣慰司抚治播川、务川西南诸蛮夷,官吏军民各从其俗,无失常业。壬午,以浙东宣慰使陈祐没王事,命其子夔为管军总管,佩虎符。甲申,宋张世杰所部将校百五十八人,诣琼、雷等州来降。敕造战船征日本,以高丽材用所出,即其地制之,令高丽王议其便以闻。乙酉,榆林、洪赞、刁窝,每驿益马百五十、车二百,牛如车数给之。丙戌,左右卫屯田蝗蝻生。庚寅,升济宁府为路。壬辰,以参知政事、行河南等路宣慰使忽辛为中书左丞,行中书省事。癸巳,以新附军二万分隶六卫屯田。彻里帖木儿言其部军多为盗劫掠赀财,有司不即理断,乞遣官诘治,诏兀鲁带往治之。以不花行西川枢密院事,总兵入川,平宋诸城之未下者。仍令东川行枢密院调兵守钓鱼山寨。西川既平,复立屯田,其军官第功升擢,凡授宣敕、金银符者百六十一人。诏以高州、筠连州腾川县新附户于溆州等处治道立驿。云南都元帅爱鲁、纳速剌丁招降西南诸国。爱鲁将兵分定亦乞不薛,纳速剌丁将大理军抵金齿、蒲骠、曲蜡、缅国界内,招忙木、巨木秃等寨三百,籍户十一万二百。诏定赋租,立站递,设卫送军。军还,献驯象十二。戊戌,改宣德府龙门镇复为县。庚子,拘括河西、西番阑遗户。辛丑,以通州水路浅,舟运甚难,命枢密院发军五千,仍令食禄诸官雇役千人开浚,以五十日讫工。癸卯,以临洮、巩昌、通安等十驿岁饥,供役繁重,有质卖子女以供役者,命选官抚治之。甲辰,以襄阳屯田户四百代军当驿役。赐征北诸郡蒙古军阔阔八都等力战有功者银五十两,战殁者家给银百两,从行伍者钞一锭,其余衣物有差。禁伯颜察儿诸峪寨捕猎。诏免四川差税。以参知政事、行中书省事别都鲁丁为河南等路宣慰使。以阿合马子忽辛为潭州行省左丞,忽失海牙等并复旧职。占城、马八儿诸国遣使以珍物及象犀各一来献。赐诸王所部银钞、衣服、币帛、鞍勒、弓矢及羊马价钞等各有差。五台山作佛事。

  秋七月戊申,宁国路新附军百户詹福谋叛,福论死,授告者何士青总把、银符,仍赐钞十锭。罢西川行省。庚戌,禁脱脱和孙搜取乘传者私物。乙卯,应昌府依例设官。置东宫侍卫军。定江南上、中路置达鲁花赤二员,下路一员。敕发西川蒙古军七千、新附军三千,付皇子安西王。丁巳,交趾国遣使来贡驯象。己未,以朵哥麻思地之算木多城为镇西府。敕以蒙古军二千、益都军二千、诸路军一千、新附军五千,合万人,令李庭将之。壬戌,赏瓮吉剌所部力战军人银五十两,死事者人百两,给其家。阿里海牙入觐,献金三千五百八十两、银五万三千一百两。罢潭州行省造征日本及交趾战船。丙寅,填星犯键闭。癸酉,西南八番、罗氏等国来附,洞寨凡千六百二十有六,户凡十万一千一百六十有八。诏遣牙纳术、崔彧至江南访求艺术之人。以中书左丞、行四川行中书省事汪良臣为安西王相。赐诸王纳里忽所部有功将校银钞、衣装、币帛、羊马有差。以赵州等处水旱,减今年租三千一百八十一石。命散都修佛事十有五日。

