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六 本纪第六

卷六 本纪第六

  ◎世祖三

  二年春正月辛未朔,日有食之。癸酉,山东廉访使言:“真定路总管张宏,前在济南,乘变盗用官物。”诏以宏尝告李璮反,免宏死罪,罢其职,征赃物偿官。邳州万户张邦直等违制贩马,并处死。敕徙镇海、百八里、谦谦州诸色匠户于中都,给银万五千两为行费。又徙奴怀、忒木带儿炮手人匠八百名赴中都,造船运粮。己卯,北京路行省给札剌赤户东徙行粮万石。以邓州监战讷怀、新旧军万户董文炳并为河南副统军。甲申,诏申严越界贩马之禁,违者处死。乙酉,以河南北荒田分给蒙古军耕种。戊子,诸王塔察儿使臣阔阔出至北京花道驿,手杀驿吏郝用、郭和尚,有旨征钞十锭给其主赎死。庚寅,城西番匣答路。癸巳,八东乞儿部牙西来朝,贡银鼠皮二千,赐金、素币各九、帛十有八。武城县王氏妻崔一产三男。丁酉,给亲王玉龙答失部民粮二千石。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弟广平公恂奉表来贡。

  二月辛丑朔,元帅按东与宋兵战于钓鱼山,败之,获战舰百四十六艘。甲辰,初立宫闱局。戊申,赐亲王兀鲁带河间王印,给所部米千石。丁巳,车驾幸上都。癸亥,并六部为四,以麦术丁为吏礼部尚书,马亨户部尚书,严忠范兵刑部尚书,别鲁丁工部尚书。禁山东东路私煎硝碱。甲子,以蒙古人充各路达鲁花赤,汉人充总管,回回人充同知,永为定制。以同知东平路宣慰使宝合丁为平章政事,山东廉访使王晋为参知政事。廉希宪、商挺罢。诏并诸王只必帖木儿所设管民官属。诏谕总统所:“僧人通五大部经者为中选,以有德业者为州郡僧录、判、正副都纲等官,仍于各路设三学讲、三禅会。”

  三月癸酉,骨嵬国人袭杀吉里迷部兵,敕以官粟及弓甲给之。丁亥,敕边军习水战、屯田。诛宋谍李富住。乙未,罢南北互市,括民间南货,官给其直。辽东饥,发粟万石、钞百锭赈之。

  夏四月戊午,赐诸王合必赤、亦怯烈金、素币各四,拜行金币一。

  五月壬午,赏万户晃里答儿所部征吐蕃功银四百五十两。戊子,禁北京、平滦等处人捕猎。庚寅,令:“军中犯法,不得擅自诛戮,罪轻断遣,重者闻奏。”敕上都商税、酒醋诸课毋征,其榷盐仍旧;诸人自愿徙居永业者,复其家。诏西川、山东、南京等路戍边军屯田。

  闰五月癸卯,升蓚县为景州。辛亥,检核诸王兀鲁带部民贫无孳畜者三万七百二十四人,人月给米二斗五升,四阅月而止。丙辰,雅州碉门宣抚使请复碉门城邑,诏相度之。癸亥,移秦蜀行省于兴元。丙寅,命四川行院分兵屯田。丁卯,分四亲王南京属州,郑州隶合丹,钧州隶明里,睢州隶孛罗赤,蔡州隶海都,他属县复还朝廷。以平章政事赵璧行省于南京、河南府、大名、顺德、洺磁、彰德、怀孟等路,平章政事廉希宪行省事于东平、济南、益都、淄莱等路,中书左丞姚枢行省事于西京、平阳、太原等路。诏:“诸路州府,若自古名郡,户数繁庶,且当冲要者,不须改并。其户不满千者,可并则并之,各投下者,并入所隶州城。其散府州郡户少者,不须更设录事司及司候司,附郭县止令州府官兼领。括诸路未占籍户任差职者以闻。”

  六月戊辰朔,新得州安抚向良言:“顷以全城内附,元领军民流散南界者,多欲归顺,并乞招徕。”从之。又敕良以所领新降军民移戍通江县,行新得州事。辛未,赐阿术所部马价钞一千二十三锭有奇。丙子,太阴犯心大星。戊寅,移山东统军司于沂州。万户重喜立十字路。复正阳,命秃剌戍之。己卯,以淇州隶怀孟路。高丽国王王禃遣其臣荣胤伯奉表来贺圣诞节。千户阔阔出部民乏食,赐钞赈之。王晋罢。枢密院臣言:“各路出征逃亡汉军,及贫难未起户,并投下隐匿事故者,宜一概发遣应役。”从之。敕行院及诸军将校卒伍,须正身应役,违者罪之。

