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载记 > 吴越春秋 >

吳越春秋 闔閭內傳第四

吳越春秋 闔閭內傳第四

  闔閭元年

  闔閭元年,始任賢使能,施恩行惠,以仁義聞於諸侯。仁未施,恩未行,恐國人不就,諸侯不信,乃舉伍子胥為行人,以客禮事之而與謀國政。闔閭謂子胥曰:「寡人欲彊國霸王,何由而可?」伍子胥膝進垂淚頓首曰:「臣楚國之亡虜也。父兄棄捐,骸骨不葬,魂不血食。

  蒙罪受辱來歸命於大王,幸不加戮,何敢與政事焉?」闔閭曰:「非夫子,寡人不免於縶禦之使;今幸奉一言之教,乃至於斯。何為中道生進退耶?」子胥曰:「臣聞謀議之臣,何足處於危亡之地,然憂除事定,必不為君主所親。」闔閭曰:「不然。寡人非子無所盡議,何得讓乎?吾國僻遠,顧在東南之地,險阻潤濕,又有江海之害;君無守禦,民無所依;倉庫不設,田疇不墾。為之奈何?」子胥良久對曰:「臣聞治國之道,安君理民是其上者。」闔閭曰:「安君治民,其術奈何?」子胥曰:「凡欲安君治民,興霸成王,從近制遠者,必先立城郭,設守備,實倉廩,治兵庫。斯則其術也。」闔閭曰:「善。夫築城郭,立倉庫,因地制宜,豈有天氣之數以威鄰國者乎?」子胥曰:「有。」闔閭曰:「寡人委計於子。」

  子胥乃使相土嘗水,象天法地,造築大城。周迴四十七里,陸門八,以象天八風,水門八,以法地八聰。築小城,周十里,陵門三,不開東面者,欲以絕越明也。立閶門者,以象天門通閶闔風也。立蛇門者,以象地戶也。闔閭欲西破楚,楚在西北,故立閶門以通天氣,因復名之破楚門。欲東并大越,越在東南,故立蛇門以制敵國。吳在辰,其位龍也,故小城南門上反羽為兩鯢鱙以象龍角。越在巳地,其位蛇也,故南大門上有木蛇,北向首內,示越屬於吳也。  城郭以成,倉庫以具,闔閭復使子胥、屈蓋餘、燭傭習術戰騎射御之巧,未有所用,請干將鑄作名劍二枚。干將者,吳人也,與歐冶子同師,俱能為劍。越前來獻三枚,闔閭得而寶之,以故使劍匠作為二枚:一曰干將,二曰莫耶。莫耶,干將之妻也。

  干將作劍,來五山之鐵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陰陽同光,百神臨觀,天氣下降,而金鐵之精不銷淪流,於是干將不知其由。莫耶曰:「子以善為劍聞於王,使子作劍,三月不成,其有意乎?」干將曰:「吾不知其理也。」莫耶曰:「夫神物之化,須人而成,今夫子作劍,得無得其人而後成乎?」干將曰:「昔吾師作冶,金鐵之類不銷,夫妻俱入冶爐中,然後成物。至今後世,即山作冶,麻絰葌服,然後敢鑄金於山。今吾作劍不變化者,其若斯耶?」莫耶曰:「師知爍身以成物,吾何難哉!」於是干將妻乃斷髮剪爪,投於爐中,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裝炭,金鐵乃濡。遂以成劍,陽曰干將,陰曰莫耶,陽作龜文,陰作漫理。

  干將匿其陽,出其陰而獻之。闔閭甚重。既得寶劍,適會魯使季孫聘於吳,闔閭使掌劍大夫以莫耶獻之。季孫拔劍之,鍔中缺者大如黍米。歎曰:「美哉,劍也!雖上國之師,何能加之!夫劍之成也,吳霸;有缺,則亡矣。我雖好之,其可受乎?」不受而去。

  闔閭既寶莫耶,復命於國中作金鉤。令曰:「能為善鉤者,賞之百金。」吳作鉤者甚眾。而有人貪王之重賞也,殺其二子,以血舋金,遂成二鉤,獻於闔閭,詣宮門而求賞。王曰:「為鉤者眾而子獨求賞,何以異於眾夫子之鉤乎?」作鉤者曰:「吾之作鉤也,貪而殺二子,舋成二鉤。」王乃舉眾鉤以示之:「何者是也?」王鉤甚多,形體相類,不知其所在。於是鉤師向鉤而呼二子之名:「吳鴻,扈稽,我在於此,王不知汝之神也。」聲絕於口,兩鉤俱飛著父之胸。吳王大驚,曰:「嗟乎!寡人誠負於子。」乃賞百金。遂服而不離身。  六月,欲用兵,會楚之白喜來奔。吳王問子胥曰:「白喜何如人也?」子胥曰:「白喜者,楚白州犁之孫。平王誅州犁,喜因出奔,聞臣在吳而來也。」闔閭曰:「州犁何罪?」子胥曰:「白州犁,楚之左尹,號曰郤宛,事平王,平王幸之,常與盡日而語,襲朝而食。費無忌望而妒之,因謂平王曰:「王愛幸宛,一國所知,何不為酒一至宛家,以示群臣於宛之厚?」平王曰:「善,」乃具酒於郤宛之舍。無忌教宛曰:「平王甚毅猛而好兵,子必前陳兵堂下、門庭。」宛信其言,因而為之。及平王往而大驚,曰:「宛何等也?」無忌曰:「殆且有篡殺之憂,王急去之!事未可知。」平王大怒,遂誅郤宛。諸侯聞之,莫不歎息。喜聞臣在吳,故來。請見之。」

