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一 本纪第一

卷一 本纪第一

  ◎太祖

  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讳铁木真,姓奇渥温氏,蒙古部人。太祖其十世祖孛端义儿,母曰阿兰果火,嫁脱奔咩哩犍,生二子,长曰博寒葛答黑,次曰博合睹撒里直。既而夫亡,阿兰寡居,夜寝帐中,梦白光自天窗中入,化为金色神人,来趋卧榻。阿兰惊觉,遂有娠,产一子,即孛端义儿也。孛端义儿状貌奇异,沉默寡言,家人谓之痴,独阿兰语人曰:“此儿非痴,后世子孙必有大贵者。”阿兰没,诸兄分家赀,不及之。孛端义儿曰:“贫贱富贵,命也,赀财何足道!”独乘青白马,至八里屯阿懒之地居焉。食饮无所得,适有苍鹰搏野兽而食,孛端义儿以缗设机取之,鹰即驯狎,乃臂鹰,猎兔禽以为膳,或阙即继,似有天相之。

  居月,有民数十家自统急里忽鲁之野逐水草来迁。孛端义儿结茅与之居,出入相资,自此生理稍足。一日,仲兄忽思之,曰:“孛端义儿独出而无赍,近者得无冻馁乎?”即自来访,邀与俱归。孛端义儿中路谓其兄曰:“统急里忽鲁之民无所属附,若临之以兵,可服也。”兄以为然,至家,即选壮士,令孛端义儿帅之前行,果尽降之。

  孛端义儿殁,子八林昔黑剌秃合必畜嗣,生子曰咩撚笃敦。咩撚笃敦妻曰莫拿伦,生七子而寡。莫拿伦性刚急。时押剌伊而部有群小儿掘田间草根以为食,莫拿伦乘车出,适见之,怒曰:“此田乃我子驰马之所,群儿辄敢坏之邪?”驱车径出,辗伤诸儿,有至死者。押剌伊而忿怨,尽驱莫拿伦马群以去。莫拿伦诸子闻之,不及被甲,往追之。莫拿伦私忧曰:“吾儿不甲以往,恐不能胜敌。”令子妇载甲赴之,已无及矣。既而果为所败,六子皆死。押剌伊而乘胜杀莫拿伦,灭其家。唯一长孙海都尚幼,乳母匿诸积木中,得免。先是莫拿伦第七子纳真,于八剌忽民家为赘婿,故不及难。闻其家被祸,来视之,见病妪十数与海都尚在,其计无所出,幸驱马时,兄之黄马三次掣套竿逸归,纳真至是得乘之。乃伪为牧马者,诣押剌伊而。路逢父子二骑先后行,臂鹰而猎。纳真识其鹰,曰:“此吾兄所擎者也。”趋前绐其少者曰:“有赤马引群马而东,汝见之乎?”曰:“否。”少者乃问曰:“尔所经过有凫雁乎?”曰:“有。”曰:“汝可为吾前导乎?”曰:“可。”遂同行。转一河隈,度后骑相去稍远,刺杀之。絷马与鹰,趋迎后骑,绐之如初。后骑问曰:“前射凫雁者,吾子也,何为久卧不起耶?”纳真以鼻衄对。骑者方怒,纳真乘隙刺杀之。复前行,至一山下,有马数百,牧者唯童子数人,方击髀石为戏。纳真熟视之,亦兄家物也。绐问童子,亦如之。于是登山四顾,悄无来人,尽杀童子,驱马臂鹰而还,取海都并病妪,归八剌忽之地止焉。海都稍长,纳真率八剌忽怯谷诸民,共立为君。海都既立,以兵攻押剌伊而,臣属之,形势浸大,列营帐于八剌合黑河上,跨河为梁,以便往来。由是四傍部族归之者渐众。

  海都殁,子拜姓忽儿嗣。拜姓忽儿殁,子敦必乃嗣。敦必乃殁,子葛不律寒嗣。葛不律寒殁,子八哩丹嗣。八哩丹殁,子也速该嗣,并吞诸部落,势愈盛大。也速该崩,至元三年十月,追谥烈祖神元皇帝。

  初,烈祖征塔塔儿部,获其部长铁木真。宣懿太后月伦适生帝,手握凝血如赤石。烈祖异之,因以所获铁木真名之,志武功也。族人泰赤乌部旧与烈祖相善,后因塔儿不台用事,遂生嫌隙,绝不与通。及烈祖崩,帝方幼冲,部众多归泰赤乌。近侍有脱端火儿真者,亦将叛,帝自泣留之。脱端曰:“深池已干矣,坚石已碎矣,留复何为!”竟帅众驰去。宣懿太后怒其弱己也,麾旗将兵,躬自追叛者,驱其太半而还。时帝麾下搠只别居萨里河。札木合部人秃台察儿居玉律哥泉,时欲相侵凌,掠萨里河牧马以去。搠只麾左右匿群马中,射杀之。札木合以为怨,遂与泰赤乌诸部合谋,以众三万来战。帝时驻军答兰版朱思之野,闻变,大集诸部兵,分十有三翼以俟。已而札木合至,帝与大战,破走之。

  当是时,诸部之中,唯泰赤乌地广民众,号为最强。其族照烈部,与帝所居相近。帝常出猎,偶与照烈猎骑相属。帝谓之曰:“今夕可同宿乎?”照烈曰:“同宿固所愿,但从者四百,因糗粮不具,已遣半还矣,今将奈何?”帝固邀与宿,凡其留者,悉饮食之。明日再合围,帝使左右驱兽向照烈,照烈得多获以归。其众感之,私相语曰:“泰赤乌与我虽兄弟,常攘我车马,夺我饮食,无人君之度。有人君之度者,其惟铁木真太子乎?”照烈之长玉律,时为泰赤乌所虐,不能堪,遂与塔海答鲁领所部来归,将杀泰赤乌以自效。帝曰:“我方熟寐,幸汝觉我,自今车辙人迹之途,当尽夺以与汝矣。”已而二人不能践其言,复叛去。塔海答鲁至中路,为泰赤乌部人所杀,照烈部遂亡。