  秋七月辛酉,益都大蝗饥,命减价粜官粟以赈。癸亥,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奉表来贡。甲子,诏赐光昞至元三年历。

  八月丙子,济南路邹平县进芝草一本。戊寅,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贡方物。己卯,诸宰职皆罢,以安童为中书右丞相,伯颜为中书左丞相。戊子,召许衡于怀孟,杨诚于益都。车驾至自上都。

  九月戊戌,以将有事太庙,取大乐工于东平,预习仪礼。敕江淮沿边树栅,徐、宿、邳三州助役徒。庚子,皇孙铁穆尔生。丁巳,赏诸王只必帖木儿麾下河西战功银二百五十两。

  冬十月己卯,享于太庙。癸未,敕顺天张柔、东平严忠济、河间马总管、济南张林、太原石抹总管等户,改隶民籍。统军抄不花、万户怀都麾下军士所俘宋人九十三口,官赎为民。其私越禁界掠获者四十五人,许令亲属完聚,并种田内地。戊子,诏随路私商曾入南界者,首实免罪充军。

  十一月丙申,召李昶于东平。辛丑,赐诸王只必帖木儿银二万五千两、钞千锭。癸丑,赏杨文安战功金五十两,所部军银六百两及币帛有差。甲子,诏事故贫难军不堪应役者,以两户或三户合并正军一名,其丁单力备者,许顾人应役。

  十二月己巳,省并州县凡二百二十余所。庚午,宋子贞言:“朝省之政,不宜数行数改。又刑部所掌,事干人命,尚书严忠范年少,宜选老于刑名者为之。”又请罢北京行中书省,别立宣慰司以控制东北州郡。并从之。禁朝省告讦以息争讼。辛未,以诸王也速不花所部戍西番军屡有战功,赏银三百两。癸酉,召张德辉于真定,徒单公履于卫州。丁丑,诏谕高丽,赐至元三年历日。癸未,赐刘秉忠金五十两。甲申,赐伯颜、宋子贞、杨诚银千两、钞六十锭。丁亥,敕选诸翼军富强才勇者万人,充侍卫亲军。己丑,渎山大玉海成,敕置广寒殿。是岁,户一百五十九万七千六百一,丝九十八万六千二百八十八斤,包银钞五万七千六百八十二锭。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彰德、大名、南京、河南府、济南、淄莱、太原、弘州雹,西京、北京、益都、真定、东平、顺德、河间、徐、宿、邳蝗旱,太原霜灾。断死罪四十二人。

  三年春正月乙未朔,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贺。丙午,遣朵端、赵璧持诏抚谕四川将吏军民。壬子,立制国用使司,以阿合马为使。癸丑,选女直军二千为侍卫军。四川行枢密院谋取嘉定,请益兵,命朵端、赵璧摘诸翼蒙古、汉军六千人付之。

  二月丙寅,廉希宪、宋子贞为平章政事,张文谦复为中书左丞,史天泽为枢密副使。癸酉,立沈州以处高丽降民。壬午,平阳路僧官以妖言惑众伏诛。以中书右丞张易同知制国用使司事,参知政事,张惠为制国用副使。癸未,车驾幸上都。甲申,罢西夏行省,立宣慰司。初制太常礼乐工冠服。立东京、广宁、懿州、开元、恤品、合懒、婆娑等路宣抚司。乙酉,蠲中都今年包银四分之一。诏理断阿术部下所俘人口、畜牧及其草地为民侵种者。以制国用使司条画谕中外官吏。

  三月辛巳,分卫辉路为亲王玉龙答失分地。戊戌,赈水达达民户饥。己未,王晋及侍中和哲斯、济南益都转运使王明,以隐匿盐课,皆伏诛。

  夏四月丁卯,五山珍御榻成,置琼华岛广寒殿。亳州水军千户胡进等领骑兵渡淝水,逾荆山,与宋兵战,杀获甚众,赏钞币有差。庚午,敕僧、道祈福于中都寺观。诏以僧机为总统,居广寿寺。己卯,申严濒海私盐之禁。敕宫烛毋彩绘。

  五月乙未,遣使诸路虑囚。庚子,敕太医院领诸路医户、惠民药局。辛丑,以黄金饰浑天仪。丙午,浚西夏中兴汉延、唐来等渠。凡良田为僧所据者,听蒙古人分垦。丙辰,罢益都行省。蠲平滦、益都质子户赋税之半。