  闔閭見白喜而問曰:「寡人國僻遠,東濱海。側聞子前人為楚荊之暴怒,費無忌之讒口,不遠吾國而來於斯將何以教寡人?」喜曰:「楚國之失虜,前人無罪,橫被暴誅。臣聞大王收伍子胥之窮厄,不遠千里故來歸命。惟大王賜其死。」闔閭傷之,以為大夫,與謀國事。

  吳大夫被離承宴問子胥曰:「何見而信喜?」子胥曰:「吾之怨與喜同。子不聞河上歌乎?「同病相憐,同憂相救。」驚翔之鳥,相隨而集;瀨下之水,因復俱流;胡馬望北風而立,越鷰向日而熙。誰不愛其所近,悲其所思者乎?」被離曰:「君之言外也,豈有內意以決疑乎?」子胥曰:「吾不見也。」被離曰:「吾觀喜之為人,鷹視虎步,專功擅殺之性,不可親也。」子胥不然其言,與之俱事吳王。

  闔閭二年

  二年,吳王前既殺王僚,又憂慶忌之在鄰國,恐合諸侯來伐。問子胥曰:「昔專諸之事,於寡人厚矣。今聞公子慶忌有計於諸侯,吾食不甘味,臥不安席,以付於子。」

  子胥曰:「臣不忠無行,而與大王圖王僚於私室之中,今復欲討其子,恐非皇天之意。」

  闔閭曰:「昔武王討,紂而後殺武庚,周人無怨色。今若斯議,何乃天乎?」

  子胥曰:「臣事君王,將遂吳統,又何懼焉?臣之所厚,其人者,細人也。願從於謀。」

  吳王曰:「吾之憂也,其敵有萬人之力,豈細人之所能謀乎?」

  子胥曰:「其細人之謀事,而有萬人之力也。」

  王曰:「其為何誰?子以言之。」

  子胥曰:「姓要名離。臣昔嘗見曾折辱壯士椒丘訢也。」

  王曰:「辱之奈何?」  子胥曰:「椒丘訢者,東海上人也。為齊王使於吳,過淮津,欲飲馬於津。津吏曰:「水中有神,見馬即出,以害其馬。君勿飲也。」訢曰:「壯士所當,何神敢干?」乃使從者飲馬於津,水神果取其馬,馬沒。椒丘訢大怒,袒裼持劍入水,求神決戰?連日乃出,眇其一目。遂之吳,會於友人之喪。訢恃其與水戰之勇也,於友人之喪席而輕傲於士大夫,言辭不遜,有陵人之氣。要離與之對坐。合坐不忍其溢於力也,時要離乃挫訢曰:「吾聞勇士之鬥也,與日戰不移表,與神鬼戰者不旋踵,與人戰者不達聲。生往死還,不受其辱。今子與神鬥於水,亡馬失御,又受眇目之病,形殘名勇,勇士所恥。不即喪命於敵而戀其生,猶傲色於我哉!」於是椒丘訢卒於詰責,恨怒並發,暝即往攻要離。於是要離席闌至舍,誡其妻曰:「我辱勇士椒丘訢於大家之喪,餘恨蔚恚,暝必來也,慎無閉吾門。」至夜,椒丘訢果往。見其門不閉,登其堂不關,入其室不守,放髮僵臥,無所懼。訢乃手劍而捽要離,曰:「子有當死之過者三,子知之乎?」離曰:「不知。」訢曰:「子辱我於大家之眾,一死也;歸不關閉,二死也;臥不守御,三死也。子有三死之過,欲無得怨。」要離曰:「吾無三死之過,子有三不肖之愧,子知之乎?」訢曰:「不知。」要離曰:「吾辱子於千人之眾,子無敢報,一不肖也;入門不咳,登堂無聲,二不肖也;前拔子劍,手挫捽吾頭,乃敢大言,三不肖也。子有三不肖而威於我,豈不鄙哉?」於是椒丘訢投劍而嘆曰:「吾之勇也,人莫敢眥占者,離乃加吾之上,此天下壯士也。」臣聞要離若斯,誠以聞矣。」

