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七 本纪第七

卷七 本纪第七

  ◎世祖四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贺。丙午,耶律铸、廉希宪罢。立尚书省,罢制国用使司。以平章政事忽都答儿为中书左丞相,国子祭酒许衡为中书左丞,制国用使阿合马平章尚书省事,同知制国用使司事张易同平章尚书省事,制国用使司副使张惠、签制国用使司事李尧咨、麦术丁并参知尚书省事。己酉,太阴犯毕。敕诸投下官隶中书省。壬子,敕驿卷无印者不许乘传。甲寅,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言:“比奉诏臣已复位,今从七百人入觐。”诏令从四百人来,余留之西京。诏高丽西京内属,改东宁府,画慈悲岭为界。丁巳,以蒙哥都为安抚高丽使,佩虎符,率兵戍其西境。戊午,均、房州总管孙嗣擒宋统制朱兴祖等。丙寅,赈兀鲁吾民户钞。丁卯,定省、院、台文移体式。

  二月辛未朔,以前中书右丞相伯颜为枢密副使。甲戌,筑昭应宫于高梁河。丙子,帝御行宫,观刘秉忠、孛罗、许衡及太常卿徐世隆所起朝仪,大悦,举酒赐之。丁丑,以岁饥罢修筑宫城役夫。甲申,置尚书省署。乙酉,立纸甲局。申严畜牧损坏禾稼桑果之禁。壬辰,立司农司,以参知政事张文谦为卿,设四道巡行劝农司。乙未,宋襄阳出步骑万余人、兵船百余艘,来趣万山堡,万户张弘范、千户脱脱击却败之,事闻,各赐金纹绫有差。高丽国王王禃来朝,求见皇子燕王,诏曰:“汝一国主也,见朕足矣。”禃请以子愖见,从之。诏谕禃曰:“汝内附在后,故班诸王下。我太祖时亦都护先附,即令齿诸王上,阿思兰后附,故班其下,卿宜知之。”又诏令国王头辇哥等举军入高丽旧京,以脱朵儿、焦天翼为其国达鲁花赤,护送禃还国。仍下诏:“林衍废立,罪不可赦。安庆公淐本非得已,在所宽宥。有能执送衍者,虽旧在其党,亦必重增官秩。”世子愖奏乞随朝及尚主,不许,命随其父还国。

  三月庚子朔,日有食之。改河南等路及陕西五路西蜀四川、东京等路行中书省为行尚书省。尚书省臣言:“河西和籴,应僧人、豪官、富民一例行之。”制可。甲寅,车驾幸上都。丙辰,浚武清县御河。丁巳,定医官品从。戊午,益都、登、莱蝗旱,诏减其今年包银之半。阿术与刘整言:“围守襄阳,必当以教水军、造战舰为先务。”诏许之。教水军七万余人,造战舰五千艘。

  夏四月壬午,檀州陨黑霜二夕。设诸路蒙古字学教授。敕:“诸路达鲁花赤子弟荫叙充散府诸州达鲁花赤,其散府诸州子弟充诸县达鲁花赤,诸县子弟充巡检。”改御史台典事为都事。癸未,定军官等级,万户、总管、千户、百户、总把以军士为差。己丑,省终南县入盩厔,复真定赞皇县、太原乐平县。高丽行省遣使来言:“权臣林衍死,其子惟茂擅袭令公位,为尚书宋宗礼所杀。岛中民皆出降,已迁之旧京。衍党裴仲孙等复集余众,立禃庶族承化侯为王,窜入珍岛。”

  五月辛丑,怀州河内县大雨雹。癸卯,陕西签省也速带儿、严忠范与东西川统军司率兵及宋兵战于嘉定、重庆、钓鱼山、马湖江,皆败之,拔三寨,擒都统牛宣,俘获人民及马牛战舰无算。甲辰,威州汝凤川番族八千户内附,其酋长来朝,授宣命,赐金符。丁未,东京路饥,兼运粮造船劳役,免今年丝银十之三。以同知枢密院事合答为平章政事。乙卯,复平滦路抚宁县,以海山、昌黎入之。丙辰,括天下户。尚书省臣言:“诸路课程,岁银五万锭,恐疲民力,宜减十分之一。运司官吏俸禄,宜与民官同,其院务官量给工食,仍禁所司多取于民,岁终,较其增损而加黜陟。上都地里遥远,商旅往来不易,特免收税以优之,惟市易庄宅、奴婢、孳畜,例收契本工墨之费。管民官迁转,以三十月为一考,数于变易,人心苟且,自今请以六十月迁转。诸王遣使取索诸物及铺马等事,自今并以文移,毋得口传教令。”并从之。改宣徽院为光禄司,秩正三品,以宣徽使线真为光禄使。庚申,命枢密院阅实军数。壬戌,东平府进瑞麦,一茎二穗、三穗、五穗者各一本。省中都打捕鹰坊总管府入工部。大名、东平等路桑蚕皆灾,南京、河南等路蝗,减今年银丝十之三。

  六月丙子,敕西夏中兴市马五百匹。庚辰,敕:“戍军还,有乏食及病者,令所过州城村坊主者给饮食医药。”丁亥,罢各路洞冶总管府,以转运司兼领。徙谦州甲匠于松山,给牛具。赐皇子南木合马六千、牛三千、羊一万。赐北边戍军马二万、牛一千、羊五万。丙申,立籍田大都东南郊。禁民擅入宋境剽掠。