  时帝功德日盛,泰赤乌诸部多苦其主非法,见帝宽仁,时赐人以裘马,心悦之。若赤老温、若哲别、若失力哥也不干诸人,若朵郎吉、若札剌儿、若忙兀诸部,皆慕义来降。

  帝会诸族薛彻、大丑等,各以旄车载湩酪,宴于斡难河上。帝与诸族及薛彻别吉之毋忽儿真之前,共置马湩一革囊;薛彻别吉次毋野别该之前,独置一革囊。忽儿真怒曰:“今不尊我,而贵野别该乎?”疑帝之主膳者失丘儿所为,遂笞之。于是颇有隙。时皇弟别里古台掌帝乞列思事,(乞列思,华言禁外系马所也。)播里掌薛彻别吉乞列思事。播里从者因盗去马靷,别里古台执之。播里怒,斫别里古台,伤其背。左右欲斗,别里古台止之,曰:“汝等欲即复仇乎?我伤幸未甚,姑待之。”不听,各持马乳橦疾斗,夺忽儿真、火里真二哈敦以归。薛彻别吉遣使请和,因令二哈敦还。会塔塔儿部长蔑兀真笑里徒背金约,金主遣丞相完颜襄帅兵逐之北走。帝闻之,发近兵自斡难河迎击,仍谕薛彻别吉帅部人来助。候六日不至,帝自与战,杀蔑兀真笑里徒,尽虏其辎重。帝之麾下有为乃蛮部人所掠者,帝欲讨之,复遣六十人征兵于薛彻别吉。薛彻别吉以旧怨之故,杀其十人,去五十人衣而归之。帝怒曰:“薛彻别吉曩笞我失丘儿,斫伤我别里古台,今又敢乘敌势以陵我耶?”因帅兵逾沙碛攻之,杀虏其部众,唯薛彻、大丑仅以妻孥免。越数月,帝复伐薛彻、大丑,追至帖烈徒之隘,灭之。

  克烈部札阿绀孛来归。札阿绀孛者,部长汪罕之弟也。汪罕名脱里,受金封爵为王,番言音重,故称王为汪罕。初,汪罕之父忽儿札胡思杯禄既卒,汪罕嗣位,多杀戮昆弟。其叔父菊儿罕帅兵与汪罕战,逼于哈剌温隘,败之,仅以百余骑脱走,奔于烈祖。烈祖亲将兵逐菊儿罕走西夏,复夺部众归汪罕。汪罕德之,遂相与盟,称为按答。(按答,华言交物之友也。)烈祖崩,汪罕之弟也力可哈剌,怨汪罕多杀之故,复叛归乃蛮部。乃蛮部长亦难赤为发兵伐汪罕,尽夺其部众与之。汪罕走河西、回鹘、回回三国,奔契丹。既而复叛归,中道粮绝,捋羊乳为饮,刺橐驼血为食,困乏之甚。帝以其与烈祖交好,遣近侍往招之。帝亲迎抚劳,安置军中振给之,遂会于土兀剌河上,尊汪罕为父。

  未几,帝伐蔑里乞部,与其部长脱脱战于莫那察山,遂掠其资财、田禾,以遗汪罕。汪罕因此部众稍集。居亡何,汪罕自以其势足以有为,不告于帝,独率兵复攻蔑里乞部。部人败走,脱脱奔八儿忽真之隘。汪罕大掠而还,于帝一无所遗,帝不以屑意。

  会乃蛮部长不欲鲁罕不服,帝复与汪罕征之。至黑辛八石之野,遇其前锋也的脱孛鲁者,领百骑来战,见军势渐逼,走据高山,其马鞍转坠,擒之。曾未几何,帝复与乃蛮骁将曲薛吾撒八剌二人遇,会日暮,各还营垒,约明日战。是夜,汪罕多燃火营中,示人不疑,潜移部众于别所。及旦,帝始知之,因颇疑其有异志,退师萨里河。既而汪罕亦还至土兀剌河,汪罕子亦剌合及札阿绀孛来会。曲薛吾等察知之,乘其不备,袭虏其部众于道。亦剌合奔告汪罕,汪罕命亦剌合与卜鲁忽共追之,且遣使来曰:“乃蛮不道,掠我人民,太子有四良将,能假我以雪耻乎?”帝顿释前憾,遂遣博尔术、木华黎、博罗浑、赤老温四人,帅师以往。师未至,亦剌合已追及曲薛吾,与之战,大败,卜鲁忽成擒,流矢中亦合马胯,几为所获。须臾,四将至,击乃蛮走,尽夺所掠归汪罕。已而与皇弟哈撒儿再伐乃蛮,拒斗于忽兰盏侧山,大败之,尽杀其诸将族众,积尸以为京观,乃蛮之势遂弱。

  时泰赤乌犹强,帝会汪罕于萨里河,与泰赤乌部长沆忽等大战斡难河上,败走之,斩获无算。哈答斤部、散只兀部、朵鲁班部、塔塔儿部、弘吉剌部闻乃蛮、泰赤乌败,皆畏威不自安,会于阿雷泉,斩白马为誓,欲袭帝及汪罕。弘吉剌部长迭夷恐事不成,潜遣人告变。帝与汪罕自虎图泽逆战于杯亦烈川,又大败之。汪罕遂分兵,自由怯绿怜河而行。札阿绀孛谋于按敦阿述、燕火脱儿等曰:“我兄性行不常,既屠绝我昆弟,我辈又岂得独全乎?”按敦阿述泄其言,汪罕令执燕火脱儿等至帐下,解其缚,且谓燕火脱儿曰:“吾辈由西夏而来,道路饥困,其相誓之语,遽忘之乎?”因唾其面,坐上之人皆起而唾之。汪罕又屡责札阿绀孛,至于不能堪,札阿绀孛与燕火脱儿等俱奔乃蛮。