  吳王曰:「願承宴而待焉。」

  子胥乃見要離曰:「吳王聞子高義,惟一臨之。」乃與子胥見吳王。

  王曰:「子何為者?」要離曰:「臣國東千里之人,臣細小無力,迎風則僵,負風則伏。大王有命,臣敢不盡力!」吳王心非子胥進此人,良久默然不言。要離即進曰:「大王患慶忌乎?臣能殺之。」王曰:「慶忌之勇,世所聞也。筋骨果勁,萬人莫當。走追奔獸,手接飛鳥,骨騰肉飛,拊膝數百里。吾嘗追之於江,駟馬馳不及,射之闇接,矢不可中。今子之力不如也。」要離曰:「王有意焉,臣能殺之。」王曰:「慶忌明智之人,歸窮於諸侯,不下諸侯之士。」要離曰:「臣聞安其妻子之樂,不盡事君之義,非忠也;懷家室之愛,而不除君之患者,非義也。臣詐以負罪出奔,願王戮臣妻子,斷臣右手,慶忌必信臣矣。」王曰:「諾。」  要離乃詐得罪出奔,吳王乃取其妻子,焚棄於市。

  要離乃奔諸侯而行怨言,以無罪聞於天下。遂如衛,求見慶忌。見曰:「闔閭無道,王子所知。今戮吾妻子,焚之於市,無罪見誅。吳國之事,吾知其情,願因王子之勇,闔閭可得也。何不與我東之於吳?」慶忌信其謀。

  後三月,揀練士卒,遂之吳。將渡江於中流,要離力微,坐與上風,因風勢以矛鉤其冠,順風而刺慶忌,慶忌顧而揮之,三捽其頭於水中,乃加於膝上,「嘻嘻哉!天下之勇士也!乃敢加兵刃於我。」左右欲殺之,慶忌止之,曰:「此是天下勇士。豈可一日而殺天下勇士二人哉?」乃誡左右曰:「可令還吳,以旌其忠。」於是慶忌死。

  要離渡至江陵,愍然不行。從者曰:「君何不行?」要離曰:「殺吾妻子,以事吾君,非仁也;為新君而殺故君之子,非義也。重其死,不貴無義。今吾貪生棄行,非義也。夫人有三惡以立於世,吾何面目以視天下之士?」言訖遂投身於江,未絕,從者出之。要離曰:「吾寧能不死乎?」從者曰:「君且勿死,以俟爵祿。」要離乃自斷手足,伏劍而死。

  闔閭三年

  三年,吳將欲伐楚,未行。伍子胥、白喜相謂曰:「吾等為王養士,畫其策謀,有利於國,而王故伐楚。出其令,託而無興師之意,奈何?」有頃,吳王問子胥、白喜曰:「寡人欲出兵於二子,何如?」子胥、白喜對曰:「臣願用命。」吳王內計二子皆怨楚,深恐以兵往破滅而已。登臺向南風而嘯,有頃而嘆,群臣莫有曉王意者。子胥深知王之不定,乃薦孫子於王。

  孫子者,名武,吳人也,善為兵法。辟隱深居,世人莫知其能。胥乃明知鑒辯,知孫子可以折衝銷敵,乃一旦與吳王論兵,七薦孫子。吳王曰:子胥託言進士,欲以自納。

  而召孫子,問以兵法,每陳一篇,王不知口之稱善。其意大悅。問曰:「兵法寧可以小試耶?」孫子曰:「可,可以小試於後宮之女。」王曰:「諾。」孫子曰:「得大王寵姬二人以為軍隊長,各將一隊。」令三百人皆被甲兜鍪,操劍盾而立,告以軍法,隨鼓進退,左右迴旋,使知其禁。乃令曰:「一鼓皆振,二鼓操進,三鼓為戰形。」於是宮女皆掩口而笑。孫子乃親自操枹擊鼓,三令五申,其笑如故。孫子顧視諸女,連笑不止。孫子大怒,兩目忽張,聲如駭虎,髮上衝冠,項旁絕纓。顧謂執法曰:「取鈇鑕。」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信,將之罪也。既以約束,三令五申,卒不卻行,士之過也。軍法如何?」執法曰:「斬!」武乃令斬隊長二人,即吳王之寵姬也。吳王登臺觀望,正見斬二愛姬,馳使下之令曰:「寡人已知將軍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宜勿斬之。」孫子曰:「臣既已受命為將,將法在軍,君雖有令,臣不受之。」孫子復撝鼓之,當左右進退,迴旋規矩,不敢瞬目,二隊寂然無敢顧者。於是乃報吳王,曰:「兵已整齊,願王觀之,惟所欲用,使赴水火猶無難矣,而可以定天下。」吳王忽然不悅,曰:「寡人知子善用兵,雖可以霸,然而無所施也。將軍罷兵就舍,寡人不願。」孫子曰:「王徒好其言,而不用其實。」