  八月丁丑,车驾至自上都。庚辰,太阴犯房距星。戊子,范文虎言:“臣奉诏征讨日本,比遣周福、栾忠与日本僧赍诏往谕其国,期以来年四月还报,待其从否,始宜进兵。”又请简阅旧战船以充用。皆从之。海贼贺文达率众来归文虎,文虎以所得银三千两来献。有旨释其前罪,官其徒四十八人,就以银赐文虎。己丑,宋降臣王虎臣陈便宜十七事,令张易等议,可者行之。庚寅,敕沅州路蒙古军总管乞答合征取桐木笼、犵狫、伯洞诸蛮未附者。调江南新附军五千驻太原,五千驻大名,五千驻卫州。以每岁圣诞节及元辰日,礼仪费用皆敛之民,诏天下罢之。丁酉,以江南所获玉爵及坫凡四十九事,纳于太庙。己亥,海贼金通精死,获其从子温,有司欲论如法,帝曰:“通精已死,温何预焉?”特赦其罪。庚子,岁星犯轩辕大星。甲辰,诏汉军出征逃者罪死,且没其家。置大护国仁王寺总管府,以散紥儿为达鲁花赤,李光祖为总管。赐范文虎僚属二十一人金纹绫及西锦衣。赏征重庆将校币帛有差。赐诸王阿只吉粮五千石、马六百匹、羊万口。

  九月乙巳朔,范文虎荐可为守令者三十人。诏:“今后所荐,朕自择之。凡有官守不勤于职者,勿问汉人、回回皆论诛之,且没其家。”女直、水达达军不出征者,令隶民籍输赋。己酉,罢金州守船军千人,量留监守,余皆遣还。庚戌,诏行中书省左丞忽辛兼领杭州等路诸色人匠,以杭州税课所入,岁造缯段十万以进。杭、苏、嘉兴三路办课官吏,额外多取分例,今后月给食钱,或数外多取者罪之。阿合马言:“王相府官赵炳云,陕西课程岁办万九千锭,所司若果尽心措办,可得四万锭。”即命炳总之。同知扬州总管府事董仲威坐赃罪,行台方按其事,仲威反诬行台官以他事。诏免仲威官,仍没其产十之二。戊午,王相府言:“四川宣慰司有籍无军虚受赏者一万七千三百八人。”命诘治之。议罢汉人之为达鲁花赤者。御史台臣言:“江南三路管课官,于分例外支用钞一千九百锭。”命尽征之。诏遣使招谕西南诸蛮部族酋长,能率所部归附者,官不失职,民不失业。乙丑,以忽必来、别速台为都元帅,将蒙古军二千人、河西军一千人,戍斡端城。己巳,枢密院臣言:“有唐兀带者冒禁引军千余人,于辰溪、沅州等处劫掠新附人千余口及牛马、金银、币帛等,而麻阳县达鲁花赤武伯不花为之乡导。”敕斩唐兀带、武伯不花,余减死论,以所掠者还其民。给河西行省钞万锭,以备支用。

  冬十月己卯,享于太庙。辛巳,叙州、夔府至江陵界立水驿。乙酉,帝御香阁。命大乐署令完颜椿等肄文武乐。戊子,张融诉西京军户和买和雇,有司匿所给价钞计万八千余锭;官吏坐罪,以融为侍卫军总把。千户脱略、总把忽带擅引军入婺州永康县界,杀掠吏民,事觉,自陈扈从先帝出征有功,乞贷死。敕没入其家赀之半,杖遣之。辛卯,赈和州贫民钞。乙未,纳碧玉爵于太庙。丙申,太阴犯太微西垣上将。辛丑,以月直元辰,命五祖真人李居寿作醮事,奏赤章,凡五昼夜。毕事,居寿请间言:“皇太子春秋鼎盛,宜预国政。”帝喜曰:“寻将及之。”明日,下诏皇太子燕王参决朝政,凡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及百司之事,皆先启后闻。甲辰,赐高丽国王至元十七年历日。

  十一月戊申,敕诸路所捕盗,初犯赃多者死,再犯赃少者从轻罪论。阿合马言:“有盗以旧钞易官库新钞百四十锭者,议者谓罪不应死,且盗者之父执役臣家,不论如法,宁不自畏。”诏处死。壬子,遣礼部尚书柴椿偕安南国使村中赞赍诏往谕安南国世子陈日烜,责其来朝。癸丑,太阴犯荧惑。乙卯,罢太原、平阳、西京、延安路新签军还籍。罢招讨使刘万奴所管无籍军愿从大军征讨者。赵炳言陕西运司郭同知、王相府郎中令郭叔云盗用官钱,敕尚书秃速忽、侍御史郭祐检核之。戊辰,命湖北道宣慰使刘深教练鄂州、汉阳新附水军。诏谕四川宣慰司括军民户数。己巳,以梧州妖民吴法受扇惑藤州、德庆府泷水徭蛮为乱,获其父,诛之。并教坊司入拱卫司。