  秋七月辛丑,设上林署。乙卯,赐诸王拜答寒印及海青、金符二。庚申,初给军官俸。壬戌,签诸道回回军。乙丑,阅实诸路炮手户。都元帅也速带儿等略地光州,败宋兵于金刚台。以辽东开元等路总管府兼本路转运司事。山东诸路旱蝗。免军户田租,戍边者给粮。命达鲁花赤兀良吉带给上都扈从畋猎粮。

  八月戊辰朔,筑环城以逼襄阳。己巳,赈应昌府饥。诸王拜答寒部曲告饥,命有车马者徙居黄忽儿玉良之地,计口给粮,无车马者就食肃、沙、甘州。戊寅,隆兴府总管昔剌斡脱以盗用官钱罢。庚辰,以御史大夫塔察儿同知枢密院事,御史中丞帖只为御史大夫。高丽世子王愖来贺圣诞节。辛巳,设应昌府官吏。辛卯,保定路霖雨,伤禾稼。

  九月庚子,敕僧、道、也里可温有家室不持戒律者,占籍为民。丁巳,太阴犯井。丙寅,括河西户口,定田税。宋将范文虎以兵船二千艘来援襄阳,阿术、合答、刘整率兵逆战于灌子滩,杀掠千余人,获船三十艘,文虎引退。西京饥,敕诸王阿只吉所部就食太原。山东饥,敕益都、济南酒税以十之二收粮。

  冬十月戊辰朔,敕两省以已奏事报御史台。庚午,太白犯右执法。癸酉,敕宗庙祭祀祝文,书以国字。乙亥,宋人攻莒州。乙酉,享于太庙。丁亥,以南京、河南两路旱蝗,减今年差赋十之六。发清、沧盐二十四万斤,转南京米十万石,并给襄阳军。己丑,敕来年太庙牲牢,勿用豢豕,以野豕代之,时果勿市,取之内园。车驾至自上都。降兴中府为州。赈山东淄莱路饥。

  十一月壬寅,荧惑犯太微西垣上将。壬子,河西诸郡诸王顿舍,僧、民协力供给。丁巳,敕益兵二千,合前所发军为六千,屯田高丽,以忻都及前左壁总帅史枢,并为高丽金州等处经略使,佩虎符,领屯田事。仍诏谕高丽国王立侍仪司。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来贡,优诏答之。复赈淄莱路饥。闰月丁卯朔,高丽世子王愖还,赐王禃至元八年历。戊辰,禁缯段织日月龙虎,及以龙犀饰马鞍者。己巳,给河西行省钞万锭,以充岁费。以义州隶婆娑府。癸未,诏谕西夏提刑按察司管民官,禁僧徒冒据民田。壬辰,申明劝课农桑赏罚之法。诏设诸路脱脱禾孙。

  十二月丙申朔,改司农司为大司农司,添设巡行劝农使、副各四员,以御史中丞孛罗兼大司农卿。安童言孛罗以台臣兼领,前无此例。有旨:“司农非细事,朕深谕此,其令孛罗总之。”命陕西等路宣抚使赵良弼为秘书监,充国信使,使日本。敕岁祀太社、太稷、风师、雨师、雷师。戊戌,徙怀孟新民千八百余户居河西。壬寅,升御史大夫秩正二品。降河南韶州为渑池县。宋重庆制置朱禩孙遣谍者持书榜来诱安抚张大悦等,大悦不发封,并谍者送致东川统军司。丁未,金齿、骠国三部酋长阿匿福、勒丁、阿匿爪来内附,献驯象三、马十九匹。己酉,鱼通路知府高曳失获宋谍者,诏赏之。辛酉,以都水监隶大司农司。以诸王伯忽儿为札鲁忽赤之长。建大护国仁王寺于高良河。敕更定僧服色。是岁,天下户一百九十二万九千四百四十九。赐先朝后妃及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断死刑四十四人。