  子胥諫曰:「臣聞,兵者凶事,不可空試。故為兵者,誅伐不行,兵道不明。今大王虔心思士,欲興兵戈以誅暴楚,以霸天下而威諸侯,非孫武之將,而誰能涉淮踰泗,越千里而戰者乎?」於是吳王大悅,因鳴鼓會軍,集而攻楚。孫子為將,拔舒,殺吳亡將二公子蓋餘、燭傭。謀欲入郢,孫武曰:「民勞,未可,恃也。」

  楚聞吳使孫子、伍子胥、白喜為將,楚國苦之,群臣皆怨,咸言費無忌讒殺伍奢、白州犁,而吳侵境,不絕於寇,楚國群臣有一朝之患。於是司馬成乃謂子常曰:「太傅伍奢,左尹白州犁,邦人莫知其罪,君與王謀誅之,流謗於國,至于今日,其言不絕,誠惑之。蓋聞仁者殺人以掩謗者,猶弗為也。今子殺人以興謗於國,不亦異乎?夫費無忌,楚之讒口,民莫知其過。今無辜殺三賢士,以結怨於吳,內傷忠臣之心,外為鄰國所笑。且郤伍之家,出奔於吳,吳新有伍員、白喜,秉威銳志,結讎於楚。故彊敵之兵,日駭楚國,有事,子即危矣。夫智者除讒以自安,愚者受佞以自亡。今子受讒,國以危矣。」子常曰:「是曩之罪也,敢不圖之,」九月,子常與昭王共誅費無忌,遂滅其族,國人乃謗止。

  吳王有女滕玉,因謀伐楚,與夫人及女會蒸魚,王前嘗半而與女,女怒曰:「王食魚辱我,不忘久生。」乃自殺。闔閭痛之,葬於國西閶門。外鑿池積土,文石為槨,題湊為中,金鼎玉杯、銀樽珠襦之寶,皆以送女。乃舞白鶴於吳市中,令萬民隨而觀之,還使男女與鶴俱入羨門,因發機以掩之。殺生以送死,國人非之。

  湛盧之劍,惡闔閭之無道也,乃去而出,水行如楚。

  楚昭王臥而寤得吳王湛盧之劍於床。昭王不知其故,乃召風湖子而問曰:「寡人臥覺而得寶劍,不知其名,是何劍也?」風湖子曰:「此謂湛盧之劍。」昭王曰:「何以言之?」風湖子曰:「臣聞吳王得越所獻寶劍三枚:一曰魚腸,二曰磐郢,三曰湛盧。魚腸之劍,已用殺吳王僚也;磐郢以送其死女;今湛盧入楚也。」昭王曰:「湛盧所以去者何也?」風湖子曰:「臣聞越王元常使歐冶子造劍五枚以示薛燭,燭對曰:「魚腸劍逆理不順,不可服也,臣以殺君,子以殺父。」故闔閭以殺王僚。「一名磐郢,亦曰豪曹,不法之物,無益於人。」故以送死。「一名湛盧,五金之英,太陽之精,寄氣託靈,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衝拒敵。然人君有逆理之謀,其劍即出,故去無道以就有道。」今吳王無道,殺君謀楚,故湛盧入楚。」昭王曰:「其直幾何?」風湖子曰:「臣聞此劍在越之時,客有酬其直者:有市之鄉三十,駿馬千匹,萬戶之都二。是其一也。薛燭對曰:「赤堇之山已令無雲,若耶之溪深而莫測,群臣上天,歐冶死矣。雖傾城量金,珠玉盈河,猶不能得此寶,而況有市之鄉,駿馬千匹,萬戶之都,何足言也?」」昭王大悅,遂以為寶。

  闔閭聞楚得湛盧之劍,因斯發怒,遂使孫武、伍胥、白喜伐楚。子胥陰令宣言於楚曰:「楚用子期為將,吾即得而殺之;子常用兵,吾即去之。楚聞之,因用子常,退子期。吳拔六與潛二邑。

  闔閭五年  五年,吳王以越不從伐楚,南伐越。越王元常曰:「吳不信前日之盟,棄貢賜之國,而滅其交親。」闔閭不然其言,遂伐,破檇里。

  闔閭六年

  六年,楚昭王使公子囊瓦伐吳,報潛、六之役。吳使伍胥、孫武擊之,圍於豫章。吳王曰:「吾欲乘危入楚都而破其郢,不得入郢,二子何功?」於是圍楚師於豫章,大破之。遂圍巢,克之,獲楚公子繁以歸為質。

  闔閭九年

  九年,吳王謂子胥、孫武曰:「始子言郢不可入,今果何如?」二將曰:「夫戰,借勝以成其威,非常勝之道。」吳王曰:「何謂也?」

  二將曰:「楚之為兵,天下彊敵也。今臣與之爭鋒,十亡一存,而王入郢者,天也,臣不敢必。」吳王曰:「吾欲復擊楚,奈何而有功?

