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四 本纪第四

卷四 本纪第四

  ◎世祖一

  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讳忽必烈,睿宗皇帝第四子。母庄圣太后,怯烈氏。以乙亥岁八月乙卯生。及长,仁明英睿,事太后至孝,尤善抚下。纳弘吉剌氏为妃。

  岁甲辰,帝在潜邸,思大有为于天下,延藩府旧臣及四方文学之士,问以治道。

  岁辛亥,六月,宪宗即位,同母弟惟帝最长且贤,故宪宗尽属以漠南汉地军国庶事,遂南驻瓜忽都之地。

  邢州有两答剌罕言于帝曰:“邢吾分地也,受封之初,民万余户,今日减月削,才五七百户耳,宜选良吏抚循之。”帝从其言,承制以脱兀脱及张耕为邢州安抚使,刘肃为商榷使,邢乃大治。

  岁壬子,帝驻桓、抚间。宪宗令断事官牙鲁瓦赤与不只儿等总天下财赋于燕,视事一日,杀二十八人。其一人盗马者,杖而释之矣,偶有献环刀者,遂追还所杖者,手试刀斩之。帝责之曰:“凡死罪,必详谳而后行刑,今一日杀二十八人,必多非辜。既杖复斩,此何刑也?”不只儿错愕不能对。太宗朝立军储所于新卫,以收山东、河北丁粮,后惟计直取银帛,军行则以资之。帝请于宪宗,设官筑五仓于河上,始令民入粟。宋遣兵攻虢之卢氏、河南之永宁、卫之八柳渡,帝言之宪宗,立经略司于汴,以忙哥、史天泽、杨惟中、赵璧为使,陈纪、杨果为参议,俾屯田唐、邓等州,授之兵、牛,敌至则御,敌去则耕,仍置屯田万户于邓,完城以备之。夏六月,入觐宪宗于曲先恼儿之地,奉命帅师征云南。秋七月丙午,祃牙西行。

  岁癸丑,受京兆分地。诸将皆筑第京兆,豪侈相尚,帝即分遣,使戍兴元诸州。又奏割河东解州盐池以供军食,立从宜府于京兆,屯田凤翔,募民受盐入粟,转漕嘉陵。夏,遣王府尚书姚枢立京兆宣抚司,以孛兰及杨惟中为使,关陇大治。又立交钞提举司,印钞以佐经用。秋八月,师次临洮。遣玉律术、王君候、王鉴谕大理,不果行。九月壬寅,师次忒剌,分三道以进。大将兀良合带率西道兵,由晏当路;诸王抄合、也只烈帅东道兵,由白蛮;帝由中道。乙巳,至满陀城,留辎重。冬十月丙午,过大渡河,又经行山谷二千余里,至金沙江,乘革囊及筏以渡。摩娑蛮主迎降,其地在大理北四百余里。十一月辛卯,复遣玉律术等使大理。丁酉,师至白蛮打郭寨,其主将出降,其侄坚壁拒守,攻拔杀之,不及其民。庚子,次三甸。辛丑,白蛮送款。十二月丙辰,军薄大理城。初,大理主段氏微弱,国事皆决于高祥、高和兄弟,是夜,祥率众遁去,命大将也古及拔突儿追之。帝既入大理,曰:“城破而我使不出,计必死矣。”己未,西道兵亦至,命姚枢等搜访图籍,乃得三使尸。既瘗,命枢为文祭之。辛酉,南出龙首城,次赵睑。癸亥,获高祥,斩于姚州。留大将兀良合带戍守,以刘时中为宣抚使,与段氏同安辑大理,遂班师。