  帝驻军于彻彻儿山,起兵伐塔塔儿部。部长阿剌兀都儿等来逆战,大败之。

  时弘吉剌部欲来附,哈撒儿不知其意,往掠之。于是弘吉剌归札木合部,与朵鲁班、亦乞剌思、哈答斤、火鲁剌思、塔塔儿、散只兀诸部,会于犍河,共立札木合为局儿罕,盟于秃律别儿河岸,为誓曰:“凡我同盟,有泄此谋者,如岸之摧,如林之伐。”誓毕,共举足蹋岸,挥刀斫林,驱士卒来侵。塔海哈时在众中,与帝麾下抄吾儿连姻。抄吾儿偶往视之,具知其谋,即还至帝所,悉以其谋告之。帝即起兵,逆战于海剌儿、帖尼火鲁罕之地,破之,札木合脱走,弘吉剌部来降。

  岁壬戌,帝发兵于兀鲁回失连真河,伐按赤塔塔儿、察罕塔塔儿二部。先誓师曰:“苟破敌逐北,见弃遗物,慎无获,俟军事毕散之。”既而果胜,族人按弹、火察儿、答力台三人背约,帝怒,尽夺其所获,分之军中。

  初,脱脱败走八儿忽真隘,既而复出为患,帝帅兵讨走之。至是又会乃蛮部不欲鲁罕约朵鲁班、塔塔儿、哈答斤、散只兀诸部来侵。帝遣骑乘高四望,知乃蛮兵渐至,帝与汪罕移军入塞。亦剌合自北边来据高山结营,乃蛮军冲之不动,遂还。亦剌合寻亦入塞。将战,帝迁辎重于他所,与汪罕倚阿兰塞为壁,大战于阙奕坛之野,乃蛮使神巫祭风雪,欲因其势进攻。既而反风,逆击其阵,乃蛮军不能战,欲引还。雪满沟涧,帝勒兵乘之,乃蛮大败。是时札木合部起兵援乃蛮,见其败,即还,道经诸部之立己者,大纵掠而去。

  帝欲为长子术赤求昏于汪罕女抄儿伯姬,汪罕之孙秃撒合亦欲尚帝女火阿真伯姬,俱不谐,自是颇有违言。初,帝与汪罕合军攻乃蛮,约明日战,札木合言于汪罕曰:“我于君是白翎雀,他人是鸿雁耳。白翎雀寒暑常在北方,鸿雁遇寒则南飞就暖耳。”意谓帝心不可保也。汪罕闻之疑,遂移部众于别所。及议昏不成,札木合复乘隙谓亦剌合曰:“太子虽言是汪罕之子,尝通信于乃蛮,将不利于君父子。君若能加兵,我当从傍助君也。”亦剌合信之。会答力台、火察儿、按弹等叛归亦剌合,亦说之曰:“我等愿佐君讨宣懿太后诸子也。”亦剌合大喜,遣使言于汪罕。汪罕曰:“札木合,巧言寡信人也,不足听。”亦剌合力言之,使者往返者数四。汪罕曰:“吾身之存,实太子是赖。髭须已白,遗骸冀得安寝,汝乃喋喋不已耶?汝善自为之,毋贻吾忧可也。”札木合遂纵火焚帝牧地而去。

  岁癸亥,汪罕父子谋欲害帝,乃遣使者来曰:“向者所议姻事,今当相从,请来饮布浑察儿。”(布浑察儿,华言许亲酒也。)帝以为然,率十骑赴之,至中道,心有所疑,命一骑往谢,帝遂还。汪罕谋既不成,即议举兵来侵。圉人乞失力闻其事,密与弟把带告帝。帝即驰军阿兰塞,悉移辎重于他所,遣折里麦为前锋,俟汪罕至,即整兵出战。先与朱力斤部遇,次与董哀部遇,又次与火力失烈门部遇,皆败之;最后与汪罕亲兵遇,又败之。亦剌合见势急,突来冲阵,射之中颊,即敛兵而退。怯里亦部人遂弃汪罕来降。

  汪罕既败而归,帝亦将兵还,至董哥泽驻军,遣阿里海致责于汪罕曰:“君为叔父菊儿罕所逐,困迫来归,我父即攻菊儿罕,败之于河西,其土地人民尽收与君,此大有功于君一也。君为乃蛮所攻,西奔日没处。君弟札阿绀孛在金境,我亟遣人召还。比至,又为蔑里乞部人所逼,我请我兄薛彻别及及我弟大丑往杀之,此大有功于君二也。君困迫来归时,我过哈丁里,历掠诸部羊、马、资财,尽以奉君,不半月间,令君饥者饱,瘠者肥,此大有功于君三也。君不告我,往掠蔑里乞部,大获而还,未尝以毫发分我,我不以为意。及君为乃蛮所倾覆,我遣四将夺还尔民人,重立尔国家,此大有功于君四也。我征朵鲁班、塔塔儿、哈答斤、散只兀、弘吉剌五部,如海东鸷禽之于鹅雁,见无不获,获则必致于君,此大有功于君五也。是五者皆有明验,君不报我则已,今乃易恩为仇,而遽加兵于我哉?”汪罕闻之,语亦剌合曰:“我向者之言何如?吾儿宜识之。”亦剌合曰:“事势至今日,必不可已,唯有竭力战斗。我胜则并彼,彼胜则并我耳。多言何为?”时帝诸族按弹、火察儿皆在汪罕左右,帝因遣阿里海诮责汪罕,就令告之曰:“昔者吾国无主,以薛彻、太丑二人实我伯祖八剌哈之裔,欲立之。二人既已固辞,乃以汝火察儿为伯父聂坤之子,又欲立之,汝又固辞。然事不可中辍,复以汝按弹为我祖忽都剌之子,又欲立之,汝又固辞。于是汝等推戴吾为之主,初岂我之本心哉,不自意相迫至于如此也。三河,祖宗肇基之地,毋为他人所有。汝善事汪罕,汪罕性无常,遇我尚如此,况汝辈乎?我今去矣,我今去矣!”按弹等无一言。