  」伍胥、孫武曰:「囊瓦者,貪而多過於諸侯,而唐、蔡怨之。王必伐,得唐、蔡,何怨?」二將曰:「昔蔡昭公朝於楚,有美裘二枚,善珮二枚,各以一枚獻之昭王。王服之以臨朝。昭公自服一枚。子常欲之,昭公不與,子常三年留之,不使歸國。唐成公朝楚,有二文馬,子常欲之,公不與,亦三年止之。唐成相與謀從成公從者,請馬以贖成公,飲從者酒,醉之,竊馬而獻子常,常乃遣成公歸國。群臣誹謗曰:「君以一馬之故,三年自囚,願賞竊馬之功。」於是成公常思報楚,君臣未嘗絕口。蔡人聞之,固請獻裘珮於子常,蔡侯得歸。如晉告訴,以子元與太子質而請伐楚。故曰得唐、蔡而可伐楚。」

  吳王於是使使謂唐、蔡曰:「楚為無道,虐殺忠良,侵食諸侯,困辱二君,寡人欲舉兵伐楚,願二君有謀。唐侯使其子乾為質於吳,三國合謀伐楚。舍兵於淮汭,自豫章與楚夾漢水為陣。子常遂濟漢而陣,自小別山至於大別山。三不利,自知不可進,欲奔亡。史皇曰:「今子常無故與王共殺忠臣三人,天禍來下,王之所致。」子常不應。  十月,楚二師陣於柏舉。闔閭之弟夫概晨起請於闔閭曰:「子常不仁,貪而少恩,其臣下莫有死志,追之,必破矣。闔閭不許。夫概曰:「所謂臣行其志,不待命者,其謂此也。」遂以其部五千人擊子常。大敗走,奔鄭,楚師大亂,吳師乘之,遂破楚眾。楚人未濟漢,會楚人食,吳因奔而擊破之雍滯。五戰,徑至於郢。  王追於吳寇,出固將亡,與妹季芊出河濉之間。楚大夫尹固與王同舟而去。  吳師遂入郢,求昭王,王涉濉,濟江,入于雲中。暮宿,群盜攻之,以戈擊王頭,大夫尹固隱王,以背受之,中肩。王懼,奔鄖。大夫鍾建負季芊以從。  鄖公辛得昭王大喜,欲還之,其弟懷怒曰:「昭王是我讎也!」欲殺之。謂其兄辛曰:「昔平王殺我父,吾殺其子,不亦可乎?」辛曰:「君討其臣,敢讎之者?夫乘人之禍,非仁也;滅宗廢祀,非孝也;動無令名,非智也。」懷怒不解。辛陰與其季弟巢以王奔隨。

  吳兵逐之,謂隨君曰:「周之子孫在漢水上者,楚滅之。謂天報其禍,加罰於楚,君何寶之?周室何罪而隱其賊?能出昭王,即重惠也。」隨君卜昭王與吳王不吉,乃辭吳王曰:「今隨之僻小,密近於楚,楚實存我,有盟,至今未改。若今有難而棄之?今且安靜楚,敢不聽命?」吳師多其辭,乃退。

  是時,大夫子期雖與昭王俱亡,陰與吳師為市,欲出昭王。王聞之,得免,即割子期心,以與隨君盟而去。

  吳王入郢,止留。伍胥以不得昭王,乃掘平王之墓,出其屍,鞭之三百,左足踐腹,右手抉其目,誚之曰:「誰使汝用讒諛之口,殺我父兄,豈不冤哉?」即令闔閭妻昭王夫人,伍胥、孫武、白喜亦妻子常、司馬成之妻,以辱楚之君臣也。

  遂引軍擊鄭,鄭定公前殺太子建而困迫子胥。自此,鄭定公大懼,乃令國中曰:「有能還吳軍者,吾與分國而治。」漁者之子應募曰:「臣能還之。不用尺兵斗糧,得一橈而行歌道中,即還矣。」公乃與漁者之子橈。子胥軍將至,當道扣橈而歌曰:「蘆中人。」如是再。子胥聞之,愕然大驚,曰:「何等謂與語,公為何誰矣?」曰:「漁父者子。吾國君懼怖,令於國:有能還吳軍者,與之分國而治。臣念前人與君相逢於途,今從君乞鄭之國。」子胥歎曰:「悲哉!吾蒙子前人之恩,自致於此。上天蒼蒼,豈敢忘也?」於是乃釋鄭國,還軍守楚,求昭王所在日急。

  申包胥亡在山中,聞之,乃使人謂子胥曰:「子之報讎,其以甚乎?子,故平王之臣,北面事之。今於僇屍之辱,豈道之極乎?」子胥曰:「為我謝申包胥,曰:日暮路遠,倒行而逆施之於道也。」

