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八 本纪第八

卷八 本纪第八

  ◎世祖五

  十年春正月乙卯朔,高丽国王王禃遣其世子愖来朝。戊午,敕自今并以国字书宣命。命忻都、郑温、洪茶丘征耽罗。宿州万户爱先不花请筑堡牛头山,以厄两淮粮运,不允。爱先不花因言:“前宋人城五河,统军司臣皆当得罪。今不筑,恐为宋人所先。”帝曰:“汝言虽是,若坐视宋人戍之,罪亦不免也。”安南使者还,言陈光昞受诏不拜。中书移文责问,光昞称从本俗。改回回爱薛所立京师医药院名广惠司。己未,禁鹰坊扰民及阴阳图谶等书。癸亥,阿里海牙等大攻樊城,拔之,守将吕文焕惧而请降,中书省驿闻,遣前所俘唐永坚持诏谕之。丁卯,立秘书监。戊辰,给皇子北平王甲一千。置军器、永盈二库,分典弓矢、甲胄。庚午,签陕西探马赤军。己卯,川蜀省言:“宋昝万寿攻成都,也速带儿所部骑兵征建都未还,拟于京兆等路签新军六千为援。”从之。诏遣紥术呵押失寒、崔杓持金十万两,命诸王阿不合市药狮子国。壬午,赏东川统军合剌所部有功者。合剌请于渠江之北云门山及嘉陵西岸虎头山立二戍,以其图来上,仍乞益兵二万。诏给京兆新签军五千益之。

  二月丙戌,以皇后、皇太子受册宝,遣太常卿合丹告于太庙。丙申,云南罗羽酋长阿旭叛,诏有司安集其民,募能捕斩阿旭者赏之。遣断事官麦肖勾校川陕行省钱谷。诏勘马剌失里、乞带脱因、刘源使缅国,谕遣子弟近臣来朝。高丽国王王禃以王师征耽罗,乞下令禁俘掠,听自制兵仗,从之。丁未,宋京西安抚使、知襄阳府吕文焕以城降。

  三月甲寅朔,诏申谕大司农司遣使巡行劝课,务要农事有成。乙丑,敕枢密院以襄阳吕文焕率将吏赴阙;熟券军并城居之民仍居襄阳,给其田牛;生券军分隶各万户翼。文焕等发襄阳,择蒙古、汉人有才力者护视以来。丙寅,帝御广寒殿,遣摄太尉、中书右丞相安童授皇后弘吉剌氏玉册玉宝,遣摄太尉、同知枢密院事伯颜授皇太子真金玉册金宝。辛未,以皇后、皇太子受册宝,诏告天下。刘整请教练水军五六万及于兴元金、洋州、汴梁等处造船二千艘,从之。壬申,分金齿国为两路。癸酉,客星青白如粉絮,起毕,度五车北,复自文昌贯斗杓,历梗河,至左摄提,凡二十一日。以前中书左丞相耶律铸平章军国重事,中书左丞张惠为中书右丞。车驾幸上都。西蜀严忠范以罪罢,遣察不花等抚治军民。罢中兴等处行中书省。

  夏四月癸未朔,阿里海牙以吕文焕入朝,授文焕昭勇大将军、侍卫亲军都指挥使、襄汉大都督,赐其将校有差。时将相大臣皆以声罪南伐为请,驿召姚枢、许衡、徒单公履等问计。公履对曰:“乘破竹之势,席卷三吴,此其时矣。”帝然之。诏罢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以平章军国重事史天泽、平章政事阿术、参知政事阿里海牙行荆湖等路枢密院事,镇襄阳;左丞相合丹,参知行中书省事刘整,山东都元帅塔出、董文炳行淮西等路枢密院事,守正阳。天泽等陛辞,诏谕以襄阳之南多有堡寨,可乘机进取。仍以钞五千锭赐将士及赈新附军民。甲申,免隆兴路榷课三年。丁酉,敕南儒为人掠卖者官赎为民。辛丑,罢四川行省,以巩昌二十四处便宜总帅汪良臣行西川枢密院,东川阆、蓬、广安、顺庆、夔府、利州等路统军使合剌行东川枢密院,东川副统军王仲仁同签行枢密院事,仍令汪良臣就率所部军以往。

  五月壬子朔,定内外官复旧制,三岁一迁。甲寅,禁无籍军从大军杀掠,其愿为军者听。戊辰,诏:“天下狱囚,除杀人者待报,其余一概疏放,限以八月内自至大都,如期而至者皆赦之。”乙亥,诏:“免民代输签军户丝银,及伐木夫户赋税。负前朝官钱不能偿者,毋征。主守失陷官钱者,杖而释之。阵亡军及营缮工匠无丁产者,量加廪给。”以雄、易州复隶大都。庚辰,赏襄阳有功万户奥鲁赤等银钞衣服有差。

  六月乙酉,赈诸王塔察儿部民饥。丁亥,以各路弓矢甲匠并隶军器监。免大都、南京两路赋役,以纾民力。赈甘州等处诸驿。辛卯,汰陕西贫难军。以刘整、阿里海牙不相能,分军为二,各统之。癸巳,敕襄阳造战船千艘。甲午,改资用库为利用监。丁酉,置光州等处招讨司。戊申,经略忻都等兵至耽罗,抚定其地。诏以失里伯为耽罗国招讨使,尹邦宝副之。升拱卫直为都指挥司。使日本赵良弼,至太宰府而还,具以日本君臣爵号、州郡名数、风俗土宜来上。闰月癸丑,敕诸道造甲一万、弓五千,给淮西行枢密院。己巳,罢东西两川统军司。辛未,以翰林院纂修国史,敕采录累朝事实以备编集。丙子,以平章政事赛典赤行省云南,统合剌章、鸭赤、赤科、金齿、茶罕章诸蛮,赐银二万五千两、钞五百锭。

  秋七月辛巳,以金州军八百人及统军司还成都,忽朗吉军千人隶东川。壬午,以修太庙,将迁神主别殿,遣兀鲁忽奴带、张文谦祭告。丙戌,敕枢密院:“襄阳生券军无妻子者,发至京师,仍益兵卫送,其老疾者遣还家。”庚寅,河南水,发粟赈民饥,仍免今年田租。省西凉府入永昌路。戊申,高丽国王王禃遣其顺安公王悰、同知枢密院事宋宗礼,贺皇后、皇太子受册礼成。

  八月庚戌朔,前所释诸路罪囚,自至大都者凡二十二人,并赦之。甲寅,凤翔宝鸡县刘铁妻一产三男,复其家三年。丁丑,圣诞节,高丽王王禃遣其上将军金诜来贺。己卯,赐襄阳生熟券军冬衣有差。