  岁甲寅,夏五月庚子,驻六盘山。六月,以廉希宪为关西道宣抚使,姚枢为劝农使。秋八月,至自大理,驻桓、抚间,复立抚州。冬,驻瓜忽都之地。

  岁乙卯,春,复驻桓、抚间。冬,驻奉圣州北。

  岁丙辰,春三月,命僧子聪卜地于桓州东、滦水北,城开平府,经营宫室。冬,驻于合剌八剌合孙之地。宪宗命益怀州为分地。

  岁丁巳,春,宪宗命阿蓝答儿、刘太平会计京兆、河南财赋,大加钩考,其贫不能输者,帝为代偿之。冬十二月,入觐于也可迭烈孙之地,议分道攻宋,以明年为期。

  岁戊午,冬十一月戊申,祃牙于开平东北,是日启行。

  岁己未,春二月,会诸王于邢州。夏五月,驻小濮州。征东平宋子贞、李昶,访问得失。秋七月甲寅,次汝南,命大将拔都儿等前行,备粮汉上,戒诸将毋妄杀。命杨惟中、郝经宣抚江淮,必阇赤孙贞督军须蔡州。有军士犯法者,贞缚致有司,白于帝,命戮以徇,诸军凛然,无敢犯令者。八月丙戌,渡淮。辛卯,入大胜关,宋戍兵皆遁。壬辰,次黄陂。甲午,遣廉希宪招台山寨,比至,千户董文炳等已破之。时淮民被俘者众,悉纵之。庚子,先锋茶忽得宋沿江制置司榜来上,有云:“今夏谍者闻北兵会议,取黄陂民船系筏,由阳逻堡以渡,会于鄂州。”帝曰:“此事前所未有,愿如其言。”辛丑,师次江北。九月壬寅朔,亲王穆哥自合州钓鱼山遣使以宪宗凶问来告,且请北归以系天下之望。帝曰:“吾奉命南来,岂可无功遽还?“甲辰,登香炉山,俯瞰大江,江北曰武湖,湖之东曰阳逻堡,其南岸即浒黄洲。宋以大舟扼江渡,帝遣兵夺二大舟,是夜,遣木鲁花赤、张文谦等具舟楫。乙巳迟明,至江岸,风雨晦冥,诸将皆以为未可渡,帝不从,遂申敕将帅扬旗伐鼓,三道并进,天为开霁。与宋师接战者三,杀获甚众,径达南岸。军士有擅入民家者,以军法从事。凡所俘获,悉纵之。丁未,遣王冲道、李宗杰、訾郊招谕鄂城,比至东门,矢下如雨,冲道坠马,为敌所获,宗杰、郊奔还。帝驻浒黄洲。己酉,抵鄂,屯兵教场。庚戌,围鄂。壬子,登城东北压云亭,立望楼,高可五丈,望见城中出兵,趣兵迎击,生擒二人,云:“贾似道率兵救鄂,事起仓卒,皆非精锐。”遂命官取逃民弃粮,聚之军中,为攻取计。戊午,顺天万户张柔兵至。大将拔突儿等以舟师趋岳州,遇宋将吕文德自重庆来,拔都儿等迎战,文德乘夜入鄂城,守愈坚。冬十月辛未朔,移驻乌龟山。甲戌,拔突儿还自岳。十一月丙辰,移驻牛头山。兀良合带略地诸蛮,由交趾历邕、桂,抵潭州,闻帝在鄂,遣使来告。时先朝诸臣阿蓝答儿、浑都海、脱火思、脱里赤等谋立阿里不哥。阿里不哥者,睿宗第七子,帝之弟也。于是阿蓝答儿发兵于漠北诸部,脱里赤括兵于漠南诸州,而阿蓝答儿乘传调兵,去开平仅百余里。皇后闻之,使人谓之曰:“发兵大事,太祖皇帝曾孙真金在此,何故不令知之?”阿蓝答儿不能答。继又闻脱里赤亦至燕,后即遣脱欢、爱莫干驰至军前密报,请速还。丁卯,发牛头山,声言趣临安,留大将拔突儿等帅诸军围鄂。闰月庚午朔,还驻青山矶。辛未,临江岸,遣张文谦还谕诸将曰:“迟六日,当去鄂退保浒黄洲。”命文谦发降民二万北归。宋贾似道遣宋京请和,命赵璧等语之曰:“汝以生灵之故来请和好,其意甚善,然我奉命南征,岂能中止?果有事大之心,当请于朝。”是日,大军北还。己丑,至燕。脱里赤方括民兵,民甚苦之,帝诘其由,托以宪宗临终之命。帝察其包藏祸心,所集兵皆纵之,人心大悦。是冬,驻燕京近郊。

  中统元年春三月戊辰朔,车驾至开平。亲王合丹、阿只吉率西道诸王,塔察儿、也先哥、忽剌忽儿、爪都率东道诸王,皆来会,与诸大臣劝进。帝三让,诸王大臣固请。辛卯,帝即皇帝位,以祃祃、赵璧、董文炳为燕京路宣慰使。陕西宣抚使廉希宪言:“高丽国王尝遣其世子倎入觐,会宪宗将兵攻宋,倎留三年不遣。今闻其父已死,若立倎,遣归国,彼必怀德于我,是不烦兵而得一国也。”帝是其言,改馆倎,以兵卫送之,仍赦其境内。夏四月戊戌朔,立中书省,以王文统为平章政事,张文谦为左丞。以八春、廉希宪、商挺为陕西四川等路宣抚使,赵良弼参议司事,粘合南合、张启元为西京等处宣抚使。己亥,诏谕高丽国王王倎,仍归所俘民及其逃户,禁边将勿擅掠。辛丑,以即位诏天下。诏曰:

  朕惟祖宗肇造区宇,奄有四方,武功迭兴,文治多缺,五十余年于此矣。盖时有先后,事有缓急,天下大业,非一圣一朝所能兼备也。先皇帝即位之初,风飞雷厉,将大有为。忧国爱民之心虽切于己,尊贤使能之道未得其人。方董夔门之师,遽遗鼎湖之泣。岂期遗恨,竟勿克终。