  申包胥知不可,乃之於秦,求救楚。晝馳夜趨,足踵蹠劈,裂裳裹膝,鶴倚哭於秦庭,七日七夜,口不絕聲。秦桓公素沉湎,不恤國事。申包胥哭已,歌曰:「吳為無道,封豕長蛇,以食上國,欲有天下,政從楚起。寡君出在草澤,使來告急。」如此七日。桓公大驚:「楚有賢臣如是。吳猶欲滅之?寡人無臣若斯者,其亡無日矣。」為賦無衣之詩,曰:「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與子同仇。」

  包胥曰:「臣聞戾德無厭,王不憂鄰國疆場之患?逮吳之未定,王其取分焉。若楚遂亡,於秦何利?則亦亡君之土也。願王以神靈存之,世以事王。」秦伯使辭焉,曰:「寡人聞命矣。子且就館,將圖而告。」包胥曰:「寡君今在草野,未獲所伏,臣何敢即安?」復立於庭,倚牆而哭,日夜不絕聲,水不入口。秦伯為之垂涕,即出師而送之。  闔閭十年  十年,秦師未出,越王元常恨闔閭破之檇里,興兵伐吳。吳在楚,越盜掩襲之。

  六月,申包胥以秦師至,秦使公子子蒲、子虎率車五百乘救楚擊吳。二子曰:「吾未知吳道。」使楚師前與吳戰,而即會之,大敗夫概。

  七月,楚司馬子成、秦公子子蒲,與吳王相守,私以間兵伐唐,滅之。子胥久留楚求昭王,不去。

  夫概師敗,卻退。九月,潛歸,自立為吳王。闔閭聞之,乃釋楚師,欲殺夫概,奔楚,昭王封夫概於棠溪,闔閭遂歸。

  子胥、孫武、白喜留,與楚師於淮澨,秦師又敗吳師。楚子期將焚吳軍,子西曰:「吾國父兄身戰,暴骨草野焉,不收又焚之,其可乎?」子期曰:「亡國失眾,存沒所在,又何殺生以愛死?死如有知,必將乘煙起而助我;如其無知,何惜草中之骨而亡吳國?」遂焚而戰,吳師大敗。

  子胥等相謂曰:「彼楚雖敗我餘兵未有所損我者。」孫武曰:「吾以吳干戈西破楚,逐昭王而屠荊平王墓,割戮其屍,亦已足矣。子胥曰:「自霸王以來,未有人臣報讎如此者也。行,去矣!」

  吳軍去後,昭王反國。樂師扈子非荊王信讒佞,殺伍奢、白州犁而寇不絕於境,至乃掘平王墓,戮屍奸喜,以辱楚君臣;又傷昭王困迫,幾為天下大鄙,然已愧矣,乃援琴為楚作窮劫之曲,以暢君之迫厄之暢達也。其詞曰:「王耶王耶何乖烈,不顧宗廟聽讒孽,任用無忌多所殺,誅夷白氏族幾滅。二子東奔適吳越,吳王哀痛助忉怛,垂涕舉兵將西伐,伍胥、白喜、孫武決。三戰破郢王奔發,留兵縱騎虜荊闕,楚荊骸骨遭發掘,鞭辱腐屍恥難雪!幾危宗廟社稷滅,嚴王何罪國幾絕。卿士悽愴民惻悷,吳軍雖去怖不歇。願王更隱撫忠節,勿為讒口能謗褻。」昭王垂涕,深知琴曲之情,扈子遂不復鼓矣。

  子胥等過溧陽瀨水之上,乃長太息曰:「吾嘗飢於此,乞食於一女子,女子飼我,遂投水而亡。將欲報以百金,而不知其家。」乃投金水中而去。

  有頃,一老嫗行哭而來,人問曰:「何哭之悲?」嫗曰:「吾有女子,守居三十不嫁。往年擊綿於此,遇一窮途君子而輒飯之,而恐事泄,自投於瀨水。今聞伍君來,不得其償,自傷虛死,是故悲耳。」人曰:「子胥欲報百金,不知其家,投金水中而去矣。」嫗遂取金而歸。

  子胥歸吳,吳王聞三師將至,治魚為鱠,將到之日,過時不至,魚臭。須臾子胥至,闔閭出鱠而食,不知其臭,王復重為之,其味如故。吳人作鱠者,自闔閭之造也。  諸將既從還楚,因更名閶門曰破楚門。復謀伐齊,齊子使女為質於吳,吳王因為太子波聘齊女。女少思齊,日夜號泣,因乃為病。闔閭乃起北門,名曰望齊門,令女往遊其上。女思不止,病日益甚,乃至殂落。女曰:「令死者有知,必葬我於虞山之巔,以望齊國。」闔閭傷之,正如其言,乃葬虞山之巔。