  十二月戊寅,发粟钞赈盐司灶户之贫者。括甘州户。庚辰,安南国贡药材。甲申,祀太阳。丙申,敕枢密、翰林院官,就中书省与唆都议招收海外诸番事。丁酉,八里灰贡海青。回回等所过供食,羊非自杀者不食,百姓苦之。帝曰:“彼吾奴也,饮食敢不随我朝乎?”诏禁之。诏谕海内海外诸番国主。赐右丞张惠银五千四百两。敕自明年正月朔日,建醮于长春宫,凡七日,岁以为例。命李居寿告祭新岁。诏谕占城国主,使亲自来朝。唆都所遣阇婆国使臣治中赵玉还。改单州、兖州隶济宁路;复置万泉县,隶河中府;改垣曲县隶绛州;降归州路为州;升沔阳、安陆各为府;改京兆为安西路;改惠州、建宁、梧州、柳州、象州、邕州、庆远、宾州、横州、容州、浔州并为路。建圣寿万安寺于京城。帝师亦怜吉卒。敕诸国教师禅师百有八人,即大都万安寺设斋圆戒,赐衣。是岁,断死罪百三十二人。保定等二十余路水旱风雹害稼。

查看目录 >> 《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光緒]來安縣鄉土志一卷 [泰昌]全椒縣志四卷 [康熙]全椒縣志十八卷 [康熙]全椒縣志十八卷 [康熙]全椒縣志十八卷 [光緒]全椒縣志十卷 [民國]全椒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嘉靖]定遠縣志十卷 [康熙]定遠縣志四卷 [康熙]定遠縣志五卷 [道光]定遠縣志十二卷 [道光]定遠縣志十二卷 [光緒]定遠縣採访清册不分卷 [民國]定遠縣志初稿不分卷 [萬曆]鳳陽縣志六卷 [康熙]臨淮縣志八卷 [乾隆]鳳陽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乾隆]鳳陽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光緒]鳳陽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民國]鳳陽縣志畧不分卷 [民國]嘉山縣志十八卷 [弘治]太平府志二十卷 [嘉靖]太平府志十二卷 [康熙]太平府志四十卷 [康熙]太平府志四十卷 [康熙]太平府志四十卷 [康熙]太平府志四十卷 [乾隆]太平府志四十四卷 [康熙]當塗縣志二十八卷 [康熙]當塗縣志補遺不分卷 [康熙]當塗縣志三十二卷 [乾隆]當塗縣志三十三卷 [乾隆]當塗縣志三十三卷 [乾隆]當塗縣志三十三卷 [乾隆]當塗縣志三十三卷 [民國]當塗縣志稿四十九卷 [光緒]當塗縣鄉土志二卷 [光緒]當塗縣鄉土志二卷 [光緒]釆石志不分卷 [康熙]蕪湖縣志十四卷補遺一卷 [康熙]蕪湖縣志十四卷補遺一卷 [乾隆]蕪湖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嘉慶]蕪湖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嘉慶]蕪湖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民國]蕪湖縣志六十卷 [康熙]繁昌縣志十八卷 [康熙]繁昌縣志十八卷 [乾隆]繁昌縣志三十卷 [道光]繁昌縣志十八卷首一卷 [道光]繁昌縣志十八卷首一卷 [順治]南陵縣志四卷 [雍正]南陵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嘉慶]南陵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嘉慶]南陵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南陵小志四卷首一卷 [民國]南陵縣志四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嘉靖]銅陵縣志八卷 [嘉靖]銅陵縣志八卷 [萬曆]銅陵縣志十卷 [順治]銅陵縣志八卷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第五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第六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第七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第八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達動在天津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五四時期的社團一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時期的社團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時期的社團三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時期的社團四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達動在上海史料選輯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紀念五四達動四十週年論文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五四時期的中國革命達動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五四達動簡史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海豐農民達動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達動史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五四達動史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五四達動文輯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五四達動在浙江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五四達動回憶錄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五四愛國達動上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愛國達動下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達動回憶錄下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五四達動回憶錄上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五四達動回憶錄續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直皖戰爭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革命史_光明書局上海.djvu 國共合作史_北社.djvu 五四達動在湖南_湖南人民出版社湖南.djvu 二七大罷工鬥爭史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五四達動文選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綱鑑易知錄第五冊卷七十八至卷九十二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網鑑易知錄第六冊明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通鑑隋唐紀比事賍疑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資治通鑑讀法_世界書局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一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二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三_上海古籍出版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四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五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新探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古代史常識先秦部分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先秦史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原始社會史_耕耘出版社.djvu 