  帝既遣使于汪罕,遂进兵虏弘吉剌别部溺儿斤以行。至班朱尼河,河水方浑,帝饮之以誓众。有亦乞烈部人孛徒者,为火鲁剌部所败,因遇帝,与之同盟。哈撒儿别居哈剌浑山,妻子为汪罕所虏,挟幼子脱虎走,粮绝,探鸟卵为食,来会于河上。时汪罕形势盛强,帝微弱,胜败未可知,众颇危惧。凡与饮河水者,谓之饮浑水,言其曾同艰难也。汪罕兵至,帝与战于哈阑真沙陀之地,汪罕大败,其臣按弹、火察儿、札木合等谋弑汪罕,弗克,往奔乃蛮。答力台、把怜等部稽颡来降。帝移军斡难河源,谋攻汪罕,复遣二使往汪罕,伪为哈撒儿之言曰:“我兄太子今既不知所在,我之妻孥又在王所,纵我欲往,将安所之耶?王傥弃我前愆,念我旧好,即束手来归矣。”汪罕信之,因遣人随二使来,以皮囊盛血与之盟。及至,即以二使为向导,令军士衔枚夜趋折折运都山,出其不意,袭汪罕,败之,尽降克烈部众,汪罕与亦剌合挺身遁去。汪罕叹曰:“我为吾儿所误,今日之祸,悔将何及!”汪罕出走,路逢乃蛮部将,遂为其所杀。亦剌哈走西夏,日剽掠以自资。既而亦为西夏所攻走,至龟兹国,龟兹国主以兵讨杀之。帝既灭汪罕,大猎于帖麦该川,宣布号令,振凯而归。

  时乃蛮部长太阳罕心忌帝能,遣使谋于白达达部主阿剌忽思曰:“吾闻东方有称帝者,天无二日,民岂有二王耶?君能益吾右翼,吾将夺其弧矢也。”阿剌忽思即以是谋报帝,居无何,举部来归。

  岁甲子,帝大会于帖麦该川,议伐乃蛮。群臣以方春马瘦,宜俟秋高为言。皇弟斡赤斤曰:“事所当为,断之在早,何可以马瘦为辞?”别里古台亦曰:“乃蛮欲夺我弧矢,是小我也,我辈义当同死。彼恃其国大而言夸,苟乘其不备而攻之,功当可成也。”帝悦,曰:“以此众战,何忧不胜。”遂进兵伐乃蛮,驻兵于建忒该山,先遣虎必来、哲别二人为前锋。太阳罕至自按台,营于沆海山,与蔑里乞部长脱脱、克烈部长阿怜太石、猥剌部长忽都花别吉,暨秃鲁班、塔塔儿、哈答斤、散只兀诸部合,兵势颇盛。时我队中羸马有惊入乃蛮营中者,太阳罕见之,与众谋曰:“蒙古之马瘦弱如此,今当诱其深入,然后战而擒之。”其将火力速八赤对曰:“先王战伐,勇进不回,马尾人背不使敌人见之。今为此迁延之计,得非心中有所惧乎?苟惧之,何不令后妃来统军也。”太阳罕怒,即跃马索战。帝以哈撒儿主中军。时札木合从太阳罕来,见帝军容整肃,谓左右曰:“乃蛮初举兵,视蒙古军若甗珝羔儿,意谓蹄皮亦不留。今吾观其气势,殆非往时矣。”遂引所部兵遁去。是日,帝与乃蛮军大战至晡,禽杀太阳罕。诸部军一时皆溃,夜走绝险,坠崖死者不可胜计。明日,余众悉降。于是朵鲁班、塔塔儿、哈答斤、散只兀四部亦来降。已而复征蔑里乞部,其长脱脱奔太阳罕之兄卜欲鲁罕,其属带儿兀孙献女迎降,俄复叛去。帝至泰寒寨,遣孛罗欢、沈白二人领右军往平之。

  岁乙丑,帝征西夏,拔力吉里寨,经落思城,大掠人民及其橐驼而还。

  元年丙寅,帝大会诸王群臣,建九斿白旗,即皇帝位于斡难河之源,诸王群臣共上尊号曰成吉思皇帝。是岁实金泰和之六年也。帝既即位,遂发兵复征乃蛮。时卜欲鲁罕猎于兀鲁塔山,擒之以归。太阳罕子屈出律罕与脱脱奔也儿的石河上。帝始议伐金。初,金杀帝宗亲咸补海罕,帝欲复仇。会金降俘等具言金主璟肆行暴虐,帝乃定议致讨,然未敢轻动也。

  二年丁卯秋,再征西夏,克斡罗孩城。是岁,遣按弹、不兀剌二人使乞力吉思。既而野牒亦纳里部、阿里替也儿部,皆通使来献名鹰。

  三年戊辰春,帝至自西夏。夏,避暑龙庭。冬,再征脱脱及屈出律罕。时斡亦剌部等遇我前锋,不战而降,因用为向导。至也儿的石河,讨蔑里乞部,灭之,脱脱中流矢死,屈出律奔契丹。

  四年己巳春,畏吾儿国来归。帝入河西,夏主李安全遣其世子率师来战,败之,获其副元帅高令公。克兀剌海城,俘其太傅西壁氏。进至克夷门,复败夏师,获其将嵬名令公。薄中兴府,引河水灌之,堤决,水外溃,遂撤围还。遣太傅讹答入中兴,招谕夏主,夏主纳女请和。

  五年庚午春,金谋来伐,筑乌沙堡。帝命遮别袭杀其众,遂略地而东。初,帝贡岁币于金,金主使卫王允济受贡于净州。帝见允济不为礼。允济归,欲请兵攻之。会金主璟殂,允济嗣位,有诏至国,传言当拜受。帝问金使曰:“新君为谁?”金使曰:“卫王也。”帝遽南面唾曰:“我谓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此等庸懦亦为之耶?何以拜为!”即乘马北去。金使还言,允济益怒,欲俟帝再入贡,就进场害之。帝知之,遂与金绝,益严兵为备。

  六年辛未春,帝居怯绿连河。西域哈剌鲁部主阿昔兰罕来降,畏吾儿国主亦都护来觐。二月,帝自将南伐,败金将定薛于野狐岭,取大水泺、丰利等县。金复筑乌沙堡。秋七月,命遮别攻乌沙堡及乌月营,拔之。八月,帝及金师战于宣平之会河川,败之。九月,拔德兴府,居庸关守将遁去。遮别遂入关,抵中都。