  肆予冲人,渡江之后,盖将深入焉,乃闻国中重以佥军之扰,黎民惊骇,若不能一朝居者。予为此惧,驿骑驰归。目前之急虽纾,境外之兵未戢。乃会群议,以集良规。不意宗盟,辄先推戴。左右万里,名王巨臣,不召而来者有之,不谋而同者皆是,咸谓国家之大统不可久旷,神人之重寄不可暂虚。求之今日,太祖嫡孙之中,先皇母弟之列,以贤以长,止予一人。虽在征伐之间,每存仁爱之念,博施济众,实可为天下主。天骣道助顺,人谟与能。祖训传国大典,于是乎在,孰敢不从。朕峻辞固让,至于再三,祈恳益坚,誓以死请。于是俯徇舆情,勉登大宝。自惟寡昧,属时多艰,若涉渊冰,罔知攸济。爰当临御之始,宜新弘远之规。祖述变通,正在今日。务施实德,不尚虚文。虽承平未易遽臻,而饥渴所当先务。呜呼!历数攸归,钦应上天之命;勋亲斯托,敢忘烈祖之规?建极体元,与民更始。朕所不逮,更赖我远近宗族、中外文武,同心协力,献可替否之助也。诞告多方,体予至意!

  丁未,以翰林侍读学士郝经为国信使,翰林待制何源、礼部郎中刘人杰副之,使于宋。丙辰,收辑中外官吏宣札牌面。遣帖木儿、李舜钦等行部,考课各路诸色工匠。置急递铺。乙丑,征诸道兵六千五百人赴京师宿卫。置互市于涟水军,禁私商不得越境,犯者死。是月,阿里不哥僣号于和林城西按坦河。召贾居贞、张儆、王焕、完颜愈乘传赴阙。五月戊辰朔,诏燕贴木儿、忙古带节度黄河以西诸军。丙戌,建元中统,诏曰:

  祖宗以神武定四方,淳德御群下。朝廷草创,未遑润色之文;政事变通,渐有纲维之目。朕获缵旧服,载扩丕图,稽列圣之洪规,讲前代之定制。建元表岁,示人君万世之传;纪时书王,见天下一家之义。法《春秋》之正始,体大《易》之乾元。炳焕皇猷,权舆治道。可自庚申年五月十九日,建元为中统元年。惟即位体元之始,必立经陈纪为先。故内立都省,以总宏纲;外设总司,以平庶政。仍以兴利除害之事、补偏救弊之方,随诏以颂。於戏!秉箓握枢,必因时而建号;施仁发政,期与物以更新。敷宣恳恻之辞,表著忧劳之意。凡在臣庶,体予至怀!

  诏安抚寿春府军民。甲午,以阿里不哥反,诏赦天下。乙未,立十路宣抚司:以赛典赤、李德辉为燕京路宣抚使,徐世隆副之;宋子贞为益都济南等路宣抚使,王磐副之;河南路经略使史天泽为河南宣抚使;杨果为北京等路宣抚使,赵昞副之;张德辉为平阳太原路宣抚使,谢瑄副之;孛鲁海牙、刘肃并为真定路宣抚使;姚枢为东平路宣抚使,张肃副之;中书左丞张文谦为大名彰德等路宣抚使,游显副之;粘合南合为西京路宣抚使,崔巨济副之;廉希宪为京兆等路宣抚使。以汪惟正为巩昌等处便宜都总帅,虎阑箕为巩昌路元帅。诏谕成都路侍郎张威安抚元、忠、绵、资、邛、彭等州,西川、潼川、隆庆、顺庆等府及各处山寨归附官吏,皆给宣命、金符有差。诏平阳、京兆两路宣抚司佥兵七千人,于延安等处守隘,以万户郑鼎、昔剌忙古带领之,贫不能应役者,官为资给。征诸路兵三万驻燕京近地,命诸路市马万匹送开平府。以总帅汪良臣统陕西汉军于沿河守隘。立望云驿,非军事毋得辄入。荧惑入南斗,留五十余日。

  六月戊戌,诏燕京、西京、北京三路宣抚司运米十万石,输开平府及抚州、沙井、净州、鱼儿泺,以备军储。以李璮为江淮大都督。刘太平等谋反,事觉伏诛,并诛乞带不花于东川,明里火者于西川。浑都海反。乙巳,李璮言:“获宋谍者,言贾似道调兵,声言攻涟州,遣人觇之,见许浦江口及射阳湖兵船二千艘,宜缮理城堑以备。”罢阿蓝带儿所签解盐户军百人。壬子,诏陕西四川宣抚司八春节制诸军。乙卯,诏东平路万户严忠济等发精兵一万五千人赴开平。乙丑,以石长不为大理国总管,佩虎符。诏十路宣抚司造战袄、裘、帽,各以万计,输开平。是月,召真定刘郁,邢州郝子明,彰德胡祗遹,燕京冯渭、王光益、杨恕、李彦通、赵和之,东平韩文献、张昉等,乘传赴阙。高丽国王王倎遣其子永安公僖、判司宰事韩即来贺即位,以国王封册、王印及虎符赐之。