  九月辛巳,辽东饥,弛猎禁。以合伯为平章政事。壬午,立河南宣慰司,供给荆湖、淮西军需。甲申,襄阳生券军至大都,诏伯颜谕之,释其械系,免死罪,听自立部伍,俾征日本;仍敕枢密院具铠仗,人各赐钞娶妻,于蒙古、汉人内选可为率领者。丙戌,刘秉忠、姚枢、王磐、窦默、徒单公履等上言:“许衡疾归,若以太子赞善王恂主国学,庶几衡之规模不致废坠。”又请增置生员,并从之。秉忠等又奏置东宫宫师府詹事以次官属三十八人。戊子,遣官诣荆湖行省,差次有功将士。禁京畿五百里内射猎。己丑,敕自今秋猎鹿豕先荐太庙。壬辰,中书省臣奏:“高丽王王禃屡言小国地狭,比岁荒歉,其生券军乞驻东京。”诏令营北京界,仍敕东京路运米二万石以赈高丽。丁酉,立正阳诸驿。敕河南宣慰司运米三十万石给淮西合答军,仍给淮西、荆湖军需有差。壬寅,敕会同馆专居降附之入觐者。以翰林学士承旨和礼霍孙兼会同馆事,以主朝廷咨访,及降臣奏请。征东招讨使塔匣剌请征骨嵬部,不允。丙午,置御药院。车驾至自上都。给诸王塔察儿所部布万匹。

  冬十月乙卯,享于太庙。丙辰,以西川编民、东川义士军屯田,饷潼川、青居戍兵。敕伯颜、和礼霍孙以史天泽、姚枢所定新格,参考行之。庚申,御史台臣言,没入赃罚,为钞一千三百锭。诏有贫乏不能存者,以此赈之。有司断死罪五十人,诏加审覆,其十三人因斗殴杀人,免死充军,余令再三审覆以闻。禁牧地纵火。以合答带为御史大夫,升襄阳府为路,罢广宁府新签军。初建正殿、寝殿、香阁、周庑两翼室。西蜀都元帅也速答儿与皇子奥鲁赤合兵攻建都蛮,擒酋长下济等四人,获其民六百,建都乃降,诏赏将士有差。

  十一月癸未,命布只儿修《起居注》。丁未,大司农司言:“中书移文,以畿内秋禾始收,请禁农民覆耕,恐妨刍牧。”帝以农事有益,诏勿禁。

  十二月己酉朔,安童等言:“昔博赤伯都谓总管府权太重,宜立运司并诸军奥鲁以分之。臣以今之民官,循例迁徙,保无邪谋,别立官府,于民未便。”帝然之。壬子,赐襄樊被伤军士钞千锭。甲寅,宋夏贵攻正阳,淮西行院击走之。壬戌,召阿术同吕文焕入觐。大司农司请罢西夏世官,括诸色户,从之。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来贡方物。诸王薛阇秃以罪从军,累战皆捷,召赴阙。己巳,省陕州虢略、朱阳二县入灵宝。赐万户解汝楫银万五千两。诸王孛兀儿出率所部兵与皇子北平王合军讨叛臣聂古伯,平之,赏立功将士有差。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是岁,诸路虫蝻灾五分,霖雨害稼九分,赈米凡五十四万五千五百九十石。天下户一百九十六万二千七百九十五。

  十一年春正月己卯朔,宫阙告成,帝始御正殿,受皇太子诸王百官朝贺。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少卿李义孙等来贺,兼奉岁贡。乙酉,以金州招讨使钦察率襄阳生熟券军千人戍鸭池。庚寅,初立军官以功升散官格。免诸路军杂赋。以忙古带等新旧军一万一千五百人戍建都。立建都宁远都护府,兼领互市监。壬辰,置西蜀四川屯田经略司。丁酉,长春宫设周天金箓醮七昼夜。敕荆湖行院以军三万、水弩炮手五千隶淮西行院。丙午,彰德赵当道等以谋逆伏诛,余从者论罪有差。立于阗、鸦儿看两城水驿十三,沙州北陆驿二,免于阗采玉工差役。阿里海牙言:“荆襄自古用武之地,汉水上流已为我有,顺流长驱,宋必可平。”阿术又言:“臣略地江淮,备见宋兵弱于往昔,今不取之,时不能再。”帝趣召史天泽同议,天泽对曰:“此国大事,可命重臣一人如安童、伯颜,都督诸军,则四海混同,可计日而待矣。臣老矣,如副将者,犹足为之。”帝曰:“伯颜可以任吾此事矣。”阿术、阿里海牙因言:“我师南征,必分为三,旧军不足,非益兵十万不可。”诏中书省签军十万人。

  二月戊申朔,赐阿术所部将士及茶罕章阿吉老耆等银钞有差。甲寅,太阴犯井宿。庚申,新德副元帅杨尧元战没,以其子袭职。初立仪鸾局,掌宫门管钥、供帐灯烛。壬申,造战船八百艘于汴梁。以廉希宪为中书右丞、北京等处行中书省事。车驾幸上都。

  三月己卯,诏以劝课农桑谕高丽国王王禃,仍命安抚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提点农事。己丑,吕文焕随司千户陈炎谋叛,诛首恶二人,其随司军并其妻子皆令内徙。庚寅,敕凤州经略使忻都、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等将屯田军及女直军,并水军,合万五千人,战船大小合九百艘,征日本。移碉门兵戍合答城。辛卯,改荆湖、淮西二行枢密院为二行中书省,伯颜、史天泽并为左丞相,阿术为平章政事,阿里海牙为右丞,吕文焕为参知政事,行中书省于荆湖;合答为左丞相,刘整为左丞,塔出、董文炳为参知政事,行中书省于淮西。遣使代祀岳渎后土。河南宣慰司言:“军兴转输烦重,宜赋军匠诸户,权助财用。”从之。癸巳,获嘉县尹常德,课最诸县,诏优赏之。亦乞里带强取民租产、桑园、庐舍、坟墓,分为探马赤军牧地,诏还其民。万户阿里必尝发李璮逆谋,为璮所杀,以其子剌剌吉袭职。改金州招讨司为万户府。遣要速木、咱兴憨失招谕八鲁国。帝师八合思八归土番国,以其弟亦邻真袭位。建大护国仁王寺成。

  夏四月辛亥,分陕西陇右诸州置提刑按察司,治巩昌。癸丑,初建东宫。甲寅,诛西京讹言惑众者。括诸路马五万匹。辛未,诏安慰斡端、鸦儿看、合失合儿等城。赐襄樊战死之士二百四十九人之家,每家银百两。乙亥,命也速带儿将千人,同撒吉思所部五州丁壮戍益都。