  冬月,袭金群牧监,驱其马而还。耶律阿海降,入见帝于行在所。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分徇云内、东胜、武、朔等州,下之。是冬,驻跸金之北境。刘伯林、夹谷长哥等来降。

  七年壬申春正月,耶律留哥聚众于隆安,自为都元帅,遣使来附。帝破昌、桓、抚等州。金将纥石烈九斤等率兵三十万来援,帝与战于獾儿觜,大败之。秋,围西京。金元帅左都监奥屯襄率师来援,帝遣兵诱至密谷口,逆击之,尽殪。复攻西京,帝中流矢,遂撤围。九月,察罕克奉圣州。冬十二月甲申,遮别攻东京不拔,即引去,夜驰还,袭克之。

  八年癸酉春,耶律留哥自立为辽王,改元元统。秋七月,克宣德府,遂攻德兴府。皇子拖雷、驸马赤驹先登,拔之。帝进至怀来,及金行省完颜纲、元帅高琪战,败之,追至北口。金兵保居庸。诏可忒、薄刹守之,遂趋涿鹿。金西京留守忽沙虎遁去。帝出紫荆关,败金师于五回岭,拔涿、易二州。契丹讹鲁不儿等献北口,遮别遂取居庸,与可忒、薄刹会。八月,金忽沙虎弑其主允济,迎丰王珣立之。是秋,分兵三道:命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为右军,循太行而南,取保、遂、安肃、安、定、邢、洺、磁、相、卫、辉、怀、孟,掠泽、潞、辽、沁、平阳、太原、吉、隰,拔汾、石、岚、忻、代、武等州而还;皇弟哈撒儿及斡陈那颜、拙赤、薄刹为左军,遵海而东,取蓟州、平、滦、辽西诸郡而还;帝与皇子拖雷为中军,取雄、霸、莫、安、河间、沧、景、献、深、祁、蠡、冀、恩、濮、开、滑、博、济、泰安、济南、滨、棣、益都、淄、濰、登、莱、沂等郡。复命木华黎攻密州,屠之。史天倪、萧勃迭率众来降,木华黎承制并以为万户。帝至中都,三道兵还,合屯大口。是岁,河北郡县尽拔,唯中都、通、顺、真定、清、沃、大名、东平、德、邳、海州十一城不下。

  九年甲戌春三月,驻跸中都北郊。诸将请乘胜破燕,帝不从,乃遣使谕金主曰:“汝山东、河北郡县悉为我有,汝所守惟燕京耳。天既弱汝,我复迫汝于险,天其谓我何?我今还军,汝不能犒师以弭我诸将之怒耶?”金主遂遣使求和,奉卫绍王女岐国公主及金帛、童男女五百、马三千以献,仍遣其丞相完颜福兴送帝出居庸。夏五月,金主迁汴,以完颜福兴及参政抹撚尽忠辅其太子守忠,留守中都。六月,金糺军斫答等杀其主帅,率众来降。诏三摸合、石抹明安与斫答等围中都。帝避暑鱼儿泺。秋七月,金太子守忠走汴。冬十月,木华黎征辽东,高州卢琮、金朴等降。锦州张鲸杀其节度使,自立为临海王,遣使来降。

  十年乙亥春正月,金右副元帅蒲察七斤以通州降,以七斤为元帅。二月,木华黎攻北京,金元帅寅答虎、乌古伦以城降,以寅答虎为留守,吾也而权兵马都元帅镇之。兴中府元帅石天应来降,以天应为兴中府尹。三月,金御史中丞李英等率师援中都,战于霸州,败之。夏四月,克清、顺二州。诏张鲸总北京十提控兵从南征,鲸谋叛,伏诛。鲸弟致遂据锦州,僣号汉兴皇帝,改元兴龙。五月庚申,金中都留守完颜福兴仰药死,抹撚尽忠弃城走,明安入守之。是月,避暑桓州凉泾,遣忽都忽等籍中都帑藏。秋七月,红罗山寨主杜秀降,以秀为锦州节度使。遣乙职里往谕金主以河北、山东未下诸城来献,及去帝号为河南王,当为罢兵,不从。诏史天倪南征,授右副都元帅,赐金虎符。八月,天倪取平州,金经略使乞住降。木华黎遣史进道等攻广宁府,降之。是秋,取城邑凡八百六十有二。

  冬月,金宣抚蒲鲜万奴据辽东,僣称天王,国号大真,改元天泰。十一月,耶律留哥来朝,以其子斜阇入侍。史天祥讨兴州,擒其节度使赵守玉。

  十一年丙子春,还庐朐河行宫。张致陷兴中府,木华黎讨平之。秋,撒里知兀三摸合拔都鲁率师由西夏趋关中,遂越潼关,获金西安军节度使尼庞古薄鲁虎,拔汝州等郡,抵汴京而还。冬十月,薄鲜万奴降,以其子帖哥入侍。既而复叛,僣称东夏。

  十二年丁丑夏,盗祁和尚据武平,史天祥讨平之,遂擒金将巢元帅以献。察罕破金监军夹谷于霸州,金求和,察罕乃还。秋八月,以木华黎为太师,封国王,将蒙古、糺、汉诸军南征,拔遂城、蠡州。冬,克大名府,遂东定益都、淄、登、莱、濰、密等州。是岁,秃满部民叛,命钵鲁完、朵鲁伯讨平之。

  十三年戊寅秋八月,兵出紫荆口,获金行元帅事张柔,命还其旧职。木华黎自西京入河东,克太原、平阳及忻、代、泽、潞、汾、霍等州。金将武仙攻满城,张柔击败之。是年,伐西夏,围其王城,夏主李遵顼出走西凉。契丹六哥据高丽江东城,命哈真、札剌率师平之;高丽王皞遂降,请岁贡方物。

  十四年己卯春,张柔败武仙,降祁阳、曲阳、中山等城。夏六月,西域杀使者,帝率师亲征,取讹答剌城,擒其酋哈只儿只兰秃。秋,木华黎克岢岚、吉、隰等州,进攻绛州,拔其城,屠之。