  六月丁卯,封皇子南木合为北平王,以印给之。辛未,徙归化民于清州兴济县屯田,官给牛具。壬申,赐刘整畿内地五十顷。癸酉,以千户紥剌儿没于王事,赐其妻银二百五十两。丙子,立漕运司。戊寅,以陕西行省平章赛典赤等政事修治,赐银五千两。命山东统军副使王仲仁督造战船于汴。申严陕西、河南竹禁。立拱卫司。

  秋七月丙申,罢息州安抚司。壬寅,诏上都路总管府遇车驾巡幸,行留守司事,车驾还,即复旧。丙午,遣使祀五岳四渎。甲寅,添内外巡兵。外路每百户选中产者一人充之,其赋令余户代输,在都增武卫军四百。己未,以崞、代、坚、台四州隶忻州。诏令西夏避乱之民还本籍,成都新民为豪家所庇者皆归之州县。诏招集逃亡军,限百日诣所属陈首,原其罪,贫者并户应役。

  八月癸亥,赐丞相伯颜第一区。丁卯,以兵部侍郎黑的、礼部侍郎殷弘使日本,赐书曰:“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瘁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埸,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义虽君臣,而欢若父子。计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藩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国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心,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又诏高丽导去使至其国。戊子,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大将军朴琪来贺圣诞节。阿术略地蕲、黄,俘获以万计。

  九月戊午,车驾至自上都。

  冬十月庚申朔,降德兴府为奉圣州。癸亥,高丽使还,以王禃病,诏和药赐之。丁丑,徙平阳经籍所于京师。更敕牒旧式。太庙成,丞相安童、伯颜言:“祖宗世数、尊谥庙号、增祀四世、各庙神主、配享功臣、法服祭器等事,皆宜定议。”命平章政事赵璧等集群臣议,定为八室。申禁京畿畋猎。壬午,命制国用使司造神臂弓千张、矢六万。

  十一月辛卯,初给京、府、州、县、司官吏俸及职田。戊戌,濒御河立漕仓。丁未,申严杀牛马之禁。宋子贞致仁。辛亥,以忽都答儿为中书左丞相。诏禁天文、图谶等书。丙辰,千户散竹带以嗜酒失所守大良平,罪当死,录其前功免死,令往东川军前自效。诏建都使复归朝。又诏嘉定等府沿江一带城堡早降。又诏四川行枢密院遣人告谕江、汉、庸、蜀等效顺,具官吏姓名,对阶换授,有功者迁,有才者用;民无生理者以衣粮赈之,愿迁内地者给以田庐,毋令失所。

  十二月庚申,给诸王合必赤行军印。辛酉,诏改四川行枢密院为行中书省,以赛典赤、也速带儿等佥行中书省事。甲子,立诸路洞冶所。以梁成生擒宋总辖官,授同知开府事,佩金符。减辉州竹课,先是官取十之六,至是减其二。丁亥,诏安肃公张柔、行工部尚书段天祐等同行工部事,修筑宫城。并太府监入宣徽院,仍以宣徽使专领监事。诏赐高丽以至元四年历日,仍慰谕之。建大安阁于上都。凿金口,导卢沟水以漕西山木石。敕:“诸越界私商及谍人与伪造钞者,送京师审核。”是岁,天下户一百六十万九千九百三。东平、济南、益都、平滦、真定、洺磁、顺天、中都、河间、北京蝗,京兆、凤翔旱。断死罪九十六人。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

  四年春正月甲午,陕西行省以开州新得复失,请益兵,敕平阳、延安等处签民兵三千人,山东、河南、怀孟、潼川调兵七千人益之。丁酉,申严平阳等处私盐之禁。壬寅,立茶速秃水十四驿。癸卯,敕修曲阜宣圣庙。乙巳,百济遣其臣梁浩来朝,赐以锦绣有差。禁僧官侵理民讼。辛亥,封安肃公张柔为蔡国公,以赵璧为枢密副使。立诸路洞冶都总管府。癸丑,敕封昔木土山为武定山,其神曰武定公;泉为灵渊,其神曰灵渊侯。佥蒙古军,户二丁三丁者出一人为军,四丁五丁者二人,六丁七丁者三人。乙卯,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朝,诏抚慰之。戊午,立提点宫城所。析上都隆兴府自为一路,行总管府事;立开元等路转运司。城大都。