  五月丙戌,汪惟正以所部军逃亡,乞于民站户选补,从之。敕北京、东京等路新签军恐不宜暑,权驻上都。乙未,枢密院臣言:“旧制,蒙古军每十人月食粮者,惟拔都二人。今遣怯薛丹合丹核其数,多籍二千六百七十人。”敕杖合丹,斥无入宿卫,谪往西川效死军中,余定罪有差。丙申,以皇女忽都鲁揭里迷失下嫁高丽世子王愖。辛丑,敕随路所签新军,其户丝银均配于民者,并除之。六月丙午朔,刘整乞益甲仗及水弩手,给之。庚戌,赐建都合马里战士银钞有差。癸丑,敕合答选部下蒙古军五千人,与汉军分戍沿江堡隘,为使传往来之卫。仍以古不来拔都、翟文彬率兵万人,掠荆南鸦山,以缀宋之西兵。丙辰,免上都、隆兴两路签军。庚申,问罪于宋,诏谕行中书省及蒙古、汉军万户千户军士曰:

  爰自太祖皇帝以来,与宋使介交通。宪宗之世,朕以藩职奉命南伐,彼贾似道复遣宋京诣我,请罢兵息民。朕即位之后,追忆是言,命郝经等奉书往聘,盖为生灵计也。而乃执之,以致师出连年,死伤相藉,系累相属,皆彼宋自祸其民也。襄阳既降之后,冀宋悔祸,或起令图,而乃执迷,罔有悛心,所以问罪之师,有不能已者。今遣汝等,水陆并进,布告遐迩,使咸知之。无辜之民,初无预焉,将士毋得妄加杀掠。有去逆效顺,别立奇功者,验等第迁赏。其或固拒不从及逆敌者,俘戮何疑。

  甲子,分遣忙古带、八都、百家奴率武卫军南征。丙寅,以合剌合孙为中书左丞,崔斌参知政事,仍行河南道宣慰司事。敕有司阅核延安新军,贫无力者免之。戊辰,监察御史言:“江淮未附,将帅阙人。今首用阿里海牙子忽失海牙、刘整子垓,素不知兵,且缺人望,宜依弟男例罢去。”从之。秋七月乙亥朔,敕山北辽东道提刑按察使兀鲁失不花同参知政事廉希宪行省北京,国王头辇哥毋署事,有大事,则希宪等就议。乙酉,徙生券军八十一人屯田和林。癸巳,高丽国王王禃薨,遣使以遗表来上,且言世子搔孝谨,可付后事。敕同知上都留守司事张焕册愖为高丽国王。乙未,伯颜等陛辞,帝谕之曰:“古之善取江南者,唯曹彬一人。汝能不杀,是吾曹彬也。”兴元凤州民献麦一茎四穗至七穗,谷一茎三穗。八月甲辰朔,颁诸路立社稷坛壝仪式。丁未,史天泽言:“今大师方兴,荆湖、淮西各置行省,势位既不相下,号令必不能一,后当败事。”帝是其言,复改淮西行中书省为行枢密院。癸丑,行中书省言:“江汉未下之州,请令吕文焕率其麾下临城谕之,令彼知我宽仁,善遇降将,亦策之善者也。”从之。甲寅,弛河南军器之禁。辛未,高丽王愖遣其枢密使朴璆来贺圣诞节。诏太原新签军远戍两川,诚可悯恤,谕枢密院遣使分括廪粟,给其家。九月丙戌,行中书省以大军发襄阳,檄谕宋州郡官吏将校士民。癸巳,师次盐山,距郢州二十里。宋兵十余万当郢,夹汉水,城万胜堡,两岸战舰千艘,铁縆横江,贯大舰数十,遏我舟师不得下。惟黄家湾有溪,经鹞子山入唐港,可达于江,宋又为坝,筑堡其处,驻兵守之,系舟数百,与坝相依。伯颜督诸军攻拔之,凿坝挽舟入溪,出唐港,整列而进。车驾至自上都。冬十月己酉,享于太庙。庚申,长河西千户必剌冲剽掠甲仗,集众为乱,火你赤移戍未还,副元帅覃澄率属吏赴之。帝曰:“澄不必独往,趣益兵三千付火你赤,合力讨之。”壬戌,岁星犯垒壁阵。乙丑,伯颜督诸将破沙洋堡,生擒守将串楼王。翌日,次新城,总制黄顺缒城降。伯颜遣顺招都统边居谊,不出,总管李庭破其外堡,诸军蚁附而登,拔之,居谊自焚死。辛未,赐北平王南木合马三万、羊十万。十一月庚辰,断死罪三十九人。壬午,敕西川行枢密院也速带儿取嘉定府。癸未,符宝郎董文忠言:“比闻益都、彰德妖人继发,其按察司、达鲁花赤及社长不能禁止,宜令连坐。”诏行之。乙酉,军次复州,宋安抚使翟贵出降。丁亥,诏宋嘉定安抚昝万寿,及凡守城将校纳款来降,与避罪及背主叛亡者,悉从原免。癸巳,东川元帅杨文安与青居山蒙古万户怯烈乃、也只里等会兵达州,直趣云安,军至马湖江与宋兵遇,大破之,遂拔云安、罗拱、高阳城堡,赐文安等金银有差。以香河荒地千顷置中卫屯。伯颜遣万户帖木儿、译史阿里奏沙洋、新城之捷,且以新城总制黄顺来见,赐顺黄金锦衣及细甲,授湖北道宣慰使,佩虎符。敕:“京师盗诈者众,宜峻立治法。”召征日本忽敦、忽察、刘复亨、三没合等赴阙。壬寅,安童以阿合马擅财赋权,蠹国害民,凡官属所用非人,请别加选择;其营作宫殿,夤缘为奸,亦宜诘问。帝命穷治之。起阁南直大殿及东西殿,增选乐工八百人,隶教坊司。十二月丙午,伯颜大军次汉口。宋淮西制置使夏贵,都统高文明、刘仪以战船万艘,分据诸隘,都统王达守阳罗堡,荆湖宣抚朱禩孙以游击军厄中流,师不得进。用千户马福言,自汉口开坝,引船会沦河口,径趋沙芜,遂入大江。癸丑,以诸路逃奴之无主者二千人,隶行工部。甲寅,赏忻都等征耽罗功,银钞币帛有差。乙卯,阿里海牙督万户张弘范等攻武矶堡,宋夏贵以兵来援,阿术率万户晏彻儿等四翼军对青山矶泊。丙辰,万户史格以一军先渡,为宋荆鄂诸军都统程鹏飞所败,总管史塔剌浑等率众赴敌,鹏飞败走。进军沙州,抵观音山,夏贵东走,遂破武矶堡,斩宋都统王达,始达南岸,追至鄂州南门而还。丁巳,伯颜登武矶山,宋朱禩孙遁归江陵。己未,师次鄂州,宋直秘阁湖北提举张晏然、权知汉阳军王仪、知德安府来兴国并以城降,程鹏飞以本军降。伯颜承制以宋鄂州民兵总制王该知鄂州事,王仪、来兴国仍旧任,撤其戍兵,分隶诸军。下令禁侵暴,凡逃民悉纵还之。以阿里海牙兵四万镇鄂汉。伯颜、阿术将大军,水陆东下,以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秃满带为诸军殿。以襄阳路总管贾居贞为宣抚使,商议行中书省事。庚申,淮西正阳火,庐舍甲仗焚荡无余,杖万户爱先不花等有差。癸亥,赐太一真人李居素第一区,仍赐额曰太一广福万寿宫。行中书省以渡江捷闻。敕纵吕文焕随司军悉还家。割南阳卢氏县隶嵩州,置归德永城县,长武县省入泾川,良原县省入灵台。是岁,天下户一百九十六万七千八百九十八。诸路虸蚄等虫灾凡九所,民饥,发米七万五千四百一十五石、粟四万五百九十九石以赈之。