  十五年庚辰春三月,帝克蒲华城。夏五月,克寻思干城,驻跸也儿的石河。秋,攻斡脱罗儿城,克之。木华黎徇地至真定,武仙出降。以史天倪为河北西路兵马都元帅、行府事,仙副之。东平严实籍彰德、大名、磁、洺、恩、博、滑、浚等州户三十万来归,木华黎承制授实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省事。冬,金邢州节度使武贵降。木华黎攻东平,不克,留严实守之,撤围趋洺州,分兵徇河北诸郡。是岁,授董俊龙虎卫上将军、右副都元帅。

  十六年辛巳春,帝攻卜哈儿、薛迷思干等城,皇子术赤攻养吉干、八儿真等城,并下之。夏四月,驻跸铁门关,金主遣乌古孙仲端奉国书请和,称帝为兄,不允。金东平行省事忙古弃城遁,严实入守之。宋遣苟梦玉来请和。夏六月,宋涟水忠义统辖石珪率众来降,以珪为济、兖、单三州总管。秋,帝攻班勒纥等城,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分攻玉龙杰赤等城,下之。冬十月,皇子拖雷克马鲁察叶可、马鲁、昔剌思等城。木华黎出河西,克葭、绥德、保安、鄜、坊、丹等州,进攻延安,不下。十一月,宋京东安抚使张琳以京东诸郡来降,以琳为沧、景、滨、棣等州行都元帅。是岁诏谕德顺州。

  十七年壬午春,皇子拖雷克徒思、匿察兀儿等城,还经木剌夷国,大掠之,渡搠搠阑河,克也里等城。遂与帝会,合兵攻塔里寒寨,拔之。木华黎军克乾、泾、邠、原等州,攻凤翔,不下。夏,避暑塔里寒寨。西域主札阑丁出奔,与灭里可汗合,忽都忽与战不利。帝自将击之,擒灭里可汗。札阑丁遁去,遣八剌追之,不获。秋,金复遣乌古孙仲端来请和,见帝于回鹘国。帝谓曰:“我向欲汝主授我河朔地,令汝主为河南王,彼此罢兵,汝主不从。今木华黎已尽取之,乃始来请耶?”仲端乞哀,帝曰:“念汝远来,河朔既为我有,关西数城未下者,其割付我,令汝主为河南王,勿复违也。”仲端乃归。金平阳公胡天祚以青龙堡降。冬十月,金河中府来附,以石天应为兵马都元帅守之。

  十八年癸未春三月,太师国王木华黎薨。夏,避暑八鲁弯川。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及八剌之兵来会,遂定西域诸城,置达鲁花赤监治之。冬十月,金主珣殂,子守绪立。是岁,宋复遣苟梦玉来。

  十九年甲申夏,宋大名总管彭义斌侵河北,史天倪与战于恩州,败之。是岁,帝至东印度国,角端见,班师。

  二十年乙酉春正月,还行宫。二月,武仙以真定叛,杀史天倪。董俊判官李全亦以中山叛。三月,史天泽击仙走之,复真定。夏六月,彭义斌以兵应仙,天泽御于赞皇,擒斩之。

  二十一年丙戌春正月,帝以西夏纳仇人实勒噶克繖昆及不遣质子,自将伐之。

  二月,取黑水等城。夏,避暑于浑垂山。取甘、肃等州。秋,取西凉府搠罗、河罗等县,遂逾沙陀,至黄河九渡,取应里等县。九月,李全执张琳,郡王带孙进兵围全于益都。冬十一月庚申,帝攻灵州,夏遣嵬名令公来援。丙寅,帝渡河击夏师,败之。丁丑,五星聚见于西南。驻跸盐州川。十二月,李全降。授张柔行军千户、保州等处都元帅。是岁,皇子窝阔台及察罕之师围金南京,遣唐庆责岁币于金。

  二十二年丁亥春,帝留兵攻夏王城,自率师渡河攻积石州。二月,破临洮府。

  三月,破洮、河、西宁二州。遣斡陈那颜攻信都府,拔之。夏四月,帝次龙德,拔德顺等州,德顺节度使爱申、进士马肩龙死焉。五月,遣唐庆等使金。闰月,避暑六盘山。六月,金遣完颜合周、奥屯阿虎来请和。帝谓群臣曰:“朕自去冬五星聚时,已尝许不杀掠,遽忘下诏耶。今可布告中外,令彼行人亦知朕意。”是月,夏主李晛降。帝次清水县西江。秋七月壬午,不豫。己丑,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临崩谓左右曰:“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则下兵唐、邓,直捣大梁。金急,必征兵潼关。然以数万之众,千里赴援,人马疲弊,虽至弗能战,破之必矣。”言讫而崩,寿六十六,葬起辇谷。至元三年冬十月,追谥圣武皇帝。至大二年冬十一月庚辰,加谥法天启运圣武皇帝,庙号太祖。在位二十二年。

  帝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故能灭国四十,遂平西夏。其奇勋伟迹甚众,惜乎当时史官不备,或多失于纪载云。

  戊子年。是岁,皇子拖雷监国。

《元史》 相关内容:

后一:卷二 本纪第二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解密:东吴名将周瑜为何会遭受罗贯中的贬低? 甲午战争中帝党清流:不懂战却好战一味攻击北洋 岳飞死后遭落井下石:僚属否认自己是“岳家军” 揭秘:山西最早的中国 光发掘墓葬就一千余座 嘉庆帝诛杀和珅的背后隐情:两人早就有积怨 佤族拉木鼓有何历史起源?又是如何发展的 文天祥究竟是不是民族英雄? 奉系军阀冯德麟简介 日俄战争时期做过绿林好汉 晋察冀军区四十团:连续激战3天收复张家口 塔塔尔族历史 塔塔尔族的传统商业有哪些 后赵君主石遵的母亲是谁 石遵的母亲生平简介 揭秘:历史上为妓女终身不娶的古代大诗人是谁 抗日名将蔡廷锴:揭秘影响中国历史的三次决定 古代皇帝秘闻:是哪个皇帝规定和尚不能吃肉的? 揭秘唐玄宗李隆基后宫秘闻:历史上第一次有外籍妃子 三国解密:刘备为什么不给赵云加官进爵? 蒙古帝国的末代皇帝林丹汗只娶了八位老婆吗? 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用的是什么武器 咸丰皇帝为何赖在圆明园不走?其中有何隐情 揭开项羽乌江自刎原因:不想让战争害死更多民众? 尼姑武则天感恩寺破戒为皇帝生子:孩子是谁的 苏秦和张仪:二人是同学?一个赌棍和一个骗子 敢与秦国争锋的赵国为何亡在一个女人手上? 猛犸象有可能复活 猛犸象是什么 揭秘索额图为什么会成为康熙朝第一罪人? 豫西鄂北会战战争经过:解除对武汉侧背的威胁 武则天野史:女皇武则天的私生活究竟触犯了谁? 古代四大男神无一善终:兰陵王高长恭死于毒酒 红楼梦中低调的老实孩子玉钏为什么运气的好? 瓦岗寨的“混世魔王” 揭秘历史上真实的程咬金 汉初吏治并不清廉:萧何大收贿赂丞相爱喝人乳 明朝皇帝的特殊癖好:为何喜欢打文人的屁股? 诸葛亮和司马懿,谁更胜一筹? 刘表版三顾茅庐:庞德公为何不接受刘表的邀请? 唐代轶事:称皇帝“万万岁”是从女皇武则天开始 3000年前的古埃及 曾让木乃伊复活? 历史上的包拯是怎样的人 包拯与楚楚的感情故事 摄政王多尔衮因美人放弃江山值得吗? 春秋五霸分别指的是谁?他们国力究竟有多强 清朝贪官和珅的马屁艺术:清朝巨贪是怎样练成的? 固伦和敬公主丈夫是谁?固伦和敬公主子女有哪些 历史趣闻:揭古人因吃饭引发的大事件! 顾曲周郎的故事 长平之战的影响:大大加快秦统一六国的脚步 吐蕃是现在的哪里?吐蕃是今天哪个民族 牛李党争的结果是什么?牛李党争什么时候结束 皇帝陵墓宝物虽多不能乱挖 一口棺材害7条命 揭秘历史上真实的程咬金 真活了120岁吗? 千古一帝因何而亡?揭秘秦始皇死亡之谜团 中国历史上十大不败的军神:盘点10大常胜将军! 耶律宗真的母亲是谁?耶律宗真有多少个老婆? 揭秘: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原型是“满洲第一才子”? 揭秘:冯小怜只是宫女却公然与皇帝朝堂上调情 时代的悲哀:为何不少古代文人才子英年早逝? 德国记者笔下的伪满洲国:995条人命只值两千 大唐猛将苏定方:一人竟然灭掉三国 柔然二王子多伦简介《花木兰传奇》多伦王子是谁 政治家康有为的另一面:清末时期的融资界高手 朱棣曾经下令,将一万多名尼姑和女道士抓到京城 清朝地宫里的女尸为何面目栩栩如生? 金宣宗完颜珣的简介 金宣宗为什么要南迁 揭秘项羽:爱作秀 称他是英雄就逞英雄 揭秘:奸雄曹操是如何一个人应付三个皇帝的? 岭南圣母冼夫人简介 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冼夫人 曹操为什么不选曹植做为魏国继承人? 张仪的妻子是谁?张仪怎么死的? 揭秘李世民的女儿为什么会爱上一个野和尚? 隋炀帝杨广被黑千年 四个你想不到的历史事实 郑板桥《题画兰》的诗作赏析 卫长公主是谁?历史上唯一惨遭腰斩的长公主 揭秘乐工李龟年和唐玄宗竟是怎样的关系? 揭秘董卓真的吃人肉了吗 董卓到底有多胖 美女李清照不为人知的一面:好赌成性还喝花酒? 唐朝谁家老婆如此凶猛?命不要也要坚持一夫一妻 建文帝朱允炆在位多少年 建文帝下落是怎样的 慈禧太后不识灯泡 直把瓦数当烛数 未卜先知!揭秘古代五大著名预言 抗战英烈金方昌:誓死不投降日寇的回族小勇士 苏轼《次韵苏伯固游蜀冈送李孝博奉使岭表》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岑参《青门歌送东台张判官》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不可不知:揭秘北京城暗藏神秘风水布局 明成祖朱棣有几个女儿分别叫什么? 古代皇帝也不好当:曾有皇帝生生竟被贵妃闷死 曾国藩称帝之谜:曾国藩手握重兵为何不称帝 韦后之乱究竟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 刺刀的故事:近战肉搏中叱咤风云的冷兵器 历史揭秘:耿弇为何功高震主却得善终? 李鸿章:清国的编辑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 揭秘康熙皇帝的苦难童年:其母不被顺治皇帝喜欢 袁世凯是一个知晓时政兵法 懂人情世故的人吗? 打草惊蛇的故事简介 成语打草惊蛇是什么意思 满族习俗 满族的丧葬习俗是怎样来的 毛文龙与袁崇焕:毛文龙与袁崇焕究竟有什么恩怨 权倾天下的吕后为何对一个男人低声下气? 孙悟空师傅菩提祖师真实真份 竟然是他? 宋国太子痤之死:史上第一位被太监逼死的太子 安史之乱时王维身事贼心背异:立场坚定威武不屈 魏晋南北朝服饰:魏晋南北朝的妇女假髻 汉武帝开疆拓土的缘由竟只是种特色小吃? 宁远大捷的简介 宁远大捷的历史背景 洋防輯要二十四卷 [乾隆]曲阜縣志一百卷 醫學四要四種 注解傷寒論十卷 普渡妙經注解純陽普渡妙經 燕泉何先生餘冬序錄六十五卷 復初齋詩稿不分卷 監本附釋音春秋公羊注疏四卷 脈因證治二卷 瑤華傳八卷三十二回 阿里巴巴遇盜記 稽古錄二十卷 摩訶僧祗律四十卷 劉賓客詩集九卷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文集一百十卷 湖北叢書 胡曾二公集要略四卷 [同治]袁州府志十卷首一卷 習之先生全集錄二卷 淵雅堂編年詩稿十六卷 江西賦役經制全書□□卷 新出小下棋 萬里吟 爾雅正義二十卷 慈悲道場懴法十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覧一百二十卷 [康熙]續灤志補 彙刻書目二十卷 [寒石先生集] 賜硯齋集十二卷 三異錄八卷 承天方古詩一卷 閑閑老人詩集十卷目錄二卷 朱子集一百四卷目錄二卷 醫方湯頭歌訣一卷經絡歌訣一卷 讀畫齋重刻南宋群賢小集 盛明百家詩選三十四卷首一卷 梅花夢二卷 新鐫京本校正華夷總覽大明官制七卷 白香山詩集長慶集二十卷後集十七卷别集一卷補遺二卷 詠梅軒仰觀錄二卷十家語錄摘要詠梅軒撘記詠梅軒撘記剩稿詠梅軒撘記增訂 太平廣記五百卷 風俗通義十卷 歙托山程氏族譜五卷 [萬曆]沃史二十六卷 觀音慈林集三卷 心儀集六卷 甲申雜記一卷聞見近錄一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武漢救煙社徵信錄 釋大八卷 圭峰盧先生集二卷 秘傳天祿閣寓言外史八卷 五經文字九經字樣三卷 尚書讀本二卷 聞過齋集八卷 豸華堂文鈔文八卷奏摺十二卷首一卷 校勘抱朴子内外篇五十卷 張子全書十五卷首一卷 增補萬病回春原本八卷 求闕齋弟子記十五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十六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十七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十八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十九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一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二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三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四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五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六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七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八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二十九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三十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三十一_王定安撰.djvu 