  二月庚申,粘合南合复平章事,阿里复为中书右丞。丁卯,改经籍所为弘文院,以马天昭知院事。丁亥,括西夏民田,征其租。车驾幸上都。诏陕西行省招谕宋人。又诏嘉定、泸州、重庆、夔府、涪、达、忠、万及钓鱼、礼义、大良等处官吏军民有能率众来降者,优加赏擢。

  三月己丑,复以耶律铸为中书左丞相。辛卯,自潼关至蕲县立河渡官八员,以察奸伪。乙未,敕中都路建习乐堂,使乐工隶业其中。己亥,赐皇子燕王、忙阿剌、那没罕、忽哥赤银三万两。辛丑,夏津县大雨雹。壬寅,安童言:“比者省官员数,平章、左丞各一员,今丞相五人,素无此例。臣等议拟设二丞相,臣等蒙古人三员,惟陛下所命。”诏以安童为长,史天泽次之,其余蒙古、汉人参用,勿令员数过多;又诏宜用老成人如姚枢等一二员同议省事。丁巳,耶律铸制宫县乐成,诏赐名《大成》。夏四月申子,新筑宫城。辛未,遣使祀岳渎。

  五月丁亥朔,日有食之。敕上都重建孔子庙。乙未,应州大水。丙申,威州山后大番弄麻等十一族来附,赐以玺书、金银符。己酉,以捕猎户达鲁花赤伪造银符,处死。壬子,敕诸路官吏俸,令包银民户,每四两增纳一两以给之。丙辰,析东平之博州五城别为一路。六月壬戌,以中都、顺天、东平等处蚕灾,免民户丝料轻重有差。乙丑,复以史天泽为中书左丞相,忽都答儿、耶律铸并降平章政事,伯颜降中书右丞,廉希宪降中书左丞,阿里、张文谦并降参知政事。乙酉,赐诸王玉龙答失银五千两、币三百,岁以为常。罢宣徽院。黑的、殷弘以高丽使者宋君斐、金赞不能导达至日本来奏,降诏责高丽王王禃,仍令其遣官至彼宣布,以必得要领为期。秋七月丙戌朔,敕自中兴路至西京之东胜立水驿十。戊戌,罢息州安抚岳林,以其民隶南京路;罢怀孟路安抚李宗杰,以其民隶本路。发巩昌、凤翔、京兆等处未占籍户一千,修治四川山路、桥梁、栈道。大名路达鲁花赤爱鲁、总管张弘范等盗用官钱,罢之。壬寅,申严京畿牧地之禁。甲寅,诏亦即纳新附贫民,从人借贷困不能偿者,官为偿之,仍给牛具、种实及粮食。签东京军千八百人充侍卫军。八月庚申,填星犯天樽。辛酉,申严平滦路私盐酒醋之禁。丙寅,复立宣徽院,以前中书右丞相线真为使。丁丑,封皇子忽哥赤为云南王,赐驼钮金镀银印。壬午,太白犯轩辕大星。命怯绵征建都。高丽国王王禃遣其秘书监郭汝弼来贺圣诞节。阿术略地至襄阳,俘生口五万、马牛五千。宋人遣步骑来拒,阿术率骑兵败之。九月壬辰,作玉殿于广寒殿中。乙未,总帅汪良臣请立寨于毋章德山,控扼江南,以当钓鱼之冲,从之。戊申,以许衡为国子祭酒。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来贡,优诏答之。立大理等处行六部,以阔阔带为尚书兼云南王傅,柴祯尚书兼府尉,宁源侍郎兼司马。庚戌,遣云南王忽哥赤镇大理、鄯阐、茶罕章、赤秃哥儿、金齿等处,诏抚谕吏民。又诏谕安南国,俾其君长来朝,子弟入质,编民出军役、纳赋税,置达鲁花赤统治之。癸丑,申严西夏中兴等路僧尼、道士商税、酒醋之禁。车驾至自上都。鹗请立选举法,有旨令议举行,有司难之,事遂寝。冬十月辛酉,制国用司言:“别怯赤山石绒织为布,火不能然。”诏采之。壬戌,赐驸马不花银印。鱼通岩州等处达鲁花赤李福招谕西番诸族酋长以其民入附,以阿奴版的哥等为喝吾等处总管,并授玺书及金银符。铁旗城后番官官折兰遣其子天郎持先受宪宗玺书、金符,乞改授新命,从之。甲子,岁星犯轩辕大星。辛未,太原进嘉禾二本,异亩同颖。甲戌,赈新附民陈忠等钞。丁丑,制国用使司请量节经用,从之。庚辰,定品官子孙荫叙格。十一月乙酉,享于太庙。戊戌,立新蔡县,以忽察、李家奴统所部兵戍之。甲辰,立夔府路总帅府,戍开州。乙巳,填星犯天樽距星。申严京畿畋猎之禁。南京宣慰刘整赴阙,奏攻宋方略,宜先从事襄阳。十二月甲戌,赏河南路统军使讷怀所部将士战功银九千六百五十两,钞币、鞍勒有差。丙子,赈亲王移相哥所部饥民。丁丑,给辽东新签军布六万匹。己卯,立辽东路水驿七。赏元帅阿术部下有功将士二千二十五人,银五万五千三百两、金五十两,及锦彩、鞍勒有差。庚辰,签女直、水达达军三千人。立诸位斡脱总管府。省平阳路岳阳、和州二县入冀氏,复置霸州益津县,省安西路栎阳县入临潼。是岁,天下户口一百六十四万四千三十。山东、河南北诸路蝗,顺天束鹿县旱,免其租。断死罪一百十四人。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