  是時太子亦病而死,闔閭謀擇諸公子可立者,未有定計。波太子夫差日夜告於伍胥曰:「王欲立太子,非我而誰當立?此計在君耳。」伍子胥曰:「太子未有定,我入則決矣。」

  闔閭有頃召子胥,謀立太子,子胥曰:「臣聞祀廢於絕後,興於有嗣。今太子不祿,早失侍御,今王欲立太子者,莫大乎波秦之子夫差。」闔閭曰:「夫愚而不仁,恐不能奉統於吳國。」子胥曰:「夫差信以愛人,端於守節,敦於禮義。父死子代,經之明文。」闔閭曰:「寡人從子。」

  立夫差為太子,使太子屯兵守楚留止,自治宮室:立射臺於安里,華池在平昌,南城宮在長樂。闔閭出入游臥,秋冬治於城中,春夏治於城外,治姑蘇之臺。旦食(魚且)山,晝游蘇臺,射於鷗陂,馳於游臺,興樂石城,走犬長洲,斯止闔閭之霸時。  於是太子定,因伐楚,破師,拔番。楚懼吳兵復往,乃去郢徙于蒍若。當此之時,吳以子胥、白喜、孫武之謀,西破彊楚,北威齊晉,南伐於越。

查看目录 >> 《吴越春秋》


国学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四十七卷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附釋音尚書注疏二十卷校勘記二十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監本附音春秋公羊注疏二十八卷校勘記二十八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春秋左傳註疏六十卷 春秋公羊註疏二十八卷 仿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十三經注疏校勘記二百四十八卷 十三經注疏校勘記識語四卷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通志堂經解一百四十種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八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卷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皇清經解續編二百八種 九家試帖約選:[九卷] 韓非子:二十卷 漢詔疏:六卷 皇明詔制:十卷 諫垣奏草:四卷 海防奏疏:撫畿奏疏:計部奏疏:二卷 ; 撫畿奏疏十卷 ; 計部奏疏四卷 周忠毅公奏議:4卷, 行實一卷 歷代名臣奏議:三五〇卷 古奏議:前代奏議:不分卷 經進文藁:六卷 苑西集:十二卷 扈從東巡日錄:扈從西巡日錄:二卷 ; 附錄一卷 ; 扈從西巡日錄 一卷 歸田集:十四卷 秦漢書疏:十八卷 皇明名臣經濟錄:五三卷 皇明疏鈔:七十卷 貞觀政要:十卷 文苑英華:宋刻蝴碟裝本卷二百一至卷二百十 文苑英華, 2-204:一千卷 皇明文徵:七十四卷 昭代典則, v.2-36:二十八卷 重編廣韻:五卷 六書正譌:說文字原:五卷 ; 說文字原一卷 六書總要:正小篆之訛:諧聲指南:五卷, 綱領一卷 ; 附正小篆之訛一卷 ; 諧聲指南一卷 新刻洪武元韻勘正切字海篇群玉:海篇群玉:群玉海篇:藏經直音:篆林肆考:二十卷, 大藏直音:三卷 洪武正韻:十六卷 韻法直圖:韻法横圖:一卷 簡文編:五卷 古金待問錄:四卷, 錄餘一卷, 補遺一卷 竹窻詞:蔬香詞:一卷 ; 蔬香詞 一卷 隨輦集:十卷, 續一卷 城北集:八卷 急就篇:四卷 字彙:十二卷, 首一卷, 末一卷, 附韻法直圖一卷, 韻法横圖一卷 全唐詩話:六卷 六家文選, 2-20:文選, 2-20:六十卷 文苑英華:一千卷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章正宗:真文忠公文章正宗:文章正宗:二四卷 玉臺新詠:十卷 古樂苑:五二卷, 前卷一卷, 衍錄四卷, 目錄二卷 名媛詩歸:三六卷 詩歸:鍾譚二先生古唐詩歸:五一卷 李于麟唐詩廣選:唐詩廣選:七卷 宋洪魏公進萬首唐人絶句:萬首唐人絶句:四十卷, 目錄四卷 唐詩類苑:二百卷 新刻李袁二先生精選唐詩訓解:唐詩訓解:七卷 新刋迂齋先生標注崇古文訣:崇古文訣:三五卷 正續名世文宗:名世文宗:十六卷 古逸書:三十卷, 首一卷, 末一卷 