求闕齋弟子記三十二_王定安撰.djvu 羅忠節公遺集一_郭嵩燾編.djvu 羅忠節公遺集二_郭嵩燾編.djvu 羅忠節公遺集三_郭嵩燾編.djvu 羅忠節公遺集四_郭嵩燾編.djvu 沈文肅公政書一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二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三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四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五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六_吳元柄輯.djvu 沈文肅公政書七_吳元柄輯.djvu 瀋故_楊伯聲著.djvu 黑龍江外記一_西清著.djvu 黑龍江外記二_西清著.djvu 黑龍江外記三_西清著.djvu 春冰室野乘一_李岳瑞著.djvu 春冰室野乘二_李岳瑞著.djvu 春冰室野乘三_李岳瑞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一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二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三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四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五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六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七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八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九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一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二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三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四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五_駱秉章著.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十六_駱秉章著.djvu 嘯亭雜錄一_.djvu 嘯亭雜錄二_.djvu 嘯亭雜錄三_.djvu 嘯亭雜錄四_.djvu 嘯亭雜錄五_.djvu 嘯亭雜錄六_.djvu 嘯亭雜錄七_.djvu 嘯亭雜錄八_.djvu 嘯亭續錄一_汲修主人編.djvu 嘯亭續錄二_汲修主人編.djvu 使俄草一_王之春著.djvu 使俄草二_王之春著.djvu 使俄草三_王之春著.djvu 使俄草四_王之春著.djvu 使俄草五_王之春著.djvu 使俄草六_王之春著.djvu 清皇室四譜一_唐邦治輯.djvu 清皇室四譜二_唐邦治輯.djvu 呂文節公奏議_呂賢基著.djvu 丁文誠公遺集一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三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四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五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六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七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八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九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一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二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三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四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五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六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七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八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十九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一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二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三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四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五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六_羅文彬編.djvu 丁文誠公遺集二十七_羅文彬編.djvu 石渠餘紀三_王慶雲著.djvu 石渠餘紀四_王慶雲著.djvu 石渠餘紀五_王慶雲著.djvu 石渠餘紀六_王慶雲著.djvu 拙尊園叢稿一_黎庶昌著.djvu 拙尊園叢稿二_黎庶昌著.djvu 拙尊園叢稿三_黎庶昌著.djvu 鹹同中興名賢手札_郭慶蕃輯.djvu 瓶廬叢稿一_翁同龢著.djvu 瓶廬叢稿二_翁同龢著.djvu 壽愷堂集一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二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三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四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五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六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七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八_周家祿著.djvu 壽愷堂集九_周家祿著.djvu 勸學篇一_張之洞著.djvu 勸學篇二_張之洞著.djvu 清秘述聞一_法式善編錢惟福校.djvu 溷鼠 溺冠 溺口 溺死灰 溺沮耕养 溺篑 溺韩灰 滂母 滑稽避世 滕公佳城 滕公长住 滕六 滕城 滕室 滕廛 滕王画 滕王风 滞涸 满县栽花 满县花 满地横流 满城风雨 满堂 满扇好风 满斛进槟榔 满箧谤书 满籯金 满腹经纶 滥充 滥吹 滥吹竽 滥尸 滥竽 滥齐竽 滹沱饭 滹沱麦饭 漂梗 漂母 漂母恩 漂母惠 漂母拯饥 漂母进饭 漂母飧 漂麦 漂麦者 漆叹嫠忧 漆园 漆园书 漆园人 漆园仙蝶化 漆园化蝶 漆园吏 漆园曳尾 漆园栩栩 漆园椿 漆园蝴蝶 漆园蝶 漆园蝶梦 漆室 漆室女 漆室幽人 漆室忧 漆室忧天 漆室忧葵 漆室悲 漆室悲吟 漆室愁 漆室效葵 漆室葵 漆室葵心 漆身 漆身为厉 漆身哑 漆身报德 漉巾 漉巾潜 漉巾陶令 漉春醅 漉瓮头糟 漉酒先生 漉酒巾 漉酒泛芳樽 漉酒生 漉酒纱帽 漉酒葛巾 漉酒陶巾 漉陶巾 漉陶潜巾 漏多鱼 漏尽钟鸣 漏春和尚 漏泽园 漫写羊裙 漫刺 漫叟 漫浪叟 漫郎 漫酱瓿 漱流 漱流枕石 漱玉 漱石 漳水疾 漳滨卧起 漳滨多病 潘令 潘令县如花 潘令栽花 潘令老 潘令花千树 潘令花繁 潘令赋闲 潘令闲眠 潘令鬓 潘兴 潘县花发 潘妃 潘子县 潘子貌 潘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