  五年春正月甲午,太阴犯井。庚子,上都建城隍庙。辛丑,敕陕西五路四川行省造战舰五百艘付刘整。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弟淐来朝。诏以禃饰辞见欺,面数其事于淐,切责之。复遣北京路总管于也孙脱、礼部郎中孟甲持诏往谕,令具表遣海阳公金俊、侍郎李藏用与去使同来以闻。庚戌,赐高丽国新历。闰月戊午,以陈、亳、颍、蔡等处屯田户充军;令益都漏籍户四千淘金登州栖霞县,每户输金岁四钱。

  二月戊子,太阴犯天关。己丑,太阴犯井。给河南、山东贫乏军士钞。戊戌,改军器局为军器监。辛丑,百户浑都速驻营济南路属县三年。胁取民饮食粮料当粟五千石,敕杖决之,仍偿粟千石。析甘州路之肃州自为一路。

  三月丙寅,罢诸路四品以下子孙入质者。田禹妖言,敕减死流之远方。禁民间兵器,犯者验多寡定罪。甲子,敕怯绵率兵二千招谕建都。壬申,改毋章德山为定远城,武群山为武胜军。丁丑,敕阿里等诣军前阅视军籍。罢诸路女直、契丹、汉人为达鲁花赤者,回回、畏兀、乃蛮、唐兀人仍旧。

  夏四月壬寅,遣使祀岳渎。

  五月辛亥朔,以太医院、拱卫司、教坊司及尚食、尚果、尚酝三局隶宣徽院。癸亥,都元帅百家奴拔宋嘉定五花、石城、白马三寨。癸酉,赐诸王禾忽及八剌合币帛六万匹。

  六月辛巳朔,济南王保和以妖言惑众,谋作乱,敕诛首恶五人,余勿论。甲申,中山大雨雹。阿术言:“所领者蒙古军,若遇山水寨栅,非汉军不可。宜令史枢率汉军协力征进。”从之。戊申,东平等处蝗。己酉,封诸王习列吉为河平王,赐驼钮金印。

  秋七月辛亥,召翰林直学士高鸣,顺州知州刘瑜,中都郝谦、李天辅、韩彦文、李祐赴上都,以山东统军副使王仲仁戍眉州。壬子,诏陕西统军司兼领军民钱谷。罢各路奥鲁官,令管民官兼领。癸丑,立御史台,以右丞相塔察儿为御史大夫,诏谕之曰:“台官职在直言,朕或有未当,其极言无隐,毋惮他人,朕当尔主。”仍以诏谕天下。立高州北二驿。戊辰,罢西夏宣抚司。庚午,省诸路打捕鹰坊工匠洞冶总管府,令转运司兼领之。丙子,立西夏惠民局。高丽国王王禃遣其臣崔东秀来言备兵一万,造船千只。诏遣都统领脱朵儿往阅之,就相视黑山日本道路,仍命耽罗别造船百艘以伺调用。诏四川行省赛典赤自利州还京兆,立东西二川统军司,以刘整为都元帅,与都元帅阿术同议军事。整至军中,议筑白河口、鹿门山,遣使以闻,许之。罢军中诸司参议。