  十二年春正月癸酉朔,高丽国王王愖遣其判阁事李信孙来贺,及奉岁币。甲戌,大军次黄州,宋沿江制置副使、知黄州陈奕以城降,伯颜承制授奕沿江大都督。其子岩知涟州,奕遣人以书谕之,书至,岩即出降。乙亥,徙襄阳新民七百户于河北。东川副都元帅张德润拔礼义城,杀宋安抚使张资,招降军民千五百余人。继遣元帅张桂孙略地,俘总管郭武及都辖唐惠等六人以归。赐德润金五十两及西锦、金鞍、细甲、弓矢,部下将士钞三百锭。戊寅,刘整卒。安西王相府乞给钞万锭为军需,敕以千锭给之。癸未,师次蕲州,宋安抚使管景模以城降。乙酉,敕枢密院以纳忽带儿、也速带儿所统戍军及再签登莱丁壮八百人,付五州经略司,其郯城、十字路亦听经略司节度。丙戌,大军次江州,宋江西安抚使、知江州钱真孙及淮西路六安军曹明以城降。丁亥,枢密院臣言:“宋边郡如嘉定、重庆、江陵、郢州、涟海等处,皆阻兵自守,宜降玺书招谕。”从之。宋知南康军叶阊以城降。敕以侍卫亲军指挥使札的失、囊加带将蒙古军二千,百家奴、唐古、忙兀儿将汉军万人,赴蔡州;秃满带、贾忙古带复将余兵赴阙。己丑,遣伯术、唐永坚赍诏招谕郢州,仍敕襄阳统军司调兵三千人卫送永坚等。选蒙古、畏吾、汉人十四人赴行中书省,为新附州郡民官。庚寅,遣右卫指挥副使郑温、唐古、帖木儿率卫军万人,同札的失、囊加带戍黄州。诏谕重庆府制置司并所属州郡城寨官吏军民举城归附。壬辰,以宣抚使贾居贞签书行中书省事,戍鄂州。安南国使者还,敕以旧制籍户、设达鲁花赤、签军、立站、输租及岁贡等事谕之。乙未,遣兵部尚书廉希贤、工部侍郎严忠范、秘书监丞柴紫芝奉国书使于宋。丁酉,以万家奴所募愿为军者万人南征。己亥,云南总管信苴日、石买等刺杀合剌章舍里威之为乱者,以金赏之。命土鲁至云南,趣阿鲁帖木儿入觐。以蛮夷未附者尚多,命宣慰司兼行元帅府事,并听行省节度,置郡县,尹长选廉能者任之。置云南诸路规措所,以赡思丁为使。益卫送唐永坚兵,永坚求拜都、忙古带偕行,许之。敕追诸王海都、八剌金银符三十四。