  秋七月戊辰,敕燕京、北京、西京、真定、平阳、大名、东平、益都等路宣抚司,造羊裘、皮帽、裤、靴,皆以万计,输开平。己巳,以万户史天泽扈从先帝有功,赐银万五千两。遣灵州种田民还京兆。庚午,赐山东行省大都督李璮金符二十、银符五,俾给所部有功将士。癸酉,以燕京路宣慰使祃祃行中书省事,燕京路宣慰使赵璧平章政事,张启元参知政事,王鹗翰林学士承旨兼修国史,河南路宣抚使史天泽兼江淮诸翼军马经略使。丙子,诏中书省给诸王塔察儿益都、平州封邑岁赋、金帛,并以诸王白虎、袭剌门所属民户、人匠、岁赋给之。诏造中统元宝交钞。立互市于颍州、涟水、光化军。北京路都元帅阿海乞免所部军士征徭,从之。宋兵攻边城,诏遣太尹、怯列、忙古带率所部,合兵击之。下诏褒赏行省大都督李璮。帝自将讨阿里不哥。敕刘天麟规措中都析津驿传马。

  八月丙午,授中书左丞、行大名等路宣抚使张文谦虎符。丁未,诏都元帅纽璘所过毋擅捶掠官吏。己酉,立秦蜀行中书省,以京兆等路宣抚使廉希宪为中书省右丞,行省事。宋兵临涟州,李璮乞诸道援兵。癸丑,赐必庠赤塔剌浑银二千五百两。李璮乞遣将益兵,渡淮攻宋,以方遣使修好,不从。癸亥,泽州、潞州旱,民饥,敕赈之。

  九月丁卯,帝在转都儿哥之地,以阿里不哥遗命,下诏谕中外。乙亥,李璮复请攻宋,复谕止之。壬午,初置拱卫仪仗。是月,阿蓝答儿率兵至西凉府,与浑都海军合,诏诸王合丹、合必赤与总帅汪良臣等率师讨之。丙戌,大败其军于姑臧,斩阿蓝答儿及浑都海,西土悉平。

  冬十月丁未,李璮言宋兵复军于涟州。癸丑,初行中统宝钞。戊午,车驾驻昔光之地,命给官钱,雇在京橐驼,运米万石,输行在所。

  十一月戊子,发常平仓赈益都、济南、滨棣饥民。

  十二月丙申,以礼部郎中孟甲、礼部员外郎李文俊使安南、大理。乙巳,李璮上将士功,命璮以益都官银赏之。帝至自和林,驻跸燕京近郊。始制祭享太庙祭器、法服。以梵僧八合思八为帝师,授以玉印,统释教。立仙音院,复改为玉宸院,括乐工。立仪凤司,又立符宝局及御酒库、群牧所。升卫辉为总管府。赐亲王穆哥银二千五百两;诸王按只带、忽剌忽儿、合丹、忽剌出、胜纳合儿银各五千两,文绮帛各三百匹,金素半之;诸王塔察、阿术鲁钞各五十九锭有奇,绵五千九十八斤,绢五千九十八匹,文绮三百匹,金素半之;海都银八百三十三两,文绮五十匹,金素半之;睹儿赤、也不干银八百五十两;兀鲁忽带银五千两,文绮三百匹,金素半之;只必帖木儿银八百三十三两;爪都、伯木儿银五千两,文绮三百匹,金素半之;都鲁、牙忽银八百三十三两,特赐绵五十斤;阿只吉银五千两,文绮三百,金素半之;先朝皇后怗古伦银二千五百两,罗绒等折宝钞二十三锭有奇;皇后斡者思银二千五百两;兀鲁忽乃妃子银五千两。自是岁以为常。

  二年春正月辛未夜,东北赤气照人,大如席。乙酉,宋兵围涟州。己丑,李璮率将士迎战,败之,赐诏奖谕,给金银符以赏将士。庚寅,璮擅发兵修益都城堑。

  二月丁酉,太阴掩昴。己亥,宋兵攻涟水,命阿术等帅兵赴之。丙午,车驾幸开平。诏减免民间差发,罢守隘诸军。秦蜀行省借民钱给军,以今年税赋偿之。免平阳、太原军站户重科租税。丁未,诏行中书省平章祃祃及王文统等率各路宣抚使赴阙。丁巳,李璮破宋兵于沙湖堰。