  八月乙酉,程思彬以投匿名书言斥乘舆,伏诛。己丑,亳州大水。庚子,敕京师濒河立十仓。命忙古带率兵六千征西番、建都。

  九月癸丑,中都路水,免今年田租。罢中都路和顾所。丁巳,阿术统兵围樊城。敕长春宫修设金箓周天大醮七昼夜。建尧庙及后土太宁宫。庚申,赐安南国王陈光昞锦绣,及其诸臣有差。己丑,立河南屯田。命兵部侍郎黑的、礼部侍郎殷弘赍国书复使日本,仍诏高丽国遣人导送,期于必达,毋致如前稽阻。诏谕安南国陈光昞:“来奏称占城、真腊二寇侵扰,已命卿调兵与不干并力征讨,今复命云南王忽哥赤统兵南下,卿可遵前诏,遇有叛乱不庭为边寇者,发兵一同进讨,降服者善为抚绥。”车驾至自上都。益都路饥,以米三十一万八千石赈之。复以史天泽为枢密副使。

  冬十月戊寅朔,日有食之。己卯,敕中书省、枢密院,凡有事与御史台官同奏。立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以参知政事阿里行中书省事。庚辰,以御史中丞阿里为参知政事。壬午,诏恤沿边诸军,其横科差赋,责奥鲁官偿之。庚寅,敕从臣秃忽思等录《毛诗》、《孟子》、《论语》。乙未,享于太庙。中书省臣言:“前代朝廷必有起居注,故善政嘉谟不致遗失。”即以和礼霍孙、独胡剌充翰林待制兼起居注。敕给黎、雅、嘉定新附民田。戊戌,宫城成。刘秉忠辞领中书省事,许之,为太保如故。

  十一月己酉,签河南、山东边城附籍诸色户充军。庚申,宋兵自襄阳来攻沿山诸寨,阿术分诸军御之,斩获甚众,立功将士千三百四人。诏首立战功生擒敌军者,各赏银五十两,其余赏赉有差。癸酉,御史台臣言:“立台数月,发擿甚多,追理侵欺粮粟近二十万石,钱物称是。”有诏褒谕。免南京、河南两路来岁修筑都城役夫。

  十二月戊寅,以中都、济南、益都、淄莱、河间、东平、南京、顺天、顺德、真定、恩州、高唐、济州、北京等处大水,免今年田租。敕二分、二至及圣诞节日,祭星于司天台。诏谕四川行省沿边屯戍军士逃役者处死。复置乾州奉天县,省好畤、永寿入焉。以凤州隶兴元路;德兴府改奉圣州,隶宣德。是岁,京兆大旱。天下户一百六十五万二百八十六,断死罪六十九人。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