  二月癸卯,大军次安庆府,宋殿前都指挥使、知安庆府范文虎以城降,伯颜承制授文虎两浙大都督。甲辰,以中书右丞博鲁欢为淮东都元帅,中书右丞阿里左副都元帅。仍命阿里、撒吉思等各部蒙古、汉军会邳州。又发蕲、宿戍兵,将河南战船千艘赴之。遣必阇赤孛罗检核西夏榷课,命开元宣抚司赈吉里迷新附饥民。敕畏吾地春夏毋猎孕字野兽。立后土祠于平阳之临汾,伏羲、女娲、舜、汤、河渎等庙于河中、解州、洪洞、赵城。丙午,大军次池州,宋权州事赵昴发自经死,都统制张林以城降。省西夏中兴都转运司入总管府。议以中统钞易宋交会,并发蔡州盐,贸易药材。丁未,禁无籍自效军俘掠新附复业军民。戊申,诏谕江、黄、鄂、岳、汉阳、安庆等处归附官吏士民军匠僧道人等,令农者就耒,商者就途,士庶缁黄,各安己业,如或镇守官吏妄有搔扰,诣行中书省陈告。史天泽卒。召游显、杨庭训赴阙。赐陈言人霍升、张和钞十锭,俾从淮东元帅府南征。庚戌,遣礼部侍郎杜世忠、兵部郎中何文著,赍书使日本国。辛亥,遣同知济南府事张汉英持诏谕淮东制置使李庭芝。壬子,洺磁路总管姜毅捕获农民郝进等四人,造妖言惑众,敕诛进,余减死流远方。宋都督贾似道遣计议宋京、承宣使阮思聪诣行中书省,请还已降州郡,约贡岁币。伯颜使囊加带同阮思聪还报命,留宋京以待,使谓似道曰:“未渡江时,议贡议和则可,今沿江诸郡皆已内属,欲和,则当来面议也。”囊加带还,乃释宋京。以同签枢密院事倪德政赴鄂州省,治财赋。癸丑,御史台臣劾前南京路总管田大成,以其弟妇赵氏为妻,废绝人伦,敕杖八十,三年不齿。时大成已死,惟市杖赵氏八十。丙辰,赏东征元帅府日本战功锦绢、弓矢、鞍勒。庚申,遣塔不带、斡鲁召鄂汉降臣张晏然等赴阙,仍谕之曰:“朕省卿所奏云:‘宋之权臣不践旧约,拘留使者,实非宋主之罪,傥蒙圣慈,止罪擅命之臣,不令赵氏乏祀者。’卿言良是。卿既不忘旧主,必能辅弼我家。比卿奏上,已遣伯颜按兵不进,仍遣兵部尚书廉希贤等持书往使,果能悔过来附,既往之愆,朕复何究?至于权臣贾似道,尚无罪之之心,况肯令赵氏乏祀乎?若其执迷罔悛,未然之事,朕将何言,天其鉴之。”辛酉,以阔阔出率其部下军千人及亲附军五百,听阿剌海牙节制。凡湖南州县及濒水之民有来附者,俾阔阔出统之,拒敌不降者,就为招集。诏令大洪山避兵民,还归汉阳,复业农亩,命阿剌海牙镇守之。复命阿失罕、唐永坚、綦公直等与脱烈将甲骑千人,持诏招谕郢州。大军次丁家洲,战船蔽江而下。宋贾似道分遣步帅孙虎臣及督府节制军马苏刘义,集兵船于江之南北岸,似道与淮西制置使夏贵将后军。战船二千五百余艘,横亘江中。翌日,伯颜命左右翼万户率骑兵,夹岸而进,继命举巨炮击之。宋兵阵动,夏贵先遁,似道错愕失措,鸣钲斥诸军散,宋兵遂大溃。阿术与镇抚何玮、李庭等舟师及步骑,追杀百五十里,得船二千余艘,及军资器仗、督府图籍符印,似道东走扬州。阿先不花言:“夏贵纵北军岳全还,称欲内附,宜降玺书招谕。”遂遣其甥胡应雷持诏往谕之。甲子,大军次芜湖县,宋江东运判、知太平州孟之缙以城降。都元帅博鲁欢次海州,知州丁顺以城降。乙丑,阿里海牙言:“江陵宋巨镇,地居大江上流,屯精兵不啻数十万,若非乘此破竹之势取之,江水泛溢,鄂汉之城亦恐难守。”从其请,仍降玺书,遣使谕江陵府制置司及高达已下官吏军民。宋福州团练使、知特摩道事农士贵,率知那寡州农天或、知阿吉州农昌成、知上林州农道贤,州县三十有七,户十万,诣云南行中书省请降。丙寅,枢密院言:“渡江初,亳州万户史格、毗阳万户石抹绍祖,以轻进致败,乞罪之。”有旨,或决罚降官,或以战功自赎,其从行省裁处。禁民间赌博,犯者流之北地。戊辰,师次采石镇,知和州王善以城降。都元帅博鲁欢次涟州,宋知州孙嗣武以城降。己巳,复遣伯术、唐永坚等宣谕郢州官吏士庶。庚午,大军次建康府,宋沿江制置使赵溍南走,都统、权兵马司事徐王荣、翁福、茅世雄等及镇军曹旺以城降。宋贾似道至扬州,始遣总管段佑送国信使郝经、刘人杰等来归。敕枢密院迎经等,由水路赴阙。诏安南国王陈光昞,仍以旧制六事谕之,趣其来朝。命怯薛丹察罕不花、侍仪副使关思义、真人李德和,代祀岳渎后土。车驾幸上都。

  三月壬申朔,宋镇江府马军总管石祖忠以城降。行中书省分遣淮西行枢密院阿塔海驻京口。宋诛殿帅韩震,其部将李大明等二百人,携震母、妻并诸子文〈*火育、文炌自临安来奔。甲戌,宋江阴军佥判李世修以城降。乙亥,谕枢密院:“比遣建都都元帅火你赤征长河西,以副都元帅覃澄镇守建都,付以玺书,安集其民。”仍敕安西王忙兀剌、诸王只必帖木儿、驸马长吉,分遣所部蒙古军从西平王奥鲁赤征吐蕃。命万执中、唐永坚同前所遣阿失罕等,将锐兵千人,同往招谕郢州:已降,则镇之;不降,则从陆路与阿里海牙、忽不来会于荆南。丙子,国信使廉希贤等至建康,传旨令诸将各守营垒,毋得妄有侵掠。宋知滁州王文虎以城降。戊寅,赐皇子安西王币帛八千匹、丝万斤。己卯,改平阴县新镇寨为肥城县,隶济宁府。庚辰,宋知宁国府颜绍卿以城降。江东路得府二、州五、军二、县四十三,户八十三万一千八百五十二,口一百九十一万九千一百六。甲申,于中兴路置怀远、灵武二县,分处新民四千八百余户。丙戌,宋常州安抚戴之泰、通判王虎臣以城降。国信使廉希贤、严忠范等至宋广德军独松关,为宋人所杀。丁亥,免诸路军杂赋。辛卯,宋将高世杰复据岳州,质知州孟之绍妻子;又取复州降将翟贵妻子,送之江陵。世杰会郢、复、岳三州及上流诸军战船数千艘,兵数万人,扼荆江口。壬辰,阿里海牙以军屯于东岸,世杰夜半遁去,黎明至洞庭湖口,兵船成列而阵。阿里海牙督诸翼万户及水军张荣实、解汝楫等,逐世杰于湖口之夹滩,遣郎中张鼎召世杰,世杰降。阿里海牙以世杰招岳州,孟之绍亦以城降。以世杰力屈而降,诛之。赐北平王南木合所部马二千一百八十、羊三百。癸巳,敕郯城、沂州、十字路戍兵从博鲁欢征淮南。丙申,侧布蕃官税昔、确州蕃官庄寮男车甲等,率四十三族,户五千一百六十,诣四川行枢密院来附。戊戌,遣山东路经略使王俨戍岳州。庚子,从王磐、窦默等请,分置翰林院,专掌蒙古文字,以翰林学士承旨撒的迷底里主之。其翰林兼国史院,仍旧纂修国史、典制诰、备顾问,以翰林学士承旨兼修《起居注》和礼霍孙主之。辛丑,敕阿术分兵取扬州。