  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夏四月丙午,诏军中所俘儒士听赎为民。辛亥,遣弓工往教鄯阐人为弓。乙卯,诏十路宣抚使量免民间课程。命宣抚司官劝农桑,抑游惰,礼高年,问民疾苦,举文学才识可以从政及茂才异等,列名上闻,以听擢用;其职官污滥及民不孝悌者,量轻重议罚。辛酉,诏太康弩军二千八百人戍蔡州。以礼部郎中刘芳使大理等国。

  五月乙丑,禁使臣毋入民家,令止顿析津驿。遣崔明道、李全义为详问官,诣宋淮东制司,访问国信使郝经等所在,仍以稽留信使、侵扰疆场诘之。庚辰,敕使臣及军士所过城邑,官给廪饩,毋扰于民。丁亥,申严沿边军民越境私商之禁。唐庆子政臣入见,诏复其家。弛诸路山泽之禁。禁私杀马牛。申严越境私商,贩马匹者罪死。以河南经略宣抚使史天泽为中书右丞相,河南军民并听节制。诏成都路置惠民药局。遣王祐于西川等路采访医、儒、僧、道。

  六月癸巳,括漏籍老幼等户,协济编户赋税。丙申,赐新附人王显忠、王谊等衣物有差。李璮遣人献涟水捷。罢诸路拘收孛兰奚。禁诸王擅遣使招民及征私钱。戊戌,太阴犯角。诏谕十路宣抚司并管民官,定盐酒税课等法。癸卯,以严忠范为东平路行军万户兼管民总管,仍谕东平路达鲁花赤等官并听节制。诏定中外官所乘马数各有差。乙巳,赈火少里驿户之乏食者。赏钦察所部将校有功者银二千五百两及币帛有差。己酉,命窦默仍翰林侍讲学士。默与王鹗面论王文统不宜在相位,荐许衡代之,帝不怿而罢。辛亥,转懿州米万石赈亲王塔察儿所部饥民。赐亲王合丹所部军币帛九百匹、布千九百匹。乙卯,敕平阳路安邑县蒲萄酒自今毋贡。诏:“宣圣庙及管内书院,有司岁时致祭,月朔释奠,禁诸官员使臣军马,毋得侵扰亵渎,违者加罪。”丙辰,以汪良臣同签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凡军民官并听良臣节制。丁巳,敕诸路造人马甲及铁装具万二千,输开平。戊午,诏毋收卫辉、怀孟赋税,以偿其所借刍粟。庚申,宋泸州安抚使刘整举城降,以整行夔府路中书省兼安抚使,佩虎符。仍谕都元帅纽璘等使存恤其民。赐故金翰林修撰魏璠谥靖肃。秦蜀行省言青居山都元帅钦察等所部将校有功,诏降虎符一、金符五、银符五十七,令行省铨定职名给之。城临洮。升真定鼓城县为晋州,以鼓城、安平、武强、饶阳隶焉。赐僧子聪怀孟、邢州田各五十顷。罢金、银、铜、铁、丹粉、锡碌坑冶所役民夫及河南舞阳姜户、藤花户,还之州县。赐大理国主段实虎符,优诏抚谕之。命李璮领益都路盐课。出工局绣女,听其婚嫁。怀孟广济渠提举王允中、大使杨端仁凿沁河渠成,溉田四百六十余所。高丽国王倎更名禃,遣其世子愖奉表来朝,命宿卫将军孛里察、礼部郎中高逸民持诏往谕,仍以玉带赐之。以不花为中书右丞相,耶律铸为中书左丞相,张启元为中书右丞。授管领崇庆府、黎、雅、威、茂、邛、灌七处军民小太尉虎符。

  秋七月辛酉朔,立军储都转运使司,以马月合乃为使,周锴为副使。癸亥,初立翰林国史院。王鹗请修辽、金二史,又言:“唐太宗置弘文馆,宋太宗设内外学士院。今宜除拜学士院官,作养人才。乞以右丞相史天泽监修国史,左丞相耶律铸、平章政事王文统监修《辽》、《金史》,仍采访遗事。”并从之。赈和林饥民。赏巩昌路总帅汪惟正将校斩浑都海功银二千五百两、马价银四千九百两。诸王昌童招河南漏籍户五百,命付之有司。命总管王青制神臂弓、柱子弓。谕河南管军官于近城地量存牧场,余听民耕。巴思答儿乞于高丽鸭绿江西立互市,从之。乙丑,遣使持香币祀岳渎。丁丑,渡江新附民留屯蔡州者,徙居怀孟,贷其种食。以万家奴为安抚高丽军民达鲁花赤,赐虎符。庚辰,西京、宣德陨霜杀稼。辛巳,诏许衡即其家教怀孟生徒。命西京宣抚司造船备西夏漕运。壬午,遣纳速剌丁、孟甲等使安南。乙酉,以牛驿雨雪,道途泥泞,改立水驿。己丑,命炼师王道妇于真定筑道观,赐名玉华。谕将士举兵攻宋,诏曰:“朕即位之后,深以戢兵为念,故年前遣使于宋以通和好。宋人不务远图,伺我小隙,反启边衅,东剽西掠,曾无宁日。朕今春还宫,诸大臣皆以举兵南伐为请,朕重以两国生灵之故,犹待信使还归,庶有悛心,以成和议,留而不至者,今又半载矣。往来之礼遽绝,侵扰之暴不已。彼尝以衣冠礼乐之国自居,理当如是乎?曲直之分,灼然可见。今遣王道贞往谕。卿等当整尔士卒,砺尔戈矛,矫尔弓矢,约会诸将,秋高马肥,水陆分道而进,以为问罪之举。尚赖宗庙社稷之灵,其克有勋。卿等当宣布朕心,明谕将士,各当自勉,毋替朕命。”鄂州青山矶、浒黄洲所招新民迁至江北者,设官领之。敕怀孟牧地听民耕垦。