  六年春正月癸丑,高丽国王王禃遣使以诛权臣金俊来告,赐历日、西锦。立四道按察司。戊午,阿术军入宋境,至复州、德安府、荆山等处,俘万人而还。庚申,以参知政事杨果为怀孟路总管。甲戌,益都、淄莱大水,恩州饥,命赈之。敕史天泽与枢密副使驸马忽剌出董师襄阳。二月壬午,以立四道提刑按察司诏谕诸道。己丑,诏以新制蒙古字颁行天下。丙申,罢宣德府税课所,以上都转运司兼领。改河南、怀孟、顺德三路税课所为转运司。丁酉,签民兵二万赴襄阳。赈欠州人匠贫乏者米五千九百九十九石。敕:“鞍、靴、箭镞等物,自今不得以黄金为饰。”开元等路饥,减户赋布二匹,秋税减其半,水达达户减青鼠二,其租税被灾者免征。免单丁贫乏军士一千九百余户为民。癸卯,给河南行省钞千锭犒军。三月甲寅,诏益都路签军万人,人给钞二十五贯。戊午,赈曹州饥。筑堡鹿门山。夏四月辛巳,制玉玺大小十纽。甲午,遣使祀岳渎。大名等路饥,赈米十万石。五月丙午,东平路饥,赈米四万一千三百余石。辛酉,诏禁戍边军士牧践屯田禾稼。六月辛巳,以招讨怯绵征建都败绩,又擅追唆火儿玺书、金符,处死。壬午,免益都新签军单丁者千六百二十一人为民。丁亥,河南、河北、山东诸郡蝗。癸巳,敕:“真定等路旱蝗,其代输筑城役夫户赋悉免之。”丙申,高丽国王王禃遣其世子愖来朝,赐禃玉带一,愖金五十两,从官银币有差。壬寅,阿术率兵万五千人厄宋万山、射垛冈、鬼门关樵苏之路。癸卯,诏董文炳等率兵二万二千人南征。东昌路饥,赈米二万七千五百九十石。秋七月丁巳,遣宋私商四十五人还其国。庚申,水军千户邢德立、张志等生擒宋荆鄂都统唐永坚,赏银币有差。辛酉,制太常寺祭服。壬戌,西京大雨雹。己巳,立诸路蒙古字学。癸酉,立国子学。诏遣官审理诸路冤滞,正犯死罪明白者,各正典刑,其杂犯死罪以下量断遣之。又诏谕宋国官吏军民,示以不欲用兵之意。复遣都统领脱朵儿、统领王国昌等往高丽点阅所备兵船,及相视耽罗等处道路。立西蜀四川监榷茶场使司。宋将夏贵率兵船三千至鹿门山,万户解汝楫、李庭率舟师败之,俘杀二千余人,获战舰五十艘。八月己卯,立金州招讨司。丙申,以沙、肃州钞法未行,降诏谕之。诏诸路劝课农桑。命中书省采农桑事,列为条目,仍令提刑按察司与州县官相风土之所宜,讲究可否,别颁行之。高丽国世子愖奏,其国臣僚擅废国王王禃,立其弟安庆公淐。诏遣斡朵思不花、李谔等往其国详问,条具以闻。九月癸丑,恩州进嘉禾,一茎三穗。戊午,敕民间贷钱取息,虽逾限止偿一本息。己未,授高丽世子王愖特进上柱国、东安公。壬戌,丰州、云内、东胜旱,免其租赋。戊辰,敕高丽世子愖率兵三千赴其国难,愖辞东安公,乃授特进上柱国。辛未,敕管军万户宋仲义征高丽。以忽剌出、史天泽并平章政事,阿里中书右丞,行河南等路中书省事,赛典赤行陕西五路西蜀四川中书省事。车驾至自上都。斡朵思不花、李谔以高丽刑部尚书金方庆至,奉权国王淐表,诉国王禃遘疾,令弟淐权国事。冬十月己卯,定朝仪服色。壬午,升高唐、冠氏并为州。丁亥,广平路旱,免租赋。诏遣兵部侍郎黑的、淄莱路总管府判官徐世雄,召高丽国王王禃、王弟淐及权臣林衍俱赴阙。命国王头辇哥以兵压其境,赵璧行中书省于东京,仍降诏谕高丽国军民。庚子,太阴犯辰星。宋遣人馈盐、粮入襄阳,我军获之。赐诸王奥鲁赤驼钮金镀银印。十一月癸卯,高丽都统领崔坦等,以林衍作乱,挈西京五十余城来附。丁未,签王綧、洪茶丘军三千人往定高丽。高丽西京都统李延龄乞益兵,遣忙哥都率兵二千赴之。庚午,敕:“诸路鳏寡废疾之人,月给米二斗。”安南国王陈光昞遣使来贡。济南饥,以米十二万八千九百石赈之。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尚书礼部侍郎朴烋从黑的入朝,表称受诏已复位,寻当入觐。筑新城于汉江西。十二月戊子,筑东安浑河堤。己丑,作佛事于太庙七昼夜。高唐、固安二州饥,以米二万六百石赈之。析彰德、怀孟、卫辉为三路,升林虑县为林州,改桢州复为韩城县,并省冯翊等州县十所,以懿州、广宁等府隶东京。是岁,天下户一百六十八万四千一百五十七。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断死罪四十二人。