  夏四月壬寅朔,赏讨长河西必剌充有功者及阵亡者金、银、钞、币、帛各有差。乙巳,改西夏中兴道按察司为陇右河西道。丙午,立涟州、新城、清河三驿。阿里海牙驻军江陵城南沙市,攻其栅,破之,知荆门军刘懋降。丁未,阿里海牙遣郎中张鼎赍诏入江陵,宋荆湖制置朱禩孙,湖北制置副使高达,京西湖北提刑青阳梦炎、李湜始出降。阿里海牙入江陵,分道遣使招谕未下州郡,知峡州赵真、知归州赵仔、权丰州安抚毛浚、常德府新城总制鲁希文、旧城权知府事周公明等,悉以城降。辛亥,遣使招谕宋五郡镇抚使吕文福使降。甲寅,谕中书省议立登闻鼓,如为人杀其父母兄弟夫妇,冤无所诉,听其来击。其或以细事唐突者,论如法。辛酉,宋郢州安抚赵孟、复州安抚翟贵以城降。宋度支尚书吴浚移书建康徐王荣等,述其丞相陈宜中语,请罢兵通好。伯颜遣中书议事官张羽、淮西行院令史王章,同宋来使马驭,持徐王荣复书至平江府驿亭,悉为宋所杀。癸亥,阿术师驻瓜洲,距扬州四十五里,宋淮东制置司尽焚城中庐舍,迁其居民而去。阿术创立楼橹战具以守之。丙寅,立尚牧监。赐降臣丁顺等衣服。免京畿百姓今岁丝银。丁卯,以大司农、御史中丞孛罗为御史大夫。罢随路巡行劝农官,以其事入提刑按察司。括诸寺阑遗人口。庚午,以高达为参知政事,仍诏慰谕之。遣兵部郎中王世英、刑部郎中萧郁,持诏召嗣汉四十代天师张宗演赴阙。

  五月辛未朔,阿里海牙以所俘童男女千人、牛万头来献。枢密院言:“峡州宜以战船扼其津要。又郢、复二州戍兵不足,今拟襄阳等处选五千七百人,隶行中书省,听阿里海牙调遣。”从之。诏中书右丞廉希宪、参知政事脱博忽鲁秃花行中书省于江陵府,阿里海牙还鄂州。立襄阳至荆南三驿。丁丑,阿术立木栅于杨子桥,断淮东粮道,且为瓜洲藩蔽。庚辰,诏谕参知政事高达曰:“昔我国家出征,所获城邑,即委而去之,未尝置兵戍守,以此连年征伐不息。夫争国家者,取其土地人民而已,虽得其地而无民,其谁与居?今欲保守新附城壁,使百姓安业力农,蒙古人未之知也。尔熟知其事,宜加勉旃。湖南州郡皆汝旧部曲,未归附者何以招怀,生民何以安业,听汝为之。”宋嘉定安抚昝万寿遣部将李立奉书请降,言累负罪愆,乞加赦免。诏遣使招谕之。辛巳,宋知辰州吕文兴、黄仙洞行隋州事傅安国、仙人寨行均州事徐鼎、知沅州文用圭、知靖州康玉、知房州李鉴等,皆以城降。荆南湖北路凡得府三、州十一、军四、县五十七,户八十万三千四百一十五,口一百一十四万三千八百六十。丙戌,以三卫新附生券军赴八达山屯田。丁亥,召伯颜赴阙,以蒙古万户阿剌罕权行中书省事,遣肃州达鲁花赤阿沙签河西军。万户爱先不花违伯颜节制,擅撤戍兵,诏追夺符印,使从军自效。淮东宣抚陈岩乞解官,终丧三年,不许。申严屠牛马之禁。庚寅,宋五郡镇抚使吕文福来降。壬辰,宋都统制刘师勇、殿帅张彦据常州。癸巳,谕高丽国王王愖,招珍岛余党之在耽罗者。

  六月庚子朔,日有食之。宋嘉定安抚使昝万寿以城降,赐名顺。癸卯,遣两浙大都督范文虎持诏往谕安丰、寿州、招信、五河等处镇戍官吏军民;遣刑部侍郎伯术谕朱禩孙,以年老多病,不任朝谒,权留大都,无自疑惧。谕廉希宪等,元没青阳梦炎、李湜家赀,如籍还之,并徙其家赴都。甲辰,以万户阿剌罕为行中书省参知政事。获知开州张章,赦其罪。章二子柱、楫先来降,以其子故,免死。敕失里伯、史枢率襄阳熟券军二千、猎户丁壮二千,同范文虎招安丰军,各赐马十匹。其故尝从丞相史天泽者十九人,愿宣劳军中,令从枢以行。戊申,签平阳、西京、延安等路达鲁花赤弟男为军。辛亥,赏诸王兀鲁所部获功建都者三十五人银钞有差,定兀鲁卫士人各马二匹,从者一匹。敕淮东元帅府发兵,及鄂州戍兵与李璮旧部曲,并前河南已签军万人后免为民者,复籍为兵,并付行中书省。戊午,诏遣使招谕宋四川制置赵定应:“比者毕再兴、青阳梦炎赴阙,面陈蜀阃事宜,奏请缓师,令自纳款,姑从所请。今遣再兴宣布大信,若能顺时达变,可保富贵,毋为涂炭生灵,自贻后悔。”庚申,遣重庆府招讨使毕再兴持诏招谕宋合州节使张珏、江安潼川安抚张朝宗、涪州观察阳立、梁山军防御马野。辛酉,宋潼川安抚使、知江安州梅应春以城降。乙丑,以涟、海新附丁顺等括船千艘,送淮东都元帅府。丙寅,宋扬州都统姜才、副将张林步骑二万人,乘夜攻杨子桥木栅。守栅万户史弼来告急,阿术自瓜洲以兵赴之。诘旦至栅下,才军夹水为阵,阿术麾骑兵渡水击之,阵坚不动。阿术军引却,才军来逼,我军与力战,才军遂走。阿术步骑并进,大败之,才仅以身免,生擒张林,斩首万八千级。戊辰,敕塔出率阿塔海、也速带儿两军赴涟水。以逊摊为耽罗国达鲁花赤。罢山东经略司。

  秋七月庚午朔,阿术集行省诸翼万户兵船于瓜洲,阿塔海、董文炳集行院诸翼万户兵船于西津渡,宋沿江制置使赵溍、枢密都承旨张世杰、知泰州孙虎臣等陈舟师于焦山南北。阿术分遣万户张弘范等,以拔都兵船千艘,西掠珠金沙。辛未,阿术、阿塔海登南岸石公山,指授诸军水军万户刘琛循江南岸,东趣夹滩,绕出敌后;董文炳直抵焦山南麓,以掎其右;招讨使刘国杰趣其左;万户忽剌出捣其中;张弘范自上流继至,趣焦山之北。大战自辰至午,呼声震天地,乘风以火箭射其箬篷。宋师大败,世杰、虎臣等皆遁走。追至圌山,获黄鹄白鹞船数百艘。宋人自是不复能军。翌日,宋平江都统刘师勇、殿帅张彦,以两浙制司军至吕城,复为阿塔海行院兵所败。壬申,签云南落落、蒲纳烘等处军万人,隶行中书省。癸酉,太白犯井。诏取茶罕章未附种落。丁丑,立卫州至杨村水驿五。己卯,增置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以蔡州驿蒙古军四百隶阿里海牙,汉军六百从万户宋都带赴江西。壬午,遣使招宋淮安安抚使朱焕。癸未,诏遣使江南,搜访儒、医、僧、道、阴阳人等。敕左丞相伯颜率诸将直趣临安;右丞阿里海牙取湖南;蒙古万户宋都带,汉军万户武秀、张荣实、李恒,兵部尚书吕师夔行都元帅府,取江西。罢淮西行枢密院,以右丞阿塔海、参政董文炳同署行中书省事。辛卯,太阴犯毕。甲午,遣使持诏招谕宋李庭芝及夏贵。以伯颜为中书右丞相,阿术为中书左丞相。