  八月壬辰,赐故金补阙李大节谥贞肃。丁酉,命开平守臣释奠于宣圣庙。戊戌,以燕京等路宣抚使赛典赤为平章政事,敕以贺天爵为金齿等国安抚使,忽林伯副之,仍招谕使安其民。己亥,谕武卫军都指挥使李伯祐汰本军疲老者,选精锐代之,给海青银符一,有奏,驰驿以闻。辛丑,以宣抚使粘合南合为中书右丞,阔阔为中书左丞,贾文备为开元女直水达达等处宣抚使,赐虎符。以宋降将王青为总管,教武卫军习射。乙巳,禁以俘掠妇女为娼。丙午,太白犯岁星。以许衡为国子祭酒。丁未,以姚枢为大司农,窦默仍翰林侍讲学士。先是,以枢为太子太师,衡为太子太傅,默为太子太保,枢等以不敢当师傅礼,皆辞不拜,故复有是命。初立劝农司,以陈邃、崔斌、成仲宽、粘合从中为滨棣、平阳、济南、河间劝农使,李士勉、陈天锡、陈膺武、忙古带为邢洺、河南、东平、涿州劝农使。己酉,命大名等路宣抚使岁给翰林侍讲学士窦默、太医副使王安仁衣粮,赐田以为永业。甲寅,赏董文炳所将渡江及北征有功者二十二人,银各五十两。封顺天等路万户张柔为安肃公,济南路万户张荣为济南公。陕西四川行省乞就决边方重刑,不允。诏陕西四川行省存恤归附军民。诏:“自今使臣有矫称上命者,有司不得听受。诸王、后妃、公主、驸马非闻奏,不许擅取官物。”赐庆寿寺、海云寺陆地五百顷。敕西京运粮于沙井,北京运粮于鱼儿泊。立檀州驿。颁斗斛权衡。赈桓州饥民。赐诸王塔察儿金千两、银五千两、币三百匹。给阿石寒甲价银千二百两。核实新增户口,措置诸路转输法。命刘整招怀夔府、嘉定等处民户。宋私商七十五人入宿州,议置于法,诏宥之,还其货,听榷场贸易。仍檄宋边将还北人之留南者。

  九月庚申朔,诏以忽突花宅为中书省署。奉迁祖宗神主于圣安寺。癸亥,邢州安抚使张耕告老,诏以其子鹏翼代之。武卫亲军都指挥使李伯祐、董文炳言:“武卫军疲老者,乞补换,仍存恤其家。”从之。丙寅,诏以粘合南合行中兴府中书省。戊辰,大司农姚枢请以儒人杨庸教孔、颜、孟三氏子孙,东平府详议官王镛兼充礼乐提举。诏以庸为教授,以镛特兼太常少卿。辛未,以清、沧盐课银偿往岁所贷民钱给公费者。置和籴所于开平,以户部郎中宋绍祖为提举和籴官。丙子,谕诸王、驸马,凡民间词讼无得私自断决,皆听朝廷处置。河南民王四妻靳氏一产三男,命有司量给赡养。敕今岁田租输沿河近仓,官为转漕,不可劳民。癸未,以甘肃等处新罹兵革,民务农安业者为戍兵所扰,遣阿沙、焦端义往抚治之。以海青银符二、金符十给中书省,量军国事情缓急,付乘驿者佩之。以开元路隶北京宣抚司。真定路官民所贷官钱,贫不能偿,诏免之。王鹗请于各路选委博学老儒一人,提举本路学校,特诏立诸路提举学校官,以王万庆、敬铉等三十人充之。敕燕京、顺天等路续制人甲五千、马甲及铁装具各二千。