  八年春正月乙丑朔,高丽国王王禃遣其秘书监朴恒、郎将崔有淹来贺,兼奉岁贡。丙寅,太阴犯毕。己卯,以同佥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事阿里海牙参知尚书省事。中书省臣言:“前有旨令臣与枢密院、御史台议河南行省阿里伯等所置南阳等处屯田,臣等以为凡屯田人户,皆内地中产之民,远徙失业,宜还之本籍。其南京、南阳、归德等民赋,自今悉折输米粮,贮于便近地,以给襄阳军食。前所屯田,阿里伯自以无效引伏,宜令州郡募民耕佃。”从之。史天泽告老,不允。敕:“前筑都城,徙居民三百八十二户,计其直偿之。”设枢密院断事官。遣兀都蛮率蒙古军镇西方当当。丙戌,高丽安抚阿海略地珍岛,与逆党遇,多所亡失。中书省臣言:“谍知珍岛余粮将竭,宜乘弱攻之。”诏不许,令巡视险要,常为之备。丁亥,管如仁、费正寅以国机事为书,谋遣崔继春、贾靠山、路坤入宋,事觉穷治,正寅、如仁、继春皆正典刑,靠山、坤并流远方。壬辰,敕:“诸路鳏寡孤独疾病不能自存者,官给庐舍、薪米。”高丽国王王禃遣使奉表,为世子愖请昏。诏禁边将受赂放军及科敛。赈北京、益都饥。二月乙未朔,定民间婚聘礼币,贵贱有差。丁酉,发中都、真定、顺天、河间、平滦民二万八千余人筑宫城。己亥,罢诸路转运司入总管府。以尚书省奏定条画颁天下。移陕蜀行中书省于兴元。癸卯,四川行省也速带儿言:“比因饥馑,盗贼滋多,宜加显戮。”诏令群臣议,安童以为:“强窃盗贼,一皆处死,恐非所宜。罪至死者,仍旧待命。”以中书左丞、东京等路行尚书省事赵璧为中书右丞。甲辰,添设监察御史六员。命忽都答儿持诏招谕高丽林衍余党裴仲孙。乙巳,大理等处宣慰都元帅宝合丁、王傅阔阔带等,协谋毒杀云南王,火你赤、曹桢发其事,宝合丁、阔阔带及阿老瓦丁、亦速夫并伏诛,赏桢、火你赤及证左人金银有差。以沙州、瓜州鹰坊三百人充军。戊申,诏以治事日程谕中外官吏。敕往畏吾儿地市米万石。庚戌,申严东川井盐之禁。己未,敕军官佩金银符,其民官、工匠所佩者,并拘入,勿复给。敕海青符用太祖皇帝御署。庚申,奉御九住旧以梳栉奉太祖,奉所落须发束上,诏椟之,藏于太庙夹室。辛酉,敕:“凡讼而自匿及诬告人罪者,以其罪罪之。”分归德为散府,割宿、亳、邳、徐等州隶之。升申州为南阳府,割唐、邓、裕、嵩、汝等隶之。赈西京饥。三月乙丑,增治河东山西道按察司,改河东陕西道为陕西四川道,山北东西道为山北辽东道。甲戌,敕:“元正、圣节、朝会,凡百官表章、外国进献、使臣陛见、朝辞礼仪,皆隶侍仪司。”丙子,改山东、河间、陕西三路盐课都转运司为都转运盐使司。乙卯,中书省臣言:“高丽叛臣裴仲孙乞诸军退屯,然后内附;而忻都未从其请,今愿得全罗道以居,直隶朝廷。”诏以其饰词迁延岁月,不允。辛巳,复立夏邑县,以砀山入焉。省谷熟入睢阳。滨棣万户韩世安,坐私储粮食、烧毁军器、诈乘驿马及擅请诸王塔察儿益都四县分地等事,有司屡以为言,诏诛之,仍籍其家。甲申,车驾幸上都。乙酉,许衡以老疾辞中书机务,除集贤大学士、国子祭酒,衡纳还旧俸,诏别以新俸给之。命设国子学,增置司业、博士、助教各一员,选随朝百官近侍蒙古、汉人子孙及俊秀者充生徒。丁亥,荧惑犯太微西垣上将。己丑,立西夏中兴等路行尚书省,以趁海参知行尚书省事。命尚书省阅实天下户口,颁条画,谕天下。赈益都等路饥。敕:“有司毋留狱滞讼,以致越诉,违者官民皆罪之。”制封皇子燕王乳母赵氏豳国夫人,夫巩德禄追封德育公。夏四月壬寅,高丽凤州经略司忻都言:“叛臣裴仲孙,稽留使命,负固不服,乞与忽林赤、王国昌分道进讨。”从之。平滦路昌黎县民生子,中夜有光,诏加鞠养。或以为非宜,帝曰:“何幸生一好人,毋生嫉心也。”命高丽签军征珍岛。癸卯,给河南行中书省岁用银五十万两,仍敕襄樊军士自今人月给米四斗。甲辰,签壮丁备宋。戊午,阿术率万户阿剌罕等与宋将范文虎等战于湍滩,败之,获统制朱胜等百余人,夺其军器,赏阿术、阿剌罕等金帛有差。以至元七年诸路灾,蠲今岁丝料轻重有差。五月乙丑,以东道兵围守襄阳,命赛典赤、郑鼎提兵,水陆并进,以趋嘉定,汪良臣、彭天祥出重庆,札剌不花出泸州,曲立吉思出汝州,以牵制之。改签省也速带儿、郑鼎军前行尚书事,赛典赤行省事于兴元,转给军粮。丙寅,牢鱼国来贡。己巳,修佛事于琼华岛。辛未,分大理国三十七部为三路,以大理八部蛮酋新附,降诏抚谕。壬申,造内外仪仗。丁丑,赈蔚州饥。乙卯,命史天泽平章军国重事。升太府监为正三品。忻都、史枢表言珍岛贼徒败散,余党窜入耽罗。辛巳,赐河西行省金符、银海青符各一。令蒙古官子弟好学者,兼习算术。癸未,升济州为济宁府。以玉宸院棣宣徽院。高丽国王王禃遣使贡方物。六月甲午,敕枢密院:“凡军事径奏,不必经由尚书省,其干钱粮者议之。”上都、中都、河间、济南、淄莱、真定、卫辉、洺磁、顺德、大名、河南、南京、彰德、益都、顺天、怀孟、平阳、归德诸州县蝗。癸卯,宋将范文虎率苏刘义、夏松等舟师十万援襄阳,阿术率诸将迎击,夺其战船百余艘,敌败走。平章合答又遣万户解汝楫等邀击,擒其总管朱日新、郑皋,大破之。辛亥,敕:“凡管民官所领钱谷公事,并俟年终考较。”乙卯,招集河西、斡端、昂吉呵等处居民。己未,山东统军司塔出、董文炳侦知宋人欲据五河口,请筑城守之,既而坐失事机,宋兵已树栅其地。事闻,敕决罚塔出、文炳等有差。辽州和顺县、解州闻喜县虸蚄生。秋七月壬戌朔,尚书省请增太原盐课,岁以钞千锭为额,仍令本路兼领,从之。设回回司天台官属,以札马剌丁为提点。签女直、水达达军。以郑元领祠祭岳渎,授司禋大夫。丁卯,南人李忠进言,运山侍郎张大悦尝与宋交通,以其事无实,诏谕大悦:“宋善用间,朕不轻信,毋怀疑惧。”以国王头辇哥行尚书省于北京、辽东等路。辛未,置左、右、中三卫亲军都指挥使司。乙亥,巩昌、临洮、平凉府、会、兰等州陨霜杀禾。乙酉,宋将来兴国攻百丈山营,阿术击破之,追至湍滩,斩首二千余级。高丽世子王愖入质,珍岛胁从民户来降。八月壬辰朔,日有食之。癸巳,敕:“军站户地四顷以上,依例输租。”己亥,诏招谕宋襄阳守臣吕文焕。壬子,车驾至自上都。迁成都统军司于眉州。己未,圣诞节,初立内外仗及云和署乐位。东川统军司引兵攻宋铜钹寨,守寨总管李庆等降,以庆知梁山军事。九月壬戌朔,敕都元帅阿术以所部兵略地汉南。癸亥,高丽世子王愖辞归,赐国王王禃西锦,优诏谕之。甲子,赐刘整钞五百锭、邓州田五百顷,整辞,改赐民田三百户,科调如故。给河南行省岁用钞二万八千六百锭。丙寅,罢陕西五路西蜀四川行尚书省,以也速答儿行四川尚书省事于兴元,京兆等路直隶尚书省。败宋军于涡河。戊辰,升成都府德阳县为德州,降虢州为虢略县。壬申,选胄子脱脱木儿等十人肄业国学。癸酉,益都府济州进芝二本。甲戌,签西夏回回军。太庙殿柱朽坏,监察御史劾都水刘晸监造不敬,晸以忧卒。张易请先期告庙,然后完葺,从之。丙子,敕今岁享太庙毋用牺牛。太阴犯毕。庚辰,右卫亲军都指挥使忽都等言:“五河城堡已成,唯庐舍未完,凡材甓皆出宋境,请率精兵分道抄掠。”从之。壬午,山东路统军司言宋兵攻胶州,千户蒋德等逆战败之,俘统制范广等五十余人,获战船百艘。癸未,诏忙安仓失陷米五千余石,特免征,仍禁诸王非理需索。诏以四川民力困弊,免茶盐等课税,以军民田租给沿边军食。仍敕:“有司自今有言茶盐之利者,以违制论。”冬十月癸巳,大司农臣言:“高唐州达鲁花赤忽都纳、州尹张廷瑞、同知陈思济劝课有效,河南府陕县尹王仔怠于劝课,宜加黜陟,以示劝惩。”从之。丁酉,享于太庙。己未,檀、顺等州风潦害稼。赐高丽至元九年历。十一月辛酉朔,敕品官子孙儤直,敕遣阿鲁忒儿等抚治大理。壬戌,罢诸路交钞都提举司。乙亥,刘秉忠及王磐、徒单公履等言:“元正、朝会、圣节、诏赦及百官宣敕,具公服迎拜行礼。”从之。禁行金《泰和律》。建国号曰大元,诏曰:

  诞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绍百王而纪统。肇从隆古,匪独我家。且唐之为言荡也,尧以之而著称;虞之为言乐也,舜因之而作号。驯至禹兴而汤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还,事殊非古。虽乘时而有国,不以利而制称。为秦为汉者,著从初起之地名;曰隋曰唐者,因即所封之爵邑。是皆徇百姓见闻之狃习,要一时经制之权宜,概以至公,不无少贬。

  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顷者耆宿诣庭,奏章申请,谓既成于大业,宜早定于鸿名。在古制以当然,于朕心乎何有。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兹大冶流形于庶品,孰名资始之功;予一人底宁于万邦,尤切体仁之要。事从因革,道协天人。於戏!称义而名,固匪为之溢美;孚休惟永,尚不负于投艰。嘉与敷天,共隆大号。

  丙戌,置四川省于成都。上都万安阁成。十二月辛卯朔,诏天下兴起国字学。宣徽院请以阑遗、漏籍等户淘金,帝曰:“姑止,毋重劳吾民也。”乙巳,减百官俸。括西夏田。召塔出、董文炳赴阙。辛亥,并太常寺入翰林院,宫殿府入少府监。甲寅,诏尚书省迁入中书省。是岁,天下户一百九十四万六千二百七十。赐先朝后妃及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赐囊家等羊马价钞万千一百六十七锭。断死罪一百五人。