  八月己亥朔,免北京、西京、陕西等路今岁丝银。癸卯,伯颜陛辞南行,奉诏谕宋君臣,相率来附,则赵氏族属可保无虞,宗庙悉许如故。授故奉使大理王君侯子如珪正八品官。己未,升任城县为济州。辛酉,车驾至自上都。丙寅,高丽王王愖遣其枢密副使许珙、将军赵珪来贺圣诞节。

  九月己巳,太白犯少民。庚午,阿合马等以军兴国用不足,请复立都转运司九,量增课程元额,鼓铸铁器,官为局卖,禁私造铜器。乙亥,赏清河、新城战士及死事者银千两、钞百锭。赐西平王所部鸭城戍兵,人马三匹。丁丑,以襄阳官牛五千八百赐贫民。弛河南鬻马之禁。赐东西川屯戍蒙古军粮钞有差。戊寅,谕太常卿合丹:“去冬享太宫,敕牲无用牛,今其复之。”己卯,太白犯太微西垣上将。壬午,阿术筑湾头堡。乙酉,罢襄阳统军司。甲午,宋扬州都统姜才将步骑万五千人攻湾头堡,阿术、阿塔海击败之。赏淮安招讨使乞里迷失及有功将士锦衣银钞有差。丙申,以玉昔帖木儿为御史大夫。括江南诸郡书版及临安秘书省《乾坤宝典》等书。

  冬十月戊戌朔,享于太庙。辛丑,弛北京、义、锦等处猎禁。癸丑,太阴犯毕。

  十一月丁卯,阿里海牙以军攻潭州。乙亥,伯颜分军为三,趣临安;阿剌罕率步骑自建康、四安、广德以出独松岭;董文炳率舟师循海趣许浦、澉浦,以至浙江;伯颜、阿塔海由中道节度诸军,期并会于临安。丙子,宋权融、宜、钦三州总管岑从毅,沿边巡检使、广西节制军马李维屏等,诣云南行中书省降。丁丑,阿合马奏立诸路转运司凡十一所。己卯,宋都带等军次隆兴府,宋江西转运使、知府刘槃以城降。都元帅府檄谕江西诸郡相继归附,得府州六、军四、县五十六,户一百五万一千八百二十九,口二百七万六千四百。壬午,伯颜大军至常州,督诸军登城,四面并进,拔其城。刘师勇变服单骑南走。改顺天府为保定府。枢密院言:“两都、平滦猎户新签军二千,皆贫无力者,宜存恤其家。又新附郡县有既降复叛,及纠众为盗犯罪至死者,既已款伏,乞听权宜处决。”皆从之。中书省臣议断死罪,诏:“今后杀人者死,问罪状已白,不必待时,宜即行刑。其奴婢杀主者,具五刑论。”乙酉,阿剌罕克广德,趣独松关。丙戌,太阴犯轩辕大星。己丑,遣太常卿合丹以所获涂金爵三,献于太庙。庚寅,伯颜遣降人游介实奉玺书副本使于宋,仍以书谕宋大臣。甲午,以高丽国官制僣滥,遣使谕旨,凡省、院、台、部官名爵号,与朝廷相类者改正之。

  十二月戊戌,填星犯亢。己亥,签书四川行枢密院事昝顺言:“绍庆府、施州、南平及诸蛮吕告、马蒙、阿永等,有向化之心。又播州安抚杨邦宪、思州安抚田景贤,未知逆顺,乞降诏使之自新,并许世绍封爵。”从之。辛丑,董文炳军次许浦,宋都统制祁安以本军降。宋主为书,介国信副使严忠范侄焕请和。甲辰,伯颜次平江府,宋都统王邦杰以城降。乙巳,免江陵等处今岁田租。丁未,改诸站提领司为通政院。戊申,中书左丞相忽都带儿与内外文武百寮及缁黄耆庶,请上皇帝尊号曰宪天述道仁文义武大光孝皇帝,皇后曰贞懿顺圣昭天睿文光应皇后,不许。太阴犯毕。庚子,宋主复遣尚书夏士林、右史陆秀夫奉书,称侄乞和。西川沧溪知县赵龙遣间使入宋,敕流远方,籍其家。癸亥,敕枢密院:“靖州既降复叛,今已平定,其遣张通判、李信家属并同叛者赴都。”甲子,答宋国主书,令其来降。丙寅,阿剌罕军次安吉州,宋安抚使赵与可以城降。升高丽东宁府为路,割江东南康路隶江西省,置马湖路总管府。省重庆路隆化县入南川,滦州海山县入昌黎县。复华州郑县。是岁,卫辉、太原等路旱,河间霖雨伤稼,凡赈米三千七百四十八石、粟二万四千二百六石。天下户四百七十六万四千七十七,断死罪六十八人。