查看目录 >> 《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書法備要不分卷 書法傳流不分卷 古今書識篇一卷 書法語鈔一卷 草字入門一卷 草說十五卷草書編類一卷 玉烟堂帖本急就章草法考九卷 賜衣堂字學津要一卷賜衣堂文房四事一卷 百家楷析一卷 寄雲公書訣摘要不分卷 倪蘇門筆法一卷 論書絕句一卷 廣藝舟雙楫六卷 廣藝舟雙楫六卷 廣藝舟雙楫六卷 君子館論書絕句一百二十首一卷 學書韻語一卷 六朝字學精華一卷 廣藝舟雙輯評論一卷 草書編一卷 二王帖三卷評釋三卷 二王帖目錄評釋三卷 二王帖目錄評釋三卷 能書錄 皇宋書錄(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皇宋書錄(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皇宋書錄(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皇宋書錄(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皇宋書錄(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明能書人名二卷 書史十二卷 續玉臺書史四卷首一卷 顏書編年錄四卷 顏書編年錄四卷 法墨珍圖記十卷 八旗書錄三卷 書家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書史(米元章書史、米海嶽書史)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寶章待訪錄一卷 鐵網珊瑚書法八卷 鐵網珊瑚書法八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鐵網珊瑚書品十卷 徐太師文貞公寶綸閣法帖一卷 南陽法書表一卷 史書纂略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二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三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四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五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六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七十九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一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二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三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四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五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六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七_馬為銘輯.djvu 史書纂略八十八_馬為銘輯.djvu 史裁一_吳士奇輯.djvu 史裁二_吳士奇輯.djvu 史裁三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四_吳士奇輯.djvu 史裁五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六_吳士奇輯.djvu 史裁七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八_吳士奇輯.djvu 史裁九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一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二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三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四_吳士奇輯.djvu 史裁十五_吳士奇輯.djvu 史臠一_余文龍輯.djvu 史臠二_余文龍輯.djvu 史臠三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四_余文龍輯.djvu 史臠五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六_余文龍輯x13_98_100_108_112-113_117_126_126_134-135_145_150_287.djvu 史臠七_余文龍輯x5_52_36_56_113_119.djvu 史臠八_余文龍輯.djvu 史臠九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一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二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三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四_余文龍輯.djvu 史臠十五_余文龍輯.djvu 南北史鈔一_周詩雅輯.djvu 南北史鈔二_周詩雅輯.djvu 二十一史論贊輯要一_沈國元輯.djvu 二十一史論贊輯要二_沈國元輯.djvu 二十一史論贊輯要三_沈國元輯.djvu 二十一史論贊輯要四_沈國元輯.djvu 捻着鼻子 粘吝缴绕 粘皮着骨 粘花惹絮 蔫头耷脑 黏皮着骨 袅娜娉婷 袅袅不绝 袅袅亭亭 袅袅余音 袅袅娉娉 袅袅娜娜 鸟入樊笼 鸟兽率舞 鸟兽行 鸟惊兽骇 鸟惊鱼散 鸟惊鱼溃 鸟惊鼠窜 鸟焚其巢 鸟钞求饱 啮檗吞针 啮臂为盟 孽子孤臣 孽根祸胎 孽海情天 孽障种子 捏怪排科 捏捏扭扭 捻脚捻手 涅而不渝 苶然沮丧 蹑影潜踪 蹑手蹑足 蹑景追风 蹑景追飞 蹑足其间 蹑足屏息 凝瞩不转 凝神定气 宁为太平狗,莫作离乱人 宁为鸡口,不为牛后 宁为鸡尸,不为牛从 宁为鸡尸,无为牛从 宁体便人 宁可信其有 宁可清贫,不作浊富 宁当有日筹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宁死不辱 宁玉碎,毋瓦全 宁遗勿滥 拗曲作直 牛不出头 牛不喝水难按角 牛不饮水强按头 牛农对泣 牛头不对马面 牛山濯濯 牛心古怪 牛渚泛月 牛溲马渤 牛眠龙绕 牛马易头 牛骥同槽 弄巧反拙 弄捕潢池 弄文轻武 弄玉偷香 弄眼挤眉 弄竹弹丝 弄管调弦 弄粉调脂 浓妆淡抹 浓妆艳服 浓浓郁郁 浓翠蔽日 浓荫蔽天 浓装艳抹 浓郁葱茏 努唇胀嘴 努目撑眉 努筋拔力 怒从心上起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怒从心生 怒从心起 怒从心起,恶向胆生 怒容满面 怒气冲霄 怒目睁眉 怒眉睁目 怒臂当辙 怒蛙可式 驽箭离弦 驽骥同辕 搦朽摩钝 诺诺尔尔 诺诺连声 女中豪杰 女子无才便是福 女扮男妆 女扮男装 女织男耕 虐老兽心 喔咿儒儿 喔咿儒睨 喔咿嚅唲 欧风墨雨 沤沫槿艳 瓯饭瓢饮 耦居无猜 藕丝难杀 怕处有鬼 怕鬼有鬼 歠菽饮水 爬山越岭 爬梳洗剔 徘徊不前 拍手叫好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经部 易类 《周易注》十卷 《周易集解》十七卷 《横渠易说》三卷 《伊川易传》四卷 《原本周易本义》十二卷 《周易述》二十三卷 书类 《尚书注疏》二十卷 《书集传》六卷 《尚书古文疏证》八卷 诗类 《毛诗注疏》四十卷 《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二卷 《诗本义》十六卷 《诗集传》八卷 礼类 《周礼注疏》四十二卷 《周官新义》十六卷附《考工记》解二卷 《仪礼注疏》十七卷 《礼记注疏》六十三卷 《大戴礼记》十三卷 《三礼图集注》二十卷 《礼书纲目》八十五篇 《五礼通考》二百六十二卷 春秋类 《春秋左传注疏》六十卷 《春秋公羊传》 《春秋谷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