  九年春正月庚申朔,高丽国王王禃遣其臣礼宾卿宣文烈来贺,兼奉岁贡。甲子,并尚书省入中书省,平章尚书省事阿合马、同平章尚书省事张易并中书平章政事,参知尚书省事张惠为中书左丞,参知尚书省事李尧咨、麦术丁并参知中书政事。罢给事中、中书舍人、检正等官,仍设左右司,省六部为四,改称中书。丙寅,诏遣不花及马璘谕高丽具舟粮助征耽罗。河南省请益兵,敕诸路签军三万。丁丑,敕皇子西平王奥鲁赤、阿鲁帖木儿、秃哥及南平王秃鲁所部与四川行省也速带儿部下,并忙古带等十八族、欲速公弄等土番军,同征建都。新安州初隶雄州,诏为县入顺天。庚辰,改北京、中兴、四川、河南四路行尚书省为行中书省。京兆复立行省,仍命诸王只必帖木儿设省断事官。给西平王奥鲁赤马价弓矢,赐南平王秃鲁银印及金银符各五。辛巳,移凤州屯田于盐、白二州。敕董文炳时巡掠南境,毋令宋人得立城堡。敕:“军民讼田者,民田有余则分之军,军田有余亦分之民。仍遣能臣听其直,其军奴入民籍者,还正之。”敕燕王遣使持香幡,祠岳渎、后土、五台兴国寺。命刘整总汉军。壬午,改山东东路都元帅府统军司为行枢密院,以也速带儿、塔出并为行枢密院副使。乙酉,定受宣敕官礼仪。诏元帅府统军司、总管万户府阅实军籍。

  二月庚寅朔,奉使日本赵良弼遣书状官张铎同日本二十六人,至京师求见。辛卯,诏:“札鲁忽赤乃太祖开创之始所置,位百司右,其赐银印,立左右司。”壬辰,高丽国王王禃遣其臣齐安侯王淑来贺改国号。改中都为大都。甲午,命阿术典蒙古军,刘整、阿里海牙典汉军。戊戌,以去岁东平及西京等州县旱蝗水潦,免其租赋。庚子,复唐州泌阳县。建中书省署于大都。戊申,始祭先农如祭社之仪。诏诸路开浚水利。车驾幸上都。

  三月乙丑,谕旨中书省,日本使人速议遣还。安童言:“良弼请移金州戍兵,勿使日本妄生疑惧。臣等以为金州戍兵,彼国所知,若复移戍,恐非所宜。但开谕来使,此戍乃为耽罗暂设,尔等不须疑畏也。”帝称善。甲戌,括民间《四教经》,焚之。蒙古都元帅阿术、汉军都元帅刘整、阿里海牙督本军破樊城外郛,斩首二千级,生擒将领十六人,增筑重围守之。赈济南路饥。诏免医户差徭。

  夏四月己丑,诏于土番、西川界立宁河驿。辛卯,赐皇子爱牙赤所部马。丙午,给西平王奥鲁赤所部米。甲寅,赈大都路饥。

  五月戊午朔,立和林转运司,以小云失别为使,兼提举交钞使。己未,给阔阔出海青银符二。辛酉,罢签回回军。癸亥,敕拔都军于怯鹿难之地开渠耕田。丙寅,签徐、邳二州丁壮万人戍邳州。庚午,减铁冶户,罢西蕃秃鲁干等处金银矿户为民。禁汉人聚众与蒙古人斗殴。诏议取耽罗及济州。辛巳,敕修筑都城,凡费悉从官给,毋取诸民,并蠲伐木役夫税赋。甲申,敕诸路军户驱丁,除至元七年前从良入民籍者当差,余虽从良,并令助本户军力。乙酉,太白犯毕距星。宫城初建东西华、左右掖门。诏安集答里伯所部流民。

  六月壬辰,遣高丽国西京属城诸达鲁花赤及质子金镒等归国。减乞里吉思屯田所入租,仍遣南人百名,给牛具以往。是夜,京师大雨,坏墙屋,压死者众。癸巳,敕以籍田所储粮赈民,不足,又发近地官仓济之。甲午,高丽告饥,转东京米二万石赈之。己亥,山东路行枢密院塔出于四月十三日遣步骑趋涟州,攻破射龙沟、五港口、盐场、白头河四处城堡,杀宋兵三百余人,虏获人牛万计,第功赏赉有差。辛亥,高丽国王王禃请讨耽罗余寇。

  秋七月丁巳朔,河南省臣言:“往岁徙民实边屯耕,以贫苦悉散还家。今唐、邓、蔡、息、徐、邳之民,爱其田庐,仍守故屯,愿以丝银准折输粮,而内地州县转粟饷军者,反厌苦之。臣议今岁沿边州郡,宜仍其旧输粮,内地州郡,验其户数,俾折钞就沿边和籴,庶几彼此交便。”制曰:“可。”拘括开元、东京等路诸漏籍户。禁私鬻《回回历》。赈水达达部饥。戊寅,赐诸王八八部银钞。集都城僧诵《大藏经》九会。壬午,和礼霍孙奏:“蒙古字设国子学,而汉官子弟未有学者,及官府文移犹有畏吾字。”诏自今凡诏令并以蒙古字行,仍遣百官子弟入学。乙酉,免徙大罗镇居民,令倍输租米给鹰坊。诏分阅大都、京兆等处探马赤奴户名籍。

  八月丙戌朔,日有食之。戊子,立群牧所,掌牧马及尚方鞍勒。壬辰,敕忙安仓及靖州预储粮五万石,以备弘吉剌新徙部民及西人内附者廪给。调兵增戍全罗州。乙未,禁诸人以己事辄呼至尊称号者。丁酉,立斡脱所。己亥,诸王阔阔出请以分地宁海、登、莱三州自为一路,与他王比,岁赋惟入宁海,无输益都,诏从之。癸卯,千户崔松败宋襄阳援兵,斩其将张顺,赐松等将士有差。乙巳,车驾至自上都。丁未,改延州为延津县,与阳武同隶南京。癸丑,赈辽东等路饥。