查看目录 >> 《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izche 愁言(芳雪轩遗集)一卷附集一卷 乐府 保闲堂集 保间堂集 保间堂集 保间堂集 保闲堂续集 保闲堂集二十五卷补一卷蓬客诗草二卷 赵士春诗文底稿 鹤台先生熊山文选二十一卷 寻云草 操缦草 南荣集文选二十三卷诗选十二卷 陈忠裕公未刻稿(安雅堂稿原编二十卷安雅堂稿重编二十卷) 陈大樽稿 湘真阁稿 安雅堂稿 安雅堂稿 陈大樽先生集 陈忠裕公集 陈忠裕公集 陈子龙诗 陈卧子诗 陈卧子先生安雅堂稿十五卷兵垣奏议二卷 陈卧子先生安雅堂稿十五卷兵垣奏议二卷 陈忠裕公全集 陈忠裕公全集 陈忠裕公全集三十卷兵垣奏议一卷首 一卷末一卷自著年谱三卷 华榕外集一卷西湖行吟一卷牡騑剩语 一卷羊角逸言一卷 恒游草一卷燕游草一卷 南游草 林下吟三卷箧余集一卷 苍雪斋诗存 悔后集 蔡忠烈公遗集二卷后编一卷首一卷 蔡忠烈公遗集 蔡忠烈公遗集 蔡忠烈公遗集 蔡忠烈公遗集二卷首一卷续编二卷 蔡忠烈公遗集二卷首一卷续编二卷 蔡江门诗 鲁媿尹集 姑山遗集 姑山续集 姑山集 姑山集 宛在堂文集 郭忠节宛在堂集 张忠烈公遗稿 采薇集 别山诗钞 别山诗钞一卷补遗三首 宫詹司马张公别山遗诗(张忠烈公遗集)一卷附浩气吟一卷 陈尹庵诗 自愉堂集 自愉堂诗文集 詹炎集 四明先生遗集 四明先生遗集 钱忠介公集二十卷首一卷附录六卷钱 忠介公年谱一卷 黨報新聞改革探索黨報理論與業務研討會論文集_丁柏銓王汝金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余紀忠辦報思想與實踐研究1988-2001_左成慈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早期現代化中的傳播媒介_閭小波三聯書店上海分店上海.djvu 中國現代報刊發展史_倪延年吳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澳大利亞傳媒_張威鄧天穎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電視廣告美學_周安華陳興漢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通論_蔣廣學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江蘇民國時期出版史_張憲文穆緯銘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歐洲書報檢查制度的興衰_沈固朝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釋義_周元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民法通則圖表詳解_周元伯張珂蔣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參考服務概論_劉聖梅著沈固朝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科技文獻檢索題解析_陸寶樹華薇娜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核心期刊概論_葉繼元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校讎廣義校勘編_程千帆徐有富齊魯書社濟南.djvu 校讎廣義目錄編_程千帆徐有富齊魯書社濟南.djvu 校讎廣義典藏編_程千帆徐有富齊魯書社濟南.djvu 古典文獻研究1989-1990_南京大學古典文學研究所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古典文獻研究1991-1992_南京大學古典文獻研究所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古典文獻研究1993-1994_南京大學古典文獻研究所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獻學研究_徐有富徐昕江蘇古籍出版社南京.djvu 當代目錄學_鄭建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檔案檢索自動化基礎_湯道鑾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檔案統計原理與方法_吳建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檔案分類編目_薛海林著顏祥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方法論全書Ⅱ應用邏輯學方法_李志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方法論全書Ⅲ自然科學方法_李志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偉大而平凡的人科學家剖析_林德宏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科學的播火者中國科學社述評_冒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情報研究定量方法_鄒志仁著黃奇著孫建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獻情報計量理論和方法_孫建軍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情報系統_朱慶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計量指標論文引文與期刊引用統計1998年_鄒志仁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當代教育發展的重大課題教育與社會進步中外學者研討會論文集_南京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大學生健康教程_朱梅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語文叢稿_柳士鎮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曲欽岳教育文選_曲欽岳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研究生教育辭典_孫義燧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新世紀大學生生活指南_錢鍾高建國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南京大學辦學理念與治校方略_冒榮王運來南京大學出版社.djvu 中國普通高等學校招生管理_黃細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高等學校管理學_冒榮著劉義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教育與管理心理學_周曉虹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匡亞明教育文選_南京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行政年鑒1990年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輝煌的歷史燦爛的明天今日南京大學國際商學院_龔福強著田桂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行政年鑒1991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行政年鑒1992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行政年鑒1993-1994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1995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1996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1997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1998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2001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年鑒2002-2003_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三兩江師範學堂南京大學的前身1903-1911_蘇雲峰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金陵大學史_組編金陵大學南京校友會張憲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大您好_南京大學黨委宣傳部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與世紀同行南京大學百年老新聞1902-2001_方延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地球科學系史_王德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百年史_王德滋南京大學出版南京.djvu 南大南大_張宏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治學方法與論文寫作_徐有富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會話策略_約翰甘柏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語言學百題_王希傑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王希傑修辭學論集_何偉棠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廣州.djvu 辭學通論_王希傑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體與形式_趙憲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當代法國翻譯理論_許鈞著袁筱一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古代漢語_高小方江蘇教育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語言文字學史料學_高小方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東漢-隋常用詞演變研究_汪維輝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哲理小語雙葉草_林德宏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敦煌語言文字學研究_黃征甘肅教育出版社蘭州.djvu 漢語語素論_楊錫彭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魏晉南北朝歷史語法_柳士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寫作學原理_王繼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辭學導論_王希傑浙江教育出版社杭州.djvu 廣告方案寫作教程_丁柏銓復旦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新編各體寫作文鑒_王繼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大學中文系九十週年系慶論文集_莫礪鋒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魯國堯自選集_魯國堯大象出版社鄭州.djvu 通泰方言音韻研究_顧黔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宋代閩音考_劉曉南岳麓書社長沙.djvu 新世紀英語1_李寄金燕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世紀英語2_李寄石雲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世紀英語3_石雲龍李寄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世紀英語4_石雲龍印金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詞彙與語法訓練_王海嘯沈蕾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學術交流實用英語教程_從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碩士研究生英語教程下冊_夏國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讀寫教程第一冊_王海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讀寫教程第2冊_王海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讀寫教程第3冊_王海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學術交流英語教程_從叢著李詠燕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江蘇省碩士研究生英語學位課程考試指導叢書完形填空分冊_裴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生命科學英語_劉鑌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四級詞彙百日通_王海嘯李長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六級詞彙百日通_夏國芳著李寄著吳耘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碩士研究生英語學位課程考試題選評_南京大學研究生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精讀雙解大學英語學習詞典_俞鳳娣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高級英語閱讀教程_吳克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精讀教程1_金築雲著董文勝著方紅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精讀教程2_金築雲著董文勝著肖鎖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研究生英語閱讀教程_夏國芳著王承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背誦文選四級卷_譯李寄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背誦文選六級卷_譯李寄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讀寫教程第一冊_王海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學英語讀寫教程第二冊_王海嘯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字文學文化紅與黑漢譯研究_許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德語教學隨筆_張威廉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藝學論綱_胡有清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超越文學文學的文化哲學思考_周憲生活讀書新知上海三聯書店上海.djvu 跨文化語境中的比較文學_汪介之唐建清譯林出版社南京.djvu 馬克思主義文藝美學基礎_趙憲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美學精論一_趙憲章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性的張力_周憲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美學方法論問題_趙憲章暨南大學出版社廣州.djvu 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_宇文所安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傳紀文學史綱_楊正潤江蘇教育出版社南京.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