古文正集:不分卷 李文饒文集 杜樊川文集 司馬文正公傳家集 范文正公文集 黃山谷文集 真西山文集 古文世編:一百卷 文儷:十八卷 新刋陳眉公先生精選古論大觀:古論大觀:四十卷 古文品外錄:十二卷 奇賞齋廣文苑英華:廣文苑英華:三續古文奇賞廣文苑英華:古文奇賞三續:二六卷 純師集:十二卷 周文歸:二十卷 和靖尹先生文集:十卷 三蘇先生文粹:三蘇文粹:七十卷 蘇文:蘇文忠公文選:[6卷 秦漢文鈔:6卷 古今濡削選章:四十卷, 附增補 楚辭句解評林:楚辭章句:楚辭:十七卷, 附錄一卷 唐駱先生文集:六卷 陶靖節集:八卷 韋蘇州集:十卷, 拾遺一卷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昌黎先生文集:(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四十卷, 外集十卷, 遺文一卷, 傳一卷 宋林和靖先生詩集:林和靖先生詩集:六卷 宛陵先生文集:六十卷, 拾遺一卷, 附錄一卷 芥子園畫傳:[初集:山水5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 帖體類箋:七卷, 附:論作法 姚培吾集:姚先生集 坡仙集:十六卷 重刻黄文節山谷先生文集:黄文節山谷先生文集:山谷先生文集:三十卷 宋宗忠簡公集:宗忠簡集:六卷, 遺事二卷, 附雜錄一卷, 始末徵一卷 石門文字禪:三十卷 晦庵文鈔:晦庵詩鈔:七卷, 詩鈔一卷 雙溪文集:十七卷 伊川先生文集 楊龜山先生文集 王龜齡文集 劉静脩文集 虞道園文集 何大復先生集:大復集:三十八卷 黎陽王襄敏公集:王襄敏公集:四卷 刻曾西墅先生集:曾西墅先生集:西墅集:十卷 陶學士先生文集:陶學士文集:二十卷 空同子集:六十八卷 亦政堂重修宣和博古圖:宣和博古圖:30卷 校注橘山四六:橘山四六:二十卷 江湖長翁文集:四十卷 程洺水先生集:三十卷, 附錄一卷 宋李梅庭先生四六標準:四六標準:四十卷, 目錄四卷 圭齋文集:一六卷 高皇帝御製文集:二十卷, 訓行錄三卷 太師誠意伯劉文成公集:誠意伯劉文成公集:二十卷 誠意伯劉先生文集:誠意伯文集:二十卷 翊運錄:卷一 郁離子:卷二至四 覆瓿集並拾遺:卷五至十四 寫情集:卷十五至十六 春秋明經:卷十七至十八 犂眉公集:卷十九至二〇 缶鳴集:高季廸缶鳴集:十二卷 白沙先生文編:白沙先生年譜:六卷, 附年譜一卷 陽明先生道學鈔:七卷, 年譜二卷 亦政堂重修考古圖:考古圖:十卷 亦政堂重修古玉圖:古玉圖:二卷 袁中郎先生批評唐伯虎彙集:唐伯虎彙集:唐六如先生畫譜:四卷, 附 外集一卷, 唐六如先生畫譜三卷, 紀事一卷, 傳贊一卷 鵑音:白社詩草:一卷 ; 白社詩草一卷 顧文康公文草:顧文康公集:十卷 ; 詩草六卷 ; 續稿六卷 ; 三集四卷 ; 首一卷 重鐫心齋王先生全集:心齋王先生全集:六卷 遵巖先生文集:二五卷 [江苏常州]宣埼费氏宗谱 [广东中山]香山盛氏族谱 [江苏镇江]东兴缪氏润州分支宗谱 [江苏江阴]青旸季氏支谱 [江苏苏州]东汇潘氏族谱 [安徽青阳]墩头曹氏纂修宗谱 [湖南湘潭]胡氏姓典 [安徽桐城]桐城麻溪姚氏宗谱 [山西代县]峨口郝氏族谱 [江苏常州]江村贺氏河西分支宗谱 [江苏吴江]黄钮同宗谱 [湖北黄岗]楚黄周氏族谱 [福建福清]树德堂叶氏族谱 [全国]河南始祖蔡氏开派各省通谱 [浙江宁海]重修宁海市门薛氏大宗谱 [湖北孝感]续修澴川黄氏宗谱 [浙江余姚]余姚竹桥黄氏世德传赞 [江苏苏州]莫厘王氏家谱 [安徽休宁]新安苏氏族谱 [江苏无锡](尤氏)万柳溪边旧话 [浙江萧山]萧山田氏宗谱 [浙江萧山]萧山东门林氏宗谱 [浙江萧山]萧山吴氏宗谱 [江苏常州]花氏宗谱 [江苏苏州]范氏家乘 [江苏苏州]彭氏宗谱 [江苏徐州]彭城俞氏世谱 [浙江湖州]吴兴姚氏家乘 [安徽桐城]麻溪姚氏宗谱二十四卷附姚氏先德传七卷 [江苏太仓]太原王氏宗谱 [吉林双阳]张氏家谱 [山东滕州]殷氏族谱 [山东单县]古单朱氏族谱 [江苏镇江]古润顾氏宗谱 [浙江嘉兴]嘉兴谭氏家乘 [江苏镇江]韦氏家谱 [江苏扬州]韦氏宗谱 [辽宁大石桥]李氏宗谱 [河北任邱]李氏强恕堂本支谱 [江苏如皋]如皋西乡李氏族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