  九月甲子,宋襄阳将张贵以轮船出城,顺流突战,阿术、阿剌海牙等举烽燃火,烛江如昼,率舟师转战五十余里,至柜门关,生获贵及将士二千余人。丙寅,敕枢密院:“诸路正军帖户及同籍亲戚奴仆,丁年既长,依诸王权要以避役者,并还之军,惟匠艺精巧者以名闻。”癸酉,同签河南省事崔斌讼右丞阿里妄奏军数二万,敕杖而罢之。甲戌,罢水军总管府。东川元帅李吉等略地开州,拔石羊寨,擒宋将一人。统军使合剌等兵掠合州及渠江口,获战船五十艘,赏银币有差。丙子,民夫三千人伐巨木辽东,免其家徭赋。戊寅,太阴犯御女。赈益都路饥。

  冬十月丙戌朔,封皇子忙哥剌为安西王,赐京兆为分地,驻兵六盘山。遣使持诏谕扮卜、忻都国。壬辰,享于太庙。癸巳,赵璧为平章政事,张易为枢密副使。乙未,筑浑河堤。戊戌,荧惑犯填星。己亥,敕自七月至十一月终听捕猎,余月禁之。癸卯,立文州。初立会同馆。

  十一月乙卯朔,诏以至元十年历赐高丽。壬戌,发北京民夫六千,伐木乾山,蠲其家徭赋。诸王只必帖木儿筑新城成,赐名永昌府。丙寅,蠲昔剌斡脱所负官钱。丁卯,太阴犯毕。城光州。遣无籍军掠宋境。己巳,敕发屯田军二千、汉军二千、高丽军六千,仍益武卫军二千,征耽罗。辛未,召高陵儒者杨恭懿,不至。癸酉,以前拔樊城外郛功,赏千户刘深等金银符。己卯,并中书省左右司为一。宋荆湖制置李庭芝为书,遣永宁僧赍金印、牙符,来授刘整卢龙军节度使,封燕郡王。僧至永宁,事觉,上闻,敕张易、姚枢杂问。适整至自军中,言:“宋患臣用兵襄阳,欲以是杀臣,臣实不知。”敕令整为书复之,赏整,使还军中,诛永宁僧及其党友。参知行省政事阿里海牙言:“襄阳受围久未下,宜先攻樊城,断其声援。”从之。回回亦思马因创作巨石炮来献,用力省而所击甚远,命送襄阳军前用之。