中國古代史上_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古代史下_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原始社會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社會史_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古史論集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古代史分期問題討論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古代史話_泰聊出版社四川.djvu 中國古代社會研究_群益出版社上海.djvu 關於中國奴隸社會的瓦解封建關係的形成問題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中國古代社會史論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古史辨一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四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七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djvu 古史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的封建社會及其分期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上古史綱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上古史講義.djvu 中國歷史通論.djvu 始祖的誕生與圖騰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史前期中國社會研究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殷周時代的中國社會_生活讀者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尚書覈詁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十六國疆域志下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十六國疆域志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尚書正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歷史大系古代史殷代奴隸制社會史_棠棣出版社.djvu 殷墟奴隸社會的一個縮影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李亞農史論集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李亞農史論集下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新舊唐書人名索引第一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新舊唐書人名索引第二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新舊唐書人名索引第三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唐史餘瀋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唐末農民戰爭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黃巢起義_上海人民出版社.djvu 五代史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達宋金元史_朹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djvu 中國近古史綱要.djvu 宋金戰爭史略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宋論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清史稿上冊_聯合書店.djvu 清史稿下冊_聯合書店.djvu 太平天國文書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漏網喁集海角續編外一種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革命達動_蘇北新華書店.djvu 太平天國革命戰爭史_海燕書店上海.djvu 太平天國興亡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太平天國革命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天地會一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二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三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四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五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六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天地會七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革命戰爭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太平天國史料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論文第六集太平天國文物圖釋_生活讀者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太平天國史料專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太平天國史料_開明書店北京.djvu 吳煦檔案中的太平天國史料選輯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太平天國史稿_開明書店北京.djvu 太平天國史稿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史稿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文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太平天國革命性賍問題討論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太平天國革命達動論文集金田起義百週年紀念.djvu 太平天國史事考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非时花 靡靡之音 韦母授业 韦著解巾 韦虎 韩凭蝶 项羽重瞳 顺祀 顺道者昌,逆道者亡 须髯如戟 顾令判牛 颍川星 颍川聚贤 题殿柱 颜乌孝 颜狂莫及 风云龙虎 风雨晦 风驭 飞仙香 飞廉 飞白书 飞鸟跱衡 食子 食玉薪桂 食鲑三九 餐白石 饭化蜂 首丘之念 首丘之情 首丘之望 香化陈元 香火缘 马卿涤器 马头娘 马嵬坡袜 马当轻帆 马迁下蚕室 马陵道 骇鸡珍 高洋斩丝 髯参军短主簿 鬼笑什一 魂兮归来 魂招 魏国明珠 鱼吹燕蹴 鱼腹剑 鱼跃闻曲 鲁人髽 鲁禽 鲍焦立枯 鲍鱼乱臭 鲐老 鲛泪成珠 鵩鸟入 鶗鴂侵 鸣金 鸳鸯被 鸾镜别画眉 鹅鹜池 鹊栖 鹊飞 鹔鹴裘贳酒 鹤语寄春秋 鹰鹯不如鸾凤 鹿台火 鹿犯松栽 鹿走姑苏 鹿车荷锸 麟何来哉 麟士织帘 麹生 麹秀才 黄公履 黄叔度 黄叶丹灶 黄家女 黄庭客 黄念奴 黄熊梦 黄琬对日 黄龙现 黍谷 鼋鼍为梁 齿落更生 龙宾驭天 龙性 龙醢为臡 龙须灰 龙额侯 龙骧墓 龚遂单车 龟鑑 龟鹤年 龟鹤龄 龟龄 龟龄鹤年 ?裙子 阿娇贮金屋 阿甄 哀蝉 哀蝉曲 哀音绕梁 艾香三年蓄 艾萧 爱伯阳 爱东山 爱郭隗 爱松风 爱猪肝 爱竹 碍门 安车辙 安期 安期生 安丘壁 安生枣 安世 安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