  冬十月庚寅朔,诏凤翔府种田户隶平阳兵籍,毋令出征,务耕屯以给军饷。辛卯,陕西四川行省上言:“军务急速,若待奏报,恐失事机。”诏与都元帅纽璘会议行之。遣道士訾洞春代祀东海广德王庙。壬辰,敕火儿赤、奴怀率所部略地淮西。丁酉,敕爱亦伯等及陕西宣抚司校核不鲁欢、阿蓝塔儿所贷官银。庚子,以右丞张启元行中书省于平阳、太原等路。括西京两路官民,有壮马皆从军,令宣德州杨庭训统之,有力者自备甲仗,无力者官与供给。两路奥鲁官并在家军人,凡有马者并付新军刘总管统领。昂吉所管西夏军,并丰州、荨麻林、夏水阿剌浑皆备鞍马甲仗,及孛鲁欢所管兵,凡徒行者市马给之,并令从军,违者以失误军期论。修燕京旧城。命平章政事赵璧、左三部尚书怯烈门率蒙古、汉军驻燕京近郊、太行一带,东至平滦,西控关陕,应有险阻,于附近民内选谙武事者,修立堡寨守御。以河南屯田万户史权为江汉大都督,依旧戍守。又选锐卒三千付史枢管领,于燕京近郊屯驻。壬寅,命亳州张柔、归德邸浃、睢州王文干、水军解成、张荣实、东平严忠嗣、济南张宏七万户,以所部兵来会。罢东平会计前任官侵用财赋。甲辰,宋兵攻泸州,刘整击败之。诏赏整银五千两,币帛二千匹。失里答、刘元振守御有功,各赏银五百两,将士银万两、币帛千匹。乙巳,诏指挥副使郑江将千人赴开平,指挥使董文炳率善射者千人由鱼儿泊赴行在所,指挥使李伯祐率余兵屯潮河川。壬子,诏霍木海、乞带等自得胜口至中都预备粮饷刍粟。丙辰,诏平章政事塔察儿率军士万人,由古北口西便道赴行在所。

  十一月壬戌,大兵与阿里不哥遇于昔木土脑儿之地,诸王合丹等斩其将合丹火儿赤及其兵三千人,塔察儿与合必赤等复分兵奋击,大破之,追北五十余里。帝亲率诸军以蹑其后,其部将阿脱等降,阿里不哥北遁。庚午,太阴犯昴。壬申,诏免今年赋税。癸酉,驻跸帖买和来之地。以尚书怯烈门、平章赵璧兼大都督,率诸军从塔察儿北上。分蒙古军为二,怯烈门从麦肖出居庸口,驻宣德德兴府;讷怀从阿忽带出古北口,驻兴州。帝亲将诸万户汉军及武卫军,由檀、顺州驻潮河川。敕官给刍粮,毋扰居民。罢十路宣抚司,止存开元路。命诸路市马二万五千余匹,授蒙古军之无马者。丁丑,征诸路宣抚司官赴中都。移跸于速木合打之地。诏汉军屯怀来、缙山。鹰坊阿里沙及阿散兄弟二人以擅离扈从伏诛。

  十二月庚寅,诏封皇子真金为燕王,领中书省事。辛卯,荧惑犯房。壬辰,荧惑犯钩钤。癸巳,以昌、抚、盖利泊等处荐罹兵革,免今岁租赋。甲午,师还,诏撤所在戍兵,放民间新签军。命太常少卿王镛教习大乐。壬寅,以隆寒命诸王合必赤所部军士无行帐者,听舍民居。命陕蜀行中书省给绥德州等处屯田牛、种、农具。初立宫殿府,秩正四品,专职营缮。立尚食局、尚药局。初设控鹤五百四人,以刘德为军使领之。立异样局达鲁花赤,掌御用织造,秩正三品,给银印。赐诸王金银币帛如岁例。是岁,天下户一百四十一万八千四百九十有九,断死罪四十六人。