  十二月乙酉朔,诏诸路府州司县达鲁花赤管民长官,兼管诸军奥鲁。丁亥,立肃州等处驿。以东平府民五万余户复为东平路。辛丑,诸王忽剌出拘括逃民高丽界中,高丽达鲁花赤上其事,诏高丽之民犹未安集,禁罢之。遣宋议互市使者南归。戊午,赐北平王南木合军马一万二千九百九十一、羊六万一千五百三十一,及诸王塔察儿军币帛。辛亥,宋将昝万寿来攻成都,签省严忠范出战失利,退保子城,同知王世英等八人弃城遁。诏以边城失守,罪在主将,世英虽遁,与免其罪,惟遣使缚忠范至京师。癸丑,升拱卫司为拱卫直都指挥使司。是岁,天下户一百九十五万五千八百八十。赐先朝后妃及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断死罪三十九人。建大圣寿万安寺。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李师师调戏燕青为何不怕皇帝老儿处罚她? 强盗闯入家中赵咨为何酒菜招待?原来是心疼强盗 “文盲儿子”朱由检如何阴差阳错当上皇帝? 郑州小学工地挖出墓群 操场变身考古墓园 揭秘埃及艳后之死 真的是自杀身亡吗 揭秘马踏飞燕踏的并非燕子而是游隼? 汉质帝:史上唯一一个因说抱怨话被毒死的皇帝 揭秘:武则天为什么要找这么多的男宠? 汉王刘邦真是仁义之师?曾经与项羽联手“屠城” 太平天国都有哪些千奇百怪的制度和规定? 康有为三次派人刺杀慈禧内幕:结局都惨败! 天津教案中李鸿章做了什么 太平公主为何要将自己的情人送给母亲武则天? 山西抗战:村民为保护八路军物资全族惨遭日寇灭门 彭越是谁?彭越是汉初名将吗?彭越是怎么死的 揭开明清时期的造假巅峰:假古董假金子假蜡烛 古代洞房悲剧惨案:闹洞房险些闹出人命 三国历史上为何会有两个马忠?分别是什么身份 三国名将风云之忠勇武圣关羽 中国古代的反腐皇帝:雍正抄家多 诸葛亮为什么不能统一天下 真实原因揭秘 三国陶谦为何三让徐州?三让徐州结果如何 西晋最后两皇帝受尽屈辱:晋怀帝被毒死! 揭秘中国古代最危险的时刻:全国只剩1400万人! 史上最凄惨的公主:乌孙公主刘细君 三星堆人从何而来?专家探访古蜀人迁徙路 唐金龙 诗仙李白的影响力:李白的诗歌为何经久不衰? 痴情太子耶律倍与高美人的凄美爱情 燕国如何从困境中走出来:燕昭王与“千金买骨” 罕见秘闻:刘邦和项羽曾经联手“屠城”? 诸葛亮为什么会对丑老婆黄月英终一不二 敢打皇帝耳光 敢摸皇后小脚的牛人是谁? 刘备入川为什么不让诸葛亮随行? 解密:三国演义中被鞭打的“督邮”是个什么官职? 轰炸东京!揭秘二战中美国如何报复日本偷袭 揭秘:历史上北宋王朝不敢树敌却为何处处是敌? 历史上哪个皇帝累死在后妃身上?古代皇帝奇葩死因 孙策是谁?孙策的老婆是谁?孙策与大乔的爱情 揭秘古代帝王冠冕上为何要悬挂上珠帘? 历史上朱温是怎么当上皇帝的?梁太祖朱温灭唐 杜甫《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康有为是炒房高手:炒房一年就赚十万银元 周世宗的华丽登场:御驾亲征力挽狂澜大破北汉 古代最仁慈皇帝:臣子叛乱3次都不追究 揭秘后蜀花蕊夫人受尽宠爱却始终不能封后 抗战英烈左权:八路军牺牲者中军阶最高的一个 孔子身高多少 孔子真的身长九尺有六寸如姚明? 绝世好剑竟然只能由步惊云的眼泪来开封 中国古代传说大禹治水是真实的事情吗 秦始皇姓什么?吕不韦与秦始皇是父子关系吗? 让李渊走上反隋之路的 竟然是那两个女人 诸葛亮的老婆是谁?诸葛亮老婆是怎么死的 山西晋城发现清光绪年间“特快专递”信封 雍正为何把废太子胤礽女儿和硕淑慎公主收为养女 叔孙通为刘邦制订朝仪:要求竟是刘邦能学会 西太后的隐私生活:慈禧养男宠的可信度有多高? 揭秘秦始皇自称祖龙之迷 其中竟隐藏玄机 属下见到皇帝下跪的这种朝仪什么时候开始的 西夏人制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手榴弹? 揭秘:小说水浒传中比李逵还要愚蠢的好汉是谁? 死不瞑目!朱元璋立下这条规矩结果朱棣就废除了 马海德和夫人周苏菲:半个世纪的红色恋人 中国姓氏简介 中国共有多少个版本的《百家姓》 无学无财无靠山:张作霖凭啥乱世称王的 古人避暑有奇招:宋徽宗啃冰块致拉肚子 最血腥的棋局:汉景帝一盘棋引发吴楚之乱 名臣苏秦公开标榜不讲信用:为何还得燕国相印? 晋王李克用的儿子是谁 李克用与李存瑁李存孝 走进真实的成吉思汗:生活中没有残酷和嗜杀 因长得太美杀手都舍不得杀他, 皇帝还想立他为后! 揭秘:中国古代妓女的收入到底是多少? 崇祯帝临终遗言内容:为何说“文臣人人可杀” 北魏南安王拓跋余简介 在位仅八月的短命皇帝 解密:洪武帝朱元璋为何贬低孔子在儒家的地位 史上十大伪君子:李世民欺骗了国人千年 仡佬族节日 仡佬族为什么有两个年节 水浒传中号称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究竟有多水? 三国万人敌:不是关羽更不是张飞 那是谁? 岭南荔枝需几天可送到杨贵妃手中? 揭秘黄河曾经多次神秘“改道”暗藏哪些玄机 后宫妃子与侍卫之间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古人当官也有试用期 干不好会被革职乃至杀头 毁掉蜀汉的真正凶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关羽 历史上的刘邦是什么样的人 刘邦和项羽谁更厉害 中国史上七大虎将:屠夫白起杀的手软 揭秘慈禧为何会怕电影:70大寿皇宫放电影曾爆炸 元顺帝身世疑云 揭秘蒙古帝国元顺帝是昏君吗 水浒传中呼延灼为何要给高太尉写保证书? 揭秘史上最无厘头的皇帝:宋废帝令叔叔扮猪取乐 古时候打仗为什么非要攻下城池?不能绕过去走吗 水浒传中宋江是如何被梁山好汉逼入伙的? 皇太极为何大业未成就抱憾而终:为一女子自伤 鄂温克族历史 鄂温克族民间神话故事 清朝中兴第一名臣曾国藩最著名的八则修身箴言 女太监是怎样炼成的?女太监被阉割的过程 满族节日 满族的传统节日有哪些?又有何历史 能干不如会玩:清朝陪慈禧打麻将能得多少好处? 黄克诚回忆庐山会议:每晚吃六粒安眠药都睡不着 前凉的末代皇帝张天锡简介:鲜为人知的搞笑皇帝 千古谜题:一代战神霍去病为何英年早逝? 急就章姓氏補注 水經注疏要刪補遺四十卷 徐氏三種 原人論一卷 瀋水三春集十二卷 堯峯文粹一卷 東華續錄二種一百六十九卷 楊忠愍公全集四卷 宦海指南五種 史姓韻編二十四卷 孫子十家註十三卷 夔門送行詩二卷續編一卷 欽定四庫全書考證一百卷 宛陵集六十卷附一卷 瑾妃年總[收支] [嘉慶]扶風縣志十七卷 詩韻集成十卷 稗販八卷 皇朝駢文類苑十四卷首一卷目錄一卷 葦杭集十四卷 湖南文徵元明文五十四卷國朝文一百三十五卷 考察英國議院問答六卷 唐歐陽先生文集八卷 盤隱山樵詩集八卷 札迻十二卷 廣學會譯著新書總目 灌縣鄉土志二卷 水經注四十卷 闕存齋古今體詩一卷詞鈔一卷 驗方新編十八卷 大方等大集賢護經五卷 周易本義十二卷 宋元通鑑一百五十七卷 繡像繪圖乾隆巡幸江南記七十六回 字雲巢文稿二十卷 授堂詩鈔八卷 甘棠小志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經史正音切韻指南一卷 郝文忠公陵川文集三十九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扶雅堂詩集十卷 正覺樓叢刻二十九種 九水山房文存二卷 賜封一品夫人太夫人張氏墓誌銘 嶺南集八卷 十三經集字摹本不分卷 埃及近世史不分卷 古經解匯函十六種 黎文肅公遺書十種六十九卷 玉牒譜 水心先生别集十六卷 海上方不分卷 光緒癸卯科福建鄉試齒錄一卷 [光緒]潞城縣志四卷首一卷 咒三首經一卷 古唐詩合解十二卷 湖南文徵一百三十五卷補編一卷首一卷姓氏傳四卷 耶穌教例言 重桂堂集十一卷 蔭葊詩草不分卷 [龔氏家譜] 御定佩文斋广群芳谱 文馆词林 芳洲文集 太乙神针心法 介亭外集 钦定音韵述微 杂病源流犀烛 铜政便览 筠清馆金石文字 见罗先生书 钦定续文献通考 大雅集 御制数理精蕴上篇 倦辅莳植记 怀麓堂集 谷梁折诸 延祐四明志 江城名迹 管子榷 太古正音琴谱 扪虱新话 义礼紃解 论语说 游宦纪闻 益古演段 易经通注 国朝画徵续录 增订本草备要 周礼补注 交翠轩笔记 东里别集 遗山先生新乐府 齐物论斋文集 礼笺 周易订疑 世医得效方 古今法制 石洲诗话 唐诗镜 笥河文钞 书史会要 更生斋集 周易经典證略 御制数理精蕴表 胡子易演 苏氏春秋集解 小学稽业 白虎通义 天一阁碑目 抚郡农产考略 壶天录 新安志 抱朴子内篇 恪斋集古录 宋元旧本书经眼录 御定月令辑要 则堂集 王奉常书画题跋 圣祖仁皇帝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春秋诸国统记 全闽诗话 国策地名考 钦定西域同文志 金石学录补 汉晋迄明谥汇考 虚字说 衷圣斋诗集 孟子说 星槎胜览 清献集 求阙斋弟子记 大乐律吕元声 御制诗二集 说文引经考异 采香词 四书管窥 蕴愫阁别集 诗法易简录 新刊正蒙解 郑堂读书记 士人家仪考 古赋辩体 古今事文类聚后集 周官辨 文选考异 忠献韩魏王家传 大学辨业 治台必告录 锦绣万花谷别集 陵阳集 三家诗拾遗 道听录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处实堂集 竹云题跋 续江东白苧 刑部比照加减成案 大易粹言 一飘斋诗存 庄渠遗书集 五经异义疏證 易象汇解 薛文清公要言 钦定仪象考成续编 重添校正蜀本书林事类韵会 御选唐宋文醇 妙绝古今 名臣经济录 筹海图编 续文章正宗 吊谱集成 孝经集證 百宋一廛书录 俨山续集 周易集注 说文释例 金石文字记 春秋亿 道德真经传 难经悬解 触手可及 揣奸把滑 揣摩印证 揣摩迎合 川广者鱼大 川流不断 川阅水成川 穿地取水 穿街串巷 穿金戴银 穿连裆裤 穿林过涧 穿堂入户 穿堂入舍 穿杨射柳 穿云破雾 穿针老手 传家之宝 传经送宝 传世之作 传书递简 传言送语 传之其人 传之无穷 传诸无穷 舛讹百出 喘息未安 串成一气 创病皆起 疮痍满道 床上铺床 床第之言 创业难,守成更难 创业守成 创业维艰,守成不易 吹拉弹唱 吹气若兰 垂成之功 垂垂老矣 垂拱南面 垂棘之璧 垂名史册 垂手过膝 垂髫戴白 捶首顿足 椎鲁无能 椎胸跌脚 春不老 春非我春 春风吹又生 春风过马耳 春风秋花 春光融融 春回腊尽 春秋谨严 春秋一字褒贬 春秋正富 春色宜人 春霜秋露 春往秋来 春心荡漾 春心飘荡 春雨贵如油 纯真无邪 莼羹千里 唇干舌燥 唇剑舌枪 鹑居食 鹑衣食 蠢笨如牛 蠢然思动 蠢头蠢脑 绰乎有余 绰有余地 词锋理窟 辞鄙义拙 辞不获已 辞人才子 辞指甚切 慈母有败子 此处不留人,更有留人处 此地无银 此时此际 此时此刻 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此物此志 刺刀见红 刺凤描鸾 刺骨之刑 刺枪弄棒 刺枪使棒 聪明俊俏 聪明睿达 聪明睿哲 聪悟过人 从其所好 从容自信 从容自在 从新做人 从之如流 凑口馒头 凑手不及 粗眉大眼 粗识之无 猝然不防 蹙额攒眉 攒花簇锦 篡权复辟 摧方苟媚 摧衡折轭 摧坚复锐 翠柏苍松 翠凤明珰 翠色冷光 翠竹苍松 村农野叟 村女蛾眉 村沙子弟 村学究语 存而勿论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