查看目录 >> 《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izche 方舆胜略十八卷外夷六卷又一卷 广舆考 广舆考 广舆记补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图一卷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图一卷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图一卷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 广舆记二十四卷首一卷 广舆记 广舆记 广舆记 广舆记 广舆记 广舆记 职方考镜 广志绎 广志绎五卷杂志一卷 郡县释名 新刻水陆路程便览 新刻水陆路程便览 一统路程图记 新锓大明一统舆图广略 修攘通考 修攘通考 舆图摘要 广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皇舆考 地理述 地理述 草庐经略舆图总论 舆地略 新刻大明一统志集略 大明一统志略 大明一统志 大明一统志 金刚愍公(光筋)表忠录 金刚愍公(光筋)表忠录 考峻峰府君(崇保)行述 显妣张太夫人行述 洪母潘太夫人墓志铭 显妣王太夫人行述 张夬斋先生(尔耆)墓志铭 显考仙洲府君(□瀛)行述 显继妣吕太恭人(承娧)行述 乔松年列传 先大父少白府君(李安澜)行略 崇祀乡贤录(李森) 显考旭人府君(盛康)行述 先考孝凤府君(王家璧)行状 罗公(惇衍)行状 陶墓塘阡表 孝子谢霞仙先生家传 現代英吉利政治.djvu 工黨一年.djvu 英國勞動黨的真相.djvu 現代比利時政治.djvu 希特勒的夢.djvu 希特勒執政後之.djvu 德國的政府_錢端升.djvu 德國國社黨之青年組織與訓練.djvu 瑞士的政府和政治.djvu 現代奧大利政治_蓋雪維治.djvu 現代捷克斯拉夫政治.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破產者_邊孫商務.djvu 論美國主義.djvu 美國政府與政治.djvu 美國人的性格.djvu 挪威短篇小說集.djvu 論無產階級的政黨.djvu 社會主義運動_MacDonaldJRamsay.djvu 社會主義與社會運動上卷.djvu 社會主義新史.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琵琶記附札記上_高明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琵琶記附札記中_高明雜劇劇本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琵琶記附札記下_高明商務.djvu 各國工會制度.djvu 工會概況統計表_工商部.djvu 國際勞工組織.djvu 世界職工運動文集.djvu 中國職工運動文獻第一卷.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牧羊神_哈姆生商務.djvu 第一次中國勞動年鑒.djvu 英國勞動組合論.djvu 青年與生活.djvu 婦女問題講話_杜君慧.djvu 非常時期之婦女.djvu 中國婦女在法律上之地位_趙鳳喈.djvu 社會學及現代社會問題.djvu 主要社會問題.djvu 社會問題之商榷.djvu 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djvu 社會問題.djvu 農村工作經驗談.djvu 社會病理學_布來克馬姬靈.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瑞典短篇小說集_伍蠡甫商務.djvu 尚志學會叢書之中國人口論_陳長蘅.djvu 羅馬尼亞短篇小說集_MSadoveann等.djvu 湖南長沙崇禮堡鄉村調查_孫本文陳倚興.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東塾讀書記上_陳澧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東塾讀書記下_陳澧商務.djvu 人口問題.djvu 社會的生物基礎.djvu 戰後國際人力復員.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環_希摩諾微支著徐方西譯商務.djvu 生命統計學概論.djvu 人口動態統計方法.djvu 生命表編制法.djvu 日本人口論.djvu 人口統計新論.djvu 中國人口問題之統計分析.djvu 湖北人口三十五年冬季戶口總覆查實施紀要.djvu 衡陽縣調查報告書_衡陽縣調查委員會.djvu 中國家庭改造問題.djvu 西洋氏族制度研究.djvu 婚煙.djvu 國際公法.djvu 社會服務的設計.djvu 內政法規禁煙類.djvu 種族與歷史上冊.djvu 種族與歷史下冊.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希臘文學_王力商務.djvu 民族問題講話.djvu 中國民族之改造.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意大利文學_王希和商務.djvu 遠東民族革命問題.djvu 世界弱小民族的解放運動.djvu 現代國際法問題.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托爾斯泰傳上_羅曼羅蘭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托爾斯泰傳下_羅曼羅蘭商務.djvu 外交指南_宋善良.djvu 國際漫寫第一輯.djvu 近代各國外交政策.djvu 日本問題全面論.djvu 大公報小叢書第五輯之如何處置德國_英尼澤爾.djvu 太平洋問題十講.djvu 意阿問題與國際關係.djvu 一年中國際聯盟處理中日糾紛之經過.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四百萬_歐享利商務.djvu 聯合國組織及其動態_方文正.djvu 華會見聞錄.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藝術之本質_范壽康商務.djvu 中國外交年鑒民國二十四年一月至十二月_薛代強.djvu 王正廷近言錄.djvu 外交部法規彙編第一集_外交部總務司編管科.djvu 山東問題始末.djvu 中國外事警察.djvu 非常時期之外交_周鯁生.djvu 分類編輯不平等條約上冊.djvu 分類編輯不平等條約下冊.djvu 緊急時期的世界與中國.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美術史_大村西崖商務.djvu 蘇聯的遠東關係1931-1944.djvu 日本外交內幕.djvu 日本對華外交政策.djvu 二次大戰國際問題研究叢刊之二十六年來的日蘇關係_張友漁.djvu 日本軍人眼中之日美危機.djvu 日美戰爭第二卷日美可戰乎_日本十八專家.djvu 土耳其最近之外交政策.djvu 美國與滿洲問題.djvu 現代美國外交.djvu 美國的對華政策.djvu 遠東的危機.djvu 法學通論.djvu 正負法論辯證法的法律學方法論.djvu 法學通論.djvu 法學教程.djvu 法學通論.djvu 法律教育.djvu 青年文庫之中國法治之路_吳傳頤.djvu 日本勞動爭議調停法論.djvu 現代法制概論.djvu 中國法律之批判.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